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鲁培德

681浏览    6参与
慕容·港圈养老·缤缈

空间体整活

整活


我喜欢上自己的下属了怎么办

二编:我准备冲了

三编:友友们有没有什么好药推荐 渠道很难找没关系 我都可以搞到

四编:你妈 什么鬼东西?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怎么会这样!!!

五编:?你妈的!他是卧底?可是我真的不忍心杀了他!

六编:本人已退网

七编:再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想这样。。。。。。。。


新上司最近总是盯着我 他是不是喜欢我

二编:你们问我他长什么样?长得还挺帅的 带个眼镜 挺斯文的 但是我女朋友的死和他有关……

三编:怎么有点小火?工作原因我不方便扩列 ......

整活


我喜欢上自己的下属了怎么办

二编:我准备冲了

三编:友友们有没有什么好药推荐 渠道很难找没关系 我都可以搞到

四编:你妈 什么鬼东西?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怎么会这样!!!

五编:?你妈的!他是卧底?可是我真的不忍心杀了他!

六编:本人已退网

七编:再见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想这样。。。。。。。。




新上司最近总是盯着我 他是不是喜欢我

二编:你们问我他长什么样?长得还挺帅的 带个眼镜 挺斯文的 但是我女朋友的死和他有关……

三编:怎么有点小火?工作原因我不方便扩列 还有,你们代到了是在代什么啊!!!怎么什么都代!我不会喜欢他……好吧虽然我有一点点喜欢他,但是他害死了我的女朋友,他是个坏人……而且我有喜欢的女人了

四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上司床上了♂怎么办 我真的想死 我怎么就这么惨 我女朋友死了 我还失身了 我真的不想干这份工作了 对,我就是潜伏的,我真的不想干这份破潜伏的工作了!为什么我领导还要我继续干♂下去!

五编:为什么,为什么!!!我喜欢的女人是我的母亲,而那个上司是我弟弟!!!这都是什么破事!

六编:救命,你妈的,我真的要疯了!!!

醉亭春晓

【天若有情丨芦花】宠你一生 (五)

我都快忘记这是一个什么梗了

我就是一个咕咕咕

我是月球表面

我也不知道写个什么…就这样

本来最后有一段emmmmm梦境吧

一直不过审

所以就删掉了(下一章想办法放出来)

————正文————

  车内沉默的气氛蔓延在三人之间,港生看看 Julian又看看阿青,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凭着他仅剩的直觉,最终决定乖乖闭嘴。


  时间回到 10 分钟前。


  Julian没有理会阿青,只是看向港生,看着港生的视线即使隔着镜片,也能感受到眼神里带着几丝认真和哀求的味道。


  被人用这种目光看着,港生根本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而且对方这种眉梢上都带着失落的气息,咚咚…搞的心...

我都快忘记这是一个什么梗了

我就是一个咕咕咕

我是月球表面

我也不知道写个什么…就这样

本来最后有一段emmmmm梦境吧

一直不过审

所以就删掉了(下一章想办法放出来)

————正文————

  车内沉默的气氛蔓延在三人之间,港生看看 Julian又看看阿青,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凭着他仅剩的直觉,最终决定乖乖闭嘴。


  时间回到 10 分钟前。


  Julian没有理会阿青,只是看向港生,看着港生的视线即使隔着镜片,也能感受到眼神里带着几丝认真和哀求的味道。


  被人用这种目光看着,港生根本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而且对方这种眉梢上都带着失落的气息,咚咚…搞的心跳不规律的加快跳动几下,伸手把头发往后缕了缕避开对方的视线,点了点头。


  Julian看到港生点头后嘴角微微翘起。


  俗话说自己造的孽,再惨的修罗场也要自己担着。


  尴尬的气氛直到把阿青送回家之后,才缓解过来。当然,是 Julian主动搭讪。


  “华先生,刚真是谢谢你了。”Julian轻笑一下,拿出根烟递给身旁的港生,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像是好友般的口气开口道。


