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黄礼志

68.1万浏览    6198参与
猫猫眉有荔枝

  哟罗本!

  我叫申留真 喜欢一切可爱的东西,我最喜欢的动物是小猫,最喜欢的动漫人物是夜煞,我最喜欢的人是黄礼志,但是她好像喜欢只喜欢饼干,好伤心哦~对!还有申宥娜!就是因为她我跟姐姐连独处都机会都没有啦!(神游娜请离礼志远一点!我要单独跟她出去玩!)

  

 其实我也是重生的啦~上一世的初中时我打算高考完就跟小猫猫表白的啦!但是生活的种种让我选择了了断。重来一世,我要阻止黄礼志去接近李彩领~我知道李彩领的叔叔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李彩领本人也不是个好学生!真不知道上辈子的我哪里不如她!哦~我没有她这么油嘴滑舌呢✌️

  

 上一世,我因为向老师举报她和......

  哟罗本!

  我叫申留真 喜欢一切可爱的东西,我最喜欢的动物是小猫,最喜欢的动漫人物是夜煞,我最喜欢的人是黄礼志,但是她好像喜欢只喜欢饼干,好伤心哦~对!还有申宥娜!就是因为她我跟姐姐连独处都机会都没有啦!(神游娜请离礼志远一点!我要单独跟她出去玩!)

  

 其实我也是重生的啦~上一世的初中时我打算高考完就跟小猫猫表白的啦!但是生活的种种让我选择了了断。重来一世,我要阻止黄礼志去接近李彩领~我知道李彩领的叔叔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李彩领本人也不是个好学生!真不知道上辈子的我哪里不如她!哦~我没有她这么油嘴滑舌呢✌️

  

 上一世,我因为向老师举报她和李彩领谈恋爱被她厌恶,厌恶就厌恶吧,我只希望她能够“改邪归正”,但是听说她后来为了李彩领放弃了自己梦想?我的天呐!老师和家长是白劝她了吗!伤心+1

  

这一世,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对李彩领爱答不理的,对我却有上一世我做梦才有的热情,每次她的靠近都让我感到心脏加快,但是我不想让她知道呢,我要矜持一点,但是黄礼志是不是喜欢我呀?我也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对我时而热情时而冷淡,就比如现在!

  

 她和申宥娜手牵手走在前面,对走在后面的我不闻不问!神游娜!!!!我跟椰咚过二人世界你来凑什么热闹???

  

 哦对!上一世申宥娜这个🐶还天天纠缠着椰咚!不过椰咚最喜欢她了😭

  

 前几天,椰咚主动加了我的微信呢,好开心!她还叫我留真尼!!!!!不过我很不喜欢她的头像!竟然跟申宥娜是情头!等我追到椰咚我一天一换头像!都是跟椰咚的情头!气死申宥娜那个🐶!

 这时候,申宥娜过来抢走了手机

 大家好呀,我是娜娜娜娜娜娜娜~我超级喜欢荔枝姐姐,她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呢,我的荔枝姐姐又漂亮又温柔,可比申留真强多了呢!以前跟申留真同桌的时候她天天看着我的荔枝姐姐!哼!我的礼志姐姐才不会喜欢她呢!

  

这几天把礼志姐姐约出来玩啦~我超级开心呢~但是姐姐竟然带上了申留真!真想咬死她!

  

 而且申留真还用那双“手爪子”给姐姐扎头发,呜呜呜呜呜~姐姐好像很开心呢!

  

 终于吃完饭了,可以跟姐姐牵手啦!让申留真走在后面!气死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申留真竟然还说我是🐶?哼╯^╰!我是荔枝姐姐的🐶!

  

 再来说说我的微信头像叭~我求了姐姐好久姐姐才同意跟我换情头的~申留真这小子一定是季度啦~

 哼!礼志姐姐才不会跟她用情头呢!

  

 对哦!还有那个李彩领!我最讨厌的就是她了!毁了姐姐的一辈子!不过上辈子我以为姐姐一定会离开那个煞笔,但是我低估了姐姐的恋爱脑,但是听粒粒姐说这几天荔枝搜没有去理睬李彩领,姐姐这是想开了吧……

  

 呀!姐姐让我去玩游戏啦!再见哦!

  

 申留真:什么?一起!

春野于越

分享一些很有姬感的美女🌕

鞠姐那张像事后🤤(网友锐评)


分享一些很有姬感的美女🌕

鞠姐那张像事后🤤(网友锐评)









Litchiryu.

全世界最好的小志

原图见彩蛋

全世界最好的小志

原图见彩蛋

Twelve慕云清

黑雾迷途

  经过两个星期的修养,你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申留真几乎寸步不离的守着你,黄礼志和申有娜也经常来探望。

  

  

  

  申留真和李彩领去处理事情了,你知道应该是去处理这场事故的始作俑者,也不知道柳智敏找谁背的锅,这个背锅的人肯定必死,而且死的很惨。

  

  

  

  “咚咚咚”有人敲门,你住的是高级病房,所以平时很安静。

  

  

  “请进。”

  

  

  你见柳智敏穿了一身护士服走了进来,她看到你精神状态很好便放下了心。

  

  

  “姐姐,放心。”她冲你点点头,你知道,她指的是事故已经完美善后。

  

  

  “辛苦了,...

  经过两个星期的修养,你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申留真几乎寸步不离的守着你,黄礼志和申有娜也经常来探望。

  

  

  

  申留真和李彩领去处理事情了,你知道应该是去处理这场事故的始作俑者,也不知道柳智敏找谁背的锅,这个背锅的人肯定必死,而且死的很惨。

  

  

  

  “咚咚咚”有人敲门,你住的是高级病房,所以平时很安静。

  

  

  “请进。”

  

  

  你见柳智敏穿了一身护士服走了进来,她看到你精神状态很好便放下了心。

  

  

  “姐姐,放心。”她冲你点点头,你知道,她指的是事故已经完美善后。

  

  

  “辛苦了,智敏。”你发现柳智敏看着你欲言又止,“怎么啦?智敏,有什么话想和姐姐说嘛?”

