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70259浏览    709参与
尸体在说话

来摆烂,画画女鹅(新皮肤太好看啦!)

来摆烂,画画女鹅(新皮肤太好看啦!)

彼岸花_lycoris
真天:Darling我天天给你...

真天:Darling我天天给你拔毛好不好~( ̄▽ ̄~)~

鸩:……

鸩:奏凯!别贴那么近!(눈_눈)

(突然好奇秃了的真天是啥样

真天:Darling我天天给你拔毛好不好~( ̄▽ ̄~)~

鸩:……

鸩:奏凯!别贴那么近!(눈_눈)

(突然好奇秃了的真天是啥样

彼岸花_lycoris

【赛博朋克中篇小说】SPIRIT ASHES(3)

第三章 风历塔(The Calendar Tower)


年推BGM:Barricades <MOVIEver.>(Yosh)


“如果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现实的真正面目后依然执着前进。”


平心而论,鸩读过的书并不多。早先的家庭并没有为她提供多少优渥的条件,和她一同工作的女工师傅也不可能教她太多。于是从她出生到现在,除了自己的名字外,鸩只会写这一句话。在一个阴沉的暴风雨之夜,一个落魄的女人带着一本书请求在长屋里躲一躲雨。族长出于好心留下了那个女人,但条件是她必须赠与这个家族一件礼物。当时鸩正好从屋外背着柴火进来,...

第三章 风历塔(The Calendar Tower)



年推BGM:Barricades <MOVIEver.>(Yosh)




“如果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现实的真正面目后依然执着前进。”




平心而论,鸩读过的书并不多。早先的家庭并没有为她提供多少优渥的条件,和她一同工作的女工师傅也不可能教她太多。于是从她出生到现在,除了自己的名字外,鸩只会写这一句话。在一个阴沉的暴风雨之夜,一个落魄的女人带着一本书请求在长屋里躲一躲雨。族长出于好心留下了那个女人,但条件是她必须赠与这个家族一件礼物。当时鸩正好从屋外背着柴火进来,于是鸩便看着那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将求助的眼光投向她。

“我将给你,”女人立刻看向面前年幼的女孩,眼里朦胧地起了一层雾。“给你一件……来自命运的馈赠。”



看着最后一个女孩倒下,鸩平静地捡起一根溃烂的手指,蘸着身边尚未完全干涸的血迹,将这句话再一次地、以歪歪斜斜的笔迹,工工整整地写在了白房间的墙壁上。在她的身后,一个、两个、四个、十个、三十个。横七竖八、口角歪斜,支离破碎、鲜血横流。


她们都死了。

而她还活着。



说不清是绝望,还是木然;或者说,在到达了某种程度后,两者便自然而然地合为一体。在这纯白的房间里,刺目的鲜血是唯一的颜色。她们曾经都是鸩最好的朋友与同事,却在她们最后的时间,用最后的生命,将一句话深深地烙在了鸩早已僵死多日的心里:


“活着……”

“一定要出去……”

“一定要出去,要把我们的事讲出去……”



指头里的血流干了。鸩看向断指里的白骨,转头将它扔到一边,准备再从一旁揪下一根。而这时,黑色的光瞬间充满了这间白色的房间。

“带走她。”领头的人下令。


鸩木然地看着那些人进来,趁他们不注意时将最后一截断指指骨偷偷塞进自己的肛门里。在门关上的最后一刻,鸩最后看到的景象是艾沃提尔·阿斯顿早已腐烂得不成人形的脸。在鸩来到白房间的第一晚她就死了,惨叫声足足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她的指甲被鸩毒彻底腐蚀殆尽、皮肤彻底溃烂脱落,如同烧得过熟的烩面片般软软乎乎地从骨骼上流下来。她最后倒在门口,鸩看着她半边还未完全脱落的眼球和眼眶,软塌塌地挂在嘴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扭曲得变了形的微笑。


