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鲁智深乙女

77浏览    4参与
洋毛裤

鲁智深梦女向:红烛泪•下

欢迎来到梦水浒~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补档)


建议大家回顾一下上篇再来看哦~要不然剧情很容易衔接不上


全文一共4000+,阅读时长预计我也不知道几分钟


希望这是一个不辜负你们等待这么久的结局,抱拳!


意识模糊到最后,我竟没想到我也有机会看到世人称之为“走马灯”的东西。回想我这一生,如风一般,潇洒肆意,从不停留,更何况是被大火灼烧的苦了,但是看到那傻和尚满脸着急朝我冲过来想要抱住我的模样,我不知怎么的还有闲心冲他露出一抹笑。


嘿,傻和尚,可别看呆了。


这份我从来不曾在意过的相貌,只是想着你现...

欢迎来到梦水浒~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补档)


建议大家回顾一下上篇再来看哦~要不然剧情很容易衔接不上


全文一共4000+,阅读时长预计我也不知道几分钟


希望这是一个不辜负你们等待这么久的结局,抱拳!






意识模糊到最后,我竟没想到我也有机会看到世人称之为“走马灯”的东西。回想我这一生,如风一般,潇洒肆意,从不停留,更何况是被大火灼烧的苦了,但是看到那傻和尚满脸着急朝我冲过来想要抱住我的模样,我不知怎么的还有闲心冲他露出一抹笑。


嘿,傻和尚,可别看呆了。


这份我从来不曾在意过的相貌,只是想着你现如今或许能够看见,我就不由自主的朝你笑着,哪怕这一眼即是永别。


“不!!!”


再见了,鲁智深。






—————结局一 • 心意未表 • 完—————









我陷入了一个非常微妙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意识清醒,却无法对周遭做出回应,当然也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


本来想动用灵力强行清醒过来,但四肢百骸里真的一滴也没有了。不过强行使用灵力还能有意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我悠悠地叹了口气。


傻和尚会不会真的以为我死了啊。


啧,给我愁的。


“嫂嫂不必多言,如今哥哥已经在梁山泊落草为寇。”我到底是睡了多久,林冲不是在沧州吗?啥时候落草为寇去了,只听傻和尚继续说,“上一次的教训实在令洒家痛彻心扉,这一次不论嫂嫂说什么我都是要带着嫂嫂一同前往二龙山的。”


“可是!”林娘子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傻和尚没给他这个机会,“嫂嫂和林冲哥哥总会一天会团聚的。”


“还请嫂嫂依了洒家这次,你的命是哥哥的命,可也是洒家的心头肉给换来的。”


我本来还在疑惑怎的这傻和尚如此笃定林冲夫妇会相见,可听见“心头肉”三个字后注意力便立马跑偏了。


嗯,不错,我从好兄弟晋升成心头肉了,可喜可贺。


还没等我细细品味,只听见林娘子又说,“智深,已经这么久了,恩人那边还是没动静吗?”


“没有.......”


他们后面聊了些什么我没有精力再仔细听,意识又不断下沉,我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好久。再次醒来的时候竟有些恍若隔世,说来也怪,我这次醒来竟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灵力充沛得让我咂舌,我试着挣脱出这个一直禁锢我的牢笼,本以为要费好一番功夫,没想到没有任何阻碍的就冲了出来,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我听见木头开裂的声音。


转过头一看,这个木雕竟然和我有7、8分相似,我凑近了仔细看,这木雕上还刻着“若瑾”二字,有些熟悉的样子。我还没想起来,便被门口的巨大动静打断了思绪。


但是我却丝毫生不起气来。


鲁智深眼睛通红,泪水盈满眼眶,嘴唇和手掌都在不住地颤抖,他本想说话,却觉得嗓子里哑得生疼。他朝我走过来,可是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用灵力凝成实体,握住了他的手。


可是鲁智深却好像烫到一般,猛地甩开了我的手,对我吼道,“不准用灵力!”


明明是我被吼了,可是他却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我猜想可能是那一次动用灵力消失了这么久把他吓到了,于是也就软下声音保证到,“以后肯定不用了。”


手上接触到的皮肤好像枯树皮一样,我定睛一看竟然全是被烧伤的痕迹,我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场大火,可林娘子不是没事吗,怎么这手?


