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鳐鲲

1632浏览    46参与
青天入眠

  破碎季结束才开始构思着乱画,红石螃蟹是真猛啊,一整个季节被螃蟹创飞,总之终于开始下笔了(碎碎念)这该怎么打tag?

  破碎季结束才开始构思着乱画,红石螃蟹是真猛啊,一整个季节被螃蟹创飞,总之终于开始下笔了(碎碎念)这该怎么打tag?

Niki.匿迹
第一次用老福特,浅浅的试试水✨...

第一次用老福特,浅浅的试试水✨❤️

  

本人光遇有号,不过不扩列✨

第一次用老福特,浅浅的试试水✨❤️

  

本人光遇有号,不过不扩列✨

𝕄𝕠.

  草稿流

  最近两个很常穿的装备。

  真的很喜欢破晓季的两个发型呃啊啊啊(恶疾突发)

  P123 随手摸

  P4 5 游戏图片

  草稿流

  最近两个很常穿的装备。

  真的很喜欢破晓季的两个发型呃啊啊啊(恶疾突发)

  P123 随手摸

  P4 5 游戏图片

天上飞的馨月

p1鳐鲲;p2和p5是炮手~;p3p4是冥龙龙(๑•̀ㅁ•́ฅ)都是老图了,今年五六月份画的,最后一p我用了模板,可是我找不到原白模和模板创作者大大了,我搜了好久还是找不到,对不起!꒦ິ^꒦ິ

p1鳐鲲;p2和p5是炮手~;p3p4是冥龙龙(๑•̀ㅁ•́ฅ)都是老图了,今年五六月份画的,最后一p我用了模板,可是我找不到原白模和模板创作者大大了,我搜了好久还是找不到,对不起!꒦ິ^꒦ິ

小奕儿

重生之路

*爆肝好吧,爆肝。

*小刀预警

*主cp冥鲲/副cp巫正

  

“对不起……对不起……”冥龙捂住鳐鲲的伤口,眼泪止不住地下落,“阿鳐……”

鳐鲲右眼已经被黑暗腐蚀,开出黑暗植物,却还强忍剧痛抬头凑到冥龙耳畔,用仅剩的力气吹着气音,“冥主……我,不,怪你……”

冥龙的声音带上哭腔:"阿鳐,你不要死!不要......"

"别哭了......"

"呜......"冥龙哽咽出声,抱紧了他,"我,我,不,让你......走......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的。"

"冥主......"......

*爆肝好吧,爆肝。

*小刀预警

*主cp冥鲲/副cp巫正

  

“对不起……对不起……”冥龙捂住鳐鲲的伤口,眼泪止不住地下落,“阿鳐……”

鳐鲲右眼已经被黑暗腐蚀,开出黑暗植物,却还强忍剧痛抬头凑到冥龙耳畔,用仅剩的力气吹着气音,“冥主……我,不,怪你……”

冥龙的声音带上哭腔:"阿鳐,你不要死!不要......"

"别哭了......"

"呜......"冥龙哽咽出声,抱紧了他,"我,我,不,让你......走......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的。"

"冥主......"

冥龙抬手擦掉泪水,"你别说话......"他的脸色很是难看,眼睛里透露出的坚定和执著让人心动,"我,绝,不,容许......你,走!"

"冥主,我们,会有......来生的......"

"没有来世,没有!"

"冥主......我......"

冥龙打断他:"别说这些......别说了!阿鳐......我爱你,从第一次见你,就,爱,你!"

"冥主......"

"我不管......"冥龙低下头去亲吻他,"你,永远都只能属于我,知道吗?"

鳐鲲的肌肤蔓延出黑色的植物经络,体温骤降,心火逐渐熄灭。冥龙低下头去啄他的唇,可不过顷刻间,鳐鲲灰飞烟灭。

证明他存在过的,无非是冥龙和地上新生的黑暗植物。

他消失了,冥龙却像个傻瓜一样站在那里,呆愣了好一阵子才回神。

"阿鳐......"

冥龙伸手去触碰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却什么也摸不到,只留下空荡荡的冰冷感觉。

冥龙蹲下身去,将自己抱得紧紧的。

"我爱你,我爱你!"

