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鹅兔

9564浏览    51参与
gooigpiop

兔子变小了!!!(2)

女设(兔子.高卢鸡.巴巴羊.)

沙雕有一点

男设(鹰酱.大毛.约翰牛.毛熊.其他都是男的)【 OK,不用那么麻烦。】

此时此刻。还在离开种花家。坐飞机回到莫斯科。坐这车抱着兔子。此时兔子好奇这个世界。观看着外面的世界。兔子他问。

兔子:大哥哥。这些高楼房子好漂亮。

大毛:嗯,非常的漂亮。

大毛:对了,你先在我家住一会。京兔。不能先让你回去。

兔子:京兔大哥哥。有很多事情做。

大毛:嗯。

大毛:等他们做完了。他们就会送你回去的。

兔子:嗯

好了,终于到了大毛的家。此时的大毛。抱起兔子下了。兔子置物观看。来到了大毛的家。在大毛的家,有鲜花和柜子,都是老喝酒的东西。...

女设(兔子.高卢鸡.巴巴羊.)

沙雕有一点

男设(鹰酱.大毛.约翰牛.毛熊.其他都是男的)【 OK,不用那么麻烦。】

此时此刻。还在离开种花家。坐飞机回到莫斯科。坐这车抱着兔子。此时兔子好奇这个世界。观看着外面的世界。兔子他问。

兔子:大哥哥。这些高楼房子好漂亮。

大毛:嗯,非常的漂亮。

大毛:对了,你先在我家住一会。京兔。不能先让你回去。

兔子:京兔大哥哥。有很多事情做。

大毛:嗯。

大毛:等他们做完了。他们就会送你回去的。

兔子:嗯

好了,终于到了大毛的家。此时的大毛。抱起兔子下了。兔子置物观看。来到了大毛的家。在大毛的家,有鲜花和柜子,都是老喝酒的东西。


兔子还在看肚子的时候,看到一张相片。一个大熊和三个小熊,还有一个小兔子。此时兔子。突然头有一点晕。突然越想越发疼,一到声音响出来。

大毛:兔子!!!

此时兔子被弄醒。直接喊道来了。此时兔子来到大毛的身边。大毛说到。

大毛:的收拾好的衣服和床边。你在这里睡就行了。

兔子:嗯

大毛:好了,现在也不晚。

大毛:先煮点东西。给你吃。

兔子:嗯

【直接跳过】

兔子:好饱啊。出去玩了, 【跳下凳子。快速的走了出去。】

此时的大毛大喊道。

大毛:

兔子跑了出去后。看着高楼以及和一个城堡。这个时候迷路了。兔子还想回去。发现。坟墓的地方。


兔子还想返回时那条路不见。飘起了烟雾。兔子很害怕继续往前。兔子走的过程中走着走着停一下脚。继续走的时候。


突然脚步声。兔子快速的奔跑。兔子奔跑的时候脚步声越大。兔子加速了脚步。兔子看到开一个草丛。躲了起来。以为在草丛中躲过一劫。可惜兔子背后传来了一只手。兔子回过头。


看到两个人的在兔子背后。兔子要尖叫声。直接捂住了嘴。两人要开口。兔子。哭了。兔子以为要吃掉。


达瓦里氏


嗯?!?!!!


兔子睁开了眼。一个是戴着帽子而已。一个眼罩的人。眼睛是红色。还有一个。戴着墨镜的叔叔。而且眼睛蓝色与黄色的。

头发是白的。一个头发是黄的。兔子回答道。


兔子:嗯,你们是谁呀?


毛熊:达瓦里氏,不记得我们吗?


兔子摇摇头。


南鹅一把推开毛熊。一把说道。


南鹅:老列巴,小同志变小了。他怎么可能记得我。


毛熊:你别以为自己多说几下。我就不知道。


毛熊不管南鹅,直接走到兔子身边。回问到


毛熊:达瓦里氏,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兔子:我当在看城市的时候,突然走着走着就来到这了。就有一场大雾就把我带到这里了。


毛熊:原来是这样。


毛熊:难怪如此呢。


兔子看了看四周。兔子提问到。



兔子:你们能不能送我回去?【可怜可爱的眼神】


毛熊与南鹅顿时看到兔子【好可爱呀!兔子可爱到极限了】南鹅,一把抱起兔子。就跑走。毛熊看见南鹅诶追的上去。


南鹅:小同事不要害怕。有我南鹅哥哥。你就不会出事,不会担心的。


兔子听到后,感恩到。


兔子:谢谢你,大哥哥。【兔子露出了微笑甜蜜的微笑】


兔子微笑后,南鹅你突然红起来了。(南鹅:小同志太可爱了吧。这微笑是天堂吗?这是何等的光芒啊!)


眼看兔子还在怀南鹅的怀里。此时的毛熊。一脸黑。生气到成都到多少了?毛熊回问道。


毛熊:你这个家伙。天天在跟我的达瓦里氏。连不给一个面子都没有。



南鹅:老列巴,你这什么意思啊?我们都好久都没有看到小同志了。他就不能陪我们玩多一会吧?


此时的月光下,烟雾散去。终于走到了终点的出口。兔子突然看到了出口。兔子看问道


兔子:亲,快看。出口好像要到啦。


两个人才停下来。刚对话到出口后。抵达了出口。兔子,在抵达出口的那刻。回答两人。


兔子:谢谢。你们帮我回去。【兔子在告别两人后。亲两人的脸颊。此时两人一斤红到不知道什么程度了。】


兔子刚要走的时候,毛熊拉住他的肩膀。毛熊回答。


毛熊:达瓦里氏,走之前我可以捏下你的脸吗?


兔子:当然可以。【兔子还是那个可爱的微笑。(毛/南:有谁能给我血包?)】


不知过多久后,大毛还在找着兔子的时候,却发现兔子在一个座椅上睡着了。立马抱起兔子。


大毛: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还是不管了,还是回去吧。


【好了,直接跳过。】


                           联合国会议


大毛:兔子,你怎么昨天睡在那里了?以后要跟着我出门哦,不要一个人出去喽。


兔子:嗯嗯。大哥哥。我昨天要感谢有个两人。把我送回去到出口哦。


大毛刚想说,鹰酱和他三人和他的小弟也过来了。鹰酱看着看大毛。鹰酱开口问道。


鹰酱:哟。大毛。跟谁聊天呢?


