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鸩津

2194浏览    45参与
–硝化海马体–

官方的新皮也太好看了!!!gkd给我上架啊啊啊啊啊啊!!

鸩鸩也搞快点吧> <顺便卑微宣个群,吃一口吧可冷了

官方的新皮也太好看了!!!gkd给我上架啊啊啊啊啊啊!!

鸩鸩也搞快点吧> <顺便卑微宣个群,吃一口吧可冷了

引路的风筝,追风筝的人

【鸩天】互相换装

·看看这个起名废

·同居前提

·如果可以接受,请~


“怎么?你要试试这件衣服吗?”鸩看着从回家就一直抱着她那件羽绒服的以津真天,问道。

以津真天眨巴眨巴眼睛,一言不发地盯着鸩。

“不会是真的吧?越来越看不懂你了。”鸩说着走上前,试图从以津真天的怀里拽出那件衣服“好了,我要收起来了。”

以津真天死死抓住那件衣服不放开,依旧盯着鸩。

“?你不是真要抱着它睡觉吧?那我不管你了。”鸩说着做势要离开的样子。

“不要……”以津真天一副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她轻轻拽住鸩的衣袖,小声说道。

“……哎呀,真是败给你了。正好,外面在下雪诶,不如一起去看看,顺便让你试一下?”

“这...

·看看这个起名废

·同居前提

·如果可以接受,请~


“怎么?你要试试这件衣服吗?”鸩看着从回家就一直抱着她那件羽绒服的以津真天,问道。

以津真天眨巴眨巴眼睛,一言不发地盯着鸩。

“不会是真的吧?越来越看不懂你了。”鸩说着走上前,试图从以津真天的怀里拽出那件衣服“好了,我要收起来了。”

以津真天死死抓住那件衣服不放开,依旧盯着鸩。

“?你不是真要抱着它睡觉吧?那我不管你了。”鸩说着做势要离开的样子。

“不要……”以津真天一副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她轻轻拽住鸩的衣袖,小声说道。

“……哎呀,真是败给你了。正好,外面在下雪诶,不如一起去看看,顺便让你试一下?”

“这可不是我说的哦~”以津真天“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不过对于你向我耍脾气的处罚,从现在开始到回家,你都要听我的,听见没有?”鸩的嘴角浮现了一丝坏笑。

“嗯”沉浸于兴奋中的以津真天显然没有意识到鸩这句话的深意。

“好的。我先教你把这件衣服穿上。”鸩说着拽出了以津真天怀里的衣服,“该说不愧是以津真天吗?叠的这么整齐。”

“这个带子呢,你先把它套上,然后再穿上袖子。”

“这个腰上的带子,是为了防止灌风。”

“……”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将那件衣服穿好了。因为鸩本来买的就要大一号,所以它在以津真天的身上正合适。

“好了,把你的衣服拿出来吧,不然你准备

让我穿什么?”

“哦,哦,我忘了。”以津真天一溜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她那件羽绒服。

看着那件长款羽绒服,鸩感觉她穿在身上衣摆会拖到地上。事实也是如此。

看着鸩看着快要拖到地上的衣摆一脸尴尬的表情,以津真天很努力地在憋笑。

鸩看着她的表情,狠下心来,决定了一件事。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两人没有什么交流,也没什么可说的。

以津真天感受着鸩的那件羽绒服。温暖,厚实,又防风,正如她一样,可靠,体贴。不过她为什么要买这么一件衣服呢?以津真天想不明白。

鸩穿着以津真天的衣服,试探着她的温度。轻盈,柔软,适合都市里穿。她有些怀疑她为什么买那么一件羽绒服,难道她还在担心她会回到那一段时光吗?

两人到了公园的入口,鸩也要开始她的计划了。

“好了,在进入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鸩说着将以津真天的帽子的前沿合上,将藏在里头的搭扣搭上。

“在我让你摘下之前不许摘下哦。”鸩笑着说道。

“阿……阿鸩?”被剥夺视觉的以津真天有些慌张,她伸出手,漫无目的地向前摸索着,想找到能抓住的东西。

“哦,我在这里。”鸩将以津真天的手抓了过来。“不要松手哦。”

“阿鸩……我害怕……放开我好吗?我不敢了……”以津真天又一次委屈地要哭出来了。

“不行的。”鸩拒绝了。“享受一下这种感觉吧。”


鸩牵着以津真天的手,缓缓的向前走着。

以津真天握着鸩的手,缓缓地跟在后面。“如果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该多好啊”她心里想到。

冷风吹过,鸩不由得一哆嗦。

“嘿,我想知道在你心目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没等以津真天开口,鸩突然问道。

“嗯……救世主一样?每次都出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比如这次,我父母刚离婚三天,你就过来了。”

“比喻十分贴切。我确实十分凑巧地出现在你失意落魄的时候。我可以说我喜欢看到你沮丧的样子吗?”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藏在某个角落里,看……或者说监视着我?”

