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鹰蛇

144.4万浏览    4837参与
久违_漓笙言

占tag致歉

[图片]

浅浅清了十个好友位

想找体验服的朋友一起玩呜呜呜呜

是个零氪玩家,还算能肝

目前宝石余额11787

禁林除顽皮九星十星没时间玩其他全过了

舞会除六星远行其他都可全连(六星看状态

魁地奇每局80+没问题

决斗的话…是单人瓜瓜双人傲罗,偶尔也玩别的

体服的宝们速速来加!!!

浅浅清了十个好友位

想找体验服的朋友一起玩呜呜呜呜

是个零氪玩家,还算能肝

目前宝石余额11787

禁林除顽皮九星十星没时间玩其他全过了

舞会除六星远行其他都可全连(六星看状态

魁地奇每局80+没问题

决斗的话…是单人瓜瓜双人傲罗,偶尔也玩别的

体服的宝们速速来加!!!

淹玖   ⃒⃘⃤

我流鹰蛇

不良蛇×缺牙鹰

我流鹰蛇

不良蛇×缺牙鹰

三石先生

眼泪(22)

摸鱼太久错过了520和521

就当522是给两个人一起过节日吧(๑>؂<๑)

————————————


        在埃里克的百般坚持下,安格斯终究还是没能把人拖回去,只得给他初步治疗后包扎了事。


        埃里克现在觉得完好的右手比左手更疼,因为不高兴的男朋友在给他包扎的过程中气不过拧了他好几下。......


摸鱼太久错过了520和521

就当522是给两个人一起过节日吧(๑>؂<๑)

————————————


        在埃里克的百般坚持下,安格斯终究还是没能把人拖回去,只得给他初步治疗后包扎了事。


        埃里克现在觉得完好的右手比左手更疼,因为不高兴的男朋友在给他包扎的过程中气不过拧了他好几下。


        “活该。”安吉丽娜如是评价。


        然后她就被小情侣赶走了。




        “天色晚了。”安格斯挥挥手把扒着玻璃窗恋恋不舍的安吉丽娜赶走(安吉丽娜:我才没有那么不优雅!),“你死活不肯回去,还想整什么幺蛾子?”


        “什么幺蛾子?太难听了亲爱的。”埃里克不满地将他的脸扳回来,“这可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怎么能没到宵禁就回去?”


        “这话留着跟费尔奇先生说吧。”安格斯扯扯嘴角,“拉文克劳的好学生还想夜不归宿吗?”


        “唔,我倒是想......”埃里克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霍格莫德村附近有什么住宿的地方吗?”


        “啪!”干脆利落的一巴掌糊在他脸上,“想得美!”


        “呜呜宝~”埃里克眉尾一垂面露委屈,黏黏糊糊地贴他,再次被无情推开。


        “贴贴而已,不会有人怀疑的,你看人家。”埃里克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向窗外扬扬下巴,两个小女巫正嘻嘻哈哈地搂抱在一起,过路人都见怪不怪。


        “你想像她们那样?”安格斯挑眉,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轻哼一声,伸手往桌子底下掏去,“既然如此,这个东西可以摘掉了......”本想拧一把,不想触感出乎意料的软,下意识卸了力,约等于摸了一下。


        摸完他就意识到不太对劲,涨红了脸要缩回手,手腕却已经被捉住了。


        埃里克没忍住轻哼一声,紧紧攥住他的手按在原处,面色微红,别过头压低声音,“......亲爱的,这就是你的问题了。”


        他的声音较平时有些沙哑,凑在耳边很是让人燥热。感觉到手下的器物逐渐起了变化,安格斯整个人都要熟透了,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你......你是禽兽吗?摸一下就发情?”


        “谁让是你摸的呢?”埃里克完全不像表面上那样坦然,身体中似有一团火在燃烧,在这种场合下受到刺激还是第一次,“怎么办,亲爱的?你来解决?”


        “滚啊!”安格斯红透了脸,却不敢大幅挣扎以免引来旁人注意,只得僵着手随着埃里克的力道缓慢移动。


        埃里克尽力维持正常呼吸,空闲的另一手掏出魔杖(真的魔杖),下了个忽略咒和幻身咒双保险:“呼......别紧张,亲爱的,没人会发现。”


        “你......”安格斯的燥热感并不比他弱,“你真的要在这种地方......”


        “我也不想啊,谁让你......”埃里克委屈极了,谁想在这种小甜品店里贡献自己的第一次(bushi)啊?


        “该死的,那就给我忍住。”安格斯趁他不备猛地抽回手,指尖余热让他忍不住在腿上摩挲两下,“我才不要给你清理脏东西。”


        埃里克浑身不得劲儿,控诉地瞪他。安格斯狠心别过头:“看我也没用,要么忍住,要么自己解决。”


        白毛小鹰憋屈极了,可老婆说得对,怎么着也不能在公共场所干这种事,只得恨恨磨牙,闭了闭眼。


        小蛇的气息就在身边......


        “该死的,你给我等着。”埃里克毫无威慑力地丢下一句狠话,起身逃也似的往外走去。


        应该没事的吧?安格斯目送他离开,抿了抿唇,些微有点愧疚。不过......回想到刚才的手感,好像,不太小......


