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麻将

8192浏览    1403参与
西子啊

胡一天角色表

dt 他不香吗?

花无缺他不暖吗?

路垚他不皮吗?

盛淮南他不帅吗?

郑乾他不够努力吗?

江枫他那微微一笑你扛得住吗?

江辰难道不是你的理想型男朋友吗?

反正我总结一句话,无论这部剧火不火

人设不怎么样,只要是胡一天演的我追定了!!

胡一天爱了爱了

加油胡一天,麻将支持你!!!!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点个心心再走呗,谢谢❤❤

dt 他不香吗?

花无缺他不暖吗?

路垚他不皮吗?

盛淮南他不帅吗?

郑乾他不够努力吗?

江枫他那微微一笑你扛得住吗?

江辰难道不是你的理想型男朋友吗?

反正我总结一句话,无论这部剧火不火

人设不怎么样,只要是胡一天演的我追定了!!

胡一天爱了爱了

加油胡一天,麻将支持你!!!!




点个心心再走呗,谢谢❤❤

四十四滴雨的晴

「反战、中日友好」明智英树的过去

「反战、中日友好」明智英树的过去

(本文事件虚构,但是背景是广岛原子弹爆炸事件,同时为《雀魂》游戏的同人,有大量麻将元素,主题为反战与麻将简介)

(笔者在这里无论如何都想要强调:“麻将”,是一项非常正经的“运动”!和中国象棋,围棋那些棋类比赛一模一样!请不要再对麻将有偏见,也不要再把麻将归类于大妈们的运动了!如果有想对麻将运动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的读者,结尾处有对麻将运动的简介。)

「ロン!对对、ドラ3、満貫8000,计古役四连刻役满!」(手牌11p33s 222p 333p 444p 1p,ドラ1p)

「ツモ!リーチ、东、混一色、一气通贯,倍满16000...

「反战、中日友好」明智英树的过去

(本文事件虚构,但是背景是广岛原子弹爆炸事件,同时为《雀魂》游戏的同人,有大量麻将元素,主题为反战与麻将简介)

(笔者在这里无论如何都想要强调:“麻将”,是一项非常正经的“运动”!和中国象棋,围棋那些棋类比赛一模一样!请不要再对麻将有偏见,也不要再把麻将归类于大妈们的运动了!如果有想对麻将运动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的读者,结尾处有对麻将运动的简介。)

「ロン!对对、ドラ3、満貫8000,计古役四连刻役满!」(手牌11p33s 222p 333p 444p 1p,ドラ1p)

「ツモ!リーチ、东、混一色、一气通贯,倍满16000,计古役东北新干线役满!」(手牌123456789s1144z 1z ドラ9p)

这是在明智英树——魂天神社top选手常见的和牌。

在现代立直麻将种,古役因为各种原因在现代对局种删去,不计算在和牌役中,然而,魂天神社中有一位选手明智英树在比赛中,却还是经常做,并且大成功率做出古役。

在日常交流中,他告诉大家是自己奶奶的缘故。

“哦哦,是奶奶手把手教你麻将啊,”女仆九条璃雨表示理解,“怪不得你平时会做出古役啊,毕竟古役也是役种,已经刻在大脑里很难忘掉了啊。”

可是,这其中有一些词似乎触动了英树,“手把手啊……,我的奶奶……其实很早就失去了双手……”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璃雨也发现了自己好像说了些不该说的。

“别太紧张,没关系的,我从记事起奶奶就没有双手,我其实反而已经习惯了。在9岁那年,奶奶就离开了。”英树咬咬唇,略微地笑笑,但后来还是回归严肃。

“真遗憾……”众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安慰英树。

“不,其实奶奶已经很幸运了,其实,奶奶能够看见我,能陪伴我9年,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一件事了。”英树反而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这其中敏感的唯察觉到一些东西。“那个,虽然冒犯了,请问,奶奶走的原因是?”

