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黄衣之主

77.9万浏览    8991参与
凯瑟琳-达莫

【黄杰】食欲

*2022黄杰520爆更-05

*灵感源自与 @河风 的闲聊:杰克的头部在漫画中经常像白煮蛋→白煮蛋会引起食欲

*原皮黄衣之主×原皮杰克

*OOC、大量人外、cannibal、||敏||感||描写

*黄衣之主的口器有参考《怪奇物语》魔王


食欲

毫无征兆,邪神混沌的面部猛地贴到他面前,浓黑的混沌从一个中心点被撕开了,外翻出数不清的皮瓣,非人类的||血||肉||下是无法形容的复杂口器,哈斯塔张大祂噬人的巨口,突然一口咬下了他的头颅。残存的、断裂的颈动脉奇异地喷出一股深红近黑的污||血||来,淋洒到被活活扯断的椎骨上;杰克的掌骨突...

*2022黄杰520爆更-05

*灵感源自与 @河风 的闲聊:杰克的头部在漫画中经常像白煮蛋→白煮蛋会引起食欲

*原皮黄衣之主×原皮杰克

*OOC、大量人外、cannibal、||敏||感||描写

*黄衣之主的口器有参考《怪奇物语》魔王


食欲

毫无征兆,邪神混沌的面部猛地贴到他面前,浓黑的混沌从一个中心点被撕开了,外翻出数不清的皮瓣,非人类的||血||肉||下是无法形容的复杂口器,哈斯塔张大祂噬人的巨口,突然一口咬下了他的头颅。残存的、断裂的颈动脉奇异地喷出一股深红近黑的污||血||来,淋洒到被活活扯断的椎骨上;杰克的掌骨突然痉挛似的用力蜷缩,深深抠进邪神的肩头,直至抓下一块黏附着石油似的||血||肉||的褴褛黄袍——那黄色衣袍或许本就是祂的一层皮肤。它很快在他白森森的手心融化了,杰克的那只手高举着、颤抖着,风中枯枝般抽打着永远碰触不到的实物。

哈斯塔枯瘦却强韧的手臂碾过来,可能是肘部——某块凸起的关节压在身下人的胸骨上,似是为了阻止他反常的震动,或者只是为了扭曲身体,保持无需强撑的平衡,此时邪神以一种极其歪曲诡异的姿势||骑||跨||着已死的开膛手,腰部深陷,颈窝反折,两臂一条向前甩,一条折向后,祂的头面高高扬起,八瓣十六瓣无数瓣裂开的口器瞬间合拢,翻搅,倒钩与分散的尖牙摩擦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祂的形体愈发庞大,似乎要将这具人类的骸骨碾为齑粉。杰克并未在祂的重压下彻底分崩离析,但他浑身的死||血||似乎都要从他断裂的头颈处泵出来。污||血||还在断断续续地喷个不停,沾染了他的残躯、惨白的床单、邪神的肉体。哈斯塔挪动了一只手掌,按在那处||血||流不止的孔洞上方,于是祂的指缝分散了腥咸的||血||。失去了头颅的骸骨死而未僵,举起的手臂不曾放下,大开的两腿仍在颤动、踢蹬,与触手本身的耸动扩张持有截然不同的频率。邪神的下颚一张一合,用力咬碎坚硬的颅骨,骨渣碎块从那些口器分瓣的缝隙处簌簌掉落,早已涨满了整具骸骨的触手甚至不再挞伐,只余下沉醉的、恐怖至极的嚼食声。哈斯塔依稀可辨的喉部蠕动着,贪婪地将满满一口||血||肉||骨骸悉数咽下;祂俯低了上半身躯,几乎平行着紧贴身下的无头尸,口器倏然开合,吐出了一张||血||淋淋的、完整的白面具。

——FIN——

沈时渊

“你在害怕什么?”


是黄占520临时产物,灵感来源p2匹配的时候看见的哈斯塔海报(哈斯塔你怎么在这儿)

“你在害怕什么?”


是黄占520临时产物,灵感来源p2匹配的时候看见的哈斯塔海报(哈斯塔你怎么在这儿)

致命玩笑
屏蔽重發 原Twitter:ユ...

屏蔽重發

原Twitter:ユキネコ (@yk3nk2)

(網址無法通過審核,想要看可能要自己打名字了)

!!轉載僅供欣賞,授權需詢問原作者

圖片我有加浮水印

屏蔽重發

原Twitter:ユキネコ (@yk3nk2)

(網址無法通過審核,想要看可能要自己打名字了)

!!轉載僅供欣賞,授權需詢問原作者

圖片我有加浮水印

致命玩笑

原Twitter:ユキネコ (@yk3nk2)

(網址無法通過審核,想要看可能要自己打名字了)

!!轉載僅供欣賞,授權需詢問原作者

圖片我有加浮水印

原Twitter:ユキネコ (@yk3nk2)

(網址無法通過審核,想要看可能要自己打名字了)

!!轉載僅供欣賞,授權需詢問原作者

圖片我有加浮水印

凯瑟琳-达莫

【黄杰】庆祝无效化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执事cafe设定

CP:黄杰

分级:PG/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拟人状态、||敏||感||描写、躯体损害

私设:

  1. 人设、背景及杰克票数不佳的梗均取自情人节执事cafe(戳这里)
  2. 料理长哈斯塔,领班杰莉莉
  3. 承接 @唾液菌Toyekun 的《一个普通的生日》(原文戳这里),有少量佣冒无差提及


