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靖

21948浏览    238参与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69)后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荧问,驭静青,鹿狐,唐绝玄震,堕神阙一字铸骨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69)后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荧问,驭静青,鹿狐,唐绝玄震,堕神阙一字铸骨等。

=========

详情见图_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65)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荧问,驭静青,鹿狐等。

=========

为了熬糖,这几天又在补刀子,原剧编好讨厌啊。゚(゚≧□≦゚)゚。

布袋公寓(65)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荧问,驭静青,鹿狐等。

=========

为了熬糖,这几天又在补刀子,原剧编好讨厌啊。゚(゚≧□≦゚)゚。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64)特别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避雷:

本话是补剧时闪现的脑洞,请慎!

布袋公寓(64)特别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避雷:

本话是补剧时闪现的脑洞,请慎!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62)特别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避雷:

本话是补剧时闪现的脑洞,请慎!

布袋公寓(62)特别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避雷:

本话是补剧时闪现的脑洞,请慎!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61)特别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之前的少了两段对话,重新发一下。避雷:

本话是补剧时闪现的脑洞,请慎!

布袋公寓(61)特别篇

霹雳日常故事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之前的少了两段对话,重新发一下。避雷:

本话是补剧时闪现的脑洞,请慎!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60)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请见链接~

布袋公寓(60)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请见链接~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59)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迟来的✨元旦贺✨~截图片段,详情请见链接~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59)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迟来的✨元旦贺✨~截图片段,详情请见链接~

详情见图_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58)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58)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57)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57)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55)上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55)上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苏喵沫子

【霹雳多CP】玛丽苏演绎计划



【OOC和私设都是我的,人物是他们CP各自的。比较沙雕,真的,慎入。】


【基本上都是我比较喜欢和意难平的CP,设定是除了风雀,红紫没有挑明以外,其他的都已经在一起了。】


众人抬首,一人端坐殿堂高椅之上,威严肃穆,却是满目冷色。

“参见魔息大帝——”

淡风武靖等人算是向剧本屈服了。

龙戬居然是魔息珥图心里的另一个分魂?而且喜欢着自己因为私心而招揽入朝为士的盗天下!两个人暗通曲款(好像哪里不对)已久,连孩子都有了,还是双胞胎!对!就是菩提双子!

不是……盗天下怎么生的?还有,龙漪他同意了吗?真的不会暴起动手么?

而且,为什么玄同对于变成了大帝和自己的儿子感觉十分良好?一点反应也没有?...



【OOC和私设都是我的,人物是他们CP各自的。比较沙雕,真的,慎入。】


【基本上都是我比较喜欢和意难平的CP,设定是除了风雀,红紫没有挑明以外,其他的都已经在一起了。】


众人抬首,一人端坐殿堂高椅之上,威严肃穆,却是满目冷色。

“参见魔息大帝——”

淡风武靖等人算是向剧本屈服了。

龙戬居然是魔息珥图心里的另一个分魂?而且喜欢着自己因为私心而招揽入朝为士的盗天下!两个人暗通曲款(好像哪里不对)已久,连孩子都有了,还是双胞胎!对!就是菩提双子!

不是……盗天下怎么生的?还有,龙漪他同意了吗?真的不会暴起动手么?

而且,为什么玄同对于变成了大帝和自己的儿子感觉十分良好?一点反应也没有?还不停调戏【大误】设定为有史以来最不高雅出尘的圣子的紫色余分……

最关键的是——帝王不纳后妃莫名其妙有了三个皇子为什么大臣们一点也没发现有问题?!

纵然心里各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是淡风武靖面上依旧毫无波澜,稳如老狗,淡定如斯。

果然不愧为淡风武靖。

盗天下赞叹之余,快速念完自己的奏报,赶忙跟着其他启奏完毕的人一起下去了——接下来是魔靖他们的戏份,自己不必掺合。

“不知帝师还有何事欲奏?”魔息珥图惬意的靠着王座,等着淡风武靖上前。

淡风武靖心里劝自己这是剧情的大手毫不留情地推动自己上前,然后迈出了自以为坚定实则犹疑的步伐,几乎是挪着足尖儿过去的。魔息珥图也不着急,坏心眼儿地等着,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纠结的小眼神。

不急不急,一会儿武靖还有台词呢。

淡风武靖秉承着一以贯之的精神,嫣然一笑,看得魔息珥图险些没忍住直接崩剧本人设,勉强保持了冷酷。

“大帝可是乏了?可要臣侍候?”有了天舞姬的历史,淡风武靖对娇姿媚态也算是毫不陌生,手到擒来。仿着天舞姬的柔软声线,手悄然拂上魔息珥图的衣袖,顺着一路往他肩上去,却在半路被截住。

魔息紧握住他的手腕,一用力把人捞到怀里:“帝师大人说吧,有何事?”