  Julian很少笑,他不是面瘫,也不是感情匮乏,只是觉得生活中没什么值得笑的人和事。


  当然如果是那种签约合作、握手问好时量产标配,嘴角上扬弧度一毫米都不差的微笑的话,Julian还是会有的,只是偶尔的笑容也会让他人感觉到傲慢。


  本来这种傲慢笑容让很多人不舒服,但谁让 Julian有张好看的脸呢。


  而此时他的笑容不一样。


  带着浓浓的暖意。


  “Julian,叫我阿港或者港生都行,老是华先生华先生的叫有点奇怪。”港生接过烟点着轻吸一口,他感受到 Julian 传递出来的暖意,小时候的经历让他比其他人敏感,更能察觉到他人的情绪。


  这种环境下男人和男人有烟,气氛轻松了许多,也大胆了几分,不知为何说出他以往绝不可能说出的玩笑话:“刚刚那只是小事啦,你都已经说了好几遍的谢谢,再这样客气,我会认为你没有想和我交朋友?伤心呀”


  “港生…”Julian低声喊出对方名字,成功获得了对方的灿烂笑容。


  “港生…能成为你的朋友,我很开心。”随着Julian的话越来越往后,语调越来越轻柔,仿佛情人间的呢喃。


  不能急,现在还不能着急。


  要一步步来。


  Julian嘴角微微勾起,笑得倒是不大,只是眼里似有光,笑得仿佛冰雪初融,清澈又温暖。


 

醉亭春晓

【天若有情】(重生)宠你一生 (二)

发现改文比写新文还难,好多用词习惯都在改,真想删了重写啊。

改完自己都不想看。

人物ooc,大量私设,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正文——————

Julian揉了揉疼痛的额头,一阵阵眩晕从大脑深处传来,脑海里断断续续出现一些零散片段。

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好一会才缓过来,他记得最后片段是身体中枪在港生的怀里,难道没有死?被救过来了?但身体中枪脑袋怎么会疼呢?

关键是,港生呢?

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让Julian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在美国的公寓里?

脑袋里一团乱麻的Julian从床上起来,走出卧室就看到客厅乱七八糟,轻柔着太阳穴,他现在非常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发现改文比写新文还难,好多用词习惯都在改,真想删了重写啊。

改完自己都不想看。

人物ooc,大量私设,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正文——————

Julian揉了揉疼痛的额头,一阵阵眩晕从大脑深处传来,脑海里断断续续出现一些零散片段。

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好一会才缓过来,他记得最后片段是身体中枪在港生的怀里,难道没有死?被救过来了?但身体中枪脑袋怎么会疼呢?

关键是,港生呢?

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让Julian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在美国的公寓里?

脑袋里一团乱麻的Julian从床上起来,走出卧室就看到客厅乱七八糟,轻柔着太阳穴,他现在非常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他很清楚当时那种情况他活下去,关键是他现在完好无损,身体没有丝毫的伤疤。

“Julian,早上好。”阿标从客房走出来,就看到自己的boss站在客厅发呆。

“阿标?”Julian疑惑的看着阿标,他不是被JC抓了吗?怎么会在这?

“嗯,Julian今天还是不去公司吗?老爷子去世已经一个月了,公司很多事情还需要你做决定。”阿标走到Julian面前,作为下属他当然希望boss振作起来。

这次老爷子被杀,让Julian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在台湾办完丧礼之后,回来之后就一直没去公司,每天叫一群人在家里夜夜笙歌,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

听到阿标的话,Julian没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变化,心中却非常的震惊,他是回到了过去?还是……之前那些都是自己的一场梦?

