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黄占

372.4万浏览    11864参与
LC丶暮冬

暮冬在线采访六组cp

*多cp,注意踩雷。


*番外,不是正文。


*文笔差,见谅。


*我知道入殓师的名字是伊索,但还是喜欢叫卡尔。


*不太清楚现在箱子还能不能摸到枪,反正这是老文,就当能摸到,


————————————


①杰克×奈布


提问一:杰克觉得奈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杰克想了想,伸出手摸了摸旁边奈布毛绒绒的头,“他呀……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很担心你嘴上却还在骂你。很有团队意识,很有正能量,但也喜欢逞强。”


提问二:那奈布觉得杰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

*多cp,注意踩雷。


*番外,不是正文。


*文笔差,见谅。


*我知道入殓师的名字是伊索,但还是喜欢叫卡尔。


*不太清楚现在箱子还能不能摸到枪,反正这是老文,就当能摸到,


————————————


①杰克×奈布


提问一:杰克觉得奈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杰克想了想,伸出手摸了摸旁边奈布毛绒绒的头,“他呀……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很担心你嘴上却还在骂你。很有团队意识,很有正能量,但也喜欢逞强。”




提问二:那奈布觉得杰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奈布不满地甩开杰克的手,轻轻捋了捋被揉乱的头发,似乎并没有听见暮冬的提问……




      “那个……请问奈少您觉得杰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的人。”奈布抬了抬头,蔚蓝的眸配上亚麻色的发丝,显得更为帅气。




提问三:杰克如何看待奈布想要替您在比赛时出战监管者?




      “嗯……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感觉我并没有反驳的余地。而且小奈布决定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改变~”杰克说着便笑了笑,墨红色的眸流露出无限的宠溺。




提问四:在前几话可以看出,奈布您在比赛是要出战监管者,那么请问您还是求生的指挥吗?




      奈布歪着头思考了一下,“比赛一共有三轮,我只会出战最后一轮,而前几轮我仍然会打求生。而当我打屠夫时,伊莱会替代我担任指挥,我相信他。”




      “好的,那么最后暮冬还有几个小小的问题。”




      “杰爷您知道奈布最喜欢什么颜色?最喜欢吃什么?最喜欢哪种类型的衣服?以及平时在玩哪些游戏,会去哪种地方玩?” 




      奈布皱了皱眉,“你查户口吗?问的这么详细。”




      “他最喜欢黑色,喜欢吃慕斯蛋糕、棒棒糖,喜欢穿黑白卫衣、长款披风、修身裤。喜欢玩的游戏嘛……第五,王者,吃鸡,平时会去健身房、酒吧、甜品店、西餐店、猫咖。” 




      “你还挺了解我的。”奈布听着杰克说的这一堆,倒是完全正确。




      杰克笑了笑,又伸出手揉了揉奈布的头。






②裘克×威廉


提问一:裘克觉得威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裘克悄悄地瞟了一眼旁边低头看手机的威廉,“嗯……威廉表面什么都不在意,但私底下却默默关心着你,很阳光。”




      威廉听着挑了挑眉,抬头看了看裘克。




提问二:威廉觉得裘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威廉放下手机,故作高深地思考了一会,“他身体很好,特别是腰。”威廉对着镜头竖了一个大拇指。




      裘克微微愣了愣,反应过来以后伸出手勾上了威廉的腰。




      “我们先回家了,暮冬你去采访下一组吧。”裘克拎着威廉往远处走,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暮冬在风中凌乱。






③约瑟夫×卡尔


提问一:小卡尔,请问你跟约瑟夫是怎么认识的?




      卡尔抬头看了看暮冬,微微皱了皱眉,把约瑟夫拉到身前挡着,有些社恐。




      “呃……就是在北京旅游的时候,住在同一个旅馆,然后就……认识了。”




提问二:约瑟夫,你第一次见到卡尔的时候,觉得他怎么样?




      约瑟夫笑着递给了卡尔一杯柠檬茶,“就觉得这个人很可爱,又很单纯。表面上看着冷冰冰的,虽然是因为社恐,但从一些小细节就可以看出,卡尔是一个很美好的人呢。”




提问三:卡尔,请问约瑟夫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平时喜欢去哪里?穿衣服喜欢条纹衣服还是格子的?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




      在旁边听的杰克和奈布不禁笑了笑,问的比他们的都详细。




      约瑟夫挑了挑眉。




      “先生喜欢吃西餐,喜欢白色、银色,平时……会去图书馆、西餐店还有流浪动物救助站。先生不喜欢格子或者条纹的衣服,他比较喜欢现代燕尾衫,偶尔也会穿卫衣。先生是一位很暖心、什么都考虑你、有时候又有点可爱的人。”卡尔微微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显得有些可爱。




      约瑟夫微微愣了愣,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卡尔的脸。




提问四:平时两人的称呼是什么?




      “嗯……先生、约约。”卡尔想了想,又歪头看了看约瑟夫。




       “小卡尔、宝贝、亲爱的。”约瑟夫厚颜无耻地揉了揉卡尔的头,宠溺地看着他。




      好了,暮冬不想吃狗粮了,下一组。






④哈斯塔×伊莱


提问一:对于众多粉丝说你们是美食组合,有何看法?