“神使弁袭君点中了杜舞雩,让他任死祭一职,请臣来禀告。”淡风武靖一边过剧情一边佩服这个剧本的编剧脑洞之清奇,真是能搞的事情都想搞个遍。

“上任死祭的孪生弟弟?”魔息一只手偷偷绕着淡风武靖的头发,脸上还是保持冷酷,意味深长,“也是身负重任的将军。”

为什么不按剧情走?你不是应该只要我吹吹耳旁风就二话不说答应的吗?

淡风武靖手下暗暗发力掐了一下魔息以示他的控诉,然后开始圆剧情:“大帝不是早就有意让祸风行接替杜舞雩的位置?”

魔息:“绝望之刀也可以接替。”

武靖:“……是。”随便了,反正谁都行,不影响剧情就好,你要怎么和我唱反调我也懒得管你。

魔息显然还没有皮够:“那帝师的诚意呢?”

武靖终于是没忍住抽搐的嘴角,表面上笑靥如花,实际上咬着牙:“大帝可以不用睡地板,怎样?”再皮你晚上就别想睡床了!

这下子魔息终于安分下来:“吾立刻就让杜舞雩上任。”

果然,皮太过会出事的。

于是剧情在帝师大人的再三挽救下走上了正轨,杜舞雩还是成功的被弁袭君看似一脸高傲实则内心忐忑的带走了。

“神垂怜,赋予你死祭的能力,你要尽职尽责。”孔雀满满的高贵冷艳,就和当初正剧里面里面的地擘形象一样高不可攀,唯一不同的是按剧本仿佛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一样以手指托起了杜舞雩的下巴。

杜舞雩现在已经是痴情设定,他想了想,大概是和正剧与画眉对戏差不多?

然后他用那饱含深情的目光看得弁袭君脸都红了几分,眸光躲闪着又牵起他的手:“神允你成为我亲近的伴侣,这是神的恩赐。”

“好。”

手被握紧,弁袭君有些无措,但毫不显露,只是庆幸剧情里是自己和杜舞雩在一起,不是别人,哪怕他还有和画眉的对手戏,自己也很满足了。

然而,小孔雀没看完剧本,并不知道后来祸风行的“悲惨”剧情,也不知道绝望之刀已经准备好要改口喊他哥哥的事情。

杜舞雩则是想到画眉说弁袭君是个骄傲的性子,凡事要顾全他的颜面,追求这件事必须由杜舞雩主动,可以借着剧情适当假戏真做之类的话了。

适当假戏真做?

杜舞雩陷入了沉思。

要不待会儿吻戏不借位,真的亲一下试试?

于是他就真的试了。弁袭君僵硬成一根棍子,任由杜舞雩施为,脑子里炸开了花。

祸祸祸祸祸祸祸风行真的在亲自己!没!有!借!位!

弁袭君在杜舞雩亲完后才反应过来,孔雀指理了理珠帘,确认没人看见他红透的耳朵才开口:“你的表现不错,随我回去吧。”

杜舞雩:看来还可以,他没有生气。

有戏!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47)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47)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是鸽子飞过的分割线

【魔靖】猫

和平时常用的文体不大一样。

是说,我其实有点想试一下广播剧怎么做,但是没接触过这方面完全不会。

是之前猫化的 那个脑洞,码了一点点,不到700字。

打出来算是看下感觉吧。会不会填上我不确定。

挖坑大王就是我

OOC注意下


第一幕


我叫魔息,是只猫。提起我的名号,那也是响当当的一个人物,算是咱九轮小区的一大霸主。

额……至少曾经是。

在我还没被人强行收养前。


我没被收养前,曾经是九轮小区流浪猫的头领。

而在某个雨天,我遇到了一名人类。


【雨声】

【街道车流声】


魔息:“喵——”

被猫偷吃鱼...