脑海里更是一片混乱,对着阿标挥了挥手,说道:“你先去,我明天去公司。”说完,便转身回卧室,他需要好好的理清楚现在的状况。

Julian赤果果躺在浴缸里,刚刚看了日期,发现现在是父亲去世一个月后,还记得当初疯狂的玩乐放纵了两个月,才振作起来。伸手摸了摸胸口,中枪时的疼痛都是真实的,还有港生,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也是真实的。

Julian缓缓的闭上眼,他确定那些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这就是老天给的一个机会,让他从新来过。

这一次没人再能伤害港生,记得港生那个上司不是什么好货。Julian能想象到他死之后,港生违背上司的命令带着他离开,那个姓李的JC事后绝不会放过港生。

当Julian睁开眼时眼底闪显出狠戾,既然他这条命老天爷都不收,那有很多事情就不会这么简单算了。不管老天你是什么意思,既然能重新来过,那他就要好好的盘算一把,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

Julian从浴室出来之后,躺在床上休息,脑海里浮现出港生最后抱着他时的样子,心里制定了一系列怎么接近港生的计划,最后都被一一否定了。

他发现他害怕见到那人时,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毕竟,对于现在的港生来说,他只是陌生人。

此时Julian是既害怕见到港生,又忍不住对港生的想念,就这样,纠结的Julian度过了他重生的第一天。

第二天一早,坐在车里的Julian听着阿标汇报着这一个月的公司所发生的事,听完这些,Julian对着阿标说道:“台湾那边的事情先不用管,先找到那个女人,她估计现在和那个姓孙的在一起。美国这边的公司正常运作,把手中的流动资金全部转到香港去,还有私下的一些事,最近也先停下来,把最新的一批美元散到台湾去,收到的现金还是都转到香港。”

“老板,这……”阿标有些弄不懂Julian意思,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停下来?这和在香港发展没什么冲突不是吗?

“按我说的办。”Julian没理会阿标的疑问,继续盘算着怎么在香港打开自己的市场,抿了抿唇,想是想到了什么,接着对阿标说道:“先弄清楚香港那边现在的局势,还有一些高官的资料,特别是高级督察,最好能找到一些把柄,如果查不到,那就给他们制造出一些把柄,我相信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上次定的计划不变,购买华夏中心的计划照常进行,就用这批制作的出来美元跟他们交易。最后去查查那个女人以前的事情,记得是所有事情。”

“过一个星期我会去香港,这边的事情你先处理,在这之前我想看到那个女人和她之前家庭的资料。”

“是,老板。”

Julian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里厚厚一摞的资料,看完一部分后,面无表情的把资料烧了。

原来港生和他大哥是同父异母,原来在港生那么小的时候,她就丢下了港生,跟了自己的父亲,嘴角勾起一抹讥诮,那个女人还真有一个精彩的人生呀。

直到Julian看到港生的资料时,面色微变,翻着纸张的手指微微用力,指尖有些泛白。

看到港生这么多年都不曾放弃找那个女人,跟他父亲一直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因为父亲考大学时缺考一门,不得已的去上警校,他父亲对大儿子的偏心,对他的不满意。

也许家长都是这样的,不放心的永远都是在外的孩子,所以才会偏心。

但这些都不应该是港生该承受的。

Julian心口像有人用一根针在刺着,又酸又痛。他心疼那个人,他从未想过那人会经历那么多事。

Julian坐在老板椅上缓缓的闭上眼,为什么会爱上对方呢?是因为他身上的忧郁气质?或者是他眼中不经意透露出来的清澈?还是那真挚的关心与真实笑容?

不管是什么原因,华港生这个人只能属于自己,什么血缘兄弟关系,他们又不打算要孩子。

Julian想着想着突然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如果有个和港生一样的孩子,感觉还不错?

之后一个星期里,Julian把美国公司的处理完,踏上了去香港的飞机。

醉亭春晓

【天若有情】(重生)宠你一生(一)

TVB1990年电视剧《天若有情》


原剧中CP:Julian 鲁德培X华港生


私设Julian是22岁,港生25岁


按照当时港生是高考没有考上,之后去警校,毕业的话应该是22岁吧,撑死是23-24岁。港生妈妈离开的时候,他已经上小学的,那Julian应该比他小最少是6-7岁。


Julian来香港的时候,听他说应该是大学毕业,按照正常年龄计算,港生应该是27、8岁左右,工作了好几年了,但剧中看是刚工作没多久。


这个文一开始在贴吧发的,坑了很多年(不要打我),偶尔在老福特上看到有这对CP,所以修一下,把坑填一...

