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鴫野贵澄

22618浏览    171参与
Nana

心中TOP1的生日官图

果然穿上西装帅气程度会翻倍

只能放10张所以只好放掉爱了呜呜呜

心中TOP1的生日官图

果然穿上西装帅气程度会翻倍

只能放10张所以只好放掉爱了呜呜呜

黄油快跑

【宗凛】篮球人在游泳番3⃣️

【kissme内心独白】

 鴫野贵澄视角 宗凛

   山崎宗介,松冈凛,我,并称佐野三人组。


  想当初小学时我们仨打遍佐野无敌手。凭借出色的实力与长相,成为佐野一大风景。


   至今忘不了每次家长会时,我们仨都被安排在门口迎宾,脸蛋被热心阿姨揉来揉去的画面。


   也忘不了那两个混蛋总是借口上厕所,把我一个人丢给怪阿姨的恶劣行径。


   “你们又丢下我溜走!这都第几次假装上厕所了...

【kissme内心独白】

 鴫野贵澄视角 宗凛

   山崎宗介,松冈凛,我,并称佐野三人组。

 

  想当初小学时我们仨打遍佐野无敌手。凭借出色的实力与长相,成为佐野一大风景。


   至今忘不了每次家长会时,我们仨都被安排在门口迎宾,脸蛋被热心阿姨揉来揉去的画面。


   也忘不了那两个混蛋总是借口上厕所,把我一个人丢给怪阿姨的恶劣行径。

 


   “你们又丢下我溜走!这都第几次假装上厕所了!”我怒气冲冲找到在角落摸鱼的两个人,准备发火。

   

   凛反而亲昵的搂住我脖子,把一罐冰汽水在我眼下晃了晃。


  “贵澄别生气啦。喏,给你买了汽水。”


   我哼了一声接过汽水,顺着他坐在了台阶上。凛绕回去坐在宗介身旁。他们面前摆着两罐开了的可乐。


   我盯着那两罐可乐,忽然有点出神。


   好像在宗介和凛出现的每个场合,都有这样两罐一模一样的可乐。


   所以为什么不给我买可乐而是汽水啊,汽水在它们旁边显得格格不入啊喂。


   当然我也只是小声嘟囔,所谓的怒气早就在接过冰凉的瓶身时烟消云散了。


   暮色渐晚,校园里的灯一盏盏亮起。我们三并排坐在台阶上,静静感受晚风温柔。也只有在家长会这样的时候,我们才会这个点还留在学校里。此刻没有白日喧嚣,常有学生打闹的小花园里,只有被风一遍遍吹动的树叶和在枝丫间若隐若现的一轮月亮。


   即便是在那样小的年纪,也懵懂间感受着,这种忙里偷闲的愉悦,还有挚友陪伴左右的心安。


   当我们勾肩搭背走在回家的路上,往前看,是沿着道路延伸到无穷远的灯光,而另一侧则是在月光下安静的海面。我们会刻意放慢脚步,聆听风中海浪翻涌的声音,任它一遍遍地拍打在心上,我们在脑海中勾勒出大海的模样。


   凛舒服地仰起头站定,眯着眼睛说,等夏天来了,就去海里痛痛快快游一场吧。


   而宗介侧过头,不知是望着海还是望着他,轻声说好。


   而我想的是,夏天快点来吧。等夏天来了,我们就可以在篮球场酣畅淋漓地打一场球,可以一起结伴去买沙冰,可以一起在海边看烟花。

 

  如同我们以往的每一个夏天。


   那时正值深秋。可心里的这些念头如小火苗,燃起来便心头一热。

   

   后来的记忆,似乎有些模糊。只记得那年冬天,某个再寻常不过的午后,我们三在松冈凛家玩。凛在我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要出国学习游泳了。


   而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转头去看宗介的表情。


   宗介只是低着头听着,想来他应该比我更早知道凛要离开的消息吧。


   我愣在原地,不敢置信地问他,你要去哪里?


   自从他上次为了游泳转学去了岩鸢,我和宗介都低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好在我们家都离得近,假期也常常能见面。可是,这次他居然说他要出国.......


   我盯着凛的脸,比起歉意,他脸上更多的是坚定和向往。


   又是因为游泳吗。


 “我决定要去澳大利亚游泳了。等我学成回来,一定已经成为很棒的游泳选手了!”


   他笑起来露出尖尖的鲨鱼牙,看着他踌躇满志的样子,我最终还是挤出笑脸恭喜他。


   至于失落和不舍什么的,在朋友追求梦想面前都应该让路。


   比起我接下来的心不在焉,宗介显得太过淡然。凛转学后,宗介的性子就更沉稳了,只有在我面前,才会少有的露出从前那样狡黠天真的神色。这次是凛要转学,他反而波澜不惊,一如既往地和我们一起玩,仿佛即将到来的分离只是一句戏言。


   很多次,我看着宗介那副样子,听着他约定什么时候我们要去哪里,都想揪着他的领子,忍无可忍的告诉他,不必做这样遥远的约定了。想大声质问他,你到底懂不懂 ,凛要去的是很远的澳大利亚,是距离这里隔着大海的陌生国土,是明明才国中的他要独自在异国他乡求学训练的生活。


   明明你们那么要好,为什么我看不出你的不舍和难过呢。


   可是,当我看着他们拿着可乐轻轻相撞,看着他们放假约着去游泳,看着他们一起坐在台阶上,我怎么也问不出口。


   最后我宽慰自己,也许宗介比我成熟的多。


   于是我也打起精神,自顾自地告诉自己,在剩下的时间里,痛痛快快地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时刻吧。


