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道伪历史

15万浏览    750参与
白叶Youky

171(伪历史,阅歌体)

https://shengxiachaoge.lofter.com/post/312d4acd_1c7c56373 

魔道祖师伪历史

完结

120章(曦澄)

还行吧,文笔时强时弱

https://shengxiachaoge.lofter.com/post/312d4acd_1c7c56373 

魔道祖师伪历史

完结

120章(曦澄)

还行吧,文笔时强时弱

青舟渡我

如果观音庙后众人看了历史直播20

【“当然,虞夫人自然不可能答应,狠狠的教训了王灵娇一顿。随后,王灵娇点燃信号弹,召集守在莲花坞外面的温氏弟子。”


“随后诸位差不多就知道了,虞夫人将自己儿子和大弟子魏无羡送了出去,自己带着江氏剩下的门生抵御温氏。”


说到这里,竹溪正了脸色:“屏幕前的朋友们,由于史书记载不全,我们后世之人也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哪些事情,所以在这里我希望大家以辩证的态度去看待虞夫人这一做法。”


——每每都有意想不到的转折】


江澄蹙了蹙眉心,直觉告诉他,接下来这女人说的定不是什么好话。


【“从一个做母亲的角度,在家族面临灭门之灾时,她将自己的儿子送走,为家族留后,这无可厚非。但是,她的...

【“当然,虞夫人自然不可能答应,狠狠的教训了王灵娇一顿。随后,王灵娇点燃信号弹,召集守在莲花坞外面的温氏弟子。”


“随后诸位差不多就知道了,虞夫人将自己儿子和大弟子魏无羡送了出去,自己带着江氏剩下的门生抵御温氏。”


说到这里,竹溪正了脸色:“屏幕前的朋友们,由于史书记载不全,我们后世之人也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哪些事情,所以在这里我希望大家以辩证的态度去看待虞夫人这一做法。”


——每每都有意想不到的转折】


江澄蹙了蹙眉心,直觉告诉他,接下来这女人说的定不是什么好话。


【“从一个做母亲的角度,在家族面临灭门之灾时,她将自己的儿子送走,为家族留后,这无可厚非。但是,她的儿子是儿子,别人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吗?他们有的人也是家中独子,也有香火需要他们去传承。”


“当然,我刚也说了,我们没有见过当时场景,故而也不知道虞夫人究竟有没有劝说过自己的弟子随其一同离开。所以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想。在当时,化丹手温逐流带着温氏弟子围困莲花坞的时候,虞夫人临危不乱,有条有序的安排好了一切。带着弟子,同敌人拼死拼搏,不惧生死。这些充满正能量的精神是需要我们后来人去学习的。”


“虽然我个人不赞同虞夫人的做法,但对于这种精神还是肯定的。”


——……


——虽然我觉得虞夫人这一做法挺好的,但我还是想听听主播的想法


——加一


“史书有云:要让一个人失去,必先令其拥有。”


——我懂了


——我也知道主播的意思了。


——血战到底故是一番傲骨铮铮,但若当时假意顺从,暗中筹谋,莲花坞也不会被血洗了,江澄和师姐也不会小小年纪就失了双亲了


——但那样的虞夫人和江宗主,也就不是我们喜欢的那个虞夫人和江宗主


——对啊,难道我们不就是喜欢他们的傲吗】


江澄眉间似有悟色。


说起来,也无非,人各有命四字罢了。



白叶Youky

165(伪历史直播体)

https://momei400.lofter.com/post/309b742d_1c8212632 

818玄正年间苦逼的兄姐们

完结

41章

沙雕欢乐


这个文也是我上一篇文推的大大写的

https://momei400.lofter.com/post/309b742d_1c8212632 

818玄正年间苦逼的兄姐们

完结

41章

沙雕欢乐


这个文也是我上一篇文推的大大写的

秋婷&.

玄武

[图片]模糊的,就这样吧,凑合着

模糊的,就这样吧,凑合着

青舟渡我

如果观音庙后众人看了历史直播19

【“这个姚家呢,面积并不大 ,只是一个附属于江氏的三流家族而已。由于温江两家旧怨,故而温氏对于江氏的这些附属家族也主要以打压为主。姚氏自然也不例外。”


“姚宗主在身负重伤后,便去了莲花坞投奔江宗主。而当时大家都知道,各家的态度都不明朗,大都只想着怎样明哲保身,并没有一同伐温的想法。”


“故而江宗主也只能留下姚宗主,找医师给他治疗,却并不能为他声讨。这就是我们之前所说的江宗主身上的软弱性。抛开旧怨不谈,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家族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打压立威的对象。”


“但是在江宗主的立场上,他暂时沉默的做法无疑是明智的。”】


江澄眯了眯眸子,且听她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这个姚家呢,面积并不大 ,只是一个附属于江氏的三流家族而已。由于温江两家旧怨,故而温氏对于江氏的这些附属家族也主要以打压为主。姚氏自然也不例外。”


“姚宗主在身负重伤后,便去了莲花坞投奔江宗主。而当时大家都知道,各家的态度都不明朗,大都只想着怎样明哲保身,并没有一同伐温的想法。”


“故而江宗主也只能留下姚宗主,找医师给他治疗,却并不能为他声讨。这就是我们之前所说的江宗主身上的软弱性。抛开旧怨不谈,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家族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打压立威的对象。”


“但是在江宗主的立场上,他暂时沉默的做法无疑是明智的。”】


江澄眯了眯眸子,且听她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我们先前也说了,百家都是各扫门前雪,只求自保,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江氏直直的往温氏的锋芒上撞去,很有可能便是温氏直接对江氏下手,别的家族大气都不敢出,更遑论帮忙了。”


“当然,即使是这样,温若言也依然不愿意放过江氏,他们以莲花坞包庇私藏逃犯,即姚宗主为由,要将莲花坞建造成监察寮。”


“由于温晁与尚且还是莲花坞大师兄的魏无羡之间有些矛盾,所以温晁便自告奋勇揽下了这门差事。当时,江宗主带着江大小姐回了虞山一趟,莲花坞里只剩下虞夫人。”


“其实,温若言最初的意愿只是要讲莲花坞设立成为监察寮,以此来打压江氏,从而达到立威的目的。”


“但是,当时作为前锋的便是温晁的侍妾,王灵娇。王灵娇这个人为人心胸狭隘,呲牙必报。她记着之前同魏无羡之间的矛盾,便打着岐山做幌子,要求虞夫人惩治魏无羡。”


——说实话,我觉得作为一个侍妾,王灵娇真的够本了,好歹都青史留名了


——。。。楼上绝了


——青史留名?我看是遗臭万年吧


——虞夫人:“我眉山虞氏,百年世家,纵横仙道数百年,从未听说过什么颍川王氏”


——我为尊,你为卑


——还有还有,还有那句“贱婢敢尔”,真的帅到我了


——这女人ztm霸气】


许是从字里行间中看见了一些熟悉的过往,尽管那过往惨痛悲凉,但江澄也忍不住抿了抿唇,目中流露出一点向往怀恋之色来。


金凌好奇的盯着水镜屏幕:“我外祖母这么霸气啊!好厉害啊!”


