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鹿野院平藏

36.3万浏览    2964参与
风

求一下我的xp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私我删帖,注:p10仅有行秋,由于图片放不下了,还有路辰,萧逸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私我删帖,注:p10仅有行秋,由于图片放不下了,还有路辰,萧逸




先岛年

旅行者~你不会不抽我吧🥺🥺🥺

旅行者~你不会不抽我吧🥺🥺🥺

端倪
無 肉 不 歡 進行一個xp的...

無 肉 不 歡


進行一個xp的釋放

無 肉 不 歡


進行一個xp的釋放

芜狸

已经闲到整烂活了(悲)

已经闲到整烂活了(悲)

清风曾徐来

2.8版本来临之前一个普通风男厨的发疯文字(球同人图作者))

今天凌晨两点多睡不着,打开手机看小说,结果脑子里全是鹿野院平藏

说实话小鹿立绘出来的时候我其实不太喜欢

你这个风怎么岩里岩气的(指指点点)

但他的建模真的是加分点(绫人:小鹿你也得罪了画师?)

我很难跟你们描述那个感觉

他的建模就像一个整体(你在说什么啊!!)

啊啊啊啊好难描述

算了,大概可以这么说吧

他的建模看起来很“和协”

没有突兀的点

就好像这世上真的有个叫鹿野院平藏的侦探,每天这么穿着

他的服装不像是在刻意装扮,很自然地就穿在了身上

说实话,原神里有些角色的衣服看得我是真的难受,我每次在游戏看到的时候,我都想真心地问一句

姐姐,你穿这么紧,你不难受吗?

来自......

今天凌晨两点多睡不着,打开手机看小说,结果脑子里全是鹿野院平藏

说实话小鹿立绘出来的时候我其实不太喜欢

你这个风怎么岩里岩气的(指指点点)

但他的建模真的是加分点(绫人:小鹿你也得罪了画师?)

我很难跟你们描述那个感觉

他的建模就像一个整体(你在说什么啊!!)

啊啊啊啊好难描述

算了,大概可以这么说吧

他的建模看起来很“和协”

没有突兀的点

就好像这世上真的有个叫鹿野院平藏的侦探,每天这么穿着

他的服装不像是在刻意装扮,很自然地就穿在了身上

说实话,原神里有些角色的衣服看得我是真的难受,我每次在游戏看到的时候,我都想真心地问一句

姐姐,你穿这么紧,你不难受吗?

来自一个即使是炎炎夏日,也依旧短袖宽裤子的人的提问

鹿野院这个衣服看着就很舒服

酒红色头发我一看还觉得丑,现在看已经好多了

这绝对是立绘问题,立绘和建模真的是一张脸吗

我还是更喜欢建模的脸

虽然但是小鹿的立绘已经算是今年上半年我为数不多看的顺眼的了,其他的还有云堇和八重,别的多少看着都有的怪

最后放张鹿野院的同人图

顺便球一下这是哪个太太画的

图如有不妥可删


五香卷不要葱

(默默摘下眼镜)(沉思)……

裙子!👍(确信)

(默默摘下眼镜)(沉思)……

裙子!👍(确信)

苗暮晨
浅浅嗑一口,本来还有个后续但是...

浅浅嗑一口,本来还有个后续但是画不动了

希望2.8版本两人有新的互动,上头了再建合集多画点。。。

浅浅嗑一口,本来还有个后续但是画不动了

希望2.8版本两人有新的互动,上头了再建合集多画点。。。

温迪酱的狗

给小鹿加了眼影和口红

给小鹿加了眼影和口红

我正经别再改我名了😭

小鹿你等等,前夫还剩几铲子就埋好了😛💍💍

小鹿你等等,前夫还剩几铲子就埋好了😛💍💍

温水自由

原神[H] 夹心文学

🧀🧀🧀深夜码字夹心文学,更多的真的发不出来了,屏蔽麻了


🧀🧀🧀乘号不表示左右位,反正都是旅行者在嗨皮


🧀🧀🧀有神里兄妹夹心,愚人众公子散兵夹心,小鹿万叶夹心


🧀🧀🧀本来想写雷电真和雷电国崩的哈哈哈,还是改成了达达利亚


🧀🧀🧀全文紫色电鳗:阿yu阿


1.🧀绫人×你×绫华


  “旅者是不是瘦了?如果可以,不如今晚留下,同我们一起就餐。”


  “想必又是没有按时就食罢。小绫华不用太担心。”不用担心什么呢,按时吃饭还是今晚留下?