似是看出我的疑惑,鲁智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下意识就想抓住你......”


哈?这个呆子!这么想着我也大喊出声了。我心里甜丝丝的这倒也不似作假,于是我也就不纠结那些细节,至少结局是好的,我俩都活着,于是我提议我们去喝酒,好好庆祝一番。


“我戒酒了。”


我和鲁智深大眼瞪小眼,我严重怀疑这人被掉包了,但是我没有证据。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然后不知不觉天亮了,我看着他强撑着忍着瞌睡和我聊天的样子,倒是忘记鲁智深还是个凡身肉/体需要休息的,但是对方愣是说自己不累还有好多话和经历要和我说,我突然有种妈妈哄儿子睡觉的既视感。


“可是我累了,刚醒来脑子晕乎乎的。”我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你去睡一会,我也去睡一会。”


鲁智深倒是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我的谎言,“洒家知道灵体根本不用睡觉,你就是不想跟我说话!”


“亏洒家还没日没夜地念着你,看来你根本不在乎洒家。”


“怎么能呢!”我立马大大的否定,“怎么可能不在乎你!


“真的?”


???这委屈的小表情还有语气,我感觉自己有点受不住,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鲁智深这么可爱的一面,我在心里下意识想吸溜口水,“真的!”


得到我的肯定后,鲁智深这才不情不愿的爬上床准备睡觉。再三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我悄悄实体化伸出两只手指抚平了他皱起的眉间,“怎么可能讨厌你,我喜欢你都还来不及。”


说完我就做贼心虚的跑出去了,连身后鲁智深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都不知道。


只见他一只手臂搭在眼睛上面,试图遮住失而复得后流出的喜悦泪水,“又作弄洒家。”


只是嘴角怎的都压不下去,高高扬起。


日子平淡如流水,对我而言与昏迷之前并没什么不同。鲁智深之前已经同我说过最近朝廷想要招安梁山的众好汉,所以梁山泊的战役也愈加频繁,作为一员猛将,鲁智深冲锋陷阵的时候实在太多了。


虽然知道他武艺高强,但还是会止不住的担心。


还有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鲁智深仿佛有预知的能力。这太荒谬了,但我就是止不住这么去想,“你怎么知道来的是高俅?”


这种怀疑在看到高俅踏上梁山泊土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将问题抛出去了,可是这一次那个每次都对我有问必答的人并没有回答我。他看向我的眼睛里终于不再隐藏,而是多了很多我不敢与之直视的东西,那些过于沉重的东西。


我觉得很不安,仿佛有什么事情隐隐脱离了轨迹。


日头很裂,我却觉得手脚冰凉,太搞笑了,灵体怎么能感受到暖热,我问鲁智深,“你愿意告诉我吗?”


他避开了我的目光,无声回绝。


那个木雕,那个名字,我醒来后身体的异样,以及我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还有这异常充沛的灵力......


我只知道这一切都和鲁智深有关,可是他却不愿意告诉我。


我躲着好几日没有出现在鲁智深的面前,今夜突发奇想想用灵力一个瞬间飞过去偷偷看看他在做什么,却没有想到他宛若病入膏肓,躺在床上一副时日不多的样子。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我的眼,记忆冲破阈值,不断地涌现。


我看见他一次又一次地轮回,只为救我。


一次又一次,带着他从沧州返回时准备雕好送我的木雕;


一次又一次,哪怕知道伸出的手抓不住我却还是固执的伸出手结果被烧得满手伤痕;


一次又一次,不管白天黑夜都虔诚的为我祈祷;


一次又一次,不停地以牺牲自己寿命和灵气为代价只为多一个救的我的机会。


但更多的时候,我喉头哽咽,他根本遇不到我,那些他找遍一生都找不到我的轮回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的身边好像来了很多人,但最终只是过客。


这些记忆沉重地压得我喘不过气,那股自从醒来就感受到的违和感我终于可以理解了。


他在拯救我的路上走得太久太远,途径过许多地方,然后无一例外的被和所相遇的人分别,他好像一直在失去。而如今,他那股紧绷的弦松了,本以为接下来就是大团圆的欢喜结局了,可他的身体也走到了尽头。


“你还是知道了,”鲁智深沙哑的声音从床榻上传过来,我顾不得许多,立马实体化握住了他的手,“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鲁智深,我告诉你!我不允许你就这样死了!”


