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鲨鱼

16954浏览    71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3 11:10
海豹王xx

你们的错!

  ◉ᴥ◉   


你们的错!

  ◉ᴥ◉   


海豹王xx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画了这篇漫画!

 ◉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画了这篇漫画!

 ◉ᴥ◉   


KH Graphic
邂逅 南太平洋,在温暖的洋流中...

邂逅

南太平洋,在温暖的洋流中,寂静空灵,我们与灰礁鲨有了亲密的邂逅。

National Geographic 收录

邂逅

南太平洋,在温暖的洋流中,寂静空灵,我们与灰礁鲨有了亲密的邂逅。

National Geographic 收录

海豹王xx

朋友!!鲨鱼胖了!!你呢???

朋友!!鲨鱼胖了!!你呢???

麟阁

【沙雕脑洞】反派boss之间的对话

     继续ooc 

两个毒枭之间的心酸对话


       


        闻劭:你好


  鲨鱼:你好


  闻劭:我是毒枭


  鲨鱼:我也是毒枭


  闻劭:我是变态


  鲨鱼:我也是变态


  闻劭:我很喜欢...

     继续ooc 

       

        两个毒枭之间的心酸对话


       


        闻劭:你好


  鲨鱼:你好


  闻劭:我是毒枭


  鲨鱼:我也是毒枭


  闻劭:我是变态


  鲨鱼:我也是变态


  闻劭:我很喜欢一个警察


  鲨鱼:我也很喜欢一个警察


  闻劭:但我喜欢的那个警察他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


  鲨鱼:我喜欢的那个警察他也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


  闻劭:我被我喜欢的人一枪爆头


  鲨鱼:我被我喜欢的人差点割喉


  闻劭:你还没死?


  鲨鱼:没


  闻劭:别急,总会死的


  鲨鱼:……


  闻劭:到时候你被干掉了就来找我,我带你去抢盒饭


  鲨鱼:谢谢了您嘞


  闻劭:不客气,应该的


  鲨鱼:emm为了报答你我送你一个礼物


  闻劭:什么?


  鲨鱼:【江停抱着吴雩】jpg.


  闻劭:???


  鲨鱼:你喜欢的警察和我喜欢的警察好像是闺蜜


  闻劭:你的情敌和我的情敌好像是表兄弟


  鲨鱼:缘分一道桥


  闻劭:世界真是小


  鲨鱼:我去继续当反派去了,改天再找你聊


  闻劭:好的,再见


  鲨鱼:再见


  (乱入)


  我:你们俩组个邪教吧


  (小声bb我站闻劭受)


  


  


  


  


  ……顶锅盖逃走


  


恶魔
嘿嘿嘿是画的长尾鲨鲨的拟人很开...

嘿嘿嘿是画的长尾鲨鲨的拟人
很开心的瞎摸起了肌肉?

我真的好喜欢异肤色和伤疤啊啊啊啊!!!!!

只有兜裆布希望不要被屏蔽了//心虚

嘿嘿嘿是画的长尾鲨鲨的拟人
很开心的瞎摸起了肌肉?

我真的好喜欢异肤色和伤疤啊啊啊啊!!!!!

只有兜裆布希望不要被屏蔽了//心虚

皮皮鸦啊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那大鱼...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那大鱼被什么吃呢?→_→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那大鱼被什么吃呢?→_→

小肉whisper

鲨鱼来了 你开心吗😱😱还有我满满的颜料~哈哈😄

鲨鱼来了 你开心吗😱😱还有我满满的颜料~哈哈😄

一条鱼。
微博换了这个头像,因为十分可爱...

微博换了这个头像,因为十分可爱,这边也忍不住发了一下。

我对可爱的定义可能已经被鲨鱼吃了。

微博简介改成了

“人类与吾孰咸”。

微博换了这个头像,因为十分可爱,这边也忍不住发了一下。

我对可爱的定义可能已经被鲨鱼吃了。

微博简介改成了

“人类与吾孰咸”。

Adonis

【牙痛】

※第一次写文      🐰是第一个饭的韩团


※自己个人半夜睡不着的文字小想法


※xxj文字罢了


周子瑜最近牙疼的厉害,连平时最爱吃的面包都懒得嚼了。姐姐们都在笑小孩一定是因为在背地里偷吃甜食,平时老成稳重的人居然背地偷吃甜食,这太戳“妹妹傻瓜们”的萌点了。


小孩也不反驳,安安静静地坐着任由姐姐们摸着自己略为肿着的右颊,只是目光一直锁定在淋浴间的方向。朴志效挤开直呼可爱的“傻瓜们”,叫大家赶紧都去睡并拿出冰袋,关切的叫小孩张开嘴巴,子瑜呲了呲牙说:“姐姐怎么也傻了,在最里面怎么看得见,牙龈略微有点肿罢了。不要担心。”...

