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鹤姬八千代

17820浏览    265参与
小倉糬萊姆

【滿晶】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图片]============================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


靈感來源:繪師圖片傳送門 

============================


輪迴,象徵著重蹈覆轍亦或是象徵著生生不息?


在王位之章公演結束後又過兩個月,晶、滿兩人該卸下職責託付給下一代,劇場突如其來的召喚,五人捲入戰鬥。


『削劇Re:Live——Elysion輪迴之章。』


人數、劇情無一缺失,高貴之君的五人眾被剝奪的究竟是什麼?


「小滿……我們該怎麼做?」年幼的兩人立下誓言,不再以暱稱呼叫彼此,相輔相成踏向王之舞台,四人望向她們的王。


啊啊……她們失去的是王者的光芒。


柯羅斯打從四面八方湧入,晶不是拖油瓶,由鼻息至指尖依舊維持卓越的水準,只可惜凡事猶豫不決一點王者氣勢都沒有,西格菲特節節敗退,再這麼下去會全滅的。


「八千代掩護滿跟栞,晶、美帆你們先走!這裡我們會擋下的!」


「滿さん!這太魯莽了!」美帆第一聲否決,晶也不贊同滿的決定,光是五個人對付夠嗆辣,還想要縮減成三人。


「我倒覺得沒有比這辦法更好了呢……美帆。」不容一刻閒話家常,八千代清理著擾亂談話的雜兵。


「雪代前輩、美帆前輩,請將背後託付給我們。」栞柔和的翠綠眼眸帶著堅毅,定下安逸的基石。


「彼此加油吧!」晶說完與美帆奔向王座。


滿落寞一瞬,握緊劍柄為王開路,她想聽的並不是這句話,栞以刀尖的風壓開闢王道阻止柯羅斯混入,八千代的弩槍準確擊落空中的箭矢,擁護著幼王直至身影消失,踏向盡頭幼王想起忘卻的話語。


「八千代、栞、小滿!交給你們了!」聽見所期望的話語,滿沒多說只是背對著揮揮手,如幼年回家道別一樣,示意著再見,送行幼王。


『Elysion』與『Starlight 』的輪迴不同,一個象徵著生命的交替,另一個象徵著死循環的定律。


中斷輪迴,在『Starlight 』中代表新的開始,而在『Elysion』裡則導向死亡。


兩套劇本所指的輪迴皆為反義,正因為如此她們不能失去『輪迴之章』,不能遺忘過往放棄未來,成為騎士們在此的理由。


一小時的纏鬥三人體力透支,以二保一的方式輪流休息,柯羅斯迅速散開,感受到違和感滿抬頭,火炮朝著她們直直落下。


「兩位靠近趴好!」一人鼎立架著巨劍抵擋,滿的字典裡可沒有敗北兩字,將炮火推飛到遠處轟隆聲響已成獄火。


對付一隻炮手夠吃緊,見著遠處羅列二十三隻點火聲滋滋作響,三人行如死胡同,沒有退路無處可躲。


「八千代、栞不用出手,休息到能一口氣解決炮手再行動,在那之前我會擋下。」滿向前五步面對炮火轟炸,栞想幫忙卻被八千代阻止。


「我們的任務不是協助,而是排除,栞不要亂了陣腳,滿前輩不會食言,專心做自己能做的事。」


兩人沉住氣她們被賦予的職責只能成功不許失敗,衡量著一刀一箭的施力、角度及分配領域,偏差值0.1毫米也不行,這是屬於西格菲特的榮耀。


滿眼掃前方炮火的先後順序,計算最短路徑與刀數如何造就最大效益且不干擾到身後的同伴們恢復體力,爆炸聲響震破耳膜也行、雙眼遭烈焰奪取也無妨、血延著手心流下也罷,將劍握實站穩步伐絕不能倒下,僅僅遵守一個約定。


兩道風兒從滿身邊呼嘯而過,滿的披肩早已殘破不堪隨風落下,這回她放下心佇立著,將之後的一切交給她們,閉著眼靜待著『王』的歸來。


直到有人搖晃滿的雙臂,她睜開眼失去光彩、一點聲響也沒有,像是待在寂靜黑盒子裡,她伸出手摸索直到碰觸到『王』的臉頰,輕挑『王』的淚水開口。


「晶,歡迎回來。」


「怎麼哭了?滿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嗎?」


「還記得滿的唱詞嗎?」


「『耀眼奪目,故不知影。純白無暇,是不知苦。然則高舉湛藍燈火……以明王座白金、正是王者舞台。蒼玉之君——鳳滿,吾之宿命,與王同在。』」


「『吾之宿命,與王同在。』」滿再一次重複。


「我,鳳滿,絕不違背諾言,以前、現今、未來都不會違背,回去吧!可要抓牢滿呢!畢竟現在看不到挺困擾的——!」


一離開地下劇場回歸到西格菲特,全員的傷口像是不存在過,整個人完好如初,而滿隨即倒下,險在同伴們護住沒跌在地上,熟睡到暫時叫不醒,晶背著滿回宿舍。


「小晶……明天……再一起、玩哦……明天見。」


「嗯。」面對滿的夢話,晶僅是靠坐在床旁輕聲答應。


翔空
靈感來源如圖,我忘了推特連結了...

靈感來源如圖,我忘了推特連結了,如果有人知道請幫我補一下。


「火柴,有沒有人要買火柴的……」

寒冷的夜裡,街上燈火通明,天上飄下白雪,也許是時間並不算晚,能看到許多熱鬧的人潮。

在這些人之中,有個不顯眼的小女孩,衣服充滿著縫補的痕跡,連鞋子都沒穿,赤腳踏在冰冷的積雪裡,提著放滿火柴盒的籃子,在吆喝著。

然而與熱鬧的人潮相比,女孩的聲音是多麼的微小,儘管她認為自己已經喊出了很大的聲音,卻仍然沒任何人願意看她一眼。

長時間的行走對於腳下沒有任何防護的她是一大折磨,在身心俱疲的狀況下,她縮在積雪較少的巷子內,試圖減少冷風的影響。

但這根本無濟於事,破舊的衣服無法抵禦寒風,腳的...

靈感來源如圖,我忘了推特連結了,如果有人知道請幫我補一下。




「火柴,有沒有人要買火柴的……」

寒冷的夜裡,街上燈火通明,天上飄下白雪,也許是時間並不算晚,能看到許多熱鬧的人潮。

在這些人之中,有個不顯眼的小女孩,衣服充滿著縫補的痕跡,連鞋子都沒穿,赤腳踏在冰冷的積雪裡,提著放滿火柴盒的籃子,在吆喝著。

然而與熱鬧的人潮相比,女孩的聲音是多麼的微小,儘管她認為自己已經喊出了很大的聲音,卻仍然沒任何人願意看她一眼。

長時間的行走對於腳下沒有任何防護的她是一大折磨,在身心俱疲的狀況下,她縮在積雪較少的巷子內,試圖減少冷風的影響。

但這根本無濟於事,破舊的衣服無法抵禦寒風,腳的凍傷使她更加的寒冷。

「……一根……只點一根取暖的話,爸爸不會罵我的吧……」

她取出提籃裡的一盒火柴,輕輕的划下--

然而,手卻沒人拉住了。

「點火的時候,要注意周遭。」

這時女孩才主意到,自己的身旁放著許多的油罐。

油罐並沒有清洗乾淨,就這樣直接擺放在這裡,似乎還有人不小心弄倒了,導致地上也有灘油。如果剛剛點燃火柴的火苗飄進去一點,自己就會直接被燒死了吧。

「謝、謝謝……」

女孩鞠躬致謝,然後她才看出來,對方穿著黑色的西裝,披著厚實的風衣,頭上戴著一頂時髦的帽子。

她不可能認不出這種裝扮,這條街上最有名的黑手黨,薩瓦爾多。

「為什麼在這種天氣還出來賣火柴?看這狀況,再晚一點可能會降大雪。」

對方嘆著氣,像是對自己說教。

「家裡,已經沒錢了,爸爸的酒也……」

女孩說著說著,眼淚不禁流了下來,但她很快的就擦掉淚水,然後提起自己的籃子,

「那個,可不可以請你買一盒火柴呢,不,一支火柴就好!」

薩瓦爾多只是看著她的火柴,然後閉上了眼,

「我不會買的。」

「……是嗎,不好意思。」

女孩低下了頭,但接著卻感覺到有東西披在自己身上。

薩瓦爾多將她的風衣披給自己,然後將自己一把抱住,

「我要買的是你。」

「……欸?」

女孩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她就把自己的手下喊過來了,

「喂,拿錢給這傢伙的家人。」

「是。」

等那些人走了之後,薩瓦爾多將女孩一把抱起。

「你想不想要個朋友?我家女兒正好處於想交朋友的年紀。」

「欸、那個、我……」

女孩還想要說什麼,卻被對方先一步搶話了:

「你以後不用再受凍了。辛苦你了,你是個好孩子呢。」

女孩的眼淚掉了下來。

這一次,她放聲的哭泣。

自從母親過世之後,已經有多久沒有聽到有人誇獎自己了。

「哭吧哭吧,孩子就是應該好好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才會成長茁壯。」

薩瓦爾多輕聲的說著,

「那麼,歡迎加入我們家。」

小倉糬萊姆

【香子八千】Mafia?Family ?

起因看到這張圖片腦洞出來的結果。

我喜歡當個邪教徒,但邪教文很吃靈感。

生存在南極圈錯了嗎!!!文章開始囉!

=========================


落雪的寒冬小女孩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赤腳踩在雪地上,選擇一段人來人往的街口旁落腳,擺起地攤賣火柴。


寒風刺骨正好麻木剛挨揍完的傷,自幼母親去世後父親酗酒成癮總拿她出氣,要是今天再不爭點錢,可要被活活打死了吧?


今日的銷售量慘淡,別說是一包,連一根火柴也沒賣出去,是啊……現今都有火爐何必用火柴取暖呢?


死於嚴峻的冬日亦或回家被亂拳打死,對於自己走投無路她笑出聲來,並沒有瘋她是個越面對絕望越能開懷笑的人,...


起因看到這張圖片腦洞出來的結果。

我喜歡當個邪教徒,但邪教文很吃靈感。

生存在南極圈錯了嗎!!!文章開始囉!

=========================


落雪的寒冬小女孩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赤腳踩在雪地上,選擇一段人來人往的街口旁落腳,擺起地攤賣火柴。


寒風刺骨正好麻木剛挨揍完的傷,自幼母親去世後父親酗酒成癮總拿她出氣,要是今天再不爭點錢,可要被活活打死了吧?


