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麻辣小龙虾

24287浏览    635参与
不惊寒
嗯????嗯嗯嗯????不是,...

嗯????嗯嗯嗯????不是,这俩???????

嗯????嗯嗯嗯????不是,这俩???????

暮云渐杳

【麻京/京麻】如故(2)

本篇主麻京

————————————————


麻小现在回忆起从前的事,就像是在看个笑话。


耀之洲大战之后,阴差阳错的被留在了竹烟。那个家伙,表面对他予取予求,却还是掩盖不住他眼神里对他的那种防备和疏离。每次靠近,他永远都只能触到他那层无形冷酷的结界。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后来,他无意之中得到了远古传下来的神器——时空之轮,意外的从上面残留的米饭神识中获知了肇始之神,将用时空之轮重启世界的消息。


他告知那些废物,可没人信他。京烤没有像别人一样说他居心叵测,却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拂袖而...

本篇主麻京

————————————————


麻小现在回忆起从前的事,就像是在看个笑话。

 

耀之洲大战之后,阴差阳错的被留在了竹烟。那个家伙,表面对他予取予求,却还是掩盖不住他眼神里对他的那种防备和疏离。每次靠近,他永远都只能触到他那层无形冷酷的结界。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后来,他无意之中得到了远古传下来的神器——时空之轮,意外的从上面残留的米饭神识中获知了肇始之神,将用时空之轮重启世界的消息。

 

他告知那些废物,可没人信他。京烤没有像别人一样说他居心叵测,却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拂袖而去,离开了竹烟,独自寻找毁灭时空之轮的方法,却不想在强化终结之轮的过程中,被圣教鸡丝汤用摄魂铃控制了灵识。

 

一场比耀之洲大战更骇人的毁灭开始了。

 

他以一人之力,背负圣教,抵抗了几乎整个大陆的势力,成为了令人谈之色变的“邪神”。

 

昔日算不上好友的好友再次站在了队立面,但结局确却是毋庸置疑。

 

他摧毁了竹烟,抓走了京烤,把他囚禁在了那座空荡荡的,除去一些堕神,就只剩他一个人的地下宫殿百般折辱,将那朵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岭之花残忍地碾烂在了泥里。

 

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里,也就只有他能陪着他。

 

他曾经掐着他的脖颈问他是不是很恨自己。他怎么回答的?他不记得了。大概只是用那种参杂着怜悯,倔强和其他不知道什么感情的复杂眼神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吧。

 

可谁又能想的到呢?到了最后,这样一个人,渡尽了全身所有的灵力给他,帮他摆脱了摄魂铃的控制,恢复了灵识,自己却因灵力枯竭消散了。

 

最后一句,也不过是对他说:

 

“我从未恨你。活下去,守好这个世界,拜托了。”

 

 

多可笑啊,等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才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太晚了吗?

 

时空之轮已经启动,纵使米饭的神识回到了那个空壳,重获了灵力,那也已经来不及了。他所说的话,是真是假,还有什么意义吗?

 

他祭出了终结之轮,企图和米饭一起摧毁神器,结果呢?神器损坏时迸出的强大的力量生生撕裂了时空,将他抛到了这种地方,那个世界……回不去了。他苟且偷生,无能为力。

 

而如今,故人非故,所谓镜花水月,有何其荒唐可笑?

 

明明是一样的人啊……

 

 

 

 

他揪住烤鸭领子的手被对方缓缓掰开。

 

烤鸭冲他笑了笑,转身去了来者身边,轻车熟路的从他手中接过了袋,替他擦去了额上的汗珠,笑言到:“多谢了,小龙虾。”


如沐春风。

 

那是麻小一辈子都求而不得的东西。

 

京烤过去没有这样对过他,以后也再不会,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讨厌他的吧。

 

他等了那么久,直到爱几乎都变成了恨,也不过这样……

暮云渐杳

【麻京/京麻】如故(1)

我听见你说你爱我,


可惜,


那个你不是你,


那个我也不是我。


——————————————————


梦。


麻小更愿意相信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明明是一了百了的死亡,却在最后一刻脱出生天。


他躺在床上,没睁开眼,却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这样熟悉却陌生的味道,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是竹烟,那个他曾经住过几百年的竹烟,那个被他一把火烧成灰烬的竹烟,那个他后来无数次的想回,却再...