鹰酱低过头看着一个小不点。【鹰酱(心里):好可爱呀!!!都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兔子看相了。鹰酱,然后躲在大毛的背后。


你这样想,走过来看那个人。大毛维护了。背后的兔子。那么还在维护兔子的时候,鹰酱就上前了一步。看着大毛要动手时候,兔子拉住了他。开口问到。

兔子:能不能不要打架?【看着可怜巴巴都要哭的时候。】(这是要在场的人。一把脚盆鸡的丘比特一把爱心箭射到,各位在场的人)【众人:都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这是何等的天堂啊。微笑是有多么的魅力呀!这是什么伟大的光荣啊?】【大哥陌生:小妹妹,我喜欢你。】(来自秃子的眼神)【秃子:就是你想娶我妹妹吗?】【大哥陌生:这位大哥,你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而是真的真的,真的。】【好了,直接开通。】

兔子看着众人。开口问道。


兔子:大哥哥,这个人是谁?【兔子可爱的张开了。《微微的微笑》】


【鹰酱(心里):怎么那么可爱呀?不行,身为一个绅士。怎么会想到和兔子做爱的感觉。不说实话,如果是做的话,兔子应该是…


【作者:爹爹,果然说是对的。】【作者:鹰酱,一位大流氓。


【未成年。你还不能开那些呢。

好了没有啦?未完待续。

你给20个点爱心吧。

❤❤❤❤❤❤

清清烟岚

题都城南庄(七夕发刀哈哈哈)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小塞……”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


初见很平常。

“中华同志,你好,我叫南斯拉夫,可以叫我南哥。”

“南哥好。”乖巧。


春天到了,桃花开了。

“这桃花真好看!”中华不禁赞叹。

“嗯,桃花也是我的国花哦。”南斯拉夫不知何时已到她身边,注视着那绯红的桃花,“美丽浪漫,像不像我?”

“目前还没感受到你浪漫。”中华面无表情。

“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会把浪漫的一面展示给你的。”似笑非笑的语气。

中华吃了一惊,猛地抬头,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南斯拉夫脸一红,又补充:“当然你...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小塞……”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



初见很平常。

“中华同志,你好,我叫南斯拉夫,可以叫我南哥。”

“南哥好。”乖巧。


春天到了,桃花开了。

“这桃花真好看!”中华不禁赞叹。

“嗯,桃花也是我的国花哦。”南斯拉夫不知何时已到她身边,注视着那绯红的桃花,“美丽浪漫,像不像我?”

“目前还没感受到你浪漫。”中华面无表情。

“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会把浪漫的一面展示给你的。”似笑非笑的语气。

中华吃了一惊,猛地抬头,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南斯拉夫脸一红,又补充:“当然你不愿意就算了。”

“没关系,先试试?”


转眼间,却是东欧剧变。

“大哥!大哥!!等等,你们不要急着分家……”中华呜咽着试图阻止苏联解体,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昔日的大厦倾颓。

深夜,中华看着院子里枯萎的向日葵泣不成声。

“别伤心了,中华。”南斯拉夫轻叹一声,搭上她的肩。

“南哥……你不要走,好吗?”

“我不会走的,我答应你。”温柔的语气让她安心下来。但南斯拉夫彼时家中的混乱让他默默隐藏了“我尽量”三个字。


1999年。

“南哥!他们把你怎么了?!”

“对不起,中华,我没能保护好你家的孩子……”

“笨蛋这个时候道什么歉啊,又不是你害死他们的,凶手是谁我当然知道!”

“中华……”

“?”

“我可能……没法陪着你了……”

“不会的!你那么厉害,一定能挺过这场灾难的!”

南斯拉夫苦笑,轰炸使他元气大伤:“但愿吧。”



2002年。

“南哥,你看,桃花又开了!”

“对啊,很好看,但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后一次看桃花了。”

“不会的!”她极力否认着南斯拉夫日渐虚弱的事实。

“……”南斯拉夫看着她,淡淡苦笑了一下,“世事无常啊,可能你这次一回去就看不见我了。”

“别瞎说!”中华早已红了眼眶,“先是大哥,然后是你,昔日的红营难道最后要只留我一个人吗?!”

“桃花好看吗?”

“好看啊。”

“好看,但终究开的不长久。中华,看来红星只能交于你传承了……”

“南哥!!!”



2002年,南斯拉夫解体。

“桃花飘零在暮春。”

中华叹息。

之后的每年春天,中华都会去看桃花。桃花年年依旧是那么红艳,可再也不见故人的脸庞。

1991年,当她以为自己很强大时,她失去了苏维埃却无法挽回;

1999年,当她以为自己很强大时,她发现自己连自家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2002年,当她以为自己很强大时,她却无法阻止南斯拉夫解体……

“我还是,没留住他……”

桃花仍绽,却已物是人非。怎奈此去经年人断肠,回首来去事沧桑。

时隔多年,崔护的诗又在眼前浮现: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AY.

【夭寿啦!】②

就不复制啦,果咩那塞!

大家就看图好了

[图片]

[图片]


就不复制啦,果咩那塞!

大家就看图好了


多喝热水啊

封校了8、3

在学习问题上,毛熊与兔子的斗争还在继续。

周六周日,大白鹅飞速冲到毛熊社团内部,祂自己美名其曰为串门,实则是为了撸兔子。

毛熊看着自己办公室被撞坏的门把手,又看看一脸开心的大白鹅,问道“你来干什么……”

大白鹅张开翅膀“诶呀,因为想你了嘛,听说你最近招了几个学生!快让我看看”

“你是听说兔子来我这边学习,所以着急了,才主动过来看的吧”

毛熊拎来两个凳子,给大白鹅座位。

大白鹅在办公室左逛右逛,来回翻找,祂边找边说“我先不坐,你告诉我兔子在那呢,难不成被你藏起来了?”

“你来的不巧,今天放假,祂出去玩了”毛熊坐在窗边的办公桌旁,拿起兔子的作业批改。

“你肯定骗我,我刚才都去班级看...

在学习问题上,毛熊与兔子的斗争还在继续。

周六周日,大白鹅飞速冲到毛熊社团内部,祂自己美名其曰为串门,实则是为了撸兔子。

毛熊看着自己办公室被撞坏的门把手,又看看一脸开心的大白鹅,问道“你来干什么……”

大白鹅张开翅膀“诶呀,因为想你了嘛,听说你最近招了几个学生!快让我看看”

“你是听说兔子来我这边学习,所以着急了,才主动过来看的吧”

毛熊拎来两个凳子,给大白鹅座位。

大白鹅在办公室左逛右逛,来回翻找,祂边找边说“我先不坐,你告诉我兔子在那呢,难不成被你藏起来了?”