        该死的,胡思乱想些什么?安格斯红着脸甩甩头,试图把带着颜色的杂念抛出脑后。


————————————

彩蛋是自己乱涂的梗图

(绘画水平只有这样了请大家包涵/哭

C

这个鹰蛇圈gl比bg都少

(占tag致歉)

这个鹰蛇圈gl比bg都少

(占tag致歉)

绿川浔
还是小鹰小蛇日常。 拉文克劳学...

还是小鹰小蛇日常。


拉文克劳学弟×斯莱特林学长。设定上鹰很嘴臭,蛇比较宠着鹰所以鹰可以为所欲为bushi

还是小鹰小蛇日常。


拉文克劳学弟×斯莱特林学长。设定上鹰很嘴臭,蛇比较宠着鹰所以鹰可以为所欲为bushi

北岸旧巷
想浅浅的捞条小蛇一起玩)

想浅浅的捞条小蛇一起玩)

想浅浅的捞条小蛇一起玩)

韩哒哒

【鹰蛇】蛇右注意⚠️⚠️⚠️

霸道蛇总和他的长发小娇妻

小鹰内心:这女人话怎么这么多💢


估计以后会不定期更更这对👍🏻✨

小鹰是我的游戏建模哈哈哈哈

p2p3是形象参考,自己在游戏里穿的

【鹰蛇】蛇右注意⚠️⚠️⚠️

霸道蛇总和他的长发小娇妻

小鹰内心:这女人话怎么这么多💢



估计以后会不定期更更这对👍🏻✨

小鹰是我的游戏建模哈哈哈哈

p2p3是形象参考,自己在游戏里穿的

循洄.

【鹰蛇/循你而来】III

意识流

Waller Elvis(拉文克劳)

x

Eil Malkavian(斯莱特林)


【8】

“……没到。”

Eil扫了一眼四周吵吵嚷嚷的人群,抱起手臂靠在墙边。

Carl喘着气一手扶着他肩头,在人嫌弃的瞪视下乖乖地收了回去,“哈……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这家伙不会迟到吧?”

“当然不会。”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而他面前的Eil也站直了身,整了整身上的西装,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盯着他身后的人。

Waller看着Eil显得相当开心,而且把这种愉悦的心情全都写在脸上了,看得Carl很不爽,“西装很适合你,很帅。”

Eil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太大差别...

意识流

Waller Elvis(拉文克劳)

x

Eil Malkavian(斯莱特林)


【8】

“……没到。”

Eil扫了一眼四周吵吵嚷嚷的人群,抱起手臂靠在墙边。

Carl喘着气一手扶着他肩头,在人嫌弃的瞪视下乖乖地收了回去,“哈……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这家伙不会迟到吧?”

“当然不会。”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而他面前的Eil也站直了身,整了整身上的西装,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盯着他身后的人。

Waller看着Eil显得相当开心,而且把这种愉悦的心情全都写在脸上了,看得Carl很不爽,“西装很适合你,很帅。”

Eil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太大差别,五官立体精致,眉眼里带着略微棱角,满满的少年青涩感,但却僵硬得像是扑克脸,生生把这种感觉给封印了。银灰色的发丝上半部分被束成小狼尾,下半垂落在肩头与脖颈间。

他身上是一件纯黑的西装,没有一丝褶皱,整洁简单,但是很好地勾勒出他瘦削的身形……

腰看起来很细。

Waller努力自然地把视线移开,“那我们现在去么?你想要什么曲子?”

“……都行。”Eil看了看舞台,淡淡地说,“我不跳女步。”

Carl在Eil看不见的角度翻了个白眼,自己默默去旁边邀请一位栗子色头发的赫奇帕奇女孩。

拉文克劳脱掉了一成不变的蓝黑校服,换上了一身相当帅气的哥特改良礼服,显得他整个人都挺拔高挑了起来,平时用黑色丝带束成小辫子的头发也放了下来,披在肩上,而且……居然变成了银白色的。

随着柔和的音乐转身,两人正好对视上。

烛灯下,聚光灯里,那双幽蓝色的眸子里的温柔让Eil有点恍惚。

其实身高来说,拉文克劳较他要高上一些,所以自己来跳男步着实是苦了Waller,看起来总是有那么一点怪……而且这家伙,似乎不太会跳舞,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踩到自己了。

“你……要是接下来不再踩到我,我下一首跳女步。”

斯莱特林无可奈何地瞪着旁边的拉文克劳。

“好。”Waller这货看起来一点歉意都没有,反倒是笑得更猖狂了,“你说的啊。”

结果一直到这一曲终了,拉文克劳始终没有再踩到过斯莱特林。

Eil的脸黑了。这……怎么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永不停息的回旋》是一首很受男女孩子们喜欢的曲子,常常能看到有很多人在舞台上扶着舞伴的手臂回旋。这首曲子的曲调含蓄又热情,像是在述说着一个有关爱恋的故事,有些动作也相对来说要亲密一些。

比如开头这段……当Eil不得不伸手拂过Waller胸前的时候,他的脸黑的像摄魂怪的袍子。

Waller看着他的表情在很努力地憋笑。

“你故意的。”Eil咬牙切齿,“你到底……”

腰部被他的手臂轻轻揽住,很少和人肢体接触的斯莱特林不适应地小幅度挣扎了一下。他似乎在外面呆久了,身上有点发冷,手臂上的温凉透过薄薄的衣料渗进Eil的皮肤,逼得人轻轻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着像仅仅只是搭在腰上,但Eil相信哪怕自己现在突然脱力瘫软,拉文克劳也能紧紧揽住他,把他揽在怀里……

啧。


他的腰,还是熟悉的触感,纤细却有力。

Waller眼底闪过晦暗的光。

等到他们下台的时候,底下注意到他们多时的女孩子们纷纷围了上来。

“Waller学长!学长今天怎么来舞会了?”