我听见你说你爱我,

 

可惜,

 

那个你不是你,

 

那个我也不是我。

 





——————————————————





 

梦。

 

麻小更愿意相信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明明是一了百了的死亡,却在最后一刻脱出生天。

 

他躺在床上,没睁开眼,却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这样熟悉却陌生的味道,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是竹烟,那个他曾经住过几百年的竹烟,那个被他一把火烧成灰烬的竹烟,那个他后来无数次的想回,却再也回不去的竹烟。

 

多虚假啊,如果回到了从前,那一切,大概还能挽回吧。

 

他睁开了眼睛。

 

屋顶横木上的花纹因为他胸口阵阵难耐的疼痛而扭曲着,盘成一条条张牙舞爪的蛇,就像是很久很久之前,他们初识的那一天。

 

那个人,坐在床边的太师椅上,轻声问他:“你醒了?”

 




“你醒了。”

 

一个同样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传来,像是迫不及待的要印证他的想法。

 

他猛地抬起身,不顾伤处被牵扯,撕开了血肉模糊。

 

“别乱动,小心伤口裂开。”托着烟杆的棕发青年坐在太师椅上,眯着眼看他,眼里一闪而过的警惕被迅速掩下,换上了温和无害的淡淡微笑。

 

麻小抓紧了身下的被褥,一时间难以将他同从前的那个人区分开来。

 

但是,他很快发现了不对。

 

尽管两个人的外貌、声音乃至下意识的习惯都几乎一模一样,但这个人,他绝对不是自己过去认识的那个……北京烤鸭。

 

他的锋芒尚在,周身的棱角和威压还没被刻意抹去,比当年第一次见到的北京烤鸭更加让人恼火和讨厌。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没有被他完全掌控在手心里的感觉。

 

“你是谁?”他咬着牙问他。

 

对方轻笑了一声,缓缓地吸了口烟,启了朱唇:“在下北京烤鸭,请多指教。”

 

“不可能!”麻小当即出口反驳,他挣扎着坐了起来,“你不是北京烤鸭。”他怒视着他,嘴角竟吐出了狰狞的红色火焰。

 

青年冲他扬了扬嘴角,微微向前倾身,向他凑近了些:“哦,是吗?这么说……你之前是认识我的了?”

 

麻小突然出手揪住了他的衣领,再次将他拉近:“你到底是谁!”

 

两人的神色交锋着,谁也不肯退让半分。

 

就在这时,一个更令麻小意外的声音出现了。

 

“烤鸭,我回来了!”张扬而不羁的嗓音从门外响起,火红的身影尚未敲门就风一般的闯了进来,“我给你带了紫……”

 

一张和麻小几乎完全相似的脸出现在了充满了火药味的房间里,又激起了一阵扰动。

 

在看清房间里的情形和床上人的样子时,他原本欢欣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又瞬间被敌意取代。他飞快地敛去了笑容,皱起了眉,在手里续起了一样火红的灵力。

 

烤鸭似是没听到来者的话,也没感受到他隐隐释放出的灵力和怒气,依然镇静而略带窥探的欣赏着麻小错愕的表情。

 




有意思,真有意思。






——————————————

两个攻的第一次交锋🌝


要老命了


暮云渐杳

麻小向御侍大人表白啦!!!

提前发个贺文😏


情人节都让cp过了,520总该轮到卑微工具人御侍大人了吧🌚


短打短极了


下文请自行带入🌝


ooc严重极了重极了极了了


————————————————


今天天气很热,御侍大人本来不想出门,但她一想到明天小龙虾就要从日本回来了,就忍不住跑去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准备犒劳犒劳他。


汗滴滴嗒嗒地从额头上滑落下来。她费力地打开了房门,却惊讶的发现自家的沙发上坐了一个男人。


白色齐肩长发,黑色西装,红色的眸子……


居然是……小龙虾!!!