  

  

  柳智敏内疚的看着你“对不起姐姐,我没想让你受这么重的伤。我真的…”柳智敏有些哽咽“我没有想到他们会把车祸弄的这么厉害…对不起…”

  

  

  

  你见状连忙握住她的手,“智敏,没事的,况且我没事不是吗?”你把颤抖的柳智敏拥入怀里,“智敏,姐姐很感谢你,而且,这些危害我在计划前已经想到了,这不怪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柳智敏在你的安慰中渐渐停止了哭泣,她整理了一下仪容,说出了正事“姐姐,珠泫姐来了。”

  

  

  

  “裴珠泫?”你有些惊讶,她怎么…但一想也对,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想见你,现在就在门口。”柳智敏看着你,等待着你的决定。

  

  

  

  “让她进来吧…”你虽然不想看到她,但还是有些事情需要当面向她问清楚。

  

  

  

  柳智敏走了出去,不一会,裴珠泫走了进来,在你床头坐下。

  

  

  

  你和她沉默的对峙着,你看到了她眼睛里的血丝。

  

  

  

  “怎么想来找我了?”你还是心软了,出口打破这沉闷的气氛。

  

  

  

  “知道你出车祸了,本来想立刻过来,但是为了不打乱你的计划,所以现在才来。”裴珠泫声音十分沙哑。

  

  

  

  你复杂的看着裴珠泫,叹了口气“你果真什么都知道…”

  

  

  

  裴珠泫躲过你的眼神,“伤…怎么样?”

  

  

  

  “好多了,嗓子怎么这么哑?”你给裴珠泫倒了杯水,裴珠泫受宠若惊的接了过去。

  

  

  

  “没事…”裴珠泫抿了口水,“阿清…能不能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你觉得十分好笑“裴珠泫,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以为我想吗?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答案。”

  

  

  “……”裴珠泫握着水杯的手因大力而指节发白,“对不起,我不能说。”

  

  

  

  你早就意料到了这种情况,“裴珠泫,我有时在想,哪个才是真正的你…是和我在大学谈恋爱的裴学姐还是现在的裴珠泫?”

  

  

  

  

  彩蛋是小蛇🐍策划的过程

  

  

  

  

  

  

  

  

  

  

  

  

  

  

  

  

  

  

  

  

  

  

  

  

   

残阳

[黄礼志X你] 红薯

文笔渣,ooc

所有故事请勿上升正主

本文所有“我”的情感都不是爱情!!注意排雷

可作为上文后续,也可当作单篇,不影响

  

  

  我叫红薯,是黄礼志带回来的一只索马里猫。

  现在我在猫包里。

  

  

  黄礼志最近搬家了,从集体宿舍单独搬出去住。

  理由是她觉得家里那只猫咪需要陪伴。

  大家一致决定这个理由很扯,但还是同意了她的想法。

  红薯好像并不害怕待在猫包里,也不怕颠簸的道路,乖巧的盘卧在包里不动。

  黄礼志掀开透明的塑料罩子,伸手进去摸它。

  红薯主动将头凑在她手心供着,还舔舔她的手掌心。

  黄礼志不免被逗笑了。

  猫咪的舌头...

文笔渣,ooc

所有故事请勿上升正主

本文所有“我”的情感都不是爱情!!注意排雷

可作为上文后续,也可当作单篇,不影响

  

  

  我叫红薯,是黄礼志带回来的一只索马里猫。

  现在我在猫包里。

  

  

  黄礼志最近搬家了,从集体宿舍单独搬出去住。

  理由是她觉得家里那只猫咪需要陪伴。

  大家一致决定这个理由很扯,但还是同意了她的想法。

  红薯好像并不害怕待在猫包里,也不怕颠簸的道路,乖巧的盘卧在包里不动。

  黄礼志掀开透明的塑料罩子,伸手进去摸它。

  红薯主动将头凑在她手心供着,还舔舔她的手掌心。

  黄礼志不免被逗笑了。

  猫咪的舌头柔软而湿润,舔在手心更多是痒意。

  搬新家要操劳的事情有太多,但令黄礼志安心的是,这只猫咪既不会碍事也不会帮倒忙,似乎知道应该放什么,又或者知道待在哪里不会挡着黄礼志。

  等到搬家事宜结束,天色已经深沉了下去。

  黄礼志抱着红薯躺在沙发上慢慢睡去。

  等到黄礼志睡醒,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披了个毯子。

  “是你帮我披的吗?”

  黄礼志揉揉红薯的头,搓搓她的下巴顺顺背毛,有些惊喜地问。

  红薯长叫了声,好像在回答她的问题。

  

  

  自从主人搬了家,我和她呆的时间就更长了。

  今天主人带回来了个客人。

  短发,看眼睛似乎是个很好看的人,但没有主人好看。

  她好像很喜欢我。

  但她不敢碰我。

  我凑到她脚边,试探地蹭蹭她的裤脚。

  她把挡住脸的东西摘了下来,蹲下的时候我更加清晰的看见了她的脸。

  很好看,但不如主人。

  她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看的。

  

  我听见主人喊她的名字。

  留真?

  应该是这个名字吧……

  没有主人的名字好听。

  黄礼志,就是全天下最好听的名字。

  我喜欢这个名字。

  

  主人好像出去买东西了,我要跟她待在一起。

  为什么感觉她有些局促不安呢?

  我走到她旁边好奇地盯着她。

  她跟我对视,然后伸出手想摸摸我。

  喂,要摸就摸啊,怎么不动了?

  还要我主动,真是好别扭的人类。

  

  她好像意外好相处,我不讨厌跟她待在一起。

  她身上有零食的味道。

  哦!是猫条!

  我更喜欢她了。

  但我还是更喜欢主人一点。

  

  她是不是喜欢主人啊?

  哼。

  虽然我不希望她们两个待在一起,但是主人也喜欢她。

  我们猫咪是看得出来的。

  我咬着那个叫留真的女人的裤脚,把她扯到了主人旁边。

  诶!你们干嘛不说话啊!

