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鹫尾伶菜

1421浏览    15参与
sheery's LRC house

伶 - 宝石 (feat. 幾田りら)(LRC歌词/ Ballad/ 2021-11-17配信)

[图片]


[ti:宝石 feat. 幾田りら]
[ar:伶]
[al:宝石 feat. 幾田りら]
[by:blurfocus]
[00:00.86]泣かないと決めていた
[00:06.09]ずっと分かっていたんだ 離れるときが来ると
[00:12.44]思い出が僕の心に
[00:17.66]寂しさを幾つも運んでくるんだ
[00:23.38]
[00:23.85]いい加減飽きたはずの 戯けたやり取りさえ
[00:29.60]今更ちょっと恋しくなる
[00:35.35]まるで最後を忘れたように いつも通り笑うほうが
[00:41.90]よく似合ってる
[00:46.28]
[00:46.54]僕ら...



[ti:宝石 feat. 幾田りら]
[ar:伶]
[al:宝石 feat. 幾田りら]
[by:blurfocus]
[00:00.86]泣かないと決めていた
[00:06.09]ずっと分かっていたんだ 離れるときが来ると
[00:12.44]思い出が僕の心に
[00:17.66]寂しさを幾つも運んでくるんだ
[00:23.38]
[00:23.85]いい加減飽きたはずの 戯けたやり取りさえ
[00:29.60]今更ちょっと恋しくなる
[00:35.35]まるで最後を忘れたように いつも通り笑うほうが
[00:41.90]よく似合ってる
[00:46.28]
[00:46.54]僕らはただ探し続けてた
[00:52.31]誰でもない唯一の自分を
[00:58.09]それは昼間に浮かぶ星のように
[01:03.89]見えなくてもそこにあるもの
[01:09.66]始めから僕ら持っている かけがえないもの
[01:15.99]磨いていくその先でいつか
[01:20.34]きっと見つかる
[01:24.61]
[01:24.63]繰り返し覚えた歌が
[01:29.87]染み込んだメロディーが 身体中を巡ってく
[01:36.22]ひとつ残らず焼き付けるよ
[01:41.47]代わりのない 僕の帰る場所を
[01:47.06]
[01:47.71]時に傷つき 癒えない心を持ち寄っては
[01:53.37]朝が来るまで語り明かした
[01:59.17]少しだけ軽くなった身体に 希望を注いで
[02:05.01]また何度でも追いかけたね
[02:10.26]
[02:10.44]今夜僕はここを発つ
[02:16.21]積もる寂しさを背にして
[02:21.93]全部言葉にしなくたって
[02:27.76]頷く君を見れば分かる
[02:33.54]これまでの時間(とき)が 僕らに与えた光は
[02:39.85]誰にも遮れやしないよね
[02:44.07]きっと大丈夫
[02:50.44]
[02:51.20]宝石 feat. 幾田りら
[02:54.07]伶(鷲尾伶菜ソロプロジェクト)・幾田りら
[02:56.90]作詞:幾田りら
[02:59.36]作曲:幾田りら
[03:02.27]
[03:08.17]始まりは独りぼっちだった
[03:13.88]そしてまた今日一人歩いていく
[03:19.78]でも背負った荷物の中に
[03:25.56]宝石のような日々が詰まってる
[03:30.65]
[03:31.35]もう孤独じゃない
[03:33.33]この胸を灯し続ける光が
[03:37.68]紛れもなくそれは君だ
[03:41.84]いつまでもずっと
[03:48.73]
[04:06.87]「lRC By BlurFOCUS」
[04:10.85]

RURUmissesKAI
How about your...

How about your love?

JAY'ED&鹫尾伶菜


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的谎言

什么时候可以变成现实就好了

不再满足于只是做着美梦

于是我亲吻了你

重复着嫉妒吃醋的游戏

两人已经变得分崩离析了一般


就像要把你的幸福涂满一般

除此之外我爱你的方式别无其他

把你的 把你的 夜晚夺走

分开的话 这份恋情 会消失在何处呢?

我不要这样

How about your love?

How about your ...

How about your love?

JAY'ED&鹫尾伶菜


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的谎言

什么时候可以变成现实就好了

不再满足于只是做着美梦

于是我亲吻了你

重复着嫉妒吃醋的游戏

两人已经变得分崩离析了一般

 

就像要把你的幸福涂满一般

除此之外我爱你的方式别无其他

把你的 把你的 夜晚夺走

分开的话 这份恋情 会消失在何处呢?

我不要这样

How about your love?

How about your love?

 

既然已经成熟了

就不要再有这样的想法

你的“想见你”和我的“想见你”

根本不是同一个含义

每次擦肩而过 这份温暖便逐渐变冷

请紧紧地 紧紧地 只抱着我一个人

 

与幸福一样多的痛楚

你啊 你意识到了吗?

分别的话 这份恋情 我要把它献给谁呢?

我不要这样

 

(我依然爱着你)我无法

(我依然思念着你)坦率地说出口

我们仍在互相伤害

你哭了吗?

我没有哭

只是 只是喜欢着你

我该何去何从?

 

就像要把你的幸福涂满一般

除此之外我爱你的方式别无其他

把你的 把你的 夜晚夺走

分开的话 这份恋情 会消失在何处呢?

我不要这样

How about your love?

How about your love?

sheery's LRC house

伶 - Call Me Sick/ 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全碟LRC歌词/ 2020-10-02

[图片]


电影《小说之神:和你才写得出来的故事》主题曲、插曲


[ti:Call Me Sick]
[ar:伶]
[al:Call Me Sick/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
[by:blurfocus]
[00:07.03]描いた未来ならすぐそこ
[00:10.78]言葉は翼 まだ飛べるわ
[00:15.30]
[00:15.89]Call Me Sick
[00:19.25]伶(鷲尾伶菜ソロプロジェクト)
[00:22.39]作詞:Kaz Kuwamura
[00:24.29]作曲:Kaz Kuwamura・Shotaro・姜藝利
[00:27.14]編曲:Shotaro
[00:28.84]
[00:29...




电影《小说之神:和你才写得出来的故事》主题曲、插曲


[ti:Call Me Sick]
[ar:伶]
[al:Call Me Sick/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
[by:blurfocus]
[00:07.03]描いた未来ならすぐそこ
[00:10.78]言葉は翼 まだ飛べるわ
[00:15.30]
[00:15.89]Call Me Sick
[00:19.25]伶(鷲尾伶菜ソロプロジェクト)
[00:22.39]作詞:Kaz Kuwamura
[00:24.29]作曲:Kaz Kuwamura・Shotaro・姜藝利
[00:27.14]編曲:Shotaro
[00:28.84]
[00:29.95]思い出ばかりだと意味ない
[00:33.67]届かない5センチの距離感
[00:37.44]縮めたいと 本当はFeeling So Sick
[00:41.26]But I'm All Right All Right All Right
[00:44.56]
[00:45.83]忘れないでいて
[00:49.63]What is so deep in your heart now
[00:53.60]愛の言葉を 紡ぎ出せば
[00:57.19]I just wanna tell my self to give it a shot!
[01:00.55]
[01:00.57]今なら飛べる 今しか飛べないから
[01:04.79]走るんだ いつの日も I'm So Sick
[01:08.69]本当に 大事なものなら
[01:12.44]I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罪か罰か
[01:15.82]でも 信じたい そう信じられない
[01:19.58]苦しくてもう逃げ出したいのに
[01:23.90]まだ飛べるって 言い聞かせて
[01:27.67]臆病な冒険者
[01:29.56]Everyone calls me so Sick
[01:32.02]
[01:32.63]映画「小説の神様 君にしか描けない物語」主題歌
[01:43.51]
[01:46.14]比べても意味なんてないこと
[01:49.83]無い物ねだりなんかしたくない
[01:53.66]頭じゃぜんぶわかってるの
[01:57.45]But I'm Jealous Jealous Jealous
[02:00.66]
[02:02.00]時間が無いの ねえ誰か教えて
[02:09.84]花が咲くまで あとどれぐらい?
[02:13.40]嫌いになんてなれないでしょ
[02:16.76]
[02:16.78]もう止まれない 止まるはずない
[02:20.57]風を掴むの 手段選ばないの
[02:24.84]本当に大事なものだけ
[02:28.64]I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嘘も夢も
[02:31.98]まだ倒れない 倒れられないから
[02:36.22]探すんだ キミとボクのストーリー
[02:40.10]笑いとばすくらいが丁度いい
[02:43.92]本当は知ってるの
[02:45.77]Everyone Calls me so sick
[02:48.24]
[03:02.96]忘れないでいて
[03:06.77]What is so deep in your heart now
[03:10.80]愛の言葉を 紡ぎ出せば
[03:14.37]I just wanna tell my self to give it a shot!
[03:17.70]
[03:17.72]今なら飛べる 今しか飛べないから
[03:21.99]走るんだ いつの日も I'm So Sick
[03:25.82]本当に大事なものなら
[03:29.63]I don't have to worry about 罪か罰か
[03:32.91]
[03:32.93]でも 信じたい そう信じられない
[03:36.75]苦しくてもう逃げ出したいのに
[03:41.06]まだ飛べるって 言い聞かせて
[03:44.88]臆病な冒険者
[03:46.75]Everyone calls me so Sick
[03:49.02]
[04:04.08]「lRC By BlurFOCUS」
[04:08.96]





