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鹤壁

4454浏览    2252参与
冰球

队长和实习警察的双警人设

队长和实习警察的双警人设

王菲的小迷妹

帝后赵丹全收

   我看了帝后,心里蓦然想起似水流年里黄磊和刘若英的对白

  我们相爱过吗

 相爱过

多久

或许只是一瞬间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是无尽的挣扎和惦念

想来我也真不喜欢甜甜的爱情,我喜欢的就是两个人深入骨髓的纠缠和说不清是爱是恨的眷恋,人生一世,有一个让你想起来便悲欣交集的人更加让人刻骨铭心


   我看了帝后,心里蓦然想起似水流年里黄磊和刘若英的对白

  我们相爱过吗

 相爱过

多久

或许只是一瞬间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是无尽的挣扎和惦念

想来我也真不喜欢甜甜的爱情,我喜欢的就是两个人深入骨髓的纠缠和说不清是爱是恨的眷恋,人生一世,有一个让你想起来便悲欣交集的人更加让人刻骨铭心


枫

突然想看哪个大大写妹妹上跑男和郭麒麟玩游戏的文,嘻嘻~~

突然想看哪个大大写妹妹上跑男和郭麒麟玩游戏的文,嘻嘻~~

蕉兽
tag里的太太都好强!指绘垃圾...

tag里的太太都好强!指绘垃圾给数码宝贝丢脸了(˘̩̩̩ε˘̩ƪ)

想知道第三部的结局

tag里的太太都好强!指绘垃圾给数码宝贝丢脸了(˘̩̩̩ε˘̩ƪ)

想知道第三部的结局

橘猫dr

汉白玉配珍珠扣,朝夕与共到白头。

师哥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

大少爷和小南蛮子。

丁汉白和纪慎语。

丁五云和纪珍珠。

各自都下了聘礼许了对方了。

汉白玉配珍珠扣,朝夕与共到白头。

师哥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

大少爷和小南蛮子。

丁汉白和纪慎语。

丁五云和纪珍珠。

各自都下了聘礼许了对方了。

洛北川今天被作业气死了么
虽然ooc但我还是好想写……...

虽然ooc但我还是好想写……

(听说英sir是吻技排行榜第一(?)

算是520贺文(我觉得英国人和加拿大人可能不过520(沉思)

虽然ooc但我还是好想写……

(听说英sir是吻技排行榜第一(?)

算是520贺文(我觉得英国人和加拿大人可能不过520(沉思)

^我会哭,但我不会输〆

初次见面的你却成了我此后余生最大的奢望

故事开始于19××年。

我叫南笙,东南西北的南,笙箫管乐的笙。我的妈妈是一名出色的演员,演过很多角色。我的爸爸,是一名音乐作词人。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从出生起,我就受到了很多关注,很多喜爱。妈妈说,我生来就在聚光灯下,注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所以,从很小开始,我就很懂事。在学校,和所有人友好相处。从幼稚园开始,我就深受同学和老师的喜欢。我一直都是父母的骄傲,我一直都知道。

只是,我再怎么优秀,也从未得到过那个人的一丝一毫的关注。他叫陆子琛,五岁那年开到我们家的。

那天,五岁的我,坐在高高的凳子上弹着钢琴。那时候太小,两条腿还没有凳子高,两条腿随意悬空着。

妈妈在...

故事开始于19××年。

我叫南笙,东南西北的南,笙箫管乐的笙。我的妈妈是一名出色的演员,演过很多角色。我的爸爸,是一名音乐作词人。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从出生起,我就受到了很多关注,很多喜爱。妈妈说,我生来就在聚光灯下,注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所以,从很小开始,我就很懂事。在学校,和所有人友好相处。从幼稚园开始,我就深受同学和老师的喜欢。我一直都是父母的骄傲,我一直都知道。

