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鹿头

16.8万浏览    3383参与
阿大大迪迪

再玩一会儿
来自韩国画手 필로 (@___Pillo): https://twitter.com/___Pillo?s=09

再玩一会儿
来自韩国画手 필로 (@___Pillo): https://twitter.com/___Pillo?s=09

茶茶叉猹猹

给生贺组整的图解禁喽
我吧就一破做图的 评论也没去抢热评 祝福嫌声音太难听没发语音 愣是给有鹿忽视了hhh
罢了 生日快乐

给生贺组整的图解禁喽
我吧就一破做图的 评论也没去抢热评 祝福嫌声音太难听没发语音 愣是给有鹿忽视了hhh
罢了 生日快乐

拉库卡拉猹
这是牛仔改动给我的感觉仔仔缠着...

这是牛仔改动给我的感觉
仔仔缠着大家口中的“最强求生者”学自保能力

当初还和别人说:网易不可能把牛仔改得和鹿头这么CP相

结果就被打脸了

这大概就是拉钩组官宣了吧(黄豆笑哭)

这是牛仔改动给我的感觉
仔仔缠着大家口中的“最强求生者”学自保能力

当初还和别人说:网易不可能把牛仔改得和鹿头这么CP相

结果就被打脸了

这大概就是拉钩组官宣了吧(黄豆笑哭)

k刻刻k

对不起我咕咕了一个月!!!(跳空螺旋360度跪地道歉)
沙雕向小短漫终于画完了!有很多小细节大家不要在意!沙雕就完事了!ヾ(゚∀゚○)ツ
快期末了请允许我咕咕一阵(被打)

对不起我咕咕了一个月!!!(跳空螺旋360度跪地道歉)
沙雕向小短漫终于画完了!有很多小细节大家不要在意!沙雕就完事了!ヾ(゚∀゚○)ツ
快期末了请允许我咕咕一阵(被打)

。

我好饿啊_§:з)))」∠)_

我流舌头被割对人很警觉占有欲和控制欲都极强每次都把游戏场地当做自己领地的四杀狂魔班恩x来庄园只是为了赎罪用疼痛来减轻内心的愧疚的凯文(好ooc啊(ಥ_ಥ))有没有大佬觉得还行想写着玩(´-ω-`)

我流舌头被割对人很警觉占有欲和控制欲都极强每次都把游戏场地当做自己领地的四杀狂魔班恩x来庄园只是为了赎罪用疼痛来减轻内心的愧疚的凯文(好ooc啊(ಥ_ಥ))有没有大佬觉得还行想写着玩(´-ω-`)

瓶中妒

鹿头的钩子 2


监 管 者 命 运 共 同 体


接上篇,见合集,恭喜理发师喜提天降正义。

小理好孩子,舍己为人,没让罗比的头再掉一次。

鹿头的钩子 2


监 管 者 命 运 共 同 体


接上篇,见合集,恭喜理发师喜提天降正义。

小理好孩子,舍己为人,没让罗比的头再掉一次。

某chi

   五阶体验卡还有最后七个小时就过期了,稍稍纪念一下。用新鹿头在赛季末最后一周的时间打上了五阶,然后就很开心的用新画风摸了鹿头p1试画风,p2表情包(p2逐渐表情包化。。。。)下个赛季可以的话,希望可以六阶,,,,冲啊!

   五阶体验卡还有最后七个小时就过期了,稍稍纪念一下。用新鹿头在赛季末最后一周的时间打上了五阶,然后就很开心的用新画风摸了鹿头p1试画风,p2表情包(p2逐渐表情包化。。。。)下个赛季可以的话,希望可以六阶,,,,冲啊!

