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鹿晗

224.2万浏览    73211参与
注册只为吴世勋

鹿先生的超清iPads 壁纸✅

鹿先生的超清iPads 壁纸✅

月影星皓空

Chapter two 和解

  另一个平行时空里的故事,请勿上升现实!请勿上升现实!

[图片]


  鹿晗虽然因为17年官宣恋情掉了不少粉,但他毕竟还是顶级流量,他过生日,排面不会小。从白天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送上了祝福。他一发微博就有很多粉丝前去留言,当然还有他的好兄弟和朋友们。


  邓超:儿子,生日快乐啊!又长大了一岁。这是刚在洱海边写了首歌?😉


  angelababy:小鹿还挺诗情画意的嘛,生日快乐呀,要天天开心哦😊


  陈赫:小鹿生日快乐!这是去了当年我们录跑男的地方了吗?满满回忆...


  另一个平行时空里的故事,请勿上升现实!请勿上升现实!


  鹿晗虽然因为17年官宣恋情掉了不少粉,但他毕竟还是顶级流量,他过生日,排面不会小。从白天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送上了祝福。他一发微博就有很多粉丝前去留言,当然还有他的好兄弟和朋友们。


  邓超:儿子,生日快乐啊!又长大了一岁。这是刚在洱海边写了首歌?😉


  angelababy:小鹿还挺诗情画意的嘛,生日快乐呀,要天天开心哦😊


  陈赫:小鹿生日快乐!这是去了当年我们录跑男的地方了吗?满满回忆


  郑恺:小鹿生日快乐!我们的傻狍子今年生日愿望是什么呢?


  王祖藍:生日快乐,小鹿。we are family!


  李晨:小鹿最近还有健身吗?下次见面跟你掰手腕💪希望你幸福快乐,happy birthday


  粉丝们:哥哥生日快乐呀!!!期待鹿哥的新作品!我们会一直支持你的!


  陆地夫妇的CP粉们:这不是当年录跑男的时候xjf给xjj化妆的地方嘛。我嗑的CP要he了吗?be快5年了,有些激动了。

  …

  …

  …

  鹿晗翻着评论,看见自己和热巴的CP粉们复苏了。


  终见陆地:小鹿是傍晚六点零三发的,附加了8张照片,而且有一张图是当年他给热巴化妆的地方,还有2张是热巴参加的那一季第4期里,鹿晗穿情侣装的照片。大理风花雪月的旅行!难道我意难平5年的cp现在要he了吗???


  鹿晗笑了笑,切了小号“Land”给这条评论点了个赞。然后再切回大号在自己的动态下评论。


  M鹿M:是刚写完一封信,谢谢大家的祝福,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5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总感觉一切都还在昨天。


  网友们都疯了,这是什么情况?鹿晗这是分手了还是怎么了?突然发5年前他和迪丽热巴一起去过的地方。是我太敏感了吗?或者是他只是怀念跑男?信?写给谁的?


  鹿晗上了微信给关晓彤打了语音通话。


  “可以发微博说分手的事了吗?一直骗下去不累吗?晓彤。我们去找更好的另一个,好吗?就当作我生日愿望,好不好?你清楚的,我们都是为了一己私利才在一起的,我们试了两年,事实证明我们不合适,不要再在一起互相欺骗了,好吗?我累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过了快半分钟。


  “好,鹿晗。希望我们都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生日快乐!”


  他们俩都释怀了,分手了两年,都放下了。新的生活永远等着他们呢。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不是吗?


  关晓彤:@M鹿M  生日快乐!希望未来你可以过得更好。感恩过去所有,遇见你很开心。当时在一起是签了情侣合同的,我们现在是和平分手,2020年就已经结束了感情,很抱歉现在才告诉大家,希望大家能理智对待,感谢!


