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鲲鹏

4833浏览    43参与
窅娘

”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其名为。有鸟焉,其名为,翼若垂天之云,其体称焉。”——《列子-汤问

”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其名为。有鸟焉,其名为,翼若垂天之云,其体称焉。”——《列子-汤问

是一只鱼🐟
百兽极【1】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百兽极【1】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一锅炖不下~

百兽极【1】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一锅炖不下~

胥白

斥鴳志

(少年读逍遥游,看到斥鴳和鲲鹏,脑洞大开,写了这篇)

                               斥鶠志

  斥鴳,一生只能盘旋于蓬蒿之间的小鸟,只能飞几丈高,无限憧憬天空却无法企及,弱小和温顺是它的代名词。季璃正是一只斥鴳,听信传说,有机遇的斥鴳可以变成鲲鹏,潜心修炼,竟也...

(少年读逍遥游,看到斥鴳和鲲鹏,脑洞大开,写了这篇)

                               斥鶠志

  斥鴳,一生只能盘旋于蓬蒿之间的小鸟,只能飞几丈高,无限憧憬天空却无法企及,弱小和温顺是它的代名词。季璃正是一只斥鴳,听信传说,有机遇的斥鴳可以变成鲲鹏,潜心修炼,竟也有了人形。


  这样的她,却遇见了鲲鹏,准确的说,是鲲。此时的他,浑身虚弱地以鱼的形态游在蓬蒿之下。季璃路过,便叫住她:“小斥鴳,找些吃的来。”温顺如她,便真去寻果子。

  

果子不难找,但是却总有其他猛兽来欺负斥鴳。秦陌所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女孩怀中抱满果子,身后一群野兽追着,咆哮着,她只能跑着,还不忘护好怀中的果子,踉踉跄跄,好几次快要摔倒,也不肯将果子扔下。秦陌竟微微有些担心这女孩,担心她摔倒,担心她遇到不测。但他现在受了伤,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空担心,想要保护的愿望不断增加。当季璃终于甩掉野兽,来到秦陌面前时,将果子一股脑全丢入水中,自己一个都不剩。此时的她,由于小跑,额上蒙上细细的汗,双颊通红,大口喘气。秦陌吃完果子后,说:“我叫秦陌,本身鲲鹏,不幸遇劫,可能要修养几日,你要继续帮我采果子哦。”季璃点点头,倒也是天天果子,虫子不断送到。

  

  季璃在蓬蒿中寻到不知哪位道士落下的一本书,名字是《庄子逍遥游》,她看后,一句话让她陷入沉思。鲲鹏如何看待斥鴳,书中解释,在鲲鹏看来,斥鴳是很可怜的,翱翔于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的斥鴳,哪里能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的鹏比。

  

秦陌的身体渐渐恢复。终于有一日,他以鹏的姿态,跃出水面,翅若垂天之云,直冲云天,声声长啸,似是想宣泄出心中的狂喜。季璃高声喊:“你要去哪里啊?”却听不见回音。他可能飞的太远了,听不见吧。季璃想。

    

“彼且奚适也”斥鴳问鲲鹏。斥鴳又何尝不是酸着在说这句话?谁愿意永远匍匐在地?谁又不向往天空?斥鴳又怎会不想变成鲲鹏?

     

      向往天空的人,是留不住的。又何必问他要去哪呢?


  季璃以为秦陌不会回来,因为,在休养日子中,秦陌无时无刻不透露出重飞云天的期望,这种心情,她懂。所以秦陌不再回来,她也能理解,但心中,却是有些不舍。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阔论天地,竟也无比美好。让她忘了,秦陌是只鲲鹏啊。



  


 

  所以一天后,当秦陌以人的形态出现在季璃面前时,季璃还未反应过来,直到秦陌说:“我是秦陌。”季璃便无意识的点点头,看着秦陌。却也不问这一天内,他做了什么,秦陌身上淡淡血腥,让她不敢多想,而这片蓬蒿之中凶猛的野兽,却是少了很多。

  

  恍惚过了几天,明明秦陌就在旁边,却总觉得患得患失,怕秦陌飞远去,怕秦陌离季璃而去,但又更怕秦陌永远停留在这里。他是要到南冥天池的人,季璃呢?他该有大作为,那季璃呢?秦陌是怎么想的?


  季璃便去问秦陌:“鲲鹏如何看待斥鴳?”语气无比认真,而秦陌却开玩笑说:“当然是可怜你了,”后面的话他还没来得及说:“可怜你就想爱护你了。”季璃心里一凉,有追问,:“你想去天池么?”秦陌道:“当然想了”但是,没有你,我不会去。他还没把话说完。季璃便正色说:“你我本就不是一路人,各走各的路吧。你有你的九万里长天,我有我的遍地蓬蒿。你去你的天池吧,我不耽误你。”说完,便走了。

  

  秦陌一直跟着,直到季璃受到危险,一个法术高超的道士追击着她。秦陌为保护她,身负重伤,待秦陌拼尽全力带季璃脱离险境时,他已奄奄一息。

  

  他说:“我愿为你,舍弃那广阔天空,守护这寸许蓬蒿,守护着你,你若想走,外面世界险恶,我便陪着你。可是我还不够强,不能照顾你了。”“别说了,别说了,对不起… … ”季璃哭着说,秦陌擦了擦她的泪,却是将自己内丹给了季璃。

  

  斥鴳可以变为鲲鹏,只是这需要鲲鹏自愿给斥鴳内丹,无人如此之傻,可秦陌却真如此傻。

  

  季璃喃喃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秦陌却答非所问:“秦陌如何看待季璃?自是怜爱。我看过的天空,希望你也可以欣赏。我给你翅膀,你自由翱翔吧。”说罢,便安静死去。

  

  斥鴳志,本为飞向天空,甚至是变成鲲鹏。但季璃现在却不这么想,她只想,让秦陌活过来,安稳一生。


秋泊然【闭关ing】
今天鲲鹏老师又来喂猫了(≖͞_...