和平时常用的文体不大一样。

是说,我其实有点想试一下广播剧怎么做,但是没接触过这方面完全不会。

是之前猫化的 那个脑洞,码了一点点,不到700字。

打出来算是看下感觉吧。会不会填上我不确定。

挖坑大王就是我

OOC注意下


第一幕

 

我叫魔息,是只猫。提起我的名号,那也是响当当的一个人物,算是咱九轮小区的一大霸主。

额……至少曾经是。

在我还没被人强行收养前。

 

我没被收养前,曾经是九轮小区流浪猫的头领。

而在某个雨天,我遇到了一名人类。

 

【雨声】

【街道车流声】

 

魔息:“喵——”

被猫偷吃鱼的路人1号:“该死的猫,偷吃我的鱼,看我下次抓到你!”

魔息(不屑):“哼,有种你能追上我再说吧——”

被猫偷吃的路人一号:“该死的……”

 

【脚步声】

【铃声】

【脚步声停止】

武靖:(低声,自言自语)“帝魂铃……”

 

武靖:“这位老板,请问,你见过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吗?大约这么高,嗯……也可能是个青年,看起来不是太温和的那种。”

“孩子?下雨天哪看到什么人路过,偷吃东西的猫倒有一个。不说了,真是倒霉。”

“猫?”

“是啊,一只大灰猫,往那个方向跑远了。”

“多谢。”

 

武靖:“帝魂铃响……会是你吗……”

 

 

角落

【吃食物的声音】

魔息:“嘿,别说这东西还挺好吃,以后有机会再搞一点来。可惜天气不怎么好,搞得我一身湿。”

【脚步声】+【铃响】

魔息:“什么声音?”

武靖:“人间许多事,总是称王与称帝。

      白云懒相看,春秋帝王经。

      王榻多缠绵,不及绿腰景。”

【铃声强烈】

武靖: “总算……找到您了。”

 

魔息:那天,那个人类就那样站在我前面,讲了一些令猫听不懂的话,然后,可耻的,用一堆小鱼干做饵,把我带回了家。

 

不是我没有警惕意识,只是……他身上的味道是真的很熟悉,很好闻。

嗯,不要瞎想,我说的是小鱼干。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46)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46)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45)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45)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第6話番外 舊夢非煙(魔靖)
请慎入。
36雨  舊夢非煙
AOIII  舊夢非煙

布袋公寓裡被省略掉的情節,除了魔靖這一段,還有風雀的那一段,以後有時間的話慢慢補齊。
另:喜歡的話送顆小心心就好,莫點小藍手,免翻。
另:莫問id……  

布袋公寓第6話番外 舊夢非煙(魔靖)
请慎入。
36雨  舊夢非煙
AOIII  舊夢非煙

布袋公寓裡被省略掉的情節,除了魔靖這一段,還有風雀的那一段,以後有時間的話慢慢補齊。
另:喜歡的話送顆小心心就好,莫點小藍手,免翻。
另:莫問id……  

镜水映千樱

布袋小段子.1
私设,ooc,请慎。

布袋公寓卡文了,萌个小段子换换思路~

布袋小段子.1
私设,ooc,请慎。

布袋公寓卡文了,萌个小段子换换思路~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44)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44)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详情见图_

镜水映千樱

布袋公寓(42)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公寓再添新成员一枚~
详情见图_

布袋公寓(42)

霹雳日常故事
亲情友情纯情敌情等各种cp,ooc,私设,请慎。
最绮,鷇梦,双秀,焱裳,赤隼,风雀,魔息武靖,等。

==========

公寓再添新成员一枚~
详情见图_

是鸽子飞过的分割线

【魔靖】命运之神的献礼

赶在最后一天,童话梗

OOC,很多莫名其妙的设定,写出来和我想得不怎么一样……

可能有BUG?

将近7000字

0.

她出生的那一刻,年轻的姑娘们从迷雾中走来,一位称赞她美妙的容颜,一位为她点上星光,最小的那个献上一束鲜花。

飞鸟掠过天际,虹光洒向大地,姑娘们低声吟唱,“十八岁的那天早上,飞龙将掠过王国,王国中的守卫们高举箭簇,公主将开启属于她的冒险旅途。”

王后睁大她的眼睛,国王召集天下的勇士,王国里处处增添了守卫,从此公主溜出去玩耍的机会越来越难。


——青鸟纪年674年,面包店门前讲故事的老人合上他的故事书,孩子们围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那么结果呢?”

“...