只是,我再怎么优秀,也从未得到过那个人的一丝一毫的关注。他叫陆子琛,五岁那年开到我们家的。

那天,五岁的我,坐在高高的凳子上弹着钢琴。那时候太小,两条腿还没有凳子高,两条腿随意悬空着。

妈妈在厨房里研究她的菜谱,爸爸在书房里想着他的歌词。从我有记忆起,我的父母就是这样,除了工作就在家里忙着自己的事情。他们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却让我感觉很温馨。我的爸妈是大众眼中的模范夫妻,尽管他们并不经常秀恩爱。

管家李伯走了进来,走到厨房说"夫人,有位姓陈的小姐来找您,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

"姓陈?有说叫什么么?"妈妈停下手中的刀,问李伯。

"嗯,说是叫陈丽华。她还说以前和您合作过。"

妈妈想了想,"好像五六年前确实合作过,那时候我还想着有机会和她在合作一次,没想到她却宣布退圈了。我当时还挺遗憾的,给了她联系方式,她也一直没来找我,怎么这时候来了呢?"

"那,要她进来么?"

"嗯,应该是有事,先看看情况吧。"

"好的。"

不一会儿,李伯就领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和一个长得很精致的男孩进来了。

第一次看到男孩的时候,我都看呆了。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他的皮肤如玉一般白皙,五官精致的像是被精雕细拙过得一般完美的挑不出一点瑕疵。他身上穿着简单的蓝色牛仔外套和牛仔裤。看起来很普通,可我知道这是今年的最新款,因为在这款衣服上架时也曾有人送给我一套。只是,我从未穿过呢。只是他的眼中冷漠的没有一点色彩。他站在女人身后一步之遥。不亲近也不疏离。

妈妈到二楼换了一身衣服,和爸爸一起下了楼。她看到女人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

"坐吧"妈妈说。

"谢谢。"女人拉着男孩坐了下来。

我从凳子上跳了下来,牵着爸爸的手,和他们一起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我偷偷的看着他。可男孩的目光却一直都没有停在我身上。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他一直在看那架钢琴。是喜欢么?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喝点水吧。"妈妈倒了杯水给女人和那个小孩。

"谢谢。"女人和他接过之后,都说了一句。

但是,他似乎是嫌水太热,接过之后就放在了桌子上。只是他的目光从钢琴转到了那杯冒着热气的水上。

"这是?"母亲问。

"我姐姐的孩子,他叫陆子琛。秦姐,我知道我这次来很唐突,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还能找谁?我,我没想到的就只有,只有你了。"女人的话语渐渐的变得很不连贯,也渐渐地带上了强忍的哭意。

妈妈抽了几张卫生纸递给她。男孩对此毫无反映。他只是看着那杯水。我在想是在等他凉么?

"你不要激动,慢慢说。"

"谢谢,谢谢"她接过纸,擦了擦眼角的泪。"我姐姐生下她之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前几年我姐和我父母决裂了,好像是因为他的爸爸,但我真的不清楚我姐姐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我爸妈一直不同意我留着他。但我觉得他挺可怜的,就一直在照顾他。但是,现在我父亲病了,我母亲一个人在英国不行,我得去照顾他,可是我带不了他了。父亲的病需要很多钱,我……我没有办法。"

"所以,我想让您帮我养着他,行么?只需要养到他成年就行。我姐姐走的时候留下过字条,他十八岁之后会有人来找他。这张卡里有五百万,是我姐就给他的。我一直没动,现在我把他给您,就当做他的抚养费,好么?"

"你有这笔钱,为什么不自己养呢?"父亲皱着眉问。

"我已经浪费了五年的时间了,我以为我可以坚持的。可是,秦姐,一个人养一个孩子太累了。我坚持不下去了。我的梦想,事业,和爱情都因为他浪费了五年了,我真的坚持不了了。"她一边说一边哭。

男孩看了他一眼,只一眼,就看向了窗外。我不知道他的那一眼中究竟藏着什么样的情绪。

正如那天我不懂女人为什么那么伤心。但是,那天之后,男孩留在了我们家。

妈妈对我说"小笙,从今以后就有一个小哥哥陪着你了,你要你哥哥好一点呦!"