今天鲲鹏老师又来喂猫了(≖͞_≖̥)
过程不重要,重在结果……【我会不会被吞啊QAQ】

今天鲲鹏老师又来喂猫了(≖͞_≖̥)
过程不重要,重在结果……【我会不会被吞啊QAQ】

枫叶落,夜破晓

鲲鹏的洪荒笔记——紫霄宫听道片段【一】

【我的一个脑洞:《逍遥游》鲲鹏穿越洪荒流世界】

【鲲鹏持有的思想大体是庄周的。齐物论啊,自然啊等等】

【对庄子思想的理解非常我流,请勿较真】

【随缘更,应该会有二】


 道祖在紫霄宫讲道,洪荒的大能们便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听道。

鲲鹏不知道道祖讲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这并不妨碍他凑热闹,就像当年在山海的时候喜欢去昆仑山参加神明们的集会那样。

庄周喜欢讲故事。庄周说他讲故事其实就是在讲道。鲲鹏想,那道祖应该也很会讲故事吧!而这么这么多的洪荒大能,一定也都是来听故事的。

坐他旁边的那位红衣道友似乎一直想和鲲鹏说话,但每每欲言又止。终于,在道祖到来之前,红衣道友鼓起勇气问:“鲲...

【我的一个脑洞:《逍遥游》鲲鹏穿越洪荒流世界】

【鲲鹏持有的思想大体是庄周的。齐物论啊,自然啊等等】

【对庄子思想的理解非常我流,请勿较真】

【随缘更,应该会有二】


 道祖在紫霄宫讲道,洪荒的大能们便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听道。

鲲鹏不知道道祖讲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这并不妨碍他凑热闹,就像当年在山海的时候喜欢去昆仑山参加神明们的集会那样。

庄周喜欢讲故事。庄周说他讲故事其实就是在讲道。鲲鹏想,那道祖应该也很会讲故事吧!而这么这么多的洪荒大能,一定也都是来听故事的。

坐他旁边的那位红衣道友似乎一直想和鲲鹏说话,但每每欲言又止。终于,在道祖到来之前,红衣道友鼓起勇气问:“鲲鹏道友,你……为何以原型前来,而不化作道体呢?”

红云是真实地惊讶了,他一进紫霄宫,就看见了一只一人高的努力缩紧羽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蓬松的鸟窝在其中一个蒲团上。

“咕?我生出来就是这个样子啊!”而且现在还在奇怪为什么你们都要变成人的样子呢。

“可道友修为不低,应该能修炼出道体了吧!”

鲲鹏,一个根本不知道怎么变化成人形,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放弃天地所给与的自然形态变化成人形的鸟,如今很懵。

庄周曾经说,这天地万物,归根结底不过是一样的,生之前,同属混沌,死之后,同归荒芜。

鲲鹏回答他说,那么生死之间,独一无二的岁月不就更值得珍惜了吗?如果这世上花不是花了,云不是云了,山不是山了,水不是水了,那和混沌荒芜也没什么区别,天地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庄周说,对,所以我厌恶改变生命自然的状态。

“如果,花也是道体,草也是道体,风也是道体,水也是道体……大家都是道体,那多没意思。咕。”鲲鹏回答红云。

就好比明明想观赏的是山水却只看到了人流一样无趣。




枫叶落,夜破晓

【脑洞】鲲鹏:咕咕咕咕咕咕咕

《逍遥游》鲲鹏穿越洪荒流世界。

一觉醒来,庄周没了,大椿没了……只有一堆锅要鲲鹏背:杀红云,叛妖族,夺法宝。

鲲鹏心里苦,鲲鹏想咕咕咕咕,鲲鹏要向洪荒证明——自己是个小可爱。


【我看过的洪荒流,都黑鲲鹏.......然而鲲鹏又做错了什么呢?】

【放过鲲鹏!它只是一个喜欢在北冥南溟间来回飞的鸟......】


《逍遥游》鲲鹏穿越洪荒流世界。

一觉醒来,庄周没了,大椿没了……只有一堆锅要鲲鹏背:杀红云,叛妖族,夺法宝。

鲲鹏心里苦,鲲鹏想咕咕咕咕,鲲鹏要向洪荒证明——自己是个小可爱。



【我看过的洪荒流,都黑鲲鹏.......然而鲲鹏又做错了什么呢?】

【放过鲲鹏!它只是一个喜欢在北冥南溟间来回飞的鸟......】








李黯光

我不想
让一切静默 燃烧
在时间的雾里
徒留一地空茫/
我不愿
把一切沉默 掷落
在时光的涛里
徒留浮波无光/
我知道
有前路蜿蜒过山川
肆意流淌
向夜的彼方/
我知晓
有离人遥登上峰峦
振翅呐喊
等待那回响

是谁在追
风割破了心脏
开出了花蕾 迎风飘扬/
是谁在问
何处才是信仰
应答自远方 带着芬芳

你要在这里
翘首祈望
吻我身影 呼吸着风霜/
而你不必
候我迟来
请去终点 我自会前往

/

我想要
让疲惫灵魂 燃烧
在岁月的歌里
泣着鲜血而唱/
我希望
把沉重过去 掷落
在光阴的茧里
羽化出了翅膀/
我不知
有游鱼能飞过山川
身着火焰
迎着风翱翔/
我才知
有星死寂中被点燃
那是凤凰
吹雾吻花香

是我在追
风割破了心脏
开出了花蕾  迎风飘扬/
是我在...

