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鹤岗

4670浏览    1337参与
地理研究舍
中国又一“鬼城”:房价低于鹤岗,富裕超过温州,为何沦落至此?
中国又一“鬼城”:房价低于鹤岗,富裕超过温州,为何沦落至此?
KMnO4

黑龙江省鹤岗市

暴风雪持续中

黑龙江省鹤岗市

暴风雪持续中

KMnO4

暴风雪

停水,停电,暖气也停了。

微弱的信号时有时无,仿佛下一秒会彻底断掉。

“真TM操蛋”

鹤岗这么想着,穿上羽绒服出门查看各地灾情。

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风雪,让这座城市陷入了困境。

超过半米深的积雪压垮了房屋,猛烈的大风吹倒了无数棵树。

公交车停运,汽车抛锚,全市交通瘫痪。

厚重的积雪令电线杆无法承受而倒塌,造成市区大规模停电。

信号基站断电,市区信号中断。

“让新闻报道一下?有个屁用,我这边境小城市比不上那大城市,报了不也得自己抗……”

转身,重新投入暴风雪之中。

“2012年11月11日至14日,黑龙江省鹤岗市遭遇暴风雪天气,此次雪灾造成169户房屋倒塌,360栋蔬菜大棚...

停水,停电,暖气也停了。

微弱的信号时有时无,仿佛下一秒会彻底断掉。

“真TM操蛋”

鹤岗这么想着,穿上羽绒服出门查看各地灾情。

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风雪,让这座城市陷入了困境。

超过半米深的积雪压垮了房屋,猛烈的大风吹倒了无数棵树。

公交车停运,汽车抛锚,全市交通瘫痪。

厚重的积雪令电线杆无法承受而倒塌,造成市区大规模停电。

信号基站断电,市区信号中断。

“让新闻报道一下?有个屁用,我这边境小城市比不上那大城市,报了不也得自己抗……”

转身,重新投入暴风雪之中。

“2012年11月11日至14日,黑龙江省鹤岗市遭遇暴风雪天气,此次雪灾造成169户房屋倒塌,360栋蔬菜大棚损毁,其中倒塌25栋,林区30%林木折损,受灾面积约3.3万公顷,城区70%树木受损,其中34000株树木折断。线路、线杆直接损失约5000万元,因雪灾影响企业停产,直接造成损失约1.5亿元,间接损失近3亿元……”

有人问他有什么感受,他只是淡淡一笑。

“都已经过去了,从头再来吧”

“有了第一次的教训,才能在第二次做的更好”

2021年11月20日,鹤岗市启动重大气象灾害(暴雪)II级应急响应。


告白安徒生
都画成都、杭州、上海的。 我们...

都画成都、杭州、上海的。

我们黑龙江的“东方小巴黎”也有拥有作品!

都画成都、杭州、上海的。

我们黑龙江的“东方小巴黎”也有拥有作品!

告白安徒生

虎年吉祥 | 系列插画

圣索菲亚大教堂

柿柿如意

花开富贵

荷家欢乐

虎年吉祥 | 系列插画

圣索菲亚大教堂

柿柿如意

花开富贵

荷家欢乐

星晨

奇怪的脑洞 (all簇)

如题 ↑

假如黎簇是富江体质!

all簇

黎簇体内有蛇王蛊,费洛蒙,还去了一个奇怪的墓,变得需要 (jing  yie)才能活(成)下(长)来 。

有吴邪 ,黑瞎子,张麒麟 ,苏万,杨好,解语花 ,刘丧...

甚至有汪岑,汪灿,张海客,张日山,张海盐,吴二白 ...(冷门cp)

但是黎簇的富江体质  ,并不会像富江一样能让人产生杀了他,或者是暴虐的欲望 。

而且成功后,成为了蛇人王后穿越老九门继续走肾不走心,(其中包括魔道,斗罗......)非常多的长篇文 ...

如题 ↑

假如黎簇是富江体质!

all簇

黎簇体内有蛇王蛊,费洛蒙,还去了一个奇怪的墓,变得需要 (jing  yie)才能活(成)下(长)来 。

有吴邪 ,黑瞎子,张麒麟 ,苏万,杨好,解语花 ,刘丧...