我看着不知在看哪里的陆子琛说"嗯,我会的。"

妈妈拉着他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我的第一感觉是好凉啊。随后才感觉到他的手很瘦,摸上去几乎全是骨头。我的手很热,但是这点温度似乎对他来说很高。因为他很快就缩了回去。妈妈蹲在我们身旁说"子琛,这是小笙。你小姑说你是九月出生的,小笙是十二月出生的,从今以后你就是小笙的哥哥了。知道么?"

陆子琛点点头。

我小声的叫了他一声"哥哥。"他没有答应,只是,"迷茫"的看着我。对,就是迷茫。

^我会哭,但我不会输〆

南笙子琛

"南笙,你真可怜。你视诺珍宝的人视你如草。你的真心是他最不屑的东西,所以即便你付出所有,连一句爱你都得不到。"

"我不可怜"我爱上他的时候他就是世间的浪子。

"南笙,你真贱,你爱的男人,怀里抱着你最好的朋友,你却连句话都不敢说,还傻子般的给人家做饭。"

"还好,最起码我还有个可以让我犯贱的人,你呢?你有么?"

我没有么?南笙,你怎么不回头看看我呢?

"我永远都不会想你这样卑贱。"

"挺好,做好你的叶家大少爷吧!"

"叶文,你喜欢南笙么?"...

"南笙,你真可怜。你视诺珍宝的人视你如草。你的真心是他最不屑的东西,所以即便你付出所有,连一句爱你都得不到。"

"我不可怜"我爱上他的时候他就是世间的浪子。

"南笙,你真贱,你爱的男人,怀里抱着你最好的朋友,你却连句话都不敢说,还傻子般的给人家做饭。"

"还好,最起码我还有个可以让我犯贱的人,你呢?你有么?"

我没有么?南笙,你怎么不回头看看我呢?

"我永远都不会想你这样卑贱。"

"挺好,做好你的叶家大少爷吧!"

"叶文,你喜欢南笙么?"

"傻逼吧你,顾霄。我最恶心南笙了。"

"是么?可你却知道他所有的事情。每次他出事,你总是第一个帮他的人。你真的不喜欢南笙么?"

"别他妈恶心我,我这辈子爱上谁都不会爱上南笙。"

"子琛,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南笙,我饿了。"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麻辣豆腐,干煸豆角,灌汤包,红烧茄子,糖醋鱼……"

"这么多?可是家里的食材不够啊?"

"那你就随便做吧,我还要睡会儿。"

"好啊。"

"南笙,我要结婚了。"

"什么?"

……

"什么时候?"

"12月25日"

"那,我要做你的伴郎。"

"南笙,我不快乐!"

"子琛,我去做厨师吧,然后开个小饭店,只迎接你一个客人。"

"哈哈哈,那你岂不要倒闭了。"

"不会,只要你来,永不倒闭。"

"南笙,从今以后陆子琛就要失去他的灵魂变成一具被人随意摆布的棋子了。"

"子琛,祝你幸福。"

"你应该祝福我们幸福"

"抱歉,我只希望我的男孩幸福"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是你的了,不,他从来就不是你的。从今以后,他就属于我一个人了。"

"我爱的男孩只属于他自己,他不属于任何人。"

"南笙!"

"子琛,明天见。"而明天始终没有到来。

"陆子琛,你爱过南笙么?"叶文问。

"没有"

"你真……你真狠,南笙死了!"

"真好,他终于解脱了。"那一刻陆子琛的眼睛里没有悲伤,他在笑,发自内心的开心。

然后第二天,陆家三少陆子琛自杀了。

"叶文,我死的消息你绝对不能告诉陆子琛。我对他说我去其他国家旅游了,你不早说,我求你。"

"南笙,我对不起你,我还是说了,可是,为什么呢?我不懂,你们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爱呢?我以为陆子琛从未爱过你,可是……"

"南笙,你为什么爱陆子琛啊?"