今日的銷售量慘淡,別說是一包,連一根火柴也沒賣出去,是啊……現今都有火爐何必用火柴取暖呢?


死於嚴峻的冬日亦或回家被亂拳打死,對於自己走投無路她笑出聲來,並沒有瘋她是個越面對絕望越能開懷笑的人,打從出生開始就看透命運,可惜自己的命硬著,多希望死個痛快些。


「該死的世界。」她嘴嚷著一句。


「阿啦——小姑娘你也這麼認為吶?」


她抬頭斜眼一瞪,是個全身黑袍西裝的人與她搭話,對方像是有錢有勢的富豪,身旁有著兩個跟班。


「有何貴幹?」她沒好聲好氣的回答帶頭的女人,惹的跟班火冒三丈,這是她期望的結果,死在這群人手下總比回家面對父親的嘴臉好上萬倍。


女人向他們示意停手後,上前扯住她的衣領,她的眼神中沒有半分畏懼,一副看透世俗殘存絕望的眼神。


「咱挺中意你的,叫啥名來著?」


「我沒有名字。」


是如同她所說的無名還是早已捨棄掉名字,女人不過問。


「鶴姬八千代,你的名字,今後對著咱走,你的人咱買下了,回家。」


「蛤?家……?你在說什麼鬼話?」


訊息量過大,莫名的被一個見面不到五分鐘的女人纏上,現在又被跩著走,這不是她所想的劇本。


竄至暗巷,掀開水溝蓋通往地下道,拐兩三個彎到達宅邸。


「你沒聾,歡迎來到咱的Mafia。」


明火燐光

Revive

是送给小伙伴@十五夜鵼 的鹤刘哦!不过为了剧情,把世界线大改了,时间线请移步阅前须知:Revive阅前须知 


主鹤刘,有晶满、文栞成分。


1.


“你听说了吗,这学期来了个新的留学生。”


“当然听说了。据说是来自中国四川的,就是三国当中‘蜀’之所在。”


“是蜀国!就是那个很了不起的刘备作为国君的古代国家!真是令人期待呢!”


“而且,那位同学姓刘!”


“刘?那、她是不是刘备的后代?如果能与她成为好朋友,简直是三国迷的荣幸啊……”


“走廊里不得喧哗,走路姿势要优雅,身形要保持好,不要窃窃私语,有什么回室内再聊。”


两位同学聊得...

是送给小伙伴@十五夜鵼 的鹤刘哦!不过为了剧情,把世界线大改了,时间线请移步阅前须知:Revive阅前须知 


主鹤刘,有晶满、文栞成分。


1.


“你听说了吗,这学期来了个新的留学生。”


“当然听说了。据说是来自中国四川的,就是三国当中‘蜀’之所在。”


“是蜀国!就是那个很了不起的刘备作为国君的古代国家!真是令人期待呢!”


“而且,那位同学姓刘!”


“刘?那、她是不是刘备的后代?如果能与她成为好朋友,简直是三国迷的荣幸啊……”


“走廊里不得喧哗,走路姿势要优雅,身形要保持好,不要窃窃私语,有什么回室内再聊。”


两位同学聊得正欢,当这句话突兀地冒了出来,她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迎面走来的晶。晶黑着脸,浑身上下散发着煞气。


“对不起,会长大人。”


这两个同学鞠了一躬,整理好仪态,迅速走开了。


“我说啊,晶前辈,你也不必这么严厉。刘同学也是一个优秀的人,她也有很强的实力,只不过……”


“闭嘴,八千代,我不希望第五位高贵之君是一个第一天入学就能为了进部而下跪的人。既然你对这个刘同学观感不错,就让你带她适应新环境吧。我稍后会让满安排。”


晶丢下话,快步走开了。


“诶,真没意思……”


八千代看着晶远去的背影,摆了摆手。


“嘛,虽然刘同学看起来就像个麻烦鬼,她毕竟……”


“鹤姬同学,下午好!”


八千代被一声突然的大喊打断了自言自语。


“啊,是刘同学啊,下午好。”


八千代微笑着给美帆打了个招呼。


美帆拿出了手机,屏幕对着八千代:


“满前辈刚刚给我发了信息,说是我们以后要当舍友了!请多多关照!”


动作可真快,八千代在心里嘀咕。


“好,那我先领你去宿舍看看吧。”


“谢谢!”


八千代觉得美帆肯定是个很有礼貌的中国孩子。


看来,就算在品性方面不太认可,但是晶确实认可了美帆的实力嘛。


2.


忙活了一下午,八千代和美帆两个人总算是把美帆的家当收拾好了。她们倒在各自的床上。


“累死了,美帆,你们中国人是不是到哪里都有这么多东西?”


“嘿嘿,我们中国呀,讲究家的感受,不管多小的地方,也得收拾出生活的样子。家当带来带去,永远不嫌多。”


“家的感受啊……其实我也挺想知道呢。”


片刻静默后,八千代又开了口。


“美帆,晶前辈说的那些话不要放在心上,她是天生的舞台少女,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舞台服务,眼里也就自然容不下沙子。你也是,过激的性子该收敛收敛,别一冲动就做出些有损个人形象的事情。”


“有损个人形象?”


美帆用力地想了想。


“确实,今天跪的那下是太唐突了。这么想想也是,肯定给晶前辈带来了困扰吧,这样还怎么超越她呀……”


“有这份心是好事,以后注意点就行了。美帆,你的入学考核演出我也看了,你的实力在这所学校里是数一数二的,高贵之君的选拔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原来是这样!天呐,八千代,我还有没有机会挽回在晶前辈面前的形象?”


“有是有,看在是新室友的份上,我还是帮帮你吧。”


“那,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等等,有个附加条件。”


“是什么?”


美帆坐了起来。


八千代也坐了起来,这才开口,声音里带着一贯的狡黠:


“你的家乡菜,请务必要和我分享。”


“没问题!现在就可以给你露一手!走吧,厨房在哪里?”


于是美帆就拎着些从老家带过来的食材去了厨房。


晚餐时分,晶依旧是黑着脸的,但是脸色明显比白天缓和了许多。


“辣椒料理味道也不错,刘同学还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的。”


晶突然感觉脚被踩了一下。她赶紧瞄向左边的座位,满一如既往的笑眯眯,脑袋朝某个方向点了点。


晶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吃了很多碗了。


意识到自己失态,她把碗里剩下几口饭扒完,用袖子擦了擦嘴,


“多谢款待,刘同学。”


然后扬长而去。


美帆一脸菜色地看着离去的晶,八千代对美帆的神态疑惑不已。


“怎么了,美帆?你看起来不太舒服?”


“啊……呃……那个……不知当不当讲……”


“你说吧,没事的。”


“晶……晶前辈的袖子上……全是米饭和辣椒籽啊!该怎么提醒她啊……”


“原来是这个!哈哈!”


八千代没忍住也笑了出来。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真别说,我也很怀疑她在舞台之外的自理能力,要不是有满前辈照顾,谁知道众人敬仰的首席大人会在大家面前出多少洋相。”


“诶诶,八千代,还是不要背后说晶前辈坏话比较好,这是不礼貌的!”


美帆听见八千代在爆晶的黑料,急得想拦她。


“没关系,在这所学校里待久了,你也会习惯的。另外,关于超越晶前辈这件事,其实有人可以做到,只不过并没有这样做。看得出来吗,晶和满是一对呢,满前辈的实力与晶前辈相差无几,想要超越晶,前面还有满呢。”


“那八千代你呢?你不是还在中等部的时候就成为了珍珠之君吗?我认为你也是很强劲的对手,我不能掉以轻心啊!”


“唉,我就别提了,中等部可是我的巅峰时期啊……我也没什么特殊追求了,今好自己的本分,出色地担任珍珠之君,做君王的骑士,做到这些也就够了。”


说起自己,八千代不住地自嘲着。一说到她在舞台上的闪耀,她便会想起往事……那都是过去了,闪耀最重要的部分被夺走了,又有什么从头来过的意义呢?


“怎么会这样?”


好吧,八千代不得不原谅美帆,毕竟美帆初来乍到,文在她的印象中也只会是曾经的翡翠之君、一个素不相识的前学姐。


直脑筋的美帆看见八千代暗下去的脸色,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或许冒犯到了自己的新舍友,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啊,对不起,我们不聊这些了。不如聊些别的,桃园三结义、煮酒论英雄,还是铜雀春深锁二乔?”


“那你给我讲讲赤壁大战的故事吧。”


八千代又笑了起来,起身将餐具收起来放到了扩展式厨房的水槽里。


她洗刷着碗筷,美帆单手撑在案台上,从曹操的短歌行,一路讲到了曹操败走阳关道。她们和谐地交谈着,全然看不出是第一天认识的样子,仿佛她们是多年好友。


和大多数日本人不同,八千代偏爱曹操这类枭雄角色。毕竟三国时期英才辈出,有才华的人都有其亮点值得被欣赏。美帆的讲解很具有个人风格,在她眼里,足智多谋的诸葛亮是个只会耍诡计而从来不敢正面对战的人,白脸的曹操则是一不小心中了计的大英雄。虽然都是偏爱曹操的人,八千代却有着和美帆不同的想法,


“美帆性子真是一根筋,一个人的形象再怎么雄伟,也不可能毫无缺点啊,脑子太单纯或许不是件好事。”


八千代在她的小本子里如是写道。写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像从不受自己待见的刘备。


“煮酒论英雄……呀……”


睡觉时,八千代也在迷迷糊糊地念叨着。


3.


两三个月过去,八千代和美帆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她们时不时会去逛逛裁缝铺,或是去中国超市辨认瓶瓶罐罐里奇异的调味料。


学生会里却始终有个空位。


是翡翠之君,文离开后留下的位置。


新来的孩子是晶和满亲自挑选出来的。这个孩子在高贵之君的选拔中,各项成绩都很出彩,晶和满都很满意。


可谁又会想到,这孩子是栞。


栞姓梦大路,是文的亲妹妹。那天早上,素来会在学生会室里犯困打哈欠的八千代被吓清醒了--翡翠之君的席位上坐着栞。


太相似了,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的栞,像极了八千代刚成为珍珠之君时,坐在相同位置上的文。


不同的地方还是有的。文的长直发偏淡金色,栞柔软的卷毛是象牙白的;文凌厉的双眼帅气而迷人,栞却有着水汪汪的、犹如奶猫般的大眸子。栞仿佛随时会哭出来,可是眼底的那抹光芒--坚毅、认真与不服输,是梦大路家特有的。


“呵,她走了,你们就找来妹妹当替代品?”


