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黄景瑜

99.5万浏览    16862参与
一颗梧桐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宁安如梦》今天tg🈶试拍🈚演员21开机

彭冠英 陈钰琪 陈小纭 高瀚宇《薄冰》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宁安如梦》今天tg🈶试拍🈚演员21开机

彭冠英 陈钰琪 陈小纭 高瀚宇《薄冰》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MX娱乐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宁安如梦》今天tg🈶试拍🈚演员21开机

​彭冠英 陈钰琪 陈小纭 高瀚宇《薄冰》今天双组tg🈶外 现秒🉑包周包月

​秦岚《隐娘》今天tg🈶外 现秒🉑包周包月

​靳东 成毅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袁昊 李哲豪《夜城赋》今天tg🈶️现

李梦《此处禁止恋爱》今天tg🈶️现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今天......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宁安如梦》今天tg🈶试拍🈚演员21开机

​彭冠英 陈钰琪 陈小纭 高瀚宇《薄冰》今天双组tg🈶外 现秒🉑包周包月

​秦岚《隐娘》今天tg🈶外 现秒🉑包周包月

​靳东 成毅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袁昊 李哲豪《夜城赋》今天tg🈶️现

李梦《此处禁止恋爱》今天tg🈶️现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今天tg🈶现秒

​刘昱晗 杨志雯 段洋《这个江湖不一般》今天tg🈶外景现秒🉑包月包周

​《青春奇遇记》今天开机tg

林雨申《从这里开始》今天tg🈶

吴磊 周雨彤《爱情而已》🈶带dz

​《花儿与少年》16号tg🈶带16号具体时间及地点以及全部录制流程

一颗梧桐

彭冠英  陈钰琪 高瀚宇 陈小纭《薄冰》今日双组tg🈶外 🉑包周包月

黄景瑜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日tg🈶 🉑包周包月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今日tg🈶

彭冠英  陈钰琪 高瀚宇 陈小纭《薄冰》今日双组tg🈶外 🉑包周包月

黄景瑜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日tg🈶 🉑包周包月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今日tg🈶

佩佩票务

杨幂《三生三生十里桃花》电子剧本🈶️

张含韵《爱很美味》今天tg🈶

徐璐《少女江湖》今天tg🈶️全外景

《青春奇遇记》今天开机tg🈶

胡歌 张新成 《县委大院》今天开机tg🈶️开机仪式🎉🎉🎉现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宁安如梦》今天tg🈶试拍🈚演员21开机

​彭冠英 陈钰琪 陈小纭 高瀚宇《薄冰》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杨幂《三生三生十里桃花》电子剧本🈶️

张含韵《爱很美味》今天tg🈶

徐璐《少女江湖》今天tg🈶️全外景

《青春奇遇记》今天开机tg🈶

胡歌 张新成 《县委大院》今天开机tg🈶️开机仪式🎉🎉🎉现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宁安如梦》今天tg🈶试拍🈚演员21开机

​彭冠英 陈钰琪 陈小纭 高瀚宇《薄冰》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佩佩票务

​彭冠英  陈钰琪 高瀚宇 陈小纭《薄冰》明天双组tg🈶外 🉑包周包月

​黄景瑜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tg🈶 🉑包周包月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子剧本🈶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明天tg🈶 

​《青春奇遇记》明天开机tg🈶

​彭冠英  陈钰琪 高瀚宇 陈小纭《薄冰》明天双组tg🈶外 🉑包周包月

​黄景瑜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tg🈶 🉑包周包月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子剧本🈶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明天tg🈶 

​《青春奇遇记》明天开机tg🈶

佩佩票务

实体版纸质剧本🈶️

可约签名 顺丰到付 需要私

实体版纸质剧本🈶️

可约签名 顺丰到付 需要私

佩佩票务

迪丽热巴《公诉精英》今天tg🈶 现🉑包月周 ​​​

​花儿与少年 15号 通告 🈶 现

​杨洋 王楚然《人间烟火》今天tg 有现 可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靳东 成毅 蔡文静《底线》今天tg🈶现🉑包周包月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今天tg🈶现