甚至有汪岑,汪灿,张海客,张日山,张海盐,吴二白 ...(冷门cp)

但是黎簇的富江体质  ,并不会像富江一样能让人产生杀了他,或者是暴虐的欲望 。

而且成功后,成为了蛇人王后穿越老九门继续走肾不走心,(其中包括魔道,斗罗......)非常多的长篇文 。

有作者大大会写吗?

写的话@我可以吗?

我找你 ,我们详谈(微信,微博)

你写   截图   老福特      懂?

谢谢!

(评论区也可以讨论各种奇怪的CP)

星晨

奇怪的脑洞(all澄)

抽卡游戏all澄


里面有云梦宗主澄、江家少年澄、民国军阀澄......解锁云梦、岐山、姑苏、清河、兰陵等场景


有朝廷、门派、世家


全程无尿点,智商在线,所有人都复活,不OOC


宠澄!!!

有作者大大会写吗?

写的话 ,@我

谢谢!!

抽卡游戏all澄


里面有云梦宗主澄、江家少年澄、民国军阀澄......解锁云梦、岐山、姑苏、清河、兰陵等场景


有朝廷、门派、世家


全程无尿点,智商在线,所有人都复活,不OOC


宠澄!!!

有作者大大会写吗?

写的话 ,@我

谢谢!!

星晨

奇怪的脑洞

假如:黑塔利亚众意识体,观看未来国运游戏 。

(飞卢)(番茄)在这里面找“国运”游戏 

有作者大大会写吗 ?

写的话@我 谢谢 !

求求了 !!!🙏

https://wap.faloo.com/1029921.html

https://wap.faloo.com/1049437.html

https://wap.faloo.com/1017003.html

假如:黑塔利亚众意识体,观看未来国运游戏 。

(飞卢)(番茄)在这里面找“国运”游戏 

有作者大大会写吗 ?

写的话@我 谢谢 !

求求了 !!!🙏

https://wap.faloo.com/1029921.html

https://wap.faloo.com/1049437.html

https://wap.faloo.com/1017003.html

商业相对论
城市名片系列06:房子白菜价,探秘鹤岗 的真面目!
城市名片系列06:房子白菜价,探秘鹤岗 的真面目!
行止

疲倦-09

金枝拿着瓷碗的手猛然一抖,差点摔了,除了王朗她没向别人告诉过她的来历,是以连陈婶都不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才能够这样轻飘飘地向她讲述。她虽然一直知道公婆不乐意她丈夫为了她而背弃家族搬来鹤岗,但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去揭发她。要是一被抓到遣送回朝鲜......

金枝拼命地咽口水才勉强止住了浑身的颤抖,把碗放回原处,虚弱地向陈婶摆了摆手示意不要了,脱力般向外跑去,双腿像借来的一样陌生。


此时已经是春天了,湖泊解冻溢出来的水到处都是,浸没了刚复苏的花草,也淹了金枝回家的路。但金枝完全没理会鞋子或者裙子的干湿与否,只踉跄地往家里跑去,她脑中有一根弦断开,破堤的山洪咆哮而出,当年她跨越边境线时...

金枝拿着瓷碗的手猛然一抖,差点摔了,除了王朗她没向别人告诉过她的来历,是以连陈婶都不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才能够这样轻飘飘地向她讲述。她虽然一直知道公婆不乐意她丈夫为了她而背弃家族搬来鹤岗,但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去揭发她。要是一被抓到遣送回朝鲜......

金枝拼命地咽口水才勉强止住了浑身的颤抖,把碗放回原处,虚弱地向陈婶摆了摆手示意不要了,脱力般向外跑去,双腿像借来的一样陌生。

 

