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麦子

3816浏览    381参与
幻思系

【自拍】非非和他初夏的希望田野。

【自拍】非非和他初夏的希望田野。

映烟

昨天跑步时看到的麦田

夏天的夕阳是白色的

昨天跑步时看到的麦田

夏天的夕阳是白色的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忘羡】长恨春归

OOC、取名废警告!!!


01-卷一-常青藤01

将军叽&戏子羡


      “蓝爱卿,你便去便服出巡吧。”皇帝慈爱却不失威严地命令道。

      蓝忘机领命,转身离去。

      待他走出大殿,远远望着已瞧不见人影,大殿屏风后有个影子一闪,一位美丽的少女娴雅地踱步出来。

      皇帝先是骄傲地打量着这位妙龄女子,“啧啧”...

OOC、取名废警告!!!


01-卷一-常青藤01

将军叽&戏子羡


      “蓝爱卿,你便去便服出巡吧。”皇帝慈爱却不失威严地命令道。

      蓝忘机领命,转身离去。

      待他走出大殿,远远望着已瞧不见人影,大殿屏风后有个影子一闪,一位美丽的少女娴雅地踱步出来。

      皇帝先是骄傲地打量着这位妙龄女子,“啧啧”了两声,随后才问道:“还可中意?”

      那女子矜持地开口答道:“尚可。”

      皇帝满意地捻着胡须笑了。

      “能让我最是天生丽质,也最是高傲的女儿,大名鼎鼎的雨怡郡主你这样评价的,想必是在你心中优秀到了极点吧。父皇这就为你先把他‘定’下,到时你选驸马,便看着挑吧。”




      蓝忘机脚步越来越快,恨不得离那大殿越远越好。

      他一个习武之人,耳力绝敏,怎可能听不出屏风后藏着人呢?更要命的是,还是个女人。这些日子京城的风言风语他也听到过一些,猜是那雨怡郡主必然八九不离十。

      他向来清心寡欲,仿佛对男人女人都没有兴趣,怎会让这一纸婚约束缚住自己的自由之身呢?他既不想要皇权富贵,也不想有妻子儿女,怕是要注孤生了。

      他有些烦躁,闭了闭眼。

      重新睁开眼时,脑子中想的东西已经回到了属于蓝将军的正题。

      据悉,有敌国密探潜伏在京城,在通过各种方式向敌国传递本国的信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相同的特征,可能是相同的印记或暗号。这些密探都隐藏在市井当中,所以皇帝派出他最信任的亲信、武功奇高的镇国大将军蓝忘机便衣出巡,希望能够尽可能地将这些密探抓获。

      蓝忘机现在的身份是镇国大将军府上的二庶弟。老管家介绍他认识了一个朋友,其实就是他的搭档。此人常年混迹市井,对那些小民小众之事无不熟知。一日后,已经被灌输了许多所谓市井知识的蓝忘机,按照所谓纨绔子弟都会去的路线,来到了京城最大的戏园子。

      戏园里现在人满为患。难忘鸡被人群挤来挤去,眉头已经不自觉的深深拧起。搭档见了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急忙领着他躲到角落里。

      角落里二人整理衣冠,搭档那边还在嘟嘟囔囔:“真是撞了鬼了,怎么这么挤啊。”

      旁边正好一个望着台上、脸上洋溢着仰慕之情的女子听见,一脸不可置信道:“你们是外地人吧?不对,就算是外地人也应该听说过他吧?”

      搭档问道:“敢问,姑娘口中的‘他’又是何人?”

      那女子显然已是老生常谈:“魏无羡啊!新来的戏子,容貌是一等一的秀丽啊!还有一副天赐的好嗓子,简直可以称作一代名伶啊!今日他的戏乃是《绵绵思远道》,饰演一个风流俏公子,最是受京城女子们欢迎!”

      蓝忘机这时开口重复道:“魏无羡?”

      声音有些大了,旁边人纷纷往这边看过来。却只见一个气质脱俗,容貌完全不输魏无羡的男子身长玉立、自带一股仙气地站在那里,不少人眼睛都看直了。


      台上那眼波顾盼流连的俊俏公子也被吸引了注意,望了过来。

      这不看不打紧,他倒是还能自己唱自己的戏;可这一看啊,眼睛就移不开了。


      蓝忘机这边正万众瞩目,整个人都极其不自然,突然听到一人明亮清脆的声音,本能地望过去。


      “小郎君可长的真是俊啊!不知我可否有幸问到你的名字?”魏无羡笑吟吟地对那边招了招手,却不想撞进那人深邃的双眸,一时间竟不能再言语。


      蓝忘机抬头望去,被那明亮纯粹真诚又干净的笑容几乎闪了眼。他在京城,在战场,摸爬滚打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笑容。

      他耳根迅速爬上一抹可疑的绯红。虽面上还是波澜不惊,但行为举止已经把他出卖了。他局促地还了个礼,用对他来说已经是慌慌张张的步伐离开了戏园子。

      除了魏无羡的名字,在戏园子里,他再未开口说过任何一个字。


      魏无羡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蓝忘机耳根的红云。他轻轻一笑,心道真是一个小古板,惹得台下姑娘家都红了脸。

      没被搭理,魏无羡也不恼,还是继续唱他的戏。



      接下来几天,蓝忘机在搭档的带领下走遍了全京城,心里却还是念着那人的笑容。搭档左观察右观察,灵机一动告诉他:“京城的纨绔子弟们大多都有自己独特的爱好,有的爱品茶,有的爱下棋,有的爱花钱,你倒是可以‘爱听戏’啊。戏院里鱼龙混杂,说不定能捞到点有用的信息呢?”