赶在最后一天,童话梗

OOC,很多莫名其妙的设定,写出来和我想得不怎么一样……

可能有BUG?

将近7000字

0.

她出生的那一刻,年轻的姑娘们从迷雾中走来,一位称赞她美妙的容颜,一位为她点上星光,最小的那个献上一束鲜花。

飞鸟掠过天际,虹光洒向大地,姑娘们低声吟唱,“十八岁的那天早上,飞龙将掠过王国,王国中的守卫们高举箭簇,公主将开启属于她的冒险旅途。”

王后睁大她的眼睛,国王召集天下的勇士,王国里处处增添了守卫,从此公主溜出去玩耍的机会越来越难。

 

——青鸟纪年674年,面包店门前讲故事的老人合上他的故事书,孩子们围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那么结果呢?”

“什么结果?”

“公主有没有被恶龙抓走啊!”

“啊——”老人家擦擦眼镜,“这个我不知道啊。毕竟公主还不到十八。”

 

1.

 

王国内殿,粉红色长发的公主坐在宫殿内织毛衣。

国王保持着每隔十分钟就从外面推门进来一次的频率和她说话。

看着乖巧的女儿,国王点了点头,“对,就是这样,安静些,明天就是你的十八岁生日了,这两天你不要老想着往外跑。”

公主轻轻哼了一声,继续织着毛衣上的猪和他置气,“往外跑才可以看到开阔的世界,而不是像父王一样相信无聊的童谣。”

国王无奈的叹气。推门出去时开始感慨叛逆期的女儿真的好难养。

 

路过花园时蓝色长发的人在浇花,国王停下来,“是淡风先生。”

被唤了名字的人转过身来,优雅的行了个礼。

 

“是国王陛下,花园里的花开的很茂盛,公主的学业也都完成的不错。”

国王点点头,叹气,“是啊,可她和你学的太好了,好到已经三次越过守卫翻过围墙溜出去了。”

“这……”

“也不是怪你,只是这和我最开始想让她强身健体保护自己的初衷有点不一样。”

武靖笑了笑,“公主在这方面很有天赋。”

 

“明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我还是很担心。”

 

“如果国王实在担心的话,武靖明天可以守在这里,一来能多一分打败恶龙的力量,二来也可以守在这里,防止公主出逃。”

 

国王的眼睛亮了亮,这样一来他终于可以不用担心随时跑出去玩耍的女儿而可以去安稳的睡个好觉了,他的双手激动的握上青年的,用力的攥紧了又狠狠晃了晃,“那就多谢先生你了!”

 

“陛下客气了,这也是武靖分内之事。”

 

 

夜晚的空气有些沉闷,王国早早的关闭了城门,夜间随处可见巡逻的守卫。昆虫们在树叶下低声吟唱,公主十八岁前的夜晚,女神预言。

 

2

海水牌技着涯岸石壁,白色海鸟盘旋的上空,巨大的黑影急速掠过,尾上突出的骨刺在月光中泛着惨白的寒芒,飞翼破空的呼啸声引得觅食的飞鸟争相逃窜。

 

塞壬的歌声从远方海域传来,巨龙收敛起翅膀落回巢穴,歪着头听起女妖们迷离又动人的歌喉——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突然出现,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它歪着脑袋听了许久,最后实在是搞不懂塞壬们古老海洋的土著语言,于是问洞中的蜥蜴,“她们唱的是什么?”

 

蜥蜴伸出爪子摸了摸头,塞壬的语言它们也一知半解,六只蜥蜴听来听去仔细讨论了答案然后告诉这巢穴的主人。

 

“她们唱的是龙族古老的传统——巨龙会在公主成年的那一天带走公主。”

 

魔息认真的想了想这个传言,认为自己作为一头不错的龙理所应当的应该遵守这个传言。于是他张开双翼又飞出了巢穴,打算寻找塞壬们歌中所唱的公主。

 

3

 

寻找到公主并不困难——精灵们在谈论隔壁国王家的公主,动物们诉说命运女神的预言。魔息飞过天空,听着各处的闲聊,又看见所有动物察觉到他来的慌张逃窜。

巨龙开始感慨,虽然他人缘不好,但索性听力还不错。

 

公主十八岁的那天城池的防卫十分严密。

但人类的力量到底无法突破龙强悍的躯体,魔息在天空中盘旋,打算学着老鹰那般俯冲下去带起公主就跑。

他无意惹起争端,仅仅是为了遵守龙族的古老传统。

他这样想。

 

