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鲁迅

459.3万浏览    7698参与
Ü1

某堕落文人的全套怼人真经

深受这种阴暗思想毒害

你看都把我毒黑了[衰]


★★★★★:且介亭杂文,南腔北调集,坟(摩罗诗力说孤篇压全集)

★★★★:准风月谈,二心集,华盖集

★★★:而已集,三闲集,华盖集续编,伪自由书,集外集拾遗>故事新编,花边文学,中国小说史略,且介亭杂文二集>热风

★★:集外集,且介亭杂文末编>呐喊,彷徨,野草>两地书

★:朝花夕拾,汉文学史纲要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殒颠。..."...

某堕落文人的全套怼人真经

深受这种阴暗思想毒害

你看都把我毒黑了[衰]


★★★★★:且介亭杂文,南腔北调集,坟(摩罗诗力说孤篇压全集)

★★★★:准风月谈,二心集,华盖集

★★★:而已集,三闲集,华盖集续编,伪自由书,集外集拾遗>故事新编,花边文学,中国小说史略,且介亭杂文二集>热风

★★:集外集,且介亭杂文末编>呐喊,彷徨,野草>两地书

★:朝花夕拾,汉文学史纲要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有一游魂,化为长蛇,口有毒牙。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殒颠。..."

"......离开!......"

Different World

迅哥儿的服装搭配技巧

“……人瘦不要穿黑衣裳,人胖不要穿白衣裳;脚长的女人一定要穿黑鞋子,脚短就一定要穿白鞋子;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但比横格子的还好;横格子的胖人穿上,就把胖子更往两边裂着,更横宽了,胖子要穿竖条子的,竖的把人显得长,横的把人显的宽……”——萧红《回忆鲁迅先生》

迅哥儿的服装搭配技巧

“……人瘦不要穿黑衣裳,人胖不要穿白衣裳;脚长的女人一定要穿黑鞋子,脚短就一定要穿白鞋子;方格子的衣裳胖人不能穿,但比横格子的还好;横格子的胖人穿上,就把胖子更往两边裂着,更横宽了,胖子要穿竖条子的,竖的把人显得长,横的把人显的宽……”——萧红《回忆鲁迅先生》

叫我阿也

用鲁迅的方式写“我想你了”

最近貌似总在某音刷到这个标题,所以想试一试

妈呀第一次写这种好紧张。写的不像不要喷我!

正文:

       外面的雪又忽得下了 ,地上也如以往是一片白。走出房门,忽想到要去院中踩雪。大抵是病了罢,独自一人,却好似听到了两人踩雪的声响。回身一望门前那两棵枣树,望见树上落了雪,竟是分外的好看,只是这树在想你,树人也在想你。

咋样写的还行吧。欢迎大家给予建议哈!

今天我们语文老师可能抽风了,上网课让我们看黑白电影,还是迅哥儿的文章改编的,大家知道是什么电影吗?(偷偷告诉你们个关键词:祥林嫂)  

最近貌似总在某音刷到这个标题,所以想试一试

妈呀第一次写这种好紧张。写的不像不要喷我!

正文:

       外面的雪又忽得下了 ,地上也如以往是一片白。走出房门,忽想到要去院中踩雪。大抵是病了罢,独自一人,却好似听到了两人踩雪的声响。回身一望门前那两棵枣树,望见树上落了雪,竟是分外的好看,只是这树在想你,树人也在想你。

咋样写的还行吧。欢迎大家给予建议哈!

今天我们语文老师可能抽风了,上网课让我们看黑白电影,还是迅哥儿的文章改编的,大家知道是什么电影吗?(偷偷告诉你们个关键词:祥林嫂)    

acho

先生一直都在,他便是唯一的光

先生一直都在,他便是唯一的光

あなた

[此后竟没有炬火]

[我便是唯一的光]

给这张照片加了一点滤镜,真的好喜欢这一张!

(没有加水印,可以自取)

[此后竟没有炬火]

[我便是唯一的光]

给这张照片加了一点滤镜,真的好喜欢这一张!

(没有加水印,可以自取)

可可

穿越之我是朱安26

回到家时 已是日落西山 我们俩说说笑笑进了大门口 见着先生把车子停在合适的地方 就准备去了正厅

进了正厅便觉着气压不对劲 周娘娘坐在上座 闭着眼睛 似乎等我们俩许久了

我抬头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先生 先生抿了抿嘴 

“母亲”

“回来了?”

