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鹣鲽情深

19浏览    6参与
子渊平一

【琅琊榜同人】鹣鲽情深之溯回篇(61)——玉阳(大结局)

(61)

你没有耽搁,翌日便叫上怀柔一起,亲自登门,去了顾家商议,原本顾家还有些犹疑,架不住两厢情愿,便也痛快的应了这门亲事。

陆家在金陵是孤姓,陆泽没有父母长辈,谢玉、言阙携着林燮,一同去了顾家提亲。

如此阵仗,惹得金陵城里沸沸扬扬,顾家一时间炙手可热,连带着小女儿的婚事也一并定了下来。

顾家的老太太瞧着这幅场面,直夸这门亲事结的对,整日里乐得合不拢嘴。

亲事定在了年底。

这看热闹容易,真正到了准备亲事的时候,可将你给忙坏了。

下聘,纳吉,又是三媒六聘,又是婚姻六礼,一步都不能错,到了最后你直喊头疼。

偏偏谢玉在外帮着购置房产,准备聘礼,内宅的事儿又帮不上忙,只剩下一个怀柔,...

(61)

你没有耽搁,翌日便叫上怀柔一起,亲自登门,去了顾家商议,原本顾家还有些犹疑,架不住两厢情愿,便也痛快的应了这门亲事。

陆家在金陵是孤姓,陆泽没有父母长辈,谢玉、言阙携着林燮,一同去了顾家提亲。

如此阵仗,惹得金陵城里沸沸扬扬,顾家一时间炙手可热,连带着小女儿的婚事也一并定了下来。

顾家的老太太瞧着这幅场面,直夸这门亲事结的对,整日里乐得合不拢嘴。

亲事定在了年底。

这看热闹容易,真正到了准备亲事的时候,可将你给忙坏了。

下聘,纳吉,又是三媒六聘,又是婚姻六礼,一步都不能错,到了最后你直喊头疼。

偏偏谢玉在外帮着购置房产,准备聘礼,内宅的事儿又帮不上忙,只剩下一个怀柔,不得已,你只得动用关系,请些外援过来。

手忙脚乱的安排好了一切,也到了正式娶亲的日子了。

到了大婚当日,晋阳姐姐和怀柔不让你太操劳,只是安排了最轻省的活计给你,林殊年纪小,房前屋后的跑着传话,把削好皮的水果摆在桌上。

“姨母吃点这个吧。”

“你别走。”你伸手拽了他的胳膊,“前头的人来了多少?”

林殊记性好,人头又混得熟,便一一数来给你听,你暗自琢磨了一下,人也到的差不多了,便又嘱咐他。

“告诉你那些叔叔伯伯,少喝酒,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

林殊爱热闹,早就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陆泽成亲自然是装扮的喜气洋洋,你们怕新娘子太寂寞,便安排了怀柔在房间里陪她,你与晋阳姐姐在内院招待女客,帮着陆家撑场面。

热热闹闹的一天终于过去,宾主尽欢,闹过了洞房,送走了宾客,又瞧着这新郎官也该进休息了,你们这几对纷纷告辞,陆泽不顾大家的阻拦,坚持要将你们送出门外。

陆泽今日喝了许多酒,眼角眉梢上透露的全是喜气,谢玉伸手推他,“你赶紧进去吧,别让人家等你。”

林燮也点头,“就是,快进去吧。”

“不着急,我有话要说。”

陆泽伸手,老管家端了几杯酒过来,只见他伸手拿了一杯,随后对着面前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各位哥哥嫂嫂,陆泽这里,深谢诸位。”

语毕,杯中酒一饮而尽。

谢玉吸了吸鼻子。

“好兄弟,咱们不说这话。”

众人纷纷举起酒杯,皆是一饮而尽。

陆泽一直站在原地,一直瞧着马车渐远,这才转身回府。

马车行进。

谢玉喝了不少酒,你端了早就准备好的醒酒汤,给他灌了几碗,忍不住埋怨道。

“你瞧你,喝了这么多,吃东西了没有?我叫厨房准备了些东西,回去就叫他们端上来。”