瓶中妒

鹿头的钩子 1


我的表达能力很差,大概是裘克是想让班恩把树枝钩过来,结果判定班恩被树枝拉过去了…


关于改版以后的快乐钩男…强是真的强但是判定好迷啊…有感而发。

很无聊的小开头,想画的都在后面…所以半夜发希望没人看见。



私设鹿头有!依旧无性别设定,随机抽一个幸运观众砸死。

鹿头的钩子 1


我的表达能力很差,大概是裘克是想让班恩把树枝钩过来,结果判定班恩被树枝拉过去了…


关于改版以后的快乐钩男…强是真的强但是判定好迷啊…有感而发。

很无聊的小开头,想画的都在后面…所以半夜发希望没人看见。




私设鹿头有!依旧无性别设定,随机抽一个幸运观众砸死。

The_tree

【D5】惊鸿一瞥(鹿幸)

PS:关于一次游戏班恩偶遇(??幸运鹅从而产生兴趣后发生的一点事

若ooc归我

准备好就开始?
——————————————————

班恩垂眸凝视角落瑟瑟发抖的男孩,无言。眼底无情弥漫。

“唔,怪…怪物!你再过来我要开枪了!”男孩握着枪柄的手止不住颤抖,因恐惧而双眼禁闭。殊不知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如同落入敌手的小兽,费尽心思努力张牙舞爪,却只为虚张声势。

班恩挑眉不语。难得遇见这么有趣的猎物,正近午休之际,多“玩”一会儿,也未必不可。他双手抱臂,懒散地倾靠在墙上。手里的铁链被他紧缠在小臂上,而泛着寒光的锥钩则耷拉在一旁。

班恩眯缝起暗金色双目,细细打量起男孩。男孩身着灰蒙上衣,随处可见...

PS:关于一次游戏班恩偶遇(??幸运鹅从而产生兴趣后发生的一点事

若ooc归我

准备好就开始?
——————————————————

班恩垂眸凝视角落瑟瑟发抖的男孩,无言。眼底无情弥漫。

“唔,怪…怪物!你再过来我要开枪了!”男孩握着枪柄的手止不住颤抖,因恐惧而双眼禁闭。殊不知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如同落入敌手的小兽,费尽心思努力张牙舞爪,却只为虚张声势。

班恩挑眉不语。难得遇见这么有趣的猎物,正近午休之际,多“玩”一会儿,也未必不可。他双手抱臂,懒散地倾靠在墙上。手里的铁链被他紧缠在小臂上,而泛着寒光的锥钩则耷拉在一旁。

班恩眯缝起暗金色双目,细细打量起男孩。男孩身着灰蒙上衣,随处可见的黑色长裤将他细长笔直的双腿包裹住。使人一眼望去只觉平淡无奇。细小灰尘笼在他的头上,使他原本金色短发变得黯然失色。黑边圆框眼镜架在他挺翘的鼻梁上。此刻他的双眼紧闭,使人无法窥探其中的玄机。

因对方没有回语,男孩睫羽微颤,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男孩有着难得一见的深蓝双眸,正如同星辰般隐隐闪烁。班恩略感惊讶,情不自禁地向前迈了一步。这个动作使男孩眼中泪光隐曜,仿佛下一刻便会夺眶而出。

“呜呜!你不要过来…”幸运儿害怕地贴紧墙壁。冰凉的温度从脊背蔓延至全身,使他如坠入冰窟般刺骨。

班恩觉察到幸运儿的惧怕。暗叹一声退后一步才缓缓道:“你走吧。”

幸运儿手中的枪一时没拿稳掉落距离班恩两步远的地面,他被惊地极速蹲下用双手抱膝,将头埋入膝盖,蜷缩在那阴暗的角落里小声啜泣。“怪…呜呜怪物!”

班恩抿唇,无声地接近幸运儿,在他一步远的地方蹲下身,探出手准备轻抚男孩的头,却又在距离几尺的地方停顿,而后不动声息地收回,藏进了宽大的衣袖之中。他沉默片刻轻言道:“别哭了。”男孩被吓了一跳。正当他握拳,准备最后一次反击时,耳边传来系统毫无语调的提示音:“监管者已投降”

男孩抬起头,眼中尽是不解之意。他缓了缓,才疑声道:“为…为什么?”

