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鹿野修哉

22038浏览    702参与
琳·dawn

2016和2020

救命16年我画了个什么鬼💦💦💦💦

2016和2020

救命16年我画了个什么鬼💦💦💦💦

三天之内祝福你

【kanokido】《drunk》后续 成年线

凌晨六点,最先醒来的是木户,她看着陌生的墙壁和赤裸着的自己,下意识惊起,把身边还在熟睡的鹿野一下子挤到了地上。

鹿野吓了一跳,然后两人一个在床上,一个人在地上,面面相觑了有数秒,各自理清了思路,然后没有质问,也没有尖叫,毕竟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种事又都是两厢情愿,虽然有些尴尬,但是都是熟知发小,所以情况都还在两人的掌控范围内。

“我送你回去吧,”鹿野首先打破了沉默,“我这里没有淋浴间……你应该挺不舒服的吧……嗯……”

“嗯……好……”

然后就是稀碎的布料摩擦的声音。

两人的家离酒吧都不远,只不过方向相反,木户忙于工作不怎么来鹿野的酒吧,鹿野也觉得这一块虽然管辖到位,但是毕竟晚上确...

凌晨六点,最先醒来的是木户,她看着陌生的墙壁和赤裸着的自己,下意识惊起,把身边还在熟睡的鹿野一下子挤到了地上。

鹿野吓了一跳,然后两人一个在床上,一个人在地上,面面相觑了有数秒,各自理清了思路,然后没有质问,也没有尖叫,毕竟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种事又都是两厢情愿,虽然有些尴尬,但是都是熟知发小,所以情况都还在两人的掌控范围内。

“我送你回去吧,”鹿野首先打破了沉默,“我这里没有淋浴间……你应该挺不舒服的吧……嗯……”

“嗯……好……”

然后就是稀碎的布料摩擦的声音。

两人的家离酒吧都不远,只不过方向相反,木户忙于工作不怎么来鹿野的酒吧,鹿野也觉得这一块虽然管辖到位,但是毕竟晚上确实不太安全,也不怎么邀请木户来,虽然偶尔还是会碰个面吃个饭,两个人也都去过对方家里坐过客,但也基本上是团体活动了,两人独处的时间甚至比少年时还少不少。

鹿野有备摩托车方便上下班,木户倚在车旁,看着鹿野已经换掉工作服套上了机车便装,熟练的锁完酒吧的门,开启机车马达,然后把头盔套在自己头上调整了一番,再扶着自己上车,随后跨骑上车,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如果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看到这种帅哥做这套动作,肯定会为此倾倒吧。但毕竟现在的这俩人是连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了。

“你坐稳了昂,记得抱紧我。”鹿野自己也套上头盔,木户透过头盔,看到了他还没盖上防风镜的眼中尽是笑意。

“走咯~”

深冬的早上,太阳还没升起。就算是被包裹严实的自己面对这寒风还是不禁有些打颤,悄悄的搂紧了鹿野的腰。

鹿野察觉到了这个小动作,内心计划通,但确实也不舍得,放慢了不少速度。

好在周六的圣诞节,人们经过一晚上的欢愉,早上的街道上遇不到什么人,一路畅行无阻,倒也是很快的到了目的地。

鹿野跟着木户进了她的公寓,一起上楼,一路无言。

等到她开门邀请他进门的时候,他才惊讶了一下屋里无比清冷的环境——没什么摆设,都是必用品,一丝烟火味都没有的房间。

“我先去洗了,你自便。”

“啊?啊!好……”倒也是放心我啊……目送着木户拿着衣物进了卫生间,鹿野有点郁闷。

然后自己倒也是不拘束,打开冰箱门,想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垫肚子。但冰箱里面也是寥寥无几的几件调味品和营养代餐果冻,更多的还是五花八门的调味酒被随意的码在一起。

“呃……这平时都是吃的什么啊。”鹿野有点无名火起,咂嘴着关了冰箱门,然后稍稍的离开了这间房间。

另一边木户撑着洗手台,盯着镜中的自己,然后慢慢萎下去,抱着头“呃啊……我居然和他睡了……”

然后打开莲蓬头,想洗去一晚的风尘。

木户对于鹿野其实也一直是暧昧不清的情绪,她虽然会有习惯性的去照顾别人(包括鹿野),但是她还是很不擅长应对鹿野这种油腔滑调的类型,以及异性之间的肢体接触。

年少时期还好,性别观念不怎么强烈,更何况她一直和其他两个男生同吃同住,两性的界限就更为模糊了。

他们从相遇在孤儿院再到被楯山家收养,一直维持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关系,虽然比起憨厚的濑户,鹿野的鬼点子更适合自己有点野的脾性,但是那时对失去一切的自己来说,他们都是自己的全部。

而到了目隐团成立,成熟,几人也步入青春期,俩男孩也在某些方面似有似无的避开礼让她和mary,她才觉得几人之间的关系有些细微的变化。

但是随着成员的增加,她能分在两个青梅竹马的心也不如以前了,只不过她能够察觉到,鹿野有事在瞒着自己,瞒着大家,他在独自一人承担着什么。

可是自己每一次的质问,都被他巧妙的避开,很显然那是他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次数多了,她也就不过问了。

她能做的,也只是在他夜归的时候,等着他给他留盏灯,然后装作生气的恼他几句,但是看到他时常疲惫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虽然担心,但也却无可奈何。

为什么要强求他把一切都告诉自己呢,自己又对他而言又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

啊,虽然现在脖颈和锁骨的吻痕很难证明这个说法了。

冲洗完的木户吹干头发心烦意乱的从卫生间出来,发现鹿野已经离开了。

“走这么快的么,”不知道是烦躁还是失落,木户觉得胸口更闷了,“都不知道打声招呼。”

然后打开冰箱掏出一袋果冻和一听啤酒,丢在矮脚茶几上,正准备开封的时候,门铃响了。

木户从猫眼里确认了来客,心里的闷气突然舒展了好多。

“怎么?忘了东西?”