八千代闭上眼,试图不去回想那双眼睛所包含的一切。


“八千代,注意措辞。栞的实力比她姐姐强太多了,这是毋庸置疑的。文她离开,是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别人,高贵之君不能有懦夫。”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栞同学,你好,我是鹤姬八千代。”


八千代隐藏好情绪,向栞鞠了一躬。


一旁的美帆目睹了全过程,觉得很不可思议。八千代难得失态了。场面的尴尬她也看得出来,于是她拽了拽八千代,


“我们快入座,该开例行晨会了。”


“我看晨不晨会没什么必要了,八千代倒是应该快点消除偏见。”


晶冷冷地说。


这时,满凑向晶,悄悄耳语。


“别意气用事,你这是在加速破坏好不容易出现的和谐。”


“和谐?现在的八千代哪里还有原先意气风发的样子!放任自流,颓废至极,阴阳怪气。如果不是她的巅峰实力足以让她成为下一届白金的候选人,我已经准备让她离开了。”


“晶你真是够了,说你是笨蛋你就真是笨蛋,八千代为什么会这样,你心里难道没有数吗?”


于是晨会时间就在八千代的沉思、栞的委屈、美帆的担忧还有晶和满的小声交谈中过去了。


4.


八千代很不对劲。


美帆是在一次汇演中发现的。幕布落下时,她甚至能听见附近的观众纷纷夸赞八千代的演技如何精湛,感叹她的动作与表情细致入微。


美帆对得起自己十多年的舞台功底--舞台上的八千代,神色对了,动作也都正确,细节也处理得堪称完美,角色的声线都把握得恰如其分。


问题出在她周围的“势”。


美帆也不知道这种“势”应该如何称呼,它类似于气场,这种气场越强大,越能给舞台上的强者带来共鸣。


观众走得差不多了,礼堂显得有些空旷。她微微伸出右手,掌心向上摊开。美帆甚至很清楚自己手上每个茧是因为练习什么动作而磨出来的。她想到了八千代的手,茧子分布的地方与自己截然不同。


不对,八千代没怎么干过重活,那她手上硬硬的茧是哪里来的?按理说,光做裁缝,练舞台剧,是不可能磨出这样的茧的,除非……


武器,八千代曾经或者一直在使用某种美帆并不熟知的武器。


美帆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八千代是她最亲爱的舍友,冠以珍珠之名却失去了最为夺目的光彩,美帆做不到袖手旁观。


这时,一个念头油然而生--


她要帮助八千代找到症结,重新焕发珍珠的光芒,得到学院的认可。


为什么是得到学院这个死物的认可?这得从汇演的前一天说起。


速来和晶形影不离的满,与美帆单独来了场对话。


“曾经的八千代,不是一个会对弱者产生怜悯的人,甚至连最基本的同情都做不到。”


“完全看不出来呢。”


“有着这层关系,尽管她的成绩单总是最亮眼的那份,那个学姐,连同我还有晶,都准备放弃她。”


“不过她还是进来了啊。”


“因为,有个人没放弃她。”


“谁?”


“擅自离开这里的文,栞的姐姐。”


“她为什么要离开?”


“具体情况不便多说。你是新的红玉,总有知道的时候。就这样,今天的这番话,你知我知,切勿告知第三个人。至于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我可不是有圣母心的烂好人,只不过八千代不该变成那样,这不仅仅是白金和苍玉的心声,这还是,莫测的命运,Sigfield的意志。”


“莫测的命运,Sigfield的……意志?”


礼堂的灯已经关了,美帆念出这句话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学院,难道有着自己的意志?


她想起校歌中的一句,慢慢唱了出来:


“息ついてる、心の中にプラチナ……”


她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铃声不是自己设置的那个京剧片段,而是一串短而规律的电子音。


美帆慌张地掏出手机,黑色的背景上浮现一个白色的圈。白圈里有一头白色的长颈鹿,随着圈而逆时针转动。


白圈下面的文字是用她的母语写的:


地下剧场的命运选拔,前夕,特别篇


当视线从手机上挪开,美帆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个剧场与学校的礼堂很是相像,可舞台边上悠闲地吃着树叶的长颈鹿显得很不和谐。


“这……这里怎么会有长颈鹿?”


“刘美帆同学,晚上好。这里是地下剧场选拔,命运的舞台……”


“等等,谁在说话?”


美帆四处望了望,没有人影,长颈鹿依旧悠闲地吃着叶子。


“我啊,是一头长颈鹿。”


长颈鹿没有停下嘴里的动作,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美帆,声音是从腹腔里发出来的。


“我知道你们的一切,你肯定很希望了解八千代这个小朋友的过往吧?我知道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让我来这里?”


“没有什么方法比来找我更快了,我知道的。”


“可你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找我来这里吧?如果仅仅是我有可以拜托你——而且不一定拜托你——的事情,这个理由未免太荒唐了。”


“没想到啊,美帆同学,你跟我想象中的样子竟然有些出入。这就是命运的力量吗?我知道的。”


不等美帆再说一句话,长颈鹿伸出一只前蹄,踢了一下脚边的遥控器,遥控器的按钮撞在一个柜子的角上,红外提示灯闪了闪,舞台的幕布打开了,观众席的周围出现了许多全息投影仪。


“美帆同学,确定想了解过去吗?”


“请问有什么条件……”


美帆咬咬牙,还是准备应允了。


“参加选拔吧,超越你们学校的首席,以topstar为目标,在舞台上勇敢地对战吧……” 然后让更精彩的命运,全部,全部成为我的食粮!わかります!


“就这样……吗?”


美帆总觉得话里有蹊跷,但也找不到漏洞。


“没错,这样足矣。”


帷幕打开了。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饶是练了许多年京剧打法的美帆也不禁感叹。


舞台上的两个身影,一个是八千代,另一个美帆不认识,但是从神情和外貌不难认出这是传说中的文--栞的姐姐。


八千代拿着弩,灵巧地走位,不断找到有利于自己的位置。


“文前辈,注意啦~”


八千代的语气一如既往的俏皮,可是她的神色是认真的,眼中神采奕奕——美帆想,那一定是珍珠的光芒。


文也很认真地在与八千代对战。可是八千代身影难以捉摸,很难有近身攻击的机会。


最终,文的翡翠披风被八千代的弩箭击落了。


可她丝毫没有失败者会有的悲戚。她微笑着,温和地对八千代说:


“这次是你赢了,八千代。”


“这次是我呢。”


八千代向文伸出手,把她拉了起来,然后一起离开地下剧场。


这时舞台的角落出现了一个身影,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神充满了不解。


“姐姐,为什么……明明输了,要付出闪耀的代价,却能如此坦然……”


沉思许久,她默默地对自己说:


“姐姐,我会全力帮你夺回闪耀的!”


然后画面一变,出现在舞台上的,是披着珍珠披风的八千代,还有只穿了初等部校服的栞。栞的神色凛然,尽管眸子萦绕着水光,眼底的决意还是呼之欲出。


“八千代前辈,今天,就由我来夺走你的闪耀!”


战斗一触即发,文坐在观众席,非常焦急,却不能上前去帮忙--她被捆在座位上,嘴巴被手帕堵上了。栞已经杀红了眼,眼神里充满了委屈。


“姐姐的闪耀,不该属于你!”


八千代还是落败了,半跪在地上。良久,她抬起头,脸上挂着苦笑。


“你真的理解你的姐姐吗……?”


“你……”


栞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开了绳子,她不顾一切地冲上舞台,随手拿过舞台边上武器架的一件武器,跳上台去斩下了栞的校徽。


然后绝望地对着自己的亲生妹妹恶狠狠地抛下一句话:


“栞,你错了。这场比赛,你胜之不武。”


八千代和栞都发愣地望着文,八千代是因为惊讶,栞是因为委屈和不甘。


“姐姐,为什么……为什么!呜呜呜……”


栞丢下了长剑,泪水不止地流。


文发觉自己的态度不对,上前去哄栞,把栞搂在了怀里。


“对不起,栞……我知道你最在意我,可是……”


她也不继续说了,栞肯定听不下去。


坐在地上的八千代神色有些别扭,看着栞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栞睡着了,文对八千代说:


“你把栞送回去,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好。”


八千代像往常一样笑了笑,然后斜抱着栞离开了地下剧场。


文与长颈鹿面对面。


“我们做个交换吧。”


“梦大路文同学,请问你想如何做交换呢?”


“让八千代和栞忘记今天的一切,恢复八千代的闪耀吧,以我的闪耀为代价。”


“失去了闪耀你可就不能留在这里了。你想好了?”


文看向舞台,长剑和弩落在地上,显得落寞又可笑。


“我想好了。不过还有一个条件,请问这把短剑,”


她抬起手里那把当时随手拿起的武器,在长颈鹿面前挥了挥。


“能一直跟着我吗?”


长颈鹿安静地嚼了一会儿树叶,腹语才缓缓飘出。


“川蝉,挺适合你的。我会帮你办理转学的,既然你选择了川蝉,那么,就去凛明馆吧。”


文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身上的光芒逐渐消失了。她也离开了地下剧场。


“过去的一切如你所见。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快回你的宿舍去吧,时间不早咯。”


长颈鹿似乎露出了微笑,话语带上了愉快的尾音。


美帆正为自己了解到的事情愣神,回头才发现长颈鹿不见了,自己还站在礼堂里。突然间,礼堂出入口亮起了灯--有人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灯亮了起来。


她朝亮灯的方向看去,八千代正穿着校服,单手撑着膝盖,弯腰喘着粗气——进行完一场汇演,又跑着步来找被困在大礼堂的人,想必是极耗体力的。


八千代抬起头,眼神里没有悲伤,脸上也没有哭过的痕迹。她的神色里,只有无奈和了然。


“美帆,长颈鹿是不是找你了?”


“啊……是。倒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每一届的高贵之君都会被长颈鹿找到,叫去地下剧场参与选拔。你自从下午来了礼堂就没有再出现过,我猜想你肯定是被长颈鹿叫走了,所以重新出现也一定会在离开时的位置。”


“所以你就从宿舍一路跑了过来?”