“还有斯莱特林那个高冷帅哥诶啊啊啊啊姐妹你快看!”

坏了。Waller瞥了一眼Eil,果然,斯莱特林拧紧了眉头,拽着他的衣角就往门口冲。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为什么拽着我啊?Waller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不好意思,借过……是的,我们有点事……”

等到Eil把他拉到一个没人的走廊里时,才放开了他。斯莱特林似乎才意识到自己把谁连着一起拉出来了,那眼神就像半夜在逛城堡的学生在突然看到了费尔奇的猫洛丽丝夫人,一言难尽。

“我先走了。”Eil咬咬牙,把心底莫名翻涌起来的一些奇怪的想法压制下去,冷而平静地吐出这几个字音。

Waller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自嘲般低笑了几声。


【9】

“不………”

“啊……身为一名傲罗,只是两回合的钻心剜骨,就不行了。”

又是这间阴暗的屋子,上演着同样的事。

黑衣人虚脱地跪在地上,喘息着,全身都还在抽搐,像是被电着了一般。

而他的身前,那个人的样貌变得清晰。那是一张惨白的脸,五官像是被烧过一样模糊而怪异,要不是那人念咒时张开了嘴,Eil几乎想象不到这居然是个活人。

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的破旧黑袍子,手指仍然是狰狞的骨节状,握着魔杖,指着地上的人。

Eil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这是……伏地魔。

他的左右手两侧都是穿黑袍的人,他们坐在那里看着地上的人,有的发出不屑的唏嘘,有的哄笑,还有一个手上长满了毛的家伙在啃指甲。

地上的人闭着眼喘气。兜帽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露出他一头浅棕色的发,用黑色的丝带系成了小辫子。

Eil几乎站不住了,他倒退了几步,心脏跳得极快——

他的脸上和脖颈,双手,但凡是露出的部位,布满密密麻麻的淤青和血痕,那双幽蓝色的眼睛,让人看了一眼就忘不了的眼睛,瞳孔微放,里面写满绝望和痛苦。

“要不这样。我把你的爱人找来……让你看着他在你面前感受钻心……”

傲罗Waller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几近瘫软般跪了下来,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目而出。

“不……杀了我吧……求求你,杀我吧……”

“不要碰他……不……”

伏地魔只是兴致缺缺地看着他,惨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傲罗先生。很可惜,你已经没用了。所有的情报我全都知道了……记住,和我——伏地魔大人作对,没有任何好处……”

“钻心剜骨。”

Eil的眼泪流了下来,心脏里撕碎般的痛楚,剧烈到他眼前阵阵发黑。绿光还在闪烁,Waller的惨叫声刺得他几近崩溃——

他举起魔杖指向伏地魔——

“阿瓦达索命——”

“我靠Eil不要啊我是Carl啊!!我不想死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下次死也不敢叫你起床了你冷静一点啊啊啊啊!!”

怎么……?

Eil在Carl的鬼叫声里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自己人还躺在床上,手里却举着魔杖对着床边突然出现的Carl,这货听见了他念索命咒,给吓得哆嗦了。

“不是……你哭了?”

Carl惊讶地看着Eil那张扑克脸上,眼角浅浅的泪印,一时有点呆滞。他俩作为从小到大的朋友,他是从来没有见过Eil哭,永远都是他自己被母亲教训了之后,捂着屁股满面泪痕的跑来找自己这个好兄弟。

Eil垂下眸子,不说话。

又是这个梦,第三次了。只不过这次变成了高清版本。

是最近和他相处的时间太久了吗?可是……那种如尖刀刺入心脏的感觉实在是……

他迟疑了一下,突然有了个想法。

“你先去上课吧,我可能要缓一缓。”

Carl蹙着眉,走出了寝室,“行吧。”

……心里努力想着Waller,想着舞会上穿着礼服笑脸莹莹的他,一曲终了搂着自己的腰把自己圈在怀里的他,平时一心只读圣贤书学霸模样的他,和老师争辩哪种材料和施咒方式更好的他,甚至是梦里那个接受钻心剜骨的他,然后摸上胸口,心脏所在的位置。

海浪将他卷起,吞没,拖下幽蓝色无尽的深渊,剥夺他呼吸氧气的权利,自己却心甘情愿沉溺在里面,甚至不想挣扎……

该死的,悸动。

……可恶。


【10】

于是这一天下来,Eil浑浑噩噩地上完了课。每次一想要振作精神,却又很快地分神了,他几乎……控制不了。

所幸,今天并没有和拉文克劳一起上的课程,他没有看到Waller。否则可能状态会更差。

“明天是情人节了嗷~麦格教授允许我们晚上在空地上放烟花,我特地买了一些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烟花,你要一起来吗Eil?”Carl热情地搭上Eil的肩膀,完全没有注意到海格教授已经盯上他了。

“嗯……可以。”Eil还在想着昨天晚上的梦,完全没注意到Carl说了什么,甚至没有推开他的手。

Carl皱眉,挠挠头,“不是,你到底梦见了什么呀?”

“聊天!”海格教授显得相当不悦,抱起了水桶粗的胳膊,“斯莱特林扣五分!”

