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鱼面

3566浏览    56参与
名字很长的π

“那祈求的眼神,又是威胁,又是爱慕。”

这段适合反复观看,哭了

鱼唱的太好听了,词写的好,感情也到位

最喜欢的一段😭

“那祈求的眼神,又是威胁,又是爱慕。”

这段适合反复观看,哭了

鱼唱的太好听了,词写的好,感情也到位

最喜欢的一段😭

唯子安-MM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九)

我来打自己脸了😂说了不做了现在又开始了😂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九)

我来打自己脸了😂说了不做了现在又开始了😂

蛤

隔空对唱……啊啊啊啊啊啊!!!!!!!!

这就是我的西皮啊!哐哐撞墙中!

隔空对唱……啊啊啊啊啊啊!!!!!!!!

这就是我的西皮啊!哐哐撞墙中!

喵喵咪吖

歌剧魅影25周年截图~是我的入坑音乐剧啦,超级喜欢他的舞美,随手一截就是一张壁纸

歌剧魅影25周年截图~是我的入坑音乐剧啦,超级喜欢他的舞美,随手一截就是一张壁纸

黑山猪🐗小能

鱼排面要合体了!!!!!用鱼面接吻名场面纪念一下!!!!!

鱼排面要合体了!!!!!用鱼面接吻名场面纪念一下!!!!!

唯子安-MM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四)

老宫跟井然也上线了(⑉• •⑉)‥♡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四)

老宫跟井然也上线了(⑉• •⑉)‥♡

唯子安-MM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三)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三)

唯子安-MM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二)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二)

唯子安-MM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

锵锵锵,丑也上线了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十)

锵锵锵,丑也上线了

唯子安-MM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九)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九)

唯子安-MM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七)修改版

鱼面任务世界为哨向设定,白耀是非鱼的量子兽,面面的量子兽是一只熊猫。

这样子应该能看清楚字了吧(ㅍ_ㅍ)

【ALL面】夭寿,系统崩溃了!(七)修改版

鱼面任务世界为哨向设定,白耀是非鱼的量子兽,面面的量子兽是一只熊猫。

这样子应该能看清楚字了吧(ㅍ_ㅍ)

生面

第六章 弃柔

仙魔鏖战千年,将鬼妖二界拉下了水。

神界众神高高在上,壁上观戏。

人界式微,不仅毫无插手的余地,反倒被牵连祸害的不轻,尸骨横陈,黎庶涂炭,性命轻贱如蝼蚁一般。

妖历四一六万年,妖界少殿下夜隰满打满算恰巧一千二百岁,距将仙界小散仙折鞣捡回妖界饲养还差上四百年。

九面也随着这段记忆在妖界实打实得过了四百年。

……

天色破晓,微湛的天空夹杂些许薄红,曦光渐暖,投落在刚历过一场近似凌虐之战的荒土上。

遍散血肉,尸体横陈,更甚于…十里之外犹见残状,血色翻染,凄清丛生,风隐约作声,似是为其哀歌垂唁。

妖鬼二界主帐。

“报--”

一清筠非常的青年快步走入帐中,跪倒在地...

仙魔鏖战千年,将鬼妖二界拉下了水。

神界众神高高在上,壁上观戏。

人界式微,不仅毫无插手的余地,反倒被牵连祸害的不轻,尸骨横陈,黎庶涂炭,性命轻贱如蝼蚁一般。

妖历四一六万年,妖界少殿下夜隰满打满算恰巧一千二百岁,距将仙界小散仙折鞣捡回妖界饲养还差上四百年。

九面也随着这段记忆在妖界实打实得过了四百年。

……

天色破晓,微湛的天空夹杂些许薄红,曦光渐暖,投落在刚历过一场近似凌虐之战的荒土上。

遍散血肉,尸体横陈,更甚于…十里之外犹见残状,血色翻染,凄清丛生,风隐约作声,似是为其哀歌垂唁。

妖鬼二界主帐。

“报--”

一清筠非常的青年快步走入帐中,跪倒在地,身上所沾染各族血迹,淋漓了大片土地,“禀君上,鬼君冕下,一炷香前,魔君趁我军休整之时,率麾下数万魔军突袭我军后翼,我军措手不备,死伤…约有半数,臣有负君上重托,愧对枉死的族人,当一死以全臣之罪过…”说着即运行妖力意欲自绝,却被夜皇黎一拦下。