  鹿晗看到后松了口气,马上就开始编辑文案。


  M鹿M:@关晓彤  也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他。感恩过去所有,遇见你很开心。很抱歉,现在才和大家说清此事,确实是17年签了合同的,望大家理智对待。对于五年前,我在此对热巴说声对不起。你从来都不是我的挡刀朋友!迟来的道歉,希望你能接受。

  很感谢一直支持我的粉丝们,希望你们可以明辨是非,不要被带节奏。我很好,也真心希望你们可以对我的朋友们善良,我不想因为我而让我所在乎的人受伤。如果有人不喜欢这样的我,没关系,感恩过去你们对我的所有支持,遇见你们也很开心。


  网友们一个个都蒙圈了,CP粉们各有各的心思。


  一路同行的粉丝们鸦雀无声,正主都发话了,她们能怎么办?


  陆地夫妇的粉丝们都泪目了,原来鹿晗和关晓彤当年是签了合同的,他们是假的,其实是合约情侣。我的意难平终于平了一半,五年啊,五年,我都快等不下去了。


  另一边,鹿晗、迪丽热巴、关晓彤的粉丝们都在自我反思,特别是2017年她们干过的那些事。她们很多人好像是不管对错,一直维护着自己的偶像,却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网暴,脱粉,辱骂… 这一切带给别人的又会是什么呢,粉丝应该是理智的,而不是一味地做键盘侠。


  微博吋隔五年再次瘫痪,特别是鹿晗的粉丝量一直在上升,迪丽热巴关晓彤的粉丝量也有所上涨。


  大家都去另两个人的微博下道歉。一时间,一股清流,岁月静好。


  热巴也在刷微博,她也震惊了。和经纪人商量之后,她也发了条动态。


  Dear 迪丽热巴:@M鹿M  鹿晗,生日快乐!感谢你为我发声。误会解开就好了啦,大家也好好生活吧。希望你能事事顺心,天天开心!顶峰相见吧。


  全网再次震惊,当年都发生了什么?

长耳先生

上京爱情故事‖S1C6

*前文剧情指路橙光同名作品《上京爱情故事》

*由本章开始延续橙光版结尾故事线

*略极端,纯属胡写,禁止抄袭融梗


//Chapter.06

苦旅之人


      “接下来将由我来宣布,本校第43届歌唱比赛的获奖名单,第一名是——”

       “7号,鹿晗!恭喜你!”


      一瞬间,莫大的轰鸣声向他涌来,如海啸突发的浪潮,旗鼓相当地席卷每一片静寂的空气。...


*前文剧情指路橙光同名作品《上京爱情故事》

*由本章开始延续橙光版结尾故事线

*略极端,纯属胡写,禁止抄袭融梗





//Chapter.06

苦旅之人



      “接下来将由我来宣布,本校第43届歌唱比赛的获奖名单,第一名是——”

       “7号,鹿晗!恭喜你!”


      一瞬间,莫大的轰鸣声向他涌来,如海啸突发的浪潮,旗鼓相当地席卷每一片静寂的空气。

      他缓缓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周围是掌声,是欢呼,连他自己都不知为何。


      他刚刚唱了什么?


      他唱了吗?


      哦,他唱了。


      文彦狠狠将这个居然还在云里雾里待在台下当看客的笨蛋推了一把,鹿晗踉跄几步,略显狼狈地上了台。

      灯光明晃晃地划过他的脸,刺得他一时没能睁开双眼,分明刚才上台唱歌的时候,他还没这么不自然过。

      主持人是年段主任。他认识,政治组的组长,正带着微笑面对他。

      “恭喜你,鹿晗同学,今天你的表现很出色。”



      主任把一束捧花递给他,又蓝又红又绿的死亡配色,一看就是教务处老一辈的古老爱好。

      还有那赫然闪着灿灿金光的奖杯,上面刻有他鹿晗的姓名。

      他受恐若惊地接过,接过稍稍有些沉重的荣誉,稀里糊涂地顺着主任的示意。

      他面向台下所有人,乌泱泱一大片。

      轰鸣声还在继续,海啸没有停止。

      他看到了文彦。那个毛头小子,口型好像在喊bravo,不知是不是在他老爹彩票店里看足球联赛里学来的。

      但没有她。


      他起初想,宫珉本就生性内向,她很少会去人多的地方,何况,她自己也有演讲比赛,哪有时间顾得去看他一场?