TVB1990年电视剧《天若有情》

 

原剧中CP:Julian 鲁德培X华港生

 

私设Julian是22岁,港生25岁

 

按照当时港生是高考没有考上,之后去警校,毕业的话应该是22岁吧,撑死是23-24岁。港生妈妈离开的时候,他已经上小学的,那Julian应该比他小最少是6-7岁。

 

Julian来香港的时候,听他说应该是大学毕业,按照正常年龄计算,港生应该是27、8岁左右,工作了好几年了,但剧中看是刚工作没多久。

 

这个文一开始在贴吧发的,坑了很多年(不要打我),偶尔在老福特上看到有这对CP,所以修一下,把坑填一下。


在考虑要不要加入ABO设定。

 

——————正文Julian视角——————

 

Julian觉得能在喜欢的人怀中死去,也是个很圆满的结束。感受着自己所爱的人身上传来的温度以及每一声着急的呼唤,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笑容,慢慢的闭上眼睛。

 

真好。

 

Julian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血缘上哥哥。

 

第一次见到阿贵时,会记住他,是因为对方与那个被自己带出来的女人争吵。记得当时坐在车中的自己,看着车外的那场闹剧,只想笑,或许还有一抹不为人知的兴趣?


那个男人明明不想说那些话,明明不想伤害那个女人,为何还会说出那些伤人的话,有什么目的吗?

 

本以为两人不会再有什么交集,却没想到他竟然会来应聘自己的司机,还是说这人目的是自己?


让阿标去查了他的底,果然是JC,虽然他已经被警局辞退了,但自己却不想用他,不管他是真的也好,还是有什么目的,自己身边不会留这样会带给自己威胁的人。

 

直到对方为了救自己被砍了几刀时,脑海里除了对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巧合怀疑之外,还有着强烈好奇。

 

把他送到医院后,心头的紧张连身边的阿标都注意到了,也许这人就是命中注定?

 

好不容易等到他清醒时,片刻的交谈,在发现他说出【我傻呗】时自嘲的笑,心不自觉的跳快了几拍,随即自己说出同样的【我傻呗】,不否认他的表情取悦到自己了。

 

他成为了自己的司机,每次看到他面对阿青时的不自然,心里不爽逐渐加深。


女人而已,何必这么在意呢?

 

对于女人,自己向来都是不在意的,只要有能力,什么样女人找不到呢?再者说哪个女人不贪图荣华富贵,所有女人都一样。

 

想了想还是开始追求那个女人,如今这个时代,女人是最看的懂局势也懂得如何选择。


果然,他们俩人的关系越来越差,自己很满意,从没有妄想得到过对方,却不愿意他成为别人的,或许这是一种病态。

 

对他的好感逐渐增加,同样心中的怀疑依旧没有放下,最终还是设了一个局,他也没让自己失望,只是看到他身上的伤,心也一样难受。


有时人真的自我矛盾,明明是自己让他们去测试他的,明明知道他会受伤,明明……是不舍得,但自己还是这样做了,也许是为了让自己找一个不去怀疑他的借口,两人关系能更进一步的借口?

 

再或者是希望他能跟自己一样,身处在深渊。

 

从那次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自己的人,让他去接手旗下所有场子,给他比阿标还高的信任。


不曾想他会对那个女人那么好,那个一不小心生出自己的女人,看到他对那个女人露出温柔的笑容时,内心的愤怒达到了极点。

 

很清楚那不是喜欢,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他看那个女人的眼神,像是寻求着什么。而他看阿青时,眼中透露出的才是喜欢,所以自己把阿青带着身边,让他好好看清,女人都是贪慕虚荣的,没什么值得他喜欢。

 