“没有,”鹿野看上去有点喘,“给你带了早饭,对面便利店带的,不知道你口味有没有变。”

热乎乎的肉包和牛奶放在茶几上。

“我说kido啊,你平时都吃的什么啊?”

鹿野撑着脑袋带着点强硬的语气询问道。

“呃……”刚咬了口包子的木户差点噎到,显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着手这个问题,“就……便利店买现成的吧……”其实有时候加班到便利店都清空了,自己又累得要死,只想睡觉,索性就有一顿没一顿,吃饭都靠缘分。

“没有时间吃饭,却有时间喝酒么?”鹿野有点恼了,他一直觉得木户是个自理能力很强的女性,所以一直克制着自己想见她的心情,谁知道她现在把自己折腾到这种地步。

木户胸口又被闷住了,只不过这次她没有忍下去“我有什么办法?我每天加班到很晚,做这行的都是007的时间线,我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充裕,我也想好好生活而不是为了生存每天焦头烂额啊!?”木户越说越委屈,“我一个人,我只有一个人,可是我现在连我一个人的事都兼顾不好,你以为我想吗?”声线带了些颤抖,“我和其他人比起来……真的是太无用了……”她把脸埋在蜷着的腿上,虽然并没有哭,但是她真的很难受,以往无处可说的压力一下子全部被鹿野的质问戳爆,所有的情绪都迸发开来。

鹿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言重了,他小心翼翼地爬过去,戳了戳木户的耳垂,“对不起……是我不了解现在的你有多么辛苦……”低声下气的想要寻求谅解,“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答应我……”鹿野的声音越来越小。

“嗯?”木户吸了吸鼻子,刚刚发泄了一通,心情舒畅了不少,她抬起头来想听清对方说的话语。

“就是……我想要更加了解现在的木户……就我……能不能……来照顾你……”鹿野蹲在她的面前,感觉自己的脸可能会比昨晚木户醉酒时的脸还要红。他虽然鼓起勇气说了这句话,但其实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她会答应,而这一步如果他走错了,两人的关系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他更加不得而知了,所以他很紧张也更害怕,害怕他从此被自己所一直挂念的人拒之门外。

木户也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鹿野——赤红着脸,垂拉着脑袋,像是一只露出飞机耳的猫咪。这种景象对木户来说有点过于新奇,但她还是有些气在头上,所以有点刁难意味的问道“你这是想对昨晚负责么?”

鹿野不敢看木户的脸,自然也不知道她现在正一副戏谑的表情看着自己“啊?不是没有!不对不对也不是,”这回答实在是出乎自己的预料,“我想要的是……负责木户的一辈子!”索性自己就豁出去啦。

看着他手忙脚乱得样子,她不禁暗笑出声,“好啊,”鹿野听到回答,看到木户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耳垂也微微泛红,不知道是不是刚洗完澡的缘故,“但是我会很难搞的哦?”

鹿野还没等她说完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拥住了对面的人,木户的微微湿润的发梢,洗发水的香味冲入他的鼻腔。

“没关系的,都没关系哦。因为kido永远都是kido嘛”

木户揉了揉肩膀上的脑袋,突然感觉一阵轻松。就像常年漂泊的船只,经历了黑夜中的暗漩,冬夜里的礁石,暴风雨里的海浪,已经疲于面对这些的自己正准备放弃堕入黑暗时,却看到了彼岸的那一丝光亮,那是近在眼前的灯塔,她终于在太阳从海平面升起的第一刻,找到了那个能够永远接纳自己的港湾。


圣诞节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进来,撒在茶几上,榻榻米上,相拥着的两人的身上,而这个常年冰冷的房间里也开始逐渐升温。



【同居半年后两人就结婚了(毕竟以前也一直在同居嘛,老夫老妻走个流程罢了)】


后记碎碎叨叨:我居然写了近万字orzzz,一个懒逼+设计狗真的好难,我基本上都没怎么看过肉文,所以开车部分,大家看完一笑了之就行。

觉得木户会孤独也是取决于官方的一些言谈?毕竟她的性子如果做了社畜好像确实挺累的(社畜本来就累啊!)

感觉kanokido两人的关系在这篇之前应该像那种,虽然可以很久不联系,但是一旦有事情会随叫随到,是很令人安心放心的朋友?但就是因为在一起太久了,两个人都有依赖性了,所以也更怕失去对方这样子。

这也是为什么鹿野不打扰木户的私人生活。他怕木户万一真的遇到比自己更好,她喜欢的人,自己的存在会干扰她的抉择,让她为难,这是他不想看到的,自己克制着不去叨扰她?

