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9781浏览    11.4万参与
心灵12121哼唧

【省拟】鲁的一些事

我来搞我的家乡了

我想写他很久了,自从疫情发生以来

但是我发现了些不和谐的声音……

本篇写给我自己……让我自己平静下来…

事件是……蔬菜事件以及其他一些……

自娱自乐向,(ooc警告!)不敢说有cp,但是……

罢了,轻微有点,兄弟向也可,更像是自传吧,私设一大堆,更多的是对某两件事的吐槽……

地域黑biss!!!!!!

鲁的脾气好,但不代表他好欺负,他一向喜欢热闹,但偶尔也喜欢安静,春节刚过,不巧的是恰巧碰到疫情,这下好了——甭管是青岛,济南还是德州,枣庄……统统都没法过来了,团圆饭没吃成,年也过的不怎么样,随着鄂的消息一放出,似乎所有人都拉紧了一根弦,随着病例的逐渐增多,所有...

我来搞我的家乡了

我想写他很久了,自从疫情发生以来

但是我发现了些不和谐的声音……

本篇写给我自己……让我自己平静下来…

事件是……蔬菜事件以及其他一些……

自娱自乐向,(ooc警告!)不敢说有cp,但是……

罢了,轻微有点,兄弟向也可,更像是自传吧,私设一大堆,更多的是对某两件事的吐槽……

地域黑biss!!!!!!

鲁的脾气好,但不代表他好欺负,他一向喜欢热闹,但偶尔也喜欢安静,春节刚过,不巧的是恰巧碰到疫情,这下好了——甭管是青岛,济南还是德州,枣庄……统统都没法过来了,团圆饭没吃成,年也过的不怎么样,随着鄂的消息一放出,似乎所有人都拉紧了一根弦,随着病例的逐渐增多,所有城市全部开始戒严,自己家的孩子们也不例外……

这个过年,格外寂静……鲁的目光定格在自己以前和家人们一起照的全家福上,手指缓缓的抚摸着,最后在某一处停滞了。这是胶州那孩子和寿光那孩子……

他们似乎盛产蔬菜呢。鲁拖着腮,慢条斯理的思考着……就这样吧!

货车上绑着长长的横幅,寄托着鲁家所有人的希望,望着货车缓缓驶向远方,看着孩子们眼中含带的笑意,鲁觉得:这是对的!

几乎没有任何问题,鲁还在做着鄂家的孩子们吃到新鲜的蔬菜的梦。却不知网络上的某些消息悄然传开……

“怀疑捐菜的真实性。”

当鲁看到这条消息时,猛地怔住了,但他还是笑着,他顺手拿起扇子,遮住了自己的下半别脸。

“君子之学,求无愧于心而已矣。”

他看了一眼拿着键盘准备上阵的孩子们,轻轻合上纸扇,敲击了一下孩子的小脑袋。

“这样不行哦~”他顿了顿,“支援湖北,是我们山东义不容辞的责任……”后面的话虽没说出,但孩子们已经心知肚明,只能微微点头应和。

最终此事以某种方式解决了,鲁依旧很开心,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预期中进行着……

“检测结果怎么样?!”他皱起眉,询问着眼前的济宁。

“还好,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鲁微微皱眉,语气中有些不快。

“确诊人数过于庞大。”济宁的头埋的更低了。

“没事。”他轻拍着对方的肩膀安慰着对方,“这不怨你,至于外面…我会解释清楚的。”望着自家大哥的脸,济宁轻轻点了点头。

鲁看着网络上的骂战,沉默了……

“君子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

………沉默

………沉默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家乡

感谢您阅读到这儿

Тоска
【梦】 - ※还是鲁 皇帝的上...

【梦】

-

※还是鲁

皇帝的上色

【梦】

-

※还是鲁

皇帝的上色

言烟引子

一些设定的简单说明(?)

嗯最近我打算肝新玩意儿了(?)


嗯没错我要肝山/东的16位市拟们(?)


简单说明一下(?)


一共16位,莱/芜的话这几年貌似被分到济/南里了


(如有不对请迅速告诉我,我肝的速度有点快)


我是按照车牌的顺序排前后的(?)所以不必要觉得什么(?)


