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鸣佐鸣

44527浏览    437参与
陆十二♪
“当我邂逅熟悉场景才发觉,放下...

“当我邂逅熟悉场景才发觉,放下二字远没说出口那样容易。”

“当我邂逅熟悉场景才发觉,放下二字远没说出口那样容易。”

怪我废话多喽

画渣预警!

火影小脑洞

╮(‵▽′)╭

《 佐 助 的 箱 子 》_(:з」∠)

如果当朋友卡有实体的话……(๑•̀ㅁ•́)

没出场却存在感意外高的鸣×每天都在收朋友卡并堆成山佐

画渣预警!

火影小脑洞

╮(‵▽′)╭

《 佐 助 的 箱 子 》_(:з」∠)

如果当朋友卡有实体的话……(๑•̀ㅁ•́)

没出场却存在感意外高的鸣×每天都在收朋友卡并堆成山佐

迅哥
只要看鸣人佐助恩恩爱爱我就满足...

只要看鸣人佐助恩恩爱爱我就满足了!情人节快乐(鸣佐/佐鸣。无差。)

只要看鸣人佐助恩恩爱爱我就满足了!情人节快乐(鸣佐/佐鸣。无差。)

学术界冉冉下坠的新星
佐鸣佐为何令人意难平,火影结局...

佐鸣佐为何令人意难平,火影结局为何令人失望?

首先我是个不太认可拆官配的人。哪怕bg我也不爱乱拆。比如我吃快新,但柯南里面新兰的双箭头那么明显,我不会认为快新很遗憾。相反新兰才是合适的。

但是火影我真的看不出鸣人或佐助有多爱他们后来的妻子。尤其佐助,简直官方强行逼婚。

也有人吐槽了两人简直是形婚的给佬

我这么难过,不过是觉得这么在意对方的两个人(说在乎太轻了,简直一呼一吸在挂念对方),没有各自得到他们相应的回答,败给了谁呢?世俗?

编辑?ab老贼?鸣人的不懂不知道?

佐鸣佐为何令人意难平,火影结局为何令人失望?

首先我是个不太认可拆官配的人。哪怕bg我也不爱乱拆。比如我吃快新,但柯南里面新兰的双箭头那么明显,我不会认为快新很遗憾。相反新兰才是合适的。

但是火影我真的看不出鸣人或佐助有多爱他们后来的妻子。尤其佐助,简直官方强行逼婚。

也有人吐槽了两人简直是形婚的给佬

我这么难过,不过是觉得这么在意对方的两个人(说在乎太轻了,简直一呼一吸在挂念对方),没有各自得到他们相应的回答,败给了谁呢?世俗?

编辑?ab老贼?鸣人的不懂不知道?

孤城从安

遗憾

遗憾

鸣佐鸣  不喜出门左拐  勿喷  

大概是佐助濒临死亡。

文笔渣   

佐助想

啊,快要死了。心里总有一点遗憾,有什么遗憾的呢,前半生虽然是在仇恨中度过的,但后半生幸福美满,有美丽体贴的妻子,可爱懂事的女儿,有什么遗憾的呢。

啊,想起来了,是没有对那人说出一句

我喜欢你吧。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人的呢,也许是他执着追回自己的时候,也许是全世界放弃自己的时候,他没有放弃,谁知道呢。

还记得得知那人结婚时的撕心裂肺。

真后悔啊,没能对那人说出一句喜欢你。

快死了呢,眼皮越来越重。...

遗憾

鸣佐鸣  不喜出门左拐  勿喷  

大概是佐助濒临死亡。

文笔渣   

佐助想

啊,快要死了。心里总有一点遗憾,有什么遗憾的呢,前半生虽然是在仇恨中度过的,但后半生幸福美满,有美丽体贴的妻子,可爱懂事的女儿,有什么遗憾的呢。

啊,想起来了,是没有对那人说出一句

我喜欢你吧。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人的呢,也许是他执着追回自己的时候,也许是全世界放弃自己的时候,他没有放弃,谁知道呢。

还记得得知那人结婚时的撕心裂肺。

真后悔啊,没能对那人说出一句喜欢你。

快死了呢,眼皮越来越重。

漩涡鸣人,我喜欢你……

ps :有可能会有后续,我说的是有可能[捂脸]

看缘分吧

今天晓茯发刀了吗╳

内牛满面

为什么这种东西也会被屏蔽?!!