周娘娘悠悠开口 语气很平淡

“嗯…我和大先生一块回来的”

我解释道 上去给她斟茶 先生撩了一下衣服坐到一旁

“任瑞家的媳妇晌后和我坐了一会”

她说的这个人我倒有些印象 似乎常见她出入家里 没说过话 ...


回到家时 已是日落西山 我们俩说说笑笑进了大门口 见着先生把车子停在合适的地方 就准备去了正厅

进了正厅便觉着气压不对劲 周娘娘坐在上座 闭着眼睛 似乎等我们俩许久了

我抬头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先生 先生抿了抿嘴 

“母亲”

“回来了?”

周娘娘悠悠开口 语气很平淡

“嗯…我和大先生一块回来的”

我解释道 上去给她斟茶 先生撩了一下衣服坐到一旁

“任瑞家的媳妇晌后和我坐了一会”

她说的这个人我倒有些印象 似乎常见她出入家里 没说过话 不过光看神态眼神 便知是个碎嘴子市井闲妇

我微微点头 全当周娘娘在拉家常

“她说…”

周娘娘睁开眼看着我 全不像之前那样温慈

“你骑了个洋车子穿街走巷”

原来是这

“邵家太太搬家 因不方便送了我 我…”

“成何体统”

周娘娘一拍桌子 声调也提了几分 我被吓了一哆嗦 实在有些不理解她生的什么气 

先生站起身走过来 把吓呆住的我拉到身后

“母亲生这么大气做什么”

先生把我斟到一半的茶继续斟满 周娘娘用绢子捂住嘴咳了起来

“要不是任瑞家的来告诉我 我便永不知这丢人的事了”

丢人的事 便是我骑了自行车到街上去了 我顿悟了 怒气飙升 这便是丢人的事了吗

先生皱了眉 无奈的看看我 

“母亲 这原也算不上什么事 那任瑞家的爱嚼舌根子 便随她吧”

先生打着圆场 递给我眼色 约是叫我忍一忍

“随她去?骑了那洋玩意叫街坊邻居看了新鲜 那是你的媳妇 也是周家的人 我不管 岂不叫周家的脸都丢了精光”

“母亲!”

先生阻止了周娘娘继续向下说 我在一旁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恨恨地轻轻的揪着衣襟

愤恨

愤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 恨这世俗对妇女的迫害

“马上把那祸害人的东西丢了去 真是 坏俗败家”

周娘娘站起身 似乎恨极了那无辜的自行车 走了

我垂着头 一腔委屈说不出 转身走了

我走的很快 就想赶紧回房与这晦气的世界隔了开

听着脚步 先生是在后面跟着的 我进了房 把外套随手一撇 坐到凳子上生气

听着身后的先生关上门 又给我拾起外套

“别恼了 嗯?”

先生蹲到我面前 抬头看着我 用手盖住我放在膝上的手

“我做了什么了嘛…”

我说着 忍不住眼泪滴到膝上 先生皱着眉 抬手给我擦眼泪

“别哭…唉…”

先生站起来 把我揽在怀里 我把脸埋在他腰间 忍不住流泪 

又听着外面几个人正编排那自行车的去处

“老太太吩咐 把这铁家伙扔的远远的 或是拆了卖铁去 你们俩利索些”

“是”

听了这些 我便更委屈了 我还是很喜欢那辆自行车的

先生抚着我的后脑勺 先生也是无奈的吧

许久

“我已找好了房 挑个晴天 咱们就搬过去住吧”

我抬起头看着他

“真的吗”

先生点点头

“咱们不供神 不设供台 就咱们俩 想骑自行车就骑自行车 想看电影就看电影”

“那我现在就收拾东西”

我预备起来 先生拉住我

“我明日请天假 你与我去挑家具 等着后日咱们就搬过去住”

我高兴了 早日离了这规矩限制的地方 我是十分乐意

先生抬手给我抹去泪痕

“叫你受委屈了”

我摇摇头

“与先生一起 我便不知什么是委屈了”




繡水土著那个谁

将将~~冰箱贴~~


P1是手糊拍的佩弦hhhh感觉蛮好玩就做了封面

P2正片

P3大烫门迅哥儿

P4已上色的集个合,本来还有陈那什么仲甫,被朋友薅走了×


BTW有人想要嘛😳最紧手头紧巴快吃不起蛋炒饭了

有意向的话可以在评论区告我一声🙏

将将~~冰箱贴~~


P1是手糊拍的佩弦hhhh感觉蛮好玩就做了封面

P2正片

P3大烫门迅哥儿

P4已上色的集个合,本来还有陈那什么仲甫,被朋友薅走了×




BTW有人想要嘛😳最紧手头紧巴快吃不起蛋炒饭了

有意向的话可以在评论区告我一声🙏

谔龙

当先生们在公交车上惨遭让座

有ooc注意!