      可仔细琢磨,又总觉得怪,他们的比赛时间并不同时,宫珉又排在前列。

      若当真有心,只需下场之后,动作麻利些……


      会不会是她来了,只是他自己刚好没看见她?

      鹿晗很快就将这个荒诞的想法甩在脑后。

      宫珉漂亮成那样,他怎么可能找不出来?

      只是……

      “可以开始说获奖感言了,鹿晗同学。”

      “……”

      “鹿晗同学?”

      “……啊,好的。”





      “看样子,多半是好不了。”


      “啊?”

      少女一听这话,先是明显震惊片刻,貌似花了大力气将那几个字消化完毕,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刹那间红了起来,可怜巴巴的漫上泪光。

      “那……主英——她怎么办?她还能继续唱歌吗?”

      医生遗憾地摇了摇头。

      她把头低的越来越下,很努力地在憋住眼泪,一张小脸,腮间红通通的。

      “怎么会这样……主英她……”

      “医生,还有办法吗?她可不能一辈子都唱不了歌呀——那是她的梦想!”


      “小姑娘,我们也很遗憾,但是病人的情况……”

       医生不好解释,他只能跳过一些光是听来就骇人不止的专业术语,勉强告知她现实。

      声带受损严重,肯定不好恢复,别说是唱歌了,还能说话都算不错。

      人刚一送进来,出血量大的惊人。

      也不知道最近的女孩子们都乱吃什么东西……医生暗暗腹诽,再度瞥向眼前的少女,她还忍着不哭,那容貌本就出挑,更显怜人。

      这么要好的朋友呀,实在是难得一见。医生忙在身上摸了半天,没找到纸巾,只得向身旁的护士要。

      “好了,你别担心了,万事皆有不幸——”

      “想想好事吧,至少你朋友保住了命,好在洗胃及时,要是再晚一步,可就连人都没咯。”



      宫珉从医生那里离开,她很快就回到门口。

      那里坐着的人是郑主英的母亲,她收到了宫珉打来的电话,那时还在洗碗,听到女儿竟躺在手术室里,顿时间慌得一家人匆匆赶来。

      孩子她爸先去结算医药费。妇人失魂落魄,她已然年迈,肤色很暗。

      脸上哭没哭过,很容易看出来。

      “阿姨——”


      她看到宫珉来了,从椅子上坐起。

      “怎么样了?主英还好吗?”

      “主英……”

      宫珉脸色很难看,她早就猜到了,高中生的年纪,很难伪装什么好或不好。

      光是看这孩子的表情——

      妇人痛苦地捂住脸,刚干涸的泪水又重新流淌在干裂的河道上。

      呜咽声响彻整间看不清末头的走廊。

      空气弥漫着死亡般的阴森。




      “郑主英出事了?”

      歌唱比赛结束,鹿晗不打算离场。

      1号选手已经被送去医院,手术成功,没有闹出人命,学校终于松了口气。

      文彦前去打听,再把消息转告给他,这名字普通极了,他却条件反射般的想到某个人。

      他转去演讲比赛的现场,问仍在打扫整理的学生会。

      果然,宫珉没有悬念地拿到了第一名,她刚一下台,就听到消息,赶去了医院。


      鹿晗不认识郑主英。

      他知道她,不过是介于宫珉的关系,再退一步,他实际不喜欢她。

      这女生可是偷拍宫珉的罪犯,她帮了筱郎,替他犯罪,纵然是被骗的痴线……

      怎么说,宫珉也不少担待她,筱郎的意味这般明显,竟还能当真?