内牛满面

为什么这种东西也会被屏蔽?!!

人间悲喜本不相通
“嘻!!” 半小时儿童画 原梗...

“嘻!!”

半小时儿童画

原梗请见知乎 

“嘻!!”

半小时儿童画

原梗请见知乎 

长安

找文

大概是个直播间,是屏幕梗好像吧,就是病名为爱的那首,有没有来的?我记得我看过。

大概是个直播间,是屏幕梗好像吧,就是病名为爱的那首,有没有来的?我记得我看过。

,

【视频】拂世之剑(片段,鸣佐鸣)

----------------------

大蛇丸:我可谢谢你(鸣人)的评价,讲道理你才是正版妖魔(九尾妖狐)

【视频】拂世之剑(片段,鸣佐鸣)

----------------------

大蛇丸:我可谢谢你(鸣人)的评价,讲道理你才是正版妖魔(九尾妖狐)

天凛藏

辞旧迎新,繁花似锦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鼠
✨✨新春快乐✨✨

出镜  佐助: @肆伍陆崎
          鸣人:天凛藏
摄影:@猿飞日斩

辞旧迎新,繁花似锦
天下有情人终成眷鼠
✨✨新春快乐✨✨

出镜  佐助: @肆伍陆崎
          鸣人:天凛藏
摄影:@猿飞日斩

,

【火影/鸣佐鸣】瞬きもせずに

自制•新的一年用含糖量超标的方式打开我磕的cp(。・ω・。)ノ♡


av号84052634,下面是链接,觉得还可以的话拜托给个三连吧(。ò ∀ 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405263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C5B0BC99802A81955B5F7AE17BAFE918473&ts=1579404432270

自制•新的一年用含糖量超标的方式打开我磕的cp(。・ω・。)ノ♡

 

av号84052634,下面是链接,觉得还可以的话拜托给个三连吧(。ò ∀ ó。)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405263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C5B0BC99802A81955B5F7AE17BAFE918473&ts=1579404432270

今天晓茯发刀了吗╳
就是想画sasuke的床照??...

就是想画sasuke的床照???

谁来告诉我为啥??

就是想画sasuke的床照???

谁来告诉我为啥??

今天晓茯发刀了吗╳

带卡同人文

带卡

[小侍卫]

❗❗❗严重ooc警告

❗❗❗可能是虐??!可能写着写着就跑题了。[有生子]

❗❗❗内含带卡 鸣佐 止鼬 

私设带土 卡殿 琳 和鸣佐同辈

begin4

                 一位棕短发女生凑了过来,双手分别搭于小樱和井野的肩上,冲着躁动的人群说:“你们在干什么啊,一会儿就有先生们过来了”...


带卡

[小侍卫]

❗❗❗严重ooc警告

❗❗❗可能是虐??!可能写着写着就跑题了。[有生子]

❗❗❗内含带卡 鸣佐 止鼬 

私设带土 卡殿 琳 和鸣佐同辈

begin4

                 一位棕短发女生凑了过来,双手分别搭于小樱和井野的肩上,冲着躁动的人群说:“你们在干什么啊,一会儿就有先生们过来了”

                  带土拽着卡卡西的袖口,说道:“卡卡西~这个女生好合我口味啊!”卡卡西不语,他听到这句话时,心脏就像被狠狠地捏着,只感觉血液不再循环,全身僵硬无力。

                  卡卡西冲带土勉强一笑,但带土的关注点只在那个棕短发女孩身上。“卡卡西!快找个座位吧!有先生来了!!”带土慌忙说道。

                 因为时间紧迫,带土没来得急找棕短发女孩,和卡卡西坐在了一起。只不过,座位上的两个小朋友各怀心思。带土满脑子都是那位棕短发女生,而卡卡西满心都是和带土坐在一起的喜悦。