刚刚找了下济/南的年龄发现比鲁大哎,不过我认为是正常现象,按车牌号是家中顺序,不是年龄大小的问题(所以我还是会很正常的写下来)


(而且我认为鲁的话是按照成为省的历史开始的,如果是市的话应该会更大一点吧)


(而且省的话只是比市高一级应该没有事情的)(?)


因为市拟中省/会或者那些比较发达的地方(济/南,...

嗯最近我打算肝新玩意儿了(?)


嗯没错我要肝山/东的16位市拟们(?)


简单说明一下(?)


一共16位,莱/芜的话这几年貌似被分到济/南里了


(如有不对请迅速告诉我,我肝的速度有点快)


我是按照车牌的顺序排前后的(?)所以不必要觉得什么(?)


刚刚找了下济/南的年龄发现比鲁大哎,不过我认为是正常现象,按车牌号是家中顺序,不是年龄大小的问题(所以我还是会很正常的写下来)


(而且我认为鲁的话是按照成为省的历史开始的,如果是市的话应该会更大一点吧)


(而且省的话只是比市高一级应该没有事情的)(?)


因为市拟中省/会或者那些比较发达的地方(济/南,青/岛,沿海地区等)会存在感更多,所以我会尽量让每个市拟都分到镜头(可能之后会有16位的分别中心)


尤其是内陆地区吧(真的镜头很少)德/州,聊/城,东/营还有枣/庄我会尽量给他们多分一些镜头的


(如有不适请见谅,可以小窗跟我说想让谁的镜头多一点,我会尽量照顾)


我如果肝的话会有一定表格,不过服饰这一方面我可能不大熟悉(没有脑洞想法)所以可以本地孩子跟我提意见,我会接纳一些意见的


自己是德/州孩子,除了自己家乡其余地方不大熟悉,不过也有努力查资料,其余地方的话可以给我说一下有什么风景或习俗的(?)


自己是个小六生,不会肝文(明明是画手偏要写文)幼儿园文笔(?)趋向应该是沙雕化(?)和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刀子可能会写(?)不会糖(?)


会有微cp向(自己去发掘吧蛤蛤蛤)微ooc,不过都是私设(?)若有雷同必是相似(?)


好的大概就以上情况,我会一个一个肝设定(?)

中间可能会找好友帮忙想(本来就有)(?)


另外我不知道打什么tag所以就简单打几个,有出错跟我说一下我会迅速改掉(?)


好的如果可以我就慢慢肝了(?)

墨余MOYU(从今往后我就是咕咕精)

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上课摸鱼……

p1鲁

p2浙

p3苏

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上课摸鱼……

p1鲁

p2浙

p3苏

鲁仔

王鲁的看法(4)

[图片]王鲁:"东三很豪放的,而且很好客呢"

王鲁:"戒尺很少用了啦对那种很不听话的才用哦"王鲁:"茉莉花茶吧,很香呢"
[图片]王鲁:"一般吧,毕竟一个被殖民地有什么资格让别的国家待自己好啊"

王鲁:"接走我的人"

王鲁:"请西方国家不要那么阴阳怪气,中国并不欠你们,是你们没有珍惜中国拼来的时间"
[图片]王鲁:"山西多一点"

王鲁:"除天朝外是法国哦,法国的巴黎很浪漫呢"

王鲁:"小米粥和油条"...

王鲁的看法(4)

王鲁:"东三很豪放的,而且很好客呢"

王鲁:"戒尺很少用了啦对那种很不听话的才用哦"王鲁:"茉莉花茶吧,很香呢"
王鲁:"一般吧,毕竟一个被殖民地有什么资格让别的国家待自己好啊"

王鲁:"接走我的人"

王鲁:"请西方国家不要那么阴阳怪气,中国并不欠你们,是你们没有珍惜中国拼来的时间"
王鲁:"山西多一点"

王鲁:"除天朝外是法国哦,法国的巴黎很浪漫呢"

王鲁:"小米粥和油条"

王鲁:"不反对你们穿但一定要在外面保护好自己,不论男生女生"

王鲁:"只放了烟花哦"

忤日呐

述与黄粱

  • 此文为个人向

  • 和 @荼年 的合作(主力是亲友啦),勿当真。(自家鲁算

  • 幼儿园文笔,不喜勿喷。

  • 如有雷同,算我的。

  • OK?