      蓝忘机听毕,眼睛一亮。

      搭档知道这事儿要成,于是再继续扇风点火:“这样吧,你就负责以后天天去戏园子,我呢就勉为其难往其他几个地方多跑一跑。戏园目标大,你得好好盯啊。”

      蓝忘机嘴角抽了抽,但还是没有为搭档的自负说些什么,只是礼貌地作了个揖。

      搭档还顺嘴帮了个忙:“我看你需要多多结交一些朋友,就比如那天那个魏无羡,一定对我们很有帮助的。”

      蓝忘机本已经转过身,听见这话之后又回身向搭档道:“会的。”然后便转身干脆利落地离去。

      搭档在原地望天:“老子跟了你这么多天,跟老子说的话居然还没对一个戏子说的多。唉……”



      蓝忘机第二次来到这戏园子时,便又遇上魏无羡的戏。

      蓝忘机这次上了二楼雅间,默默地在一个绝佳的角度观看那人的一颦一笑。

      魏无羡早在他进门时便注意到他的动静。不过也不奇怪,这么好看一个人,怎么会不引人注目呢!

      一曲罢,魏无羡下了后台,卸下身上的行头。老板娘迈着小碎步急匆匆地走来,说楼上雅间的公子有请。

      魏无羡不屑地笑了一声。面上看着仪表堂堂,背地里却是个色-鬼。在这个戏园子谁不知道啊,请了戏子上楼,哪有可能只是对坐着静心喝茶聊天呢?

      可是蓝忘机偏偏是个例外。

      结果就是脸上妆还未完全卸下的魏无羡和他二人诡异地在茶桌前对坐品茶。

      魏无羡生性跳脱,自然受不了呆坐在那儿。一盏茶的时间还未过,他便已经坐不住了。

      “喂,这位公子,这可是我第一次应邀来楼上的雅间陪客人喝茶呢,你就这么干坐着?”魏无羡不满地趴在茶桌上,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蓝忘机的脸,暗暗捂住心口想道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人。

      蓝忘机睫毛轻颤:“那……该当如何?”

      魏无羡突然凑近蓝忘机的脸:“不如……”

      蓝忘机一惊,急忙向后躲去。

      魏无羡“噗”地笑出声来:“哈哈,不就是聊聊天吗,你紧张什么?”

      他又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蓝忘机的袖子,调笑地道:“还是说……你想发生些什么?”

      蓝忘机两耳通红:“……没有!”

      魏无羡心道这人真是有趣,果然不是做色-鬼的料。他道:“不逗你了,咱还是正经聊天吧。我的名字你应该知道。”

      蓝忘机点头:“嗯,魏无羡。”

      “那你呢?”

      “蓝忘机。”

      “怎么写啊?”

      蓝忘机抽过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三个端正的字。

      魏无羡不禁感慨:这人真是简直了,人长的那么好看,字也那么好看。

      正在魏无羡发呆的时候,蓝忘机起身取了一盆水。他取下一块帕子,将帕子沾湿,轻轻凑近魏无羡的脸。

      魏无羡被脸上微热且湿润的触感唤回了神,眼睛一聚焦,突然就看到一张放大版的蓝忘机的绝美容颜离自己极近。

      没等他被吓着,蓝忘机便解释道:“脸上,还有粉。”

      魏无羡便乖乖呆着。

      蓝忘机没伺候过人,下手没轻没重,几下就把魏无羡一张雪白的脸擦得通红。魏无羡微微躲开些,娇嗔道:“你弄疼我了。”

      蓝忘机立刻不知所措地停下手:“你……”

      魏无羡一把夺过帕子:“还是我来吧。”


      房间外面偷听的老板娘和小丫头看着投在纱帘上的烛影,心道这俩进展还挺快哈,一下就亲到一起去了。

      出于“好心”不想打搅他俩的“好事”,老板娘和小丫头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雅间的门,并挂出牌子不许任何人打搅。


      魏无羡卸尽脸上的妆容,将帕子洗净,转身向蓝忘机一笑。看到那人脸上没有了最初的冰冷,反倒生起一层暖意,魏无羡再次感叹:这男人竟该死地诱人。

      蓝忘机见到素面的魏无羡,心咯噔一声,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没有了粉黛,整个人便显得更加清淡,本就立体的五官倒是平添了一层清新脱俗。