[ti: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
[ar:伶]
[al:Call Me Sick/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
[by:blurfocus]
[00:00.22]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
[00:07.58]伶(鷲尾伶菜ソロプロジェクト)
[00:14.63]作詞:ケリー
[00:18.06]作曲:野村陽一郎
[00:20.10]編曲:野村陽一郎
[00:22.24]映画「小説の神様 君にしか描けない物語」挿入歌
[00:27.33]
[00:29.39]ほんの少しの余白にそっと線を引いた
[00:33.14]期待するのが嫌でそっと線を引いた
[00:37.00]優しくなんてしないでほしいよ 入って来ないでよ
[00:44.04]
[00:44.32]誤変換されるなら声を殺して
[00:47.97]重力に逆らう羽根もぎ取って
[00:51.85]死ぬまでずっと籠の中で生きてゆくから
[00:59.07]
[00:59.66]書き順くらいしか僕は“夢”を知らない
[01:03.31]叶え方も何もかも
[01:07.05]それで良かった そう良かったはずなのに
[01:10.40]ああ、全部君のせいだ
[01:13.99]
[01:14.04]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
[01:17.75]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僕だ
[01:21.68]どこまでも深い暗闇が急に怖くなる
[01:28.85]こんなに美しいのは何故だ
[01:32.60]こんなに美しいのは何だ
[01:36.57]どこまでも眩しい光に戸惑いを隠せない
[01:45.72]
[01:58.74]夜が明けてしまえば大人になる
[02:02.37]望んでもないのに大人になる
[02:06.32]神様なんてどこにもいないよ いるはずないんだよ
[02:13.40]
[02:14.03]枯れ果てたナミダ 空っぽになったココロ
[02:17.66]捨てたはずさ何もかも
[02:21.45]青空を見て胸がぎゅっとするなんて
[02:24.78]ああ、どうかしてる 変だ
[02:28.42]
[02:28.44]こんな世界に生まれた理由(わけ)は
[02:32.15]こんな世界を愛する意味は
[02:36.09]どこを探しても見つからない答えが今さら
[02:43.29]君を傷つけるのは何だ
[02:47.01]君を泣かすのだけは嫌だ
[02:50.95]初めて出会う感覚に僕は今動けない
[02:59.11]
[02:59.13]モノクロな日々の傍観者になって
[03:02.82]孤独なまま消えてくだけさ
[03:06.10]
[03:06.12]それで良かった そう良かったはずなのに
[03:09.41]ああ、全部君のせいだ
[03:13.63]
[03:14.93]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
[03:18.68]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僕だ
[03:22.66]どこまでも深い暗闇が急に怖くなる
[03:29.80]こんなに美しいのは何故だ
[03:33.52]こんなに美しいのは何だ
[03:37.52]どこまでも眩しい光に戸惑いを隠せない
[03:46.93]
[04:01.85]「lRC By BlurFOCUS」
[04:04.45]



MiMA

Nepenthe 04.「Take Me to the Moon」

[图片]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 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4.「Take Me to the Moon」


周六的午后,天空湛蓝,白云一朵一朵,交叠着绽放在天际线。


Hiro桑从不要求成员们日常出门要全副武装,用墨镜口罩把脸遮得密不透风。但大家为了避免外出时因为被认出来而给路人造成困扰,或多或少还是会花些心思遮一遮自己的脸。鷲尾伶菜到达Café的时候,刻意...

null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 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4.「Take Me to the Moon」


 

周六的午后,天空湛蓝,白云一朵一朵,交叠着绽放在天际线。

 

Hiro桑从不要求成员们日常出门要全副武装,用墨镜口罩把脸遮得密不透风。但大家为了避免外出时因为被认出来而给路人造成困扰,或多或少还是会花些心思遮一遮自己的脸。鷲尾伶菜到达Café的时候,刻意压了压帽檐,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坐在屋檐下的女人。

 

过于优越的外貌条件总能让人有峙无恐。


藤井萩花只是敷衍地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她穿着一件矢车菊蓝的绸缎衬衫,v领开得很大,锁骨一览无余。她正低头翻看着展览的宣传册,脖颈弯成优美的弧度,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

 

眼看着街对面三五个女高中生已经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并不时抬眼往Café的方向瞟。鷲尾伶菜赶忙上前,拉起藤井萩花就走。

 

「为什么要走那么快?」藤井萩花一脸迷茫地被伶菜拖着走进美术馆。


「再不走你看你还走得了吗?」伶菜轻轻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有这种时候,她才有藤井萩花比自己小的实感。

 

主大厅里举办的是Kate Moss人像展。

 

巨幅的人像摄影从地上一直延伸到天花板,画面上年轻的Kate,浑身似乎裹满了苏格兰荒原的气息,趴在墨绿色沙发的扶手上,眼神凌厉地看着镜头。鷲尾伶菜端详着Kate高挑的颧骨,微微张开的嘴唇,和胡乱束在脑后的金棕色长发。


她身上似乎每一处都是故事,就像一个藏满宝物的匣子,一格一格打开,堆满了不同的惊喜。

 

「和她一样。」思绪和目光一起,偏离了半分。

 

鷲尾伶菜一直暗暗羡慕所有不害怕镜头的人。


她刚出道的时候,最恐惧的就是拍摄定妆照和CM。


她没有Ami那样白皙的皮肤,也没有晴美和枫那样高挑的身材,站在镜头前的,只是一个个子小小,胆怯微笑着的普通女孩。


每一次她的单人拍摄结束后,她都不会像其他成员那样回化妆室休息,而是静静站在角落的黑暗里,悄悄等待着。


因为按照流程,花团的Vocal拍完了照,就该轮到performer了。


所以她不用花费很长时间,就能等来她想看的人。

 



藤井萩花在拍摄的时候,现场是格外安静的。


无论化妆师,还是造型师,所有人都会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朝着镁光灯聚焦的地方看过去。


甚至那个老是在伶菜拍摄时发出指令「鷲尾桑下巴抬高一点!」「气势,给我你的气势!」的造型动作指导,此刻也无比安静。


因为在藤井萩花身上,动作指导的一腔热血,并没有发挥的余地。


片场只有闪光灯咔嚓响的声音。


站在镜头前面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美丽的人」而已。


光滑饱满的脸颊,线条干净又利落的下颚,高高的眉骨,弧度精致的鼻梁,微微翘起的上唇。

 

她看着摄像头,但站在监视器前的每个人,都觉得她在透过摄像头看着自己,漫不经心,却让人无法逃离。


伶菜站在黑暗里,希望闪光灯的咔嚓声永远都不要结束。


就让时间定格吧。


定格在她站在镁光灯下的这一刻。

 

   …………………

 

 

「伶菜?」清冷的女声将伶菜飘忽的思绪拽回现实,「你在发什么呆?」


发现脑子里想的人,正站在自己身边微微低头看着自己。伶菜被惊吓到了,惊慌失措地道歉「对!对不起!」


「没事道什么歉。」藤井萩花挑了挑眉,转身示意她跟上「这边,跟我来。」


「我们不是来看Kate Moss的?我记得你最喜欢她呀?」伶菜一边跟在藤井萩花身后,一边回头望着。


「我是很喜欢她,但今天这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伶菜满脑子疑惑,加快脚步跟上去。

 



经过主展厅,穿过悬空玻璃走廊,她们最终停在了一顶巨大的拱顶面前。拱顶遮着厚重的深蓝色天鹅绒门帘,金色的礼宾柱围了一圈,将门拦住。伶菜看了看拱顶旁摆放的展览介绍。


「啊,下午2:00才会开展,现在才1:03,我们…」伶菜转头,发现萩花已经一只脚跨进了栏杆。


「快出来!要是被人发现就糟糕了!」伶菜慌忙地四下张望,发现了远处人影攒动。

 

「这个展览的策展人是我的朋友,她同意让我们提前进去看看。但你再这么大声叫下去,我不保证博物馆工作人员不会把我们轰出去。」藤井萩花一边勒令伶菜闭嘴,一边将门帘撩开一角。

 



展厅里很暗,伶菜四处摸索,不小心碰到了藤井萩花的手。

触感冰凉,她慌忙将手缩回来。

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

伶菜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星光下。

 