      “我觉得他们说的没有一点问题,生活的快乐除了哈斯塔和游戏,那么就是美食。”伊莱靠在哈斯塔腿上,随意地翻阅着美食杂志。




       “把各种食材做成不同的美食,这可是一个高尚的事情。”哈斯塔看着躺在他腿上的伊莱,并没有说什么继续阅读手中的 《人间 》。




      暮冬表示非常佩服这两位能把所有事情都能说的如此高尚的人。




提问二:在暮冬的本系列中,你们两人常常不是在做饭就是买菜做饭的路上,请问你们平时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生活吗?




      伊莱关上杂志,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什么叫不为人知?还有,如果不是暮冬你这家伙把我们人设定成这样,我们会只做饭?”




      暮冬我无言以对。




       哈斯塔像安抚一只炸毛的猫似的揉了揉伊莱的头,“平时,我们会去奈布公司开的甜品店和西餐店逛逛,哦,还有杰克开的猫咖。”




       怪不得奈布经常去猫咖……






⑤艾玛×艾米丽


提问一:两人如何相遇?




      艾米丽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将艾玛的牛仔帽放在腿上。




      “相遇吗……通过前几话大家应该都知道,奈布和杰克是在孤儿院认识的,我和艾玛也一样,但我是在里面当的护工。”艾米丽别过头看着跑过来的艾玛,微微笑了笑。




      “抱歉,天使,我来晚了,让你等太久了。”艾玛接过艾米丽递过来的帽子,顺势坐在艾米丽身旁。




      不是我等了很久嘛……




提问二:给奈布做女装的主意是谁提出来的?




      艾玛颇为自豪地仰了仰头,“当然是本小姐,还有薇拉。”




      “她们两个觉得奈布穿女装一定很好看,所以就立刻决定了。”艾米丽回头看了看,庆幸奈布已经和杰克回去了。




提问三:两人最近似乎不怎么用大号打排位了,听奈布说是因为版本原因,请问你们有什么想对网易说的吗?




      艾玛突然端正地坐着,“把祭司改回来!我真的不想用园丁打殿堂!!”




      艾米丽轻轻笑了笑,“能不能……不要250抽保出金皮?!”




       哦……来自祭司玩家和非酋的怒吼~






⑥玛尔塔×薇拉


提问一:众多粉丝都说玛尔塔太宠薇拉了,玛尔塔你有什么看法?




      玛尔塔沉了沉眸,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这是我女朋友,我宠我乐意,他们没资格管。”




      薇拉有些害羞地用帽子遮住脸。




提问二:有些黑粉说薇拉每天只会买买买,花的还是玛尔塔的钱,你们有什么看法?




      玛尔塔头上的青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凸起。




      “我买,那是我有资本。还有,我花的不是玛宝贝的钱,是我的服装店挣的。我只想对那些黑粉说,我tm又没花你们家的钱,哪来那么多废话。”




      “薇拉……淑女点。”玛尔塔轻轻碰了一下薇拉的胳膊,提醒道。




      薇拉这才把翘起的二郎腿放下,然后捋了捋裙摆。 






最后,如果屏幕前的小可爱和你们在同一游戏中,你们会说什么?




奈布:“宝贝,秒倒也没事,有我在,不怕。大不了一命抵一命,反正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杰克:“为了你,我可是带了玫瑰手杖,被那个前锋撞了好几次,你不打算补偿我一下吗~”


裘克:“哦哦哦~终于撞到你了,放心没安钻,自己自愈起来找地窖吧~我先回去把放血的那三个挂上。”


威廉:“啊?秒倒吗……没事,我在他不敢挂。金身呀?问题不大,我原地转一圈等金身结束再撞上去,反正不会让你死的~”


约瑟夫:“美丽的小姐,说过多少遍,修机时要注意暗杀这种情况。算了,你挣扎下来我给你拍张照吧~”


卡尔:“麻烦你离我远一点……呃,你受伤了,我还是给你包扎一下吧,一会别再去皮了,一个棺材也不够你用。”


哈斯塔:“魔术师+地下室+二阶技能,你为何还要来救?你受伤我会心疼的。”


伊莱:“傻子,监管者在废墟你怎么还往他脸上跑。算了,我去救你。救下来不用管我,赶紧跑。啊?这局有救人位?真是的,你一受伤我思绪都混乱了。”


艾玛:“嗯……终于用了一局园丁。什么?你要倒了?没事,他敢挂你我就敢拆~”


艾米丽:“你这只小野猫还真是不让人省心,赶紧过来我给你治疗。好好修机,别再让我担心。”


玛尔塔:“金身?没事,假装开枪骗出金身,计算时间后直接开枪。宝贝我给你挡刀,快走。”


薇拉:“嗯……香水给你放在二号机了,赶紧拿着。不用担心我,我总不会像你这个小菜鸡一样秒倒。哦,我摸到一把枪,也给你放在那里了。我才没有担心你!”


红烧北极冰
一个新建的群嗷!!没多少个人,...

一个新建的群嗷!!
没多少个人,欢迎大家来玩!
群号:992190388。
皮可重二,占tag致歉呀!

一个新建的群嗷!!
没多少个人,欢迎大家来玩!
群号:992190388。
皮可重二,占tag致歉呀!