“你来的不巧,今天放假,祂出去玩了”毛熊坐在窗边的办公桌旁,拿起兔子的作业批改。

“你肯定骗我,我刚才都去班级看了,学生都在那里学习呢”

“没骗你,我让祂出去玩了,其他学生留下学,兔子平时太努力了,没必要那么学”

大白鹅拽过凳子,对着窗户坐在毛熊旁边“人家想学你就让祂学嘛”祂翻了翻毛熊桌上的文件“我看看……156个项目?行啊,你可真是大手笔,啧啧,我在兔子心里的地位危险喽……”

毛熊按下文件“给援助是因为祂喊我老大哥,都是应该做的。”

“应该的?”大白鹅问“那你顺便把蘑菇技术给人家吧”

“现在这些就够祂学的”毛熊当没听见

“那你还让人家出去玩?我看你就是…”

毛熊有些生气“祂每天熬到凌晨三四点,我们七点上课,你说我要不要多盯着祂点?”

大白鹅摸着下巴“啊、这样啊,那确实不应该,会熬坏身体的。要不这样,你把我也招聘过来,我替你看着兔子?”

“不可能的”

“你这个熊也太古板了,开个玩笑还不行,那我少要你一个房间,你就把我和兔子安排在一个屋……哎?毛熊你看那”大白鹅拍了拍毛熊肩膀

“看什么?”

大白鹅指着窗外“外面,那个小白点,你看像不像兔子?你不是说今天放假吗,怎么回社团了?”

毛熊眯着眼睛一看,果然是天天跟着自己的小白团子,白团子此刻躲在草丛里匍匐前进,要不是大白鹅眼睛尖,还真未必能发现。

大白鹅问“祂回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毛熊快速推开窗户,冲着白团子喊“兔子!你要是敢回来学习,以后我就不给你讲题了!”

草丛里的兔子非常震惊“?!!”

这番威胁效果显著,白团子立刻僵在原地不敢动,毛熊用墨水瓶压好文件,快速出门往外走。

大白鹅紧跟其后“哎哎,干什么去?”

“抓兔子”

“带我一个”

到了楼下,一鹅一熊将兔子悬空架起,兔子看着够不到地面的脚,小声说道“要是早知道你没在班级,我就提前点,把野草铺在身上好了”

大白鹅晃晃兔子“兔子,你看这个熊唠唠叨叨的烦不烦?走啊,去我家玩一会”

毛熊一爪子堵住祂的嘴“我替祂答了,不去”


毛熊感慨,自己每天盯着兔子也挺累的,毕竟要论持久战,整个蓝星校园没人能熬的过兔子。

要是找同阵营的人代替,最好的人选就是大白鹅,不过也不能让大白鹅代替自己,说不定哪天替着替着,自己一手喂大的白团子就跟人家跑了。

左思右想后,毛熊想到了自己家的小熊崽们。

某一天,毛熊将三只小熊崽领来校园,带到兔子面前。

见面时,祂把身后的熊崽子往前一推,介绍道“兔子,这是大毛二毛和三毛,我养的,从今天起祂们和你一起上课”

兔子心想,看起来比我小,是要和祂们一起学俄语吗?

祂看着还没有自己高的小熊崽们,微微弯腰,主动打招呼

“你们好,我是来自种花家的兔子,小同志们今年多大了?”

大毛没回答,只是慢慢伸出爪子,轻轻拽了拽兔耳朵,然后开心的喊到

“契丹!是契丹兔子!是真的”

毛熊立刻伸手打了大毛脑袋一下,吓得旁边探头观望的二毛三毛又躲了回去。

祂对大毛说“叫同志或者兔子,少喊契丹”毛熊看向自己的学生“抱歉,祂们还小,没到来蓝星校园的年纪,所以没怎么见过种花家的人”

“没事没事”兔子揉揉大毛的头“小孩子嘛,好奇心旺盛应该的,我在家的时候经常带小孩子”

毕竟兔子家,人太多,小兔子们都是照顾不过来的照顾,大家每天都轮番上阵,看着养着小兔子们。

毛熊走上前拍拍兔子的肩膀,欣慰道“那太好了,这几个星期就麻烦你带着祂们了”

兔子“???老师我觉得这不太好,耽误学习吧?”

“没事,老师信你,这三个熊崽子本质都挺好的,就是淘了点”

大毛从毛熊身边跑出来,躲到兔子身后探出小脑袋,对着毛熊做了个鬼脸。

毛熊背后的手慢慢用力握拳,看见拳头的二毛三毛后退一步,在内心为自己大哥虔诚祈祷。

毛熊看着大毛心想,小崽子皮又痒了是吧。

虽然生气,但毛熊也不能在自己学生面前轻易动手。

于是毛熊打算回头再说,祂大步向前走,催促着小熊们“走吧,去上课”

二毛三毛迟疑片刻,看了看兔子后,便立刻小跑跟着毛熊离开。兔子同样刚要往前走,就被身后的大毛一把拽住。

大毛这只小熊崽子趴在兔子身上,看起来可怜吧唧的,祂问道“我们不去上课好不好?”

“为什么啊?”兔子柔声问

“我不喜欢,我想去玩,我想和契丹去玩”

“不好好学习的孩子会被老鹰抓走”

“我才不信……”大毛嘟囔着“再厉害的老鹰都被毛熊吓跑了,祂才最吓人”

“可是你现在不在毛熊身边”兔子装出很严肃的样子“在我们家那边的大草原上,就有好大好大的老鹰,专门找落单的小孩子吃,小熊一旦被抓住,就跑不掉了,然后祂家人就在后面追啊追啊……结果怎么追也没追上,那个小熊就再也没被找到过”

大毛的熊眼睛微微睁大,抓着兔子的手下意识用力

“………真、真的?你是不是骗我…”

“当然没骗你,我亲眼见过的”

大毛抱紧兔子,犹犹豫豫不敢松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兔子笑着将小熊抱起来“走吧,有我在,老鹰就不敢抓走你了”

“那你要抱紧点,毕竟毛熊祂不在,不能吓跑老鹰”大毛担心的望着天

“好好好,我抱的紧着呢,你放心吧”


借住毛熊社团的这些日子,兔子很快就和几只熊崽子混熟了,小孩子贪玩,只要有空闲时间,就一定会拉着兔子,嚷嚷着要出去。

后来蓝星校园下了雪,小熊们更是待不住,祂们前拉后推的把兔子推进操场,求着祂一起打雪仗。

“兔子兔子,陪我们玩一会”大毛蹲下盘雪球“我们玩打雪仗!”