迪丽热巴《公诉精英》今天tg🈶 现🉑包月周 ​​​

​花儿与少年 15号 通告 🈶 现

​杨洋 王楚然《人间烟火》今天tg 有现 可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靳东 成毅 蔡文静《底线》今天tg🈶现🉑包周包月

​钟楚曦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今天tg🈶现

一颗梧桐

杨洋《我的烟火人间》每天都有🉑包周包月

田曦薇 敖瑞鹏《新上错花轿嫁对郎》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靳东 成毅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 董璇《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日tg🈶现🉑包周包月

杨洋《我的烟火人间》每天都有🉑包周包月

田曦薇 敖瑞鹏《新上错花轿嫁对郎》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靳东 成毅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 董璇《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日tg🈶现🉑包周包月

佩佩票务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明天tg🈶现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 董璇《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tg🈶现🉑包周包月

张云龙 李溪芮 刘宇航《最遥远的距离》明天tg🈶现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 董璇《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tg🈶现🉑包周包月

一颗梧桐

靳东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木子洋 吴幸键《积极的生活》今天tg🈶现

​张云龙《最遥远的距离》今天tg🈶外 现

靳东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木子洋 吴幸键《积极的生活》今天tg🈶现

​张云龙《最遥远的距离》今天tg🈶外 现

佩佩票务

靳东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木子洋 吴幸键《积极的生活》今天tg🈶现

​张云龙《最遥远的距离》今天tg🈶外 现

靳东 蔡文静《底线》今天tg🈶外 现🉑包周包月

黄景瑜 辛芷蕾《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今天双组tg🈶️外 现🉑️包周包月

木子洋 吴幸键《积极的生活》今天tg🈶现

​张云龙《最遥远的距离》今天tg🈶外 现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悦哥

他乡梦圆 -9-(王牌部队 高粱同人/bg向)

*高粱x敬含


*女主为原创角色,其他人员与原片一致。部分与剧情重叠、套用,人设变动,OOC预警,不喜叉走。

[图片]


-9-


车外的风景不断变换着,离目的地又近了一步,敬含的心也更沉了。


敬含得知已经有阵亡和伤兵撤下来,全部安置在500多公里外的野战医院,当即就联系上级要求前去。

她是军医,出发前好说歹说,可以去野战医院帮忙,为了让大家降低心理负担,她还写了无责任保证书,如果中途出现任何意外,绝不拖累任何人及组织,更不会有一句怨言。


上级慎而又慎,根本不能批准。

这时前方传来战报,核对了第一批需要着手准备追悼会的烈士,敬含瘫软在地,吓坏了一众......



*高粱x敬含


*女主为原创角色,其他人员与原片一致。部分与剧情重叠、套用,人设变动,OOC预警,不喜叉走。




-9-


车外的风景不断变换着,离目的地又近了一步,敬含的心也更沉了。


敬含得知已经有阵亡和伤兵撤下来,全部安置在500多公里外的野战医院,当即就联系上级要求前去。

她是军医,出发前好说歹说,可以去野战医院帮忙,为了让大家降低心理负担,她还写了无责任保证书,如果中途出现任何意外,绝不拖累任何人及组织,更不会有一句怨言。


上级慎而又慎,根本不能批准。

这时前方传来战报,核对了第一批需要着手准备追悼会的烈士,敬含瘫软在地,吓坏了一众领导,不得已才同意她去前线。


阿秀嫂子已经支撑不住了,在医院里苦熬着等待生产。

说实话,他们心里也很清楚,失踪的军人一般凶多吉少,中国人讲究落叶归根,殒命他乡也要魂归故里。

家属来亲自领人回去,这属实让人难以承受。


更何况敬含已经快生了,她这么快就没了丈夫,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这太痛了,痛到把眼泪哭尽都于事无补。


可她竟然能压制下锥心的疼痛,以军医的身份投入到工作中,这样的境界和状态,都十分令人敬佩。


从来生与死都两难,这是高粱跳崖后的所感所想。

身上两处中弹,再加上高处坠落的摔伤让他疼到昏死过几次,他试图挪动自己的大腿,却发现根本用不上劲儿。

有行军的脚步声临近,眼看就要被发现,牛满仓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一把把他拉进矮丛中,并火速处理了刚才的血迹和脚印。


