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道祖师双道长

558浏览    53参与
羡世·洛神

诈尸系更新🙃


明信片手写系列的最后几张,以后发手写随缘

诈尸系更新🙃


明信片手写系列的最后几张,以后发手写随缘

羡世·洛神
双道长填歌词《故思》 原曲《青...

双道长填歌词《故思》


原曲《青花瓷》,岚岚视角。


本来是全曲,但后半段的手稿丢了。如果有有缘人,可以填下一段

双道长填歌词《故思》


原曲《青花瓷》,岚岚视角。


本来是全曲,但后半段的手稿丢了。如果有有缘人,可以填下一段

羡世·洛神

《残雪》后续

@折舟 太太的联文,合作愉快鸭!


ooc到无边无际,流水账预警


结婚!双道长给我原地结婚!


生命大和谐折舟太太后续会发,诸位耐心等待


最近的疫情越来越严重,全国范围内中小学的开学都延迟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醒来的那一刻,宋岚是迷茫的,他努力起身,看着身上整洁的衣物,一度以为昨天噩梦般的遭遇不过是幻觉而已,但当他看到腕上红肿的痕迹时,表情瞬间凝固。这一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让我死吧……”他缩在墙角,拔出了拂雪,在剑刃即将...


@折舟 太太的联文,合作愉快鸭!


ooc到无边无际,流水账预警


结婚!双道长给我原地结婚!


生命大和谐折舟太太后续会发,诸位耐心等待


最近的疫情越来越严重,全国范围内中小学的开学都延迟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醒来的那一刻,宋岚是迷茫的,他努力起身,看着身上整洁的衣物,一度以为昨天噩梦般的遭遇不过是幻觉而已,但当他看到腕上红肿的痕迹时,表情瞬间凝固。这一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让我死吧……”他缩在墙角,拔出了拂雪,在剑刃即将划破咬痕斑驳的脖颈前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就算是死,你也得先还尽白雪观上下的恩情,不是吗?”晓星尘放下手中端着的一碗甜羹,推开窗户透气,随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是啊,我还欠师父的悉心教导之恩,还欠师兄弟的关照之恩,我要回去……”宋岚踉踉跄跄地起身穿好靴子,御起拂雪从窗口飞出,晓星尘见状,催动霜华便追了出去。


    宋岚经过一场昏天黑地的欢爱后本就状态不佳,又心神恍惚、神思不属,因而行至三里左右便被晓星尘追上,一张符纸拍过去,宋岚立刻昏迷。看着拂雪向下坠,晓星尘赶忙连人带剑抱在怀里,封了他几处穴道,随后疾速奔往白雪观。



    白雪观,正殿。


    晨课才结束,观主刚遣散弟子,便见晓星尘行色匆匆地抱着宋岚走到殿中,轻柔地放下怀中人,随后向上座的观主行了个三跪九叩的大礼。


    “星尘这是何意?”观主不解其意,不由得有些讶然。


    “晚辈因一场意外,与子琛行了房事。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因而晚辈愿许子琛以鸳盟,还望观主前辈成全。”晓星尘跪在地上,腰挺得笔直。


    “星尘。”观主思考片刻,突然唤了他一声。


    “前辈所为何事?”晓星尘恭恭敬敬地问。


    “你随我来。”观主授意晓星尘抱起宋岚,自己则拾起地上的拂雪,向宋岚在观中的住处走去。



    雪阁中。


    晓星尘将宋岚放到床上、细心为他掖好被角,甫一转身便看见观主从袖中掏出一张信笺,“你先把这封信看完。”


    信笺不长,只有几行字――


“师尊亲启:


    弟子近日下山游历,幸得一至交好友,乃抱山散人座下高徒,名为晓星尘。这本是弟子此生幸事,奈何弟子道心不稳,与他日夜相处中竟对他生了些恋慕之心,故致函请教师尊:此事,该当何解?”


    “子琛这孩子性子本就有些孤僻,向来不喜与人接触。星尘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被他称作‘至交’的人。”观主叹了口气,“子琛这封信在我这儿放了将近七天,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不过星尘你既也有此意,我自会成全你们二人。我方才推算了一下,五天后便是宜嫁娶的良辰吉日,星尘你若是怕子琛过不去心里的坎,那便先让他睡着吧,你且自己准备一下。”


    观主走后,晓星尘凝视着宋岚的睡颜,即使是在梦中,宋岚依然蹙着眉,一副极为不安的神色。“子琛别怕,我在,我在呢。”晓星尘在宋岚眉心落下轻柔一吻,放下床帷的帐子,出了门。



    山下的小镇,绣坊中。


    “裁两套喜服,都要最好的布料,尺寸是……”晓星尘握着手中的纸条,对老板说。


    “订金十两银子,三日后来取。”老板看他一身道袍,以为他是白雪观弟子,便亲自挑了几匹布料,示意手下立刻开工。“多谢。”晓星尘付了订金,转身出了门。


    “老板,要一对喜烛。”