冥龙的眼角流下两行清泪,"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龙骨大人,我们已经搜遍整片墓土,并未发现任何异常。"箬笠来到龙骨身前报告,“但是在与黑暗生物的缠斗中……”

龙骨皱起了眉,“有事就说!”

箬笠一顿,

“鳐鲲,丧生了。”

“什么!!!”龙骨猛然转身,一拳砸在墙壁之上,"混蛋!!"

"是的龙骨大人!"

龙骨闭上眼睛,良久睁开,"尸体呢!?"

"尸体……”

对哦,光之旅人死后会被黑暗植物覆盖尸体……龙骨忽然感觉到一阵无力,冥龙带着爱人投靠他,成为他的部下,自己却……

龙骨的脑海闪过一幅画面。

鳐鲲跪坐在祭坛前,双膝弯曲,面向祭坛而跪,他的背影孤单,背后长出一对洁白的双翅,翅膀张开,似乎想要吸引阳光。

他在祈祷......

“领主大人……”

龙骨向祭坛而拜,跪倒在地,双掌放在胸前,“放心吧,冥龙是去清理剩余的黑暗植物而已,马上就回来了。”

"真的吗?"

"当然!"龙骨笑了起来,"我们,都相信,他会回来的。"

鳐鲲跪伏于地上,双手合十抵在额头。

"冥龙......"

“下一次,你们就可以一起去了。”龙骨拍了拍鳐鲲单薄的肩膀,“记得多锻炼,别让冥龙拖着你跑,要是这样的话,就还是让你留在遇境等冥龙好了。”

鳐鲲眼睛里的泪花变成了星光,可在如今的龙骨看来,确是刺眼无比。


“冥主~”小小的一只鳐鲲站在冥龙身旁,“快醒醒呀,你看!蝴蝶诶~”

蝴蝶?蝴蝶怎么了?

冥龙睁开眼睛。

穿着幼鲲斗的鳐鲲出现在他眼前。

冥龙瞪大眼睛。

"冥龙!你又偷懒啦!"

"蝴蝶!?"

"嗯哼!"鳐鲲撅着嘴巴,"你看,还会停在我手心里~”

冥龙低头,果然见到那只发着幽光的蝴蝶静静悬浮在他手心。

"我没有!"冥龙赶紧否认,"我,我不是故意睡着的。"

"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你偷偷睡着了!"

"我,我只是太累了......"


"冥龙!"

冥龙被唤醒,眼前不是鳐鲲,而是巫师。

“巫师。”

外头正太撩开门帘走了进来,“呦,终于舍得醒了。”

巫师见冥龙欲言又止,轻叹一声,“别想了,鳐鲲不在了。”

"巫师!"

"好了,你听我说完......"巫师拉开椅子坐在冥龙身前,"你知道吗?"

"巫师,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巫师瞪眼睛,"那你说!"

冥龙挠挠头,"不知道......"

"我问你,你有没有喜欢过谁?"

"喜欢......"冥龙思索了片刻,"我喜欢鳐鲲。"

"终于发现了啊,你个呆木头!"巫师瞪着眼睛看他。

冥龙落寞的样子看的巫师心颤,搂紧了怀里的正太。

“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巫师从身后的书架里抽出一张纸,“鳐鲲一族…有办法复活。”

"复活?"冥龙激动,"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巫师说道,"要复活一个人的方式有千百种,但是想要复活一个人的代价也很严重。"

"请巫师赐教!"

巫师叹了口气,"其实只要找到吞没鳐鲲的黑色植物……不难吧,但是要烧掉植物,抓住那几只被缠绕其中的蝴蝶。”

窗外的月色穿过窗棂照进台面上,“那是鳐鲲的灵魂。”

"那,需要做什么?"冥龙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带它们去伊甸。”

冥龙的眼睛发了光,“这么简单?”

"简单吗?"巫师摇摇头,"要知道,伊甸可不是普通的地方,你要献出所有的光翼才能离开。"

"没关系,只要他能回来,什么都没关系……"

巫师深吸一口气,"重点是,鳐鲲没有合适的躯体附身。”他摸了摸正太的头,“况且,你能保证以后不会再被红石蛊惑?”