和小婶婶完全不一样诶。



江澄斜了自己的外甥一眼:“那是当然。”阿娘她……最厉害了。


不过——


江澄目中闪烁着寒芒。


那王灵娇居然是假借温氏的名头来报私仇。害得魏无羡白白挨了几道鞭子。


【“虞夫人如她所愿,用紫电抽了魏无羡好几鞭子,但王灵娇并不满意,要求虞夫人砍了魏无羡的右手。”


——右手执剑,她只是要羡羡再也没法拿剑啊


——这女人好像长得还不错吧,怎么心肠那么毒呢?


——越好看的女人越狠,妈妈果然没有骗我


——楼上的,你妈妈可能只是安慰你找不到好看的女朋友而已。】


蓝景仪皱了皱眉:“哇思追,这人怎么那么坏啊!这的亏我没站在那儿,不然我非得狠狠地凑她一顿。”


蓝思追:“…………”



蓝启仁眉头微蹙。觉得自己家除了蓝景仪以外的白菜,要是遇见这样的人简直是太吃亏了。


不行。


这家规还得改。



白叶Youky

159(伪历史直播体)

https://huadengwa.lofter.com/post/30cfe34f_1c69aab63 

三蓝直播间

断更

64章

强推,又欢乐又有哲理,不偏不倚

https://huadengwa.lofter.com/post/30cfe34f_1c69aab63 

三蓝直播间

断更

64章

强推,又欢乐又有哲理,不偏不倚

白叶Youky

158(伪历史直播体)

https://sarasara155.lofter.com/post/1eb44c07_1c61a886f 

夷陵老祖的道侣究竟是谁呀?

断更

55章(曦瑶)

强推,这个文是真的很好看呀

含陈情令情节

绯闻向,沙雕欢乐到糖刀并济到马上结局

https://sarasara155.lofter.com/post/1eb44c07_1c61a886f 

夷陵老祖的道侣究竟是谁呀?

断更

55章(曦瑶)

强推,这个文是真的很好看呀

含陈情令情节

绯闻向,沙雕欢乐到糖刀并济到马上结局

Tenderness°

肆拾伍

☆时间:暮溪山杀屠戮玄武,忘羡尚在洞中

☆CP:原著CP,除忘羡外全员直

☆年限、称号等私设,设赤峰尊等人称号是在射日之征后封的,OOC

☆对金光瑶不抹黑不洗白,对江家不友好!对江家不友好!个人想法,不喜勿入!

☆【歌词】   『原文』   〖屏幕内容〗   「弹幕」

--------------------------------------------------------------------------

蓝晏殊:“姑苏蓝氏第一百二十四代宗主蓝晏殊...”

温修竹:“夷陵温氏第七十...

☆时间:暮溪山杀屠戮玄武,忘羡尚在洞中

☆CP:原著CP,除忘羡外全员直

☆年限、称号等私设,设赤峰尊等人称号是在射日之征后封的,OOC

☆对金光瑶不抹黑不洗白,对江家不友好!对江家不友好!个人想法,不喜勿入!

☆【歌词】   『原文』   〖屏幕内容〗   「弹幕」

--------------------------------------------------------------------------

蓝晏殊:“姑苏蓝氏第一百二十四代宗主蓝晏殊...”

温修竹:“夷陵温氏第七十七代宗主温轩字修竹...”

魏洛川:“姑苏蓝氏羡尘阁第七十六代阁主魏洛川...”

聂云侑:“清河聂氏第一百一十八代宗主聂云侑...”

云清尘:“隐世家族云氏第一百五十三代宗主云清尘...”

洛嘉诺:“隐世家族洛氏第二百一十一代少宗主洛嘉诺...”

六个小辈很成功的吸引了仙门百家的注意力...

只听这六个来头不小的后辈异口同声道:“吾等仅代表家族,恭贺少年魏婴脱离云梦江氏,愿魏婴魏无羡永生永世与云梦江氏无牵无扯!”

仙门百家此时此刻脑子里都是同一个想法:这云梦江氏到底是有多天怒人怨?必须远离!!!

魏无羡被这几个小辈突然的这一出搞的无言以对,却又隐隐有些欣慰?感动?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只是眼睛有些湿润了...

蓝忘机感受到魏无羡的情绪,试探着安慰性的握了握他的手...

魏无羡有些惊讶的看向蓝忘机,又看了看满目关心的抱山散人、晓星尘等人和刚起身的几个小孩子,释怀的笑了笑...其实,他还是有朋友,有亲人的,原来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有人认可度,还是有很多人在乎他,关心他,瞧这个‘不与旁人触碰’的蓝忘机都主动的握他的手了,他果然是人人都喜欢的...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笑的开心,也觉得心里踏实了些...

至于虞紫鸢和江晚吟想开口说些什么都不重要了,毕竟已被优先见之明的蓝晏殊禁了言...

〖洛安歌和江墨卿也看见了弹幕,二人相视无言,弹幕也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洛安歌:“各位,明日加堂小课,我们来讲讲那个情深义重,敢直言‘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并且在射日之征中以一己之力对抗岐山温氏大半的兵力,那个射日之征最大的功臣...

同时也是那个在射日之征结束后被世人忌惮,被玄正年间所谓的仙门百家各种污蔑,身负各种骂名,被所谓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带头围剿,在死前仍不忘替那个所谓师弟奠定家族地位,最终却死无全尸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洛安歌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道:“关于夷陵老祖魏无羡,你们回去好好想想该如何来介绍,虽只有短短几载,但可讲的还是很多...今天就先到这了,拜拜...”〗

随着屏幕暗淡,仙门百家在夷陵老祖一出时就炸了锅...

金夫人看向魏无羡的眼神都变了,她可没忘记之前说过的她儿子轩是被夷陵老祖座下的鬼将军害死的,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她肯定第一时间灭了魏无羡这个后患...

虞紫鸢听见魏无羡是夷陵老祖,而且是江澄带头弄死他的,整个人心情都美丽了,要不是被禁言说不出话,肯定要好好嘲讽一番...

而江澄听到是他带头逼死了魏无羡,有不可置信,有隐晦的开心,他终于比魏无羡强了,他终于赢过了魏无羡...

蓝忘机听到魏无羡是夷陵老祖,而之前又讲过夷陵老祖身死乱葬岗,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本轻握魏无羡的手瞬间攥紧...

“蓝...蓝湛,你轻点...”原本还在发呆放空自己的魏无羡,被手上的疼拽回了神智,抬头看见的正是蓝忘机担忧的神态...

“魏婴”

“蓝湛,我这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嘛,现在知道了,以后肯定不会发生那些事情,我肯定不会成为夷陵老祖的,放心吧,大不了你看着我...”

“好”

“嗯...嗯?蓝湛,好什么啊?”