与其以后只能尴尬的做路人,还不如当一辈子朋友。(好想急死你)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两个人在一起以后谁都可以是强硬的一方?这点就很香(大拇指)

关于两人doi之后第二天早上立马接受现状,一是两人潜意识里都有这种准备?而且两人虽然处于醉酒状态,但都还是有意识的,所以都差不多少半推半就?

啊反正有人能看完,我真的哐哐磕头感谢了。

我真的是叙事和抒情之类的文字都好久没写的人,居然一下子写了这样的一个小长篇,我自己也没有料到呜呜呜呜,果然是因为他们俩太真了。

总之谢谢观看!!!

鹿野氏修修也
後續處理…… 「對不起,我只是...

後續處理……

「對不起,我只是……」

「沒事啦,沒關係,第一次嘗試總會失敗嘛。」

--

kano就女子力100;;

讓自己受挫##

可是還是喜歡;(

後續處理……

「對不起,我只是……」

「沒事啦,沒關係,第一次嘗試總會失敗嘛。」

--

kano就女子力100;;

讓自己受挫##

可是還是喜歡;(

三天之内祝福你

【kanokido】《drunk》私设/有车/成年后时间线

私设 调酒师kano和社畜kido 大概是七八年后这种时间线吧。可能会有点私人妄想和ooc,有酒后乱xing(避雷)文内鸡尾酒等专业知识都是百度查的,非专业人士求包涵orz全文大概七八千字,希望真的有人能忍住不呕吐,看完我这种小学生文笔吧。先给看的太太先道歉了。

上个月割腿肉写的,为了凑个521的热闹填完了(我cp好real)

※需要看车的加qq,加qq,加qq※高亮

我就是想写给自己爽爽,当然有人能一起爽到最好(草)

开车部分可以加我qq(评论放,或者私信都可以),封号啥的真的给我整怕了,这个已经是新号了。


实际上,真正醉酒的男女双方都不会有哪一方会想有“进...

私设 调酒师kano和社畜kido 大概是七八年后这种时间线吧。可能会有点私人妄想和ooc,有酒后乱xing(避雷)文内鸡尾酒等专业知识都是百度查的,非专业人士求包涵orz全文大概七八千字,希望真的有人能忍住不呕吐,看完我这种小学生文笔吧。先给看的太太先道歉了。

上个月割腿肉写的,为了凑个521的热闹填完了(我cp好real)

※需要看车的加qq,加qq,加qq※高亮

我就是想写给自己爽爽,当然有人能一起爽到最好(草)

开车部分可以加我qq(评论放,或者私信都可以),封号啥的真的给我整怕了,这个已经是新号了。


实际上,真正醉酒的男女双方都不会有哪一方会想有“进一步”的生理行为,而所谓的酒后乱性,不过是黑夜里寂寞的人遇到了同样寂寞的人想要互相慰藉罢了。——引

(题外话:科学事实确实如此,但是断片时候真的不知道什么人会对你做什么,所以请保护好自己,别让渣滓借什么酒后乱xing的借口来侵害你。为了需要,所以美化了这几个字,但是现实生活里不会有的!请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嗷)


——正文

周五的圣诞夜夜晚,街上很多可能是刚从放完一部恋爱影片的电影院里,又可能是在很难预定到的高档餐厅里结束用餐,来到繁华的不夜街上与另一半一起倒计时迎接圣诞然后交换礼物的小情侣。

很少有那么形影相吊,只身一人在这大街上游走的人,因为那些人要么是已有家庭,工作后赶回去与家人一起享用大餐,要么是忙碌了一周的社畜完全不想放弃一丝一毫的休息时间回家倒头大睡,又或者是有着自知之明不想凑这个热闹并且要肝圣诞节出的新活动的阿宅。

所以本身适合一个人前往的静吧,此时也准备提早打烊。

鹿野手里擦拭着最后一个高脚杯,此时木质门上悬挂着的铃铛却不合时宜的随着门的开关摇动起来。

“十分抱歉,我们今天结束营业了呢。”正擦完酒杯的鹿野,立刻摆出职业性的笑容,温柔得体的对来客下达了温和的“逐客令”。

“是么,那我走了。”门前传来清冷的女声,对鹿野而言再熟悉不过,毕竟是从小一起朝朝暮暮相处了十几年的人。

“诶呀,这不是kido么,是稀客呢,快请进,”鹿野走出柜台挽留转身正准备推门而走的短发女性,将她引到最方便自己照顾到客人也方便调酒的那个位置,拿出还有点残温的热毛巾“请用~”

“谢谢。”木户将热毛巾碰了碰脸颊,想将热度带点给被12月的冷风吹的有点泛红的脸颊。

“想喝点什么?”鹿野把酒单摆到桌上,准备进一步推荐适合初学者喝的调制酒。却没想到木户只扫了一眼便开口:“玛格丽特,”把已经有点冷的毛巾折了折放回到托盘里,“现在能做么?”

稍稍惊讶了一下的鹿野随即就把菜单收好,顺手带走了桌上的毛巾。

“当然,kido可是vip,怎么可能让vip的请求落空呢?”