灌饼

【占tag致歉】点梗!!!

想多做做练习,请随意点梗!

忘爱症:

已码,cp摄殓,文笔参照此篇(链接在评论区)

注:不要点开车梗,我不配开车

想多做做练习,请随意点梗!

忘爱症:

已码,cp摄殓,文笔参照此篇(链接在评论区)

注:不要点开车梗,我不配开车

薜定谔的阿猫

新群帮宣。占tag致歉,过几天删。是朋友的,图也是朋友截屏的。第五同人cp群。

新群帮宣。占tag致歉,过几天删。是朋友的,图也是朋友截屏的。第五同人cp群。

一只狼崽

第五玛丽苏清除计划(内含杰佣,摄殓,黄占等)




【01】


     一座高大欧式医院,往日的光辉照耀着周围的大地,百草复苏,充满生机。


     如今这家医院因多年未维修而变为废墟,周围杂草已过膝,破旧的护栏诉说着陈年往事,寂静的令人有些不安………


     嘈杂的电机发报声打破这份寂静,声源在破旧的医院二楼上。“90%了!艾米丽快!”戴草帽的女孩不断敲打着她眼前的老式发电机,发电机的前方有一蓝色的光幕,光幕上映着一个侧面雕像,雕像右边有一把装满烟花火箭的椅子。


   ...






【01】


     一座高大欧式医院,往日的光辉照耀着周围的大地,百草复苏,充满生机。


     如今这家医院因多年未维修而变为废墟,周围杂草已过膝,破旧的护栏诉说着陈年往事,寂静的令人有些不安………


     嘈杂的电机发报声打破这份寂静,声源在破旧的医院二楼上。“90%了!艾米丽快!”戴草帽的女孩不断敲打着她眼前的老式发电机,发电机的前方有一蓝色的光幕,光幕上映着一个侧面雕像,雕像右边有一把装满烟花火箭的椅子。


     “97%了,艾玛加油!!!”艾米丽加快手上敲打键盘的速度,她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光幕,还是5秒…已经足够了!


     “叮——”发电机发出机械碰撞的声响,“太好了!艾米…!”可是就在电机破译完的同时,艾米丽已倒在地上,艾玛脖子处抵着冰冷的器具。


     “我在镜像里看你们破译好久了。”约瑟夫手把玩着老式照片,光幕就在这时关闭,艾玛骤然感觉到自己心脏如窒息般的疼痛。


     【糟了……我的镜像是处于倒地状态!】艾玛愕然想起自己镜像的状况。


     “艾玛……快逃……”艾米丽手扶着自己伤害的腰部,气息有些微弱,她忍着疼痛让艾玛赶紧远离身边的监管。


     艾玛立即拿上自己的工具箱,不顾脖子上的西洋剑跑向电机旁的板子处。


     “这个距离翻板很危险哦。”约瑟夫一脸笑意看着板子后的艾玛。


     “不试试怎么知道!”艾玛用力将板子推倒,而这时的约瑟夫也挥舞着西洋剑,谁能得手就要看谁的速度快了,谁能得利就要看这一瞬间。


     “铛!”是器具碰撞到墙的声音。


     “啧!”约瑟夫看向艾玛逃离的方向,冷冷道:“一个也别没逃!”







【02】


     “GrGr!加油加油!!”在高清电视面前欢呼的是Gr的狂热粉,有一微波浪的长发,灿黄色的眼睛,白色风衣披在她的身上,白色风衣下竟是中世纪贵族男士衬衫!看来这位特别喜欢cosplay。


     看她面前桌子上那些已经快成稿的纸张,再仔细看一看,就可以发现她画的是第五最近火热cp。


     英国绅士与雇佣兵的恋情是否会吸引别人的关注呢?


     “对对对!还剩1台机!坚持住!”女青年手握拳敲着桌子,那副紧张的样子仿佛自己在现场控制着手机上的小人一样。


     “我说啊……”被某位狂热粉吵醒的红发男青年忧郁的走向她。


     “你不是在画稿吗?小心被粉丝催更哦~”男青年拍了拍她的肩膀,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身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弑魂你……什么时候来的……?”女青年心虚且僵硬的转过头。


     弑魂朝女青年头上拍了拍,“叫爸!你是我第一个创造出了小说女主,你是我女儿!越来越没规矩了……”


     女青年一脸无辜的说:“你的设定就是这样的……”


     “提尔菈不是我说你…你不呆在创世界非要跑到我这来,你还真闲……”


     “创世界那边无聊,况且还有音铃呢,用不着我操心。”


     “这么卖你妹妹真的好吗……”弑魂无话可说的看着提尔菈在某app上发了个请假单。


     “你还有脸发?!这个月请五六次了好吧!”


     “没事~粉丝会理解的,这次我编长一点……”


     听完提尔菈这般厚颜无齿的话语,弑魂有点怀疑当初脑残为什么要创造她…不过创造都创造出来了,自己的女儿还是要宠的……


     “唉……算了,如果有想吃什么东西记得告诉我我点外卖,我先回房间了。”


     “嗯。”提尔菈按着手机键盘上的字母编制着请假单,丝毫没有注意脚下出玩的异样……


     “嗯好啦,又可以休息了!”提尔菈起身躺在沙发上,视线继续盯着电视上的操作。


     几分钟中后,提尔菈感觉到不对劲,家中出现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例如这些灿黄的光点是什么,而且还越来越多了!