2022黄杰520爆更-04


领班将手肘支在摊开的账本上,为自己涂指甲油。黑钝的油墨令人安心地覆在剥落出半透明底色的甲板上,干透后泛出一层哑光。将他托在膝头的料理长出神地凝视着那双手。指节细长、皮肤干燥、骨节非常突出,显得...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执事cafe设定

CP:黄杰

分级:PG/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拟人状态、||敏||感||描写、躯体损害

私设:

  1. 人设、背景及杰克票数不佳的梗均取自情人节执事cafe(戳这里)
  2. 料理长哈斯塔,领班杰莉莉
  3. 承接 @唾液菌Toyekun 的《一个普通的生日》(原文戳这里),有少量佣冒无差提及


2022黄杰520爆更-04


领班将手肘支在摊开的账本上,为自己涂指甲油。黑钝的油墨令人安心地覆在剥落出半透明底色的甲板上,干透后泛出一层哑光。将他托在膝头的料理长出神地凝视着那双手。指节细长、皮肤干燥、骨节非常突出,显得它们活像一把劲竹。当他在前台不知疲倦地工作时,这双手要搅动银叉替顾客拌开打了生蛋的奶油意面,再对半切开烤得酥脆的圆面包。为此杰克还要在手上细细涂抹一层脂粉,以掩盖纵横交错、即使变浅了也无法消退的伤疤。短促的那些是厨刀的割伤,又长又重的那些则来自于美工刀、碎玻璃、罐头盒锋利的边缘;一切能够有效地造成痛苦的锐器。曾经尖锐地撕裂的精神让他的自残史旷日持久,如果将他的一双手掌刺穿,留下的疤痕是否就没有办法粉饰?哈斯塔熟练地想。

吹干最后一片指甲,领班塌下脊背,低头研究起记录完毕的账目。萨贝达的拳头前一日留下的淤青还肿胀在他的颧骨下缘,在将他涂抹得几无人色的修容霜下扩散着发紫的凝血。料理长的指腹准确地按压上去,杰克嘶嘶吸着气,用力拍开那只该死的手。哈斯塔认为他在疼痛中微微咬牙、皱起眉头的神情是极端性感动人的。当那双伯劳鸟式的有神的眼睛因痛苦而闪烁……他的手指又滑进他的发间。后脑那些隐秘的磕伤一样能够逼迫他做出这种神态深深地取悦他。萨贝达为了库特·弗兰克出头时用尽了全力。他虽未亲临现场,但在主题餐厅角落的捡到被摔打得神志不清、血溅玻璃幕墙的领班时,对方的出手可见一斑。

你都招了些什么人进餐厅?杰克扭过脸开始质问他。不是些出工不出力的闲人,就是些暴力倾向严重的莽夫;他毫无歉意地继续折磨着他在束衣中格格作响的后背,不知轻重地捏他被勒得紧绷绷的侧腰。他用了一杯并不好喝的热普洱,加一点打发开的奶油球,就轻松地从敏感的弗兰克口中还原了冲突的实情。能收容诈骗犯的地方,自然会有莽夫,他说,换得了他情人的一声冷笑。料理长等待着他就店内是否可以将骰子游戏与消费挂钩这一规则漏洞与自己辩论一番,十分意外地,领班缄口不言。

杰克拿起了他的羽毛笔。德拉索恩斯决不能独吞这五十点数,他宣布:既然你知道是他——不,是我们的主意,并且没有将点数作废,那么我至少要分得一半,再附加五点作为精神补偿。你做得已经很过分了,这事不可以有异议。哈斯塔任由他勾去他写好的数字,然而新添加的那个并不能逆转最终的业绩排名;玛丽的名字依旧挂在杰克的上一位,甚至差距越来越大,而属于他的那一行则尾随其后、紧追不舍。领班新涂的指甲恼火地在那行数字上刮来刮去。沾满浓墨的笔尖会代替这根漆黑了的手指落下吗?料理长的手指钻进他的束衣下缘,去捕捉活蛇般扭动着的脊椎骨。只是不甘地叹了一口气,杰克拎起这该死的本子,丢到故纸堆的最上层。今天是白色情人节,他突兀地说——正因如此,主题餐厅到现在还人满为患,精疲力竭的领班不得不停止自己的工作——按照风俗,你是要请我吃饭的。

杰克心满意足地目睹陷在后厨的萨贝达被迫独自接管全局。被他认为引导了这场祸端的库特·弗兰克穿着洗碗工滑稽的防水服,在哈斯塔路过时异常开心地挥着手。他想不通落进了圈套的对方为何会如此干劲十足。……是因为萨贝达的缘故吗?料理长掏出一大串沉甸甸的钥匙,打开员工通道的窄门,他惊讶地看到那个珍贵无比的特典钥匙链同那些尖锐的金属拴在一处。你就这样把它用掉了?而且私自取用了你自己的配额?余量还有很多,哈斯塔不以为意。你是要我,换上你的那个钥匙链吗?