  你们人类不就是要表明心意吗!为什么不说话啊!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急得我在她们两个人的脚边打转。

  

  还好她们两个人在一起了。

  虽然距离我咬她裤脚的时候已经隔了很久很久了。

  

  真好,以后她就有人陪了。

  

  其实我还想再陪她久一点的。

  但是猫咪的寿命没那么长。

  但是,走之前能看见有人可以一直陪在主人身边,我很开心。

  

  真的很想再陪你久一点。

  我走了你会偷偷哭吗?

  不要哭了,我不喜欢看你哭。

  下辈子遇见你的时候要比现在更开心。

  拜拜啦,主人。

Island_shian
  樱花树下是我们的初见 当时...

  樱花树下是我们的初见 当时你全身都泛着光 就像明媚的樱花一样

  “可以拍个照吗”

  “当然可以”

  你的声音像泉水 柔软而清澈

  怎能忘却呢 学姐

  樱花树下是我们的初见 当时你全身都泛着光 就像明媚的樱花一样

  “可以拍个照吗”

  “当然可以”

  你的声音像泉水 柔软而清澈

  怎能忘却呢 学姐

yyt.

男女团博爱人的快乐😍😍😍

(男老婆也是老婆👿)

男女团博爱人的快乐😍😍😍

(男老婆也是老婆👿)

昑棽
  可可爱爱的tuk和hatt...

  可可爱爱的tuk和hatt

  第一次玩板绘画的不好请谅解😭

  可可爱爱的tuk和hatt

  第一次玩板绘画的不好请谅解😭

比奇堡老六

sorry,可我就是看到这种超酷超有魅力的爱豆就抵挡不住啊

谁进老福特还穿裤子啊😭👊🏻😭👊🏻😭😭😭😭👊🏻👊🏻👊🏻👊🏻


sorry,可我就是看到这种超酷超有魅力的爱豆就抵挡不住啊

谁进老福特还穿裤子啊😭👊🏻😭👊🏻😭😭😭😭👊🏻👊🏻👊🏻👊🏻


梓辞

送你一捧紫罗兰

老套的人设


成绩中下自卑敏感的小透明志


X


温柔而坚韧的领


无攻受位 be预警 ooc


冬季刚过,窗外的风吹到身上还是很刺骨的,李彩领坐在轮椅,腿上盖着厚厚的毛毯,穿着大衣,脖子上还围了一条厚毛巾,她慢慢的摆弄着轮椅,微风从她身边吹过,像是在拥抱她,也像是在嘲笑她


“护士姐姐!”李彩领笑着回头喊站在身后的担心她穿的少的护士“姐姐 我想去看紫罗兰!可是现在才刚二月份,要看到我想看的花还要很久呢”李彩领抱怨道,边说边皱起了眉,但是眼角还是含着笑


“医院花园有这种花啊,三四...

老套的人设




成绩中下自卑敏感的小透明志


X


温柔而坚韧的领




无攻受位 be预警 ooc








冬季刚过,窗外的风吹到身上还是很刺骨的,李彩领坐在轮椅,腿上盖着厚厚的毛毯,穿着大衣,脖子上还围了一条厚毛巾,她慢慢的摆弄着轮椅,微风从她身边吹过,像是在拥抱她,也像是在嘲笑她




“护士姐姐!”李彩领笑着回头喊站在身后的担心她穿的少的护士“姐姐 我想去看紫罗兰!可是现在才刚二月份,要看到我想看的花还要很久呢”李彩领抱怨道,边说边皱起了眉,但是眼角还是含着笑




“医院花园有这种花啊,三四月才开花呢,等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可以嘛”护士从身边拿起另一个毯子,走过去披在了李彩领身上




“姐姐,我不冷,你要冷你穿吧”李彩领拿起腿上的电暖宝“我还有这个呢,姐姐你穿那么少 也不要着凉了”




“我要赶快好起来,争取到了三四月份走着去看紫罗兰,然后就去学校上课,同学们一定很想我啦”李彩领看着眼前刚发芽的绿叶




“喂,那边那个,她叫什么来着,算了无所谓”一个女生高声叫到“就你,写作业那个,装什么装,别写了”




黄礼志抬起头推了一下眼镜,指着自己说“不好意思,你叫我吗?”




“别看来了,就你,说的啥那么小声,过来”那个女生招了招手




黄礼志站了起来,慢慢的走了过去,没走到一半,那个女生就把她拽了过来




“走那么慢,别墨迹,把这些垃圾扫干净扔了去,还有把垃圾到了”女生手从教室这边指到了教室那边“交给你了,小傻子,走了咱们去厕所,怕她告诉老师?怎么可能就她那样,她敢吗?别搞笑了,走别墨迹,一会上课了”女生推了黄礼志一把,带着身后的女生们走了




黄礼志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什么也没说,拿起被扔在地上的扫帚,开始收拾




“呦呵,这不是我们班的小傻子吗,扫垃圾呢?”男生手里拿着一堆纸团朝黄礼志扔过去“我赏你一点,好好扫,别让苒姐知道了,扫不干净要挨揍的”




黄礼志看了一眼男生,手上的扫帚被她攥的很紧,被铁丝扎破了都没感觉到




她调整了一下心情,继续收拾,到了上早读的时候,那帮女生终于回来了,她们有说有笑的绕开黄礼志,仿佛这不是她们应该做的值日一样




过了一会,当黄礼志刚想去倒垃圾的时候,班主任恰好进来




“你干什么去,你不知道你高三了是吧,现在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吗,提着垃圾桶干嘛去,逃课?还是逃早读啊,今天是你值日吗?”