  • Let's go!

————————————

空荡的街上走来了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青灰色袍子,右侧衣摆往上绣了群山,绣法豪放健美,是为鲁绣。那群山一直蔓延到腰,顺着侧面延伸到衣袍后侧,模样瑰丽恢宏。

他饶有兴趣的走着,瞥见路旁一个拿着两只扒鸡鸡腿的小男孩。

他走到那小孩面前,蹲下身子操着一席口音说道:“唉,小孩儿,把你那鸡腿分我一只呗。”那孩子楞楞的看着他,随后便递过去了一只鸡腿,那人就这蹲着的姿势坐下,并未在意...

  • 此文为个人向

  • 和 @荼年 的合作(主力是亲友啦),勿当真。(自家鲁算

  • 幼儿园文笔,不喜勿喷。

  • 如有雷同,算我的。

  • OK?

  • Let's go!

————————————

空荡的街上走来了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青灰色袍子,右侧衣摆往上绣了群山,绣法豪放健美,是为鲁绣。那群山一直蔓延到腰,顺着侧面延伸到衣袍后侧,模样瑰丽恢宏。

他饶有兴趣的走着,瞥见路旁一个拿着两只扒鸡鸡腿的小男孩。

他走到那小孩面前,蹲下身子操着一席口音说道:“唉,小孩儿,把你那鸡腿分我一只呗。”那孩子楞楞的看着他,随后便递过去了一只鸡腿,那人就这蹲着的姿势坐下,并未在意那袍子是否沾染了灰尘,拿起鸡腿啃着,笑着看那小孩:“哎孩子儿,你既然分了我鸡腿,那我就在这和你拉拉呱,讲个故事。”随后便朝那孩子身边坐下,自顾自的讲了起来。

“鲁这个人啊,已经活了很多年了。第一次见人是在好久以前了,他见着了一个叫炎帝的,还和他学种小米。后来认识了禹,就有了一个新名字叫青州。但是吧,到了后来,人们开始打仗,鲁也被人占了,但是过得也不孬,还传出去一个‘衣冠缎履天下’的名号。再后来啊,有外面人进来了,想占地。统治的那个不争气,就把鲁的那一部分给让出去了,鲁那部分也算在那浑浑噩噩,向着大陆望眼欲穿了一段时间。所幸啊,后来有拨争气的,好歹是把鲁那一部分给硬拽回去了,他们也就这么沉寂了一段时间吧。再后来啊...”那人突然顿住不再说了。

小孩正听得兴起,连忙追问,“然后呢?”那人起身,拍拍衣摆尘土,往前走远了,声音只自风中传来

“后来啊,他们便舍了琅琊风光,专心做沂蒙儿女了——”



鲁舍了那孩子后,便出了村子。

在镇外的酒摊上买了坛孔府家,边走边喝,不一会便有了醉意,看到路旁有棵槐树,便走过去倚着小憩。

片刻后,欣然入梦。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

他们在宣誓,战前宣誓。

鲁的瞳孔一缩。他记起来了,这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他朝士兵面前的高台跑去,他想阻止这一切。于是他眼睁睁的看着手从将领的身上穿过,而将士们对他视若无睹。

他就这样,看着将士们上了战场,他试着拦下一个又一个,却只能看着他们从手中轻飘飘略过,头也不回的,去向那个送命的地方。

到了后来,鲁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看着那满地的尸体,满地的血,带着面前正在厮杀着的,鲜血纷飞的,战场。

他两眼无神,眼中满是血丝,他奋力嘶吼着:“停下来啊!谁准你们这么干的!后方不给支援,你们在这里送什么命啊!咱这命是贱,但是给你这么糟蹋的吗!”他声嘶力竭,但这场面并没有因为这悲凉而停歇,该扬洒的鲜血还在扬洒,该落地的头颅还在落地。