      可惜他是个男子。两人都在心中默默地想。

      蓝忘机终于打破了寂静:“真实的你,才好。”

      魏无羡被蓝忘机的话语戳中了内心。

      一个戏子,一生所能得到的一切利益荣誉,俱是靠台上的一举一动。至今倒是从未有人能够接受他真实的样子。

      世人所知所爱,不过是台上的魏远道,而不是台下的魏无羡。

      魏无羡眼眶中浮起一层薄泪,却还是扬起一个笑容:“好,那我以后便如此来见你。”

      蓝忘机看着他那令人心疼的笑容,抬手拭去他的泪水:“你在我跟前,不必如此。”

      想哭就哭吧,我的少年。


      老板娘和小丫头在下面的账房里一脸姨母笑。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CP。


tbc.

﹌﹌﹌﹌﹌﹌﹌﹌﹌﹌﹌﹌﹌﹌﹌﹌﹌﹌

麦子的话:我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开始走剧情了。。。各位将就着看吧,这还是我第一次写忘羡文呢。名字什么的乱取的啦!(搭档、皇帝、女子、公主、老板娘和小丫头:我们不配拥有姓名)各位看官可还喜欢?够不够甜?

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剧情或提出意见哦!转载请注明出处。求支持评论关注红心蓝手!!!爱你们

贪吃的小朋友

丰收的季节快到喽!!

丰收的季节快到喽!!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我没有照片!!!

等了一晚上

终于等到你

天籁星星

爱你

❤️🧡💛💚💙💜

(那两首歌我都会耶!!!)

等了一晚上

终于等到你

天籁星星

爱你

❤️🧡💛💚💙💜

(那两首歌我都会耶!!!)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我就只截了眼睛哦 有人能猜出哪...

我就只截了眼睛哦

有人能猜出哪个是我吗?

顺便求夸奖

(别说我丑我就很满足了嘿嘿)


@江蓠•宠粉中 非常满意你的照片

但是你遮掉的地方好像不够多

哈哈

非常的福利

我就只截了眼睛哦

有人能猜出哪个是我吗?

顺便求夸奖

(别说我丑我就很满足了嘿嘿)


@江蓠•宠粉中 非常满意你的照片

但是你遮掉的地方好像不够多

哈哈

非常的福利

lex
手中握着的是丰收

手中握着的是丰收

手中握着的是丰收

茄苑椒地

参天的麦子。随风摇曳着。远离着城市,疫情,焦虑,压抑,无奈。

自由自在,吃饱喝足晃一下,静静地等待成熟,不用上辅导班提速,不用加班开会,一样长大一样健康。

生活没有好坏,有的是心态。

参天的麦子。随风摇曳着。远离着城市,疫情,焦虑,压抑,无奈。

自由自在,吃饱喝足晃一下,静静地等待成熟,不用上辅导班提速,不用加班开会,一样长大一样健康。

生活没有好坏,有的是心态。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忘羡】长恨春归

OOC、取名废警告!!!


00-楔子


      钦良二十八年。(年号什么的别在意啦)

      这一年,距离含光君与夷陵老祖二人飞升成仙已经过去数百年。此间二人下凡过数回,实在令世人叹为观止。

      一曰,二人实力俱是十分高强,已经到了无人能晓的地步。灵力高强者的肉体永远都能维持在巅峰状态,则二曰,二人容貌绝佳,被献舍归来的魏无羡也越来越像他前世的模样。三曰,二人就算是过了几百年也还是浓...


OOC、取名废警告!!!


00-楔子


      钦良二十八年。(年号什么的别在意啦)

      这一年,距离含光君与夷陵老祖二人飞升成仙已经过去数百年。此间二人下凡过数回,实在令世人叹为观止。

      一曰,二人实力俱是十分高强,已经到了无人能晓的地步。灵力高强者的肉体永远都能维持在巅峰状态,则二曰,二人容貌绝佳,被献舍归来的魏无羡也越来越像他前世的模样。三曰,二人就算是过了几百年也还是浓情蜜意,两个人周围甜蜜气息甚至可以浓厚到外界根本不可能有一个人插进来。

      但最近却有所不同了。当然,大部分人最在意的修为与容貌没有变化;只是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化了些。

      往日,魏无羡是恨不得时刻粘在蓝忘机身边,只要一有空便黏糊糊地向蓝忘机怀里一挂。只是近些日子,魏无羡没和蓝忘机待在一起的时间开始越来越长,次数越来越多了。

      某日午间,魏无羡又一次借口出门玩离开了蓝忘机的视野。蓝忘机身边顿时安静下来,可他都已经习惯总有人在身边叽叽喳喳地闹腾,这一会儿倒显得寂静无声了。

      他有些担心了。

      放下手中的笔,蓝忘机带上化了灵的避尘,盘坐在仙邸的乾坤台上,开始引动灵流。

      二人是已经双修过的道侣,所以在灵脉上有共鸣性。依着这灵流,便是可以寻到另一方踪迹的。

      蓝忘机随即发现,魏无羡竟是往大荒之地去了。那里杳无人烟,灵力资源也并不丰富,纯粹就跟凡间的沙漠差不多。蓝忘机一惊,他去那干什么?