但是这一天城中的雾霾有点大。

他在花园里看见一个优雅的背影,蓝色的长发披散到腰际,正对着花园里绽放的鲜花。

魔息在天上点点头,是了,所谓公主大概就是这样,有一头漂亮的长发,没事在花园里独自看花。

于是他调整了下角度,然后猛的一个俯冲。

 

 

淡风武靖明白一个问题——有时候,天上与地上的差别往往只在一瞬间发生。

上一秒他还在花园。

下一刻他听到了风声,地面上有庞大的阴影笼罩,他侧翻了几下却依旧被巨大的爪稳稳抓住,而后他见到了云端。

 

有翅膀破空的声音,他被巨龙拢在爪中,然后听到一声算是欢快的龙鸣。

 

 

 

巨龙从高空飞下,公主却安然无事。

王宫里一片喧哗。

公主在大殿中百无聊赖。不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从白天到中午,她都好好的坐在座位上,没有巨龙,没有危险,也没见到什么童话中的命运女神。

 

“果然,什么巨龙会在公主十八岁带走公主,都是骗人的鬼话。”

 

手中本子里的两位主角依旧相爱,她无聊的翻过又一章,觉得果然甜文还是不适合她。兴许什么时候可以给巧天工写封信,向她再讨一些虐恋情深的本子来。

 

王宫外面的骚动声越来越大,她皱着眉把书放下,正要大喊一声以示不满,宫外的属下惊慌的推门而进。

 

“公主!!!不好了!”

 

她不解,“怎么了?巨龙来了?”

 

“不是,”属下摇了摇头,说着又点点头,“也是。”说出的话没有个逻辑,自己组织了半天语言而后终于想好了说法,“巨龙抓走了您的老师!”

 

公主觉得她有满头的问号找不到答案。

 

 

4.

 

巨龙的巢穴并不美观。阴暗,湿冷,没有什么传说中的宝藏,也没有神奇的宝物。

唯一的优点似乎就是这里挺大,能供上百人跳广场舞。

 

被龙爪松开的武靖到达地面后视线环视也算参观了一番,然后与巢穴里的六只蜥蜴打了个照面,大眼瞪小眼。

 

刺槐无生立起身体,微微低下脑袋,一只爪子放在头上一只爪子在腹部向他行了个有点滑稽的礼。

 

“你好。”

 

“啊……你好……”

对于会说人话的奇怪蜥蜴武靖表示有点不习惯。

 

六只蜥蜴见状迅速围坐一团小声叽叽喳喳了起来。

 

“这就是大帝带回来的公主吗?”

“生的好漂亮啊。”

“但是好像哪里有点点不大对。”

“公主可以是雄性吗?”

“不清楚欸,人类有雄性的公主么?”

“管他呢,好看不就行了?反正关掉灯什么都一样。”

 

“……”

淡风武靖觉得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身后有温热的吐息,他回过头去,带他过来的巨龙正注视着他。他作为人类要比巨龙矮不知多少,于是为了更近一点巨龙只好趴下身体将脑袋放到地上。武靖想,它这副样子像极了人类的孩子趴在地上看蚂蚁的时候。

 

魔息也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伸出爪子似乎是想拨弄一下带来的公主翻看是哪里出了问题,爪子伸到一半又想到自己会不会用力过猛把公主戳穿——他从前听到过人类的一个童话,说是有个公主睡在二十床鸭绒被上依旧被豌豆硌到皮肤青紫。他看了下自己的爪子,觉得它们要比豌豆看起来锋利的多。

 

武靖看不出魔息复杂的心里描写,甚至无法在它略显狰狞的面容中找出什么表达情绪的具体表情来。他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结合蜥蜴们的言论,又想起巨龙会带走公主的传言,觉得自己似乎透过迷雾看到了什么真相。

 

这只巨龙……不会搞错了吧?

 

想到这他有点想笑,笑了会又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感觉。是该庆幸公主平安无事,还是该为自己的境况担心。

现在该怎么办呢?