深蓝色的幕布遮住整个圆形拱顶,幕布上缀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在头顶上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像是夜色中的东京。玻璃展台就像星盘上的宝石一般,错落有致地散落在圆形展厅里。房间的地面上流淌着白色的烟雾,带着淡淡晚香玉的香气。伶菜每走一步,裙角的摆动都带起一团小小的烟雾,它们缱绻地缠绕着,翻卷着,弥漫开来。天幕的灯光反射在镜子铺成的地板上,在云雾里熠熠闪光。伶菜静静伫立在穹顶下,宛如置身于星河之中。

 

「上来。」藤井萩花站在展厅侧后方的旋转楼梯上,示意伶菜过去。

 

「没想到你会带我看装置艺术展。」伶菜趴在二楼圆形露台的扶手上,向下俯瞰整个展厅。触目所及都是深蓝色和淡金色的点点亮光,就像是站在云端鸟瞰夜色中的仙境。

 

「这个展览收集的全都是以宇宙和星空为灵感创造的作品,达子她…」

 

「达子?」

 

「啊,达子是这个展览的策展人,同意我们偷偷溜进来的那个人。她为了这个展览,筹备了整整两年,到处收集符合主题的作品,请求艺术家参展。但就算东京国立美术馆名气这么大,有些艺术家一开始还是拒绝。嘛,艺术创作者的脾气,真是太难以预测了。达子四处求人,挖空了心思,才有今天这个展览…」

 

「这里面有萩花最喜欢的作品吗?」伶菜撑着下巴,偏过头,在她印象里,这是藤井萩花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有,那里」,萩花转过身子,扬了扬下巴。伶菜顺着她的目光回头望去。二楼的圆形露台有一扇门,一面极高的纱幕挡在门前,纱幕和穹顶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将这道门忽略掉。

 

鞋跟在大理石地板上敲击的声音被穹顶反射扩大,在房间里回荡,清亮又悠长。伶菜走近,发现纱幕背后有隐隐的亮光。不知道为什么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她屏住呼吸,撩开那层薄薄的纱。

 

眼前的景象让她不敢相信。

 


一轮月亮。


金色的圆盘般的月亮,悬挂在天幕上。


半透明的轻纱和乳白色的绸缎缝制在一起,宛如云絮般,悬吊在空中,布料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温润的光泽。


月下有一个水池,水面微微泛波,弥漫着乳白色的雾气,依旧是好闻的晚香玉气味。金色的铜制台阶在烟雾中若隐若现,一直延伸到池水中央。水中有一个金色的岛台,岛上稳稳坐着一座银色的,连绵起伏的山。

 

到底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这幅奇异又美丽的景象呢。

 

「它…有名字吗?」伶菜被震撼到说不出话来。


「喏,自己看。」藤井萩花指了指她身旁。


伶菜这才发现她的脚边,有一个小小的木盒正漂浮在水面上,盒中整齐排列着卡片。她蹲下抽出最上面的那一张。指尖的触觉柔软,卡片是用上好的和纸制成的,上面用墨蓝色的印章,印了一个小小的①。


「一共有一百张卡片,每一张上面都有数字编号,是送给前一百个观赏者的礼物,达子的主意。」萩花指尖轻轻点了点伶菜手里的卡片。


「所~以~说,你是第一个。」


藤井萩花漫不经心地拖长了声音,一字一顿。


伶菜的心漏跳了一拍。她深吸的一口气,似乎这样就能平复骤然加速的心跳。她轻轻翻页,卡片背面,是墨笔书写的汉字。

 

「云端坠落」

 

伶菜抬头,发现不知何时藤井萩花已经踏上了水池中的台阶,一步一步走向池中岛。

她走进金色的月亮,深蓝色的天空,白色雾气,和那座银色的山里。

她似乎是没有颜色的。

但全世界最瑰丽的色彩,却全都倒映在她身上。

 

伶菜小心翼翼地踏上中岛。凝望着眼前的这座山。她伸手抚过高耸的峰顶,铁器的触感冰凉。山谷是两个椭圆形的凹槽,波浪般起伏的山脊将凹槽隔开,堪堪够两人并肩坐下。


「这是佐佐木老师的参展作品,观月台。」藤井萩花用指尖轻轻敲了敲铁质的观月台,银色的山用低沉的嗡鸣回应她。

 

「两个相邻而坐的人,彼此是看不见的。」萩花说着,在山的另一边坐下来,银色的山脊遮挡住了她,「佐佐木老师说,她设计这个装置的初衷,是两个人可以离得很近,却又互不打扰地欣赏各自的月亮。」

 

伶菜听着,也静静地坐下来。银色的山脉温柔地将她环绕,她摩挲着山光滑的表面,喃喃道,「不过就算是坐在一起,也很少有两个人能看到同一个月亮吧。」

 

「嗯?」

 

伶菜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是萩花的话,就什么都能做得好吧。摄影,艺术,跳舞,还有好多好多。」她低头看自己的手指尖,「可是为什么我就什么都做不好呢。」

 

山的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旋即响起藤井萩花的声音:「是你自己认为自己做不好,还是别人认为你做不好呢。」

 

「我…」伶菜停顿了一下,「其实…昨天中午,我收到了一条匿名的消息,有人说祝我在公演上演出破音。我…我知道,这种信息大家都收到过,都应该习以为常了。可….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难受…我真的不知道。大家那么努力得来的一切,如果因为我出了什么差错而毁了的话,该怎么办呀。」

 

萩花没有说话。

 

伶菜苦笑了一声「对不起,这些情绪本来是我自己应该解决的,没想到还是没忍住,影响到你了,抱歉。」

 

萩花轻笑了一声,「你这人还真是喜欢道歉呀。」

 

「嗯?」伶菜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藤井萩花已经立在她的面前,低头看着她。月光从她头顶倾泻下来。

 

「我问你,」藤井萩花开口,「你记得我们刚出道排练的时候,要是有一个人学不会动作,是不是所有人会留下来直到大家都记住动作了才会结束排练?」

 

「嗯。」伶菜点点头。

 

「我再问你,还记得去年我们巡演的时候,坂东希站的位置本来是应该做侧空翻的,但是她怎么学都学不会,最后是不是重留跟她换了位置?」

 

「对。」

 

「我们出道到现在,所有自己独自克服不了的问题,最后是不是都是大家一起解决的?所以你凭什么认为,你应该独自一个人去消化这种败类发的垃圾信息?嗯?」

 

「我… 对不起…」伶菜感觉自己眼眶温热,连忙抬手抹去眼泪。

 

「唉。」藤井萩花蹲下来,微微仰头,移开伶菜捂住眼睛的手,直视她的眼睛,认真地说:


「不要害怕自己是一个人,因为我们全都在一起。」

「也不要害怕坠落,因为我们都会托住你。」


「嗯。」伶菜撇了撇嘴,眼泪止不住地滑过脸颊。


「还有,你不需要道歉。」藤井萩花抬指,勾走伶菜脸上的泪珠,「需要道歉的是这个没脑子的人。你对他来说,就是月亮上的人。明白吗?」

 

「月亮…上的人?」伶菜呆住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月亮。月亮就是他们各自最憧憬的东西。我们努力向上伸手,想要登上最高的那片云,一伸手就可以够到月亮。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登上云端的代价的。」

 

鷲尾伶菜仰头,怔怔望着那轮半隐在云絮里的月亮。似乎已经到开展时间了,她能听到身后一大群观展者结伴走进展厅时的脚步声。

 

可藤井萩花仿若未闻地继续说道「他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你为了伸手触碰到月亮付出了多少努力。他从未像你一样看过清晨沉睡的东京,也从未像你一样为了攀登不顾一切地向上。一个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月亮而痛苦的人,又怎么配触碰到它?」藤井萩站起身,伶菜看见她的眼睛里流淌着光。

 

「所以,他疯狂的嫉妒你,他嫉妒你为什么能够得到月亮,他自己却泥足深陷。他连面对面对你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所以他选择用这种懦弱的方式表达他的不忿。你对他来说,不过是他想成为却成为不了的人罢了。」

 

「他……想成为我?」伶菜慢慢起身,平视着萩花,眼睛里盛满疑惑。

 

「嗯,成为你。」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很好。」藤井萩花眼底泛起波澜,声音却不轻不重。

 

「……」伶菜被噎得哑口无言。过了半响,她深吸一口气,像是决定了什么,抬起头「是真的吗?」

 

她鼓足所有的勇气,直视藤井萩花的眼睛:

「你真的觉得我…很好?」

 

藤井萩花看着面前眉头微蹙,脸颊涨红的女孩,看着她鼓起勇气抬起头,闪闪发光的眼睛直直地盯住自己。



一段短暂却又无比漫长的沉默


然后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这个声音轻声回答:

 