那么你必须和顾客一样消费六千元,给我兑换十个点数——想也未想地,他脱口而出。

 

他还是采纳了料理长的建议,套上圣诞节时穿着的那件白色长风衣。夜色已是深沉,周遭依旧人流攒动,他平淡地握着哈斯塔的手掌,要穿越一整条彩灯闪烁、喧哗拥挤的步行街,以远离他们的主题餐厅,前往另一座庸俗吵闹的商厦。哈斯塔没有换掉衣服,似乎完全不介意会有路人通过他身上扎眼的华丽金黄长袍,辨认出此人正是执事餐厅的料理长。如果他还原原本本地穿着那套少年人的衣服,抛开风衣的遮掩露出束紧的腰背、被南瓜短裤勒得异常丰润的||大||腿||,与这样一位庞大阴沉的非人种族亲密地同行,他会招致怎样的揣测?会有多少目光认为,他怀着何等天真的幻想,或是为了怎样下作的目的,甘愿成为恐怖的域外杂种的玩物?领班琐碎地思虑这些、并不自觉地为之露出微笑时,在喧嚣与霓虹中他会恍然觉得自己和哈斯塔还是一对青涩的情侣,无限热情地在每个世俗规定的纪念日摩肩接踵地赶场同一次出游;但即使他穿上更加艳丽的少年服饰,即使杰克依旧有着明亮的眼睛、动人的笑容,年岁已经变更了他的气味,将一些深沉危险的预感沉淀进他的骨血里。三十三岁的杰克面对那些少年少女的微笑不再是灿烂,而是危险居多的迷人。他们面对他有如野兔面对猎鹰,即使疲惫已经磨钝了鹰犬的利爪。

他们要去哪里吃晚餐?漫不经心地走完很长一段路后,领班才被这个难题镇醒了。苦思冥想得不到答案时,汽车旅馆往往是最适合解决问题的选择;然而当他们路过转角装潢艳丽的||情||趣||酒||店||时,料理长携着他缓慢、目不斜视地走过了。……||做||爱||已不是他的必需品。哈斯塔对此更无索求。即使很多个、每个夜晚他们相拥而眠……走多了路,他的腿脚再次被这双极其硬挺的华丽皮靴夹得疼痛不已。哈斯塔适时地松开他们浅浅交握着的手,扶住他的后腰,那只善意的手臂却被他一把推开了。甜得腻人的奶油糕点香味扑面而来,他们终于进入了完全不必要前来的商场。

伫立在依旧源源不断吹拂着强劲热风的入口,他举目四望,感到一阵晕眩。他的确感到饥饿了,更多的则是对嘈杂的厌倦。料理长卡着黄金戒指的指根抵着他的腰背,催促他向前走,由他来带路,大度地征求他的意见,又全然不负责任地要他做出共同的选择。杰克不情不愿地在一层大堂胡乱走着,越过那些珠宝柜台、内衣店、流行快餐厅,踏上无限旋动着的扶梯,一路转到最顶层,投向黑漆漆的玻璃穹顶,人流与商铺在他的身下逐渐化为一块块模糊的光点。哈斯塔亦步亦趋,与他并肩而行。他们没什么特别的话好讲。料理长曾短暂地多看了最新款的男士香水几眼,也许他应该为他的情人买上一瓶,但他们已经拒绝过了流动摊贩叫卖的有气无力的玫瑰。领班突然在一家西餐厅前站定;只是因为这里门可罗雀,又在店门口竖起一块花哨的告示牌,表示情侣当天入店消费,会有礼物赠送。我们应该要那个——天然水晶——水晶的熊挂件,他轻蔑地说,伸手将哈斯塔拉到身前。

于是他们平淡地在餐厅服务员的面前||接||吻||,领到了一对愚蠢的有机玻璃暴力熊钥匙链。

——FIN——


PS:

1.

题目灵感来源:米兰·昆德拉小说《庆祝无意义》。

2.

一点写作感想。

本文的很多灵感来自于纳兰妙殊太太的分享(戳这里)

让不是好看,不是俊美,就是迷人。

魅力这玩意,初等级靠年龄红利,靠天生五官,高等级就是魔法,玄学。让无疑这方面的大魔法师,超脱年纪,进入一个飞花摘叶、随手伤人的境界。

苏打那点男孩气的魅力,跟让一比,根本不够看。萤火之比皓月。

虽然我并不了解小田切让,但看到他剧照的时候我的感受是完全共通的:去去去!走走走!这面说什么也得吃!(不是)

然后我去寻找了一个相对熟悉的对比图:杰克的舞台剧和心音祭活动的扮演者。杰克的舞台剧扮演者是成松庆彦,资历很深的舞台剧、假面骑士皮套演员。心音祭的扮演者是神尾枫珠,年轻演员,1999年生。两人的外貌都算不得极其惊艳,在我这个脸盲看来甚至长相有所相似,但放在一处对比则很容易看出,舞台剧杰是刀削峭壁似的深邃,心音祭杰是柔和、青涩。

(左:成松庆彦 右:神尾枫珠)

年岁履历的砝码是无可替代的。三十三岁的杰克该如何隐藏他的精于世故、难以消解的疲惫?该如何平衡他尚未完全消退的少年式的任性,与阅尽千帆后仍恪守的执拗与坦荡?这都是需要仔细思考权衡、小心叙写的。

作为执事cafe系列的最后一篇(除非杰莉莉突然再搞出什么事来),本文依旧是对这方面的一次尝试。原本构思出的版本会比成文好很多,可惜杂事缠身,中途耽搁了许久,如今草草写就,实难还原当初的巧思。

凯瑟琳-达莫

【黄杰】涸辙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

CP:黄杰(寄生之面黄衣之主×心音MAX祭杰克)

分级:PG-13/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拟人状态、年龄差、人外、||敏||感||描写

私设:

  1. 本文背景为自设的“更加真实化的游戏”,人类和屠夫在游戏过程中都会受到真实的伤害;屠夫的承受度和恢复程度强于人类
  2. 寄生之面与心音祭均为人类,寄生之面(32)为斗兽场之主,心音祭(19)为犯下校园||谋||杀||案的学生、“天生恶童”

Warning:如果您对寄生之面和心音祭都感到反感,那么这次创作就是成功的。他们并非讨人喜爱的角色。


2022黄杰520爆更-03

本质是调侃鹿角大爹......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

CP:黄杰(寄生之面黄衣之主×心音MAX祭杰克)

分级:PG-13/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拟人状态、年龄差、人外、||敏||感||描写

私设:

  1. 本文背景为自设的“更加真实化的游戏”,人类和屠夫在游戏过程中都会受到真实的伤害;屠夫的承受度和恢复程度强于人类
  2. 寄生之面与心音祭均为人类,寄生之面(32)为斗兽场之主,心音祭(19)为犯下校园||谋||杀||案的学生、“天生恶童”

Warning:如果您对寄生之面和心音祭都感到反感,那么这次创作就是成功的。他们并非讨人喜爱的角色。


2022黄杰520爆更-03

本质是调侃鹿角大爹与中二小孩文学


塔楼最顶端的一扇窗大开着。心音祭坐在洞开的窗口,裹在白袜和皮鞋里的两腿垂在外面,一下一下踢踏风化的砖墙。他打扮得很漂亮,总是很漂亮;每个人大抵都见识过了,斗兽场之主是如何装扮他天真却恼人的洋娃娃的。年轻杀手宽大的玫红衬衣被高处的风吹得涨起,一朵欲开的花苞,哑光的黑色丝绒短裤上坠着珍珠的链子。黄金的脚环、纯银的戒指、嵌满绿宝石的项圈——比盛宴伯爵衣领下的那个金环要宽重很多——这些饰品套在他身上无疑太过粗笨了,活像镣铐一样束着他皮肉薄薄的脚踝与脖颈。但是心音祭看起来十分快乐。年轻的杀手嚼着蜂蜜软糖,鞋跟一次一次蹬踹着,沙土簌簌剥落。

 

后院的繁花在春日尽时已经悉数凋谢了。长久的无人料理使得那些残余的枝叶亦在阳光中蜷曲、脱落,分明已是夏日却有了早秋的颓势。东亚人面对如此景象,总不免心生悲意,素爱下午茶的美智子与谢必安便鲜少出现于后花园中;那把最宽大的扶手椅,与那几张精巧纤细的茶桌,今日算是被斗兽场之主独占了。

寄生之面自然不是来喝茶的。优雅的休憩、艺术的享受从来不曾步入他泥沙俱下、充斥着血汗与荷尔蒙的生活。他看似安静地闲坐着,那双伤痕累累、缠绕了层层绷带的手掌却从膝前向上撑起,随着他艰难无比的动作,镶嵌着无数人面的黑紫触肢终于拔地而起。庄园主将邪神与怪物的特权赋予他的人类之身,尽管为此他付出了许多许多代价,譬如几乎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双手……斗兽场之主随意地、珍爱地抚摸在他脚边舒展生长、黏糊糊的触手。那些活的人面又一次张开了扭曲的口,啃咬在他的指节上。他只懂得如何征服,却不会驯化——寄生之面烦躁地挥了挥手,触肢发出尖叫,撕裂为浆液,顺着地面的豁口叽叽咕咕地流走了。男人等待了片刻——然后再一次耐着疼痛,顶起五指,把它召唤出来。

在他反复与那无智识的东西争斗时,金纹大触端着一壶清茶,不请自来地拉开他身边的扶手椅,端正地落座了。鎏金色的怪物流动的双臂搭在座椅两侧,胸膛挺起,微微抬头,腰背笔挺得如一棵劲竹,他用两指优雅地捏起壶柄,却又不用茶杯,直接将滚烫的红茶送入撕裂的利嘴,他那流质构造的口腔、下巴与喉咙在高温下短暂地炀化了,融蜡一般塌陷下来。寄生之面厌恶地看着他。金纹却偏要迎着他鄙夷的目光,微笑着转过身来。“您也有兴致来喝下午茶了?”他问道。

斗兽场之主没有理会他。金纹的两眼虽然看似礼貌地望着他,但他的目光早已穿透了那色厉内荏的男人,玩味地投向了别处。“您的伴侣,没有一起跟来——是您今日不想带上他,还是——他自己不愿意来呢?”

“怎么可能。”寄生之面下意识地反驳,与此同时那根触手在他们中间重新破土而出,随它的主人一同嘶嘶怒瞪着冒犯了他的怪物。金纹大触探出那只人类般光滑的右手,倏然握住触手的尖端,熟练地用指尖搔刮、磨蹭着它。“啊,恕我冒昧——依我来看,您怕是管不了他了。”

恐怖恶心的触肢在流体怪物的手中却更加服帖乖巧。这堪称极度的羞辱,强壮的男人用力一攥五指,让那不听话的召唤物在惨叫中炸成一地碎块。“你很了解我吗?”他呵斥道。他不自觉地把金纹也当作了自己的所有物,以至于不再对他不体面的愤怒加以抑制。他的情绪无疑影响了那些有意识的触手,它们开始在茶桌四周、在几乎枯死的灌木丛、在他的身侧顶破地面,旋转着的鬼脸阴森森的。金纹大触不耐地打了个哈欠。寄生之面也打算殴打他一通吗,就像对待那个不开化的小家伙一样?一个正试图用暴虐树立那不存在的威仪,一个正斟酌如何四两拨千斤地反转这次无聊的闹剧。但他们忽听得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喊声,是被打扮得华丽浮艳的心音祭歪坐在窗口,欢快地向他们——是它们——挥着手。

“你好啊,文森特!你好啊,约翰……麦克斯!乔尼!你好啊!”

