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鲈鱼

49.6万浏览    2539参与
陌上人如玉Paris

“鑫”之陷阱 02

二、初见


院长领着玉浩来到卢鑫所在的科室。


一进门,院长就热情地介绍到:“小鑫啊,这是新来的护士,叫张玉浩。你可不要欺负他哟!他是一个很好的护士,要好好一起合作。有什么问题你们两个人多沟通、多交流。都是年轻人,想必话题肯定不少……”


院长打趣着说了好一会儿。


“放心吧院长,我会好好和他一起工作的。”卢鑫笑着说道。眼神里流露出的满是一个成熟男性的责任和担当。


“好,那我就放心了。那你们忙,我先走了。”院长说道,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院长慢走。”卢鑫说道。


“还能怕我吃了他不成,我又不是食人怪。”卢鑫心里暗自想到。


“你好,我是张玉浩。以后还请您多多...

二、初见


院长领着玉浩来到卢鑫所在的科室。


一进门,院长就热情地介绍到:“小鑫啊,这是新来的护士,叫张玉浩。你可不要欺负他哟!他是一个很好的护士,要好好一起合作。有什么问题你们两个人多沟通、多交流。都是年轻人,想必话题肯定不少……”


院长打趣着说了好一会儿。


“放心吧院长,我会好好和他一起工作的。”卢鑫笑着说道。眼神里流露出的满是一个成熟男性的责任和担当。


“好,那我就放心了。那你们忙,我先走了。”院长说道,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院长慢走。”卢鑫说道。


“还能怕我吃了他不成,我又不是食人怪。”卢鑫心里暗自想到。


“你好,我是张玉浩。以后还请您多多包涵。毕竟我刚来到这座城市,也没什么朋友,有很多事情对于我来说还是未知数。”张玉浩笑着说道。


“院长刚才再三嘱咐我的事情,我肯定会放在心上的,这点你不用担心。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能用的到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卢鑫满脸堆笑地说道。


“这个人还真有点奇怪,干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会突然跳槽来我们医院。”卢鑫思忖着。


卢鑫上下打量玉浩一番,玉浩一双乌黑的眸子,像两颗饱满的黑葡萄一样,里面似有一汪清水。大大的双眼皮,笑起来弯成一个月牙,好看极了。睫毛长的真是可以扎“死”人了,是名副其实的睫毛精。另外,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俏皮的小酒窝。玉浩真算的上是标标准准的美男子了。


玉浩心里想:“这个人还真是如传说当中的一样好啊!英俊潇洒却又风度翩翩,对我没有一丝傲慢,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儿。”


玉浩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不禁陷入了沉思……


大概是这样的玉姐姐?!👆🏻

万册师妹

定制文

德云社的,

金曦的,

鲈鱼的,

扇粽茶园的(我的相声社!以后会有的!),这个有莹夏(我和我搭档)、魏曹(我弟和我徒弟)……

乱炖也可以!

群像也OK!

随便挑!

形式如下:

类型:_________

主要:_________

次要:_________

形式:_________(有对话型,普通文型)

我的评论不要钱!

可以私信,

可以评论!

更的慢是有原因的!

我尽量做到日更!

我在每篇下面都会有图的哦!

今日图:
[图片]

德云社的,

金曦的,

鲈鱼的,

扇粽茶园的(我的相声社!以后会有的!),这个有莹夏(我和我搭档)、魏曹(我弟和我徒弟)……

乱炖也可以!

群像也OK!

随便挑!

形式如下:

类型:_________

主要:_________

次要:_________

形式:_________(有对话型,普通文型)

我的评论不要钱!

可以私信,

可以评论!

更的慢是有原因的!

我尽量做到日更!

我在每篇下面都会有图的哦!

今日图:

W酱肘子

卢老板和玉姐姐的中篇同人~

民国向 互攻

人物黑化向 [有一点点ooc]

结局是BE

有参考二人的真实经历~


总览

卢鑫玉浩是一对站在台子上讲相声的搭档,众所周知,“搭档如夫妻”,他们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在平时都是很亲近的一对。


虽然有人也曾因此动了情,只是真真假假便无从得知了。


卢鑫的嗓子显然是属于祖师爷赏饭吃型的,对于那些摩登小姐会的歌或是舞厅里扭的舞是耳熟能详,戏剧节目的掌握程度也差强人意,实在属于那种每个方面都有涉猎,真正精通的却只有一些的。


他极其擅长交际,无论在谁面前都能说得上话。台上十分活泼,台下却略有羞涩。


玉浩因...

