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鹤姬八千代

15085浏览    251参与
明火燐光

【鹤文】Be my valentine

第一次写鹤文www

2.14完成,作为情人节贺文;

2.17捉了些虫子,并且增加了用以帮助理解第4段的第11段


1.


真珠之君只是个国中三年生的小家伙,对于作为高中二年生的翡翠之君来说,她和自家妹妹差不多大。


那个时候,五位高贵之君里,只有真珠之君是小后辈,其余四人都是二年生。满过于腹黑,晶过于迟钝,另一位存在又过于神秘,文是公认的爱管闲事的人,于是照料唯一后辈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被交给了文。


“八千代,今天有在好好练习吗?”


文通常会在傍晚时分走到初等部的练习室,倚门而立。


“如果不是练习,那我干嘛要在这里待着?”


八千代取出手帕擦了擦汗,暗暗地白...

第一次写鹤文www

2.14完成,作为情人节贺文;

2.17捉了些虫子,并且增加了用以帮助理解第4段的第11段


1.


真珠之君只是个国中三年生的小家伙,对于作为高中二年生的翡翠之君来说,她和自家妹妹差不多大。


那个时候,五位高贵之君里,只有真珠之君是小后辈,其余四人都是二年生。满过于腹黑,晶过于迟钝,另一位存在又过于神秘,文是公认的爱管闲事的人,于是照料唯一后辈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被交给了文。


“八千代,今天有在好好练习吗?”


文通常会在傍晚时分走到初等部的练习室,倚门而立。


“如果不是练习,那我干嘛要在这里待着?”


八千代取出手帕擦了擦汗,暗暗地白了文一眼,又自顾自地笑起来,食指放在了下唇上。


“哟,怕不是又要担心我了?爱管闲事的文先辈?”


“爱管闲事”四个字被她强调了一遍。


“什、什么……只是要保证每个高贵之君都能有最优秀的表现而已……”


文脸红地将脸撇向一边,她才不愿意承认爱多管闲事。


2.


八千代,是个小机灵鬼,人优秀得很——她在舞台方面特别爱下功夫,舞台上的表现也彰显着真珠之君的闪耀。


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小的缺点有不自觉地将食指抵在唇上、不好好穿校服外套反而绑在腰上之类,总之与校风不符的种种行为都能算作此类。大的缺点便是——认真过了头,就会忘我,然后不自知地伤害到自己的身体。嘛,说白了就是熬夜,只不过同龄人熬夜是因为追星看剧,而她是为了自己独特的爱好——做裁缝。


众所周知,五位高贵之君住在同一个学生寮里,每人都有学校中最豪华的单人房,实在是贵族中的贵族。


这么好的条件也是她们应得的,她们作为西克菲尔特最优秀的五人,理应获得最好的资源。


八千代享受忙针线活的过程。一针一线都做到精准,样式的设计也独具匠心,只有这样,才能让做出的服装既舒适合身又能尽可能的增强舞台效果、彰显人物特性。


认真的结果就是,常常到了深夜,手上的服装还没忙活完,八千代就已经头一歪睡了过去。


长久以来,都是如此,结果通常是早上从梦中惊醒的八千代发现快要迟到了,然后立刻收好针线,换上制服冲向餐厅用餐。


高贵之君的学生寮里,通常都是文负责三餐。每当八千代冲到饭厅时,文都在玄关处准备要走。


因此,八千代起床晚这件事被作为前辈的文默认为正常情况了。


但是,文偶尔也会好奇八千代起得如此晚的原因。


一天,文从床上爬了起来,摸索着去起夜床,没想到自己的卫生间里没有纸,房间里备用的也用完了,就只好去公用储藏室取纸。


又那么恰巧,八千代的房门是虚掩着的——通常会是紧闭着的,可不知为何,那天正好开着。


房间里的灯光从门缝透了出来,文下意识地想了想,那会儿正是半夜,而八千代的房间里的灯仍未熄灭……


然后她成功忘了自己出来的目的,敲了敲八千代的门,见没人答应,就擅自推开了门。


哦,人家早就睡着了呀,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八千代的头歪向一侧,即使蓬蓬的大波浪卷被头压着也丝毫没有介意。她的手分垂在身体两侧;右手还做着捏针的动作,可针早就掉在了地上;左手紧紧地攥着即将成为成品的服饰,文从上面的纹饰辨认出来,那是不久后将要用到的“elysion”的演出服装。


她的双眼紧紧闭着,眼圈有些黑,看来是严重休息不足了。


“净爱逞强,看来熬夜不是一天两天了,怪不得整天那么晚起,夜猫子……”


文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语调稍稍变得轻柔了起来。


“拿你没办法咯,晚安,睡个好觉吧……”


她把八千代放到了床上,替她掖好被子,又稍微收拾了一下针线,才关上灯,离开了八千代的房间。


她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出来是要去拿纸的。


3.


八千代发现了一件事情:也不知道是哪天开始的,文对自己的照顾越来越至备了。


“……接下来是翡翠之君,梦大路文。其人依旧如往常一样刻苦用功,所塑造出的翡翠之君形象也很是完美,在众人前的行为举止,与‘翡翠’二字的意蕴极为贴切。不过最近有些变化,例如,她对后辈们更加体贴了、更会关怀人了,这点使‘翡翠’的温润更加突出。只是,这种关怀貌似显得太过头了……”


又一次的报告中,她如此写道。


希望是这样吧,自己的理解一般是不会有错的。


八千代能感受到,文绝对是发现了什么与她有关,而她自己却不知道的事情。这种问题可真是让人烦恼,连“症”都找不到,何谈“对症下药”?


文的变化实在是太明显了,就连一向迟钝的晶都看得出来:以往的文都是独自来到学校的,现在不仅到得迟了,还会揪着八千代出现。


“到学校了,八千代,昨天晚上也辛苦了。”


语出惊人,周围的同学都惊得目瞪口呆,就连“当事人”八千代也一头雾水,疑惑地看着文。


“哦?我是指……”


还是不要说出来好了,文想,要是让八千代知道每天晚上替她盖被子收东西的是自己,想想都羞耻,而且刚好坐实“爱管闲事”的名头。


其实八千代听到前面那句话就懂了。“晚上”二字信息量很大,“辛苦”二字更是让她明了了一切。


怪不得呢,自己每天都莫名其妙地睡回床上,是她的功劳呀~


有点想弄个小恶作剧呢~


4.


八千代的屋里果不其然还是开着灯的,文像往常那样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把八千代像往常那样抱了起来,准备走向床去。


八千代突然睁开了眼睛,顽皮地小声笑着:


“文前辈,这么晚来我房间干啥呢?”


她顺便恶趣味地戳了戳文的手。


“你今天怎么是醒的?醒了就跳下来,自己爬回床上去。”


“有人愿意代劳,我干嘛自己回床上呢?”


“你呀,还是这么乱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西克菲尔特做各种与校风不符的事而又好好地当着真珠之君的。”


文还是把醒着的八千代抱去了床上,把八千代放在床上之后,转头就准备走。


她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扯到了,于是无奈地回过了头。


“又怎么了,八千代?”


“不帮我掖掖被子嘛?我记得每天醒来我都好好地被被子裹着。”


文的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最后她还是无奈地照做了。


“晚安。”


5.


“文,最近那孩子好像很在意你啊……”


满用调侃的语气对正在整理资料的文说。


“是嘛……哪个孩子?”


“还能有谁?”


虽然并没有说出口,但是文能从满的脸上看出一种“你傻透了”的味道。


“没想到啊,爱管闲事的文同学竟然意外的有像晶一样迟钝的时候……”


满把手一摆,叹了口气,离开了学生会室。


“满前辈好!”


迎面走来的是鹤姬八千代,她朝满招了招手。


“文就在里面哦,而且只有文在里面。”


满朝八千代笑了笑,随后快步离开。


“文先辈在里面……”


八千代喃喃着,然后把面部表情调整成了自认为最甜美的笑容,然后推开了门。


“文先辈,下午好。Elysion的服装我已经完工了,记得不要太晚回学生寮哦,晚上我会组织服装试穿。”


“八千代,辛苦了。这下你总能睡个好觉了吧。”


文的双手离开电脑键盘,转身面对八千代。


“嘿嘿,早睡,是,不!可!能!的!每天都有新的设计构思,可不能放跑了呢。”


“好好好,大设计家,以后做设计吧,毕竟你天天都乐此不疲呀。”


文阴阳怪气地把手一摆,学着满的语气说话。


“可我毕竟,更向往着在舞台上闪耀啊!”