   有时路过街边橱窗时,我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我们三的倒影上。总是惊讶于少年初长成的笔直利落,和奇迹般地从幼童躯壳中长成地肖似成人的青葱身姿。


   过去那些肆意玩耍的片刻,记忆里放学后如火的晚霞,相册里我们三紧紧挨着的照片。独属于孩童的纯真岁月呼啸而过,唯剩在懵懂的时空里,渐渐蜕变而出的成熟的你我。


   贵澄,宗介,凛。


   我们。

   


  在我的视角里,宗介和凛都是再意气风发不过的人。但在两人并肩时,宗介总显得那样沉稳静默,带着绝对压制的气场,做凛无声的靠山。而反倒凛更像自由自在的风,不畏拘束一往无前,他是属于海洋和远方的孩子。


   他们的相伴太过寻常,以至于到了最后两人即将面临相隔万里,也没人说出半句不舍和挽留的话。


   分别平淡无奇,我以为没人会受伤。直到我们目送凛走进登机口,目送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我一回头,发现宗介泪流满面。


   我很少见到宗介流泪。上一次好像还是在凛转学后的某天,我和他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那片我们看过无数次的海,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路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突然喃喃道,我们不同路了。

 

  几乎是一瞬间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明白了他口中的"我们”。然后我转头,猝不及防看见了他泛红的眼眶和无声滑落的泪。


   那时的他像一个受伤后后知后觉意识到疼痛的孩童,眼里满是迷茫和痛楚。


   可是现在的他像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恍然间失去了方向和行囊,因在天地间找不到归路而绝望的嚎哭。


   真正的疼痛也许来的太过猛烈,以至于让人一瞬失声,只有泪水能替他发言。行客匆匆的登机口无人注意到他的狼狈,而他的涕泪横流,没有等来另一个人的回头。


   当我亲眼目睹了宗介的失态和绝望,挣扎与放手,才心下大惊,为之一震。


   原来他这样死板的山,竟然也会为某人哗然。

   


   凛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登机口尽头,身影闪过。然后在漫长的等待后,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远航,一去不复返。

  

 有那么一刻,我竟分不清,到底是谁把谁丢在了他乡。



   此后的很长时间,我们和凛断了联系。可想而知初到异国他乡的诸多不便,我们也体贴的没有去打扰他。直到国中快毕业,宗介和我才断断续续收到他的来信。字里行间,我们珍重地读这些飘洋过海的文字,借此遥观凛的海外生活。


   宗介总是很郑重地给他回信,即便只是翻来覆去的老话,不外乎是照顾好自己,他眼底的关切和想念,落在笔尖纸上,永远一笔一划,一丝不苟。


   所以凛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和宗介都很想念你。


   即便宗介那家伙笨拙地给你回信,可纸短情长,不善表达的他又怎么说得清。

 

  你离他太远了,听不见他心里这片海啊。



   后来的后来,一个夏日的清晨,薄雾散尽。涌动的人潮中,我们终于等来了那个人。

 

  他拂去风尘,笑着朝我们走来,鲨鱼牙尖尖,一如从前。

 

  “凛,欢迎回家。”



YHULE

《穿越free!》关于我痛骂了真琴一顿的那件事

  *ooc避雷,文笔一般

  *第三人称,女主:橘十三,技能拉满

  *无CP,结局BE

  

  时间随着炎炎夏日悄悄离去,一场游泳比赛后,凛独自一人前往澳大利亚练习游泳,遥和真琴也顺利小学毕业,开始初中生活。

  “小橘被分到哪个班呢?”真琴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呢喃道。

  “看不见啦!”橘十三难受道,她看着比自己高的遥,内心十分受伤。遥努力踮起脚尖,也很难看清。

  “我看看啊……啊!居然不是和遥一个班!”“没事,只是在隔壁班。”橘十三二话不说靠着真琴高大的身姿看到了分班表,但只看了几秒就累得从真琴身上摔下来。

  即使有橘十三的那句话,遥脸上还是有一闪而过的郁闷,真...

  *ooc避雷,文笔一般

  *第三人称,女主:橘十三,技能拉满

  *无CP,结局BE

  

  时间随着炎炎夏日悄悄离去,一场游泳比赛后,凛独自一人前往澳大利亚练习游泳,遥和真琴也顺利小学毕业,开始初中生活。

  “小橘被分到哪个班呢?”真琴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呢喃道。

  “看不见啦!”橘十三难受道,她看着比自己高的遥,内心十分受伤。遥努力踮起脚尖,也很难看清。

  “我看看啊……啊!居然不是和遥一个班!”“没事,只是在隔壁班。”橘十三二话不说靠着真琴高大的身姿看到了分班表,但只看了几秒就累得从真琴身上摔下来。

  即使有橘十三的那句话,遥脸上还是有一闪而过的郁闷,真琴一下子就察觉察觉出来,安慰他道:“没事,课间我可以来你们班串门!”

  “ ‘你们’?”遥有点惊讶。

  “是啊,小橘幸运的和你一个班呢。”

  “哎?”橘十三有点疑惑。

  “你不知道?”真琴也疑惑了。

  “不,不是……我的名字实在是难找……”橘十三一时解释不过来,明明已经穿越过来这么久了,但还是有点不习惯自己的名字,以至于每次被人叫都没反应过来。(反倒是原住民真琴等人的名字她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橘十三一脸难为情,真琴笑道:“没有啊,小橘的名字其实最好认的,每次写名字的时候直接用阿拉伯数字写了‘13’呢。”

  “哈……哈哈……”真惭愧。

  ————

  有了这次小意外,橘十三反倒是开始正式自己的名字,当发放新课本时,她会在书面隆重的写下阿拉伯数字“13”!并且从来都不感觉哪里有错。

  “怎么样,步入新环境感觉如何?”走在回家的路上,真琴回忆起一天的学校生活,关切的问道。

  “一般。”遥这么评价。

  “小橘呢?”