脑海中不知怎么回事就想到了答应国王的话。武靖想,那就先这样吧,走一步看一步,最糟糕的结局大概也就是被发现不是公主后被巨龙吞掉。可即使是那样,也为公主争得了逃跑的时间。

 

 

魔息看着他的表情变化觉得有点有趣,虽然不那么明显但他还是能够感觉出来一些细微的变化。他觉得有些新奇,开始感觉到的那些个古怪便都不想再管了。愉悦的晃了晃尾巴,他哼了一声,吩咐蜥蜴们给公主食物。

 

蜥蜴们早已讨论完毕,觉得还是不要管这件事为妙,魔息的情绪一向怪得很,因为说了不对的话惹他生气未免就糟糕了点。它们排起队飞快的去岩洞深处搬出肉食来,武靖看着那堆红色的血肉,觉得这些东西无法让他动用刀叉。

 

蜥蜴们看出他的踌躇,开始小声讨论要不要把这些食物生火烤熟。

 

武靖看着身旁的巨龙,清了清嗓子,“人类是不吃这些的。”

 

魔息歪着头看他。

 

武靖继续说,“我需要面包。”

 

魔息眯起眼睛。

 

一人一龙僵持了片刻,伴随着龙的低吼声,六只蜥蜴纷纷爬出洞口爬上岩壁去人类社会偷面包。

 

魔息看着武靖思考,觉得公主有点难养。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洞穴又想到了豌豆的那个故事,他的洞穴到处都是比豌豆还坚硬的石头,不知道让蜥蜴们找二十张绒够不够,也不知道绒被好不好偷。

 

 

5

 

巨龙飞进了王国,而公主却安好无损。

大臣们凑在一起与国王讨论。

 

“一位无关紧要的仆从而已,我们不至于因为他去挑战巨龙。”

“巨龙是无法战胜的,我们根本没有伤害到它。”

“可女神的预言中巨龙是为公主而来,若是发现他不是公主,巨龙生气会毁掉整个王国吧。”

“那还不简单,干脆封他做公主好了,反正歌谣中巨龙要的只是公主。”

“可是……”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殿外打算来向父王进言的少女微微攥拳。

 

国王开完会议,殿外已经传来了公主招兵买马准备进巨龙的巢穴营救勇士的传言。

 

 

6

 

蜥蜴们从附近的村庄里找来了面包。

武靖填饱肚子,魔息正坐在洞口处看向大海。

他走过去,有歌声从海上传来,迷离的声音听不真切,他上前几步打算听的更清楚些,巨大的龙爪挡在了他的面前。

魔息低头看着底下的人有点烦躁,他的爪子太大了以至于他无法去更加细致的触碰这个生物,吩咐蜥蜴们堵住他的耳朵,他努力学着人类的发音,“歌声,听,会死。”

 

武靖迷茫的看着它,身后捂住他耳朵的刺槐小声凑在他耳侧,“歌声会迷惑人类,大帝的意思是不要听。”

 

武靖的重点抓的不大一样,“它的名字是大帝?”

 

刺槐愣了一下,很显然它们从来没想到过这个问题。

“大概吧,他一只要我们这么称呼他。”

 

“唔……”武靖点点头,觉得可能是自己多加了层滤镜,眼前的巨龙突然就有了点……嗯……可爱起来。

 

“说起来,”刺槐继续和他讲,“我们还是一颗蛋的时候他好像就在这个巢穴里了。最开始好像把我们当成了他的同类,甚至还想等我们长出翅膀教我们飞翔,不过后来他发现好像不是。

 

后来我们就和他一起住在这了,他似乎对同类的事情格外上心,每天要飞出去好远找到同伴。”

 

“那后来呢,找到了吗?”

 

“没有。”刺槐摇摇头,悄悄看了一眼巨龙,很明显他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悄悄话,“说的有些多了,我要去做别的事情了,如果你觉得冷的话我可以为你生火。”他颇为自豪的挺起胸膛,“我知道人类的生火技巧。”

 

 

武靖道了声谢,蜥蜴找来枯枝帮他在洞穴里生了火,坐在火前他觉得如果要被圈养在这一辈子似乎也不是那么太难以接受了。就当自己养了头巨龙吧。他这么安慰自己。

7

 

魔息觉得有点迷茫,抓了公主之后要来干嘛呢,来吃吗???

 

海中塞壬的歌声越来越迷离,不等他招呼,蜥蜴自动给他做了翻译。

 

“好像是塞壬们成亲时唱的曲子,”蜥蜴想了想,现在这个季节可能是塞壬族群求欢的季节。

 

魔息觉得有些好奇,“塞壬一般不都是雌性的吗?”