老师的一大段话让黄礼志手足无措,她无助的看着老师




“你老看我看嘛啊,我问你是不是你做值日,不说话当你哑巴啊”老师的说话声越来越大,引得楼道上还没回班的学生都来看一眼发生了什么




黄礼志手中紧紧的攥着垃圾桶,也不说话,她抬起头看向他们口中说的苒姐,苒姐正狠狠地看着她,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说出来就会被打




“我问你们今天谁的值日”老师看黄礼志不说话,问向同学们




一个尖锐的男生响起“我知道,今天欣苒的值日,我还看到她领着一堆人走了”




黄礼志看着男生惺惺的像她看了一眼,又朝着欣苒笑了一下




“欣苒,站起来,以后到高三毕业值日全部你做”老师拿着手中的卷子指着她“你看你高三了,还跟她们鬼混,我确实要跟你爸爸聊一下了,看你模一考了多少分,答题卡踩两脚都比你这对的多”




“行了,黄礼志回去,你这分数还行,再高一点就能上个更好的大学,好好学”老师拍了拍黄礼志意思她回去坐着




黄礼志低着头不敢看同学们的表情,慢慢的走回位置,途中被欣苒的脚拌了个踉跄也不敢说话




黄礼志坐到座位上,发现她的书又不见了,这都是习以为常的时候




终于熬到了下课




教室里吵吵闹闹的,突然她感觉被人狠狠地拽了一下“你别装了,你是不是有病,你说一句话我都不至于做那么久的值日,你说话啊,不说话当什么白莲花啊”欣苒把黄礼志从座位上拽了起来“跟我走”




欣苒的力气不大,但是她身边很多人,黄礼志被她拽的磕碰到了很多地方,她不敢喊疼




“Duang”的一声,黄礼志被甩到了厕所里面碰到了墙壁




“你不是不说话吗,我看你说不说”欣苒招了招手,身后就多出几个女孩“打,我不信她不会说话”




手脚打在黄礼志身上的时候,她还是有感受到疼痛的,脸部狰狞的表文看起来就痛,时间越久就越感受不到疼了,是麻木,她有好多瞬间觉得自己好没用,好懦弱




“苒姐还打吗,快上课了”




“她怎么那么倔,连句话都不说 一声都不吭”




“我看她就是个婊/子”




“走了走了,管她干嘛,上课去”




等到她们出去的时候,上课铃声刚好响起,黄礼志扶着地板站了起来,她走到了洗手台那边洗了把脸,把额头上的血擦干净,把校服弄干净,才离开了厕所




“报告”这一声小到黄礼志都听不到




“黄礼志?这都几点了,你别回来得了,低着又头干嘛,报告也不说,别站在这堵心我,后面站着去”




“同学们,别怪我拖堂,要怪就怪有人不愿意上课”




黄礼志低着头,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教室后方,没站几分钟,就昏了过去




当黄礼志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面,身边坐着的是穿着打扮艳丽的后妈,病房里面还有个吵闹的弟弟




“贱/皮/子醒了,还做救护车来医院,打扰我儿子玩,你怎么不去/亖/呢,你都醒了看来没事了,学校这几天别去了,我给你找几个有钱的男的嫁了得了,别浪费了你这一张狐/狸/精/勾/引/男/人/的脸,走吧儿子,这地方不好,我带你去游乐场玩”黄礼志看着后妈领着儿子走出了病房,关门前她儿子还撇了个鬼脸




黄礼志愣愣的转过头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久,手上的液滴都反血了也不知道




“碰”的一声,病房的门开了,黄礼志被这一声惊的回过了神




进来的是个坐着轮椅的女孩子,长得很漂亮




“护士姐姐,这个姐姐的滴液反血了,快来!”




黄礼志看着这个女孩着急的招呼着护士来,看了看手上滴液的血,才发现




她笑着朝李彩领说“谢谢你啊”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大点声音说话嘛”李彩领弄着轮椅到了她的病床边上“好啦,我靠近一点,你告诉我你刚才说的什么哇”李彩领笑着靠近黄礼志的嘴边




“谢谢你啊”黄礼志重复的说着“谢谢你”




“啊原来是这个,不用谢啦!你是新来的病人吧,我说我昨天怎么没看到你呢,这一楼层我都认熟啦,对了对了我叫李彩领,你叫什么啊”李彩领拉着黄礼志的手晃着




“我叫……黄礼志”黄礼志抬起头来看着李彩领“很高兴认识你”




“原来你叫黄礼志啊!我听护士姐姐说你是在学校晕倒了,为什么回来这个病区啊,摔到哪里了吗”




“没……”黄礼志有点难以启齿的开口“我被人打的”




“校园欺/凌吗,你好惨啊!没事没事,我也被打过,就因为我身体不好,骨头有癌症,不要伤心了,看看我!我现在也很开心哇!不要伤心了,我会每天陪你来玩,知道你出院的!”李彩领笑着转着轮椅被护士推走了




“黄礼志你长得好漂亮!”




这是李彩领离开病房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




“早上好啊!”李彩领推开了病房门“你睡醒了吗我不会打扰你吧”




“没事没事……”




李彩领坐着轮椅去到了黄礼志的身边




“礼志,看样子你学习肯定很好吧!戴着眼镜好好看,一看就是大学霸!你给我讲讲你学校的事情吧!”李彩领手托着下巴看着黄礼志




“我们学校没有什么趣事,我也很透明,没有人关注我,我也不想去参与他们的事情”黄礼志低着头看着自己发抖的手




李彩领把手敷到黄礼志的手上“没关系啦,这样也好啊,安安静静的自己一个人,别老低着头啦!我们要不去医院外面玩吗?”李彩领拉着黄礼志的手“呆在病房里面很压抑的,你陪我去玩吧”




李彩领拉拉黄礼志的手“走了走了,我带你去玩,我带你逛逛医院外面,我可熟了”




黄礼志拒绝不了李彩领的强烈邀约,推着李彩领走到了医院花园




“礼志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一小片,等到三四月份的时候会长出我最喜欢的花哦,你猜猜是什么”李彩领自顾自的说着“是紫罗兰啦!就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啦,我要是等到了你一定要陪我一起去哦!!!”




黄礼志看着李彩领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有泪但是眼睛亮晶晶的,她笑着说“我答应你”




“你是不是累了啊,我们回去吧!”李彩领转过头来,看向黄礼志




春天的风吹的恰到好处,吹散了冬天的迷雾,吹走了冬天的阴霾,代替了冬天的寒冷,吹来了升温的心脏




……




“礼志,你是不是要回学校了啊,你学习那么好,肯定能考个好学校吧!考上了一定要告诉我,我肯定去祝贺你!!还有啊,你不能太自卑了,开开心心的,相信自己最重要了”李彩领拿出身后的盒子,神神秘秘的说“一定要等到录取那一天打开哦,不能提前看!”