  “nice!”橘十三用手比了个“good”,补充道,“都是成熟的初中生,暂时不会有人问我为什么叫‘13’了!”她口中的“暂时”咬音很重,看来以后肯定会有某个笨蛋问起这个问题。

  “那……你们有想加入的社团吗?”真琴再次问道。

  “不知道。”

  “我考虑考虑。”

  遥和橘十三同时开口,然后惊讶的看了看彼此。

  “为什么是不知道,我记得我们班椎名邀请你加入游泳部呢。”橘十三认真的说道。

  “我没有同意……”遥低语道。

  “你也没有拒绝,七濑!”橘十三反驳。

  “好啦好啦,这件事还有时间去考虑,现在就不要吵了。”真琴拍了拍遥和橘十三的肩膀,他被两人夹在中间,无可奈何的劝说着。

  橘十三嘟着嘴,一脸“橘你就宠着他吧”的样子看着真琴。

  在落日的陪伴下,三人各有各的心思。

  深夜,橘十三再次失眠,她轻车熟路的跑到凛家,发现整个房子都是黑漆漆的,她这才反应过来,凛早就不在岩鸢了。橘十三瞬间有点后悔,早知道和凛约定两天一次写信,而不是一周一次!

  她叹了口气,漫长的夜晚只有海边的陆风陪伴,她忽然觉得此刻有点寂寞。

  次日,她收到椎名旭的加入游泳部的邀请。

  “十三!我都听真琴说了!之前你也在SC呆过,肯定也会加入游泳部的吧!”旭激动地在橘十三面前大喊。

  “啊……那个啊。”橘十三朝坐教室最后一排的遥看过去,遥正好和她四目相对。她回头,认真的对旭说:“我考虑考虑!”旭瞬间岔了气,一旁的贵澄赶忙冲上来推销:

  “那篮球部呢?篮球部也收女生哦!小橘要不要考虑考虑?”

  橘十三看着贵澄卖力的样子,瞬间想起了前几天他教遥和真琴打篮球的经历。遥是教会了,真琴却怎么也教不会,当时贵澄吐槽真琴的个子是白长的。

  “哼……”想到这,橘十三一脸坏笑的看着贵澄幽幽道:“真的?篮球部的男生真的愿意和我打?”当时,贵澄原本还想教会橘十三打篮球,结果橘十三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点亮了这个技能,并且十个球有九个能投中,真琴因此郁闷了很久。

  “我看不行,篮球部不是我会进了,拜拜~”还没等贵澄找到机会,橘十三拿着书包溜之大吉,回头还不忘朝他挥手。

  ————

  周末,橘十三日常串门,由于还没收到凛从澳大利亚寄来的信,出于无聊,她马不停蹄的带着一缸金鱼跑去真琴家。

  一开门,橘十三就把鱼缸怼在真琴脸前。

  “慰问礼。”

  “不,不用这么麻烦……”真琴不好意思收下,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暂时把鱼缸接住。

  “记得一周换一次水哦!”橘十三提醒道,并熟练的换上拖鞋。

  真琴的家不算大,如果弟弟妹妹在家的话会有点吵闹,这时候,刚好只有真琴一个人。

  “我说……真的要等七濑做出决定时才发声吗?”橘十三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中准备茶的真琴。

  “没有啦,只是还没决定好。”真琴狡辩道。

  看着真琴的背影,橘十三在犹豫,从穿越过来开始,其实她一直都在犹豫自己是否要干预这里一些人的决定,她不确定自己小小的行为是否会影来蝴蝶效应,她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因此在凛出国的那一次,她没有阻拦。

  “请。”真琴端来了热腾腾的茶打断了她的注意。

  橘十三凝视冒着热气的红茶,喃喃道:“真琴,要不你和遥说说,你俩加入游泳部吧?”

  “哎?”真琴愣了一下,随即高兴的说道:“小橘……你终于愿意叫我和遥的名字了!”

  “……也没什么。”

  “但是……这也要看遥的看法……”真琴显得有点犹豫。

  橘十三看着横铁不成钢的真琴,气愤道:“哎,你们两个!一个是想和对方一起游泳却不好开口,一个是想等对方开口再一起进游泳部!你们两个是蜗牛吗?动一下就缩脑袋!”真琴被吓愣住,随即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

  “那,那个……”

  “听我说,虽然凛已经不在这里了,但你们两个还是可以一起游泳啊,等加入游泳部,还会认识更多的伙伴,大家可以一起游泳啊!”橘十三激动得站起来喊道,将真琴说得一愣一愣的。

  孩子!你要开窍啊!!机会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乐水

【free乙女向】奇奇怪怪的害怕

free乙女向   ooc  注意避雷!

新人写文,请多指教啦

一点点小短打   

撞梗你抄我


内含:松冈凛    橘真琴    鴫野贵澄


望食用愉快~


凛×你...


free乙女向   ooc  注意避雷!

新人写文,请多指教啦

一点点小短打   

撞梗你抄我



内含:松冈凛    橘真琴    鴫野贵澄


               

望食用愉快~





凛×你


        


         “呐...凛酱。”你不太自然地喊松冈凛,手不自觉握紧他的胳膊,身体向他那边靠,想尽量往路的边上走,眼睛时不时往另一边看。


         怕狗的人出门最痛苦的就是遇到不牵狗绳的狗主人还一直在你旁边溜达,烦死了呜呜。又不想和凛说,怕这么小的狗会被他笑好久吧,搞不好又是个什么把柄的...