※第一次写文      🐰是第一个饭的韩团


※自己个人半夜睡不着的文字小想法


※xxj文字罢了


周子瑜最近牙疼的厉害,连平时最爱吃的面包都懒得嚼了。姐姐们都在笑小孩一定是因为在背地里偷吃甜食,平时老成稳重的人居然背地偷吃甜食,这太戳“妹妹傻瓜们”的萌点了。


小孩也不反驳,安安静静地坐着任由姐姐们摸着自己略为肿着的右颊,只是目光一直锁定在淋浴间的方向。朴志效挤开直呼可爱的“傻瓜们”,叫大家赶紧都去睡并拿出冰袋,关切的叫小孩张开嘴巴,子瑜呲了呲牙说:“姐姐怎么也傻了,在最里面怎么看得见,牙龈略微有点肿罢了。不要担心。”


“哎呀,虽然肿得不是很严重但也不是看不出来呀!后面还有工作呢。子瑜要照顾好自己啊,不准偷吃甜食了,怎么这个年纪还蛀牙,牙疼呢。睡觉前记得用冰袋试试消肿。”


凑崎纱夏正好从淋浴间走出来,脸上冒着热气,更显得水灵稚嫩。“sana啊,正好你等会给子瑜敷一下,我去睡啦!”志效打了个哈欠便回房了。


客厅只剩下了周子瑜和凑崎,年下舔了舔嘴唇,开口道:“姐姐头发还滴着水,不擦擦吗?”随即又立刻马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毛巾,湿漉漉的眼睛示意纱夏赶紧坐过来。凑崎弯了弯眼睛,直接坐到了子瑜的腿上。


子瑜被热气略微蒸红了脸,抬起手帮纱夏擦起了头发,小孩很认真地一板一眼地做着擦干头发的工作。凑崎好像有点不满,低下头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小孩的鼻尖。子瑜觉得痒便笑着往后退,手上动作却不减笑道:“姐姐怎么和酷吉一样。”


年上也不生气,笑眯眯地却有点恶劣的戳起小孩的酒窝,恰好是肿的那块,子瑜嘶了一声。纱夏这才拿起旁边的冰袋贴到小孩右颊上,“是因为最近休息不好,再上次在海边吹冷风着凉肿的吗?”纱夏问道,想到之前两人一起去旅游,因为空调温度太低,小孩牙龈也肿了。


“嗯,但是姐姐们都觉得是我偷吃甜食得到的惩罚呢。”子瑜笑眯眯又略带无奈。“呀,肯定是momo和娜琏姐姐说的,以为我们家子子和她们一样呢。”


周子瑜放下了手中的毛巾,纱夏的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窝在她腿上给她时轻时缓的给自己揉着右脸颊。


“其实姐姐们也没怎么说错。”

“????真的偷吃了吗?”

周子瑜探头在凑崎的鼻尖啄了一口。


“对啊,因为姐姐太甜了,我尝一口就会有蛀牙会牙痛。”


喜歡周子的pabo

YES or YES (satzu)

  近在咫尺,却仍感觉远若天边。

  触碰到了,却感觉触碰到了空气。

  看见了你,却看不进心里。

  你温暖的话语却无法解除我内心的冰冷,但是却像毒药一般,让我每天都想听见,没有解药只能持续上瘾。

  但是戒不掉又何妨?

  爱上你的我本就无药可救,我贪婪的想要更多,想要你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温柔,全部都属于我。

  可是不可能的吧?你那善良又纯粹的内心是不会苟同这样的事吧。越想心脏越发疼痛,要怪就怪我自己,爱上了你。

  一个不知道结果的爱情,让人心慌。

  子瑜啊......我该拿你怎么办?

  

  凑崎纱夏望着天空,在夜色的笼罩下,落下了眼泪。

  

  ...

  近在咫尺,却仍感觉远若天边。

  触碰到了,却感觉触碰到了空气。

  看见了你,却看不进心里。

  你温暖的话语却无法解除我内心的冰冷,但是却像毒药一般,让我每天都想听见,没有解药只能持续上瘾。

  但是戒不掉又何妨?