甚遇,妖兽厌绯族长,领厌绯一族居妖界艋炀之山,状鹿而五角,脊生背翅,六界之中,性最清服温煦,敦润善笑,擅控御闻声,速疾,因而担此战后方主帅。

“甚遇,你这是做什么?!”夜皇黎一霍然起身,厉声呵斥道。

骤间出手,滔天妖力将身前的几案齑化成埃,浮然消逝于帐内。

“数万生灵皆因臣之失职而梗死,甚遇再无颜苟残于世…”寻死被阻,甚遇颓然倒坐于地,两行血泪从眼角蜿蜒而下,着实凄清涩滞地紧。,

“魔界之人性狡,总使些不入流地鬼蜮伎俩,在人背后下阴刀子,这次,更是筹划周全,我们再未雨绸缪,也总有防不及的时候。”

夜皇黎一走至甚遇跟前,低身单膝屈跪,拭去他面上血痕,沉声说道,“再者,我妖界中人可战死沙场,决不可因归咎自毁,甚遇,你要死可以,给我堂堂正正死在战场上,全力以赴,使尽浑身解数御阵杀敌,能换得几个便是几个,死在这里算什么?不过是平白送了一条命罢了,我说的,你可明白?”

“臣,明白了。”

甚遇立起身子,正襟行礼,周身缭绕的蔼然尽散,取而代之的是——无从忽视的凛冽杀意与破釜沉舟,“臣以厌绯之名祈誓,定力破魔界,诛魔君,以祭此夜枉死的数万将士,殁亦不休,天尽地荒,不断此言。”

夜皇黎一眉间一敛,无垠凉意在心口延生,六界之中厌绯一族最是倦战,可这场荒诞无稽的博役中,他们一族的能力于妖界不可或缺,为避其合性,她才派他们一族镇守后方,没成想…

竟被逼成这个样子…

厌绯一族弃柔投战…

在几万年前甚至更早听来 ,简直荒谬可笑至极!

“甚遇,开弓可从来都不曾有回首箭,天道之下立此等重誓,后果你可想好了?”

夜皇黎一长叹一声,问得缓慢。

“早在臣亲睹族人惨死在刀戟血刃之下,甚遇就不再是甚遇了,我厌绯一族不沾因果,尚且落得如此结局…”甚遇抬首,平视夜皇黎一,眉眼尽染沧凉,嗓间喑哑道,“臣愿以身施阵,君上先前的话可还作数?”

夜皇黎一一时不知作何感受,百年之前她曾上门成千次,甚遇均以‘有违道常,不好不好’推拒了她,无论她如何威逼利诱恐吓,怎么都不肯应允,如今…

“甚遇,此阵只需你的厌绯一族的全部妖力,并不需…”

夜皇黎一欲继续规劝,却被甚遇打断。

“君上,我知你的计划,我族妖力为阵基,其心是你,对吧?”

“……”

夜皇黎一以手覆面,心中暗道,好你个甚遇,别的不擅,穿小鞋功夫倒是炉火纯青!原打算慢慢磨到小笺同意的,这下可好,没皮的馅全漏光了。

“姐姐!你又瞒着我做了什么?你说好的,以后决不再做危险之事…”

一直缄默不语的九笺闻言,眼眶子一下子红了起来,颤着声问道。

与鬼界其余王族多有不同的是,他一生身子便柔弱不堪扰折,其徐弱程度甚至不比寻常鬼族,九笺身份尊耀,许多难听狎然的话自然递不到他跟前来,可暗地里却有不少闲言碎语泛滥积堆。

他一千五百岁那年于父王寿宴之上,认识了一位姐姐,名为夜皇黎一,生来便是妖界的皇,气度飒然,眼中带着钩子一样,睥睨且缱绻,名副其位的王者。

他对她,一见钟情。

久而倾心。

……

后来,他花了一万年的时间,费尽心机,用尽手段,终于在她心底偏据一隅。

甚至…

不惜用体弱这个托辞来博取同情,当然,他想要的得到了,然,尚不止如此…

他的妖皇殿下为着他去求都了她最不屑的神仙。

散去妖力,在天界三十四天跪了整整一月。

久寒离心,长暖得情,他竟忘了这个道理…

那日,她一瘸一拐笑着迎自己走来,说你以后再也听不到这些杂言时,他才晓得。

原来,她也喜欢自己,喜欢到朝自己不屑的人低头叩首,卑躬屈膝…

“此事连乎六界,至关非常,容我再考虑一段时间给你答复,”避开小夫婿的视线,夜皇黎一轻咳一声,正色道,“况且,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轻动此阵,易伤无辜性命。”

“臣知,但防患未然不失为良策,”甚遇神色凝重,与夜皇黎一推心置腹,“君上也不必将重担一肩扛下,多与九笺冕下相商或许会发现柳暗花未必不明。”

夜皇黎一瞄了一眼身后人的脸色,脸上一垮,讪讪道,“好…”

甚遇起身,拱手行礼,“君上,鬼君冕下,臣还有事在身,就先退下了。”

说完,转身离去。

“……”说走就走,你要不要走的那么快!