               小樱与井野坐在了一起,两位来自日向家族的小朋友坐在了一起(泥萌猜猜是哪俩小朋友啊),而佐助却和鸣人坐在角落里(嘿嘿嘿[纯洁的笑容])

🔴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の

               “Naruto,不许喜欢别的女生,尤其是粉色头发与紫色头发的那两个!!你是我的羁绊、好不容易得来的羁绊。”鸣人真的很蒙—哔—,但是对这个男生真的生不出一点儿被限制的气

                 佐助的手在桌子下来慢慢地覆上鸣人的手,鸣人难得的脸红了,村里没有一个人能接受体内居住着九尾的他。算了,既然一点儿也不讨厌他,那就接受这个不反感他的人吧❤

                 “我是你们的先生伊鲁卡”,一个男人在讲台上说着。“今天我不会讲忍者的任何所关知识,今天一天是给你们时间来互相认识的。”

                    “你好啊!我叫带土,是宇智波一族的,你呢??”带土一边挠着头边脸红地对那位棕短发女孩说。

                    “你好啊,我是野原琳”棕短发女孩说完回了个微笑。

                     卡卡西只觉得内心难受,他觉得自己今天很奇怪,明明……

🍡—————————————————

                      “鼬!我回来了”一位长相极甜美的女生对着正处理文件的鼬说。

                        鼬很惊讶,不过也只是惊讶罢了,他的心里一直都是那个会撩他辫子的哥哥,无奈那个人实在是不解风情,简直就是块木头

                        “泉,你终于回来了,小鼬一直都很想你呢”止水笑着对甜美女孩说

                         “!!真的吗止水哥”泉的脸红红的,羞涩地看向鼬。

                          “当然,我对泉像对亲妹妹一样呢”鼬说道。但其实他真的很无奈那个人,自己明明喜欢的是他,为什么要把他推向别人呢……

鼬:止水…我星星你个星星,赶紧向我表白!!

北風kitakaze

【授权翻译佐鸣佐】Butterfly

原作ao3 : Butterfly

作者:Sasukesdumpling ;Twitter as @uchimakiluv 


*非常短 原作就只有384字 但是每一句话都耐人寻味

*两个人第一次认识 第一次接吻 这里的佐助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地狱之火 烧尽鸣人世界的孤独 也烧掉了鸣人的一切 非常棒 非常有魅力的佐助 


----


坐在水泥的高速公路边,感受末日。


“世界末日。”


噢,是他。


“噢,是你,”鸣人说,“没错,末日之后。这感觉很平静。我...

原作ao3 : Butterfly

作者:Sasukesdumpling ;Twitter as @uchimakiluv 


*非常短 原作就只有384字 但是每一句话都耐人寻味

*两个人第一次认识 第一次接吻 这里的佐助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地狱之火 烧尽鸣人世界的孤独 也烧掉了鸣人的一切 非常棒 非常有魅力的佐助 


----


坐在水泥的高速公路边,感受末日。


“世界末日。”


噢,是他。


“噢,是你,”鸣人说,“没错,末日之后。这感觉很平静。我想。但我也觉得我随时都会被一辆卡车撞到。”


那男孩什么也没说。


夜晚的空气,十一月,一切都在寂静中伫立。围绕着他们的寂静好像一层薄纱。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对吗?”鸣人抬起头看向他。在一束光中,他看到这男孩长长的黑色睫毛在脸颊上投射出柔软的阴影。他的头发像尖刺,一簇一簇的在他的脑后。他看起来是那种有点酷的男孩。


这个男孩坐在了他的身边,他坐得那么近,鸣人只要晃晃他的膝盖就能碰到男孩的大腿。“不,”男孩用黑色天鹅绒一样的声音说道。这声音让鸣人产生一种将他一饮而尽的欲望。“我只是,”他继续道,“感受到了你的心情。我的胸脯、指尖还有我的舌头,他们感受到了你的情绪。还有我的脸,当你的肾上腺素激增的时刻。”


鸣人斜斜地看了他一眼:“嗯……那你一定被烦死了。我的心情大概每五秒钟转换一次。”


“可你一直都感到孤单。”


鸣人缩了缩身子。他朝着自己运动鞋的缝隙伸进了一根手指。“你怎么知道你不是透过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孤单呢?”