        可是那只狗在旁边蹦哒蹦哒还老是突然叫两声真好可怕啊啊,总是有下一秒就会突然兽性大发冲过来咬你一口的幻想。好恐怖呜呜。


        “嗯?怎么了?”凛转过头看着好像有点紧张的你。


        你也慌忙转过头看他,正想着要怎么回答,那只狗忽然对着你这边叫了一声,吓得你一激灵,赶紧躲到松冈凛的另一边,两只胳膊抱紧他的手臂,拉着他快步往前走:“哎呀,快走啦。”


        往前走了几十米,中途甚至还忽略了几家你很喜欢的小吃,感觉低处没有哒哒哒的四足动物活动后才小心翼翼地往回看了一眼。


        那只狗往反方向去了。呼,吓死了。


        你的脚步又回到正常的频率,凛往你向后瞟的视线看去,又一脸莫名其妙得转回来。


        “呐, 你是不是怕...狗?”凛装作不经意得问。


        “啊,”被说中的你心里一惊,还是不太想承认,“还...还好吧。”这是什么文不对题的回答啊啊。


        凛看了看你,拉下你因紧张过后忘记放下的胳膊,把你的手稳稳地牵住:


        “没事,我在呢。”


        感觉手被握得更紧了些。


        “嗯!”






真×你


         橘真琴去打扫院子了,你正在屋里和真琴的妹妹玩游戏。


        你突然想到真琴的弟弟怎么不在,刚想开口问,一个笑得十分开朗的小男孩跑了过来,双手背在身后,似乎拿了什么东西:


        “漂亮姐姐!给你看看我的新玩具!”真琴的弟弟十分热情地朝你喊。


        “好啊,是什么好东西呀?”你也用一个灿烂的笑容回复。


        “当当!我新买的怪兽!”橘弟弟忽然把一只面相凶恶配色丑陋的塑料玩具放在你面前,吓得你一激灵,手胡乱扑腾了几下,脚下一颤,差点撞到旁边的橘妹妹。


        橘真琴听到几声踉跄的脚步,跑进来看见惊魂未定的你,又看到拿着玩具的弟弟和你面对着面,距离有些远。


        真琴轻轻抱住你,一只手摸着你的头,一只手轻拍着你的背,像是安抚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般:“好啦,没事了。是被弟弟吓到了嘛?”


        看见真琴治愈的笑容,你才缓缓定下神:“没...没有,那只怪兽...有点可怕。”


        你本想去安抚一下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弟弟,却不巧又对上那只怪兽的眼睛,你一下子又缩回真琴怀里,紧闭着双眼。


        真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害怕,连忙继续安抚怀里的你,示意弟弟带着怪兽出去玩。


        “好了好了,我已经让弟弟把怪兽拿走啦。”听到真琴的话,你才慢慢抬起头,看到他令人安心的眼眸。


        “妹妹还等着你呢。”


        “嗯,好。”


        

        第二天,橘真琴在后屋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是弟弟原本放在床头柜的怪兽们。


        “看来弟弟已经处理好了呢。”






kiss me×你


        鴫野贵澄去学校打球了,说是很久没见的朋友,要好好比试一番。


        kiss me 要和别人1v1?!


        你超想去看他打单挑,很难得的好嘛!可是 kiss me 这个家伙竟然不同意,说是天气太热,站在场边没有阴凉的地方,怕你会中暑。


       虽然但是,你真的好想去:


       “ 求求你了嘛,kiss me ~”


       “嘛,拿你没办法。”贵澄无奈地笑笑,宠溺地揉了揉你的头,在你脸上亲了一口,“好啦,kiss you 了哦,那我走啦。”他拍拍你的脑袋,晃了晃手里的球包,给你留下了一个帅气的背影。


        

        距离 kiss me 出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你看了看时间,拿起提前偷偷从 kiss me 包里拿出来的毛巾去找 kiss me 了。


        “就这,还想拦着我?哼。”


        刚进学校,远远看见好大一个篮球场的标志,赶紧加快了脚步向那栋楼走去:“原来男校这么大的吗。”


        然而,因为一心往前走,你并没有注意到道旁的操场,有人正在踢足球。


        “啊啊!”余光瞟见一个球状物正向你快速飞来,吓得你不知往何处躲闪,本能地抱住脑袋,双眼紧闭。


        有一瞬,你被阴影笼罩。那个足球刚从头顶上掠过。


        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往这边跑来,以为是那个踢球的人,没抬起头就赶紧大步地想离开,腿因为受到惊吓还有些发抖。


        忽然,一只刻意放低的胳膊拦在你面前。


        你抬起头,看见鴫野贵澄担忧的眼神:“你没事吧?”


        你愣了一下,突然抱住他,在他温热的怀抱里找到了满满的安全感:“没事,你怎么来了?”


        “出来拿毛巾啊,某个小朋友还挺准时的嘛。”说着,拿走你手上的毛巾擦了擦手臂上的汗,回抱住你的肩膀,笑着看着你。


        “哼,你明明早就知道了”你故作生气得锤了下他。


        “好了,去看我打球吧?我今天打得很顺手哦。”


        “哼,快走啦。”





——————

感谢阅读,不白嫖哇

或许可以点赞评论提提建议什么的(doge


        


       

昀昀

为什么在一个游泳番里一个坚持打篮球的小可爱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呢?

大概是我们kissme可爱随性人缘好没有架子对他弟弟却非常关心 虽然自己特别喜欢打篮球但是从来没有强求过自己的小伙伴 也没有去挖墙脚 遇到朋友会真诚地打招呼 被水zi脸也没有生气 (而且他长得是真的好看☺️)

kissme是真的很有人格魅力啊

那就请继续沿着自己选定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吧!

