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术师

33.9万浏览    7808参与
八角星星

秒改sd,黑压压一片另一面。

伊莱其实不应该在这里,但是格秋也不算作为人类活着了,就这样吧

大家春节快乐,新的一年祝身体健康不得病,天天有粮吃!


太奇怪了上传了两遍顺序都是乱的……我再试一次。打tag好麻烦啊

秒改sd,黑压压一片另一面。

伊莱其实不应该在这里,但是格秋也不算作为人类活着了,就这样吧

大家春节快乐,新的一年祝身体健康不得病,天天有粮吃!


太奇怪了上传了两遍顺序都是乱的……我再试一次。打tag好麻烦啊

麗影丷
新年快樂!。*其實是來水更新的...

新年快樂!。
*其實是來水更新的。

新年快樂!。
*其實是來水更新的。

人生其實很單純

新年快樂!

準備好接受小年獸的可愛攻擊了嗎?

新年快樂!

準備好接受小年獸的可愛攻擊了嗎?

川咕咕今天咸鱼了吗

《不必明说》 【欺诈新年短贺文】

写在前面的废话

因为很久没写东西了所以肯定会ooc

是个人理解向的欺诈。大部分角色都是友情向。

这里讲的主要是欺诈,还未确定关系,在互相试探下。如果之后还写文的话会慢慢说明白的。多人住在一归宿设定注意

如果ok那就↓


庄园内的雪还没有被清理干净。

瑟维透过看着窗外的景色,还未完全沉静的夜晚在路灯的照射下,反射给玻璃一层微微闪着的蓝色光晕。

他们住的地方有些偏僻。但很安静,是个理想的休息地点。

橡木桌上的茶点被温暖的烛光包围,散落的香槟色玫瑰放在桌子上作为点缀,精美的餐具足以彰显主人的品味。而瑟维坐在桌子前不紧不慢的品尝着或许并不算最上乘的红茶——对他来说,在这个...

写在前面的废话

因为很久没写东西了所以肯定会ooc

是个人理解向的欺诈。大部分角色都是友情向。

这里讲的主要是欺诈,还未确定关系,在互相试探下。如果之后还写文的话会慢慢说明白的。多人住在一归宿设定注意

如果ok那就↓





庄园内的雪还没有被清理干净。

瑟维透过看着窗外的景色,还未完全沉静的夜晚在路灯的照射下,反射给玻璃一层微微闪着的蓝色光晕。

他们住的地方有些偏僻。但很安静,是个理想的休息地点。

橡木桌上的茶点被温暖的烛光包围,散落的香槟色玫瑰放在桌子上作为点缀,精美的餐具足以彰显主人的品味。而瑟维坐在桌子前不紧不慢的品尝着或许并不算最上乘的红茶——对他来说,在这个庄园内,现在这样也不错了。

”砰——”

难得的宁静被打破了。

刚刚从游戏场地回来的慈善家灰头土脸,身上可以说比刚出去的时候还烂,外套和裤子到了能遮盖身体就好的地步,然而咧开的领子却完全没有想要掩藏,露出有些伤痕累累的身体。

”可恶!可恶!又是克利切——!呸!”

脏兮兮的慈善家并没有在意穿着得体的魔术师的脸色。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使得戴着礼帽的男士不悦的挪了挪他的座位和茶点。

”太脏了。你就不能洗干净再回来?离我远点。”

”克利切乐意。”

”…洗手池离你不过两三米远。至少把手洗干净。”

”啧,真麻烦。”

慈善家不满的站起来,往洗手池那边走,过了一会儿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歪了歪头

”哎,哎,老神棍儿——今天好像有烟花。”

”……”

魔术师没立刻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杯子,里面的红茶已经没有了。

”等等吧。”

……

……

寒冷的天气。

瑟维戴上围巾,又挂在衣架上一条,却又见克利切穿上了那套来自东方的奇艺服装。

”你这是做什么?”

”新年当然要穿上他了——这是克利切好不容易弄到的,来着东方的服饰!”

”挺可爱的。不过我建议你最好快点。”

瑟维裹紧了自己的围巾,穿好鞋子。又整理好了衣冠,转过头看向手忙脚乱的克利切。

”要开始了。”

语罢便推门而去。

”不用你催!克利切知道!!”