谢玉握住你的手背,手掌贴上去揉了几下,便道:“好,正好我也想跟你说说话。”

“嗯。”

兴许是好兄弟的婚事落定,谢玉的脸色也好,心情也好,整个人神采飞扬,此刻你们二人并排坐在侯府花园的亭子里,地上拢了几个火盆,身披大氅,一同赏月。

你靠在他怀里,手里捧着一杯暖暖的牛乳,看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与树枝子上的雪交相辉映,此情此景,倒真有些“水晶帘外娟娟月,梨花枝上层层雪”的味道了。

你抓了他的手,轻轻摩挲他的指尖。

“玉郎,你要说什么?”

“衾衾,自从我父母回老家之后,我便想着,他们都不在了,往后谁来疼我?关心我?”

谢玉的目光落到了你的眼睛上,话语中的落寞像是被融化的积雪,在炽热的眼神中消失不见。

“后来,陆泽的母亲也走了,我曾经一度以为,我会像所有的人那样,与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成亲,生孩子,变老,死去。”

“是你给了我被爱着,被依赖着的感觉,今日看到陆泽成亲,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几分。”

你放下手中的茶,双手扶住他的脸颊,十指一一扫过他的五官,最后轻轻的在他的唇上落了一个吻。

“我是你的妻子,自然是爱着你,依赖着你的,笨蛋。”

谢玉的眼圈儿蓦地红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双手小心的捧着你的脸,无比虔诚的将唇落在了眉心那处,只听他沙哑的声音响起。

“谢谢你。”

你心中酸涩,可此时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故作轻松的与他拉开距离。

“其实,我今日还有一件事情告诉你。”

话毕,谢玉的手被你轻轻拉起,随后郑重的放在了肚子上。

谢玉的手指一颤,忽然间,源自于血脉深处的呼唤,让他好像想到了些什么。

他抬起头来,探寻的目光扫过心爱女子含情脉脉的眉眼,微微上翘的唇角。

月光下,他的挚爱,无比温柔的告诉他。

“玉郎。”

“我们有家了。”





全文完。



总计23.4万字,历时11个月。


作者有话说:

没想到这样一篇兴起之作能写到这么多万字,也是挺不容易的,感谢一路走来许多人的支持。

这一篇本来就是意难平的产物,现在我的意难平已经平了,希望诸位也能够稍感安慰。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最后这一句我琢磨了两三天,最后定下的这一句,“家”。

人间该是值得的。


子渊平一

【琅琊榜同人】鹣鲽情深之溯回篇(59)——玉阳

(59)


宜佳郡主办了个流水席,但是你觉得那不叫流水席,确切的叫做金陵大型吃瓜现场。

吃完席面,大家三五成群,或是出去溜达消食,或是坐在亭台下喝茶聊天。

你跟在怀柔后面,带着顾家的三个妹妹一起喝茶,老大顾序春已经成了亲,这次是帮妹妹来掌掌眼的。

你是左一个八卦,又一个大瓜,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现在你连户部尚书的小女儿的夫君的亲哥哥的家里有几个小妾,其中一个小妾长了个大倭瓜脸都一清二楚了,怀柔是金陵城贵妇圈里消息最灵通的人,毫不夸张的说,在这方面璇玑公主怕都要避其锋芒。

顾三妹妹也是个爱笑的,话不多,但是支棱着耳朵听的也很起劲儿,时不时的也说些俏皮话,如此处下来,你对她也有了......