“嗯,也许我们都很孤独。”那男孩看向他,街道的灯光让他黑色的双眼闪闪发光。他的嘴唇怪吸引人的。那是一对棕色的唇瓣,那种让鸣人想要接吻的嘴唇。


黑色的眼睛迎上了鸣人的注视,然后,他轻笑了起来。鸣人想掐住他叫他别笑了。


“我也想亲你。”说完,他就站了起来。阴影在鸣人的身上落下,然后,鸣人感受到了那柔软的嘴唇,那濡湿的舌头,还有一只粗鲁地抓着他的金发的手。


他尝试亲回去。如果他能的话。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亲过谁。这感觉真好:潮湿、温暖,还有一阵盘旋在他头顶的蜇刺感。他想要更多。


但此时那男孩把一切都收了回去。他微笑着,嘴唇因为接吻而泛出一层光泽。“你的初吻怎么样?”


鸣人感到一丝窒息;紧张,然后头晕。“你亲了我却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他嘟囔道,将头埋进自己的衣领。


“我叫做佐助。”



End

天凛藏
+我❤️看❤️纯❤️情❤️小❤...

+我❤️看❤️纯❤️情❤️小❤️男❤️生❤️调❤️情

+我❤️看❤️纯❤️情❤️小❤️男❤️生❤️调❤️情

爱火影更爱宇智波

推文(主要是方便自己追)

最近lof上正在追的连载文,本来是计划做个目录提醒自己,后来想着做都做了,干脆分享出来吧。


全都是个人看法,别吹别撕,如果tag不对我就删了。


1.忍界今天也在瑟瑟发抖

简介:斑爷重生建村期,果断离开木叶前往雨之国开始启新篇章。

cp柱斑

雷点:斑户“闺蜜”情。柱间和水户离婚后水户投奔斑爷;

斑爷在雨之国的小弟们战斗力玛丽苏,雨之国全体斑吹;

本文柱间大义又凉薄;

泉奈复活有,木叶黑宇智波黑有;

最新章柱间似乎打算放弃木叶?

最近一次更新时间:今天。

个人看法:题目看上去很像小白文或直播文啥的,实际上本文的斑并不傻白甜,反而有一种难得的豪迈大气。柱间也不是只会...

最近lof上正在追的连载文,本来是计划做个目录提醒自己,后来想着做都做了,干脆分享出来吧。


全都是个人看法,别吹别撕,如果tag不对我就删了。



1.忍界今天也在瑟瑟发抖

简介:斑爷重生建村期,果断离开木叶前往雨之国开始启新篇章。

cp柱斑

雷点:斑户“闺蜜”情。柱间和水户离婚后水户投奔斑爷;

斑爷在雨之国的小弟们战斗力玛丽苏,雨之国全体斑吹;

本文柱间大义又凉薄;

泉奈复活有,木叶黑宇智波黑有;

最新章柱间似乎打算放弃木叶?

最近一次更新时间:今天。

个人看法:题目看上去很像小白文或直播文啥的,实际上本文的斑并不傻白甜,反而有一种难得的豪迈大气。柱间也不是只会嘤嘤嘤的负心汉,蘑菇精,当断即断,很有千手一族族长的风范。前5章柱间可能刻画得比较弱气,但是第六章开始反转黑化(正常的那种!),讲真感觉很多文已经把朱迪黑化变成一种奇怪play的代名词了。

2.网瘾少年宇智波斑的灾难

简介:转世后失去记忆的满级现代柱斑和战国柱斑互相前往彼此的时代。有前情设定。

cp柱斑 副cp扉泉,带卡

雷点:说现代斑网瘾…只有前几章看出来算不算?后面现代斑只是现代青年正常爱玩。

节奏稍慢。

私设多,现代柱斑性格肯定和战国柱斑不同。

最近一次更新时间:6天前。

个人看法:很新颖的脑洞。须佐已经完全沦为现代柱斑秀恩爱的工具了吧(笑哭)?他们的骚操作使得战国柱斑很难继续苦大仇深。

3.这原来不是地狱吗?