“啧”木户鄙夷的看着对面那个调酒师,对他的油嘴滑舌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不过这位调酒师倒也不介意,立刻开始了制酒工作,说是他乐在其中呢,还是说他已经早就习惯了这种十分柔软的不满。

“诶呀,圣诞夜怎么会想到我这儿来?是寂寞了吗?还是想我了?”

“要不是隔着吧台,我可能会过来踹你。”

开始摇壶的鹿野,笑眯眯的看着木户,似乎很享受对面人带来的白眼。

“诶呀,平时说着工作忙,都不怎么答应我的邀约,好不容易碰上一面还这么恶语相向,我可是会很难过的呢。”鹿野那语气好似真的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不过手里的动作却行云流水:将摇好的酒从壶里倒到刚刚擦拭好的酒杯里,再在杯口抹上海盐,插上柠檬,递给来客。

“请用~我们的大忙人~”

木户明白再怎么争辩,这人也只会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便摆了他一眼不再理会。

毕竟她也不是为了和他斗嘴才来他开的酒吧,她可能只是想找个地方买醉罢了。

因为她实在不想再待在那个冷如冰窖的单身公寓里,独自一人过完这个热闹的节日。

所以自己才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像是被什么指引一样,毫无意识的行为。

鹿野把稍稍多余的酒盛在另一个酒杯里。

“怎么?买一送一?”

“嘛~就算是再高明的调酒师,也要时不时确认一下自己的手艺啊”轻轻抿了一口自己的作品

“所以呢?怎么样?”

鹿野的猫眼笑吟吟的望着木户却不作答,反倒问“你觉得如何?”

“味道还不错,不过我也不是经常喝调制酒,分不出什么品质高低。”

“诶?是吗?”

“你很惊讶?”

“怎么说呢,我是惊讶你这么老练的点酒却说不是很常去酒吧呢,还是惊讶以前那个一到十点就催促我们睡觉,作息生活正经到爆的kido会深更半夜坐在酒吧里喝酒呢?”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深闷了一大口的酒木户低垂着眼看着手里快见底的酒杯,“人是会变的。”

“确实呢,”侧倚着吧台的鹿野伸手把挡住木户侧脸的头发拨到其耳后,“你现在都不中二了,我真有点不适应”

“?我这个岁数还中二那才是不正常吧?”木户不满的喝下最后一口酒,“大家都成长了”

“确实,光阴似箭呢,”顺手撤走了空了的酒杯,“还想喝什么?”

“Tomorrow”

“那酒可是很烈的诶”

“我就是来喝酒的。”

看到木户如此执意,鹿野也没理由拒绝,妥协般的开始新一轮的调酒工作。不过他其实很担心她,她不会没理由的来他这儿买醉,而她又是一个那么会逞强的姑娘,她不会把自己一分一毫的压力和难过透露给你,特别是在文乃过世,木户接手目隐团的一切事物后。

“那为什么想到剪短发呢,”鹿野把各种烈酒熟练的倒进量杯,试探性的开口寻话道。

“因为方便打理”

“欸——以前还在团里的时候看你很爱惜头发的”摇酒壶里被倒进配方里的最后一种酒,“大热天的穿着两件长袖,还得把兜帽带上,那时候你居然也没悟出痱子来,应该也是一种才能了吧”

“……那是因为……那时候的我是团长”木户没像鹿野想的那样回怼他,“我想变得更像姐姐。”

鹿野这时候才意识到木户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自负。

木户的性格虽然不像文乃姐那样开朗大方,有迅速拉近他人关系的才能,可也是极其温柔细腻的人。

即使她一开始对所有东西都不在行,但是也从未表现出任何的懈怠和放弃,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学习接手目隐团的大大小小的琐碎杂事:她会在那时候经费有限的情况下,变着花样做不一样的饭菜,在茉莉不太擅长家务的情况下包揽所有的家事,清洁打扫甚至针线活一样都不落下,每个月的开支收入也算的井井有条。

那时候如果没有木户的话,目隐团可能没多久就垮了吧,鹿野这么想到。

确实,为了支撑起目隐团,木户确实花了不少心思和努力在上面,可在当全体成员从目隐团毕业,各奔东西后,她的那些服务于团员们的技能好像就没什么用武之地了。

本就空荡的酒吧,随着两人的沉思变得无比安静,空气里只有鹿野shake的声响。

木户看着摇酒的鹿野,暗黄色的灯光将他的侧脸渡上一层光,本就圆滑世故的他在如此的熏染下更加成熟稳重,好像与自己记忆里的他相差甚远。

而其他人也一样。

濑户和茉莉同居了,一个做着动物管理员的工作,因为很有亲和力所以深受来访小孩儿的喜爱。茉莉在做图书管理员的同时写了几本口碑还不错的少儿读物——她从以前就很擅长写这种温柔而又梦幻的文字。

如月桃因为摆脱了能力做回了普通人,再开最后一场演唱会时宣布自己从偶像毕业。但是依旧有一些粉丝,在她发布的日常推特下给她点赞,而桃也很积极的与他们互动,被网友评为“最有亲和力的网络红人”,所以粉丝数量还是居高不下。有时候还能从她的照片背景里找到她哥哥伸太郎和她嫂子楯山文乃的身影。

贵音以职业电竞选手出道。遥也开了画室,因为教导方式温柔仔细,很受孩子和孩子家长的青睐。两人空闲的时候会去楯山的科研室打打下手,前不久似乎被路人粉丝传出榎本大神是不是已经有交往对象甚至已经隐婚了的绯闻。但是都被本人气急败坏的否认了,但其实多半也是她心虚了(。)