高粱和牛满仓大气儿都不敢喘,静静等待着敌人经过。

敌人的队伍并没有几个人,已经被打得很零落,牛满仓看了一眼面色惨白的高粱,有些犹豫。


高粱满是虚汗的大手扶住牛满仓的肩头,坚定地点了点头,示意他自己还撑得住。

他们必须解决这些人,尽可能多地得到他们身上的弹药和食物。牛满仓心一横,抄起武器追了上去。


高粱自己起不来,只能靠在树上慢慢站起身。腰上的枪伤疼得钻心,每动一下都会感觉子弹在里面搅合。右臂已抬不起来,只能靠不太熟练的左手开枪,如果有命回去,他要把左手练熟了才行,他无不天真地想着。


老牛的战斗力很强,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解决了,都没让高粱费劲。

令人失望的是,他们身上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几块压缩饼干,一包烟,还有一瓶药。

他们有些沮丧,没有补给,他们很难走出这片密林。


高粱拿起药瓶看了看,认出了瓶身上的英文,当即就倒出来几颗要干嚼。

牛满仓吓坏了,连忙阻拦!


“老高!老高!你忍着点,我知道你疼,可这药万一有毒咋整啊!”

说时迟那时快,高粱嚼嚼就咽了下去,苦涩的味道充盈在口腔里,强大的求生意念让他自动忽略了味觉的刺激。


“哎呀!老高!你咋不听我话呢!快吐出来!”

牛满仓快急哭了,说着就要去抠他的嘴,他怕高粱有个好歹的。


高粱忍过一阵眩晕,扯出一抹笑容,“老牛,没事,这是止疼药,我认识那上面的字……”

“你就吹吧你!你中国字还没认全呢!”

“真的老牛。”高粱头晕得厉害,气息微弱道,“别忘了我家敬含是军医。”


说完这些,高粱就不出声了,他唇色铁青,浑身都在打颤。

“老高!大兄弟你这是咋了!你说你咋这么不听我话,不让你吃,你非吃!这下吃坏了吧!你说你!”


少顷,高粱抬起汗湿的眼睫,示意牛满仓给他点吃的。牛满仓照做,掰了几块饼干塞入他口中。


没有水,全靠唾液往下咽,干硬的压缩饼干冲击着食道,高粱边干呕边吞,几次都差点吐出来,但食物宝贵他哪里舍得吐。


吃下饼干后,高粱又闭目忍了一会儿,这才跟老牛道出实情。原是他先前痢疾拉到肚子空空,这个止疼药药性猛烈,胃部受到刺激引起了痉挛。


老牛后怕地盯着他,怕再出岔子,高粱瞧着他这老母鸡一样的架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笑得出来!”

“老牛啊,我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都没死,这叫命不该绝,我死不了了!”

“老高啊,我发现你这张嘴啊,是真好啊!我是没话讲!”


天已经完全黑了,高粱望天找北斗星确认方向,老牛搀着他在夜色中艰难前行。

高粱右腿的大腿骨应该是断了,完全用不上力,为了避免断骨戳到要害,他让老牛帮忙给自己正骨打夹板。


老牛吓得够呛,根本不敢下手,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高粱搞残疾了。

“老牛,别墨迹了!你要不帮我,我连残疾人都不配当了,只能是死人了!”

“老高你说你!”老牛指着他骂骂咧咧,“好好的一个人,偏偏长了一张嘴!我帮!我帮!”


老牛准备好两片坚硬的树皮作为夹板,撕了自己的贴身内衣作为绑带,这就着手为高粱正骨。一想到接下来的痛苦,老牛塞了一块破布到他嘴里。


“老高,忍着啊……”

“我操老牛你他妈太臭了,我、唔嗯!!!……”


老牛手下很利落,一把搞定,顺势拿起夹板和绑带,迅速完成了固定。

回头看了一眼高粱,发现他疼得两眼翻白就要厥过去了,老牛慌了,赶忙掐人中给他抢了回来。


冷汗淋漓着,高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面无人色,醒转过来后,还不忘给老牛一顿损。

“老牛啊,没想到你脚臭,胳肢窝更臭,老子都被熏晕了。”

老牛也笑了,笑比哭难看那种,“你他妈的臭小子!”