简介:四战斑重生建村期意兴阑珊,慢慢卸了族长和火影顾问的职位准备守着奈奈(的墓)过日子。但是获得一周目记忆之前和之后的柱间可都不会无动于衷……

cp柱斑

雷点:这个重生斑只有永恒万花筒,莫得轮回眼

水户是柱间的二婚,还没嫁过来。柱间一婚妻子已经挂了,儿子刚结婚。

这个斑斑看破世事,对村长柱间有一种爷爷式的慈祥?

作者三次元请假,慎入坑。

最近一次更新时间:12月1日(1个月前)

个人看法:脑洞不是新,因为被无脑的斑吹柱黑(指那些站柱斑却拼命拉踩柱间甚至娘化斑的人)荼毒,差点还因为题目错过。但实际上读起来很有一种韵味,亮点是对宇智波的看法描绘也有正有负,比较客观。对于柱间为什么会默认斑被排挤也给了一个相对靠谱的理由(被公务掩埋)。讲真,建村初期领导肯定很忙的,斑又是个骄傲沉默的人,被忽视是肯定的。整天围着斑才是奇怪的吧?不是说柱间没错,但是感觉有些文对柱间过于苛刻了。

4.起名废

简介:鸣雏结婚前佐助探索遗迹中失踪,鸣人为救佐助卷入时空裂缝掉到平行世界建村期。后期佐助追来,失忆的鸣人渐渐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但是回去后,面对雏田,鸣人……

cp柱斑柱 鸣佐鸣

雷点:互攻

柱斑柱老司机

水户未嫁,柱间有儿砸

曾经是个勤快的太太,但是现在……

最近一次更新时间:12月3日(1个月前)

个人看法:文笔赞,打戏写得不错。第一次见到这种失忆穿回去的操作。平行世界柱斑he了,主角其实还是鸣佐二人。大大让我想起鸣人除了是卡皇,其实还是个欧皇啊!剧情也是越读越有味。

不乃羹

[带卡]隐形旅人(2)

-目前进度:上忍土x七班卡

-某个完美世界/等待意外

***

(2)宇智波族长家家宴


4.


说时迟那时快,方才鸣人的无意暗算成功,他和佐助两人收获进攻的第一滴血。


“带土哥!再来!”


鸣人仰头狡捷的笑,抬起双手结十字印。


嘭嘭嘭嘭嘭——


一连串金橙配色的鸣人成山成海,堆起来看不见那位他家可爱的小少爷,真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战术!带土仰头错开拳峰,还有此起彼伏的连踢带踹。


“又来?”


他忍不住抱怨,真是麻烦,这两小子好欠揍。


带土的战斗触觉刚告诉他警惕就看见变身成鸣人的蠢侄子嘴角一勾——画风完全不同,好认极了——他双手插入身后的忍具包...

-目前进度:上忍土x七班卡

-某个完美世界/等待意外

***

(2)宇智波族长家家宴


4.


说时迟那时快,方才鸣人的无意暗算成功,他和佐助两人收获进攻的第一滴血。


“带土哥!再来!”


鸣人仰头狡捷的笑,抬起双手结十字印。


嘭嘭嘭嘭嘭——


一连串金橙配色的鸣人成山成海,堆起来看不见那位他家可爱的小少爷,真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战术!带土仰头错开拳峰,还有此起彼伏的连踢带踹。


“又来?”


他忍不住抱怨,真是麻烦,这两小子好欠揍。


带土的战斗触觉刚告诉他警惕就看见变身成鸣人的蠢侄子嘴角一勾——画风完全不同,好认极了——他双手插入身后的忍具包里。


不对,之前有这个忍具包吗?