“我看着你...”对魏无羡的担忧远胜于自己的羞怯,但蓝忘机还是红了耳朵...

“哈哈,蓝湛,你果然也喜欢我,我就知道,仙门百家的世家子弟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我...”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红着的耳朵,感觉有些好笑,不过确定蓝忘机喜欢他,心里还有些窃喜,不由得有些洋洋得意...

蓝忘机看着笑的开怀的魏无羡,深感无奈,他在玄武洞中确认了自己对魏无羡的感情,可魏无羡又很明确的说了他不喜欢男人,来到这个空间,了解未来之事,让他坚定不管日后发生什么,就算魏无羡只当他是朋友,他也要守护好他心中的这道光,哪怕只能默默的守着他也好...

抱山散人和青蘅君看着这视若无人的两个孩子,若有所思...


啊啊啊啊啊啊啊,彻底没有存稿了。。。

米浆(不授权转载)

【魔道伪历史】经典传奇第十九期(下)

*烦请各类黑子 ,毒唯,杠精、ky等退散,不要在评论区吵架,谢谢合作

*本文所有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本连载怼澄、虞,请注意避雷,翻墙举报拉黑一条龙

————————————————


十九

 

恩怨难了——迷雾鬼城

这个时候的聂家夫妇并不知道,保证聂家长盛不衰的最大的一张王牌就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中,并不需要通过这种收养教化一个不确定因素来获得。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因为这张王牌的存在,他们聂家在不知不觉中和魏家关系亲近起来,甚至连困扰他们家多年的刀灵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正所谓“纸包不住火”,真相揭开的那天,对于义城的这四个人...

*烦请各类黑子 ,毒唯,杠精、ky等退散,不要在评论区吵架,谢谢合作

*本文所有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本连载怼澄、虞,请注意避雷,翻墙举报拉黑一条龙

————————————————


十九

 

恩怨难了——迷雾鬼城

这个时候的聂家夫妇并不知道,保证聂家长盛不衰的最大的一张王牌就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中,并不需要通过这种收养教化一个不确定因素来获得。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因为这张王牌的存在,他们聂家在不知不觉中和魏家关系亲近起来,甚至连困扰他们家多年的刀灵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正所谓“纸包不住火”,真相揭开的那天,对于义城的这四个人来说,都是那么的残酷甚至是精神崩溃。

 

真相揭开的导火索就是宋子琛的到来。

 

阿箐也觉得他答得勉强,心中起疑,又道:“你真的认识他吗?那位道长多高?是美是丑?剑是什么样的?”

  宋岚立即道:“身量与我相近,相貌甚佳,剑镂霜花。”

  见他答得分毫不差,又不像个坏人,阿箐便道:“我知道他在哪里,道长你跟我走吧!”

  宋岚此时应已奔走寻找好友多年,失望无数次,此时终于得到音讯,一时之间竟不敢相信,勉力维持镇定道:“……有……有劳……”

  阿箐将他引到了义庄附近,宋岚却远远地定在了一处。阿箐道:“怎么啦?你怎么不过去?”

由于宋子琛知道晓星尘挖眼的事情,所以他很害怕见到晓星尘这位至交好友,因为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位将双眼换给自己的好友,所以在见到晓星尘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然而,正是这份犹豫,给他和晓星尘带来了沉重的死亡阴影。

 

薛洋当天心血来潮去买菜,宋岚在确认了薛洋的身份之后,他飞快的追了出去,还带着阿箐。

 

 薛洋是提着菜篮子出门的,阿箐知道他会走哪条路买菜,抄了近路,穿过一片树林,一路飞奔如风,胸口怦怦狂跳。追了一阵,终于在前方看到了薛洋的身影。他单手提着一只篮子,篮子塞了满满的青菜、萝卜、馒头等,懒洋洋地边走边打呵欠,看来是买菜回来了。

  阿箐惯会藏匿偷听,鬼鬼祟祟伏在林子旁的灌木丛里,跟着他一起挪动。忽然,宋岚冷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薛洋。”
  就像是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冷水,又或是被人从睡梦中扇了一耳光惊醒,薛洋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
  宋岚从一颗树后转了出来,长剑已拔出,握在手中,剑尖斜指地面。
  薛洋佯作惊讶:“哎呀,这不是宋道长吗?稀客啊。来蹭饭?”
  宋岚挺剑刺来,薛洋袖中刷的抖出降灾,挡了一击,后退数步,将菜篮子放在一颗树旁,道:“臭道士,老子心血来潮出来买一次菜,你他妈就来煞风景!”

 

不得不说,宋岚来得是真的很不是时候,可说实在的,只要薛洋还活着,还待在晓星尘身边,宋岚什么时候来都不合适。毕竟阿箐不认识薛洋也不知道薛洋曾经做出了什么事情,不管他什么时候来,只要他撞上了阿箐,总会走向这样的结果。】

 

众位家主都觉得这个女讲师说得很对,只要薛洋还隐瞒身份待在晓星尘的身边,宋岚这个知情人都来得不是时候,因为随时都有可能撞见薛洋,以他的脾性,绝对要爆发流血冲突,然后以薛洋杀人诛心的性格,绝对会把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全都抖出来,那些事情足以让晓星尘绝望到自杀。毕竟晓星尘的道义就是锄奸扶弱,可这些年全是在助纣为虐,背叛道义的煎熬,对于心性单纯的晓星尘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果不其然的,宋岚一出来就和薛洋爆发了流血冲突,甚至在一番口舌之争之后,直接往宋岚身上撒了尸毒粉。

 

薛洋手上和口头都步步紧逼,出剑越来越从容,也越来越阴狠刁钻,已隐隐占了上风,宋岚却对此浑然不觉。薛洋道:“唉!说‘从此不必再见’的到底是谁?难道不正是你自己吗宋道长?他听从你的要求,把眼睛挖给你之后就从你前面消失了,现在你又为何要跑来?你这不是让人为难吗?晓星尘道长,你说是不是?

  闻言,宋岚一怔,剑势凝滞!

这种低级的骗术也会上当,只能说他这时候真的已经彻底被薛洋打乱了心神和步伐。薛洋哪会放过这等绝妙机会,扬手一挥,尸毒粉漫天洒落。

 

从这段文献来看,很明显的可以看出薛洋的行事风格狠辣阴损,活脱脱的杀人诛心。宋岚本来就对晓星尘心怀愧疚,不知道如何面对,有心想要修复关系却不知道从何下手。然而薛洋这番话就像一把无比锋锐的尖刀,直直的往宋岚的心口上捅了过去。

可以说,薛洋这一刀捅得非常到位,也正是这番话使得宋岚走向了死亡。

 

尸毒粉的效用相信大家都知道一些,也在文献当中看到过对尸毒粉味道的描述,又腥又甜的味道,无比诡异。

 

尸毒粉的最大效用就是,让活人尸化。但是如果仔细分辨的话,是可以分辨出来的,只是,那需要眼睛。而遗憾的是,晓星尘是个瞎子。

 

 

确实可惜,藏色散人很愿意相信如果晓星尘看得见,当初就算住在义城夜猎,也一定不会救薛洋,甚至还会上去给重伤的薛洋补两剑,确定他死得不能再死了才罢休吧。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即使她没有见过晓星尘也对他的行事风格了解几分,一个以惩奸除恶为己任的人,不可能会对薛洋这样的流氓恶魔施以援手。

 

薛洋瞥了她一眼,忽然眼底精光一闪,道:“怎么回事,她眼睛都肿了。”

  晓星尘连忙走过来道:“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薛洋道:“欺负她?谁能欺负她?”