兔子无奈的将笔记放进口袋“你们玩,我在旁边等你们”

二毛推着兔子耍赖“可是你不来就没意思了,大毛一定只追着我打,祂比我大,一点都不公平”

“是你自己盘不好雪球!”大毛叉腰,用胳膊怼了怼三毛“你也劝劝兔子”

“啊?我”三毛想了想“兔子、你要是想一起的话,我就做个雪兔送给你,可以吗……?”

“好吧”兔子终究不忍心让三只小熊求着祂,于是摊手说道“谁和我一组?”

大毛举起爪子,掌心里露出粉色的肉垫“我!我要和兔子一起!”

三毛也举手“我也想”

二毛抱着兔子胳膊“大毛和三毛一组好了,毕竟大毛你打雪仗也不差”

另一边,大白鹅和毛熊,正在屋子里商讨农作物种植的事情,聊的久了,毛熊感觉有些困累,于是祂站起来走到窗边,伸出熊爪擦了擦玻璃上的水雾。

大白鹅伸着懒腰,舒展翅膀放松“累死了,这一天天的事情可真多”

“正因为事情多,所以才需要我们这些当社长去做”毛熊看着窗外,看到三只小熊崽们正和兔子玩的高兴,祂们互相躲着雪球,在雪里滚来滚去。

兔子此刻不同于以往那勤奋严谨的模样,祂抱着小熊躺在雪地上,浑身是雪,笑得很是开心。

就好像和小熊本来就是一家人一样。

毛熊这样想着,忍不住微笑起来。

大白鹅拍拍毛熊“看你这表情,想什么呢?”

“没什么,感觉像一家人罢了”

“一家六口?”

毛熊收起笑容,转头看向大白鹅“多一个哪来的”

“兔子心里有我,你说呢?”大白鹅笑着

过了一会,兔子看着雪地里瑟瑟发抖的大白鹅问“你……大冷天干嘛呢?”

大白鹅喊到“那个小心眼的毛熊把我棉衣扣下了!祂在办公室根本不给我开门!”

兔子拿下围脖给大白鹅围上“你是不是说什么了?”

“我能说什么?祂那醋缸子我说什么都不对”大白鹅系好围脖“过来,让我抱一会取取暖,太冷了”

兔子抓过大毛就往白鹅怀里一塞“你抱祂,祂可暖了,就像一个小火炉似的”

白鹅和大毛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有些尴尬,大白鹅笑着说“是挺暖和的”

兔子抱起另外两只浑身挂着雪块的糖霜小熊“来我宿舍取暖吧,祂们几个身上都是雪,都快看不出来是棕熊还是白熊了”

“你们玩的挺开心啊”大白鹅跟着兔子走“以后来我这里住几天?其实不光是毛熊,我也可以帮你的”

祂继续说“甚至成为依靠也可以”

兔子转头看向祂,白鹅笑着说“考虑一下?”

兔子回答“有依靠必然是好,不过兔家那么大,还是要靠自己”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副有骨气的样子”祂搂住兔子肩膀“我的眼光果然不差”


莫得钱
“头发不挡眼睛吗?” (男友视...

“头发不挡眼睛吗?”

(男友视角)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头发不挡眼睛吗?”

(男友视角)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多喝热水啊

封校了(8)

all兔,乱写,主鹅兔,不全是历史,有虚构存在,无脑糖,避雷,真的。发现有时候历史比小说都魔幻。可能有错字。


如果身边有优秀的人才,可以带出来让别人羡慕羡慕,但是次数多了吧,就很容易让别人惦记。

就比如斯拉夫毛熊与兔子与斯拉夫白鹅

祂们三个的角色分别是,怕有人惦记,被惦记,和主动惦记。

挺混乱是不是?

毛熊稀罕兔子,天天带出去介绍,不过周围的围观群众只能看,不能碰,要是离得太近,毛熊一定威胁呲牙。

例如脚盆鸡,被毛熊堵在社团门口堵了好几天,门都不敢出。

但是大白鹅知道此事后,丝毫不惧,公开表示:

毛兄,这你家小兄弟?小兔子真可爱我也喜欢,要不我抱走带祂玩两天?

毛熊:起开...

all兔,乱写,主鹅兔,不全是历史,有虚构存在,无脑糖,避雷,真的。发现有时候历史比小说都魔幻。可能有错字。


如果身边有优秀的人才,可以带出来让别人羡慕羡慕,但是次数多了吧,就很容易让别人惦记。

就比如斯拉夫毛熊与兔子与斯拉夫白鹅

祂们三个的角色分别是,怕有人惦记,被惦记,和主动惦记。

挺混乱是不是?

毛熊稀罕兔子,天天带出去介绍,不过周围的围观群众只能看,不能碰,要是离得太近,毛熊一定威胁呲牙。

例如脚盆鸡,被毛熊堵在社团门口堵了好几天,门都不敢出。

但是大白鹅知道此事后,丝毫不惧,公开表示:

毛兄,这你家小兄弟?小兔子真可爱我也喜欢,要不我抱走带祂玩两天?

毛熊:起开

毛熊感到不爽,但单单几句威胁怎么能阻挡大白鹅的热情呢?

从此以后,白鹅天天坚持给兔子写信,一封接着一封发,就像是一种课余活动,有事没事写几笔。

那年开始,大白鹅长年累月的追兔计划开始了。

其实兔子和大白鹅算得上是神交已久,白鹅比种花家早一步成立了联邦社团,但在成立后,白鹅没有和不同党派的秃子建交,而是惦记着兔子们,观察并支持着兔子的奋斗事业。

兔子百忙中拿到大白鹅那封支持信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不愧是大白鹅,看不上秃子,有自己的脾气”

一直以来,选择兔子的人少之又少,大白鹅此举,着实让祂内心感受到了些许暖意。

兔子拿起板砖,和社员说

“找个小兔子替我写一封感谢信回复白鹅,秃子要打过来了,我先拿家伙出去。”

后来,大白鹅和毛熊闹掰了,站在红色阵营的兔子不得不考虑老大哥的想法,在立场上一边倒向了毛熊。

再往后,种花家成立,消息传的铺天盖地。

大白鹅听说兔子们要成立新的种花家,第一时间公开表示支持,并美滋滋的等着兔子主动过来建交,结果过了好多天,自己家都收拾的干干净净了,对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白鹅纳闷,人呢?我那么大一个兔子呢?

