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鹊华文学社

5630浏览    1962参与
多萝西娅
两张纸就能合上一场屠杀 刀尖插...

两张纸就能合上一场屠杀

刀尖插着被我擅自决定的生命

耳朵里涌进甘甜的牵机药

于是我的鼓膜醉了

焚烧时间的声音也如泣如诉

绞刑架上吊着一串灵魂

原谅是最古老的罪行


七弦琴上落下俄耳甫斯的回眸

冥王降下一个黑色的盲女

他们自此不得已拥着长河的夜

用悼亡词毒哑一株水仙

藏匿我的洁白,嫩黄,茵绿

灵魂的裂口处,穿过被凝视的狂喜

为我枯槁的土地穿上鞋

苹果树那样安静,倒挂在水上

拔下足底的匕首时

鲜血与救赎同义

哪块石子挣脱了哪圈涟漪

哪面镜子又取代了我的温驯


世界边缘的一方孤坟上

我的名字还是我的名字

绽放过早衰的春

我伸张做一片青苔苟且偷生

这绿......

两张纸就能合上一场屠杀

刀尖插着被我擅自决定的生命

耳朵里涌进甘甜的牵机药

于是我的鼓膜醉了

焚烧时间的声音也如泣如诉

绞刑架上吊着一串灵魂

原谅是最古老的罪行


七弦琴上落下俄耳甫斯的回眸

冥王降下一个黑色的盲女

他们自此不得已拥着长河的夜

用悼亡词毒哑一株水仙

藏匿我的洁白,嫩黄,茵绿

灵魂的裂口处,穿过被凝视的狂喜

为我枯槁的土地穿上鞋

苹果树那样安静,倒挂在水上

拔下足底的匕首时

鲜血与救赎同义

哪块石子挣脱了哪圈涟漪

哪面镜子又取代了我的温驯


世界边缘的一方孤坟上

我的名字还是我的名字

绽放过早衰的春

我伸张做一片青苔苟且偷生

这绿色牢笼指控我

与它的衰老和解得过于轻率

于是流放我到盲女的眼珠

亲吻枷锁,就像我曾亲吻过自由

谁家的猫

春天,毛茸茸的,像你

调皮的金龟子,像你

在泛红,泛黄,泛青的新枝儿上滚了一夜

清晨,你要去打湿谁的裙角

是那头爱荡秋千的小花鹿吗?

一提到她

野马驹儿似的你突然变得静悄悄

  

震耳欲聋的寂静中

兀得伸出一只碧绿的小手

揪揪松鼠的大尾巴,拍拍河狸们的肚皮,又去挠棕熊的胳肢窝

全都被你闹醒了

伸一个睡足了的懒腰,把你揽进被窝里蹭来蹭去

蹭满了一身绒毛的

它们夸你,“真淘气”

  

叫我到哪儿去找你

高高的殿堂和幽幽的深谷都长不出你

可你就长在野山坡上

远远地,放眼望去

风一吹就开了一大片

让犁地的,砍柴的,牛和羊群都看得见

连那些坏小子都喜欢你

他......

春天,毛茸茸的,像你

调皮的金龟子,像你

在泛红,泛黄,泛青的新枝儿上滚了一夜

清晨,你要去打湿谁的裙角

是那头爱荡秋千的小花鹿吗?

一提到她

野马驹儿似的你突然变得静悄悄

  

震耳欲聋的寂静中

兀得伸出一只碧绿的小手

揪揪松鼠的大尾巴,拍拍河狸们的肚皮,又去挠棕熊的胳肢窝

全都被你闹醒了

伸一个睡足了的懒腰,把你揽进被窝里蹭来蹭去

蹭满了一身绒毛的

它们夸你,“真淘气”

  

叫我到哪儿去找你

高高的殿堂和幽幽的深谷都长不出你

可你就长在野山坡上

远远地,放眼望去

风一吹就开了一大片

让犁地的,砍柴的,牛和羊群都看得见

连那些坏小子都喜欢你

他们用沾满泥巴的手采一大把你

你也不会发脾气

  

你一次次肆意的,无所顾忌的,开了又败

考虑结果不是你的事情

赤着脚满地乱跑的你

永远学不会舞厅里的圆舞曲

神要求他的孩子们,要金黄的饱满,妩媚的丰腴,优雅的静谧

只有你这个小女儿,他偏疼你

他只愿你的眼眸永远澄澈透明下去

黑芝麻汤圆
  杠板归 三脚倒立绿叶嫩,圆...