"我保证。"冥龙斩钉截铁,"只要他能活过来,我什么都愿意做。"

"但愿,"巫师紧皱的眉头没有松懈,"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趁现在把你的想法收回吧。"

冥龙的眼神黯淡了许多,但是他坚定地说道:"不,我不想收回。"

巫师无奈叹息道,“冥龙一族,本就容易受红石蛊惑,虽然你内心纯良……”

“巫师!”冥龙的眼神中带了戾气。

“算我失言。”巫师不像是有所畏惧,随即双手一摊,“我也希望鳐鲲回来,这里只有我和女巫俩医疗兵多少还是有点吃力。”

冥龙沉默片刻,"我会尽快拿到那些蝴蝶把他找回来。"

"好,"巫师说道,"对了,记得带着蝴蝶回来找我,我去给你找找有没有还未开化的鳐鲲一族族人。"

冥龙接过来,"谢谢。"

巫师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喂,巫师。"

"嗯?"

"巫师......"冥龙咬咬牙,"我不会忘记你曾经帮助我的。"

巫师一愣,回头望着冥龙。

冥龙说道:"我不会忘记......你帮我的恩情。"

"好,我知道了。"巫师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是夜。

“冥主大人!”鳐鲲挡在杀红了眼的冥龙面前。

"滚开!"

"冥主大人!"

"给我——滚开!!!"

"阿冥……"

"好啊。"冥龙一步步逼近。

鳐鲲眼眶里蓄满泪水,他紧紧攥着拳头,咬牙忍住不哭,眼前的男人已经完全没有爱人昔日的温柔模样,现在,只有嗜血与仇恨。“冥主……”

冥龙被红石所蛊惑,双目赤红,拔剑捅向鳐鲲。

"噗嗤!"一声闷响,鲜血飞溅。

鳐鲲搂住了冥龙,释放自己一族的驱散术,“阿冥…我来,带你回家了……”

驱散术在发挥作用,星星点点的光明笼罩了冥龙和鳐鲲,出自鳐鲲,没入冥龙的身体,只有那把长剑,刺入鳐鲲体内,仍淌着鲜血。

冥龙的脸上露出迷茫的表情,一滴晶莹从他眼角滑落,滴入地板。

“我在……哪里?”

"阿...阿冥......"

"我来带你回家了......"

鳐鲲缓缓地倒下,倒在了血泊之中。

"阿冥..."

"阿冥......"


冥龙在噩梦中苏醒,他浑身大汗淋漓,看着身边熟悉的景象,不禁长吁了一口气。

他抬手擦干额头上的冷汗,"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

冥龙的脸上突然闪过疑惑,"阿鳐……阿鳐呢..."

不等他反应过来,房门推开,巫师端着一碗汤药走进屋内。

巫师将汤药递给冥龙,“行了,去抓蝴蝶吧,我去云野带只鳐鲲回来。”

对了……不是梦啊……

冥龙端起汤药喝掉,站起身走出房门,"那巫师,我走了。"

"嗯。"巫师点点头,"注意安全。"

"好。"冥龙走向楼梯,突然转过头,"巫师,你是不是喜欢我?"

巫师:......

“你脑子没泡吧?我放着可爱老婆不喜欢喜欢你?”巫师上去就是一个耳刮子,"赶快去抓蝴蝶吧。"

冥龙捂着被打疼的脸颊,"好好,我这就去抓蝴蝶。"

"哼。"巫师扭过头,"去吧去吧。"

"哎呀,我走了。"

"等等!"巫师叫住冥龙,"红石……"

冥龙一怔,"我马上解决它,你放心吧!"

"嗯,去吧。"


抓只鳐鲲,不难。

烧黑暗植物,easy。

只是,抓到了又如何,真的能救活鳐鲲吗?

冥龙叹口气,"唉......"

......


巫师和冥龙回合后唯恐夜长梦多,直接抓着冥龙就往伊甸跑,一路风尘仆仆的两人终于来到了伊甸之眼。

“后面的路就看你自己的了,恕不奉陪,找媳妇去了,女巫也该忙不过来了。”巫师从兜里拿出一个未开化鳐鲲的晶体,交给冥龙,“能不能成功,也看你的了。”

"知道了!"冥龙拿着晶石,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巫师站在原地望着他离开,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这小子……"

伊甸的红石雨,那可不好熬。


你问巫师怎么知道的?