     待提尔菈抬起头才意识到,自己要完蛋了……头顶上法阵的转动,越是让提尔菈感觉到无比的慌张。


     眼看法阵将要启动,提尔菈认命似的闭上了眼,“哦吼,完蛋……”







【03】


     疼痛感并没有提尔菈意料到的来临,她睁开眼睛发现她的周围是一片星海,她自己飘浮在这其中。


     正当提尔菈思考这是哪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欢迎有缘人来到星宿体中。”一个十分冰冷的声音……


     “星宿体?等会,我不是死了吗?”


     “你并没有死,你只是来到了一下异次元。”


     “异次元?你想干什么?!”提尔菈想找到发声处,可是茫茫的星海中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想让你清除潜伏在次元世界的病毒。”


     “病毒?难道是玛丽苏病毒?”提尔菈想到以前弑魂所说的事情。


     “看来你有所耳闻,那么我就直接进入主题。”


     “你们三次元所创造的玛丽苏正在扰乱次元世界的秩序,使次元世界无法正常运转,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你请我帮你们清除病毒,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也是创造出来的,创造者会给予被创造者一定的能力,创造者与被创造者一旦分开距离过远就会失去所有的能力变成普通人。”


     “况且与玛丽苏作战必定少不了法术元素,你应该懂吧…”


     “放心,你清除病毒的地方是你最喜欢的游戏,第五人格。他们也是普通人哦。”


     “纳尼?!”听到那四个字提尔菈心里十分激动,“我的天,我终于可以见到小奈布了!”


     “等一下!”提尔菈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段关于她的剧情,“我记得老爸给我安排的剧情里好像有……我是玛尔塔和奈布的教官来着……”


     “你放心,我自然会安排到的,你该走了。”


     说完提尔菈身旁出现了黑洞,提尔菈被这个黑洞强大的吸引力给吸了进去。


     “等会……我好像按错降落坐标了………算了,死不了。”    








【04】


     “咔叽咔叽”一把依靠在树旁边的狂欢椅因摇晃而发出声音,艾玛一边望着医院的方向,一边用工具箱的工具拆除狂欢椅。


     “快…快……必须赶在他们之前拆掉椅子!”电机现在只修了一台,艾米丽被恐惧震慑了,现在的情况十分紧急必须赶紧想对策!


     “那是什么……”正在拆椅的艾玛被天空上白色斑点而吸引,艾玛眯起眼睛想看清楚一点。


     白色斑点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便是提尔菈的求救声,“救命啊!!!!”


     “!糟了!!”


     艾玛向四处张望,在寻找什么东西,“这么高摔下来一定会死!必须找东西做缓冲!”


     可是废弃的医院哪里有软的东西呢,眼看即将丧失一条生命,艾玛更加着急!她着急的寻找一切可用的东西,可是这里只有野草和水泥砖……


     无意之中艾玛瞟了一眼她身旁的狂欢椅。


     “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眼看提尔菈马上要与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可是一抹红吸引了她的注意。


     “不管了!来吧!!!”谁知艾玛把八九把狂欢椅架高,堆积成一座山的形状。


     “我日……”这是提尔菈第一次暴粗口……


     “轰——”




此时另一边


     “???狂欢椅呢?出Bug了?”刚从医院里出来的约瑟夫牵着艾米丽一脸懵的看着这光秃秃的地图。



——————————————————————————————


     这是个新坑,这是决不断更哦。注意:在触漫app中搜索漫剧:第五之玛丽苏列表  或者  搜名字:狼崽不日伊莱浑身难受,这是我自己做的漫剧大家可以看一下,和这个剧情是一样的。


     本篇有多种cp,例如:杰佣、黄占、摄殓、冲撞、蜥勘、蝶盲、欺诈、医园、鹿幸等等。


     期待点赞评论+关注,懂我意思吧๑乛v乛๑嘿嘿。


拢龙喝天子笑吗
语c群,进来眼熟公告就妥占ta...

语c群,进来眼熟公告就妥
占tag致歉
大爷来玩啊~
没多少人,cp随便撩
来呀来呀实在不行再退也可以哦
进来了就是一家人
哦对了这个群可开车舞黄,想看肉的进
萌新去搜一下语c洗白手册,看完回来就成
欢迎加入,进就完了
啾咪

语c群,进来眼熟公告就妥
占tag致歉
大爷来玩啊~
没多少人,cp随便撩
来呀来呀实在不行再退也可以哦
进来了就是一家人
哦对了这个群可开车舞黄,想看肉的进
萌新去搜一下语c洗白手册,看完回来就成
欢迎加入,进就完了
啾咪

呱拉克希尔

关于黄占的私设故事~第四弹 所以幕后煮屎者是……

咕了一个月,垃圾又码字了!嗯嗯我会加油的୧( ⁼̴̶̤̀ω⁼̴̶̤́ )૭


(四)

    金光渐渐收敛尽的时候,先知缓缓睁开了眼睛。

    “吾主。”先知轻轻地吐息。

    “我的赐予你的力量,明明足够保护你,”黄衣之主停顿了一下,空气一下子变得死寂,“为什么?”