难道是刚成立新家太忙,没时间?

斯拉夫鹅用这种理由说服了自己,决定再等等。

几天后,熊兔建交,大白鹅觉得,这下你有时间回复我了吧。于是紧接着毛熊之后发来电报,表示,南联邦社团欢迎新种花家的成立,鹅家非常希望能与兔家建立友谊关系,并深信兔子已经可以完全代表种花家。

信顺利的寄了出去,也顺利的到达了兔子手里,然后,然后嘛………就渺无音讯,石沉大海。

大白鹅在社团里走来走去,几天看一次信箱,发现里面还是没有兔子的信。

大白鹅不乐意了

我那可爱又毛绒、能和我谈天说地、共赴理想、温顺独立的小兔子呢?!

其实那封信兔子收到了,看的很认真,合上信后兔子仰望天花板,问社员“毛熊那边怎么说?”

社员从毛熊给的设计图里抬起头“和白鹅的关系依旧恶劣,甚至比以前更不好。”

兔子捂脸叹气“祂俩不是都和斯拉夫沾边吗?怎么说都算得上是兄弟了吧?”

社员耸肩“秃子都和咱们闹别扭呢,更何况是两个社团的毛熊和白鹅了,社长,咱们回信吗?”

“回信啊……”兔子纠结的蹲在凳子上,将木凳子晃的左右倾斜,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旁边社员被折磨的牙酸,连忙把椅子按住。

社员说“社长,这凳子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兔子一拍桌面“决定了,搁置吧”

兔子将信纸放到抽屉里安安稳稳收好,并说道“毛熊来了的话,你可别让祂看见这信啊”

“成”社员点点头“那什么时候能回信啊?”

“看看毛熊态度吧”兔子摊手


遭到兔子`冷遇’后的大白鹅并不气馁,只是有点迷惑。

大白鹅伸出翅膀,拍了拍社团新买的电视机,皱眉问自己家社员“我不帅吗?”

“啊?”社员擦着电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那个,挺帅的”社员边说边点头。

“那你说,咱们社团有没有钱?富不富?”

“社长,你看看,就这电视机,还有我们过几天要拍的电影,看见这些东西,你竟然还质疑我们社团没有钱?”

大白鹅抓住社员肩膀说“那你说!我堂堂大白鹅!又高又帅还有钱,积极主动还细心,祂兔子凭什么不心动!凭什么不喜欢我?”

大白鹅委屈“要是兔子回应我的话,我们现在早就喝酒看月谈理想了,我到底哪里比毛熊差?”

祂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翅膀。

“难道……兔子喜欢棕色的?要不我去染个色?”

“社长别闹了,你不是也知道,兔家没反应是因为毛熊吗?”

“那祂偷偷回复我一下也好啊”大白鹅扇扇翅膀

社员无奈,自己家社长是什么坠入恋爱的小白鹅吗。

“那你再试试呗”社员拿着水盆和抹布立刻跑了“我先去打扫卫生了啊,社长你自己忙吧”

大白鹅拍拍电视,努力思考。

等兔子来了,给祂看什么节目好呢?

白鹅心态积极,在追兔子的道路上一如既往向前飞驰,祂不停向所有社团提倡,应承认新成立的种花家,不要忽视这么多只可爱小兔子在校园的作用,种花家应该成为一个怎样的种花家,是兔子们自己的事情,不是其他人的事情,谁也不可以剥夺他们的合法权利。

小兔子们听闻后感动的一塌糊涂,然后果断决定

还是搁置大白鹅

感情归感情,还是要重视一下艰难起步的现实。

不得不说有那么些惭愧。

过了很久,事情有了转机,鹰酱与毛熊对己方阵营的控制有减弱迹象,毛熊破天荒的决定改善与白鹅的长久对抗关系。

大白鹅表示,行啊,挺好,都是为了生活嘛。

和毛熊关系改善后,大白鹅便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试图与兔子接触,不过兔子对此慎之又慎。

在又一次收到会面信件后,兔子拿着信纸在种花社团开了个会。

“各位看看这份信件,我们讨论一下”祂把信铺平,放在桌面上

“没想到大白鹅他们还想见我们啊”社员凑紧脑袋围上一圈,仔仔细细看着那封信。

良久,社员迟疑着说道“那个,社长,你自己看过吗?”

“没有”

“那个,除了公家信,还有一封大白鹅私下给你的,好像是一首诗,社长您拿走看看?”

兔子疑惑“你直接读一下,大伙一起商讨呗?”

“那,咳咳,我读了”社员拿起纸,清清嗓子

“我亲爱的兔子,

你我曾一同经历艰难与苦难,

你我的心灵于黑暗中共赴璀璨的红星,

因此,我向上帝发誓,

我宁可死去,

也不愿将你抛弃,

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除非等到我的心渐渐死亡——

否则你的沉默都是徒劳,

因为我不能不想念你的形象。”


兔子“…………”

好想当场挖个洞

其他社员听后默默鼓掌,积极交流自己的听后感想

“这洋玩意还行,等哪天咱们也写写?”

“听着像情诗,你们觉得呢?”

“真好,看来咱们社长又能往出送了,送社长换援助,不错”

兔子“收起来吧……”

兔子发誓,以后的信,自己一定先看一遍。


白鹅第二封信石沉大海,兔子本来以为鹅能消停一会,谁知过了几天,种花家接连收到了第三封,第四封。抽屉逐渐堆满,对方大有你不回我就继续的架势,最后兔子望着塞不下的抽屉说“以后要是看见大白鹅,可以打招呼,但只能做普通寒暄。”

兔子的态度渐渐松动,但是大白鹅可能因为碰壁久了,开始闹了小脾气。

自己诗也写了,信也给了,我追你追了那么久,整个蓝星校园都知道你兔子不理我了。

于是大白鹅从今表示,无意再与兔家建立关系。

某一天,大白鹅问社员“听说兔子最近要去别人家开会?”

