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鸣瓢秋人

40万浏览    4896参与
陶苏

“死亡明明很痛、很寂寞,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

“这是我们的工作”

“我觉得这份工作是我的天职”

“——因为我们是警察”


第十话瓢哥开导小春那段太戳了我爆哭

“死亡明明很痛、很寂寞,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

“这是我们的工作”

“我觉得这份工作是我的天职”

“——因为我们是警察”



第十话瓢哥开导小春那段太戳了我爆哭

杉小信。

快乐!!!!今天是快乐的瓢春女孩!!!

瓢叔说:我喜欢圣井户御代=瓢叔喜欢小春!!!

我好了,我好得不能再好!!!


我爱瓢叔!!!!

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乐!!!!今天是快乐的瓢春女孩!!!

瓢叔说:我喜欢圣井户御代=瓢叔喜欢小春!!!

我好了,我好得不能再好!!!


我爱瓢叔!!!!

啊啊啊啊啊啊啊!!!!

种夏

【异度侵入】Mirror Maze(下)

犯罪者在其冷酷无情的表象下往往意志薄弱,敏感,易激怒,所显示出来的潜意识常常极其不合理,将自己的弱点当作特有的智慧而沾沾自喜,然后盲目地暴露出来。


“你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跟我从前认识的那些人很不一样。”

“啊,是吗,犯人小姐。”


鸣瓢秋人缓缓地转过身,朝向那红裙黑发姑娘。两个人站在一片空茫茫里,脚下是一滩死水,没有生出一丝波澜,倒映出鸣瓢秋人和女孩的脸。


“一个杀人犯,你为何有着那有强的意志力,对死亡的挣扎,还有潜意识里对他人的救赎。”

女孩子背在身后的手缓缓地放开来,放到前面,鸣瓢秋人这才看清她手里抱着的是一个看起来已经很是破败的泰迪...

犯罪者在其冷酷无情的表象下往往意志薄弱,敏感,易激怒,所显示出来的潜意识常常极其不合理,将自己的弱点当作特有的智慧而沾沾自喜,然后盲目地暴露出来。

 

“你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跟我从前认识的那些人很不一样。”

“啊,是吗,犯人小姐。”

 

鸣瓢秋人缓缓地转过身,朝向那红裙黑发姑娘。两个人站在一片空茫茫里,脚下是一滩死水,没有生出一丝波澜,倒映出鸣瓢秋人和女孩的脸。

 

“一个杀人犯,你为何有着那有强的意志力,对死亡的挣扎,还有潜意识里对他人的救赎。”

女孩子背在身后的手缓缓地放开来,放到前面,鸣瓢秋人这才看清她手里抱着的是一个看起来已经很是破败的泰迪熊。

“还从来没有人能从镜像中走出来过,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了,等到有些无聊了。”

 

“啊,或许是您创造出来的镜面没有那么有吸引力吧。我并不是那么想呆在里面。”鸣瓢秋人耸了耸肩,双手摊开来,满不在乎地说道。

“意志力不够坚强的人,往往会选择逃避现实,逃跑痛苦,反而把自己的生活过得猪狗不如,却在跌落低端的时候自满地以为是别人地过错。是了,你就是这样以为的吧,以为所以进来你所创造的镜阵,不,以为人类都是这样的懦夫,所以才诱导着他们进来,将人困在这里,让他们沉溺在所谓的美满的人生当中,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消磨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生存地 意志,永远地睡在了这里。所以,外界检测不到你的杀意粒子,因为你并没有想杀人,你只是对这个世界失望,所以任由你的空间延展,对于无意间闯入的人,你也不多加组织,任由他们在这里沉睡着。”

 

鸣瓢秋人冷静地说着,他没有激动,没有不屑,没有沾沾自喜,也没有充斥愤怒。说话间,红衣女孩没有开口反驳过鸣瓢秋人任何一句指控,她就那样安静地站着,安静地听他说,只是两个人脚下站着的水滩,慢慢地退去,脚下地世界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与他们的脚下,有着上百的人,他们有的或是面对镜子站着,双目里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光,眼珠充血布满红丝,整个人微微前倾,像是要进到镜子里去;有的又或是靠着镜子深睡,面目安详带着微笑,身边或多或少丢落着自己带进镜阵的公文包,手包,甚至于扳手,渔具。