八千代小声地对自己说,然后并没有理会文的这句话,打开一个资料柜找自己需要的资料。


“不开心了?我说错了什么嘛?”


文见八千代无视了自己,奇怪地问道。


“你猜猜?”


八千代撅着嘴说。


“果然,八千代更放不下的是舞台吧。”


文一脸自信。


“舞台上的八千代绽放出的光芒绝对比做服装时的八千代耀眼!”


“太不公平了,我可没看过文前辈你的正式演出呢!……要做个约定吗?”


“什么约定?”


“既然我没看过你的演出,那你得找时间给我补上!或者,我们一起演一台剧吧,听起来还不错吧?”


“好,我答应了,不过有个条件,那就是八千代你可要早点睡,知不知道?身体经常熬是会熬坏的!”


文此时走到了八千代旁边,拽了拽她的脸。


“知道了啦,就不劳您 多 管 闲 事 啦!”


文一松开手,八千代立马从她身旁溜了过去,抱着文件消失在学生会室的门口。


“晚上见!”


6.


“文前辈,这是我的本命巧克力,请您收下!”


“文前辈,我也有!”


“请把我的也收下!”


……


情人节当天,刚下课的文莫名其妙地被一群学生围住了,向来不会拒绝他人热情的文,冷汗直流。


至于为什么被围住了,嘛,毕竟是翡翠之君,演的角色都活灵活现,令人赞叹不已,有人对她起了欣赏之意或是爱慕之意都是不奇怪的。


文很希望有谁能帮她忙。这时,她看见了初等部教学楼那边走出来的八千代,刚想叫她,却不料对方也被一群迷姐迷妹们包围了起来。


更气的是,那家伙还从随身带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些自己手作的巧克力,一一送给围着她的人作为回礼,不久,那边人就散了,而自己这边仍然水泄不通。


八千代似乎注意到了文,于是给了她一个飞吻,再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还讲了几句话,最后转身离去。


文能从八千代的口型看出她讲了些什么。


“加油哦,我就先回去了,好好应对每一个热情的同学吧!”


文差点要发作,所幸,作为翡翠之君的她克制住了自己,换上了完美而高贵的笑容,僵着脸问候完了每一位同学。


“呼……”


她擦了下汗,看了看天空。


“哇,都这时候了,该赶快回去了,不然那几个家伙得饿死了。”


翡翠之君狼狈地抱着装满巧克力的挎包,朝学生寮奔去。


晚上,文洗完碗具,正准备走回房间,却看见八千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什么。


走近一看,原来是巧克力。


“该吃哪个口味的呢?真糟糕,选择困难症又犯了……”


“不如吃这个?”


文指了指茶几上的其中一枚巧克力。


“这……?”


八千代看了看,果然,是柚子醋味,嫌弃地摇了摇头。


“你爱吃就把这种全拿走吧,我怀疑这些绝对是送错了人的……”


“那,柚子醋味的就都归我了?”


“没问题,请你全拿走吧!等等,这里还有一个。”


八千代拿出一块形状大小都和别的不同的巧克力,径直递给文。


“记得都吃完哦,浪费食物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文抱着巧克力山,在回房间的路上隐约听见了这句话。


八千代最后给的这个绝对是故意的吧……就算不研究别的巧克力,估计也要送给自己。


其实,文也有想给八千代一份巧克力,她也确实做了,只不过放在了自己房间里,还没拿出来。


她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手作的巧克力送给八千代了。


于是掏了出来,自己吃得津津有味。


“明明柚子醋味的非常好吃嘛……”


7.


“接下来是初等部的情人节汇演,请大家接下来要好好欣赏音乐剧:《Be My Valentine》!”


每年,各种节日的特殊汇演都由初等部高等部轮流负责。八千代国中二年级那年,情人节汇演刚好轮到她们。


“呼……真珠之君,一定会好好地闪耀起来。”


后台的八千代挂起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八千代是一个很细腻的人。不仅是干针线活,她演戏时,对情感的控制也非常精细。


当她扮演的面具公爵带着女役翩翩起舞时,观众中的高等部学生都惊呆了。


“这是初等部的人?我没看错吧,舞技如此精湛!”


“别小看她!她可是初等部中的top,五位高贵之君中的真珠之君。”


“怪不得呢,原来是四位骑士大人中的一个……”


如此的对话遍布全场,却没有影响到最入迷的前排观众。她们屏息凝神,仔细观摩着八千代的演技。


当八千代与女役的舞蹈进入尾声时,音乐也结束了,可舞步还在继续,台上传来脚踏在木板上的声音,每一个音节都十分用力,十分富有情感。


当舞蹈终于结束,灯暗了下来。接着,聚光灯回到了两人站立的位置。


鹤姬八千代一句一字清晰地说:


“Be My Valentine, please.”


要是那个女役是我,就好了……


谁不想与一位强大的舞台少女共舞呢……


8.


现在的文,已经不再是当时的她了。


她苦笑着,看了看手中的转学证明,摇了摇头。


“再见了,西克菲尔特……再见了,晶、满,再见了,栞。还有,我所喜欢的那个小鹤姬啊……”


刚好演完今年的情人节汇演,文回到学生寮,收拾行李准备走。


她拉着拉杆箱,却被八千代堵在了房间门口。


“你还会回来吗?”


八千代没有哭闹,只是红着眼睛安静地问。


“既然决定了,那就不能轻易改了……”


“Be my valentine.”


“你说什么?”


“Be my valentine, please! Even just for a duo.”


八千代的语气里多了一份恳求。


“好吧……”


文放开行李箱,把手搭上了八千代伸过来的手。


两人在文的房间里跳起了一支双人舞。


无需音乐,情感到位、舞技精湛,便足矣。


跳的舞,正是一年前八千代那场汇演中跳的那支。


舞毕,八千代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文的肩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Um, maybe we can do something that real valentines may do?”


这次是文先开的口。


“What about, ...A goodbye kiss?”


八千代仍是哭着,没有抬起头。


文把八千代的脸抬了起来,让她与自己面对面。


“要试试嘛……唔”


八千代直接把柔软的唇贴上了文的,咸咸的眼泪直接被贴在了文的脸上。


怪不得八千代整天把手放唇上呢,确实柔柔软软的,感觉很棒,文如此想着。


临走时,还是文把八千代送回的床上,像往常一样掖好被子。


“以后被子要自己掖了,八千代……再见了。”


她很不舍地看了早已熟睡的八千代,一眼,又一眼。


9.


“哟,是文前辈呀……”


八千代举着弩,轻笑着。


“好久不见了,八千代。”


文其实很想冲过去抱住八千代,可她不能。


这里是地下Revue的舞台,命运真是爱捉弄人,竟然让她们两人对战。


“我会全力以赴的!”


“好,今天就让我们痛快地演一场吧!”


战毕,两人出现在了圣翔的学院里。


“八千代……”


“怎么了?”


她的脸上,笑容依旧得体大方,少了几分机灵气,根本看不出是喜是悲。


“我说呀,你现在还有喜欢的人吗?”


文捏着八千代的脸,使劲晃了晃,试图把她假假的笑容甩走。


“果然,还是你呢……”


“我也是……”


她们对视了许久,最终,八千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才是我最喜欢的小八千代。”


十指相扣,两人离开了圣翔。


“我们去逛街吧?”


“好。”


商店街,甜点店的橱窗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巧克力。


不用说,一定是一年中的那个时候又到了。


八千代踮起脚,轻轻地对文耳语。


“Be my valentine, as long as our love remains.”


10.


八千代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其实在国中二年时的那次情人节汇演,她悄悄改了台词。


她认为,完整版的台词,只应该说给她命里注定的valentine听。


11.


我也很想知道那段时间每天文对八千代说的“昨天晚上辛苦了”是什么意思。


By 晶


不,你不想知道。


By 满(危险的微笑

Zurin

Chocolate 【鶴文】

*因為翻譯組還沒出全部都是雲

秋梨膏555我想恰糧

*短打 lof排版真的無能


“八千代,確實幫了很大的忙呢…”


自己確實抽空去看了栞的表演,二人心情得以互相傳達理解,八千代的功勞是必不可少的。


但感動過後還是要面對現實,和她們分別過後文依舊回到店裡工作。


於是現在,文揉了揉發酸的右肩,拿過幹毛巾搓起剛洗好的頭髮。一邊盯著桌上還沒開封的栞的巧克力一邊自言自語。


“八千代嗎……”


以前我所認識的鶴姬,不是那種會在意後輩的孩子。


“不認識了,現在的八千代…所以那件事情、影響到了多少人..?”