“是啊,哈哈,人找到了就好。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她们并肩走着,一路上都默契地没有打破沉默。


美帆觉得自己知道所谓“Sigfield的意志”是何物了。


那不是学院的认可,那是五位高贵之君身上最璀璨的光芒,即她先前称呼为“势”的气场。


洗漱完,已经过了午夜。美帆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长颈鹿的全息投影给她带来了启示。


在她与八千代认识的日子里,八千代总是在有意无意地照顾别人,照顾自己,照顾两位前辈,也照顾着和她关系逐渐缓和的栞。这种照顾别人的温润,似乎来自于梦大路文。


按照满的话说,曾经的八千代不是这样的,而唯一没有放弃她的人是文。也就是说,八千代的光芒消失与文的“放弃”--或者叫“离去”更为贴切——有关。


思路逐渐明晰。也许应该亲自取代文,才能让八千代的真我得到重生。


可她一个才来这所学校不久的转学生,八千代的室友,何德何能呢?头脑简单的美帆想得头都大了,也没有想出好方法。


“顺其自然吧,长颈鹿提的要求也必须要完成呢。”


在乱七八糟的想法里,美帆渐渐入睡。


灯还亮着,房间的另一张床的主人还在浴堂想着事情。


5.


八千代一路上都在瞄着美帆。


美帆肯定有心事,不然不会连自己这么明目张胆的偷瞄都忽略了。八千代不能想象平时大大咧咧的美帆有了心事会是什么样子,可今天她却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美帆,今天裙子有磨损吗?”


“啊,没有,多谢关心啦。”


美帆这才回过神来,回了八千代一个笑,然后端着浴盆去了浴堂。


心不在焉的美帆让八千代想起了文。她总觉得文的离去很蹊跷,和长颈鹿的地下舞台绝对脱不开关系,可具体发生了什么她却一点都不记得了,她知道的仅仅是平常对后辈们关照有加、把自己的高贵之君光辉激发出来的文,在某一天一下子变了,暗淡无光。她知道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却做不了任何事情去帮文。这种无力感是人懊恼。


离别的那天是什么情形,她倒记得清清楚楚。



“你真的要走吗,文前辈?”


那是她有印象以来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哭得很狼狈。


“对不起了,八千代,我又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那约定呢?”


文怔了怔,苦笑着摇摇头。


“你还是忘了比较好,因为已经无法完成了。”


“为什……”


“没有为什么,”


文打断了八千代,摸了摸自己的眼泪,


“那么,我走了,有缘再见!”


她拉着行李箱,掉过头走了,身影落寞孤寂。


八千代看见的,是面对着暗红色夕阳、逆光行走的文,文身上的光芒,消失殆尽了。


她瞳孔一缩,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不能没有光芒,文前辈!”


她扑上去,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文。


“请带上我的这份光芒,好好地闪耀,再见了!”


然后撒开手,边大哭边抹着眼泪,头也不回地跑了。


她并不知道,文在夕阳中转过身,伸出自己的手,错愕地看见上面萦绕着点点光芒,哭着笑了:


“傻孩子,这是你自己的闪耀啊。”


然后握紧拳头,重新踏上旅程。



“八千代、八千代?”


美帆拍着她的肩膀,她才从回忆中解脱出来。


“啊,对不起,刚才在想些过去的事,太投入了。”


“没事就好。我都洗完回来了你还没动静,已经够晚的啦,快洗洗睡吧,回来记得关灯。”


“谢谢你,美帆。”


“我们哪里用得着谢啊,我们是好朋友、好同伴。”


美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眼睛弯了起来,眼旁的美人痣也跟着向上移动。


八千代一瞬间感到错愕。


“好朋友……”


泡在浴池里,八千代又不住地回想往事。



那时她还是初等部二年生,一个独来独往的人,空余时间也只会窝在宿舍干缝纫活。她承认受晶前辈影响很大,因为她不仅有很强的演剧天赋,她还有一种常人望尘莫及的天赋——很强的模仿能力。当她模仿到晶的性格时,舞台能力不知不觉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同级的所有人。


可她是八千代,她不是晶,她没有满。


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改变呢?


老师又一次与她谈心。


“八千代啊,你这样可不行,迟早会疯掉的。只知道一个人潜心钻研,却没有什么与人相处、生活的历练,仅凭天生的灵气和舞台领悟力去演绎角色,总会有你不能好好把握住的角色出现的。”


她穿着单薄的练习服,抱膝坐在练习室里,也不哭也不闹,静静地思考,却发现自己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除了舞台和缝纫,真的什么都不懂,连自己的未来都不明晰,仿佛把自己活成了别人,活成了董事会的傀儡。


是的,那时她就已经会定期向董事会做报告了。董事会选择她,想必也是因为她的观点一向最为客观,不掺杂情感因素。


那天正好是轮到文去检查教学楼、锁上教室的门。


她哼着歌,却发现初等部二年的练习室还亮着灯。她疑惑地走进去,看见了缩在角落里、神情冰冷的八千代。


“同学?你怎么还在这里,已经够晚的啦,快回宿舍吧,记得早点休息。”


担忧地伸出手,八千代只是抬起了头。


“请问你是?”


文想起了身边很多人都会讲到的一个小八卦——初等部二年有一个性格酷似晶的家伙,是个天才,也是个独行侠,经常在完美地表演完一场戏剧之后,无意识地用冰冷的脸色吓跑崇拜她的人。以这位的实力完全能成为高贵之君,可学生会却没有要招她的意思,文想,大概也是性格问题导致的。


这样的人,其实应该很渴望友情吧。


“请问,我能当你的好朋友吗?”


“好朋友……”


八千代愣住了,这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词汇。她也不知道好朋友是怎样的,她所了解的“朋友”都是戏剧中会在关键时刻背叛主角的人,或是与反派勾结的人。人都是会变质的,可她来不及去明白“朋友”美好的一面,就已经成为众人都不愿为友的人了。而面前出现的这个人,竟然要和自己做朋友,还是加了“好”这个定语的朋友。


“可以……也许,试试?”


文松了口气,这孩子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刀枪不入。


“我叫梦大路文,是初等部三年的学生,你也跟我介绍一下自己吧!”


“鹤姬,八千代。我叫鹤姬八千代。”


“や、ち、よ,很好听的名字呢,很可爱。”


文笑着摸了摸八千代的头。


“起来吧,我们回宿舍吧。”



八千代从浴池里站了起来,周身烟雾缭绕,从容地换上了睡衣。


过去都是过去,现在是现在,终归是不同了、变化了。


“好朋友……美帆她,其实挺可爱的呢。”


她也是人格健全的人了。只可惜,有些东西回不来了,闪耀是一辈子的事情,舍弃了就等于舍弃了一生的光芒。


回到房间,美帆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和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不同,她睡觉的样子意外安静乖巧,睡颜岁月静好。


“晚安,好朋友。”


八千代嘴角露出与往常不同的笑,按下了灯的开关。


6.


有什么变化了,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比如,今年的选拔,不再是一所学校之内的选拔了。长颈鹿的地下舞台出现了另外三个学院的人。


大家互相之间都成了好朋友,时不时会约在一起聊天、吃饭、逛街,互相看公演,但是私底下又会努力用功,让自己的演技更加优秀。


这和八千代最初理解的“朋友”可以说是非常相像了,却又有几分不同的含义深藏其中。


其实这种朋友关系,挺不错的,不过泛滥了些。


与泛滥相对的,是特殊。谁是特殊的呢?


反正不再是文了——自从自己的闪耀给了文,八千代就已经不是以往的八千代了。现在的八千代,已经没了那份与文有牵绊的闪耀。那些快乐的日子纵是美好,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如今的文是凛明馆的学生,八千代在舞台上必须面对的对手。可她又如何打得过呢?没有闪耀的她,在文前面只能是被动挨打的人。


长颈鹿却如之前一样,一直邀请她参加选拔。可她却是24位选拔者中唯一一个没有了闪耀的人,她的排名在24人中排不到最后,也排不到前面——对于没有闪耀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个奇迹。


长颈鹿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一切都会有转机。


现在的八千代,和美帆形影不离。她们确实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这种朋友关系和以前跟文的相处不同,以前的八千代只知道被动地接受关照,现在的八千代在被美帆关照着的同时,也有在好好地关照着美帆。


也因此,友情之外,多出了什么东西。


美帆也在努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进步着——她连续在学校的好几场公演中担任男役主角,得到学校和校外人士的一致好评,名气飞速上涨。


八千代知道,美帆在一点点地朝晶的方向努力,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积累,她一定可以成功。


而自己呢?初等部二年之前,攀爬过一条捷径,到头来却使自己误入歧途了。


不对,八千代想,自己已经不是以超越晶为目标的人了,为什么还是会想到这些事情。


是美帆,八千代开始很在意美帆,精神上地在意着。


她突然感到慌张,这很不妙。


明白这点时,她的脑袋里已经满满地装着美帆的笑容了。


7.


八千代知道这天迟早会来的。


在晶和满的要求下,八千代带着栞去凛明馆找文。


好巧不巧,非要选在情人节这天。临时得到命令的八千代暗自叹气,还是带着栞出发了。


姐妹相认的环节很是煽情,尤其是这对姐妹的关系比一般姐妹特殊些。八千代就坐在一旁,翻阅着文房间里放的杂志,眼不见心不烦。


栞去洗手间的空当,八千代和文聊了起来。


“你现在怎么样啊,八千代……”


“也就那样呗,没有闪耀我也可以过得很好。”


“其实吧,我当时离开,是迫不得已的。”


“没事了,文前辈,一切都过去了,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没事就好,我可担心你了。”


文长吁一口气。


“文前辈啊,其实你和栞有情况吧?”


八千代露出诡异的笑。


“诶?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文被说中了,脸霎时红了。


“当年我还是那臭脾气的时候,你不整天开导我嘛,你妹妹看着我的眼神,分明就是被冷落的皇后看着皇帝的宠妃,哈哈。”


“不是吧,怪不得栞那天冲上舞台把你……”


文突然想起这是对于八千代来说并不存在的回忆,立马住了口。


“她把我怎么了?”


“没怎么样,没怎么样,想不起来就别去想了。我比较好奇的是,她现在怎么对你完全没有敌意了?”


“她是我的后备,我这个做前辈的自然要好生照顾她。”


一语双关。


不过文觉得理由不止这一个,便笑着继续问道:


“你其实也跟别人有点情况吧?我印象中的八千代可不是会好好照顾后辈的人。”


“算是吧,可能是单向的。”


八千代反而坦坦荡荡,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那让我猜猜,晶和满是不可能了——她们在一块儿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栞也不可能,如果是的话,你可别指望能从我这里抢走;那么,是不是那个中国孩子?”