      蓝忘机匆匆赶到时,魏无羡浑身怨气缭绕,倒在地上浑身发抖。被抱起时,嘴里还下意识地呼唤道:“蓝湛……”

      蓝忘机实在是有些气不过。永远都是这副脾性!只知道自己担着。

      回到仙邸,蓝忘机弹奏了几遍清心音,魏无羡才慢慢清醒过来。更令蓝忘机生气的是,那人还偏偏不说任何事,只是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是被邪祟扰了心神。蓝忘机无法,日后只得再多加照看,日复一日地为他弹奏清心音。但即使这样,魏无羡的病态也还是越来越快地显现出来。


      蓝忘机终是有一日疏忽了。魏无羡突然急急地吐了一大口血,不断地咳嗽起来。(说他得新冠的是魔鬼,没错我也)

蓝忘机急得声音都变了,赶忙为他输了一会儿灵力,便去请医仙。

      可当他回来时,房间凌乱,魏无羡已经带着陈情离开了。


      魏无羡强撑着跑到了大荒的腹地。他盘坐下来,将许久不受控制的怨气释放出来。

      这些日子凡间有一大批修士突然间修了诡道,吸取了大量怨气,他体内原本已经炼化的怨气又开始躁动。到后来,甚至已经开始侵蚀他的内脏。他开始一不小心就会失控,仙泽的滋养对他身体的作用也越来越弱。

      他明白,这便是堕仙的前兆。

      于是他逃了出来。

      历史上所有堕仙者,在堕仙时无一不是大开杀戒,他不希望波及到任何人。

      所以他选择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伤害,即使忍着神魂永不会灭的痛苦。

      他真的堕仙了。

      他从没想过会来的那么快,几乎是刚一坐下便进入了状态。

      意识泯灭前他最后一个想法是:这样也好,蓝湛找来的时候,便不用再有任何念想了……

      他成为了活阎罗十殿下,从此被迫留于阴间,再无法恢复仙籍。

      蓝忘机赶到时,已经没有了那人一丝踪迹。只有那人留下的一条红色发带,上面附了灵,告诉了蓝忘机一切的一切。

      可是蓝忘机真的伤了,补不回来。他日日守在仙界和地狱的交界处,最后直接一病不起。

      蓝忘机整日昏沉,分不清时间日子。当他又一次从沉睡中醒来,发现床边坐着天帝。蓝忘机不理会,继续盯着床顶发呆。

      天帝叹了一口气:“你们若再经历更多,会更好的。”

      蓝忘机自魏无羡走后第一次开口说话:“请赐教。”

      天帝眼中竟含了些不知名的情愫。他像是陷入了回忆。

      不日过后,天帝大手一挥,让蓝忘机和魏无羡双双暂入轮回,历尽五世情缘之后再做打算。


tbc.


﹌﹌﹌﹌﹌﹌﹌﹌﹌﹌﹌﹌﹌﹌﹌﹌﹌﹌


麦子的话:关于什么共鸣啊年号啊什么东西都是我瞎编的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这章有点水了抱歉哈。

其实这一章主要是交代一下背景和一个大的故事线。应该都看懂了吧?不懂就问哦。

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剧情或提出意见哦!转载请注明出处。求支持评论关注红心蓝手!!!爱你们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柳沈】流殇恋

番外一(R)


话不多说


我已经被吞了四次了


哀嚎


链接放评论行不


咱好打好商量


心累


哭唧唧


[图片]没有感言


完结了真的挺快乐的


康康孩子的新坑呗


虽说只有一个私设还是简介 

番外一(R)


话不多说


我已经被吞了四次了


哀嚎


链接放评论行不


咱好打好商量


心累


哭唧唧


没有感言


完结了真的挺快乐的


康康孩子的新坑呗


虽说只有一个私设还是简介 

逐日而成魔

【Mads Mikkelsen || 极线杀手】(轻松向)🤩为您呈现黑凯撒的大型真香现场kkkkk


    😻麦子叔 在电影《极线杀手》中饰演的一个超级牛掰但即将退休的杀手——黑色凯撒


    麦子叔在里面被无良老板坑的贼惨,但是里面也有好多萌点,论一个杀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反差萌——


🖤第一回合:“我戒烟了。”——切个镜头就在吸吸吸


🖤第二回合:“我戒酒了。”——到家就开了瓶好酒


🖤第三回合:“我不养狗。”——转头狗就在...