「嗯。」


「你很好。」


「非常,非常,非常好。」

 

  ``````````````````

 

那一瞬间,展厅里纷杂的脚步,人们细碎的交谈声,室内冷气扇叶运转的声音,全部离鷲尾伶菜远去,视线中的世界,像是被调成了慢镜头。她怔怔地盯住那个戴着黑框眼镜,微微偏着头看她的女人。


看着几缕发丝在她扭头的时候从髻里掉落下来,羽毛般轻盈地垂在颊边。


看着她纤细的左手抬起来,把头发轻轻别在脑后,小指上的尾戒微微一闪。


看着她的眼睛倒映着自己,扇般的睫毛阖上又分开。

 



于是就像在理智还未苏醒时,身体本能地抓住希望一样。


鷲尾伶菜上前一步,拥住藤井萩花。


身后人流来往如织,但藤井萩花并没有后退。


她就那么站在那里,就好像每一次舞台上聚光灯亮起时,坚定地站在鷲尾伶菜身旁一样。


然后她伸展双臂,轻轻环住鷲尾伶菜,收紧。


像是在用全身的温暖,去拥抱一个雪原中踉跄而行的归人。

 



「谢谢。」鷲尾伶菜轻声说。


眼泪滴落在矢车菊蓝的丝绸上,绽出一朵朵深蓝的花。

但她一动也没有动。


藤井萩花颈窝的气息令人安心。


鷲尾伶菜忽然觉得,


如果能够一直这样拥抱的话。


就算此刻


月亮从云端坠落


也可以。

 

 


MiMA

Nepenthe 03.「Through the Light」

[图片]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 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3.「Through the Light」


「嘶…!」藤井萩花感觉到后颈隐隐作痛。


「古川医生不在,幸亏你只是脖子酸痛而已,不然我还真没其他办法。」西野医生一边把膏药敷上萩花的后颈,一边埋怨道。「是不是还是有些不舒服?我说过让你今天跳舞的时候动作小一点了。」


「大家都在跳,我没办法偷懒。」萩花对着镜子,仔细地整理上衫后领,把膏药贴遮盖住,扭了扭脖子,「...

null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 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3.「Through the Light」

 

「嘶…!」藤井萩花感觉到后颈隐隐作痛。


「古川医生不在,幸亏你只是脖子酸痛而已,不然我还真没其他办法。」西野医生一边把膏药敷上萩花的后颈,一边埋怨道。「是不是还是有些不舒服?我说过让你今天跳舞的时候动作小一点了。」


「大家都在跳,我没办法偷懒。」萩花对着镜子,仔细地整理上衫后领,把膏药贴遮盖住,扭了扭脖子,「我觉得好多了。」


「啪!」西野医生把处方单卷成一个筒,敲了藤井萩花头一下。「哪有那么块!药才刚刚敷上去呢。听我说,明天休息一下,让脖子缓一缓,不要参加练习了,我会跟Hiro桑说的。」


「… …」萩花动作一顿,没有说话。


西野医生轻轻叹了口气,认真地看着藤井萩花的眼睛「Shuuka… 你要是不休息一阵子的话,脖子是真的会受不了的。我知道你是为大家,但你也要为自己考虑一下啊。」


「嗯,我知道了。」萩花轻声答道。

 

 话音刚落,医务室的门就被「砰!」地推开,中村大步跨进来,「西野桑!你说一有情况就要来向你汇报的!我觉得鷲尾桑的情绪…!」中村撩开医用隔断帘,发现房间里不只有西野医生一个人,他连忙噤声。


「鷲尾桑?你是说她情绪又不稳定了吗?跟五年前那次一样?!」西野医生猛地站起来,朝中村走去。


「西野桑…藤井桑还在呢…」中村压一边猛地给西野医生使眼色,一边扭头对藤井萩花说「咳,咳…藤井桑,能不能麻烦你回避一下?」


「我知道。」藤井萩花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哈?」中村惊诧地瞪大了眼睛。


「我说……鷲尾5年前被网络暴力的事情,我知道。」藤井萩花抬眼,目光凛然。

 

「5年前,是我发现之后,告诉西野医生的。」

 

     …………………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鷲尾桑不对劲的?」西野医生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


「下午声乐练习之前,我发现她就站在房间外面却不进门,脸色非常糟糕。」中村摩挲着下巴回忆道。


「那上午跳舞的时候呢?Shuuka 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她最近一直都很焦虑。」藤井萩花低头思索,眉头紧皱。「但是,练舞的时候从来没出过差错。」


「可是,」中村疑惑道「她今天下午的声乐训练真的一塌糊涂,完全不是她的正常水平。」


「那就说明……」西野医生焦虑地按动着手里的圆珠笔,「说明……」


「说明午间休息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藤井萩花猛地抬头,对上西野医生的目光。

 

「那,那现在怎么办?鷲尾应该还在练习室,我去把她带来你这里?」中村手足无措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不行。」西野医生冷声拒绝。


「为什么?!这么拖下去要是出事了怎么办?」中村不解。


「今天中午一定发了什么,让她想起5年前那件事了。她现在装作没事,就是不想让大家看出来。如果你现在去找她,让她知道了我们一直在观察她的状况,你觉得她会好受吗?」


「我去找她单独谈谈不行吗?」


「我们得让她自己说出来。」西野医生陷入沉思,「可是应该怎么做呢……她已经很久都没来过心理咨询室了。」


  室内陷入长久的沉默,只听得见墙上挂钟指针走动的声音。


「我去试试吧。」藤井萩花打破了沉默。


「藤井桑…?」中村惊诧地睁大眼睛。「这… 能行吗?」


西野医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让萩花跟她谈应该是唯一的办法了,那就拜托你啦。」

「嗯。」萩花起身离去。

 


   医务室门一合上,中村忍不住开口「鷲尾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状况吗??我们都是‘别人’,都不能去!藤井桑就不是吗?!」


  西野医生拿起桌上的圆珠笔在手里转了一圈,嘴角上扬:


「她不是别人。」

「至少对于伶菜来说」

「不是。」

 

   ……………

 

 

   练歌房空荡荡的,鷲尾伶菜关掉灯,合上百叶窗,将自己与本就微弱的天光隔离开来。她不是没有想象过独自站在舞台中央歌唱的情景。但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刻,只剩下最后一步的时候,她却不敢再往前走了。心里的慌乱像一把重锤,把一切美好的憧憬砸了个粉碎。她张开嘴,还想继续练习,但是一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带着哽咽。

 

   所有不安和焦虑组成的暗流终于翻涌出来,几乎要将她吞噬掉。额头沁出冷汗,她在房间角落坐下,抱住膝盖蜷缩成一团,闭上眼睛。


冷静一点吧。

我拜托你,

不要再做拖着大家脚步的那个人了

我求求你。

不要再软弱了。

 

 

「咔嗒。」门闩被拧开,暖黄色的光流泻进来。


「谁…?」光亮来得太过突然,伶菜还没来得及擦干眼泪,只是呆呆地盯着门口。


藤井萩花倚着门,仿佛没看见鷲尾伶菜脸颊上的泪痕。


「明天要不要跟我去看个展览?」


「展览?」伶菜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公演…」


「所有的歌你都快唱了一千遍了,做梦都能背歌词,没什么可练的了。」藤井萩花声音毫无起伏,近乎粗暴地打断了她。鷲尾伶菜惊愕地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除了平时教训夏恋,这是她第一次听见藤井萩花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10:00见。」萩花说完,转身就走,根本不给伶菜拒绝的机会。

 

门被留了一条小缝,暖黄色的光线从缝隙中照射进来。

鷲尾伶菜一人独自坐在墙角,

怔望着那束将房间分割成两半的光。


有一瞬间,她甚至有种错觉。

那一刻她的心脏,

不是在为自己跳动。

 

 


MiMA

Nepenthe 02.「Deep Dive」

[图片]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2. 「Deep Dive」


   每每临近公演的时候,鷲尾伶菜的焦虑都会达到峰值。这是她第一次担任唯一的主唱,意味着她要一个人唱完两个小时的演唱会。


   虽然平时的练习时长比这更久,但是对于伶菜来说,公演是完全不一样的。台下坐着的,可都是不能够被辜负的粉丝,她绝不允许自己在舞台上出现任何失误。...