“这太荒谬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还笑得出来,“你终于肯叫我鲁智深了。”


“你要是活着,我天天都叫你鲁智深。”


“听见没有!我不允许你死!”


鲁智深笑了笑,“我活得太久了,若瑾。”


“如今的我虽然还有着年轻人的身躯,但我已经走不动了。”


“我累了。”


“所以,放我走吧。”


手里握着的那只手逐渐变得冰冷和僵硬,我不死心地一遍又一遍重复,“傻和尚,别死…”


但其实我明白这只是我卑微的祈求罢了。


“等我…一定要等我……”







—————结局二 • 岁月蹉跎• 完—————









鲁智深死后,我按照他的吩咐将他尸体火化了。


然后继续向前,说起来,比起鲁智深的死,我现在更为在意的是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让鲁智深经历一个又一个轮回,而且还保持着记忆。


孟婆不管的吗?阎王不管的吗?


最不可理喻的是怎么刚刚救活我,他就那么忍心放手呢?


真的一点都不眷恋吗?


当然我知道如果这时候我还怀疑鲁智深是不是真的喜欢我,那我指定不正常。


他跨越千山万水、历经无数轮回只为了我,我又怎么还敢去质疑他的真心呢。我只是,生气,生气他一点也不为自己打算,满身的力气都花在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我才是打乱他人生的意外,所以我要负起责任来。


没有一个神明会抛弃他的信徒。他走不动了不要紧,接下来换我了。因为我不仅是他的神明,我还是他的挚友、好兄弟、心头肉。不论是哪一个身份,都值得我全力以赴。


所以我决定回到一切最开始的地方,大抵是傻和尚一直带着那个木雕,如今记忆归来,我倒是能够记起每一个细节。


这是傻和尚追着我的第711个轮回,于是我决定倒着回去,这轮回的苦也让我来尝一尝罢。


第702个轮回的时候,鲁智深在五台山做了一辈子的和尚,直到他圆寂我也没有出现。


第513个轮回的时候,我的意识有过短暂的清醒,鲁智深在二龙山后面的寺庙祭拜点燃红烛的那一刻,我用尽灵力,一下燃尽了烛芯,想要传达自己还活着的讯息,火苗一下窜的老高,烧掉了他半边眉毛和左半脸的胡子,他却哭出了声,恳求我再给他一点回应,可是我又陷入了昏睡。


....


我一直哭着往回走,越到后面已经没有多余的灵力再维持人形,但是这段漫长的路途也终于快走到了头,这是第9个轮回,我终于知道“若瑾”这名字的由来。


“今儿你也算是有名字了,”鲁智深挠了挠头,甚是羞涩,哪怕仅仅是对着我的木雕,“洒家没文化,想了好久也只想到个红红,红儿。”


“但是听村里的老人说,神明都要有自己名字的,这样我们在心底呼唤她的时候她才能听得到。”


“你这名字来头可了不得,这可是洒家特地求镇上最有文化的秀才得来的。”


“你可不要让洒家等太久了.....若瑾....”


或许才几个轮回的失败并不能消磨掉鲁智深的斗志,我看着他一脸这次我肯定能够成功的表情又开始不受控制的落下眼泪,这个傻子,这条路真的太难了。


放弃吧


“我不会放弃的!”


我看向他,他的眼神放空,但是嘴角却笑着,仿佛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我的灵力已经不多了,思考再三我直接来到了第一个轮回,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我莫名笃定要是有什么变数一定是在这里了。这是头一次我找到了我的本体,完好的,没有一丝伤痕的“我”。她睡得香甜,不谙世事。丝毫不知道那个即将改变她一生命运的人正在向她走来的路上,我冲向她,催动最后的灵力让她快些醒来。


“好热...”


我看着睡梦中的“我”不停说着好热,竟不自觉后退了几步,我又开始控制不住地掉眼泪,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切都自有注定。


当初与那傻和尚的初见也正是在这股灼烧感中醒来的,我一下全明白了。


我灵台震荡,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天梯落下,我劫数已过,而天梯上方,有等待我的人。







——————结局三 · 九九归一 · 完——————









我一直向上跑啊跑,可那里没有我以为的终点,于是原本轻快的脚步竟然开始重若千斤,令我半步都动不了。


那仙气缭绕的世界宏大又辉煌,可惜的是早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于是我纵身一跃,毫不留恋。








——————结局四 · 终是错过 · 完——————









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被屏。。。。


另,想约稿的宝子看主页置顶


欢迎勾搭~



洋毛裤

鲁智深梦女向:红烛泪 · 下

欢迎来到梦水浒~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红烛泪•上 


建议先回顾剧情👆


以及明明昨晚被屏修改好几次可以了结果刚刚看又被屏蔽了。。。。


咱不是很懂,咱也不敢说话


紫鳗鱼见吧uus,想说的都在那里了


欢迎来到梦水浒~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红烛泪•上 


建议先回顾剧情👆









以及明明昨晚被屏修改好几次可以了结果刚刚看又被屏蔽了。。。。


咱不是很懂,咱也不敢说话


紫鳗鱼见吧uus,想说的都在那里了

 






洋毛裤

鲁智深梦女向:红烛泪 · 下

欢迎来到梦水浒~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补档)


建议大家回顾一下上篇再来看哦~要不然剧情很容易衔接不上


全文一共4000+,阅读时长预计我也不知道几分钟


希望这是一个不辜负你们等待这么久的结局,抱拳!


意识模糊到最后,我竟没想到我也有机会看到世人称之为“走马灯”的东西。回想我这一生,如风一般,潇洒肆意,从不停留,更何况是被大火灼烧的苦了,但是看到那傻和尚满脸着急朝我冲过来想要抱住我的模样,我不知怎么的还有闲心冲他露出一抹笑。


嘿,傻和尚,可别看呆了。


这份我从来不曾在意过的相貌,...

欢迎来到梦水浒~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补档)


建议大家回顾一下上篇再来看哦~要不然剧情很容易衔接不上


全文一共4000+,阅读时长预计我也不知道几分钟


希望这是一个不辜负你们等待这么久的结局,抱拳!









意识模糊到最后,我竟没想到我也有机会看到世人称之为“走马灯”的东西。回想我这一生,如风一般,潇洒肆意,从不停留,更何况是被大火灼烧的苦了,但是看到那傻和尚满脸着急朝我冲过来想要抱住我的模样,我不知怎么的还有闲心冲他露出一抹笑。


嘿,傻和尚,可别看呆了。


这份我从来不曾在意过的相貌,只是想着你现如今或许能够看见,我就不由自主的朝你笑着,哪怕这一眼即是永别。


“不!!!”


再见了,鲁智深。










—————结局一 • 心意未表 • 完—————










我陷入了一个非常微妙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意识清醒,却无法对周遭做出回应,当然也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


本来想动用灵力强行清醒过来,但四肢百骸里真的一滴也没有了。不过强行使用灵力还能有意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我悠悠地叹了口气。


傻和尚会不会真的以为我死了啊。


啧,给我愁的。


“嫂嫂不必多言,如今哥哥已经在梁山泊落草为寇。”我到底是睡了多久,林冲不是在沧州吗?啥时候落草为寇去了,只听傻和尚继续说,“上一次的教训实在令洒家痛彻心扉,这一次不论嫂嫂说什么我都是要带着嫂嫂一同前往二龙山的。”


“可是!”林娘子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傻和尚没给他这个机会,“嫂嫂和林冲哥哥总会一天会团聚的。”


“还请嫂嫂依了洒家这次,你的命是哥哥的命,可也是洒家的心头肉给换来的。”


我本来还在疑惑怎的这傻和尚如此笃定林冲夫妇会相见,可听见“心头肉”三个字后注意力便立马跑偏了。


嗯,不错,我从好兄弟晋升成心头肉了,可喜可贺。


还没等我细细品味,只听见林娘子又说,“智深,已经这么久了,恩人那边还是没动静吗?”


“没有.......”


他们后面聊了些什么我没有精力再仔细听,意识又不断下沉,我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好久。再次醒来的时候竟有些恍若隔世,说来也怪,我这次醒来竟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灵力充沛得让我咂舌,我试着挣脱出这个一直禁锢我的牢笼,本以为要费好一番功夫,没想到没有任何阻碍的就冲了出来,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我听见木头开裂的声音。


转过头一看,这个木雕竟然和我有7、8分相似,我凑近了仔细看,这木雕上还刻着“若瑾”二字,有些熟悉的样子。我还没想起来,便被门口的巨大动静打断了思绪。


但是我却丝毫生不起气来。


鲁智深眼睛通红,泪水盈满眼眶,嘴唇和手掌都在不住地颤抖,他本想说话,却觉得嗓子里哑得生疼。他朝我走过来,可是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用灵力凝成实体,握住了他的手。


可是鲁智深却好像烫到一般,猛地甩开了我的手,对我吼道,“不准用灵力!”


明明是我被吼了,可是他却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我猜想可能是那一次动用灵力消失了这么久把他吓到了,于是也就软下声音保证到,“以后肯定不用了。”


手上接触到的皮肤好像枯树皮一样,我定睛一看竟然全是被烧伤的痕迹,我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场大火,可林娘子不是没事吗,怎么这手?


似是看出我的疑惑,鲁智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下意识就想抓住你......”


哈?这个呆子!这么想着我也大喊出声了。我心里甜丝丝的这倒也不似作假,于是我也就不纠结那些细节,至少结局是好的,我俩都活着,于是我提议我们去喝酒,好好庆祝一番。


“我戒酒了。”


我和鲁智深大眼瞪小眼,我严重怀疑这人被掉包了,但是我没有证据。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然后不知不觉天亮了,我看着他强撑着忍着瞌睡和我聊天的样子,倒是忘记鲁智深还是个凡身肉/体需要休息的,但是对方愣是说自己不累还有好多话和经历要和我说,我突然有种妈妈哄儿子睡觉的既视感。


“可是我累了,刚醒来脑子晕乎乎的。”我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你去睡一会,我也去睡一会。”


鲁智深倒是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我的谎言,“洒家知道灵体根本不用睡觉,你就是不想跟我说话!”


“亏洒家还没日没夜地念着你,看来你根本不在乎洒家。”


“怎么能呢!”我立马大大的否定,“怎么可能不在乎你!


“真的?”


???这委屈的小表情还有语气,我感觉自己有点受不住,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鲁智深这么可爱的一面,我在心里下意识想吸溜口水,“真的!”


得到我的肯定后,鲁智深这才不情不愿的爬上床准备睡觉。再三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我悄悄实体化伸出两只手指抚平了他皱起的眉间,“怎么可能讨厌你,我喜欢你都还来不及。”


说完我就做贼心虚的跑出去了,连身后鲁智深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都不知道。


只见他一只手臂搭在眼睛上面,试图遮住失而复得后流出的喜悦泪水,“又作弄洒家。”


只是嘴角怎的都压不下去,高高扬起。


日子平淡如流水,对我而言与昏迷之前并没什么不同。鲁智深之前已经同我说过最近朝廷想要招安梁山的众好汉,所以梁山泊的战役也愈加频繁,作为一员猛将,鲁智深冲锋陷阵的时候实在太多了。


虽然知道他武艺高强,但还是会止不住的担心。


还有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鲁智深仿佛有预知的能力。这太荒谬了,但我就是止不住这么去想,“你怎么知道来的是高俅?”


这种怀疑在看到高俅踏上梁山泊土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将问题抛出去了,可是这一次那个每次都对我有问必答的人并没有回答我。他看向我的眼睛里终于不再隐藏,而是多了很多我不敢与之直视的东西,那些过于沉重的东西。


我觉得很不安,仿佛有什么事情隐隐脱离了轨迹。


日头很裂,我却觉得手脚冰凉,太搞笑了,灵体怎么能感受到暖热,我问鲁智深,“你愿意告诉我吗?”


他避开了我的目光,无声回绝。


那个木雕,那个名字,我醒来后身体的异样,以及我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还有这异常充沛的灵力......


我只知道这一切都和鲁智深有关,可是他却不愿意告诉我。


我躲着好几日没有出现在鲁智深的面前,今夜突发奇想想用灵力一个瞬间飞过去偷偷看看他在做什么,却没有想到他宛若病入膏肓,躺在床上一副时日不多的样子。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我的眼,记忆冲破阈值,不断地涌现。


我看见他一次又一次地轮回,只为救我。


一次又一次,带着他从沧州返回时准备雕好送我的木雕;


一次又一次,哪怕知道伸出的手抓不住我却还是固执的伸出手结果被烧得满手伤痕;


一次又一次,不管白天黑夜都虔诚的为我祈祷;


一次又一次,不停地以牺牲自己寿命和灵气为代价只为多一个救的我的机会。


但更多的时候,我喉头哽咽,他根本遇不到我,那些他找遍一生都找不到我的轮回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的身边好像来了很多人,但最终只是过客。


这些记忆沉重地压得我喘不过气,那股自从醒来就感受到的违和感我终于可以理解了。


他在拯救我的路上走得太久太远,途径过许多地方,然后无一例外的被和所相遇的人分别,他好像一直在失去。而如今,他那股紧绷的弦松了,本以为接下来就是大团圆的欢喜结局了,可他的身体也走到了尽头。


“你还是知道了,”鲁智深沙哑的声音从床榻上传过来,我顾不得许多,立马实体化握住了他的手,“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鲁智深,我告诉你!我不允许你就这样死了!”


“这太荒谬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还笑得出来,“你终于肯叫我鲁智深了。”


“你要是活着,我天天都叫你鲁智深。”


“听见没有!我不允许你死!”


鲁智深笑了笑,“我活得太久了,若瑾。”


“如今的我虽然还有着年轻人的身躯,但我已经走不动了。”


“我累了。”


“所以,放我走吧。”


手里握着的那只手逐渐变得冰冷和僵硬,我不死心地一遍又一遍重复,“傻和尚,别死…”


但其实我明白这只是我卑微的祈求罢了。


“等我…一定要等我……”








—————结局二 • 岁月蹉跎• 完—————













鲁智深死后,我按照他的吩咐将他尸体火化了。


然后继续向前,说起来,比起鲁智深的死,我现在更为在意的是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让鲁智深经历一个又一个轮回,而且还保持着记忆。


孟婆不管的吗?阎王不管的吗?


最不可理喻的是怎么刚刚救活我,他就那么忍心放手呢?


真的一点都不眷恋吗?


当然我知道如果这时候我还怀疑鲁智深是不是真的喜欢我,那我指定不正常。


他跨越千山万水、历经无数轮回只为了我,我又怎么还敢去质疑他的真心呢。我只是,生气,生气他一点也不为自己打算,满身的力气都花在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我才是打乱他人生的意外,所以我要负起责任来。


没有一个神明会抛弃他的信徒。他走不动了不要紧,接下来换我了。因为我不仅是他的神明,我还是他的挚友、好兄弟、心头肉。不论是哪一个身份,都值得我全力以赴。


所以我决定回到一切最开始的地方,大抵是傻和尚一直带着那个木雕,如今记忆归来,我倒是能够记起每一个细节。


这是傻和尚追着我的第711个轮回,于是我决定倒着回去,这轮回的苦也让我来尝一尝罢。


第702个轮回的时候,鲁智深在五台山做了一辈子的和尚,直到他圆寂我也没有出现。


第513个轮回的时候,我的意识有过短暂的清醒,鲁智深在二龙山后面的寺庙祭拜点燃红烛的那一刻,我用尽灵力,一下燃尽了烛芯,想要传达自己还活着的讯息,火苗一下窜的老高,烧掉了他半边眉毛和左半脸的胡子,他却哭出了声,恳求我再给他一点回应,可是我又陷入了昏睡。


....


我一直哭着往回走,越到后面已经没有多余的灵力再维持人形,但是这段漫长的路途也终于快走到了头,这是第9个轮回,我终于知道“若瑾”这名字的由来。


“今儿你也算是有名字了,”鲁智深挠了挠头,甚是羞涩,哪怕仅仅是对着我的木雕,“洒家没文化,想了好久也只想到个红红,红儿。”


“但是听村里的老人说,神明都要有自己名字的,这样我们在心底呼唤她的时候她才能听得到。”


“你这名字来头可了不得,这可是洒家特地求镇上最有文化的秀才得来的。”


“你可不要让洒家等太久了.....若瑾....”


或许才几个轮回的失败并不能消磨掉鲁智深的斗志,我看着他一脸这次我肯定能够成功的表情又开始不受控制的落下眼泪,这个傻子,这条路真的太难了。


放弃吧


“我不会放弃的!”


我看向他,他的眼神放空,但是嘴角却笑着,仿佛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我的灵力已经不多了,思考再三我直接来到了第一个轮回,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我莫名笃定要是有什么变数一定是在这里了。这是头一次我找到了我的本体,完好的,没有一丝伤痕的“我”。她睡得香甜,不谙世事。丝毫不知道那个即将改变她一生命运的人正在向她走来的路上,我冲向她,催动最后的灵力让她快些醒来。


“好热...”


我看着睡梦中的“我”不停说着好热,竟不自觉后退了几步,我又开始控制不住地掉眼泪,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切都自有注定。


当初与那傻和尚的初见也正是在这股灼烧感中醒来的,我一下全明白了。


我灵台震荡,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天梯落下,我劫数已过,而天梯上方,有等待我的人。








——————结局三 · 九九归一 · 完——————











我一直向上跑啊跑,可那里没有我以为的终点,于是原本轻快的脚步竟然开始重若千斤,令我半步都动不了。


那仙气缭绕的世界宏大又辉煌,可惜的是早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于是我纵身一跃,毫不留恋。







——————结局四 · 终是错过 · 完——————















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被屏。。。。



另,想约稿的宝子看主页置顶

欢迎勾搭~













洋毛裤

鲁智深梦女向:红烛泪 · 上

欢迎来到梦水浒`


我这个罪恶的女人最终还是对鲁智深下手了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我本是燃烧在佛祖殿前的一支红烛,某日突然开了灵智。


我问方丈为什么是我?方丈笑着对我摇摇头,“你啊,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当你这么想的时候,那就是你了。”


说完方丈又叹了口气,我那时刚生出灵智哪里看得懂他眼里的欲说还休,我不服的回了方丈一句,“那这便宜也是我该得的!”


诺大一个寺院,只有方丈能够听得到我说话,要是不是每次都是对我进行说教就好了。寺里香火旺盛,每日前来的香客数不胜数,但心中真正有佛的我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红...

欢迎来到梦水浒`


我这个罪恶的女人最终还是对鲁智深下手了


女主设定为开了灵智活了上千年的一根红烛


祝食用愉快~






我本是燃烧在佛祖殿前的一支红烛,某日突然开了灵智。


我问方丈为什么是我?方丈笑着对我摇摇头,“你啊,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当你这么想的时候,那就是你了。”


说完方丈又叹了口气,我那时刚生出灵智哪里看得懂他眼里的欲说还休,我不服的回了方丈一句,“那这便宜也是我该得的!”


诺大一个寺院,只有方丈能够听得到我说话,要是不是每次都是对我进行说教就好了。寺里香火旺盛,每日前来的香客数不胜数,但心中真正有佛的我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红烛哪里来的双手?


是的,本来是没有的,但是“心中有欲望,于是化人形。”方丈说完大手一挥,我便被关在了寺门外,他说我的机缘已不在这里,要我去别处找去,过了此劫,方可成佛。于是我便在这天地间游荡,我见过这人世间的繁华,也看过凋零衰败的景象。


同那千千万万根红烛一样,只是个死物的我没有办法像那些天地精灵一样吸收日月精华进行修炼,我除了能思考以外毫无用处。人间太复杂,我也太无能为力。我累了,于是就在五台山这个叫做文殊寺的寺庙歇了下来。


说来也好笑,我是被热醒的,感觉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催促我赶快醒来一样,没想到入眼便是一个声音粗犷、面上凶恶的人,给我吓得一个激灵。


一口一个洒家的叫着,哪里像是了却尘缘、甘愿来当和尚的样子。


面对其余住持的竭力反对,长老却道,“你们只见他的凶恶,却未曾看到他眼里的良善啊。”


我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伸了伸懒腰从红烛中化形出来,飘到寺院后想看看那凶和尚在干嘛。


“谁躲在那里?”只见那凶和尚一个马步扎稳,两手握做拳头,要打人的模样,“洒家已经看见你了,还不快快滚出来。”


“偷鸡摸狗的做甚!”


我大为震撼,这和尚怎么知道我在跟着他,“你当真看得见我?”


听见我的声音,那凶和尚目光直往上,和我打了个照面,看他这样子,我也猜到他刚刚估计是在诈我,见他要吼,我连忙纵身跳下来,本想捂住他的嘴,却忘了自己并没有实体,径直从他身体里穿过去。


“你个疯和尚,你才是妖怪!”