  “兄长。”


  绫人轻笑了下,没有回答。......


🧀🧀🧀深夜码字夹心文学,更多的真的发不出来了,屏蔽麻了


🧀🧀🧀乘号不表示左右位,反正都是旅行者在嗨皮


🧀🧀🧀有神里兄妹夹心,愚人众公子散兵夹心,小鹿万叶夹心


🧀🧀🧀本来想写雷电真和雷电国崩的哈哈哈,还是改成了达达利亚


🧀🧀🧀全文紫色电鳗:阿yu阿


1.🧀绫人×你×绫华


  “旅者是不是瘦了?如果可以,不如今晚留下,同我们一起就餐。”


  “想必又是没有按时就食罢。小绫华不用太担心。”不用担心什么呢,按时吃饭还是今晚留下?


  “兄长。”


  绫人轻笑了下,没有回答。


      (发不出来)


  椿花和文案墨水的味道溢开来。


ƪ(˘⌣˘)ʃ全文在电鳗


 

2.🧀达达利亚×你×散兵


            (这儿也发不出来)


        “你什么意思?!”散兵威胁似,但其实疼的是他自个儿。


  达达利亚笑得不显山不露水,“你以为你就很好伺候吗。”你不满地盯着他。


  “嗯,怎么不算呢?”这厮笑得实在娇俏,你想掐来他的颈去吻,但手还没用力他就凑了过来。


  “温柔点哦。”


  “嘁,喜欢窒息的变态。”散兵白了达达利亚一眼。


  ƪ(˘⌣˘)ʃ全文在电鳗


  


3.🧀鹿野院平藏×你×枫原万叶


  温泉的蒸汽氤氲染红了三人,尘歌壶内永不枯萎的樱树落下阵阵粉雨,池子荡开也是飘落的樱。


  (一点都发不出来)


  “都很厉害哦。”你笑了笑


         ƪ(˘⌣˘)ʃ全文在电鳗


  

羊杂米线第二份半价

放一放最近的OP图【

主荧魈荧,

混一张小鹿。


放一放最近的OP图【

主荧魈荧,

混一张小鹿。


康儿KANG

大半夜我来做点难吃饭(?) 是没有万叶的枫鹿饭

p1鹿角

p2无鹿角

小鹿 我等你♪(^∇^*)

大半夜我来做点难吃饭(?) 是没有万叶的枫鹿饭

p1鹿角

p2无鹿角

小鹿 我等你♪(^∇^*)

荔鲤鲤鲤子

(鹿荧)有个奶狼无缝切换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激情摸鱼(?)

       又名,只有派蒙受伤的世界

    1


     派蒙不见了。


  2


  虽然平时,她会背着荧跑去胡吃海喝,但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下午都不见身影是从未有过的。


  没有办法,在寻找一天无果后,荧拜托了认识的伙伴留意派蒙的身影,拿着自己手绘的寻人启事在街上分发。


  最后一次见到派蒙是在花见坂,荧上一秒还在跟凯瑟琳小姐领取一天的打工钱,领完工资后派蒙就不见了。


 ...

    激情摸鱼(?)