 

“她们会诱惑船上的水手。”

 

魔息眨了眨眼:“不同种族的也可以。”

 

蜥蜴们模棱两可,“大概可以吧。”

 

8

 

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武靖想,他从没想过巨龙会娶亲的,或者说,他没有想到过这一步。毕竟,你看,作为男性他从不需要考虑自己会被强娶的问题,而且以巨龙的个子来说,一个爪子都要比他大,两个人的身形比例完全不同。

 

蜥蜴们在洞穴里各处奔走负责装饰,它们特意参考了人类的习惯,还准备好了白色的婚纱,武靖在一边看着它们忙忙碌碌,开始思考怎么劝说巨龙放弃这个想法。

 

魔息没想那么多,或者说,他想的其实很简单,他娶掉公主,等公主怀了崽,他就可以拥有同族了。

 

巨龙想,这真是个不错的注意。

 

公主也觉得这是个荒唐的事情。

 

不仅觉得荒唐,甚至在她的脑海中还有点残暴加色情。

 

使劲甩了甩头把那些奇怪思想甩出去,她举起手里亮闪闪的剑,决心要救出武靖来。她想,她家老师那么温和,怎么就能让巨龙糟蹋去呢。

 

公主集结的兵马并不多。几百人的小队,分散开都坐在轮船上。船上堆满了火药,指着巢穴的入口处发射。

 

轰的一声,被震碎的石块落尽大海扬起雪白的水花。

火药的威力很大,在王宫时国王忌惮威力害怕损害到自己人不敢使用,公主拖来了王国所有的储备,想着怎么着也能给它翅膀开个窟窿。

 

石壁在震动,蜥蜴们放下手头的东西不知所措,洞外传来公主的喊声。

 

“里面的巨龙,放下武器!你已经被包围了!”

 

武靖听出了声音慌张向外面看去,魔息眯起了眼睛,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

 

身后的肉翼展开,巨龙低吼着飞出巢穴。

 

船上的炮车纷纷瞄准目标,魔息没对上过这个,巨大的冲击力和灼烧感突破了龙族坚硬的皮肤,惹的他忍不住的怒吼,有力的尾巴扫过海上的船队一把将其转为两截。

 

公主咬起牙,提起剑趁着巨龙俯冲下来的时候抓住了它的尾巴。

 

人说龙最柔软的地方在它的肉翼,那里的皮要远比其他地方的薄弱,只要她对飞翼造成伤害,在地上面对火炮这条龙也就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了。更不要提下方是海水。

 

武靖在洞口看着状况,最后放不下心来攀着石壁而下。

 

他到底是有几分功夫的,只不过碍着魔息块头太大没做出什么没有意义的拼斗来。

悬崖上的石头被火炮轰击的没那么紧实,他小心翼翼的往下走,还要避免抓到松动的石头落到海水里。

 

在天空中因疼痛盘旋的巨龙飞的不在那么平稳,有几次都接近石壁,尾上的骨刺甩到石壁上划出了划痕,有石头从上方跌落挨着武靖身边过去。武靖寻了个差不多高的位置,打算看好了机会等魔息接近跳上去,然后和自己家徒弟谈一谈叫她先不要这么紧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海面上火光明耀,很明显,海里的原住民受到了骚扰。

 

人身鱼尾的海妖们从海里探出头来,银色的鱼尾拨弄海浪抒发着她们的不满。有迷离的歌声响起,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秒,船上的水手们纷纷停下手头的工作,向着迷离歌声的地方前行。

 

“糟糕了……”

 

石洞里的蜥蜴们探出头来。

刺槐问,“你们有人注意到那个人类么?”

其余的蜥蜴摇摇头。刚刚惊慌失措下它们只敢把自己藏起来,哪还想的起来照看什么人。

 

 

暗叫一声不好,武靖一只手扶住崖壁,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女妖们的歌声从耳侧传来,虽然不算强烈,却还是让他忍不住的想跟着歌声一同,眼前似乎有一片迷茫的雾,看不清具体的手引导着他,让他走向温暖的怀抱。

 

 

失去船上火炮的攻击,干扰的力量消失,魔息在空中快速移动,时不时翻转身躯试图把公主甩出去。

公主抓紧了他身上突起的骨角,女妖们的歌声无法影响她,她伏低了身体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有歌声?

炮声怎么会停止?