我不想
让一切静默 燃烧
在时间的雾里
徒留一地空茫/
我不愿
把一切沉默 掷落
在时光的涛里
徒留浮波无光/
我知道
有前路蜿蜒过山川
肆意流淌
向夜的彼方/
我知晓
有离人遥登上峰峦
振翅呐喊
等待那回响

是谁在追
风割破了心脏
开出了花蕾 迎风飘扬/
是谁在问
何处才是信仰
应答自远方 带着芬芳

你要在这里
翘首祈望
吻我身影 呼吸着风霜/
而你不必
候我迟来
请去终点 我自会前往

/

我想要
让疲惫灵魂 燃烧
在岁月的歌里
泣着鲜血而唱/
我希望
把沉重过去 掷落
在光阴的茧里
羽化出了翅膀/
我不知
有游鱼能飞过山川
身着火焰
迎着风翱翔/
我才知
有星死寂中被点燃
那是凤凰
吹雾吻花香

是我在追
风割破了心脏
开出了花蕾  迎风飘扬/
是我在问
何处才是信仰
应答自此方 愈合了伤

你要在这里
翘首祈望
吻我身影 呼吸着风霜/
而你不必
候我迟来
请去终点 我自会前往

/孤勇之后,便是曙光/

无良tod成了咸鱼

貔貅拟人,左边我的,右边彻影er大大
后面是鲲鹏和仙鹤

貔貅拟人,左边我的,右边彻影er大大
后面是鲲鹏和仙鹤

肆白安

日常做梦


我喜欢雨,近乎疯狂。

有时我会站在雨中,等雨水把我完全浸湿,然后不留下一点痕迹的沉入水底。
我,不会游泳……

是啊,脚腕处被拴在船锚上
“扑通.”
随着船锚落入水中,我也只能漫无目的的下沉,下沉。
沉入最深的海底。各种饥饿的生物把我撕碎,吞入腹中。

海上的已经找不到船了,只剩下破碎的残骸,木船的碎片。
暴雨打在翻涌的海面上,阴沉的天气伴着黏腻寒冷的海风向远方刮去。

一只巨大的鹏鸟迎着风雨从远方飞来,冲入水中。
化为大鱼
向深海游去。


我喜欢雨,近乎疯狂。

有时我会站在雨中,等雨水把我完全浸湿,然后不留下一点痕迹的沉入水底。
我,不会游泳……

是啊,脚腕处被拴在船锚上
“扑通.”
随着船锚落入水中,我也只能漫无目的的下沉,下沉。
沉入最深的海底。各种饥饿的生物把我撕碎,吞入腹中。

海上的已经找不到船了,只剩下破碎的残骸,木船的碎片。
暴雨打在翻涌的海面上,阴沉的天气伴着黏腻寒冷的海风向远方刮去。

一只巨大的鹏鸟迎着风雨从远方飞来,冲入水中。
化为大鱼
向深海游去。

清蜓

旷世难寻【鲲鹏】学完《逍遥游》后突发的脑洞,希望各位喜欢。

旷世难寻

鲲×鹏

正好上不喜欢的课睡觉被老师批跨醒了,发了一下午乃至一晚上的起床气。碰巧语文老师罚全班抄《逍遥游》于是不太开心,所以灵思如脱兔,虐鲲鹏虐得略爽。不过个人还是很喜欢这个梗的。后文中有点微古言,希望各位文科大佬发现语法错误勿喷,可以提出来让我改正,毕竟语文不是太好。也希望孤单或不孤单的你们也会喜欢。(●'◡'●)ノ❤

【一】
“鸾,这世间真的有鲲吗?”

“当然,”

“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我什么时候能去看看他呢?”

“.....总会见到的”

【二】
“鸾,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鲲吧?”

“有的,”

“那我何时才能见到他?”

“........”

“哦,是了,我...

旷世难寻

鲲×鹏

正好上不喜欢的课睡觉被老师批跨醒了,发了一下午乃至一晚上的起床气。碰巧语文老师罚全班抄《逍遥游》于是不太开心,所以灵思如脱兔,虐鲲鹏虐得略爽。不过个人还是很喜欢这个梗的。后文中有点微古言,希望各位文科大佬发现语法错误勿喷,可以提出来让我改正,毕竟语文不是太好。也希望孤单或不孤单的你们也会喜欢。(●'◡'●)ノ❤

【一】
“鸾,这世间真的有鲲吗?”

“当然,”

“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我什么时候能去看看他呢?”

“.....总会见到的”

【二】
“鸾,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鲲吧?”

“有的,”

“那我何时才能见到他?”

“........”

“哦,是了,我差点忘了自己已经要圆寂了.......鸾,再见了。”

“鹏,其实他一直都守护在你身边,一直都在你心里,长此不变,长达万年。”

【三】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鲲即为鹏,鹏即是鲲。天海两界,终其一生难逢。春秋万载可思而不可见也。山无棱,天地合,怎敢与君绝?彼此难分,同属一心,万世长存却终难一见。鲲之气鸣,鹏之长啸,响穷荒古,经年难消。此乃上古之哀歌也。

【四】

前传
        鲲鹏本结发,奈何阴阳莫逆,天道难容。天知,不悦。欲降罚之。佛闻,为之不忍,劝之曰:“鲲鹏既已为夫妻,此乃结发也。拆之为毁人姻缘。纵使阴阳相逆,二人皆出自真心,何不成全之?”
         天曰:“此行有违天道矣。”
         佛思之曰:“既二人已交之莫逆,恍若双生。何不化双生为一生,永世同体?春至为鲲,秋临为鹏。”
         天思之,欣然曰:“此实乃慈悲也!准乎。”
         佛,天二者欣然,有怎知鲲鹏之哀?!
         鲲悲之曰:“佛之慈悲,不过无情。生世难见不若彼岸之花叶,永世难逢。牛郎织女之苦与之也不过尔尔。”
         鹏狂笑之:“天,你毁人姻缘何为天?!地,尔枉顾爱恨怎为地?!只叹我一生功德却是不堪换得情属一人,怎生可悲?怎生可笑!”
        悲之所致,此后万年鲲不知荒古有鹏,鹏不见世间之鲲。思念如麻,亦不知情从何起,落之何处。只得日夜长鸣,奏永世哀哭。

                                                                 【完】

无良tod成了咸鱼

自家孔雀和混沌拟人,q版是仙鹤和鲲鹏

自家孔雀和混沌拟人,q版是仙鹤和鲲鹏

无良tod成了咸鱼

鹊桥相守

鹊桥相守
cp:大鹏x仙鹤
名字很正经,内容很蛇精……
又是一年七夕,受着人间的节日气氛感染,天庭也举办了各项活动来活跃天宫的气氛。
可是不管周围如何欢歌笑语,热闹万分,赫世晓仍是不为所动,坐在休息亭中,喝了一盏又一盏的茶,他无视了周遭的所有,望着腕套无法遮住的黑褐色伤疤,握紧了茶杯……

“世晓,你看你看,我放的花灯飘了好远”
“……不过是顺水飘远了,有什么好高兴的?”
“因为这代表我想寄托的思恋顺利抵达到了那个人心中了。所以世晓,你有没有感受到呀”

感受到了又如何,反正你已经完全将我忘记了。
“呵!小心杯子!”
一声惊喝将正沉在回忆中的赫世晓猛然惊醒,他下意识的立马站起,可因为坐的太久,腿脚发麻,身体一...