    “老板,要几张大红的喜字……”


    “老板……”



    采买完成、回到白雪观时已是暮色四合,晓星尘长出一口气,把东西放好后沐浴更衣,然后从乾坤袋中掏出一盒药膏,看着床上熟睡的宋岚,叹了口气。


    指尖蘸了些药膏,小心翼翼地剥下宋岚的衣服,晓星尘动作轻柔地把药膏抹在宋岚身上几处伤痕上,随后又捻了些药膏,深吸一口气,褪下宋岚的亵裤,将药膏抹在带着丝丝血痕的穴缘。


    “抱歉,子琛,之前是我冲动了。”抹完药后,晓星尘净了手,抱着怀中的人,渐渐入眠……



    五天后的早晨,晓星尘撤了符纸,又为宋岚解了穴道,随后一同观中弟子忙前忙后。



    此时的雪阁中,宋岚刚刚转醒,便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白雪观主,欲起身致礼,却又被观主按回去,“你身子未好,一会儿又要行大礼,先好好休息。”这一句话炸得宋岚不知所措,“行礼?行什么礼?”他心中已经笃定,却又自欺欺人地不敢承认。


    “星尘说他阴差阳错与你行了周公之礼,为了不使你为难,向我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恳求我成全你们二人的婚事,今日正是大喜之日,他现在正在外面忙碌呢。”观主看着自己面容憔悴的得意门生,心中复杂得紧,却又不得不道出实情。


    “他……”宋岚一句话哽在喉中,半晌说不出,眼泪却簌簌落下,流了他满脸。


    “孩子你且好好歇着,我去前院看看他们布置得如何了。”观主行至门口处,却又回头看向他,“师父知道你一定在山下经历了很不好的事情,不然一向坚强如斯的你绝不会消沉至此。但是子琛,我得告诉你一句:珍惜眼前人。我看得出来,星尘这孩子是真心待你,你既曾说过对他有意,往后的日子便好好同他过下去。”


    看着师父的背影,宋岚似是明白了什么,他捧起床边桌案上华丽的喜服,眼中不自觉带上了一丝柔软。



    当晚,白雪观正殿。


    婚书交到晓星尘手中,他看着身边人被盖头拢住的清俊眉眼,眼中满是温柔。待到行礼之时,他牵着宋岚的手,跪在蒲团上。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听见司仪的话,晓星尘如释重负地把宋岚从地上拉起来,与他十指相扣,被众人目送着进入洞房。



    新房中。


    “星尘,你究竟为何要娶我?”只剩他们二人的时候,宋岚终于问出了心中疑惑。


    “我得了此生至交的清白之身,当然要把便宜一占到底了,毕竟此生至交亦是我心悦之人。”晓星尘的语气看似云淡风轻,但宋岚与他对视的那一刻,他眸中极力压制的疼惜与爱意依旧毫无遮掩地映在了宋岚眼中。


    “折腾了一下午,早些睡吧。”晓星尘刚打算去熄灯,便被宋岚攥住了手腕。“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想不想……做点儿什么?”他自解外衫,看向晓星尘。


    晓星尘按住他的手,制止了他解腰封的动作:“子琛你真的不介意吗?我不想勉强你。”


    “是我自愿的,你没有勉强我。”宋岚轻轻挣开晓星尘的手。


    晓星尘一愣,看着眼前已经脱得只剩下一件里衣的少年,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生命大和谐……)


    第二日。


    宋岚醒来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他按着酸软的腰向窗外看去,而窗外的晓星尘似有所感,把目光投向榻上。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晓星尘唇角溢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早安,我的道侣。”


    宋岚将“道侣”二字放在心中回甘,向来冷肃的脸上也扬起一抹笑:


    “早安,我的……此生眷恋。”


                                                                        ――END

羡世·洛神
@清出于岚 新年快乐鸭! 算是...

@清出于岚 新年快乐鸭!


算是个岚岚的生平叭,“别师世路行”的确有些像星星,但对于出白雪观的岚岚而言也是如此啊😊

@清出于岚 新年快乐鸭!


算是个岚岚的生平叭,“别师世路行”的确有些像星星,但对于出白雪观的岚岚而言也是如此啊😊

羡世·洛神

新年新产出😃


1.《明月踏霜行》

2.《霜月共皎皎》

3.《意途生》

4.《红尘轻剑》

5.《闲云志》

新年新产出😃


1.《明月踏霜行》

2.《霜月共皎皎》

3.《意途生》

4.《红尘轻剑》

5.《闲云志》

羡世·洛神

〖双道长〗《旧忆》

百fo点梗第二篇,文不对题系列


现pa晓宋,画社社长晓&文学社社长宋


晓星尘第一视角,回忆场合


@羽绒er. 你要的现代校园pa


    “知道吗?如果没那么热衷于古典文学的你喜欢上一个酷爱古诗词的他,那他常常捧在手中的那本《宋词三百首》,就会成为你最喜欢的书。”...