(59)


宜佳郡主办了个流水席,但是你觉得那不叫流水席,确切的叫做金陵大型吃瓜现场。

吃完席面,大家三五成群,或是出去溜达消食,或是坐在亭台下喝茶聊天。

你跟在怀柔后面,带着顾家的三个妹妹一起喝茶,老大顾序春已经成了亲,这次是帮妹妹来掌掌眼的。

你是左一个八卦,又一个大瓜,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现在你连户部尚书的小女儿的夫君的亲哥哥的家里有几个小妾,其中一个小妾长了个大倭瓜脸都一清二楚了,怀柔是金陵城贵妇圈里消息最灵通的人,毫不夸张的说,在这方面璇玑公主怕都要避其锋芒。

顾三妹妹也是个爱笑的,话不多,但是支棱着耳朵听的也很起劲儿,时不时的也说些俏皮话,如此处下来,你对她也有了些了解。

这个性子与陆泽还是极为相配的。

你吃的差不多了,给齐嬷嬷使了个眼色,齐嬷嬷挥了挥手,一个小丫头就去了园子外头叫谢玉来。

谢玉跟你早就安排好了,小丫头在前头领路,谢玉拽着陆泽的胳膊往园子里拉,一边拉扯一边替他整理衣裳。

“待会儿去别闷着不说话,知道了吗?”

陆泽翻了个白眼儿,谢玉伸手将他身上的荷包卸下两个来。

“你今天也不知道好好打扮打扮,弄这么多荷包干什么,哪个小姐送你的?”

“腰带,腰带也不知道理平。”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待会儿要是砸了你嫂嫂的面子,看我回去打不打死你。”

陆泽实在是被絮叨的头疼,使劲把袖子从他手里拽出来,用两只手上下捋了好几遍衣裳。

“你怎么成了亲以后这么啰嗦呢?”

“赶紧的吧,磨叽。”

谢玉拉着陆泽进了凉台,互相见礼之后,谢玉冲着你干笑了两声,你不回他,只管低头吃自己的。

谢玉用膝盖撞了陆泽一下,陆泽平时也是个爱说爱笑的,也不知道这会儿怎么了,也跟着嘿嘿的干笑了两声。

你大奇,顺着陆泽略显呆滞的目光看去,正看到害羞垂眸的顾序秋。

好家伙,这事儿稳了。

你赶紧对着怀柔使了个眼色,怀柔立刻抿唇轻笑,立刻抛出几个话题去。

陆泽一改往日的叛逆模样,老老实实的3一一的答了,谢玉也看出好兄弟不对劲儿,在一旁帮衬着说几句话。

你抬眼看了看顾序春,见她点了头,你便将他们俩给支了出去,顾序冬年纪还小,便让她去当那个电灯泡吧。

见他们三人走后,谢玉借口去喝酒也走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桌子底下拍了拍你的大腿。

等着谢玉走远,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可是少见他这么乖巧局促的,平时来我们侯府的时候,他可是最能说能笑的,今天跟个瘪了嘴的茄子似的。”

怀柔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转头看着顾序春,问道:“怎么样,你觉得陆大人如何?”

顾序春连连点头,“我以前倒是没仔细瞧过,今日细看了看,陆大人长得一表人才,凛凛一躯,又听你们二位这么一说,我也感觉他与三妹妹应该挺合得来的,我这三妹妹也是个爱说爱笑好玩儿的。”

怀柔抿唇笑道:“他俩已经去了,合不合的我们待会儿就知道了。”

散了宴席,你立刻叫齐嬷嬷喊着陆泽去家里用晚饭,谢玉看着你这么热切的样子,颇有些吃味儿。

“你啊,你怎么对别人的事情这么上心,我可告诉你,要是今日没有我,那混小子才不会来呢。”

“哟哟哟。”你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笑道:“谢侯爷是最辛苦的,今天晚上好好奖励奖励你,行吗?”

“你现在就得奖励我。”

“???”

“谢玉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谢玉:不光得寸进尺,我还得尺进丈呢!

陆泽:你真不要脸。

顾序秋:我什么时候才能近距离的吃上瓜?


子渊平一

【琅琊榜同人】鹣鲽情深之溯回篇(58)——玉阳

(58)


这几天你在侯府呆着快要长毛了。

刚刚新婚的时候还能找个借口不上朝,萧选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离了谢玉大梁也照常运转。

可是现在不行了,也不能总是找茬不上朝,让外人看了笑话,再说……这个家还需要他赚钱。

你最近已经把心爱的小玉郎吃干抹净,一解相思之苦,这侯府能打的都打了,库房里好玩儿的也都找出来玩儿了一遍。

实在是没什么好玩儿的了。

谢玉晚上回来,听着你满腹牢骚颇为无奈,掀开被子麻溜儿的钻了进去。

“前几天你说要好好学琴,结果弹了两天累的手腕子疼,再往前数,你说想骑马,我天天找人带你出去,结果把照月累瘦了,你吃胖了。”

“还有,马球,玩儿了两天说太累。投壶你......