"子琛,是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他知道他的父母只是在利用他,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算计他,可他啊还是走如他们的陷阱。因为,子琛这个人从出生起便什么都不曾得到过。可他却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会爱那些只会利用他的人。因为,他不舍的让他的父母受伤。他总是这样,无意识的讨好所有人。"

"可我们眼中的陆子琛只是一个纨绔草包无情冷漠的陆家三少吧了。"

"南笙,如果你知道陆子琛死了,你会不会恨我。如果恨就好了,这样你的心里就会有我了。"

"南笙,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死了,我本该很高兴的,可我的眼睛好酸啊……"

H_杨杨

丞丞宝贝可爱

跳女团舞都这么帅帅帅

丞丞宝贝可爱

跳女团舞都这么帅帅帅

H_杨杨

太爱这个男人了趴

一个坏笑都可以上热搜❤❤😏

太爱这个男人了趴

一个坏笑都可以上热搜❤❤😏

H_杨杨

回顾一下帅气的范丞丞❤

人间值得 人间理想❤❤❤

回顾一下帅气的范丞丞❤

人间值得 人间理想❤❤❤

H_杨杨

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太帅了❤✨✨✨✨

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帅太帅了❤✨✨✨✨

H_杨杨

粉色小丞

又奶 又甜 又可爱 又可盐啊❤

粉色小丞

又奶 又甜 又可爱 又可盐啊❤

蕉兽
发个几个月前的垃圾摸鱼,上一个...

发个几个月前的垃圾摸鱼,上一个作品竟然被那么多人点赞了🙈🙈我太屑了,以后一定好好学指绘

图是老梗了,有建议一定要提出来呀(╥╯﹏╰╥)ง

发个几个月前的垃圾摸鱼,上一个作品竟然被那么多人点赞了🙈🙈我太屑了,以后一定好好学指绘

图是老梗了,有建议一定要提出来呀(╥╯﹏╰╥)ง

KWYYA

36赌命

        众人默默的缩了缩身子,尽量减少存在感,他们还想多活几年呢!面前看,若是萧族少主和魂族少主打起来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即使萧少主的天赋高于魂少主,但毕竟相差了十二岁。

  “有一件事,我得给魂族道个谦。”萧炎眼里有精芒闪过,勾唇凉凉的开口:”前些日子我练习斗技出了些意外,不小心毁了贵族一座分殿,当真不好意思,没人伤到吧!”

  这是赤裸裸挑衅啊!萧族长老脸皮都有些抽搐,他家少主还没完呀!

  众人咽了咽口水,这事也是萧少主干的,一座殿五位高阶斗尊,和几十斗宗,无数魂灵,一招炸的连渣都不剩,意外...

        众人默默的缩了缩身子,尽量减少存在感,他们还想多活几年呢!面前看,若是萧族少主和魂族少主打起来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即使萧少主的天赋高于魂少主,但毕竟相差了十二岁。

  “有一件事,我得给魂族道个谦。”萧炎眼里有精芒闪过,勾唇凉凉的开口:”前些日子我练习斗技出了些意外,不小心毁了贵族一座分殿,当真不好意思,没人伤到吧!”

  这是赤裸裸挑衅啊!萧族长老脸皮都有些抽搐,他家少主还没完呀!

  众人咽了咽口水,这事也是萧少主干的,一座殿五位高阶斗尊,和几十斗宗,无数魂灵,一招炸的连渣都不剩,意外?呵呵!!!这是什么大招,准头可真好,正中魂殿。

  药尘愣了,那座分殿是小家伙毁的,所以也是……为了他吗?他在小家伙心里还是这般重要的吗?小家伙……若是知道自己对他的那些龌龊的心思,还会如此将他放在心上吗?

     魂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这已经不是挑衅了,是对他魂族的侮辱,若是他无动于衷不就是懦弱了,以后岂不是要说萧族强于魂族即使,被当众打脸也不敢还手吗?