为什么在一个游泳番里一个坚持打篮球的小可爱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呢?

大概是我们kissme可爱随性人缘好没有架子对他弟弟却非常关心 虽然自己特别喜欢打篮球但是从来没有强求过自己的小伙伴 也没有去挖墙脚 遇到朋友会真诚地打招呼 被水zi脸也没有生气 (而且他长得是真的好看☺️)

kissme是真的很有人格魅力啊

那就请继续沿着自己选定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吧!

12sweet%

不知道一天要对kiss me表白多少次🥺

不知道一天要对kiss me表白多少次🥺

帕.D.迪尔达.谢科夫斯基

kiss me

唯一在游泳翻黎打篮球的小可爱

kiss me

唯一在游泳翻黎打篮球的小可爱

老板里面请
觉得这两很像就摸了(果咩,咱来...

觉得这两很像就摸了(果咩,咱来污染tag了

*第一眼见kiss me就觉得很像狐狸,私心耳朵

觉得这两很像就摸了(果咩,咱来污染tag了

*第一眼见kiss me就觉得很像狐狸,私心耳朵

九头身
创了一张贵澄 嗯嗯...贱贱的...

创了一张贵澄 嗯嗯...贱贱的小表情很难不爱

创了一张贵澄 嗯嗯...贱贱的小表情很难不爱

𝓡𝓮𝓷𝓪𝓲𝓼𝓼𝓪𝓷𝓬𝓮

这辈子没爱过人,鴫野贵澄是第一个🥰

这辈子没爱过人,鴫野贵澄是第一个🥰

黄油快跑

【真遥】篮球人在游泳番2⃣️

【kissme内心独白】

 鴫野贵澄视角 真遥

   可能我和水,多少有点缘分吧。虽然对游泳无感,却总是能遇上与之相关的人和事。


   我的弟弟飒斗因为我的过失落水,从此惧怕游泳。作为哥哥我心怀愧疚,于是决定为飒斗报名游泳班,希望飒斗可以就此学会游泳,保护自己。


   在选择游泳俱乐部时,我看到那家熟悉的俱乐部,微微一愣。


   那是遥他们之前游泳的地方。早些年关了,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重新建起来对外营业。......


【kissme内心独白】

 鴫野贵澄视角 真遥

   可能我和水,多少有点缘分吧。虽然对游泳无感,却总是能遇上与之相关的人和事。


   我的弟弟飒斗因为我的过失落水,从此惧怕游泳。作为哥哥我心怀愧疚,于是决定为飒斗报名游泳班,希望飒斗可以就此学会游泳,保护自己。


   在选择游泳俱乐部时,我看到那家熟悉的俱乐部,微微一愣。


   那是遥他们之前游泳的地方。早些年关了,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重新建起来对外营业。


   不过也好,这是对遥和真琴来说,很特别的地方。


   那天我带着弟弟第一次进入这家俱乐部。教练热情地为我们介绍俱乐部的各项事宜。我一边听着教练的介绍和初步安排,一边往泳池方向走去。而飒斗害羞地跟在我身后,小声地回应教练。


   新修的游泳馆干净宽敞,走廊的墙上挂满了学员照片。我一张张看过去,都是稚嫩的小朋友,面对镜头仰着笑脸,满是夺奖的自豪与欣喜。


   在一张照片前,我突然停下了脚步。飒斗也跟着驻足,仰起头迷惑地看向我。


   “哥哥?”


   “这是我之前的学生,都是非常优秀的孩子。”教练看着那张合照,微笑着补充道。


   “我认识他们,我们是曾经的同学。”我看着合照里熟悉的遥和真琴的模样,嘴角不自觉翘起来。


   合照里,四个孩子亲密地挨在一起。真琴笑得温和阳光,凛一手举着奖杯一手搂着遥,遥则是把头扭到一边,像个成熟的小大人。


   遥这家伙,小时候就这么别扭。


   “这场是他们小学时候的接力赛呢。拿了第一名,很了不起。”教练感慨的盯着照片,回忆起往事。“他们是很棒的一支队伍。你可能听他们提起过。” 


   我点点头,思绪随之飘远。


   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重聚呢。


   与故人重逢,总是出人意表。


    某个下午我去游泳俱乐部接飒斗回家,照常与笹部教授寒暄了几句准备往泳池走,就看见飒斗迎面朝我跑来。


   “飒斗。”我蹲下来,笑着冲他敞开怀抱,飒斗毫不犹豫扑进我怀里。


   “贵澄?!”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我闻声望去,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温和的眼睛。熟悉的绿色瞳孔永远都像一池春水,此刻却因惊喜而泛起阵阵涟漪。


   我站起身,兴奋地走上前。


   “好久不见,真琴。”


   俱乐部外,我和真琴并肩坐着。一年光阴一闪而过,真琴好像又长高了。我作势要去比比我们的身高差,并再次感慨这么优越的身高不打篮球真可惜。


   真琴只是笑笑,我却察觉到了笑里头的落寞。


   一年的成长让真琴平添几分成熟,褪去了国中时期的孩子气,愈发沉稳。可骨子里的温柔平和不改往常,悄无声息融入他的行事作风。正如他现在明明心事重重,却能有条不紊地告诉我飒斗的训练状况,为飒斗细致地分析往后的安排。


   但我知道,他心不在这里。往常他身边总有遥形影不离,可从他的话里我听出最近他一个人在笹部教练这里助教。


   “所以真琴你最近怎么样呢?还有在游泳吗?”我偏着头看向他。


   “一切都好,上了高中后就重新开始游泳了,和遥一起。”