她在笑。

就像在她婚礼那天,所有的人都称赞她:“艾沃提尔是石头谷里最娇俏的小百灵鸟。”时,她挂在脸上的笑容一样。

一模一样。




门被关上了,连带着许许多多精密而眼花缭乱的机关。鸩走在前面,一步、一步,走上台阶,跪下。在她跪下的一瞬间,背后的有机玻璃门立刻关上,鸩清楚地听到了无数风翼划破空气时的震动声,听上去就像山谷秋季时分她去山谷打猎、听见风穿过无数杉树叶时的声响一样。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一个从心底里冒出来的陌生声音告诉她:

“这就是风历塔(The Calendar Tower)。”



如果说,有什么值得那些傲慢而自诩开放文明的现代人感到震惊的古物,除了成为他们身体一部分的生物机械,那便是与“零号脑”同时期诞生、但年龄却比“零号脑”还要大的,“永不停息的机械螺旋”。

现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那些茹毛饮血的古代人是如何将机械与区区血肉之躯结合在一起的。但他们都知道,在幽深的地底,除了不停翻涌的地火外,还有一种极为微小的、被命名为“拉塔托(Ratato)”的奇怪生物。在过去,一些探险队在废城附近寻找水源时,曾意外遇到过它们成群结队的进行迁徙。他们带回了一部分活体送给当时的生物研究所进行研究。而在两个月后,一个新闻震惊了所有人:这种生物在探险队队员触碰到它的一瞬间,已经将他的一生全部“拓印”在它的生物电波中。通过电子解译这些生物电波,人们震惊地发现,结果是一条长达无限的“直线”,而在这条线上,居然会闪动着数个大小不一、反映到图谱上是频率明显高于其他直线上的点的“突起”。通过研究这些突起,研究人员惊异地发现,这些突起似乎记录着探险队队员到目前为止所有记忆最为深刻的时间点;换而言之,这小小的不明生物竟能够记录队员的一生。不仅如此,在后续的研究中,人们还发现,这种生物似乎并不会“死亡”,即失去生物活性、繁殖和新陈代谢的能力。它似乎既不是人们印象中结构简单的浮游生物,也非某些神秘的神灵。这些“生物”会一直存在,而且似乎有一定的自我意识。研究人员无法长时间的关住它们,因为无论他们用了什么样的办法,它们总会从各种介质中“游”出人们的掌控范围,回到永远巡游的集体中。这个谜题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人可以解答,直到“零号脑”死后,一个自称“西芙(Sif)”的年轻女子终于发现了这个答案。

这个身患绝症的女子是在医院养病时偶然间从旁人嘴中听到这个故事的。天生聪颖、且自知时日无多的她立刻想到了一种前人想过却从未实践过的可能性:她签署了遗体捐赠书,在阻隔痛觉的前提下将自己的生物机械部分全部切下;与此同时,她用手触碰了一只拉塔托。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随着她生命的流逝,人们看到那只拉塔托上的痕迹越来越浅,直至彻底消失,同时拉塔托也彻底消失不见。在此之后,越来越多诸如此类的实验都证明了这一点,即:所谓的“拉塔托”即是人们生物机械部分的联结者。人们之所以在彼此遇见时会觉得似曾相识、之所以会心怀信念、之所以会在冥冥之中最终走上“正确的道路”,归根结底,是因为人们的生物机械早已彻底与大地中涌动的“拉塔托”联系在一起。人们在大地上繁衍生息,而大地深处的“拉塔托”则忠实的记录着人们的一生。于是,当人们归于大地时,他们的一切都彻底地消隐于大地中,化为一捧灰、一首短歌,一阵吹一会儿便会散的轻风。发现这一点后,为了探究人类的奥秘、同时为了在所有史官死去后人类能够以崭新的姿态定义历史,第二代城主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各地建立了大大小小的、以地能为驱动力将“拉塔托”集合起来的“风历塔”。而在风历塔中,那些被集合起来的、高速旋转的“拉塔托”被称为“机械螺旋”,它们的一瞬便是一个人的一生。



此刻在鸩的头顶,伴随着阵阵破风声降临的,是一丛丛闪着光的手术刀刃。几只锁链突然从地底冒出,牢牢锁住了鸩的双手双脚。没有给她太多适应的时间,一只针剂便从她的身体左侧冒出,将某种药剂注入了她的体内。接着,鸩看到在她的面前,正躺着一个失去知觉的小女孩。