在斯莱特林们的惨叫声里,西天很快就褪下了最后一层余晖的色,天空与大地纷纷归于夜。

Carl买了很多据他说很好看的缤纷飞贼烟花,装在长袍的口袋里,和Eil一起骑着扫帚站在高塔的塔顶上。

“这里的月亮……”Eil看着那轮银盘似的月,明亮,温和,“很漂亮。”

月光相对阳光也要温柔得多,像是温柔的丝纱,包容着一草一木。

“烟花更漂亮好吗!”Carl不满于他的注意力全在月亮上,指着天顶与群星共舞的五彩烟花,“你看!”

Eil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颜色太花了。”

“啧,你难道喜欢那边那种单调的红色……”Carl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禁林上空颜色单一的烟花。

不对,那不是普通的烟花。Eil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了,这是……禁林的求救烟花!

“你先放,我去去就回。”Eil巴不得有个理由赶紧逃离喧闹的烟花秀,骑上扫帚就直朝禁林飞去。

那簇烟花的位置有些远,这个深度的范围几乎都可以见到巨蜘蛛了。这家伙竟然跑到那么深的地方去吗?更让他有些担忧的是,求救烟花,不再放了。

等感觉差不多到位置的时候,他骑着扫帚飞了下去。

“荧光闪烁。”

夜晚的禁林像只沉睡着的巨兽,林子里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树影摇曳,交叠,阴影打在地上,风的声音很缓,很冷,像幽灵的耳语。

“有人吗……”

Eil尝试着呼唤,但是偌大的森林里只有他的声音,在轻飘飘地回荡。



【11】

身后突然传来蹄子走路的声音,有节奏地敲着地面。Eil猛地回头,身后站了一个手举着弓箭的身上涂着油彩的马人。

“我还以为是什么。劝你早点回去。”马人贝恩烦躁地瞪着Eil,“回去的时候顺便把湖旁边那个中了毒液的家伙给抬走。”

“……不好意思,那个,湖在哪里?”Eil攥紧了手里的魔杖。马人伸手指了个方向,不耐烦地催促,“快点把他带走,他影响到我们的狩猎了。”

那个什么中了毒液的家伙,应该就是发信号的人了吧?

拨开厚厚的几乎及腰的草丛,月光柔柔地照在湖泊上Eil可算是看到了跪坐在湖边颤抖的人。

他穿着拉文克劳的校服,身上沾着浅绿色的粘液,看起来狼狈不堪。Eil走过去,“你……”

那人突然开始全身抽搐起来,像是中了钻心咒一样发出嘶哑的惨叫声,声音几乎可以用凄厉来形容。

而等Eil看清楚了那人是谁之后,他像遭了雷击一样呆住了,“你……你怎么在这?”

但显然,以对方目前的精神状态,是不可能给予他回应的。

Waller失控地在惨叫,全身痉挛,那双幽蓝的眼睛几乎完全失神,瞳孔微微放大,像是……被人施了钻心剜骨一样。

和梦里他的状态……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这到底……怎么回事?

“清水如泉。”Eil在惊愕了几秒后马上冷静了下来,耐心地让人躺在地上,洗去他身上的毒液。如果没记错的话,妖怪们的妖怪书上说过八眼巨蛛的毒液似乎有致幻效果,如果把毒液洗掉,他应该就能清醒一点了。

他皱着眉,轻轻地揉开Waller紧紧握拳的手指,把人从地上抱起来,附在拉文克劳耳边低声重复,“没事了……没事了……”

这也是他想对梦里的Waller做的。想把他抱起来,锁在怀里,养好他身上每一处伤……当然,更好是,能让把他变成这样的人血债血偿。

“你是……Eil……”

拉文克劳的身体仍然在微微发抖,但是似乎意识恢复了一些。

Eil低低“嗯”了一声,叹了口气,“先回去。”

Waller低低“嗯”了一声,搭着Eil的肩膀勉强站起来。就这看似有气无力的状态,他居然还有力气突然暧昧地咬了咬斯莱特林的耳廓,声音里疲惫又含着若有若无的笑,“麻烦你了。”


tbc.


下章可能会有需要围脖的地方,懂得都懂🐍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寒愿渊

鹰蛇 寻踪(二十四)

“你是说,你怀疑你父亲…?”被科里劳拉进街角的莱林斯半天才捋顺了科里劳出现在这个的原因。

“不行,科里劳,我不能看着你这么冒险。黑魔法也是很深奥的,而且,黑魔法的威力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大多数时候和你在书本上看到的并不一样。现在,你给我回去好好睡一觉。”看着科里劳熬夜熬出的黑眼圈,莱林斯已经有点生气了。

“好好好,我就是说说……”科里劳乖乖的点了点头。

瑞斯德拉家的祖宅显然不是个很好的休息地点,所以莱林斯选择了幻影移形带科里劳返回了自己的小屋。

看着躺在床上睡去的科里劳,莱林斯满意的坐在了书桌前,嗯,出来的太急,书还没看完呢。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科里劳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你是说,你怀疑你父亲…?”被科里劳拉进街角的莱林斯半天才捋顺了科里劳出现在这个的原因。

“不行,科里劳,我不能看着你这么冒险。黑魔法也是很深奥的,而且,黑魔法的威力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大多数时候和你在书本上看到的并不一样。现在,你给我回去好好睡一觉。”看着科里劳熬夜熬出的黑眼圈,莱林斯已经有点生气了。