“辐射。”

——

1945年8月6日,广岛。

一个黑色的家伙从天而降,在很短的时间里,耀眼的闪光在一瞬间吞噬了广岛。

当时不到20岁的上井惠子正在和她的朋友尝试着从中国来的不是很久的玩意——麻将。突然,房屋在一瞬间被崩碎,巨大的石块、木头瞬间埋没的惠子和朋友们。

后来得知,惠子所在的地点距离原子弹爆炸中心20km左右,房屋的倒塌是二次余爆。

现在人们所知道的事——死亡及失踪人数7余万,这其中不包括惠子。惠子比她的朋友们幸运,她为这次余爆献出的只是双臂而不是生命。在日本投降后,由于上井家族的主产业不在广岛,所以惠子逐渐恢复起来,在各个方面。

——

“奶奶一直有一份对“美”的追求,无论做些什么,都有将成果中带上“美”的信念,所以,她才能有一份对麻将的沉浸。”

“在别人只是将麻将作为一种娱乐休闲的时候,她却将每一局手中牌的组合视为一种美的享受。其实,在奶奶的牌局中,古役更加常见,因为……看那些非偶然役吧:四连刻,东北新干线,大七星,哪个不是整齐优美的呢?”

“失去双手后,爷爷明智平就变成了一个助手,爷爷也很赞同奶奶对美的追求和爱,爷爷是二战中主和派的军人,越是见证了战争的残酷和丑陋,就越能感受到和平与美的重要性吧。所以,爷爷便会帮助奶奶完成大部分对局,然后在局后会讨论每次切牌的优劣,这使得他们对于麻将的规则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到后来,他们成了早期麻将协会成员,并且成为科学麻将的许多开创者之二。”

“到了国标麻将面世之后,奶奶也对这种更多和牌形式的麻将产生了兴趣,所以其实我也对国标很熟悉。”

——

“世界上不仅是小小的麻将,还有无数美的事物,而丑陋的战争会将这一切都摧毁,所以,后人们,反对一切战争吧,别再让战争给人类带来创伤了。”上井惠子的遗书中这几行字尤为显眼,而小小的英树记住了它们。

——

“去过中国留学后,我了解了更多。日本和中国的关系需要再改变,日本要更坦诚,更勇敢,中国也要更友好,更包容。毕竟,冤仇宜解不宜结。”明智英树最后补充道。

——

的确,一切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只要这个“路”存在,就有“走完它”这个选项存在。我们还任重而道远。


【麻将是一项类似于棋类的运动项目。和棋类比赛一样,都是需要长期训练与积累,甚至麻将这项运动比棋类的思考还要复杂的多。就这样理解:目前,在几乎所有棋类比赛中,人类都输给了机器,但是目前世界最先进的麻将机器——日本的“苏菲”,也只是在“天凤”段位的“特上”称霸而已,它的学习深度还比不上“凤凰”位的人类雀士们。

世界上最广泛的正规麻将形式有两种,最广泛且通行的是国际标准麻将(简称国标),这种麻将可以说在接纳麻将历史的前提下,将“运气成分”这个最阻碍麻将发展的成分降到了很低,该种麻将偏向进攻,目前全世界都通行。

其二便是本文中使用的日本立直麻将(简称立直麻将),如名字一样,起源及通行地区为日本,该种麻将偏防守,在其本国高手的对决中经常都会有全盘防守的情况,通行地区也是全世界。不过其本国和中国沿海地区最盛。

有人会问:麻将不是中国的国粹吗?为什么世界第二有名的麻将竟然会是日本麻将呢?事实上,中国的麻将地域性太强,可以说五里之外,不同规则,而且中国无论哪个地方的麻将运气性都十分强烈,因此技术性就显得弱了许多。但是日本麻将的运气性相对来说十分低,技术性十分强。

举个例子,一个初学者(默认了解全部基本规则)和高手下国际象棋,初学者输的可能性是100%,相较于日本麻将,一个初学者和三个高手打日本麻将,输的可能性最少也能达到98%,而相对于其他地域麻将来说,初学者与老手之间赢的可能性不会差太多。而国际标准麻将目前笔者没有具体的了解。