女孩很小,大概只有六岁左右。鸩看着她,莫名想到了自己家里最小的妹妹。


然后,鸩的一根头发被拔了下来,顺着旁边的管道接触到了小女孩的身体。但是这次,腐烂并没有发生。也许是被巨大的声响吵醒,女孩揉了揉眼,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鸩看着那个小女孩发现了她。隔着隔音性好得过分的透明玻璃,她惊喜地叫了一声,朝她跑来。在她跑动的过程中,风无声地包裹了她。她的身体也因此逐渐变得轻盈、透明,直到变成空中的一条线,以及无数跃动的、闪着光的点。鸩看着它,看着那条长得好像一生的、可爱的线被折叠、被复制、被精准地切割。然后,鸩看着那条经过精密处理的线被送进了上空永不停息的风中。



一滴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但鸩不知道该叫它什么。







===

题外话:


写至此,本人忽然回想到当初读书时曾看到这样一段话:


若干年前,本书作者参观圣母院——或者不如说,遍索圣母院上下的时候,在两座钟楼之一的黑暗角落里,发现墙上有这样一个手刻的词:

’ANÁΓKH(命运)

这几个大写希腊字母,受时间的侵蚀已经发黑,深深陷入石头里面,它们的形状和姿态都显示出峨特字体固有的难以言状的特征,仿佛揭示着把它们书写在这里的是一位中世纪古人。尤其是这个词所蕴藏的宿命、悲惨的寓意强烈地打动了作者。

作者寻思再三,力图猜出:那痛苦的灵魂,一定要把这罪恶的烙印、不幸的烙印留在古老教堂的额头上才肯弃世而去的人,究竟是谁。


                      ——《巴黎圣母院·序》雨果



在此,请原谅作者本人感情的决堤。







禾谷川
妖怪屋里鸩小美女的女仆皮我好爱...

妖怪屋里鸩小美女的女仆皮我好爱!!!!

妖怪屋里鸩小美女的女仆皮我好爱!!!!

Serahhhhh
鸩典藏皮肤・青鸾华影 没买,但...

鸩典藏皮肤・青鸾华影


没买,但是画了

鸩典藏皮肤・青鸾华影


没买,但是画了

OH- Terry特里

传记01-3

【鸩津/请务必看完角色档案/轻度ooc/角色受伤预计/文笔很菜】

(接上文)

直到确认那些人已经走远,文血才冲向以津真天的身边。

“请振作一点!”文血蹲下身,麻利地从斗篷上裁下一根布条,当作止血带为她包扎伤口,又捡起一根藤条捆在以津真天右侧翅膀的近心端。

文血轻柔地揽过以津真天的左臂,将她小心翼翼地揽在怀里,“这里太潮湿了,伤口容易感染,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哦。”

以津真天的脸斜靠在文血的胸口上,虚弱地呼吸着。文血注意到,怀里的这位少女,也拥有着一双赤红的眼睛,而这双美丽的眼睛正失神地朝着她,眼眶里似有似无地包含着一点泪光。其实以津真天的体型比文血更大一些,但毕竟是有着鸟类的种族天赋在...

【鸩津/请务必看完角色档案/轻度ooc/角色受伤预计/文笔很菜】

(接上文)

直到确认那些人已经走远,文血才冲向以津真天的身边。

“请振作一点!”文血蹲下身,麻利地从斗篷上裁下一根布条,当作止血带为她包扎伤口,又捡起一根藤条捆在以津真天右侧翅膀的近心端。

文血轻柔地揽过以津真天的左臂,将她小心翼翼地揽在怀里,“这里太潮湿了,伤口容易感染,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哦。”

以津真天的脸斜靠在文血的胸口上,虚弱地呼吸着。文血注意到,怀里的这位少女,也拥有着一双赤红的眼睛,而这双美丽的眼睛正失神地朝着她,眼眶里似有似无地包含着一点泪光。其实以津真天的体型比文血更大一些,但毕竟是有着鸟类的种族天赋在,因此文血抱起她来也并不是很吃力。