“嗯……你可以这么认为。下周你的二姨就要过来了,我们又要说再见了。虽然很舍不得。期待下次再见……或者不要再见。”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涩。

“阿鸩……你可不可以不离开我?我真的舍不得你。”

“不行。”鸩斩钉截铁,“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长久地待在你身边。这是对我做错一些事情的惩罚。”

“……哎呀”以津真天突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鸩大惊失色,连忙转过身,抱住了以津真天。

“小心点。”鸩责备道。

“我……我看不见路。”以津真天委屈的说道。

以津真天面前的帽子被解开,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鸩的脸。背着灯光看过去,她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

“阿鸩……我……我喜欢你。”


赶工作品,人物背景尚需细磨,感谢大家的喜欢~


枫彧要喝粥咕

为鸩津做出贡献!还有十分感谢木董慕槿大大的头像授权(´▽`ʃƪ)

为鸩津做出贡献!还有十分感谢木董慕槿大大的头像授权(´▽`ʃƪ)

总有人叫我老白

【鸟羽组】同等孤寂

#是cp鸩天,自行避雷,ky退远。


#凑产粮,很短,会有后续。


#来自mp磨真天的自己,我鸩皮等级高和我没出锅没关系。


#俗话说,文章不够,自戏来凑,就是如此。


#私设和ooc是我不接受反驳。


#若能接受,请继续。


——


雀鸣切切,响应在耳边的声响是很悦耳的。


染满鲜血的金色羽毛从身体上脱落,无视身后慢慢靠近的气息,颤抖着身体慢慢俯身拾起。

“不会交给你们的……”

大口喘息着,紧抓着几近断裂的羽翼,可以清晰感受到骨骼碎裂的痛感。


那置我于死地的目光和撕心裂肺的疼痛……我不想再沐浴在这视线之下了。


用尽全力飞舞起身,牙关紧锁,受伤的翅膀挥舞...

#是cp鸩天,自行避雷,ky退远。


#凑产粮,很短,会有后续。


#来自mp磨真天的自己,我鸩皮等级高和我没出锅没关系。


#俗话说,文章不够,自戏来凑,就是如此。


#私设和ooc是我不接受反驳。


#若能接受,请继续。


——


雀鸣切切,响应在耳边的声响是很悦耳的。


染满鲜血的金色羽毛从身体上脱落,无视身后慢慢靠近的气息,颤抖着身体慢慢俯身拾起。

“不会交给你们的……”

大口喘息着,紧抓着几近断裂的羽翼,可以清晰感受到骨骼碎裂的痛感。


那置我于死地的目光和撕心裂肺的疼痛……我不想再沐浴在这视线之下了。


用尽全力飞舞起身,牙关紧锁,受伤的翅膀挥舞下鲜血,为完全遮挡住这痕迹,只得随手摘下旁边仿佛沾满了利刃的粗长叶片,虽不知是否有毒,但这是唯一可以掩盖住自己伤痕的方式。


尖刺抚上伤口,疼痛顺着神经直达脑内,为忍住呼声而紧紧咬住嘴唇,以至于唇角被硬生生的肿胀最后被咬破。而嘴角所溢出的血液却被叶片沾去。

在隐蔽的树林中闪躲,以浓密的树叶和枝头掩盖着自己的身形。


“已经……走了呢。”


探头发现已经不见了人以后安心的叹了气,体力虽已然耗尽,却还是坐在枝头稍缓了一些体力便打算转移自己的位置。

走了几步就已经因为翅膀所传来的刺痛而站在原地,酸痛的脚踝再也无法无视,此时的一切都似乎已经陷入了死局。


“是谁?”


脚步声交替传来,自己重新拾起了警惕,即使再没力气反抗。


“鸩,只是路过。”


很聪明的回答。谨慎至极。

任谁都能看出来此时的自己已是体力用尽。她的回答,只是为了骗取自己的信任罢了。


又怎么可能有人接近我不是为了我身上的黄金羽毛。


“你也想抓走我……?”