百fo点梗第二篇,文不对题系列


现pa晓宋,画社社长晓&文学社社长宋


晓星尘第一视角,回忆场合


@羽绒er. 你要的现代校园pa




    “知道吗?如果没那么热衷于古典文学的你喜欢上一个酷爱古诗词的他,那他常常捧在手中的那本《宋词三百首》,就会成为你最喜欢的书。”

                                                                            ――序




〖“柳暗花明春事深,小阑红芍药,已抽簪”――章良能《小重山》〗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文学社的窗边。


    此时已是暮色四合,装修典雅的文学社中只剩他伏案而书,不时蹙眉、似是深思之状。窗边的花圃中姹紫嫣红,更映得那人眉眼如画。我只是想抄个便道去球场,却被这一幕引得驻足,忘记了自己路过这里究竟所为何事。


    ――那时的我尚不知晓,这惊鸿一瞥,未来竟会成为此生眷恋。



〖“犹恐相逢是梦中”――晏几道《鹧鸪天》〗


    第二次见他,便是在本班教室里了。


    “我介绍一下,这是宋岚同学,昨天刚从理科班转过来,希望大家能与他好好相处,成为朋友。”老师的话像是隔了一层纱一般模糊不清,我盯着他清俊的眉眼愣了良久,直到老师的最后一句话,才唤回我漫无边际的思绪。“宋岚同学,”他指了指我的身边的空座,“你以后就和晓星尘同学坐在一起吧。”听他应了一声,我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却正巧对上他的目光。视线相交的那一刻,他向我伸出手:“你好,我是宋岚。”


    “同学你好,我是晓星尘。”我握住了他略有些凉的手,想了想,又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叫我星尘便好。”


    “嗯,星尘。”他认真地点点头,“你也可以叫我子琛,那是我的字。”


    “真是……可爱得过分了啊。”看着他熠熠生辉的双眸,我心中暗想。



〖“凤尾龙香拨,自开元霓裳曲罢,几番风月”――

辛弃疾《贺新郎》〗


    上场前,我仔细为自己的吉他调音,生怕出一丝纰漏,毕竟――与我共同完成这场演出的人,会使我无法完全集中精神。


    手背蓦然覆上一层温暖,“星尘,别慌,你平时的排练已经很好了,别给自己施加太大压力。”我一回头,便看见了广袖博带、抱着琵琶的子琛。“子琛今天可真好看 ~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出意料地看见子琛的耳尖漫起一丝绯红。看着他有些羞恼的眼神,我喜闻乐见地笑出了声,随后与他一起上了台。


    伴奏响起的那一刻,全场静然,只有两束追光分别打在我和子琛身上。在台上,抱着琵琶的子琛褪去了傲雪凌霜的外衣,变得干净又柔软。看着那个不一样的他,我手下弹吉他的动作不减,心中却有一丝涟漪在荡漾。


    ――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他啊……



〖“荏苒一枝春,恨东风、人似天远。纵有残花,洒征衣、铅泪都满”――王沂孙《法曲献仙音》〗


    “画社外出写真,要一起去吗?”自从我与子琛成为至交,一同去户外写真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好,在校门口等我,我一会儿就到。”听着他略有些沙哑的声音,我觉出一些不对,又拨通了他的电话,却半天没有人接。


    ……


    “星尘,”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我转过头,看见他递给我一个保温袋,“给你带的早餐。”


    “谢谢子琛。”我接过袋子,无意间发现他的眼眶又红又肿,刚要问他怎么了,想了想,又闭了嘴:看他的样子分明是哭过,能让坚强如斯的他哭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子琛,累了就睡会儿吧。”上了客车,我轻轻揽住他,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谢谢星尘。”他叹了口气,闭上眼。


    ……


    到了目的地,画社中人一窝蜂地涌出车厢,各自占好位置、架起了画板,唯有子琛对着一树落雪白梅出神。


    “子琛?”我唤他一声,“你怎么……”此时,一条消息弹了出来,是子琛的表妹阿箐发来的:“星尘哥,我舅舅和舅妈――就是子琛哥的爸爸妈妈,两周前出车祸死了。今天的写生是我为了让他散散心、强行赶他来的,你是他最好的、更是唯一的朋友,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安慰安慰他。你知道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


    “他应该是喜欢你。”


    看完了这条在我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的消息,我努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把手机放回包中,走到子琛身畔,“子琛,我总觉得你和这树白梅很像,都是一样的坚强。”


    “梅花是我父亲最喜欢的花,也是他当年和母亲的定情信物;我还听叔叔说,我出生的第一百天,父母共同在老家院子里种下了一棵白梅,祈祷它能护佑我平安长大,可是现在……”听到他话中的哽咽,我情不自禁地拥住他,“子琛,你还有我,我心悦你。”