      先知只觉得自己刚从一个长长的、关于曾经的梦里醒来,他用低沉却清晰的声音说:“我也想要实在地、普通地活着,更何况……我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我应该使用的力量。”

  ...

咕了一个月,垃圾又码字了!嗯嗯我会加油的୧( ⁼̴̶̤̀ω⁼̴̶̤́ )૭


(四)

    金光渐渐收敛尽的时候,先知缓缓睁开了眼睛。

    “吾主。”先知轻轻地吐息。

    “我的赐予你的力量,明明足够保护你,”黄衣之主停顿了一下,空气一下子变得死寂,“为什么?”

      先知只觉得自己刚从一个长长的、关于曾经的梦里醒来,他用低沉却清晰的声音说:“我也想要实在地、普通地活着,更何况……我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我应该使用的力量。”

     “伊莱,你很愚蠢。”黄衣极慢地说,轰鸣一般的声音透露着危险的气息,他深深记着先知年幼时眼里美丽的人性之光,以及现在,极其隐晦的——憎恶。

    黄衣没有再碰先知,先知恭敬地双膝跪在黄衣身前,双手手心朝下,指尖点地,抵在膝前,深深低着头。

    谁也没有说话,时间仿佛凝固住了。

    异样的水波打破了沉寂,黄衣转身,向声音的来源走去。

    先知似乎猜到了什么,眼光闪烁了一下,跟了上去。

  

     先知游泳的速度是远远比不上黄衣前行的速度的,黄衣没有回头看先知,他起先想要用触手卷起他,触手伸出一半的时候又迟疑一下了,改用大手揽过先知的腰,另一只手为他挡住快速移动带来的巨大水流。先知只低着头,没有言语。

    两人向靠近水面的地方移动,周围的水景渐渐明亮了起来,这样的光线让先知很不适应,他有些别扭地眯起了眼睛。

     少顷,黄衣就抵达了声音的来源处,一个身着白裙的少女出现在两人眼前,少女漂荡在水中,白裙沾满了血渍,被利器划得破破烂烂,她流干了血的皮肤苍白得仿佛是透明的,能透出清晨的阳光。

    “怎么会…?”先知离开了黄衣之主的手掌,向少女游去,他轻轻托住少女瘦弱的身体,“那些村民不是已经把我……”

    先知抬起头看向黄衣之主——头一回,坦然地直视着。先知的眼底依然那么清澈透明,但黄衣明白他的意思。

    “你真觉得我会吃吗,伊莱。”黄衣的声音低沉阴郁得吓人。

    先知脸上流露出一丝困惑。

    “我不关心的地上那些人类有什么样的阴谋,每一次被抛下来的人类都被鱼群分食了。”黄衣恢复了原来不含感情的声音,转身向来处移动,留下先知愣在原地。

 

    黄衣之主移动产生水流将先知推下向来更靠近岸边的地方,他仍然抓着少女的身体。

     先知爬上他一开始落下来的栈桥,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使先知行动起来颇为费劲。来献上祭品的村民还没有离开,先知的出现的瞬间,他们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用因惊恐的张大的眼睛看着先知,一动不动。先知没有理会他们,他只是轻轻地将少女的身体放在地面上,双手交叠躺平。先知随后退后一步,双膝跪地,将左手的手套摘去,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轻声唱诵起了一首颂歌。柔和如潺潺流水一般,又充满神圣气息的声音响起,村民们紧绷的肌肉都不由地松弛了,但他们眼里的紧张却不敢减少分毫。

  

     一歌结束,先知旁若无人地又抱起少女的身体,将她放入水中,少女的身体渐渐地下沉,没入水中。

    “这片污浊的土地不适合您,只有清澈的海水能够容纳您美丽的灵魂,请安息。”先知低声说。

   

    仪式完毕,先知戴上手套,转身面对村民。他身上没有露出任何凌厉的气势,但就是无端地使人感到恐怖。

    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为首地村民冲了出来:“你,你为什么还活着!旧日的神,伟大的主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将你吞噬!……你这个……怪、怪物!”

    “主……主会发怒的!同胞们,这样一个瘦弱的人有什么可怕的,上啊!将他献给伟大的神!”一些人闻言蠢蠢欲动。

    先知向前一步,没有淡淡的声音缓缓流出:“是谁指示你们这样做的,带我,去见他。”他微微抬起头,兜帽下露出他的眼睛——一双仿佛看透灵魂眼睛。

    村民一时没有再次移动,也没有谁敢开口说话,但是已经足够了。先知拉了拉兜帽,闭上了眼睛,短耳鸮不知什么时候又飞回了先知的肩头。命运之光再次明亮了先知的眼睛 ,在幻影的指示下,他向村庄角落里,一座怪石塑成的房子走去,村民们最@终没有敢阻止他。


    来到房子面前,先知叩了叩门。

    “请进。”房子里传来清脆悦耳的女声。先知显然有些惊讶,他推开门,走进屋子里来。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清晨的阳光也很少能照得进来。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怀抱着白瓷瓶装着的一束雏菊,站立在房间的阴影中。

    先知没有再向女子靠近,也没有说话,只有眼皮剧烈地抽搐了一下,肩头的短耳鸮不安地抖动翅膀,发出啾鸣声。

    “格秋,是你吗?”先知觉得自己嘴里突出地这个名字分外陌生。

    “呵呵~”女子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动听,“现在,请称呼我为菲欧娜。菲欧娜•吉尔曼。”


安卡.乌洛波洛斯

默哀之城 第八章

      “地图…没了?”