  萧族小子,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的。魂风阴森森勾起一抹冷笑说:“ 桀桀 ,萧少主若想比试,那不如换个赌物,古帝玉如何?”我了个老天爷耶,那可是各大古族的命根子,他还真敢狮子大开口,这场成人礼真是刺激。

  “不可。”有的萧族长老做不住了:“族传之物,不得有失。”萧炎没看他,向主位上的萧玄伸出了手说:“父亲说的,今日一切我做主,可还做数。”

  “自是做数。”萧玄回

  “那炎儿可否借古帝玉一用?”萧玄沉默了一下,挥袖一片覆莹光色的玉在几位长老几乎吐血的目光下飞了过去,他刚刚测了一下过魂风斗气,虽然和炎儿一样是九星斗尊,却只是四转,不一定会赢,他相信自己的孩子。

  萧炎接过,本以为还要周旋一下,没想到萧玄毫不犹豫的,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他,如此是把自己当亲儿子了吧!心里泛起些愧疚,将玉向上一抛,便和卷轴悬在了一起。

  魂风眼睛一亮,不再犹豫飞身落在圆台上,算是接了比赛,若是真的有古帝玉的话,那还真的值得一赌,萧炎看着他说:“古玉不在奖品之列,我赌了古玉,你赌什么。”魂风看着他问:“你想要什么?”

  萧炎凑近些说:“我要你的命。”他声音不小,在座的人听的是一清二楚,背后出了一层冷汗,这是要开始玩命了吗?向来心如止水的药尘有些慌了,不行!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我输了古玉给你,你输了把命留下,比试里生死不论,你敢吗?”魂风眯了眯眼,都到这个地步了,他还能说不吗?“好!”魂风咬牙切齿的说。猖狂的小子。

  打斗一触即发,高阶斗技相撞之处,空间破碎大片大片深黑色裂缝,风暴凝集天地为之变色,萧族长老急忙设了一层结界,以免使人被误伤到。席位上个个打了鸡血似得,聚精会神的看着这次千载难逢的大剧。

  “你想知道,魂族最后会怎么灭的吗?”萧炎的长尺狠狠的对上魂风的长戟说,魂风抬头看见萧炎眼中一抹血色,瞬间被吸了进去,血色的尽头是自己的父亲--魂天帝。他脚下尸骨成山,是……魂族人的,

  还活着的疯狂向外跑,没到门前,就被魂天帝吸食尽血液精气而死,干瘪的尸身,魂天帝疯狂的笑声,让魂风狠狠打了个寒颤,他魂族虽残害灵魂,可杀害族人之事,却是极少,更何况是吸血夺魂。

  魂风使劲咬了一下舌尖,从幻境挣脱出来,混蛋,居然用幻术,“子虚乌有的东西,接我一抓,魂裂天地。”魂风左手化抓喝道,带着剧烈的斗气波动向萧炎拍去,所过之处空间分裂

  萧炎周身浮起五朵炫丽的火焰,场内有人惊呼:“全部都是异火。”然后萧炎做出了更加惊世骇俗动作,将五种异火全部拍在了一起,十指流水般的点在上面,最后压缩成了一朵巴掌大的精致五色莲花。

  看着扑过来的魂风,萧炎微微侧身,将胸脯送了上去,惊呼声响起,他这是找死吗?用身体挡了一掌,将火莲的杀伤力发挥到了最大,这是要两败俱伤呀!传闻魂萧两族积怨很深,没想到居然已经到如此地步。

  萧玄瞳孔一缩,手里斗气隐隐出现,长老们被少主这种不要命的打发吓的脸色煞白。药尘少主都攥的发白。

  “嘭!”魂风的抓风重重的打在了萧炎身上,火莲也砸在魂风身上,承受了火莲全部的破坏力。场内被漫天异火覆盖,无比坚硬的石台被掀翻了三层,

  飞灰异火隐约中一个人影倒飞了出来,砸在地上,激起一层尘土……是谁?……

  台中卷起一阵风,卷走了碍眼的残火尘雾,露出来里面的景象,萧少主完好无损的站在中间,连面具都没有丝毫破损,连袍子都没有起皱痕,只是头发被吹乱了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