文一本正经地分析着。


“你怎么不说是其他几所学校的呢?你就那么确定?”


八千代玩味地看着文。


“你能说出这话,就是默认了。你以为我白把你教会做人啦?”


“是她,美帆,很可爱的名字吧……”


“行啦,你快回去吧,栞今天留我这里,我会跟晶她们沟通的,祝你节日快乐!”


“节日快乐咯,拜拜!”


栞刚好回到房间来,愣愣地看着满面红光的八千代走出来,头被揉了揉。


“姐姐!你对她做了什么?”


栞眼里的水光又要泛起来了。


文走上前,把门关上,把栞搂在怀里,轻吻她的发顶。


“你姐我点拨她去给心上人告白呢。”


“是谁?”


“你认识的,就那个留学生。噢,别管她们了,栞,今天晚上你留在这里,不能拒绝!”


“姐姐最好了。”


栞紧紧地抱着文。


8.


“满前辈,请问你知道八千代去哪里了吗?”


“她陪栞去凛明馆了,估计很快就要回来了吧。”


“什么时候去的?”


“上午老早就去了。”


美帆一看天色,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心里很着急。


“很快个鬼,只怕八千代会在那边待着吧。”


她暗暗地吐槽。毕竟,她和八千代再怎么亲近,也只是相处几个月的好朋友,革命友谊能发展得这样迅速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文前辈,毕竟是陪了八千代将近一年的启蒙人,八千代就算在意文多一些也不奇怪。


等等,为什么会这样想?美帆觉得自己糟透了。明明下定决心要帮八千代找回闪耀,事情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慢慢地,自己变得不太对劲了。


她想转移视线,但是看见晶和满坐在沙发上看爱情喜剧的录像带,满贴心地为晶送上水果、晶搂着满的样子,脑子里更加混乱了。


“为什么啊啊啊啊!”


她嚎叫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今天是情人节,看见什么都不奇怪,要冷静,她告诫自己。


然而这样的指令并没有作用。她想,八千代其实也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人,可以很温柔地对待自己,自己在努力关心她的时候,她往往会以更恰当的方式来关心自己。


“八千代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好不真实啊!”


“哟,美帆你在房间里啊。”


八千代突然出现在了门口,一如既往地带着狡黠的笑看着美帆。


“你……你听见了?”


“听见了。需要我回答吗?”


美帆看见,八千代周围似乎泛起了光芒,她惊呼一声:


“闪耀!是闪耀!八千代,我好像看见你的闪耀了!”


“闪耀?那东西,我半年前就没了。”


“不,八千代,是新的闪耀,全新的!你看看自己的手!”


八千代闻言摊开掌心,也惊讶到了,


“闪耀?这是……我的闪耀?它又回来了?”


“太棒了,你的闪耀又回来了!”


美帆扑上去抱住了八千代。


八千代一手回抱着美帆,一手拍拍她的背。


突然出现的闪耀、坦白的心意、被抛弃的曾经……所有线索合在一起,真相简洁明了。


八千代突然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了十分的把握。


“美帆,我觉得,让我的闪耀完完全全属于我,还需要做一件事。”


她松开了美帆,手指点在美帆的鼻尖上。


“要……做什么?”


美帆感觉心脏跳得飞快,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着。


“我可以,和你谈一场恋爱吗?”


八千代的眼神直勾勾地映入美帆的眼里,不容躲避。


“当……当然可以!”


“那,我们来盖上恋人之间的印章吧?”


说着勾着美帆的脖子,凑了上去。


唇贴唇的感觉很美好,八千代没有哪次闻着美帆身上淡淡的梅花香气有这次那么舒畅。


“八千代,你不是想知道家的感觉嘛……以后,我们就是家了。”


“嗯。”


她们已经在互相的照顾之中,形成了一种默契,这是难以割舍的,既不容易形成,也不容易被遗忘。


八千代确实拥有了原原本本的、属于自己的闪耀。这时她才明白,自己之前的闪耀是依靠文的扶持才形成的,所以交给文也算是物归原主;而现在重新获得的这份,才是她靠自己的力量去体会人的情感之后真真切切获得的、完全属于自己的闪耀。


只有顺从自己的心意,拥有了人性的温暖,她才被Sigfield的神明真正认可,从旧时冰冷的名为“鹤姬八千代”的躯壳中破茧而出,焕发出独属于珍珠之君的光彩。


这就是八千代的Revive。


(感谢可以看到这里。各位看官也明白了吧,其实鹤文走的友情向。为了短小的感情线把主线改成这样我真的尽力了呜呜呜)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第一话已更新,欢迎三连!!


众所周知,春天适合滑冰。


地址:https://b23.tv/av96328835 

3月新活动,《冰面上的贵族义务》第一话已更新,欢迎三连!!


众所周知,春天适合滑冰。


地址:https://b23.tv/av96328835 

潜(当事人x)

手游碎片糖

我累了……七十连,就出了个四星记忆碎片【虽然是迷宫的糖】【这游戏根本不快乐】

QAQ,原本想要抽到阿拉丁,给大家放放阿拉丁的迷宫糖,发现不可能了,这个池子太毒了。

这次国际服活动是阿拉丁,阿拉丁克洛x神灯真矢。看图就知道真矢的神灯有多池了。

话说笑死我了,真矢不能演主角阿拉丁的原因竟然是她把阿拉丁的废材演的太完美了,而克洛演的更真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我完全把神灯对阿拉丁说的话,当做真矢对克洛说的,这样就有点上头了。

然后这次活动剧情,b站仍然有,甜度的话还可以,迷宫活动非常多,第一话甜度爆表,强烈推荐。

最后……这官方……好像在推晶和八千代,我看了后面两张...

手游碎片糖

我累了……七十连,就出了个四星记忆碎片【虽然是迷宫的糖】【这游戏根本不快乐】

QAQ,原本想要抽到阿拉丁,给大家放放阿拉丁的迷宫糖,发现不可能了,这个池子太毒了。

这次国际服活动是阿拉丁,阿拉丁克洛x神灯真矢。看图就知道真矢的神灯有多池了。

话说笑死我了,真矢不能演主角阿拉丁的原因竟然是她把阿拉丁的废材演的太完美了,而克洛演的更真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我完全把神灯对阿拉丁说的话,当做真矢对克洛说的,这样就有点上头了。

然后这次活动剧情,b站仍然有,甜度的话还可以,迷宫活动非常多,第一话甜度爆表,强烈推荐。

最后……这官方……好像在推晶和八千代,我看了后面两张画对这对cp上头后去找粮,结果……没有粮??!!

我的天,官方推的难道是邪教吗?

迷惑。

十五夜鵼
提问箱里说到的小女孩鹤姬

提问箱里说到的小女孩鹤姬

提问箱里说到的小女孩鹤姬

十五夜鵼
黑手党克鹤 设定克鹤原来在同一...

黑手党克鹤

设定克鹤原来在同一个家族,再一次大火中鹤姬八千代叛变,重新加入新的家族。

西条克洛迪娜对鹤姬八千代恨之入骨,希望能亲手杀掉她,但每次见面都下不去手。

西条克洛迪娜和鹤姬八千代曾经做为恋人相恋过七天(鹤姬叛变后就一声不吭的走了)

鹤姬八千代叛变前两人是搭档。值得一提的是,八千代的新搭档是刘美帆,克洛迪娜的新搭档是天堂真矢。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开枪吗?嗯?”


本篇里唯一的cp要素只有克鹤。

(待续,我要好好查一下资料了)

黑手党克鹤

设定克鹤原来在同一个家族,再一次大火中鹤姬八千代叛变,重新加入新的家族。

西条克洛迪娜对鹤姬八千代恨之入骨,希望能亲手杀掉她,但每次见面都下不去手。

西条克洛迪娜和鹤姬八千代曾经做为恋人相恋过七天(鹤姬叛变后就一声不吭的走了)

鹤姬八千代叛变前两人是搭档。值得一提的是,八千代的新搭档是刘美帆,克洛迪娜的新搭档是天堂真矢。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开枪吗?嗯?”


本篇里唯一的cp要素只有克鹤。

(待续,我要好好查一下资料了)

瞧瞧,这就是要和工藤新一结婚的人啊!
吕布美帆x丘比特鹤姬 小刘:我...

吕布美帆x丘比特鹤姬

小刘:我静静的站在这边,看你的闪耀不停增加达到climax,陪你活到永远

[鹤姬:你有本事倒是别叠闪避啊]


吕布美帆x丘比特鹤姬

小刘:我静静的站在这边,看你的闪耀不停增加达到climax,陪你活到永远

[鹤姬:你有本事倒是别叠闪避啊]


十五夜鵼
好久之前的摸鱼。 点图我在画,...

好久之前的摸鱼。

点图我在画,找不到手感(可恶)

我梦想成为克鹤扛把子!

好久之前的摸鱼。

点图我在画,找不到手感(可恶)

我梦想成为克鹤扛把子!

小倉糬萊姆

【八千克洛】白色情人節

白色情人節的點文


牽涉到邦邦六、七集,劇透注意請先看完邦邦再看這篇才不會影響觀看體驗,不要問為什麼少歌扯到邦邦,他們是武士道世界(#


「Vous êtes fou?八千代。」

翻譯:你瘋了嗎?八千代。

出自於:劍橋翻譯(#

==========================

張開雙眼視線迷離不清,八千代身在未知的房間,四肢如綁著鉛塊般沉重使不上力,燥熱蔓延全身,身體難受著,聞聽呻吟克洛闔上書籍。


「Vous êtes fou?八千代。」


「是呢、或許吧……這裡是?」


「我的房間。」克洛遞上一...