鲁无声盘坐在地,泪水自眼底滑落,炮火声映红的不只是半边天,还有这昔日里满载笑语的土地。

他捂住双眼,突然大笑起来,神色自悲凉,变为嘲讽,最后归于平静。风声带走了灰尘,也抹干了他的泪水。身边的响声仍旧不绝于耳,到了最后,响声停了,徒留尸横遍野。他发着呆,抹了一把脸,自嘲着离开了。

这场面里唯一剩下的,也就只有这一个摇摇晃晃的背影了。


后来走着走着,他又走上了一个镇子。

他看见一家又一家的人们在做饭,一家又一家的人们在烧肉。有个孩子问他家母亲“娘,烧这么多,吃的完吗?”那妇人笑着“这不是给我们吃的,是给那些将士们吃的。”孩子突然笑了,眼睛里有光。“俺也想看将士!俺得去叫上那几个一起!”他急急忙忙的奔走,脚绊脚摔摔了,那妇人突然笑了“哎你这孩子,那么激动干吗?去玩吧去玩吧,记得早回家。”孩子很快爬了起来,眼中光亮更甚“好嘞娘!”

鲁突然就顿住了,他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说,或者换个说法,他并不想和他们说,尽管他知道后来镇子里的人会是什么态度。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有个将士说过:“俺这个人,明知道这场仗大概是有去无回,但俺就是想试试,俺有小家了,但俺还想回去守那个大家!俺觉得,只要俺为这个家努力过了,俺就肯定不后悔。”是哪个将士说的来着,他忘了——。

眼前空气渐渐朦胧,鲁醒了。

他先是怔愣半晌,后将脸埋在衣袖里深吸了一口,“真是老糊涂了,尽梦见这些陈年往事。”他起身走远了,只能瞥见那在袖口上残留的,深色的水痕。

这时候的他突然想起来一句话:“此身既已许国,再难许卿。”

大抵那将士,也是这么想的。


“此身既已许国,再难许卿。”出自蔡锷将军



——END——

23

被要求穿女装怎么办?!

    人物归你们,ooc归我(害)   

 “鲁,你觉得这件裙子怎么样!”京兴冲冲的将手机凑到鲁的面前,双眼亮晶晶的期待着他能说点什么。

     但一心想着吃什么好的鲁连看都没看,张嘴就是好看好看,“敷衍了事。”京瘪了瘪嘴,把鲁放在桌上的煎饼果子报复性咬了两口便跑走了。

     “我一定要想法子整整他”京气呼呼的打开手机,看着上面那条超短裙,头脑一热便买了下来。...


    人物归你们,ooc归我(害)   

 “鲁,你觉得这件裙子怎么样!”京兴冲冲的将手机凑到鲁的面前,双眼亮晶晶的期待着他能说点什么。

     但一心想着吃什么好的鲁连看都没看,张嘴就是好看好看,“敷衍了事。”京瘪了瘪嘴,把鲁放在桌上的煎饼果子报复性咬了两口便跑走了。

     “我一定要想法子整整他”京气呼呼的打开手机,看着上面那条超短裙,头脑一热便买了下来。

      “我觉得他一定会喜欢的”京笑着对冀这么说到,但又有些不放心似的拍了拍冀的肩“你可不要跟鲁说啊。”语调里威胁意味深长。

“知道了。”冀往后退了两步,望着痴汉样的京他不禁腹诽到“哥哥傻了还能回收吗?”又摇了摇头,准备告密去找津聊天。

      四天后,京喜滋滋的抱着包裹来到了鲁家大院。将自己事先准备好模仿自家大哥的字条塞在里面,敲下门迅速跑到一边躲着。“鲁一定会很惊喜吧”京在心里喜滋滋的想着。

    另一边收到包裹的王鲁表示一脸惊恐。“大哥原来好这口吗?”看完字条后,鲁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可又不能不做,反正家里没别人穿着玩也可以啊不情不愿的换好裙子站在镜子前细看。

     只见镜子里的人脸红的宛如烟台的苹果,葱似的白嫩双手不安的拉扯着裙子,像是一个要出嫁的姑娘那般紧张。

      要命,我编不下去了

◆洛策

中华幼儿园

又名:论中华家最年长的几位是怎么拐来的【不是

大量私设ooc预警

欢乐迫害老王【什


那么问题来了

在这里面谁是最惨的?