她一...

提前发个贺文😏


情人节都让cp过了,520总该轮到卑微工具人御侍大人了吧🌚

 

短打短极了


下文请自行带入🌝

 

ooc严重极了重极了极了了



————————————————



今天天气很热,御侍大人本来不想出门,但她一想到明天小龙虾就要从日本回来了,就忍不住跑去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回来,准备犒劳犒劳他。

 

汗滴滴嗒嗒地从额头上滑落下来。她费力地打开了房门,却惊讶的发现自家的沙发上坐了一个男人。

 

白色齐肩长发,黑色西装,红色的眸子……

 

居然是……小龙虾!!!

 

她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是提前看见他太过意外,还是被他这身新造型,迷得神魂颠倒。

 

“你……你不是说明天回来吗……”她做梦似的呓语着,完全不敢相信。

 

对方挑了挑眉,站了起来,向她走近了。

 

巨大的身高差让她不得不仰视他。

 

“怎么,不欢迎我?”

 

“哪有哪有!”她连忙否认。

 

麻小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之后……居然伸手想要将她搂过去!

 

“诶诶诶小龙虾你……”

 

“怎么了?”他低下头看她,眼里带着从未见过的宠溺的笑意。

 

她不知道怎么就这样被他看红了脸,于是手忙脚乱的想要推开他:“你今天怎么……嗯——刚刚出了很多汗,你别……”

 

“出点汗怎么了?御侍大人还是很香啊。”

 

“就是,你先让我去洗个……诶,不对,你刚刚说什么?还有你刚才叫我……”

 

“御,侍,大,人。”他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没再带任何戏谑的意思,“听的够清楚了?”

 

他忽然上前了一步,骤然拉进了两人的距离,并将她抱在了怀里。

 

他低下了头,白色的长发抚上了她的脸颊,耳边坠的红色流苏落上了她白皙的颈。

 

舌尖微热的温度落在了额头,轻舐去了不知因何滚落的汗珠。

 

“知道为什么提前回来吗?今天是520啊,笨蛋。”他吻上了她的唇,霸道至极却也温柔至极,“我喜欢你很久了,跟我签订契约吧,御侍大人。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你再逃不开我,我也不会放你给其他人……”

 

那双抵在西装上的手终于揪紧,有松开,缓缓攀上了对方,辗转缠绵,难舍难分……




 

——————————

 

感觉写的很难……但是,我爽了


http://p2.dddwan.com/Recommend/set/1623327 

永久上线的虾皮,,,我可以慢慢攒了🌚虽然不能第一时间拥有它hhhhh你们别太快,让我第一个晒好嘛🌚(券还差一千钻还差两千五了解一下我。。。

请赐我皮肤券吧!!!

凉老板

做下麻辣小龙虾,制作有点麻烦。

做下麻辣小龙虾,制作有点麻烦。

暮云渐杳

【麻京/京麻】如故(0)

发个预告预警


虽然我认为sp麻小和ur麻小是一个人,但是,剧情需要,我把他们区别开了


如题,麻京京麻均有涉及注意避雷


本篇我流


麻京   sp麻小(文中称麻小)×烤鸭

京麻   烤鸭×ur麻小(文中称小龙虾)


这两个烤鸭不是一个烤鸭🙃

大概就是平行世界的又一次奇妙交汇(不是)


麻小走了邪神路线(烤鸭?)但是对抗肇始之神失败,在世界重启的前一刻因为米饭的技能(?)穿到了小龙虾的世界(这里具体还是按若错中我私设的世界但攻受变了)但最后还是回去改变了重启的结局(?)


差...

发个预告预警


虽然我认为sp麻小和ur麻小是一个人,但是,剧情需要,我把他们区别开了


如题,麻京京麻均有涉及注意避雷


本篇我流


麻京   sp麻小(文中称麻小)×烤鸭

京麻   烤鸭×ur麻小(文中称小龙虾)


这两个烤鸭不是一个烤鸭🙃

大概就是平行世界的又一次奇妙交汇(不是)


麻小走了邪神路线(烤鸭?)但是对抗肇始之神失败,在世界重启的前一刻因为米饭的技能(?)穿到了小龙虾的世界(这里具体还是按若错中我私设的世界但攻受变了)但最后还是回去改变了重启的结局(?)