班恩没有回答,最终还是情不自禁俯身在幸运儿头上揉了一把,随后才起身向远处离去。

班恩的身影逐渐格式化,在幸运儿看不到的地方,班恩无声地说道:“没有为什么,反正…还会再见的。”

小冷狼

我大概是全网鹿头皮肤最齐的人吧 狩猎是刚刚单抽出来的 呜呜呜鹿吹真的爆炸

我大概是全网鹿头皮肤最齐的人吧 狩猎是刚刚单抽出来的 呜呜呜鹿吹真的爆炸

@用色零分

反角

#杰克个人向 #深渊二 #含有铁帽团和些微弹簧手

▼ㅤㅤㅤㅤㅤㅤㅤ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01

正义的对立面是他人的正义。当所有人同时沉默,就所有人都溺死于锐利的瞳孔中;当所有人一起高歌,也就所有人都将委身于邪恶。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02

席格是最先到达这儿的,约定地点是郊外的一座废弃车库,距离高塔核心有好一大段距离,就算有热能传输过来也早就变成冰块了。

他照惯例在内心嫌弃了几句铁帽们怎麽会把这种鬼地方当作据点,我是说,就算是几个月前伦敦依然繁荣的时候,光靠他们从几间可怜小酒吧压搾的钱应该就足够在中心地段有栋房子了(毕竟,谁敢招惹地头蛇呢?)。该死,如果裘克在前...

#杰克个人向 #深渊二 #含有铁帽团和些微弹簧手

▼ㅤㅤㅤㅤㅤㅤㅤ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01

正义的对立面是他人的正义。当所有人同时沉默,就所有人都溺死于锐利的瞳孔中;当所有人一起高歌,也就所有人都将委身于邪恶。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02

席格是最先到达这儿的,约定地点是郊外的一座废弃车库,距离高塔核心有好一大段距离,就算有热能传输过来也早就变成冰块了。

他照惯例在内心嫌弃了几句铁帽们怎麽会把这种鬼地方当作据点,我是说,就算是几个月前伦敦依然繁荣的时候,光靠他们从几间可怜小酒吧压搾的钱应该就足够在中心地段有栋房子了(毕竟,谁敢招惹地头蛇呢?)。该死,如果裘克在前几次我回到伦敦时不要都约在马戏团旁边,我发现后还能帮他们打量个不那麽憋屈低贱的房子,他嗤鼻道。

“铁帽团不需要你的假好心,高塔附近的地下室我们多着去了,要不要我回头让皮尔森等会帮你再挖个坟墓?”嘶哑尖锐的嗓音伴随一阵低沉的机械声,席格知道他们来了,但他并没有收敛高傲的态度,他可不想来这种地方,不过就是在逼近绝对零度的时间点他无路可选罢了。他双手一摊:“天啊,外面的雪已经大到足以让你们迟到半小时了吗。”

“破冰机没有能源也无法行驶,没办法。”厚重的头套下传出的声音就跟他全身的装束一样冰冷,他没有舌头,但班恩有这个世代所孕育的精巧机械。他蹲下撬开角落的地窖:“喝什麽?”

其实那句话原先想嘲讽的不是班恩,但既然蒸气庞克都这麽说了,其实他也不怎麽在意关于守时这方面的规矩。席格向鹿头怪客抬手,想了想也不继续在物资匮乏的时候为难:“啤酒。如果被啤酒花醃过的更好,白梨味的。”