    他听了我的话,似是终于不堪重负一般,埋首在我胸前,悲声饮泣……


〖“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贺铸《薄幸》〗


    距当初的那次告白,已经过去半年了;我和他,也已经在一起半年了。


    学考前夕,子琛家中。


    自从那次我物理考得不忍直视的模拟考后,子琛自觉揽下了给我辅导物理的责任,让我每天放学后都住在他家里、方便给我辅导。此时……


    “子琛,这题我不会,给我讲讲好不好?”我碰了碰一旁认真做题的他,问道。


    “这个物理题是昨天老师讲的题型的变式,你先判断……”他纤细修长的手握着去年生日时我送给他的那根铅笔、在我的练习册上仔细画图。看着斜照在他脸上的灯光,我突然起了与灯光抢地方的心思,揽过子琛、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星尘,你……”看着他红红的脸颊,我突然生了些坏心思,又连亲了他好几下,“子琛,你不喜欢这样吗?”


    “喜欢……晓星尘,你!”看自家爱人发怒了,我只能见好就收(如果恼羞成怒也算怒的话)。“好了不闹了,子琛先把题讲了吧。”手下一使力,我把他抱到自己腿上,本来只是单纯地想和他亲近一下,不过,事实证明,这好像真的不太好――他讲题的声音明明近在咫尺,我却什么也听不清。下腹的热流使我无法思考,趁着他讲完题把笔放下的那一刻,我抱着他,倒在了书桌后的床上。


    他似是被顶在他后腰上的东西硌得不太舒服,把手覆了上来,却又在触碰到它的一瞬间面色潮红。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般,他闭了闭眼,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星尘,你要不要我?”


    “要,当然要。”我虚揽住他的腰,把他拉得更近了些。


    “那你……”他未说出的话,尽数淹没在唇齿交融之中……


    ……


    “星尘,在想些什么,这般入神?”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我回过头,看见子琛站在我身后,眼中是只对我才显示出的温柔。


    我看着他,又似是透过他,看向遥远的过去。


    “星尘?”他看我依然在走神,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回过神来,握住他的手腕,在上面落下一吻。


    ――过去算什么?在我眼中,他依旧是那个在斜阳下捧着书的无瑕少年。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

    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

    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END



作者碎碎念:


    2020,又是新的一年了。


    这篇文收尾得有些仓促,还望诸位见谅。


    今年六月参加高考,这应该就是我高考前的最后一篇文,下学期要闭关备考,差不多会一直弧到六月中旬。


    入坑魔道以来,最喜欢的就是两位道长了,虽然我文笔弱渣,但是希望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至少会觉得很开心。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羡世·洛神

〖双道长〗《交错烟火》



百fo点梗第一篇,现pa宋晓,告白场合


全员大学生(可能不太明显)


@清出于岚 你要的高糖


    烟火大会前,三小时。


    “宋岚!”宋岚正和蓝忘机、欧阳子真、阿箐三人在举办烟火大会的小广场一角聊着天,只见刚刚去买糖葫芦的魏无羡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宋岚,小师叔不见了!”


    “什么?”看魏无羡的表情不像作假,宋岚慌张地起身,“你们在这儿等我,我这就去找他!”


    “等等,我们陪你一起去。”魏无羡话音刚落,他的手机震了一下,他...



百fo点梗第一篇,现pa宋晓,告白场合


全员大学生(可能不太明显)


@清出于岚 你要的高糖


    烟火大会前,三小时。


    “宋岚!”宋岚正和蓝忘机、欧阳子真、阿箐三人在举办烟火大会的小广场一角聊着天,只见刚刚去买糖葫芦的魏无羡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宋岚,小师叔不见了!”


    “什么?”看魏无羡的表情不像作假,宋岚慌张地起身,“你们在这儿等我,我这就去找他!”


    “等等,我们陪你一起去。”魏无羡话音刚落,他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接完电话,一时默然,随后看向宋岚。“抱歉,你只能自己去找小师叔了,”魏无羡说,“他现在就在我们住的旅店里,希望你一个人去找他,他有事和你说。哦对了,他说了――”


    “他会一直等着你,但不会在原地等你。”


    ……


    “那么,星尘,你现在会在哪儿呢?”宋岚深吸一口气,推开了他和晓星尘房间的门。人果然不在,但桌子上的半杯茶还冒着袅袅热气。这时,宋岚的手机震了一下,是魏无羡的消息:


    “随时关注你的微博,小师叔会提示你他现在的位置。”


    宋岚点开微博、翻到晓星尘的主页,自动跳出了一条新动态:“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吗?”背景是一瓶酒,瓶子上似乎刻着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我要这个。”宋岚和晓星尘的手同时覆上酒架顶层的最后一瓶〖汇梦宴〗。晓星尘看了看两只交叠的手,不好意思地对笑了笑,“这瓶酒还是给他吧,我要那瓶。”他撤回手,指向一旁的〖青竹引〗。


    ……


    “刚才谢谢你。”宋岚拿着手中的酒,向临桌的晓星尘略一颔首。


    “不用谢,你叫什么名字啊?”晓星尘笑意盈盈地问他。


    “宋岚,你呢?”