差不多是这样(这个简介看起来好无聊。。。)具体不能透太多不然没意思🌚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说不上那对多一点,雷的请避开


会模仿一下二哈(看过的都懂🌚没看过的等着吧)


会更得很少,因为我还有点梗没写,但是不写麻京我又很难受




柠檬鹿

麻辣小龙虾里放点儿稻香村买的小麻花可太好吃了,尤其刚出锅的时候酥脆的口感吃得我差点儿落泪(没有x

麻辣小龙虾里放点儿稻香村买的小麻花可太好吃了,尤其刚出锅的时候酥脆的口感吃得我差点儿落泪(没有x

芝芝芝芝麻糕

食契麻辣小龙虾相关~
转自日本画师甘多

(授权在我发的第一条p7)

前两张是御侍诶我好了!!

食契麻辣小龙虾相关~
转自日本画师甘多

(授权在我发的第一条p7)

前两张是御侍诶我好了!!

芝芝芝芝麻糕

【食之契约】麻辣小龙虾

转自Twitter&Pixiv日本画师甘多

(授权在我发的第一条)


我虾真的是能耍帅又能被调戏~(什

【食之契约】麻辣小龙虾

转自Twitter&Pixiv日本画师甘多

(授权在我发的第一条)


我虾真的是能耍帅又能被调戏~(什

芝芝芝芝麻糕

【食之契约】

转自Twitter&Pixiv日本画师甘多

关于小龙虾的漫画~

不太懂日语,没得翻译啊,抱歉qaq

(授权在我发的第一条)

【食之契约】

转自Twitter&Pixiv日本画师甘多

关于小龙虾的漫画~

不太懂日语,没得翻译啊,抱歉qaq

(授权在我发的第一条)

暮云渐杳

【麻京】殊途(下)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能被爱的人,从来都不是。 


他走到了那个男人跟前,松开了他手上的粗绳,拿出别在腰上的枪,从里面取出了几颗子弹,将子弹的火药撒到了他肩头的那个伤处。 


细长的蝴蝶刀飞快地从体内拔出,发出了扑哧的一记响声,带着滚烫的鲜血四溅。 


打火机啪的一声燃起,在他伤处点燃,蹿起几簇猩红的火苗又旋即熄灭。 


麻小皱了一下眉,手指蜷曲了起来,却没有从失血过多的昏迷中清醒过来。 


“不过是怕你死了。”烤鸭重新将他松松的捆好,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位置上,掏出纸巾沉...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能被爱的人,从来都不是。 

 

他走到了那个男人跟前,松开了他手上的粗绳,拿出别在腰上的枪,从里面取出了几颗子弹,将子弹的火药撒到了他肩头的那个伤处。 

 

细长的蝴蝶刀飞快地从体内拔出,发出了扑哧的一记响声,带着滚烫的鲜血四溅。 

 

打火机啪的一声燃起,在他伤处点燃,蹿起几簇猩红的火苗又旋即熄灭。 

 

麻小皱了一下眉,手指蜷曲了起来,却没有从失血过多的昏迷中清醒过来。 

 

“不过是怕你死了。”烤鸭重新将他松松的捆好,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位置上,掏出纸巾沉默的擦着那把刀。 

 

 

 

 




 

“烤鸭你真是……干什么替我挡枪!我本来不会被……” 

 

为什么? 

 

“嘶——有些人果然是死于话多……你别盯着我了,我没事。你看你黑眼圈都熬出来了,快去休息吧。” 

 

为什么? 

 

“今天晚上的烟花真美……等等,又有案子了!?真的是……我要走了,那个……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不许拒绝!” 

 

为什么? 