巫师笑了笑,当初他也去过伊甸,明白冥龙身上为爱疯魔的劲儿。

月夜下,正太的白发闪着鳐鲲独有的光芒。


伊甸中,无数红石砸下,冥龙搂着蝴蝶和鳐鲲本体,在火中躲避红石雨,“阿鳐,还真有点难啊……”

一天过去了。

冥龙依旧抱着蝴蝶的尸体躲避红石雨,身上的鳞甲被砸破,身上的伤痕遍布全身,却始终不肯撒手。

无数光翼被砸落或是被冥龙自愿献出,一次次感受光翼被剥夺的痛苦,一次次承受着红石雨的灼热,冥龙仍然咬牙坚持着,因为,在他怀里的蝴蝶,就是他的命。

鲜血浸润了鳐鲲身体,冥龙抱着它,感觉自己越来越疲惫。

冥龙的意识越来越薄弱,但他知道,他要顶住。

冥龙的身体越来越烫,仿佛在燃烧一般。

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意志也变得微弱起来,但他却依稀看见一道身影在远处,朝着他走过来。

“阿冥~”

一声低沉的呼唤在耳畔回荡,仿佛有种奇异的力量支持他,让他不由自主地走向远处。

一只小巧玲珑的蝴蝶从远处飞速奔向他,它的翅膀扇动起来,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仿佛拥有某种特殊能力。它轻轻煽动着翅膀。

蝴蝶停留在冥龙面前。

冥龙的眼睛变成了红色,“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脑中的声音回荡,不断催促他。冥龙的手指渐渐伸向蝴蝶,似乎要掐死蝴蝶的脖颈。

蝴蝶轻鸣一声,身上散发着强烈的金光,瞬间消失了踪迹,而冥龙的双手僵硬在空气中,一动不动。

“你是,阿鳐吗?”冥龙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他抬起头看着蝴蝶的背影,喃喃道,"真的是你吗?"

蝴蝶消失了,冥龙却兀自清醒了。

他要救他的阿鳐。

冥龙转过身,走到了蝴蝶消失的位置,蹲了下来,他握住怀中蝴蝶。

冥龙的声音带着颤抖。

“我会救你的。”

蝴蝶不说话。

冥龙闭上眼睛,"我是冥龙。"

冥龙再次睁开眼,眼神已恢复了以往的霸气。

他再次冲过红石划过的天空。

红石化作一条巨大的火焰巨蛇,张开血盆大嘴朝着地面俯冲而去,瞬息间吞噬了整片土地。

一阵狂暴的热浪袭来。

冥龙闭上眼睛,任凭红石侵蚀他的皮肤,他的身上冒起熊熊烈火。

冥龙的眼睛睁开。

我不是一个人,我在为我的爱人作战。

他的瞳孔变成了金色,他的双臂变成了金色,冥龙的头顶生出了两根尖锐的金色触须。

红石还在肆虐,冥龙的双脚已经陷入泥土之中。

冥龙的双手握紧拳头,他的身上出现了一层金色的鳞甲。

他的眼眸变成了红色,他的眼眸深沉似海......

冥龙站了起来,"红石雨!我一定能救活阿鳐!"

红石雨再次覆盖了风暴眼。

一切都被笼罩其中。

冥龙的身体渐渐虚幻,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而红石雨还在继续。

"砰!"

"砰!"

"砰!"

"砰!"

"砰!"

"砰!"

红石雨不断击碎一座又一座山峰,砸裂一块又一块土地,穿过或击溃冥龙的身体,最后带走冥龙的最后一个翼。


“鳐鲲,我来陪你了。”

冥龙闭上眼睛,身体化为无形的流光。

他,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努力,也将最珍贵的东西,永久地埋葬在伊甸之中。

......

冥龙睁开眼,这是……

“这是重生之路呀~嘻嘻~”

“!鳐鲲!!!”相隔万里后重逢的喜悦淹没了冥龙的理智,他的心跳几乎快要跳出胸腔,"你,你是......"