“好好好,我就是说说……”科里劳乖乖的点了点头。

瑞斯德拉家的祖宅显然不是个很好的休息地点,所以莱林斯选择了幻影移形带科里劳返回了自己的小屋。

看着躺在床上睡去的科里劳,莱林斯满意的坐在了书桌前,嗯,出来的太急,书还没看完呢。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科里劳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意识到问题的莱林斯返回卧室,却只看到了一张空空的床。

淦,敢骗我了?科里劳,你完了。

还好他多留了个心眼,莱林斯看着自己手里的科里劳的头发。嗯,正好实验一下自己刚看到的寻踪魔药熬制方法。

ps:是连续的故事昂,想看人设和以前的剧情可以看一看集合的前面几篇。

🥢🥢🥢

【ELMS】捕蝶

cp:伊莱亚斯·艾萨克·莱斯特×玛丽·伊丽莎白·斯莱德

自家oc,是鹰蛇✓

本文由亲友@小敏不秃头 倾情提供,自己做不来自家oc饭的我是屑。

表白@小敏不秃头 ,贴贴一一

#

新增人物:

1.塞硫特·伏尔格·阿卡加德,伊莱亚斯的室友、好友、同事,与伊莱亚斯在德国境内密林抓捕黑巫师。

2.芙斯乐·梅汀斯安蒂,塞硫特的未婚妻。

3.温格·瑞恩克,小傲罗。

***

"I catch you, my ...

cp:伊莱亚斯·艾萨克·莱斯特×玛丽·伊丽莎白·斯莱德

自家oc,是鹰蛇✓

本文由亲友@小敏不秃头 倾情提供,自己做不来自家oc饭的我是屑。

表白@小敏不秃头 ,贴贴一一

#

新增人物:

1.塞硫特·伏尔格·阿卡加德,伊莱亚斯的室友、好友、同事,与伊莱亚斯在德国境内密林抓捕黑巫师。

2.芙斯乐·梅汀斯安蒂,塞硫特的未婚妻。

3.温格·瑞恩克,小傲罗。

***

"I catch you, my butterfly...…"


“那些黑巫师为什么要到这种鬼地方来?!“塞硫特先生痛苦的哭嚎着。

“一群格林德沃的忠实信徒,冷静又疯狂。直接毁掉了伦敦市区的一栋房子,幸好当时住在里面的老吝啬鬼出门了,但在施遗忘咒之前,我还希望他直接压在里边。这个地方虽然危险,但对那些逃逸的老鼠来说,很安全。”伊莱亚斯又击中一只大蜘蛛,正准备拿出手绢擦去衣服上的毒液,却突然发现外套正以肉

限可见的速度被腐蚀。

伊莱亚斯迅速脱下外套,握紧了魔杖。

“和这里比起来,霍格沃茨的禁林真是慈祥。”可怜加班的傲罗塞硫特还在嘶吼着。

“别发牢骚了。“伊莱亚斯又击中了一棵准备将枝条抽向两人的老树。

“啧,说起来我们进这片林子多久了?”

“天知道……至少半天了,我们连老鼠的尾巴都没找到。”

“哦,上帝啊,我又输了十个金加隆,”

“赌鬼,你又赌了什么。”

塞硫特终于换了认真的语气:“别说,你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换谁都会觉得是个不会吃苦的漂亮少爷……”话音未落,一道闪光中又一只巨型狼蛛倒下。

“讲重点。”

“哦,”塞硫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我们曾经鹰院的级长先生,充满智慧与耐心的伊莱亚斯终于有不耐烦的时候了。”

砰,这次是一只极丑的飞虫。

塞硫特甩甩魔杖:“其实……我和温格打赌。我赌了十个金加隆,说你在这地方待不下三小时。”

哦,可怜的温格,刚当上傲罗,就摊上个大任务,又被赌鬼缠上了,过了三分钟就逃了,现在又被老赌鬼亲口供上。

“那温格赌了什么?”

“嘿嘿。他赌了五个金加隆,说你最多撑到晚上。怎么说,现在也快到晚上了。你多撑一会儿,至少我就亏了五个金加隆……”赌鬼的逻辑总是超过所有人的想象,若是让分院帽看见了,肯定会后悔当初让他进了拉文克劳。

“嘘,”塞硫特终于停了下来,伊莱亚斯紧皱着眉头,”我想我们找到了。“

面前是一座山洞,沿着台阶向下,通往无尽的黑暗与未知。

“荧光闪烁。“两人默契地靠墙往下走,偶尔冒出几只蜘蛛,不足为惧。

当走到底时,却不是两人想象中的一片黑暗,眼前似有几簇温良的光闪着。

“朋友,我死了吗?这是不是走马灯啊?”塞硫特真诚发问。

伊莱亚斯用关心智障的眼神看着他的同事兼老友:“荧蝶,一种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魔法生物,美丽却残酷。”

塞硫特表示闻所未闻。

“传闻它们的光亮来自纯粹的魔法的力量,微小,纯洁。它们只在两个地方出现,一个是将要死人的地方,一个是人刚死没多久的地方。所以,它们是死亡的征兆。”

塞硫特脊背一凉:“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青色的火焰亮起,魔咒击中石墙、黑巫师和空中飞行的魔弹。塞硫特和伊莱亚斯都是经验丰富的傲罗,清理几个黑巫师不是什么麻烦事。

“我没有下死咒,你呢?”