不喜勿喷注意!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注意!

审核给我过要不然就跪你面前注意!

勿上升注意!


【仲甫】

?!

啥啊?居然有人给我让座?!

我我我我有那么老了吗???

【咬牙切齿】

让吧让吧!我就不坐!气死你们!


【憨坨】

哦哦,谢谢谢谢。

这真是个好时代。

居然有人让座给我,

让我坐着看《共产党宣言》。

这孩子不错,努努力,来北大吧。


【迅哥儿】

············...

有ooc注意!

不喜勿喷注意!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注意!

审核给我过要不然就跪你面前注意!

勿上升注意!



【仲甫】

?!

啥啊?居然有人给我让座?!

我我我我有那么老了吗???

【咬牙切齿】

让吧让吧!我就不坐!气死你们!



【憨坨】

哦哦,谢谢谢谢。

这真是个好时代。

居然有人让座给我,

让我坐着看《共产党宣言》。

这孩子不错,努努力,来北大吧。


【迅哥儿】

·················

我登上公交车上一看,这车里让座的不分男女,笑容满面的脸上都写着‘老人您请坐’几个字。我横竖不愿坐,仔细看了半晌,才从人群里看出情来,满车都写着三个字“您请坐”!


我很老了?


好吧,既然如此。

那就挪出一部分前出来买护肤品好了。

人可以老,心态和外表不能老。


【延年&乔年】

延年:··········

乔年:············

乔年:哥,别人给你让的座。

延年:不是,给你让的。

乔年:哎呀哥,别人就是给你让的,不要辜负了别人的好心。

延年:啥啊,我如此年轻,肯定是让给你坐的乔年。

乔年:你坐。

延年:你坐。

乔年:你坐!

延年:你坐!

路人:·······

路人:这俩真磨叽。我坐!

延年&乔年:起来!年纪轻轻的,谁让你坐的!

路人:·········

路人:艹

溪溪晚晚

[觉醒年代]不要靠近文科办公室,会变得不幸

abo 预警      严重ooc   勿上升历史 勿上升历史真人

侃 培cp向  周氏兄弟亲情向 北 李 南 陈cp向  适之先生与女诗友友情向  

假设你是一个名为小王的北大学生,是a

—————————————————————


1.今天,豫  才先生让你课下找他,改一篇你的文章。你刚到文科办公门口,便听见了季   ............

abo 预警      严重ooc   勿上升历史 勿上升历史真人

侃 培cp向  周氏兄弟亲情向 北 李 南 陈cp向  适之先生与女诗友友情向  

假设你是一个名为小王的北大学生,是a

—————————————————————


1.今天,豫  才先生让你课下找他,改一篇你的文章。你刚到文科办公门口,便听见了季   刚先生愤怒的声音:“胡  适 这黄毛小儿,写这不伦不类的白话诗,真是数典忘祖!”

你等季。 刚先生说完,敲了门,轻声说了句:“报告”,便推开了门。眼前的一幕,令你震惊了:

申  叔先生安抚着那气急败坏的人。空气中淡淡的烟气,你依稀可以辨认出是那是申  叔先生的信息  素。你的到来让季 刚先生与申 叔先生不约而同的盯着你。在看到你后,那本就不好辨认的烟气迅速收起。沉默,是今天的文科宿舍。

你很快反应过来,向两位先生鞠躬后,便走向豫       才先生的办公桌处。


2.到了豫   才先生处,你有些差异,毕竟豫。 才先生的信息  素可是茴香豆味的,虽然奇怪,但好辨认啊。这如同雨后的清新味道,不应该啊。

你看了看周围。哦,星   灼先生在旁边,解释通了,毕竟这如同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这偌大的北大,也只有星灼先生的潮油土一味了。


豫 才先生帮你拉了个板凳,适意你坐下后,便把对你文章的评价道给你听。虽然豫   才先生讲的非常之精彩,但空气中若隐若现的茴香豆味实在诱人。你有些饿了,不由自主的开始想中午吃什么。星   灼先生瞧了你一眼,空气中潮油土味突然变重,豫 才先生才后知后觉的收了信息素。