  杠板归

三脚倒立绿叶嫩,圆珠花被蓝紫甜。

细茎叶被倒刺丛,圆润种珠黑光亮。

一夫上山被蛇伤,二伴抬板寻归途。

半路郎中一草医,杠板无需杠板归。

  

  作业好多呀!!

  杠板归

三脚倒立绿叶嫩,圆珠花被蓝紫甜。

细茎叶被倒刺丛,圆润种珠黑光亮。

一夫上山被蛇伤,二伴抬板寻归途。

半路郎中一草医,杠板无需杠板归。

  

  作业好多呀!!

写诗的哥萨克
东风卧雨春江白, 客就边城雁影...

东风卧雨春江白,

客就边城雁影单。

宝剑看头追梦少,

胡云吹甲煞黑冠。

东风卧雨春江白,

客就边城雁影单。

宝剑看头追梦少,

胡云吹甲煞黑冠。

桑槐

若世间有一种爱

是灵魂的枷锁

普罗旺斯的夜莺

会唱起哀婉的歌

可怜人啊

若爱被占为私有

欲望会焚烧

贪婪得不到满足

禁锢的灵魂也流离失所

心上人啊

若爱要分你我

那就请摆脱这段束缚

我们相隔着,回望着

那样适度

《鹅鹅鹅》

你是童话里的白天鹅

挣脱着欲望的囚笼

2023·2·2

注:《中国奇谭》第二话《鹅鹅鹅》观后感练习。

若世间有一种爱

是灵魂的枷锁

普罗旺斯的夜莺

会唱起哀婉的歌

可怜人啊

若爱被占为私有

欲望会焚烧

贪婪得不到满足

禁锢的灵魂也流离失所

心上人啊

若爱要分你我

那就请摆脱这段束缚

我们相隔着,回望着

那样适度

《鹅鹅鹅》

你是童话里的白天鹅

挣脱着欲望的囚笼

2023·2·2

注:《中国奇谭》第二话《鹅鹅鹅》观后感练习。

阿民(根管治疗版)
我一直认为家是一个固定不变的...

          我一直认为家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地方,一个人无论走到多远,地在,家就在。

          我的老家在四川的一个不知名小村,屋子坐落在一条能同时通过两辆卡车的马路旁,每到晚上比较安静的时候,我童年小小的世界就只有车鸣笛的声音,小小的我也就在这刺耳的声音中沉睡过去。屋前有个坝子,坝子上种着几颗树,现在已经比房子还高了一寸,郁郁葱葱,和已经破旧不堪的老屋静静地待在一起。...



          我一直认为家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地方,一个人无论走到多远,地在,家就在。

          我的老家在四川的一个不知名小村,屋子坐落在一条能同时通过两辆卡车的马路旁,每到晚上比较安静的时候,我童年小小的世界就只有车鸣笛的声音,小小的我也就在这刺耳的声音中沉睡过去。屋前有个坝子,坝子上种着几颗树,现在已经比房子还高了一寸,郁郁葱葱,和已经破旧不堪的老屋静静地待在一起。

          过年回去,我掏出已经生了锈的钥匙开门,锁口窸窸窣窣掉了一地铁锈渣,我愣了一瞬,好好回想老家以前的模样,与现在一对比,老家的模样在我的心里也变得锈迹斑斑了。

          打开门,屋子里木头腐烂的味道扑面而来,我忍不住干呕,出去透了好几次气才敢进去。抬眼一看,房梁,木门,木窗户上都糊着一些青绿色的玩意儿,摸起来湿湿的倒是符合四川的气候。

          稍微清理了一会儿,我一看手表才发现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屋外的夕阳映红了天空,我仿佛也置身于火红的花海,我想振臂高呼,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叫不出声,好像已经失去了小时候不管不顾的样子,小时候响亮的嗓子哑了。

          晚饭被我随意糊弄过去,闲来无事,我蹲在家门口,捡了一个树枝在门口的水泥地上写写画画,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按辈分我得叫他五爷,他看着我,忽然愣住了,“幺女?”他喊了我一声,“怎么回来啦?哎呀,都长这么大了?有时间一定要来我这坐坐啊!都长这么大了”他手里端着刚洗好的鸭肠,“长这么大了”他声音有些发抖,边走边重复着这句话。我就这样蹲在原地,我尽力地想扯出一个笑容,说出一句话来回答他,可嗓子里好像塞了棉花,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只能点头,一直点头,如此重复,像哑巴一样。