此时已经是春天了,湖泊解冻溢出来的水到处都是,浸没了刚复苏的花草,也淹了金枝回家的路。但金枝完全没理会鞋子或者裙子的干湿与否,只踉跄地往家里跑去,她脑中有一根弦断开,破堤的山洪咆哮而出,当年她跨越边境线时身后家人被枪射穿的惨状又浮现眼前。她的姐姐明明只有十来米就要到延边了,却被朝鲜卫兵射断了腿,再射穿了整个胸膛,一岁半的侄子在失去母亲的庇护下也变得血肉模糊,她的父母也早已为了吸引火力而变成了筛子。当时的她满面泪水地往前跑,好像背负着整个家族的生命在做一场看不见尽头的马拉松,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枪声渐渐小了,她还是在努力奔跑,直到枪声彻底听不见了,她才一个趔趄跪倒在雪地上,纵声恸哭了起来。整个家族的人都永远留在了边境线的另一端,他们甚至可能不会有人收尸立碑。大雪肆虐似要把所有的血污遮掩,她的哭声回荡在松树林间,有一根树枝承载不住积雪的重量折断了下来。

 

是她当时正在打猎的丈夫发现了她并把她带回了家,从此她才开始了新的生活。当时她也没想到就会和他一起生活这么久,但他对她好,她就十倍百倍地对他好,就算他的父母经常给她脸色看,挑剔她是个异族,她也尽力地侍奉他们,邻居看了都会感慨他们娶对儿媳了。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丈夫的去世怨到她头上,还向移民局告发她。一想到朝鲜,一想到边境线上死去的家人,她几乎要流出血泪来。

 

王朗今天工作地磕磕绊绊,脑子里总是响起那些戾气的狗吠,扰得他心里乱得很。但今天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天,像摸到了春的发梢,四肢百骸都是暖洋洋的,他眯在椅子上打盹睡了一下,赵政在他店内免费啃着苹果就当收取他睡觉时看店的工钱。

 

又到日落收店时,王朗在椅子上朝外望去,日头烧红了整幅天野,有一种末日的美感。他心情畅快起来,关了门准备去市场买点菜做农家小炒肉。迈开步子时突然被人叫住,“叔叔,叔叔。”他转头一看,是红姐家正在上小学的儿子,他抱着一个灰绿色袍子,因手法的稚嫩而松松垮垮地溢漏了一片,摇晃着一个磐字,正气喘吁吁,“阿姨,阿姨叫我给你的。”里面是金枝的儿子,上面还有张纸条,歪歪扭扭地写着:孩子。

 

王朗震悚,瞳孔剧烈摇晃像风中的烛焰,他把孩子交给刚收摊的赵政,忙跑回了平房。回到后却发现门口已经被贴了封条,白条像缟素,印着移民局的字样。想到近来听到的一些暴戾的狗叫,王朗明白应该是移民局来捉人了。他悲恸大叫,内心有某处出现了不可缝合不能痊愈的缺口。

 

他发了疯似的大叫,“金枝!金枝!”,满城地跑,揪住每一个面熟的人问有没看到过金枝的去向。鞋子和裤脚在奔跑的路上早已湿透,灌了铅般沉重,额头上的汗硕大如豆往下滴流,可天空仍旧那么美,红光晕染在云间,美得像日出,美得像春天一样。

 

不知跑了多久,他力竭倒地,双手曲撑着地面,挣扎着起来时却发现一串熟悉的红光,在近处闪烁。

那是一处春天的水边,他终于找到了她,鞋子不知何时褪了,头发在水中散开如不再流动的墨,白色的衣裙泡开如一朵芙蕖,耳饰漂浮在水上像一团无根之火。她沉静地在水中睡下了,芦苇掩映是她睡床的帷幔。彼时余晖正回光返照般潋滟,洼地的水也沾染上一些色彩,把池子中的芦苇妆点得通灵。她终究没有回到朝鲜,留在鼻子的是一腔春天的清新而不是雪与血交织混杂的腥臭。

 

他看着不再言语的她,万般心绪海啸一般袭来,却又陡然下陷至地壳深处,最终没有产生任何波澜,是一种心被捏爆最后归于圆寂的噤声。他没有叫喊,只缓慢而虔诚地握着她的手,在她身旁躺下,缓缓阖上眼,任由水淹没了他的鼻尖。

 

他感到疲倦,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

 

The end.