文血寻觅到了附近小溪边的一块平坦干燥的大石块,令以津真天缓缓地靠在上面。又找来干净的湿润苔藓,为她细心地擦拭着伤口。

以津真天的双腿匀称又修长,如果不是被泥水污染的血渍和深深的伤口里嵌着的树枝和木刺,是一双连文血都羡慕的令少女骄傲的双腿。

“说起来,除了中箭,刚刚她逃跑的时候都没怎么出声吧……”每剔出一根木刺,文血的心就揪痛一下,这样的伤势,就算站立都很困难,可她……文血不敢再想下去。

因为麻醉剂的作用,以津真天平静地躺着,看不出什么疼痛的迹象。

“用来济人救世的名贵药材,到了这帮人手里,就成了肆意猎杀的工具……人类真的是……不过,万幸的是,中了麻醉箭,你现在也感觉不到痛楚了。”

“看来你逃亡了好几天了呢,这里有不少愈合到一半的伤口,不过回复的情况都很好呢,也不要太担心啦。”文血故作轻松地说着,但当她看到以津真天脚踝处已经溃烂发黑的伤口时,还是心疼得落下泪来。

一个时辰后,已经天近傍晚,当文血采集完草药和食物返回时,以津真天已经能睁开眼睛了。她的瞳仁是柔和神秘的暗红色(#801018),相比之下,文血的瞳色(#A02040)要更加偏粉一些,但以津真天的眼角曲线要更加柔和,因此气势上要弱不少。

"醒了?“文血把包裹在斗篷里的药草和浆果倾倒在石块上,”这些是草药,这些是充饥的食物,你也真是的,这么凶险的山林,却是孤身一人,连一点防护都不做。“

以津真天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却因为残余的麻醉药力而失败了。”谢谢。“她最终说出了这句话,声音很虚弱,却意外地轻柔。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文血在河边挑选了一块大小形状合适的卵石。

”……光羽,您呢?“

”不要用敬语,另外,知道了我的名字对你没有好处。你的种族是……以津真天?“文血挑出几根草药,在水中仔细濯洗,又放在壶穴中细细磨成药泥。

“嗯,”光羽出神地望着文血,“你的羽毛很好看。”

“谢谢,”文血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它们很鲜艳,但你不会想要拥有它的。”

“为什么?”文血转过身,凝视着不解的光羽,“如果所有人看到这身羽毛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的话,那么拥有这身羽毛也不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吧。”

“虽然……可是……”光羽急切地想要回应着什么,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沉默。

文血把捣好的药泥抹在手掌上:”现在帮你上药,可能会有一点痛,忍着点。“

光羽听话地闭上了眼睛。青绿色的药泥均匀地涂抹在了伤口上,新鲜植物汁液的气味掩盖了空气中的最后一丝血腥。

“谢谢。”光羽面对着眼前这位细心为自己上药的少女,一时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其他的话语。

文血只是回应了一个难得一见的温柔微笑,“说起来,你为什么要独自闯进这么危险的深山呢?“

光羽摇了摇头,用着近乎哭泣的语调:“我和母亲一起进山的,她……被人类,抓走了。“


沉默。


“我很抱歉。”

“如果拥有一身剧毒的羽毛是不幸的话,那么我这一身吸引人类千方百计来捕杀我的羽毛,也不会令人高兴吧。“光羽将头扭到一边,她的视线里,是模糊的树木的暗影。

“贪婪是人类最大的的罪行。“

光羽点点头表示同意。

“说起来——“文血好像突然下定了决心似的,”我这身羽毛是没有毒性的哦。“这个秘密,文血总是缄口不提,毕竟这毒性的缺失是文血不幸的源头,但不知怎么,文血对光羽总是有一种天生的信赖。

“可是你的种族不是鸩吗?”光羽显露出不解的样子。

”但是,不管怎么说,总之——”文血对她摆摆手,“就是意外地没有毒性,不然……我也不会,呃,出现在这里呀。”文血本来想用“逃亡”,但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出现‘。

“关于我的身世,她还是不知道比较安全吧。”文血这么想。

文血吓退那些猎人时用的是装在瓶中的备用毒药,不过当时昏迷中的文血并不知情——文血也从来没想过让她知情:擅用鸩毒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文血就越安全。