(58)


这几天你在侯府呆着快要长毛了。

刚刚新婚的时候还能找个借口不上朝,萧选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离了谢玉大梁也照常运转。

可是现在不行了,也不能总是找茬不上朝,让外人看了笑话,再说……这个家还需要他赚钱。

你最近已经把心爱的小玉郎吃干抹净,一解相思之苦,这侯府能打的都打了,库房里好玩儿的也都找出来玩儿了一遍。

实在是没什么好玩儿的了。

谢玉晚上回来,听着你满腹牢骚颇为无奈,掀开被子麻溜儿的钻了进去。

“前几天你说要好好学琴,结果弹了两天累的手腕子疼,再往前数,你说想骑马,我天天找人带你出去,结果把照月累瘦了,你吃胖了。”

“还有,马球,玩儿了两天说太累。投壶你又嫌弃眼睛疼胳膊疼,还有……”

谢玉掰着手指头一样一样数给你听,你越听越来气,一脚就踹上了他的大腿,恶狠狠地伸手掐他的胳膊。

“我刚刚找到了新爱好。”

“什么?”

“家暴!”

谢玉陪着你闹了一会儿,他没什么事儿,你这个打人的倒是累的气喘吁吁。

你躺在床上哼次哼次的喘气儿,看着他像个没事人一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日子越来越没意思了!我要出去玩儿!出去玩儿!”

谢玉生怕你的喊声引起别人的注意,伸手捂住你的嘴。

“好好好,不准喊了夫人,你想玩儿什么我都同意行不行?”

你见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心中暗喜,可脸上还是一副不饶人的表情。

“我听说过两天就放榜了?”

谢玉被你这没头没尾的话弄得有些晕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是啊。”

“嘿嘿……我要去榜下捉婿。”

“???”

谢玉倒吸一口气,听完你的话,他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不是,这个,你……你已经成婚了,你捉什么啊?”

“我就是想去看看,不都说探花郎长得好看,我也想看看。”

“看什么看,我比探花郎长得还俊。”

你冲着谢玉翻了个白眼儿,可这个时候你得智取,不能强攻,于是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整个身体都靠在他的身上扭啊扭,扭啊扭~

“玉郎~人家要去嘛~”

“好哥哥,人家就想去凑凑热闹~”

“人家就看一眼,看一眼还不行吗?人家还没见过这种场面呢~”

“玉玉~”

“我的心肝宝贝,我神勇威猛的谢大将军~”

谢玉被你磨的没有办法,语气松动了一些。

“人家都是有女儿的人家才去捉婿,为的就是图一门好亲事,你去那不太合适。”

你双手抱住他的胳膊,凑上去轻轻的亲了亲他的耳朵,扁扁嘴装出一副可怜相。

“玉郎~咱们提前演练演练,要是以后生了女儿,我们有经验了,那抢起来不是很顺手嘛?”

“女儿?”

谢玉看了你一眼,伸手扶住你的腰,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你被他整个压在身下。

“那我觉得还是要活在当下。”

“先给我生个女儿出来吧。”





你:玉玉,你不讲武德!偷袭我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玉玉:嗯嗯啊啊好ok嗯嗯是啊。

陆泽:不用捉,我家儿子时刻准备着。


子渊平一

【琅琊榜同人】鹣鲽情深之溯回篇(57)——小剧场:真相是真

因为是小剧场,所以还是可可爱爱的为主

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啦~


「真相是真」


谢玉今天心情不好。

陆泽瞅了他一眼,伸手过去揽住他的肩。

“咋了?心情这么不好?这是又给你脸子瞧了?”