連自己都沒察覺到的蹙眉,連同手上動作一起,受情緒影響下慢了許...

*因為翻譯組還沒出全部都是雲

秋梨膏555我想恰糧

*短打 lof排版真的無能


“八千代,確實幫了很大的忙呢…”


自己確實抽空去看了栞的表演,二人心情得以互相傳達理解,八千代的功勞是必不可少的。


但感動過後還是要面對現實,和她們分別過後文依舊回到店裡工作。


於是現在,文揉了揉發酸的右肩,拿過幹毛巾搓起剛洗好的頭髮。一邊盯著桌上還沒開封的栞的巧克力一邊自言自語。


“八千代嗎……”


以前我所認識的鶴姬,不是那種會在意後輩的孩子。


“不認識了,現在的八千代…所以那件事情、影響到了多少人..?”


連自己都沒察覺到的蹙眉,連同手上動作一起,受情緒影響下慢了許多。幾顆沒被照顧到的水珠從髮絲滑落,消失在衣領。


算了…那種事情,果然還是不要在意了……


回過神來,文才察覺到肩上的涼意。急急忙忙將頭髮盡量弄幹一邊埋怨著。


“啊!這裡濕掉了…大意了,不應該發呆的。”


將不太緊要的事情先快速處理掉,就可以放心做接下來的正經事了。


文瞄了眼鐘。

現在還不算太晚,應該沒有問題。


“唔,先把今天剩下的功課寫完。做完這個應該還有時間剩餘,就研究一下最近珠緒討論的那部戲劇好了。”


文拿著筆還沒寫幾個字,不速之客就自己找上門了。


咚咚。


“欸?這個時候…”


文停頓了下。

這個場面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什麼、不會又是……”


她懷疑著,拭去額頭上的細汗。


但這次沒有主動打招呼和直接進門了,只有停頓過後等不到開門迎接的遺憾,敲門聲再度響了起來。


“啊、我又發呆了。抱歉請稍等一下…!”


被敲門聲驚醒的文立刻離開桌前,依舊疑惑不解的、慢慢把門打開——她只開了個縫。


門外的人毫不留情地與她的視線碰撞,把手背在身後,笑瞇瞇的打著招呼。


“文さん,晚上好~。”


話音未落,半掩的門一下就被拉到最邊上,顯然有人不高興了。


“…哈?!你為什麼又過來了,難不成、又跟蹤我了?八千代你……”


文還沒吐槽完,就被八千代打住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可是有正事才來找文さん的喔~。剛剛那副防備的樣子,是不打算讓我進去嗎?”


真是輸了啊,在這方面。


“我可沒說…!真是的,先不計較這個了。你先進來吧。”


“好~。”


文把桌面的作業收拾到一邊,坐下來盯著眼前老老實實微笑的八千代。


後者剛剛還在悄悄打量著眼前的、曾經共處過的前輩,而對方一點也沒有發覺。


“所以,八千代你想和我說什麼?我還有事情要做,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文さん、抱怨的語氣都快出來了~。今天是情人節對吧?”


“…既然自己知道就不要明知故問!”


不管怎麼說該有的還是不會改變啊……

不知道是喜是壞,文下意識舒了口氣。


“ふふ、變得很好接近了,文さん。啊,我要說的正事,是這個。”


只見對方麻利的把有著精美包裝的巧克力放在桌上。


“……”


“給文さん的巧克力,會不會很有驚喜的感覺?這可不是買來的喔。”


就算在以前,自己還是「翡翠之君」的時候,也總是會收到一大堆巧克力。確實是很久沒有再體驗那種感覺了,……雖然實際上,唯一的感想是被人群包圍的困擾和多到放不下的巧克力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倒不如說省了很多麻煩,但那份不肯明說的驚喜是確實存在的。


「さっきは変わってないって言ったけど、あなたやっばり変わったわ。」*


“今年在西格菲爾特的情人節也很受大家歡迎。不得不說大家的新花樣越來越多了,擁有那樣的手藝真是厲害啊。栞也有被大家好好關愛著,文さん不用擔心喔~。”


文只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燙,但還沒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她伸手拿起巧克力,細看後才發現上面還貼著一張小紙條,嘴角漸漸浮現出笑意。


“嘛…那我就收下了。”


“不過,你的那份要明天才能給喔。”


ハクノン

1-2:推特「@tomihiromadori」

3:推特「@5Agoe」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rt_enpt」

1-2:推特「@tomihiromadori」

3:推特「@5Agoe」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rt_enpt」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您就是握手会站边上读秒的staff?


地址:https://b23.tv/av87518683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您就是握手会站边上读秒的staff?


地址:https://b23.tv/av87518683 

翔空

八千代的跟蹤小紀錄

夢大路文在打工的地方忙的暈頭轉向,今天的客人意外的多,即使有巴珠緒給她一起跑外場也有些應付不來。

「文!三桌要點單!」

「文!四位客人要帶位!」

「文!出餐了!」

各式各樣的狀況出現了,這是身為工讀生,身為一名外場人員必經的道路,而且還不會只有一次。

她咬著牙,為了生活,為了工資,為了珠緒家那堪稱一絕的柚子醋,文決定拚上一切。

與此同時,鶴姬八千代坐在角落,目睹了這一切。

「這可真是……哼哼。」

她笑的挺開心的,然後拿著手機錄影著,等等就直接發到齊格飛的群組裡面給大家看看。

看見文忙到恨不得有三頭六臂的樣子,八千代突然覺得一陣神精氣爽。

這就是不用動手也能看見對方陷入麻煩的...

夢大路文在打工的地方忙的暈頭轉向,今天的客人意外的多,即使有巴珠緒給她一起跑外場也有些應付不來。

「文!三桌要點單!」

「文!四位客人要帶位!」

「文!出餐了!」

各式各樣的狀況出現了,這是身為工讀生,身為一名外場人員必經的道路,而且還不會只有一次。

她咬著牙,為了生活,為了工資,為了珠緒家那堪稱一絕的柚子醋,文決定拚上一切。

與此同時,鶴姬八千代坐在角落,目睹了這一切。

「這可真是……哼哼。」

她笑的挺開心的,然後拿著手機錄影著,等等就直接發到齊格飛的群組裡面給大家看看。

看見文忙到恨不得有三頭六臂的樣子,八千代突然覺得一陣神精氣爽。

這就是不用動手也能看見對方陷入麻煩的感覺嗎,真是太棒了。

「抱歉這位客人讓你久等了,需要什麼服務……啊,鶴姬同學。」

八千代扭頭一看,來服務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凜明館的座長巴珠緒。

這家店本來就是她們家的,珠緒會在這裡也是理所當然的,何況現在生意如此的忙,她當然也不會坐在櫃台裡享樂。

珠緒只是思考了一陣子,然後就拍了一下手了解狀況了,

「來找文的吧,我這就叫她過來。」

「等一下等一下,還不能見她!」

八千代急忙拉住了正要跑走的對方,雖然對方理解的很快,不過快到差點沒反應過來也不太好。

「我是來偷偷找她的,等一下私下再跟她聊就可以了,麻煩幫我保密一下。」

八千代吐了舌頭,對珠緒使了眼色。

她馬上就了解了,珠緒點了點頭,

「那就我來服務你吧。不過專程來找她……應該是很重要的事?」

「的確挺重要的,因為……」八千代說到一半,硬生生將詞語卡在喉嚨裡。

如果直接說是栞的事,那就沒意思了,惡作劇之心在八千代心底湧現出來,她決定來捉弄一下這位座長。

「因為我是來向文前輩表達自己的愛意的呀。」

說完這句話之後,八千代能看到珠緒很明顯的震動了一下。

很好,上鉤了,接著是追擊,八千代假裝嘆了口氣,

「文前輩轉學的時候,我沒有成功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呢,所以這次一定要把握機會才行。」