中华幼儿园

又名:论中华家最年长的几位是怎么拐来的【不是

大量私设ooc预警

欢乐迫害老王【什


那么问题来了

在这里面谁是最惨的?

缅怀 致敬
摸了医疗四天团。我好水。我只配...

摸了医疗四天团。我好水。我只配爬。

摸了医疗四天团。我好水。我只配爬。

海鲸跃天

信(内含鲁豫组、苏浙、新沪和辽冀)省拟cp

那天大家一起去赏牡丹,你没有来,小沪给你寄去了一盆牡丹,不知道还开得艳吗?

那时是在唐朝,啊,那时你还……执政者是一位女帝。

那是个春花烂漫,阳光灿烂的日子。神都的大街上,万民熙攘,微风和煦,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都有一两只喜鹊叽叽喳喳着。

那时的鲁哥,鲜衣怒马,朝气轻狂,正是风光大好的少年郎。

阿豫承天子之光,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当时,我只是远远地望着,那位面容姣好却一脸严肃的都郡。

鲁哥倒是狂气,直策马扬鞭奔于神都定鼎门大街入宫。先生责他纨绔,他只嬉笑,先生便作罢。

当我与鲁哥在太初宫见到阿豫时,阿豫一身华服,绫罗绸缎绣接于锦衣,在阳光下,万花丛中,似乎泛着神光,萦绕着一股仙气。...

那天大家一起去赏牡丹,你没有来,小沪给你寄去了一盆牡丹,不知道还开得艳吗?

那时是在唐朝,啊,那时你还……执政者是一位女帝。

那是个春花烂漫,阳光灿烂的日子。神都的大街上,万民熙攘,微风和煦,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都有一两只喜鹊叽叽喳喳着。

那时的鲁哥,鲜衣怒马,朝气轻狂,正是风光大好的少年郎。

阿豫承天子之光,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当时,我只是远远地望着,那位面容姣好却一脸严肃的都郡。

鲁哥倒是狂气,直策马扬鞭奔于神都定鼎门大街入宫。先生责他纨绔,他只嬉笑,先生便作罢。

当我与鲁哥在太初宫见到阿豫时,阿豫一身华服,绫罗绸缎绣接于锦衣,在阳光下,万花丛中,似乎泛着神光,萦绕着一股仙气。

太初宫若是天宫,那眼前的人,便是神仙了。

鲁哥跟我说,阿豫不若先生,我们同大年少,应是和我们相同,不应如此肃穆。

“我瞧他过于板正,待我去会一下他。”

说罢,便摘一朵牡丹背于身后,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我其实是想制止他的,但等我反应过来,鲁哥已经走到阿豫身边了,我便看着,鲁哥硬生生将一朵跟阿豫脸差不多大的牡丹插入阿豫的发间。

事后阿冀跟我说,他觉得那像个帽子。

众人哗然,阿豫通红了满脸,先生说,好看,女帝也点头应是,大家便都说好看。于是,太初宫中,种满牡丹。

大家没瞧见的是,被人群挤到一边的鲁哥直愣愣地看着阿豫,脸颊也开始泛红。

昨天回忆起这事,阿豫跟我说,那时候他是羡慕鲁哥的,现在也是。阿冀也一样,不管当时还是现在,都想打鲁哥,但他依旧没有发现阿辽对他……为什么他这么执着于阿豫呢?

哈哈,刚刚阿浙说我古板,什么年代了还写信。觉得你很忙,边境那群家伙不太好对付吧,就不给你打电话打扰你了。

阿新,有空来长江三角洲玩,小沪嘴上不说,还是蛮想你的。


——苏


这拉郎一样的配对…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顶…新疆位于内陆,邻国众多,所以肯定是个交际大佬啦……上海嘛,有钱,商业精英,🐮🍺的两位大佬,谁不i呢

他俩的感觉差不多就是,跨过一个中国来爱你的感觉……(灵感来源西气东输,西起新疆塔里木齐东至上海 异地恋啊这是)双方都很忙,但是一闲下来就会想念彼此。

温柔的苏哥与略傲娇的阿浙

没错又是鲁豫组的牡丹梗……这个梗简直就是我心头的白月光啊……朝气少年献花博君颜啥的 年下

先生是王耀…不打老王的tag了……


Nuages.
就是想画他在稷下的时候 马尾是...