“没有,不是。”

有情况。

陆泽把他强行拉去喝酒,酒过三巡,谢玉红着脸打开了话匣子。

“你说说她,你说说她竟然……”

话还没说完,谢玉眼睛一酸,竟落下两行清泪来,可把对面的陆泽吓了一跳。

“好好说好好说,你说你哭什么啊。”

“她竟然,她根本就不爱我!”

谢玉撩起袖子,毫无形象的抹了抹眼泪。

话要从昨夜说起。

昨天夜里,谢玉换好衣裳正准备钻被窝里跟你亲热亲热,这才成......


因为是小剧场,所以还是可可爱爱的为主

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啦~




「真相是真」



谢玉今天心情不好。

陆泽瞅了他一眼,伸手过去揽住他的肩。

“咋了?心情这么不好?这是又给你脸子瞧了?”

“没有,不是。”

有情况。

陆泽把他强行拉去喝酒,酒过三巡,谢玉红着脸打开了话匣子。

“你说说她,你说说她竟然……”

话还没说完,谢玉眼睛一酸,竟落下两行清泪来,可把对面的陆泽吓了一跳。

“好好说好好说,你说你哭什么啊。”

“她竟然,她根本就不爱我!”

谢玉撩起袖子,毫无形象的抹了抹眼泪。

话要从昨夜说起。

昨天夜里,谢玉换好衣裳正准备钻被窝里跟你亲热亲热,这才成亲一个月,他还没过了这新鲜劲儿,不分白天黑夜,只要兴致来了就非要折腾一回。

你哪受得了这个,皮都要被他搓出火儿来了。

谢玉的狗爪子放上来,你就给他扔下去,他再放,你再扔,再放,再扔,再……

你实在是忍无可忍,一骨碌坐了起来,伸手就给了他一锤。

“谢!玉!不睡觉就给我滚出去!”

“你干嘛啊。”

谢玉跟着坐起身来,一副涎皮赖脸的狗腿样儿。

“我就摸摸,什么都不做,你看你怎么还生气了?”

就摸摸?

他要是真能说话算话,你情愿把脑袋割下来顺着窗沿儿扔出去。

你实在是困得要命,也懒得跟他理论,很是不耐烦的往外踹他。

“滚滚滚,滚出去,看见你就烦。”

“夫人为何要说如此诛心之语,刚成亲那两天你可不是那么说的。”

“那是刚成亲,我现在爽完了,你功成身退吧。”

你翻个身就要躺下去睡觉,被谢玉扶着后背又给你弄了起来。

谢玉急了。

“不是,你跟我成亲就是为了这个?”

你也懒得装了,双手抱胸,认真的看着他说。

“对。”

对……

对……

对……

眼看着谢玉越哭越凶,陆泽实在是受不了了,幸好挂着屏风,人又少,要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怎么了呢。

谢玉被陆泽抬到了侯府门口。

你今天要好好补觉,所以破天荒的没出门迎他。

谢玉一见空荡荡的门口,顿时气血上涌,悲愤交加,手指头都在哆嗦。

“陆泽你看着了吗?不爱了,这就是不爱了!”

“行行行,你赶紧闭嘴吧。齐嬷嬷!有人吗?!”

齐嬷嬷闻声而来,将谢玉接了过去。

你听他喝多了酒,亲自端了醒酒汤去伺候他,谢玉噘着嘴,哼哼唧唧的就是不肯喝。

你没办法,只得哄他。

“喝吧,乖啊,喝一口给你亲一下。”

谢玉也不知道是真喝醉了还是借酒装疯,猛地一拍桌子。

“嗝儿~凭,凭什么,凭什么我亲你,你,你亲我!我才是一家之主!”

“好好好,亲亲亲,我亲你。”

谢玉喘了一口粗气,端起汤碗一饮而尽,随后将碗底重重地磕在桌面上。

“亲!快亲!”

他满身酒气的你还真有些下不去嘴,你不过是犹豫了一瞬,谢玉竟抬起手来,哆嗦着手指指着你的脸。

“你果然不爱了!才一个月啊,你就对我这样儿,我我我……”

“亲亲亲,赶紧的吧。”

你一把捂住他的嘴,凑上去稀里糊涂的亲了好几下。

“行了行了,亲完了赶紧睡觉吧。”

“睡,妈的今天老子就要/睡/你!”