而雨宫作为dk也为着大学的升学考试而努力,想与日和一起去重点大学。不过两人都很聪明,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木户这么想到,但是自己的生活却平淡无奇到过分,努力找了个设计院的工作,虽然薪资不愁吃穿用度,但是却经常对着建模软件熬夜加班,再加上自己不善言辞,好像也没什么可能升职,虽然她本人不是很care这件事。

而在职场里,男性们都评价木户是冷艳女神,可远观不可亵玩,而女性们也知道她只是个不太善于表达的同事,并无什么攻击性反而是个老好人,所以就没有什么女性之间无聊的嫉妒,但也仅仅是止步于点头之交,并没有太过于深的交流。

所以木户平时的娱乐活动除了偶尔目隐团里的旧相识会组织点团建活动,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格外会和别人接触的活动了。

而每次活动结束以后,木户虽然明白现在大家都分居它地,有着自己的生活,但依然会比其他人更不舍得分别——即使她表现上没有体现出来。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吧。

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她开始喜欢上喝酒,她喜欢被酒精麻痹掉神经,这样什么都不用去想,昏昏沉沉的睡过去,逃避掉任何一个她所不想面对的白天夜晚。

不过因为自己的性子真的不喜欢迪厅里的吵闹,也实在厌烦酒吧里来自异性的频繁骚扰。很多时候还是自己去淘各种各样的酒,摆在家里,有时候小酌,有时候喝个酩酊大醉,因为她想不到更好的消磨时间的方式。

我可真是糟透了。木户这么评价道。


看着眼前的女孩鹿野不由得有些五味杂陈。

他见证了花蕾逐渐绽放成美丽花朵,而他也为这无与伦比的景色所倾倒,不可收拾的让有些感情可能发酵成为了另一种新的感情——不过那时还年少的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纠结这份情感。

而在脱离阳炎眩乱后,他花了有一段的时间重新审视了木户这个角色对他而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不同于文乃和濑户那样相濡以沫的家人的地位,又或者是目隐团其他成员的生死之交的友谊(即使他们对于他同样重要),她会是比自己生命还重要,凌驾于这些之上的另一种情感。

但是同样的,他不会轻易突破那道枷锁,因为他太害怕了,害怕自己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给她带来负担。退一步说,就算木户不介意,他也没有勇气和能力,再用朋友或者亲人的身份去逗弄她,见证她接下来的喜怒哀乐——他太害怕失去她了,他接受不了不能牵挂着她的人生。

她是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最美丽的一枝花。

而他现在只能站在这么个饱夹私心的位置,不能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排忧解难。

“Tomorrow,请慢用”他能做的也只有满足她这么一点小小的需求罢了。

我可真是无用呢。鹿野这么暗嘲道。

“话说你是怎么想到做这行的”木户首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嗯……就是没事来这儿喝酒,然后顺便看看老老板调酒,”鹿野把摇酒壶里还剩的一点酒倒进自己的杯子里,“后来老板看我顺眼就收我做学徒?正好那个时候我也在找工作。”

“那还是真是有你的作风……想一套做一套……那这店又是怎么来的?”木户随意攀谈着

“前几年那老老板想要退休不干了,我就顺水推舟把这店全都盘下来了,”鹿野珉了珉杯中酒烈酒,“那老头好像也挺高兴我能接盘,就把店里其他东西一并送我了。”

“是么……”木户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他的随心所欲,“那你这儿生意怎么样?”

“挺好,客人给小费都很阔绰,”鹿野感觉两人之间的空气好像慢慢变得轻松起来,“很多女客人都说来这喝酒比找牛郎划算,经常留了好多小费。”

“你那吹逼技巧现在可是出神入化了啊。”木户有些不满的闷了一大口酒。

“诶,可不能这么说,”他眯了眯眼,准备长篇大论自己擅长的领域,“语言可是门深奥的艺术,”鹿野走到水槽前,“我们这行除了必要的手艺之外,还得搞出点花头留住客人,”开始冲洗刚刚使用过的酒杯“而付出真心的交流往往是最有效的手段,你诚以待人,他们也自然乐意多来光顾……”

“你说是就是吧,”木户看着以前那个哪哪不顺眼的鹿野如今也能独当一面,而自己却只能寄托以酒,不由得有一些烦躁,想要结束这个话题“你店里就没其他员工么。”

木户感觉晕乎乎的,应该是酒劲上来了。

“倒也不是,收了个来打工的大学生,”鹿野用毛巾吸干酒杯上的水珠“帮忙洗洗餐具点点单,今天没什么客人我就让他和他女朋友恩爱去了。”然后放进吧台一角的消毒柜里。

“呐,一直在讲我的事,那kido最近怎么样?”关上柜门,却没听到想要的回答,鹿野回头只看到已经趴在桌上的木户和她手边已经空了的酒杯。

“kido?”鹿野觉得不妙,这种烈酒一般人都是慢慢喝上几小时的长酒,这么快下肚先不说喝的人肯定会被辣的难受,而后劲肯定不言而喻。

鹿野长叹一口气,他与她不知何时开始渐行渐远,他开始对她的烦恼束手无策。

时间和距离真的能改变不少东西吧。

“我楼上有房间,你今天就在我这儿休息好吧?”鹿野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是却是直接将木户抱起径直走向二楼休息室。