笔者所耳闻的情况大约如此:现代立直麻将因为立直、振听、食替、宝牌这些规则的存在而具有最强的逻辑性,甚至,笔者私以为超过国标麻将。

与此同时,立直麻将对于学识的要求也很高。初学者需要做到快速算点,而高手需要了解数学方面的知识,如概率学,经济学(指计算切牌期望值等),同时对本人心理素质要求也极高,比如说虽然你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但是得到的结果不一定是最好的。这就要求你有虽然你精确判断完毕后却面临着糟糕结局的承受能力。】

西风多少恨

十三幺

麻将牌的起法是各式各样的。


有人先放在滑溜的指头尖儿上捻一捻,珍爱地摩挲,把那翠生生的骨牌沾一抹雪花膏的甜香,抑或是拿酱肉和炸鱼的余腥来替它包浆。有人偏爱耍偷牌那档子下三滥的猫腻,现行被人抓包,还要死皮赖脸地说:“不算,不算。”


喊了便作数,落牌便落定。麻将局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正理。切忌气急,焦头烂额时,急中怎生智?


各人中手底下码放着自家的百味,统统归拢在一十三张之内。


“一会子要去镇集上办年货,你有什么要添置的,快快告诉我。”母亲说。


“等我问问我十三姨。”我说。


“十三姨、十三姨!成天把你十三姨当观世音菩萨,供在嘴里头!”母亲怨声载道,“你的书读...

麻将牌的起法是各式各样的。


有人先放在滑溜的指头尖儿上捻一捻,珍爱地摩挲,把那翠生生的骨牌沾一抹雪花膏的甜香,抑或是拿酱肉和炸鱼的余腥来替它包浆。有人偏爱耍偷牌那档子下三滥的猫腻,现行被人抓包,还要死皮赖脸地说:“不算,不算。”


喊了便作数,落牌便落定。麻将局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是正理。切忌气急,焦头烂额时,急中怎生智?


各人中手底下码放着自家的百味,统统归拢在一十三张之内。


“一会子要去镇集上办年货,你有什么要添置的,快快告诉我。”母亲说。


“等我问问我十三姨。”我说。


“十三姨、十三姨!成天把你十三姨当观世音菩萨,供在嘴里头!”母亲怨声载道,“你的书读到哪里了?大字还有多少没写?”我怕挨责打,飞也似的跑掉了。


我母亲有一副翡翠面的麻将牌,平时藏在小皮箱里。接待寻常客,惯例是不舍得拿出来叫他们糟践。非得到有贵客来,她才肯屈尊降贵打开她的百宝匣。我唯独见过一次,是十三姨来的那一回。


她整个的是江南烟雨里的一树桃花,原封不动地拿八抬大轿卸到了石库门胡同的影壁前。恼煞了一巷的丫头子,羞煞了满庭的少年郎。


父亲对母亲说,是秋容到了,你好歹去迎迎罢。母亲说,明明你家的妹子,偏要我去迎。这样数落着,到底还是新篦了头发,收拾衣裳、整顿仪容,起身出去迎。


那时鸿弟尚小,大人常抱他在膝上逗乐。我闲得无趣,只得到庭中去祸害那些挂树上的香橼。一个不小心,便将佛菩萨的指头给拗断了,怕人寻问,好容易拿饴糖重新黏上去。再来瞧,已经都叫虫蚁给蚀坏了,心中气馁得很。


我家的水门汀前种了两丛竹,一丛是稀罕的紫竹,另一丛是斑竹。竹枝上斑驳血痕,尽是幽怨泪滴成。


我望见十三姨时,她的指肚正覆着一块泪斑,垂眉凝眸地出神。我亦看得有些痴了,一时竟辨不清,那究竟是斑竹泪、是杜鹃血,还是她指尖的丹蔻。


那指尖上,说来许是并未套上戒子的。不多几日,竟添了紫牙玉的一枚,抹翡翠牌时“钉铃钉铃”地脆响,响得人心紧牙酸。十三姨抿着嘴笑,将那戒子很洒脱地退下来。牌桌上有人便说,看那水头,真是了不得。十三姨只是笑笑,不作声。


