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鸟蝙

111.4万浏览    2251参与
Cerberia

【all蝙|泰瑞蝙(隐鸟蝙)】遗落的哥谭(湮灭au)part.2

      “我不认为现在就去韦恩塔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我们应该继续深入,多带些数据回来再做下一步打算。”人类学家抱着双臂,身体晃来晃去。几天的相处让泰瑞能够确定他是一个追求安稳和轻松的人。这个人的体能是他们之中最差的,泰瑞猜他之前应该做的最多的运动是把办公椅从房间的这头滑到另一头去。

      然后,勘测员开口了,他用勺子搅动罐头里的番茄汤,发出叮咣的声音:“如果我们不能在前进之前排除南岛上潜在的威胁,那就相当于把一个可能的定时炸弹留在我们的基地旁边。G 区域有太多的不确...

      “我不认为现在就去韦恩塔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我们应该继续深入,多带些数据回来再做下一步打算。”人类学家抱着双臂,身体晃来晃去。几天的相处让泰瑞能够确定他是一个追求安稳和轻松的人。这个人的体能是他们之中最差的,泰瑞猜他之前应该做的最多的运动是把办公椅从房间的这头滑到另一头去。

      然后,勘测员开口了,他用勺子搅动罐头里的番茄汤,发出叮咣的声音:“如果我们不能在前进之前排除南岛上潜在的威胁,那就相当于把一个可能的定时炸弹留在我们的基地旁边。G 区域有太多的不确定了。”这个高大的男人应该有军|事背景,他可能上过战场,看过那些被炮火炸飞的断|肢,听到过防空警报混合着哀嚎的刺耳声音。泰瑞本以为他会支持继续推进探索的方案。

      “勘测员说的正是我想表达的,我们需要知道,把问题留在原地并不是解决它的最好方法。”在这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泰瑞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这几天他没少从心理学家的口中听到这句“我们需要”。作为最年长的,同时也是能保证他们顺利穿越边界的那一个,心理学家是他们当之无愧的领袖。但这个男人时常露出的紧张笑容和被舔得发白的双唇让人怀疑他是否能担负得起这一职责,而泰瑞不打算指出这一点,他并不是为此而来的。

      “生物学家,你说呢?”最终,心理学家转向了泰瑞,三个人都看向了他。

      这都无关紧要。

      泰瑞避开他们的眼睛看向窗外,那栋高大的建筑依旧安静地注视着这片大地,上面的“W”没有亮起。他们今天上午在探索时进入了韦恩塔,勘测员一个无心的举动打开了大堂的灯。考虑到这片土地上已经有十几年没有人类活动,此前也从来没有关于韦恩塔的备用发电机依旧在运作的汇报,这些灯光的出现明显是不正常的。这或许也是勘测员如此迫切地希望探索韦恩塔的原因,你总得为自己捅下的篓子做些什么。

      但是那都无关紧要,他的一只手攥紧了另一只手的手指,手套之下的金圈硌得他有些痛。没人注意到他突然戴上了手套,或者他们注意到了,只是没人愿意说出来。这地方充满了怪异,而人类本能地希望远离变化,本能地渴求安稳,所以这或许是为什么没人愿意指出来自己同事的奇怪改变。

      “我对这里的环境感到好奇,”泰瑞终于开口,“如果从来没人汇报过哥谭区域内依然有可用的发电机,没有人在地图上标出来过,那么它可能很重要。要么是有人故意把这点从报告上隐去了,要么,要么是上一批勘探队来时发电机还没被启动。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成为我们本次勘探的突破点。”

      勘测员朝他投来感激的眼神,心理学家则是露出来了那种满意但是依旧紧张的笑容,而人类学家只是叹了口气。但泰瑞答应这个提案不是为了勘测员或者是心理学家。他望向那座高塔,一座高塔,一座属于旧日的高塔,一座“他”的高塔。他说不出自己是在害怕还是在期待,当他看到那座高塔时,他好像看见了一个孤单的身影,那身影站在原地,等着他追上去。

      讨论是在公共帐篷里进行的。临近尾声时,所有人都不再发言,只是安静地吃这罐头。帐篷里只有咀嚼的声音和勺子碰击罐头的声音。当人类学家慢吞吞地喝完最后一口汤时,他们就像是接到了解散的信号,各自回到住处。泰瑞摘下手套,他盯着那枚金圈,看了又看。

      在来时他观察过这里,海蟑螂还在岸边爬行,一条小鱼被拍到岸上,它们便一拥而上把它活活吞食;流浪狗和狐狸走过街头,它们没有把任何一丝注意力放在小队身上;海鸟衔着小鱼飞过他们的头顶,落在脚手架上的窝里。十几年来,他终于感觉到平静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心里。他甚至想在此放下手中的枪,他感到它的存在是对这片平静土地的亵渎,但至少不是现在。