就是想画他在稷下的时候


马尾是私心

因为我觉得好看就这么画了

就是想画他在稷下的时候


马尾是私心

因为我觉得好看就这么画了

芒果不爱喝奶茶
嗯,我来了,只要是对鲁哥(姐)...

嗯,我来了,只要是对鲁哥(姐)感兴趣的,或者是鲁家娃,都可以进来哦

嗯,我来了,只要是对鲁哥(姐)感兴趣的,或者是鲁家娃,都可以进来哦

Тоска

私设鲁

-千万光年外的星辰于耳旁窃窃私语

私设鲁

-千万光年外的星辰于耳旁窃窃私语

芒果不爱喝奶茶

是之前群里说的鲁哥女装,我已经尽力了,别打我(头发是真的,我家鲁哥是个长发美男)

我都不敢往群里发了(怕被打)

是之前群里说的鲁哥女装,我已经尽力了,别打我(头发是真的,我家鲁哥是个长发美男)

我都不敢往群里发了(怕被打)

鲁仔

辽鲁

昨天的话题聊到鲁哥穿女装了如果能接受就往下翻

ooc

脑残文笔

我的鲁哥175cm,有婴儿肥,偏可爱风的

辽:"鲁哥你家孩子想看你女装你知道吗?"

鲁:"?!我家孩子要干嘛?我可不穿女装"

"鲁哥你别这样吗,别让你家孩子伤心吗,而且我也想看"路过的王湾说到

王鲁在王湾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咬咬牙答应了

"好嘞,鲁哥这是你的衣服"

"woc这么粉吗?"

"其实还有这件"
[图片]"那还是算了吧"
[图片]

具体样式参考法叔的魔法少女

"...

昨天的话题聊到鲁哥穿女装了如果能接受就往下翻

ooc

脑残文笔

我的鲁哥175cm,有婴儿肥,偏可爱风的

辽:"鲁哥你家孩子想看你女装你知道吗?"

鲁:"?!我家孩子要干嘛?我可不穿女装"

"鲁哥你别这样吗,别让你家孩子伤心吗,而且我也想看"路过的王湾说到

王鲁在王湾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咬咬牙答应了

"好嘞,鲁哥这是你的衣服"

"woc这么粉吗?"

"其实还有这件"
"那还是算了吧"

具体样式参考法叔的魔法少女

"那,那个王湾我换好了"

"!鲁哥等我给你画个妆"

被晾在一旁的王辽表示
"王湾你这是什么鬼造型啊!"

"鲁哥你不懂,这样多好看"

在客厅就听见王鲁和王湾的王辽表示很是期待呢

"王湾你还我温柔儒雅的形象"王鲁欲哭无泪的说

"哎呀就这一次没事啦,走了走了"

"王辽,你看了不准笑我"

"嗯,不笑你"

"那我出来了"

只见王鲁扎了个马尾辫,穿了一条粉嫩嫩的裙子,腿上穿了双到大腿的白丝袜,和一双充满少女心的鞋子。因为害羞微红的脸颊配上他带有婴儿肥的脸,嗯完美。

"你,你怎么不说话"

"没事我媳妇好好看那腿那胳膊真白"

突然王湾把王鲁推向王辽,王鲁一个没站稳倒在王辽的怀里"辽哥我只能帮到你这了再见"

"哎哎王湾你别走啊,还有王辽你别掀我裙子"

由于我本人也没怎么穿过裙子所以我不知道咋写



芒果不爱喝奶茶

鲁家娃来集合一下

话说咱们要是搞个鲁哥(姐)后援团,那咱们粉丝该叫什么,爱的小葱苗?


3.27补充

建了个QQ群,鲁家娃都可以进,其他的小可爱也可以进呀

[图片]

话说咱们要是搞个鲁哥(姐)后援团,那咱们粉丝该叫什么,爱的小葱苗?


3.27补充

建了个QQ群,鲁家娃都可以进,其他的小可爱也可以进呀

Nuages.
他也少年风华狂妄过。 姬惠然,...