    “晓星尘。”』


    “记得,关于你的一切,我都记得。”宋岚喃喃自语道,随后将桌上的半杯茶一饮而尽,奔赴『蝶神家的猫』。


    ……


    “你说晓星尘?他刚走,不过他让我告诉你,他给你留了些东西,就在窗边的那个桌子上。”老板指了指那张桌子,随后又去忙碌了。


    桌上只有一个空可乐瓶,宋岚正一头雾水之际,晓星尘的微博又更新了:“也许当时的拥抱,不是因为烈日下的冰可乐。”


『“呼……好热。”在暑假勤工俭学发传单、却差点儿被七月的太阳晒成人干的晓星尘握着没发完的半摞传单、躲在树荫下吹着快要没电的小电扇,只觉得生无可恋。


    一瓶正冒着凉气的冰可乐突然出现在眼前,晓星尘一抬头,便看见了站在他面前的宋岚。“把可乐喝了吧,慢点儿,别呛着了。”


    “子琛我超爱你的!”晓星尘把可乐一饮而尽、扑到宋岚怀里蹭了蹭。当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宋岚的衣服已经沾上他的汗水了。“抱歉……”深知宋岚的严重洁癖,他面红耳赤地松开宋岚,把头转到一旁,耳尖却蔓上一层绯红……』


    “我想,我明白了――”


    “也许当初的青涩,只是因为树荫下的那个你。”


    ……


    宋岚推开当初买可乐那家商店的门,在卖游戏道具的货架上找到了一张真心话大冒险的卡牌――『大冒险:向通讯录置顶的人告白』。“这是一位叫晓星尘的先生留下的,说要给他一个叫宋岚的好朋友,应该就是你吧?”他正怔愣之际,一旁的导购走过来,对他说。这时,微博再次更新:“那次大冒险打给你的电话,不是假的。”


『    赶论文的深夜,宋岚敲下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点了保存,这时电话铃声响起,他瞟了手机屏幕上晓星尘的号码一眼、按下接听键。


    “子琛,我喜欢你……”晓星尘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过来。宋岚愣了一瞬,心脏不可抑制地狂跳。


    “……抱歉,是大冒险的惩罚,子琛别介意。”看宋岚半天没有回复,晓星尘的神色微不可察地黯淡了几分、说。


    “……只是游戏吗?”又跟宋岚寒暄了几句,晓星尘挂了电话,看着一旁玩得热火朝天的朋友们,不引人察觉地叹了口气。』


    “看来,我很久之前就错过了一次机会啊……”宋岚盯着手中的卡牌,苦笑着摇摇头。


    手机振动的声音引回了他的思绪,“你剥小龙虾的样子,怎么说呢,很帅?”


『“子琛我跟你说,这家新上的小龙虾超好吃,以前无羡阿箐他们总带我过来的!”看着新端上来还冒着热气的小龙虾,晓星尘双眼一亮,还未等戴上塑料手套,就“磨刀霍霍向美食”――


    ――然后成功被烫了手。


    “……”宋岚无奈地叹了口气,戴上一旁被冷落的手套,认命地为晓星尘剥起了虾、蘸好蘸料放到他的碗里。


    “哎嘿嘿,子琛真好!”晓星尘吃着碗中现成的美味,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所以我有没有说过,吃东西像个小松鼠的你,真的很可爱?”宋岚轻笑,向记忆中那家湖畔的小餐馆跑去。


    ……


    进了小餐馆的门,宋岚坐在落地窗旁,点了一壶绿茶,慢条斯理地喝着,才喝了不到两杯,他便透过窗看到了站在桥上仰望天空的晓星尘。此时,晓星尘的微博又一次更新:“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明月装点了你的梦,你装点了别人的梦。”


    “我,找到你了。”宋岚的唇角扬起一个温暖的弧度,他放下茶杯,向桥上跑去。


    ……


    两个孩童跑上了桥,差点儿撞上晓星尘,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却正好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一回头,便陷入了宋岚的满目温柔中。


    “你 / 我……”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看着晓星尘耳际的一抹绯红,宋岚内心已是了然。此时此刻,他只需要确定那个答案。


    “星尘,你要跟我说什么?”宋岚问道。


    “子琛,我……我……”晓星尘低着头,始终说不出那句话。


    “『我喜欢你』,是这句吗?”宋岚鼓起勇气,上前抱住晓星尘,在他额上落下一吻。


    “我想,你是对的;那你呢,你……”“我亦心悦于星尘。”心中满是甜蜜,宋岚看着窝在自己怀中的晓星尘,低下头,与他唇齿相交……


    伴随着幽远的钟声,澄净的夜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绚丽的烟火,映衬着桥上依偎在一起的一双剪影。


                                                                        ――END


羡世·洛神
一辆小破🚗,诸位系好安全带...