 

“这样不好嘛,他们在现实里过得那么痛苦,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在这里好好地睡上一觉呢。”

红衣女孩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说着像是体恤,宽慰人的话,却听不出一丝温度,像是在对待那些可有可无的宠物,若是痛苦了,那便给你所谓的幸福,一个虚幻的漩涡,叫你沉陷下去。

 

“嘛,话是这样的没错。不过犯人小姐啊,人类啊,人类可不是圈养的动物,幸福与痛苦并不难那么简单的定义。你说我,哪怕是有着看上去更自由的生活,不用每天面对着囚牢里灰白的天花板,可是一辈子活在镜子中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绫子和椋的鸣瓢秋人,一个人在世界上苟延残喘地活着,一个不能为椋报仇的鸣瓢秋人,没有愤恨,担着虚伪的正义,换一个常年灰色的天空,你说,犯人小姐,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呢?”

 

“人类啊,是会在悲伤中爆发愤怒,在绝境中激发勇气。人类啊,是会在遇到不公的命运时,面对无可奈何的挑衅时选择反抗。所以,你看那些所谓的正义,又算什么呢?真正的鸣瓢秋人是会杀了‘单挑’为自己的女儿报仇的,而不是守着那个荒唐的规矩,让那个变态在牢里舒服地躺上一辈子!”

 

“这不是我的人生!”

 

鸣瓢秋人从最开始的平静,到拔高声音,最后涨红了脖子,额头青筋暴起,吼了出来。

 

“人类的命运,从来不该是安逸的,不该是安逸到堕落的。”

 

啪。

啪啪。

 

镜面碎裂开来。

 

镜子前癫狂的人眼神逐渐清明,昏睡过去的人逐渐苏醒。从梦境回到现实,他们还未完全适应,但是没有哀嚎,没有巨响。所有的人都平静地捡起来自己散落在地的物什。

 

而下一秒,是惶恐,是面对陌生世界的无措,是对可能会产生的死亡的恐惧。所有人都在叫喊着-

-这是哪里?

-我死了嘛?

-我还活着,我要怎么出去。

 

“人类啊,是最惜命的,再面对惶然无措的生存威胁的时候,往往会忘了自己再安逸环境下的痛苦,哪怕现实里过得再破败,也总是趴着,跑着,想要活下来。”

 

“人类啊,是永远得不到满足,所以永远在战斗。”

 

镜阵撕裂开一道口子,暖白色的阳光透进来,镜阵中所有的人都一窝蜂地向前涌去。鸣瓢秋人和女孩脚下站着的玻璃,碎裂开来,在他们即将落进人潮中的那一刻,鸣瓢秋人对着女孩说。

 

“再见了,犯人小姐。”

 

然后,他坠入黑暗,双目却看到了一束刺目的白,伴随着点滴的殷红。

 

滴。滴。滴。

 

鸣瓢秋人听到熟悉的警铃声。

他在东京警视厅的罔象女操作仓里醒来。百贵船太郎和本堂町小春担忧的脸印在他的眼幕之中。他试着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干渴得紧,然后他咽了口口水,缓缓地说:

 

“早上好,各位。”

 

“喂,鸣瓢,你还记得你在井里发生了什么嘛,因为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没法观测这次你在井里的活动。”

“不记得了。”

“没事,那你好好休息,能活着醒来就好。”

 

鸣瓢秋人慢吞吞地走回了那个他无比熟悉,住了三年之久的牢笼,墙上贴着的是他们一家三口过去十几年来的照片。

 

痛苦的人生也没有什么不好,鸣瓢秋人这样想着,他还需要活着,清醒地活着,好记住绫子和椋开怀笑的样子,而痛苦是保持清醒最好的办法。

 

“百贵室长!”东乡纱利奈叫住准备收工明日再继续尝试的百贵船太郎,“百贵室长,警视厅来了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姑娘,她说,她要来自守。”

 

咚。

咚咚咚。

 

鸣瓢秋人从床上坐起,听着曾听过无数遍的脚步声再一次从自己囚笼的玻璃门前路过。这一次,入住在他对面的犯人是一个穿着红裙的黑发姑娘,抱着一个打满了布丁的泰迪熊。

 

“喂,你好。”

“你好。”

 

“你好,犯人小姐。”

“你好,我叫我梦。”

 

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指教。

 

-人类啊,是会为了创造自己人生的价值而鼓起勇气的。


END.