【Mads Mikkelsen || 极线杀手】(轻松向)🤩为您呈现黑凯撒的大型真香现场kkkkk


    😻麦子叔 在电影《极线杀手》中饰演的一个超级牛掰但即将退休的杀手——黑色凯撒


    麦子叔在里面被无良老板坑的贼惨,但是里面也有好多萌点,论一个杀手的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反差萌——


🖤第一回合:“我戒烟了。”——切个镜头就在吸吸吸


🖤第二回合:“我戒酒了。”——到家就开了瓶好酒


🖤第三回合:“我不养狗。”——转头狗就在怀里了


🖤第四回合:“我不当老师。”——回头就开开心心的教小孩去了


                       —————— 😂😂😂😂😂😂——————


         🖤 & To Be Continued...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忘羡】长恨春归 私设/简介

第一次写忘羡文请多担待

感觉时间线会混乱

一共有五个故事,它们既是同一个故事,又是分别独立的五个故事。这五个小故事,每个故事都是be,但是大的故事是he。

跟原著没什么关系

非常考验读者的理解力


第一次写忘羡文请多担待

感觉时间线会混乱

一共有五个故事,它们既是同一个故事,又是分别独立的五个故事。这五个小故事,每个故事都是be,但是大的故事是he。

跟原著没什么关系

非常考验读者的理解力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柳沈】流殇恋

OOC、xie教警告!!!


(重生之前和今生的剧情请参考02放过的链接)


10(完结章)


      洛冰河悠悠转醒。他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环顾四周。


      灵犀洞?


      旁边忽然传来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洛冰河惊得一抖,慌忙朝声音来源看去。


      不想却看见一青一白两个身影紧抱在一起,难舍难分。...


OOC、xie教警告!!!


(重生之前和今生的剧情请参考02放过的链接)


10(完结章)


      洛冰河悠悠转醒。他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环顾四周。


      灵犀洞?


      旁边忽然传来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洛冰河惊得一抖,慌忙朝声音来源看去。


      不想却看见一青一白两个身影紧抱在一起,难舍难分。


      洛冰河的脸颊顿时烧红。他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尽可能小幅度地挪动步子,想看却又不敢看,表情扭曲地朝洞口挪去。


      许是刚醒来腿脚不利索,洛冰河还没走两步,便“嗵”的一声摔倒在地。


      这一摔,惊动了那两个吻得火热的人。


      青衣身影有些惊惶地回过头:“那个,冰河,你醒啦。”


      洛冰河惊呼道:“师尊?!你……”


      沈清秋尴尬地笑着。


      白衣身影开口道:“如你所见。”


      洛冰河更加难以置信:“柳师叔?!”


      三人静默对视。


      许久沈清秋终于想起了什么大事。他急急忙忙开口询问道:“冰河,你……你现在的记忆处在什么时候啊?”


      洛冰河连忙恢复神态,认真回想道:“仿佛……是正要去参加仙盟大会的时候。”


      沈清秋欣慰地吐出一口气,抚了抚胸口,向旁边的柳清歌笑道:“成功了。”


      柳清歌温柔地看着他。


      沈清秋一时回眸,望见柳清歌眸子中万丈的柔软,不禁有些呆滞。


      这这这,这谁扛得住啊?


      旁边洛冰河如平地惊雷一般,打断了旖旎的气氛:“师尊,弟子……告退?”


      沈清秋慌忙回过神道:“好……不不不,你等会再出去吧,为师……先去向他们说明一些事。柳……你现在这儿陪着冰河吧,我……”


      洛冰河露出一副了然的样子:“师尊不必再说,弟子都懂,弟子永远支持你们。”


      沈清秋差点没一个白眼翻着撅过去。


      你是不是理解成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算了,不管他了。沈清秋如是想道。他乱刀斩快麻地迅速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然后把洛冰河安顿到弟子寝室,最后浑浑噩噩地随着柳清歌来到了穹顶峰。


      在迈进穹顶殿的一瞬间,沈清秋突然清醒了:“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


      柳清歌面不改色心不跳:“求亲。”


      沈清秋顿时满面悚然,但又想起自己作为清静峰主不能失格,面庞扭曲。


      柳清歌瞥见他的脸,耐心地解释道:“你最亲的人便是掌门师兄,,若要提亲,理当来此。”


      沈清秋顿时风中凌乱,像只猫一样张牙舞爪道:“谁让你来提亲的?”


      柳清歌似是不解,微微蹙眉道:“未婚逾矩,乃是重罪。”半晌,他又舒展开眉头,释然道:“我自会领罚。”


      沈清秋几乎快昏过去:“谁跟你说领罚的事儿了?我的意思是,咱们的关系……”


      柳清歌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既是两情相悦,又有何不可?”