      “嗯…”


     奈布抬头,栗色的眸子暗了暗。


      “那…我们怎么出去?”


      没人接他的话,大家都低着头,沉着脸,紧张焦虑的情绪蔓延着。最后,树底下一个身影动了动,从暗处走了出来。哦,是诺顿。他打开指南针,看了看说:


     ...

      “地图…没了?”


      “嗯…”


     奈布抬头,栗色的眸子暗了暗。


      “那…我们怎么出去?”


      没人接他的话,大家都低着头,沉着脸,紧张焦虑的情绪蔓延着。最后,树底下一个身影动了动,从暗处走了出来。哦,是诺顿。他打开指南针,看了看说:


      “我记下了方位,大概朝北30º一直走走就行了。”


      气氛稍稍缓解了些,但愁云并未完全散去。约瑟夫望望伊索,迟疑道:“但…那要走多久啊?如果只靠水果和野菜,凭我们的体力是无法支撑到的。”


      “啊,也是。”诺顿叹气。约瑟夫说的没错,像他和奈布这样的体质比较强的,也许还能撑到终点,但反观伊莱和伊索……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怎么办?他问自己,目光在一个不经意间瞟到了卢基诺身上。教授!他一定有办法!殷切,希翼,恳求……这灼热的眼神,却是卢基诺心底发凉。诺顿…对不起,我…做不到……这是她的旨意,我不能反抗…他第一次避开了诺顿的眼神。他不敢对上诺顿那明亮的眼睛,生怕被对方察觉出藏在眼底的秘密,只是盯着篝火中跳动的火苗。


      为什么?…你究竟在隐瞒我什么?……诺顿收回了视线,作为一个陪伴卢基诺多年的人,他早就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对劲。可他怎么能说呢?那毕竟是他失而复得的教授啊…他离开的这些年里,卢基诺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又为什么要瞒着我?……


      “诺顿!诺顿!”麦克摇着诺的肩膀,使之从臆想中回到了现实。


      “诺顿,你刚才怎么了?一动不动的吓死我们了!”伊莱嗔怪道,手在诺顿的脑门上摸了摸,“出了这么多冷汗,不会是生病了吧?”


      “啊…啊!没有,我没事。那个,我们继续前进吧,应该不远了,大概在那片森林里。”摸着慌张的摆开伊莱的手,趁机转移话题。


      “哎?走吗…?你们…怎么看?”


     “难道我们能不走吗?”杰克苦笑着,牵起了奈布的手,“走是死,不走也是死~”


     “这是我第一次赞同杰秃子的话…”裘克抓起了火箭,一把提溜起了旁边的的麦克,“但这也是最后一次!对不对小麻子?”“是的裘克前辈…还有前辈能把我放下来嘛?……”


      “走吧走吧,我还想快点带小伊索回家!”约瑟夫说着这在伊索的脸上啵了一口,结果毫无疑问的被棺材拍出了“脑震荡”。


        “大家又笑起来了呢,真是感谢吾主!”伊莱小声嘟囔着,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


      他们…笑的好开心啊,就连伊莱……卢基诺…为什么…诺顿开心不起来。他不愿去想那么多,思绪却不由他控制,一直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着。回头,对上卢基诺同样阴沉的眼神,心中的疑点累积成了疑云。


      为什么…不愿跟我说呢?……难道我们之间连信任都没有了吗…卢基诺………


我以前是包子

一个异常悲观的杰克与一只异常直男的奈布的沙雕故事_(:з」∠)_微黄占
儿童画警告!!




这谁能想到
上个月画的这个月发
然而我明天又要回学校待一个月
么的手机么的零食(ಥ_ಥ)

一个异常悲观的杰克与一只异常直男的奈布的沙雕故事_(:з」∠)_微黄占
儿童画警告!!




这谁能想到
上个月画的这个月发
然而我明天又要回学校待一个月
么的手机么的零食(ಥ_ಥ)

肆肆肆肆肆肆✨

我和我的神仙同桌☆
平常一起狗一起磕cp一起yy(?)一起逗乐匹配一起双排♪
好多皮肤都是他为了我买的哈哈哈哈哈哈,对其实我就是来秀的(。。)

我和我的神仙同桌☆
平常一起狗一起磕cp一起yy(?)一起逗乐匹配一起双排♪
好多皮肤都是他为了我买的哈哈哈哈哈哈,对其实我就是来秀的(。。)

拢龙喝天子笑吗
占tag致歉这里第五人格语c禁...