原本還想再繼續說些什麼的,可惜不行了。

珠緒雙手撐在桌上,身體微微的俯下身,然後用輕柔的笑容看著她,

「你是說真的嗎?」

八千代嚥下自己的口水。

這個笑容太可怕了,連鳳滿的笑容都不會露出這麼明顯的殺意。

「當然是開玩笑的啦,啊哈哈,實際上是栞的事情啦,哈哈哈。」

八千代決定立刻收起惡作劇的想法,面對這個人可不能說錯任何一點話啊。

「太好了呢,不是真的。」珠緒嘆了一口氣。

八千代拿出手帕擦汗,明明是冬天卻流了一身冷汗也是新奇的感受。

「莫非學姐跟文已經是那種關係了?」

她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結果得到的卻是珠緒紅著臉結巴的回答:

「欸欸欸欸沒沒沒沒有啦怎麼會有呢啊哈哈哈哈。」

看來應該是沒有,不過想法大概是有的。

八千代暗自慶幸著自己在地雷區前面伸回了腳。

不過,在珠緒好不容易幫八千代點完餐點之後,她在離開之前不忘交代一句:

「千萬不要跟文說喔。」

八千代再一次強調,她從沒看過有人可以用笑容把殺意表現的這麼明顯。

她甚至都想放棄有開暖氣的室內,跑去外面埋伏文了。

巴珠緒,可怕的女人。

翔空

【鶴文】往事不堪回首

「--那麼,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


鶴姬八千代離開了這間小公寓,房裡一瞬間又變得安靜了起來。


夢大路文坐在地上,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有多久沒有跟那傢伙單獨說過話了。」


雖然這次聊的完全是正事,但仍然還是有點小小的幻想。


--那傢伙,這次沒有從背後抱過來呢。


文想起了以前在齊格飛的時候,雖然自己當時對於舞台以外的事沒有興趣,但這位學妹卻會一直來煩自己。


最常做的事,就是從她的背後抱上來,在她的耳朵旁邊吹一口氣,然後笑嘻嘻的跑走。


在嚴肅的齊格飛裡,一臉壞笑著逃跑的八千代與滿臉怒氣追逐著對方的文成了一門奇景。


「現在看來,八千代跟伊千繪還真...

「--那麼,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


鶴姬八千代離開了這間小公寓,房裡一瞬間又變得安靜了起來。


夢大路文坐在地上,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有多久沒有跟那傢伙單獨說過話了。」


雖然這次聊的完全是正事,但仍然還是有點小小的幻想。


--那傢伙,這次沒有從背後抱過來呢。


文想起了以前在齊格飛的時候,雖然自己當時對於舞台以外的事沒有興趣,但這位學妹卻會一直來煩自己。


最常做的事,就是從她的背後抱上來,在她的耳朵旁邊吹一口氣,然後笑嘻嘻的跑走。


在嚴肅的齊格飛裡,一臉壞笑著逃跑的八千代與滿臉怒氣追逐著對方的文成了一門奇景。


「現在看來,八千代跟伊千繪還真像。」文冷笑了一聲,從惡作劇的角度來看,兩人確實相似。


想著想著,微微抬起的嘴角又掉了下去。


文不是很喜歡去回憶八千代的事。


每一次每一次,都會想起最後一次與她對話的事。


「……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那是在轉校之前的事。


「我得走了。」


文的記憶很深刻。


畢竟她親眼看著平時總是笑著的對方,崩潰似的哭泣著跑走。


若不是親眼目睹,根本不會相信吧,鶴姬八千代居然還有這種表情。


文笑不出來。


只要回憶起這件事,就笑不出來。


栞曾經說過,自己背叛了齊格飛。


這麼看來,還真的是呢。


誰都不說,誰都不問,自顧自的離開了,連一句安慰的話都沒說出口。


這樣對她來說,也的確算背叛吧。


文揉了揉臉,她把自己弄醒,不能再繼續深陷於過去。


八千代邀請自己去見栞,那麼說什麼自己都得去才行。


正想打算準備的時候,大門又被敲響了。


文打開門,前面站的是尷尬笑著的八千代。


「抱歉抱歉,太晚了電車都停了,我能住一個晚上嗎?」


文愣了一下,然後做出一副沒辦法的表情,


「真是沒辦法……我這邊沒多少東西,粗茶淡飯不成敬意。」


「哎呀,我親愛的文前輩願意幫我做晚餐嗎!」


「你還是別叫我前輩了,怪噁心的……」


讓八千代進家門之後,文關上了門。


不會有其他人知道,她們在這一天晚上又發生了多少事。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卖火柴的小女孩 鹤姬八千代羁绊...

卖火柴的小女孩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鹤姬八千代是怎样看待舞台的?鹤姬推不能错过的视频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901235/


卖火柴的小女孩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鹤姬八千代是怎样看待舞台的?鹤姬推不能错过的视频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901235/


翔空

【少歌同人?】不要亂玩金箭

這裡是舞台的世界。


被舞台少女們賦予靈魂的角色,會在這個世界自由自在的活動。


每一天,都會有全新的事情發生。


比如,阿波羅與俄里翁談起了戀愛。


比如,鬼影與浦島太郎争起了乙姬。


比如,武藏與羅賓漢發起了對決。


又比如--


邱比特,被波呂克斯與阿通吊在了樹上。


「請放過我。」邱比特以一副無辜的表情,甚至還有點楚楚可憐的祈求著。


波呂克斯通常的狀況下是會直接替對方解開束縛的,但是今天的狀況不太一樣。


「你倒是好好解釋一下。」阿通臉上冒著青筋,手裡拿著一隻金箭,


「突然把這把箭射過來是想做什麼啊!」


「哎呀,反正也沒射中嘛。」...

這裡是舞台的世界。


被舞台少女們賦予靈魂的角色,會在這個世界自由自在的活動。


每一天,都會有全新的事情發生。


比如,阿波羅與俄里翁談起了戀愛。


比如,鬼影與浦島太郎争起了乙姬。


比如,武藏與羅賓漢發起了對決。


又比如--


邱比特,被波呂克斯與阿通吊在了樹上。


「請放過我。」邱比特以一副無辜的表情,甚至還有點楚楚可憐的祈求著。


波呂克斯通常的狀況下是會直接替對方解開束縛的,但是今天的狀況不太一樣。


「你倒是好好解釋一下。」阿通臉上冒著青筋,手裡拿著一隻金箭,


「突然把這把箭射過來是想做什麼啊!」


「哎呀,反正也沒射中嘛。」


邱比特哈哈的笑著,像是忘了她上一秒還在哭訴。


「回答我的問題。」阿通走到她身旁,用來把邱比特吊起來的繩子是她用來為恩人織布的,非常的牢固。


所以,她抓住了邱比特,然後用力的甩了一下。


對方順時針轉了好幾圈之後,因為繩子轉到極限了,於是又逆時針轉了回去,結果反方向又轉到極限了……


一直重複著不斷轉圈的循環,最後只聽到邱比特虛弱的「對不起我只是想開個玩笑」的聲音。


「懲罰……這樣就夠了吧,不然有點可憐的樣子,兄長大人……」波呂克斯於心不忍,試圖幫邱比特求情。


「我說了多少次我不是你的兄長,只是長得像而已……」對於莫名奇妙多了一個妹妹……或是弟弟的阿通,她只是嘆了口氣。


波呂克斯只是因為自己長的像她的哥哥,所以與她比較熟,也常常來找她。


阿通並不是很厭惡,反而有點高興,她剛結束與恩人的報恩行為,但恩人已經知道她的真面目了,所以已經沒地方去了。


與波呂克斯在一起的時光很開心,也的確像是自己多了一個弟弟妹妹一樣,也是因為與她的距離太近所以才差點被邱比特攻擊的吧。


回到正題,邱比特看起來也到極限了,臉色變得那麼青,應該不是裝出來的。


阿通將她停住,解開繩子之後慢慢將她放下來。


「不要再惡作劇了喔。」阿通轉過身,然後對一旁的波呂克斯說:


「走吧,那個雙子海賊好像運來一批不錯的布料,我想看看。」


而就在兩人都轉過頭的這一瞬間,她們同時感覺到背後一陣刺痛感。


「哼哼。」邱比特拿著手上的弓一臉得意,


「大意可是不好的喔,阿通小姐--」


話還沒說完,邱比特也感覺到胸口一陣刺痛。


往下一看,兩隻金箭刺進了自己的身體。


阿通的動作像是把金箭給丟了回去,她牽著波呂克斯衝回了對方的面前,然後拎起對方的衣領,


「你這家伙學不乖啊!」


生氣的阿通看起來很可怕,但邱比特知道糟糕了。


被金箭射中的兩個目標會相戀,就算是三個目標……


阿通用力的吻著邱比特,而波呂克斯也從背後抱住她,親吻著她的後頸。


「不乖的愛神得好好的懲罰一下才行呢。」


阿通舔著嘴唇。


「要讓愛神知道愛有多沉重才行呢。」


波呂克斯輕輕的笑著,手卻已經伸進了自己的衣服裡。


邱比特現在才在後悔。


她就不應該看阿通長得跟隔壁那個愛嘮叨的天使很像才決定對她惡作劇的。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