鹊桥相守
cp:大鹏x仙鹤
名字很正经,内容很蛇精……
又是一年七夕,受着人间的节日气氛感染,天庭也举办了各项活动来活跃天宫的气氛。
可是不管周围如何欢歌笑语,热闹万分,赫世晓仍是不为所动,坐在休息亭中,喝了一盏又一盏的茶,他无视了周遭的所有,望着腕套无法遮住的黑褐色伤疤,握紧了茶杯……

“世晓,你看你看,我放的花灯飘了好远”
“……不过是顺水飘远了,有什么好高兴的?”
“因为这代表我想寄托的思恋顺利抵达到了那个人心中了。所以世晓,你有没有感受到呀”

感受到了又如何,反正你已经完全将我忘记了。
“呵!小心杯子!”
一声惊喝将正沉在回忆中的赫世晓猛然惊醒,他下意识的立马站起,可因为坐的太久,腿脚发麻,身体一下子又向下栽去,还好被人及时扶住了。
不过让赫世晓被弯在陌生人的臂弯里实在让他感到窘迫,他抬起头,正准备道声抱歉,却是见着了一张不愿看见的脸……
呵,又是你啊,鲲鹏上仙……
鲲鹏手仍扶在赫世晓的腰侧,刚刚的那抱个满怀简直要让这大鸟激动的振翅飞个几圈。
“咳,刚刚真是好险啊,我本来只是想过来问问要不要一起去踏鹊桥的”
赫世晓实在不想再与这人扯上任何关系,没有答语,却有行动,他不轻不重地拍掉腰侧的手,转身便走。
鲲鹏又哪会甘心放弃这与心上人同游鹊桥的机会,扯住对方的手不放……
“世晓,别走喂,我们一起走走逛逛难道不好吗?你能不能喜欢我一次啊”鲲鹏一急,本来就傻的大鸟瞬间智商为零,最后一句完全触了赫世晓的雷点。
天地可鉴,我赫世晓是个直的,你鲲鹏,有多远滚多远,问多少次都一样,不爱!
于是没过一会,鹊桥附近多了一对相爱相杀的身影。
不过只因一句话就拔剑相向也太说不过去了,主要是鲲鹏点背,最后一句刚脱口,就进来两位仙婢,然后两位仙婢小脸一红,抬袖掩面,笑着出去了……
很抱歉,脸皮薄的赫世晓丢不起这张脸,愤而拔剑,与鲲鹏一招一和的打到了鹊桥。
鲲鹏瞧见鹊桥,计上心头“世晓,我当真愿为你名誉负责。”
……此言一出,四周一片哗然,赫世晓更是气急败坏,见鲲鹏跃起想逃,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也跟了上去。待到发现时,已为时已晚……
赫世晓望着堵了他回头路的鹊群,倒是一句骂人的话都憋不出,当众欺负一群仙鹊也说不过去。无奈,赫世晓只好将这鹊桥走上一遭了。
赫世晓一路向前,目光直视前方,努力无视身侧喋喋不休的鲲鹏。
“世晓,你可是不开心?那有空我陪你下到凡间四处看看?”
不用了,你自己去吧
“如果你能陪在我身侧的话,我想不管多平庸的景色也定能增色不少。”
怕是两人都无心赏景
“要不一会我们就下去凡间?七夕时的凡间也是热闹非凡的呢”
……
“鲲鹏上仙,你为何总缠着我不放。”
“嗯?因为……第一眼看见你就觉着你是我命中注定之人。”
“竟然如此随便……”
“没有随便,我可是认真的。”
“可世晓受不起鲲鹏上仙的这份厚爱”
“……那如果不是鲲鹏呢?”
“什么?”
“没什么……就是以后可不可以称呼我为大鹏?”
“……”赫世晓望着鲲鹏一瞬躲闪的目光,隐约猜到了什么。“拿一位逝者的名号做称呼,鲲鹏上仙就不觉着有些不妥吗?”
鲲鹏似是被什么震了一下,转而挠头笑道“却有不妥,不妥”
……
此时两人已踏到了鹊桥中央,据说踏过中央的两人便可获得祝福,长相厮守。
鲲鹏看着已踏过中央的赫世晓,犹豫着踏出步子……
好希望能让自己心爱之人叫出自己的真实名字,可是鲲鹏却连告诉他的勇气也没有,这样的自己……
怕是配不上他吧。
于是鲲鹏转向投身入鹊桥之下的天池之中。
!!!
赫世晓见状,来不及顾虑衣衫被浸湿后的不整有失脸面,也紧跟着一跃而下,想要将鲲鹏救起。
结果是两人双双落水。
好在水池尚浅,两人除了衣衫尽湿,也无大碍。
赫世晓上了气头,想要怒骂鲲鹏,却是憋了半天也憋不出什么骂人的难听话语,只能怒气冲冲的喝到“你!你个死大鹏!!”
鲲鹏听了,却是高兴万分,瞬间展开宽大的双翼,将赫世晓包在怀里“你喊我大鹏了对不对!”
“你又做什么!”布料被打湿后再与他人皮肤相触,赫世晓的脸似是被那温热烫红了脸。
“……世晓衣服湿了……我怕世晓被看光……我……”
“!”本想挣脱的赫世晓一下子又缩了回去,“死……死大鹏”
鲲鹏低头,虽是因角度问题瞧不真切,但依旧是能看见赫世晓一副微怒而又带有一片红晕的可爱模样。
“世晓,这次我说真的,我会为你负责!”