“对啊”

大白鹅掏出信“你也去,把这个给祂,私下的”

“??”社员发愣“你不是说不建交了吗?”

“你管我啊?!”

之后大白鹅坚持不懈,私下用各种方法想让兔子明白与自己建交的必要性。

最后老天不负苦心鹅,在一次庆祝宴会上,兔子终于邀请了大白鹅。

收到邀请信件的大白鹅把信拿给社员,说道“来,把信裱起来,挂我卧室”


宴会上,兔子正在和别的社长聊天,大白鹅从人群中探出头,笑着和兔子打招呼

“好久不见啊,老朋友~”

兔子望着祂,微笑回应“嗯,好久不见”

大白鹅丝毫不客气,伸出翅膀抓住兔子的手臂,转身便将祂带出主厅

“兔子,过来,我们两个出去玩会”

“诶诶,我正和人家说话呢”

“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会我和人家解释”

四下无人,祂们站在大楼门口,大白鹅神秘兮兮拿出一大袋东西“来尝尝,我家特产,有巧克力,果酒,彩椒酱,对了,这个彩椒酱不辣的,还有果茶包,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都拿来了”

“谢谢……”兔子捧着礼物不知所措

“来来~好久没见,抱一抱”大白鹅展开翅膀,将礼物和兔子一起抱进怀里“兔子啊,当年新种花家成立的时候,我可是第一时间承认和祝贺的,还有你恢复合法席位的时候,我也是鼎力支持的,可事到如今……可惜啊,我大白鹅,全都是自己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哦……”

兔子费力的伸出一只手,拍拍大白鹅的头顶“怎么会呢,我如今怎么敢让您一厢情愿啊,抱歉抱歉,等回去,我就立刻好好写一封道歉信!别难受啦”

“写信又不实在”大白鹅看着祂,暗示兔子干点实际的事。兔子马上点头“肯定建立友谊关系,马上建!今天晚上我就带小兔子去你们社团参观!”

“真的?不骗我?”

“骗人的是鹰酱”

“哈哈哈,不必不必”大白鹅笑个不停,勾起兔子的小拇指说“来,拉勾拉勾,约定好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地久天长,先维持个几百年试试”

“你这一试可真够久的,那我就拉勾约定,斗胆和你试试吧”

“嗯,兔子,等我们社团庆到的时候,你可要记得来啊,不然我就生气了”

“那我必须要记得了,巴尔干大白鹅生气起来,可是要把人吓死的”

“哈哈,那么约好了”



翡翠韭菜

一个没有熬过严冬,一个没来得及看到盛夏


我怎么一步一个北极圈儿?(இωஇ )

(虽然图和毛熊没有一点关系,但我就是要在文案里cue她,好耶

(是模板改的我流鹅兔,很草。原本还有一张但不想画了,就这样吧,毁灭吧)

p4兔子穿着南鹅的风衣耶

一个没有熬过严冬,一个没来得及看到盛夏






我怎么一步一个北极圈儿?(இωஇ )

(虽然图和毛熊没有一点关系,但我就是要在文案里cue她,好耶

(是模板改的我流鹅兔,很草。原本还有一张但不想画了,就这样吧,毁灭吧)

p4兔子穿着南鹅的风衣耶

AY.

【夭寿啦!】㈠

one1

“华曦姐!”

“怎么了?亲”

“呜呜呜又有人来汉服社闹事了”

“好的我知道了,好啦别哭”

镜头一转,华曦的脸色变暗了不少,华曦十分讨厌别人在她的地盘闹事

“哪个学校的?”

“是云海高校的……”

蓝星高校和云海高校的学生关系都很不错,但永远都有那么几个不怕s的,出来找事,这样的人,华曦不止遇到过一个了

——汉服社——

“喂喂!你们那个叫华什么的人哪去了?”

正巧,华曦到了汉服社门口,她拍了拍闹事的人的肩膀,笑道:

“亲说的人,可是我?”

“你就是?看着也没多厉害嘛,听说你还是学生会五大代表之一,也不知道是不是走了后门……是吧各位?”

很明显,闹事的人不但没发......

one1

“华曦姐!”

“怎么了?亲”

“呜呜呜又有人来汉服社闹事了”

“好的我知道了,好啦别哭”

镜头一转,华曦的脸色变暗了不少,华曦十分讨厌别人在她的地盘闹事

“哪个学校的?”

“是云海高校的……”

蓝星高校和云海高校的学生关系都很不错,但永远都有那么几个不怕s的,出来找事,这样的人,华曦不止遇到过一个了

——汉服社——

“喂喂!你们那个叫华什么的人哪去了?”

正巧,华曦到了汉服社门口,她拍了拍闹事的人的肩膀,笑道:

“亲说的人,可是我?”

“你就是?看着也没多厉害嘛,听说你还是学生会五大代表之一,也不知道是不是走了后门……是吧各位?”

很明显,闹事的人不但没发现华曦已经想动粗了,反而加大幅度的去嘲讽她

“华曦姐,有事咱好好说,求求了,我们汉服社不能一天没有你,别动武啊!同学,你也别闹了,我们这边不会有人帮你挂号的”

“你觉得我会……”

“碰!”随着一声响,把周围的同学都给吸引了过来

“喂,你偷袭,不讲武德!”

“还不够吗亲?那再来!”怒气正在飙升的华曦,压迫感比平时都格外的强

“碰!”又一声,闹事的人被打晕了过去

华曦转过身来,笑着对社员说:“还麻烦几位亲,将他带到医务室啦”

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老师们的耳朵里,于是乎,有老师把华曦喊到了办公室里面

——老师办公室——

“华曦!你怎么搞的?又把别人打晕进医务室了”华曦把别人打晕进医务室也不只是一次两次了,但这次打晕的人又是云海高校的学生,因此老师十分生气

“对不起…老师”华曦每次都是这样跟老师说的

“咚咚咚——”

“老师,作业都收齐了,还有联老师说他今天下午的课可能来不了,想让您去帮忙代课”苏北辰走进老师办公室将作业放在了桌子上

“嗯行,华曦你也先出去吧”

“好的”

——出了办公室后——

“嗯哼哼~成功”华曦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

“所以达瓦里氏刚刚那副要哭的样子的装的吗?”苏北辰看着华曦

她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同样也是唯一心动过的人

“还是老师了解我呢,嘿嘿”

“华,今天晚上陪我一会?”