  他虽然笑容可掬,但明显已起了疑心。

 

杀死宋岚的那天,阿箐回来得很晚,薛洋是一个警惕心非常高的人,阿箐的晚归让薛洋刚刚放下不久的戒心又生了起来。如果在这个时候阿箐露出一点破绽,那么薛洋会非果断的,悄无声息的结束阿箐的生命。

薛洋,首先用语言试探了阿箐一番。

 

阿箐也是一个非常聪明果敢的女孩,用自己精湛的演技,再一次让薛洋放下了戒心顺便借着买胭脂水粉的由头,得到了和晓星尘独处的机会。阿箐想着,赶紧告诉晓星尘那个道长告诉她的信息,让晓星尘赶紧走。但是她把薛洋和晓星尘之间的仇恨想得太简单了一些,得到消息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找个由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义城,离开薛洋。而是去找薛洋确认甚至理论。

 

晓星尘缠眼的绷带原本是雪白的,可此刻,却有两团血晕从中细细渗出,越渗越多,渐渐的透布而出,从眼窝处流了下来。

  阿箐尖叫道:“道长,你流血了呀!”

  晓星尘像是才发觉,轻轻“啊”了一声,举手摸了摸脸,摸到满手鲜血。阿箐的手哆哆嗦嗦地帮他擦了擦,越擦越多。晓星尘举手道:“我没事……我没事。”

 

从这段文献当中,很明显的可以读出晓星尘的崩溃和慌张。因为眼睛被挖掉的原因,晓星尘是流不出泪的,只能流血,从画面感上来说,大家大约会感到有些可怖。】

 

这些个家主和家主夫人那都是见过世面的,虽然不害怕眼眶流血的画面,但并不妨碍他们因为惜才心疼这个人的遭遇。他们想找到晓星尘,无论是招揽到自己的家族还是找个由头让抱山散人收徒都好,至少别让这孩子死得那么惨。可此时的晓星尘还尚未出生,也并没有被抱山散人抱回去,要找到晓星尘只能凭缘分。

 

【各位观众朋友一定疑惑,以薛洋的性子,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杀了和他有过节的晓星尘反而要如此安静的待在晓星尘身边这么多年。说实话,我也不太知道,大家可以猜一猜、和身边喜欢历史的朋友们到底是为什么。

  薛洋亲昵地道:“最近咱们晚上都没再出去杀走尸了吧?不过前两年,我们是不是隔几天就出去杀一堆啊?”

  晓星尘嘴唇动了动,似是微觉不安,道:“你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薛洋道:“没什么意思。就是很可惜你瞎了,两个眼珠子都被自己挖没了,看不到你杀的那些‘走尸’,他们被你一剑贯心的时候,多害怕多痛苦啊。还有跪下来流着眼泪给你磕头求你放过他们一家老小的,要不是舌头都被我割掉了,他们一定会放声大哭,喊‘道长饶命’的。”

  晓星尘浑身都抖了起来。

  好半晌,他才艰难地道:你骗我。你想骗我。”

  薛洋道:“是,我骗你。我一直在骗你。谁知道骗你的你都相信了,不骗你的你反而不信了呢?”

  晓星尘踉跄着劈剑朝他砍去,喊道:“闭嘴!闭嘴!”

 

在残酷的真相之下,晓星尘彻底崩溃了。薛洋告诉他的真相,残酷到足以毁掉晓星尘的道心。他原本干干净净的双手此时此刻已经沾满了无辜之人的血腥,他被薛洋的欺骗拉入了地狱。

 

此时,各位家主们也摸不准这薛洋安安静静的待在晓星尘身边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同化晓星尘吗?可是他和晓星尘对立过,应该很清楚晓星尘的性格,被他同化就等于在谋夺晓星尘的生命啊!为了给自己一个平静的生活环境?那为什么要暴露自己?要知道,晓星尘是看不见的,只要他演一演戏,也能打消晓星尘怀疑。所以到底为什么?为了诛心吗?以薛洋的嘴皮子功夫,从一开始诛心也是可以的啊。

 

【薛洋的目的,我们暂且不提,接着来看有关义城的文献。

 

薛洋一边走来走去,一边用一种既狂怒、又狂喜的恐怖语气破口大骂:“救世!真是笑死我了,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魏无羡的脑中传来一阵又一阵尖锐的疼痛。这疼痛却不是从阿箐的魂魄那边传来的。

晓星尘狼狈不堪地跪在地上,伏在宋岚脚边。他缩得很小很小,仿佛变成了很虚弱的一团,恨不得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原本洁白无暇的道袍已沾满了鲜血和尘土。薛洋冲他喝道:“你一无事成,一败涂地,你咎由自取,你自找的!”

这一刻,在晓星尘身上,魏无羡看到了自己。

 

我想,魏无羡之所以会在晓星尘身上看到他自己的影子的因为薛洋吼的那一句“你一无事成,一败涂地”让他想起了乱葬岗上的温家人的原因。】

 

和宋岚那时的情况一模一样,只是说辞换了一套而已。但是对晓星尘的伤害,绝对比宋岚更大,因为晓星尘和薛洋平安无事的相处了三年,对于晓星尘来说,这是背叛!

 

聂家宗主是个直脾气,他本来还想着要不要收养教化一下薛洋的,但是听到这一番杀人诛心的话他立马打消了这个心思,他觉得就算没有常家的糟心事,他们家的刀灵问题也有可能将这薛洋养成一个恶魔。他得杜绝这个可能。

 

【这番话之后,就是我们熟悉的晓星尘的结局——自刎而亡。可是在晓星尘死亡之后,薛洋又疯了。

 

他把手放到晓星尘的额头上,闭目而探,半晌,猝然睁眼。

魏无羡知道,他探到的,恐怕只有几缕微弱的残存碎魂了。

而碎裂成这样的魂魄,根本无法用来炼制凶尸。

薛洋像是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那张永远都笑意满满的脸上,头一次出现了一片空白。

····

薛洋背着晓星尘的尸体走出门去,像个疯子一样,口里碎碎念道:“锁灵囊,锁灵囊。对了,锁灵囊,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锁灵囊……”

 

薛洋的鬼道也是自己摸索的,但是他的能力没有魏无羡强大,所以,在魏无羡回来之后、来到义城之时,薛洋威逼利诱的要求魏无羡给晓星尘补魂。可魏无羡终究是个人,而不是个神,他的鬼道能力是很强,但是补魂聚魂这种事他也是做不来的。要是晓星尘的魂魄比较完整的话,他还可能想想办法,可惜的是,已经晓星尘的魂魄碎成了渣渣。】

 

所以薛洋为什么要逼晓星尘碎魂自杀?好玩?证明自己的正确性?还是别的什么?亡羊补牢有意义吗?各位家主此时是彻底懵了。对薛洋这个人,他们是彻底看不懂了。自己逼得别人自杀,反倒还要威逼利诱的让鬼道祖师给你补魂,你到底意欲何为?