  爱上你的我本就无药可救,我贪婪的想要更多,想要你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温柔,全部都属于我。

  可是不可能的吧?你那善良又纯粹的内心是不会苟同这样的事吧。越想心脏越发疼痛,要怪就怪我自己,爱上了你。

  一个不知道结果的爱情,让人心慌。

  子瑜啊......我该拿你怎么办?

  

  凑崎纱夏望着天空,在夜色的笼罩下,落下了眼泪。

  

  

  周子瑜究竟喜欢什么样的人?

  这是凑崎纱夏最近在思考的问题。

  自己虽然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也受到了很多对于外貌、魅力以及性格等等的称赞,却在周子瑜面前失了自信。

  只是对于周子瑜这个人,凑崎纱夏可以说自己很了解,却也不了解──听起来很矛盾,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凑崎纱夏常常在想,周子瑜究竟喜欢什么样的人?

  像名井南这样安静的人,而且冷静聪明的人?还是像俞定延这样喜欢整理,同时也很照顾别人的人?或是周子瑜的好亲故──孙彩瑛这样自由又很洒脱的人?

  凑崎纱夏不知道,她没有头绪。

  TWICE的大家都很优秀,所以周子瑜如果喜欢上任何一个人,凑崎纱夏不会过于意外,却会感到些许失落,但至少目前没有这样的迹象。

  但是凑崎纱夏自己的心意,似乎不太能传达出去的样子。

  对于其他成员,凑崎纱夏总是能很自然地和她们肢体接触,无论是拥抱成员还是在成员的脸上轻啄一下,那是她表现爱的方式;但周子瑜可就不同了,凑崎纱夏一面对周子瑜有股微妙的感觉,平常能在其他人身上实行的事情,在周子瑜面前完全做不出来。

  好比想要拥抱周子瑜,却会在靠近不到十公分时,被自己的想法给阻断而收回了本该环住对方的双手。

  是的,凑崎纱夏害怕了。

  她害怕自己陷的更深,进而导致两人的关系一去不返。

  ──虽然一切都是凑崎纱夏的假设。

  「YES……or……YES……」在阳台里坐着的凑崎纱夏,落寞地看着没多少颗星星的夜空,似乎连一点光亮都不给她,彷佛遮住了希望的光芒。她轻抚着自己手上的戒指,想要获得一些能量,然而却丝毫无用。

  明明新歌是如此欢快的歌曲,凑崎纱夏却无法从中找到共感。

  

  你无论选什么都会跟我交往──这种不切实际的话。

  

  『如果真的只有一个选项给子子选就好了……』

  凑崎纱夏趴在阳台的铁栏杆上,冰冷的温度使她身体冷得直打哆嗦,使得原本早已冰冷的心又再度降温。

  凑崎纱夏很难受,她已经因为这个问体困扰了许久。她无法踏出那一步,她没有勇气和周子瑜坦白,万一对方因为自己的告白而困扰该如何是好?

  陷入低迷气息的凑崎纱夏闭上了眼,她的心情就如同现在韩国寒冷的天气一样,没有温暖的感觉。

  但凑崎纱夏下一秒就感受到了温度的变化。

  周子瑜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并为她披上了一条毯子。

  凑崎纱夏的心像是靠近了暖炉,开始渐渐升温。

  「欧尼,吹风吹太久会感冒的。」周子瑜关心地说着,并且露出那好看的笑容。一如往常,周子瑜永远用行动代替言语来关心每个人。

  虽然自己不是特别的,但凑崎纱夏还是被眼前的人给温暖了。

  「等等就进去了……子瑜,谢谢。」凑崎纱夏不会说出来她现在有多幸福,但她掩饰不住的嘴角早已出卖了她,可是周子瑜并没有看见。

  「欧尼最近怎么了?感觉很没有活力。」

  因为夜色过暗的关系,凑崎纱夏看不清周子瑜此时此刻的表情,不过应该如凑崎纱夏所想,是很担心对方的表情吧。

  「行程太多了而已……」这是实话没错,却还有不可诉说的另一半原因。

  凑崎纱夏因为喜欢周子瑜的这件事情困扰自己许久这种事──是不可能说的吧。

  「是吗?」平常并不是很能注意周遭的周子瑜,此时似乎却从凑崎纱夏的话语读出了什么讯息,但她并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但肯定有事发生。