       又名,只有派蒙受伤的世界

    1


     派蒙不见了。


  2


  虽然平时,她会背着荧跑去胡吃海喝,但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下午都不见身影是从未有过的。


  没有办法,在寻找一天无果后,荧拜托了认识的伙伴留意派蒙的身影,拿着自己手绘的寻人启事在街上分发。


  最后一次见到派蒙是在花见坂,荧上一秒还在跟凯瑟琳小姐领取一天的打工钱,领完工资后派蒙就不见了。


  三天后,依旧毫无消息,派蒙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荧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毛。不管她用了什么方法,都没有找到派蒙的踪迹。


  3


  去了几趟天领奉行,九条裟罗了解情况后,让荧待在会客厅等等。


  “能让你毫无察觉,对方不是等闲之辈”九条裟罗沉思了片刻


  “我知道这方面的专家,你稍等”


  荧点了点头,九条裟罗离去后,荧百无聊赖的撑着脸颊,看着窗外的紫藤萝花架,稍微有点想念派蒙叽叽喳喳的声音了呢。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九条裟罗和一个少年的声音。


  “什么?找人?可是本侦探应该是去侦破重大案件的啊”少年漫不经心的说


  “事情特殊,鹿野院,等了解情况了再下定论”九条裟罗严肃的声音响起,荧回头一撇,对上的是略带些肆意张扬的绿色眸子。


  “荧,这是天领奉行专门抓捕罪犯的侦探,你们聊,我还有公务在身,先走了”九条裟罗带到少年,便转身离开了。


  荧点点头,看着红发少年毫不拘谨的坐在对面的蒲垫上,单手撑着脸颊,拿起扣在桌上的白瓷茶杯。


  “鹿野院平藏,我的名字”他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你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旅行者”吧?帮助稻妻摆脱了“眼狩令”……”他顿了顿


  “所以,什么案件会让你都无可奈何呢?”鹿野院摆出风流浪子的姿态,荧面无表情


  “没什么,就是,应急食品离家出走了”


  在荧一本正经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对面的鹿野院被茶水呛得巨烈咳嗽了起来。


  4


  虽然鹿野院看着十分不靠谱,但是一起寻找派蒙几天后,实际展露的手腕却让荧对他刮目相看。


  靠着鹿野院逆天的观察力和直觉,可能还有一些运气的成分。他们一路追查到了荒海,赶到荒海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荧和鹿野院商量,在那个遗迹边上的樱花树下歇歇。


  「区区这点程度,我肯定是不会累的,但是娇生惯养的小侦探就不一定了,看着还是个长身体的小孩子呢」荧在心里默默想着


  「按时吃饭才能长高啊」


  于是,荧看着鹿野院的眼神不由得慈爱了起来,仿佛找到了哥哥从前关爱自己的感觉。


  但是对方却不这么想,鹿野院瞥见荧撑着脸颊,脸上露出神似鹿野奈奈看恋爱小说一样的神情,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屁股。


  荧从包里掏出两份饭团,咬住一个,将另一个递给了还在缓慢移动屁股的鹿野院


  “嗯?”鹿野院愣了愣


  “午饭啊”荧理直气壮


  “小孩子就应该按时吃饭”不然你以为我会停下休息吗?


  鹿野院一怔,借过饭团,低着头摆弄着饭团包装。半响,闷闷的开口


  “我看着像小孩子?”


  带着温度的风吹过,地上谢了满地的樱花重新跳起了舞,荧胡乱理了理刘海,看着鹿野院摆出难得认真的神情


  “……”荧脸颊一鼓一鼓的,慢慢咽下口中的米饭,给出了她的答案——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荧发誓,她不是故意的。她真的只是发了一会呆,只是一会儿。


  “没,问你在这里遇到什么故事。这会有时间”鹿野院咬了一口饭团,靠在巨大的樱花树干上望天。


  熟络起来后,鹿野院提议,拜托荧告诉他一些旅行里的故事,好帮助他增长见识。报酬就是这次委托他不收钱。


  荧想了想,用手指了指旁边的遗迹


  “之前说过的,那个带狐狸面具的巫女,让我封印五个地方,下面就是其中之一。我当时和派蒙一起捣鼓了好久才做完呢……”


  少女的嘴巴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奶黄色的头发跟着小脑袋的转动一摆一摆的,鹿野院失笑,自己脸上那坨婴儿肥还在呢,怎么好意思说我是小孩?