“姐姐,他走了。”你可以坦白了。

夜皇黎一慢慢转身,装作若无其事,慢悠悠的说道,“甚遇真是,把我的绝佳计划泄露的一干二净,原本还想保持点神秘感,哈哈哈…”

九笺一步步逼近夜皇黎一,声音隐忍,“什么绝佳计划?”

“……”

夜皇黎一缓缓后退,心中惴惴,小夫婿看来动了真火,威压如此之盛。

“姐姐为什么不说话?”眼见面前之人缄口,九笺皮笑肉不笑,嘲讽道,“莫不是有人拿东西封了姐姐的嘴不成?”

“没有……”

“那姐姐怎么不解释解释?先前答应不是挺爽快,现在这般迟疑,真不像姐姐的性格。”

自己亏了事,如今折了狐狸蹄子,也不好如往日一般插科打诨过去,实话实说罢。

“相归郗阵…你听说吧?”

九笺一听,怒极反笑,“你竟然动了这个心思!”

夜皇黎一抖了一哆嗦,“你别笑了,怪渗人的…”

九笺眉间一挑,反问,“你是人吗?”

“……”夜皇黎一一下子哽住了,她倒真不是人来着,“我化形是人…”

“不巧,我也是,”九笺脚上不停,冷冷地回了一句。

“……”

只听“哐当”一声。

夜皇黎一被逼至账角,撞上了横栏,退无可避。

九笺趁势而上,手越过夜皇黎一的脸贴至账上,呼吸间的热气缠上她的耳畔,轻声道,“姐姐,没路了。”

夜皇黎一不自在地动了动耳朵,转瞬之间绯色尽染,九尾狐一族身上耳朵和尾巴最为敏感,旁人轻易靠近不得,她虽与小笺有了床笫之欢,却也还是极为…不能触碰。

“小笺,你离我稍微远点…”夜皇黎一微微偏头,避开九笺的唇。

明华美色当前,夜皇黎一却也消受不得。

“生死一线不觉得近,倒觉得我靠得有些近,姐姐,你这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啊—我不是这意思!”见眼前人误会了自己的话,夜皇黎一急忙辩解道,“我就是…哎…耳朵太敏感了…”

夜皇黎一一句话讲得吞吞吐吐,说到最后,声音几不可闻。

“呵…”九笺轻笑一声,低声道,“现在不近点,那等姐姐消逝了,便是想近身也近不得了,那我要上哪哭去?”

“小笺…”夜皇黎一垂首,指间紧紧攥着衣角,疚深却又无从分辩。

“嗯?”

夜皇黎一转手将九笺钳于手下,随即,抵至营账之上,戏谑道,“玩够没?”

“差不多了,”九笺掩下内心的思虑,嘴边含笑道,“所以,姐姐现在该解释一下这相归郗阵怎么一回事了吧?”

“唔…”夜皇黎一就着这个羞人的姿势,沉吟片刻,道,“寻常的相归郗阵乃是退无可退之下的自毁同归之阵,但现在我们两界还未落魄到如此地步,于百年之前,我曾寻了甚遇与危臻探讨调缮此阵之法。”

“甚遇先避过不说,”九笺敛起笑意,凝声道,“危臻为天界之人,可信吗?”

夜皇黎一盯着小夫婿肃然正经的脸,猛得笑出了声,接着一发不可收拾。

“姐姐…”九笺无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般孩子气。

“小笺,你想偏了,”笑了半晌终是笑够了,夜皇黎一收了声,道,“天界不是人人都伪善好战,而且也不见得所有人都听得进那个仙帝的‘金科玉律’,总有些人例外,不是吗?”

“怎么说他们都是同为一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九笺薄唇抿起,夜皇黎一与那危臻私交甚笃,他不是不知,若是寻常也就罢了,他不会横加过问,可这是战争,一棋落错满局皆定,旁得他也不在意,可姐姐与小隰的安危他不能不顾及。

“若我说,他对一人用情至深,譬如你我,当何如?”