傍晚,我打开灯,即使是晚上灯光也显得暗淡,比不上城市里灯光的亮度。泛黄的灯光映出我的影子,我也不甘示弱直视着发亮的灯泡,我们就这样对峙着,灯想不明白,是什么时候我的影子比小时候大了好几倍,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小时候没觉得这泛黄的光线会让人这么感慨,在老家的日子就在日复一日的怀念与感慨中结束。

          过完年要回城里时,我又一次清理了老屋,温柔地抚摸了老屋的一草一木,仰望无边的苍穹中各色的云朵,细致入微地观察在地下城四处穿梭的昆虫,远处被阳光晕染的火烧云像七彩祥云,我迎着梦境般的一切,离开养育我的老屋,一路上我就这样哑着,将思念放置在内心的黑匣子里,受委屈时,就拿出来看看。



头一次写长文👉👈烂就烂吧

邶风Ba
  昨天去景山看日落的有感。那...

  昨天去景山看日落的有感。那么多人都是为了目睹它的落下,可它其实是看着我们逐渐远去的。它没有动

  昨天去景山看日落的有感。那么多人都是为了目睹它的落下,可它其实是看着我们逐渐远去的。它没有动

王小槿

偶然2020旧作二则,归入散文集矣。

偶然2020旧作二则,归入散文集矣。

楓间纵酒
旧皮革的行李箱 像一具死朽的骸...

旧皮革的行李箱 像一具死朽的骸骨

沉默地 躺在角落的灰尘上

我知道他是空的 他也知道

我已下定决心离开 踏上流浪

他却在想:“或许今晚我就将

在陌生、腐臭的空气里 每一截都被送往不同的地方

或在烈火里熄灭 或浇灌成冰冷的钢床”

注满诗句的老文集 发出迟暮的哀叹

从沉睡的书架上 认命的摔落 躺上斑驳的铁梁

她放弃了对命运的执抗 悲悯的吹散身上最后一缕墨香


我走进一片熟悉的清晨 捉那被风拾起微枯的叶

我看到我的影子 被泥土拉的很长

他们融在一起 ......

旧皮革的行李箱 像一具死朽的骸骨

沉默地 躺在角落的灰尘上

我知道他是空的 他也知道

我已下定决心离开 踏上流浪

他却在想:“或许今晚我就将

在陌生、腐臭的空气里 每一截都被送往不同的地方

或在烈火里熄灭 或浇灌成冰冷的钢床”

注满诗句的老文集 发出迟暮的哀叹

从沉睡的书架上 认命的摔落 躺上斑驳的铁梁

她放弃了对命运的执抗 悲悯的吹散身上最后一缕墨香


我走进一片熟悉的清晨 捉那被风拾起微枯的叶

我看到我的影子 被泥土拉的很长

他们融在一起 黑色的土地对黑色的影子歌唱

我听到那熟悉的曲调 灌满了秋天的愁凉

“你怎么忍心离去 让我在衰朽的季节里 唱着关于离别的序曲”

于是牛皮纸袋里 树枝听见老朋友的话语

可是他并不悲伤 只是换上惋惜的乐句

“我不会把这儿给遗忘  这注定归葬我的身躯”

所以我把他们 都放进了 被我换作破拉杆的行李箱

垂旧的书和哭泣的叶 醇厚的老酒和不舍的时光

他们在风铃声里睡去 我轻轻闭上破拉杆的眼眸


旧木吉他说:“该离去啦”

于是我背上他 拽着我昏黄的灵魂

抚摸沉眠的书架 拍乱角落的灰尘

拥抱清晨的秋意 亲吻荒野的风痕


我在老铁皮的喘息中远去 泪水浸湿了仅剩的半包纸


鹊华月练


梅心惊
“——团圆三五,浮珠吞墨,人月...

“——团圆三五,浮珠吞墨,人月安平。”


今日元宵~恭祝元宵佳节,好梦圆圆!

“——团圆三五,浮珠吞墨,人月安平。”


今日元宵~恭祝元宵佳节,好梦圆圆!

summerwish

背景图是我倾慕的女人,她让我神魂颠倒啊啊啊好嘛!!! 