  周子瑜如此肯定。

  「嗯。」凑崎纱夏想要装作没事的样子,但是眼眶逐渐湿润,只要周子瑜在继续问下去,或许自己就会崩不住,眼泪就会在周子瑜面前夺眶而出。

  「欧尼……」周子瑜从背后抱住了凑崎纱夏,她感受到凑崎纱夏的身子先是抖了一下而僵住了。

  是天气太冷了?还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凑崎纱夏停止了呼吸,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周子瑜会主动的拥抱俞定延和孙彩瑛以外的人。眼泪就这样缩了回去,凑崎纱夏虽然沉浸在这样的幸福之中,甚至想让时间暂停在一刻。

  ──但是我可以沦陷于此,在梦里永远不醒来吗、周子瑜?

  理性永远敌不过感性,凑崎纱夏将挣脱的想法停留在脑袋三秒就被擦拭干净了,她现在只想享受,想这一个专属她的拥抱。

  「欧尼不能勉强自己喔。」周子瑜带着稚气的声音在凑崎纱夏耳边说着,语气充满恳求以及关心的意思,甚至凑崎纱夏想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丝心疼的意思在里面?

  「我们子瑜在担心欧尼吗?」凑崎纱夏觉得这一阵子的郁闷都消逝无踪,她的忙内似乎因为关心自己而用着撒娇的声音在拜托自己。

  「嗯,每个欧尼都很累的样子,想要成为大家的力量。」

  凑崎纱夏闻言露出了苦笑。虽然知道周子瑜的真诚和善良,但是如同自己预期的答案却让凑崎纱夏一瞬间有些失落。

  ──自己只是恰巧是其中一个姊姊罢了。

  不过凑崎纱夏这个想法来的太早。

  周子瑜呼出一口气,吐出一口热气往天空飘散,她因为紧张而颤抖的声音传至凑崎纱夏的耳边──

  「也……想要成为SANA欧尼唯一的力量……」

  周子瑜说完,抱住凑崎纱夏的双手因为紧张而收紧了一些。

  

  你知道吗?听到这句话的凑崎纱夏觉得她这一生的运气都用完了。

  

  「子瑜……」凑崎纱夏又惊又喜,她能感觉到现在周子瑜脸上紧张而僵硬的表情。凑崎纱夏微微向后靠,靠在了周子瑜身上,双手握住了周子瑜放在自己腰上的双手。

  凑崎纱夏觉得自己这阵子的苦恼根本不算什么了。

  幸福就是来的如此突然,但也不会嫌它过于仓促。

  迟了总比没来的好,所以凑崎纱夏才能等到这样的结果。

  「子瑜已经成为欧尼的力量了喔。」

  「是吗……?」感觉到周子瑜松了一口气,似乎是消除了紧张。「因为志效欧尼说欧尼你最近状态很不好的样子……」

  『结果是志效说的吗?还以为子瑜开窍了……』抵不住失落,但凑崎纱夏却也知道这就是周子瑜的个性,也没什么好说的。

  「志效还说了什么?」

  「说……欧尼……喜欢我?」周子瑜说话声音颤抖着。

  ──朴志效居然出卖了我!

  但是凑崎纱夏说实话要感谢朴志效,没有她自己可能永远止步不前、深陷在自我懊恼中好一阵子。而且周子瑜跑来和她说话,应该对这样的事也不讨厌吧?如果会来找自己,对方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不应该跟欧尼告白吗?」感觉到身后的人有些慌张,而且又知晓了对方的心意后,凑崎纱夏就忍不住逗弄一下可爱的忙内。

  「唔……」周子瑜本就不擅长表达,被这么一逗又更说不出话来。

  「没关系,说不出来的话……吶、子瑜阿,跟欧尼交往吗?YESor YES?」好在凑崎纱夏现在心情特别好,没有再继续调戏忙内。凑崎纱夏用着撒娇的语气和周子瑜告白。

  如果这时候周子瑜拒绝凑崎纱夏的话,那凑崎纱夏大概会哭一辈子吧。

  但是周子瑜不会这么做。

  「YES……」

  

  你一视同仁的温柔不能全属于我,但我能拥有大部分吧?

  今晚的夜空,因为温暖人心的话语又明亮了起来。

  有你在的地方都是YES,所有地方不再有黑夜。

  ──你就是我的太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