“羽毛没有毒性的话,你是怎么救下我的?”光羽歪着头问。

“因为它们很锋利。”文血这话倒也不算说谎。

正当文血不知道如何引开话题时,光羽的肚子不失时机地发出咕噜声,她红着脸说:“饿了。”

文血娴熟地分拣采集来的的果实:“这些没有毒性的,给你;这些有毒的,给我,”文血朝光羽挤挤眼睛,“鸩是不怕毒物的,只可惜这里没有办法生火,这些坚果烤熟了是很香的。”

听到生火,光羽的眼睛立刻亮了:“请问可以麻烦您收集一些干柴吗,虽然我还没有成年,但是,生堆火应该没有问题。”光羽试探性的吐出了一点小火苗。


【参考资料:《太平记》第十二卷第五篇《广有射怪鸟事》】


“以津真天还能够控制火焰的吗?”文血实在是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回事,“还有——不要用敬语,我不习惯。”

光羽久违地露出了笑容。上一次笑是在什么时候?光羽自己的记忆也已模糊不清了。

火堆很快了升起来,在乱云纷繁的傍晚里浮出温暖的光焰,山边弯月的倒影投射在小溪里,碎落成一片跳动的光珠。木柴燃烧迸裂产生的噼啪声和烘焙后的坚果馥郁的焦香气息围绕着她们。

自从离开女几山,文血已经有很久——或许是几年——不曾同他人一起进餐了。

 光羽把一块热乎的果实放入口中,冷不丁提出了她的请求:“我以后可以跟随着你吗?”

没等文血回答,她又焦急地补充道“虽然这很突兀,但是……我不会添麻烦的,我……” 

“我明白你的意思,”文血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惶恐的光羽,严肃地盯着她“可是,首先,你并不知道我的名字和身份;第二,你不知道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和使命;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让你跟着我,你将来所会遇到的危险,会比之前所经历的多得多。所以,我劝你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是事实,我希望你能够听得进去。“

“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光羽的脸涨得通红,一颗泪珠从修长的睫毛间滑落。

“我知道一般的路途上多一个旅伴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这是我的‘流亡’之路,我在这条路上缠扰得越久,我的‘罪业’就会不断加深。“文血凝视着茫然失措的光羽,在心中对她说。

“就算是有生命危险,我也会一直跟着你的!“光羽用已是近乎哭腔的语调喊出了这句话。

“不是‘就算是’,而是‘一定会有生命危险’。“文血叹了口气,”我这么拒绝你,是因为就连我自己,也预料不到我的明天。我可能在野外流浪一生,也可能在今晚就突然死去,‘我的命运’的决定权,早已不在我的手上了。“

光羽抱住了双膝,她的身体因为害怕和绝望而颤抖着。

文血没有再顺着说下去,而是从随身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小瓶青绿色的药瓶,缓缓而坚定地放在了光羽身边。“这是一瓶外伤药剂,这一点剂量足够让你完全恢复,如果你想要离开——当然我也建议你这么做——那么临走时你就把它捎带上;如果,你还是决定要跟着我——生死未卜的我,我当然也不会驱赶你。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自己决定,明早我醒来时,让我知道你的选择。”

文血站起身,缓缓走到不远处的的石岸边,留给光羽静静思考的空间。

文血的面颊能够感觉到,山谷中呼啸的晚风清冷而悲凉,划过两只同样悲伤的鸟妖,在山谷中回荡出不可捉摸的宏大声响。


(未完待续)

陆隐竹
に咲く鮮血に咲く猛毒の花

に咲く鮮血に咲く猛毒の花

に咲く鮮血に咲く猛毒の花

斓夜

高糊

这个皮肤永远是我心中的神!虽然典藏也很漂亮,但这个绝对是我的一番目

(动作有参考! 有参考! 有参考!)

高糊

这个皮肤永远是我心中的神!虽然典藏也很漂亮,但这个绝对是我的一番目

(动作有参考! 有参考! 有参考!)

玄影七
“欢迎光临!” 之前摸鱼的一张...

“欢迎光临!”


之前摸鱼的一张,原本是画了扇子的,但上色的时候懒癌犯了,就删了。。。。

_(:зゝ∠)

“欢迎光临!”


