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鸿宾楼的鸭子权璟所的蹄子

   1参与
安大略

【罗槟/季白】遣尽风流(29)

响应群众的呼声,继续更这篇。我先前担心,本来是律政剧,结果被我写成家长里短,一地鸡毛,全然谈情说爱,担心大家嫌我不专业。感谢大家喜欢这篇文。

推荐《瞻彼淇奥》的那条评论,我也认真看了,我自己也喜欢这篇文儿(虽然看的人不多)。我私设它发生在唐代,我小时候做梦都想回唐朝(看神探狄仁杰看的)。慢慢来,啊。

本章tag有彩蛋。

.

 

 

罗槟进门的时候大衣铺开来,带进一股深秋的凉气。林静薇挽住他的胳膊,走在他的左边。服务生前头带路,一路深入。包间在店铺的后边,要穿过竹林飒飒流觞曲水的庭院,踏青石板路前行,包间建筑的主体缺同体为白色,金黄色的窗户背后是温暖的世界。罗槟对...

响应群众的呼声,继续更这篇。我先前担心,本来是律政剧,结果被我写成家长里短,一地鸡毛,全然谈情说爱,担心大家嫌我不专业。感谢大家喜欢这篇文。

推荐《瞻彼淇奥》的那条评论,我也认真看了,我自己也喜欢这篇文儿(虽然看的人不多)。我私设它发生在唐代,我小时候做梦都想回唐朝(看神探狄仁杰看的)。慢慢来,啊。

本章tag有彩蛋。

.

 

 

罗槟进门的时候大衣铺开来,带进一股深秋的凉气。林静薇挽住他的胳膊,走在他的左边。服务生前头带路,一路深入。包间在店铺的后边,要穿过竹林飒飒流觞曲水的庭院,踏青石板路前行,包间建筑的主体缺同体为白色,金黄色的窗户背后是温暖的世界。罗槟对林静薇说:“你朋友的手笔真够大的。”林静薇点头称是:“留学时候认识的,原来学经管,后来改营餐饮了。还是有底。”

林静薇带罗槟亮相,一进包间,满座皆惊。哎哟哎哟的声音不绝于耳,林静薇的嘴唇又成大红色了,垂目而笑,并不主动解释。一个男人迎上来,一看架势就是今天的主人,餐厅的老板,望着罗槟说:“这位是?”

罗槟赶紧接上:“罗槟。林小姐的朋友,听说大家都和伴儿来,我便被带来了。”

有几个女同志在起哄,大家的眼睛都有意无意往罗槟身上瞟:“哎哟!静薇,你老实说吧,哪种朋友?”

俩人脱下大衣,并排入座,林静薇一撩头发:“你们看我们像哪种朋友?”

女的们开始嘻嘻笑,不说话,等着他们主动宣布。

“就说说怎么认识的吧?”有个女的站起来,给罗槟和林静薇手边的杯子倒饮料。

罗槟朝倒饮料的女的微微一笑,表示感谢:“算是同事。”

同事,同事。罗槟想,我和季白也是同事,总一起待在床上的同事。脑袋里总想起今天早上的情形,躺在床上翻着书的季白,在玄关换鞋的季白。他的眼睛客气地扫过这一桌人,一个也不认识,他开始对这场宴会感到厌烦了。

菜算不上好吃,也算不上难吃,品类丰富,什么都有。据闻本餐厅是多样化经营,旨在让顾客体会到祖国大江南北的地域特色。譬如被煎成金黄的舟山带鱼,吊着透明蜂蜜样汤汁的东北锅包肉,清爽可口的云南汽锅鸡,主食是四川的燃面,上海的生煎。虽然主厨也是米其林出来的,但为了迎合华北地区的口味,在加以创新的过程中适当改进,比如汽锅鸡稍微咸点儿,燃面口味淡点儿。林静薇是易胖体质,所以没样都只吃一点,还是品出点妙处来,直夸她朋友:“老周,这黄鱼真棒,不咸不淡刚刚好。”

她朋友摆摆手:“要说我这手艺,主要还是留学时练出来的。”

坐林静薇旁边的女人指指林静薇:“留学锻炼人生,我和静薇,那会儿每周都上你们家蹭饭去。”

林静薇端起手边的红酒,抿了一口:“我现在也学做饭呢。”

话正说着端上来一份汤,蒜烀白菜汤,奶油白色的汤,白菜叶被煮的稀烂,甩了金黄的鸡蛋皮、金华火腿丁、鸡丝在里边,闻着喷香。汤靠着罗槟,罗槟端起一只碗,对林静薇说:“这汤不错,给你盛一碗?”