下一刻佐助的双手化作两道残影,若干手里剑如倾盆大雨般滂沱而至。


太夸张了吧……你小子用暗器怎么跟鸣人用影分身似的。


带土用起瞬身不断闪躲,那边佐助也不弱,他瞪起相较带土简洁得多的写轮眼不断跟进,手里剑雨随带土的动作蜿蜒。


避无可避,带土运转起神威,所有手里剑都穿透他的身体,直接定到地上。


鸣人模样的佐助单腿跪地大口喘气,带土也松了一口气,虚化结束,他的身体若隐若现恢复原样时,只听见身后传来——


“木叶秘传体术奥义·千年杀!”


啧!果然是这样,但、你用的什么鬼术啊!


带土连忙结印用上替身,鸣人攻击落空——可影分身还多,没有停顿,下一波进攻接踵而至。


他一拧眉,想在地上捡枚手里剑充当武器,没想到……


“——等等!不打了不打了!”


带土伸单手空翻,和解之印落到两位捣蛋鬼本体的脑瓜子上,敲了两下。他独立站着单手抱胸,指指点点地说:“你啊、你啊,整天只知道讨巧!佐助的手里剑大半是幻术拿道场的茶梗变的,剩下没几个真货,还被鸣人的影分身替了大半!鸣人你这好的不学,尽学些歪门邪道,怎么能对你伟岸的带土哥哥用上这种术呢?万一避之不及怎么办——呜呜呜。”说着说着垂垂泪下。


鸣人连忙摆手,“……我、我,呜呜呜?”不知道说什么竟配合着带土也演了起来。


“白痴。”


只有佐助巍然不动,“走父亲这条线,你明明是堂哥才对。”他冷静地反驳上章节带土的论调。


带土听了好笑,挑着眉一副故作惊奇的表情。


等到门口又传来声音,才把这群幼稚鬼的气焰戳破。


是止水,他来叫他们准备吃晚饭。


“美琴姨说今天正巧泡了鱼板,已经和玖辛奈大人联系过了,鸣人君也留下来吧。”


“哎呀……”带土说,“我来之前把卡卡西丢给师母了,电话里有提到他吗?”


止水摇头微笑着说:“我没有直接听到,但卡卡西前辈一定也被四代大人他们留住了吧。”


“啊对了!”正躺到佐助身上装死的鸣人立刻叫了起来,“止水哥、带土哥,你们知道为什么卡卡西老师突然就不肯我们叫哥哥了吗……感觉自己哥哥被夺走了一样、好痛苦啊。”


佐助搂着说话时还一扭一扭的鸣人,太闹腾了简直抱不住,但他也没放手。听鸣人说到「哥哥被夺走」还不自主地皱了眉头,抿了抿硬说:“我哥哥才没有被夺走呢。”


鸣人泪汪汪地握住他的手:“那我呢!”


佐助没了办法,他看着两个装空气的大人恶狠狠地咬了口牙:“走!先吃饭!”



5.


食必,水土两位客人自荐洗碗。


“小叔叔,我听山中前辈说你接了那个任务。”止水蘸着泡沫这样说。


“啊!这么说起来……”带土像是才反应过来般,“你是之前那支任务失败的小队成员吗?”


“不,如果是他们肯定早忘了。”他解释道,“我是后来负责调查事情经过的小队成员,因为是木叶自己发的任务所以对内保密要求很低。”


“我们将任务目的地上下寻了遍也没发现有什么委托人指定的卷轴,然后我们推测其中可能有触发性的时空忍术。”


“这个任务很奇怪,”止水说,他指着眼睛:“虽然不至于用上「别天神」但也至少使用了万花镜级别的瞳术,才克制住记忆忽略。”


带土心里一跳,想那怎么自己得到的任务报告如此简洁?别是得时时保持,止水的队友们早就再次强迫被忽略了。


止水一脸正如你所料,“虽然大家都是队友,可总归不好反复放瞳术。”


“我打算踩截止线,明天去把任务完成来着……青山他们还答应与委托人通融时间。”带土茫然地说。


止水脸上丰富些:“可以呀!要不要我明天来提醒你、或者干脆和你一起去?”


带土想了想,不记得卡卡西有没有答应陪自己去,但是他的任务地点:安土城,三面环水,琵琶湖的鱼听说是一绝,口里渐渐有了推辞的意思:“你能提醒我就很好了,明天我大概有约会哦,如果你不怕当电灯泡的话。”


“哈哈,那没办法了呢……不过,小叔叔不知道吗?”