之前摸鱼的一张,原本是画了扇子的,但上色的时候懒癌犯了,就删了。。。。

_(:зゝ∠)

彼岸花_lycoris

【赛博朋克中篇小说】SPIRIT ASHES(2)

第二章 黄金羽家族(Golden Fled's Family)


年推BGM:NEXUS <PODv>(Laco/SawanoHiroyuki[nZk])


“黄金羽家族”,系废城(The City in Ruin)建立后一百六十三年中,年代最为久远、组成最为神秘,同时也是最为不容忽视的一股以家族形式成组织出现的势力。

在“零号脑”被谋杀*、初三代城主皆死于脑乱症(cerboemia)后,就有一支刚刚与机械融合的人类举家离开了废城,独自来到了危机四伏的荒野,并在那里度过了无人问津的五十年。没有人知道这一支人类究竟经历了什么,也无人会有心关注...

第二章 黄金羽家族(Golden Fled's Family)



年推BGM:NEXUS <PODv>(Laco/SawanoHiroyuki[nZk])




“黄金羽家族”,系废城(The City in Ruin)建立后一百六十三年中,年代最为久远、组成最为神秘,同时也是最为不容忽视的一股以家族形式成组织出现的势力。

在“零号脑”被谋杀*、初三代城主皆死于脑乱症(cerboemia)后,就有一支刚刚与机械融合的人类举家离开了废城,独自来到了危机四伏的荒野,并在那里度过了无人问津的五十年。没有人知道这一支人类究竟经历了什么,也无人会有心关注:在那场残酷的生存竞赛中,当时的所有史官都失去了生命。但等到他们终于扣开废城的大门、回到他们阔别已久的故乡时,所有的公共媒体极有默契地抹去了关于他们过去的一切正式记载。自此,这一支人类渐渐融入废城永不停息的机械螺旋中,隐姓埋名地生活在这片灿烂的星之城中。但即便如此,一个外人,除非是至交好友、或是立誓相伴永远者,这一支人类绝不会将这一个秘密轻易透露。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一举措“将会败坏他们家族的荣耀与秘密”。

直到这一代,那位名为“以津真天”的诞生。



“在这个如朝阳般灿烂夺目的年轻人出现之前,没有一个黄金羽家族的人敢于反抗族群中如同暴风雨之夜般沉重而阴郁的集体意志。”

这是记载于废城永不停息的机械螺旋之中的,关于“风之舞”的第一句话。

于是,所有的故事从此开始。




“风之舞(Wind's Call)”,原名为以津真天,是阿斯科·维达尔(Ask·Vidar)的长女。无人知晓她母亲的姓名,正如同无人知晓黄金羽家族的真正姓氏是什么一样。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她正式成年、并且在18岁以出色的成绩完成大学学业后,作为一名正式军人加入了当时著名的“瓦尔基里作战队”时,无论是她的父亲,还是与她一同长大、愿意追随她脚步的同伴,都亲切地称呼她为“我们的小安卡丽(Ancali)”——据说,这是源于一个早已被人遗忘的古王的名字,而她确实也配得上这个称呼。不同于其他低调而内敛的黄金羽族人,以津真天在少女时期便早早展现出了超出常人的领导才华与能力,这份能力随着她的长大逐渐得到成长,当然也得到了其他黄金羽族人的惊恐。他们害怕她,嫉妒她,诅咒她,同时也仰仗她在军队的名声。渐渐的,人们开始关注这一支刻意被人遗忘的家族,而随着以津真天的名气越来越大,她的身边也聚拢了一群同她一样优秀而骄傲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虽然出身不同、性别不同、性格不同,但他们都有着近乎一致的特质,即:对废城现有社会结构不满、并愿意终身致力于寻找出路的坚强意志。流言开始四起。有人说最近城里的年轻人不再像从前那般安于现状,听从父母长辈的安排。他们常常成群结队地走出家门,消失在无边的暗夜中,而对家人和朋友则隐瞒他们的目的地。那些人开始怀疑,这个刚刚出现的、所谓的“异族天才”以津真天,是否她的真实面目只是一个低劣的学术骗子,专门诱拐年轻人本应走向生活正轨的头脑。流言蜚语取代了溢美之词,过去所有璀璨的光环一瞬间变成了沉重的枷锁,但身处于其中的以津真天却奇怪地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看法:直到某天夜里,她突然和几个特别交好的朋友一一告别。随后,她独自一人带上极少的水和食物,消失在了废城的外围。