“我也没有。”

“那真是悲哀,这些慌乱的毒蛇咬到了他们的同伴,甚至他们自己。”

塞硫特又看了看那些荧蝶。

美丽且残酷。

地上还有一个黑巫师能动弹,两人正决定带着他离开,一道冷凛的绿光袭来。

伊莱亚斯转身带着塞硫特卧倒。

“啊!”

那个黑巫师还来不及叫唤就被夺走了生命,而惨叫来自于伊莱亚斯身旁。

“阿卡加德!”

“我没事儿,啊!”塞硫特回应,他清秀的脸上已毫无血色。一块尖锐的岩石炸裂,正好击中了他的肩膀,一时间血流如注。

伊莱亚斯急忙带他到了一块巨石后面。此时,一个冷艳的女人走了出来。

塞硫特一脸震惊:“莱斯特,她是……!”

伊莱亚斯比他更早反应过来,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蛇蝎美人,正是与他们同级的斯莱特林级长——

玛丽·伊丽莎白·斯莱德,一位能接触到格林德沃的狠角色,对自己曾经的亲友竖起魔杖的法兰西玫瑰。

“那个……疯子。”

“玛丽,”伊莱亚斯直面她,“冲我来,放过阿卡加德。”

“莱斯特!你疯了!”

“不,阿卡加德,海峡那边还有芙斯乐小姐在等你。但我已经找到了我在等的人。”

“莱斯特……”塞硫特无法相信自己背对着的两人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伊莱亚斯,你们说完了吗?”

“我希望你还记得我,玛丽。”

“我始终没有忘记。”

“我希望你记错了,斯莱德!

一发魔咒击中石墙以示对多嘴多舌者的警告,塞硫特咬咬牙,没在说什么。

“玛丽…”

“伊莱亚斯,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五年级,你在舞会上邀请了我,那是你还是一个腼腆的漂亮男孩。我们间的情愫在此连接。

“我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钻研魔咒,一起研读古籍,一起喝黄油啤酒。

“真希望你一点也没变。“这时玛丽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微笑。转而又变成优雅的黑巫师,“但我仍然必须杀掉你。”

“必须……吗?”

玛丽不断进攻,伊莱亚斯退后防守,岩石在爆炸声中粉碎,慌乱中,伊莱亚斯施放了一个魔咒。猛烈的攻势戛然而止,伊莱亚斯看向玛丽,玛丽的腹部被击中,鲜血汩汩流出。

伊莱亚斯先去查看塞硫特的情况,他的状态还不错:“斯莱德是被我的咒语击中的,你不必自责。“

玛丽似乎不太好,但当伊莱亚斯走到她面前时,她却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你说过,第一次见到我时,你就感觉在严冬喝下了一杯黄油啤酒一样温暖。”

“嗯。"

“知道我为什么选择留在这里吗?“她顿了顿,“我的父母都是神奇动物学家,找了一辈子荧蝶都没找到,却被我发现了。”

“我说过,你是我的荧蝶,我终将为你走向万劫不复。”

“但你没有。”

“……”良久的沉默,“对,我先为抓捕你的傲罗,再为爱你的伊莱亚斯。”

美妙的结局,芙斯乐小姐抱着平安凯旋的塞硫特哭,塞硫特极扫兴的给了温格小可爱五个金加隆。

伊莱亚斯亲自押送玛丽进了阿兹卡班。

“伊莱亚斯,我和你不一样,我始终是黑巫师,也始终爱你。”

“嗯。其实关于荧蝶,还有一种说法更被大众接受:荧蝶是亡者残留于世的魔力被风聚集的产物;常跟着你的荧蝶,其实是你所珍视的已逝之人继续陪着你。”

“听上去真好。”

“所以,”铁门被锁上,万籁俱寂,只剩那清晰好听的男声,“无论我们之间谁先离开,都要成为对方的荧蝶。”

嗯,一定会的。

艾

Good luck for you all.

    ·521快乐!

    ·10分钟无脑速打(自存

    ·蛇鹰蛇无差

“斯莱特林,你是一个温柔的人。”

拉文克劳放在背后的双手不安的搅动着,他的心跳的很快,可全身的血液就像是凝固住了一样。

   “但是...”

      拉文克劳突然发现他对斯莱特林说不出残忍的话,他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


    ·521快乐!

    ·10分钟无脑速打(自存

    ·蛇鹰蛇无差

“斯莱特林,你是一个温柔的人。”

拉文克劳放在背后的双手不安的搅动着,他的心跳的很快,可全身的血液就像是凝固住了一样。

   “但是...”

      拉文克劳突然发现他对斯莱特林说不出残忍的话,他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

      城堡上空开始燃放烟火,庆祝着霍格沃兹又迎来了新一批毕业生,年轻巫师们结伴而行外出观看烟花的笑闹声瞬间让拉文克劳清醒,于是他眨了眨眼睛。

        别傻了拉文克劳,你明明很明白你们之间不可能,你和斯莱特林并不同,毕业后怎么可能还会在一起,为了你和斯莱特林的未来,你必须与斯莱特林分开,这是我们...我们注定的命运,无法改变。拉文克劳有些悲哀的想到。

     “但是这份温柔实在软弱可欺。”

光是这一句话便用尽了他全部气力。

对不起,对不起。即便心中重复千万遍,拉文克劳也很清楚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与斯莱特林在一起了,年少岁月中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如今被他亲手推走,可他并不后悔。

      望着斯莱特林不断苍白的脸色,拉文克劳想上前给予他最后一个拥抱,他上前两步,斯莱特林便向后退两步,他把想要伸出的手默默收回来。

     算了。

拉文克劳勉强对斯莱特林一个微笑:“再见。”我的爱人。

     随着拉文克劳僵硬的转身离去,拉文克劳明白他最恣意的校园生活和最向往的人已经被他画上了句号。

     没关系,我已经遇见这辈子最美好的人,度过最美好岁月,便用着美好抵过以后痛苦。

      只是心莫名的痛,千疮百孔。


                                           –521快乐。

我不行我害怕
(渡劫鹰和他的冤种蛇) 某条蛇...