知晓小夫婿心中顾虑周重,夜皇黎一也不卖关子,一句话点明关要。

九笺瞬间明了,“姐姐是说,他心悦甚遇。”

“嗯,”夜皇黎一起身,娓声续道,“三千年前…”

她去天界为小夫婿求药之时,路过三十重天的奈何林,不小心窥到了于漫漫星华下睹物思人的有趣场景,不由驻足闲看。

未料被逮个正着,这才知道那人是天界人人避而不及的煞仙危臻。

不过,传闻也不可尽信,危臻这人看似性淡情薄,实则内敛绵清,言辞缺善。

不久之后,她于好友甚遇所在的艋炀之山再次见到了他,这才知道,原来危臻与甚遇是旧识。

一来二去的,他们三人便成了好友,某些本就藏得不深的小秘密也浮于明面…

比如,危臻欢喜甚遇…

再比如,某厌绯明知其心意却不点破,偏要等着另一人剖明心迹方肯应允…

……

妖界疏狂殿外。

疏狂殿,妖界少殿下夜隰所居之处,精致秀丽,潢色然然。

“落周,你听说了吗?前线传来战报,魔界派人偷袭我妖界大军,厌绯一族死伤过半,”侯殿侍女牧以轻声嘘问。

“听说了,魔界之人真是狡猾残忍,连指不染血的厌绯都能下得去手,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被叫做落周的女子面有忿然,大声回道。

“这可不是,听说他们的族长为他们敛尸收骨的时候,眼眶红成了血色,”另一侯殿侍男麻镇眉间锁起,轻叹一口气,“唉,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也是令人唏嘘,我兄弟传来消息,那场面当真惨烈万分,血染数十里,许多厌绯的尸骨筋肉结在一起,根本无从分辨哪一具才是…”

“照歌!你快别说了!我听得都很不是滋味,甚遇族长又该何等的黯伤透骨。”

“你说本来大家好端端的相处,天界和魔界非要挑起事端,他们私斗也就罢了,还把其余三界拖进了泥沼,还有那神界那群上神,只会冷眼旁观,默不作声…”

“习沫,慎言!神界尊上岂是我等可以议论的。”

“他们既能装聋作哑,为何不许我们议论,占着茅坑不拉屎说的就是他们!有本事他们就一装到底,别到时候又有事没事的出来蹦跶,我们不需要。”

众妖默然无语,习沫说得不错,神界本是权衡其余五界的界碑,如此忘公失允,实在说不过去,就算凭借无尽神力堵得天下悠悠之口,却拦不下众人愤懑之心。

“咯吱。”

殿门打开的响动惊了一众人等,原是闭关清修百年的夜隰出关了。

众妖觉察他身上妖力又上了一个层次,心中折服油然而生,纷纷行礼,恭敬道,“尔等恭贺少殿下破关。”

夜隰越过殿坎,朝众人颔首,骄矜道,“起来吧。”

“是。”

众妖起身,平常胆子便大得很的习沫率先出声,“少殿下,您这次出关便是妖界实至名归的第二人了。”

夜隰一挑眉,直接驳了他的话,“妖界之中论实力,阿娘居头首,阿爹其次,我何来的第二?”

“欸,冕下是鬼界的王,怎么能算?”习沫拉长声调,九笺冕下使用的可是阴力,不是妖力,这怎么能混为一谈。

“怎的,阿爹入赘妖界,还当不得我妖界之人了,嗯?”

“当得当得,自然是当得的!”

习沫猛然记起,当年可是自家妖王殿下将九笺冕下从鬼界给‘娶’了回来,那场景他都盛世难以相忘。

习沫接得飞快,倒也不显谄媚,反而平添几分趣味。

夜隰喉间溢出一声轻笑,清忱悦耳,惹得习沫耳边红了一片。

少殿下也是,平白无故笑得这么好看做什么…

立于夜隰身旁的九面不禁啧啧一声,这四百年间,他一直陪在小四哥身侧,守着他从一个奶气十足的小豆丁长成翩翩玉立的少年人,这心情着实…复杂难言。

四百年的时光于鬼族来说长不长,说短却也算太短,至少他对夜隰参习禀赋有了更明晰的认知。

天道之下第一人。

不是他夸口,假以时日,小四哥必为六界共主,终千年乱局,凌众生之上,掌浮生世与。

凝眸注视着面上盈笑的夜隰,九面眉间蹙起,夜隰禀盛他自然欢喜,可这极高的天赋惹来的祸患也会忽微而至,若是被有心之人得知,必会小四哥未成势之前,便下暗手夺其明华。

愁啊,虽说阿娘…

差点忘了,小四哥的记忆里没他啥事,不过,四哥的娘亲也是他的娘亲,没差。

虽说阿娘实力强横,睥睨六界,又有阿爹在后推助,可终究抵不过其余四界联手,到那时,小四哥可怎么办呢?