“认真?我们的啤酒只会又臭又苦……呸,那种也不是没有。如果想要,那你是不是应该对我的宝贝们多花点钱?我好不容易存下来这些,如果放在市中心早就被飢饿的市民给抢走了。”裘克抬头回复。可以看见他翻找了一会,随后从柜子底下拿出张破旧的纸(他从不把东西收拾整齐),席格还认得出这是他五天前寄去的设计图,和张关于邪眼的书面资料一起。他猜后者在被铁帽团长拿到的当下就宣告搞丢了,充满了花体字的简报根本没有人想看,但他还是要寄,为了取笑裘克看不懂这些东西。

“哦,所以你才宁愿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见面,真是个天才。”席格将一罐散发着温热光辉的艳红瓶子滚到裘克面前,外头被耐热玻璃包着,却丝毫不妨碍它如金星般炽热的能量。这是我身上倒数第四罐了,他说。

“谢啦,看在这东西的份上,刚刚那句或许是从你嘴裡吐出过最好听的赞美。”裘克拿着那张图和一些零散的诡异玩具回到板凳上,跟席格抢先坐着的高脚椅形成明显的高度对比,但他不在乎。与此同时,班恩也在地上放了三瓶啤酒,席格拿起它喝了一口,的确是白梨味的,还带点柑橘。

“顺带一提,哈哈,会选在这裡的主要原因其实是为了让你这有洁癖的溷帐不爽。”

席格不为所动。一阵刺骨的风越过围绕着死寂伦敦的泰晤士河,再接着越过空无一人的街道(躲在房裡取暖实际上没有甚麽用),最后随着汽油的味道冲进来,带着废弃车体摇晃发出的嘎吱声。席格有些不耐烦,他准备继续数落这鬼地方,但班恩却先开口。

“所以,冒险团不愿意将邪眼释出?”

这句话还没被机械音处理完时铁帽团长就撞了下旁边的柜子,过尖的指甲都快穿过皮手套了,他紧握着手。如果席格要以面目狰狞为题画一幅写意的作品,他肯定会毫不由于拿裘克当主角,就在画布正中央,洒上过多的铁红色颜料。

“啊,我想不通,那个老顽固和那些忘恩负义的傢伙根本不爱伦敦。他们甚至看不清伦敦的面目。”席格又一次摊手,裘克不得不觉得他实在是太喜欢摊手了:“我们随时可以离开伦敦,热源这种东西在远方并不是什麽稀奇的东西。”

“他妈的,我知道你们从不在乎这儿,即使这座城市跟裡面的可怜人一样都走投无路了!”

“天杀的,注意你的言词——只有他们!只有那些不谙世事,把袖手旁观当水喝的清高傢伙想离开。”黑色的珠子勐的差点瞪出眼眶,各种时候,他是个有自制力的男人,但这时候席格却在打量如何把裘克的肠子拉的跟高塔一样长。

他不再看裘克一眼,克制下来问:“但我上次回来时还明显一切正常,高塔核心这段时间究竟出了什麽事才变得如此寒冷?有没有其他方法能够尝试?”

“鬼知道,可能跟逐渐花白的头髮同一种原理,高塔核心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个冰块,顺其自然的像本是注定。”班恩对两人刚刚的举动都显然没什麽好感,他回答。

虽然席格想着无视他,但裘克像是知道班恩想接着说什麽一样,他抢过话语权,就目前的观察而言似乎是要把愤怒找个地方洩出去:“哈哈!傻子什麽都试过了,起先是把木材点燃丢到裡面,再来有人拿烧红的烙铁围在旁边,在没有显着效果的情况下,他们很快忍不住了,于是有个人冒出头说:我能用毕生财产累积的热源去冶炼核心——不得不说,他真是个狗日的人才,过几天我才看见那个傻瓜饿死在路边。”裘克少见的顿下来喝了口啤酒,希望这暴躁的动作不会让他呛到。“好吧,切回正题,猜猜然后怎麽了?高塔顶端那火势烧了两天,熄灭后还是班恩先敢摸那大家都觉得应该烫的要命的核心的……不不不,你不能相信,那狗屁核心居然比现在我手上这瓶冷啤酒还要冰上数倍。听到这事后我马上打了自己一巴掌,我他妈甚至以为自己前几天在做梦!”