(渡劫鹰和他的冤种蛇)

某条蛇自告奋勇帮鹰渡劫结果一个飞沙走石反送对面四十分的故事(瓜巴)

(渡劫鹰和他的冤种蛇)

某条蛇自告奋勇帮鹰渡劫结果一个飞沙走石反送对面四十分的故事(瓜巴)

寒愿渊

鹰蛇 对角巷(二十三)

ps:是连续的故事昂

(鹰的名字是科里劳瑞斯德拉,家族是私设,感兴趣的可以翻翻前面的故事和人设)


等等……可是,科里劳,会在哪?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魔法部部长换人了,瑞斯德拉家族的家主被抓了,麦格教授的阿尼马格斯独家专访,可爱的猫猫,你值得拥有,更多新闻,欢迎购买新版的预言家日报。”

“………” 有一说一,莱林斯怀疑自己太久没对来角巷了,丽塔·斯基特什么时候这么勇了?麦格教授的猫猫照片?世风日下啊。

嗯,我买报纸一定是为了看看瑞斯德拉家主出什么事了,我是为了找科里劳,才不是因为什么猫猫。

莱林斯摊开自己买来的报纸,翻过了首页上的猫猫照片,从报纸的角...

ps:是连续的故事昂

(鹰的名字是科里劳瑞斯德拉,家族是私设,感兴趣的可以翻翻前面的故事和人设)


等等……可是,科里劳,会在哪?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魔法部部长换人了,瑞斯德拉家族的家主被抓了,麦格教授的阿尼马格斯独家专访,可爱的猫猫,你值得拥有,更多新闻,欢迎购买新版的预言家日报。”

“………” 有一说一,莱林斯怀疑自己太久没对来角巷了,丽塔·斯基特什么时候这么勇了?麦格教授的猫猫照片?世风日下啊。

嗯,我买报纸一定是为了看看瑞斯德拉家主出什么事了,我是为了找科里劳,才不是因为什么猫猫。

莱林斯摊开自己买来的报纸,翻过了首页上的猫猫照片,从报纸的角落里找到了自己要找的新闻。

瑞斯德拉家族的家主袭击了魔法部的傲罗?莱林斯看着这个震撼的新闻,皱了皱眉。

显然,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那么,原因呢?莱林斯想到了科里劳表哥和科里劳之间并不和谐的关系。

为了让科里劳失去继承权所以陷害他父亲是黑巫师?夺魂咒?不可能,魔法部还没废物到连夺魂咒都检测不出来。

算了,不重要,重要的是科里劳会在哪里?报纸上说的是瑞斯德拉家族家主的儿子失踪………

莱林斯突然觉得有点心慌,不可能,他不会出事……

那么,不如去翻倒巷找找线索。虽然有点危险,但好在莱林斯也不是第一次去了。

然而刚离开对角巷,他就被一个人拉入了街角,感受到了熟悉的魔力波动,莱林斯没有选择抵抗。

他缓缓转身,果然看到了自己找了很久的人,他心情顿时好了很多,嘴角微微上扬。

“亲爱的科里劳先生,绑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

一份自家蛇蛇的人设问卷,因为我和我代餐分了,所以没有鹰的问卷了……(这是个问卷链接……) 

今天是龙鹤还是龙鸽丶
【金白】 让我康康。 - Q:...

【金白】


让我康康。


-

Q:520金白会有更新吗?

龙鹤:???我忘了!!

龙鸽:既然预告都没有发,不如……(欲咕又止

龙鹤:我觉得我还可以挣扎一下,那就521吧!(良心好烫.jpg


于是摸了小男孩贴贴,老白的粉红睡衣绝对不是我的个人恶趣味🙏(这是什么儿童睡前读本?

【金白】


让我康康。


-

Q:520金白会有更新吗?

龙鹤:???我忘了!!

龙鸽:既然预告都没有发,不如……(欲咕又止

龙鹤:我觉得我还可以挣扎一下,那就521吧!(良心好烫.jpg


于是摸了小男孩贴贴,老白的粉红睡衣绝对不是我的个人恶趣味🙏(这是什么儿童睡前读本?

夏某在睡觉
哇,真的好久好久没发过了,浅放...

哇,真的好久好久没发过了,浅放一个吧,,

哇,真的好久好久没发过了,浅放一个吧,,

瞎取名字
“拿得走这个结发球,我就归你”...

“拿得走这个结发球,我就归你”,521快乐啊

“拿得走这个结发球,我就归你”,521快乐啊

寒愿渊

鹰蛇 假期(二十二)

看到莱林斯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科里劳也没有强求,害,蛇蛇明显的小傲娇嘛,到也没必要直接戳破。

嗯,假期很愉快,如果不考虑随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科里劳。

“科里劳!!!”魔药熬到一半被科里劳突然推门吓到的莱林斯成功又一次把自己的坩埚弄炸了。“我警告你多少次了,不要在我熬魔药的时候打扰我,药材很贵的,你赔不起。”

“我把自己赔给你怎么样?”