 

【魏无羡当然不可能答应薛洋的要求,在魏无羡和薛洋一番唇枪舌剑以及蓝忘机和薛洋的一阵刀光剑影之中,薛洋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疯狂的一生。

 

魏无羡把在战斗之中被薛洋碎掉的阿箐的魂魄和晓星尘的魂魄也顺势的交给了宋岚,希望他们这对挚友还能有再见的一日。

到这个时候,义城的故事就全部结束了。

 

说实在的,义城的故事,真的很令人唏嘘。不知道观众朋友们对义城的故事的结局怎么看?

 

从下一期开始,我们要讲玄正风云系列的最后一个家族——清河聂氏了,下一期我们要讲的是赤锋尊——聂明玦。请大家到时候准时收看哟。】

 ——————————

*周末快乐,祝食用愉快

*本文进入完结倒计时了,差不多还有十章将会完结,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ooc致歉,欢迎捉虫提意见和提供脑洞

*个人群群宣 901192856 欢迎大家来

@冉冉如我  @梓木凉夏(日更,记得关注收藏评论推荐打赏)  @千千千千辞  @箬熠  @日常卡文(开学跑路) 文更了别忘了来打卡呀

*在长佩有同步,有条件的可以两边都支持一下,谢谢大家

*在易次元有注册号,在慢慢搬文,在这个APP有号的、或者有兴趣的可以去关注一下


Tenderness°

肆拾肆

☆时间:暮溪山杀屠戮玄武,忘羡尚在洞中

☆CP:原著CP,除忘羡外全员直

☆年限、称号等私设,设赤峰尊等人称号是在射日之征后封的,OOC

☆对金光瑶不抹黑不洗白,对江家不友好!对江家不友好!个人想法,不喜勿入!

☆【歌词】   『原文』   〖屏幕内容〗   「弹幕」

-------------------------------------------------------------------------

温情上前一步挡住了落在温宁身上的视线...

温情:“我岐黄一脉一向只救人不杀人...

☆时间:暮溪山杀屠戮玄武,忘羡尚在洞中

☆CP:原著CP,除忘羡外全员直

☆年限、称号等私设,设赤峰尊等人称号是在射日之征后封的,OOC

☆对金光瑶不抹黑不洗白,对江家不友好!对江家不友好!个人想法,不喜勿入!

☆【歌词】   『原文』   〖屏幕内容〗   「弹幕」

-------------------------------------------------------------------------

温情上前一步挡住了落在温宁身上的视线...

温情:“我岐黄一脉一向只救人不杀人,岐山温氏做的事情并不代表我们做的,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要牵扯到我一脉身上...”

蓝曦臣:“温姑娘请放心,你救了我父亲,与我姑苏蓝氏有恩,出去后请岐黄一脉到我蓝氏做客,不论日后发生什么,我蓝氏必尽力相护...”

温情向蓝曦臣行了一礼,同意了他的提议...

而躲在温情身后的温宁,一直看着屏幕中的洛安歌,那是第二个夸他的人啊...

〖『魏无羡的心吊了起来:“被看到了?趁现在立刻逃?还是没有?”

......

魏无羡也跟着停了下来,江澄转身往回折,魏无羡抓住他道:“江澄,你干什么!不要回去!”

江澄甩手道:“不要回去?你说的是人话吗?你让我不要回去?我爹娘的尸体还在莲花坞里,我能就这么走了吗?我不回去我还能去哪里!”

魏无羡抓得更紧了:“你现在回去,你能干什么?他们连江叔叔和虞夫人都杀了,你回去就是一个死字!”

江澄大叫道:“死就死!你怕死可以滚,别挡我的路!”

 魏无羡出手擒拿,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遗体是一定要拿回的,但不是现在!”

江澄闪身避过,还击道:“不是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受够你了,快给我滚!”

魏无羡喝道:“江叔叔和虞夫人说了,要我看顾你,要你好好的!”

“给我闭嘴!”江澄猛地推了他一把,怒吼道:“为什么啊?!”

 魏无羡被他一把推到草丛里,江澄扑了过来,提起他衣领,不住摇晃:“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你高兴了吧?!你满意了吧?!”

他掐住魏无羡的脖子,两眼爆满血丝:“你为什么要救蓝忘机?!”

 大悲大怒之下,江澄已经失去了神智,根本无心控制力度。魏无羡反过两手,掰他手腕:“江澄……”

江澄把他按在地上,咆哮道:“你为什么要救蓝忘机?!你为什么非要强出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叫你不要招惹是非!不要出手!你就这么喜欢做英雄?!做英雄的下场是什么你看到了吗?!啊?!你现在高兴了吗?!”

“蓝忘机金子轩他们死就死了!你让他们死就是了!他们死他们的关我们什么事?!关我们家什么事?!凭什么?!凭什么?!”

“去死吧,去死吧,都去死吧!都给我死!!!”

......

江澄心里明明很清楚,就算当初在暮溪山屠戮玄武洞底,魏无羡不救蓝忘机,温家迟早也要找个理由逼上门来的。可是他总觉得,若是没有魏无羡的事,也许就不会发生的这么快,也许还有能转圜的余地。

就是这一点令人痛苦的侥幸,让他满心都是无处发泄的悔恨和怒火,肝肠寸断。』

「呵呵,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啥,我现在只想呵呵」

「凭什么?凭什么?他江晚吟除了凭什么还会说什么?在玄武洞里,魏无羡救的只是蓝忘机和金子轩麽?难不成他江晚吟不算?要不是羡羡和汪叽殿后,那些个世家子弟都要死在玄武洞里,他怪羡羡救人,那他怎么不先把命换回来?!」

「原来江晚吟心里也清楚啊,云梦江氏的灭门与魏无羡无关,我也想问一句:他江晚吟凭什么什么都怪到魏无羡身上?」

「这就是莲花坞灭门的真相啊,我想问眉山虞氏是跟云梦江氏有仇麽?居然养了虞紫鸢这样的一个女儿嫁给江枫眠,什么仇什么怨啊!?」

「呜呜┭┮﹏┭┮呜呜┭┮﹏┭┮可怜的羡羡,到死都背负着害江氏满门的黑锅,死后徒留骂名,明明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云梦江氏,呵,他们凭什么?」

「吾愿恣意少年魏无羡,来世不入莲花坞,永世不识江家人!」

「吾愿恣意少年魏无羡,来世不入莲花坞,永世不识江家人!」

「吾愿恣意少年魏无羡,来世不入莲花坞,永世不识江家人!」

「吾愿恣意少年魏无羡,来世不入莲花坞,永世不识江家人!」

「吾愿恣意少年魏无羡,来世不入莲花坞,永世不识江家人!」

......〗

随着屏幕中画面和弹幕的播放,虚拟之界众人对江澄的看法一变再变...