 

湿漉漉的吻印在额头,烙下一片清凉,像是此后无数场景中的默契在此刻连结。 

 

 

 





 

真可惜啊,如果…… 

 

手上传来一阵刺痛,生生拉回了他飘忽的思绪。是那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他的手指。 

 

他挑起嘴角嘲讽的笑了一声。 

 

哪有什么如果,自欺欺人罢了。他不过只是贪恋那种被人保护和关心的感觉,至于是谁,那都无所谓。 

 

他将血抹到了唇上,妖艳的不像个人间的俗物。 

 

 

 





 

 

“烤鸭,快带上那个混蛋,赶紧撤!那帮废物……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黑布丁闯进门来,急切地催着,“算了,不带他了。” 

 

“什么。” 

 

刚松下绳子的烤鸭愣了一下,没明白她的意思。 

 

少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管红色的针剂:“他们不是想找他回去吗?那就让他回去。” 

 

“这是什么?”他伸手挡下了她手里握着的针管。 

 

“堕化的药剂。”黑布丁说着就要挣脱开,却没有做到。 

 

烤鸭眼神暗了暗,抓着她的手,不让针尖落下。 

 

黑布丁抬起头迟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冷笑了一声,将手扶上了他的后颈,靠近了他的脸:“怎么,舍不得了?心动了?”少女的眸子闪着诡谲的光,带着笑却看不出笑意。 

 

“怎么可能,我……” 

 

“那你又为什么阻止我,嗯?早些年你同他们的深仇大恨你都忘了吗?他们杀了你的父母,他们为那帮混蛋出生入死,结果呢?死于自己人的枪下!如今他们的儿子还爱上一个杀死他们的仇人。多可笑啊?或者说北京烤鸭你当了十年的假警察,就真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了?让我猜猜那些人该不会也是你引来的吧?毕竟这地方就我们三个人知道。” 

 

烤鸭手上的力道渐大,黑布丁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 

 

“小公主她的死……不会也和你有关吧?”她的手指摩挲着他颈部的一个位置,让他又想起了针尖扎进后颈时的苏麻和疼痛,“放开我你个蠢货。” 

 

烤鸭松开了手。黑布丁狠狠的将针管扎麻小的颈部。“砰”的一声,火药四散开来,在空中弥漫出一股硫磺的味道。她手顿了一下,却还是固执的向目标挪去。于是又是一枪。玻璃管被炸碎,液体飞溅。 

 

少女艰难的转过了头,眉心间赫然点着一个血洞,红色的液体淌了下来,遍布在她的脸上,狰狞而恐怖。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她笑了起来,似乎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恐惧,她抬起手指向了他,“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得好死……”她散发着癫狂神色的眼睛终于停住了不动,娇小的身躯直挺挺地躺在了血泊里,眼角在阴暗的房间里闪过了一丝光。 

 

在那最后一刻,她耳边仿佛响起了回声,像是天使的召唤,天真的一尘不染—— 

 

黑布丁,来给我带上皇冠吧…… 

 

 

 

 

 




 

 

烤鸭垂下了颤抖的手。那把管身还发些热的枪掉在了地上,没了声响。他蹲下去,将麻小拖离了那滩血泊,扯开了他的衣襟,抽出了腰际上的刀,在那刚结痂的伤口上又加了几笔。 

 

“蠢货。”他最后看了一眼他,走出那间阴暗的密室,朝着天空开了两枪。他知道很快就会有人顺着枪声过来带走他,至于自己……他不知道。 

 

 

 




 

三天后。 

 

“队长。”穿着常服的青咖喱站在麻小床前,向他汇报工作,“那个死在密室的女子确实是黑布丁。法医检测到了她手上残留的药剂,是堕化的诱发剂,药效比现在黑市上卖的至少强十倍,可以说几乎是百分之百致堕。黑布丁死了,我们追查的那个制药链难以维系,很快就可以捣毁了。” 

 

“烤鸭呢?”他抬头看他。 

 

“他……”青咖喱不知道怎么开口。 

 

烤鸭的父母当年再追捕仰望星空的时候不幸牺牲,作为烈士子女,他受到了局里很多的照顾,他自己也很争气,很快就顺利的升到了副队的位置。他和队长麻小谈恋爱的事,在局里人尽皆知,可谁知道…… 

 