卢老板和玉姐姐的中篇同人~

民国向 互攻

人物黑化向 [有一点点ooc]

结局是BE

有参考二人的真实经历~




总览

卢鑫玉浩是一对站在台子上讲相声的搭档,众所周知,“搭档如夫妻”,他们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在平时都是很亲近的一对。


虽然有人也曾因此动了情,只是真真假假便无从得知了。


卢鑫的嗓子显然是属于祖师爷赏饭吃型的,对于那些摩登小姐会的歌或是舞厅里扭的舞是耳熟能详,戏剧节目的掌握程度也差强人意,实在属于那种每个方面都有涉猎,真正精通的却只有一些的。


他极其擅长交际,无论在谁面前都能说得上话。台上十分活泼,台下却略有羞涩。


玉浩因长相秀气被观众老爷们称作“玉姐姐”,对于戏曲那算是信手拈来,台风十分稳捷,不论是捧哏或逗哏都很拿的出手,书画也是极其不错的。


这么的一个戏子,在看戏的女子中颇受欢迎。而他本人在台下则显得比较冷淡,一副天塌了都风轻云淡的模样。


关于性格差异如此之大的二人为何会成为搭档,这得是一点机遇,其中却也有另两对搭档被迫被拆散的隐情。


这两人原先是跟着另一个戏班子演出的,都有自己的搭档,玉浩更是和他的搭档历经七年之痒,虽然并未挺过第八年却也凭二人默契的合作和其俊秀的面貌收获了一群粉丝。


卢鑫一路过来历经曲折,他与玉浩合作的前两年在那个戏班子被迫停演,搭档拱手让给别人;同时嗓子不堪重负,音色变了,这使他曾一度陷入低谷期。


后来,二人因一回街头演出结缘,成为一对临时搭档,配合的得心应手,获得观众们的一致好评,甚至比原先的搭档更得观众眼缘。这么一来,两人都动起了别的心思,想一块出去打拼,都想干出一番事业来。


与此同时,戏班子越发容不下二人,也促使两人的这点心思继续成长。


最终,这心思在某一年的秋季付出了实践。


一家茶馆在长安矗立起来,生意在当地分外火红。

这是后话了。






【壹】 渊源

要说这两个人的缘分,那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不知是在戏台上站了几年,玉浩有天发了一笔小财。


高兴的他下台就撸起了袖子,大臂一挥,冲着几个师弟还有他的搭档颇为爽快道:“今天我请客,大家敞开了吃!”


几人着长衫去了当地一有名的饭店,店里都是穿西装的商界老板,他们站在店里有点局促。


玉浩倒是很冷静,叫来服务员点了饭菜就合上双眼休息。


饭局进行到了一半,玉浩捧着酒杯喝着喝着眼神就开始乱飘,然后他就盯上了一个面生的男子。


“那人是你朋友?”玉浩问了一圈,最终发现那是个不要脸的在蹭吃蹭喝。


他忽的就恼了起来,只是忍着不说。一边继续就餐,一边死盯着他,合计着那人如果继续这么不要脸他就借着酒劲给他一拳。


吃着吃着,他又困了起来,于是又一合眼,直接昏睡过去。


再一睁开眼,饭局将近结束,玉浩此时也清醒过来,再朝那个方向一看,那个男的早走了。他在心中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别教我逮着你!


还就真让他逮着了。


戏班子来了几个新加入的,玉浩看着几个师弟,忽然发现其中一人自己好像见过。心下认为他应该是什么旧友,便对他格外亲切。


那师弟生得一副白生生的小脸,长得并不算好看,眼神却十分诚恳,嘴也很甜,待人十分友好,对玉浩这个师哥毕恭毕敬的,着实让玉浩过了一把年长者的瘾。


其实年长倒也不是,这师弟听说还比他大了一岁,只是经验玉浩多一点,所以地位自然是一目了然。


顺带一提,这个师弟本名叫卢鑫,在戏班的别名叫作卢海乐,玉浩本人对应的别称是张海浩。


玉浩对卢鑫一直都算是很亲近的,直到有一天和搭档聊天,搭档无意间评价师弟说:“我觉得他长得有点像那天你请客蹭饭的那个……不过他俩肯定不是一个人,海乐人好,不像那个男的不知廉耻。”


玉浩猛的惊了一下,然后忽然想起那个欠扁男人的长相,不过确乎是无法将俩人联系在一起。


他急于求证,拉着卢海乐的手问道:“你是不是一个月前蹭我们那桌饭的?”


卢鑫不解道:“啊?”


玉浩报出了饭店名,卢鑫摸着头想了想,这才回忆起来:“哦,我好像在一个月前去过那,不过我没有蹭你们的饭啊。”


玉浩看着师弟不解的模样,忽然不太想刁难他了:“算了,可能是我记错了。”


卢鑫笑了笑,玉浩在心中评价道:


一个甜美的傻小伙。



————————————————————————————

最后一句话取自尼罗太太的《捕风》~(强烈安利 \(^▽^@)ノ )

第一回写真人的同人(。í _ ì。)

总览是按照俩人真实经历的,本文可能对鲈鱼有黑化的描写,总不是可能让二人完美无瑕的(不然怎么BE)……着重描写青曲社时期的鲈鱼~

说实话内心忐忑,于是先放个总揽和第一章,看看诸位的反应……

如果诸位喜欢,我一定会继续写的……

欢迎各位评论!


迪路光
希望大佬们看到并且才思泉涌然后...