慈善家看向挂在衣架上的围巾,想了想,还是围了上去。



还在下雪。

外面的人很多。

罗伊先生一出门似乎就变了一个人,对女士的谈吐得体,也和其他人一起参与助兴的小游戏,在其他人闹腾的时候他也融入其中。

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气洋洋的气氛而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时,所有人也好像约定好了一样望向天空。

一片

两片

炸裂开的烟花将漆黑的天幕染上了绚丽的色彩,也照亮了每个人的脸。

克利切想趁这个时候悄悄看看瑟维的脸,却正好和他的目光撞上,两个人又显得有些慌乱了别开脸,随后又恢复了最开始的状态。

”……新年快乐。”

呼出的白气在空中消散,而穿着巧克力色大衣的男士压低了帽檐。

”嗯。”



到现在,他们也谁都没说明。

但谁也不用说。



新年快乐!!






Kreacher丶龙砸QWQ
All社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

All社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All社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staytan

猫猫有毒【逗乐文学】

“喵☆”

佣兵托着下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这引的坐在一旁的调香发出了“awsl”的惊叹。

这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晚上的,但故事恐怕要从队友闪闪发亮的眼睛开始讲起。

众所周知,佣兵买了一套新衣服,一套叫做柴郡猫的衣服,要说它和以前的衣服有什么不同,其实除了贵之外,好像也差不了多少,佣兵想了想衣柜里的白鹰和感染,默默地划掉了动物的标签。

甚至这套衣服的手感有些奇怪,佣兵捏了捏自己毛乎乎的爪子,估算着刚才弹射出来的距离。

他本来只是想拉个人玩一会,但是当他问到队里的溜鬼位时,那个魔术师两眼放光的告诉自己:“我想吸猫。”

吸就吸呗……佣兵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衣服带了些动物的特性,不过都是些小事...


“喵☆”

佣兵托着下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这引的坐在一旁的调香发出了“awsl”的惊叹。

这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晚上的,但故事恐怕要从队友闪闪发亮的眼睛开始讲起。

众所周知,佣兵买了一套新衣服,一套叫做柴郡猫的衣服,要说它和以前的衣服有什么不同,其实除了贵之外,好像也差不了多少,佣兵想了想衣柜里的白鹰和感染,默默地划掉了动物的标签。

甚至这套衣服的手感有些奇怪,佣兵捏了捏自己毛乎乎的爪子,估算着刚才弹射出来的距离。

他本来只是想拉个人玩一会,但是当他问到队里的溜鬼位时,那个魔术师两眼放光的告诉自己:“我想吸猫。”

吸就吸呗……佣兵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衣服带了些动物的特性,不过都是些小事,倒不如说自己身旁神出鬼没的小柴郡猫也挺可爱的。

一两局的时候,佣兵还没有觉得哪里不对,队友倒了,那就去救嘛,救下来扛刀还是弹走,都靠自己判断。但渐渐的,佣兵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头了,90秒,60秒,这次怎么一开局就倒了呢???

“你怎么了?”打出了站着别动,我来帮你的信号,佣兵问出了声。

魔术师坐在椅子上,声音听起来还有那么一丝的委屈:“就……这么倒了嘛……”

魔术师烫手,这是战队里公认的事,佣兵上手掏下魔术师,直接开着手套弹走了。

但是总觉得事情哪里不太对?佣兵本能的想回头看看,结果赫然对上了一双闪着幽幽蓝光的眼睛。

!?

那不是屠夫的眼睛,是他亲爱的队友魔术师的,而且好像是盯着自己毛绒绒的尾巴和耳朵。

佣兵好像瞬间明白了吸猫是什么意思。

他好像也知道为什么他亲爱的队友倒的越来越快了。

你根本就不是来溜鬼的!你就是想吸猫的!

所以当路人调香发出“awsl的声音时,佣兵的内心毫无波澜,哪怕那局是个稳被四杀的局面,没了自起的佣兵也只是趴在地上不耐烦的甩了甩尾巴。

“猫猫有毒,看见了么,有毒。”


——Fin——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没错,又是我们CSC【菜市场】战队。

阿斯拉的假象

超可爱的瑟维,你们没有吧?我有!

超可爱的瑟维,你们没有吧?我有!

阿斯拉的假象

【黄魔】“祭品”(上)

在被封的边沿试探。

黄衣x蓝调/白金。

内含白金单箭头蓝调。蓝调对白金有超过兄弟的感情但不是爱情。

触手有,不明ye体有,怀yun预警有。

高速车即将到站请确认可以接受后上车。

————————————————————————

偏远荒凉但拥有人类居住并且建立村落繁殖的渔村,他们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的活下去全靠居住在海中的神。村民们称呼祂为伟大的“黄衣之主”。可近些时日神明不再接受任何祭品,这让村民没有办法再实现愿望而开始收集更多稀奇古怪的肉投入海中,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

有人提议用活人献祭,可是没有人愿意奉献出自己,而这时村里来了两个陌生人。这不刚刚好吗?有部分人是这样想的,于是他...