在黄礼志要出院的那几天,李彩领都没有再来过




黄礼志回到了学校,回到了那个座位上,又是一样的剧情,又是一样的值日




“你就说你……”欣苒还没说完话就被黄礼志打断了




“欣苒,我忍了你三年了,最后几个月了,要我忍?可以,你先跟我道歉 ”




“你?就你?你算个屁”欣苒冷笑“你忘了你怎么被打了是吧”




“先别急,想不想打我,打之前,你先看看你爸爸什么职位,我妈妈什么职位你再想想,我妈一句话,你家就别想在整个商业圈混了”




黄礼志看着欣苒脸青一块绿一块但是无话可说的样子,她才发现,自己搬出了她后妈给她解决问题,回去怎么道歉也是个问题




自从黄礼志跟欣苒对峙过后,他们班就再也没有找茬的,她的讨论度越来越高,但是她完全不想搭理了,她心中只有跟李彩领的承诺,要考个好的学校




到了三月份了,现在是紫罗兰开花的季节




李彩领坐在病房窗户的旁边,看着医院的花园,那新开花的紫罗兰,象征着新生吧,李彩领心想,黄礼志现在应该好起来了吧,应该没有之前那么不自信了




李彩领在窗户的雾气上画了个爱心,包裹的是紫罗兰




一年一度的高考




黄礼志在高考的前一天收到了李彩领的高考祝福,只有简短的几个字




礼志,高考加油,那个盒子必须要在录取下来才能打开!




黄礼志看着这条短信笑了起来




……




高考完了,时间过得很快,黄礼志没有时间去看望李彩领,因为她后妈要她去相亲,还要辅导她弟弟,每天都要精神崩溃的黄礼志,终于收到了一所双一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她想的不是被什么录取了,而是,李彩领的盒子,她可以拆开了




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一个被塑封好的紫罗兰,很美,很好看,黄礼志摸索着手机给李彩领发消息




:看到你的礼物啦,我被好的大学录取喽,我过两天去看你,你一定要赶快好起来,要跟我去同一所大学,放心,我会辅导你的




黄礼志等了好久没有收到消息,就迫不及待的打了电话,可是每次都是响了好久自动挂断,再响起不知道多少遍的时候,终于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我是李彩领的主治医生,请家属赶快来签一下病危通知书”




黄礼志愣了,她不知道怎么打车去的医院,并且以什么身份签的病危通知书




“你不是她亲人?你的签字无法保证,我们现在需要直系亲属的签字”




“你说话啊”




“她的签字有效”黄礼志抬起头来看着说话的女人,发现是一直陪伴李彩领的护士“先抢救吧”




护士把黄礼志扶到椅子上




“姐,她没事吧”黄礼志说的话不成句




“你先冷静一点,怎么说呢,她的病情自从去年开始就已经病变,癌细胞扩散到全身,本来只有三个月可活了,她撑到现在很坚强了,她每一次出门都是对她生命的挑战,她最喜欢的花开那一段时间,她严重到不能去看,拜托我摘一朵最好看的塑封起来,你叫黄礼志对吧,她还告诉我,那个盒子后面有对你想说的话”




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对着她们摇了摇头




“节哀”护士拍了拍黄礼志,站起身擦了擦眼泪,去了厕所




黄礼志从包里掏出那个盒子,把紫罗兰拿了出来,发现紫罗兰带出了一张纸




“亲爱的礼志,我不知道你看到我写这个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反正我肯定是不在了!要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看到这个的,盒子里的紫罗兰很美吧,这是我好小好小的时候在没得病之前摘的唯一一朵花,很有纪念意义吧,真的很对不起没有好好的说一声分别,因为我怕你哭鼻子,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太自卑啦,看我,我虽然也有你那段时候吧,但是我挺过来啦!以后没人劝导你陪伴你你也要自己好好的,我最最最最最喜欢你了,一开始就是,见你第一面就是

                                           李彩领”


……


又是一年的三月,黄礼志又来到了医院,又站在了花园旁边,看着一朵朵紫罗兰,风迎面吹来,花香沾到了她的衣服上


她的身后拿着一捧塑封的紫罗兰


“我送你一捧,你嫁给我好不好”


回复她的只有风吹过紫罗兰的声音



建议自寻搜索紫罗兰的花语哦!有错字是在对不起啦!

Antialcoholic_

看了会让人觉得心情很好的小志💏

看了会让人觉得心情很好的小志💏

川上奶啵啵

之眼镜篇

美女们美的窒息!!!我好爱!!!

之眼镜篇

美女们美的窒息!!!我好爱!!!

m's6

绘梦2

  庄园的四月和正常地方不同,三十六度的高温却飘起了雪,在黄礼志的眼中这再正常不过,今年她已经十七岁了,她知道在庄园外还有世界,那里有海,有山,还有…至于还有什么她也想不起来,走出庄园一直是她的执念,可是她也知道庄园主是不会同意她离开的,作为花匠的孩子从小时候开始,大家就都告诉她,她是走不出这个庄园的,但是随着她年龄的增大她愈发想走出去,她想看看世界

  晚上黄礼志想起小时候就是在橘子园中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但是在那次之后,庄园主就严禁所有人进入园内,黄礼志觉得是因为庄园的出口就是那里,才被禁止,所以她觉定偷偷进入园林

  从刚进入园内开始黄礼志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幸福中充满了悲伤,就像...