饿狗传说(高三备考繁忙)
在学校白天做学习机器睡前做脑洞...

在学校白天做学习机器睡前做脑洞狂魔,这是众多脑洞中的其中一个

总之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关于旅行的故事

正在捋剧情,什么时候能画也不知道

在学校白天做学习机器睡前做脑洞狂魔,这是众多脑洞中的其中一个

总之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关于旅行的故事

正在捋剧情,什么时候能画也不知道

橙枳

醉酒

  “鸣瓢?”酒井户试探的去推伏在小桌上的男人,鸣瓢秋人有些不悦的抿起嘴轻轻皱眉,勉强睁开眼睛又匆匆闭上,乱发遮掩的脸上染着不明显的红晕,呼吸不明显的带了紊乱,


  这是怎么了,酒井户轻轻嗅了嗅,目光扫过滚落在地的一个瓷瓶,从地上的湿痕推断出原来的余量,诧异的扬起眉,


  才半瓶?怎么说呢,这个总是沉着一张脸的男人,酒量出乎意料差啊,


  嗯?冷不防被拦腰抱住,酒井户有些意外,他以为鸣瓢是不喜欢身体接触的,这会儿喝醉了倒是主动贴上来了,是现在身体不听使唤,还是酒精麻醉了神经的缘故呢,他不知道,只是鸣瓢难得有失去理智的时候,他总是很清醒,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


  “鸣瓢?”酒井户试探的去推伏在小桌上的男人,鸣瓢秋人有些不悦的抿起嘴轻轻皱眉,勉强睁开眼睛又匆匆闭上,乱发遮掩的脸上染着不明显的红晕,呼吸不明显的带了紊乱,


  这是怎么了,酒井户轻轻嗅了嗅,目光扫过滚落在地的一个瓷瓶,从地上的湿痕推断出原来的余量,诧异的扬起眉,


  才半瓶?怎么说呢,这个总是沉着一张脸的男人,酒量出乎意料差啊,


  嗯?冷不防被拦腰抱住,酒井户有些意外,他以为鸣瓢是不喜欢身体接触的,这会儿喝醉了倒是主动贴上来了,是现在身体不听使唤,还是酒精麻醉了神经的缘故呢,他不知道,只是鸣瓢难得有失去理智的时候,他总是很清醒,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


  鸣瓢的脸埋在他怀里看不清情绪,他也无法从轻微的颤抖中读取情绪,中间鸣瓢咕哝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他只是保持一个姿势回抱着他,任由鸣瓢总是没有表情的脸把他胸口那一块布料熨的滚烫。


  良久,他环视着冰冷的屋室,把下巴搁上鸣瓢发顶,垂下眼用口型轻轻的说:


  “不是你的错”

种夏

【异度侵入】Mirror Maze (中)

“我不是酒井户,我就是我自己,鸣瓢秋人。”


从前三个人住的家现如今空荡荡的,厨房没有开火的痕迹,桌上也没有放着做好的早餐。鸣瓢秋人撑在进门口卫生间的洗漱台前,水龙头口开着急促的水流,冰冷的地下水被他泼在脸上,水滴沿着发梢滴落在地上。


镜子照不清鸣瓢秋人的脸,地砖上的水滴隐隐约约闪着红粉色的微光。


二零一九年,鸣瓢秋人走在路上,接过街边随手递过来的一份广告报纸,上面的写着商场最新的促销信息,还有一小排日期。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


是他进到井里的日子。


时间流速似乎是相同的,那这个井正在被某...