一辆小破🚗,诸位系好安全带

悄咪咪的一波晓宋~

前几天买了本宋词集看,发现古人写小黄词是真的666,于是脑子一抽,就有了这篇词作。

『今天依然是辣鸡手写的一天呢😑』

一辆小破🚗,诸位系好安全带

悄咪咪的一波晓宋~

前几天买了本宋词集看,发现古人写小黄词是真的666,于是脑子一抽,就有了这篇词作。

『今天依然是辣鸡手写的一天呢😑』

羡世·洛神

本周手写产出

1.《吾道》
2.《同星尘》
3.《霜华负今朝》
4.《破晓行世路》
5.《几忆年少共酩酊》

本周手写产出

1.《吾道》
2.《同星尘》
3.《霜华负今朝》
4.《破晓行世路》
5.《几忆年少共酩酊》

羡世·洛神
高三狗突然诈尸🙃 百fo点梗...

高三狗突然诈尸🙃

百fo点梗,写两篇(不开车),预计寒假发出

诸位评论区见

高三狗突然诈尸🙃

百fo点梗,写两篇(不开车),预计寒假发出

诸位评论区见

羡世·洛神

本周手写产出

依然是明信片系列→_→

1.《苍生共我》
2.《提剑来邀红尘客》
3.《一眼故人》
4.《霁雪同归》
5.《半途风华》

本周手写产出

依然是明信片系列→_→

1.《苍生共我》
2.《提剑来邀红尘客》
3.《一眼故人》
4.《霁雪同归》
5.《半途风华》

羡世·洛神

〖双道长〗《他从深渊捧月光》



双道元旦24h第八字母活动文,现pa晓宋向


商界精英晓 & 夜店“服务生”宋


二人都有前世记忆。


原创人物出没(顾淮扬:晓星尘的表哥,某跨国公司总裁)


ooc 预警,xy出没预警


生命大和谐预警(见评论区外链)


BGM:Fleurie《Breathe》


    他不愿放荡,他被迫孟浪;

    他本凛如山巅雪,奈何一朝陨作尘;

    他,名为宋岚。


    他一朝落拓,他故作洒脱;

    他本...



双道元旦24h第八字母活动文,现pa晓宋向


商界精英晓 & 夜店“服务生”宋


二人都有前世记忆。


原创人物出没(顾淮扬:晓星尘的表哥,某跨国公司总裁)


ooc 预警,xy出没预警


生命大和谐预警(见评论区外链)


BGM:Fleurie《Breathe》


    他不愿放荡,他被迫孟浪;

    他本凛如山巅雪,奈何一朝陨作尘;

    他,名为宋岚。


    他一朝落拓,他故作洒脱;

    他本皎若云间月,不料慕于风尘客。

    他,名为晓星尘。


    “他向我伸出手的那一刻,深不见底的悬崖下,透进了一丝月光。”


                                                                            ――序


    “说你呢,一天天的,假清高个什么劲儿啊?都到这儿来了还死活不接客,一天天的混吃混喝啊?”总管越说越气,一巴掌扇到宋岚脸上,他脸上瞬间出现了一道红印。宋岚擦了擦被咬出鲜血的唇,对总管的话无动于衷,“我说过的,我在等他。”


    “呵呵,像你这种不会接客的废物,养在这里有个什么用?别以为有顾先生护着,你就能在这儿混吃等死,我告诉你,三天内再不接客,你就给我哪凉快哪待着去吧!”总管撂下这一句话,转身离开,宋岚站在原处,看着脏兮兮的瓷砖地,心中满是绝望。他没看见,就在不远处,有一个人盯着他,看了好久……


    “子琛?”宋岚突然听见一个人用犹疑的声音,唤着他那个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才知道的名字。这声音太过熟悉,熟悉到这八年里,一直萦绕在他的梦中、挥之不去;这声音又太过陌生,整整八年,他们又如何能回到过去,回到那再亲密不过的时光?


    “星尘。”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抬起头,与那人四目相对。


『“你听说没?我们班来的这个新同学是个高冷官二代哎!”


    “真的假的?我的天,又高又帅又多金,看着都超级带感的说!”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外的树影,斑驳地洒在讲台上那人的脸上,晓星尘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眉眼,眼中翻涌着晦涩的深沉。


    “宋岚同学,你就坐在晓星尘同学旁边吧。”老师和煦地笑着,指向晓星尘旁边的空座,殊不知当他说到“晓星尘”这个名字时,宋岚冷峻的表情下,惊涛骇浪在他心中翻涌……


    ……


    “宋岚同学?”晓星尘的手在宋岚眼前晃了晃,唤回了他的意识,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晓星尘看了好久,不由得有些窘迫,“我……”


    “没事啦,一起去吃饭吧?”晓星尘指了指自己的手表,还没等宋岚反应过来,就拉着他往外走。宋岚感受着手腕处的温度,突然希望去往食堂的路无穷无尽,他和身旁人就能像曾经他们希望的那样,一起走向时间的尽头……