“你说的对,可并不是毫无希望。你们都知道,还有解决的机会……即使那将会伴随瑟维说的『不可抹灭的疯狂』也罢,这也比在沉默中看着伦敦消散好多了,不是吗?”

“所以你才交给我们这张设计图?不,也不是不能实现,飞船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和能源,但这不是问题,你要如何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拿到邪眼才是个麻烦。”讲道理,席格依然不是很习惯老朋友被处理过的嗓音。班恩确实已经将飞船的骨架大致上处理好了,在凛冬中极快的效率的确不容易。

“我记得皮尔森不是挺擅长偷窃的吗?只要再打探一下宝箱的所在之处,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兄弟,没有这麽简单,你当初对他们的做法提出质疑,现在,或许你问什麽他们都不会说真话。”

“你撒谎的习惯是被他们传染的吗?”裘克嘲笑。

“可能是。”冒险团的『准叛徒』并不愿意搭理这个调侃,也没有对班恩的质疑感到难为。他将酒杯高举过头顶,对着门外的废墟故做乾杯的手势,即使那儿看起来什麽都没有。他说:“我们急需一个帮手,但没关係,我倒认为外面那位朋友倒有办法助整个伦敦一臂之力。”

“毕竟谁有办法拒绝涉世未深的少年满腔热血的请求呢?”见外头没有回应,席格又从容补了一句话。过了约莫半分钟,废铁缓缓摇动起来,从酒红色的车盖下鑽出一个熟悉的面孔。他抖抖身子,明黄色的弹簧已经成为少年的标誌。他的脸上写满了质疑,或是对冒险团、或是对铁帽怪客们、或是对着席格。

“过分重视高尚行为,结果反而会变成对罪恶间接而有力的褒扬⁽¹⁾。很可惜我已经忘记在哪儿听见的了,但曾经有人这麽说过,我认为用来形容瑟维再贴切不过了。”

“席格,你说的话并不好听,这是对团长的无端诋毁。并且你也瞭解,邪眼会让这座城市脱序,万劫不復的脱序。”少年语气坚定,但面色早就凝重起来。

“我说错了吗?一群随时可以离开这儿的游历者,现在用自诩为正义的手,准备把高塔上唯一能带来温暖的火苗掐媳。他们是不是在看见克洛伊……抱歉,我说薇拉的预言后就正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弹簧手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尝试回想瑟维的话,堆在冒险团据点角落的行李不言而喻,唯独缺了席格的份。

“我是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开始听的,萨贝达,但感觉起来你有必要做些事情,我和铁帽怪客们从头到尾都在互相说服,那麽你呢?不过首先你得回答我,事情是这样吗?”

萨贝达还没为此做好准备,他在思考,席格显然是对此有充足把握才将计画全盘托出,他打定了自己会加入,而他也确实聪明。伦敦是弹簧小子的故乡,他不可能什麽都不做:“不,你知道,就算如此我也没必要全盘相信你。”

“要这麽想也并非不行,在短短几分钟内,我的份量确实不足够,但我希望你能帮伦敦一个忙:你只需要让他们以为你会偷取邪眼,再让我承担这股力量所需要的代价就好,最后我保证你会毫髮无伤。这不是很完美吗?毕竟音波为这个城市的復甦添过无数麻烦,我必须支开她诡异的能力……当然,听完包括原本那些后,你有权决定要不要配合,或告诉他们,揭发我,把整个伦敦推向死寂!决定权在你手上,萨贝达。”

“……哈哈,我当然明白邪眼有它的风险。”他转身,倒了一杯啤酒递给萨贝达,那个刚成年不久的少年接过了它:“但如果这场戏剧必须得有一个反角,那不妨就由我来主演。”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03