“我不是酒井户,我就是我自己,鸣瓢秋人。”

 

从前三个人住的家现如今空荡荡的,厨房没有开火的痕迹,桌上也没有放着做好的早餐。鸣瓢秋人撑在进门口卫生间的洗漱台前,水龙头口开着急促的水流,冰冷的地下水被他泼在脸上,水滴沿着发梢滴落在地上。

 

镜子照不清鸣瓢秋人的脸,地砖上的水滴隐隐约约闪着红粉色的微光。

 

二零一九年,鸣瓢秋人走在路上,接过街边随手递过来的一份广告报纸,上面的写着商场最新的促销信息,还有一小排日期。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

 

是他进到井里的日子。

 

时间流速似乎是相同的,那这个井正在被某个人,或是某些人观察着,但是,如果这不是飞鸟井木记所构造的罔象女,那么观察着这个井的人又会是谁呢。

 

鸣瓢秋人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东京警视厅。

 

“早上好,鸣瓢。”

“早上好,百贵哥。”

电梯间里鸣瓢秋人迎面遇上了百贵船太郎,百贵依旧是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头发整齐地打理着,手里握着的是一踏资料,富久田保津,鸣瓢秋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愣在电梯间。

 

“鸣瓢,你没事吧,你今天的状态似乎很不好。”

电梯的门开了又关,滴滴滴的提示声似乎对鸣瓢秋人无效,百贵察觉出异样便抬眼看向鸣瓢秋人。

“啊,哦,我没事。这个富久田保津,看起来你们抓到‘开洞’了。”鸣瓢秋人随意答上几句话,眼睛却不曾离开那贴着富久田保津那一半蓝色短发,一半开着洞的额头的头像的信息资料。

 

在这个世界里,既然鸣瓢秋人并没有杀人,那么是谁进到了由富久田保津产生的杀意粒子所构成的井当中,又是谁,找到了那家章鱼烧的店。

 

“啊,是的。”百贵船太郎顺着鸣瓢秋人的目光寻过去,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手中的那一叠资料才是鸣瓢秋人反常的源头,“其实也不能算是我们抓到他的,是他来自首的。那家伙说什么,跟警察玩了那么久的捉迷藏觉得有些无聊了,就来自守了。那家伙,仗着自己有着150的智商把我们玩得团团转,还提出要作为罔象女的操作员。不过嘛,那家伙也算是有两把刷子,帮我们破了不少案件。”

“啊,原来是这样嘛。”

 

世界似乎又变得不太一样了起来。鸣瓢秋人所认识的那个富久田保津可没有那么空,善良地放弃了令他自己愉悦无比的“开洞疗法”去做义务警察。

 

“喂,鸣瓢。你真的没有事嘛?”思索间,电梯已经由一开始的上行转成下行,百贵船太郎走出电梯井,看向依旧站在电梯内垂眸的鸣瓢秋人,再次开口叫住他,“自从三年前的事情发生以后,你好像一直都不太正常。有时候会准确的指出看上去完全不可疑的人是嫌疑犯,有时候又懒得过问案件细节,鸣瓢,你确定你没事嘛?”

 

“完全不可疑的人,是谁?”

“啊, 富久田保津啊,那时候他伪装成受害人离开案发现场逃走,还是你看到他照片的第一时间就直接指认他是凶手,还跑到他名下 的那家章鱼烧的店铺拿着喇叭叫他出来自守。嘛,说来也奇怪,那家伙也就真的听你的话自己慢慢走出来了。”

“我,是我嘛,那我又是怎么找到那家章鱼烧店的。如果在我在现实中实行逮捕,那进入罔象女,进入到井中的找到线索的人又是谁?”

 

“鸣瓢?鸣瓢?鸣瓢秋人!”

“啊,对不起。”

“鸣瓢,你到底再说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呢。罔象女是什么,井又是什么?”