"是呀,是呀,是我呀~我是你的小男朋友~"

"阿鳐——"冥龙张开双臂抱住了面前的鳐鲲。

"嘿嘿……”鳐鲲收起了笑意,“接下来的重生之路我陪你一起走。”

“只有重生之路吗?”冥龙有些失望。

重生之路只有这一条,可是,他不甘心,他还是没救回鳐鲲吗……

冥龙不甘心!

不甘心就此错过!

"还有以后的每一天!"

"我不想再错过第二个你。"

"你是我的!"

"你也是我的,是我的!"

冥龙抱着她,紧紧的,仿佛要把对方嵌进骨头里。

......

红石雨停止,风暴结束。

一道光从地平线升起,冥龙睁开眼睛,身旁是鳐鲲。

“冥主大人,今后小人就要靠你生活了~”

冥龙:"......"

冥龙的表情很是纠结,这家伙什么毛病......

冥龙站起身,看着遇境里熟悉的朋友们……和不同正常的爱人。

这里,应该就是重生的地方吧。

"我来咯~"

"我来了......"

"你们,还好吗?"

"还好。"冥龙点头,看着鳐鲲,"你还好吗?"

鳐鲲气的一笑,"我当然很好!"

“冥主大人还想赖账不成?”

"嗯?"冥龙挑眉,"我赖账?"

"是呀是呀,我刚才不都说了吗,剩下的一辈子,都是我的了!~"

"......"冥龙想起之前在重生之路的一幕。

“我没找错人吧???”

“你嫌弃我!!!龙骨大人~呜……”

-ω-
现实有黑车会很爽(hui s...

           现实有黑车会很爽(hui si)吧

           现实有黑车会很爽(hui si)吧

一念成魔

【光遇】冥鳐:童养媳(1)

深渊(冥主)X星辰(鳐鲲)。

暮土先祖以深渊为首,在包括伊甸的黑暗地带活跃,种族天性带着邪恶但从没害过人,星辰出生神明混血家族,他的哥哥莱茵是当代祭司。

向着星辰与深渊,光之子,提瓦特大陆好玩吗?

私设一大堆。


据说在千百年前,一位神明与人结合,生下了一对神与人混血的婴儿,这对婴儿就是神秘的祭司家族神鳐家的祖先,他们家族负责净化黑暗,祭祀暮土的先辈,防止冤魂化鬼,不得安息。

神鳐家这一代的幺子星辰是男孩,让家里的长辈略感不安。

第一对人神混血的孩子是一对兄妹,他们平安长大后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各自有了两个孩子。哥哥的孩子是一对相差六岁的兄妹,而妹妹的孩子...

深渊(冥主)X星辰(鳐鲲)。

暮土先祖以深渊为首,在包括伊甸的黑暗地带活跃,种族天性带着邪恶但从没害过人,星辰出生神明混血家族,他的哥哥莱茵是当代祭司。

向着星辰与深渊,光之子,提瓦特大陆好玩吗?

私设一大堆。








据说在千百年前,一位神明与人结合,生下了一对神与人混血的婴儿,这对婴儿就是神秘的祭司家族神鳐家的祖先,他们家族负责净化黑暗,祭祀暮土的先辈,防止冤魂化鬼,不得安息。

神鳐家这一代的幺子星辰是男孩,让家里的长辈略感不安。

第一对人神混血的孩子是一对兄妹,他们平安长大后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各自有了两个孩子。哥哥的孩子是一对相差六岁的兄妹,而妹妹的孩子是一对双生姐妹,没出半年,妹妹的长女死于哮喘,但孩子的长辈们都没有过哮喘,再往前数八百辈也没有。

或许只是个意外呢?祖先们当时这么想着,迎来了第三代孩子,有一对姐弟和一对兄弟,姐弟先后死于战乱和梦中被姐姐带走,兄弟中的弟弟走失七天后被发现尸体,身上只有动物咬痕,奇怪的是咬死他的那只动物却没有吃掉他。

祖先们这才感觉不对劲,连忙向神明询问缘由,神明只回复他们说,神与人结合本就是禁忌,初代双子的父亲被发现和人结合后立即被处死了,众神之王念及与他的旧情才没把人神混血全部杀死,只是下了诅咒:每一代同父同母的孩子只能是兄妹,要么就只能是独子,姐弟、姐妹、兄弟组合必须杀死一个或是全部。