 

一直到晚上心音祭还是兴奋得很。自从寄生之面学会召唤出这些触手,他就一直处于一种孩子气的、奇怪无聊的亢奋中。此时卧房内灯火昏暗,只燃着几支气味难闻的香烛,年轻的杀手趴伏在||床||榻||一角,被丝带反缚住了两手,斗兽场之主为他||赤||露||的浅麦色皮肤涂抹香脂,一件一件剥去那些崭新的衣服。可是他的眼睛四下乱转着,没由来地脱口而出:“你好啊,阿尔伯特?”

“谁是阿尔伯特?”寄生之面扯开他的衬衣,这件红衬衫的纽扣是缝在背后的。所以他的小情人必须撒娇哀求他来帮助自己穿好它,或是放弃这件专为他量体裁定的贴身衣物。心音祭扬起下巴,点了点在||床||边||扭曲蠕动着的触手,触肢上的鬼面和他一样抿着唇,嘴角却弯弯地挂着笑。

“……你之前不是管它叫麦克斯吗?”说出这句话后,男人方才意识到,他自己仿佛正中了他幼稚的小情人的下怀。我为什么要记住这些蠢名字?他用力把心音祭翻过身来。结茧带痂的粗糙手指撬开年轻杀手丰润的唇瓣,去狠狠拉扯他口中柔软潮湿却不服管教的||舌||头||。心音祭被他折磨得溅出眼泪,哀声与皱起的眉头终于释放了斗兽场主胸中的一股浊气。

——FIN——


PS:

1.

题目典出“涸辙之鲋”,比喻寄生之面所处的一种沟通的困境(虽然是他自找的.jpg)。

2.

部分细节感谢 @河风 与 @lnyx齐昊。 的共同讨论。

玉生
黄渔520快乐!(拟人向注意避...

黄渔520快乐!(拟人向注意避雷

翻出来的存货,是之前心血来潮给哈斯塔搞拟人的副产物


黄渔520快乐!(拟人向注意避雷

翻出来的存货,是之前心血来潮给哈斯塔搞拟人的副产物



炫光薯条
哼哼不会画大章鱼。。

哼哼不会画大章鱼。。

哼哼不会画大章鱼。。

凯瑟琳-达莫

2022黄杰520爆更-02


巴勃罗·聂鲁达《光以其将尽的火焰》:

En su llama mortal la luz te envuelve  光以其将尽的火焰包裹你

Absorta, palida doliente, asi situada  出神而苍白的哀痛者,如是站着

contra las viejas helices del crepusculo  背对黄昏那绕着你旋转的

que en torno a ti da vueltas  古老的螺旋桨


Muda, mi amiga,  ...

2022黄杰520爆更-02


巴勃罗·聂鲁达《光以其将尽的火焰》:

En su llama mortal la luz te envuelve  光以其将尽的火焰包裹你

Absorta, palida doliente, asi situada  出神而苍白的哀痛者,如是站着

contra las viejas helices del crepusculo  背对黄昏那绕着你旋转的

que en torno a ti da vueltas  古老的螺旋桨


Muda, mi amiga,  一语不发,我的朋友

sola en lo solitario de esta hora de muertes  独自在这死亡时辰的孤寂里

y llena de las vidas del fuego,  而又充满火的活力

pura heredera del dia destruido  毁灭的白日纯粹的继承者

(原文为西语,没有打出调号+b站上找到的朗诵稿不保证正确,见谅)


PS:拍摄思路

P1:欢宴+金纹大触的经典皮肤组合。简单的投屏背景图;

P2:原本只尝试用摇滚乐队元素搭配音乐家斯文加利,后来临时加拍了一组情人节。选用的CD分别是:Nirvana乐队的《In Utero在母体中》、Nirvana精选集、Pink Floyd乐队的《Echoes回声》。整体意象还是幻象、重塑。一直将杰克放在《In Utero》的封面上,象征着他被重塑、涅槃的过程;将黄衣架在背景的《Echoes》上,突出祂的不可名状。修图时尝试使用赛博朋克的观感;

P3:原画塔罗。因为装饰物是金枝书签,所以图上文字蹭了下弗雷泽《金枝》的热度;

P4:原画书签搭配四周年线下明信片。由于明信片尺寸太大,自觉还是当背景的效果比较好。图上文字是“光以其将尽的火焰包裹你”的西语版(做图时还没找到更准确的朗诵视频,所以是有道词典瞎翻译的);

P5:一些可爱的柄合集。临时把收集糖果纸的盒子拿来做道具,效果不错;

P6:经典的oioi柄。既然是新年初旨的柄图,所以尝试用喜庆的红色背景来拍摄。


PPS:拍摄所用周边:艾漫亚克力立牌-金纹大触、星河系列立牌-黄衣之主、情人节执事cafe心徽章、A店紫皮原画徽章、原画塔罗、原画金属书签、四周年线下限定明信片、sega小立牌预定特典-迷你黄衣、三丽鸥吉祥物Q立牌、抱线器扭蛋-黄衣之主、气球柄大挂件、2020oioi初旨立牌、2020oioi初旨全员绘马

雨铭一口一个小可爱时迹

【2022黄占520产粮活动】热

时间:5.20  5:00


上一弹:@温饼 


下一弹:@发霉的慕徴冬 


我好热啊


———————————————————

庄园其实比外面的世界还更凉快些,可即便如此,刺辣的阳光仍贪婪的刺穿每一个人的肌肤。


伊莱趴在桌子上,用修长的手指拨弄着哈斯塔新买的竖琴,思考着为什么这么“阴森”的庄园里面会有蝉鸣。其实平时听着也没什么,但酷热总是让人心情烦躁,伊莱被吱吱咛咛蝉鸣吵的头疼。


“吾主———”伊莱抬头喊了一声。


一阵凉风穿过: “怎么了?”