太太们讨了去传看,啧啧称道不已。冷不丁有人打岔道:“这紫玉戒指当真稀奇,我听闻呀,那醉绡楼里的名伶秋娘手上也有一枚。”十三姨倏忽变了脸色,不痛不痒地说了句:“一辈子,谁还不曾扮过几桩戏么?”撂下牌局便走了。


接下去便起了流言,依约是说十三姨旧日的风评并不很好,诸如此类云云。母亲的翡翠牌,终有一日悄无声息地收进箱中。


按照江城地方的习俗,除夕那一夜的子时是要吃饺子的。傍晚时候,母亲便和妯娌们忙着张罗这事,和面的和面,拌馅的拌馅,切剂子的切剂子。


十三姨搬了板凳,坐下来,准备帮她们擀面皮。见状,母亲忙道:“十三姨,放着我来吧!”十三姨望了她一眼,张张口想说什么。终于没能说出,讪讪地走开了。


我的小舅舅在商务印书馆里谋了份文书差事,每月守着几两官俸过活,日子很有些拮据。贫寒是稍嫌贫寒了些,好在人有风骨,青布长衫配长白绒线巾,外加一副铜丝眼镜,收整得笔挺利索,不显酸腐。


初五那日,他带了新礼上门拜年,母亲连连道:“舒珩,自家人哪兴这样客气!”且说备的礼是哪几样?一套凌烟阁的天青瓷茶具给我父亲,一条瑞蚨祥的莲花绸子巾给我母亲。轮到我,好嘛,商务印书馆的汉语大词典、一支自来水笔。


“我想小玉明年该到学龄了,不知这些合用不合用。”他颇有些不好意思。


“难为你有心了。”母亲笑得眼眉弯弯,“这孩子!每日里只是顽,从不见她踏下心做一点功课。下面又还有两个小的,我来不及管教她。小玉,往后多向你小舅舅请教请教,人家懂学问,我们不懂。”两人又寒暄了一阵,母亲便进厨房去忙了。


家里来客,鸦片烟、水烟烧得烟熏火燎,堂前腊梅花骨朵都蔫了。和七大姑八大姨打过照面,好容易叫我得了闲,忙不迭逃出家门外。


冬月里天光澄明,云影徘徊。新雪洗碧空,江城浑似罩在水色琉璃盏中。十三姨添了件绒线衣,正在树下看书。我轻手轻脚绕过去,未曾想叫她发觉了。


她笑着引我到膝头坐,指着翻开的那一阙,朗声读道:“春山烟欲收,天澹星稀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她说:“这是讲有情人离别呢。她要他记住她衣衫的颜色,每逢看到春草,就一定会怀想到她。”


“十三姨,”我说,“你看那边一地白茫茫的,叫你想见谁了?”


十三姨不解其意,困惑地摇摇头。


“白围巾呀!”我说。


她愣了愣,才回过神来,笑骂:“你这鬼灵精!从哪学来的诨话?”


那天晚上爹吃酒吃醉了,两颊红红,满口胡言,便拿我小舅舅开涮,道:“我说舒珩,你整日里围条白围巾,是脖颈怕遭风寒么?”


“哪里,哪里,姐夫说笑。”小舅舅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只是习惯了而已。”


“围巾虽好,可是嫌着有点太素净。”爹说,“我有个妹子名唤秋容,心灵手巧、人才出众,回头叫她替你另打一条红的。”十三姨坐在灯火幽微处,低垂眼眉。


第二日小舅舅跑来盘问我:“昨日见你家来了生面孔,不知是何人?”


我早知他暗自心怀鬼胎,故意高声答道:“噢!你大概是说我十三姨吧?”