匡噹一声,重量可观的金属梯子被班恩丢在席格眼前,就差那麽几公分或许这个计画就得以滑稽的手法画下句点了。

“哦,我的上帝,你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

“没时间了,快点。冒险团破旧的可怜飞船要起飞了,希望他们的引擎不会在途中烧毁。”绳梯终结它的摆盪而被席格一把抓住,他一步一步踏上过窄的落脚点,好像登上王位那样庄重。铁製品的寒光跟蛋糕糖霜般的雪地和谐的融入这个城市,唯独与他胸口的邪眼相差甚远。他有些神智不清,有些是邪眼造成的痛感,更多是心里一股没来由的扭曲嗓音正挠着他的耳朵。

“好了,把我拉上去。”

高塔顶端的风将他的帽子吹飞了(不知道会砸到哪家可怜人的屋顶?但此时这些比起伦敦将迎来的改革根本无关痛痒),就在这一刻,他内心被隐忍的躁动与狂乱同时来到最高点,灰濛濛的天空下,所有人都在家裡捲曲的像一隻蜗牛,尝试逃避即将到来的寒冬时,他站出来了,虽然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拯救者:神情恍惚,脚步有些扭曲,邪眼带来的炽热温度与震盪使席格不安至极。

“帮忙看看冒险团那些傢伙离我们还有多远。”于是席格想了想,又对班恩和后面正调适飞船的裘克说:“另外,以后别叫我席格,呃,也别叫我邪眼寄主(太不堪入耳且低俗了,他小声说)。”

在两人想报以疑惑且不屑的眼神时,他们发现他彷彿变了一个人。

“叫我杰克,杰克就好。”

在踏上飞船后,杰克真正明瞭他是这齣戏剧裡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他没有回头,他缓缓闭上眼,并且他再也没有向身后曾经繁荣的城市施捨哪怕一点目光。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鹤厨婶

【遗忘之外7】守护者们

【这里是我所守护的地方。】

天空中,明月孤悬,月光下,一场追逐。

【我只是想带走一点草药去救人而已,我,只是想救他……】

月光下,丛林里,一个少女在奔跑,或是说在逃亡。

她不安着,恐惧着,手中紧紧抓着那棵来之不易的草药。

她的身后,一个巨大的身影。

他,是这里的守护者,以绝对的姿态追逐,手中的锁链发出沉闷的声响。

【没有谁,可以带走这里的东西,这里,是不归林。】

锁链划过,她被厄住喉咙。

森林中心的巨石阵,被人为的毁坏,即使是不小心,飞扬的尘土中,一个白色的巨型蜘蛛。

【打扰安眠者,绝不放过。】

古代的游魂也从破碎的缝隙逃出。

人们开始恐慌,逃窜。

树上的猫头鹰歪了歪头,飞回了他的主人身边。

少年抚摸着猫头鹰,走向那场追...

【这里是我所守护的地方。】

天空中,明月孤悬,月光下,一场追逐。

【我只是想带走一点草药去救人而已,我,只是想救他……】

月光下,丛林里,一个少女在奔跑,或是说在逃亡。

她不安着,恐惧着,手中紧紧抓着那棵来之不易的草药。

她的身后,一个巨大的身影。

他,是这里的守护者,以绝对的姿态追逐,手中的锁链发出沉闷的声响。

【没有谁,可以带走这里的东西,这里,是不归林。】

锁链划过,她被厄住喉咙。

森林中心的巨石阵,被人为的毁坏,即使是不小心,飞扬的尘土中,一个白色的巨型蜘蛛。

【打扰安眠者,绝不放过。】

古代的游魂也从破碎的缝隙逃出。

人们开始恐慌,逃窜。

树上的猫头鹰歪了歪头,飞回了他的主人身边。

少年抚摸着猫头鹰,走向那场追逐。

锁链下,年轻的女主被带走。

蛛茧里,无知的人们被救走。

月光下,只有夜行者的身影,在忙碌。

终于,所有人都离开了这场追逐。

光织的守护者看问年轻的夜行者,眼里有着说不明白的感情。

这是第几个夜行者了,记不清了,果然已经守护这么久了吗。

而不归林的守护者依旧沉默,只是默默的拿起锁链,走向不归林的深处,下一次,他还是会追猎闯入者,毫不留情。

这是他们的职责,亦如夜行者的指引。

忘川的摆渡人,看着手中的桨,今天被那兄弟抓回的亡魂似乎有点多?