行止

疲倦-08

在整夜的交谈中,王朗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她叫金枝,是从朝鲜逃过来的,当时朝鲜士兵的枪声就在她身后响起,好在她已经跨过了国界。后来在延边嫁给了她的丈夫,她丈夫对她很好,也会朝鲜语,日常交流中很少用到中文,是以她的中文断句断得奇怪。他们两人一起做生意过日子,不久后就生下了儿子,他想让她住大房子,也怕边防部移民局的人来搜查,于是就来到了鹤岗,只是不久后就染病去世了。当时鹤岗已经没什么人了,而殡仪馆又必须运作,政府就让金枝在殡仪馆工作了。也是在这里她亲手烧掉了她的丈夫。


王朗半坐在床上,说不出话来,只是在抽烟,仿佛想要烧掉这个夜晚。


但好在夜晚终究过去,掀开帷幕迎来...

在整夜的交谈中,王朗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她叫金枝,是从朝鲜逃过来的,当时朝鲜士兵的枪声就在她身后响起,好在她已经跨过了国界。后来在延边嫁给了她的丈夫,她丈夫对她很好,也会朝鲜语,日常交流中很少用到中文,是以她的中文断句断得奇怪。他们两人一起做生意过日子,不久后就生下了儿子,他想让她住大房子,也怕边防部移民局的人来搜查,于是就来到了鹤岗,只是不久后就染病去世了。当时鹤岗已经没什么人了,而殡仪馆又必须运作,政府就让金枝在殡仪馆工作了。也是在这里她亲手烧掉了她的丈夫。

 

王朗半坐在床上,说不出话来,只是在抽烟,仿佛想要烧掉这个夜晚。

 

但好在夜晚终究过去,掀开帷幕迎来了白天。王朗整夜没睡,桌上的烟头像新上的弹夹一样满满当当,一旁的金枝尚在安眠,徐徐发出浅且均匀的呼吸声。晨光穿进窗户给室内涂上一层暖色,王朗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有温度的场景了,墙壁上有金枝熟睡的侧脸的剪影,他伸手想要去拦截那个成像在空中的她像捉住一根浮木,他觉得自己某种意义上得救了。

 

日光漫溯,遍历王朗的周身,从头到脚,他在流逝的时间里没有望她,而是对着墙壁那个镀了金光的剪影出神。突然,婴儿的啼哭打破安静,金枝匆忙睁眼欲起身却被王朗按住,“你睡吧,我去。”

 

安抚好婴儿后,王朗回了一趟家,阳光把昨夜的雪化得七七八八,只路上还有些水的遗痕,湿了正在疾走的王朗的鞋。他打包了大半行李,带上了他的日记,换了一双新的鞋,又回到金枝的平房。此时金枝也起来了,抱着孩子在门口晒太阳,有雀鸟在枝头啼叫。他安放好行李,在门口逗了逗那尚不谙世事的,无邪地转溜着黑亮眼珠的生命,出去市场买了点菜,决心给金枝做一顿支竹牛腩,他在广州为数不多的喜欢的菜。

 

在市场档口排队付钱时,他才发觉今天有电来,回去的路上以一种更轻快的步伐半信半疑地感激着这似是而非的好兆头。

 

王朗很久没生过火了,一切都有些生疏,但一切又都抖落尘土外壳之后熟稔如故,他几乎机械本能地重复着在广州那间阴暗潮湿、逼仄混沌的出租屋里烧菜的步骤。

 

尽管如此,他的厨艺还是得到了异乡人金枝的赞赏,或许是因为太烫的缘故,她的表情溶解了,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温和,“好吃,的!”连语气也加重了些,王朗没有说话,只是在凝望着她,描摹着她。

 

此后王朗就在平房里住下了,每天都会给金枝做菜,粤菜或者湘菜,金枝也会在王朗开店的日子去帮忙,负责一些装袋和迎来送往的工作,至于水果的单价,她是不懂的。生活好像就被一根不知何处而来的棍子搅活了一样,平房里经常有笑声传出,天空的灰翳也出现的越发少了。