   “看来真琴很喜欢和遥一起游泳呢。”


   真琴一愣,随即又展开了笑颜。


   “对我来说,能和遥一起游泳就是最幸福的事。之前也是,现在也是。”


   “但,我可能真的不适合竞技游泳吧。我在乎的,不是输赢。”


   我了解,对真琴来说,输赢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自我认识他开始,他就是那副温和的模样。热心,温柔,总是细心照顾着身边的人。


   但他的步伐永远是随遥而动,坚实而有力地落在遥的脚步旁。我无意间见过真琴那样温柔到极致的眼神,它仅仅只落在遥一个人身上。


   在遥从跳台上一跃而下的瞬间,在遥从水中握上他伸出的手的时刻,在遥呼唤他的时候,那样如沐春风而又极度缱绻的目光,在不经意间上演千千万万遍。


   这样盛大而静默的秘密,也许只有遥不知道。


   我拍了拍真琴的肩膀,拿出轻松的口吻安慰他。“不用担心太多啦,不是一直都和遥好好的吗。”


   “只是觉得,以后遥要去更远的地方,但我,不知道还能像这样和他在一起多久。”


   真琴,这就是你在害怕的事情吗。


   我以为的,无所不能,让人安心又可靠的真琴,原来也会因为担心一个人的离开而惶恐。


   晚风吹拂过真琴的发梢,轻轻撩起他额前的碎发。暮色四合时的夕阳在我们身后渐沉,我低头望见我们的影子被渐渐拉长,正如不可告人又疯狂滋长的妄念。


   半晌,我缓缓开口。


   “真琴永远是真琴。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了。”


   “从小到大,真琴总能把事情处理的很好。和遥相处也好,游泳也好,哪怕现在做助教也好。”


   所以,即便是你深藏在心里的秘密,也会有亲自剖白的一天。


   不要怕。


   真琴长舒一口气。他回望我,向我道谢。


   我再一次在他眼里看见了往常的温和与轻松。


   很快我见到了遥。他站在一旁,叫真琴回家。酷哥不改往常,仍旧面无表情盯着我和真琴。


   “哎呀呀,真让人伤心,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你还这么冷淡。”


   我兴冲冲地上前一把勾住遥的肩膀,向他撒娇。


   向来冷淡的人嘴上说着离我远点,实际上也没推开我分毫。


   “以后又不是不会见面。”遥似乎是有点无可奈何。


   我笑嘻嘻地凑在他面前又东拉西扯了几句。心想,果然是我熟悉的那个七濑遥。


   冷淡,慢热,傲娇。和某人正好互补。


   “真是天生一对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哈哈。下次见喽,真琴,遥。”


   我向他们告别,看着两人并肩走向夕阳余晖下的道路,莫名觉得画面好动人。


   这样的画面,也许每一日都在上演。


   少年心底缠绵的心事和未曾说出口的情话,藏在一日复一日的陪伴里。


   啊咧,遥到底知不知道呢。


   落日余晖里,一只倦鸟飞速掠过上空,真琴闻声抬头的瞬间,遥侧头盯着他的侧脸,带着笑。


   也许知道吧。

   

   嘘。

黄油快跑

【free!】篮球人在游泳番1⃣️

【kissme内心独白】

  鴫野贵澄视角

     国中毕业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怀念。怀念我的中学时代,怀念我的篮球部,以及,怀念我的伙伴---那群死活不肯打篮球的家伙。


   篮球真的是一项很棒的运动,可惜我只教会了遥。真琴那家伙怎么教都教不会,真是可惜了他的优越的身高。


   那场球赛总是在我脑中一遍遍的浮现。紧张刺激的篮球赛场上,我轻松躲过别人的拦球,球出手的瞬间我大声喊“遥”!...


【kissme内心独白】

  鴫野贵澄视角

     国中毕业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怀念。怀念我的中学时代,怀念我的篮球部,以及,怀念我的伙伴---那群死活不肯打篮球的家伙。


   篮球真的是一项很棒的运动,可惜我只教会了遥。真琴那家伙怎么教都教不会,真是可惜了他的优越的身高。

   

   那场球赛总是在我脑中一遍遍的浮现。紧张刺激的篮球赛场上,我轻松躲过别人的拦球,球出手的瞬间我大声喊“遥”!

  

  话音未落,那道敏捷的身影接过球后转身一个漂亮的投篮,球堪堪从真琴的指尖上方飞过,随即是清脆的哨声,响彻全场。入目是真琴懊恼的笑,遥柔和下来的神色,和旭叉着腰仰天大笑,得意洋洋地吹嘘“我果然很有运动天赋,篮球也不在话下”的样子。


   我笑着凑上去:“啊呀,我们旭这么厉害呢,果然很适合篮球部,快点加入吧。”


   旭这个笨蛋总算学聪明了,想一下跳开却被我紧紧搂住,被我禁锢在臂弯里手忙脚乱地挣扎。


   “不要啊喂!SC才是最棒的!”


   我被他狼狈的样子逗得乐不可支,和他闹作一团。一旁的真琴好脾气地帮我们收拾东西,催促我们要回去了。不远处是遥和郁弥,两个宛如复制粘贴的臭脸怪默默地看向我们这边。


   “走啦!”


   “嗯!来啦!”


   回忆在这里停止,渐远。我的视线聚焦回眼前的篮球场。


   坐在身旁的队友问我在笑什么。


   “想起了国中时一起玩的好友。”


   “也是打篮球的吗?”