      无论如何,人既然受了伤,出于人道主义,他还是想告诉筱郎。

      却不知对方同样是个烂人。这种事,他居然又忘记了。

      筱郎没多大反应,语气也透露着轻松,“我知道啊。我只听说她喝了什么吧,状态不好,退了赛,真够丢人现眼的。”

      “她这不就和那些,偷溜进考场作弊的人一样么?动些小心思,真以为自己不会被发现!真蠢!”

      “但凡小心些,也不会闹得人尽皆知!害的我都抬不起头!”

      鹿晗的表情几乎是肉眼般的逐渐僵硬,“你在说什么?”

      “喂,她可是当众吐的血,现在还躺医院里抢救,你——你不去去看看她吗?”

      “她有的是人看着呢!”


      筱郎嘴里叼着根廉价烟,眼睛只顾盯着烟头,那儿烧着呛人的烟草,白雾层层叠叠地旋转着,浮现在上空。

      “你看,你们都看到了,都知道她喝了药,偏偏轮到她还出这么大的丑,这下可好!”

      “她想靠这个在学校里‘出风头’,那她做到了!不过,我可不想跟她一起挂上名头,保证有人骂她药女,脏我名声!”

      “哎,你说那个药,若是送去医院鉴定,如何?要是被查出来是什么……”

      “你怎么能这么说!”


      他腾然暴怒起来,像一颗盛春时期爆裂外壳钻出的苗芽,噌噌地向外生长。

      “她可是你的女朋友!”

      筱郎皱着眉头,看他的眼神浑然如同在看个疯子,“现在不是了,行吧?你乐意了吧?”

      “什么时候的事?”

      “现在。我单方面的,懒得再泡她,管她乐不乐意。”

      “你这禽兽——”

      鹿晗火大的要命,正欲直接顺应那股愤怒,朝筱郎挥拳上去。

       才从公共厕所回来的文彦恰好出现,倒吸一口凉气,想都没想就冲上去,连忙将他拉住。

      “喂!到此为止吧!”


      “凭什么!”

       他蓦地大喊道,“你利用别人的喜欢,让她去拍她朋友的照片,拿来当做你消遣寻乐的工具,甚至不惜毁掉两个毫无罪过的普通女孩!”

      “如今你说什么?得了好处,就想甩手不认人?”

      他说的很大声,周围的人都听得见。

      文彦大惊,其一是鹿晗口中所说的那些奇怪的话,其二是越来越多的人听到风闻,不断地往这里涌来。

      救命,他可不想被这么多人看着。


      文彦吸了一口气,拉拉鹿晗的袖子,“喂,走吧——”

      后者却反手甩开了他,“要走你自个儿回去!”

      筱郎终于蹙些眉头,慢慢开始愠怒:“喂,你到底干嘛?该不会你看上那个白菜妞,跟我吵什么?”

      “那是你的问题!”

      “老子可没犯什么错!”

      再而话落,却是一场暴动。


      有人按耐不住情绪,遇事,他们还是不冷静的少年。

      他们动了手。

      有人摔碎了镜子。

      有人试图阻止。

      混乱不堪。

      ……




      “怎么样?”

      “非常顺利,你做的很好。”

      “那就行。”

      吴世勋对着听筒,右手拇指摸索着外壳的漆红色塑料,眼神阴霾,不知想些什么。

      他没说话,对方也没有回复。

      两人之间保持了一段时间的静默。

      他问,“你人在哪?”

      “医院。”

      “要待多久?”

      “我不回来。”

      “今天么?”

      “嗯,估计这段时间,我要经常到他们家里去,鹿晗那边,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你能自圆其说最好。”


      吴世勋偏了偏头,透过电话亭外层灰蒙蒙的、指不准护工偷懒没擦的一层窗玻璃,瞄了外面拔地而起的彩色大厦一眼。

      临近楼顶的空处,是一块不大的LED显示屏幕,显示着这个时间点的罗马数字。

      仕艺郎家是上京区几年前落脚此处的艺术集团,打着势必带领本土商业碾压上野郡的辉煌名号,却连连未曾听到有关这类的风声。

      资本家总是爱说大话,上京区的居民们都是这么想。但作为这片半城市半农村的地方来看,有这么高一栋楼房的公司,远远的看,外表竟会自己发光,无论看过多少次,都足够令他们新奇不已。