电梯的门又再度缓缓地关上,鸣瓢秋人最后看到的是逐渐狭窄的缝隙里百贵船太郎迷惑的面孔。

 

一个似乎没有罔象女的世界,一个充斥着说不清缘由的世界,一个似乎只是为了让鸣瓢秋人从一道玻璃门一个灰色天花板的囚牢里出来的世界。

 

这样的世界,似乎存在的毫无意义。

 

这个世界给了鸣瓢秋人头顶一道灰蒙蒙的天空,还有一个一身拳击服躺在囚室内的床铺上安然地挥着空拳的单挑。

 

“你好,胜山传心,或者该称呼你为杀人狂魔‘单挑’。”

“你好,刑警同志找我有什么事,我不都已经被你们关在了这里,嘛,不过还是挺舒服的,一个人一个单间,只是少了我那花了好久时间才搭建好的‘擂台’。”

 

鸣瓢秋人站在他无比熟悉的那扇玻璃门前,他曾在门的另一侧生活了三年。三年无聊,颓废的生活。三年里,隔壁,对面的玻璃墙内换了一张又一张的陌生面孔,只有他靠着一墙壁的照片才得以喘息着在恐惧,悔恨中谦卑地活着。现在,他站在玻璃墙外,而那个毁了他一生幸福的男人,本该痛苦地死去,却好好的活着,哪怕是被冠上‘已被正义制裁’的名号,却依旧完好无损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啊,对了,你的擂台。我记得你说过自己是格斗家吧,那现在的你失去了你的场地,也失去了你的对手,那你又算得上是什么格斗家呢。”鸣瓢秋人的灰绿色的瞳孔里寻不到一丝一毫的光泽,他的目光呆滞却让人心生寒意,那目光穿透厚实的透明玻璃落在胜山传心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温度,也没有任何的情绪,就好像在看向一个死人,一个不被鸣瓢秋人的世界所允许存在的人。

 

“单挑先生,你对妇孺儿童痛下的杀手,没有 章法,随意虐打,可不是什么正派的格斗,不,甚至于根本配不上格斗这两个字。你说着,你享受肉体敲打碰撞的声音,看到血液的喷溅会感到快乐,可能却总不能正视自己的无能。你享受着凌虐的快感,却像条狗一样在被人打败后残喘地活,啊,或许说,你也享受着自己被凌虐的快乐,那种被人关在一个小小的四方箱子里,什么都不能干,来往的人也再也不惧怕你的拳头。啧,我说胜山传心,你也是堕落得很厉害啊。”

 

“你对肉体疼痛的追求呢,对温热血液的渴望呢,你不是有两只手嘛,用你的左手痛击你的右脸,用你的右脸去撞你的左腿吧。对,狠狠地打上去,听那一拳又一拳,骨骼抨击肌肉的声响。对了,鲜血流下来,温热的,还带着新鲜的腥气,好看的红色。对了,把自己想象成两个人,格斗吧,别像个你瞧不起的软弱无力的人!”

 

-带着你那令人作呕的乐趣,去死吧。

 

咚。

 

咚咚咚。

 

胜山传心高大健硕的身躯缓缓地倒在灰白色地地上,鲜红地血从头部一点一点渗出,双手成握拳的姿势,瞳孔涣散。

 

鸣瓢秋人推开东京警视厅报告大厅的门,胜山传心的死讯还没有传过去,警视长,警视监正在做着每周的例行会议。鸣瓢秋人重重地敲了三下门,然后走了进去。

 

“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鸣瓢秋人。”

 

“我杀了‘单挑’,胜山传心。”

 

但是,那有怎样呢,像胜山传心那样的人,为何要让他活着呢。

 

混乱渐起,警视厅的人惊恐地站起来,将鸣瓢秋人围在报告厅的中间,百贵船一郎站在鸣瓢秋人的对面,拦在他与警视监之间。鸣瓢秋人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配枪,枪柄朝下,枪身高举过头顶,他听到百贵船太郎在冲着他喊:

 

“不要冲动!鸣瓢!”