夜隰收了笑,将手负于身后,看向众人,温声问道,“这百年阿娘可有回来?”

众妖一阵沉默,战事吃紧,君上无暇顾及少殿下,自然不曾回过。

观众人面色,夜隰已知答复,不欲众人为难,便换了问题,“习沫,现下战况如何?”

被提了名的习沫面色戚戚,君上曾特意叮嘱不可告知少殿下此事,可如今他问起了,自己又不好不回,她太难了。

不回答便是不好。

夜隰蹙了眉头,小声飘忽呢喃道,“还有四百年,好久…”

“少殿下,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夜隰将话题扯开,含笑道,“我说若我有个兄长就好了?”

习沫一听,“扑哧”就笑出了声,“那殿下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哥哥呢?”

“对啊对啊!”众人好奇的附和道。

夜隰沉吟片刻,上次想要个厉害能打一些的,这回便换一个,“大智近妖,处理妖务得心应手些的。”

“殿下是不是想着偷懒,不练字了?”照歌吃吃一笑,少殿下修为修得神速,可是就这字,练坏了数根万年馟谈兽毛制成的毛笔也没练好。

夜隰暗恼,他的本意原不在此,经照歌一提倒有了几分意味杂在其中,“不是!”

“照歌,少殿下怎么会有如此想法,”落周轻轻一笑,为夜隰解围道,“妖界之人皆有名讳,既是少殿下的兄长,合该也有个得体的名字,您可有什么主意?”

“巍阙数狂,悬于清景,单字巍。”夜隰如是说道。

生面

第五章 愫生

“回来,”夜隰眸光微沉,一瞬不瞬地盯着呲牙躁动随时扑人地小狐狸,“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

夜横与低呜一声,乖顺地退到床角,轻巧一跃便至夜隰手边,四只爪子熟练地向内一勾,身子朝下窝成一团软绵的白芝麻球团团。

它才不要为了一个愚蠢的人类惹得偶像心生不快,不值当!

【玩家靳非鱼,七号耐不住性子莽撞出手,猪脚…主角罗浮生必定对它的主人心生嫌隙,你可从中作妖,离间挑拨,让七号没有任务可做,你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从中作妖…

靳非鱼眼皮一跳,心中悻然,虽极不情愿,却照了系统的话‘攻略自己。’

只见靳非鱼轻轻撩开罗浮生的袖口,关切问道,“可有大碍?”

罗浮生啧了一声,面上仍是有...

“回来,”夜隰眸光微沉,一瞬不瞬地盯着呲牙躁动随时扑人地小狐狸,“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

夜横与低呜一声,乖顺地退到床角,轻巧一跃便至夜隰手边,四只爪子熟练地向内一勾,身子朝下窝成一团软绵的白芝麻球团团。

它才不要为了一个愚蠢的人类惹得偶像心生不快,不值当!

【玩家靳非鱼,七号耐不住性子莽撞出手,猪脚…主角罗浮生必定对它的主人心生嫌隙,你可从中作妖,离间挑拨,让七号没有任务可做,你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从中作妖…

靳非鱼眼皮一跳,心中悻然,虽极不情愿,却照了系统的话‘攻略自己。’

只见靳非鱼轻轻撩开罗浮生的袖口,关切问道,“可有大碍?”

罗浮生啧了一声,面上仍是有些发白,“不过被不懂事的小东西挠了一下,不妨事。”

靳非鱼点点头,在脑中回了系统的话,【看吧,我们上赶安慰,结果人家不领情。】

【……】

宿主如此不作为,系统五十三号被气得牙痒痒,恨恨道,【那你就去攻略七号的主人,让他喜欢上你,就没心思攻略主角了!】

【好的。】

靳非鱼一口应下,毫无迟疑。

【……】

他喵的我只是开个玩笑,你答得倒是干脆利落。

罗浮生偷偷打量了懒懒散散靠在床上的夜隰,思忖道,这鬼…人不知是何来历,也不知为何只在我一人眼中现了原形,莫不是前世仇怨,今世相报?

不过,若小鱼在这出了事,岂不是枉受牵连,得找个理由把他支开。

再次听到罗浮生心声的夜横与默默翻了个白眼,垃圾主角别的不行,想象力倒挺丰富。

罗浮生面上变来变去,夜隰自然也看得出来,眸中微光一闪,对这个游戏的兴致又浓了几分。

思定,盯着悠闲得甩尾巴的小狐狸,罗浮生沉声说道,“小鱼,午饭老锁约摸着正在做,你再去添道菜—狐跳墙。”

幼稚不幼稚?