看着某鹰逐渐流氓的样子,莱林斯果断把他打包丢出了屋子。明明是个贵族少爷,怎么感觉越来越……哦,走了啊,没事,反正明天还会回来的。

坩埚熬炸了,莱林斯只好坐在桌边预习开学的课程了。


似乎有点不对劲?莱林斯嚼着嘴里的压缩饼干,慢慢的想着,科里劳似乎有...

看到莱林斯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科里劳也没有强求,害,蛇蛇明显的小傲娇嘛,到也没必要直接戳破。

嗯,假期很愉快,如果不考虑随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科里劳。

“科里劳!!!”魔药熬到一半被科里劳突然推门吓到的莱林斯成功又一次把自己的坩埚弄炸了。“我警告你多少次了,不要在我熬魔药的时候打扰我,药材很贵的,你赔不起。”

“我把自己赔给你怎么样?”

看着某鹰逐渐流氓的样子,莱林斯果断把他打包丢出了屋子。明明是个贵族少爷,怎么感觉越来越……哦,走了啊,没事,反正明天还会回来的。

坩埚熬炸了,莱林斯只好坐在桌边预习开学的课程了。


似乎有点不对劲?莱林斯嚼着嘴里的压缩饼干,慢慢的想着,科里劳似乎有三天没来了,自己才不是想某鹰做的饭了。

没错,看起来样样全能的莱林斯不会做饭,也不能说完全不会,大概是技能点全点到怎么做甜品上去了。但似乎顿顿吃甜品有点不好,所以,他给自己准备了一整箱压缩饼干。虽然,因为科里劳的原因,这个假期的压缩饼干只被吃了几包。

嗯,才不是他做饭好吃,我只是不想浪费,莱林斯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但,这家伙……不会又出了什么事吧……

想到科里劳无脑闯禁林的事情,莱林斯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确认一下科里劳的安全。

毕竟,自己好像还没付饭钱。

ps:是连续的故事昂,想看人设和以前的剧情可以看一看集合的前面几篇。

沐易_ty

【鹰蛇】长夜漫漫

^【鹰蛇】 鹰Silcock×蛇Basilisk


^发生在520前夜的小故事


^HE小甜饼


^内含吻戏 注意避雷(好的现在删的不剩啥了


^食用🐟快


———————


“陪我好不好,我睡不着。”


Basilisk乖乖的躺在木制的大橦上,一只手紧紧握着被子,另一只手攥紧Silcock衬衫的衣角,可怜兮兮的望着这个满眼温柔的少年。


大概是第一次向他人显露这样的一面。


陌生的环境让内心深处感到强烈的不安,而这个陪伴自己将近半年的人成为了那个可以依赖的唯一。


这是他们搬到的第三个地方,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鹰蛇】 鹰Silcock×蛇Basilisk


^发生在520前夜的小故事


^HE小甜饼


^内含吻戏 注意避雷(好的现在删的不剩啥了


^食用🐟快


———————


“陪我好不好,我睡不着。”


Basilisk乖乖的躺在木制的大橦上,一只手紧紧握着被子,另一只手攥紧Silcock衬衫的衣角,可怜兮兮的望着这个满眼温柔的少年。


大概是第一次向他人显露这样的一面。


陌生的环境让内心深处感到强烈的不安,而这个陪伴自己将近半年的人成为了那个可以依赖的唯一。


这是他们搬到的第三个地方,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自从上次出逃,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好像近了不少,Silcock早已不再是毁灭自己人生的仇人,而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照亮黑暗的一抹星光,带来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这大概就是真正的“朋友”了吧。


“好,我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


缩在被子里的Basilisk像只柔软的小猫似的,淡金色的发丝散开着,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一根手指,脑袋也无意识的蹭着手臂,呼吸逐渐平稳,嘴巴微微^张着,隐约露出其中柔^软的舌尖。


小朋友毫无防备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这才是他倔强外壳下隐藏的真正样子吧。


俯下身,试探的吻落在令自己朝思暮想的唇上,没想到被轻轻咬了一下,那双漂亮的眼睛猛地睁开了,里面满是淘气小朋友得逞后的愉悦。


Silcock感觉自己的内心被缭动了,他危^险的眯了眯眼,伸手将小朋友白^皙的手臂桉在头顶。


噬雪的本^性一下子暴^露出来,他俯下身加深了这个吻,闭上眼细细品味对方的味道,舌头在口腔中回^荡游^走,口^水滑过嘴角滴在枕巾上,不久就失了一片。


今夜的窗帘没有拉紧,细碎的月光透过缝隙渗进来,在二人的脸上洒下柔和的亮光,勾勒出精致的轮廓。


“嗒”


“嗒”


“嗒”


墙上的指针渐渐转向0点,月亮大概是被云朵挡住了,屋内的光线一下子暗下来,两个人的唇依依不舍的分离,中间还连着一条若隐若现的銀思。


“520快乐小宝贝,我爱你。”


“我也爱你。”


夜,还很长。




———————


求求了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过审😭😭😭



C

住校生赶不上520,浅过一下521吧


二编:

为什么我一天到晚忘画眼镜啊!

住校生赶不上520,浅过一下521吧




二编:

为什么我一天到晚忘画眼镜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