断骨得到了固定,高粱怕牛满仓负担太重,自己寻了一根粗壮的树枝当拐杖,两个人的行进速度虽然不快,也不算慢。


老牛在前冲锋,高粱负责伏击,山中岁月全凭日升月落,他们一路寻一路杀,还抓了四个俘虏,总算是看到了一些自己人的行军痕迹,这说明他们离前指已经不远了。


中弹的部位已经开始溃烂,高粱每况愈下,高烧让他神志不清,他每天都在数日子,老牛已经不太敢告诉他。


眼看就要突出包围圈了,老牛命令那些俘虏抬着高粱。看到他们表情轻松,他心里就难受得无法适从。高粱消瘦得厉害,他一个人就能背得动了,这样下去,怕是到了前指也挨不到野战医院了。


高粱急促地喘息着,整个人都滚烫无比,他的嘴唇因为高烧红得可怕,干裂的口子上结着血痂,一开口,血丝就顺着龟裂的口子往外流,“老、老牛,第……几天了……”

老牛抹了把脸,情绪也快到崩溃边缘,“老高,我们马上到了,到了啊!坚持!坚持住!”


“老牛……”高粱眼睛半睁,显然没听到他的回答,“敬……含……”


他又在唤她的名字。


是啊,怎能不惦记呢。

这个时候的敬含已然快要临盆,却要一个人面对种种变故。

他怕自己来不及阻止这群蠢货把他失踪消息透露出去,让敬含伤心难过,她怎么承受得住?


这一路为了活下去,他们吃老鼠吃草蛇,没有水就喝雨水嚼野草,他算着,敬含就该生了,他要回去,他要活着回去!

可他真的太疼了,太难过了,身体轻飘飘的,感觉哪一处都不是自己的。


也许到头来,早早晚晚,还是要错过此生最重要的人和事。


他累极了,为了不让老牛担心,他用强大的意志力克制着自己随时想要阖上的双眼,他就那么干瞪着,慢慢放松了身体。


老牛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变化,那种摧枯拉朽的死亡气息弥漫开来,他不由得高声喊了起来。

“老高!你一路都坚持下来了!别放弃!你他妈给我说话!说话呀!”

高粱这次像是听到了,他脑袋微微侧过来,瞳孔里看着空洞洞的,像是演默剧的演员,表情静得吓人。


“老高!!!”


老牛的一声痛呼引来刚出发的一队战友,对方很快集结过来。

“快!快过来!还有伤员!”

“你们别动!把人放下,举起手来!”

“报告!是七二〇团的人!”

“报告!伤员快不行了,把担架拿来快点!!!”

……

……

……


牛满仓看着身边忙碌的战友们,有一种功成身退的感觉,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了弦,他也失去了意识。


敬含挺着硕大的肚子正在营帐里忙活,没由来的一阵心悸让她失手扔掉了托盘,刺耳的声音回荡在周围,也让一直昏睡的姜卫星醒了过来。


反应了十几秒才认出面前的孕妇竟然是敬含!可此刻,他宁愿自己不认识她。

敬含托着肚子费力地蹲下身取托盘,姜卫星不忍,捂着还在渗血的伤口帮她拿了起来。


“不用麻烦,我可以的!谢——姜卫星?!”敬含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敬含。”姜卫星声如蚊蚋。


敬含汹涌的情绪顷刻聚集到了眼眶里,她噙着眼泪,用尽量成调的声音问他,“姜大哥你回来了,高粱呢?有没有找到?”