白色情人節的點文


牽涉到邦邦六、七集,劇透注意請先看完邦邦再看這篇才不會影響觀看體驗,不要問為什麼少歌扯到邦邦,他們是武士道世界(#


「Vous êtes fou?八千代。」

翻譯:你瘋了嗎?八千代。

出自於:劍橋翻譯(#

==========================

張開雙眼視線迷離不清,八千代身在未知的房間,四肢如綁著鉛塊般沉重使不上力,燥熱蔓延全身,身體難受著,聞聽呻吟克洛闔上書籍。


「Vous êtes fou?八千代。」


「是呢、或許吧……這裡是?」


「我的房間。」克洛遞上一杯蜂蜜水。


不久前八千代因應白色情人節帶了巧克力,至於為什麼選擇克洛迪娜……大概是從上次交流企劃開始。


人呢……總是善變的,作為凝望者的八千代喜愛觀察人們的感情,偶爾添加演出擾亂既定的結果。


挑撥離間嗎?也不是,只是單純的好奇。


總以把玩的心態面對著人群,她想自己大概是彈琴不談情的類型,直到西條克洛迪娜闖進她的人生。


第一次正式見面卻有股熟悉感,練習時從動作到呼吸兩人契合彷彿老相識一般,深刻引起八千代的注意。


克洛迪娜並沒有做出特別的事情,只是遵從平等、自由、博愛將自己的個性赤裸裸的展現,如曝在陽光下的結網,燃起探究之心的八千代步步靠近,回首時發現自己早已深陷情網。


八千代為了確認西條克洛迪娜對自己有無「特別」的情愫在而送上酒釀巧克力,怕被得知企圖於是一起享用。


對於酒量八千代還算有自信,可惜克洛迪娜略勝一籌,於是成了這副模樣,她接下克洛迪娜的蜂蜜水小飲一口解悶。


「克洛さん我又夢見那組樂團。」


「嗯?這次是怎樣的夢?」


兩人曾夢過她們在名為Roselia的樂團中擔當主唱與吉他手,髮色、身型、長相與自己相異,卻能清楚指名紫髮少言的少女是西條克洛迪娜,而綠髮嚴謹的少女則是鶴姬八千代。


在那兒稱作湊友希那與冰川紗夜,以此為契機成為兩人共通的話題。


「在一場樂團比賽中我們沒能獲得勝利回應支持我們的人,於是我不停地練習吉他結果發燒病倒的夢。」


「真像是她會做的事呢……總是謹慎的面對每個音符、每場練習,就是太過認真累倒自己,跟你不一樣呢!整天想要惡作劇的。」克洛大力的彈了八千代的額頭,都能看見紅印在額上。


「欸——真過分呢、不能像夢裡對我溫柔點嗎?克洛さん。」


「不可能。」克洛迪娜立刻反駁,八千代顯得有些灰心。


見到八千代臉色暗沉下來,思索一番可能是待在密閉空間太久,提出一同出門的邀請,酒也退的差不多於是八千代答應邀約,兩人走在市街上。


「燐燐!剛才亞子很帥氣的噹、咚——磅!有看到嗎?」


「嗯!亞子ちゃん非常、帥氣哦……」


「宇田川さん這裡是街區,動作太大揮到旁人可就不好了。」


「嗚、好……」


「嘛……紗夜別對亞子太嚴苛……」


「湊さん你也說句話。」


被點名的她並沒有回答,只是淺笑浸在時光中,五人與克洛迪娜和八千代擦肩而過。


「昨日的我們……」


「與今日的我們不一樣。」


友希那正想說下一句時被克洛迪娜搶先,兩人回頭對望一會兒,點頭示意後走向各自的舞台。


「湊さん的熟人嗎?」


「不,不認識。」


五人漸漸走遠,克洛迪娜也不明白怎麼當下接的順口,倒是昂首回答之前的話題。


「八千代你剛才問能不能對你像對夢中一樣溫柔,對吧?」


「嗯哼。」


「你不是冰川紗夜、我不是湊友希那,所以我不會用那種方式對你,那不屬於我們,我想說的就這樣。」


克洛迪娜攤開八千代的掌心將東西交付給她,漆黑的心型外盒綁上紅色蝴蝶結並以白色麥可筆寫上賀語。


“Happy White Valentine's Day,Yachiyo.”


「克洛さん知道白色情人節的意思嗎?」八千代捧著盒子壞笑。


看著八千代的表情準沒好事,滑起手機搜尋一番,上頭寫著:欲告白的女方會在2月14日送禮給心儀的對象,而收到禮物的一方,則會在白色情人節回禮並告訴女方自己的心意。


上回八千代送過巧克力,也沒表面義理或本命,言下之意今日克洛迪娜回送等於告白,想到這克洛迪娜通紅著雙頰。


來回多看八千代幾眼,想想八千代的小惡魔個性後故作鎮定開口。


「八千代你可沒說上回的巧克力代表什麼意思。」


「如果我說是本命呢……克洛さん?」故弄玄虛,八千代沒有正面回答克洛迪娜的答案。


打開包裝,八千代叼起一片巧克力準備品嚐它的美味,克洛迪娜撫著八千代的後頸上前將她裸露在外的巧克力連同唇毫不客氣的一併收下。


「這就是我的答案。」


克洛迪娜得意的笑著,這回換八千代當機了……


ハクノン

1:推特「@tomihiromadori」

2:推特「@ringopai315」

3-4:推特「@Shigemurayuuki」

5:推特「@ududurinP_desu」

6:推特「@wato_ko23」

7:推特「@nanangel_banana」

8:推特「@Danji_Bang」

1:推特「@tomihiromadori」

2:推特「@ringopai315」

3-4:推特「@Shigemurayuuki」

5:推特「@ududurinP_desu」

6:推特「@wato_ko23」

7:推特「@nanangel_banana」

8:推特「@Danji_Bang」

South。

是克鹤x

北极圈居民想画这个很久了

应该不只有我吃这对吧qwq

是克鹤x

北极圈居民想画这个很久了

应该不只有我吃这对吧qwq

明火燐光

【鹤文】Be my valentine

第一次写鹤文www

2.14完成,作为情人节贺文;

2.17捉了些虫子,并且增加了用以帮助理解第4段的第11段


1.


真珠之君只是个国中三年生的小家伙,对于作为高中二年生的翡翠之君来说,她和自家妹妹差不多大。


那个时候,五位高贵之君里,只有真珠之君是小后辈,其余四人都是二年生。满过于腹黑,晶过于迟钝,另一位存在又过于神秘,文是公认的爱管闲事的人,于是照料唯一后辈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被交给了文。


“八千代,今天有在好好练习吗?”


文通常会在傍晚时分走到初等部的练习室,倚门而立。


“如果不是练习,那我干嘛要在这里待着?”


八千代取出手帕擦了擦汗,暗暗地白...

第一次写鹤文www

2.14完成,作为情人节贺文;

2.17捉了些虫子,并且增加了用以帮助理解第4段的第11段


1.


真珠之君只是个国中三年生的小家伙,对于作为高中二年生的翡翠之君来说,她和自家妹妹差不多大。


那个时候,五位高贵之君里,只有真珠之君是小后辈,其余四人都是二年生。满过于腹黑,晶过于迟钝,另一位存在又过于神秘,文是公认的爱管闲事的人,于是照料唯一后辈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被交给了文。


“八千代,今天有在好好练习吗?”


文通常会在傍晚时分走到初等部的练习室,倚门而立。


“如果不是练习,那我干嘛要在这里待着?”


八千代取出手帕擦了擦汗,暗暗地白了文一眼,又自顾自地笑起来,食指放在了下唇上。


“哟,怕不是又要担心我了?爱管闲事的文先辈?”


“爱管闲事”四个字被她强调了一遍。


“什、什么……只是要保证每个高贵之君都能有最优秀的表现而已……”


文脸红地将脸撇向一边,她才不愿意承认爱多管闲事。


2.


八千代,是个小机灵鬼,人优秀得很——她在舞台方面特别爱下功夫,舞台上的表现也彰显着真珠之君的闪耀。


当然,缺点也是有的。小的缺点有不自觉地将食指抵在唇上、不好好穿校服外套反而绑在腰上之类,总之与校风不符的种种行为都能算作此类。大的缺点便是——认真过了头,就会忘我,然后不自知地伤害到自己的身体。嘛,说白了就是熬夜,只不过同龄人熬夜是因为追星看剧,而她是为了自己独特的爱好——做裁缝。


众所周知,五位高贵之君住在同一个学生寮里,每人都有学校中最豪华的单人房,实在是贵族中的贵族。


这么好的条件也是她们应得的,她们作为西克菲尔特最优秀的五人,理应获得最好的资源。


八千代享受忙针线活的过程。一针一线都做到精准,样式的设计也独具匠心,只有这样,才能让做出的服装既舒适合身又能尽可能的增强舞台效果、彰显人物特性。


认真的结果就是,常常到了深夜,手上的服装还没忙活完,八千代就已经头一歪睡了过去。


长久以来,都是如此,结果通常是早上从梦中惊醒的八千代发现快要迟到了,然后立刻收好针线,换上制服冲向餐厅用餐。


高贵之君的学生寮里,通常都是文负责三餐。每当八千代冲到饭厅时,文都在玄关处准备要走。


因此,八千代起床晚这件事被作为前辈的文默认为正常情况了。


但是,文偶尔也会好奇八千代起得如此晚的原因。


一天,文从床上爬了起来,摸索着去起夜床,没想到自己的卫生间里没有纸,房间里备用的也用完了,就只好去公用储藏室取纸。


又那么恰巧,八千代的房门是虚掩着的——通常会是紧闭着的,可不知为何,那天正好开着。


房间里的灯光从门缝透了出来,文下意识地想了想,那会儿正是半夜,而八千代的房间里的灯仍未熄灭……


然后她成功忘了自己出来的目的,敲了敲八千代的门,见没人答应,就擅自推开了门。


哦,人家早就睡着了呀,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八千代的头歪向一侧,即使蓬蓬的大波浪卷被头压着也丝毫没有介意。她的手分垂在身体两侧;右手还做着捏针的动作,可针早就掉在了地上;左手紧紧地攥着即将成为成品的服饰,文从上面的纹饰辨认出来,那是不久后将要用到的“elysion”的演出服装。


她的双眼紧紧闭着,眼圈有些黑,看来是严重休息不足了。


“净爱逞强,看来熬夜不是一天两天了,怪不得整天那么晚起,夜猫子……”


文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语调稍稍变得轻柔了起来。


“拿你没办法咯,晚安,睡个好觉吧……”


她把八千代放到了床上,替她掖好被子,又稍微收拾了一下针线,才关上灯,离开了八千代的房间。


她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出来是要去拿纸的。


3.


八千代发现了一件事情:也不知道是哪天开始的,文对自己的照顾越来越至备了。


“……接下来是翡翠之君,梦大路文。其人依旧如往常一样刻苦用功,所塑造出的翡翠之君形象也很是完美,在众人前的行为举止,与‘翡翠’二字的意蕴极为贴切。不过最近有些变化,例如,她对后辈们更加体贴了、更会关怀人了,这点使‘翡翠’的温润更加突出。只是,这种关怀貌似显得太过头了……”


又一次的报告中,她如此写道。


希望是这样吧,自己的理解一般是不会有错的。


八千代能感受到,文绝对是发现了什么与她有关,而她自己却不知道的事情。这种问题可真是让人烦恼,连“症”都找不到,何谈“对症下药”?