“主,”伊莱笑着扭过头,“...

时间:5.20  5:00


上一弹:@温饼 


下一弹:@发霉的慕徴冬 


我好热啊


———————————————————

庄园其实比外面的世界还更凉快些,可即便如此,刺辣的阳光仍贪婪的刺穿每一个人的肌肤。




伊莱趴在桌子上,用修长的手指拨弄着哈斯塔新买的竖琴,思考着为什么这么“阴森”的庄园里面会有蝉鸣。其实平时听着也没什么,但酷热总是让人心情烦躁,伊莱被吱吱咛咛蝉鸣吵的头疼。




“吾主———”伊莱抬头喊了一声。




一阵凉风穿过: “怎么了?”




“主,”伊莱笑着扭过头,“我想吃……”




“不许! 汝已经发烧了。”哈斯塔严禁自己的小心肝吃雪糕,万一加重病情怎么办?



伊莱抬头想要撒娇,但看见哈斯塔一脸凝重,就又老老实实地趴下去了。



耳边蝉鸣声不断,热浪不断袭卷房间。伊莱感觉头晕目眩,扯了扯哈斯塔的衣服,“我好热,好难受……”



“呼……”哈斯塔叹了口气,化为丝缕青烟。




伊莱一动不动,差点热晕过去。待他睁开眼,便看着哈斯塔手拿着两根冰棍。他笑着问:“您不是不叫我吃吗?”




哈斯塔瞪了伊莱一眼,随后又叹气妥协了,“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伊莱浅笑着撕开包装,里面冰棍的冷气直冲脸庞。伊莱确实热,但是为了病早点好,他只好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勾人。



哈斯塔看着伊莱一点点地舔着冰棍的最上端,再时不时吞吐整根……他吐出的红舌像银蛇一般灵活拨弄哈斯塔的心弦。





“伊莱。”





“怎么……唔! ”



先知的主争过冰棍,用自己的唇堵上伊莱又凉又红的舌头继续作乱。他空闲的那只手伸进伊莱的衣服里……



伊莱笑着推开他:“我先吃完。”





“或许,”哈斯塔说,“我们可以试些新玩法。”




黄衣之主咬下剩下的冰块,与其最真诚的信徒缠绵……

凯瑟琳-达莫

【黄杰】嵌合体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

CP:黄杰(原皮黄衣之主×金纹大触杰克)

分级:PG-13/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大量人外、躯体损害

私设:

  1. 黄衣之主的本体设计有参考《Dead By Daylight》屠夫“影魔”
  2. 有厂长杰克cb向提及


2022黄杰520爆更-01

自觉非常猎奇,请注意避雷


他们都深知这样一个道理:在监管者的休憩地出现尸体腐烂的||血||腥||味,必然是不祥的征兆。

无论此时究竟上演着哪一种突发状况,里奥·贝克已经寻了杰克来,在悠长的回廊中七绕八拐,机械地把他引到某一间休息室前。翻着气泡的||血||水||从门缝中汩汩渗......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

CP:黄杰(原皮黄衣之主×金纹大触杰克)

分级:PG-13/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大量人外、躯体损害

私设:

  1. 黄衣之主的本体设计有参考《Dead By Daylight》屠夫“影魔”
  2. 有厂长杰克cb向提及


2022黄杰520爆更-01

自觉非常猎奇,请注意避雷


他们都深知这样一个道理:在监管者的休憩地出现尸体腐烂的||血||腥||味,必然是不祥的征兆。

无论此时究竟上演着哪一种突发状况,里奥·贝克已经寻了杰克来,在悠长的回廊中七绕八拐,机械地把他引到某一间休息室前。翻着气泡的||血||水||从门缝中汩汩渗出一线,不必低头,化为流体怪物的开膛手已经知道它弄脏了他的尖头皮鞋。紧闭的房门前不止站着一个人:巴尔克·拉帕杜拉也在,珀西——或是米凯尔——也在。已经鲜少说话的厂长倒是转身走掉了。但他们一个都帮不上什么忙,杰克自得、自负地想着,信手拉开了那扇门。

一根半人多高的触手从昏暗中钻探出来,快如闪电,黏糊糊地贴上他金液翻涌的面颊;他注意到那东西是很不自然的肉粉色,活像氧化的内脏,滴沥着比腐败液体更加引人作呕的汁液。巨虫似的触肢缓缓缩了回去,尽管门内黑得不见五指,他却已知道了那是什么东西。杰克毫不犹豫地跨出一步。他身后的珀西突然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臂,缝合的尸块绞合出千斤的力气——博士那双没有光泽的死人眼冷冷地瞪着他。但是这位突发善心的弗兰肯斯坦造物,与此时的黄衣之主——真的有什么区别吗?杰克不禁笑出了声。黄金色的流质从珀西的巨掌间流走了。杰克拔步前行,直没入那片黑暗。