“嘘!你嚷什么?”小舅舅慌忙呵止我。


哼,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说说又怎的。怪得是你做贼心虚,怕人窥听。


“她是你父亲那边的妹妹,按理你该唤她‘小姑’,怎么叫起十三姨来,岂不是乱了辈分?”小舅舅继续问。


“不知道,”我说,“人人都叫她十三姨。”也许她在他们那一辈里排行十三,又或者她是农历十三出生,却不得而知了。


“她平素喜欢些什么玩意儿?看些什么书?都结交什么样的伙伴?”他连珠炮似的,没头没脑甩出这一大串问话,倒把我问懵了。回他一句:“等我问问再告诉你。”


我信守承诺,来日“回禀”他:“十三姨说了,她爱吃满福记的甜糕点心,但不能多吃,怕蛀伤牙齿。酸的、辣的零嘴,无事也都吃。”我说,“她常听戏,单爱听《玉堂春》的苏三起解,就是那‘苏三离了洪桐县,将身来在大街前’……”


“蛮好,”小舅舅将头点一点,忽然问:“你没向她提起我吧?”


“我假托是我娘向她问的。”我说,“若非缺心眼,哪敢跟她和盘托出呀。”


初九,梨园戏班子进城。父亲做主,要每人点一出戏来贺新年,他自点了《战太平》。母亲偏爱《锁麟囊》,我挑了《泗州城》,心心念念要看美猴王智斗哪吒三太子,金箍棒大战火尖枪。


小舅舅思忖再三,道:“替我添一折《苏三起解》。”我暗叹,他真油滑,只见十三姨的目光幽幽,果然流转到他身上去了,眼波里带着几分探寻。


“言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旦角的苏三戴枷送审,唱词缠绵悱恻。“未免太凄楚了些。”小舅舅慨叹道,“好端端如花似玉的人儿,说铡,便也就铡了么?”


“铡了,倒还好些。”十三姨轻叹,“如花美眷,溅血在高台前,大家可怜,才替她书成这一篇传奇,叫听者流泪。待要是人老珠黄,模样可憎,活也便活成了一桩笑话,不知要惹多少人唾面。”


闲来无事,十三姨约着我们打麻将。“我不会麻将牌。”我说,“脑子太不灵光,那么好些牌,直晃得我眼都晕了,捣腾半天也捣腾不明白。”


“学学也就会了嘛,谁还不是从不会到会呀。”十三姨说。


十三姨真会来牌。我们三缺一,她一人能管两副牌。脸不红,心不动,手不乱。趁着时运,磕几粒瓜子的功夫,便自己掀了一门“杠上开花”。


她嗑瓜子也文雅得很,不像那些娘姨妯娌似的,把瓜子壳到处乱吐一气。玉齿轻阖,将瓜子剖作分明的两片小月牙,用手轻掩着,壳都裹进雪白的一方帕子里。一举一动拿捏得那么讲分寸,姿态又得体,样子又美,从不会叫人看了生厌。


“秋小姐很像是过去的大家闺秀。”小舅舅又是读出了我的心里话,拿出去献宝。“非常娴静文雅。”


“我是底下人,不是大门大户人家出身。你这样捧杀,我担受不起。”十三姨“哧哧”地笑了,“老太太、少奶奶们瞧我不上,连麻将桌都撤了去呢。”


“我来牌便是实心来牌,惯不爱听女人家们闲话。”十三姨说,“百十张嘴在那里编排生事,比夏夜里蚊蚋还厉害些,一年四季不消停,更没处可找蚊帐来装上。”


我们都笑。


正月十五那天晚上,车如流水马如龙。小舅舅领我们上街去看花灯:莲灯、龙头灯、走马灯、六角宫灯……个个花哨,样样不同。灯里藏了有字谜,猜中了,可以拿去换铜板。


小舅舅抽了一张:“斜月伴三星,桥下来会友。”并不作声,拿给十三姨瞧。十三姨看过之后,不知怎的红了脸,道:“我不懂这些。”我也凑近去看,问:“谜底到底什么呀?”小舅舅说:“是十三。”