番外:
窝里蹲一族的模范代表赫谦先生,因为实在是太过想念宝贝儿子了,便应了朱雀的邀请去了七夕活动的现场……
兜兜转转绕了大半场的赫谦老先生终于在鹊桥处见到了自己的儿子。
在鹊桥之下,天池之中,褐色金袍的青年正展翅缓缓包住黑白羽衣的青年,他们身侧的朵朵彩莲也随着水波摇荡。
这幅画面极为浪漫温馨,但里面的主角之一黑白羽衣青年,便是赫谦老先生心中日夜挂念的宝贝儿子。
……
“好你个无耻之徒!竟然敢轻薄糟蹋我儿子!”平时温文尔雅的赫谦老先生也不管什么文化素养了,甚至都忘了自己“腿脚不便,身体抱恙”了,只是轻轻点足,便落在了天池的水面之上,鞋袜未被沾湿分毫,一鼓衣袖,便将金袍男子——鲲鹏,扇到一侧去了。
赫谦老先生撸起袖子,恶狠狠的走向了鲲鹏……
朱雀取了新袍,罩住了湿透的赫世晓,领回岸上,一边为赫世晓烘干衣袍一边看戏。
最后是以赫谦老先生打的上气不接下气为结局草草收场。
下面我们来问下当日维护治安的两位安保为何不去阻拦:
“自卑”
“嫉妒”
“个子高的就是屁事多”

阿根的手工

沙瓶画-【目断】
寓意:祝愿好友化鲲为鹏,相聚会有时!

正望迷平野,目断飞鸿。鲲鱼遥相去,相逢会有时!

规格:8.5cmx12cm
重量:0.8kg
耗时:8小时

纯手工彩沙堆积绘制,可永久保存珍藏!
【出售】

沙瓶画-【目断】
寓意:祝愿好友化鲲为鹏,相聚会有时!

正望迷平野,目断飞鸿。鲲鱼遥相去,相逢会有时!

规格:8.5cmx12cm
重量:0.8kg
耗时:8小时

纯手工彩沙堆积绘制,可永久保存珍藏!
【出售】

ZWH48-司睿

有灵六月企划逍遥游之鹏

#逍遥游##鹏##有灵#
文/阎于溪
版权归有灵企划官方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红木镂空屏风隔断几方檀木书架,空气中满是浅浅的迷迭香味,刚进门的地方还摆着三四盆薄荷,用深棕色的花盆装了,夹着泥土和迷迭香草的味道,让所有进门的人都能够在那瞬间定心提神。有时走到书架旁去取书,檀木的味道也夹进来,混着不知成了什么香,满是沁入心脾的味道。
书店的生意不算好,可也不算太差。虽然——
“老板,我说啊,您真的不考虑考虑?就凭您这气质样貌,保证能红!”
——嗯,总有人来破坏这种安静的氛围。
——不对。
“你打扰了我做生意。”
坐在隔着一层炫光淋漓的珠帘的里间,深青色长发的男人只是伸手端起了面前红木茶几上的紫砂杯,斜斜靠...

#逍遥游##鹏##有灵#
文/阎于溪
版权归有灵企划官方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红木镂空屏风隔断几方檀木书架,空气中满是浅浅的迷迭香味,刚进门的地方还摆着三四盆薄荷,用深棕色的花盆装了,夹着泥土和迷迭香草的味道,让所有进门的人都能够在那瞬间定心提神。有时走到书架旁去取书,檀木的味道也夹进来,混着不知成了什么香,满是沁入心脾的味道。
书店的生意不算好,可也不算太差。虽然——
“老板,我说啊,您真的不考虑考虑?就凭您这气质样貌,保证能红!”
——嗯,总有人来破坏这种安静的氛围。
——不对。
“你打扰了我做生意。”
坐在隔着一层炫光淋漓的珠帘的里间,深青色长发的男人只是伸手端起了面前红木茶几上的紫砂杯,斜斜靠在堆了几件软垫的太师椅里,举手向外面一脸激动的男人稍作示意,然后把杯子凑到唇边抿了一口清茶。
他说话的声音华丽而富有磁性,隔着帘子也能看出来那在现代人眼中趋于完美的容貌。就是说话和行为都傲气了点儿。
——哎,对,就是这个。
——但是抵不住人家脸好看还会打扮啊!就算这家书店的老板平常沉默了点,傲气了点,好像还有点喜欢在历史方面或者古老传说上钻牛角尖……总之,这都是魅力点就对了。
“老板,那个,我把钱放柜里了,买一本《西清古鉴》。”
帘子外头,打扮俏丽的姑娘很不客气的把先前‘打扰做生意’的星探推到一旁,又捧着本软线装订的书怯怯的小声向帘子里头的男人说着话,目光在他脸上身上看了又看,脸颊飞起两团红晕,直到男人放下茶杯,这才被杯底触桌的声音惊醒,转身就跑了。
被推到一旁的星探看着姑娘跑了,又蹭回原位,张嘴想继续自己之前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的说服工作。里间的男人却在这时坐直了身体,又缓缓站起,一边整理着自己天青色的半长上衣,顺着掸了一下黑色的长裤,径自从腰间取下小小的布囊放到平滑的红木桌上,白色的腰封在那上下的颜色衬托下亮的要命。
星探张着嘴,越张越大。在他面前从来没站起来过的男人走出了茶几的遮掩,脚上那双绣着金色繁复纹路的黑色长靴一眼看过去就像发着光一样。
——那大概是金线,真金。
男人从一旁的木质斜架上取下了细长的烟杆,又转身,把杆身夹在两指之间,慢条斯理的俯下身去,深青的发丝从肩头垂落几缕。他伸手去打开搁置在茶几上的布囊,用骨节分明又修长白皙的手指捏出少许烟丝,指腹揉捻两下,侧过脸,抬手借着窗外的天光,慢慢把烟丝填进了斗钵,用拇指指腹抹去多余的,又重复两次,指腹轻巧按压。随后清了手,再收紧布囊囊口,直起了身体,狭长的眼里视线陡然锐利,直直转向珠帘外的星探。
“你为什么还没有离开?”
男人的腰身挺直。他微微侧着身子,一手执着细长烟杆,一手在身侧自然垂落,天光下他的皮肤泛着青的白。那分明是单纯疑问的句子,声调温和,偏让他带出了重重的压迫感来。
站在珠帘外面的星探被那锐利的眼神吓得后退两步,突然像是看见了什么吓人的东西,就那么退着,磕磕绊绊的出了门。
男人见了这反应,只是轻轻扬起眉梢,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下巴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转身从窗台上取了火柴,擦燃一根,点燃了斗钵里的烟丝。烟杆抬起,他半含着玉制的烟嘴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烟雾中,那双狭长的眼微阖着,眼底的神色在烟雾的遮掩下显得模糊不清。
“鹏。”
有人唤着。
男人的眼瞬间清明了几分。他的唇离开了烟嘴,转过头循着声音往珠帘方向看去,珠帘外头却空无一人。
外间贴着门口放置的柜子当啷一声响,然后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传进了里间:“老板,钱放好了。买一本《庄子》。”
隔着渐散的烟雾和晃动的珠帘,男人看见一个小小的影子向着这边鞠了一躬,转身跑出门去。他看着那个方向,半晌才回过神来,垂首见斗钵里的烟丝所剩不多了,又抬起手,把烟嘴凑了上来,吸了一口,再仰头慢慢的把烟吐了出去。
《庄子》。
他是记得的。
他该走了。
——市中心开着一家特别特别棒的古董书店。老板长得好看,说话好听,还知识渊博,就是不知道名字。穿的那身衣服不知道是哪儿做的,漂亮还找不到同款。店里氛围特别好,去那儿一下就静心了,那些书啊,再乏味都看得进去,除了不外借,别的老板从来不拦你。就是固定的凌晨六点开门,下午四点关门,从来就没错过一分钟。
男人背后那双翅膀伸展开的时候,没有人看见,也看不清。模模糊糊的一道影子从头上过去,周边一下子就暗了几分,就像是什么东西遮了天。但要真抬头看,只能看见青蓝的天空和天上或薄或厚的云。