“这…我…”

“我知道,你们怕我受刺激,我不怕!他变成什么样都不怕!我只想再见见他,让孩子见见他…”敬含泪如雨下,已经顾不上许多,她忍了太久,身体和精神都已全面崩塌。


“敬含!别这样,别这样,你还怀着孩子呢!”姜卫星也流了满脸的泪。


他明白家属的眼泪有多重,之前他胸部中弹术后一直昏迷不醒,醒来后看到病榻前垂泪的童冰,每一滴泪水都似砸在了他的心尖上。

他是眼睁睁地看着高粱冲出去的,可高粱至今下落不明,十一天过去了,更是凶多吉少!他要怎样安慰?他要怎样做才可以?!


童冰闻声而至,从侧面抱住敬含安慰她,“敬含!你怎么这么傻!!!你来这儿做什么!不管怎样,不为任何人,你也要保重自己和孩子啊!”


敬含哭得上不来气,肚子里的孩子受到情绪的影响在不安地翻动,她腰也疼得厉害,分不出更多的精神去悲伤。这些话,在此期间她听了太多了,找不到人,说再多又有何用呢?


她止了哭声,简单擦了脸,又撑起后腰继续忙碌起来。正要出帐篷的功夫,江南征风尘仆仆地找来,差点撞上敬含。


“南征慢点!你差点把敬含撞着!”童冰把她拉开,粗略检查了一下敬含的情况。

江南征却笑了,不以为然道,“那就让高粱找我算账来吧!”


众人一脸不解,只见江南征把视线落在敬含脸上,握住她的肩膀激动道,“高粱找到了!被送去地方医院了,这里条件不够,不能得到有效医治,我爸安排了车,现在就带你过去!”


敬含不动,还在消化她刚才的话,“等等南征,你是说医治?”

“对呀!当然要医治啊!”

“那、那也就是说,高粱还活着??”


江南征鼻子发酸,郑重回答起她的疑问,“好敬含,别害怕,高粱还活着!只不过受了伤,又饿了太久,这里的伤员太多了,照顾不过来,医疗条件也不行,现在只能加急送往地方医院。一会儿路上可能有些颠。你身体受得住吗?”


眼泪又不争气地涌了出来,敬含连忙点头,“我可以!我可以!!!”

“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出发吧!”


“童冰,你也跟去吧,照顾好敬含!”姜卫星让童冰同去,这样也能照应一下。

“那你自己多注意,右手别吃力,等我回来。”童冰匆匆交代好,随她们一同上车离开了。


50多公里的山路并不好开,开完盘山道,又要爬坡过坎,敬含这段时间瘦得厉害,临近9个月的大肚子在她瘦弱的身体上显得蔚为壮观,都怕再长下去,她纤细的腰肢都要折断了。


“呕……”一路上,敬含都在呕吐,童冰明白这是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别说孕妇,她们也晕车了,只能强打精神关照着彼此,不让敬含有顾虑。


又是一番掏心掏肺地干呕,她已经没东西可吐了,天可怜见,她们也终于接近了目的地。

敬含虚弱地靠在童冰身上,江南征用手帕给她擦拭着额上的虚汗,无限唏嘘。


为了让敬含省着体力,江南征借来了轮椅让她坐着。她们一行三人一路疾驰到急诊,却发现根本挤不进去,高粱伤势严重,医生们正在联合会诊,研究手术方案,一刻也耽误不得。


高粱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上的氧气面罩太大了,几乎要把他的脸都套进去,敬含哭出了声,这哪里还有当初的样子?他已经被折磨得没了人形。


医生们听到哭声正要驱赶,童冰上前说明了情况,这才破例让敬含去到高粱身边。


江南征和童冰把她搀到床边,只见敬含缓缓曲起腿,让硕大的肚子贴在了高粱的脸侧,而后轻柔地抚上他的脸,让他贴得更紧一些。


“高粱,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一直都知道。”

“你听到了吗?这是我们的虎子在跟你打招呼了。”

“虎子特别喜欢你,只要我把你买的银镯子放在肚子上比划,他就会开心地踢我。”


敬含弯下身亲了亲高粱,灼热的温度让她又惊又怕,“当家的,很难受吧,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你告诉我?让我帮帮你好不好?”