说着,谢玉的身子整个就压了上来。

“谢玉!你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

“……呜呜呜!”

“放手!”




玉玉:就问问你还爱吗?

陆泽:成亲之后人都会疯掉吗?

齐嬷嬷:这都什么事儿啊!

太后:咋找了个傻子当女婿?



子渊平一

【琅琊榜同人】鹣鲽情深之溯回篇(56)——玉阳

溯回篇(56)


好久都没更新玉阳的快乐生活了

准备写到陆泽成婚就暂时完结

大概还会有肉肉吧……我也不知道


陆泽相当佩服谢玉,每日总能准时的卡着最后的时间进入朝堂。

今天他在宫门口等着谢玉,远远的就见着谢玉口中叼着个白色的东西,待他下了马,陆泽这才看清。

原来是个炊饼……(炊饼:古代一种蒸制的面食,类似现代的馒头或者蒸饼,无馅,具体可自行搜索)

“你可真行,也不怕噎死你。”

自从谢玉成了婚,就没见他早一些来过,次次都是这样匆匆忙忙的,真是没眼看。

谢玉被炊饼噎的够呛,他随手抄起来也没看,这炊饼放了一夜干干巴巴的,赶紧接过小厮递上来的热茶顺了顺,这才说的出话来。......

溯回篇(56)


好久都没更新玉阳的快乐生活了

准备写到陆泽成婚就暂时完结

大概还会有肉肉吧……我也不知道




陆泽相当佩服谢玉,每日总能准时的卡着最后的时间进入朝堂。

今天他在宫门口等着谢玉,远远的就见着谢玉口中叼着个白色的东西,待他下了马,陆泽这才看清。

原来是个炊饼……(炊饼:古代一种蒸制的面食,类似现代的馒头或者蒸饼,无馅,具体可自行搜索)

“你可真行,也不怕噎死你。”

自从谢玉成了婚,就没见他早一些来过,次次都是这样匆匆忙忙的,真是没眼看。

谢玉被炊饼噎的够呛,他随手抄起来也没看,这炊饼放了一夜干干巴巴的,赶紧接过小厮递上来的热茶顺了顺,这才说的出话来。

“你在这儿干什么?”

那小厮毕恭毕敬的回答道:“是长公主殿下看着奴才还算伶俐,就让奴才在这里候着,给侯爷添茶倒水。”

“好好,回府领赏。”

谢玉将一半炊饼放下,携陆泽急匆匆的往里走,一边走陆泽还要忙着给谢玉整理一下领子衣襟,这模样看着就是刚从被窝里捞出来的。

陆泽免不了一阵唏嘘。

“你注意点儿身子骨吧,啧啧啧。”

被嫌弃的谢玉的一生。

谢玉就着冷风吃了大半个炊饼,对于他来说也不顶事,下了朝出了门就想跟着陆泽一起去吃些什么。

那小厮乖觉,早就准备好了点心什么的呈了上来。

陆泽也饿了,伸手拿了一块儿,就听谢玉问道:“这也是殿下叫你准备的?”

“回侯爷,这点心是殿下亲手做的。”

陆泽刚刚张开嘴,只听耳边一阵掌风袭来,那点心就被谢玉劈手夺过。

“谢玉!”

“待会儿我去给你买别的。”

“不就一块点心你至于吗?啊?!”

谢玉是走一路吃了一路,看的陆泽目瞪口呆,最后两人在青染居的门口停下,谢玉拍了拍手上的碎渣渣,整理了一下衣裳,翻身从马上下来。

陆泽翻了个白眼儿,“吃饱了?”

“半饱吧,昨天晚上没怎么吃,光……咳咳,就练剑来着,练剑。”

谢玉干什么了陆泽用脚指头想都知道。

“练剑?还练了一宿?那你武功还这么稀松平常?”