于是,废城机械螺旋的齿轮走到了第一个节点。在以津真天20岁的时候,她终于做出了第一个、也绝不是唯一一个关乎于她命运的决定:在一天清晨,她的同伴们意外地发现,以津真天骑着一匹金属马,风尘仆仆地从远方赶到军营的校场。她召集了她所能召集的、迄今为止所有愿意追随她的同伴们,并告诉了他们一个消息:

“我跟我的母族一刀两断了。”她平静地陈述道,仿佛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而且我已成年,父亲也已在我成年之际选择了我的母亲,不再愿意在我身上投入过多作为父亲的爱。所以,现在的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自由人。但是,”说到这里,她抬起头,人们惊讶地发现她原本天生的一双温和的棕色眸子不知何时变成了冰冷的浅蓝色,如同大海上燃起的点点磷火。“我真诚地希望,在我面前的各位都将是,或者说,都将朝着我们共同期冀的那个‘完整世界’而前进。”说到这里,她身旁的机械马忽然自体分解成了一堆金属零件。只见那些零件在众人的注视下竟发出了冰冷的蓝色火焰,缓缓组合成一个高脚盆。真天从怀里取出一把小刀,割开自己的左臂,鲜血顺着她伤痕累累的胳膊流进了高脚盆中。待真天收回手臂,那血早已被高脚盆中的液态氮冷却成了一块晶莹美丽的血钻石。“我并不会像以前的人一样强迫你们。我尊重你们遵从自我的灵魂而做出的选择。而那些留下来的人,在新世界到来之时,你们的事迹将被永远传颂,即使是冰冷的水与无言的土地也会为之动摇。你们的家人将得到一直延续到死亡的真正幸福,而你们的名字将会成为机械螺旋上最为耀眼的光斑,随着永不停息的旋转(The Gyration)一起进入至高的塔顶。”


这就是被后世称为“校场歃血”的故事。据传在那次盟会上,前前后后约有两百余名年轻人割开手臂,将自己的鲜血交给了以津真天。随后,真天便带着他们离开了废城,一路往北而去。在终年积雪的恩布拉(Embla)山脉之后,第一个废城以外的军事基点在鲜花簇拥之中被建立起来。当这座城终于正式落成时,真天亲自将它命名为“Nýtt land”,意为“新的土地”。消息传回废城,所有人都为之震惊而愤怒,而那些年轻人的亲人们则在一天早上被集体传唤到废城的最高点,“加德(The Gard)”之中,从此,就连废城的螺旋中也再也没有关于他们的波动。军队从各地被集结,废城的中心也被调整为战时状态。而无论他们做了何种准备,他们都无法翻越那座雄伟而寒冷的恩布拉山,来到后面温暖而美丽的拉平原(Rarr Plain)。而真天的部队却总能轻易地从各种意想不到的角度击溃前来骚扰的废城部队。久而久之,废城也渐渐停止了大型的袭扰活动,而拉平原除了建起一座城后,也并没有做出什么其他的举动。但在“新地”建立后八个月,废城的城主却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从远方寄来的、带着严霜纹章的纸质信件。上面用真天标志性的华丽字迹,简洁而干脆地写了一句话:


“尽管抵抗吧,我将在一年之内让所有为人者心甘情愿为新世界的诞生献上鲜血。”



那年,她22岁。







===

*关于“零号脑”身处于理论上如果不会受到外界干预就绝对不会死去的环境却意外失去生物活性的原因,史学家分为了两派:一派坚称,“零号脑”的死亡系生物自杀行为,并举了大量古代生物学例证来证明这一观点;而另一派则认为,当时的第一任城主自上任后针对自然派种种雷厉风行的改革,很大程度上可能与“零号脑”的死亡有关。但在风历塔正式投入生产后五个月,所有人都接受了后者的说法,即“零号脑”是被第一任城主谋杀的。






琥切泠白
小练习,氛围光影有参考

小练习,氛围光影有参考

小练习,氛围光影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