在画面暂停时,满屏都是“「吾愿恣意少年魏无羡,来世不入莲花坞,永世不识江家人!」”,深深的震撼住了仙门百家...

也气坏了虞紫鸢和江澄,这母子二人想要破口大骂,可是顶着晓星尘等人怒视的目光,又见结界一侧似笑非笑的几人,终是暂时歇了弄死魏无羡的心思...

千年后的的六个小辈理了理装束,对着魏无羡郑重的行了个晚辈礼......

一只离歌~

完结文 15

那些历史真的存在 

CP:忘羡 曦瑶 轩离 追凌 桑仪 温启 眠鸢 澄宁  涉羽 晓薛

时间线:求学送兔子前

伪历史,魔道众人看后世的他们

后世的众人大多都是性转

CP有些多又是好久之前看的,有些记错了还请见谅

涉羽是苏涉和莫玄羽

那些历史真的存在 

CP:忘羡 曦瑶 轩离 追凌 桑仪 温启 眠鸢 澄宁  涉羽 晓薛

时间线:求学送兔子前

伪历史,魔道众人看后世的他们

后世的众人大多都是性转

CP有些多又是好久之前看的,有些记错了还请见谅

涉羽是苏涉和莫玄羽

白叶Youky

142(伪历史,阅歌体)

https://2770896648.lofter.com/post/1f3395b7_1c6627cc8 

那修真界仍然在历史不及格的边缘徘徊

断更?

36章

挺好看的

https://2770896648.lofter.com/post/1f3395b7_1c6627cc8 

那修真界仍然在历史不及格的边缘徘徊

断更?

36章

挺好看的

云深

【魔道伪历史】青玄说(二十四)

温若寒


【阿青:欢迎大家收看青玄说历史,今天我们抽到的关键词是温若寒!温家盛世在他这一代彰显的淋漓尽致,但也结束的十分戏剧。


但我觉得我们在讲他之前要先讲一下他的先祖。“修真界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为何者?”“岐山温氏先祖,温卯。”

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这正是你本家开宗立祖的大大大名士温卯说的。

我们可以看温家的底蕴是十分深厚的,他的祖先温卯,观其言行实在是一代豪杰。可惜温若寒实力高强但行事却不似先祖,他的儿子温晁更是觉得这些话狗屁不通!】



【阿选:“水行渊”这个名字一出来,魏无羡和江澄便知道...


温若寒



【阿青:欢迎大家收看青玄说历史,今天我们抽到的关键词是温若寒!温家盛世在他这一代彰显的淋漓尽致,但也结束的十分戏剧。


但我觉得我们在讲他之前要先讲一下他的先祖。“修真界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为何者?”“岐山温氏先祖,温卯。”

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这正是你本家开宗立祖的大大大名士温卯说的。

我们可以看温家的底蕴是十分深厚的,他的祖先温卯,观其言行实在是一代豪杰。可惜温若寒实力高强但行事却不似先祖,他的儿子温晁更是觉得这些话狗屁不通!】



【阿选:“水行渊”这个名字一出来,魏无羡和江澄便知道了。碧灵湖和这条河道里最可怕的不是什么水鬼,而是在里面流动的水。………原文太长的就不全部复制了……………以温氏行事的风格,彩衣镇的水行渊,极有可能就是他们赶过来的。

虽然已知此地水祟根源,众人却反而默然了。

一名门生不忿道:“他家把水行渊赶到这里来,可要害惨彩衣镇了。若是水行渊长大了,扩散到镇上的河道里,那么多人,就会天天都在一个怪物身上讨生活,这真是……”

摊上这种别人扔过来的疑难杂症,姑苏蓝氏从此以后必然麻烦不断,蓝曦臣叹道:“罢了。罢了。回镇上吧。”

蓝忘机则和蓝曦臣并排而立,这次两人连神情都有些像了,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思索如何应对水行渊、如何向彩衣镇的镇长交待诸多后续事宜。

这是水行渊时候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岐山温氏的强势与霸道。老实说仅此一事就让我对岐山温氏的感官非常不好。


以温家当时的实力,绝对没有家族敢把水行渊往他家赶。所以他家出现水行渊,只能是他家的失职疏忽。出现了也不想办法消除而是驱逐,便可以看出他家平时的作风。所以这样的家族哪怕再怎么强大,也都不会得人心。


温家实力强,却选择祸水东引。而蓝家就门生都知道考虑百姓的生活问题。可以说两家的差距真的不要太明显。


河间是射日之征中的一处要地,也是聂明玦的主战场,仿佛一道铜墙铁壁,横在岐山温氏身侧,另其不得东侵南下。清河聂氏与岐山温氏原本便有旧怨,一直憋着压着,开战之后双方爆发,大大小小战役无数,场场头破血流不死不休,河间一带的平民百姓深受其苦。岐山温氏自然无所顾忌,清河聂氏却不能不顾忌。


所以从平民百家的角度看,岐山温氏的灭亡是一件好事。我对蓝聂的最大好感也是基于他们能够体谅百姓的不易。


而从世家的角度看,温若寒也绝对不是一位能友好相处的同道。温家若只是霸道强势一些也就罢了,可动不动就害人家主,杀人子弟的。烧仙府灭门都当常事来做。仙门百家联合反抗可以说是必然结果!温家不得人心到那种地步,我觉得可以从下面下一段记载:

此地是栎阳,当年岐山温氏家族鼎盛之时,到处作威作福,而栎阳距离岐山不算远,本地人必然深受其害,不是被他们家没关好的妖兽闹过,就是被他们家跋扈的修士欺凌过。射日之征后,温氏被各家族联手压灭,百年基业顷刻崩塌,岐山一带周边的许多地方都乐于进行庆祝温氏被灭的活动,甚至演变为一种传统。

如此不得人心,所以温家的灭亡可谓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如果让这样的家族一直嚣张甚至统治仙门百家,那才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阿青:很多人评价他总是在说他有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但我觉得幸好他两个儿子实力不行,不然以他两个儿子的行事作风……


他很早把温逐流派出所保护温晁,可以说作为父亲他还是能了解自己儿子的能力的。温晁是个纯粹的草包废物,就连王灵娇其实都在心里都看不上他。魏无羡从乱葬岗出来,就是找温晁算账,温逐流拼尽全力也没能护的住。


岐山温氏家主温若寒的长子温旭。此人被聂明玦截杀于河间,一刀断头,还被他挑起头颅,吊在阵前向温家修士示威。尸体则被愤怒的聂家修士碎尸万段,碾为肉糜,涂于地下。

对于他的儿子,他平日应该是教过的,血洗莲花坞的时候我们有提过。但两个儿子在他心里,也未必多在意。毕竟他后来捉到聂明玦的时候他问了一句“温旭就是他杀的?”