      发现韦恩塔异状的第二天,他们早早地起来,吃完早餐,熄灭炉子。雨已经停了,但空气依然湿润寒冷。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步枪检查了一遍,心理学家和勘测员的枪管下面装了一支手电筒。尽管这个过程十分安静,但泰瑞能感觉到其他人紧张的情绪。进入哥谭的第二批勘探队成员是集体用枪自尽的,而第三批成员则死于互相射杀。他们是在这么多批勘探队后第一个携带武器的小队。

      韦恩塔的玻璃大门敞开着,大堂依旧亮着灯。他们端着步枪走进去,这一次,领队的勘测员表现得格外小心。

      “我和勘测员去地下查看一下发电机的情况,人类学家和生物学家去 18 楼的总控室……”

      “我想去顶楼。”泰瑞打断了心理学家的话。心理学家的脸色当即变得很难看,但泰瑞并不在乎。

      “你或许愿意和我们解释一下这样做的意义?”人类学家开口,他挡在心理学家和泰瑞之间。

      没有任何意义。泰瑞心想着,眼睛扫过了楼层指示图:“最顶层是总裁办公室,如果之前供电一直没有恢复,我想没有小队上去检查过。就算那里没有任何东西,这也是哥谭最高的建筑,从这里可以观察到周围的情况。”

      心理学家舔了下嘴角,泰瑞盯着他的眼睛,没有丝毫动摇。短暂的僵持之后,心理学家退后一步:“注意安全,我们没有通讯设备,所以一旦完成你们的工作,就回到大门。最好没人迟到。”

      勘测员和心理学家顺着应急通道向地下走去,人类学家坐上了位于大堂的公用电梯,泰瑞则绕到后面,按下私人电梯的按钮。

      “我从地图上看到的。”泰瑞对满脸狐疑的人类学家这样解释,他不确定人类学家有没有相信这个说法,但对方频频看向手上黑盒的举动让他肯定人类学家根本没有心思搭理泰瑞的异样。

      私人电梯在泰瑞进入的那一刻响起了音乐,他闭上眼睛,脚掌跟着节奏轻轻点地。


      叮!电梯门打开了。泰瑞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冲进了走廊,坐在走廊边上年长的秘书站起来想拦住他,却被泰瑞身后的布鲁斯制止了。

      “韦恩先生!”

      “卡米拉,”布鲁斯点点头,“来见下泰瑞,他是我的新助理。”

      泰瑞轻快地说:“很高兴认识你。你的项链很配你的眼睛!”

      “谢谢你。”卡米拉温和地笑了笑。

      布鲁斯走上前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泰瑞跟在卡米拉后面走进去。卡米拉径直走向吧台,而泰瑞则迫不及待地跑到了窗边。这是他第一次俯瞰这片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土地。

      “酷!”

      一杯气泡水递到泰瑞手边,他说了声谢谢,喝了一大口,结果被呛得眯起眼睛,一股酸涩的感觉从鼻后涌上眼睛,冲出来了一点泪水。他身边传来一声轻笑,那人的身上散发出一股陈旧但是好闻的味道,泰瑞喜欢称呼它为岁月的味道。

      “她很漂亮,不是吗?”

      布鲁斯杯子里的应该是威士忌。他的眼睛里倒映着哥谭的高楼,眼角微微下垂,皱纹几乎要爬满他的脸了,连他的眉毛也变得比泰瑞最开始见到他时淡了许多,但他的轮廓依然分明。布鲁斯正在微笑,他很少笑,至少对泰瑞来说如此。当他微笑的时候,昔日哥谭最闪耀的王子好像又回到了他的身上,灯光像是环绕住了他,哥谭的万家灯火是他眼中闪耀的星辰。

      “是的。”

      真漂亮啊。


      叮!

      泰瑞走出电梯,卡米拉的椅子倒在地上,那扇平时紧闭着的办公室大门开了一半,灰尘在阳光的照射里飞舞。他走到窗户边,俯瞰这座属于布鲁斯的城市。他试图看清北岸的情况,但距离还是太远了,他只能看见韦恩宅的一个模糊的轮廓。

      他舔了舔嘴角,咬住那里的一小块死皮,从包里掏出来了一副高倍望远镜。这是他的小秘密,小队里只有他配备了望远镜,这是一个冒险的举动,阿卡姆研究所得到的报告显示每个在哥谭使用观测设备的人都是率先疯|掉的,他们再也回不去家,没人知道他们看见了什么。

      “别让其他人知道这个望远镜的存在,还有,活下来。”