ZWH48-司睿

有灵六月企划逍遥游之鲲

#逍遥游##鲲##有灵#
文/阎于溪
版权归有灵企划官方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穿着白色短衣、青黑色长裤的小孩儿已经在离水边最近的大树顶头的枝子上站了许久。他一直垂着头,那双略长的眼半阖着,视线在水面上,又像进了水里,生生探入水底。
他对水里的那个庞然大物很感兴趣。那是他从没见过的生物,一眼看不清它的头尾在哪儿,简直大得可怕。
而他在它身边站了这么久,水里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儿也不像被侵入了领地的生物该有的反应。
是不怕他么?
小孩儿抬起左手摸了摸自己圆圆小小的下巴,右手扶着粗壮的树干坐了下来,伸手脱掉了脚上穿的绣着金边的长靴,两条腿吊在半空中,时不时...

#逍遥游##鲲##有灵#
文/阎于溪
版权归有灵企划官方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穿着白色短衣、青黑色长裤的小孩儿已经在离水边最近的大树顶头的枝子上站了许久。他一直垂着头,那双略长的眼半阖着,视线在水面上,又像进了水里,生生探入水底。
他对水里的那个庞然大物很感兴趣。那是他从没见过的生物,一眼看不清它的头尾在哪儿,简直大得可怕。
而他在它身边站了这么久,水里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儿也不像被侵入了领地的生物该有的反应。
是不怕他么?
小孩儿抬起左手摸了摸自己圆圆小小的下巴,右手扶着粗壮的树干坐了下来,伸手脱掉了脚上穿的绣着金边的长靴,两条腿吊在半空中,时不时地晃晃。他保持一个姿势站太久了,腿有点累。
“喂!你醒着吗?”
他往外面挪挪位置,把靴子放在靠近树干的地方,也不怕掉下去,就那么拢起手,手掌成了个圈抵在嘴边,使了劲的往水面上喊了一嗓子。
小孩儿的声音清脆、空灵、透亮,却还有一点点厚度,稳又不刺耳。
水面荡起了浅浅的波纹,刚开始的纹路浅的几乎看不见,逐渐的,纹路加深,最后翻起了浪,越来越高。小孩儿扬起手挡住袭至眼前的水,绑在长长黑发上的白色丝带随着带起的水珠和风扬起老高,几乎要缠到树干上去。
“你是谁?”
厚重而沙哑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沉重的话音像是能喝停时间,吞噬空气,直直打进脑海。
小孩儿看着面前出了水的生物,心里竟也没一丝恐惧。
他又晃了晃白皙的小脚,仰起头看着它,面上的表情变得复杂,微张着嘴,像是熟悉,又像是茫然。然后那个表情一下就从他脸上消失不见,只剩一片空白。
他摇了摇头。
“我轮回了千千次,万万次,成为了无数个人,早已忘了自己是什么,自己是谁。但是,曾经有人叫我洄,溯洄的洄。”他先是展开双臂比划了一下,然后收回到胸前,双手都伸出食指抵着嘴唇,头一偏,弯起了眼睛,“那么,你又是谁?”
刚才那么大动静出水的生物在一切静下来以后,只是动了动眼珠,看见了小孩儿身上干净的衣衫,便盯着那身衣服不动了。
“我是在世间存于亘古,居于永恒,这片天地中,万物知却也不知的存在。”
“我是鲲。”
洄看着鲲的那只比自己还要大很多的眼珠,像是知道它视线的意思,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带着一点小小的得意无声地笑起来。
“我是不会那样的。”
他指着鲲眼珠下方的那片水,又扯扯先前完全没有被水湿透的衣服,张了张嘴,又闭上,可他的话音却依旧在响。
鲲也只是看了小小的孩子一眼,根本没想再去问清楚为什么不会那样,反正它从一开始就知道答案。
但是它对小孩儿张嘴说话的行为有些疑惑,在它看来这应该是对方早就习惯的事情。
“你不需要张开嘴。”
洄愣住了。随即他就重新扬起了嘴角,扬的高高的,仿佛他一直都这样开心。
但他的确是这样的。他从来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从懂得自己做选择开始,从他清楚自己应该是谁开始。
“可是我想说话。”
洄是这么想的,只要他一直一直想着他会说话,他也许有一天,或许就在他这一次的轮回,或许是下一次的轮回,他就可以用自己的嘴说话,而不是用意念,用那别人听不见的意念去出声。
但是很明显,鲲的话过于现实。
巨大的眼珠又动了动。