“当然可以的老师”

待到放学后

“啊啦~终于放学了!嗯,这个时间老师应该还没下课吧?要不然去老师他们班门口等等?”华曦看了看表虽然嘴上还在犹豫,但动作却是往苏北辰他们班方向去

“快看门口,好像是华曦,北辰哥,你媳妇来了”同学甲笑嘻嘻地说道

在他们班里,大家经常可以看到苏北辰和华曦走在一块,有说有笑的

苏北辰没有说话,只是看向门口,门口的华曦朝他挥了挥手

于是乎,某苏提前向班主任请假回家了

同学乙“瞧瞧,苏哥一看到自家媳妇来了就直接走了,高举苏华大旗了好吧?”

同学丙“不管你是谁,只要你磕苏华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同学丁“大型认亲现场?可不管怎么样,人家苏哥成绩好,提前回去老师也没说什么,咱要是有他的一半就好咯——”

“安静——!叽叽歪歪说什么呢?谁把这道题解了,全班就直接放学”老师听到他们在下面一直在说关于苏某的,就在黑板上出了一道大学式的数学题

此时,全班顿时安静下来,疯狂解题ing

过了十多分钟后

“老师!解出来了”讲台下面有一只手举了起来,讲台上的正在喝茶的老师差点把茶吐出来了

“拿上来给我看看……”经过老师的严格检查,发现居然对了

“居然对了,那放学吧”老师说完后,全班顿时炸了

同学甲“好耶!白大yyds!”

同学乙“白陆哥也太厉害了吧!教我学习!”

解题的人正是——白陆 南齐

白陆南齐这么快做完,纯粹是为了去找华曦跟苏北辰

其实他也能像苏北辰那样跟老师说声就直接走的,但他做了一回好人,让全班提前解放

——苏某家里——

“达瓦里氏,过会白陆他要来,你应该不介意吧?”苏北辰一边喝着伏特加一边看着手机信息然后对华曦说

“不会的,还有,老师别喝太多了,上次那事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

“放心好了,这次就喝一(亿)点,大不了你让白陆拖我回去也成”

“叮咚——”是门铃声

“说曹操曹操到?达瓦里氏,麻烦你去开下门了”华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起身去开门,开门后,华曦楞住了

“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

——Не завершено——

猜猜是谁来了✌︎( ᐛ )✌︎无奖竞答

是谁暂不说,也不打cp tag(=^▽^=)

乜淏䜣
再好的朋友,也劝不了ta去白宫...

再好的朋友,也劝不了ta去白宫种樱桃的决心……

再好的朋友,也劝不了ta去白宫种樱桃的决心……

莫得钱
浅发一个摸鱼 (垃圾玩意看看就...

浅发一个摸鱼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cp标签是私心

(就…暖一下冷tag嘛)

浅发一个摸鱼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cp标签是私心

(就…暖一下冷tag嘛)

响要大人
深夜摸一摸 为什么这一对在那兔...

深夜摸一摸


为什么这一对在那兔就冻死了

深夜摸一摸


为什么这一对在那兔就冻死了

响要大人
“那一年,与我相爱相杀的老师离...

“那一年,与我相爱相杀的老师离我而去,那一年,与我谈笑相伴的同志也离我而去…所以接住了这一颗红星,继续走他们没走完的路。”


(我的光影跟屎一样)

“那一年,与我相爱相杀的老师离我而去,那一年,与我谈笑相伴的同志也离我而去…所以接住了这一颗红星,继续走他们没走完的路。”



(我的光影跟屎一样)

云闲日常蹭饭

看了最近一些事的摸鱼

看了最近一些事的摸鱼

夏花

南兔

“别哭啊小同志,请不要伤心。”

“明年再来一次贝尔格莱德,”

“我还会在这儿等你的”


“同志,对不起。”

“为什么我一个都留不住。”

“我的老师,我的孩子们,我的同志。”

孤家寡人莫过于此。

“别哭啊小同志,请不要伤心。”

“明年再来一次贝尔格莱德,”

“我还会在这儿等你的”


“同志,对不起。”

“为什么我一个都留不住。”

“我的老师,我的孩子们,我的同志。”

孤家寡人莫过于此。

夏花

【all兔】夕颜

兔♀第一人称     

在给小兔子们讲她的故人们的故事

桃花

贝尔格莱德很美,依稀记得那儿有被夕阳染艳的红霞和漫山遍野的樱桃树,我似乎有一阵子没去过了。

桃花盛开在贝尔格莱德的小镇又飘零于地平线中,仿佛仅仅过去了一瞬,那个人也像桃花一般短暂的绽放,说的难听点——短命。

其实说短也不短了,又不是每一个意识体都像我一样——咳,原谅我在此说些没有用处的废话,我只是……失去了太多东西。

那人被称做什么来着……南斯拉夫?我最近记性越来越不好了。

我记得自己有一只压花镶粉水晶的发夹,是他送的,他为此花了自己半辈子的积蓄,还特意去了趟法国定...

兔♀第一人称     

在给小兔子们讲她的故人们的故事

桃花

贝尔格莱德很美,依稀记得那儿有被夕阳染艳的红霞和漫山遍野的樱桃树,我似乎有一阵子没去过了。

桃花盛开在贝尔格莱德的小镇又飘零于地平线中,仿佛仅仅过去了一瞬,那个人也像桃花一般短暂的绽放,说的难听点——短命。

其实说短也不短了,又不是每一个意识体都像我一样——咳,原谅我在此说些没有用处的废话,我只是……失去了太多东西。

那人被称做什么来着……南斯拉夫?我最近记性越来越不好了。

我记得自己有一只压花镶粉水晶的发夹,是他送的,他为此花了自己半辈子的积蓄,还特意去了趟法国定制。

我很喜欢。

我很喜欢他在桃花下笑得热烈,醉酒时抱着那棵倒霉的桃树摇,把满树的花叶摇成一场雨。

如今他们说桃花依旧,可我找不到三十年前的那株了。


{向日葵}

故事讲到这里,孩子们都知道我要说谁了。

除了他,谁还值得我送的一束向日葵。

我这辈子只叫过他一人老师。

可是他死了。

我对他最后的印象只剩下了带着淡淡伏特加味的大衣和向日葵。

向日葵啊,白桦林啊……苏维埃啊。

稳重自持的老师没能熬过一九九一年的寒冬。

他对我说,莫斯科的冰雪是侵略者的噩梦。城墙下埋葬了汉斯虎,也埋葬了他自己。

塞壬的歌声不过于此,美丽,危险,一但陷入就会永远迷失在大雾深处。

“达瓦里氏,你,你们,都是我最好的学生。”他最后对我说。

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再也没有老师了。



{玫瑰}

[自由,民主,富裕,快乐]

那个小灯塔死在二战胜利时。

我再见他,发现他的眼睛与从前不一样了,充满了恶意,残暴和贪欲,我见他对我一往情深,见他在西亚为非作歹,我始终看不透。

你说我变了,你当真从未变过吗?