      沈清秋被他这一举动和言语弄得满面通红手足无措,嘟囔道:“你说行就行吧……便宜你小子了。”


      这时殿内骤然响起一道温柔爽朗的声线:“看来你们感情很不错嘛,那师兄我就不用担心啦。”


      沈清秋的脸更红了,他急忙从柳清歌的怀里挣脱出来,行礼道:“掌门师兄。”


      岳清源摆摆手:“你身为坤泽,还瞒了我们那么多年,接下去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沈清秋更加无措:“师兄你们……”


      岳清源没有说话,笑着瞥了一眼柳清歌。


      柳清歌先是向岳清源肃然一礼,随即转向沈清秋道:“即使服用木师弟的药丸,只要是乾元,闻到你的信香都能察觉些不对。优质乾元更是能立刻明白你是个坤泽。”


      沈清秋了然。


      岳清源看着他那副别扭的小表情,笑出了声。岳清源牵起沈清秋的手,放到柳清歌的掌心里,收敛了些笑意:“从今往后,柳师弟你要竭尽所能地对他好,明白了吗?”


      柳清歌当即听出了话里的许可意思,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清歌定会不惜自己的生命保护他!在此谢过掌门师兄!”


      岳清源满意地笑了。他相信这对壁人一定会浓情蜜意,长长久久。





      选吉时,缝嫁衣,大婚,这些事仿若流水一般过去。直到洞房夜,沈清秋还沉浸在喜悦与讶异当中。


      烛光闪烁,沈清秋的脸仍然被厚重的盖头遮住。他神思恍惚地抓住身旁同样着一身大红婚服的柳清歌,问道:“我们……成亲了?”


      柳清歌抚摸着他的后脑,将人往怀里带了带:“嗯,成亲了。”


      沈清秋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我觉得这一切都好不真实啊……”


      柳清歌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不仅是今夜,还有接下来的日子,我会让你感觉到,有多真实,有多美好。”


END. END END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麦子的话:完结撒花!番外的车出了好多次状况(比如被我手滑删掉啦,再比如因为写的不好被我删掉啦),但是依然在等着你们!

欢迎在评论区多多互动!注意看细节哦。转载请注明出处。求支持评论关注红心蓝手!!!爱你们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柳沈】流殇恋

OOC、xie教警告!!!

(重生之前和今生的剧情请参考02放过的链接)


09


      清静峰上热闹极了。

      魔尊洛冰河带着八十八箱彩礼上清净峰来求娶峰主沈清秋了。

      届时二人正僵持不下,明帆早预见形式不好,去穹顶峰找了岳清源过来。而柳清歌时刻留意着这边的动静,也是早早赶到。

      但当事人之一沈清秋却丝...


OOC、xie教警告!!!

(重生之前和今生的剧情请参考02放过的链接)


09


      清静峰上热闹极了。

      魔尊洛冰河带着八十八箱彩礼上清净峰来求娶峰主沈清秋了。

      届时二人正僵持不下,明帆早预见形式不好,去穹顶峰找了岳清源过来。而柳清歌时刻留意着这边的动静,也是早早赶到。

      但当事人之一沈清秋却丝毫没有让人帮忙的意思。

      “让开。”沈清秋冷冷地道。

      洛冰河宁死不屈死皮赖脸地道:“师尊。”拼命眨巴起自己的星星眼。

      沈清秋咬牙扶额。都这个时候了,还妄图用这种手段来博取自己的欢心!

      无视掉旁边一干人等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洛冰河碎尸万段的神色和洛冰河双标舔狗的样子,沈清秋“噌”地催剑出鞘:“我们打一场!你赢,沈某任凭你处置;你若是输,便任由我苍穹山处置!如何?”

      洛冰河一脸不良少年的样子:“师尊说的,那自然可以。”说着便拔出心魔。

      沈清秋才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反手捏个剑诀,修雅灵光一闪,直直向洛冰河面门刺去。

      洛冰河自是挥剑来挡,可等修雅到他面前时,却改变了轨迹,绕出一个诡异的弧度,逼向洛冰河脖颈。洛冰河侧过脸轻轻松松一转剑锋,便把修雅挡开。

      洛冰河刚将脸转回沈清秋的方向,沈清秋竟已经袭到了他跟前。手刀挟着一股凌厉的风劈来,洛冰河便顺势向后倒。

      这一倒,便中了沈清秋的圈套。

      原先欲向洛冰河脖颈的修雅此时已经转到洛冰河的背后,和他身前的沈清秋形成前后夹击的局面。

      洛冰河终于面色一凛,手向侧边的空气一击,狼狈地从侧边滚了出去。

      从他成为魔君以来,就没有任何生物能把他逼到如此境界。

      洛冰河病态地勾起了嘴角:“看来,师尊是铁了心的不想嫁。在这个天下,只要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到不了手的!”

      他终于执起了心魔,把一股股浓黑的魔气注入进去。

      这时围观的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洛冰河这是要下杀手。

      沈清秋厉声喝道:“要用魔气可以,你不准伤害到其他任何人!”

      洛冰河歪了歪头。从前那个白白嫩嫩的小弟子卖萌的招牌动作,现在被人人避之而不及的魔君做起来,令人实在毛骨悚然。

      他轻声说:“我不管什么其他人。师尊,你既然阻我,那我今日再顺便做一桩好事,反正你已恨我恨得够深了,对么?”