      那个坐在办公桌后面,有着蓝眼睛的年长男人在他提出申请的不到半个小时就通过了那份申请,泰瑞怀疑他一直在等着自己开口,他甚至能从他疲惫的面庞中看出潜藏在底下的希望。这个男人不在乎他的生|死,不在乎另外三个人的生|死。但好在,他们有着一样的目的。

      泰瑞把眼睛对上望远镜。过了一会儿,他弯下腰,止不住地哭泣。

      

      “权力整合。”

      晚饭过后,他们坐在公共帐篷里商讨下一步该去哪里勘探。心理学家突然开口,泰瑞注意到人类学家和勘测员在听到这个奇怪的词组后立刻就放松了下来,面色变得祥和平静,他连忙放松了自己的肌肉,也摆出一脸轻松的样子。

      心理学家看到他们的表情后微微点头:“我们今天去调查了韦恩塔,虽然没有发现发电机被使用的迹象,但我们都认为这不会影响到我们接下来的行动,韦恩塔是安全的。我们接下来要继续深入,你们认为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可以保障我们安全的。”

      “我们马上就能回家。”

      这句话之后,人类学家和勘测员眨眨眼睛,继续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进行刚才的话题。泰瑞学着他们的样子,但是却想起来了培训时的事情。为了保证行动能够顺利进行,他们四人一直都是一起训练的,甚至连房间都紧挨在一起。但是每个人又都有自己的特别训练,有不同的人训练他们。泰瑞偶然间见过给心理学家做特别训练的那个人。那人戴着一副眼镜,十分斯文的样子,嘴角总是戴着笑容。但即使他穿着统一的制服和白褂,表现得温和有礼,他身上依然带有让泰瑞感到紧张的压力。

      那人的胸牌上写着:提摩西-德雷克。

我踏马吃吃吃

wb友友点图,虽然看不出来,但是是不老魔女paro🙏

动作有参考照片!

wb友友点图,虽然看不出来,但是是不老魔女paro🙏

动作有参考照片!

为了蝙蝠

还没当罗宾的迪为了给自己琢磨衣服和称号画了满满一墙呢😋

还没当罗宾的迪为了给自己琢磨衣服和称号画了满满一墙呢😋

SAM

  一些没带脑子搞的全明星db

  一些没带脑子搞的全明星db

为了蝙蝠

愿意向养子吐露真心的蝙真的很难见🥺

愿意向养子吐露真心的蝙真的很难见🥺

Shineink
《ETERNAL》真的本宣📣...

《ETERNAL》真的本宣📣


仅用于无料互换(我已经做好19本发五年的准备)


这是个完整的故事,无料打完之后会公开本中的第三篇《蝙蝠侠特制复健计划》


…因为只能下印清水,所以什么也没写,看完文段预览就已经看完了全部.jpg

《ETERNAL》真的本宣📣


仅用于无料互换(我已经做好19本发五年的准备)


这是个完整的故事,无料打完之后会公开本中的第三篇《蝙蝠侠特制复健计划》


…因为只能下印清水,所以什么也没写,看完文段预览就已经看完了全部.jpg

帝政
造个谣给桶扎个小辫儿🥳

造个谣给桶扎个小辫儿🥳

造个谣给桶扎个小辫儿🥳

为了蝙蝠

别看平时蝙蝠侠总是很冷漠,但他会亲自带小罗宾去玩诶🥺 

别看平时蝙蝠侠总是很冷漠,但他会亲自带小罗宾去玩诶🥺 

场面场面

  非常drama注意

  

  弱智低创  一页一个画风

  非常drama注意

  

  弱智低创  一页一个画风

蝙蝠披风下
  “别动。”   别离开我。...

  “别动。”

  别离开我。

————————————————————

  大概是红罗宾时期的偏执提,虽然布鲁斯只出场了一只手但依旧是timbru

  “别动。”

  别离开我。

————————————————————

  大概是红罗宾时期的偏执提,虽然布鲁斯只出场了一只手但依旧是timbru

SAM

  ⚠️是猫猫和星转⚠️

  ⚠️是猫猫和星转⚠️

呢茶斯基
终于断了老男人的抑制剂

终于断了老男人的抑制剂

终于断了老男人的抑制剂

斯元

【不义超蝙|鸟蝙】爱人

【不义超蝙|鸟蝙】爱人

为了蝙蝠

  真的很喜欢这两幕,感觉是很鲜明的对比。

  虽然这两小只都是布鲁斯养大的但都有自己不同的观念和性格,迪会想着布鲁斯不喜欢枪支而约束他人和自己,杰则会用枪来保护布鲁斯。

  真的很喜欢这两幕,感觉是很鲜明的对比。

  虽然这两小只都是布鲁斯养大的但都有自己不同的观念和性格,迪会想着布鲁斯不喜欢枪支而约束他人和自己,杰则会用枪来保护布鲁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