希望大佬们看到并且才思泉涌然后更文

希望大佬们看到并且才思泉涌然后更文

箫若离

因为@Hessel 老师的戒瘾太戳我了就画了这张)p3是赶机场前随便摸的

私心tag

文章链接:尼古丁 by Hessel 

因为@Hessel 老师的戒瘾太戳我了就画了这张)p3是赶机场前随便摸的

私心tag

文章链接:尼古丁 by Hessel 

北熙.LY

叛逆救赎 (二)

请勿上升正主


放学了,张玉浩心不在焉地走在小巷子里。


小巷子里很安静,没什么人。


突然,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特别胖,油腻腻的脸上十分猥琐。


张玉浩抬眼,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还敢这样看我,待会儿把你操的叫爸爸!”


男人说着就要抱住他。


周围没有人,就算他喊救命,也没有人会理他。


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影。


那个黑影一下子把男人扑倒,抬起拳头打在他的脸上。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男人的脸迅速肿了起来。


直到打到出血,才肯停下。


卢鑫双手支撑地板,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


“...


请勿上升正主


放学了,张玉浩心不在焉地走在小巷子里。


小巷子里很安静,没什么人。


突然,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特别胖,油腻腻的脸上十分猥琐。


张玉浩抬眼,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还敢这样看我,待会儿把你操的叫爸爸!”


男人说着就要抱住他。


周围没有人,就算他喊救命,也没有人会理他。


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影。


那个黑影一下子把男人扑倒,抬起拳头打在他的脸上。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男人的脸迅速肿了起来。


直到打到出血,才肯停下。


卢鑫双手支撑地板,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


“你不用管。”


“其实,不用你打他。”


“为什么?”


“因为,我报警啦!”


张玉浩笑的灿烂。


卢鑫竟一时看着出了神。


“他真好看。”


卢鑫在心里想着。


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后,他害羞地跑到天台。


张玉浩看着他的背影,想着,这人又作什么妖?


但还是跟了上去。




到了天台。


冷风吹在卢鑫的脸上。


让他清醒了一点。


“为什么不去上课?” 


张玉浩抬头,看着比他高一点点的卢鑫。


“就是不想去,毕竟我这种人,就算读书也没什么用,早早踏上社会,给自己谋一条生路。” 


虽说没错,但是他可能没有想过,像他这种人,哪家公司会要他?


张玉浩也是傻,没有想到哪里去。


“可你不想想你爸妈吗?”


张玉浩无奈只好搬出他的爸妈。


“我没爸妈。”


卢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张玉浩看的心疼。


原来他没爸妈,怪不得会这样……


“从我记事儿那年起,我们家就没有一天是消停的。我爸妈天天吵天天吵,每次吵完了之后我妈都会离家出走,我爸也就拿我出气。”


“在我10岁那年,他们终于离婚了。他们本来是都不想要我的,但是法律有规定,我就跟了我爸。我爸又找了个女人,她天天对我拳打脚踢,我爸也不管。”


“我至今都忘不了他冷着脸在旁边看着我被打的场景。”


“我还可笑的想着妈妈会回来看我,可她没有。”


“我13岁时,我爸死了,不过我没有一点心疼,反而我觉得是他应得的。”


“哦不,他不配当我爹。”


“那个女人和她的外遇在一起了。”


“我就一个人,到了16。”




“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都习惯了。”




一个孩子,自己那么多年,这里面的伤心,痛苦,是不会有人知道的,我们都觉得他可怜,可他却说他习惯了。





“你…能听听我的故事吗?”



“说吧。”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就死了,只留下我和妈妈,妈妈一直对我特别严厉我一直都在学习,只知道妈妈不容易,想让她开心。”


“同时,我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好孩子。”


“我也一直顺着她做,一直听她的,没有过反抗,因为我觉得她永远是对的。可我现在觉得,我没有自由。”


“但我还是不敢反抗,因为怕伤了她的心,因为我知道她不容易。”


“那一天晚上,我和她拌了几句嘴。”


“我眼看着她从不可置信到愤怒,再到悲催。”


“她慢慢蹲下,慢慢开说她养我这么大多不容易,说我不听话,说我没有心。”


“你知道吗?她那时候就像是一个疯子。”


“我开始觉得她的爱让我承受不起。”


“我逐渐远离她,她又开始说我,又开始翻旧账,或许在她眼里,我就是个没有心,不知道体谅妈妈的孩子吧。”


“她现在几乎每天都要吵,每天都要闹,我快疯了,可我也不敢怎么样,可能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不能做一个和妈妈吵架的孩子吧。”



一阵沉寂。


“走吧。”


卢鑫开口,慢慢走下天台。


“去哪?”


张玉浩问他。


“回家。”


卢鑫回答。


张玉浩慢跑跟上他。


“你家住哪?”


“玉鑫小区,12号楼。”


这楼是他爸爸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我不想面对她。”


“好了,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


“那我们一起走?我家也住哪儿。”


“好。”


在张玉浩看不见的拐角处,卢鑫笑了。


那笑或许是一种释然吧。

山奈子

整理了一下相册,发现鲈鱼对视真的好甜啊...(虽然有几张老板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玉姐姐也暴力吉娃娃上身)

我擅自宣布他们俩永远都是对方的!!!谁也抢不走!!!