时生

原Twitter:
필로(@___ Pillo)
URL:
https://twitter.com/___Pillo/status/1201165126453194754?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필로(@___ Pillo)
URL:
https://twitter.com/___Pillo/status/1201165126453194754?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二十五章—闯关成功

第一百二十五章—闯关成功

“穆罗!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破坏场景啦!

我们要重新整理很麻烦欸!”

只见门外的学长姐们一边抱怨一边着手开始复原被破坏的场地,

看见那扇巨大的大门又重新被装回去门框里面真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扇门从今天早上开始到现在已经被打爆多少次了啊?

“不错吗?靠自己还不是可以平安出来吗!”

早先时间出来的菲欧娜学姐看我们几个平安出来后笑着说,

您都不知道我们分开后我有多惨您才会这么说!

“有受伤的话去旁边的医疗站处理一下吧!”

诺顿学长一边喂食那只凶巴巴的河豚一边说,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对那条河豚有很严重的心理阴影!什么时候可以把那只河豚送走啊!

“哼哼哼...

第一百二十五章—闯关成功

“穆罗!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破坏场景啦!

我们要重新整理很麻烦欸!”

只见门外的学长姐们一边抱怨一边着手开始复原被破坏的场地,

看见那扇巨大的大门又重新被装回去门框里面真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扇门从今天早上开始到现在已经被打爆多少次了啊?

“不错吗?靠自己还不是可以平安出来吗!”

早先时间出来的菲欧娜学姐看我们几个平安出来后笑着说,

您都不知道我们分开后我有多惨您才会这么说!

“有受伤的话去旁边的医疗站处理一下吧!”

诺顿学长一边喂食那只凶巴巴的河豚一边说,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对那条河豚有很严重的心理阴影!什么时候可以把那只河豚送走啊!

“哼哼哼!竟然连学弟他们都已经成功出来了,

那么那些到现在还没出来的要好好检讨啦!”

菲欧学姐不怀好意的说,

经学姐这么说我才注意到班恩学长竟然还没出来?

该不会也碰到和我类似的状况吧?

“好啦!受伤的赶快过来治疗一下吧!

赶快弄完赶快继续玩啊!”

一位学姐将我们一群人拉去医疗站检查,

学长姐们也知道自家鬼屋到底有多凶残,

早已事先和和医疗大楼沟通好设有专业的医疗站,

不愧是三年级,准备工作非常到位。

“真是的,都下了禁制为什么还硬是要用啊?”

医疗人员看到我手心上的伤口时忍不住抱怨,

我除了尴尬的微笑之外想不到要用什么表情来表达我现在的感觉,

在受伤或死亡的选择前我选择受伤。

“真是奇怪欸?

艾玛以为以班恩学长的实力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啊?”

艾玛盯着仍然没有动静的大门露出不解的模样,

我也是这么想的,

怎么样也是经过二年b班的可怕训练应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挡住学长吧?

“嗯?说人人到呢。”

诺顿学长感应到什么一样笑着说,

下一秒熟悉的大门又用熟悉的方法倒下了,

站在门口的是裘克学长和威廉学长以及班恩学长!

“你们也太慢了吧?学弟都比你们先出来了!”

菲欧娜学姐完全没有先关心自己同学有没有受伤而是先捅他们一刀,

只见裘克学长一脸非常不爽的回瞪着菲欧娜学姐,

一脸就是“妳行妳上啊”的表情。

“妳在那边说风凉话!