文的变化实在是太明显了,就连一向迟钝的晶都看得出来:以往的文都是独自来到学校的,现在不仅到得迟了,还会揪着八千代出现。


“到学校了,八千代,昨天晚上也辛苦了。”


语出惊人,周围的同学都惊得目瞪口呆,就连“当事人”八千代也一头雾水,疑惑地看着文。


“哦?我是指……”


还是不要说出来好了,文想,要是让八千代知道每天晚上替她盖被子收东西的是自己,想想都羞耻,而且刚好坐实“爱管闲事”的名头。


其实八千代听到前面那句话就懂了。“晚上”二字信息量很大,“辛苦”二字更是让她明了了一切。


怪不得呢,自己每天都莫名其妙地睡回床上,是她的功劳呀~


有点想弄个小恶作剧呢~


4.


八千代的屋里果不其然还是开着灯的,文像往常那样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把八千代像往常那样抱了起来,准备走向床去。


八千代突然睁开了眼睛,顽皮地小声笑着:


“文前辈,这么晚来我房间干啥呢?”


她顺便恶趣味地戳了戳文的手。


“你今天怎么是醒的?醒了就跳下来,自己爬回床上去。”


“有人愿意代劳,我干嘛自己回床上呢?”


“你呀,还是这么乱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西克菲尔特做各种与校风不符的事而又好好地当着真珠之君的。”


文还是把醒着的八千代抱去了床上,把八千代放在床上之后,转头就准备走。


她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扯到了,于是无奈地回过了头。


“又怎么了,八千代?”


“不帮我掖掖被子嘛?我记得每天醒来我都好好地被被子裹着。”


文的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最后她还是无奈地照做了。


“晚安。”


5.


“文,最近那孩子好像很在意你啊……”


满用调侃的语气对正在整理资料的文说。


“是嘛……哪个孩子?”


“还能有谁?”


虽然并没有说出口,但是文能从满的脸上看出一种“你傻透了”的味道。


“没想到啊,爱管闲事的文同学竟然意外的有像晶一样迟钝的时候……”


满把手一摆,叹了口气,离开了学生会室。


“满前辈好!”


迎面走来的是鹤姬八千代,她朝满招了招手。


“文就在里面哦,而且只有文在里面。”


满朝八千代笑了笑,随后快步离开。


“文先辈在里面……”


八千代喃喃着,然后把面部表情调整成了自认为最甜美的笑容,然后推开了门。


“文先辈,下午好。Elysion的服装我已经完工了,记得不要太晚回学生寮哦,晚上我会组织服装试穿。”


“八千代,辛苦了。这下你总能睡个好觉了吧。”


文的双手离开电脑键盘,转身面对八千代。


“嘿嘿,早睡,是,不!可!能!的!每天都有新的设计构思,可不能放跑了呢。”


“好好好,大设计家,以后做设计吧,毕竟你天天都乐此不疲呀。”


文阴阳怪气地把手一摆,学着满的语气说话。


“可我毕竟,更向往着在舞台上闪耀啊!”


八千代小声地对自己说,然后并没有理会文的这句话,打开一个资料柜找自己需要的资料。


“不开心了?我说错了什么嘛?”


文见八千代无视了自己,奇怪地问道。


“你猜猜?”


八千代撅着嘴说。


“果然,八千代更放不下的是舞台吧。”


文一脸自信。


“舞台上的八千代绽放出的光芒绝对比做服装时的八千代耀眼!”


“太不公平了,我可没看过文前辈你的正式演出呢!……要做个约定吗?”


“什么约定?”


“既然我没看过你的演出,那你得找时间给我补上!或者,我们一起演一台剧吧,听起来还不错吧?”


“好,我答应了,不过有个条件,那就是八千代你可要早点睡,知不知道?身体经常熬是会熬坏的!”


文此时走到了八千代旁边,拽了拽她的脸。


“知道了啦,就不劳您 多 管 闲 事 啦!”


文一松开手,八千代立马从她身旁溜了过去,抱着文件消失在学生会室的门口。


“晚上见!”


6.


“文前辈,这是我的本命巧克力,请您收下!”


“文前辈,我也有!”


“请把我的也收下!”


……


情人节当天,刚下课的文莫名其妙地被一群学生围住了,向来不会拒绝他人热情的文,冷汗直流。


至于为什么被围住了,嘛,毕竟是翡翠之君,演的角色都活灵活现,令人赞叹不已,有人对她起了欣赏之意或是爱慕之意都是不奇怪的。


文很希望有谁能帮她忙。这时,她看见了初等部教学楼那边走出来的八千代,刚想叫她,却不料对方也被一群迷姐迷妹们包围了起来。


更气的是,那家伙还从随身带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些自己手作的巧克力,一一送给围着她的人作为回礼,不久,那边人就散了,而自己这边仍然水泄不通。


八千代似乎注意到了文,于是给了她一个飞吻,再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还讲了几句话,最后转身离去。


文能从八千代的口型看出她讲了些什么。


“加油哦,我就先回去了,好好应对每一个热情的同学吧!”


文差点要发作,所幸,作为翡翠之君的她克制住了自己,换上了完美而高贵的笑容,僵着脸问候完了每一位同学。


“呼……”


她擦了下汗,看了看天空。


“哇,都这时候了,该赶快回去了,不然那几个家伙得饿死了。”


翡翠之君狼狈地抱着装满巧克力的挎包,朝学生寮奔去。


晚上,文洗完碗具,正准备走回房间,却看见八千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什么。


走近一看,原来是巧克力。


“该吃哪个口味的呢?真糟糕,选择困难症又犯了……”


“不如吃这个?”


文指了指茶几上的其中一枚巧克力。


“这……?”


八千代看了看,果然,是柚子醋味,嫌弃地摇了摇头。


“你爱吃就把这种全拿走吧,我怀疑这些绝对是送错了人的……”


“那,柚子醋味的就都归我了?”


“没问题,请你全拿走吧!等等,这里还有一个。”


八千代拿出一块形状大小都和别的不同的巧克力,径直递给文。


“记得都吃完哦,浪费食物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文抱着巧克力山,在回房间的路上隐约听见了这句话。


八千代最后给的这个绝对是故意的吧……就算不研究别的巧克力,估计也要送给自己。


其实,文也有想给八千代一份巧克力,她也确实做了,只不过放在了自己房间里,还没拿出来。


她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手作的巧克力送给八千代了。


于是掏了出来,自己吃得津津有味。


“明明柚子醋味的非常好吃嘛……”


7.


“接下来是初等部的情人节汇演,请大家接下来要好好欣赏音乐剧:《Be My Valentine》!”


每年,各种节日的特殊汇演都由初等部高等部轮流负责。八千代国中二年级那年,情人节汇演刚好轮到她们。


“呼……真珠之君,一定会好好地闪耀起来。”


后台的八千代挂起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八千代是一个很细腻的人。不仅是干针线活,她演戏时,对情感的控制也非常精细。


当她扮演的面具公爵带着女役翩翩起舞时,观众中的高等部学生都惊呆了。


“这是初等部的人?我没看错吧,舞技如此精湛!”


“别小看她!她可是初等部中的top,五位高贵之君中的真珠之君。”


“怪不得呢,原来是四位骑士大人中的一个……”


如此的对话遍布全场,却没有影响到最入迷的前排观众。她们屏息凝神,仔细观摩着八千代的演技。


当八千代与女役的舞蹈进入尾声时,音乐也结束了,可舞步还在继续,台上传来脚踏在木板上的声音,每一个音节都十分用力,十分富有情感。


当舞蹈终于结束,灯暗了下来。接着,聚光灯回到了两人站立的位置。


鹤姬八千代一句一字清晰地说:


“Be My Valentine, please.”


要是那个女役是我,就好了……


谁不想与一位强大的舞台少女共舞呢……


8.


现在的文,已经不再是当时的她了。


她苦笑着,看了看手中的转学证明,摇了摇头。


“再见了,西克菲尔特……再见了,晶、满,再见了,栞。还有,我所喜欢的那个小鹤姬啊……”


刚好演完今年的情人节汇演,文回到学生寮,收拾行李准备走。


她拉着拉杆箱,却被八千代堵在了房间门口。


“你还会回来吗?”


八千代没有哭闹,只是红着眼睛安静地问。


“既然决定了,那就不能轻易改了……”


“Be my valentine.”


“你说什么?”


“Be my valentine, please! Even just for a duo.”


八千代的语气里多了一份恳求。


“好吧……”


文放开行李箱,把手搭上了八千代伸过来的手。


两人在文的房间里跳起了一支双人舞。


无需音乐,情感到位、舞技精湛,便足矣。


跳的舞,正是一年前八千代那场汇演中跳的那支。


舞毕,八千代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文的肩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Um, maybe we can do something that real valentines may do?”


这次是文先开的口。


“What about, ...A goodbye kiss?”


八千代仍是哭着,没有抬起头。


文把八千代的脸抬了起来,让她与自己面对面。


“要试试嘛……唔”


八千代直接把柔软的唇贴上了文的,咸咸的眼泪直接被贴在了文的脸上。


怪不得八千代整天把手放唇上呢,确实柔柔软软的,感觉很棒,文如此想着。


临走时,还是文把八千代送回的床上,像往常一样掖好被子。


“以后被子要自己掖了,八千代……再见了。”


她很不舍地看了早已熟睡的八千代,一眼,又一眼。


9.


“哟,是文前辈呀……”


八千代举着弩,轻笑着。


“好久不见了,八千代。”


文其实很想冲过去抱住八千代,可她不能。


这里是地下Revue的舞台,命运真是爱捉弄人,竟然让她们两人对战。


“我会全力以赴的!”


“好,今天就让我们痛快地演一场吧!”


战毕,两人出现在了圣翔的学院里。


“八千代……”


“怎么了?”


她的脸上,笑容依旧得体大方,少了几分机灵气,根本看不出是喜是悲。


“我说呀,你现在还有喜欢的人吗?”


文捏着八千代的脸,使劲晃了晃,试图把她假假的笑容甩走。


“果然,还是你呢……”


“我也是……”


她们对视了许久,最终,八千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才是我最喜欢的小八千代。”


十指相扣,两人离开了圣翔。


“我们去逛街吧?”