有谁有意见吗!

(自己拍的,抱图请随意~最好留个红心⁄(⁄ ⁄ ⁄ω⁄ ⁄ ⁄)⁄)

整理了一下相册,发现鲈鱼对视真的好甜啊...(虽然有几张老板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玉姐姐也暴力吉娃娃上身)

我擅自宣布他们俩永远都是对方的!!!谁也抢不走!!!

有谁有意见吗!

(自己拍的,抱图请随意~最好留个红心⁄(⁄ ⁄ ⁄ω⁄ ⁄ ⁄)⁄)

北熙.LY

没有学问,想表达的不过一句


“此生有幸能与你们遇见”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你们永远都是那个少年。

没有学问,想表达的不过一句


“此生有幸能与你们遇见”


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你们永远都是那个少年。

扇山

河斜月落『一』

大理寺日志看的上头想自己写

ooc

架空历史


洛阳城内,已到宵禁时刻,这街上除了打更人只有巡城的士兵,这街上除了老鼠野猫偶乱窜的声音,就只有巡城士兵的佩刀和盔甲碰撞的声音,宵禁之后的洛阳,安静的可怕。

这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屋顶略过,引起了士兵的注意,听声音似乎的停留在了一家客栈面前,和他们只有几步的距离。

这带头的士兵一只手紧紧握着佩刀,一只手把灯笼往那人面前伸,突然一把没有出鞘但刀鞘也做工华丽的刀停在了他拿灯笼的手上。

“先斩后奏,皇族特权。”

冷清的声音响起,那士兵瞬间知道是谁,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丢掉手里的灯笼转头就跑,同伴内心正感到奇怪“这人怎么跑的这么快?莫不是...

大理寺日志看的上头想自己写

ooc

架空历史


洛阳城内,已到宵禁时刻,这街上除了打更人只有巡城的士兵,这街上除了老鼠野猫偶乱窜的声音,就只有巡城士兵的佩刀和盔甲碰撞的声音,宵禁之后的洛阳,安静的可怕。

这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屋顶略过,引起了士兵的注意,听声音似乎的停留在了一家客栈面前,和他们只有几步的距离。

这带头的士兵一只手紧紧握着佩刀,一只手把灯笼往那人面前伸,突然一把没有出鞘但刀鞘也做工华丽的刀停在了他拿灯笼的手上。

“先斩后奏,皇族特权。”

冷清的声音响起,那士兵瞬间知道是谁,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丢掉手里的灯笼转头就跑,同伴内心正感到奇怪“这人怎么跑的这么快?莫不是遇到了鬼怪?”在转头一看那被丢掉的灯笼,微弱的火光照亮了说话的人的腰牌,这银质的腰牌上面刻着苍劲有力的【大理寺卿】四个字,吓的那些人是赶忙溜走,连那人的样子都不敢去看。

“啪”的一声说书人拍响醒目,观众听的入神,书馆外头是繁华喧闹的洛阳城,溜号的卢鑫倚在书馆门口,听着里面的人编排着玉浩的故事。

突然熟悉的感觉传来,他连忙偏头躲过了玉浩的拍肩,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女孩,摔坏了人家还没吃多少的糖葫芦,小女孩哇的一声还没哭,就被玉浩抱了起来,哄着她不哭。

“你娘呢?”

“娘亲要我在这里等她。”小女孩停止了哭泣抽噎的说,奶声奶气的很是可爱。

卢鑫拿来新买的糖葫芦赎罪了,孩子到底是孩子,看着吃的立马不哭了,在玉浩怀里拿着糖葫芦啃,塘渣掉在了玉浩的衣服上他也没说什么。

“你在这里干什么?”

“听你的英雄事迹呢。”卢鑫指着里面说的起劲的说书人和听的入迷的观众。

他们说的那个嚣张的黑衣人就是面前这个抱着小女孩的大理寺卿玉浩,卢鑫比他略低一级官位是少卿,这次是有个江洋大盗找到了住处他们带队来抓。

“故事而已听听就行了,房鹤迪他们有点慢啊,还没好?”话音刚落,他们停在小巷子里面的马车缓缓走到了明处,辛杰对这他们点点头。

玉浩看着怀里吃完糖葫芦已经在睡着的小女孩,庆幸这次的任务换的是普通衣服,不然穿着大理寺的头衣服到处走,别说着孩子了,人群也早就吓跑了一大半吧。

正在思考怎么处理这个小女孩的时候,一个打扮浮夸的妇女走过来,亲切的叫着小女孩

“哟公子,你怎么抱着我家姑娘啊,慧儿来跟娘回家了。”

玉浩谨慎的后退一步,卢鑫拉住妇人不让她靠近,随即玉浩小声的叫醒女孩,小女孩揉揉眼睛,睡眼朦胧的看着叫醒自己的人。

“这是你母亲吗?”他转过小女孩的身子,小女孩摇摇头。

“她不是我娘亲,我不认识她。”