在被封的边沿试探。

黄衣x蓝调/白金。

内含白金单箭头蓝调。蓝调对白金有超过兄弟的感情但不是爱情。

触手有,不明ye体有,怀yun预警有。

高速车即将到站请确认可以接受后上车。

————————————————————————

偏远荒凉但拥有人类居住并且建立村落繁殖的渔村,他们之所以能够安然无恙的活下去全靠居住在海中的神。村民们称呼祂为伟大的“黄衣之主”。可近些时日神明不再接受任何祭品,这让村民没有办法再实现愿望而开始收集更多稀奇古怪的肉投入海中,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

有人提议用活人献祭,可是没有人愿意奉献出自己,而这时村里来了两个陌生人。这不刚刚好吗?有部分人是这样想的,于是他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确认此事。

而陌生人,一位名为蓝调,一位名为白金。恰好是一对双生子,极其相似的面孔唯独眼睛与众不同。纯粹的蓝,璀璨的金。或许能讨神明的欢心。

蓝调听见村民说要开始准备祭奠活动了,并且也了解到相应关于神明的传说。那位海神存在已久,村民献祭动物的血肉来换取实现愿望的特权。据说只要血肉投入海中,倘若神愿意接受就会浮出水面带走祭品。

白金本想拒绝可蓝调压根不打算听,兴冲冲的拉着他出了暂居所往海边走去。有时候白金真想敲开蓝调的脑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会相信有所谓的不知名海神吗。再者说想看怪物自家兄弟有几个正常的伴侣。可是一旦看见对方那双漂亮的宝石蓝般的眼睛谁都难以拒绝他的请求。虽然自己可以,但没必要。

口是心非的白金总是一副傲娇的模样,不愧是自己的弟弟真可爱,来这里还不是兄长家那位先知说我跟白金会在这儿遇见命中注定的另外一半,才不会来这种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也难为我煞费苦心的找到来渔村的路,迈着轻巧步伐雀跃的走在前方。

蓝调被白金注视那双眼睛里的神情有无奈、有眷恋和深不见底的情绪在发酵。他的哥哥是个愚昧不堪的家伙,永远认知不到什么是危险。那些村民眼中的躲闪话里话外的别有深意,以及所谓神明祭品不就指着我们两个人吗?


不知者无畏,知者也无惧。


蓝调回过头向白金伸出手“快点,马上就要迟到了——!”毫无保留真心实意的笑容比蓝眼睛更加夺目,那是太阳散落下来的光芒照进白金的心中,兄弟之间那心有灵犀仿佛片刻间没有任何地方能够让他们丢掉对方。白金握住那双漂亮苍白却温柔的手跟着他走向危险的前路,至少先知说过他们不会死去。如果能让哥哥知道应该注意安全,别再你们信任别人就更好了。

——

到达的时刻刚刚好,他们两个被安排站在岸边小悬崖中央位置。祭司嘴里念着古怪的话语,一头猪和几只鸡被扔到海里,而海面没有一丝波澜。

几个村民交换眼神,其中一位村民跟祭司说了些什么。祭司重新念着蓝调跟白金听不懂的话,而这次海面缓缓被什么东西溅起波澜,这时蓝调跟白金被狠狠往前一推。他们两个人跌落进海中。

蓝调在落入海中时看见一双奇特的眼睛,而白金正在试图抓住向下堕的蓝调抬头之间看见了匪夷所思的东西,那是触手一样的东西握住蓝调的手再到腰,而自己身上也被缠绕住。

即品糖酥🍪

开始?永远!【半全员向】

*呼呼是美好的爱情吖


———————————————————

杰克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充满雾气的早晨

他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染透,无人敢靠近

而你将他刀刃上的血迹擦干

把他的面具摘下,牵起他的手说回去吧

杰克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奈布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湿漉漉的夜晚

他一个人绻在街头的角落里,无人问候

而你默默的将你的伞撑在他的头上

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说请一定活下去

奈布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莱利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混沌的夜晚

晚会过后他靠...