【阿玄:我们再来看看的其他方面。


一:温若寒的实力,果真是压倒性的可怕!

魏无羡未与聂明玦正面交手,不知他二人输赢如何,但据他所观察,聂明玦的修为在他所见的人里,可以排进前三。然而即便是这样,在温若寒面前,依旧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就算是此刻换了他本人,他也不敢说,自己在温若寒手下挨的打,就能比聂明玦少些……温若寒本人实力强劲,他如果不是死于暗杀。最后应该聂明玦,蓝氏双璧,魏无羡联手上。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取得胜利。



二:温若寒对温逐流有知遇之恩,温情并非他的亲女,但也能得温若寒垂青,与温晁同级。他收孟瑶为徒,教他剑法。可以说温若寒用人不重出身。


三:岐山温氏家主温若寒性情残暴,喜怒无常,极为嗜血,有时以折磨罪人为乐。金光瑶当初就是因为投其所好,总能做出一些五花八门,残忍又有趣的刑具,这才入了温若寒的法眼,渐渐越爬越高,直至成为心腹。

“地火殿”便是温若寒的游乐场,是他收集了上前套刑具、专门用来折磨人的地方。

这就让人接受不了了,残暴之主。


四:当年,在聂明玦只有十几岁,清河聂氏的家主还是他父亲的时候,有人上贡给温若寒一把宝刀。温若寒兴了几天,问身边客卿,你们觉得我这把刀怎么样?

他素来喜怒无常,说翻脸就翻脸,旁人自然都顺着他的意思奉承,大赞此刀绝世无双。可偏偏客卿之中有一人不知是不是与那老聂宗主有嫌隙,又或是想说个与众不同的答案来博取注意,道,您这把刀自然是无人可比的,不过嘛,恐怕有人可不这么想。

温若寒便不高兴了,问是谁。那名客卿道,自然是那清河聂氏的家主了,他家历代以刀修闻名,他动不动就说自己宝刀如何如何天下无敌,举世无双,几百年内都没有任何一把刀可以与他的比肩,狂妄极了,您这把刀就算再好,他也肯定不承认的,就算嘴上承认了,心里也肯定不承认。

温若寒听后哈哈大笑,说有这种事,我倒要看看。于是立即把老聂宗主从清河叫了过来,拿了他的刀,在座上看了一阵,最后说了一句:嗯,果然是把好刀。在他刀上拍了几把,便让他回去了。

当时并无异样,老聂宗主也不明就里,只对这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感到不快。谁知回去后过了几天,一次夜猎中,他的佩刀在斩上一只妖兽时,忽然断为了数截。然后,他便被那只冲上来的妖兽的犄角撞成了重伤。

而与父亲一同夜猎的聂明玦,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老聂宗主被救回去后,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伤也怎么都好不了,拖拖拉拉病了半年,终于逝世了。也不知到底是被气死的,还是病死的。聂明玦和整个清河聂氏都对岐山温氏极其痛恨,原因便在于此。


聂老宗主的死,人们提起来都是被气死的,而不是温若寒暗算死的,可以当时的人并没有冤枉温若寒。聂老宗主的刀我还是倾向于温若寒在期间动了手脚,因为除了他其实人也没有这个机会和能耐。


五:姑苏蓝氏被烧,云梦江氏被灭,还有其他无数大大小小的家族被各种打压,反抗声不是没有,但是反抗的声音从来都很快就能被岐山温氏镇压,因此,三个月前,金、聂、蓝、江四家结盟,带头作乱,打出什么“射日之征”的旗号时,他们都是不以为意的。

温宗主当时便发言了。这四家之中,兰陵金氏是根墙头草,眼下看众家义愤填膺搞什么讨伐,他也跟着参一份,但若节节败退,很快就会明白自己在自讨苦吃,说不定马上又要回来抱着温家的大腿哭爹喊娘;清河聂氏家主过刚易折,不能长久,不用别人动手,迟早要死在自己人手里;姑苏蓝氏被烧得一败涂地,蓝曦臣转移了藏书阁回来继位家主,他不过是个小辈扛不起什么大事;最可笑的云梦江氏,满门屠的屠散的散,就剩一个比蓝曦臣还小的江澄,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手下无人,还敢自称家主,举旗讨伐,一边讨伐一边召集新的门生。

简而言之八个字:不成气候,不自量力!

所有站在温家这一边的人,都把这场射日之征当成一场笑话。谁知,三个月后,形势却完全没有按照他们所设想的道路发展!

河间、云梦等多处要地失手被夺,倒也罢了。如今,竟然连温宗主的长子都被人斩首了。


我们可以看温家做的恶事,温若寒本人是清楚的。并不存在什么他整日闭关什么都不知道,对家族事务不上心才被人蒙蔽了。想想也是不管是逼蓝家烧藏书阁,岐山教化,打算把莲花坞变成监察寮,这些事情如果没有他本人的同意安排,其他人也不敢这样做。


反抗温家的声音也一直都有,温晁之前说过温逐流帮他挡过很多次暗杀。温家之前的镇压很给力,只是这一次翻车了。温若寒低估了仙门百家的愤怒和反抗的决心。狂妄自大对形式判断错误!射日之征哪怕开场顺利,但如果没有魏无羡和孟瑶,恐怕要艰难很多倍!


他评价聂明玦和金光善还算准确,江澄是谁也想不到会天降魏无羡。但我觉得他确实判断错了蓝曦臣。他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之前他灭了那么仙门,聂明玦都没有管,为什么这时候出手了?金光善作为一个墙头草明面上压了注,那他为什么会觉得仙门百家胜算比温家更大一些?这一切离不开一个人蓝曦臣。


火烧云深不知处以后,在岐山教化仙门百家还对蓝忘机束手旁观,无人搭救。岐山教化,仙门百家也是敢怒不敢言。要是仙门百家会因为血洗莲花坞就联合反抗,那温家也不能灭那么多宗门。


我们也不知道蓝曦臣在回到蓝家继任家主以后是怎么同聂明玦一起说服仙门百家联合的。但看看仙门百家的一贯德行,便可能而知其中的不易。


温若寒死后,温家没有能够站出来统领局面的人,这才是温家飞速灭亡的根本原因。


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对温若寒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好感,我也不觉得温家倒台有什么值得可惜的。


蓝曦臣看着自家的还没修复好的仙府叹息!


金光善为金家如今的声势得意!


而聂怀桑哪怕是聂明玦不让他多想。可他也任旧忍不住反复琢磨过刚易折,不能长久,死在自己人手中的评价。


魏无羡心情沉重,蓝忘机的眼眸中也流露出痛色。为他的父亲,也为魏无羡!