      据说科技革命的时代即将到来。他想,再过几年,不知这家企业是否还能像如今这样,在夜晚里毫不顾虑地利用巨大的电量,事后仍能轻轻松松地支付高额的电费了。


      如今,是九点四十分。


      收回视线,吴世勋伸出指尖,他轻敲了敲听筒里凹槽的铁丝网,发出摩擦的声响:“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打算到此为止,毕竟,这还只是开始。”

      “我需要做什么?”

      “你装扮成‘那个人’,去上京区所有的彩票店,想办法收集店家还未销毁干净的废弃票券,垃圾车早上七点开始全城环绕,每天只工作一次。”

      “至少在天亮之前,不能被人发现。”

      “东西呢?”

      “就在你房间。床头柜的第二个柜子,有手套放在眼药水盒底下,麻袋和假发在被套里。”

      “好。那么,你答应我的承诺,何时能够兑现。”


      那人的呼吸很平缓,一点儿也听不出急促的意思,只是有些哑,应该有哭过。

      “台灯罩的隔层,我把证件放在那里。”

      他再也控制不住,惊讶不已,“你真的帮我办到了?”

      “那不是多麻烦的事情,上京区可不是什么大城市,这里的治安还没那么严,否则,怎么会有你这个——跨国偷渡者闯进来呢?”

      “我早说过,只要不与我作对,没人会倒霉。”

      “你说得对,不过,你年纪可是比我还小,”他缓了缓,又道,“……我能知道,这本证件从何而来的吗?”

      “……”

      那人竟难得的没有迅速回复他,吴世勋很有耐心,他知道这是对方在思考是否告知他真相。

      这取决于他们之间能否持续这段共利的关系。

      不过对方很快又开口了:



      “你有个新身份,就你所言,我的确没有那个能力,让你以自己的名义生活在这里。”

      “出自这点,没能完全让你如愿,我很抱歉。”

      “没关心。”他淡淡地说,“从我提出这个要求,我就没想过你会真的帮我。”

      “它唯一的缺陷只有使用的范围受到限制,我的意思是,你最好不要在上京区这里将它暴露出来。”

      他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困惑顿时豁然开朗:“你给了我别人的证件。”

      “反正等高考结束,我永远不会回到上京区。”

      “所以,是谁的?”

      “我哥哥,北一宫光。”


      ……





      [未完待续]

头要秃啦~

颜值GET√—鹿晗


图源:vb见水印

颜值GET√—鹿晗








图源:vb见水印

白猫少卿

美人如花隔云端……

华姿皎如雪,含情对明月。

美人如花隔云端……

华姿皎如雪,含情对明月。

白猫少卿

super idol的笑容就是最甜的

ヾ(❀╹◡╹)ノ゙❀~

super idol的笑容就是最甜的

ヾ(❀╹◡╹)ノ゙❀~

白猫少卿

✨super idol

「去做光芒万丈 不枉众生喜欢」

——张嘉佳赠鹿晗                                        

✨super idol

「去做光芒万丈 不枉众生喜欢」

——张嘉佳赠鹿晗                                        

白猫少卿

你应该是一场梦,我应该是一阵风。——《你和我》顾城

你应该是一场梦,我应该是一阵风。——《你和我》顾城

生吞大象的蛇

这样的男生32岁?

你骗我玩呢?

这明明就是帅气可爱小男生啊!!!

这样的男生32岁?

你骗我玩呢?

这明明就是帅气可爱小男生啊!!!

西白长湖(终极笔记远离我之别看置顶)
逛个热搜被鹿晗帅着了,对不起啊...