  庄园的四月和正常地方不同,三十六度的高温却飘起了雪,在黄礼志的眼中这再正常不过,今年她已经十七岁了,她知道在庄园外还有世界,那里有海,有山,还有…至于还有什么她也想不起来,走出庄园一直是她的执念,可是她也知道庄园主是不会同意她离开的,作为花匠的孩子从小时候开始,大家就都告诉她,她是走不出这个庄园的,但是随着她年龄的增大她愈发想走出去,她想看看世界

  晚上黄礼志想起小时候就是在橘子园中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但是在那次之后,庄园主就严禁所有人进入园内,黄礼志觉得是因为庄园的出口就是那里,才被禁止,所以她觉定偷偷进入园林

  从刚进入园内开始黄礼志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幸福中充满了悲伤,就像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黄礼志突然想起,她试探性的呼喊着“溜叮,溜叮”但是并没有人回应她,黄礼志继续向前走着,没过多久她就发现自己迷路了,看着漆黑的周围,一股不安涌上心头,突然黄礼志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周围渐渐出现光点,身边的环境也渐渐清晰起来,黄礼志看着眼前的世界,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兴奋“黄礼志,好久不见”伴随着声音的响起黄礼志向后看去,和当年一样女孩穿着碎花裙,笑着看向她,清风吹起了女生的鬓角,金黄色的发丝随风飘起,在霓虹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自由的气息迎面而来,而那奇怪的气味也渐渐被自由的香气所代替,黄礼志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当年那个小女孩

               再一次见面黄礼志已经完全想起当年之景,那个神秘的小女孩“溜叮!”黄礼志奔向女,就像曾经那样,不过这次的女孩并没有逃跑

            “黄礼志,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女生的眼底充满了说不尽的幸福,她牵起黄礼志的手,像电影里充满束缚的公主和心爱的人逃跑,挣脱往日的束缚,不觉间就跑到了一片樱花树下,女生慢慢停下脚步认真的看向黄礼志

          "椰咚!请认真的和做为申留真的我交往吧!”   

           “莫?申留真?这是你的名字吗,还有,椰咚?这是你给我取的外号吗,真是的,我应该比你吧大你应该叫我前辈”黄礼志背起手,故作生气的看向申留真

             申留真看着这样严肃的黄礼志突然后悔自己刚说出了那么无礼的话,但却还是强忍着紧张看向黄礼志"抱歉,刚才是我唐突了,那我再说一遍,你准备好。。。”申留真羞涩的低下头然后抬起“前辈!请认真的和作为申留真的我交往吧,我是认真的,当年前辈给我橙子的时候我就心动了,但是当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现在我终于又见到前辈了,我已经失去过前辈一次了,拜托了,前辈!”说完这些话已经用完了申留真所有的勇气和力气,早已失力的她就要倒下,,黄礼志抱住了申留真"同意你了,胆小鬼,还有以后不许再叫我前辈了,椰咚确实也是个不错的外号呢,我的爱人——ryujin”

Gargantua

*申留真第一视角

1.2w字 

可搭配推荐歌单食用:

1.COOL (Your rainbow)-NMIXX

2.City Of Stars (From "La La Land" )-Ryan GoslingEmma Stone

3.Snowman-Sia

4.Nothing-Bruno Major/Raelee Nikole

5.Easily-Bruno Major/Emily Caroline ...

*申留真第一视角

1.2w字 

可搭配推荐歌单食用:

1.COOL (Your rainbow)-NMIXX

2.City Of Stars (From "La La Land" )-Ryan GoslingEmma Stone

3.Snowman-Sia

4.Nothing-Bruno Major/Raelee Nikole

5.Easily-Bruno Major/Emily Caroline Elbert

6.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坂本龙一

第一次写同人文,会有很多不足,拜托多多发表建议和感想🥹

  


皮皮哀

当我与黄礼志互换灵魂(8)

  Lia的手抚上我的脸:“‘草莓’最棒了,对吗,礼志。”


  练习室里并没有开冷气,可是我冷得发抖。


  我今天穿得很简单,上身是阿迪达斯的白T,下身是阿迪达斯的灰色运动裤,脚上是阿迪达斯的运动鞋——韩国的三月还是太冷了。


  “知道为什么我来公司的时候那样郁郁寡欢吗,因为我在想你和彩领......”


  “我......”我承认现在Lia说的话我一个字也理解不进去。


  “礼志?”Lia的语气突然柔和下来,皱着眉头用手背去感受我额头的温度,“你发烧了?”


  这时候发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很有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当然时行感冒和风寒感冒也是有可能的,我希...

  Lia的手抚上我的脸:“‘草莓’最棒了,对吗,礼志。”


  练习室里并没有开冷气,可是我冷得发抖。


  我今天穿得很简单,上身是阿迪达斯的白T,下身是阿迪达斯的灰色运动裤,脚上是阿迪达斯的运动鞋——韩国的三月还是太冷了。


  “知道为什么我来公司的时候那样郁郁寡欢吗,因为我在想你和彩领......”


  “我......”我承认现在Lia说的话我一个字也理解不进去。


  “礼志?”Lia的语气突然柔和下来,皱着眉头用手背去感受我额头的温度,“你发烧了?”


  这时候发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很有可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当然时行感冒和风寒感冒也是有可能的,我希望我只是最后者。


  我坐起来,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捂住脸:“Lia,你先把口罩戴上......”


  我并不是烧到失去理智那种程度,打寒战就意味着还在体温上升期,现在有气无力主要还是今天跑行程和练习太累的缘故。


  以防万一我该去做个抗原的,但是2020年3月份的韩国——据我这几天生活所体验到的,并没有完整的防疫体系,出门去医院一趟,反而会增加感染的几率。


  虽然在2022年12月,我已经得过一次,那时我只发了一天的烧,主要的症状还是头疼,咳嗽也不厉害,很快痊愈了。


  但没什么可比性,现在是2020年,而我又还在黄礼志的身体里。


  我害怕我真的得了,我抖得更厉害了。


  “礼志。”Lia把她的外套脱给我穿,然后把我抱在怀里,“需要我拿床被子过来吗?”


  “你在这儿睡?”