闻言,妇人让他们别多管闲事并露出一脸凶相想去抢孩子,却被卢鑫按住。

“今儿就算大理寺的人来了也没用。”

卢鑫闻言嗤笑一声亮出腰牌

“不好意思,我就是大理寺少卿卢鑫。”

瞬间那妇人脸色煞白,还没出口求饶,就被卸了下巴一同带到了马车上。

“哟?少卿大人和卿大人这是一起捡了个孩子?”驾驶这马车的辛杰看着又在玉浩怀里睡着的小女孩小声调侃到

“顺便还抓了个拐卖犯。”

——

书馆内,说书人口若悬河的说着大理寺卿的故事。

“传说,那大理寺卿的常服偏爱白色,是个白衣飘飘气质干净的少年,可是只要换上了大理寺的衣服,就会变成阎罗王一般的人物。”

——

我又来霍霍鲈鱼了哈哈哈哈哈

Hessel

【鲈鱼/吉乐】尼古丁

@箫若离 老师的两篇点梗!呜呜呜我写得太垃圾了愧对老师

两篇都跟烟相关,两篇之间无联系


《戒瘾》   

 卢老师视角叙述(不知道符不符合老师的要求)


1

我一直搞不懂我的搭档。


他有时候安静得像睡着了一样,有时却絮絮叨叨得像个老妈子,这大概可以用外冷内热来解释。但为什么他面对我的时候,从来都不像和园子里的师兄弟面前那样活泼,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不过以后不用再想啦,我要搬家了。


2

我搞不懂我的搭档,此事由来已久。他这个人太过复杂,复杂得像邻家小孩用十几只蜡笔画出来的画。


但是...

@箫若离 老师的两篇点梗!呜呜呜我写得太垃圾了愧对老师

两篇都跟烟相关,两篇之间无联系






《戒瘾》   

 卢老师视角叙述(不知道符不符合老师的要求)



1

我一直搞不懂我的搭档。


他有时候安静得像睡着了一样,有时却絮絮叨叨得像个老妈子,这大概可以用外冷内热来解释。但为什么他面对我的时候,从来都不像和园子里的师兄弟面前那样活泼,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不过以后不用再想啦,我要搬家了。



2

我搞不懂我的搭档,此事由来已久。他这个人太过复杂,复杂得像邻家小孩用十几只蜡笔画出来的画。


但是人的认知总有偏差,如果我不是执拗地想要了解他的全部,我或许也能自豪地说我是最了解他的人。而在他眼里,我大概也只是一个幼稚的娃娃。


但是他最近像变了个人。


起初,他只是在回避我,不再和我说话。虽然在屋里我们一直很少交流,但是现在连人都很难看到了。我回来的时候桌上只摆了一只碗,饭菜也只够一人份,问他他就说自己已经吃过了,然后躲进房间里,再也不出声,我贴在门上,连京剧都听不见。


他开始变瘦,变得憔悴,我怀疑如果半夜走进去他的房间,他大概也睁着眼没有睡着,否则他怎么会憔悴成这样,我忙了半个月终于闲下来看他一眼,竟然会觉得触目惊心。


他太瘦了。


今天中午我迟了些回。


回来的时候,他正靠着墙边,我一推开门他就直勾勾地看着我。


“你去哪儿了?这么晚回来?”


我一面放下手里的足球一面回答他。


“路上有点堵车。”


他狐疑地看了我几眼,又好像松了口气,慢慢站起身往阳台上走,我盯着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手颤抖地打着火,然后白雾就模糊了他的上身。


我叹了叹,在饭桌旁坐下。饭桌早就摆满了菜,他也许已经等了我很久。


我这样解释着他的反常。


“一起吃啊。”


他好像含含糊糊地答了句吃过了,也可能没有回答。


我只能一个人吃。他做的家常小菜倒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只是西红柿炒蛋咸过了头,咸得吃一口要灌半碗水。


行吧,可能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事,把他惹着了,但我不知道。


这或许就是他最近反常的原因?


我还是吃完了整盘。


3

事实证明,当张玉浩都出现反常的时候,解释比忽视还要没用。他的脾气开始像六月的天气一样反复无常,客厅被他弄得一团糟,但每次他房门紧闭的时候,整个屋子就像只有我一个人住一样荒凉。


直到我忍无可忍地打开他的房门的时候,他终于不是安静得像死了的样子。


他在一声不响地扭着那个老音响的音量开关,一下一下,机械似的。老音响里还放着京剧,咿咿呀呀的诡异极了。


“你最近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我暴怒地喊。


这一点都不像我,我从来不发脾气,这使我悲哀地发现,我的搭档兼室友,他的一举一动给我的影响都太过深刻。可笑的是,我还谨遵他前不久宣布的“不允许进入我房间”的命令,把他扯出了房门。


“你他妈告诉我啊!有本事发脾气没本事说吗!”我拉扯着他的衣领,他险些站不稳。


“你少管我!不是说要搬出去了吗?你就这么闲?”他一把甩开我的手,向我逼近了几步,我有些慌,缩了缩脖子。


“就因为这个?”