“说,怕什么。” 

 

青咖喱稳了稳,深吸一口气,终于说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他瞄了一眼麻小,见他没有太大的反应才接了下去,“是死于一种慢性的毒药,潜伏期很长,必须每月服用一种特殊的药剂才能延缓毒性,恐怕是黑布丁给他打的,为了防止他叛变。可能在来警队之前就已经……而且不知道黑布丁用了什么办法,加速了毒性的发作,本来是不会那么快的……”他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了一把银色的刀,“这种毒发作起来很痛苦。” 

 

青咖喱没说下去,可麻小明白,他肯定是用这把刀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他接过了刀,让他出去,自己在病房里默然地发着呆,一点一点的抚过那把利刃。 

 

肩头被火焰灼烧的芜杂之上,一个干净的“J”印在上面,荒唐的像个愚蠢的“Joke”。 那温和又倔强的笔锋一如当年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北京烤鸭,请多指教”,一样干净的字,不再一样的彼此。




 

愚不可及……到底是谁愚不可及,又是谁沦陷于黑暗,自断生路? 

 

他再没机会去问他,毕竟,在那一天,他们就已经在死生之间错过了。







——————————

写be会上瘾确信,不能鸽,我不能当鸽子🌚


啊啊啊啊,我有在写你们的点梗啊,有在写,就是出的比较慢,而且oocwww太难了。。。麻小啊看看我为你付出了什么你怎么还好意思不到我的卡池里来!!!

暮云渐杳

【麻京】殊途(上) BE

闷热的空气在狭小的房间里缓慢流动,带着无数细小灰暗的尘埃,偶尔飘进铁窗中透入的一束光里,就折出了一层一层的柔和光亮。


身上裸露的伤口开始密密的发痒,冷水混着汗滴淌进,带出了一丝灼灼的痛感。


麻小垂着头,被紧紧的绑在了一张铁椅上,手腕腰际上的麻绳死死地扣着他的皮肉,在上面勒出大片的青紫。


他说不出是冷还是热,就像他分不清从自己头发上睫毛上滴落下来的液体,是刚泼到他头上的一桶凉水,还是他自己渗出的冷汗。


曾经被他好好保管的警服被丢在地上,混着他的血,脏的让人不忍直视。他身上穿的那件薄薄的白色衬衫也破了好几道口子,破损处的布料和...

闷热的空气在狭小的房间里缓慢流动,带着无数细小灰暗的尘埃,偶尔飘进铁窗中透入的一束光里,就折出了一层一层的柔和光亮。

 

身上裸露的伤口开始密密的发痒,冷水混着汗滴淌进,带出了一丝灼灼的痛感。

 

麻小垂着头,被紧紧的绑在了一张铁椅上,手腕腰际上的麻绳死死地扣着他的皮肉,在上面勒出大片的青紫。

 

他说不出是冷还是热,就像他分不清从自己头发上睫毛上滴落下来的液体,是刚泼到他头上的一桶凉水,还是他自己渗出的冷汗。

 

曾经被他好好保管的警服被丢在地上,混着他的血,脏的让人不忍直视。他身上穿的那件薄薄的白色衬衫也破了好几道口子,破损处的布料和线头粘在伤口上,同他的血肉粘连在了一起。

 

好疼……

 

头发被骤然揪住,他被迫抬起了头。黑肤少女咬牙切齿看着他,同过去三天里的每一天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清楚的记得日子多久。

 

“我一看见你的眼睛就想起……就想起我的小公主,她死在你的枪下,血一点点的流尽,身体一点点的变凉,她的灵魂……离我越来越远……我要你记得,往后余生都记得,那种痛苦。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你感受超过她所受的千百倍的痛苦。”

 

她直起身来放开了他,将他的头掼到了椅背上。她从怀里掏出了手帕,仔仔细细的擦着手,脸上都是嫌恶。

 

“你别以为那些废物会来救你,这个地方他们绝对找不到。”她将手帕丢在了地上,向房间里的一处浓厚的阴影看去,“烤鸭,看好他,别让他跑了。如果我回来后发现他不见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站在阴影的青年沉默着目送她离开。他无言的甩着手上一把银色的蝴蝶刀,花样百出。