 

房门在他身后呯地一声关闭了。杰克站定在玄关处的一小块干净地砖上,数不清的粗壮触手在他头顶一条条悬垂而下,他仿佛站在一片||血||色||密林的入口。“哈斯塔?”他唤着那邪神的人类名字,期待于面前的昏暗中会亮起他熟悉的红色——没有任何回应。他又大喊了一次,回声似乎震得整个深不见底的密闭空间都在嗡嗡作响。他有多久没有见过对方如此失控了?杰克颇为困难地回忆着,上一次邪神||赤||裸||裸||地暴露出祂邪恶恐怖的真身,似乎还是在他们||欢||爱||的||床||榻||上,或者是湖景村的深海中——但那些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他似乎只是触碰到了秘密的冰山一角罢了。杰克只得继续向前,用完全流质化的双臂拨开一条条沉重的触手——哈斯塔的核心,如果祂有这种东西的话,或许会在房间的正中央吧?

其实他也并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唤醒——激发——安抚这位亲密又疏离的邪神。他涉足的不再是一片危险却清爽的深海,而是一池噬人的腐烂泥淖。那些触手跟随着他的脚步开始哗啦啦地蠕动,从四面八方拍打向他的身体,舔食掉一抹金黄。杰克似乎没有走上几步,又似乎走了很久很久——他的双腿被数不清的触肢缠绕、磕绊着,沉重无比,他不能再前进了。“哈斯塔?”他再次高喊着,同时仰起头向上看去。借着一点点光亮——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光亮——他看到数不清的内脏色触手与数不清的||血||色||断肢,在有限的空间中无限地延展着,即使拗出再扭曲的姿态也要奋力蠕行。这种生长如永恒般无法抑制。杰克陷在这一窝活的||血||与||肉||的正中央,有一簇无形的触肢勒住了他的胸膛、掐住了他的喉咙,窒息中他仿佛感受到了邪神的呻吟与痛苦。

“哈斯塔——你在哪里!”他喊叫着,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了。金色流质锻造的光滑声带本是不会发出这种噪音的。禁锢他的触手又相对剧烈地蠕动起来,缓缓地把某种东西转向、呈现给他。一团辨不出头尾的碎肉、尸块堆积的怪物、骨肉淋漓的图腾柱——无法描述那究竟是什么——在涌动的触肢的簇拥中转向他。杰克没有害怕。他可能早已丧失掉这种情感了。杰克向那东西伸出手,试图去拥抱住什么——因为他看到一颗两颗三颗烂光了皮肤的人类头颅、一些马驹似的蹄子与肋骨、一些手指或是手臂,一些心肝肚肠似的……眼珠?骷髅下探出一截||血||淋||淋||的脊椎骨,又吊着半颗看不出形状的头颅。他不能确定哪一部分才是现在的邪神的手臂,哪一部分是腰肢,哪一部分又是头部。邪神向他俯下身来,那些断肢向他凑近了。杰克忍住生命体本能的恶心,随便用双手捧住面前的一团东西,将它贴到自己的面颊上。“哈斯塔?”他问道。

他还是没能等到那些熟悉的||血||红||眼珠的亮起。但仿佛终于回应了他的呼唤似的,邪神发出一阵混浊的嘶鸣,那截脊椎骨连带着几颗头颅高高扬起,镰刀一般直扎下来。邪神精准地将他的核心从流质最深处挑了出来,送进已不知在何处的口中吞嚼着。杰克应声而倒,鎏金色在漫天的肉粉色之上横陈出一片小小的水洼。没人会在欧利蒂丝真正死去,所以他还有意识和五感,只是不能移动分毫;自异变以来他第一次失去了自己的内核——但它也总会复原的吧?瘫软趴伏的视角令他仿佛彻底沉入了邪神漫无边际的、||血||肉||外翻的躯体。他的头颅会成为一顶桂冠,镶嵌在那人柱的顶端——而他如愿以偿,杰克目睹了邪神深深、深深地弯下辨不出形状的躯体,斩下他的头颅。一双用碎肉拼凑出数十个关节的断手捧起那颗滚圆的、涌动的黄金流质,近乎轻柔地分开层层叠叠的沉重触肢,将它送进最黑暗的最深处。

 

巴尔克·拉帕杜拉枯站着,拨弄了手臂上的操控器很久很久,在他终于打算将这棘手的情况报告那位德罗斯之前,满布裂纹、岌岌可危的厚重大门终于敞开了。杰克——或许是杰克——伴随着一股致人死命的腐烂气息,从门扉中滚落出来。他似乎想挣扎着起身,但这只让他的躯体轰然断折成了三截。一颗没有皮肤、裹着烂肉的骷髅跌到巴尔克脚边,金色流质随即在地砖上迅速铺展开来,将它摸索、打捞回来。杰克呻吟着,努力将他自己拼接回去——他已经不全然是他自己了。||血||红||的骷髅代替了他的头颅,鎏金色的液柱中则里出外进地架着零落的森森白骨。他打湿了的燕尾服被那些骨茬刺破,黏糊糊、湿淋淋地紧贴在扭曲的嵌合体上。杰克足足比他来时长高了几码。巴尔克注意到珀西身躯一震,博士紧锁眉头,充满敌意地瞪着杰克;他的喉咙咯咯作响,几乎目眦欲裂。这具被天雷驱动的活尸头一回如此高效地运转,或是戒备,或是…...愤怒?与震骇?预感到他的机芯可能过热而损毁,拉帕杜拉扶了扶机械的那只眼眶,递过去一瓶能量液。“珀西。由他去吧。”