  “对啊,陪你,之前又不是没做过......那时我们还是练习生。”


  我不知道黄礼志和崔智秀的练习生时期究竟经历了什么,就崔智秀单方面说辞来讲,感觉像是她们出道后反而没有练习生时期亲密的样子。


  更令我震惊的是,现在Lia她真的拿了床被子来——当然不是那种棉被,像是夏季的空调被。


  “这床被子一直被我藏在毯子里,只有我知道它在储物室的哪里。”Lia知道我在担心什么,“放心,刚从먼지 제거 자루(除尘袋)里掏出来的。”


  “먼지 제거 자루是什么?”这么难的词我还没学到。


  Lia用被子将我包裹住,在我耳边轻声说道:“Dust removal~The temperature comes from my heart~”


  我被裹在被子里,不敢动。


  “礼志啊,作为itzy的一员,再苦再累撑着的也不只是你一个人,请不要把我推开好吗。”


  我听着,听着崔智秀对黄礼志说的话。


  被抱着的是我,但这话其实应该是说给真正的2020年的黄礼志听的。


  莫名的,我身上的某部分肌肉突然收缩了一下。


  Lia大概以为我又在打寒战了,便调整了一下姿势,使她的躯体部分更大面积的贴住我的上半身。


  “你还没回答我,礼志。”


  “我现在......不是没推开么......”


  “那以后呢,你能保证以后吗?”


  我.........


  “算了,让你想太多你会难受的。”Lia还是很贴心的,“我帮你拿体温计。”


  “练习室里会有?”我真心纳闷。


  Lia拿的其实是耳温枪:“体温计可以是测谎仪,也可以是救命的。”


  她说的可能是我不知道的她们练习生时期的“典故”。


  她在我外耳道处“滴”了一下:“37.9℃。”


  (ps:据“我”所学,耳温、额温、口温的正常范围都在36.3-37.2℃。以口腔温度为标准低热范围是37.3-38.0℃)


  “感觉你从失忆以后,就非常注重我们的Protection and sanitation(防护和卫生工作),但是第一个中招却是你。”


  Lia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我真的只是着凉感冒而已,仔细想来这几天也没有看到哪个爱豆确诊的消息,也就应该还轮不到我头上。


  “I guess I just caught a cold.”想到这里我忽然轻松很多,便横躺进沙发里,语气便得柔软,“But it is still infectious.(但它仍具有传染性。)”


  “Are you driving me away?(你这是在赶我走?)”


  “Of course not.”因为感冒而拒绝与他人接触是太极端了。


  “Can I turn off the light?”


  “No,......just turn off the light on my head.”


  Lia很听话,她是这个团队日常里最不会逗黄礼志玩的那个。


  当Lia关掉我头顶上的那盏灯后,我便闭上眼睛装死一样直躺在沙发上。


  我不希望她的到来,又似乎在期待。


  听到门一开一关的声音后,我睁眼了。


  练习室里不见人影。


  崔智秀她走了?


  她走了?


  就留我一个在这里?


  我有种说不出的空虚和失落。


  为什么我感觉这么难过?


  想被人抛弃了一样。


  她怎么能一声不吭地就走了?


  崔智秀你个......


  “咔擦。”门又开了。


  我怨恨—失落—惊讶的样子被崔智秀看得一清二楚,或许学生打小抄被老师抓包就是这种感觉?(ps:“我”是个老实的好学生,从不打小抄)


  “你失望了?”崔智秀的语气有些得意,她拧开手中的保温杯的瓶盖,“我只是去装热水而已。”


  她坐下来递给我:“先喝点热水吧。”


  我撑起来喝了口,又马上躺回去了,差点用中文说出“困死我了”:“I'm so sleepy.”


  “呀你真的好可爱。”崔智秀捏了一把黄礼志的脸蛋,我转过身去的动作显得我很傲娇。


  我心里乱乱的。


  我听到了崔智秀把保温杯放在了桌上......


  然后她走过来了......


  走过来了......


  她在身边躺下了......


  她抱住了我......


  我故作理智的关心到:“You so... You'll catch a cold.”


  “礼志的意思——不会是要把被子分我一半吧?”


  我默许了。


  崔智秀钻进来了,她笑得透心,即使我没转头看她,也能想象到她的树懒笑。


  身为队内最短身的她,却尽力地包裹着黄礼志的身体。


  ...


  本以为我会安心地入睡,一开始确实如此,但不久之后,我突然感觉我的灵魂正在被拉走,我颤抖地缩成一团。


  我在心里呐喊,却发不出声。


  我像是被踹了一脚,被一股力量踹出了黄礼志的身体。


  “啊!”最后我一屁股摔在了坚硬的地上。


  我缓过神来,发现我在我学校的操场的跑道上。


  ?


  我回来了?


  我站起来,脑袋却猛地一阵眩晕。


  我的校服外套呢?我怎么在操场上?今天是几号?黄礼志呢?


  最后我在篮球架旁边找到了我的校服,我马上解锁我的手机,划下来一看————2023年3月15日,这里竟然还在3月15日,才18点50分。


  也就是说,我到了黄礼志的世界过了九天,而我的世界里才过了一个小时?


  我刚刚是在操场上跑步?这种事我自己怎么可能干的出来。像是黄礼志干的。


  接下来的才是铁证——我把索引栏划上去,便看到“有道翻译官”的页面。


  是用韩文语音转的中文(ps:“我”用的oppo,oppo键盘语言只有中英,而且手机停机了没办法用流量,黄礼志不知道校内教学区内其实有wifi可以连,但由于严一婕追gidle,所以下的有道翻译官里下载了中英韩三国语言的语音包),去除翻译的误差,我大概理解的意思是:


  “我是2020年3月15的黄礼志,我好不容易记录下来我想说的话,毕竟宿舍的柜子都锁着,我找不到纸笔。今天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一个叫严一婕的女孩的世界了,但我希望我能快点回到我的世界里。如果你也在我的身体里,应该就知道我是谁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换回来,我刚刚打电话给2023年的自己,但是没接通,我又打给了申留真,她说黄礼志已经去世了,是六天前的舞台事故,我不知道具体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想让我快点醒来......”