逛个热搜被鹿晗帅着了,对不起啊,我必须承认我以前对你有偏见😥

逛个热搜被鹿晗帅着了,对不起啊,我必须承认我以前对你有偏见😥

yer

“我再次启航~”

《勋章》来啦( *ˊᵕˋ)✩︎‧₊


晕乎乎的一周+舒服服的大休 get~(⑅˃◡˂⑅)

《勋章》来啦( *ˊᵕˋ)✩︎‧₊


晕乎乎的一周+舒服服的大休 get~(⑅˃◡˂⑅)

温络

丧尸潮来的很快,喻念扯着鹿晗的手将他带在身边,掌心升腾起炽热的火焰在丧尸群中划分出一个绝对安全的领域。


喻念眼底带着些厌恶:这些活死人就是所谓的丧尸?


朴灿烈悠哉悠哉的点了点头,顺手还能把想要偷袭的丧尸烧成灰烬。


赤色火焰猛的升起幻化成拥有独立形状的生物,挥动着双翼向着尸群冲去。


而鹿晗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丝毫不收影响,哪怕曾经他也是那群怪物中的一员,甚至还悄无声息的挑起几缕精神力压制住还有反抗能力的丧尸。


朴灿烈看着鹿晗的小动作,挑了挑眉,笑容隐约带了两分不屑,掌心张开,原本围绕在喻念身边的火焰瞬间壮大了几倍,不断的伸出火舌吞噬者一切能够被吞噬的燃料。......


丧尸潮来的很快,喻念扯着鹿晗的手将他带在身边,掌心升腾起炽热的火焰在丧尸群中划分出一个绝对安全的领域。


喻念眼底带着些厌恶:这些活死人就是所谓的丧尸?


朴灿烈悠哉悠哉的点了点头,顺手还能把想要偷袭的丧尸烧成灰烬。


赤色火焰猛的升起幻化成拥有独立形状的生物,挥动着双翼向着尸群冲去。


而鹿晗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丝毫不收影响,哪怕曾经他也是那群怪物中的一员,甚至还悄无声息的挑起几缕精神力压制住还有反抗能力的丧尸。


朴灿烈看着鹿晗的小动作,挑了挑眉,笑容隐约带了两分不屑,掌心张开,原本围绕在喻念身边的火焰瞬间壮大了几倍,不断的伸出火舌吞噬者一切能够被吞噬的燃料。


丧尸源源不断的扑过来,火焰燃烧的愈发旺盛,喻念站在原地伸手遮掩住口鼻,这股刺鼻的味道直冲天灵盖,火焰再度暴涨,带起微弱的气流,驱散了些许刺鼻的腐肉味。


喻念的脚踩在被碳化的丧尸尸体上,嫌弃至极的表情明显的不得了:人祸?


朴灿烈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连身完整的皮囊都没有。


喻念伸手扇了扇,差点被这股浓烈的恶臭当场熏吐:这么恶心的东西,也亏得那些人的低级审美,简直和被镇压在地狱的那些恶鬼有的一拼。


默默承受来自喻念吐槽的朴灿烈摊了摊手,眼神带了些许的宠溺:“是是是,麻烦救世主大人净化这个世界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制造出这种东西,别让我抓到他。”


喻念翻了个白眼,顺手将鹿晗换了只手牵着,擦了擦另外一只手掌心的汗。


鹿晗就这么乖乖的任由喻念将他扯来扯去,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他看着喻念的眼,作不谙世事的孩童模样,心里想着的,却是埋葬在记忆深处的不堪画面。


四处堆积的尸体,到处都是游荡的腐尸,在嘶吼中,他踩断了那人的手腕。


身上纯白的实验服早就染透了血,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位自己名义上的父亲,然后,脸上扬起轻柔的笑,温润如同美玉:“你不该这么做。


男人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打击的体无完肤,捧着自己的手腕声嘶力竭的向外爬去。


他叹了口气,弯下腰拖着面如死灰的男人,关进了满是丧尸的玻璃门里。


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撕扯分食,然后身上的皮肤逐渐浮出青紫色的瘢痕,沦为丧尸的同类。