翻译:潜水     校对:严寒


看板


『人类的世界现在是恋人们的节日,情人节!虽说实际上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就是啦~』

『虽然母亲大人使唤丘比特我的时候很乱来让我很困扰,但平时是温柔又充满慈爱的哦』

『铅箭是能够让人失去恋爱之心的箭,可不能和黄金之箭弄混了哦』

『黄金之箭伤到我自己的脚的时候可真是不得了啊,作为巨大力量的持有者,要比谁都慎重才可以』


美~帆,我想要练习射箭,你能不能把这个苹果放到头上啊?等,我开玩笑的啦,你不要跑嘛~

将恋爱中女性的角色委托给栞的静...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


翻译:潜水     校对:严寒


看板


『人类的世界现在是恋人们的节日,情人节!虽说实际上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就是啦~』

『虽然母亲大人使唤丘比特我的时候很乱来让我很困扰,但平时是温柔又充满慈爱的哦』

『铅箭是能够让人失去恋爱之心的箭,可不能和黄金之箭弄混了哦』

『黄金之箭伤到我自己的脚的时候可真是不得了啊,作为巨大力量的持有者,要比谁都慎重才可以』


美~帆,我想要练习射箭,你能不能把这个苹果放到头上啊?等,我开玩笑的啦,你不要跑嘛~

将恋爱中女性的角色委托给栞的静羽学姐真是有慧眼啊。因为心中暗藏热烈思念的少女,和栞正合适哦。

我和司学姐一起去买衣服了呢,她的品味非常新颖。而且非常适合帅气的风格哦—♪

情人节的剧目,满前辈她们要过来看。感觉会很紧张呢~♪

虽然感觉不行,但我还是问了一下能不能修改服装,结果那边说OK,你不觉得丘比特和维纳斯的衣服很可爱吗?

静羽学姐乍一看很冷静,但一到了舞台上就会感觉,她果然是弗隆提亚的学生。有种绝妙的平衡感。



小屋


就算是不像自己的自己也能乐在其中,这就是鹤姬八千代哦♪

美帆亲手做的巧克力,有干劲过头了啦~

『让那两个人变成情侣就可以了吧?小事一桩♪』

只有在情人节,西格菲尔特会变得很不得了。

实际上今年的情人节巧克力我打算……啊,还是秘密哦。

丘比特和天使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晶前辈的丘比特什么的……不会很想看看吗?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这次日服的情人节活动翻译这里有,欢迎三连支持!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355107/


这次日服的情人节活动翻译这里有,欢迎三连支持!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6355107/



South。

是栞鹤。

北极圈大概是要饿死了


是栞鹤。

北极圈大概是要饿死了


小倉糬萊姆

【西格菲特】無名墳(下)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一年前滿在西格菲特之都賣藝為生,生活不算富有過的勉勉強強,偶爾撇見角落觀賞的晶與她。

一身破布縫了又補全身髒兮兮的,身上都是鞭打過的痕跡,是奴隸階級的嗎?滿在好奇心驅使下提早收攤,尾隨著孩子。

她們在寒冬下劈柴,手上佈滿厚繭也無法休息,一天工作下來只換到十枚銅幣。

笛聲響起,滿從暗巷走出,兩人眼睛像發光似的,但隨後緊張起來。

「我們……沒...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一年前滿在西格菲特之都賣藝為生,生活不算富有過的勉勉強強,偶爾撇見角落觀賞的晶與她。

一身破布縫了又補全身髒兮兮的,身上都是鞭打過的痕跡,是奴隸階級的嗎?滿在好奇心驅使下提早收攤,尾隨著孩子。

她們在寒冬下劈柴,手上佈滿厚繭也無法休息,一天工作下來只換到十枚銅幣。

笛聲響起,滿從暗巷走出,兩人眼睛像發光似的,但隨後緊張起來。

「我們……沒有錢!所以、不可以聽!」女孩拉著晶準備逃跑。

「滿沒有要收錢的意思,只是想跟你們做朋友,你們不是常常在旁邊聽嗎?我有記住你們的臉,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對記憶很有自信的☆~」

她半信半疑著,在多次見面下,卸下心防。

吐露出她們住在孤兒院,但院內沒有水、沒有食物,較年長的孩童必須出門工作,賺錢給院內的孩童一起享用,有些人一到工作的年紀出了大門以後再也沒回來過,孤兒院剩下晶與她要照顧院內十三個小孩,再過一年美帆與八千代也能出來工作,經濟壓力會變小許多。


但她沒能等到那天到來……

不知從何時開始少女時不時咳嗽,直到一次工作倒下,不停的咳血,陷入昏迷。

晶抱起少女,赤腳的在雪地奔跑,尋找著滿。

「滿!怎麼辦、該怎麼做?」晶焦急的喊著,滿收拾東西,帶著晶前往診所,卻被拒收骯髒的奴隸拒絕在門外,不管多少家醫院、診所都是相同的結果。

她睜開眼已經看不清楚誰是誰,只知道大家都在喊著她的名字,是在孤兒院嗎?大家在哭嗎?

想好好安慰他們緊緊的抱住對他們說:「不要怕,我在,一切沒事的。」

但這是說謊吧?字句卡在喉嚨間說不出口。

看見黃色短髮的人物,文不記得孤兒院有這個人,是滿嗎?

「滿……在嗎?」她虛弱的吐出話語。

「在,怎麼了?」滿回答。

「我可以聽你的笛聲嗎?」眼睛已經灰成一片,漸漸的看不到,單單靠著意志力撐著。

「樂意之至。」深吸一口氣緩和情緒,滿吹奏起生日快樂歌。

再過十五日就是她的生日提早慶祝沒有問題的,她許下三個願望。

「我第一個希望栞能看到這世界的美好,第二個希望小孩子們可以平安快樂的長大,第三個願望我果然……好希望我能長大成人……」眼神渙散不停的咳血。

「好想實現……真的……好想實現……」四肢漸漸麻木,應該感到痛的卻什麼都感受不到。

「滿會幫你達成的!約定好了!」意識快斷開前聽見滿的回覆。

「交給……」話未能說完,她闔上眼後沒有再醒來過,嘴角掛著微笑。


「今天又有新成員加入了呢……是戰爭孤兒,這世界依舊灰暗,但我會試圖從中發現它的美好,還有啊~栞還是一如往常的很愛抱抱呢!這果然是你教的吧?但也多虧她洗去孩子們的不安,真不愧是你的妹妹呢!文。」

「滿……大人?」栞從樹後探出頭來。

「聽到了嗎?很抱歉,為了栞好,只能再讓你忘掉一次了……」滿吹起笛子,馬上的栞進入沉睡,將栞抱回溫暖的床鋪與新家人們一起洗白記憶,如同最初對育幼院的孩子們一樣。


這也是沒辦法的……在文死後大家都壞掉了……

「我不會忘記的,所以只要我記得就夠了……」

===============================

麻糬後記:

西格菲特的大家語言特意弱化是因為在制度下很多人都是文盲,且要聽上權人士的話自然沒有表達意見,只有晶、文兩人見過世面,在外界的刺激下腦子一定要動得快,才不會被騙被呼弄,晶在一年前還不善於表達,多為文在發言爭取。

美帆、八千代、栞沒見過世面所以保留著該有的個性,栞因為較為內向在育幼院內自己發言的次數更少,所以對話斷斷續續的。

然後這篇看各位想當滿文友向/戀向都可行,我自己是當友向在寫。


小倉糬萊姆

【西格菲特】無名墳(上)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晶帶頭隨著滿的笛聲唱著小隊曲。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美帆氣勢一百分與栞複誦。

「「風大、日烈、我不怕~!因為我們是——」」

「晶。」「美帆!」「栞、」「八千代~」「還有滿的說。」

「「合稱白金鼠帝!鏘鏘——」」

「啊!八千代你又掉拍!這樣不給你揹揹了!」美帆放下八千代,改牽著她的手。

「欸……能...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晶帶頭隨著滿的笛聲唱著小隊曲。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美帆氣勢一百分與栞複誦。