 

零丁的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轻了,远了。

 

麻小动了一下有些失血的手指,轻轻呻吟了一声。

 

“烤鸭…”许久未进食饮水的喉咙干得像火在烧,早先淌进喉咙里的血,仿佛还停留在那里,渗出浓浓的铁锈味。

 

那把刀停了一下,仅一秒,又漂亮的转了起来,速度比刚才还快了一分。

 

“…烤鸭——北京烤鸭…”

 

麻小抬起了沉重的头,撑开青肿的眼皮看他。

 

烤鸭拎着刀,静默了一会儿,将小刀甩了一圈,砰的一声扎进了他靠着的木桌上。

 

他步出了黑暗,轮廓渐明。

 

麻小的视力变得很模糊,直到他走到了他面前他才发现,他还穿着过去的警服,像他被扔在地上一样的警服。

 

多么讽刺而可笑啊。

 

杀敌,立功,平步青云;接近他,靠近他,出生入死。

 

他至今都接受不了,他是个潜伏了十年的卧底,是地下组织的魔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他嘴角淌着血,额角也一样,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烤鸭面无表情的靠近他,一手撑着他的椅背,一手挑起了他的下巴。

 

“别自以为是的把我美化了,我就是卧底,过去那些事都是我安排的,不过是为了骗取你的信任,现在任务完成了,你也别妄想着我会顾及过去的感情,放你走,因为……那些都是假的。像你这种沦陷者,”他的指腹划过他毫无血色的唇,冰冷的笑了一下,“可真是……愚不可及。”

 

“安……排的?为了……骗取我的信任?”他的眼神闪了一下,晦暗不明,“所以……你舍命救我,是假,说喜欢我,是假,我受伤的时候……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也是假?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是,没错,所有的这一切。你不过是我的一粒棋子罢了。”他放开了他,歪头俯视他,“所以才说你愚蠢,连真情和假意都分辨不出来。”

 

“如果是这样,那你又何必把自己给我?有必要吗……为了换取我的信任,这样……轻贱自己?”

 

对方金色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他转过身去,退进了阴影里。

 

“说不出原因是吗?那你……”

 

“闭嘴。”那柄银色的蝴蝶刀从暗处飞出,狠狠的扎进了麻小的肩胛。

 

“呃啊…”他闷哼了一声,终于再没力气去反驳他。

 

他倒抽着冷气,死命忍下肩头传来的剧痛,却在恍惚之间看见刀柄上的两个字母:M·J。

 

是自己送他的那柄刀,他们的……“定情信物”。

 

“当然有必要。那些机密……我不这样做,你会告诉我那几个模糊不堪的信息吗?”

 

麻小木然地愣了一会儿,他嗤笑了一声,不知什么时候紧绷的身体终于又松了下去。他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双眼空洞地望着因为潮湿而长了黑霉的天花板。

 

 

愚不可及……

 

愚不可及。

 

呵呵,他们真以为自己一点准备也没有吗?他不过是为了……

 

罢了。

 

他闭上了眼睛,任凭那种绝望的感觉渐渐将他包裹,将他窒息……


他早该想到的。






暮云渐杳

【麻京】念·想

一篇短小的失败探索🌚


——————————


小龙虾:


见字如晤,展信舒颜。


数月不见,过的可好?


近日听闻你在日本那场比赛中获得了胜,御侍大人很为你高兴,特地烦我给你写信,问你几时才能回来,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的新造型。后来,她还因为你近期尚不能回,差点哭起来。到底是个小姑娘啊……我知晓你后续有事要做,尽管去做,不必管她,只管放宽心就好。


只是可惜不能与你一道庆祝。我之前还未与你相识的时候。你不幸落败,一直替你担忧,怕你难受。如今,也算是一雪前耻了。我的小龙虾还是很有魅力的...

一篇短小的失败探索🌚

 

——————————

 




小龙虾:

 

见字如晤,展信舒颜。

 

数月不见,过的可好?