 

 

魔息在空中翻滚了很久,最终靠近巢穴,打算让蜥蜴们来处理他躲在他身上的寄生虫。余光却无意撇见石壁上一道淡淡的蓝。

 

“她”怎么会在那?

 

疑惑间,却见石壁上的人缓缓松开了抓牢的手。

 

巨龙咆哮着飞过去。

 

海面上激起了一道浪花。

 

 

入水时的冷激得武靖清醒过来。他呛了口水,然后意识到这是海里,而且还正在缓缓下沉,银白色的鱼尾在水里闪着淡淡的光,女妖拖着他一路向海底,他屏住呼吸挣扎了下,女妖抓的太紧,他动不开。

 

人是不能在海底太久的,视线越来越黑暗,意识越来越模糊,他伸出手向上够着什么,迷离中瞧见一只黑色的巨兽。

 

天上飞的龙是无法下海的。

魔息察觉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在海底很深的地方了。身上抓着他的那个人类在他俯冲的时候被甩开了,海里有种莫名的压力箍的他有些喘不上气来,他张开双翼拍击海水,试图更快的向下,去寻找掉进海里的武靖。

 

他的力气流失的越来越严重。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武靖看到它的时候,它正在缓缓的坠落。闭上的眼睛没有生息。

他的手碰到了它的头,凉凉的,武靖迷迷糊糊的想。

原来龙是不会游泳的。

那你下来干什么呢。

我又不能真的嫁给你。

 

鬼使神差的,他两只手扶住它的头,轻轻把额抵在它头上。

又鬼使神差的,他送上了个吻。

 

眼前俞见黑暗,恍恍惚惚的,他好像是做了个梦一样,梦里有个未知名的国家,国王心地善良,常常隐去身份出宫发放粮食,后来国王的弟弟谋反,杀掉了国王一家,对其刚出世的孩子施予诅咒,变成怪兽的兽蛋,藏进石洞百年千年。

 

一片白茫茫的迷雾中,三位姑娘身着雪白的长裙从远方走来。武靖看着她们,认出她们就是故事里被国王帮助的乞儿。

 

他开了开口,为首的姑娘向他笑了笑,伸出食指轻轻的发出一声,“嘘——”

 

9

 

意识清醒时他躺在沙地上,全身湿漉漉的,没有海妖,没有海水,也没有巨龙。身边是不熟悉的事物,而他的身边躺着一位青年。

 

不远处是蜥蜴们的呼喊声。

 

他坐起身来,看见不远处被挂在石壁上昏迷的公主,也看见海面上。

 

海面上无波无澜,一片寂静,仿佛之前的海妖并不存在一般。

 

身边的青年动了动,武靖转过头来,听见他有些模糊的声音。

 

“我的公主呢?”

 

“……”

 

 

尾声

 

公主带着兵马回了王国。和她一起回王国的还有另外两个人。

对外宣称是没有见到巨龙,巨龙掳走人后丢在了田野,是一同跟随的另一位青年将人救下。

 

魔息已经失去了巨龙的身躯,他仔细端详着武靖,半晌迷茫到,“你真的不是公主?”

武靖笑着摇摇头。

魔息又看了看公主,“你才是公主?”

公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不出来吗?”

魔息点点头,“你太凶了。”顿了顿他又说,“豌豆看起来才不会硌到你。”

公主有点想打人。

 

魔息在一边安静的想了很久,最后他问武靖,“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武靖笑了笑。

魔息看不懂什么意思。

公主看着他,笑眯眯的,“你听过豌豆公主,那知道青蛙王子和睡美人怎么醒的吗?”

“啊?”

跟随着它们一道的蜥蜴这时候探出头来。

刺槐翻着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故事书开始找青蛙王子和睡美人。

狂墨一只手握着笔歪歪扭扭的在羊皮纸上写——最后巨龙和勇士美好的生活在了一起。

 

公主歪头去看他,“你在写什么啊?”

“没什么。”它收起羊皮纸和笔,“这是另一端故事了。”

 

 

 

天上的众神俯瞰苍生,三位姑娘坐着云朵的秋千。

“我们把预言编的模糊不清。”

“只有这样才会体现出命运的神奇。”

“还是怀念当初国王送给我们的一袋糖果。”

小的那个揉了揉肚子,怀念甜食的美味。

 

女妖们在海底歌唱,总觉得自己被神所骗——女神答应会送来可以享用的男人,但是她们没约定具体的时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