日子不知觉到了春天,燕子用喙凿开冰冻,万物消融,湖水出现裂纹,树木冒出新绿。金枝的儿子长得很快,那个蓝色的襁褓早就不够用了,换成了金枝在晚饭后对着壁炉缝制的一件灰绿色的袍子,在袍子的右下角有她照王朗的日记摹了好久才绣上的字:磐。她给儿子起的名字,王磐,从的是王朗的姓,取的是磐石的稳定。她没有对儿子寄托过多的愿望,只是希望儿子能过一种平凡但稳当的生活,起码不要像她一样流离。

 

小城最近变得嘈杂起来,一些原本不在此处声音和人影频繁出现,是一些暴戾的狗吠和一些穿军绿色大衣看起来派头不小的肥头大耳们。说来也怪,这异样一出现,鹤岗便再也没有断过水电,仿佛回到了以往正常秩序的生活。市民广场重新归属大妈,王朗和赵政很久没有在那碰过头了。而红姐的花店也因为时节的缘故变得嫣红姹紫起来,王朗每天上班路过明天花店时都会看到她忙碌而幸福的身影。他不自觉地把红姐的幸福往自己的身上引渡,似乎也沉浸在某团幸福的云里。

 

这天王朗早早地起了床,天色尚青,他是根据远方工厂冒的烟判断来电了的,或者是自从那说不上异常的异常发生后从内心里产生的一种直感。一番洗漱后就到了水果店开门。金枝随后也起身,给孩子喂了奶后打算去市场买点新的碗筷,原来的都已经用旧了。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金枝今天觉得街上的人格外行色匆匆,擦身而过时就像火车上窗外的风景一样飞速淡去,而且似乎都在低语着什么。心底升起一团疑惑,金枝来到了常去的那家陈婶百货店,发现店内的顾客也都在交头接耳,哪怕陈婶一边望着远方的街道一边喃喃自语,“......来了......”,“......怪不得哩!”。

 

因近日生活秩序渐渐正常,百货店门前工人们从蓝色货车上借助推车卸货的情景十分浩大,蛇皮袋的腾挪间扬起巨大的粉尘,满布天空,阳光下像空气的肺。搬运过程中像突然剐蹭到了什么尖锐的物体,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让金枝想到小时候老师用的粉笔里掺了细碎的小石块后书写在黑板上那咒语般尖锐的声音,心像被刮了一巴掌,渗出血痕,双耳短暂地出现嗡鸣,因而并没有听清陈婶究竟在自言自语着什么,只得眯了眼睛,凑前问到,“怎么了,吗?我看,一路上,都有人,在讲话。”

 

陈婶是个地道东北人,热心肠得很,又看金枝漂亮,早就把她当成自家亲戚来看,经常给她送粮油,在王朗出现前她是金枝唯一可以说话的人,“你不知道吗,听说移民局来人啦!好像是说从延边那逃过来一个朝鲜女人,克死了她丈夫后就跑到这里来了,她公婆向移民局告的状,现在他们正在抓人哩!”

雪莉乐乐

靠生物活着的人难

月考总分237.5。最强的生物最低排名143,最高26。不想班排大榜再低了。不知期中何样


伴性分为叉和歪,女性双叉男叉歪。

伴叉男性定纯合,女性杂合一显隐。

伴歪男性代代传。


叉 歪,X Y 音译

月考总分237.5。最强的生物最低排名143,最高26。不想班排大榜再低了。不知期中何样



伴性分为叉和歪,女性双叉男叉歪。

伴叉男性定纯合,女性杂合一显隐。

伴歪男性代代传。


叉 歪,X Y 音译

雪莉乐乐

空桑日常

“我到要看看风生水起穿‘羞装’和‘放弃身材’一会选那个?”

其实并不过分,女装而己。只不“附魔”也罢。

就是送上他喜欢的美食,不会送上他的亲兄弟。

“俞生,给你两个签,只能选一个,一个时辰后来看,这期间不会打扰你”如果用直问直接把我手撕战损。虽然有一部分是元汲性格。


我直接回去,毕竟是飞龙老家。锅包肉是哈尔滨。

“莉雪,你又再捉飞蝇呢?”

“(你说那红飞蝇又来了?)”

飞龙汤:“臭猫!竟然叫我飞蝇!”