多谢@萌萌的贪吃鬼👻 的打赏



瑾

魔道直播间3

时间线:云深求学


  直播内容   〖弹屏〗  〔作者的话〕  (心里想的)


―――――――正文开始――――――――

“好,今天直播就到这里😊我们明天同一时间见(⊙O⊙)拜拜”

〖瑾姐拜拜〗

〖明天见^ω^〗

〖明天抢沙发!〗

〖ls我佩服〗

〖你的勇气〗

〖瑾姐拜〗

〖会不会拖啊〗

〖不会,因为明天要讲一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滴滴~――

“哎,师妹妹你说明天讲谁啊?”魏无羡撞撞江澄的胳膊

“滚!你给我闭嘴!把你的波浪线去掉!魏无羡!!!”江澄,江澄现在,浑身鸡皮...

时间线:云深求学


  直播内容   〖弹屏〗  〔作者的话〕  (心里想的)


―――――――正文开始――――――――

“好,今天直播就到这里😊我们明天同一时间见(⊙O⊙)拜拜”

〖瑾姐拜拜〗

〖明天见^ω^〗

〖明天抢沙发!〗

〖ls我佩服〗

〖你的勇气〗

〖瑾姐拜〗

〖会不会拖啊〗

〖不会,因为明天要讲一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滴滴~――

“哎,师妹妹你说明天讲谁啊?”魏无羡撞撞江澄的胳膊

“滚!你给我闭嘴!把你的波浪线去掉!魏无羡!!!”江澄,江澄现在,浑身鸡皮疙瘩

“哦~”魏无羡离开点“江澄,我耳朵疼,被你吼得”

“呵,活该→_→”江澄翻了一个白眼

…The next day…

“哈喽^ω^大家早上好”

〖瑾姐好!〗

〖早上好!〗

〖几点了〗

〖5:30〗

〖嗯,嗯?〗

〖瑾姐,怎么这么早⊙▽⊙,啊~〗

〖我还没睡醒〗

〖我,我错过了什么?〗

〖我的沙发!!!〗

“好啦,来猜猜,今天讲什么😊

〖嗯……昨天是真香君〗

〖今天轮到他爸?他妈?他老婆?他儿子?〗

〖爸吧〗

〖蕙质兰心江厌离,莞尔一笑泯恩仇,厌离姐?〗

〖可能性很大😕

“我靠!大清早的,开什么东东!”捕捉一只羡羡,没睡醒。以及一只暴躁澄澄“我╰_╯ehbfjjejdjdjxuqone”还有一只迷糊导演“我上眼皮打架了!”

“嗯(´-ω-`),不错⊙▽⊙,猜出来啦😄”〖嗯?!〗〖全世界最好的师姐!〗〖厌离姐姐我宣你!〗〖陈情警告〗〖紫电警告〗〖随便警告〗〖三毒警告〗〖岁华警告〗〖我错啦!〗〖仙子警告〗〖噗嗤!ls,仙子警告是什么意思〗〖哈哈哈哈哈!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钰愿君要发飙了!〗“停!!”〖好的🙊〗“开始讲拉【相貌中人以上之姿,资质平庸,性格温柔婉约。

生母虞紫鸢,因虞紫鸢与金子轩生母金夫人交好,幼年便由母亲做主与兰陵金氏嫡子金子轩订婚,但这桩婚事最初并不被金子轩看好。因江厌离暗恋金子轩,所以在射日之征时暗地为金子轩送汤,却被金子轩所误会,误会解开后,金子轩对江厌离改观。

由于江澄有意与金家联姻巩固江家势力,在江澄和金夫人的撮合之下,江厌离最终与金子轩互通心意、喜结良缘,同意江澄的建议,让夷陵老祖帮自己未来的孩子取字,夷陵老祖为其取字“如兰”。婚后生有一子金凌。

金凌满月时,金子勋因为与夷陵老祖有过口角之争而认定是夷陵老祖下咒。兰陵金氏邀请夷陵老祖参加满月宴,金光善暗中派金子勋带人截杀夷陵老祖,顺便得到阴虎符。金光瑶被派去给金子勋帮忙。

金子轩前往穷奇道阻止金子勋,要求金子勋等人停止射箭,却不被金子勋所接受。由于金子轩未能让金子勋等人停手而不被夷陵老祖所信任,两人发生争执时,金子轩欲出手抓住夷陵老祖。

金子轩死后。夷陵老祖前去金家欲为温情温宁收尸,中途被金家人(包括江厌离)所发现。众家聚集不夜天城准备围剿乱葬岗,而前去不夜天城。

江厌离前往不夜天城时,夷陵老祖已与众家发生争斗,江厌离在不夜天城凶尸误伤,被江澄抱住时要求夷陵老祖停止推动凶尸,一修士趁此机会偷袭夷陵老祖,被江厌离发现推开夷陵老祖,导致夷陵老祖面前的江厌离被修士误杀。】〔有删减〕”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师姐!!〗

〖我死啦!〗

〖瑾姐大坏蛋!〗

“咳咳,我还没说完,后渡劫完成,回归神位,神位――食神。”

〖嗯(´-ω-`)!〗

〖我们要看食神大人!!!〗

〖嗯〗

“好吧,呦不过你们😊








〖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姐!!!〗

〖这也太好看了吧!〗

〖我靠!〗

〖能不虐不〗

〖阿凌〗

〖∏_∏〗

〖我哭死了〗

〖太甜了〗

〖可也好虐〗

“师姐/姐!!”云梦双杰

“师姐!!!!!怎么可能!”魏无羡有点蒙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魏无羡,我姐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江澄带着哭腔,用劲摇了摇魏无羡的肩膀

“江澄!你听我说,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咱们家有事的!我们一起,一起保护好江家!保护好师姐,江叔叔,虞夫人!我们一起!我们是云梦双杰!一辈子的好兄弟!”魏无羡皱着眉头,说出这句话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反悔!我就打断你的腿!”江澄捶了魏无羡一拳

“嗯!我绝对不会反悔”魏无羡笑了

“……”(我能说什么?魏兄,江兄,你们两个人,好像有点太天真了😐)聂怀桑摇摇头

“……”(魏婴…)蓝忘机盯着魏无羡

远处“忘机…”蓝曦臣看着弟弟

――――――――――――――――――――――――

终于完了,最近都不会更新了,没时间了,要考试了,考完试,好好更一更😁,抱歉了😂拖了这么久

Miscedence 米迦君

求文

魔道伪历史直播,开始讲了之后,去莲花坞找江澄先祖,找到江澄时江澄是在躺椅上的,讲历史的人走后水镜还在继续播,之后蓝曦臣来了,找江澄谈事情,江澄是被锁链缠住了,人物结局都好像挺悲惨的,有曦澄。

有哪位姐妹知道请告诉我,谢谢!

魔道伪历史直播,开始讲了之后,去莲花坞找江澄先祖,找到江澄时江澄是在躺椅上的,讲历史的人走后水镜还在继续播,之后蓝曦臣来了,找江澄谈事情,江澄是被锁链缠住了,人物结局都好像挺悲惨的,有曦澄。

有哪位姐妹知道请告诉我,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