京妹子真的woc好对我口味啊啊啊!说来话长,我就是经常暗恋的,莫名其妙的一往情深,那天满也不例外,我对她的迷恋是疯狂生长,等发觉到自己陷进去的时候,情思缠绕着胸膛让我感到窒息,可是当我谈起来是却无从下手,我对她的的爱恋是

「毫无保留,我把我的梦想和荣誉,

全都交给妳」

我飞蛾扑火的朝妳奔去,

踏上了不归路。

众生,星河,云朵,四季,

都为妳倾倒,天满,妳让人间疯魔了。

「妳是我的无上欢喜,亦是我的灭顶之灾」

  

背景图是我倾慕的女人,她让我神魂颠倒啊啊啊好嘛!!! 

京妹子真的woc好对我口味啊啊啊!说来话长,我就是经常暗恋的,莫名其妙的一往情深,那天满也不例外,我对她的迷恋是疯狂生长,等发觉到自己陷进去的时候,情思缠绕着胸膛让我感到窒息,可是当我谈起来是却无从下手,我对她的的爱恋是

「毫无保留,我把我的梦想和荣誉,

全都交给妳」

我飞蛾扑火的朝妳奔去,

踏上了不归路。

众生,星河,云朵,四季,

都为妳倾倒,天满,妳让人间疯魔了。

「妳是我的无上欢喜,亦是我的灭顶之灾」

  

梅心惊
“洗涤伪装的真容,却化解寒风”...

“洗涤伪装的真容,却化解寒风”


是亦梦书会月练笔……主题:滚筒洗衣机……

“洗涤伪装的真容,却化解寒风”


是亦梦书会月练笔……主题:滚筒洗衣机……

梅心惊
  团圆自玉壶,春华寄付酒盅孤...

  团圆自玉壶,春华寄付酒盅孤,长风共坦途。


是亦梦月练笔“汉俳”。

  团圆自玉壶,春华寄付酒盅孤,长风共坦途。


是亦梦月练笔“汉俳”。

程江槐
深冬 南方只能拥有落叶 刻满秸...

深冬   南方只能拥有落叶

刻满秸秆的麦地

野火焚烧


湿冷的深冬   门窗禁闭

手捂住月亮   枯黄成漫天寒风


麦地   赤诚的麦地

泪水啊   映出孤独的火舌

遥远的泪光更加孤独


怀孕秋天的酒坛落满灰尘

树枝长出花苞   坐着妹妹

山谷里的红梅唤起火红的躯体


河流未冰


曾经我沉睡于麦地

曾经深冬遮蔽双眼

黑夜苏醒


如果血流向的   ......

深冬   南方只能拥有落叶

刻满秸秆的麦地

野火焚烧


湿冷的深冬   门窗禁闭

手捂住月亮   枯黄成漫天寒风


麦地   赤诚的麦地

泪水啊   映出孤独的火舌

遥远的泪光更加孤独


怀孕秋天的酒坛落满灰尘

树枝长出花苞   坐着妹妹

山谷里的红梅唤起火红的躯体


河流未冰


曾经我沉睡于麦地

曾经深冬遮蔽双眼

黑夜苏醒


如果血流向的   是土地

如果血流向的   石头

昔日饮酒的孩子   举起镰刀走向旷野

遥远的南方不再遥远

就像远离故乡的妹妹


焚烧土地   焚烧土地


2.3夜

写诗的哥萨克
  别人提醒我知道昨天是立春,...

  别人提醒我知道昨天是立春,今天别人祝福我,我才知道今天是元宵节

  别人提醒我知道昨天是立春,今天别人祝福我,我才知道今天是元宵节

谁家的猫
我有一面镜子,什么都照得见 一...

我有一面镜子,什么都照得见

一只麻雀扑凌凌的飞过窗子

树荫下长出女孩儿耳垂一样白嫩的蘑菇

花骨朵儿上的露水越来越轻了

像卡通画里越搭越高的积木

它们被堆沙堡的孩子紧紧抓在手里

浪打过来,你就哭了,浪退回去,你又笑了

不停的哭啊笑啊,海拿你也没办法

  

那些幸福引诱人们的话语

比大舞厅里的圆舞曲的步子还圆

那是成人们爱参加的舞会

他们对着你打扮

于是你照出滑稽的高帽子们,下面整齐归一的精致眉眼

谁失足摔断了腿,你也照见了

你听他们咒骂脚上的鞋

可又是谁在你面前,赤裸裸的,幼嫩的身躯

不够像星星的眼睛,不够像花瓣儿的嘴唇,黑黢黢的小耗子们

总有一点害羞的笑着......