   “不是。”我笑着摇摇头,有些感慨。


   “是一群热爱游泳的家伙。”


1.贵澄在国中教过大家打球🏀 真琴没学会

2.这里是贵澄高中时期的回忆 此处贵澄还没遇到真琴他们

 3.贵澄是在游泳番里三季都在打篮球的男人💪

 

 

小甜甜布兰瓜

【贵旭】今天也不想和我恋爱吗?

#主贵旭 微量真遥


  

  联谊的时候,学姐问鴫野贵澄的情史,在得到“其实一次都没有”的答案后,和同行的女生惊讶了好久。

  也不怪别人会惊讶,毕竟鴫野贵澄展现出来的一面就是这样嘛。情商高,嘴甜会说话,联谊的时候有他在永远不会冷场,哪怕在大家都不熟悉的情况下他也能很好地把控场上的话题走向。最重要的是足够帅。

  这样的男生无论是哪个年龄段都该特别受女孩子的欢迎,怎么可能恋爱经历为0。

  “我也很好奇呢,”鴫野贵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真诚又可爱,“怎么会有人到现在还不和我恋爱呢。”

  他表面这么说,心里有了答案。

  啊啊,自己单身到现在的原因,不......

#主贵旭 微量真遥



  

  联谊的时候,学姐问鴫野贵澄的情史,在得到“其实一次都没有”的答案后,和同行的女生惊讶了好久。

  也不怪别人会惊讶,毕竟鴫野贵澄展现出来的一面就是这样嘛。情商高,嘴甜会说话,联谊的时候有他在永远不会冷场,哪怕在大家都不熟悉的情况下他也能很好地把控场上的话题走向。最重要的是足够帅。

  这样的男生无论是哪个年龄段都该特别受女孩子的欢迎,怎么可能恋爱经历为0。

  “我也很好奇呢,”鴫野贵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真诚又可爱,“怎么会有人到现在还不和我恋爱呢。”

  他表面这么说,心里有了答案。

  啊啊,自己单身到现在的原因,不都是因为椎名旭嘛!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喜欢旭的时候是国中,在察觉到的时候鴫野贵澄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毕竟那家伙根本称不上是可爱的男性,不像是自己该喜欢的那类人。

  旭的身体里有很大的能量,认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有十足的热血,所以经常被桐岛郁弥称为“热血笨蛋”,而他本人每每听到这样的称号就会气得跳起来,和郁弥争论。

  “好啦好啦旭,热血也没什么不好的嘛,是很帅的称呼哦。”往往这之后鴫野贵澄会过去逗他,用三言两语把旭哄得团团转。

  果然下一秒旭就安静下来,不过不到一秒,就有些羞赧地用食指在脸颊轻轻挠:“真,真的吗?”

  前言收回,旭只有在这种时候十分可爱,向下瞥去左右目移的小眼神和一贯的大大咧咧不同,是个被夸赞了反而会害羞的孩子。

  鴫野贵澄有些不爽,旭是因为自己的话才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的,周围的别人怎么能一起见证?

  于是他在话尾补充道:“不过虽然很帅,但还是要加个笨蛋哦。”

  鴫野贵澄语句的尾音上挑,用轻飘飘的话语去逗旭,果然惹得对方跳脚,开始用话语反击自己。

  “真是笨蛋。”七濑遥抬头看了一眼他们,话像是对正在吵嚷的旭说的,目光却定格在了鴫野贵澄的身上。

  “嗯?怎么了吗遥?”贵澄佯装不解。

  遥看他装傻,也不想多说,他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就好。

  遥不多说,鴫野贵澄也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椎名旭的感情他自己心里明镜似的,偏偏不表现出那个意思,每天换着法子逗着人家玩,除了橘真琴和七濑遥,别人都看不出他的心思。

  如果我对旭说喜欢他,他会躲起来吧?

  像是刚进入国中的社团就被遥的泳姿吓了一跳因而对游泳产生迷茫一样,鴫野贵澄不想看到旭对自己的感情也产生迷茫,旭适合每天都傻乐,尽管自己多半还是会复合桐岛郁弥去故意说一句“旭像一只吵闹的猴子”,但他心里还是觉得旭是最可爱的猴子。

  完蛋,他这不是彻底觉得旭可爱了吗。

  

  “真琴,和遥恋爱是什么感觉啊?”公共体育课上,鴫野贵澄和真琴分到一队,去器材室拿器材的时候,他悄悄问真琴,“心里会像小鹿乱撞一样吗?”

  真琴这时候就觉得有些紧张了,他盯着鴫野贵澄的双眼,压下声音问:“贵澄怎么知道我和遥在恋爱啊?”

  “看氛围啊,”鴫野贵澄有些得意洋洋,“难道你没发现吗,你最近比以前更喜欢盯着遥看了。”

  “那这么说的话,贵澄你也有在盯着旭啊。”

  鴫野贵澄因真琴无意识回应的这一句呆在原地,一直到真琴推着排球筐走过来他还在原地,真琴看他不对劲,恍然大悟:“你不会是对旭……”

  “嘘!!!”鴫野贵澄眼尖,看到一个红色的脑袋尖马上钻进器材室,连忙捂住真琴的嘴,生怕一个不注意被迫告白了。

  比起旭,最先进来的是遥,他不满地瞪了一眼捂住真琴的那只手,拉着旭就出去:“走了。”

  “啊又被遥瞪了呢……”不过还好,旭没有听见就行,“麻烦真琴回去之后和遥解释一下咯,我可不想被误认为不识趣的人。”

  真琴无奈问道:“所以呢,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应该是没有吧。”鴫野贵澄自己也没想好,“老实说,我觉得旭可能没法接受吧,被男人喜欢着什么的……”