“好。”


商店街,甜点店的橱窗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巧克力。


不用说,一定是一年中的那个时候又到了。


八千代踮起脚,轻轻地对文耳语。


“Be my valentine, as long as our love remains.”


10.


八千代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其实在国中二年时的那次情人节汇演,她悄悄改了台词。


她认为,完整版的台词,只应该说给她命里注定的valentine听。


11.


我也很想知道那段时间每天文对八千代说的“昨天晚上辛苦了”是什么意思。


By 晶


不,你不想知道。


By 满(危险的微笑

Zurin

Chocolate 【鶴文】

*因為翻譯組還沒出全部都是雲

秋梨膏555我想恰糧

*短打 lof排版真的無能


“八千代,確實幫了很大的忙呢…”


自己確實抽空去看了栞的表演,二人心情得以互相傳達理解,八千代的功勞是必不可少的。


但感動過後還是要面對現實,和她們分別過後文依舊回到店裡工作。


於是現在,文揉了揉發酸的右肩,拿過幹毛巾搓起剛洗好的頭髮。一邊盯著桌上還沒開封的栞的巧克力一邊自言自語。


“八千代嗎……”


以前我所認識的鶴姬,不是那種會在意後輩的孩子。


“不認識了,現在的八千代…所以那件事情、影響到了多少人..?”


連自己都沒察覺到的蹙眉,連同手上動作一起,受情緒影響下慢了許...

*因為翻譯組還沒出全部都是雲

秋梨膏555我想恰糧

*短打 lof排版真的無能


“八千代,確實幫了很大的忙呢…”


自己確實抽空去看了栞的表演,二人心情得以互相傳達理解,八千代的功勞是必不可少的。


但感動過後還是要面對現實,和她們分別過後文依舊回到店裡工作。


於是現在,文揉了揉發酸的右肩,拿過幹毛巾搓起剛洗好的頭髮。一邊盯著桌上還沒開封的栞的巧克力一邊自言自語。


“八千代嗎……”


以前我所認識的鶴姬,不是那種會在意後輩的孩子。


“不認識了,現在的八千代…所以那件事情、影響到了多少人..?”


連自己都沒察覺到的蹙眉,連同手上動作一起,受情緒影響下慢了許多。幾顆沒被照顧到的水珠從髮絲滑落,消失在衣領。


算了…那種事情,果然還是不要在意了……


回過神來,文才察覺到肩上的涼意。急急忙忙將頭髮盡量弄幹一邊埋怨著。


“啊!這裡濕掉了…大意了,不應該發呆的。”


將不太緊要的事情先快速處理掉,就可以放心做接下來的正經事了。


文瞄了眼鐘。

現在還不算太晚,應該沒有問題。


“唔,先把今天剩下的功課寫完。做完這個應該還有時間剩餘,就研究一下最近珠緒討論的那部戲劇好了。”


文拿著筆還沒寫幾個字,不速之客就自己找上門了。


咚咚。


“欸?這個時候…”


文停頓了下。

這個場面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什麼、不會又是……”


她懷疑著,拭去額頭上的細汗。


但這次沒有主動打招呼和直接進門了,只有停頓過後等不到開門迎接的遺憾,敲門聲再度響了起來。


“啊、我又發呆了。抱歉請稍等一下…!”


被敲門聲驚醒的文立刻離開桌前,依舊疑惑不解的、慢慢把門打開——她只開了個縫。


門外的人毫不留情地與她的視線碰撞,把手背在身後,笑瞇瞇的打著招呼。


“文さん,晚上好~。”


話音未落,半掩的門一下就被拉到最邊上,顯然有人不高興了。


“…哈?!你為什麼又過來了,難不成、又跟蹤我了?八千代你……”


文還沒吐槽完,就被八千代打住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可是有正事才來找文さん的喔~。剛剛那副防備的樣子,是不打算讓我進去嗎?”


真是輸了啊,在這方面。


“我可沒說…!真是的,先不計較這個了。你先進來吧。”


“好~。”


文把桌面的作業收拾到一邊,坐下來盯著眼前老老實實微笑的八千代。


後者剛剛還在悄悄打量著眼前的、曾經共處過的前輩,而對方一點也沒有發覺。


“所以,八千代你想和我說什麼?我還有事情要做,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文さん、抱怨的語氣都快出來了~。今天是情人節對吧?”


“…既然自己知道就不要明知故問!”


不管怎麼說該有的還是不會改變啊……

不知道是喜是壞,文下意識舒了口氣。


“ふふ、變得很好接近了,文さん。啊,我要說的正事,是這個。”


只見對方麻利的把有著精美包裝的巧克力放在桌上。


“……”


“給文さん的巧克力,會不會很有驚喜的感覺?這可不是買來的喔。”


就算在以前,自己還是「翡翠之君」的時候,也總是會收到一大堆巧克力。確實是很久沒有再體驗那種感覺了,……雖然實際上,唯一的感想是被人群包圍的困擾和多到放不下的巧克力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倒不如說省了很多麻煩,但那份不肯明說的驚喜是確實存在的。


「さっきは変わってないって言ったけど、あなたやっばり変わったわ。」*


“今年在西格菲爾特的情人節也很受大家歡迎。不得不說大家的新花樣越來越多了,擁有那樣的手藝真是厲害啊。栞也有被大家好好關愛著,文さん不用擔心喔~。”


文只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燙,但還沒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她伸手拿起巧克力,細看後才發現上面還貼著一張小紙條,嘴角漸漸浮現出笑意。


“嘛…那我就收下了。”


“不過,你的那份要明天才能給喔。”


ハクノン

1-2:推特「@tomihiromadori」

3:推特「@5Agoe」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rt_enpt」

1-2:推特「@tomihiromadori」

3:推特「@5Agoe」

4:推特「@danuni1999」

5:推特「@PH200010」

6:推特「@rt_enpt」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您就是握手会站边上读秒的staff?


地址:https://b23.tv/av87518683 

丘比特 鹤姬八千代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您就是握手会站边上读秒的staff?


地址:https://b23.tv/av87518683 

翔空

八千代的跟蹤小紀錄

夢大路文在打工的地方忙的暈頭轉向,今天的客人意外的多,即使有巴珠緒給她一起跑外場也有些應付不來。

「文!三桌要點單!」

「文!四位客人要帶位!」

「文!出餐了!」

各式各樣的狀況出現了,這是身為工讀生,身為一名外場人員必經的道路,而且還不會只有一次。

她咬著牙,為了生活,為了工資,為了珠緒家那堪稱一絕的柚子醋,文決定拚上一切。

與此同時,鶴姬八千代坐在角落,目睹了這一切。

「這可真是……哼哼。」

她笑的挺開心的,然後拿著手機錄影著,等等就直接發到齊格飛的群組裡面給大家看看。

看見文忙到恨不得有三頭六臂的樣子,八千代突然覺得一陣神精氣爽。

這就是不用動手也能看見對方陷入麻煩的...

夢大路文在打工的地方忙的暈頭轉向,今天的客人意外的多,即使有巴珠緒給她一起跑外場也有些應付不來。

「文!三桌要點單!」

「文!四位客人要帶位!」

「文!出餐了!」

各式各樣的狀況出現了,這是身為工讀生,身為一名外場人員必經的道路,而且還不會只有一次。

她咬著牙,為了生活,為了工資,為了珠緒家那堪稱一絕的柚子醋,文決定拚上一切。

與此同時,鶴姬八千代坐在角落,目睹了這一切。

「這可真是……哼哼。」

她笑的挺開心的,然後拿著手機錄影著,等等就直接發到齊格飛的群組裡面給大家看看。

看見文忙到恨不得有三頭六臂的樣子,八千代突然覺得一陣神精氣爽。

這就是不用動手也能看見對方陷入麻煩的感覺嗎,真是太棒了。

「抱歉這位客人讓你久等了,需要什麼服務……啊,鶴姬同學。」

八千代扭頭一看,來服務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凜明館的座長巴珠緒。

這家店本來就是她們家的,珠緒會在這裡也是理所當然的,何況現在生意如此的忙,她當然也不會坐在櫃台裡享樂。

珠緒只是思考了一陣子,然後就拍了一下手了解狀況了,

「來找文的吧,我這就叫她過來。」

「等一下等一下,還不能見她!」

八千代急忙拉住了正要跑走的對方,雖然對方理解的很快,不過快到差點沒反應過來也不太好。

「我是來偷偷找她的,等一下私下再跟她聊就可以了,麻煩幫我保密一下。」

八千代吐了舌頭,對珠緒使了眼色。

她馬上就了解了,珠緒點了點頭,

「那就我來服務你吧。不過專程來找她……應該是很重要的事?」

「的確挺重要的,因為……」八千代說到一半,硬生生將詞語卡在喉嚨裡。

如果直接說是栞的事,那就沒意思了,惡作劇之心在八千代心底湧現出來,她決定來捉弄一下這位座長。

「因為我是來向文前輩表達自己的愛意的呀。」

說完這句話之後,八千代能看到珠緒很明顯的震動了一下。

很好,上鉤了,接著是追擊,八千代假裝嘆了口氣,

「文前輩轉學的時候,我沒有成功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呢,所以這次一定要把握機會才行。」

原本還想再繼續說些什麼的,可惜不行了。

珠緒雙手撐在桌上,身體微微的俯下身,然後用輕柔的笑容看著她,

「你是說真的嗎?」

八千代嚥下自己的口水。

這個笑容太可怕了,連鳳滿的笑容都不會露出這麼明顯的殺意。

「當然是開玩笑的啦,啊哈哈,實際上是栞的事情啦,哈哈哈。」

八千代決定立刻收起惡作劇的想法,面對這個人可不能說錯任何一點話啊。

「太好了呢,不是真的。」珠緒嘆了一口氣。

八千代拿出手帕擦汗,明明是冬天卻流了一身冷汗也是新奇的感受。

「莫非學姐跟文已經是那種關係了?」

她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結果得到的卻是珠緒紅著臉結巴的回答:

「欸欸欸欸沒沒沒沒有啦怎麼會有呢啊哈哈哈哈。」

看來應該是沒有,不過想法大概是有的。

八千代暗自慶幸著自己在地雷區前面伸回了腳。

不過,在珠緒好不容易幫八千代點完餐點之後,她在離開之前不忘交代一句:

「千萬不要跟文說喔。」

八千代再一次強調,她從沒看過有人可以用笑容把殺意表現的這麼明顯。

她甚至都想放棄有開暖氣的室內,跑去外面埋伏文了。

巴珠緒,可怕的女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