第一次听到他关心自己时,内心喜悦与面部的表情再也掩饰不住。迫不及待问他,是否在关心自己,得到满意的回答,真是开心,这是第一次有人关心自己。不是因为什么地位财富,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只是单纯关心自己。

 

这种关心是自己一直渴望得到,却从没有得到过。

 

两人关系越来越好,自己把他当唯一的朋友,让他了解自己的所有对事,让他了解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记得给他送丝巾时,他脸上露出的笑容,自己很开心,这是他单独对自己展现出的笑容。

 

不可否认晚上的聚会,自己是故意带着阿青去的,果然那个女人玩疯了,这个场子里保持清醒的也就他了吧。

 

没想到阿青竟然会听到一些隐晦的事情,还是说自己是故意的呢?这个没人知道,因为那个女人死了,看到他为了那个女人,拼命的拦着自己时,自己的心里没有任何波动,因为自己知道,这个女人今天必死,这会是他最后一次为了这个女人产生那么大的情绪。

 

不想承认自己嫉妒了。

 

嫉妒他对阿青的真实,嫉妒阿青获得了他全部情感。

 

最终结果是把他打晕,给他吃了些助兴的药物,感受着他自己怀里,与自己一起达到高、潮时,身心的满足可以胜过所有一切。

 

更希望的是,他清醒时也能这样,有点遗憾呐。

 

他醒过来后生气的样子,自己从来不曾见过,喜欢,喜欢他在自己面前所展现出的一切表情和情绪,那才是真实的他。


当自己问他【你不中意我吗】,他气急败坏的打了自己几拳,根据对方身手,伤的不重,看来他是手下留情了,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心中也是有自己的?

 

自己真的病了,不,或许是疯了。

 

再次见到他时,他整个人都变了,沉默的躺在床上,了无生机。

 

伸出手为他轻柔的按摩,手掌心的触感,让自己心动不已,暗示性邀请他,这次他没有拒绝,顺其自然发生了关系。

 

虽然是乘人之危,但自己不后悔。

 

后来闯进来的人,让自己非常的恼火,那个贱女人说什么?

 

他是自己的哥哥?

 

这是自己人生第一次感谢这个女人,她让自己与他之间产生了牵绊,血缘牵绊,谁也无法斩断的牵绊。

 

得知他是卧底时,自己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愤怒?伤心?被背叛之后的痛苦?都不是,只有一种【啊,果然是这样】,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出来混的呢?深眸中的通透和清澈怎么会是自己这样的人呐。

 

在酒吧看到他颓废的喝着酒,心像是被一刀刀的割着,不想,不想见他这样。逼问他是不是卧底时,只是想让他振作,不要这样颓废下去。

 

想告诉他不用在演戏了,自己已经知道一切,听到他的话,是在关心自己吗?看着他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不能…不能让他这样离开,掏出枪对着他,要挟让他站住。

 

他转过身,只是无所谓的让自己开枪,他永远都不知道,当时,自己的手在抖,抖的都快握不住抢。

 

他还是转身离开了,望着他的背影,只有一种感觉,像是在诀别,像是否定自己与他之间所发生的事。

 

阿标他们与泰国交易所被JC当场抓获,这或许就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他没有想到的事也只有两件,一件是自己与他发生的关系,另外一件是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是他弟弟。

 

这样也好,一切都结束了。

 

他来到工厂劝自己时,只有自己知道心中喜悦,但自己宁愿死,也不愿被抓。

 

而且,如果自己的死亡,能在他心中留下深刻的记忆,不会忘记自己,那死亡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倒在他怀里时,明明想说的很多,想说我喜欢你,但为什么说出口的却是【哥哥,带我走】。

 

或许是为了不让他忘记自己,是让他产生一点愧疚,因为他从来都是一个心软的人,而自己从来都是一个坏透了的人。

 

看着他为了自己举枪对着昔日的同僚,抱着自己离开,看着他眼中的湿润。突然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了,后悔自己这样对他,他应该是很开心的当着JC,他应该每天开心的过着,他不应该流泪。