“不……我没有兴趣。相反,倒是你们扰了我的清净。”她停顿了一下,“若是受了伤,可以到我那里疗养一段时间。我不会介意。”


她的目光中带有一丝忧郁,一丝惆怅,一丝恐惧,一丝无奈,一丝同情。

但更多的,是无尽的寒光和无穷的杀意,以及数不清的落寞。

那双眼眸……


同我相似,是值得信任的。


身处绝境中的自己,发自内心的如此希望,也是如此坚信的。


暗自念了几遍她的名字,使之牢牢刻在心底,随后勾唇露出了一抹清纯温顺的笑容。

“那么……麻烦叨扰了,以津真天,请多指教。”


–硝化海马体–

【鸟羽组】青咲(一)

这是她第二次看到那孩子了。

乌黑的发,有些毛躁,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缝着补丁,打着赤脚,在她家府邸后的小巷中与其他的叫花子打得不可开交。她一个人势单力薄,显然寡不敌众,倒在地上用手护着腹部,大约是抱着什么东西。那群围殴她的小叫花子她认得,在这一带活动已久了,偶尔她也会从他们口中打探些情报。

昨天也见她从附近几条街路过,匆匆忙忙地像是在寻觅些什么。

大约是新流落至此的罢?她坐在房间窗口,单手托腮,颇有些百无聊赖地旁观着这场结果毫无悬念的群架。

“小偷!把东西还来!”为首的一个大男孩显然是孩子头,手持一截树枝,擦了擦脸上的污垢,带领着众人更加卖力地下手。

啊啊……再这样下去,那个女孩子...

这是她第二次看到那孩子了。

乌黑的发,有些毛躁,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缝着补丁,打着赤脚,在她家府邸后的小巷中与其他的叫花子打得不可开交。她一个人势单力薄,显然寡不敌众,倒在地上用手护着腹部,大约是抱着什么东西。那群围殴她的小叫花子她认得,在这一带活动已久了,偶尔她也会从他们口中打探些情报。

昨天也见她从附近几条街路过,匆匆忙忙地像是在寻觅些什么。

大约是新流落至此的罢?她坐在房间窗口,单手托腮,颇有些百无聊赖地旁观着这场结果毫无悬念的群架。

“小偷!把东西还来!”为首的一个大男孩显然是孩子头,手持一截树枝,擦了擦脸上的污垢,带领着众人更加卖力地下手。

啊啊……再这样下去,那个女孩子会死的吧。她想。可是这纷乱的时代,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谈何关心他人性命……

随后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出现在大孩子手里。

”住手!“她不由得站在窗口向楼下喊了一声。

“哦哦!鸩姐!”听到了她的声音,有些孩子对她挥了挥手。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有些急促地跑下了楼,从后门出去面对那群孩子。这群叫花子年龄不等,话都不甚说得清的孩子到几乎是半个成人的少年,皮肤黑峻峻也脏兮兮的,上层的人们见了多数避之不及。

“鸩姐,这丫头偷我们东西!”群殴随着她的出现停了下来,个子较小的一个孩子指着那女孩大声嚷嚷。她顺着那男孩手指的方向看去,女孩满是血污的脸灰尘扑扑的,短发也乱得像鸡窝一般,因疼痛而拧在一起的眉毛,死死咬着下唇,听到那小个子的话一瞬间两眼睁大了:“我没偷东西……!!”

“那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拿出来给大伙看看啊?”另一名声音有些细细的少年挑了挑嘴角,不出意料看到她欲言又止的神情,转头面对着她,”鸩姐您回去歇着就好,我们有些小纠纷和误会,和这丫头问问清楚。“

她看了看那女孩,再看了看这群男孩,挥了挥手:“别打了,在这里闹得人心烦,都散了。”

那男孩头头听了这话自是不乐意,好容易逮着个小女娃子可以撒气,这位贵府千金一句话就给放跑了?“鸩姐,这不成。她偷了咱们吃饭的家伙,就这么放了我们哥几个怎么吃饭啊?”

大男孩比她高了快两个头,提着树枝一步步逼近她。她丝毫不畏惧:“这点银子够不够换她手里的东西?”男孩接过自她手里飞来那小东西,是一个散发着香气的荷包。打开一看,里面的一点碎银足够他们吃一个星期了。

大男孩把那香囊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眼珠转了转,举起手里的树枝挥了挥,“撤了撤了!鸩姐请饭了!”