 

一如他三年前在突袭部队到达前举起手枪对准胜山传心时的模样。

 

鸣瓢秋人狠狠地用枪柄朝自己的右额头砸去,他闭上眼睛,然后睁开。

 

好痛。

 

疼痛带来清醒,唤醒梦境。

 

鸣瓢秋人,或者又该说是,酒井户,睁开了眼睛。

 

他站立在一扇巨大的镜子面前,他看到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同他一样留着粉色的长发,许久未打理而显得杂乱如鸟巢,还有一双浅灰色的眼睛,了无生气。

 

镜面开始布满雾气,鸣瓢秋人开始慢慢地慢慢地远去。镜面再次清晰起来,酒井户看到自己穿着驼色的大衣,裹着鲜黄色的围巾,一双浅绿色的眸子,看向自己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红裙子的黑发姑娘。

 

“你好。”

“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TBC. 

 

 

 

 

 

 

 

 

 

 

 

 

 

 

 

 

 

 

 

 

 

 

 

 

 

 

 

 

 

 

 


_文君Jacaranda
看到异度侵入简介的时候就在想盗...

看到异度侵入简介的时候就在想盗梦空间了。彩铅,拍摄技术不好,请见谅。

给 @昨天,今天,明天 的!啾咪!

画头发的时候很爽23333

看到异度侵入简介的时候就在想盗梦空间了。彩铅,拍摄技术不好,请见谅。

给 @昨天,今天,明天 的!啾咪!

画头发的时候很爽23333

是只会咕咕咕的择沧!

[秋绫]一天

·刀,是刀!

·短,巨短!

·ooc预警

·有的地方记不清了评论区欢迎指正

——

  鸣瓢秋人知道绫子每周都会去蛋糕店。

  阿秋,你现在在哪里?

  你身后

  鸣瓢放下手机,朝绫子宠溺的笑了笑。

  刑警大人今天提前下班了嘛?

  嗯

  回家吧,绫子还在家里呢。

  好

  鸣瓢爱绫子和椋。十分地、非常的。...


·刀,是刀!

·短,巨短!

·ooc预警

·有的地方记不清了评论区欢迎指正

——

  鸣瓢秋人知道绫子每周都会去蛋糕店。

  阿秋,你现在在哪里?

  你身后

  鸣瓢放下手机,朝绫子宠溺的笑了笑。

  刑警大人今天提前下班了嘛?

  嗯

  回家吧,绫子还在家里呢。

  好

  鸣瓢爱绫子和椋。十分地、非常的。

  

  鸣瓢推开门,让绫子先进去。

  绫子脱下鞋子,走入屋内。

  椋,我们回来了。

  爸爸也回来了?

  嗯

  爸爸,我今天在班级里拿到了第一名,以后也会的!

  嗯,椋会的


 椋以后想做什么?

 想成为像爸爸一样的警察!

 

  那是什么

  鸣瓢听到了朝椋的呼唤他吃饭的声音,点了点头,然后推开了那扇从未在家中出现过的门。

 

  鸣瓢推开门,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椋的脸型已经完全毁掉了,半块脑子还散落在地上。

  

  他看到自己,拿着妻子最爱的蛋糕,走到了浴室前。

  浴缸里绽放出大片的血色。


  椋还在那边和绫子欢快的说着话,仿佛没有看到这里,鸣瓢站在两个屋子的中间,不知道该去哪。

  

  鸣瓢秋人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纯白冰凉的天花板,还有墙壁上贴的照片。

  “酒井户,投入”

  i can  want to stay in the memory 

if.

——END——


①鸣瓢秋人的梦里任何人说出的话是没有双引号的,鸣瓢自己的说的话句末没有标点

②现实中的话是有双引号的

③文笔不好多担待

  

 

碳酸超人

小小的涩图堆 我又在49年入国军(

小小的涩图堆 我又在49年入国军(

大概是仙仙
谢谢阿部美女在痛骂我一顿之后为...

谢谢阿部美女在痛骂我一顿之后为我改画 挨揍老婆好香

谢谢阿部美女在痛骂我一顿之后为我改画 挨揍老婆好香

种夏

【异度侵入】Mirror Maze(上)

鸣瓢秋人单人向,无cp,原作向

私设众多,ooc归我,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大家看得开心就是我的荣幸!