「「風大、日烈、我不怕~!因為我們是——」」

「晶。」「美帆!」「栞、」「八千代~」「還有滿的說。」

「「合稱白金鼠帝!鏘鏘——」」

「啊!八千代你又掉拍!這樣不給你揹揹了!」美帆放下八千代,改牽著她的手。

「欸……能換別首歌嗎?」一路上唱這首歌,已經來到第七次,八千代發著牢騷。

「八千代姐姐,累、抱抱?」栞在八千代身上蹭了蹭。

「啊啊——好狡猾!我也要抱抱!」美帆湊上去,晶也默默的加入。


雖然目的離現在不遠,但休息也無礙,再說現在也不好維持秩序,滿收起笛子,一邊看著小鬼頭玩耍,一邊編織花圈。

栞從擁抱圈圈內竄出,跑到滿面前。

「栞,怎麼了嗎?」

栞搖搖頭,上前給滿一個擁抱,抬頭。

「滿大人,為什麼、帶、我出門?」

「因為答應好讓你看到這世界的美麗。」

栞正想著滿何時說過,可惜沒有答案,或許是自己說夢話被滿大人聽到也說不定。

休息時間到繼續啟程,來到被戰爭摧殘的小鎮——烏露帕小鎮。


「大家聽令,確認傷亡人數!」晶下令,大家各自散開,留滿一人在城鎮中央。

響起獨奏曲,柔和中帶著哀傷,這是她所能做的事情,譜出一曲願死者安眠。

歷史並不會紀錄彈丸之地的故事,過了今日小鎮的存在將會被眾人遺忘,消失在地圖上成為無名。

「烏露帕鎮嗎……滿記住了☆~我可是對記憶很有自信的。」滿獻上休息時間製作的花圈。

美帆與八千代找到三個倖存的小孩,栞與晶沒有收獲,看著三個小孩瑟瑟發抖,栞給予溫暖的大擁抱,雖然她的手不夠把三人都圍住。

「沒、沒有問題的,新家回去、溫暖、一起。」

栞的笑容總是治癒人心,穩定孩子們的不安,手牽手的回到宅邸。


夜晚孩子們熟睡,滿帶上地圖與筆記本到一座墳墓旁,開始自言自語。

「今天到了烏露帕小鎮,雖然剩下破屋殘瓦,但從器具看來是個務農為主的小鎮,我找找……啊!在這裡!你看小鎮前方約一百公尺處有水源,他們灌溉農作物的方式倒是沒仔細探究……下次進過的時候再調查一番,或許能用在育幼院上呢!」


翔空

【劉鶴】黑歷史

平靜的學校,平靜的午休,偶爾決定慵懶一下的鶴姬八千代,迎來了不平靜的時光。


她被不知道為什麼臉紅的比紅寶石還紅的劉美帆抓進廁所,兩人鎖在同一間廁所之後,她拿出了手機。


手機顯示著推特,而美帆要給八千代看的是其中的照片。


那是一張露出度很高的照片,不過拍攝手法巧妙的遮住了敏感的點,因此還沒到十八禁的程度。


不過,八千代「哎呀」的喊了一聲。


因為那是她自己拍的不雅自拍。


「八八八八八千代,這是妳吧?拜託跟我說不是。」


美帆結巴著說,看來即使她翻到了自己的黑歷史,也在盡可能的逃避現實。


那張照片是八千代以前拍的,那時候流行一種叫「裏垢帳號」的東西,簡單...

平靜的學校,平靜的午休,偶爾決定慵懶一下的鶴姬八千代,迎來了不平靜的時光。


她被不知道為什麼臉紅的比紅寶石還紅的劉美帆抓進廁所,兩人鎖在同一間廁所之後,她拿出了手機。


手機顯示著推特,而美帆要給八千代看的是其中的照片。


那是一張露出度很高的照片,不過拍攝手法巧妙的遮住了敏感的點,因此還沒到十八禁的程度。


不過,八千代「哎呀」的喊了一聲。


因為那是她自己拍的不雅自拍。


「八八八八八千代,這是妳吧?拜託跟我說不是。」


美帆結巴著說,看來即使她翻到了自己的黑歷史,也在盡可能的逃避現實。


那張照片是八千代以前拍的,那時候流行一種叫「裏垢帳號」的東西,簡單來說就是在不暴露身份的狀況下放上不雅自拍照的帳號。


人類總是喜歡裸露、色情的東西,所以這種的帳號容易吸引到高度的人氣與關注。


當時的八千代也是會跟風潮流的人,不過她也就試試看拍個幾張而已,過沒多久膩了就不管了。


她沒想到這個黑歷史居然會被美帆找到。


「我先問一下,你怎麼會找到這張?」


八千代故作淡定的回問,但卻被美帆強勢的打斷:


「別用問句回答問句!……你為什麼要拍這種照片?」


美帆知道自己喊的太大聲了,馬上縮小的音量。


只是年少輕狂。八千代原本想這麼回答的,反正原因也不能算是錯。


不過她看到美帆這種不知所措的表情時,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打開了。


她決定,來看看能玩到什麼地步。


「美帆,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八千代抓著美帆的肩膀,然後語重心長的說:


「我啊,很喜歡看女孩子的裸體。」


「……什麼?」美帆以為自己聽錯了,她眨了眼,一臉沒聽懂的樣子。


「但是呢,總不能到處去看別的女孩子的裸體吧,那樣是變態才會做的事呢。所以啊--」


八千代迅速的將美帆的手機奪過來,然後指著上面的照片說:


「我創了個帳號,然後不露臉的發了自拍,這樣看起來就像是別人的裸體照了對吧?啊啊,不論看幾次這身材都很好呢。」


美帆傻在原地,八千代暗自笑了一下,接著又說:


「美帆你既然會看這個,就代表你也喜歡這種照片囉?那我這邊還有些照片……」


實際上沒有,八千代在當時膩了之後就沒再拍過照片。


但是美帆當真了,她拉住八千代的手,然後把她壓在牆壁上,用她那通紅的臉對著八千代說:


「不要再拍那種照片了!這樣在各種意義上都很不好的!就算你喜歡也不能這樣啊!」


很好,上鉤了。


八千代有點高興,捉弄人很愉快,捉弄美帆這種一根筋的小傻瓜更愉快。


不過現在也有點問題,八千代也沒想到要怎麼收尾。


她思考了一下,說一句「開玩笑的」應該是最適合現在狀況的台詞了。


但她還沒開口,美帆就支支吾吾的說:


「如、如果你想看這種的話!我、我可以發給你看我的照片!」


「……什麼?」


換八千代傻了。



回到宿舍後的深夜,時間是接近午夜零時。


美帆說她會在零時一到的時候發照片給八千代,以此換取對方不再自拍不雅照。


對於八千代來說,她已經很久沒拍過這種照片了,所以這是一個穩賺不虧的交易。


雖然她表現的一副輕鬆的樣子,但一想到美帆真的會發照片來,八千代也不自主的胡思亂想。


會是妖艷的照片呢?還是清純生澀的照片呢?或者是與自己那張照片同樣的動作。


然後,零時一到。


八千代的手機收到了一封新訊息。


她點開。


她關上。


她沉默。


她走出宿舍。


然後直接打開了美帆的房門。


「把你那件老土的內衣換了!」


聽到了八千代的大吼,正想把衣服穿回去的美帆發出哀怨的聲音。


「可是、可是我很喜歡這件內衣!」美帆指著自己身上的淡紫色內衣,上面甚至還用中文寫著「精忠報國」。


「你喜歡不代表我喜歡!給我換了!然後再拍一張!」


八千代衝上去,一把扯住了對方的內衣,然後靈巧的脫了下來。


美帆甚至過了幾秒才發現內衣被解開了。


八千代趁這個時間打開了對方的衣櫥,然後傻在原地。


每一件內衣,都是這種款式。


「……八千代?」美帆有點害怕的問著對方,只見八千代轉頭,她拉起了美帆的手,


「到我房間!我借內衣給你穿!然後再拍一張!」


「欸?欸!八千代!」


直接把美帆拉出房間的八千代並沒有注意到。


她拉著的美帆還沒穿上衣服或內衣。


也就是說,美帆現在是上空著走在房門外。


「謝謝前輩的教導。」


前面是雪代晶的寢室,夢大路栞從裡頭走出來,手上拿著的是下次公演的劇本。


「不用客氣,有不會的就要提問,然後學習,才能變得更強。」晶高興的點頭,栞的吸收速度很快,自己提出的問題都能舉一反三。


這時候,聽到吵鬧聲音的兩人同時轉頭,看見的是牽著美帆的八千代路過。


「啊,八千代前輩、美帆前輩,晚上……好……?」


八千代並沒有因為栞的問好而停下腳步,她只說了一句「現在有事」就急忙拉著美帆從她們面前走過去。


所以,栞跟晶很快就看到了,紅著臉用一隻手勉強遮住自己上半身的美帆。


兩人愣著看她們走過去,接著進了八千代的寢室。


晶看了栞一眼。


「你先進來擦個鼻血吧。」


「……是。」


晶把栞扶進寢室後,也關上了門。


那一天晚上,栞沒有從晶的寢室出來。


回到正題,八千代找了一段時間之後,幫美帆配齊了好看的內衣,以及搭配的合適的外衣。


「……有必要這麼標配嗎?等等要拍你那樣的,呃,照片,還不是要脫掉?」


聽到美帆說了這句話,八千代拎著對方的領口,然後說:


「不穿衣服的裸照,僅僅只是裸照而已。」


「哦、哦……?」雖然搞不太懂,不過美帆決定不去多加了解。


八千代讓美帆站在她房間裡的試衣鏡前,然後拿出了手機。


「把衣服掀起來,然後把內衣稍微弄歪一點……」


「等等!這樣會露出來!會露出來啊!」


看著對方喬著自己的衣服,美帆有點手忙腳亂。


「我當然知道。」把衣服弄好之後,八千代把手機交給美帆,


「接著把手比在這個位置,再把手機放在這裡……你看,這樣不就沒有露出來了。」


「……呃,好,好厲害?」


厲害的點如果不要用在這邊就好了,美帆拍下了照片,接著又讓對方確認了一下,直到對方露出滿意的表情,她才放下心來。


「不過沒想到呢。」八千代把照片拷貝進電腦裡的同時,壞笑著看美帆,


「美帆的花蕾,還是稚嫩的粉紅色呢。」


美帆很快就理解了花蕾是什麼,她喊著「我要回去睡覺了!」接著用力的關上門然後跑了。


過了不久之後的八千代才想起來,她還穿著自己的衣服。


不過明天是假日,所以也沒什麼。


看著手機裡,美帆給自己拍的照片,她笑了笑。


乾脆,明天開始也自己給她搭配,然後自己幫她想動作好了。


不過為什麼美帆會找到自己的照片,是個謎。


八千代點開自己當時的推特,她早就棄置不用很久了,為什麼美帆會找到這個。


八千代慢慢的翻找自己的發推紀錄,最近一次發推都是一年前的事了,當時的她甚至還不認識美帆呢。


接著八千代點開了追隨欄,很長一段時間沒上線了,追隨的人差不多都跑光了。


除了一個人。


自己的第一位追隨者。


八千代對這個人的推特很有印象。


不如說最近也常看到。


「八千代,抱歉,我把衣服拿回來還你。」


美帆敲了敲門,接著穿著自己的衣服來把對方的衣服還給對方。


卻看到八千代坐在電腦前面,還打開了她那個推特的畫面。


「不是說不會再拍那種照片了嗎……」美帆走過去,卻發現對方根本沒在上傳照片。


八千代指著追隨自己的那個帳號,然後問對方:


「美帆,這是你的帳號吧?」


美帆愣住了,她連忙揮動手臂,然後詢問:


「八千代你怎麼會看到這個的?」


「不要用問句回答問句。」


八千代拍了拍對方的臉,然後說:


「什麼嘛,原來你從以前就在看著我啊。」


「……我是上個禮拜才知道這是你的,因為我們出去逛街的時候你穿了一樣的衣服。」


原來如此,難怪她會知道。


這也不能怪八千代就是了,誰會想得到有個人還記得自己一年前拍的照片。


「那麼,你當時為什麼會看到這張照片呢?」


八千代用手指敲著電腦螢幕,美帆雖然非常不想說的樣子,但在八千代無聲的逼近她,她最後還是開口了:


「……因為很漂亮。」


「……欸?」


對著有點當機的八千代,美帆紅著臉回答:


「當時只是突然看到的,雖然覺得自己不該看這個東西,但是你的身體……真的……很漂亮……」


說著說著,美帆也閉上了嘴。


八千代也不說話,她的臉也漸漸的紅了起來。


然後,美帆站起身,


「我、我把衣服還你了,我回去睡覺了。」


在走出房門的前一刻,八千代伸手拉住了對方。


對著美帆通紅的臉,八千代拉開了自己睡衣的領口。


「那麼你要幫我看一下,我的身體還漂亮嗎?」


美帆沒有回答。


她只是鎖上了房門。


Janice Lam

初次遇見時 (maho x kdhr)

今天Roselia的主唱又在跟Roselia的吉他手分享她在九九組排練中的事了,沒錯是「又」,主唱每天都會說九九組的事情給吉他手聽,吉他手也會耐心地聽完,只因主唱每次說的時候都會提到一個名字-富田麻帆

富田麻帆是一名舞台劇演員,因參與了少女歌劇的計劃,所以開始接觸聲優的工作,加上Roselia的主唱所說,富田麻帆在舞台上的樣子和平常的樣子有很大的反差

起初吉他手聽到後也半信半疑,不過在偷偷地去看了少女歌劇的舞台劇後,她不得不完全相信,這人在舞台上時顯得十分帥氣,但在後半部的live時的表現完全相反,難怪富田麻帆會有chikidon的稱號

aiai「……hr……kdhr,kdhr!」

kdhr...

今天Roselia的主唱又在跟Roselia的吉他手分享她在九九組排練中的事了,沒錯是「又」,主唱每天都會說九九組的事情給吉他手聽,吉他手也會耐心地聽完,只因主唱每次說的時候都會提到一個名字-富田麻帆

富田麻帆是一名舞台劇演員,因參與了少女歌劇的計劃,所以開始接觸聲優的工作,加上Roselia的主唱所說,富田麻帆在舞台上的樣子和平常的樣子有很大的反差

起初吉他手聽到後也半信半疑,不過在偷偷地去看了少女歌劇的舞台劇後,她不得不完全相信,這人在舞台上時顯得十分帥氣,但在後半部的live時的表現完全相反,難怪富田麻帆會有chikidon的稱號

aiai「……hr……kdhr,kdhr!」

kdhr「欸?怎麼了?」

aiai「在想什麼啊?叫你那麼多聲也不理我」

kdhr「我只是在想下午的工作而已,對了,你剛剛說到哪?」

aiai「我剛剛在問你要不要去少女歌劇的外校成員選拔,分別有芙羅提亞藝術學校、席格菲特音樂學院和凜明館女子學校的」

kdhr「嗯……」

aiai「去試一下嘛~」

kdhr「aiai,你是不是忘了我最不擅長的就是舞蹈啊」

aiai「唔………」

kdhr「上次去看了你們的live,又唱又跳的,看着就覺得累,舞蹈又難,不如彈彈吉他更好」

雖然嘴上說着不去,但kdhr還是問了經理人拿少女歌劇外校成員選拔的詳情,並在去工作的路上看每個角色的設定是怎樣的

kdhr「唔………」

kdhr經理人「kdhr你煩惱什麼?」

kdhr「啊~我想去試一下去少女歌劇外校成員的選拔,但我不知道要選什麼角色才好……」

kdhr經理人「讓我看看……………這個角色如何?」

kdhr「夢大路文……」

kdhr經理人「她跟你飾演的冰川紗夜很像啊,是個姊姊」

kdhr「但是我想挑戰其他設定的角色啊」

kdhr經理人「那這個呢?」

kdhr「鶴姬八千代?」

kdhr經理人「這個角色的設定跟kdhr有一點像,又喜歡捉弄人,又喜歡設計」

kdhr「嗯………決定了!我就選這個角色吧!」

kdhr經理人「那我把你的行程表改一改吧」

kdhr「嗯」

之後kdhr通過了選拔,成功取得鶴姬八千代這個角色,起初只是要出席生放和做廣播等工作,再之後kdhr就收到席格菲特音樂學院全部成員都要在少女歌劇2nd live做開場live的通知

kdhr「不是吧………」

aiai「kdhr?你怎麼了?」

kdhr「這個………」

aiai「對喔!你們席格菲特音樂學院要在2nd live做開場live啊!」

kdhr「怎麼辦啊………」

aiai「你們明天好像要和我們一起排練,kdhr你行不行啊?要不明天我陪你排練吧?」

kdhr「不用,我明天會自己練習的,aiai你還是跟九九組她們排練吧」

(明天~)