鹿野踏着有点老旧的阶梯,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木户睡得并不沉,微咪着眼睛发出一点轻柔的呜咽声,轻挠着鹿野的心尖。

木户不怎么重,倒不如说比起以前背着她的感觉还要轻了不少。“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鹿野扒拉开休息室的木门,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单人支架床和一副木桌椅,供一些喝的稀巴烂的顾客当临时旅店,鹿野偶尔加班懒得回去也会睡在这里。所以还是被打扫的挺干净整洁。

“你先躺在这儿,我去楼下关灯。”

等鹿野提着水壶再上楼时,木户已经坐起来了,看上去还是很恍惚,外面的路灯透过高窗给木户的轮廓镀上银层。

“你醒了?”鹿野把桌上倒扣着的水杯正过来接了点水半蹲在床前,“要喝点水么?”

木户接过杯子一饮而尽,身体还是有点摇摇晃晃的,鹿野看着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的,赶紧接过水杯“你今天就睡这吧,我在楼下,你有事叫我就好。”正准备直起身子离开,却没想到木户捉住了自己的手腕。

“别走,”酒精的作用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娇嗔,“别留我……一个人……”

鹿野克制的把杯子放在桌上,“木户啊,”鹿野转头半蹲在木户面前,剥了下她的刘海,看清了她面露潮红的脸和湿润的眼睛,这无比让自己喜爱的人,“我也是男人哦,还是刚刚喝过酒的。”虽然句尾还是上调的语气,但却是非常正经的警告,“我也不能保证不会对木户做什么啊。”最后这句话与其说是给木户听,倒是更像是说给鹿野自己的告诫,别让自己突破了那道界限。

木户抖了抖嘴唇,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发声,默默松开了他的手,就当鹿野正准备起身赶紧逃离这暧昧到临界点的狭小房间时,却意想不到接到了木户的吻。


(后续私聊!评论有扣扣,谢谢惹)

鹿野氏修修也
520嘗試為對方料理結果: 我...

520嘗試為對方料理結果: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哭

Kano:快關火啊啊啊啊啊啊(崩潰

520嘗試為對方料理結果: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哭

Kano:快關火啊啊啊啊啊啊(崩潰

鹿野氏修修也
「我知道你是“同類”。」 「來...

「我知道你是“同類”。」

「來吧,我會讓你的能力不再“失控”。」

「來成為我們的夥伴。」

「你不是自己一個了。」

--

是一個入目隱團的契機吧

一直沒有認真想夢設

現在想想,我覺得這個方式進入目隱團也不錯

「我知道你是“同類”。」

「來吧,我會讓你的能力不再“失控”。」

「來成為我們的夥伴。」

「你不是自己一個了。」

--

是一個入目隱團的契機吧

一直沒有認真想夢設

現在想想,我覺得這個方式進入目隱團也不錯

鹿野氏修修也
呃…… 生日快樂(=′ー`)...

呃……

生日快樂(=′ー`) (從不主動的尷尬

我才沒有墊腳,沒有

呃……

生日快樂(=′ー`) (從不主動的尷尬

我才沒有墊腳,沒有

衾泠一块钱四个

kano生日快乐!!!

我永远喜欢骗子先生!

kano生日快乐!!!

我永远喜欢骗子先生!

鹿野氏修修也

《鹿野修哉夢向段子5》by修也

-陽炎project,鹿野修哉夢向

-cp:雙修,欺騙組

-主線劇情

-靈感自角帳的互動

-不喜者請回避!

-最後就是OOC可能uu

------------

對長年宅在家裡室內派的我們來說,科技產品是重要的簡單接觸外界的東西,所以兩人都有手機和用社交軟件。

對Kano來說因為已經同居了,所以表示不太喜歡用社交軟件,但我個人還是特別喜歡用。

最近社交軟件有了更新,新增了一個滿可愛的表情符號,對於喜歡可愛表情符號的我來說,著有著無法抵抗的吸引力。

可是不知道為甚麼身邊大部分人都有,當然包括那位不常用的Kano,只有我還沒有。

「今天還是沒有...

《鹿野修哉夢向段子5》by修也

-陽炎project,鹿野修哉夢向

-cp:雙修,欺騙組

-主線劇情

-靈感自角帳的互動

-不喜者請回避!