null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2. 「Deep Dive」

 

   每每临近公演的时候,鷲尾伶菜的焦虑都会达到峰值。这是她第一次担任唯一的主唱,意味着她要一个人唱完两个小时的演唱会。


   虽然平时的练习时长比这更久,但是对于伶菜来说,公演是完全不一样的。台下坐着的,可都是不能够被辜负的粉丝,她绝不允许自己在舞台上出现任何失误。


   倒计时一个月。


   除了开会讨论队形和走位排练,伶菜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练歌房里。可每天没日没夜的练习,反倒让她心里空空地,更加没底。

 

   照常说,如果出现了心理波动的话,应该去治疗室和西野医生谈话的,但是她并不想在公演之前给大家造成困扰。

 

   那是一个阴沉的午后。伶菜刚吃完午饭,跟成员道别后一个人走在通往练歌房的走廊上。「叮!」空荡荡的走廊回荡起instagram的新消息提示音响。她忙打开电话查看。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粉丝们发来的祝福和可爱的贴纸表情,预祝她的首次独唱公演成功。伶菜浏览着,心情稍微轻松了一点,嘴角有些微微上翘「大家真好呀。」

 

正当伶菜准备关掉手机屏幕的时候,一条新消息从弹窗里蹦出来,她顺手点开。当看清对话框里话的那一刻,她的瞳孔猛然放大,呼吸停滞了一秒。

 

「如果公演破音了的话,会很好玩吧。鷲尾放心,我会在台下好好看着你的。」

 

   伶菜手指有些发颤地点开发这条消息的灰色头像,主页没有任何内容。她把手机放回衣袋,抬手,想拉开练习室的门,但当指尖碰到了门把手的那一刻,冰冷的触感像蛇一般,蹿上她的手臂。伶菜转过头,走廊很暗,尽头的窗户透进来些许光。但她却觉得那光亮离她很远,远到也许永远都无法照到她身上。

 

记忆里深处的恐惧翻涌上来,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那是她这辈子也不想回忆起的东西。

 


鷲尾伶菜中的至暗时刻,是刚出道的那一年。

 

17岁的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这么多汹涌的恶意。

 

因为年龄很小,唱情歌被批为「没有情感」,「像个机器」。

因为害怕镜头,她参加的公演和综艺的视频被截图,放大,配上嘲笑的文字「今天的鷲尾依旧视镜头为猛兽呢。」

因为不够好看,被八卦杂志写文嘲讽:「不知道怎样上镜的话就快点回佐贺,把机会留给会拍照的美人吧!」

她的社交媒体私信被轰炸,每天都会受到数以万计的恶毒留言,提醒着她「你不能站在舞台上」「看看你自己,你怎么配跟其他人站在一起?」


一字一句不带脏字的冷嘲热讽,却比利剑还要伤人。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

这些是每一天早晨,鷲尾伶菜一睁眼就会问自己的问题。

 

最痛苦的时候,她甚至会在表演退场,走进后台阴影的一刹那流下泪来。


她会在深夜里一边翻网页,一边放声大哭。


如果不是成员们发现她不对劲,将她送到心理治疗室的话,她可能根本撑不过那段时间。

 

 

为了挣脱那个晦暗无光的漩涡,她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

当东京还在沉睡的时候,她就已经梳洗完毕开始发音练习了。

为了揣摩新曲歌词的含义,她有空就往作词部跑,跟词曲作者交流,把自己的感受整理成笔记,构建出故事情节,然后打印出来分享给成员。甚至有的清晨,当她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手里还抱着记笔记的手册,就这么迷迷糊糊睡过了一夜。

每次声乐练习结束之后,ami都会笑眯眯地摸摸她的头说「我们Reina酱真是在飞速地成长呀。」

她删除了所有的社交媒体,将自己的账号全都交给公司管理。

就这样,每天上午练歌,下午准时出现在gym和成员们一起健身,傍晚拜访西野医生的诊疗室。

「不用担心,」西野医生总是温柔地笑着,「时间会让一切好起来的。」

 

这样循环往复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给了鷲尾伶菜很大的安全感。于是她更加坚定地告诉自己:「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静静地等着。等待着时间去融化那些汹涌的暗流。

 

等待是有结果的。

青春期的结束带走了伶菜脸上最后一点婴儿肥,高强度的声乐训练让她的音色更加独特。她也习惯了闪光灯的声响,能够在聚光灯下微笑了。

花团的表演,从商演站台,到音乐节演出,再到独立Hall的主题巡演。随着舞台越来越大,女孩们的表演经验也越来越丰富。


所有人,都在一同成长着。


勇气逐渐回到鷲尾伶菜的身体里。

 


 那些咬住自己衣袖也控制不住的啜泣。

 那些睁着眼睛也等不到天明的长夜。

 那些晦暗浓稠的灰色波浪。

 似乎都渐渐离她远去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久到她偶尔回想起,都会恍惚这件事到底是否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可是,当她看到信息的那一刹那,耳朵开始嗡鸣。她才悲哀地发现,所有的惶恐和不安,一直在暗处生长,被恐惧和焦虑滋养着,等待的就是她的动摇,出现裂痕的时候钻进去,将她吞噬殆尽。

 

她似乎又变成了5年前的那个自己。

 

 

   中村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一向准时的鷲尾伶菜却还没出现在练习室里。他有些奇怪,一边摸出手机发短信问伶菜她在哪,一边推开门。鷲尾伶菜就在门口站着,眼神没有焦距地盯着前方,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人立在她面前。中村张开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Washio桑?你怎么了?」

 

 「嗯….?」伶菜回过神来,发现中村一脸担心地注视着她,「啊…没事!我刚刚进不来,还以为门锁上了呢。」说着推开门走进去。中村关门之前,拧了拧门的插销,开关流畅,他背对着鷲尾伶菜,神情严肃了起来。

 

下午的练习简直是灾难。

伶菜唱第二首歌时就数错了节拍。

「抱歉!我没听清间奏!」伶菜慌忙道歉。

「集中注意力噢。」中村暂停音乐重新开始。

 

转音时的气息不稳,唱低音时的音准不够。

看着中村愈来愈紧皱的眉头,鷲尾伶菜急出冷汗,心脏跳得越来越快,有些喘不过气来。

终于,在一串三段高音的最后一个音节,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心猛然下坠。

 

「今天就这样吧」,中村并没有责备她,而是拍拍她的肩膀,「鷲尾桑明天好好休息一下,保护一下嗓子,不用太过紧张,你做得已经很好了。」说罢,中村收拾了谱架,匆匆推门离开。

 

鷲尾伶菜脸上强撑的笑容消失了。

她闭上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气。

感觉自己在下沉,下沉,

然后触底。


MiMA

Nepenthe 01.「Ashes to ashes.」

[图片]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1.「Ashes to ashes.」


  鷲尾伶菜第一次看见藤井萩花点燃香烟,是在摄影棚外面的山坡上。


  天边的晚霞还未燃烧殆尽,藤井萩花背对着她站在坡顶,她抬手的时候,线衫从肩上滑落,露出瘦削的肩胛骨。鷲尾伶菜脱下高跟鞋,光脚爬上山坡,虫在草地里鸣叫,狗尾巴草擦过她的小腿,痒痒的。藤井萩花闻声回头,下意识地把拿着香烟的手往身后藏,见...

null

Reina Washio x Fujii Shuuka

鷲尾伶菜x 藤井萩花


我全都能懂的,只要你看我一眼。


01.「Ashes to ashes.」


  鷲尾伶菜第一次看见藤井萩花点燃香烟,是在摄影棚外面的山坡上。


  天边的晚霞还未燃烧殆尽,藤井萩花背对着她站在坡顶,她抬手的时候,线衫从肩上滑落,露出瘦削的肩胛骨。鷲尾伶菜脱下高跟鞋,光脚爬上山坡,虫在草地里鸣叫,狗尾巴草擦过她的小腿,痒痒的。藤井萩花闻声回头,下意识地把拿着香烟的手往身后藏,见来人是鷲尾,轻呼一口气,笑了「原来是鷲尾啊。我还以为是夏恋呢,要是被她看到了告诉老妈,我就完蛋了。」

 

  说着,藤井萩花拿起香烟,轻轻吸了一口,又慢慢地吐出来。乳白色的烟雾笼罩着她的眉眼,然后缠绕着,漂浮上升,最后融入绚烂的晚霞。


 鷲尾盯着那根白色的万宝路。


那根被纤细的中指和食指轻轻夹住的万宝路。


那根留着唇印的万宝路。

 