“你叫什么?”鸩有些好奇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女孩,一对罕见的赤色眸子亮晶晶的,红水晶般,颇是漂亮。

“你……又是何许人也。”女孩的嘴唇有些干裂了,声音带着几分嘶哑,不卑不亢地与她对视。

她笑了一下。“我没有名字,大家都唤我鸩。”她指了指白墙后的大宅,“那里是我家。”

女孩迟疑了一下,随即开口道,“我名为以津真天……今日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谢过鸩千金了。”语毕她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大约是因为脱力,一直抱在胸口的小盒子不慎滑落。“啪嗒”一声,里面一个闪闪发亮的小物什弹了出来。

是一片金羽毛。

鸩瞟了一眼,好家伙……怪不得被那些小叫花子追着要了这么久。刚想伸手去帮她捡,手就被毫不留情地打开了:“别碰它!”真天一愣,随即道歉,”……抱歉。“

“无妨。那你自己捡罢。”她双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冷冷打量着她,“这是何物?带着剧毒一般,碰不得。”

真天将那羽毛仔细用一方干净的小手帕包好,放进盒子里。“我母亲的遗物。”她低着头,乱糟糟的青丝遮住了光,有些看不清脸上的神情。她慢吞吞地扣好小木匣的锁,短暂迟疑了一下后开口又道,“我这种人千金还是少接触比较好……今日之恩他日必定再报。失礼了,先行告辞。”说罢摇摇晃晃准备朝巷子外走去。

“等等。”鸩出声挽留,话已出口但一时接不上下句,想了一下,“你要不要先吃顿饭再走?”

“我不是叫花子,不受嗟来之食……”真天皱了皱眉,说道。虽然鸩出手救了她,但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比之前那些男孩子还要凌冽些。既然能镇住那些人,是更厉害的人也说不定……。

这女孩子不简单,其言谈举止一看就和野孩子不一样。

真是好奇啊。

鸩眯了眯眼睛。“权当是陪我打发无聊的时间,如何。”

真天愣住了,没有想到什么话反驳。她本能地感受到危险,却没拒绝。毕竟饥肠辘辘的时候,还是先来一顿饭暖暖身子吧。

“那便……叨扰了。”最终她垂下了眼帘,抱着那小匣子随着白发的千金进了那豪华的府邸。

彼时真天初到那大都市,尚不清楚状况。

如果她知道那就是三大黑帮之一“毒羽”的府邸。

如果她知道那就是“毒羽”头目最宠爱的千金。

那么那时会利落些直接拒绝然后离开吗。

命运这种东西,不好说啊。

*是民国paro的鸟羽组,条漫实在肝不出来了,小学生文笔
*估计没啥人看吧,后续心安理得随缘咕咕了

–硝化海马体–

上课摸了个民国pa的鸩津…总觉得鸩的扇子配旗袍非常nice

『小叫花子,跟我回家,我就保你族人性命。』

上课摸了个民国pa的鸩津…总觉得鸩的扇子配旗袍非常nice

『小叫花子,跟我回家,我就保你族人性命。』

風見鷄

【鸩x以津真天】饮鸩止渴,甘之若饴


  短小摸鱼向,不足千字意识流(……)
       是存梗,改天展开来写
        相关→平行世界
       ooc严重,文笔烂,混在dalao中瑟瑟发抖
  黄金羽毛消失的那一刻,我的怀中只剩鸩毒
  BGM:モノクロアクト
  写的差,凑合看看吧(……)
  

  不管多狠的伤痛,它都终将被遗忘,被埋没在风雨中。仰望天空,那里有着最遥远的孤独。
      ...


  短小摸鱼向,不足千字意识流(……)
       是存梗,改天展开来写
        相关→平行世界
       ooc严重,文笔烂,混在dalao中瑟瑟发抖
  黄金羽毛消失的那一刻,我的怀中只剩鸩毒
  BGM:モノクロアクト
  写的差,凑合看看吧(……)
  

  不管多狠的伤痛,它都终将被遗忘,被埋没在风雨中。仰望天空,那里有着最遥远的孤独。
                    ————《モノクロアクト》
  
  