我开了个玩笑。


“搞得你跟个看着闺蜜出嫁的小女生似的。”


显然这个玩笑不怎么是时候,他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怔怔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了两圈有些无措地扎进房间。


还在尖着嗓子飙高音的京剧戛然而止,我突然觉得有些无力。


我好像真的一点都不了解我的搭档。


4

接下来的几周,他好像闹够了,但还是时不时走到客厅里,好像在找什么。我们就躺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盯着脏兮兮的天花板,什么都不想。


玉浩突然告诉我他要戒烟。


“说得好像你戒得掉似的。”


我笑了笑。


玉浩烟瘾大极了,但说起来,这也算是我的错。


刚认识的时候,两个人都穷得要命,他屋里唯一一张椅子是张破木椅,带把手的。我去他家里坐,两人也不说这些日子怎么过来的,就瘫在地上,各自掏一根烟,借着一个打火机点着,然后谁也不看谁,谁也都不出声,假装世故地吞云吐雾,那时候他瘦得皮包骨,活像只吉娃娃,他尖削的轮廓只有这一会儿不会扎到我眼。明明他吸烟是我教的,但往往最后我都会被呛出眼泪,他却一点事都没有,甚至朝我笑,笑得前仰后合。


那些年抽到快烧着手指才停下的烟头全都摁熄在那张破木椅上,把手椅背椅脚全是小黑洞,后来出了名搬新家的时候他给扔了,说是看着不好受。


“说得好像你戒得掉似的。”


我大笑着重复。


他瞪了我一眼。


“我肯定会戒掉。”


也是,张玉浩向来说到做到。


“是啊是啊。”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你大概要吃很多戒烟糖吧,没准我再见你的时候你连糖尿病都有了。”


我自顾自地笑起来,他没有理会我,只是到处找着藏在屋里各个角落挤得皱巴巴的烟盒,找了一下午。


被找出来的烟盒堆满了整个桌子,像一座小山一样,有好猫有窄版猴,花花绿绿的。他搬来一只铁桶,在里面点了火,然后一包一包往里面丢,严肃得像在举行什么仪式。杂乱的烟味冲进我鼻腔,我呛得冒眼泪,他转过头看我,我看不清他的神情。


大概又在笑吧。我无聊地想。反正总不会有眼泪。



5

我搬家那天,大大小小的物件从这个不大的屋子里搬出去,久积的灰尘扬得到处都是,一时间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的。张玉浩蜷在沙发上,自从戒了烟之后似乎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安静地看着我忙出忙入,像一片奄奄一息的叶。


我出门的前一刻没忍住回了头,他正愣愣地看着我,像被丢弃的残破的布娃娃一样,我没由来地觉得残忍。


“你还是别戒烟了。”


我忍不住劝他,他像没听见似的,只是安静地看着我,累极了一般。


“我能当你孩子的干妈吗?”


他的开口实在让我猝不及防,尽管我一直在看着他。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他之前的所有反常都从来没有出现过。我还是最了解他的人,他也最了解我。


又或者之前才是他,现在和从前的都是假的。


我盯着他的眼睛,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他的眼睛里满是疲惫,像是世界上最疲惫的人,但是他还是一脸乞求地看着我,好像在求我什么天大的事。


“噢,当然可以。”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只要你想的话。”







《冰淇淋和万宝路》     

校园pa

BGM:《way back home》 



“夏天就应该吃冰淇淋。”

 

卢鑫把柠檬冰淇淋递给玉浩的时候这样说道。

 

“夏天吃冰淇淋?俗不俗啊。”

 

玉浩接过去舔了一口,冰冰凉凉,柠檬酸从舌尖蔓延到舌沿,然后奶油的香甜就涌上来,黏糊糊的,好像充满了整个脑袋。

 

“俗?人们从夏天吃冰淇淋到开始流行冬天吃冰淇淋,他们不俗?”

 

玉浩埋头咬了一大口,疼痛和爽快同时出现在太阳穴上,他含含糊糊地回答。

 

“俗,真俗。”

 

为什么两个大学生还会像小孩一样专门跑到小卖部买两支柠檬冰淇淋,起因可以总结为卢鑫发现玉浩也吸烟。

 

这两件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联系,但确实就是这样。

 

卢鑫找到玉浩的时候,他正在吸烟。那是校园里少数没有安装监控的地方,玉浩半倚着墙,烟飘得很稀薄,跌跌撞撞地往南边走,没走多远就消失不见了。学生们和教授们的喧闹很远很远地传来,倒有些恍如隔世。

 

卢鑫笑了笑。

 

“喂,你也不怕违反校规啊。”

 

玉浩撇了撇嘴,没说话,他俩都清楚,校规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只是一张白纸罢了。

 

卢鑫走近,从他兜里摸出了烟盒。

 

“万宝路爆珠?你喜欢这个牌子?”