  我把这段话和它的翻译截屏下来。


  黄礼志只不过是待在我的世界待了一个小时,便留下了这段话。而我在她的世界里待了九天,都在疲于应付她那边的生活,因为我怕我会改变她的生活轨迹,所以都在努力完“我”。


  但现在我们抓住了能交流的机会。


  我先跑去教学区蹭网,给自己的手机充了话费,马上微博搜索“黄礼志”,后面索引出“死亡原因”【热】。


  我点了进去,看到——“事前录制舞台时,不慎跌落”、“钢筋穿过身躯”、“头部重创”、“失血过多”、“抢救无效,确认死亡”,“队友申留真陈述:黄礼志近来情绪低落,精神焕散”、“疑似抑郁症”......


  这些词汇,比让我得一百次新冠还要让我窒息,更何况这些都是发生在黄礼志身上的。


  如果2020年的黄礼志看到这个......我想都不敢想。


  可是......我们到底是怎么互换回来的?


  下一秒,我的身体就告诉了我答案——我在冒虚汗,又是发热,是刚刚夜跑之后没穿衣服所致吧。


  所以,这次是一起发热?所以我们又互换回来了?那么下次呢,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不对......我现在想得不应该是我们之间什么时候结束......


  而是黄礼志,那个2023年的黄礼志,我不能让这个2020年的黄礼志也发展成那个样子!


  上天啊,为什么要我和黄礼志互换灵魂?


  ————————


  黄礼志忽然一个激灵,没有预想到的疼痛,她用力呼吸着。


  黄礼志反应过来她在练习室的沙发上,身后有人抱着她。


  “Lia......Lia!”


  黄礼志一整个熊抱住崔智秀:“粒鸭鸭!呜嘤......”


  梦中的崔智秀被一整个吓醒,不知所措地安慰着快要哭出来的黄礼志:“礼志?礼志!你,你怎么了?”


  “我以为我回不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黄礼志像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崔智秀一样紧紧抱着不肯放松。


  崔智秀不知道黄礼志怎么了,只能一个劲地安慰着。


  “Lia......我好想你......”黄礼志终究还是松劲了,埋在崔智秀的颈窝里。


  崔智秀看到黄礼志落泪心都碎了:“乌卒卒乌卒卒我们leader 呀......”


  黄礼志还想说些什么,身体的疲劳就却让她马上又沉重地睡过去了。


  “好好睡吧,礼志。”崔智秀看着怀里的人,除了脸颊肉已经消去大多和因为不安而微皱的眉头,其他的,她还是当年的样子,“还是我的小猫啊。”


  黄礼志看谁的眼神总是都是清澈的,只有在营业的时候,在她当爱豆黄礼志的时候,她的眼神才会带上些攻击性。只是因为眼角,就算没有凶狠的眼妆加持,素颜的时候,也自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黄礼志的鼻子也是名品,以至于这个地方是她最容易误伤到的地方,这个笨蛋猫猫。还有这点痣,它是独一无二的。


  黄礼志的唇形出奇地漂亮,平日里的崔智秀从来不敢把眼神停留在这个地方——但现在这个距离......


  脸部可能是大多数人先注意到的一部分,因为黄礼志的脸太有魅力,能让人回味很久。


  接下来的部分才是崔智秀更熟悉的,因为脸蛋是成天暴露在大众的视野里的,能被360度无死角公开。


  但是黄礼志锁骨,黄礼志的胸口,黄礼志的腰,黄礼志的小腹,不是谁都能看到并摸到的。


  曾经崔智秀吻过黄礼志的手背,那时候她就停留了很久,直到被构成怀疑的前一刹那她松开了。


  从那之后,她就没有再多吻到黄礼志一次。


  如果可以,她想把她的每一寸都亲自品尝一遍。


  崔智秀想她是有原则的人,她不想趁人之危。


  但至少崔智秀现在抱着黄礼志,能够摸到的地方也摸到了。


  ———————


  我看着微博的评论区,有说至今不敢相信的、有说自己永远无法释怀的、有骂主办方骂公司、有反省自身的、有祝愿永远平安的,当然无时无刻都还会有粉丝之间的吵架撕逼。


  这些言论的中心虽然不是我,但算是我在乎的人了,为了不让这个人重蹈覆辙,我愿意牺牲自己的身体。


  一死却能了解互换灵魂一事,但愚蠢,我那么做就等于黄礼志是间接地杀了我,我那么做难道就能一定让2020年的黄礼志不发展成那样的2023年的黄礼志了吗?


  我知道黄礼志的性格并不适合当韩团的队长,说到性格,她和我都是ISFJ......而像我,从来就不想去担领导别人的职责


  我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即使我的成绩一直是班一,老师让我当班干部带领起班级的学习氛围,我也从来都不想去管束其他同学的学习状态。


  比起名义上的带领,我更偏向于私下的帮助:同学们用微信来问我题目或者要答案的时候,如果当时我在学校里,我就会跑去教室把相关内容找出来拍给他们。


  上台领奖的时候,我不太能放的开,因为我不愿意宣传我的成就。就算是某次大考,我每门课都考了班一,老师分析成绩点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同学们都看向我的时候,我感觉很不自然,我并不能去享受这些关注


  我也不喜欢改变,就像商场和交通工具,我只会选择去我最熟悉的那一家逛、选择我最熟悉的那一个坐。


  我不容易向任何人坦露我的心思,以前,我被说几句就会哭,妈妈说我有什么委屈可以说出来,可我说不出,只是憋着,久而久之的积压着。


  综上所述,我更加能理解为什么黄礼志到2023年会有那样的结果了。


  成为队长本就超越了黄礼志的舒适圈。


  黄礼志又有着很强的责任感,她绝对会选择默默牺牲自己而成就团体。


  就这样她不会跟任何人说她有多么的难,只要情况没有好转,她就会不设底线地压榨自己。


  这样长期的精神紧张使得她在舞台上无法集中注意力,浑浑沌沌地就摔入了坑里。


  果然,ISFJ才是最了解ISFJ的。


  黄礼志啊,你选择我也是有道理的。


  (ps:这章没有其他cp就不打tag了。字数太多了一些情节就先分到下一章了。多来点剧情讨论也是可以的 ( •̥́ ˍ •̀ू )嘤嘤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