夜横与又是一个大白眼,懒得跟这只幼稚鬼一般计较。

这次倒是让罗浮生给瞧了去。

罗浮生觉着有趣得紧,这小东西挺通人性,像是能听懂他的话一般,顺势作出了反应。

靳非鱼闷笑一声,应下,“好。”

转身,关门,一气呵成。

房中只剩罗浮生与夜隰,气氛一下子凝滞起来。

罗浮生嘴边笑意不歇,眼中却布满寒意,凛冽刺骨,“不知阁下是何身份,又意欲何为?”

夜隰扫了变了一个人似得罗浮生一眼,垂眸,微惨着腔调道,“鄙人夜隰,原是相爷家的公子,后因皇帝昏庸,家道中落沦落风尘,我不堪受辱,自绝于梁上…不知怎的,再次醒来就附在这具身体之上…”

还真是鬼啊…

猜测成真,罗浮生却不觉高兴,怕鬼怕得不行的他脚又开始发软,若不是顾及面子与里子,现在恐怕就一屁股跌坐到地上了。

“那你可是有什么遗愿还未完成?”罗浮生自小就听过这样一个传说,未投胎的小鬼就是死时心中留憾,所以才徘徊在人间,即使代价是魂飞魄散也不愿离去,这个鬼…人,罗浮生不想他落得那般境地。

夜隰以袖掩笑,眸间水光澜漪,娇羞道,“我…生前未有心悦之人,所以…”

敢情想谈个恋爱,幸好不是掘地三尺鞭尸毁灭世界这类难度系数大的,“好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你生哥我呀,都能给你找来。”

“我不喜欢女子…”

夜隰的声音从衣袖间透出来,闷闷稠稠的,不是特别清晰,可在罗浮生听来,却有几分柔糯掺杂其中。

“你喜欢男人?”

“嗯…”

罗浮生喉间上下滑了滑,故作没事人一样,揶揄道,“我靖帮别得不多,男人扎堆,你看小鱼怎么样?长得帅不说,性格体贴温柔又多金,整整一钻石鱼老二…”

“我想要你…”夜隰柔声拒绝罗浮生的提议,“不要旁人。”

“咳…咳…我?”罗浮生一下子被口水呛到,这个小鬼太过大胆直白,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真是不知羞惭。

“嗯…”说罢,夜隰垂头,像是羞得不知如何自处。

半天,罗浮生才止住咳意,心中暗暗叫苦,让一个打小怕鬼的人和一个鬼谈恋爱,堪比酷刑。

看着小媳妇儿状的夜隰,罗浮生不死心地试探道,“你再考虑考虑,我有很多缺点的,杀人如麻,残忍嗜血,花心滥情…”

“无妨,你长得好看,”夜隰断然拒绝。

“……”罗浮生无言以对,他是长得好看不假,不过,他倒是头一回听来这种说法,原来鬼也是看脸相对象的。

“好,”心中一横,许诺脱口而出,“我答应你了。”

横竖不过一场恋爱,还能谈到天边去?

夜隰欢喜道,“谢谢生哥。”

罗浮生瞧着他笑,唇边弧度也扯开了许多,若鬼都如面前之人一般,约摸自己也不会如此惧怕。

“对了,你的真名叫什么?”说了半天,罗浮生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同这个女孩一样,夜隰,夜如何其的夜,隰有荷华的隰,字…其耽,我行其野的其,肆而耽耽的耽。”

“夜隰?其耽?”罗浮生小声的重复了一句,他上学的时候不喜欢读书,尤其是这些文绉绉的诗句,夜隰对他的讲的,有点过于超出他知识之外了。

早知道上课的时候不开小差了,否则的话,也不会连个名字都不会写。

见他不解,夜隰以指为笔,使妖力在空中一笔一画地镌刻下自己的名字。

罗浮生看得认真,对夜隰身份的怯意淡了一丝。

“原来是这个隰字,夜…”罗浮生恍然,刚要叫出声,就被憋了回去。

男人与女人同名,叫名字好像不太好,而且古时候朋友之间似乎叫字显得亲近一些。

罗浮生清清嗓子,略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叫名字略显生疏,直接叫字可以吗?”

“可以,”夜隰将手置于柔得蓬松细暖的狐狸毛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许久不曾提起过自己的字了,猛然一提思绪竟稍稍动乱,似是万年不见天日的石头被撬出一丝微隙,骤然波澜。

“其耽,”罗浮生冷不丁开口叫了一声。

“嗯?”

“其耽,”

“什么?”