鲲像是能看清洄所有的想法一般,它扬起了鳍,水面随着它的动作震动,径直翻起了一面拦在两人之间的水墙,又铺天盖地的散开,浇在洄在的那棵树上,浇在远到看不清的那片山上。
“没有人会记得。你应该习惯。”
水透过了洄的身体浇在树枝上,浇在树下的土地上。洄垂下了头,神色在飘扬的水雾里模糊不清,造成了这副景象的鲲却看清了。
那是同它自己一般的寂寞。
“……你习惯了吗?”
白衣黑裤的小孩儿突然抬起头,如水墨的眼里泛起亮光。他微微皱着眉,睫毛颤抖着。
他问鲲。
“鲲,你习惯了吗?”
鲲,你习惯了这亘古荒凉的孤独,习惯了没有人去想去思念的寂寞了吗?
洄像是要哭了。他用手掌、手背,用胳膊去大力地蹭眼睛,哪怕他根本没有眼泪,也根本就哭不出来。
他很难过,胸口不断翻腾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鲲,你一直都在这里。千年、万年、上亿年、亿亿年,甚至更早更早。”
洄用双手捂着喉咙,死死盯着鲲面对他的那只眼珠,点点滴滴的悲哀从他的眉头、眼里、抖动的嘴唇漫出,跟着水雾一起落下。
鲲只能听见他清脆的声音变得嘶哑,像是被什么紧紧束缚住了一般。
“鲲,没有人真正的见过你,没有人记得你,没有人知道你到底是什么。”
“鲲,难道你到现在,真的习惯了吗?”
“鲲,你是鲲,你有名字,你会变化,你是一直一直都在的。”
“可我不是!我除了那世世轮回的选择,什么都没有!”
直到洄消失在树枝上,鲲还浸在水面。
那时,鲲眼里的洄,在那从喉咙里出来的嘶哑声音开始响起的时候,他光洁的脸逐渐变得苍老,条条细纹从洄的皮肤里慢慢渗透出来,那孩子眉眼里的悲伤愈发深刻。但很快,那些细纹又从他身体上条条褪去,洄恢复了他原来的模样,也恢复了刚来时那波澜不惊的表情。
然后洄走了。
他站起来,弯腰捡起靠在树干边的靴子,转了个身,就凭空消失了。
鲲的眼珠动了动,又看了一眼在它眼里小得可怜,又空空荡荡的树,身边的水泛起波纹,带着它的身体渐渐下沉,直至消失在水面。
直至水面重新获得了在那个孩子误入之前的平静。

思路刹路口及之后所有
旧图混个更四月份约的稿,名字叫...

旧图混个更
四月份约的稿,名字叫《我想有一台扫描仪》☜不是
其实是鲲鹏√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它到底应该长什么样【反正鹰头鱼尾看得我特别别扭☜

旧图混个更
四月份约的稿,名字叫《我想有一台扫描仪》☜不是
其实是鲲鹏√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它到底应该长什么样【反正鹰头鱼尾看得我特别别扭☜

阿齐

-妄想·随笔-

沙漠里出现了一片绿洲。

先是一场大雨,从东北方向斜着倾泻。冰蓝色的雨珠中有碎银鱼群遨游,忽而聚集成团,撕裂包围圈中的尸骸,再后便是欢快的摆尾散场。须弥间的功夫,一具白玉骷髅缓沉下云层,最后枉然坠毁在茫茫沙海。

那只大鱼掀起了旋风,藤魔紧拽着枯柳一齐追随航行,血红色的花瓣碎成粉蓝的种子,片片绿叶草籽高声长啸着,呼朋唤友冲向沙漠中心的湖畔——它们要在宿敌来临之前,趁早占领那块最肥沃的土地。

不可思议的棉花糖像雨后丛林里的蘑菇,高高绵绵柔软甜腻。一眨眼,又是一眨眼,绿洲出现了,数不尽的物种自天而降,迅速扎根发芽,在这冰蓝色的雨点中,银鱼群游过枝叶安家。

「来了,它要来了。」

绿洲期...

-妄想·随笔-


沙漠里出现了一片绿洲。

先是一场大雨,从东北方向斜着倾泻。冰蓝色的雨珠中有碎银鱼群遨游,忽而聚集成团,撕裂包围圈中的尸骸,再后便是欢快的摆尾散场。须弥间的功夫,一具白玉骷髅缓沉下云层,最后枉然坠毁在茫茫沙海。

那只大鱼掀起了旋风,藤魔紧拽着枯柳一齐追随航行,血红色的花瓣碎成粉蓝的种子,片片绿叶草籽高声长啸着,呼朋唤友冲向沙漠中心的湖畔——它们要在宿敌来临之前,趁早占领那块最肥沃的土地。

不可思议的棉花糖像雨后丛林里的蘑菇,高高绵绵柔软甜腻。一眨眼,又是一眨眼,绿洲出现了,数不尽的物种自天而降,迅速扎根发芽,在这冰蓝色的雨点中,银鱼群游过枝叶安家。

「来了,它要来了。」

绿洲期盼着,她是主人的先行官,已经为大鱼的到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殷红的花上结出颗颗晶莹的白果,它们周身绕着金丝,薄膜下的生命已经迫不及待了,锋利的吻触碰上最后的那道阻碍。