“什么啊……”带土有了不好的预感。


“真的吗?明明刚才还在帮忙训练的,却记不清楚下忍考核的时间呀。看来小叔叔你就算没有接到奇怪的任务也会因为种种原因忘记委托吧……”止水面带微笑,“还好早就进了警卫队呢。”


“喂喂——你什么时候学会卡卡西的嘴欠了?”带土吊着眼瞟过来,“黑毛就别妄想变成银发,再说你这个卷毛白了也只会未老先衰。”


“不会吧,”他夸张地睁大眼睛,“小鼬还说过我的头发很特别很好看呢。”


带土跳着青筋,最奇怪的宇智波一定是止水吧!他皮肉掺半地笑说:“呵呵!真是可惜呢!你特别又好看的头发可能就没了。”


“哈哈,只是想到小叔叔臆想的约会又一次地成为臆想就觉得好笑呢,这种快乐恐怕只有和小鼬一起训练、一起出联合任务、一起……唉因为都在暗部,虽然很容易遇到鼬、或者卡卡西前辈,但好像做什么事都更开心欸。”


“……你小子,还真是个快乐的宇智波呢。”带土把最后一枚瓷碟放入沥水槽,战斗一触即发!


“带土桑,队长来找你——”


鼬在探身进入厨房前,从未如此想过要拥有白眼的透视能力。


“哎呀,哈哈哈,没事没事…就拜托鼬啦!”


带土连忙起身,把盘得止水满头肥皂泡的手往腿上一擦前一秒意识到不对,止住,赶紧把手又洗了,跑出门去。



6.


告别了族长一家,带土被卡卡西带离族地。


想起明天的任务和自己的计划,又回忆起止水废话里的要点,深深地叹了口气。


“带土?”


卡卡西停下脚步,带土能看到他眼里和语气里的关切。真是温柔啊,他眨着眼睛不说话。


“怎么了带土?”


卡卡西也不知道害臊,每次靠近他的时候都在这种正大光明的场合——刚刚过去的几个老奶奶自己曾经扶过!哎呀!


“才、才没什么……”带土好不容易定下口气,压住上翘的嘴角,卡卡西的话又让它不停地扬起来。


“正好。安土城北的琵琶湖在举行「亲热天堂第六期特别展会」,我不想错过了。”


“可是明天鸣人他们…”带土瞪大了眼睛说:“明天是第七班的下忍考核,我们刚刚还去市场买了菜,甚至没有给家里补充甜的调味剂!——卡卡西,你都忘了吗?”


“唔,”他夹着书本拉下面罩,拿出结印的速度在带土脸上嘬了一口,“都说是家里了还不干脆住过来?”


宇智波带土脸刷地上了赤色,他结巴着说:“才、你、你别转移话题。”


“等会,你们都不喜欢甜味,我知道了,你是要做给他们对不对?”


“方才买东西的时候不和我说,现在突然逗我开心。拿了糕点又怎么样,那和你做的能比吗?”


“你不知道吧!当年水门老师带的便当可是他做的——就是因为不乐意叫我们吃了他心上人的手艺!”


不…那是因为当年师母……只怕我们吃了便无缘下午的任务了吧……


“带土,我……”卡卡西说道。


“啧。”


“真是没办法呀,你想来就来吧。”带土于是拉着他的手走到前头,声音混着糖糕飘在空气里。


“怎么养成的坏习惯?「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这样的迟到借口我可没用过。明天……趁早回来交付了那个奇怪的任务咯。”


“啊,这样的话,考验一就算是忍受未知的能力好了。”


“说起来你之前怎么拿了干笋?”


“干笋?喔,你说那个啊——就膈应一下鸣人咯。”


这么说你不是早就知道明天的下忍考核了吗?闹变扭做什么,卡卡西叹了一声。


“既然明天某人优先,那笋干也归你了哦。”



“我不爱吃那玩意儿……”


“卡卡西……啊啊啊!笨卡卡!笨卡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