占tag致歉
这里第五人格语c
禁白不禁半白
群规简单,cp自撩
三重皮,日常水戏可摘套,禁句号套
不禁黄豆颜文字但请适量
禁诋毁角色或吵架(皮上有需要除外)
这里一只小艾玛,群里没什么人快来玩吖
进群尽快选皮,格式:名字【皮肤】
长时间弧请在名字后加“假”,否则一律飞机票,不定期踢人。
改皮一次免费,两次自戏200
皮下可聊一些平时的小事儿比如天冷冻手啊午饭没吃饱啊之类的,记得戴套
也可小窗问ID加各位好友位
有需求语c拍戏要发抖音快手需要群里配合的可小窗找我
纯萌新浏览器搜语c洗白手册,看完就可以来玩
是比较少见的微信群啦,开车记得公屏~
群里人都很好相处啦
大爷来玩啊~

占tag致歉
这里第五人格语c
禁白不禁半白
群规简单,cp自撩
三重皮,日常水戏可摘套,禁句号套
不禁黄豆颜文字但请适量
禁诋毁角色或吵架(皮上有需要除外)
这里一只小艾玛,群里没什么人快来玩吖
进群尽快选皮,格式:名字【皮肤】
长时间弧请在名字后加“假”,否则一律飞机票,不定期踢人。
改皮一次免费,两次自戏200
皮下可聊一些平时的小事儿比如天冷冻手啊午饭没吃饱啊之类的,记得戴套
也可小窗问ID加各位好友位
有需求语c拍戏要发抖音快手需要群里配合的可小窗找我
纯萌新浏览器搜语c洗白手册,看完就可以来玩
是比较少见的微信群啦,开车记得公屏~
群里人都很好相处啦
大爷来玩啊~

两位数热度惨案
链接评论区。慎点内容写你妈简介...

链接评论区。
慎点内容
写你妈简介我收手机了

链接评论区。
慎点内容
写你妈简介我收手机了

晓

占tag致歉。d5语吸宣群。酒吧pa。
这儿是憨憨披肩的丑陋迎新戏。

臀陷软椅抬膝叠腿,卸力松脊后躺椅背,三指收拢捏住酒杯杯脚端起轻摇,敛眸低颅透过杯壁目视杯中猩红液体泛起波纹,忽闻大门处传来沉重木门被推开的轻微摩挲声,余光触及抹身影,颔首起身迈腿阔步走至人身侧,嘴角勾起抹得体笑意,抬眸打量着人精致面容忽心生恶劣心思,手腕故意翻转杯身前倾使液体倾倒而出,嘴角微咧轻嗤出声,手臂用力略微偏离位置松开指尖任由酒杯下坠于地发出破裂声,嗓音夹杂着些许歉意俯身掏出手巾擦拭人脸上酒液,左手指腹蜷曲关节轻蹭人侧腮软肉,抬手指尖拨撩眸前碎发顺势遮住双眸,后垂颅塌腰颔首轻握住人手,哑嗓启唇笑意随之滚嗓而出。

“...

占tag致歉。d5语吸宣群。酒吧pa。
这儿是憨憨披肩的丑陋迎新戏。

臀陷软椅抬膝叠腿,卸力松脊后躺椅背,三指收拢捏住酒杯杯脚端起轻摇,敛眸低颅透过杯壁目视杯中猩红液体泛起波纹,忽闻大门处传来沉重木门被推开的轻微摩挲声,余光触及抹身影,颔首起身迈腿阔步走至人身侧,嘴角勾起抹得体笑意,抬眸打量着人精致面容忽心生恶劣心思,手腕故意翻转杯身前倾使液体倾倒而出,嘴角微咧轻嗤出声,手臂用力略微偏离位置松开指尖任由酒杯下坠于地发出破裂声,嗓音夹杂着些许歉意俯身掏出手巾擦拭人脸上酒液,左手指腹蜷曲关节轻蹭人侧腮软肉,抬手指尖拨撩眸前碎发顺势遮住双眸,后垂颅塌腰颔首轻握住人手,哑嗓启唇笑意随之滚嗓而出。

“夜安,尊贵的客人。阿尔瓦可否为您做些什么来掩盖刚才的不愉快。”

一叶狂想中

瞎叽吧想的(上)

       舞会上


一位优雅迷人的女士轻靠着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士?”


“嗯?”


杰克绅士地向那位女士鞠了鞠躬:可否请您跳支舞?


奈布顺了顺头发,轻提长裙微笑着将手搭在杰克的手上

“当然可以。”


舞会的音乐也不算太活泼,但奈布也是第一次穿高跟鞋跳舞,难免会肢体不协调,踩了杰克好几次,杰克竟没有丝毫的抱怨

“哎呀!”

奈布不小心崴了脚,扑在了杰克怀里

迅速的将杰克腰间的一支金属小管取出


杰克:您没事吧,女士?


奈布蹲下捂着右脚:没事的,先生,只是崴着了脚而已。


“哎~”

头顶的人叹息...

       舞会上


一位优雅迷人的女士轻靠着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士?”


“嗯?”


杰克绅士地向那位女士鞠了鞠躬:可否请您跳支舞?


奈布顺了顺头发,轻提长裙微笑着将手搭在杰克的手上

“当然可以。”


舞会的音乐也不算太活泼,但奈布也是第一次穿高跟鞋跳舞,难免会肢体不协调,踩了杰克好几次,杰克竟没有丝毫的抱怨

“哎呀!”

奈布不小心崴了脚,扑在了杰克怀里

迅速的将杰克腰间的一支金属小管取出


杰克:您没事吧,女士?