  “不试试的话,可能会遗憾哦。”不过真琴也只能劝这么多,恋爱与否只能由当事人选择,他作为旁观者的义务只有在一旁看着,在该给出建议的时候不吝啬,在该旁观的时候不插手。

  鴫野贵澄点头,当做自己听进去了,但他觉得时间尚早,哪怕是到国中毕业也还有两年,他应该有充足的时间考虑好自己的内心。

  “旭转学了。”遥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只是贵澄向阐述一个事实。

  二年级和他们分到了同一班的真琴有些担忧地看着鴫野贵澄:“没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少了个吵闹的小笨蛋,除此之外不还和以前一样吗。

  真琴也加入到这个班级后,遥明显比一年级的时候生动了许多,鴫野贵澄托着下巴看他们的时候也多了起来。

  他有时候会想,旭那样的性格,到了新的学校应该很快就交到了一大堆新的朋友吧?他们应该也会故意说着“旭你好吵”,实际上觉得旭的热情能够燃烧掉所以生活中的不痛快,很快旭也会和新的人组建游泳队,把岩鸢的所有旧人都抛到脑后吧。

  鴫野贵澄想起那时候橘真琴问自己有什么打算,对旭。那时的他想着时间很多可以慢慢来,可以学橘真琴和七濑遥一样,把时光和爱意揉合在一起,从此以后一直一直待在椎名旭的身边。说不定突然有一天,这个笨蛋会幡然醒悟怎么这么多年身边陪着他的始终有一个鴫野贵澄,然后红着脸自恋又大胆地猜测“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那时候贵澄一定会说:“旭真聪明,我可是很早之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但这种妄想最终还是不能成为现实了,年少时的遗憾太多,以至于他的那些美好愿望都落了空,与他的心事一起深埋进桌兜送不出去的情书中。

  

  鴫野贵澄原本以为自己和旭的缘分不过昙花一现,可能再见面的时候会是在十年甚至更久之后的同学聚会上,那时候他或许已经放下了对旭的喜欢,身边或许有了别人,或许没有,而旭也会在同学聚会上相大家展示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年少时的那种意气风发在他身上从来没消减,鴫野贵澄静静看着他,目光随着罩上来的啤酒杯投出的影黯淡下去,把未曾说出口的喜欢埋进心里任其生灭。

  他原以为会和旭分别在时间里。

  但没想到对方主动打电话给了他。

  “喂——是贵澄吗?”

  电话接通后,那边久久没有声音,旭不确定地问:“抱歉,可能打错了,打扰——”

  “是我。”鴫野贵澄站在家庭座机前,连忙说,“别挂。”

  旭这才放心下来,下一秒开始质问:“既然是你就早一点发出声音啊!我还以为之前从班主任那里要来的电话号抄错了呢!”

  “听到旭的声音还是那么精神我就放心啦。”鴫野贵澄放松地坐在地板上,“打电话过来时有什么事吗?”

  “你这混蛋,没事不能打给你是吗?”旭不满地小声哼了一下,很快转了话题,“你们最近怎么样呀?没有我在身边是不是一点都不适应呀?”

  “是呀,我开始想念旭了。”

  旭没有料到贵澄居然真的会这么说,被他的回复击中,呆呆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笨,笨蛋,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也不用那么想我嘛!”旭慌忙地大喊,企图用音量掩盖自己的害羞。

  “万一见不到了呢?”鴫野贵澄反问,“所以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虽然还没考虑好对旭的喜欢究竟要如何发展,但在他即将看衰自己的暗恋时,旭把电话打了过来。今晚是无心无意,但鴫野贵澄就是自作多情地把这通电话当作他们的联系。

  旭也对他念念不忘,不然也不会临走前找班主任要了他的电话,更不会在今天拨通了。

  哪怕旭暂时还不喜欢他,但他已经遗憾过一次了,凭什么还要再错过一次?难道真的要看着未来椎名旭一脸幸福地展示和别人的爱情吗?

  “旭,我喜欢你。”

  鴫野贵澄不再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第二次对椎名旭直抒胸臆:“从很久之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旭的大脑彻底停止了运转。

  他因父母的工作调动不得已换了学校,临走前甚至没能好好和以前的朋友告个别。新学校的一切都很好,也有一支很好的接力队伍,但总感觉少了什么。

  这里有很多有趣的人,他们每天也都在一起吵吵闹闹相互拌嘴,但是感觉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

  他身边不是少了谁,而是少了一个鴫野贵澄。

  所以他才找到了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临走前他去学校收拾东西,父母催的急,旭只来得及从一堆名录中找到自己一眼看到的那个,匆匆抄下电话号码。

  他能看到的,想起的,首先是鴫野贵澄。

  “但是!我才不会接受呢!”旭跳起来,被楼上在读书的姐姐一嗓子吼地又蔫下去,“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整蛊我!”

  “诶?居然这么看待我的真心吗?”鴫野贵澄受伤,“我好难过哦。”

  

  

  “所以,今天我又在联谊上被问有没有谈过恋爱了。”鴫野贵澄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游泳馆找椎名旭,“今天也不想和我恋爱吗?旭?”

  椎名旭刚在蝶泳中打败了御子柴,尽管御子柴不是专攻蝶泳,但这种打败前辈的满足感还是让他神采奕奕。

  “哈?想要追到我?再等个十年吧!”

end.

关注数到了瓜瓜的生日数 于是写一篇贵旭给大家看

十分喜欢粉毛帅男人和旭之间的氛围 

给我一种恋与直男兄弟的感觉

一颗白桃

ʙᴇᴛ ᴏɴ ᴋɪꜱꜱ ᴍᴇ💘

ʙᴇᴛ ᴏɴ ᴋɪꜱꜱ ᴍ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