   她鬼使神差地把香烟从萩花手里抽出来,不顾萩花惊诧的眼神,把香烟放在嘴边,猛地吸气。


下一秒,烟涌进喉咙,她蹲下剧烈地咳嗽起来。

 

萩花慌忙帮她拍背顺气。「你干什么啊?!嗓子不想要了?」


鷲尾呛出了眼泪,但却摆摆手「我就是想试试。」


「我去拿水来。」萩花转身下坡,走到一半,想起鷲尾身上穿着的单薄吊带裙,又折回来,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埋怨道「这么冷也不知道加件衣服,你是呆子吗。」

 

「真是的,这人为什么总是把自己当成大人啊。」伶菜无奈地摇了摇头,摩挲着黑色线衫细腻的纹理,把头埋在臂弯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没有烟味,一点烟味都没有。


淡淡的乌木香气缭绕在她的鼻尖。


应该是哪款男香的后调吧,伶菜心想,仰头望向天空。

 

  天边云朵的颜色淡了一些,深蓝色正在慢慢地包裹住晚霞。几只飞鸟掠过天空,似乎想在黑夜来临之前找到归程的方向。伶菜轻轻叹了一口气,藤井萩花永远不会知道,她刚刚像个初中女孩一样的幼稚行径,不过是因为想要一探究竟罢了。


  她很想知道,一个人站在山坡上看夕阳的藤井萩花,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如果香烟入肺了的话,会不会离她更近一点呢。


好像没有。反而胸腔有些隐隐作痛。


实在是糟糕。


今天也快要结束了。

她却和以前的每一天一样。

被吸引着。

无可救药。


蒼雫

紅のドレス

FLOWER


作曲 : Hiroki Sagawa

作词 : 小竹正人


そうやってあなたはまた旅立つの

这样你又要踏上旅程了

私はあなたをただ見送ります

我只能目送你离开

男は未来だけを追いかけて

你一味追逐未来

女はその未来を待ち続けている

而我一直等着你说的「未来」

広がる夕焼け…

晚霞渐染天空

紅 それをドレスに仕立て

鲜红织成我的衣裙

見てよ見てよ私を忘れずにいてくださいと

快看吧快看吧 请不要忘记我

素肌に羽織ってせめてもの笑みを浮かべて

晚霞笼罩身姿 勉强地笑着向你挥手

手を振るわ 早く早く

快一些 快一些

あなた帰ってきて...



FLOWER


作曲 : Hiroki Sagawa

作词 : 小竹正人


そうやってあなたはまた旅立つの

这样你又要踏上旅程了

私はあなたをただ見送ります

我只能目送你离开

男は未来だけを追いかけて

你一味追逐未来

女はその未来を待ち続けている

而我一直等着你说的「未来」

広がる夕焼け…

晚霞渐染天空

紅 それをドレスに仕立て

鲜红织成我的衣裙

見てよ見てよ私を忘れずにいてくださいと

快看吧快看吧 请不要忘记我

素肌に羽織ってせめてもの笑みを浮かべて

晚霞笼罩身姿 勉强地笑着向你挥手

手を振るわ 早く早く

快一些 快一些

あなた帰ってきて

请你快些回来吧


本当は 未来なんかよりも

比起「未来」

瞬間の方が欲しいです

其实我更想与你共度现在的每一瞬间

逢いたくってたまらない時間は淋しすぎるんです

想见你的心情无法压抑 这样的时间实在太难过了

孤独がシクシクと痛む寒い夜長は

孤独隐隐作痛 夜晚冰冷漫长

涙がしゅるるしゅるり濃黒の闇を流れてしゅるる

泪水扑簌落下 流进无边的黑暗


もしかしてこれがもう最後かも

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

もしかしてもう二度と逢えないのかも

也许再也不会和你相遇

男は決意だけを告げて行く

你只是宣告着自己的决心

女は約束ばかり欲しがってしまう

而我只想守住我们的约定

燃えるはこの胸…

心中燃起热焰

紅 それをドレスに染めて

赤红染上我的衣裙

抱いて抱いてすぐにもこの愛を抱いてくださいと

拥抱吧拥抱吧 请快些把这份爱抱紧

木枯らし揺らした衣擦れの音聞きながら

寒风中衣裙瑟瑟作响 侧耳倾听时依然坚信

伝えます きっときっと

我的思念一定能传达给你

あなた戻ってきて

你一定会回来


本当は どんなときでさえ

其实我无论何时

あなたとふたりでいたいです

都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ひとりで泣きじゃくるくらいならいっそ傷つきたい

比起让我一人悄悄落泪不如干脆些把我伤害

叶わぬ恋になるなんて…

唯独不想让这份恋情

それだけは嫌

变得无法实现

月夜をしゅるるしゅるり彷徨い続けてあなたに逢いたい

月夜寒风萧瑟 无尽彷徨 好想与你相见


「花の色は うつりにけりな」と

「樱花散尽红颜不再」

私は空に詠むたび

每当我对着天空如此吟诵时

愛されている証が

都急不可耐地

欲しくてたまらなくなる

想要被你爱着的证明

永遠誓うには

许下的「永远」过于飘渺

頼りなくってくちびるを噛んだ

不禁咬紧双唇


本当は 未来なんかよりも

其实我比起「未来」

瞬間の方が欲しいです

更想与你共度现在的每一瞬间

逢いたくってたまらない時間は淋しすぎるんです

陷入思念无法自拔 这样的时间实在太寂寞了

孤独がシクシクと痛む寒い夜長は

孤独隐隐作痛 夜晚寒冷漫长

涙がしゅるるしゅるり濃黒の闇を流れて…

泪水扑簌落下 流进无边黑暗…


本当は どんなときでさえ

其实我想和你

あなたとふたりでいたいです

永远在一起

ひとりで泣きじゃくるくらいならいっそ傷つきたい

比起让我一人偷偷落泪 不如干脆些把我伤害

叶わぬ恋になるなんて…

恋情会无法实现…

それだけは嫌

唯独不想变成这样

月夜をしゅるるしゅるり彷徨い続けてあなたに逢いたい

泪流满面彷徨于无尽月夜 只希望与你相见




萩花女士怎么也是瞎的

收尾惹。

在涉谷遇到鹫尾伶菜的概率,根据藤井萩花的了解,百分率不足1。


天气晴朗,艳阳高照。

蓝天,白云。

气温30°。


天气预报的数据记录告诉她,这样的天气,对方出门的百分率会降为0.1。


被问起想要谁做恋人的时候,这是个在思考之前就会脱口而出的名字。

——鹫尾伶菜。


喜欢到变成了条件反射。


「萩花,对不起今天我要约会。」「不是说要来我家?」

电话的对面是熟悉到用不着慎重到一而再道歉的人。

她的话就好像在说,约会对象的存在比你重要一样。

即使她明白其实并不存在比较级的关系。

她满不在乎的挂断了电话。


没有下次了。

她对着无辜的手机说。...

在涉谷遇到鹫尾伶菜的概率,根据藤井萩花的了解,百分率不足1。


天气晴朗,艳阳高照。

蓝天,白云。

气温30°。


天气预报的数据记录告诉她,这样的天气,对方出门的百分率会降为0.1。


被问起想要谁做恋人的时候,这是个在思考之前就会脱口而出的名字。

——鹫尾伶菜。


喜欢到变成了条件反射。



「萩花,对不起今天我要约会。」「不是说要来我家?」

电话的对面是熟悉到用不着慎重到一而再道歉的人。

她的话就好像在说,约会对象的存在比你重要一样。

即使她明白其实并不存在比较级的关系。

她满不在乎的挂断了电话。


没有下次了。

她对着无辜的手机说。


于是她改变了行程一个人出现在了涉谷。


约会虽然并不一定是两个人,但是两个人的几率趋近于100%。

0.1%+99.9%=100%

公式触发条件是藤井夏恋和鹫尾伶菜正在交往中。


趋近于1≠1,但是≈1。


完全可以无视的不可能条件。



我撞见了妹妹和FLOWER成员的恋爱约会。

但是其中一个是我的暗恋对象,求助:我该怎么办。


在线等,急。



在商店街的对面。

藤井萩花看到两个人并行行走笑容满溢。

甚至连步伐都是一致的。


天气十分炎热,阳光覆盖着全身,甚至有一点窒息感。



「……好热。」

「萩花对不起,请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伶菜。」「我喜欢你。」



她的脑袋像是被人刻意催眠了一样,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法进行逻辑运算。

甚至连伦理关系常识这种最基础的社会观念都组织不起语句。



寒意和灼烧感同时刺痛着她的感官。



并不是‘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这样可以轻易说出口的请求。

也不是‘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样可以直接拒绝的关系。


「谁让我们是姐妹呢。」

仰视的正上方是那个她熟悉到闭上眼睛也抹不去的、如影随形的人。


她总是说她的妹妹像恶魔一样腹黑。

她说夏恋怎么老是这么做作。


她无意间对鹫尾伶菜说‘真可爱啊,夏恋。’

然后似乎‘其实你喜欢我’变成了藤井夏恋的口头禅。


迷迷糊糊中听到的那句她想用尽全力否决的‘你喜欢我啊’。


因为鹫尾伶菜不喜欢我。所以藤井夏恋爱着藤井萩花。

毫无逻辑的关系成立了。



黏腻而又潮湿的碎片拼成了一段记忆。