 

没等玉浩答话,他又抢走了玉浩唇边那根,塞到自己嘴里,猛吸一大口,玉浩没阻拦,只是咂了咂嘴。

 

“这烟也不是说味道不好,就是跟我想象的感觉不太像,反而有点像……柠檬冰淇淋。”

 

“你以为它叫爆珠,就真的跟果浆爆珠一样?”

 

“不是,不是,我想象里,应该是五彩缤纷的,应该是炸开的,而不是慢慢涌上来。”

 

“就跟我们上次在实验室炸颜料一样?”

 

“是,也不是,那些颜料在炸开的一瞬间是的,但之后全都黏在墙上,糊在一起,就不是了。”

 

卢鑫被呛了一口,玉浩扑哧一声笑出来,卢鑫郁闷地扔到地上,踩灭了。

 

“你以后还是不要买这个牌子的了。”

 

所谓乐极生悲,玉浩看到自己只吃了几口就掉在地上的冰淇淋球,差点没哭出声,最可气的,卢鑫还在旁边笑得快要抽搐了。

 

玉浩郁闷死了,又掏出那包万宝路爆珠,抽出一根想把它捏碎。

 

“你说,我把烟草撒在这坨冰淇淋球上面,点上火,它会不会像火球一样烧起来?”

 

“别!别撒,我有一个更好玩的主意。”

 

卢鑫憋着笑拉住了玉浩。

 

“你把鞋袜脱了,把脚趾陷进冰淇淋球里面,你这一块皮肤会记住那种带着柠檬香的冰凉,于是你以后无论走到哪儿,都像踩在柠檬冰淇淋球上面,说不定你的脚指盖上还会粘上柠檬黄。”

 

行吧,玉浩终于知道他俩的作品差别在哪儿了。遇到一个快融化的冰淇淋球,一个想让它快点融化,好过完它短暂的一生,顺便添一点辉煌,一个想让它保持自己,在别人的记忆里永远冰凉。

 

玉浩难免会把这样的事情扩大到他们本身的差别上,天知道卢鑫脑子想的又是什么,是让冰淇淋球掉在地上这件艺术的事更加艺术,还是单纯想让它变得更好玩。

 

玉浩最后采取了最俗最俗、俗得他自己都嗤之以鼻的方法处理——他用纸巾和蛋筒捞起来,把地擦干净,然后整个扔进了垃圾桶里,算是买了棺材作了祈祷,在它死之前就进行了葬礼,原因只是他不想每次看见那摊污渍都想起这件事。

 

这么想,它的确有些可怜,玉浩为它默哀了几分钟,卢鑫在旁边皱着眉头,大概也在难过。这两个人傻得可以,尽管这样的事常常在他们身上出现,而他们往往称之为浪漫。

 

之后玉浩好久都没有抽过万宝路爆珠,那没抽几根的烟盒被他放进了宿舍柜子最深的地方,也没扔,算是一个祭奠品。

 

但他还是喜欢去那个角落。事实上,玉浩选择在那里抽烟不只是因为那里没有监控,更重要的是,那里有一座破破烂烂的秋千。

 

秋千绳子很长,因此能荡得很高,玉浩有事没事就在上面坐会儿,在这件事上,他幼稚敏感得像个小孩,尽管所有人都认为他很稳重,比他的挚友卢鑫稳重多了。

 

好吧,他俩并不是什么朋友,如果用世俗的话语来定论,他们大概算是恋人,奇怪的是即使他们毫无遮掩,所有人都并不相信。

 

玉浩一边荡着秋千一边无聊地想着。

 

搞艺术的或许都比较容易伤感,风在他向前荡起的时候灌了他一个满怀,在他向后荡去的时候又疯狂地把他往边缘挤弄,他意识到是否自己身边太过空旷,以致所有的感官上都是风。

 

卢鑫就在他最低落的时候出现。他在他向前冲下去的时候向他张开双手,然后顺着落势坐上他身旁的空位,手臂缠上他的脖颈,唇贴上唇,缝隙里还泄出他的笑声。

 

卢鑫就是卢鑫,能读懂一切的卢鑫。

 

玉浩只来得及感叹这一句。雨争先恐后地落在他们的头顶,紧贴的脸,顺着衣领爬进冒着薄汗的背脊。

 

大概是夏天的急雨,否则怎么会如此黏腻。

 

卢鑫在台上弹着吉他唱歌的时候,玉浩就在台下看。

 

他唱的歌据说叫《way back home》,英韩双语的,卢鑫的语言天赋实在不错,短短一周就直接登了台。

 

玉浩看着他像每一个活泼帅气的大学生一样又唱又跳,台下的尖叫此起彼伏,很忍不住地笑出声。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也弄一节目,好歹也能跟他登同一个台,但去年他自己上去举着把二胡拉了首《赛马》,自己倒是尽兴了,台下的观众听得昏昏欲睡,那场面着实不太好看。

 

台上的卢鑫唱到“I'll find my way back home”之后吹起了口哨,女生们的欢呼更甚,有的男生也不甘示弱地跟着吹起来。

 

玉浩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听懂歌词。

 