我有一面镜子,什么都照得见

一只麻雀扑凌凌的飞过窗子

树荫下长出女孩儿耳垂一样白嫩的蘑菇

花骨朵儿上的露水越来越轻了

像卡通画里越搭越高的积木

它们被堆沙堡的孩子紧紧抓在手里

浪打过来,你就哭了,浪退回去,你又笑了

不停的哭啊笑啊,海拿你也没办法

  

那些幸福引诱人们的话语

比大舞厅里的圆舞曲的步子还圆

那是成人们爱参加的舞会

他们对着你打扮

于是你照出滑稽的高帽子们,下面整齐归一的精致眉眼

谁失足摔断了腿,你也照见了

你听他们咒骂脚上的鞋

可又是谁在你面前,赤裸裸的,幼嫩的身躯

不够像星星的眼睛,不够像花瓣儿的嘴唇,黑黢黢的小耗子们

总有一点害羞的笑着

你照见他们投身明湖,化作一株株水仙

  

爱情是某个深夜,有个小男孩悄悄走到你面前

拿一只钢笔试着写诗

写了一句又拿袖子擦掉

反复到最后空空如也

只在袖子和你身上留满了蓝

  

我有一面镜子,只是一面镜子

不是什么是非对错悲欢离合

你不过是什么都照得见

可似你这般明亮,剔透,易碎的

谁又能真正照见

梅心惊
“——嫩日更生参宿,晚来常振鎏...

“——嫩日更生参宿,晚来常振鎏红。”


今日立春~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岁首,一年四时的新开始~

看见了烟花,绝美!

前半段是早上写的,后半段是晚上写的。


绝美底图感谢@林钟初一 老师。

“——嫩日更生参宿,晚来常振鎏红。”


今日立春~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岁首,一年四时的新开始~

看见了烟花,绝美!

前半段是早上写的,后半段是晚上写的。


绝美底图感谢@林钟初一 老师。

万古长青
可怜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也可以...

可怜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也可以成为吞噬生命的巨兽。

只懂送货的凡夫俗子,

被逼迫成为他人眼中的孤胆英雄。


近路就在鹅山

——去吧。


山风萧瑟,空谷传响,

鹅山的红染红书生鬓角的簪花。

走不掉,逃不走,

只能懊悔地自认倒霉。

不平等的交易中,

两只鹅换了只会跑掉的狐。


取出薄酒,邀人共饮,

谁知真心亦或是假意。

兔女出口斟酒——好一个心上人,

心上人心中亦有心上人,

皆是炽热的不可言说。


一个美梦随之跃出——双瞳剪水,

轻描淡写了整个秋意。

猝然萌生的爱意过于汹涌,

促使有情人携手逃离。

猝然萌生的爱意又不够浓郁,

只可惜时间太短太短,......

可怜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也可以成为吞噬生命的巨兽。

只懂送货的凡夫俗子,

被逼迫成为他人眼中的孤胆英雄。


近路就在鹅山

——去吧。


山风萧瑟,空谷传响,

鹅山的红染红书生鬓角的簪花。

走不掉,逃不走,

只能懊悔地自认倒霉。

不平等的交易中,

两只鹅换了只会跑掉的狐。


取出薄酒,邀人共饮,

谁知真心亦或是假意。

兔女出口斟酒——好一个心上人,

心上人心中亦有心上人,

皆是炽热的不可言说。


一个美梦随之跃出——双瞳剪水,

轻描淡写了整个秋意。

猝然萌生的爱意过于汹涌,

促使有情人携手逃离。

猝然萌生的爱意又不够浓郁,

只可惜时间太短太短,

无法阻止怀疑引发的犹豫。


不幸狐狸苏醒,佳人消失,

告别后的笑是桃花眼中的戏谑。

戏剧帷幕随着狐狸拉开又重闭合。

在转瞬即逝间,

心上人也仅仅够——互诉衷肠。


你是货郎许彦

——这次你丢了三只鹅。


是鹊华文学社的周练

2.1-2.7周练主题:围绕《中国奇谭》第2集《鹅鹅鹅》创作,主题不限,体裁不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