临街有小吃铺子,十三姨喝鸭血粉丝汤,多要了香菜,又加辣子、加香醋。她叫我尝尝看。我喝一口汤,吃了一小块鸭血,很浓、很鲜,比琼脂豆腐还味美些。


热汤在冷风里飕飕地蹿着水汽,辣油冒得叫小舅舅额上泛冷汗。他对店家说:“一碗汤圆,不加辣。”店家笑吟吟回话:“吃汤圆可没有加辣的。”


人群忽然喧哗起来,便见一个汉子提了桶上前,桶里装着黑漆漆的物什,白烟滚滚喷腾而出。“小玉,仔细瞧,马上要打树花了。”小舅舅提醒我。


我定睛去看,只见那人将一柄巨大的长勺伸进桶中,舀出一勺融化的铁浆,轮圆臂膀向半空中泼洒而去。火花在刹那间迸溅,凌空中炸开飞火流星,像凤凰于飞,翱翔天地,连黑夜都为之震颤,刹时转为白昼,上下通明。


“这正是‘宝烟飞焰万花浓’啊!”十三姨叹道。元夕夜,烟花在城门前绽开璀璨千树,照亮的是他们二人相视而笑的眼。


中夜回到家,我倒床上就睡。做了个黑而甜的梦,忽然醒了,不知是白天黑夜。在暗屋里半睁半闭着眼,支棱着耳朵听楼顶上有人在闲话。我猜,正月十五月正圆,他二人约莫是爬上屋檐去望月亮了。听到一半,我只觉心里“砰砰”乱跳,耳根发烫,后来不知怎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怎么,这事情到底是叫母亲得知了。“俩人翻墙爬沟,不知在干什么好事。”母亲啐了一口,“舒珩确是我家幺哥儿不错,她究竟算你哪一门的亲戚?”


“是义伯的女儿。”父亲说,“她这些年也过得不容易,你别太难为她。”


“我难为她?你也不看看,你的眼睛长到她身上去了!”母亲说,“唉,舒珩的心叫那丫头勾得野了,现在连小玉都不听我的话!元月一过,趁早打发他们走。”


十三姨随小舅舅去了北平。我替她磨的一十三张骨牌还藏在抽屉里,没舍得拿出来。饼不圆,条不直,我实在不好意思送给她。想着将来有机会,一定买一副上好的送给她,煞煞翡翠牌的风光。


临行前,她把字谜交给我。“小玉儿,你小舅舅诓你呢,这谜底,倒未定是十三。”


我那时年少不经事,后来终有一日才晓得:斜月伴三星,桥下来会友,一笔一画写就,圆圆整整,正是十三画。




努力画画的D-Y
💚發💚 想打麻将😶

💚發💚

想打麻将😶

💚發💚

想打麻将😶

朝闻道

对 王 之 王 - 雀魂

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艺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十赌九输第八本场能点七番六宝五里只好抢四三二位一炮升天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童可笑可笑

牌桌上,索无绳,筒无框,堂堂雀士飞翔飞翔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恰恰

马马虎虎战战兢兢把把明明白白

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

一金充铳,铳上铳下铳对家

我上等威风,显现一身虎胆

你下把被飞,点的全是单骑


[图片]


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艺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十赌九输第八本场能点七番六宝五里只好抢四三二位一炮升天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童可笑可笑

牌桌上,索无绳,筒无框,堂堂雀士飞翔飞翔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恰恰

马马虎虎战战兢兢把把明明白白

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

一金充铳,铳上铳下铳对家

我上等威风,显现一身虎胆

你下把被飞,点的全是单骑







XS。
有关于新型狗贼源石病的题材。。...

有关于新型狗贼源石病的题材。。。好像是8了

滥用职权的屑警官陈sir

请大家将八筒交给民警!

有关于新型狗贼源石病的题材。。。好像是8了

滥用职权的屑警官陈sir

请大家将八筒交给民警!