他启动了自毁程序,赶在爆炸之前,走出了那间他数十年都未曾走出的实验室。


那由爆炸组成的盛大烟花,是他见过最美的风景。


多年来的实验早就掏空了他的身体,就算源源不断的药水输送进身体,也只不过是拖着他在死亡线上挣扎后退。


他曾无比清晰的感受着异化的过程,在那冰冷的容器中,他一次次将手伸向那些实验人员试图呼救,可这一切都是徒劳而已,他的一切变化都会被记录成为冰冷的数据。


他是丧尸病毒的第一任实验对象——07号。


在他前边的那些“实验小白鼠”早就死在了实验台上,只有他,咬着牙在如同地狱一般的实验室里挺火一轮又一轮的实验。


鹿晗记得很清楚,他逃出那个实验室时,是个艳阳天。


刺眼的阳光不同于实验室的白炽灯,几乎让他睁不开眼睛。


他伸出手试图拥抱那份他渴望了十几年的温暖,可不知道为什么,本应该感受到温暖的光,落在他身上时,他只觉得透骨的冷。


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游荡着,鹿晗看尽了人性的黑暗。


或许也曾有些许人依旧维持着善良的本性,可最后的结局都惨不忍睹。


鹿晗低着头,脑海中浮现出的那个名叫边伯贤的脸,那个曾经差点要了他的命的人。


他能感觉的到在他们之间有过一段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亲昵时光,也知晓吴世勋心底就算因为世界重塑记忆被抹去也无法掩盖的病态执念。


他的表情依旧无害,哪怕是将原本正向着喻念方向靠近来的异能者重新引向尸群,那双漆黑的眼底酝酿着几进病态的情绪。


谁都别想来打扰他和姐姐。


喻念突然皱了皱眉头,看向天空中突然落下的片片晶莹的雪花。


“下雪了?”


朴灿烈的表情有些凝重,眼中蓝光一闪,表情有着些许的奇怪,像是对故友的回忆:“是冰系异能者,能影响天气,看来是A级以上的冰系异能者。



“……”喻念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你觉得我一个人完成任务的概率有多少?


朴灿烈一听,乐了:“基本为0,我亲爱的宿主。”


早知道刚刚就应该跟着吴世勋去他们的基地,然后把他们基地长揍一顿。


这个想法刚一浮现,她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个傻大个给传染了。


……虽然但是,确实暴力能解决很多问题就是了。


喻念虚空一抓,原本盘旋在她身边的鸟形生物瞬间溃散,直接将周围上百只丧尸碳化,暴力输出杀出了一条路,向着朴灿烈所指明的方向走去。


伴随着距离的缩短,原本被丧尸围堵的四人小队也逐渐出现在了喻念的眼前。


两男两女,看起来似乎是两对情侣。


朴灿烈的声音随后在耳边响起:“SS级雷系异能者金珉锡,原男主,特殊异能者李智恩,原世界女主,能够强化一切异能方面的输出。以及……D区副官许意暖,S级冰系异能者,S级木系异能者张艺兴。”


喻念挑了挑眉:我喜欢那个副官,她看上去很对我的胃口。


第五十一章(完)

音乐Fans小琼
明星早期的广告有多魔性?妥妥“黑历史”,伍佰:他们给的太多了
明星早期的广告有多魔性?妥妥“黑历史”,伍佰:他们给的太多了
池野Tsuki

十七日尾,灯火万家长不灭。想你是三分泉水七分月,把青山浩渺看遍,你独天下奇绝

自修图

抱图dd

🚫zsx🚫rjz

十七日尾,灯火万家长不灭。想你是三分泉水七分月,把青山浩渺看遍,你独天下奇绝

自修图

抱图dd

🚫zsx🚫rjz

白猫少卿

绯红月光照亮了玫瑰,清晨的小鹿迷失在森林。“夕阳沉没后,思念不眠不休。”

绯红月光照亮了玫瑰,清晨的小鹿迷失在森林。“夕阳沉没后,思念不眠不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