----------------------------------------------------

一名穿着警察制服的男子从黑色的席幕中醒来。


“我是谁……不知道……我姓谁名谁,从哪里来,又为何在这里……”


低语的呢喃从另一个粉发男子的口中传出来,他穿着驼色的大衣,黄色的长围巾随意地绕在脖颈间,浅绿色的双眸于一片刺眼白芒中睁开,对上他的是另一抹粉色和另一双灰眸,深情呆滞又愤恨。


男人的右手抬起,覆上眼前那与他长得一般模样的男子...

鸣瓢秋人单人向,无cp,原作向

私设众多,ooc归我,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大家看得开心就是我的荣幸!

----------------------------------------------------

一名穿着警察制服的男子从黑色的席幕中醒来。

 

“我是谁……不知道……我姓谁名谁,从哪里来,又为何在这里……”

 

低语的呢喃从另一个粉发男子的口中传出来,他穿着驼色的大衣,黄色的长围巾随意地绕在脖颈间,浅绿色的双眸于一片刺眼白芒中睁开,对上他的是另一抹粉色和另一双灰眸,深情呆滞又愤恨。

 

男人的右手抬起,覆上眼前那与他长得一般模样的男子的左手,肌肤并不相贴,掌心处传来远低于体温的冰冷。

 

镜像。

 

却穿着不同的衣裳。

 

突然间,镜中的男子面露惊恐的神色,左手脱离镜面,指向男人的身后。男人转过身,矗立在他面前的是另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里安静地躺着一个女孩儿。女孩穿着白色的裙子,精致的红皮鞋,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地面上,女孩的身上很干净,除却手腕上那道已经成痂的血痕……

 

“佳爱琉……”

“她是佳爱琉,而我,我是酒井户,虽然记不起其他,也并不能确定这就是我的全名,但是我是个名侦探,来解开佳爱琉死亡的秘密。”

在见到女孩的那一刻之后,两个名字从男人的口中冲出,没有经过大脑,仿佛刻入灵魂,却又找不到源头。

 

“酒井户确认在井中存活。”

“好,照常谨慎行事……”

“不好,百贵室长,井开始崩塌,罔象女瘫痪,之前检测到的杀意-稚产灵消失!”

“即刻抽出酒井户!”

“百贵室长,酒井户抽出失败!驾驶舱与主操作系统断开链接,若强行拉出,舱内驾驶员的精神状况会遭遇波动,致脑死亡!”

“什么!”百贵船太郎捏紧了拳头又徒然地松开又重新握起。

“室长!”若鹿一熊拔高的声调从一旁传来,与平时活泼炸耳的音调不同的是,这回若鹿的声音里在透着一份不可思议的同时,还隐隐传出来一分恐惧,“室长!电脑显示,酒井户状态稳定,生态体征平稳。但是,但是,他似乎在另一个井中。”

 

“另一个似乎不是由飞鸟井木记所创造的井当中。”

 

佳爱琉躺在离镜子的不远处,躺在一片素白里,手腕上的划痕似乎宣告着她的死亡,而地上却没有鲜红色的血迹。酒井户朝着前方走过去,却始终走不到佳爱琉的身边。他试着朝左走,又或是向右走,却依旧走不到镜子的面前去,直到镜中蔓延开浓白的雾气,包裹起佳爱琉娇小的身体,慢慢地,慢慢地,雾气布满整面镜子,佳爱琉的身体消失不见。

 

酒井户同她相隔着一道薄薄的玻璃。

 

而后,他看到了自己浅绿色的双眸,迷茫又冷静。

 

“早上好。”

 

甜美的女声从上面传下来。穿着红色连衣裙的黑发姑娘,坐在酒井户身后的巨大玻璃墙上,她俏皮地甩着白皙纤长的双腿,笑着同站在底下的酒井户打招呼,她轻声说道:

 

“早上好,鸣瓢秋人。”

 

“早上好。”

 

镜子中的雾气散去,酒井户看到镜子中的与自己长得一摸一样却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在听到鸣瓢秋人这四个字以后,缓慢地仰起头,对上红裙少女的笑颜,同她问好。

 

-所以,我,叫做,鸣瓢秋人。

-我在东京警视厅工作,是一名刑警。

 