    ……


    “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碰他。”宋岚冷着脸把晓星尘护在自己身后,一旁的墙边躺着被他踹翻的几个小混混。


    “呦,这不是宋公子吗?”为首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牙,令人生厌。


    “薛洋,我建议你,最好趁我现在还有耐心,赶紧离开,否则……”宋岚顺手抄起刚刚扭打中掉在地上的一根铁棍,遥遥指向他们。


    “呵呵,宋岚,我们走着瞧。”薛洋示意没倒下的几个人搀起地上那几个疼得呲牙咧嘴的小混混,一同离开了这个死胡同。


    那群人走后,宋岚转身,看向晓星尘,“星尘,你没……”回头的那一刻,他迎上了两瓣柔软的唇。


    “阿岚,我心悦你。”缠绵的一吻后,看着愣在原地的宋岚,晓星尘肯定地说。


    “……我……我也是。”宋岚看着眼前人熠熠生辉的双眸,红了脸、点点头,说。


    ……


    “子琛,张嘴。”听见晓星尘在背后叫他,宋岚一回头,正好迎上了一个香气四溢的小笼包。


    “我看你一中午都在学习、饭也不吃,就把午餐给你买回来了,是你最喜欢的鲜肉小笼包哦,子琛我好不好?”晓星尘递来一双筷子,笑嘻嘻地说。


    “嗯,谢谢星尘了。”宋岚放下手中的笔,接过筷子。


    “那子琛啊,这么好的男朋友有奖励吗?”晓星尘突然凑近,问他。


    “……有。”宋岚看四下无人,轻轻一吻落在晓星尘唇畔,刚想继续吃饭就被晓星尘衔住了嘴唇,宋岚欲拒还迎地推了推他的肩,又被晓星尘紧紧抱住、温柔地缠绵着……


    ……


    “哎你看新闻没?宋岚他爸贪污受贿被人举报,已经被捕入狱了。”


    “活该,让他平时端着那一副破架子,跟个什么似的!”


    “说起来,宋岚今天没来上学呢。”


    “这么大的丑闻都揭露了,他还有脸来上学?”


    “……毕竟是同学,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吧,不过说起来,为什么晓星尘今天也没来?”


    ……


    此时的晓星尘仿佛忘了现代交通的存在一般,拼命地向宋岚家的郊外别墅奔去,“阿岚,我并不奢求能够帮上你什么,但至少……”


    “至少让我看看你,让我知道,你还好好的,不要像曾经那样,最后一次见面后,便是永别。”


    ……


    “叮咚叮咚叮咚――”晓星尘疯了一般拍着宋岚家的门铃。门开了,宋岚那个继母带着一身酒气,不耐烦地开了门:“谁啊?”


    “阿姨,我是晓星尘,请问宋岚在吗?”


    “宋岚?嗝……”她打了个酒嗝,“哦,三天前刚被人带走,怎么了?”


    这话恍如晴天霹雳,晓星尘当场愣在原地。“被带走了?他被谁带走了?带到哪儿去了?”他终于缓过神来,急切地问。


    “当然是他那个废物父亲的一帮债主了!卖都卖完了,还卖了笔大价钱,嗝……你问我有什么用?人长得那么好看,没准走半道就让人办了还不一定呢!行了,小孩子一边玩儿去,少来烦我!”那个女人把晓星尘推下台阶,甩上了门。


    ……


    “卖了?怎么会?阿岚……”晓星尘垂着头,失魂落魄地往回走,直到他不小心撞上了一个路人,“你怎么……星尘?”被撞上的人正是晓星尘的表哥,顾淮扬。


    “哥……”似是找到了依靠,晓星尘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阿岚他……”“宋岚?他怎么了?”顾淮扬关切地问。他知道晓星尘和宋岚的关系,也曾经见过宋岚几次、对他很是欣赏。


    “他们家出事了……他父亲被人举报了……他被他那个继母卖给债主了……我找不到他了……”晓星尘抽噎着说。


    “被卖给债主了?政商关系本就乱套,债主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这么看来,他八成被带到哪个酒吧当‘服务生’了。”顾淮扬暗自思忖,但他知道绝不能这么告诉晓星尘,否则他这个至情至性的表弟会疯掉的。“星尘你先别慌,去买点儿吃的,然后赶紧回家。我现在出去跟人谈个合作,明天正好是周末,我到你们家找你,然后我们带几个人一起出去好好打听一下。”他塞给晓星尘三百元钱,随后叫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阿岚……我为什么又找不到你了……”看着载着顾淮扬的出租车渐行渐远,晓星尘蹲在路边,眼泪一滴滴砸到地上……


    ……


    顾淮扬匆匆赶到与合作商约定的酒吧,合作商没找到,倒是先从一帮砸场子的混混手中救下了一个衣衫不整的“服务生”。看着这个人熟悉的脸,他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宋岚同学,还记得我吗?”