      “就一并把柳清歌这个祸害也除了吧。”

      他轻轻笑了一声,状似不在意地挥挥手指,动作轻松愉快,像是指使一只训练有素的小狗去捡球。

      但事实血腥得可怕。心魔剑几乎是转瞬间便来到了柳清歌的眼前,要不是柳清歌修为高强,甚至都没有抵挡的机会。柳清歌把乘鸾一提,两剑相击,发出清脆但又极为震耳的声音。

      这给了沈清秋反击的机会。洛冰河手边现在没有一件有用的武器,还要分心去对付柳清歌。

      沈清秋甩剑直指洛冰河喉间。洛冰河周身魔气凝出一道屏障,看似牢不可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洛冰河的最后一道防线了。一旦被攻破,他就只有失败。

      洛冰河也应当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一见柳清歌就无法抑制自己的恨意,用上所有本领去对付他。可偏偏柳清歌能挡下他所有攻击,这令他实在恼怒!

      他的心绪翻涌不定,心魔便会趁虚而入。当沈清秋开始攻击他的屏障时,他整个人都晃动了一下。

      心魔剑的反噬来了。

      洛冰河猩红着双眼,掐着太阳穴。

      不行,至少不能在这里被它反噬!

      柳清歌那边,心魔剑的攻势突然开始凌乱,而柳清歌也趁势摆脱了心魔剑的纠缠,飞身来到沈清秋这边助他。

      这两个人合体,攻击力堪比数颗核炸弹同时爆炸。

      洛冰河那可怜的屏障立刻溃不成军。他本人也喷出一口血来,面色铁青的捂着胸口,咬牙切齿道:“是我输了。要杀便杀吧,悉听尊便!”

      沈清秋与柳清歌对视一眼,都互相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忍。

      沈清秋抬手,向洛冰河施施然送去一道灵流,助他理清脉络。待洛冰河稍稍恢复,便对他道:“跟我来。”


      沈清秋领着柳清歌和洛冰河来到了灵犀洞。他施下一道结界,将其他人全都隔在外边。

      众人都有些不解。

      沈清秋做完这一切,这才从容不迫地道:“我要你,毁剑。”

      “毁了心魔剑?!”洛冰河又惊又怒,此时他已经与心魔剑血脉相通,毁了心魔剑就等于杀了他啊!

      “不错。动手吧。”沈清秋明白,导致洛冰河变成这样,一切的根源都是心魔剑。心魔剑会给洛冰河塑造另外一个人格,只要毁了心魔剑,洛冰河那残忍嗜血、也就是作为魔君的人格便会跟随着一同毁灭,这样两界便可太平。

      洛冰河咬了咬牙,一掌拍向心魔剑。沈清秋闪身到他身后,为他输送灵力。心魔剑不断振动,上面纯净的灵力与浓稠的魔气相互缠斗不休,终于碎成一片片。

      洛冰河也随即吐出血来。他倒在地上,身体痉挛着,明显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过了好久,洛冰河终于平静下来。他已经无法说话,动作极其微弱的弹了弹指尖,他的声音便回荡在灵犀洞中:“死前我还有一事,定要向师尊说明。”

      “宴会当日我并未对师尊不敬,或说是未遂。是柳清歌来带走了师尊。”

      一切昭然若揭事情和结果不言而喻。

      沈清秋面色古怪地看向一旁的柳清歌,却见那人面红耳赤,视死如归般朝着自己大吼了一句:“我心悦你啊沈清秋!”

      接下来便只有回音回荡在洞中。洛冰河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柳清歌紧紧闭住眼睛,不敢看也不敢听沈清秋的任何动作言语。

      忽然一双温软的手环上了他的腰间。沈清秋如释重负般“嗤嗤”地笑了出来,埋首于他的胸膛,喷吐着滚烫的气息:

      “傻瓜。”

      “你不早讲。”

      “害的我以为自己单相思那么久,可苦了。”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柳清歌直接捏着沈清秋的下巴就吻了上去,洞里只剩两人唇齿交缠的水声。隐隐约约能听到细碎的喘息,还有唇齿分离时两人的动情告白。

      “心悦你。”

      “我爱你。”


tbc.


﹌﹌﹌﹌﹌﹌﹌﹌﹌﹌﹌﹌﹌﹌﹌﹌﹌﹌


麦子的话:我其实不太会写打戏,关于心魔剑跟人格的那段,其实就是看了SCI谜案集心血来潮瞎编的,毁剑那段也是编的。我真心jio得我不配拥有三位数的热度😂😂😂还有,车会在番外补的啦!这都告白了,这篇就快完结了。大概就一个收尾了。可能会有点草率吗?

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剧情或提出建议哦!注意看细节哦。转载请注明出处。求支持评论关注红心蓝手!!!爱你们

麦子-珂珂睿鸭(开学佛更勿催)

【柳沈】流殇恋

OOC、xie教警告!!!