他也少年风华狂妄过。


姬惠然,山东。


我说怎么哪里不太对原来是签名少写了一个e我是憨批

他也少年风华狂妄过。









姬惠然,山东。







我说怎么哪里不太对原来是签名少写了一个e我是憨批

鲁仔

王鲁的看法(3)

@星河~沙雕 你点的问题

主持人:"你对山东电视台的看法"

王鲁:"emmmmm很土但我觉得这个是给老年人看的不适合年轻人"

主持人:"您家的孩子好多都嗑您是受的cp呢您怎么看?

王鲁:"开心就好,听说外省的孩子觉的我很攻"

主持人:"您对同性恋的看法是什么"

王鲁:"我是不反对的,不过如果你们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我很讨厌那些说同性是真爱异性只为繁衍和歧视女同的"

主持人:"您对命某得看法呢"

王鲁:"小丑罢了,小丫...

@星河~沙雕 你点的问题

主持人:"你对山东电视台的看法"

王鲁:"emmmmm很土但我觉得这个是给老年人看的不适合年轻人"

主持人:"您家的孩子好多都嗑您是受的cp呢您怎么看?

王鲁:"开心就好,听说外省的孩子觉的我很攻"

主持人:"您对同性恋的看法是什么"

王鲁:"我是不反对的,不过如果你们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我很讨厌那些说同性是真爱异性只为繁衍和歧视女同的"

主持人:"您对命某得看法呢"

王鲁:"小丑罢了,小丫头记住 你很棒不要去理会那些只会口嗨的人"

主持人:"您对QQ扩列上那些不知廉耻的人的看法"

王鲁:"请你们自重,不要去祸害我家孩子"

鲁仔

我最近看见一些人骂山东土山东是大土狗等侮辱类语言我想和你们说一下

是我承认我们的山东的方言确实很土,山东卫视也很土也很尬但我觉得山东卫视是给40后和50后这些爷爷奶奶看的而不是给我们看的。

在我的心中鲁哥应该是一个温柔儒雅的男孩子,他可以把论语倒背如流,亦可在战场上不输给任何人。

我们是孔孟之乡,齐鲁大地,我们这里出的名人也不少,孔圣人的儒家思想一直影响着我们。

山东很美,人也很豪放但你们能不能不要一见到家暴的就玩梗说是山东人?人渣哪里都有为什么总往我们头上扣帽子?

山东的GDP也很强以前是第三,比如邹平的魏桥集团就是世界500强企业的第185名要知道邹平这几年刚从县升为市的邹平市是...

我最近看见一些人骂山东土山东是大土狗等侮辱类语言我想和你们说一下

是我承认我们的山东的方言确实很土,山东卫视也很土也很尬但我觉得山东卫视是给40后和50后这些爷爷奶奶看的而不是给我们看的。

在我的心中鲁哥应该是一个温柔儒雅的男孩子,他可以把论语倒背如流,亦可在战场上不输给任何人。

我们是孔孟之乡,齐鲁大地,我们这里出的名人也不少,孔圣人的儒家思想一直影响着我们。

山东很美,人也很豪放但你们能不能不要一见到家暴的就玩梗说是山东人?人渣哪里都有为什么总往我们头上扣帽子?

山东的GDP也很强以前是第三,比如邹平的魏桥集团就是世界500强企业的第185名要知道邹平这几年刚从县升为市的邹平市是属滨州市的省级市。还有山东和江苏都被称为高考大省,我们这里有的三本线都能去别的省的二本线

而且我们山东的城市除了日照都进了中国的百强市,没进的日照都排到了第101名。

我们中国人最大的一点就是护犊子——平常往死里嫌弃我们自己的家乡,但是只要有外人去侮辱去诋毁自己的家乡和祖国就去往死里怼,我的家乡什么时候轮到你去侮辱他?

不管怎么样开地图炮的都是潮(chao)巴



茜酱
摸的一只鲁娘|・ω・`) 不是...

摸的一只鲁娘|・ω・`)

不是涵设,是自己的一只。


摸的一只鲁娘|・ω・`)

不是涵设,是自己的一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