 

人死之前会想到很多事,这一生自己做了很多事,基本上都是坏事,也做了很多后悔的事,但只有一件事,至死都没后悔过,那就是爱上了你。

 

阿贵,港生,哥哥。

 

【对不起】这是自己能留给他最后的话。

 

对不起,不应该这样对你,如果有来生,一定会好好的爱你,用正确的方法去爱你。

 

对不起,不应该让你那么痛苦,如果有重来的机会,希望能早些遇到你,希望能一直宠着你,不会让任何人去伤害你。

 

————完————

 

这个修文比写文还难啊,再次看多年前的小白文,羞愧。

醉亭春晓

无意间搜华港生的tag,没想到真的有,而且还那么多太太在写!!好激动!


Julian和港生这对有一篇坑了多年的文被贴吧清了是不是可以重新搞一把?


貌似是Julian重生梗

有种不详的预感,会被骂(捂脸)







无意间搜华港生的tag,没想到真的有,而且还那么多太太在写!!好激动!


Julian和港生这对有一篇坑了多年的文被贴吧清了是不是可以重新搞一把?


貌似是Julian重生梗


有种不详的预感,会被骂(捂脸)

















葵手

【Julianx港生】冥冥 01

粮实在太难找,只好自己产了。

嗯,不过更新时间可能会比较随意,见谅啦~

——————————————————————————————

海水包裹上来的时候,华港生讶异地发现,死亡原来一点也不恐怖。


咸辣的海水灌涌进鼻腔,一点点剥夺着他在人世的最后一点知觉。海洋深处,那日光找不到黑暗正一点点将他向下拉扯。


没有痛苦,只有一点点的释然,脑海里痛苦的思绪仿佛也和意识一同缓缓抽离了身体。港生闭上眼睛,海底的暗潮仿佛母亲的怀抱,轻轻地摇晃着哄他沉睡。


据说人死之前眼前会闪过回忆的走马灯。许是环境使然,此刻他的迷茫的脑海中只缓缓浮出一个老掉牙的童话...

粮实在太难找,只好自己产了。

嗯,不过更新时间可能会比较随意,见谅啦~

——————————————————————————————

海水包裹上来的时候,华港生讶异地发现,死亡原来一点也不恐怖。

 

咸辣的海水灌涌进鼻腔,一点点剥夺着他在人世的最后一点知觉。海洋深处,那日光找不到黑暗正一点点将他向下拉扯。

 

没有痛苦,只有一点点的释然,脑海里痛苦的思绪仿佛也和意识一同缓缓抽离了身体。港生闭上眼睛,海底的暗潮仿佛母亲的怀抱,轻轻地摇晃着哄他沉睡。

 

据说人死之前眼前会闪过回忆的走马灯。许是环境使然,此刻他的迷茫的脑海中只缓缓浮出一个老掉牙的童话故事。

 

彼时,母亲曾抱着他,用或许是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娓娓讲述着小美人鱼的故事。故事中的美人鱼用自己的声音和巫婆交换了人类的双腿,却只能看着心爱的王子与别人的婚礼一点点化作泡沫

 

依稀记得那时的他对这样的故事并不太喜欢,因为跟大多童话故事中王子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大团圆结局背道而驰。他拉着母亲问,要是小美人鱼能预见王子会和别人结婚,她是不是就不会丧失歌声,继续在海底快乐地生活了。

 

母亲并未回答,只是微笑着摸摸他的头,哄他快些睡觉。母亲那时的笑容真好看,足以为他抵挡世间所有的阴郁忧伤。华港生的脸上不自觉扯起一丝微笑。

 

脑袋里有个声音在问:“妈是否也曾给他讲过这个故事呢?”

 

心头一阵刺痛,浓密白雾的中隐隐有人影浮动,看不明晰。

 

华港生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个黑影,刚要碰触到,手又触电似地瑟缩回来。

 

远处,似乎有谁在声嘶力竭地喊叫:“港生,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回过神来,眼前的黑影消失不见了。华港生慢慢地走进那一片浓雾之中。

 

沉入黑暗。

 

“港生!港生!你怎么了?”