(重生之前和今生的剧情请参考02放过的链接)


08


      沈清秋头疼欲裂。

      他猛地睁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从来自大脑的黑暗中解脱。

      他环顾四周,是在一家位于人魔两界交接处的客栈。他几乎动弹不得。

      他浑身上下都酸痛极了,而且后面的某个地方还传来了羞耻的被使用过度的痛...


OOC、xie教警告!!!

(重生之前和今生的剧情请参考02放过的链接)


08


      沈清秋头疼欲裂。

      他猛地睁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从来自大脑的黑暗中解脱。

      他环顾四周,是在一家位于人魔两界交接处的客栈。他几乎动弹不得。

      他浑身上下都酸痛极了,而且后面的某个地方还传来了羞耻的被使用过度的痛。

      他的后颈酸胀无比。他试着释放出自己的信香,发现已经混入了另外一个乾元的味道。是松香。

      完了。

      他绝望地想。

      一定是洛冰河。

      他中了魅妖的迷香,被迫开放自己的身体,接纳一个乾元的存在。

      有作案可能,并且在他有意识的时候就对他动手动脚、做接下去的事情都顺理成章的,只有洛冰河。

      想到这里,他勉强一扯嘴角,苦涩地哼了一声。

      随后他莫名其妙地想到:

      柳清歌,我配不上你了。我脏了。加粗

      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会对朝夕相处的师弟产生这种情感?

      不过,大概也只有朝夕相处,才有机会产生这种情感吧?

      柳清歌,从开始到现在,我们注定不会有结局。



      沈清秋毕竟是修仙之人,即使是破了身,也并非像寻常坤泽那样痛苦难耐。他静坐调息半刻钟,便可以行动如常。他御剑回苍穹山之前,问店家要了整整三桶水,从上往下从里到外把自己洗了三遍,仍然还是觉得不干净。

      呵,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觉得自己是干净的呢?

      沈清秋自嘲地想道。

      回到苍穹山,岳清源立马迎了上来:“小垣,你有没有怎么样?那个魔君没逼你做什么吧?”

      沈清秋强装出一副欢快的样子:“没有啊!哦,对了,掌门师兄,那位魔君可是个故人呢。”

      “你可还记得那年我座下大弟子洛冰河?”

      岳清源眉头一皱,话语间隐隐透出一股火药味:“是他?”

      沈清秋听得心里咯噔一声,岳清源转瞬又松了神色:“那便好。想来,他是不会对你做什么事的。”

      他就是做了好不好!沈清秋恶龙咆哮。

      但是。


      真正的罪魁祸首柳清歌正在灵犀洞里鸵鸟式躲避,美其名曰闭关。

      柳清歌的内心怎样也平静不下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人光滑细腻的皮肤,由于药物作用而微微酡红的双颊,情到深处时略微有些沙哑的软糯声音……嘀嗒。

      一股热流顺着柳清歌的鼻子流了下来。

      柳清歌无声叹息,熟练的抹去鼻血。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八次了。

      他留在沈清秋身上的标记使他的腺体也微微发热。即使是他这样的临时标记,在两个人状态有变化时,它同样也会给主人相应的感应。

      他立马察觉到沈清秋回到苍穹山来了,并且心情还十分……悲怆。

      他立刻起身想要去找那人道歉,顺带着表明自己的心意。

      可是他在洞口就被人堵住了。


      沈清秋一脸古井一般平静无波的样子,不肯开金口赏半个字。

      柳清歌半天等不到人发话,心里有点慌。他倒是宁愿被沈清秋闹一通,也比这样来的好。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这种不祥的预感成真了。

      沈清秋:“我们以后还是尽少联系吧。”

      柳清歌直接呆掉。半响他才很受伤地开口问了一句:“为何?”

      柳清歌原以为他知道是自己做的,内心讨厌自己,但也不至于恨自己到这个地步吧?他一直以为自己和他之间有很深的情分,也一直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

      难道他错了吗?

      沈清秋苦笑道:“你我都明白,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只留给柳清歌一个决绝的背影。

      我还以为……总觉得这信香有些熟悉。

      不过,你这样的反应,看来是我肖想了你。

      对不起。


      沈清秋单方面封闭了自己。


tbc.


﹌﹌﹌﹌﹌﹌﹌﹌﹌﹌﹌﹌﹌﹌﹌﹌﹌﹌


麦子的话:离完结不远了!这里沈老师有1..懵,他不知道谁的信香是谁的信香😂😂😂话说我这么多天没更你们不会打我吧?不过放心,只要在完结之前能两百fo的话,我就把车给放出来。清明放假期间我第一次写了车,嘿嘿。

这篇完结之后,我计划开一个新坑,请问你们想看德哈的,还是忘羡的或者别的?反正欢迎点梗。

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剧情或提出建议哦!注意看细节哦。转载请注明出处。求支持评论关注红心蓝手!!!爱你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