  荧看着嘴角上扬的鹿野院,心里十分疑惑,她讲的是之前稻妻经历坎瑞亚入侵的历史啊,为什么他笑的那么欢?


  片刻思索,荧懂了,这货不会是反社会人格吧?要不,让影注意下他?


  5


  吃完东西,荧和鹿野院继续寻找派蒙的踪迹,其实靠的也就是派蒙飞行时,偶尔掉落的闪粉罢了。


  又折腾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派蒙的下落,回稻妻城的路上,鹿野院打着哈欠


  “又摸鱼了一天,诶——”看着走路带风的少年,荧感觉周围的气氛怪怪的。


  荧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鹿野院在前面眯了眯眼,看着旁边的土丘和草丛。


  “看来不能以快乐摸鱼的心态度过这一天了呢……”鹿野院没头没尾的说了这句话


  下一秒,一群流浪武士窜了出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啧”鹿野院看着武士


  “小心,站在我身……”荧话音未落,鹿野院已经进入战斗,绿色的元素力包裹着拳头砸在流浪武士身上


  “你站远点,小心误伤”鹿野院的声音带着一丝的烦躁融进风里,荧拿着旅行剑,看着眼前的少年用拳头干翻了一群的流浪武士。


  汇聚了风元素的拳头砸在肉体上发出类似手打牛丸的声音,隐隐还有骨头断裂的“咔嚓”声,荧默默走到了旁边,为那群武士默哀。


  那个,怎么没有人告诉她,原来鹿野院平藏的真实身份是风拳勇士?


  浪费了美丽的月色,用武力解决了一群流浪武士,鹿野院像一只奓了毛的猫,荧砸了咂嘴,心里还在震惊风拳勇士的“英姿”。


  “我不喜欢用武力……”


  在进入城中时,鹿野院开口了


  荧以为是什么童年阴影之类的事情让鹿野院如此,正准备开口安慰


  “本侦探的智商已经达到了稻妻天花板,如果被人发现武力也这么强大,媒婆要踏烂我家门槛了”鹿野院继续说,脸上的烦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得意


  “毕竟在各家父母眼里,我这“公务员”身份,还是挺抢手的,是吧?”


  荧只觉得自己真蠢,怎么会认为风拳勇士需要安慰呢?相比之下,应急食品离家出走的自己好像才更加可怜。


  “是是是”荧敷衍的回答。


  6


  派蒙的出现和消失都让荧措手不及,比如,派蒙在她跟鹿野院参加烟火祭时,派蒙从树上掉下来,砸在了鹿野院面前的味增汤里,顺便溅起了一个不小的“味增汤浪花”


   而这时,距离派蒙不见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鹿野院平藏笑着把晕头转向的派蒙从锅里捞了出来,头上还挂着两片绿色的菜叶子。看着鹿野院越来越深的笑意,荧伸手想把沾满汤底的派蒙捞到自己怀里,鹿野院伸手抵住了荧的额头,拎着派蒙的衣领把她往后举着。


  “别弄脏衣服了”鹿野院看着荧位置前的味增汤,扬了扬下巴,朝着荧眯了眯眼睛,笑着说


  “我要吃”


  荧气愤的看着抵住自己额头的罪魁祸“手”,认命的一推自己跟前的碗,目光追随着鹿野院,看着他拿起勺子抿了一口汤。


  “好喝吗”荧幽幽的问,明明,说好请她的,可恶的男人!


  “挺不错的”鹿野院舔了舔嘴角,笑眯了眼睛,举起勺子又喝了一口


  “你想不想试试?”少年睁开绿色的眼眸,举着勺子问荧


  “?啊”荧依旧是在发呆,视线游离了一会,鹿野院举着勺子的手已经动了,陶瓷质地的勺子装着味增汤,撞进荧的嘴里。


  “好喝吗?”鹿野院看着荧说,他举着勺子的手还没放下,勺子像在荧嘴里滚了一圈


  荧点了点头


  “好像还不错?”大脑还在宕机,嘴巴先说出了真实感受。不对,这个勺子,刚刚是不是被他用了?