-最後就是OOC可能uu

------------

對長年宅在家裡室內派的我們來說,科技產品是重要的簡單接觸外界的東西,所以兩人都有手機和用社交軟件。

對Kano來說因為已經同居了,所以表示不太喜歡用社交軟件,但我個人還是特別喜歡用。

最近社交軟件有了更新,新增了一個滿可愛的表情符號,對於喜歡可愛表情符號的我來說,著有著無法抵抗的吸引力。

可是不知道為甚麼身邊大部分人都有,當然包括那位不常用的Kano,只有我還沒有。

「今天還是沒有……」

我縮坐在Kano旁邊,握著手機泛淚盯著那沒有增加的原六個表情符號。

「甚麼沒有?」

剛打完一局遊戲的Kano把視線轉到我的手機螢幕上,看到他那沒興趣的眼神,心中起怒火。

「就是表情符號啦!」

「你是說新增的那個加油?」

說著Kano關掉手機裡的遊戲,點開了社交軟件按出那個可愛的符號給我看。

「你這傢伙絕對是故意按給我看的!」

「我只是在問,沒別的意思好嗎。」

「我不管!為甚麼我就沒有啊啊啊!」

我大喊著,在Kano身上落下拳頭重擊。

「啊痛痛痛!那我給妳加油表情符號好嗎?」

Kano抓住我的手,制止了向自己揮來的攻擊,另一邊按著手機在我其中一個文章按下了一個加油的符號。

「你這是在火上加油好嗎!!」

我從Kano那抽回手,生氣地背過對方便哭了起來。看到我如此的反應,Kano才發現這並不是能開玩笑的事,但是發生了的事還是沒辦法倒回。

–總之先讓她開心起來

Kano無奈地想著,便不太情願地開啟能力。

「喵–」的一聲,我看到眼前正站著一隻黑貓,歪著腦袋看著我。與他相處那麼久,我還是能看出這不明來歷的貓咪就是Kano本人。

「這才不管用好嗎!」

我撇過頭,擺出一副不想再理他的表情。不過黑貓並沒有就此放棄,更走得更近,蹭著我的腳輕輕叫著,不停抓著我的衣服讓我注意牠。

「……」

經過長時間的對峙,我還是再次敗給他的能力。我忍不住抱起牠,蹭著那柔順的毛,把眼淚擦在牠身上。然後預料之中的叫聲就這樣響了起來。

「啊啊啊,你在幹嘛!!?」

眼前的黑貓消失了蹤影,取替的是變回人的Kano。他尖叫著,看著自己濕了一片的衣服心疼起來。看著這樣的他,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嘿嘿嘿…」

聽到我的笑聲,Kano抬起頭用一個無奈的眼神瞪著我。

「開心了?」

「嗯!」

Kano向我丟了一個白眼,伸手抽著面紙幫我擦淚,我躲開他的手撲到他身上,他有點慌張地接住我。

「喂喂,不要再往我身上擦。」

他如此一說,我便行動了。

「修也!!!」

「哈哈哈!!」

我迅速逃離他的懷抱,跑到客廳的另一邊,看到我的動作,Kano追了過來。在小小的客廳哩,就這樣上演了追逐戰。

今天的鹿野家還是充滿了笑聲。

――――

Fin

鹿野氏修修也

《鹿野修哉夢向段子6》by修也

-陽炎project,鹿野修哉夢向

-cp:雙修,欺騙組

-Kano生日賀文,Kano生日快樂uu

-順便祝3100天快樂uu

-主線劇情

-不喜者請回避!

-最後就是OOC可能uu

------------

慶祝出生的日子是常人會做的事,就算是非常人的我們,還是會做常人會做的事。

這次的生日是在婚後的新一年,也就是婚後第一次迎接生日。接著我的生日之後,沒多久就是Kano的生日。

雖說想像往年一樣給對方驚喜,但自己怎麼都提不起勁來辦。

–還是簡單再簡單吧

「修哉,」我沒有轉過頭看向我正靠著的人,只感覺到對方稍微動了一下,我便繼續把...

《鹿野修哉夢向段子6》by修也

-陽炎project,鹿野修哉夢向

-cp:雙修,欺騙組

-Kano生日賀文,Kano生日快樂uu

-順便祝3100天快樂uu

-主線劇情

-不喜者請回避!

-最後就是OOC可能uu

------------

慶祝出生的日子是常人會做的事,就算是非常人的我們,還是會做常人會做的事。

這次的生日是在婚後的新一年,也就是婚後第一次迎接生日。接著我的生日之後,沒多久就是Kano的生日。

雖說想像往年一樣給對方驚喜,但自己怎麼都提不起勁來辦。

–還是簡單再簡單吧

「修哉,」我沒有轉過頭看向我正靠著的人,只感覺到對方稍微動了一下,我便繼續把話說下去「你生日快到了,想要甚麼?」

「不想出門。」

「我也不想。」

想了一下上年Kano生日的時候去了主題樂園,兩人差點在半路曬死,想了想就怕。兩人都不是和Seto一樣的外出派,自然就不能接受強烈的陽光接觸。

『但也絕對比Shintaro先生好。』

我偷偷在心裡貶著某童貞宅男,一邊用手機打開瀏覽器搜尋好推薦。

「不是啦,我不是說這個、」只單靠幾句就能把話題拉開的Kano讓我有點無奈,我微微側過身,看向他的側臉「你沒有甚麼想要嗎?」

本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在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斜過那細長的貓眼看著我,那按著手機的動作也停下了。在一個賊笑之後,Kano拉過我的手,我就這樣摔到他的大腿上。

「我想要你。」

Kano由上往下看著我,那雙帶著情慾的貓瞳正半瞇著。

如此肉麻的話過於突然地蹦出來,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我抖了一下以平復心情,籍著由下往上的角度給了他一個白眼。