生命值已经到达了临界值,高粱没有任何苏醒的征兆,可他似乎都听到了,而且感受得真切。滚烫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滑落,更添破碎感。

这种类似诀别的画面,瞬间瓦解了敬含的心理防线。


敬含痛哭出声,不断喊着他的名字,“高粱!别走!我爱你!我爱你!我还没能好好爱你,你抱抱我!你抱抱我好不好啊高粱!我们的好日子还没开始,我不能没有你!孩子不能没有你!你不能这么狠心!高粱!高粱!”


敬含的哭喊声已经破了音,眼看整个人都要崩溃掉,医生们敲定了方案,决定兵行险着,先解决部分难题。


护士们把高粱推向手术室,手术台上的战役打响,医生们也如履薄冰,病房外的情况他们都有目共睹,谁能不心有戚戚?再者救死扶伤也是他们的职责,这场硬仗,他们务必要拿下!


高粱腰后的贯通伤如果及时处理治疗,倒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发炎溃烂,子弹没有穿透出体外,而是埋伏在里肌肉组织中,手术切开病灶后,视野不佳,情况很是棘手,他们毕竟是地方医院,处理这些枪伤的经验有限。


突然!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一个孕妇打扮的医生走了进来,他们后知后觉到,这是病人的爱人,可她!


“我是二三四师师直的军医敬含,擅长处理枪伤和运动损伤,我有两年的临床经验,我已请示上级要求参与手术,免责认定书也已经写好交给护士,请您放心把高粱交给我。”


敬含沉着地陈述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只是看她这身形着实让人担心,这时护士开门扬了扬手中的文书,不疑有他,医生们让出主刀位置,由她来操作。


高粱趴在手术台上,因为麻醉,他侧头的样子有些辨认不出。

“当家的,争口气,我来救你了!”

在心底默念着,敬含深吸一口气,开始在腐肉中翻找子弹。


老师以前一直说“病不治己”,她一直不解,直到今天站在这里,她才深切地感受到这句话背后的苦楚。


腐肉覆盖的面积有些大,只能一点点切掉,敬含的心揪到了一处,每一次落刀,仿佛都割在了自己身上,而她的高粱无知无觉,沉沦在昏睡的保护中。


待到处理好腐肉,她通过肌肉纹理的细微变化,找到了子弹遁入的痕迹,为了不让高粱受罪,她要保证切开最小的缺口,将子弹一举取出。


敬含停下手上的动作,忽视掉肚子里一直没停的胎动,闭目深呼吸给自己打气,“虎子,妈妈在救爸爸,你乖一点不要动。”

腹中的孩子似是听懂了她的心声,竟真的安静下来。


敬含睁开双眼,举起手术刀,利落切开肌肉组织,没有过多翻动,立刻锁定了子弹的位置。


将附着在上面的组织清理干净,最关键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镊子!”

她伸出手,接过护士递来的镊子,稳稳地夹住子弹,向侧施压松动,轻柔地拿了出来。


鲜血淋漓的子弹被取出,接下来还有缝合和手臂的子弹要处理,敬含不敢掉以轻心,更不想假以他人之手。


手臂的子弹取出相对容易,敬含沉着应对,一层层细细缝合好,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手术终于宣告结束,和麻醉师预计的时间一致。


高粱被转送到加护病房,手术室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可敬含根本笑不出来。摘掉手套才发现,冷汗把她的手指泡到发白,现在正抖个不停,肚子下坠得厉害,她明白自己要生了,可高粱还没有脱离危险,还不是她撤退的时候。


晚一些的时候,允许探视的消息传来,敬含正在吃晚饭,她迅速放下手中的饭菜,急忙消毒穿戴,只为了进去看高粱一眼。


旁人无不佩服这位临产孕妇的意志力,站了那么久为丈夫开刀,才有点胃口想吃东西,这就又要进病房去照顾人,如果不是深深爱着彼此,任这种身体状况,绝对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高粱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血流不畅让他的面部有些浮肿起来。

他的大手因为输液的关系很凉,敬含把自己的脸贴上去,深深埋进他的掌心中,有力而温柔,犹如他给的每一次深情拥抱。

脆弱的泪水一触即发,她无声地哭着。

不想声张,这一刻,只有他们两个人。


今晚很关键,感染这关如果能高粱能挺过来,接下来还有腿骨的治疗问题。


“高粱,我是敬含,你听得到吗?”