酒井户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样的认知,所有的时间地点人物,都犹如一块块拼图在他的脑海里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幅幅他像是熟悉却又陌生的场景。他转而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镜面上鸣瓢秋人的背景不再是刺目的白,街道,树木,房屋,随着他记忆的清晰慢慢地铺展开来,形成东京的街道,住宅,商铺。酒井户的耳边炸起吵杂的声响,低沉的男性嗓音混着怒极呵斥的男中音,又伴随着不断响起的枪响,混沌的杂音侵扰着他的大脑,叫他失去了对身边事物变化的感知力,恍惚间他只能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细薄的嘴唇一张一合,酒井户猜出他正在说的那句话,因为他就站在镜子前,张合着嘴巴,说着同样的话。

 

“早上好,鸣瓢秋人。”

 

随后,他向前走去,想要挥开镜子中的自己,却一脚踩空后掉下去,再掉下去,伴随着眩晕,黑暗,和寂静,然后醒来。

 

然后,鸣瓢秋人在自家柔软的床上醒来。

 

闹钟声整耳欲聋,身侧空无一人。

 

鸣瓢秋人在被惊醒坐起身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以后,又复躺下去,等着妻子推开门为他关上闹钟,叫他起床。枕边放着的手表,秒针与分针走过几轮,闹钟响了又响,鸣瓢秋人却没能等到脚步声。他从床上坐起,衣橱里杂乱地堆放着同样款式的几件T恤,床脚边散落的是被随意脱下放置的袜子与领带。床旁梳妆台上的香水落了层灰,镜子似乎锈住了,照不出人的模样。

 

这个家,已经许久没有女主人了。

 

鸣瓢秋人随意收拾好了自己,从房间走至客厅,沙发被擦拭得很干净,是整个屋子里唯一还散发着光泽的物件,走近细看,却还能依稀看到被喷溅上去遗留下的血迹。那红色已经很淡了,却依旧疯狂得刺激着鸣瓢秋人的神经,椋惨死的模样在他的眼前闪过,沙发依旧是三年前溅满鲜血般的红,他下意识地捞过被放在 一旁的抹布,然后徒劳地摩擦着已经不可能被完全消除的血痕上,一边又一边发狠地用干抹布刮着沙发,直到脱力,然后跪在地上,手垂在一旁,抹布划落在脚边,沙发上仍旧可以看到那淡红色的斑点。

 

茶几上摆着几份旧日里的报纸,上面的标题用黑色加粗的字样写着:

-变态连环杀手“单挑”落网

茶几后的柜子放着几张相片,和一个被倒扣着的奖状,上面印着一排字,为了表彰三年前鸣瓢秋人英勇的“战绩”:

-东京警视厅刑警鸣瓢秋人于逮捕连环杀手“单挑”一案上有功

 

他,鸣瓢秋人,是一名功臣。

 

门边挂着一件西服外套,玄关的架子上放着警视厅干员的名牌。

 

今天是星期一,他要上班,却没人需要上学。

 

 


自闭羊绒卷
把瓢哥画的太丑都不好意思发

把瓢哥画的太丑都不好意思发


把瓢哥画的太丑都不好意思发


小河

舞城真的,改名叫菜刀王太郎吧

看完DRAMA翻译,哭都哭不出来了,我甚至都没敢去听那张真正的DRAMA。怕心脏受不了...

心梗这病是不可逆的,舞城你真的这么狠?!

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秋人竟然还有个弟弟,虽然似乎关系并不好。

好吧,在瓢哥得意地说确定了老婆不会跑才告诉人家自己的姓是葫芦的意思,还有绫子说给他生了个小葫芦娃的时候还是笑出了声的。

看完DRAMA翻译,哭都哭不出来了,我甚至都没敢去听那张真正的DRAMA。怕心脏受不了...

心梗这病是不可逆的,舞城你真的这么狠?!

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秋人竟然还有个弟弟,虽然似乎关系并不好。

好吧,在瓢哥得意地说确定了老婆不会跑才告诉人家自己的姓是葫芦的意思,还有绫子说给他生了个小葫芦娃的时候还是笑出了声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