陆泽毫不留情的揭穿了谢玉的遮羞布,谢玉也不恼,只是无所谓的丢下一句,“等你成了亲就知道了。”

然后就进了大门。

“呸。”

陆泽对着谢玉的背影啐了一口。

两人来到二楼,迎面走来了两位富贵打扮的小公子,两人有说有笑摇着扇子,看上去年纪并不大。

陆泽眼尖,一眼就看出这两人与常人不同。

而此时谢玉已经背着身子闪远了一些,给二人让路。

待二人走远,谢玉才转过身来,“你人头熟,她们是谁家的姑娘,怎么上这儿来了?”

陆泽一时也想不起来,“最近迁居金陵的我都不怎么认得,不过看着前头那个很像是孙家的姑娘。”

“那个新选的中正?”

“对。”陆泽看了一眼谢玉,随后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的侧腰,“你怎么回事?问的这么细致?小心我告诉我的小嫂子去。”

“我肯定要问的详细一些,这青天白日的出门不带丫头侍从,女扮男装到处晃悠,要是碰见歹人怎么办?”

谢玉拍了拍胸口,叹了口气,“到最后倒霉的不还是我们巡防营?”

陆泽深以为然。

晚上谢玉把这话回去跟你一说,你顿时来了兴趣。

“这么一说我也想扮男装出去玩儿了,上回你不是说我扮男装扮的很像吗?”

谢玉放下筷子伸手捏了捏你的鼻子。

“骗你玩儿的,一眼就能看穿。”

“啊?好你个谢玉,竟然逗我。”你撅起嘴不高兴,伸手掐了他胳膊一下。

谢玉疼的嘶了一声,却故意将脸凑近些,逗你生气,“那不然呢,你还真以为自己装的天衣无缝呢?”

“那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那姑娘是女扮男装?”

“我出身军营,见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人都多,看走路的身形步法就知道,难不成衾姑娘当我是傻子不成?”

谢玉笑着凑上前去,轻轻的咬了一口你的脸颊。

你撅起嘴用脑袋撞了他额头一下。

“果然,你现在把我弄到手了,就不知道珍惜了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伸手一推,将他推倒在软垫上,随后跨坐着骑上他的小腹,小拳拳对着他一通猛捶,又是打又是挠他痒。

谢玉笑着躲,两个人闹得笑得没了力气,你便顺势躺在他身上休息。

谢玉的手指头摸了摸你的侧脸。

“还是少上街吧,万一碰到歹人那可如何是好?就算要上街那也大大方方的穿女装,我陪着你保护你,这样可好?”

“嗯……我听说你今天早晨就吃了半个炊饼?以后我会让人在宫门口等,总是吃凉的对胃不好。”

“嗯,都听殿下的。”

“你也是,晚上不许瞎折腾了,你老这样我还活不活了?”

“嗯……没听见。”

“谢!玉!”

“没听见!”



你:我看你是要挨揍了!

玉玉:那我也没听见,没听见~

陆泽:这都什么人啊,没皮没脸的。

齐嬷嬷:哼,哼哼哼……


子渊平一

【琅琊榜同人】鹣鲽情深之溯回篇(55)——玉阳

溯回篇(55)


谢玉这人好就好在听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基本上能办的都给办成,不能办的……那肯定还是不能办。

你又不是不知道进退的人,适可而止的道理还是懂的。

只是顾家这边好说,陆泽那边难聊,还是得谢玉亲自出马,规劝规劝陆泽。

你早晨吃过了饭,送谢玉出门,转头就去吩咐齐嬷嬷:“弄点好吃的点心带去,还有,给言府递个帖子,说我午饭过后就去,叫怀柔随便安排就是了。”

齐嬷嬷领命下去。

这随便安排也是非常有讲究的,你和怀柔逐渐也有了默契,话不用说太透,自然就安排的妥妥当当。

用过午饭你就去了言府,言阙这人不喜欢管后宅妇人的事,只是出来跟你打了个招呼,就转身去书房了。

怀柔招呼你坐下......