我希望这位小英雄能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吧,当他自己真真正正的世界灯塔。


{夕颜}

记得什么是夕颜吗?

牵牛花,短命的花儿。

我过去喜欢往帕子上绣夕颜。

现在我发现它应证了很多事。

盛极一时的大清帝国

温柔善良的娘亲

耀眼夺目的苏维埃

深情自信的南斯拉夫

充满希望的美利坚

我短暂拥有过的快乐时光。


物欲横流的社会只有黑白两色,仿佛自冷战结束后,世界被纷飞的谎言与交易填满,再没有了温度。






椰汁一枚

南斯拉夫鹅:“眼镜是兔子送我的,你没有,羡慕吧!”

苏联熊:“你有病吧?”


(我流南斯拉夫鹅)

南斯拉夫鹅:“眼镜是兔子送我的,你没有,羡慕吧!”

苏联熊:“你有病吧?”


(我流南斯拉夫鹅)

傻子竟是我自己

非常阴间的ooc兔鹅之作


人外南哥尝试,长出来的是橄榄树


原本第一面还有个兔的内心台词: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为何要折磨死人


但其实是由于过度思念的兔子祝福/诅咒,虽然但是南还挺快乐的(?),他甚至会把结的果子摘下来逗兔子


动作有参考《间谍过家家》

非常阴间的ooc兔鹅之作








人外南哥尝试,长出来的是橄榄树


原本第一面还有个兔的内心台词: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为何要折磨死人


但其实是由于过度思念的兔子祝福/诅咒,虽然但是南还挺快乐的(?),他甚至会把结的果子摘下来逗兔子


动作有参考《间谍过家家》

莫得钱

改的屑图:

p1:红营“大三角”

p2:女孩子版:叛逆的大毛、害怕的二毛、(不知如何形容)的三毛

p3:如何让你的孩子乖乖做作业

———————————————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我觉得今天晚上某🐻可能会从棺材里头爬出来找我,全程迫害老大哥(›´ω`‹ )

答谢里:一只古巴鳄

改的屑图:

p1:红营“大三角”

p2:女孩子版:叛逆的大毛、害怕的二毛、(不知如何形容)的三毛

p3:如何让你的孩子乖乖做作业

———————————————

(垃圾玩意看看就好🙏)

我觉得今天晚上某🐻可能会从棺材里头爬出来找我,全程迫害老大哥(›´ω`‹ )

答谢里:一只古巴鳄

夏花

【熊兔/all兔】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当联鸽说毛熊出现在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时,兔子是不信的。

毛熊死了三十年了,这三十年兔子没见过他。

三十年,兔子才活了几个三十年,怕他再回来瞧见物是人非。

“达瓦里氏,好久不见。”兔子推开门,直接愣在了原地。

她看见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他温良的语气,耀眼的金瞳。他真的是苏维埃。

随后毛熊又看向兔子身后的一群人。不外乎是那几个——巴巴羊,塞鹅,北棒,古巴鳄以及……大毛。

兔子这些年都找了些什么人啊

“你回来干什么?”大毛不客气的开口。

“看看她,看看苏……俄罗斯。”毛熊答。

话虽如此,但他依旧将兔子向后拉了拉。他怕当年的事再发生,怕兔子的心再缺一块。

“苏联先生,”兔子不愿...

当联鸽说毛熊出现在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时,兔子是不信的。

毛熊死了三十年了,这三十年兔子没见过他。

三十年,兔子才活了几个三十年,怕他再回来瞧见物是人非。

“达瓦里氏,好久不见。”兔子推开门,直接愣在了原地。

她看见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他温良的语气,耀眼的金瞳。他真的是苏维埃。

随后毛熊又看向兔子身后的一群人。不外乎是那几个——巴巴羊,塞鹅,北棒,古巴鳄以及……大毛。

兔子这些年都找了些什么人啊

“你回来干什么?”大毛不客气的开口。

“看看她,看看苏……俄罗斯。”毛熊答。

话虽如此,但他依旧将兔子向后拉了拉。他怕当年的事再发生,怕兔子的心再缺一块。

“苏联先生,”兔子不愿沉默。

“当年是你说死生不复相见。”

“凭什么,你一走了之,把所有烂摊子留给大毛和我?孩子们都崩溃了,他们只能依靠你而活。后来南斯拉夫也走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五个了。苏维埃,你怎么有脸回来。”

“你回来了,我怎么办?”

她说不下去了,她怕眼前回来的人只是空有老师面貌的无耻之徒,只是那个打着保护她的名义控制她的混蛋蠢货。

“兔子……阿华……对不起。”毛熊不敢再去直视兔子。

原来他拥有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是他亲手毁了那只小兔子,亲手毁了魏华。

毛熊抱住了兔子。

“老…师……”

大毛忍下嘴里的大逆不道之言,想拉开兔子,却被北棒一把拉住。

“朴宰信!你干什么?”

“让他们好好聚聚吧。三十年了,你都多大了。前辈……不容易。”

大毛并不喜欢他的父亲,但同时不得不承认父亲是真的伟大,也是真的艰难。

拥抱结束,毛熊看着兔子身后的几人,眼神充满了敌意和炫耀。

瞅着没,我学生。

“南鹅家的小子?”

“是,您好,前辈。”

毛熊挑了挑眉。

塞尔维亚?巴尔干半岛可没有一个省心的东西。

巴巴羊?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构不成什么威胁。

古巴鳄就别想了,他比我还列巴。

北棒有竞争力,但不大可能,太穷了。

只有一个大毛了。毕竟那是我儿子。

看见了没,只要我出来你们永远都是路人。


“时间不多了。”他瞟了一眼时钟,快速转头。

在兔子的唇上留下一吻,温暖绵长。

“老东西……”大毛很不爽。

“谁叫我是正宫?只要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