因擔心自己的舞蹈跟不上其他人的kdhr早早就到達排練室,還想着自己那麼早就到,排練室應該沒有人,誰料!當kdhr推門進去後,就看到一道身影在排練室做着熱身運動,那人也注意到kdhr

maho「你是………?」

kdhr「啊!初次見面,我是飾演鶴姬八千代的工藤晴香,多多指教」

maho「你好,我是飾演天堂真矢的富田麻帆,多多指教,工藤桑」

kdhr「叫我kdhr就可以了,你的拍檔也是這樣叫我的」

maho「嗯,那你也可以叫我maho或者mahone喔!」

kdhr「嗯」

maho「kdhr為什麼那麼早就到了排練室?明明距離開始時間還有1個小時」

kdhr「其實是我的舞蹈不太好,為了不拖累其他人才那麼早到排練室的」

maho「那我來幫你吧!反正我本來也打算自己在這排練的」

kdhr「欸?!但是maho桑,我要跳的好像跟你不一樣啊!」

maho「雖然プラチナ・フォルテ我沒有跳過,Discovery的舞步也有一點不同,不過我也能教你Discovery大部份的舞步喔~」

kdhr「那………好吧…」

接着maho一邊跟kdhr聊天,一邊教她舞步,直到九九組的座長和小天使到達排練室後,maho和kdhr才知道她們已經練習了1個小時了,不久後,aiai、ayasa、teru和席格菲特音樂學院的其他成員也到達了排練室

aiai「kdhr你沒問題吧?」

kdhr「應該可以的………maho桑也教了我舞步……」

aiai「mahone?」

maho「aiai你叫我嗎?」

aiai「嗯,mahone你教了kdhr舞步嗎?」

maho「對啊~」

aiai「欸~你們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親密的?」

聽到aiai這樣說的maho隨即把坐在自己身旁的kdhr抱在了自己的懷裏

kdhr「ma、maho桑?!(////)」

maho「難道aiai覺得我們不能變得親密嗎?」

aiai「我不是這個意思啦~還有mahone你快把kdhr放開,她臉都紅了」

maho「我不要~kdhr好好抱啊~真羨慕aiai每天都可以抱kdhr」

aiai「我那有每天抱啊!」

maho「真的嗎~?」

aiai「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問一問kdhr!」

kdhr「……………………………………」

aiai「kdhr?」

原本想kdhr證實自己沒有每天抱她的aiai,卻聽不到kdhr的回應,所以aiai便看了看kdhr,才發現kdhr在maho的懷裏睡着了

aiai「kdhr真是的………這樣也能睡覺……」

maho「可能是她昨晚為了練習舞蹈才這樣的吧」

就這樣,kdhr在maho的懷裏睡了大約20分鐘左右,直到maho要去排練的時候,maho才叫醒kdhr

maho「kdhr,kdhr,起來了」

kdhr「唔……………ma、maho桑?!我剛才………(////)」

maho「剛剛你在我懷裏睡覺了」

kdhr「抱歉!(////)」

maho「不用道歉啦~剛才………………………」

接着maho靠近kdhr的耳朵並小聲說道

maho「kdhr睡覺的樣子好可愛喔~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呢~」

kdhr「我、我出去練習了!(////)」

kdhr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出排練室,並在沒什麼人經過的雜物室門口蹲下

kdhr「啊啊!!!為什麼我會對着maho桑臉紅啊!!(////)」

野本「kdhr?」

kdhr「nossan?!我剛才說的話你全部都聽到?」

野本「嗯……我聽到了……」

kdhr「你不要告訴maho桑啊!」

野本「放心吧,我不會的,不過kdhr會對着maho桑臉紅,難道你喜歡了maho桑~?」

kdhr「我不知道啊~」

野本「欸?那你對着maho桑時除了臉紅還有什麼?」

kdhr「唔………除了臉紅外,我一看到maho桑就會緊張,還有當maho桑對着我笑時,我的心跳會比平常快」

野本「這些不都證明了啊!」

kdhr「唔…………」

野本「好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排練,完成live後再去想這件事吧」

kdhr「嗯」

接下來的日子kdhr都沒有再想自己對maho的感情是什麼,但就在最後一次排練後發生了一件事,在最後一次排練結束後,因kdhr和aiai有Roselia的練習,所以急速地收拾完個人物品後就離開了,之後maho發現aiai不小心拿錯了自己的手機,問了ayasa Roselia的練習地點在哪裏後便出發了

當maho到達Roselia的練習地點時就聽到一個吉他的solo,然後就是一陣嘆氣聲

(敲門聲)

kdhr「?」

maho「打擾了」

kdhr「maho桑?!你怎麼來了?」

maho「都怪你們的主唱拿錯了我的手機,所以我才過來的,aiai呢?」

kdhr「aiai跟其他人出去買東西了,我去拿手機給你吧」

maho「嗯,話說剛才kdhr為什麼要嘆氣呢?」

kdhr「那個…………」

maho「不如讓我猜猜~剛才kdhr的吉他solo並沒有錯誤,也就是說kdhr不是對solo不滿意,而是其他原因,我猜應該是你擔心明天的開場live吧?」

kdhr「嗯…………」

maho「沒信心?」

kdhr「不是…………是我怕……」

一邊說着,kdhr的手一邊在發抖,眼睛好像快要流出眼淚的樣子,maho見狀便把kdhr抱在懷裏並安慰kdhr說道

maho「不用怕,不會有事的」

kdhr「但是……如果因為我而導致開場live失敗的話…………」

maho「如果開場live失敗的話,那我就會在後面的live把失敗彌補,所以kdhr不用忍耐了,想哭就哭吧,我會在這裏陪你的」

聽到maho這樣說的kdhr再也忍不住了,她一把抱着maho的脖子,把頭理在maho的胸口裏哭了出來

kdhr「……maho桑……嗚嗚………maho桑…鳴………」

maho「我在,我在」

kdhr就這樣哭了很久,彷彿把平時排練的壓力全部都釋放了出來,而maho也一邊安慰着kdhr,一邊陪伴着她,經過了這件事,kdhr終於知道自己對maho的感情是什麼了,並決定了在2nd live結束後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她

終於到了2nd live的日子,席格菲特音樂學院的開場live十分成功,九九組也順利完成了live和revue的部分,就在九九組向觀眾說完感謝的話,返回後台時,kdhr拉了拉maho的衣服並小聲在maho耳邊問道

kdhr「maho桑你換好衣服後可以來一來席格菲特的休息室嗎?」

maho「嗯」

maho很快換好了衣服後便去了席格菲特的休息室,休息室內只有kdhr一人,接着kdhr便把一個盒子給了maho

kdhr「送給你的,當作是maho桑教我舞步和陪伴我的謝禮(////)」

maho「謝謝你~我可以打開嗎?」

kdhr「嗯(////)」

maho打開盒子後看到一個十分精緻的水晶球,水晶球旁邊還有一封信,不過信的內容我們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maho在看完信後便在kdhr在脣上落下一吻

(1個月後)

在某城市的某個住宅區的某單位中有一個人在等待排練結束正在回家的戀人

(開門聲)

maho「我回來了~」

kdhr「maho~歡迎回來~」

maho「haruka今天在家做了什麼?」

kdhr「在看電影啊~不過還是跟maho看最好看,自己一個好無聊喔~」

maho「欸~」

kdhr「對了!maho還記不記得我們在排練室見面的事啊?」

maho「記得,怎麼了?」

kdhr「其實我當時很想問maho為什麼也會那麼早到排練室的?」

maho「嗯~是為什麼呢?我也不記得了~」

kdhr「真的嗎?maho真的不記得?」

maho「我忘了,哈哈…………」

kdhr「那算了,我先去洗澡了~」

maho「嗯!」

當kdhr關上門時,maho小聲地說了句

maho「因為想早一點見到你而早到排練室的這理由才不會讓你知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完)

大家覺得如何?

第一次寫這對cp,寫得不好的話請見諒

我提前跟大家說聲新年快樂

2020年也請多多指教

我之後會只更穿越系列,除非想到了其他靈感

大家也可以在lofter私訊我,告訴我你想到什麼文章題目和內容大致,我會考慮寫不寫

記得支持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