  鹿野院看着从荧嘴巴里滚过一圈的勺子,上面还挂着可疑的液体。沉默了一会儿,转头问摊主


  “你们这里还有别的勺子吗?”


  “?”荧懵逼了刚刚你不是给我用你吃过的么


  “?”摊主懵逼了,刚刚你不是给人用你吃过的么


  摊主刚想点头,鹿野院却露出了不太友好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额?其实……没有了,啊哈哈哈……”摊主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把拿起的勺子放回了推车里


  总之,鹿野院一边吐槽,一边和荧分完了剩下的味增汤,没有为什么,单纯是因为他不想浪费粮食,毕竟,粒粒皆辛苦嘛。


  7


  喝完汤,时间还早,奈何鹿野院和派蒙的衣服上都是味增汤,荧只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带着鹿野院进了尘歌壶。


  过了不知道多久,派蒙悠悠转醒,捂着脑袋晃晃悠悠的飞起来


  “旅行者?刚刚我做了个梦,梦见在味增汤里游泳的时候突然被一个红色的地瓜抓住了”派蒙开始絮絮叨叨


  “。。。。”某红色的地瓜


  “。。。。”某旅行者


  “打住,”荧揉了揉脑阔,无视了背后鹿野院的死亡微笑“这两个月你去哪里了?别告诉我是你去吃饭吃了两个月忘记告诉我了啊”


  派蒙一脸震惊“可……可是我们不是,上午才见面么?”


  像是想起了什么,派蒙一锤小脑袋,小声的嘀嘀咕咕


  “哎呀呀……忘记时间流速的问题了……”


  …………


  纠缠许久,派蒙依旧没有正面回答,荧摆摆手


  “算了算了,不想说就不说,让她自己想想,我们先走”


  随即抛下了派蒙,跟鹿野院去了另一处花园。


  “难道你不担心,她是去做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鹿野院看着院子中心的喷泉,抱着肩膀说


  “派蒙不会的”荧低着头“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是么?”


  气氛有些尴尬。


  “秘密么?”低头笑了笑“的确,每个人都有秘密,那我不怀疑她”


  少年望着天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响指,对荧眨了眨眼睛。


  “难得的闲暇时间,来陪我处理案件吧”


  荧愣了愣,满脸写着你是傻子吧,充满抗拒的被拉近了旁边主宅里的书房


  “诶等等……不能……”进去。荧话还没说完,房门已经被打开了。


  “嗯?怎么了,上次你带我来的不是这吗?”鹿野院大大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疑惑。


  看起来没有差别,实际上差别很大阿喂。荧扶额,不怪他,只来过几次,分不清楚房子是正常的。


  鹿野院走到桌前准备坐下了,荧认命的遮住了眼睛,下一秒,鹿野院的脸上又扬起了他的招牌假笑,看着一边准备偷跑的荧


  “解释一下?这个蓝头发的男人是谁?”照片都摆到桌上了,属实是在他头上蹦迪了。


  8


  好吧,其实一个月前,荧跟鹿野院平藏就已经是合法的恋爱关系了。


  不怪荧花心,刚认识的绫人说忘就忘,不怪荧母爱变质,心里刚认的弟弟说下手就下手。就怪,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诱”了。


  有时候荧都怀疑他是故意的,一眯眼睛准没好事,才一个月,荧就被狠狠的拿捏住了。于是,这人一看时机成熟,立马表白然后拿下,虽然现在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两在一起的消息。


  “要不,我去把这玩意染成绿的?”鹿野院指了指头上的红毛,荧幻想着那个场面,吞了吞口水


  “你,染了也不是不行?”荧挥了挥手,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我不会在意你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


  “……”鹿野院笑意更甚“意思是,你已经要红杏出墙,给我带帽子了?”