“高粱,感谢你,感谢你穿越生死,为我们娘俩回来。”

“高粱,当家的,你不心疼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都不好看了。”

“当家的,你什么时候能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娘俩?你看我肚子大不大,是不是你的基因太强大了?”

“部队给咱们分了宿舍,对门是南征和一野他们两口子,我想,等他们也有了孩子,咱们两家人热闹的日子还在后头,不是吗?”

……

“高粱……”

敬含累极了,与他说了好多话,这会儿身上酸疼无比,哪怕睡一觉也于事无补。


“探视时间到了。”护士推门进来,要求她离开。

敬含起来得很慢,她托着沉重的肚子一步一步往外挪,额上都是细汗。


对方察觉到她的异样,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你还好吗?”

敬含摆摆手,继续撑着腰往外走。


江南征帮她安排了一间单人病房供她休息,回去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准备好了一应洗漱用品,到底是女人心细。敬含感激地笑了笑,和衣睡下。


这一觉她睡得并不安稳,肚子坠胀得不同寻常,生产的信号已经放出,她不想孤孤单单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生孩子。


敬含抹掉委屈的泪水,咬牙吃了点早点,去加护病房外继续等待下次探视。


外面狂风大作,大雨倾盆,天黑得比往常要早一些。病房里面突然忙碌起来,敬含撑起身子去门口查看,正好碰见护士出来。


“病人家属,他醒了!但逗留时间不宜过长,你进去吧。”

敬含得令,速速换了衣服进去。


高粱的眼前一片模糊,他想抬手揉揉眼睛,手臂却沉重得难以抬起。

有一双手用温热的毛巾开始给他擦脸,从额头到眼角,从颧骨到鼻尖,从人中到下颌,一一带到,细致妥帖。


眼泪争先恐后地流了出来,他知道这是敬含。上次醉酒的时候,她就是这样温柔以待。

高粱说不出话来,任由劫后重生的喜悦把他包围。费力地抬起眼皮想要看看她,一个巨大圆润的肚子就贴了过来。


眼泪流得更快更多,高粱哭出了声,情不自禁地亲吻着敬含的肚子,他的嗓子哑得厉害,“宝宝,我是爸爸,我是你的高粱爸爸。”


敬含摩挲着他的发顶,洒落的泪水和高粱的涕泪汇成了一处。

“敬含,你受苦了。”高粱的脸色苍白,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高粱!别激动,我一切都好,不要担心!”敬含帮他抚背顺气,让他好过一点。


高粱大口吸着氧,脸色缓了过来,眼神一直停留在敬含的肚子上,久久不愿挪开。

敬含有些站不住了,孩子在肚子里翻搅着,一直在往下冲,可她实在舍不得离开高粱。


哗——

响亮刺耳的水声流泻出来,敬含的羊水破了。


“啊——”生产发动了,敬含疼得惊呼出声,眼看就要委身倒下,高粱不顾术后的伤口,一把拽住了敬含的手腕。


肚子担在病床上,里面的动静骇人,从外面也能窥见二三,高粱看得有些傻眼,也不知道疼了。


“医生!医生!我媳妇儿要生了!医生!”这个点儿正值交班,所以刚才的动静他们无从知晓。


闻讯赶来的医生和护士赶忙要把敬含拉走,但她犯了拗劲儿,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高粱!高粱!”


声声呼唤,声声泣泪。

生死关头,她再也不想离开高粱。


“敬含!”高粱想起来的动作被护士制止。

“你不能动!伤口裂开了!!”