    ……


    “谢谢顾先生。”宋岚换上顾淮扬从车里拿给他的新衣服,“但我请求您,不要告诉星尘我的下落。现在我这样,只会给他添麻烦。”


    “那你一定要待在这里吗?你让星尘怎么办?”顾淮扬皱着眉,问他。


    读懂了他话中的意思,宋岚看向他,“我不会接客的。”他坚定地说。


    “我相信你,更不会让你和星尘失望。”顾淮扬拍了拍他的肩,“记住,等到未来星尘有能力自保和保护你的时候,我会亲自带他来见你。在这之前,你照顾好自己。”看见远处合作方总裁的秘书正向他们走过来,顾淮扬塞给他一张三万元的支票,随后正了正领带,转身离开……


    ……


    “你们这儿新来的那个,别亏待他。”看合作商走后,顾淮扬找到酒吧的总管,在他手中塞了一张五万美元的支票。


    “好好好,先生您就放一百个心吧!”不知道顾淮扬身份的总管点头哈腰地目送他离开,随后瞬间换了一副嘴脸,眼中闪出一丝精明的光:“这个新来的小东西,不简单啊……”


    ……』


    许久,晓星尘开口打破了这阵无言的尴尬:“这些年了,你还好吗?”晓星尘一开口就后悔了:这么高傲的人,从云端跌下尘泥,怎么会好?


    “还好,你呢?”宋岚从衣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糖纸,下意识想递给他,可他迟疑了一下、又想收回去。他的动作被晓星尘看到,他一把握住了宋岚的手腕,就着他的手把棒棒糖含入口中,“很甜。”他笑了,眼中却有泪光在闪烁。


    “别哭啊……”宋岚手足无措地安慰着晓星尘,刚看见他的时候,他想过逃避,可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明白:只要他想,他就可以和晓星尘在一起。这八年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天堑,但他们对彼此的思念又在天堑两岸架了一座桥。


    “子琛,”晓星尘用袖口擦干了眼泪,“我现在有钱、更有能力保护你了,你愿不愿意跟我走?”他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向宋岚伸出了手。宋岚看着那只一如既往的白皙修长的手,不由得愣住了――一朝沦入风尘、看遍众生荒唐,怎料还有人甘愿为他拂去一程风雪,携他共赴那风月无边。


    ――是啊,会有的,因为那个人是晓星尘。


    ――他曾是那云间月,他曾是那林间风,他终是我意中人。


    “我跟你走。”宋岚握住他的手,他知道,他奉上这颗心,赌上他的未来,耗尽他所有的勇气来献给这个人,是可以的,是值得的。


    “那么,阿岚……”晓星尘拥住比他还高了五公分的爱人,“离开这里之前,介意接个客吗?”


    宋岚一愣,趁着这时,晓星尘一把抱起宋岚,向酒吧二楼的客房走去……


    远处,顾淮扬颇为糟心地看着晓星尘的背影,“这儿的客房按小时收费。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们禁欲了这么久,这一开荤,我得给他们付多少钱啊……”


    (生命大和谐,走外链――)


    第二天中午,宋岚干干净净地从床上醒来,他试图起身,腰间的酸软又使他躺了回去,他环顾四周,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这是……在星尘家?”他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却看见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不禁想起昨夜的疯狂,脸上漫起一丝绯红。


    门外响起脚步声,宋岚抬起头,看见晓星尘站在卧室的门口,逆着光看向他。


    “午安,子琛。”晓星尘笑着说。


    宋岚看向他明媚的笑脸,他知道,未来的每一天都会像现在一样,好得让曾经的他不敢想象。


    “午安,星尘。”他唇角绽开一抹微笑,认真地回答。


                                                                        ――END


沙雕彩蛋:


    顾淮扬紧盯着手中刚收到的一千二百元账单:“客房一小时一百元,合着你们在那儿待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


    “干媳妇啊,还能干什么?”晓星尘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晓星星内心os:“明知道我媳妇在哪你还不告诉我,让我等了这么多年,现在我找到媳妇了,看我不秀瞎你,哼→_→”)


    单身了二十多年的顾淮扬气得拍案而起:“晓星尘你――(此处省略一万字粗鄙之语→_→)”


羡世·洛神

本周手写产出

后三张――开启明信片手写练习系列→_→

1.《闲云志》
2.《同归》
3.《归尘间》
4.《同道且同归》
5.《又雪》

本周手写产出

后三张――开启明信片手写练习系列→_→

1.《闲云志》
2.《同归》
3.《归尘间》
4.《同道且同归》
5.《又雪》

羡世·洛神

本周手写产出

莫得字迹的事已经不想多说了😑

1.《一顾人间》
2.《傲雪清风》
3.4.《苍生共我》
5.《同归》

本周手写产出

莫得字迹的事已经不想多说了😑

1.《一顾人间》
2.《傲雪清风》
3.4.《苍生共我》
5.《同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