「別鬧了,怪噁心。」

我沒有起身,繼續躺在他的腿上看手機,他也沒有再說甚麼,只是輕笑了一下,任由我繼續躺在他腿上,拿起手機便繼續看了起來。

「其實我不太在意自己生日,所以普通過就好。」

我看了一眼他的臉,他臉上的表情沒有變,還是一樣是一個笑臉。我半瞇起眼看了一會,沒有回他任何話語,在他腿上翻了個身,表示不打算繼續話題。

-驚喜嘛……突然就來勁了

我打開line,開了一個新的群組,把除了Kano以外的目隱團團員都加了進來。隨著群組逐漸完整起來,我也正式為群組起了標題。

【修哉的生日驚喜秘密作戰計畫】

看起來很有戰鬥感覺,女子組都興趣滿滿的,Seto也說會幫忙,不過Shintaro先生和Hibiya都一如既往表示不想做,最後還是被文乃姐姐和MoMo打回頭了。

透過一個星期的準備,Kano的生日也逐漸逼近了,我也緊張了起來。表面上表示贊同Kano說的在家普通慶祝,另一邊卻在外面準備了盛大派對。

我咽了一口水,默默在心底唸著希望會成功。

「起床了!修哉!」

「我生日欸……再睡一會……」

「不行!要出門了!」

看著Kano嘀咕了一句話,便轉身埋頭繼續睡,我不滿地叫喊把他拉起來。不過在聽到我的話的瞬間,他用力轉過頭,露出疑惑的表情。

「蛤?我不是說不要出門。」

「我要關冷氣了哦?」

「好,別亂來,我去準備。」

看著Kano不情不願地去洗漱,我有點無奈,打開手機發出一句「目標人物正在準備出門。」,便去準備Kano的衣服。



「修也、要去哪裡啦……」

「快到了。」

我拉著對方的手,盡量讓對方在太陽下不感到融化地快步走著,不過說實話,Kano的衣服都是黑色系,很難不熱啊……

我默默想著,拐彎把對方帶到一間咖啡廳前,那是Seto平常打工的一間咖啡廳,大家都知道的。

「所以,我生日來給你喜歡的Seto來探班嗎?」

「你說什麼啊?總之你先進去。」

看著一臉不滿的Kano我忍不住吐嘈著,一邊在對方身後,強迫地推他進門。

隨著壽星進門,門前也響起了拉炮的炸裂聲,把Kano嚇了一跳。

「什?!」

「修哉/Kano先生/Kano生日快樂!」

目隱團全員站在面前笑著,一邊擊掌說作戰成功,一邊笑Kano被嚇到了吧。Kano還是有點呆,依然愣在門前一動也不動。我覺得有點好笑,撲到他背上便說生日快樂。

「你準備了多久?」

「從問你那天開始。」

感受到背上的衝擊,Kano轉頭悄悄問我,雖然語氣上帶著不滿,但臉上還是有止不住的開心。

「那你是問來幹嘛?」

「我是之後才決定好嗎。」

聽到他的話我翻了一個白眼,然後籍著姿勢,在他臉上落下一個吻。

「生日快樂,還有3100天快樂。」

「你記得真清楚啊。」

Kano把我拉到他面前,抱住了我。

「謝謝。」

「啊!你們那邊不要再曬了!」

ENE透過電子擴音器大喊著,手機裡的她不滿地鼓著臉頰,揮舞著手上的過長袖子。我們兩人對視了一下,笑了笑便去咖啡廳的正中間。

「店長讓我包一天,總之今天就盡情玩吧!」

「生日派對開始了!!」

――――

Fin

鹿野氏修修也

Kano生日快樂!!!

第一次沒遲到wwww

今年沒有生日祭壇( •̥́ ˍ •̀ू )

生賀圖盡力了😤我覺得很帥(自己說

循例放個私心的cp祝福生日賀圖👍👍

有夢文,待會放


以下放個人的小小祝福和碎碎念( • ̀ω•́ )✧

修哉生日快樂哦//

入坑到現在修哉還是一樣禿呢、咳咳咳咳

其實入坑第一個看上就是他,真的覺得他是很帥;;

不想承認他真的是寶……

好愛他……(夠了


該說什麼其實自己也不知道

他的所有都很戳我,才發現我們兩個其實很像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也許我們的出生都是災難...

Kano生日快樂!!!

第一次沒遲到wwww

今年沒有生日祭壇( •̥́ ˍ •̀ू )

生賀圖盡力了😤我覺得很帥(自己說

循例放個私心的cp祝福生日賀圖👍👍

有夢文,待會放


以下放個人的小小祝福和碎碎念( • ̀ω•́ )✧

修哉生日快樂哦//

入坑到現在修哉還是一樣禿呢、咳咳咳咳

其實入坑第一個看上就是他,真的覺得他是很帥;;

不想承認他真的是寶……

好愛他……(夠了


該說什麼其實自己也不知道

他的所有都很戳我,才發現我們兩個其實很像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也許我們的出生都是災難,可我們還是活下來了

修哉很厲害,我只是什麼都做不到的垃圾

我知道修哉是想要改變,但一直都是原地踏步,可是最後都是成功改變一切,而我卻依然在原地打轉,甚至放棄

其實我很羨慕修哉,想要和他一樣,至少他告訴了我,是要自己行動的


發現之時自己已經愛上了他

一個沒有結果的愛💔

無論是原作還是現實,都已經失敗了

但是自己還是用力愛他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一起走下去嗎?


曾經失去依靠的你,

現在身邊都站著支持你的夥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