孩子下来得很快,敬含也委实挪不开步子了,胎头已经要出来了,她疼得惊声尖叫,已经忘了分寸。


“高粱——啊——孩子的头,啊——”

“敬含,疼你就掐我!来啊,你掐着我!”高粱让出胳膊给她,可那是他刚手术完的右臂,敬含哪里舍得。


“不,不!啊!——”


高粱急得发了疯,不听话地要坐起来,医生看着这情形也不是办法,只得推来一个床铺,挂起帘子充当临时产房。


敬含和高粱被帘子阻隔,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人抓狂。

敬含克制着自己的痛呼,奈何产痛磨人,强忍的闷哼时断时续,孩子在迅速往下冲撞着,这等力度,这等痛苦,已不能用任何言语形容。


护士为高粱处理着裂开的伤口,因为事发突然,已来不及局部麻醉,反正他此刻也察觉不到疼痛。

他的注意力全给了在一旁生产的爱人。


汗水像溪流一样淌过敬含白皙的面孔,俏丽的模样扭曲成一团,她只能咬紧下唇一次又一次地配合用力。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她侧目关注着一旁的高粱,哪怕只一眼就能给她无限力量。


久别重逢的小俩口在片刻中相望,在生门与死门前迂回追逐,命运这盘棋,他们都不想认输,更不能认输。


“啊!!!——”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强烈的异物感击垮意志,敬含还是喊了出来。

“快!深呼吸,随着我的口令用力!马上就出来了!”医生轻轻转着胎头,助产士在她肚子上按揉着,胜利在望。


高粱用力抠着床单,他的心焦无处释放,只得借力发泄。他明白关键时刻到了,紧张到大气儿都不敢出。


好在敬含之前坚持锻炼,体力和身形都适合,昨天站完手术台今天依然有体力生孩子,只不过急产伤身,她有些吃不消。


“啊——啊!!!”敬含的喊叫声伴着婴儿嘹亮的哭声一并到来,满室喜色。


高粱松开手下被他抠烂的床单,憨憨地笑着,眼前一阵阵冒白光。


护士给孩子简单清洗了一下,做了阿氏评估,抱到敬含怀里贴紧。

敬含刚喘匀一口气,忙不迭就搂住了孩子,亲吻了一下他带着腥膻的小脑袋。

“宝宝,欢迎你来到爸爸妈妈身边,爸爸在那边,让他看看你好吗?”说着就把孩子递给了护士。


护士会意,笑着抱过孩子给高粱送去。

不听话的高粱又想起来,护士蹲下身,凑到他的视野范围内把孩子送了过去。


高粱目不转睛地盯着,心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在上涌,他还是太虚弱了,大喜大悲容易透支身体,才傻笑了没一会儿,就开始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敬含吓坏了,不管不顾就要下床来查看,这时重症主任及时赶到,给了她安心。


“病人太虚弱了,情绪波动太大会引起强烈的呕吐,现在他必须静养,情况好转后,我们会尽快给他的断骨部位进行治疗,他是职业军人,有着超过常人的身体素质和意志力,你要相信他!”


敬含强自忍住忧心接过孩子,准备被推出病房。病房的大门打开,院外的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歇了,湿漉漉的空气充斥在周围,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昏睡的高粱,又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敬含柔柔地笑了。


这个呼风唤雨的孩子啊,以后可是个厉害角色,既然你高粱爸爸给你取了小名,那妈妈就给你取个大名吧。

雨清。

高雨清。


你喜不喜欢?

孩子的小舌头伸出来,无意识地舔着上唇,敬含露出甜笑,“你喜欢是不是?”


“你高粱爸爸也会喜欢的。”

“你要好好长大。”

“爸爸妈妈爱你。”




TBC

一颗梧桐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蒋龙 张凌赫《虎鹤妖师录》明天tg🈶全外 现 🉑包杀青

​庄达菲 周翊然 边天扬《白日梦我》明天tg🈶全外景 现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蒋龙 张凌赫《虎鹤妖师录》明天tg🈶全外 现 🉑包杀青

​庄达菲 周翊然 边天扬《白日梦我》明天tg🈶全外景 现

佩佩票务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蒋龙 张凌赫《虎鹤妖师录》明天tg🈶全外 现 🉑包杀青

​庄达菲 周翊然 边天扬《白日梦我》明天tg🈶全外景 现

黄景瑜 辛芷蕾 马思超《失落在东经97度的记忆》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蒋龙 张凌赫《虎鹤妖师录》明天tg🈶全外 现 🉑包杀青

​庄达菲 周翊然 边天扬《白日梦我》明天tg🈶全外景 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