  “啊不不不”荧疯狂摆手,不是你要染的么?看着鹿野院一步步绕出书桌,她只想喊出你不要过来啊啊。


  “听我解释,这个房间是我在璃月的一个伙伴的写作书房是你你你走错了”荧往身后的书架退了几步


  “噢?意思是说,你给别的男人准备房间咯?”鹿野院还在笑,并且步步紧逼


  退无可退后,荧背抵着书架,双手抱肩,突然想起了一本画本里看过的画面


  “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神神叨叨的,听说十分管用。不知道对吃醋的男朋友是不是一样有用?


  “??”鹿野院平藏一脸嫌弃,弹了弹荧的脑袋“是不是蠢,吓你一下”一边绕回了书桌“我是这种动不动就吃醋的人?”


  荧“……”你要是不把人家照片扣下去我就信了


  闹了半天,刚刚的郁结倒是一扫而空,这也是荧喜欢鹿野院平藏的一个原因,天才侦探对于负面情绪的处理方式有独特见解,并且荧很受用。


  荧欢快的跳过去,环住他的脖子。少年的身上是淡淡的兰花香,窗外的阳光撒在身上,有点热。


  荧从鹿野院身上离开,撇了撇嘴


  “好热啊,但是我不能帮你挡太阳,小孩子不晒太阳会长不高的”荧故作抽泣的样子


  鹿野院挑了挑眉毛,眼睛不离手上的卷宗,微微侧了侧身子,空闲的手拍了拍大腿,意思很明显


  荧乖乖坐过去,想着刚刚还叫他小孩子,总感觉怪怪的。


  毕竟,这人总是在奶狗和狼狗之间无缝她有时候也反应不过来,就会导致莫名其妙就被狗咬了。

  一想到这里,荧一口咬上了鹿野院的脖子

  “你干什么”少年一动不动,耳朵却爬上了一点可疑的红色。

  “其实不是我干的,刚刚有个蚊子……”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鹿野院没有回话,继续看手里的东西。

  等到处理完,已经过了挺久,荧等着鹿野院一声“弄完了”但却迟迟没有等到。

  看着在发呆的男朋友,荧伸手揉了揉他的脸颊。少年的脸颊软软的,婴儿肥没有完全褪去,但是也拥有些许棱角,好摸,想亲,不过坏事还没干成,荧已经被小奶狗扑到书桌上了,鹿野院平藏的卷宗全部被收起,可怜了行秋的小说,这一扑,全部掉在了地上。

  然后就是密密麻麻的吻,得了,小奶狗变成小狼狗了。

  苦了派蒙,左思右想不得劲,决定来坦白,在门口喂了半天蚊子,忍无可忍进来看见的却是这幅场景,石化半天,还是退了出去,决定当做什么也没看见。毕竟,红色的地瓜太恐怖了呜呜呜。

一重望
摸了小鹿,感觉终于遇上很对xp...

摸了小鹿,感觉终于遇上很对xp的了()

等不及2.8啊啊啊希望一发十连可以捞出来

摸了小鹿,感觉终于遇上很对xp的了()

等不及2.8啊啊啊希望一发十连可以捞出来

地系兵者

我直接昏过去,当小鹿到手之时!就是动手之刻!写到就是爽到!直接放图不礼貌!去看@初遥喵 这位太太!

来吧!大家一起苦茶子飞飞!

我直接昏过去,当小鹿到手之时!就是动手之刻!写到就是爽到!直接放图不礼貌!去看@初遥喵 这位太太!

来吧!大家一起苦茶子飞飞!

失䛉森森

半夜深情摸鱼(bushi


教我画私服呜呜呜呜我是个烂眼儿

半夜深情摸鱼(bushi


教我画私服呜呜呜呜我是个烂眼儿

桃不掉(●´৺`●)

没看错的永远不懂,看错的再不回去了....

没看错的永远不懂,看错的再不回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