无力又痛苦。


这两件事应该都可以让她放声大哭才对。

她想。

但是两次她都只会落荒而逃。


再也不想回忆起第二次。



再也不想见到她们。


————————————————————————————









嘻嘻。

萩花女士怎么也是瞎的

FORBIDDEN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以通过观测平行站着的两个人之间的间距来判断。

隔着一个肩膀距离的是陌生人。

一拳距离的是普通朋友。

肩并肩是亲密好友。

距离为负可以判断是朋友以上或者是亲属关系。

这是外人通过观测得出的、以他人间的物理距离来判断亲密程度的总结。

鹫尾伶菜看着夏恋发来的照片突然想到了这个不知从哪里看到的理论。


她见过藤井萩花喝酒之后的样子。

美貌又透着亲和力的人谁不喜欢呢。

喝醉酒的藤井萩花和清醒的藤井夏恋是一类人,她已经在内心做出了这种判断。


糟糕的是酒精是会扰乱人类理智的东西。

即使她的这位好朋友喝多了只会变得亲和力爆炸最后睡着。


伶菜对着这张姐妹kiss...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以通过观测平行站着的两个人之间的间距来判断。

隔着一个肩膀距离的是陌生人。

一拳距离的是普通朋友。

肩并肩是亲密好友。

距离为负可以判断是朋友以上或者是亲属关系。

这是外人通过观测得出的、以他人间的物理距离来判断亲密程度的总结。

鹫尾伶菜看着夏恋发来的照片突然想到了这个不知从哪里看到的理论。


她见过藤井萩花喝酒之后的样子。

美貌又透着亲和力的人谁不喜欢呢。

喝醉酒的藤井萩花和清醒的藤井夏恋是一类人,她已经在内心做出了这种判断。


糟糕的是酒精是会扰乱人类理智的东西。

即使她的这位好朋友喝多了只会变得亲和力爆炸最后睡着。


伶菜对着这张姐妹kiss图更加坚信了萩花醉得不省人事的判断。


用食指戳在闭着眼睛的人脸上道你的酒量实在太差了吧!

悲哀的是这只是张照片。

只有冷硬的触感和变黑的屏幕回馈给她。

……

「我最喜欢鹫尾小姐这样的人了。」


某天在节目中,她的同团成员用一如既往不带起伏音调的声音回答了主持人的问题。


杂志的时候答案似乎是晴美来着。

鹫尾伶菜在脑中回忆了一下。

这个人也从看外表变成了集中到内在的年纪了,才不到一年吧,或者两年。


「那么接下来请问鹫尾小姐,如果让成员中的某人当自己的女朋友你会选谁呢?」

——原来如此,杂志的问题是男朋友啊。

伶菜恍然大悟。

——问题并不一样。


用打比方来形容成员的话,鹫尾伶菜是——


哥哥。


——啊不是,果然还是中二男子吧。

……

其实也并没有特意在纠结性别问题。


她想。


虽然自己的回答一副很介意的样子。


当时到底说了什么,是怎样的反应,什么样的情景,现在回忆起来似乎都是朦朦胧胧的、充满了不明确感。

事到如今令她印象深刻的只有工作人员仿佛并没有在录制节目一样的大笑声。



而已。



仅此而已。



————————————————————————————————————

「姐姐」


藤井家的两姐妹非常难得的相约烤肉店。

藤井萩花一如往常的深色系着装,这次出门只是稍微在脸上添了几笔。与她正对坐着的她的妹妹,难得没有露出傻笑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并且叫了她一声姐姐。


富士山该爆发了吧,她暗暗想着。


这个称呼让她好像浑身被针扎了似得浑身难受。


「干嘛?」

这次出门为了避免团里的同伴们露出戏谑的表情,她没有将她是和妹妹两个人出来吃饭的事告诉任何人。


「我正在和鹫尾交往中」

「哈?」

「Atsushi先生说,如果演唱歌曲能够表现真情实感,更需要真实的恋爱。」

「伶菜也说过这种话呢,而且她说她也喜欢我。」

「……鹫尾伶菜?」

「是的,HAPPINESS的VOCAL藤井夏恋和FLOWER的VACOL鹫尾伶菜正在正式交往中,现在遇到了一些恋爱上的烦恼,想要请教一下对两人都相识并且时间不短的同是FLOWER成员之一的我的姐姐藤井萩花。」


她的妹妹用真挚的眼神看着她。


「…自然发展不就好了」

「哦。」


藤井萩花一如既往地用听不出情绪的低沉声音冷淡地回复她的妹妹。

藤井夏恋看着她冷漠的姐姐喝下了第四杯啤酒。


杯子里的冰块冻得牙疼。


「迟钝。」她小小念叨了一声。

「要醉了哦。」


结果就是藤井夏恋搭着藤井萩花回到了宿舍。

她的姐姐搬出宿舍之后就几乎没有回到这里过,自己想要去她住处的请求也被残忍地拒绝了。令她难以置信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亲生姐妹。

漫画中那种相亲相爱的姐妹可能需要等到下辈子转生了,并且对象不能是这位藤井萩花小姐。


她使劲把她亲姐摔到了她的床上冷笑了两声,应该把她这个样子用手机录下来给大家看一看,E-girls第一冷美人的反差萌。


……


她时不时都会回忆起这位人生前辈从小时候开始自己想要什么都不会出于姐姐立场来做出谦让。


这让她觉得藤井萩花并不是姐姐,而是一个从小一起长大、喜爱恶作剧的青梅竹马。

从别人的口中听说姐妹间爱的交流令她感到羡慕。

还有她亲自承认的FLOWER的成员们就像家人、妹妹。


……


「大家都叫我们藤井姐妹…」

这个人却老是对着媒体说别人是妹妹……

可恶的混蛋啊。


越想越生气。


「来跟着我说」

「夏恋真可爱我最喜欢夏恋了」

「……我最喜欢夏恋了」


这也是所谓的心动的感觉了吧。

她忘记了醉鬼这一生物和没有喝醉的生物是有彻底本质区别的这个事实,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


我也最喜欢坦率的萩花了。

藤井夏恋看着躺着的亲姐笑的傻里傻气。


然后掏出她的手机再来一次录下了这一幕,按下重播键,确认了一下内容。


虽然好像有些口齿不清。

但这不妨碍和小伙伴们分享这个喜讯。

顺便发了一张kiss照送给鹫尾小姐。


到底什么样的童年才会让这个人变得这么不坦率,藤井家最小的女儿捶胸顿足地看着她姐姐理不出线索。


她的感情就像预兆暴雨来临前的乌云。

那些白云变成灰色、又变成浓郁的黑色,蓝色的天空伴随着雷鸣被黑幕覆盖,继而沉重地蔓延开来。

白天变成黑夜只不过短短几分钟。



这是她曾经见过的景象。



如果再接近一些,说不定就会被吞噬。

这副风景令她害怕得觉得窒息、却又如被吸入幻境般地沉迷。



突如而至带着尖锐情感的声音刺痛了她的双耳。

「这样危险的天气居然躲在屋顶,你是不是傻的!」

「你太让老妈担心了笨蛋!」


那天究竟为什么会到那种危险的地方去她已经记不清楚了。

从那之后她的姐姐对她变得越发冷淡。


到底什么时候萩花才会认真听我说话呢。


她喜欢的、讨厌的,甚至只是多在意一下的东西,她都会记在脑海里。只是为了多接近一下她的姐姐。

甚至缠着老妈拉着她一起玩耍。


「萩花,为什么要对夏恋这么冷淡呢」

「什么时候才能温柔的对待夏恋啊」

「鹫尾小姐喜欢的好像是姐姐,却答应和我交往了,那个人究竟在想什么」



藤井夏恋看着躺在床上带着平稳呼吸睡着的人自言自语。

就像平常那样。

一段不会有回应的单方面提问。


她看着那张平时与她正面对弧度总是向下的嘴唇,伸出手指轻轻抚过。

柔软的、与她那尖冷刻薄词句不符的触感。


眉眼都是温柔的弧度。


令她羡慕的脸部轮廓。


她的锁骨。


腰腹。


修长的双腿。


细腻的皮肤。


温暖的体温。


急促的呼吸。


叫着夏恋名字的不同于往日低沉音调的声音。


「我最喜欢醉了之后坦率的萩花了」

「鹫尾小姐是这么和我说的」


「我觉得我也是」


夏恋握紧了她姐姐的双手,十指相交。

她甚至感受到了体内心脏的跳动,热气在肌肤上流窜的速度。


「萩花也这么觉得吧,毕竟你喜欢我啊」


Haruru
[ 美的 ] 17.10
< 用秋季新色挑战3种妆容 >
model: ​​​​


[ 美的 ] 17.10
< 用秋季新色挑战3种妆容 >
model: ​​​​

Haruru
[ smart ] 17.9
cover: ​​​​


[ smart ] 17.9
cover: ​​​​

Haruru
[ CanCam ] 17/08
cover story 大特集④
< 盛夏的彩色妆容 >
model: ​​​​


[ CanCam ] 17/08
cover story 大特集④
< 盛夏的彩色妆容 >
model: ​​​​

Haruru
「JELLY」17年6月号
新单曲纪念专访
​​​​


「JELLY」17年6月号
新单曲纪念专访
​​​​

Nowest

Flower乐曲分析:Boyfriend (Moonlight Version)

作为一个民工饭,当别人要让你用三个词稳准狠的描述民工家的时候,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呢?

来,让我们大声的喊出这三个词:翻唱,冷饭,remix.