  寂寞是最毒的蛊。
  
  无人愿与同行,也对人敬而远之。鸩一直认为自己就会这么孤独下去,形单影只。
  
  她的世界是单色相片。
  
  被伤害,却不去伤害别人。
  
  她的羽毛上是双重的毒,隔绝了她与这个世界。
  
  想要爱人,想要被爱,她的内心在大声地叫嚣,却无权向命运宣战。
  
  漫漫长夜,鸩的羽毛有隐隐的蓝色,可就连奢光如命的飞蛾,也不肯为她驻足停留。
  
  因为连蛾都懂得,什么叫饮鸩止渴。
  
  可有只妖偏偏就不懂。
  
  以津真天。
  
  鸩是在橙花海边遇见以津真天的。晴天的阳光暖融融的,鸩眯着眼在一块岩石上站着。这是她唯一觉得自己能待的地方,至于看橙花,那不过是做做[什么都有]的梦。
  
  然后鸩就看见了同样站在花海边的以津真天。
  
  暖阳醉人,恍惚间,鸩误以为那金黄的羽毛是橙花。真美啊,仿佛是黑白照片里的一抹亮色,黎明时最灿烂的朝霞,照亮了她空无一人的夜晚。
  
  待鸩反应过来,以津真天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你好。”
  
  一瞬间鸩以为是一朵橙花在呢喃。幸好她很快反应过来:“……”
  
  “你好。”
  
  “可以陪我去看橙花吗?”以津真天的鸟爪轻轻拉着鸩的袖子,鸩一愣,条件反射地摇头。
  
  “不要过来。我的羽毛有毒。”
  
  再次说出这句话,她的嗓子有些干涩。
  
  以津真天看着她,红色的眸子像火焰,不热烈,但是温柔而深沉。
  
  “没关系,披上我的羽毛吧。”
  
  鸩承认以津真天的编织技术很不错。两只小巧的鸟爪,编织出羽毛斗篷,还有她们的衣物。
  
  鸩内心的毒褪去了。
  
  之后她们便生活在了一起。
  
  “不要碰我。”鸩总是这么说。
  
  “没事的。”以津真天每次都这么回答她。
  
  因为她们生来注定了孤寂。橙花海边一见,同行数年,相依相靠。
  
  单色相片中,金色是唯一的色彩。
  
  “如果有一天你陷入危险,我定会舍命相救。”鸩不善表达,只是在心里一遍遍默念,“谁也不可以伤害她。”
  
  直到那一天看着以津真天倒下,血染的断袖,红色灼痛了鸩的双眸。
  
  “你知道饮鸩止渴后一句是什么吗?是甘之如饴,甘之如饴。”
  
  甘之如饴,甘之如饴。
  
  即使知晓了结局,我也愿意留在你的身边。
  
  鸩认为,自己不是一个人,心里还有另一个,与金色的蝴蝶翩翩在橙花中央。
  
  像中了蛊虫的毒,痴迷其中。
  
  寂寞是最毒的蛊。

——————TBC——————

复键(……)

《モノクロアクト》很适合她们!

她们有那——么好!!!但是我写不出亿万分之一!!!

我就是个废人【。】
  
  

  
  
  

无翼。

沙雕图做起来太爽了,给我一个小时我能做一百张(闭嘴
占你们一个tag.发完我就跑。

沙雕图做起来太爽了,给我一个小时我能做一百张(闭嘴
占你们一个tag.发完我就跑。

風見鷄

【鸩x以津真天】逆光的蝶

        以津真天和鸩
  短篇一发完结
  百合治愈……向
         ooc与私设如山
         ky退散
  极渣慎入!!!
       

  
  “不要碰我。”
  这是鸩第一百零一次对以津真天说。
  扇子扑棱扑棱,驱赶着她身边的一只蝴蝶。
  蝶儿茫然失措地飞...

        以津真天和鸩
  短篇一发完结
  百合治愈……向
         ooc与私设如山
         ky退散
  极渣慎入!!!
       