*呼呼是美好的爱情吖



———————————————————

杰克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充满雾气的早晨

他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染透,无人敢靠近

而你将他刀刃上的血迹擦干

把他的面具摘下,牵起他的手说回去吧

杰克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奈布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湿漉漉的夜晚

他一个人绻在街头的角落里,无人问候

而你默默的将你的伞撑在他的头上

对他露出一个微笑,说请一定活下去

奈布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莱利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混沌的夜晚

晚会过后他靠在路边,胃里一阵翻腾,

浑浑噩噩,大脑无法进行思考

而你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他,

并给他一杯热水,说希望先生还不要嫌弃

莱利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裘克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刚刚表演过后的他孤独的坐在板凳上

所有的人都围绕在微笑小丑身边

而你将手中的一捧野花送给他

说很感谢您的出演,节目很有趣哦

裘克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克利切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暗无天日的街道上

他被一群人指责偷盗,没人清楚内幕

也没人站出来为他说情

而你挡在他的身前,冷静的对周围的人说

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克利切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




瑟维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次次魔术表演失败后

他被所有人嘲笑,低垂着头抱着魔术帽

而你偷偷的把一只雪白的兔子抱给他

说没有魔术兔的先生是不完整的哦,我把幸运都集中在它身上了,你一定能成功

瑟维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谢必安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山花烂漫的时候

他路过个闹饥荒的村子,饥饿使他们发疯

而你却在这个时候帮一个病重的妇人照顾她的孩子

孩子不到两岁半,再加上闹饥荒,这对于你这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过于困难

明明自己都不够吃,却将仅剩的食物都为给孩子

而你的眼神却亮的惊人,丝毫没有因为这些困难而失去对生活的希望,还会帮别的苦困孩子编织花环,为他们带去希望

他离开之时你刚好在为孩子们唱歌

他刚好对上你的视线,那抹笑容一直镌刻在他的心里,宛若新生。

谢必安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只一眼,就万年。




范无咎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结束任务后的夜晚

他坐在街头,沐浴在暖光灯下

你悄悄坐在他的旁边,把一袋面包交给他

说今天也辛苦了,明天也请继续加油吧

你杏仁般的双眼反射出光来,嘴角微扬

范无咎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




黄衣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充满落叶的早晨

他坐在高位上看着一群满脸奉承的人

而你却跪坐在最后,神态诚恳而虔诚

他一眼便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你

黄衣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你的



约瑟夫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呢

可能是在一个天气明朗的日子里

他架着摄像机寻找聚焦对象

一阵风吹过,将他的视线吹到你的身上

你一手扶着帽子,一边用画笔描绘着彩色的世界

他摁下快门,将时光定格在照片里

约瑟夫先生可能就是从那一刻喜欢上你的

川咕咕今天咸鱼了吗

撸了,没办法用别的画了,就,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撸了,没办法用别的画了,就,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白白白衣

鸽子回归(?)

除夕快乐!在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手书的完整版哟!!(ꐦ ´͈ ᗨ `͈ )

除夕快乐!在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手书的完整版哟!!(ꐦ ´͈ ᗨ `͈ )

仔黑先生

是沙雕漫画哈哈哈哈哈哈巨型ooc


灵魂互换两个人怎么够呢,肯定要四个人一起才好玩啊/你


原梗是秋娘的√


是沙雕漫画哈哈哈哈哈哈巨型ooc



灵魂互换两个人怎么够呢,肯定要四个人一起才好玩啊/你




原梗是秋娘的√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六十九章—红酒饼干

第一百六十九章—红酒饼干

热闹的街道上充满着三三两两的人群,

他们大部分都是为了庆祝平安夜或是为了享受佳节气氛,

而两名少年也穿梭在这些人群之中。

“根据推荐这间店的评价很不错喔?

据说是物美价廉呢?”

瑟维一边艰难的用单只手看着网路上的介绍一边说,

至于他的另一只手则是拿满了一个个包装还算是满精美的纸盒。

“哦哦哦?那就进去看看吧!

或许有其他特别的口味也说不定!”

克利切一边确认着清单上的项目一边迫不及待的走进店里,

瑟维对此也没有半句怨言,

抱着那重量不算轻的盒子也跟了上去。

店内的摆设十分温馨,

黄色的灯光更是营造出了佳节气氛的温暖,

一层层的饼干种类足以...

第一百六十九章—红酒饼干

热闹的街道上充满着三三两两的人群,

他们大部分都是为了庆祝平安夜或是为了享受佳节气氛,

而两名少年也穿梭在这些人群之中。

“根据推荐这间店的评价很不错喔?

据说是物美价廉呢?”

瑟维一边艰难的用单只手看着网路上的介绍一边说,

至于他的另一只手则是拿满了一个个包装还算是满精美的纸盒。

“哦哦哦?那就进去看看吧!