3.“仲 甫兄,看今天学生给了我什么。”守 常先生拎着个笼子进了办公室,你想偷偷的看一眼,果不其然的被豫 才先生瞪了一眼:“再看,再看把你文章撕了。”你看着在豫  才先生手里,自己写了两天的文章,决定对豫  才先生使出稻香村诱惑,非常好使。


你通过声音,勉强可以辨认出,守常 先生把兔子放到了桌子上,抱出了兔子,放进了仲 甫先生的怀里。那兔子明显是被仲 甫先生身上的青草味给吸引了,一直往先生身上蹭,最后还是守 常先生递过去的一把草救了急。小兔子在桌子上安安静静的吃草,大兔子在守 常先生怀里看着小兔子吃草。



3.“女士们,就先到这吧,我还有些事情。”门外,是适   之先生与他的女诗友们。“先生,那我们可以做 西式的告别吗?”一位声音甜美的女诗友对着适  之先生问道。

“那个适   之呀,就先别用西式告别了,挺麻烦的,你的稿子新青年急着用。”仲 甫先生走向门外,打断了适  之先生与他女诗友的交谈。


“女士们,正如仲  甫兄所说,我要快些了,下次吧!”


你一直很好奇适   之先生一个beta 是怎么牵动他的那些Omega 女诗友的心的,但你很感谢仲 甫先生的即使出现。但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觉得这是某位江姓友人对仲 甫先生的威胁(划掉)。




感谢深渊提供的星灼先生的潮油土味信息素

感谢两只仲 甫爱跳舞的点梗北李 南陈

感谢上一期送出粮票的朋友们(不过还是别送了,写的太烂)

吃书人

这就因为中国人看小说,不能用赏鉴的态度去欣赏它,却自己钻入书中,硬去充一个其中的脚色。所以青年看《红楼梦》,便以宝玉,黛玉自居;而年老人看去,又多占据了贾政管束宝玉的身分,满心是利害的打算,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就因为中国人看小说,不能用赏鉴的态度去欣赏它,却自己钻入书中,硬去充一个其中的脚色。所以青年看《红楼梦》,便以宝玉,黛玉自居;而年老人看去,又多占据了贾政管束宝玉的身分,满心是利害的打算,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LifJust Yours

众所周知 某人一站起来就开始炫耀它那细嫩的小腰板🤤(我不对劲

众所周知 某人一站起来就开始炫耀它那细嫩的小腰板🤤(我不对劲

麋鹿没有

头发的故事

・ 他们忘却了纪念,纪念也忘却了他们!


・ 他们都在社会的冷笑恶骂迫害倾陷里过了一生;现在他们的坟墓也早在忘却里渐渐平塌下去了。

我不堪纪念这些事。


・ 你们的嘴里既然并无毒牙,何以偏要在额上贴起“蝮蛇”两个大字,引乞丐来杀?……


・ 你们将黄金时代的出现豫约给这些人们的子孙了,但有什么给这些人们自己呢?


・ 他们忘却了纪念,纪念也忘却了他们!



・ 他们都在社会的冷笑恶骂迫害倾陷里过了一生;现在他们的坟墓也早在忘却里渐渐平塌下去了。

我不堪纪念这些事。



・ 你们的嘴里既然并无毒牙,何以偏要在额上贴起“蝮蛇”两个大字,引乞丐来杀?……



・ 你们将黄金时代的出现豫约给这些人们的子孙了,但有什么给这些人们自己呢?




生白

新读鲁迅有感

径取偏屋远噪声,终于书案又逢君。

看得经年人与事,多知君名不知心。

径取偏屋远噪声,终于书案又逢君。

看得经年人与事,多知君名不知心。

秦邈想喝旺仔牛奶
明天考试,迅哥儿保佑我语文上9...

明天考试,迅哥儿保佑我语文上90!

明天考试,迅哥儿保佑我语文上90!

🦎un.

王府井牙科医生:“你的牙快掉光啦~”

鲁迅:“不信谣不传谣

/随后去了稻香村买了三盒饼干开心的吃了起来

王府井牙科医生:“你的牙快掉光啦~”

鲁迅:“不信谣不传谣

/随后去了稻香村买了三盒饼干开心的吃了起来

可可
写数学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两人去梅...

写数学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两人去梅园回家撑伞那段 根据想象描了下来 可惜我0美术基础 把这美感糟践了🙏估计幼儿园小朋友都比我画的好

写数学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两人去梅园回家撑伞那段 根据想象描了下来 可惜我0美术基础 把这美感糟践了🙏估计幼儿园小朋友都比我画的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