殊不知飞龙汤在这里属于Q版。那个食魂都是Q版。我在这头发短,但可束起。


一个时辰后

……

全剧终

等后续结局。正解展示。

“我到要看看风生水起穿‘羞装’和‘放弃身材’一会选那个?”

其实并不过分,女装而己。只不“附魔”也罢。

就是送上他喜欢的美食,不会送上他的亲兄弟。

“俞生,给你两个签,只能选一个,一个时辰后来看,这期间不会打扰你”如果用直问直接把我手撕战损。虽然有一部分是元汲性格。


我直接回去,毕竟是飞龙老家。锅包肉是哈尔滨。

“莉雪,你又再捉飞蝇呢?”

“(你说那红飞蝇又来了?)”

飞龙汤:“臭猫!竟然叫我飞蝇!”

殊不知飞龙汤在这里属于Q版。那个食魂都是Q版。我在这头发短,但可束起。


一个时辰后

……

全剧终

等后续结局。正解展示。

商界传奇
城市名片系列06:房子白菜价,探秘的真面目!
城市名片系列06:房子白菜价,探秘的真面目!
告白安徒生

《2021 X 夏》

🌼 “2021年的夏天,我有可爱的壮壮、有公园的花、还有一直陪着我的仔仔。”

《2021 X 夏》

🌼 “2021年的夏天,我有可爱的壮壮、有公园的花、还有一直陪着我的仔仔。”

初雪Cxue🥂

『睡前故事』—鹤岗×你

一点点阎梅

是给夏夏讲的睡前故事(我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脑洞好多)

没有润色没有架构就想到哪说到哪了

错别字🈶漏洞🈶请勿较真🚫

(随便看看就好)

因为这个脑洞构建的时间比较久

讲的也相对完整所以想着可以分享一下(是我很喜欢的脑洞,但是忙学业没有时间,所以大概率不会写出来了)

脑洞我给鹤岗和声的时候我才觉得!我这曾经在合唱团的经历还有点作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祝你们有个好梦


『睡前故事』—鹤岗×你

一点点阎梅

是给夏夏讲的睡前故事(我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脑洞好多)

没有润色没有架构就想到哪说到哪了

错别字🈶漏洞🈶请勿较真🚫

(随便看看就好)

因为这个脑洞构建的时间比较久

讲的也相对完整所以想着可以分享一下(是我很喜欢的脑洞,但是忙学业没有时间,所以大概率不会写出来了)

脑洞我给鹤岗和声的时候我才觉得!我这曾经在合唱团的经历还有点作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祝你们有个好梦



雪莉乐乐

自我介绍,也是抵挡脏话的贴

现在言语问题不容小觑。虽然我的核心性格已经像盾牌一样,把脏话挡在外面。

可偏偏有些脏话给它进行包装。有可乘之机,一定让把脏话挡在外面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所有脏话请一律到本帖,让正义使者帮忙修改,谢谢。

我要做个脏话垃圾桶,同时,我也不能说晦气的语言。但是在这种脏话环境中做到出淤泥而不染。

和我能一起清理脏话请回复“我”这样一律关注。


我为一个游戏玩家,食物语,女皇陛下兼玩,因为明年高三 和防沉迷劝退一部分。性格古怪但稳定,鬼点子多不狡诈。

如果签订契约会看到不一样的一面。我可以选择撕毁,签订也可以。

在我场合。请勿说脏话,谢谢。轻则修改,重则拉黑,...

现在言语问题不容小觑。虽然我的核心性格已经像盾牌一样,把脏话挡在外面。

可偏偏有些脏话给它进行包装。有可乘之机,一定让把脏话挡在外面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所有脏话请一律到本帖,让正义使者帮忙修改,谢谢。

我要做个脏话垃圾桶,同时,我也不能说晦气的语言。但是在这种脏话环境中做到出淤泥而不染。

和我能一起清理脏话请回复“我”这样一律关注。


我为一个游戏玩家,食物语,女皇陛下兼玩,因为明年高三 和防沉迷劝退一部分。性格古怪但稳定,鬼点子多不狡诈。

如果签订契约会看到不一样的一面。我可以选择撕毁,签订也可以。

在我场合。请勿说脏话,谢谢。轻则修改,重则拉黑,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