虽然家族到星辰这里已经是第七千多代了,长老们都不太相信这个从祖先那代流传下来的东西了,但突突跳的眼皮属实让人不得安宁,没办法,他们只能请来道家长子道泽来看看。

道家发源于霞谷的圆梦村,他们家与神鳐家从祖先那代起就一直有来往,交情颇深,他们家的人个个戴着黑色明制帽,但和神鳐家一样受了诅咒,家族只能产男孩,女孩不是胎死腹中就是早早夭折,侥幸长大的女孩加起来不足七个,且个个智力低下无法独立生活。

道泽看了看星辰的命脉,面露为难:“星星有贵人保护,不会出事的,但这贵人很是奇怪,我看不透他,最多只能看出是住在暮土的。”

神鳐家的长辈面面相觑。

五国哪怕加上巫师族,也没有和暮土那帮人认识的吧?他们那种人,普通人巴不得一辈子别见到他们。

那种地方真的会有星辰的贵人吗?

“爸爸,妈妈,我想带星星去找找看。”莱茵向父母请示,“这或许是唯一的希望了。”

得了批准的莱茵一刻没敢耽搁,匆匆收拾好行李就带着半岁的弟弟踏上旅途。

好在星辰是个省油的,不然预备的牛奶喝完了也到不了目的地。

莱茵好不容易带着弟弟到达暮土主城,人生地不熟,也对贵人丝毫没有头绪。

暮土的人都盯着神鳐家兄弟,毕竟暮土这地方八百年不一定来一个外地人,更何况他们身上神的气息过于明显,很能不让人多看几眼。

“神鳐家的人?”皇宫附近,莱茵被一个梳着和神鳐家相似发型的人叫住。

男人面相不善,但却意外的俊美,而且似乎对他们没有敌意,有的只是好奇杂着打量的视线。

“让我想想,暮土多少年没有过外人了呢?”

男人自顾自的思考起来,完全无视神鳐家兄弟。

“哈……算了,接待客人要紧。”男人重新看向神鳐家兄弟,抬手指了指皇宫,“不知二位有没有兴趣光临一下……呃,你们怎么形容自己家来着?哦对,寒舍,二位有没有兴趣光临寒舍?”

莱茵答应了,并心说,你这寒舍也太豪华了点。

纵使是最有钱的雨国,他们家女王住的宫殿也赶不上暮土这位的一半,暮土这位住的可是真金白银搭建的皇宫啊!!!

暮土冥主全名冥之深渊,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因为他家那姓被人笑了几千年的幼稚且中二。

过去的冥主多多少少都有过改姓的想法,想法终结于初代冥主进他们的梦里哭得他们根本没法睡,而深渊不同,他原本叫冥之箫,上位后嫌名字不够霸气,给改成了冥之深渊,顺便大肆宣传自己的新名字,他那退位的爹一度怀疑自己这儿子得了他那死了几千年的老祖宗的真传,因为初代冥主给自己改名叫冥之王者。

“欸,你们神鳐家不是只能生兄妹么?你为什么会有个弟弟?”餐桌上,冥之深渊并没有一国之主的风范,跟个平民孩子一样左夹大闸蟹右拿烤鸡腿,顺便问了莱茵关于他弟弟星辰的事。

莱茵叹了口气,长话短说:“看冥主大人的样子,多多少少是知道我们神鳐家的诅咒的,在下生于道家的挚友为家弟看了命脉,说贵地有一个贵人能助他免于此劫,于是我带上家弟来了,可我们对于那位贵人根本没有头绪。”

冥之深渊打量了一会儿星辰,笑嘻嘻的问:“不知可否让我来试试?”

莱茵一愣,死马当活马医:“也好,就试试吧,反正您也是暮土人。”

桐菱

大树屋的秋千真的绝

大树屋的秋千真的绝

桐菱

尝试做偶像的第一天!

   

尝试做偶像的第一天!

   

桐菱

和猛0帅气朋友拍了一些小情侣

和猛0帅气朋友拍了一些小情侣

桐菱
落日永远停留但小王子已经不在了

落日永远停留但小王子已经不在了

落日永远停留但小王子已经不在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