「 」

雨更大了,连接着天地和大洋,悠远的鸣声漾开潋滟,树枝轻盈摆动,先行官激动的微颤,她听见了主人靠近的脚步声。

「 」

巨大的羽翼遮挡了整个天空,阴影笼罩的土地停止了雨季。烈风怒号,狂拽起经途中的一切存在,白果在灾难中破壳,无数道碎银般的游鱼摆尾而上,兴奋的扑向被席卷起的绿洲,撕咬吞咽,汲取能使他们迅速长大的养分。

「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每一块绿洲碎片都传递着这样的信息,先行官完美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她为大鱼的侍卫群准备了丰盛的一餐,生力军的加入能让接下来的迁途更加顺利。

雨滴翻转流上,湖畔倒灌入长空,粉橙的棉花糖成为了天际的红霞,风刮走了一切痕迹,炎热的夏季降临。

沙漠仍是一片赤沉的空寂。


————


「 」


一滴冰蓝色水珠落进茫茫沙海。

雨季,到了。



-齐桓-

我是蝴蝶,蝴蝶是谁?

瞧着同体崩皮就像是看到他裸奔还喊着自己名字一样

名朋上写的,顺手搬过来。

大概,也算是《庄子休的浮生小记》里的一篇。

内容十分清奇,慎入。

又:墨玄姑娘为李白性转,请注意。


有什么滑滑软软的东西一直蹭我的手。

我睁眼,便见海蓝大鱼圆滚滚的脑袋正一拱一拱地顶我的手,见我醒来便委委屈屈呜噜几声,看那委屈的模样,大概我再不醒就会被它大白肚皮来一记泰山压顶,然后生死簿上就能写着“庄子休,享年若干岁,死因:被鲲压死”这样的话了吧。

那可太没面子,幸好我醒得及时。


然后它凑到我面前呜噜呜噜摇头摆尾,我听了半晌才听明白它要表达的意思,顿时有些懵。

“你说,墨玄姑娘今日在将花阁召集众人聚会,而且我也有被邀请?”...

名朋上写的,顺手搬过来。

大概,也算是《庄子休的浮生小记》里的一篇。

内容十分清奇,慎入。

又:墨玄姑娘为李白性转,请注意。




有什么滑滑软软的东西一直蹭我的手。

我睁眼,便见海蓝大鱼圆滚滚的脑袋正一拱一拱地顶我的手,见我醒来便委委屈屈呜噜几声,看那委屈的模样,大概我再不醒就会被它大白肚皮来一记泰山压顶,然后生死簿上就能写着“庄子休,享年若干岁,死因:被鲲压死”这样的话了吧。

那可太没面子,幸好我醒得及时。

 

然后它凑到我面前呜噜呜噜摇头摆尾,我听了半晌才听明白它要表达的意思,顿时有些懵。

“你说,墨玄姑娘今日在将花阁召集众人聚会,而且我也有被邀请?”

阿鲲用力点着它那大圆脑袋,看上去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我敲敲自己这向来记事不太顶用的脑袋,努力试图从脑海里扒出与之相关的回忆。

想了半晌我一敲手心。

还别说,真有这么回事。

 

那日照例墨玄姑娘召集好友开茶话会,聊着聊着她突然就提到过几日要请大家上那将花阁共聚,偏我那日前一晚上未曾睡好,听她说到一半便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家中,想来应是阿鲲将我带了回去,但也就此忘了墨玄姑娘说的事儿。

幸好阿鲲记得,否则我这屋子大约又得被一只整日微笑的青莲母狐狸削了屋顶。

啊,这般说来,背后似乎有些发凉呢。

 

这便出门去也——

长安倒是繁华,不愧是墨子呕心沥血所造之城,城内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擦踵,端的是人口众多。

我只打坐着大鱼慢悠悠行于街上,虽然大抵是有些阻碍交通,倒也没人前来找我麻烦,我便一路打着瞌睡,直到到了地方,阿鲲将我唤醒为止。

与墨玄姑娘打了招呼,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那脸上笑意令我背后发寒,有些冷,我只好转过头去,思索此前是否哪儿得罪了她。

还未曾想完,众人便纷纷到场,于是喝酒、吟诗、划拳,玩得好不快意。

我难得地未打瞌睡,只墨玄姑娘先前敬我几杯,而我不胜酒力,此刻有些晕眩,便捧着个酒盏往窗边一靠,一来吹吹风,二来躲躲敬酒的,免得被那小气的狐狸姑娘灌得倒地不起。

她是千杯不醉,我可是三杯就倒。

不经意间瞧了眼窗外,下一秒,我立即抬起左手捂住眼前,转身回到酒桌旁,向墨玄姑娘举杯:

“干!”

 

你道我是瞧着了何物?

只见长安街头,大群男男女女,皆面貌与我等聚会中人相似。

这也就罢了,毕竟这天下与我过去梦中所游世界不同,时常有面貌相同之人出现,且形貌皆相似,眼前此景并不足为奇。

但,若是这群人皆周身赤裸,不着片缕,那又是另一回事。

尤其是,其中还有一猴,身形比普通猴子高大得多,那模样瞧着是分外眼熟,大约……是那齐天大圣。

然他不知是吃了何物,十分兴奋,将平日里所穿那金甲一件一件抛将出去,就我所见是砸着了不少人,然后,在那裸奔人群中跳来跳去,甚是开怀的模样,那屁股更是……不知该如何描述。

猴子屁股本该是红的,他那屁股却不知为何金灿灿一片,分外惹眼得很。

唉!真是有伤风化!

不过想来一般猴子本也就不穿衣服,他爱奔便奔吧,只莫要伤着行人便好。

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至于那裸奔的其他人……

呵!也顺其自然罢!

前提是,他们认为这便是天道自然。

 

唉,说起来只那惊鸿一瞥之间,我仿佛在那人群里还瞧着了自己的脸?

真是,心情难以言说。

我还是且做我的闲人去吧!

 

“来,墨玄姑娘,我们干!”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