月桦
这就是我的寒假了。。。 (强迫...

这就是我的寒假了。。。

(强迫症极度舒适)

这就是我的寒假了。。。

(强迫症极度舒适)

代数式

今天群聊的时候说到了我昨晚做梦打“穷哈麻将”的事,感觉国麻要是成这样小年轻可能就会喜欢了。

今天群聊的时候说到了我昨晚做梦打“穷哈麻将”的事,感觉国麻要是成这样小年轻可能就会喜欢了。

你的壁纸呀~

收藏起来吧,今年过年你将不是局外人,

可以给我个关注mua~

收藏起来吧,今年过年你将不是局外人,

可以给我个关注mua~

战绩狗---战绩自动分享

麻将碰牌、杠牌、猜牌、停牌技巧---熊猫麻将战绩自动分享

      熊猫麻将战绩自动分享到闲聊,没有延迟, 闲聊战绩自动分享只需要将我们的战绩狗机器人拉进群里,然后提供闲来合伙人账号、闲聊群名字、亲友圈ID给我们绑定就可以了,绑定成功后既可以自动分享了,安全稳定。需要点我
      如何碰牌——碰牌不同于吃牌,因为吃牌毕竟只有一种选择,就是说上家打什么你就吃什么,对碰牌来讲呢除你之外其余三家的牌你都可以碰,这种情况往往会有一种比较不好的后果由其是对于初学者他可能会乱碰一气。我自己打牌的时候就有这种经历在刚学牌的时候特别喜欢碰,有对子这样的话来一碰...

      熊猫麻将战绩自动分享到闲聊,没有延迟, 闲聊战绩自动分享只需要将我们的战绩狗机器人拉进群里,然后提供闲来合伙人账号、闲聊群名字、亲友圈ID给我们绑定就可以了,绑定成功后既可以自动分享了,安全稳定。需要点我
      如何碰牌——碰牌不同于吃牌,因为吃牌毕竟只有一种选择,就是说上家打什么你就吃什么,对碰牌来讲呢除你之外其余三家的牌你都可以碰,这种情况往往会有一种比较不好的后果由其是对于初学者他可能会乱碰一气。我自己打牌的时候就有这种经历在刚学牌的时候特别喜欢碰,有对子这样的话来一碰一个,感觉这样比较容易胡了,但在实际上就会发现有些牌该碰有些牌不该碰。

        如何杠牌——杠牌和听牌相对比较简单,给大家介绍几个原则就可以。从杠牌这个角度来讲呢,如果下家打出一张牌正好是你想要杠的牌的话要杠,因为时间上你要是杠牌了你就多一次抓牌的机会。再者如果手中的牌行十分不好不妨杠它一下换换牌道。

        如何猜牌——打麻将如同用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兵法上的原则就应该用的上。说到猜牌分为两种一种是对牌手的观察,另一种是对牌的观察。对牌的观察又分为两种,一是观察方程里已经出来的牌再者就是观察其余三位的摆牌位置和手式,当然这要实践经验累积。

        接下来我们来说说如何听牌,听牌有这样几个原则,第一个宜早不宜晚早听牌比晚听牌好,还有一个就说听的面广比听的窄好这是一般性原则听熟张比听生张好,需要注意的两个问题是如果你和上家听的是同一个牌,就要尽力避免听到一个路子上要赶紧换牌因为他是你商家同时庄家更应该注重这问题。第二个原则就是久听不胡,就是你听很长时间的牌就是不会有机会胡,那么这个时间就要及早的改弦易辙换条线路。

👙 Viki_ 小包子 👻
原平路附近寻找麻将搭子 有木有...

原平路附近寻找麻将搭子  有木有🙋🏻‍♂️🙋🏻‍♂️🙋🏻‍♂️ 有的话➕vx345213301

原平路附近寻找麻将搭子  有木有🙋🏻‍♂️🙋🏻‍♂️🙋🏻‍♂️ 有的话➕vx345213301

打牌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