 

近日听闻你在日本那场比赛中获得了胜,御侍大人很为你高兴,特地烦我给你写信,问你几时才能回来,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的新造型。后来,她还因为你近期尚不能回,差点哭起来。到底是个小姑娘啊……我知晓你后续有事要做,尽管去做,不必管她,只管放宽心就好。

 

只是可惜不能与你一道庆祝。我之前还未与你相识的时候。你不幸落败,一直替你担忧,怕你难受。如今,也算是一雪前耻了。我的小龙虾还是很有魅力的啊❤️

 

这几日天气回暖,这里的花都开了起来,丹尼尔温室里的花也开了,煞是好看,真想和你一起去。嗯…话说你还记得他吗?不记得也不要紧,到时候我再给你介绍。日本那边的樱花也大概都开旺了吧,你在那边赏赏其实也不错…

 

我最近过得很好,不必挂念。我没有和酸梅汤勾肩搭背,没有去找龙井喝酒,也没有和余香有什么绯闻……总之,一切就和你之前絮絮叨叨叮嘱的一样。

 

哦,对了,我最近还给你新裁了件衣服,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等你回来的时候试一下吧。你那对武器我也去送去机关城帮你改造了一下,威力应该挺大。

 

这几天皮皮虾和青咖喱来找你过,见你不在,就离开了,留下了一只摄魂铃。我把它镶在了你的武器上,放大招的时候,居然能变成一张弓。我给它取名“射日弩”,你觉得怎么样?伏特加也来过,她说的她开了间深夜水吧,让我们晚点过去坐坐。我们许久没去见她了,等你回来了一起去吧。

 

嗯……我不在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别睡得太晚,少喝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别着凉,好好穿衣服。别在那边和别人吵架斗殴,能忍就多忍忍。

 

愿你安康。

等你。

 

 

                                                      烤鸭

 

 

 

 

 

 

————————————————————

 

 

 

 

 

 



 

烤鸭:

 

展信佳。

 

喂喂喂,我走了把个月,你就给我写了这一封信???其他那些人,好多都带了家属,没带的每天能收到来信,还到处炫耀,真是烦死了…热闹都是他们的,就我什么也没有。北京烤鸭你没有心啊喂!哼,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想你,也根本不想给你回信。我写信只是为了来嘲笑一下那个憨憨。

 

我赢得胜利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之前那次比赛,根本就是🐶ft迫害我。我好歹也是他们的门面…不过…我根本没有难受!听说御侍差点哭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真没出息。劝她在我回来之前带好墨镜,免得被我亮瞎了眼。话说,她那么激动,你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啧,真麻烦,ft后续还给我安排了一些事,我暂时还回不来。

 

日本这边的樱花确实开了。我们住的宾馆前面种了好多樱花,从那边看过去,还能看见富士山,真的很美。以后啊,我一定要带你来看看。不过…你说的那个丹尼尔是谁?不认识。

 

还有,我才没有挂念你,我也没有絮絮叨叨,你别乱说。

 

我打赌你现在肯定在笑,别笑,听到没有,死鸭子…

 

真想快点回去。想抱你,想吻你,想和你上床(不,我不想)……啧,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来啊!没你在身边,我晚上都睡不着觉,睡着了也不踏实,老是梦到你,我都快有黑眼圈了……

 

你又给我买了新衣服?真是的…你买的衣服都太复杂了,真是要热死我了。诶诶诶,别去退啊,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你还把武器送去了机关城?那个城主老难打发了,他没为难你吧?他要是敢提什么奇奇怪怪的要求,我就用他改的武器,把他那城给砸了。还有你取的名字也…射日弩…行吧,还算凑合……

 

伏特加扩展她的业务了?这样也好,遇到的人多一点,她遇到喜欢的人的可能性就大了一点吧……

 

嘁,你说了那么多,就说等我,也没说想我,死鸭子,太过分了,等我回去……哼╭(╯^╰)╮

 

好了,不说了,纸不够了,这里买点东西也不方便……保重。

 

爱你三千遍。

 



                                                          小龙虾






————————————————————————


御侍大人:我只是个卑微的工具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