罗浮生觉着好听又叫了几声,惹来了夜隰不耐的白眼,不过,他也不甚在意,兴然道,“其耽,你喜欢听戏吗?”

“嗯。”

“太好了,可算是有人能陪我一起去听戏了,”罗浮生满脸悦色藏都藏不住。

夜隰眸光流转,睁着眼睛掰扯瞎话,“因曾在戏楼待过一段时日,听得多了也能唱上几嗓子。”

罗浮生大喜过望,他是个戏痴,奈何身边都是些不解戏文的人,不是听上几句昏昏欲睡,就是一听见戏这个字倒头就溜的。

平生最难一知己,如今倒像是上天都看不下去了,将夜隰送了过来,了全他一桩憾事。

“那改日我们一同去凉楼喝茗品戏。”

“好啊,”夜隰宛然答应了罗浮生的邀约,“我也想听听此时的戏作与那时我所听的有何不同之处。”

听到这里,罗浮生奇道,“其耽,你多少岁了?”

“瑜朝照仪七年,我方及冠,”夜隰接得滴水不漏,“如今何年我倒是不清楚,所以…”

罗浮生暗暗咂舌,他虽不喜听课,可基本的历史常识他还是知道一点的,瑜穆舒蕤渊五朝,生在最前头的瑜朝,那至少得有三千岁,这还是个古董级别的阿飘啊,若换了其他物件,少说也值上几亿。

这死…睡了一觉,虚长三千多岁,这时间也过得忒快了,不过,其耽在此待不长久,还是不告诉他这个消息了,以免横生不愉。

装模作样算了半天,罗浮生才不慌不忙地开口道,“算了,不谈这个话题了。”

“嗯,”夜隰瞟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气氛一下子静谧下来。

罗浮生不是个沉静的主,眼下却也不知道谈些什么话题,不由四处张望以缓和此时的脉然无言,望着望着,视线蓦地一下子飘到了仍扣在夜隰腕上的链子,神情刹那间窘迫得耳根子都红了一片。

这哪个不长眼的铐上去得!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罗浮生要巧取豪夺良家落难鬼少爷一般,轻浮放荡得不成样子,虽说他名字中也带了一个浮字,却也不该…这样铐着人家。

罗浮生太过羞燥,竟忘了原本绑过来的不是这个夜隰。

如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夜隰不可能察觉不到,又瞧着罗浮生红得像是要烧着似的脸,便心中了然,面前这人怕是着羞紧了,真真与小狐狸给的强横专制人设无半点相似之处。

不过,越是易羞的人夜隰就愈发想逗上一逗。

举起凝脂玉般的腕子,将那使罗浮生燥得脸热的玉链摆在他跟前,轻声道,“生哥,可否把这个链子拿掉,挂在手腕上有些沉了。”

“……”

罗浮生无比想找出一个地洞钻进去,把自己给埋得深深地,怎么挖也挖不出来的那种。

“生哥,”夜隰故作一幅说错话般的踌躇模样,犹疑地又唤了一声,小声揣测道,“可是我说话有什么不妥之处?”

“啊,没有没有,”罗浮生见他误会,连忙摆手解释。

“那你为何半天不曾回话?”夜隰不依不饶地追问,“若是我出了令你为难之事还请直言相告,我必不会再提及此事。”

误会越解反而跟绕毛线团似得更难缠了,罗浮生有些慌了,生怕眼前的小少爷一言不合就落出几滴金贵的眼泪蛋儿,仔细斟酌后才道,“我刚才不回话是因为…因为我忘了钥匙在哪放着了,思索思索。”

夜隰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一时之间,罗浮生也不知道他信了没有,只好默然地打开抽屉将钥匙取了出来,以实际行动力证刚吐露得连自己都不信的推辞之语。

把钥匙紧紧地握在手里,罗浮生笑着打哈哈,“你看,生哥没骗你吧,我这就给你取下来。”

“好。”

得到应肯,罗浮生快步走到床边,正欲解开这燥煞人的铐子时,听到了仿若枯叶飘落在地般轻得几乎让他以为是自己错觉的三个字。

夜隰说,我信你。

罗浮生手顿了顿,复而继续动作,像是没事人似的,唯有几次都对不上钥匙孔的笨拙行为卖出了他此时心胸的不平静。

“咔哒”一声,手铐子被取了下来。

罗浮生将手中之物放进口袋里,抿着薄唇,滞涩道,“我…你醒得匆忙,怕是有些累了,现在好好休整一番,待午饭做好了,我差人叫你下去。”

“正好我也有些困了。”