“是啊,我该走了……”流体怪物咳嗽着、声嘶力竭地笑着,歪歪扭扭、一步一顿地走进了阴暗的回廊。

——FIN——


PS:

感谢 @废鸽子哟 的安利,杀机新屠夫影魔也是||吃||人||邪神,外形又极具设计感,实在是太帅了!!因此斗胆参考,浅代了黄衣。但写出的效果似乎过于猎奇了.jpg

影魔:我让你模仿,没让你超越

星渊龙骑

【中英对照】黄衣之主角色日信件【2020-2022】

纪念日:1.24

[图片]

Dear Detectives, sometimes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hope and a small prayer and we can attain happiness. That's what the Feaster aims for, but until then it's Hastur la vista! Let's wish the Feaster a wonderful Character Day!

[图片]

“回应祈愿而来的,会是什么?” 

2020 一封未寄出的家书

"...

纪念日:1.24


Dear Detectives, sometimes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hope and a small prayer and we can attain happiness. That's what the Feaster aims for, but until then it's Hastur la vista! Let's wish the Feaster a wonderful Character Day!

“回应祈愿而来的,会是什么?” 

2020 一封未寄出的家书

"An Unsent Letter" (2020)

Dear Darren:

I've arrived at a village named Lakeside with my father's memento.

The family I'm staying with is the only one which came from elsewhere.

According to Eugene and Marjorie, they fled to this small village with their niece 15 years ago and worked hard to stay. After all, as I said, this is an extremely exclusive village. They had an extra bedroom since their niece got married, which is the only reason I could stay with them.

No one else would have me anyway.

Whenever I went for a walk along the river, old-fashioned villagers would stare at me with caution. But luckily all of the villagers were willing to tell me about the legend of the water god.

But after some digging into the water god's miracles, I discovered several curiosities.

According to traditions, in order to praise the water god, bloody animal meat must be thrown into the lake by disciples dressed in yellow. Once an enormous shadow comes to the surface, the villagers should shout out their wishes one after the other. If the water god accepts their wishes, it would return to the bottom of the lake and the villagers' wishes will soon come true.

This may sound incredible but I suspect that it's some sort of religious scam. It's possible that there are piranhas living at the bottom of the lake and the enormous shadow is just the piranhas coming up to the surface for the meat. At the same time, the meat offering is always prepared by the disciples and the villagers would contribute. Which such interests in mind, the actions of the "disciples" are suspicious.

As for the wishes coming true, I would say it's man-made or coincidence. After all, trivial problems such as water dripping from the roof can easily be solved by the "disciples".

Despite that the "water god" may not exist, I'll stay and observe the worshipping activities in 3 days. The answer will surface, and I mean literally, surface from the water.

Also, as mentioned in my previous letters, I'm getting close to the fiery cave. I'm getting closer to the truth each night.

Perhaps I'll get the answer which Father longed for in the end.

Please, send my regards to Mother. I'll be home soon.

Love, Volcker Berlgund

亲爱的达伦:

我带着父亲的遗物来到了一个叫做湖景的村庄。

除了我借宿的那户人家之外,这里没有其他外来户。

据尤金和玛乔丽所说,十五年前他们带着侄女逃难到这个小村里,为了留下来做过许多努力。毕竟,如前文所说,这是个极端封闭的村庄。在侄女出嫁后,他们空出了一间卧室,所以我才能顺利借住于此。

毕竟,也没有别的人家愿意接纳我了。

在我去湖边散步时,常有些古板的村民会警惕地盯着我。但值得庆幸的是,所有村民都十分乐意介绍水神的传说。

可在详细询问了水神的圣迹后,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按照传统,为了使水神显灵,需要由穿着黄色长袍的圣徒们将一些动物血肉投入湖中。在巨大的阴影浮上来之后,祈愿者们依次大声地在岸边念出自己的愿望。如果水神接受了祈愿,会再度沉入湖底,而祈愿者们很快就能心想事成。

听起来的确很神奇,可在我看来这很可能又是一些打着宗教名义实行的骗局。湖底很可能生活着大量肉食性的鱼类,而那个巨大阴影则来自于被血肉吸引的鱼群。同时,由于祭祀用品由穿着黄色长袍的圣徒们准备,每年村民都会向圣徒进贡。这种利益倾向也使“圣徒”们的行为变得可疑。

至于愿望成真,我更倾向于人为与巧合。毕竟屋顶漏雨这种小事,那些“圣徒”显然可以轻易解决。

尽管这里的“水神”可能并不存在,我仍会留下来观看三天后的祭祀活动。那时答案自然会浮出水面,我是说,字面意义上的浮出水面。

另外,正如前几封信中提到的,我已经逐渐接近焰穴,每过一晚,都距离真相更近一步。

也许最终,我能得到父亲追求的那个答案。

替我向母亲问候,我很快就会回家

爱你的

沃尔克·贝尔格伦德

2021 一本厚重的愿望记录册

"A huge log book of wishes" (2021)

Title Page-

(It appears that this book has been flipped through multiple times. The pages inside are seriously damaged, except that the title page is spotless and intact. There's no name written on the title page but a few lines of text written in a rusty "paint" and a fern pattern with a suspicious odor in the middle.)

The stars have yet to come home. The almighty god is in a slumber deep under the water. