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鲁迅

512.9万浏览    9933参与
自树

炬火与光

欲晓觉醒年代两周年联文 1:00

上一棒:@虞昭昭 

下一棒:@自树

  

1936年10月19日凌晨,他做了个梦。

他梦见,梦见故乡百草园里的花和草都茂盛张的长着,梦见河边的乌蓬船满载而归,梦见外祖母家的社戏咿咿呀呀地唱着,梦见两个孩子演着自己编导的戏,而两个小孩子在一旁看。

他梦见,梦见突然的一天大人都惊惶起来,他

梦见他和弟弟们在亲戚家受尽白眼,梦见父亲的眼尽力张开却又合上,梦见一夜间所有人都在讥笑他。

他梦见,梦见故土已留不下他,梦见自己只身一人往异乡去了,梦见他改去了旧名,梦见他诵着世界语的课文,梦见他在学习新的地质学。

他梦见,梦见他仍往异国去...

欲晓觉醒年代两周年联文 1:00

上一棒:@虞昭昭 

下一棒:@自树

  

1936年10月19日凌晨,他做了个梦。

他梦见,梦见故乡百草园里的花和草都茂盛张的长着,梦见河边的乌蓬船满载而归,梦见外祖母家的社戏咿咿呀呀地唱着,梦见两个孩子演着自己编导的戏,而两个小孩子在一旁看。

他梦见,梦见突然的一天大人都惊惶起来,他

梦见他和弟弟们在亲戚家受尽白眼,梦见父亲的眼尽力张开却又合上,梦见一夜间所有人都在讥笑他。

他梦见,梦见故土已留不下他,梦见自己只身一人往异乡去了,梦见他改去了旧名,梦见他诵着世界语的课文,梦见他在学习新的地质学。

他梦见,梦见他仍往异国去了,梦见那里是一样的黑暗,梦见他匆匆握上解剖刀又放下,梦见无数人质疑着他,梦见一位可敬的老师同他说话,梦见他与好友讨论着学业,梦见他开始购书、读书、译书,梦见他尽可能地照顾着二弟。

他梦见,梦见他还是回了故乡,梦见他抓起了书,梦见自己站在讲台上,梦见那些学生对他也是嘲笑,梦见一场革命匆匆变化,梦见一切却都与之前无异,梦见所有都匆匆逝去了。

他梦见,梦见他往南京去任教育部职员,梦见又去了北京作佥事,梦见自己坐在夏夜的槐树下抄古碑,梦见自己沉默着一言不发。

他梦见,梦见老朋友金心异多次访他,要他写些文章,梦见自己的清闲被扰却又开始写作,梦见从笔下新的文字涌出,梦见他的署名正是未来如雷贯耳的那两个字。

他梦见,梦见那年学生走上街头,梦见他也在浩荡的队伍里,梦见那时他同二弟三弟和母亲搬进了新家,梦见一切都在变好。

他梦见,梦见他认识了一位自称"小学生"的女学生,梦见自己回她的信却以"兄”相称,梦见她与自己熟识了,却渐渐多了另一种感情。

他梦见,梦见他的二弟抄起砚台砸向他,梦见从此两颗明星果然没有再合好,梦见自己又买下了某一处的房子,带着母亲和名义上的妻子,以及孤独住了进去。

他梦见,梦见学生们又为了国家走出校园到了大街,梦见自己的学生们倒下了,梦见自己怒不可竭,写下流传千古的文章。

他梦见,他从北京去了广洲,却没落得清静,他梦见他去了上海,与心爱的人在了一起。

他梦见,梦见儿子出生了,梦见这个可爱的

孩子带给了他不少欢乐愉快。

他梦见,梦梦见那个小国攻打了他的国家,梦见他无愧地领导着文人们,以笔墨作枪械,尽自己微薄之力。

他梦见,梦见好像一切都模糊了……儿子和妻子的笑容,好友的呼唤……

  

“你死了!”在同之前一样的黑暗里,一个虚无的声音威严地说。

"是的。”他不慌不忙,"我将了解,也将坦然接受。我不会担忧,因为我毫不惧怕。”

“但他们不会。”黑暗里,声音沉着讲述着,“他们因你的离开而伤心,哭泣,他们怀念你,他们害怕没有你。”

“我有什么可怀念?我有什么可害怕?忘记我,否则,误事。”他的声音冷漠。

“你是他们的炬火,你是他们的光。”

"我知道,但我已燃尽了,我已熄灭了。我用最后的火和热点燃了他们,现在,已满是新的火种和火焰。只有一代代的接续,才能有炼原之火!"

黑暗里,果然渐渐明了。那是他,和千万个

他。那是炬火与光,和千万个炬火与光。

  

“我们无法忘记您,我们只能铭记您,我们只能追随您,我们只能与您同行。”

"我欣然。我也愿为炬火,愿为光,照亮前路之漫漫。”

果然,再回首,那孤独的长路,一直有一把炬火,一点火光,照亮一片黑暗和迷茫。

  

此后如竟未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鲁迅

  

  

  

  

写在最后:

其实这篇有些跑题,但还是这么发出来了。

这一篇是写鲁迅先生的。其实并不是想写成刀子一类,本意是想正视先生的离开啊。

愿先生可以看到这繁华盛世吧!

也祝觉醒年代两周年快乐!


  

  

阿林是个屑

啊哈哈是迅神的脑洞

p2是oc出场

p5是新年画的,发发好喽😋

啊哈哈是迅神的脑洞

p2是oc出场

p5是新年画的,发发好喽😋

正人君子吕惠卿

【鲁迅红楼联动】若爱人生在1881

  曹雪芹一生爱过两个人,一个叫周树人的青年,一个叫鲁迅的小说家。

  

  离恨天上,太虚幻境。

  曹雪芹执着地游荡于薄命司外。

  警幻仙姑叹息:“先生,那神瑛侍者早已投入凡间,不知历了几劫几世。你又为何执迷不悟?只为那露水之恩?”

  曹雪芹,太虚幻境的芹溪居士,原为一株仙草,受神瑛侍者灌溉之恩,遂前来求太虚幻境之主警幻仙姑了却凡尘之缘。

  “我只愿把我一生的眼泪还给他罢了。”

  警幻仙姑也不强求:“侍者会撷玉而生,你来生便靠此寻他吧。”

  走过三生石畔,空空道人把曹雪芹送到了彼时钟鸣鼎食的曹家。

  他享受了曹家的无限荣华,泼天富贵。

  然命运恰如急流,变...

  曹雪芹一生爱过两个人,一个叫周树人的青年,一个叫鲁迅的小说家。

  

  离恨天上,太虚幻境。

  曹雪芹执着地游荡于薄命司外。

  警幻仙姑叹息:“先生,那神瑛侍者早已投入凡间,不知历了几劫几世。你又为何执迷不悟?只为那露水之恩?”

  曹雪芹,太虚幻境的芹溪居士,原为一株仙草,受神瑛侍者灌溉之恩,遂前来求太虚幻境之主警幻仙姑了却凡尘之缘。

  “我只愿把我一生的眼泪还给他罢了。”

  警幻仙姑也不强求:“侍者会撷玉而生,你来生便靠此寻他吧。”

  走过三生石畔,空空道人把曹雪芹送到了彼时钟鸣鼎食的曹家。

  他享受了曹家的无限荣华,泼天富贵。

  然命运恰如急流,变幻无常,曹家被抄,昔日的贵公子只能靠卖字画为生。

  十年心血,终成《红楼梦》一书。

  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伏尔泰一样幸运,伏尔泰迎来了启蒙运动,曹雪芹却迎来了文字狱。

  这到底是曹雪芹的不幸,还是时代的错误?

  19世纪,中国小说从春天走向冬天。

  但在朱门酒肉臭的时代,哪有什么春天的?

  曹雪芹始终没遇见那撷玉而生的公子。

  死后,他见到来接他的渺渺真人:“请真人让我再留在这凡尘报恩。”

  渺渺真人看他不过一世,便如此重情,心生不快,但仍答应了曹雪芹。

  条件是他只能作为一缕魂魄,像幽灵一样游荡于世间。

  如此,便蹉跎了一百多年。

  

  1899年的冬天,一个青年顶着寒风走进了书店。

  青年开门见山地问老板:“有卖《红楼梦》吗?”

  曹雪芹看到了他胸前挂的玉佩——神瑛侍者的标志。

  他带着无限欢喜,附生于青年买走的那本《红楼梦》。

  曹雪芹了解到,这个少年叫周树人,祖籍浙江,恰是黛玉的故乡。

  从此,一个人的幸福与痛苦,变成了两个人的。曹雪芹的生活渐渐变得厚实而沉重。

  周树人在江南陆师学堂学开矿,但他对学业无甚兴趣,放学后也极少复习功课,只是读小说。

  他酷爱中国古典小说,最爱看的的便是《红楼梦》。

  曹雪芹没想到,一百多年后,他会被世人如此珍爱。即使青年前往日本求学,也要带着这本《红楼梦》。

  可后来,周树人很少来看他了,曹雪芹听说他结婚了,还去当了个大学老师。他便默默等待。

  过了十多年,却等来了让他心碎的消息:周树人,不,鲁迅正领导白话文运动,很多学生都反感古文,希望白话文能取代古文而成为小说的写作潮流。

  《红楼梦》也难幸免于难。

  曹雪芹决定离开,他爱的始终是那个叫周树人的少年,那个少年会在深夜如痴如醉的阅读那在世人眼中堪称晦涩的文字和难解的诗句。

  曹雪芹踏上了旅程,到中国各处感受风土民情。

  可所到之处,唯见饿孚遍地。

  他来到一个村子,看到一个大夫因给寡妇看病,在寡妇家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他们便被愤怒的村民和那自认公正的族长浸了猪笼。

  浸猪笼那天,一抹阴森的红色印满了曹雪芹的眼帘,原来是族长九岁的女儿正在举办婚礼,她将要嫁给同村吴大户的小儿子。

  疯了,都疯了。

  曹雪芹又回到了小说家鲁迅身边,他见他写下《狂人日记》。

  救救孩子!——来自他的呐喊。

  又见他一针见血地在《中国小说史略》写下:“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他还是无法舍弃这个陪伴他整个青年乃至中年无数美好时光的小说。

  每当他感到痛苦时,他就来到这个伊甸园里寻找“药”。

  他的小说如此孤寂,他像是残酷的拷问官,把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放在万难忍受的境遇里来试炼,他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真正的洁白来。

  而且还不肯爽利的处死,竭力要放他们回活的长久。而这个男人则仿佛就在和罪人们一同苦恼,和拷问官一同高兴着似的,这绝不是平常人做的到的事。

  曹雪芹不禁回想起他写《红楼梦》那段岁月,回想起书中主人公受到的重压,那夸张的真实,热到发冷的热情,快要破裂的忍从。

  小说家总是从人民中汲取灵感,不在沉默中死去,便在沉默中爆发。

  曹雪芹意识到,他又爱上了这个小说家宴之敖者。

  可他还来不及体验爱情的甘甜与苦涩,鲁迅便已奄奄一息。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因肺结核病逝。

  好在,他在死前已饱含深情地为《红楼梦》写下:“悲凉之物,遍被华林。”

  曹雪芹想抱住他的尸体,却只碰到了一片虚无。

  他像发疯了一般,把他所有的作品都看了一遍,里面有世间最美丽的玫瑰,可他永远无法再触碰。

  很多年后,人们走进了鲁迅的伊甸园,像一个终日被关在用铁造就的屋子里的孩子,曾经只会向强者乞讨,现在决心复仇,振臂高呼,把他的同伴们都叫醒了。

  “鲁迅和曹雪芹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作家,也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作家。”

                                             ———孩子们

  

  

  

  

  

花开贾富贵🌸

  (参考了电视剧觉醒年代里的一幕

  这是很久之前画的作业了,浅发一下吧๑•́₃•̀๑

  (小说BB_§:з)))」∠)_:真的很喜欢鲁迅先生的文章👓♥️ 

  (参考了电视剧觉醒年代里的一幕

  这是很久之前画的作业了,浅发一下吧๑•́₃•̀๑

  (小说BB_§:з)))」∠)_:真的很喜欢鲁迅先生的文章👓♥️ 

咕_酱.

【觉醒年代】啊呀呀呀!先生!我害怕!!

  嗨嗨嗨,这恐怕是开学最后一更了

  通篇生草,有ooc,慎入

  -———-———-———-———-

  当你和先生们一起玩密室逃脱。

  

  陈🐰

  NPC:(突然出现)“rua!”

  你:(惊慌失措)(窜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窜出去)

  NPC:“………”

  

  迅哥

  NPC:(突然出现)“rua!”

  你:(惊慌失措)(一把拽出在你身后的迅哥)“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迅哥:(懵————)

  你:“先生我害怕!”

  迅哥:“先说好了,我......

  嗨嗨嗨,这恐怕是开学最后一更了

  通篇生草,有ooc,慎入

  -———-———-———-———-

  当你和先生们一起玩密室逃脱。

  

  陈🐰

  NPC:(突然出现)“rua!”

  你:(惊慌失措)(窜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窜出去)

  NPC:“………”

  

  迅哥

  NPC:(突然出现)“rua!”

  你:(惊慌失措)(一把拽出在你身后的迅哥)“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迅哥:(懵————)

  你:“先生我害怕!”

  迅哥:“先说好了,我帮你赶走他之后送我桃酥。”

  你:(懵懂点头)

  NPC:(惊慌失措)“啊呀呀呀呀呀!!!”(狼狈逃窜)

  

  守常

  NPC:(突然出现)“rua!”

  你:(惊慌失措)“先生我怕!”

  守常:“好了好了不怕不怕,都是假的。”(拍拍你的背)(看向NPC)“你吓唬孩子干什么,她(他)还这么小,吓坏了可还了得。”

  NPC下班之后深刻反省了自己。

  

  侃子哥

  NPC:(突然出现)“rua!”

  侃子哥:(雷打不动)“rua!!!!”

  你:(憋笑)

  德潜:(悄悄潜到侃子哥身后)“rua!”

  侃子哥:(惊愕回头)(被吓到)“你有病啊!!!”(咆哮)

  

strike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迅哥的日常停更一段时间,因为我要开学了等我回来继续分享迅哥对日常。

  迅哥:不必想念我们,向前走去创造更美好的世界,你们就是我们,我们一直都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迅哥的日常停更一段时间,因为我要开学了等我回来继续分享迅哥对日常。

  迅哥:不必想念我们,向前走去创造更美好的世界,你们就是我们,我们一直都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芒果大小姐
鲁迅:一代文豪也是知道养孩子的难处的!
鲁迅:一代文豪也是知道养孩子的难处的!
载渡升

论那些BE美学

  开头:迅哥 咱去刺猹

  结尾:老爷 好久不见

  

  开头:我们带铁生去踢球,还给铁生偷黄瓜

  结尾:铁生不在了,铁生不在了

  

  开头:你看啊,花开了!

  结尾:花开了,你看啊…

  

  开头:明年见

  结尾:能力至此

  

  开头:如果可以的话,带我回家吧

  结尾:这一次没有我带你回家

  

  开头:开枪,像我教你的那样

  结尾:开枪,像我教你的那样

  

  开头:不是,你怎么不开花啊

  结尾:不怪你,怪就怪在落在花海的蒹葭没处开

  

  开头:渡升。

  结尾:度生…

  

  开头:我...

  开头:迅哥 咱去刺猹

  结尾:老爷 好久不见

  

  开头:我们带铁生去踢球,还给铁生偷黄瓜

  结尾:铁生不在了,铁生不在了

  

  开头:你看啊,花开了!

  结尾:花开了,你看啊…

  

  开头:明年见

  结尾:能力至此

  

  开头:如果可以的话,带我回家吧

  结尾:这一次没有我带你回家

  

  开头:开枪,像我教你的那样

  结尾:开枪,像我教你的那样

  

  开头:不是,你怎么不开花啊

  结尾:不怪你,怪就怪在落在花海的蒹葭没处开

  

  开头:渡升。

  结尾:度生…

  

  开头:我站在梧桐下,想要看到那春光一刻

  结尾:我葬在梧桐下,看到了我穷其一生不曾看到的春光前一刻

  

  

  

  以上部分由我即兴发挥,不喜勿喷!

孤影诺垣

当你煮了菌子火锅让先生们品尝时

原创衍生,请勿上升。

人物随机,圈地自萌。

纯属娱乐,不喜勿喷。

  

  

仲甫

  

仲甫:好香啊~这叫什么?

你:都跟你说了叫菌子,菌菇,俗称蘑菇。

仲甫:我先尝一块先(拿筷子夹起一块)

你:(打掉筷子)没熟呢!吃死了我可不帮你收尸。

仲甫:敢情这东西吃了会死人?那,那你这不是害我呢嘛?

你:没熟当然会死,不过有些吃了能看见小人人。

仲甫:(打破沙锅问到底)小人人?

你:菌子有强烈的致幻效果,前提是没熟或生吃的情况下产生的轻微中毒,不过只局限于食用菌。毒菌什么的,生吃或沾了皮肤,死亡几率会更大。(化身云南菌子不准小百科)

仲甫:明白了。(等待开吃的命令)......

原创衍生,请勿上升。

人物随机,圈地自萌。

纯属娱乐,不喜勿喷。

  

  

仲甫

  

仲甫:好香啊~这叫什么?

你:都跟你说了叫菌子,菌菇,俗称蘑菇。

仲甫:我先尝一块先(拿筷子夹起一块)

你:(打掉筷子)没熟呢!吃死了我可不帮你收尸。

仲甫:敢情这东西吃了会死人?那,那你这不是害我呢嘛?

你:没熟当然会死,不过有些吃了能看见小人人。

仲甫:(打破沙锅问到底)小人人?

你:菌子有强烈的致幻效果,前提是没熟或生吃的情况下产生的轻微中毒,不过只局限于食用菌。毒菌什么的,生吃或沾了皮肤,死亡几率会更大。(化身云南菌子不准小百科)

仲甫:明白了。(等待开吃的命令)

你:吃菌子要清汤底,我呢?一贯喜欢麻辣,我先吃了,免得你又说我谋害你。(蘸水辣)

仲甫:入口丝滑,又鲜又嫩,好吃,给我点辣椒!麻酱吃不出精髓!

你:你会吃就半点别剩下,这可是好东西。

  

  

豫才

  

豫才:(咽口水)好了没有?口水快止不住了。

你:才下锅,着什么急呢您?

豫才:好鲜啊。(吃了一块)

你:您?您吃了?!吐出来呀!没熟,吃了指不定会死人!

豫才:(接着吃,两耳不闻窗外事)越辣越香,非常好!

你:(竖起大拇指)行啊您,您以为这是普通火锅吗?待会儿您要是看见小人人在你面前跳迪斯科,我可管不着啊!

豫才:好多糕点~桂花糕,萨琪玛。(出现幻觉)

你:完了,又中招一个!煮份牛奶绿豆汤催吐吧!

豫才:(吐完之后神清气爽)这下该熟了吧?

你:大难过后还要吃的,您在我这儿,是头一份儿!

豫才:麻辣鲜香,还得放辣,不然没味儿了。(疯狂干饭中)

你:可劲儿造吧,今日管够,明日我可管不着。

  

  

季刚

  

季刚:(疑神疑鬼)有毒吗?能吃吗?你确定真的没毒?

你:(耐心解释)没熟之前有毒,熟了之后能吃,我确定!

季刚:那就行。(漫长的等待~喝酒)

你:菌子配酒,阎王向你招招手。吃菌喝酒,奈何桥上孟婆迎。

季刚:(还没喝)至于吗?多放辣,我喜欢吃!

你:(加小米辣)至于!因为过早吃席对您不尊重。

季刚:有这说法吗?这菌菇绝对人间极品。

你:您老不想活长点?(边吃边把酒换成茶)

季刚:去!咒我?你别吃了,把酒给我。

你:(不给并且态度强硬)吃就吃,不吃就gun!

季刚:吃!(居然妥协了?)

你:吃了清汤菌菇锅,皇帝总统不及吾。(美滋滋)

  

  

蔡公

  

蔡公:馋嘴小猫咪,又煮什么好吃的了。(笑咪咪地凑过来)

你:(打蘸水)菌子火锅清汤底,老人家要吃清淡的。不过我就不同了,蘸水得麻得辣才有滋味。

蔡公:(坐好)那我这个老兔子可就有福了。

你:您要不也来一碗蘸水?我给您搞碗清淡的。(放麻酱)

蔡公:不用,入乡随俗嘛,辣椒少放点就是了。(期待)

你:(迅速)好嘞!(加芫荽)

蔡公:香菜放这么多?

你:对呀!少了它就没味儿了。和爆肚是一个原理,您吃不惯?

蔡公:吃的惯。(尝了一口菌子)不错,很嫩,你也吃呀,别光看我吃。怎么?怕有毒?我都给你尝了。

你:没有,没有(低语)还是老兔子可爱。

蔡公:小猫咪也可爱,辣的果然味道更好。

你:(脸容易红)都可爱。您喜欢吃,我这个季节都可以给您做。

蔡公:(埋头干饭)嗯,真乖,下次用麻辣烫底,更鲜。

你:(被夸了有点不好意思)嘿嘿~说到做到。

小生阿风

极速摸一个小章

可敬的鲁迅先生也好可爱呀

极速摸一个小章

可敬的鲁迅先生也好可爱呀

鱼鱼修飞侠_Fish🐟

如果让你穿越时空给鲁迅打个电话,你会说什么?

我:您好!是鲁迅先生吗?

鲁迅:是

我:先生,我对于您的文章有一点地方不是很明白

鲁迅:(问号)说吧

我:晚安是什么意思

鲁迅:……?

我: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包含了什么情感

鲁迅:(我就随便写写)

【省略中间废话】

我:好的先生,现在最后告诉您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鲁迅:什么事情?

我:千万不要和猪打架!无论发生了什么!

鲁迅:……

我:鲁迅先生?您不会想要以身试险吧?

嘟嘟嘟— —

我:哎?人呢?怎么就挂了嘛!


欢迎各位讨论ovo

我:您好!是鲁迅先生吗?

鲁迅:是

我:先生,我对于您的文章有一点地方不是很明白

鲁迅:(问号)说吧

我:晚安是什么意思

鲁迅:……?

我: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包含了什么情感

鲁迅:(我就随便写写)

【省略中间废话】

我:好的先生,现在最后告诉您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鲁迅:什么事情?

我:千万不要和猪打架!无论发生了什么!

鲁迅:……

我:鲁迅先生?您不会想要以身试险吧?

嘟嘟嘟— —

我:哎?人呢?怎么就挂了嘛!


欢迎各位讨论ovo

养养宝贝

【觉醒年代 之 梦】2

  

  好久没更新不好意思啦!

  前文在 ←

  

  

  文笔不好 多多担待 观文愉快~

  

  

  意识到笑喷了的我 赶紧找补 “啊 这个 那个 我是看先生们这么严肃 嘿嘿 我笑点太低了 哈哈 呵呵”边说着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边走过来


“这样 同学你先坐这”说话的人是守常先生 我看了看这个座位 之前学过点 但也没咋记住 总之坐的肯定是辈最小的 不禁想到守常先生考虑真周全 ......

  

  好久没更新不好意思啦!

  前文在 ←

  

  

  文笔不好 多多担待 观文愉快~

  

  

  意识到笑喷了的我 赶紧找补 “啊 这个 那个 我是看先生们这么严肃 嘿嘿 我笑点太低了 哈哈 呵呵”边说着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边走过来



“这样 同学你先坐这”说话的人是守常先生 我看了看这个座位 之前学过点 但也没咋记住 总之坐的肯定是辈最小的 不禁想到守常先生考虑真周全 



我入座之后​看了看三位先生



“那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仲甫



我以为他们要问什么坚持走什么道路正确呢 但是问的问题在我意料之中



“未来的人民 过得好迈?”急得守常方言都快出来了 我笑了笑了回答道



“这个您们不用担心!您看看我 这脸肉嘟嘟的 过得超级好的 未来啊我们奔向小康社会嘞 其实啊我还以为你们会说什么 走什么道路 靠我找捷径呢”




“这个你放心 我们是要靠自己的 通过实践等等一系列事情 才会判断旧中国应该我什么道路呢”仲甫



其实我现在担心的是几个月后巴黎和约啊 五四运动 学生好多都牺牲了 我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们 



“那个 虽然但是 我真的想说 未来会经历有史以来 最大规模的学生运动 到后来各个行业 工人阶级 商人阶级 都罢工罢市 具体时间和什么事就不和你们说了 北大也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特别是仲甫先生……”



“仲甫 守常……快来吃饭了”我还没说完 君曼嫂子就喊到 主要这不是什么 最主要的是我的肚子也附和着 啊啊啊让我死了算了 尴尬死了



“来了 正好都饿了”



其实我还在犹豫我能不能上桌 因为我看电视剧里 只有成年的儿子才能上桌来着 我还犹豫着呢 



“愣着干嘛 上桌啊”守常先生向我说道



哦吼吼 饿死了 上饭桌吃饭喽 当然那个大人先动筷子我还是知道的 我还看到了延年和乔年 咱就是说 很帅了啦 刚想完就听见



“哥 你说她一个小女孩 为什么都能上桌啊”



很明显他哥愣了一下 是的我也愣了一下



“可能她是很重要的客人 总之你可别嚼人家舌根子奥 这个好吃 你多吃点 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



乔年看着他哥 只能低头吃饭 顺便吃口哥哥夹的菜 嗯……好吃 嘴里嚼着东西 抬头看了我一眼 



哎我吓了我一跳 我正打量他嘞 然后就来了个对视 然后我就冲他笑了一下 一般情况下 我都是 对视不尴尬 谁先移视线谁尴尬 嘿嘿



我就知道谁都抵不过我这招 果然他先败下阵来 第一回合 我胜!



胡适之将一切都尽收眼底 摇了摇头笑着心里想道 不过是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孩罢了



饭后的编辑部……



“这么说你俩是相信她来自未来喽?”高一涵先生



“其实我们还是不能这么早妄下定……”胡适



“我相信她 既然仲甫先生和守常都相信 我说过了 我听仲甫的”说话的人正是迅哥



显然被打断的前者脸色并不是很好 别说他了 我脸色也是有尴尬转为崇敬 码垛 我就知道这个胡适之#****####(想找那个有一种心理小人哇哇乱叫要咬人的感觉那样的符号 但没找到(/_\))



“好!那就听豫才的 相信仲甫 也相信这个小同学”众人鼓掌示意



“感谢各位特别是仲甫先生 守常先生 和讯……啊不是鲁迅先生的信任 这样吧 和你们悄悄的浅浅的透露一下 未来中国人民站起来的日子啊”边说我边捂嘴嘻嘻笑



“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那是不是人们都吃得饱饭……”众人都开始辩论起来



“新鲜啊 你们这是围着一个女娃做什么嘞……”






打算在三篇的基础上 再加一个 感觉写不完 这篇好像有点水哈哈 很久之前写的哇 好像都快20天了 这里养养祝大家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 快快乐乐哇 (虽然是一句迟到的祝福)˃ʍ˂ 

还有诶 猜一猜结尾处的人是谁呢 无奖竞猜!走过路过瞧一瞧嘞






A某想摆烂

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 变成了路

  鲁迅先生的名言警句,我们可以说是从小背到大。

  甭管是他的作品还是名言,老师给出的评价,都是隐晦难懂,比如说我之前背过的“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变成了路。”

  一开始的我还是懵懵懂懂,不理解。就像一块夹心蛋糕,我只停留在外面的奶油上耗费体力,而有些人早就看到了夹心的果肉。

  我们的足天天踏在路上,要是单单思考这路的来源,呵,谁会去思考这些。要是真的去思考,那么顶多思考到一半,就开始排斥,就开始不耐烦。

  下面的话题可谓是只要有孩子,就会经常提起。你的前途,你的未来。

  我记得我父母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读书是最快的捷径。”现在也还是经常说...


  鲁迅先生的名言警句,我们可以说是从小背到大。

  甭管是他的作品还是名言,老师给出的评价,都是隐晦难懂,比如说我之前背过的“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变成了路。”

  一开始的我还是懵懵懂懂,不理解。就像一块夹心蛋糕,我只停留在外面的奶油上耗费体力,而有些人早就看到了夹心的果肉。

  我们的足天天踏在路上,要是单单思考这路的来源,呵,谁会去思考这些。要是真的去思考,那么顶多思考到一半,就开始排斥,就开始不耐烦。

  下面的话题可谓是只要有孩子,就会经常提起。你的前途,你的未来。

  我记得我父母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读书是最快的捷径。”现在也还是经常说,但是我就是当个乐子,谁能知道以后的事呢。你现在看到的我是个规规矩矩的学生,到了以后,我会是千千万万个人中的一个,可能是某个要被执行死刑的杀人犯,可能是大学生,可能是流浪者…等等等。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出路,捷径”都和道路有关,我可以这么说我的想法:

  本来谁都不知道干什么能够发家致富,某个行业或者事物有些人干了,出息了,发家致富了,大家便有样学样。

  就比喻成道路吧,这道以前根本没人走,后来有人走了,还在路上捡到了吃的果子,大家听说了,便都照葫芦画瓢,全往那条道上走。慢慢的,那条道变成了家喻户晓的路。

  我这篇文章只是为了证明我的一个小观点,学习才有出路,是前辈们屡试不爽的道路,一条已经发展了很久的道路。你可以选择在这条人人来往的大道上努力发光发亮,也可以走一条鲜为人知的小道,在小道上埋头苦走,不过我相信,路的尽头是繁华大道。

  

-END-

这篇文章只是我的脑抽产物

你要是不认同我的破观点,那你骂就骂,我不在乎

谢谢观赏

予丞

画点正儿八经的东西👌  

画点正儿八经的东西👌  

点亮_

“完了”?我们真的没有人才吗?

  近来本就烦躁,想到这个话题,我第一次半夜睡不着觉且觉得非一吐为快不可。

[图片]


  为便于现在理解,这里暂且把先生说的“天才”译为“人才”。

  

  我的父亲似乎总是很看不起年轻人——这很不可思议——无论是在战舰上做报道的记者姑娘,还是致敬经典的新声代歌者,他都“嗤——”并且表情古怪地吐出一句“小年轻孩子”或“小鲜肉”。

  但是他只对“飞流”不这样做。他似乎总是很高兴看到这个演员。

  因为父亲只熟悉他吧。

  

  假定我向家长介绍我喜欢的人,或者我现在向你介绍——...

  近来本就烦躁,想到这个话题,我第一次半夜睡不着觉且觉得非一吐为快不可。

        

  为便于现在理解,这里暂且把先生说的“天才”译为“人才”。

  

  我的父亲似乎总是很看不起年轻人——这很不可思议——无论是在战舰上做报道的记者姑娘,还是致敬经典的新声代歌者,他都“嗤——”并且表情古怪地吐出一句“小年轻孩子”或“小鲜肉”。

  但是他只对“飞流”不这样做。他似乎总是很高兴看到这个演员。

  因为父亲只熟悉他吧。

  

  假定我向家长介绍我喜欢的人,或者我现在向你介绍——

  “他是北京某211大学的学生,央视的实习主持人。”

  此时你脑海的印象是什么?

  “他是某某团的一个idol。”

   那印象又是什么?

  假如大众在优秀正剧中认识的年轻演员们先在爆火偶像剧中扬名,人们还会称赞“这才是我们需要的好演员”吗?

  

  有没有可能我们不缺人才,只是人们的偏见甚至不容许他们出现?

  

  像某些选秀节目的“盲选”并非真的盲选,内部人员都会以貌取人,它们极力标榜的优越性有多少?

  像互联网发达的现代,做自媒体略有起色的都叫“网红”——这个词在大众心里的印象怎样呢?

  像有些天生艺术型人格者但凡学习差不多一点,家里万不会让她(他)做艺术生,就按着社会时钟的规划上学上学上学。谁知道她(他)的“天才”被埋葬了多少呢?

  以上例子也许不都完美恰当,但应该都算是“偏见”的典型。

  

  什么“实践出真知”、“偏信则暗”……人们的嘴巴都极其熟悉,但他们的脑子不知道。

  把“一代不如一代”挂在嘴边的九斤老太们将现状的评价标准放在了哪一层呢?

  他们(它们)只是听见“老鼠”就在脑中摆过一遍棍棒,连听和看都不进行——明明舒克贝塔是多好的孩子啊!

  

  人们一面叹着“xx完了”,一面牢牢抱着成见甚至偏见不撒手不睁眼不开耳。

  厌则厌之,那土壤对你毫无用处,而种子已经是磕磕绊绊来到这里——把土壤留下吧!!!

  

  “是马也……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越读迅越发现先生真真是我精神导师般的存在,在“相似的困境和相同的绝望”中一语点亮行文灯。

  ❅选合集也许还好,打tag让我犯难。我希望更多网友看到这些话,但如果有哪里不合适的请私信,谢谢。

  ❅有人说好文学要雕琢好多遍的,有人认为让急需喊出的东西喊出是好文学,我觉得都有道理。而像这篇(暂且称为)“文章”呢,哎,别管它没多少“技艺”的事了。“为世用者,百篇无害”嘛!我在温暖的被窝里辗转反侧,一咬牙还是坐起来打字了——管它别的呢,我一个渣渣随便怎么讲!

  

  

  

  

  

  

  

  

  

  



青山无忧

 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门铃响了

  按门铃的不一定是好人

  铁生,铁生已经不在了

 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门铃响了

  按门铃的不一定是好人

  铁生,铁生已经不在了

可可

穿越之我是朱安81

  街上热闹 早点摊子上 小贩打开汤锅 一股白气升腾

  “吃什么二位”

  我们俩坐到长凳上 小贩热情地过来招呼

  “我要吃豆浆 小笼包”

  我说着 小贩看向先生 先生点点头

  “我也一样”

  “得嘞 两碗豆浆 两屉包子”

  小贩转身端饭 眼前的碗仍是冒着白色热气

  “冷不冷”

  我看着先生红红的鼻尖

  “不冷 ”

  我们俩只顾着吃饭 热乎的豆浆下肚 周身也暖了起来

  我递给他手帕擦嘴 他付了钱 我们...

  街上热闹 早点摊子上 小贩打开汤锅 一股白气升腾

  “吃什么二位”

  我们俩坐到长凳上 小贩热情地过来招呼

  “我要吃豆浆 小笼包”

  我说着 小贩看向先生 先生点点头

  “我也一样”

  “得嘞 两碗豆浆 两屉包子”

  小贩转身端饭 眼前的碗仍是冒着白色热气

  “冷不冷”

  我看着先生红红的鼻尖

  “不冷 ”

  我们俩只顾着吃饭 热乎的豆浆下肚 周身也暖了起来

  我递给他手帕擦嘴 他付了钱 我们继续往前走着

  “买什么来着”

  先生挠挠头

  “先生什么记性 吃了个早饭就忘了”

  先生笑笑 

  “想起来了 布匹 点心 茶”

  “今年也不下大雪”

  “不下雪更是干冷”

  来到稻香村 店家热心迎来

  “周先生 周太太 您二位置办年货来了”

  先生点点头

  “冬天栗子最好 咱们新蒸的板栗饼 来一些?”

  “包上两份…不 来三份吧”

  先生答他

  “还有枣花酥 杏仁饼 龙须糖 都来三份”

  我一口气说了许多 店家看了看先生 

  “照夫人说的包”

  “周先生 您买这么多 等下我们给您送到府上吧”

  “也行”

  先生点点头 又和店家对了一遍 我们又去布匹店

  “扯布”

  店里忙的不可开交 先生喊了一声 才有人来招呼

  “老爷太太 您扯什么布 来看看 我们这都是新进的绸子 都是苏货”

  “夫人 你看看 挑一挑有没有自己喜欢的 再给作人家的孩子扯一匹”

  “这个不错”

  我摸了摸一匹鹅蛋黄的绸子 料子也滑滑的 

  “这个做一身袍子 初春穿肯定好看”

  我回头跟先生说话

  “拿要这个 我看这个也好”

  先生手摸着一匹碧色的料子 比白色蓝一点 比蓝色又白一点

  “好看 这个也想要”

  我眨眨眼睛看着他

  “都买 都买”

  “这个绿色的 适合先生”

  我指着一匹深墨绿色的缎子 

  “很好看 很好看 这个给先生做衣服”

  我细细摸着料子 真的很漂亮

  “好 都买下吧”

  “小孩子 又是过年 扯一匹红色的吧”

  先生表示同意 一番挑选下来 布匹也好多捆了

  “送到家里吧”

  先生留了个地址给店家 

  随后又买了些龙井 已经走出很远了 没了力气 只好叫了车回家 刚好到家 送点心布匹的也到了

  “搬进去吧”

  年货摆了小屋满满半屋

  “这才叫过年嘛 过年就是要消费”

  先生笑了笑

  “你自己欣赏吧 我累了 要去休息了”

  “我也累 我也休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