早在VBA3的时候,就出现过两首日后拿来给花团炒冷饭的曲子。前梦团的Kana用这首boyfriend来试落选花团vocal的人, 然后挑出两个人和自己来一个限定live, 唱的则是let go, 后面在花团一砖被重新翻唱成let go again. 有趣的是当时挑的那两个人现在都进了淋13,反倒是没有被注意到的Leola四月份即将solo出道,人的命运真是不可以自己预料。

话又说回到这首歌。其实怨妇有很多...

作为一个民工饭,当别人要让你用三个词稳准狠的描述民工家的时候,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呢?

来,让我们大声的喊出这三个词:翻唱,冷饭,remix.

早在VBA3的时候,就出现过两首日后拿来给花团炒冷饭的曲子。前梦团的Kana用这首boyfriend来试落选花团vocal的人, 然后挑出两个人和自己来一个限定live, 唱的则是let go, 后面在花团一砖被重新翻唱成let go again. 有趣的是当时挑的那两个人现在都进了淋13,反倒是没有被注意到的Leola四月份即将solo出道,人的命运真是不可以自己预料。

话又说回到这首歌。其实怨妇有很多种,像前面说过的,Still是即使分手了依然痴心不改,SAKURA是后悔当初的任性,CALL是分手后想起前任苦苦哀求你回来吧我想你。而这首歌则是一种微妙的感情,有着淡淡的怨念又有淡淡的白莲气息再加上一点淡淡的闷骚感,讲述的故事却比前面那些单纯的情绪要复杂得多了。

前奏里川口大辅的编曲非常克制,只是用钢琴开场,配合鹫尾轻声的吟唱,而背景中那句“你不是我男朋友我也不是你女朋友”也相对的比较轻柔,然而背景里响起的急促鼓点与电音加上几声带funk味的吉他哇音为这首歌定下了一个稍显欢快的基调。一开头菜宝就唱道,我的电话再也不会响了,请你不要说这样的话,NO。很显然的,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令人想到三单的CALL里面描述的意象。然而因为这首歌其实并没有那么怨,所以鹫尾女士也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唱得呕心沥血,如果说以往的怨妇曲需要哭到肝肠寸断,那么这首歌的情绪最多不过红着眼睛轻轻的捶你几下,而情绪比较平缓的时候鹫尾的声线也稳定得多,没有以前的歌里面如泣如诉不吐不快的味道。接着千春女士就开口了,15个月又22天的历史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全部舍弃掉,也并没有什么可惜。以前她的声线比较硬,虽然现场比较稳定,但是感情投入不足,一投入感情又容易过火。然而或许是因为从四单到五单憋了太久,又或许是因为主打歌全程和音带来的耻辱,千春在这一单的唱商突飞猛进,对比起一年前的CALL, 这首歌的味道显得更自然了。放松了的千春除了声线比较有颗粒感与鼻音的味道更浓外,与鹫尾的声音已经很融洽的合在了一起。就像相声里面有捧哏的和逗哏的,花团两位主唱也各有分工,鹫尾经常负责怨的那部分,怨气浓得化不开,恨不得分分钟立刻唱死在现场,而千春就负责哀的那部分,唉死了就死了,我知道你很难过,没办法,埋了吧。基于这样的情况,除了一单均分歌词外,其他几首主打歌两个人唱的都是不同情绪的段落。而现在正好遇到了这首歌,鹫尾不需要怨气冲天,千春不需要声嘶力竭,两个人的声音既相异又相容,和声部分更是不分彼此。于是出来的效果就像两个人坐在海边前男友的坟地旁聊天,吹着曾经和前男友一起吹过的海风,在深夜里看海却发现只有满月在摇动。鹫尾女士喝了一口小酒叹口气说今天的风儿有点大,千春女士抽了根烟淡淡的说是啊要不要吹个口琴,此刻的海滩如同Dolphin Beach一样的静谧,两个人的声音完美的融为了一体。

整个第一段给人的感觉比较的哀而不伤,然而作为一首歌而言,情绪总是要往前推进的。写词的松尾洁也觉得不够煽情,于是就开始加料了。第二段的主歌终于开虐,即使没有你,老娘也能一个人走下去,没关系的,请把我给忘了吧。这里就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了,像贯穿整首歌的那句“You are not my boyfriend, and I’m not your girlfriend”一样,越是坚持说你不是我男朋友,我也不是你女朋友,反过来的意思就是如果你还是我的男朋友那该多好啊。到了这里才终于开始表露脆弱的内心,在不经意间回想起来的夜晚,是如此的令人感到不能呼吸,抬起头看向夜空,却只有一轮新月映照着。这里用了对比的手法,第一遍的Pre-chorus段是满月,表明生活似是如常进行,但回想起过去又变回了弯月,其实心里的缺口并没有愈合。一句“三日月がにじむだけ”,鹫尾女士一直积攒的情绪爆发,然后接着是整首歌最似是而非自欺欺人的段落。整段副歌用“如果是那个时候我所见到的景色,所有的一切我都还能记得,你那最温柔的微笑,在你说谎的时候。如果心愿再一次实现的话,但愿能重新拼凑在一起,但到那时候的那个人也已经不再是你了”这样的话,既明言我依然想要与你破镜重圆,但又清楚的表示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然而即使回不去,还是那么的想念你。两个人的唱腔里的怨念越来越浓,听起来很自然的唱法中不稳定的伏线越来越明显。扮云淡风轻久了,真正怨起来却反而有点不自然,整个情绪在“我现在过得很好”与“但我心下仍有不平”间摇摆,不知道这样的唱法是否有意而为之。

solo段的电音是这首歌里面最大的败笔,大概是因为这首歌始终要作为娱乐性质更强的B面曲,就像女民工二砖里面的初恋一样,为了配合挥汗如雨的武者修行工地现场,所以要将氛围搞得比较爱梦性一些。而后编曲背景淡化,鹫尾开始清唱,配上背景里淡淡的钢琴开始做前奏的变调,前面好不容易浇熄的怨气又再次死灰复燃,而千春开口的时候,背景里鹫尾一声声叹息般的和声推动着千春继续往上爬,“嘘をついてる時で”这句将怨念爬升至最高处,扔给鹫尾,鹫尾得心应手的完成最后一段虐点,最后以开头的我并不是你女朋友干脆利落的结束。这个结构倒是有些像一单,给比较单调的ABABB式作曲多加了一点点变化。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让我们拿出幸团的sunshine版本吧。与花团始终保持原声的唱法不同的是,幸团版给人声加了很多电音上的修饰,开头一句let’s go更是提醒听众这当然不会是一首怨妇歌。结果川本女士一开口,怨气冲天的唱法秒打脸。然后换到了卡莲的部分,又尽力的在表达“老娘并不是在唱怨妇歌啊”这种语境。川本的声线既没有鹫尾的细腻又没有卡莲的弱受, 却是一种rock式的diva唱腔,而卡莲则是竭尽全力想要挑逗川本,然而川本直男却完全不解风情,用比千春还厚比伶菜还怨的嗓音实力拒绝,最后两个人就像油和水一样始终混不到一起。当然最惨的还是编曲,整首歌基本都在嘈杂的狂轰滥炸,而solo部分那段电音比起花团版更是青出于蓝。好不容易到川本和卡莲清唱的段落,还没唱几个字背景的电音又开始轰炸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固然幸团两个主唱新婚燕尔磨合不够是主因,而幸团版的声乐指导兼编曲——和田昌哉等于也有责任吧。前面说过花团的声乐指导一般是川口大辅和和田昌哉两个,和田昌哉偏向比较R&B的歌,而川口大辅指导的曲风就比较白莲,像银河这张单主打曲和处女雪就是川口大辅,而luck7和想象力则是和田昌哉。川口大辅在let go again亲自上阵弹钢琴,结合他自己比较闷骚的solo, 可想而知他在编曲上的口味也会稍淡,而和田昌哉自己的风格则还是更“嘻哈”一些。本身这首歌刚出来的时候是略带感伤的普通流行R&B风格,在编曲模式都基本固定的情况下,两个团能加的东西都很少。川口大辅没有大刀阔斧的改成完全怨妇风格,反而做了一个比较大路的流行化编曲,而幸团则吃亏在歌词硬改,和田昌哉给编曲狂做加法,却没有办法改成真正happy的风格。这首歌还是比较欺负幸团,如果是mayu和卡莲两个主唱的话还可以唱得轻快些,无奈川本女士一个怨妇型的vocal,怎么就去了幸团做主唱了呢,只得再说一次,一个人的命运自己就不可以预料,还是得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经过日与菊和男朋友的双重打击,武者修行中花团几乎是没有悬念的战胜了幸团。然而我们也反复的说过人呐就都不知道,谁也没想到日后幸团人稳了,反而花团一个个的走,这首歌跟CALL以及初恋一样变成了不可触碰的伤痛。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像花团无数怨妇歌的歌词所写的,当它真实存在的时候你没有感觉,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莫及,但也并没有什么用了。唯一得到的教训就是鹫尾女士唱的怨妇歌越来越入味,大概也就像阿次喜所说的,多失恋几次自然就更会唱情歌了吧。

冰冰
伶菜么么哒💘💝💜💛💚...

伶菜么么哒💘💝💜💛💚💙

伶菜么么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