溯回篇(55)


谢玉这人好就好在听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基本上能办的都给办成,不能办的……那肯定还是不能办。

你又不是不知道进退的人,适可而止的道理还是懂的。

只是顾家这边好说,陆泽那边难聊,还是得谢玉亲自出马,规劝规劝陆泽。

你早晨吃过了饭,送谢玉出门,转头就去吩咐齐嬷嬷:“弄点好吃的点心带去,还有,给言府递个帖子,说我午饭过后就去,叫怀柔随便安排就是了。”

齐嬷嬷领命下去。

这随便安排也是非常有讲究的,你和怀柔逐渐也有了默契,话不用说太透,自然就安排的妥妥当当。

用过午饭你就去了言府,言阙这人不喜欢管后宅妇人的事,只是出来跟你打了个招呼,就转身去书房了。

怀柔招呼你坐下,没一会儿顾家的姐妹三个就奉茶上来了。

顾序秋亲自给你端茶,只见她虽然面色泛红有些羞怯之色,但颇有大家闺秀的气度,不卑不亢,说起话来也是叫人如沐春风,细看看模样也俊俏,你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问的差不多了,怀柔对着三人使了个眼色,就叫她们去后院玩儿去了。

你伸手拍了拍怀柔的胳膊,就说道:“我觉得不错,你觉得呢。”

说到这儿怀柔打开了话匣子,直言道:“我是觉得都不错,可是现在我姑父是同意的,只是我姑姑……她总觉得陆大人不是良配,怕三妹妹去吃了亏。”

“这叫什么话?”

怀柔咬了咬嘴唇,“因为……怕陆大人有了正妻之后没了顾忌,到时候左一个妾室,右一个通房,到时候叫三妹妹吃苦。”

“不能不能。”你立刻摆手,着急的否认起来,“陆泽什么人我还是清楚的,他只是贪玩儿,但是行事作风还是正派的,这点我都可以为他打包票。”

接着你又说道:“再说了,三妹妹嫁过去以后,没有公公婆婆孝敬,小两口关起门来就是一门心思的过日子,而且这男人都要教的,我看她心思灵透,只要好好把握住了,以后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哎,你也别怪我姑姑心思多,这当母亲的心都是如此。”苏怀柔如此说,你倒无所谓的笑了笑。

又听苏怀柔叹气:“我问了侯爷,他说这婚事做得,今日你又这样说,就是不知道这事儿能不能成呢。”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成不成的见一面再说。”

这边你俩商谈融洽,几下就定了下来。

那边谢玉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过两天宜佳郡主办了个流水席,你到时候在席面上见一见就是了。”谢玉伸手拍了拍走神的陆泽,这可是娇妻布置下来的任务,他头回出马,自然是绝对不能失败的,“好不好的见一见再说,你见了以后说不好,我绝对不勉强你,行不行?”

陆泽气的踹了谢玉一脚,面上颇有些不忿:“我还没说你呢,你自从成亲之后,胳膊肘都拐哪里去了?有了公主忘了兄弟,小人!”

“我这不都是为了你?”

谢玉拍了拍被踹的地方,语气突然缓和下来,“倒不是我非要你去见顾家姑娘,而是我突然想起来,陆老夫人临终的时候,拜托我好好照顾你,我现在有了家有了夫人,难不成只管自己高兴,要你独守空府?”

“再说了。”谢玉端起茶杯润了润喉咙,接着说道:“有了夫人你就知道成家的好处了,真的。”

听见谢玉把母亲都搬了出来,陆泽也没了办法,经不住谢玉软磨硬泡,最后还是松了口。

晚上回家谢玉把这事儿一说,你顿时高兴的要命,颇有些谄媚和崇拜的抱着谢玉的胳膊。

“玉哥哥真的好厉害,这么难的事情几下就说成了。”

“玉哥哥你好棒喔~”

“玉哥哥是不是口渴了?我这就给玉哥哥倒茶。”

“玉哥哥~”

“玉……”



谢玉:在一声声玉哥哥当中逐渐迷失了自我。



陆泽:你真恶心……呕……

齐嬷嬷:习惯了就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