不过他们确实是不能听懂的,卢鑫唱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坐在很后排的他,所有的眼神好像在叫他“回家吧回家吧”,玉浩在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明白卢鑫怎么能像心理辅导师一样高兴平和地唱出这一句话,明明内蒙古到西安比山东过来还要远。他曾经问卢鑫是不是也会想家,卢鑫扬起嘴角。

 

“想呀。”

 

玉浩又问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问题,整个句子像被打碎了重装一样,好像问了歌,也问了家乡。

 

卢鑫笑得更加开心。

 

“反正,以后或许也不会再回去了。”

 

前面的一群人拥了上去,带着相机手机形形色色,玉浩回过神来,应该是表演结束,校园报的人在追着问问题,还有些是在求签名求合照。玉浩看见卢鑫也被围在中间,他坐在舞台边上,其他人在舞台下,众星拱月的样子。而他的男孩脸上带着礼貌的笑,或许还露出了那只可爱的虎牙,小腿贴着台子一晃一晃,露出的那一段脚踝白得反光。

 

玉浩很慢很慢地起身,跟着其他人向外走,他摸出兜里的烟,烟卷在他指间绕着,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朝着舞台大喊。

 

“卢鑫!”

 

有的人听见了,转过了身,有的人没有注意,还看着台上的人。但是无所谓,因为卢鑫看过来了,他像是等了很久一样看着玉浩,笑得明媚又张扬。

 

“卢鑫!你毕业之后,是不是还会待在西安?”

 

玉浩把手掌环起,放在嘴边大喊。卢鑫也跟着做了。

 

“是啊!”

 

玉浩勾起嘴角,放下了手。

 

“那我毕业之后,也待在西安好了!”

 

他朝台上一扬手,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卢鑫就伸手接住,拿下来一看,万宝路爆珠。

 

玉浩转身往外走,朝背后挥了挥,直到走出门都没有回头。

 

卢鑫从盒里抽出一根,点燃,放进嘴里猛吸了一口,四周的相机手机伴随着惊讶的抽气声不断闪着,柠檬冰淇淋的味道像果浆像颜料一样迸溅在他的口腔。



墨羽(开学)
哎,我这满脑子无处安放的黄色废...

哎,我这满脑子无处安放的黄色废料🙈

哎,我这满脑子无处安放的黄色废料🙈

逍遥一生唯爱鲈鱼

深夜放几对情头,图源见水印。头几对都是我和肖下用过的(最后一对不是),放心我的库存还很多[doge]。最近开学了没法码字更文,不过手稿都有写,放假就更!我保证!(鸽子的承诺

深夜放几对情头,图源见水印。头几对都是我和肖下用过的(最后一对不是),放心我的库存还很多[doge]。最近开学了没法码字更文,不过手稿都有写,放假就更!我保证!(鸽子的承诺

陌上人如玉Paris

“鑫”之陷阱 01

一、初见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大地的时候,卢鑫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晨跑。


他的身影由近及远,向着小区外面的湖边跑去。湖边的空气是那么新鲜,卢鑫慵懒地伸了伸懒腰,不禁感叹自己的生活多么健康、规律。


结束了晨跑后,卢鑫回到家,洗完澡,准备上班。笔挺的西装,配上一副细框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卢鑫是x市的某三甲医院r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主治医师的他,更是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


“早上好!”卢鑫对同在一个医院工作的医生兼朋友房鹤迪打着招呼。


“大家早上好!”卢鑫对着自己科室的护士和医生如是说道。


旁边的小护士纷纷议论:“哎哎...

一、初见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大地的时候,卢鑫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晨跑。


他的身影由近及远,向着小区外面的湖边跑去。湖边的空气是那么新鲜,卢鑫慵懒地伸了伸懒腰,不禁感叹自己的生活多么健康、规律。


结束了晨跑后,卢鑫回到家,洗完澡,准备上班。笔挺的西装,配上一副细框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卢鑫是x市的某三甲医院r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主治医师的他,更是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


“早上好!”卢鑫对同在一个医院工作的医生兼朋友房鹤迪打着招呼。


“大家早上好!”卢鑫对着自己科室的护士和医生如是说道。


旁边的小护士纷纷议论:“哎哎哎,看见了吗?就那个穿西装的,头发梳的特别整齐的,不仅长得帅,听说家里条件也不错,年纪轻轻就当上主治医师了。”


“听说了,就是还缺个对象,他要是愿意跟我搞对象,我肯定能笑出花来,倒贴我都愿意!”另一个小护士打趣到。


这天上午似乎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这天下午,就看见一个人风风火火地来到了医院前台。


“您好,我是今天约好了来应征护士的。我叫张玉浩。请问院长办公室在哪?”那个人慌张地问道,仿佛心里有万只蚂蚁在吞噬她。


“上顶楼左拐第一间办公室就是了。”


“好的,谢谢。”


来到了院长办公室,张玉浩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院长听完后非常满意,当即决定把她分到卢鑫所在的科室。


卢鑫是院长的得力助手,有张玉浩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护士的加入,更是锦上添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