一阵鸡飞狗跳的解释之后,我终于让他明白我是个什么东西。啊不对,我不是个东西啊。害,解释不清了,都怪那呆和尚,和他一番吵闹,我都思绪混乱,开始胡言乱语了。


这和尚是我“活”到至今见过最有趣的,他是这寺内人人排挤的对象,我只能被他所见。于是我俩时不时地就攒到一块聊天,两个孤家寡人凑成一对,倒也不无聊。


那日,他打劫了往山上送酒的小二,痛快饮酒之时却还不忘叫我与他一同共饮,可我只是一抹灵智,哪里又有实体呢。我隐藏起眼底的失落,“你独自饮罢。”


“欸,真是叫洒家好生郁闷!”


“你说洒家是你的有缘人,天上人间,只有洒家可以见你,怎的不可与洒家喝酒?”


心底泛起欣喜,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有人说想要和我把酒言欢,我沉吟说道,“倒也不是不行。”


“早些年我游历四方的时候,听得一个法子。”


“信徒之力方可解。”


我飘到这傻和尚的眼前,“你可愿意做我的信徒?”


还没等我细细解释,他便拍拍胸脯说着没问题。这可做不得儿戏,我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沉声解释道。


“你如今入了寺庙,成了和尚,已是佛门的弟子,按理说是不能再信仰我的。”


我见他眉毛一皱又要开骂,附身至他耳边说了几句。得到我肯定的保证之后,那呆和尚心满意足的笑了。


“那洒家必定会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着你。”成了信徒之后,我和这和尚之间便有了牵引,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感觉心里有他,我感觉他心里也有我。


这臭和尚那日喝得烂醉,大闹一通之后被长老哀求下山去往那相国寺。然后又结识了林冲,同门师弟的感情让臭和尚两眼泪汪汪,我笑了他好几天,他也知道我是为了哄他开心,倒也不曾与我生气。见他每日闷闷不乐,我给他出了个主意,


“要不你去送送你那好兄弟?”


他问那林家娘子怎么办,我说我来照看之后,他闻言说了句好,不愧是他的好兄弟,就毫不留恋的大跨步走了,真是狠心的男人。


我悠悠地飘到林宅,林家娘子真是好生漂亮,怪不得林冲那么放心不下。这一照看就是好几个月,鲁智深一直没回来,高衙内这边倒是一直在找林娘子的麻烦,但是这位外表看起来漂亮柔弱的女子,却有着无比坚韧的内心,愣是没让高衙内得逞。


我都有点欣赏她了。


某夜,林娘子压抑的哭声从房间内传出来,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立马穿墙而入,只听她泣道,“相公,我好想你啊。”


我飘过去把林娘子抱入怀中虽然她感受不到,望向漆黑一片的夜色,不知道鲁智深把林冲送到沧州了没?我怎么也有点想念那个行事冲动却重情重义的大和尚了。


赶快回来吧,鲁智深,没有你的日子,无趣得紧。


我万万没想到那高衙内竟敢直接放火,我穿来穿去始终没法救得这大火,眼看就要烧到林娘子身上了,想起那傻和尚对我信任满满的眼神,我顾不得那许多只管挡在她面前。周围的火一下朝我蔓延过来,我也没心思想林娘子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会作何感想。我只知道不能让一点火星子窜到我的身后。


因为我的身后,是那傻和尚托付给我的人。


疼痛难忍,我的意识逐渐陷入模糊。




----未完待续----







这是红烛泪上篇,预计下篇就会完结

我真的好爱他呜呜呜,写着写着都要哭了,这类题材你们应该也能猜到很明显肯定是刀子,我尽量刀得不那么刀(认真脸jpg.)

我写这篇还顺便构思了鲁智深另外一篇单人,结果也是怎么构思怎么刀,整个人都给我刀麻了,我最擅长的难道不是发糖吗???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最近考试周来了,好多事情,见谅见谅

大家点的梗我都记着呢

林冲、张顺、杨志 我准备弄个短打向一起搞掉

最后,不要忘记给我多多的评论和爱心,给点产粮动力吧


今日胡言乱语:争取融掉水浒这极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