或许有其他特别的口味也说不定!”

克利切一边确认着清单上的项目一边迫不及待的走进店里,

瑟维对此也没有半句怨言,

抱着那重量不算轻的盒子也跟了上去。

店内的摆设十分温馨,

黄色的灯光更是营造出了佳节气氛的温暖,

一层层的饼干种类足以让人看得目瞪口呆,

有选择困难症的人应该会受不了吧?

“欢迎欢迎!这些饼干都有用法术好好保存喔!

保证跟刚出炉的一样好吃!”

身材有些圆润还留着大胡子的老板热情的招呼着刚进店里的两人,

他的模样还真容易让人联想到圣诞老人本人呢。

“老板!有没有什么推荐的!”

克利切看到如此大方的老板也是一点也不含糊,

他用同等的热情回应着老板。

“当然!架上这几个都是小朋友很喜欢的口味喔!

至于比较成熟风味的话在比较后面的柜子上喔!”

老板只着橱窗里的几个口味很有活力的介绍着,

而克利切也很有精神的开始和老板套交情,

希望能够拿到一些折扣,

在一旁的瑟维看到熟悉的景象后也非常熟门熟路的开始自己乱逛,

反正克利切起码会花好几十分钟的时间来跟老板要折扣,

那么他不如自己好好的来看看这间隐藏在小巷子内名气却仍然不减的小店究竟有什么特色吧。

不得不说这间店铺的老板真的很厉害,

他发明了许多很特别又独特的口味,

足以让他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存活下来,

瑟维拿起红酒口味的饼干进行试吃,

红酒的韵味在嘴中化开,

带着一丝苦味带却又被饼干本身的甜味中合⋯⋯

果然是大人的口味呢⋯⋯

“好吧!

看你是一个好哥哥的份上我帮你打个折吧!

顺便不嫌弃的话这些有些做坏没办法卖的成品你也拿去吧!

当作是我送你那些孤儿院中的弟弟妹妹们一次圣诞礼物吧!”

性格豪爽的老板揉了揉克利切的头后转身拿出一箱他今天的瑕疵品交给克利切,

这对于克利切而言无疑是一份大礼呢!

“谢谢老板!你人最好啦!”

看着已经和老板混的如同忘年之交的克利切,

瑟维永远不懂到底他是怎么办到的。

“你觉得这个好不好?”

“不知道呢⋯⋯要不是吃看看吧!”

一对情侣的对话吸引了瑟维的注意力,

那是一对一看就是在热恋期的小情侣,

两人有说有笑的恩爱模样不禁让瑟维看的有些羡慕⋯⋯

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靠近一点点⋯⋯

“瑟维!我这边好喽!你呢?”

克利切的声音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瑟维笑了笑拿起一盒红酒口味的饼干跟老板结帐。

“红酒啊⋯⋯很少有人选呢!”

老板一边打包一边自言自语着。

“嗯?我觉得味道不错啊?”瑟维满意外的说,

虽然已饼干而言或许确实有些苦,

但是也不至于到不受欢迎吧?

“毕竟圣诞节大部分的仍还是比较喜欢吃甜的吗⋯⋯”

老板的眼神看向了还在因为自己的大礼而开心不已的克利切,

瑟维也顺着对方的视线看了过去,

有些疑惑的回望着老板。

“酒之所以能美味,让人口齿留香⋯⋯

正是因为它经历过了时间的等待和熟成才能有现在的结果。”

老板将包好的饼干交给还一愣一愣的瑟维,

他眯起眼睛意味深长的说:

“不用急躁的,你的真心有一天一定会传到那个人的心中的,少年。”


二柴不是狗子
除夕快乐🙌✨ 记得戴口罩😷

除夕快乐🙌✨

记得戴口罩😷

除夕快乐🙌✨

记得戴口罩😷

Ji女士起死回生

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

(魔术师是我)

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

(魔术师是我)

川咕咕今天咸鱼了吗

最近闹得很严重!都注意小心啊!我这边的新发现患者离我家太近了我不得不担心了……在这波爆发之前我感冒刚好现在超级怂!大家一定注意身体安全!记得戴口罩和消毒!

此次口罩和针管由艾米丽提供!感谢医生!

最近闹得很严重!都注意小心啊!我这边的新发现患者离我家太近了我不得不担心了……在这波爆发之前我感冒刚好现在超级怂!大家一定注意身体安全!记得戴口罩和消毒!

此次口罩和针管由艾米丽提供!感谢医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