奈布蹲下捂着右脚:没事的,先生,只是崴着了脚而已。


“哎~”

头顶的人叹息


随后,奈布发现自己被杰克抱走了


杰克将奈布抱到舞池旁的一张椅子上,

细心的帮奈布揉了揉那只受伤的脚。


奈布:对不起,先生,我一定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舞伴。


“噗嗤~”

“先生?”


“无事,就是觉得您太可爱了。”


“好,卡!”

“这一段就到这里,准备下一幕。”


奈布早就想脱掉身上的女装了,

还没走两步就被杰克拉回怀里长波一口,

杰克(痞痞的笑):小先生,你可知道我忍得多辛苦?


奈布反手一顿揍(不耐烦):我刚刚想着要是再因为你耍流氓,这幕过不了,你就等着跪搓衣板吧!!!!


杰克:弱小可怜又无助(இωஇ )


Toxic.

脑洞

过来po个脑洞。康康有没有太太原意写。


大概就是在未来科技很发达的时候丧尸病毒加天灾让整个世界满目疮痍。人们不仅要躲避向自己扑过来的丧尸还要小心头上的硫酸雨陨石天火什么的。与之相对的人类也进化出了能和天灾对抗的异能。

为了存活人类不得不放弃了世世代代生活的家园开始移居“安全区”——由高围墙和防御罩圈起来的不受丧尸病毒侵袭的地方。

安全区分地上和地下。地上安全区因为要抵挡从天而降的陨石和天火而建起了透明的半球形防御能量罩,但能量罩十分消耗能源。各国领袖商讨想将人类全部迁移进地下城,但有学者提出地下城为了抵挡天灾已经建的够深了,再深有可能会挖出岩浆。

于是能源短缺和病毒血清成为了目前的当务之急。...

过来po个脑洞。康康有没有太太原意写。


大概就是在未来科技很发达的时候丧尸病毒加天灾让整个世界满目疮痍。人们不仅要躲避向自己扑过来的丧尸还要小心头上的硫酸雨陨石天火什么的。与之相对的人类也进化出了能和天灾对抗的异能。

为了存活人类不得不放弃了世世代代生活的家园开始移居“安全区”——由高围墙和防御罩圈起来的不受丧尸病毒侵袭的地方。

安全区分地上和地下。地上安全区因为要抵挡从天而降的陨石和天火而建起了透明的半球形防御能量罩,但能量罩十分消耗能源。各国领袖商讨想将人类全部迁移进地下城,但有学者提出地下城为了抵挡天灾已经建的够深了,再深有可能会挖出岩浆。

于是能源短缺和病毒血清成为了目前的当务之急。在能源开采和解决病毒的工作热火朝天的进行时,各国领袖也在讨论人类最后的退路——如果不能发现新能源那么人类就必须移居地下城。但是地下城的居民已经够多了。于是领袖们下了秘密决策,将地上安全区的人数削去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移进地下城。那幸运的“三分之一”会从社会底层的无业游民挑选,他们会被留在荒废的地上安全区自生自灭。

学者们计算,将地上安全区的人类迁移后地上的能源只够供应能量罩支大约三年时间,三年之后能源耗尽是死是活就看他们自己的了。毕竟这三分之一对社会来说是无用的存在。各国政府已经在秘密挑选那三分之一的名单了。


杰佣设定

萨贝达是雇佣兵公司的老板,在末日病毒爆发之后带着手下的队伍接世界各地清扫丧尸的任务。 杰克是世家子,在末日爆发之后做起了军火商生意。他和萨贝达里应外合直接把末日之下的军火供应垄断,成为世界上最有名的军火供应商。

摄殓设定

卡尔还是入殓师,只不过是对医学比较精通的入殓师。后来被约瑟夫发现收进了自家公司。 约瑟夫和杰克差不多。英法联军商量着动手一起垄断末日的资源。和杰克不同的是约瑟夫做的是医药生意,贩卖血清一类的东西。

黄占设定

他们两个是立于天灾之上的不可言喻的存在。不受末日伤害,像看蝼蚁一般看着这个危在旦夕的世界。

蜥勘设定

老卢是生物学博士,在病毒爆发之后一直致力于研究丧尸血清。坎贝尔是老卢被感染之后才遇到的。坎贝尔当时想抑制老卢的异变就对老卢用了某种放射性金属。抑制是抑制住了但是老卢的外形也变成了蜥蜴√ 后来两个人误打误撞流浪到约瑟夫手下,约约就留下了他们。

冲撞组设定

裘克和威廉一直是在一起的没分开过。末日病毒爆发之后他们两个没能跟上去安全区的列车被留在了重灾区,后来被接了任务过来肃清的萨贝达救下收进了公司里。


大概是这样。【挠头】


一个罐子
旧群新宣没事来聊聊天,大佬靓仔...

旧群新宣
没事来聊聊天,大佬靓仔半白都欢迎
秀恩爱 磨皮 日常都可
群里人都很友好,没有亲友团之类管理及群主不是限权狗
只欢迎正常人,因为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语c群
谢谢您看到这里,占tag致歉

旧群新宣
没事来聊聊天,大佬靓仔半白都欢迎
秀恩爱 磨皮 日常都可
群里人都很友好,没有亲友团之类管理及群主不是限权狗
只欢迎正常人,因为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语c群
谢谢您看到这里,占tag致歉

milky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却又那么冰凉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却又那么冰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