 

华港生忽然睁开了眼睛,大颗晶莹的汗珠顺着发丝落下,重重地砸在腿上。

 

“呼!呼!”像是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浮上海面,他低着头,大张着嘴竭力地攫取着周身的每一丝空气,撑在腿上的手臂都因太过用力爆出了青筋。

 

“港生?你怎么了?”身边的李sir满脸关切地看着他。

 

华港生缓缓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带着陌生和恐惧的情绪环顾着四周,那样子宛若一个初临异国他乡的游客般陌生,胸口还应方才的喘息而剧烈起伏着。

 

李sir端详着港生这副模样,眉头皱得更紧,一只手搭上港生的肩膀。“港生,你到底怎么了?”

 

华港生条件反射似地打掉了他放在肩膀上的手,一双大眼睛瞪着他,那样子心中的疑惑一点都不比他少。“李sir?这是哪里?”

 

“你是不是蒸晕了?刚刚我正在跟你谈卧底的事,一回头发现你睡了过去,这一醒来怎么连身在哪里都忘了?”李sir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担忧。

 

华港生听到这一番话眉头簇得更近了,又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两扇浓密的羽睫轻轻颤动。半晌:“不好意思,李sir,我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刚刚睡晕了。你说我睡之前你在说卧底的事,继续说吧。”

 

李sir又左右端量了一下华港生,这个人除了刚才奇怪的反应,面色红润,确实不像有什么病状。“你确定没事?如果你今天不舒服,我们可以改天换个地方讨论。”

 

华港生摆摆手:“不用。正事要紧,况且你看我现在状态不是挺好的吗?”华港生有用手拍了拍两边的胳膊,以示健康。

 

“我让简sir看过你的档案了,不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选中你是你的光荣。当然了,接不接受这份工作是要你自己考虑,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李sir语重心长地说出这一番话,一手拍拍华港生的肩膀,满脸的郑重其事。却不知他这一番话早已卷起了对面人心中的滔天巨浪。

 

“不愿意!”华港生回答得斩钉截铁。在他二十多年习惯了优柔寡断的人生中,从未有一刻如此决绝。而这一刻,在之前无数个日夜的梦魇和悔不当初中,他已演习了无数遍。

 

而此刻,尽管他仍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又陷入了一个冗长的噩梦,尽管他还没弄清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但哪怕一切终将归于虚无,他也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因为这个决定能够拯救无数人的生命。

 

李sir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华港生,按照他之前对这个人的了解,这个回答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们正是知道华港生对于证明自己的渴望才选择他作为卧底的头号人选。本想着这样的问题即便不是马上答应,顶多也是多费一些时日得到一个肯定回复。未曾想此刻对方回绝得爽快,他倒是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这可是你能晋升的为数不多的机会,要知道你的哥哥有案底对于我们当差的来说可不是什么光辉的记录,你可要考虑好了。”

 

华港生听着李sir的话面上不禁扯出一丝惨淡的笑,因为在他那可悲、又可笑的前一生中,李sir面对他不同的回答,给出的说辞与此刻几乎截然相反。他早该想到什么荣誉、什么仕途不过是一纸空头支票,他从一开始就注定只是一个随时准备被抛弃还冒着傻气的工具罢了。

 

“不了,对于我来说,能跟家人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最重要。”华港生一字一句,尽皆坦然。

 

李sir看着华港生的眼睛,他知道那样的眼神是即便泰山崩于前也无法动摇的。只得叹了口气:“好!我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你如此多,但我尊重你的决定。”

 

华港生跟着李sir走出桑拿馆的时候,月亮已经挂上了枝头。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天空星罗棋布,他抬头努力了地吸了一口带着冷意的空气,任微风吹散额前的碎发。

 

如果这是个梦,大概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好的美梦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