妳都不知道老子又被关水牢又被丢油锅有多惨!

我都觉得今年要安太岁了!”威廉学长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怎么听起来比我还惨啊?

“欺负普通人啊!我们又不像班恩那样自带技能!

裘克还是残障人⋯⋯噗!”

威廉学长的抱怨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裘克学长狠狠的扒了一下脑袋。

“你说谁残障人士啊!”看样子是说到了关键字啊!

“好了好了⋯⋯你们赶快去医疗站检查一下吧⋯⋯顺便换一下衣服。”

诺顿学长即时上前调节以免自家同学等一下又打起来。

不得不说学长他们真的比我们还惨,

特别是泡过水牢的威廉学长,

整件衣服都湿了,真亏他还有办法撑过其他的关卡。

“还差克利切、瑟维和凯文,

他们几个还真能混欸⋯⋯”

菲欧娜学姐清点着人头说,

但下一秒一团黑影伴随着惨叫声从还没修好的门里飞了出来,

后头连着的黑烟明显的说明了烧焦的事实。

“哎呀?这凯文怎么这么惨?

美智子学姐当初炸他都没这么狠?是碰到了什么啊?”

菲欧娜学姐拿着树枝戳着地上感觉快要归西的凯文学长。

“八成是又去性骚扰别人被打了吧。”

裘克学长无情的说出完全没有同学爱的话,

用的还是肯定句。

“哦齁!找到出口了!就说要相信克利切吧!”

“是是是,克利切永远是对的。”

随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克利切学长和一脸微笑的瑟维学长,看来全员都顺利通关了呢。

“不容易啊?没有断条手或断条腿出来你们不错吗?”

帕缇夏学姐出现在大家面前脸上写着佩服的模样。

“能够完整的出来你们真的不错呢!

我们这次可是下了重本抓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进来呢!

甚至连帕帕都亲自设计了多重空间的法术!

能够过关不简单哦!”

不久前见过面的麦克学长也出现笑着说。

“学长你们这次到底抓了什么进来啊?”

我问出了一直很想知道的问题,

你们的选择标准到底是什么啦!

“嗯⋯⋯我们就只是把选址地区附近的东西抓过来摆着⋯⋯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欸!”

麦克学长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你们可不可以负责一点啊!

还有刚刚那个“选址”是什么鬼啊!

“学弟妹你们可能比较不清楚,

这间鬼屋其实是利用空间法术将存在于不同地方的某个空间合并而成的哦!

所以刚刚见到的东西都是真的存在的哦!”

菲欧娜学姐好心的解释了一下,

但她的话瞬间让我们几只小的寒毛掉满地,

所以我们刚刚是真的撞鬼了啊!


某chi

   改版鹿头真的快乐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无论他改不改我都是爱鹿头的嘿嘿嘿嘿,我这个人一直都是p1用心画,p2用脚扣。。。这次p2都可以当表情包了233,p3这个赛季末鹿头的成绩,现在准备赛季末冲五阶。。。。。晚上打不了排位,好难。。。。中午只有一个半小时打。。。所以三个赛季来,上不了五阶真的不怪我(不这个人就是菜!)

   改版鹿头真的快乐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无论他改不改我都是爱鹿头的嘿嘿嘿嘿,我这个人一直都是p1用心画,p2用脚扣。。。这次p2都可以当表情包了233,p3这个赛季末鹿头的成绩,现在准备赛季末冲五阶。。。。。晚上打不了排位,好难。。。。中午只有一个半小时打。。。所以三个赛季来,上不了五阶真的不怪我(不这个人就是菜!)

cold♢小冷

好久没发第五了
改版后的鹿头真的恶心,强行把我打出逆转未来(╥﹏╥)

好久没发第五了
改版后的鹿头真的恶心,强行把我打出逆转未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