林静薇旁边那女的又帮腔:“哇,罗先生好体贴啊。”

林静薇本来不愿再喝汤,话刚到嘴边,就听见这个,朝着罗槟一点头:“不要多盛。”

罗槟把盛好的汤搁在林静薇手边,林静薇不急着喝,眼睛拿笑舀着他,她把这场赞许无限拉长为含情脉脉,并且有意于让整桌人看见。

电话铃声救了罗槟,铃声一响,气氛全盘中止,先前营造的一切归于湮灭。罗槟拿出手机一看,是戴曦,桌上的各人已经开始继续热闹了,接个电话不叫事儿。他直接走到包间外边去了。

戴曦风风火火,开门见山:“罗老师!真的如您所料!我刚认真研读了锐东出具的财报,佳伽果然有不良资产,财务造假很严重。”

罗槟朝包间看了一眼,拿着电话又走远了些:“做业务,上资本,降价补贴,抢市场,继续补贴,停止补贴,涨价。这是产品和资本的基本玩法没错,但他们这次做的有些过火了。”

戴曦有些不好意思:“罗老师,我的财务知识还是不够,当初根本想不到这一层呢。”

罗槟又跟戴曦嘱咐了几句,要她把正式财报做一份精简版出来,方便到时跟王威那头对接,转身回了包间。林静薇还在桌边浑然不觉地跟朋友谈笑,见罗槟回来了,她的嘴角晕开一点笑,手情不自禁地伸过去,拉着罗槟坐下,好像罗槟自己没能力坐到椅子上似的。罗槟心里却想的是:这段关系估摸着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林静薇跟他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即使林静薇不带着一丝利用的意图同他接近,她帮着佳伽集团隐瞒财务造假也是真。就算骗来王威的投资,日后迟早也有东窗事发的一天,如果恰巧砸在王威手里,他们权璟将难辞其咎,到时候罗槟不知道又要背多少黑锅。现在林静薇和王威倒是谈得不错,王威差点就信了他们那套故事。罗槟已有计较,既然投资不成,直接把他们财务造假的事情告诉王威,压低他们的股价,直接从投资改收购,那才是大获全胜——不过,林静薇咽得下这口气吗?

饭局散伙,一帮人在餐厅门口纷纷告别,原本有几个人撺掇着下午一起去唱K,但林静薇说自己和罗槟下午还有事,就不去了。罗槟开车载林静薇回家,午后,两人因为饭饱,都带着点儿晕乎乎的困意,可就是这样,林静薇也没放弃跟罗槟打直球。她坐在副驾驶,扭过脸来,刚刚补过妆的脸依旧容光焕发:“你下午有事吗?”

罗槟望着前边,笑了:“你刚刚不是说你有事吗?”

“你没事我就没事,就算你有事——噢,我也可以没事。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餐。”

“我听说减肥的女士都不吃晚饭的。”罗槟说,“那天晚上带你吃了高碳水,我到现在都过意不去。”

“晚饭吃多了不怕,加大运动量就行。”林静薇拄着脸,“男士也要注意运动。”

“我早上刚跑了步啊。”

林静薇有点失落,有点轻微的恼怒,可脸上仍是笑着的,她感觉罗槟这周变得奇奇怪怪的,先前他跟她明明不这样儿。

两人在车厢里头,就这么僵着,你看我,我不看你,可我知道你在看我。

“你那个朋友,喜欢你吧?”罗槟突然问。

“啊。”林静薇有点猝不及防。

“嗯。”罗槟说,“我不知道你带我去参加这个饭局,是为了让他刺激我,还是让我刺激他。”

林静薇扭过头去,盯着窗外:“他留学那会儿就喜欢我,后来想跟我在一起来着,可我总想着你。我觉得既然很多好男人都喜欢我,你也会爱上我的,可是时机总不对,我一直在等。”

罗槟没说话,不知道怎么说。过了特别长时间,他说:“我们在学校里,也没怎么说过话,毕业后也再没见过面啊。你不觉得我陌生吗?可能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

林静薇摇摇头:“没有,不觉得。我和你在一起,就是把你当从前那个罗槟,现在的罗槟怎么样我不在意。考虑你是谁根本没必要。”

罗槟说:“有点失望吧。”

林静薇:“没什么好失望的,你不爱我就算了。都成年人了。”她忍住眼眶里泛起的泪水,“找个地方停车吧。”

罗槟没有停:“马上就到了。”

林静薇下了车,罗槟眼看着她逃进小区里。

罗槟没发动车子,他的手机一直亮,拿起来,季白发来短信:鸿宾楼的鸭子,剩特别多,我打包带回来了,晚上来我家一起清扫干净。这是通知不是商量,勿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