  
  “不要碰我。”
  这是鸩第一百零一次对以津真天说。
  扇子扑棱扑棱,驱赶着她身边的一只蝴蝶。
  蝶儿茫然失措地飞舞,又不舍的离去。
  “没事的。”以津真天靠着一棵树坐下,“又不是第一次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身上有剧毒。”清冷的声音仿佛被雪女冰冻过一样:“会伤到你。”
  一只白蝶儿见了鸩一身艳丽羽毛,毫不犹豫地扑上来,不想立即倒毙在地。
  地面,鸩站过的地方已失去了绿色。
  “我不怕。我们是友人呐,当然要一直在一起了!”
  “真天……”鸩很想说什么,又生生咽了回去。
  “走吧!我们去看橙花……”
  鸩总是随着以津真天走,就正如人们跟着光跑、飞蛾扑着火一般,不同的是人们能找到回家的路,飞蛾只能死在火光里。
  也像蝶儿只知彩艳美,不知它毒之深。
  可鸩不想一直和真天这样下去。
  她总有一天会伤到真天,美好的日子总有要结束的时候。她还是要逆着光,在无尽的黑暗中度日如年。
  轻轻碰一下花骨朵,花就整棵枯萎了。
  慢慢倚在树边,看着树倒下,什么也不能做。
  “不怪你”
  以津真天这样说着。
  “命运本就是如此。”
  我们都是被孤立的,无法触碰什么,包括遥不可及的爱情。
  鸩假装自己是正常的,想像着自己握到她的手。
  至少还有你呢,真天。
  

  几天后。
  以津真天进了一个寮,带着鸩一起搬起去。
  鸩很少上阵,只是待在结界里,也只能在结界里。
  她自我感觉自己不怎么受待见。毕竟第一天来,她就无意撞到了樱花树上,把它毁了,让真天不得不每天出门打蛇赚外快偿还。
  鸩觉着愧疚想去补偿,谁知阴阳师大人不干,给她下了禁足令,于是她改名叫“毒枭”。看着总是不舒服,可她只能做这些。
  其实六星了,有了力量,能控制毒素的。
  鸩默默想。
  说不准哪一天就六星了呢?
  咳,不可能的。
  也说不定在这之前就把她反魂了。
  










  鸩升到了四星。
  虽是作为升星材料给以津真天的。
  真天五星满了,就差把鸩五星然后喂了。
  阴阳师将她们委派出去做任务好升星。
  真天不情愿的出门,觉醒后的紫发飘扬在风中迎着晨光。鸩心中虽五味杂陈,但也坦然,缓步出寮。
  “鸩,我、我……对不起你……”
  “……别这样。”
  “我不想没有你……”
  “真天,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我注定要背着光在黑暗中生活,死与生没什么区别。你本不该被我拖累,去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你就是我的幸福啊!”
  “…真天!…”
  “我们逃跑吧!留下御魂与契约,不再受牵制!”
  “真……”鸩刚想说出口,一个小纸人就急匆匆的跑来:“大人要你们立刻回寮,土蜘蛛要出现了!”
  “轰”一声,鸩和以津真天的身后现出一只硕大的蜘蛛,蛛丝快速喷出—————
  “毒之华!”鸩迅速射出毒羽抵挡。
  以津真天立即接上:“千羽风之舞!”
  土蜘蛛摇晃着巨头,召唤出一群小蜘蛛。场面一度难以控制,两妖很快伤痕累累。
  “鸩你快去喊他们!”真天声音急切。
  “要死一起死,不去!”鸩咬牙坚持。
  可恶……身体好痛……
  “你受伤了!”
  鸩低头一看,只见腰腹已血如井喷。
  不等她发话,真天就扑上前用身体捂住伤口,沾了满身的毒……
  “不要!!!真天!!!”
  撕心裂肺地喊着,推开了紫发鸟妖。
  “这毒,……不冷。”以津真天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嘴边有红色的液体滑下来。“很暖和……啊啑,……身体突然好冷……看来要说再见了呢。”
  “不要,坚持一下,我……”鸩挣扎着爬起,却又无力的瘫软下去,“真天,真天……”
  以津真天撕下一截袖子,捂在鸩的伤上,脸带着些许发青的笑意:“下一世……咳,我们还做朋友好吗?”
  说着,跌跌撞撞的移过去,迎向土蜘蛛,引爆自身所有羽毛:
  “千羽风之舞!”
  

  ………………………………
  


































  “鸩姐姐好。”
  “小草好。”
  六星觉醒的鸩坐在庭院里,和大家打着招呼。
  “晴明大人好。”
  “鸩,早安。”
  “鸩前辈。”
  “白狼早安。”
  “鸩姐姐~”
  “金鱼姬,早安呐。”
  “鸩。”
  “神乐大人。”
  鸩现在是寮中扛把子之一,式神们都喜欢着她。
  她也一直在努力变友好。
  

  今天是第一千零一次想你。
  那断袖我还留着。
  我终于不是以前那逆着光的傻蝶儿了。
  你看到了吗,真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累【bushi
鸩真她们有辣———————么好!!!
辣么辣么好!!!
此生无悔入此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