夜隰微微颔首,乖觉得往下一滑,重新陷进被中,只露出一双眼睛映着罗浮生的身影,乖着狡黠,徒徒惹人怜爱。

“那我就先下去了,你好好休息。”

“嗯。”

罗浮生轻声道了午安,便动作轻缓的带上了门。

转身,背倚上墙,手插进口袋里,将其中的烟抽了出来,正欲续上火,怕烟味熏着里边那人,便作罢了。

手覆上心口,刚刚夜隰说完那三个字后,这里有种道不明的委屈酸楚仿佛被填补完全。

完蛋了,他好像真的喜欢上这个来历不明的小鬼了。

这可不妙,时间到了,人家可是要去投胎转世,这等大事耽搁不得,不过,可以找个道士和尚看看能不能把人留得久一些,到时候…说不定自己就喜新厌旧,兴致淡了。

想罢,转身下楼。

房中。

【殿下,破…主角罗浮生的好感度已到七十,他已经喜欢上您了。】

夜横与尾巴轻拍被子,继续道,【还有三十这个任务就完成了。】

“嗯。”

夜隰若有所思,或许是他的错觉,罗浮生身上沾染了少许那人的气息,看来,这小狐狸瞒着他的事还真不少。

“那个不要命的呢?”

【他啊,我看看。】

“嗯。”

【卧槽,才三十!】三十就敢上嘴去吻我偶像,耍流氓啊。

“关了吧。”

【啊?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无趣。”什么都一清二楚了,玩着还有什么意思,“对了,任务完成提示也关了。”

【好…】打扰了,打扰了。

【好了殿下,都给关了。】

“嗯,我睡一会儿,你自个玩去吧,”说着,便阖上了眼睛。

【好的。】殿下好梦。

约摸过了十几分钟,夜横与估着夜隰已经睡熟了,便蹑手蹑脚的爬到了夜隰枕头边团着,也睡了。

夜隰睁眼扫了它一下,便再次合上眼睛。

另一边。

【靳非鱼,你说说你怎么回事!就见了一面,他喵的你对人家的好感度就满了!】

只见一只极为罕见,金中带蓝的金渐层猫怒其不争地盯着他的主人靳非鱼。

就在刚才下楼的时候,笨蛋鱼突然让它屏蔽七号的好感度系统,不看不知道,一看…它想一爪子拍死他,赫然在列的好感度破表,第二任务完成。

“不止见了一面,”靳非鱼耸肩,他这个系统什么都好,就是容易炸毛,不淡定,“还亲了一下。”

【你就不能只走嘴不走心吗?!】

“你看到了,不能。”心几万年前就走了。

【啊啊啊啊啊啊!】

“事已至此,淡定点。”

【淡定个屁…走远点,别摸我!】

靳非鱼撸了一把毛,被狠狠抓了一爪子也不在意。

倒是无意伤人的五十三号系统十分愧疚,【你疼不疼?】

“没事,小伤,两个积分的事。”靳非鱼摸了摸愧疚地搭耸的脑袋的猫咪,“倒是对不住你了,这个世界的任务可能失败了。”

【失败个毛线球啊!】

刚用了两个积分将靳非鱼手上的抓痕恢复如初,五十三号就想再往上抓一爪子,他喵的丧什么气,出师未捷还不一定身先死呢!

【我告诉你,大不了两个你都给我攻略掉,我的猫统生中不允许失败!】

“你太高看我了…”靳非鱼十分无奈。

【那我不管,除非…】

“除非?”

【除非任务失败后你将你的全部积分送给我,还有就是…给我也…】起个名字。

同靳非鱼去了许多世界,一直也没个名字的五十三号十分抑郁,七号那个新手都有了名字,为什么它没有?

“给你什么?”怎的话说了一半停下来了?

【没什么,开个玩笑罢了,你和我喵哥搭档这么多年,也算是肝胆相照的兄弟了,如今你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我怎好意思出手阻止。】

靳非鱼略微惊讶地盯着故作大度的猫咪,心中好笑,今天月亮是打白日里挂着了,一直耳提面命催促他完成任务的五十三号好像变了只猫似得。

“那我是不是该感谢五十三号大人的体恤?”

【不客气,我…】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名字,而不是这个冰冷无机智的编号。

“喵哥想要在下做什么,只要你说,我都尽力满足你。”

靳非鱼知它想要些什么,他也早就想好了,可就是没机会告诉它。

【我说你是不是傻!】什么叫我说才尽力满足我,你就不能像七号的主人一样主动给我起个名字,【我是那种做好事不求回报的猫吗?我告诉你,不是!】

“……”

得,这次又不是机会,回头再找合适的时间说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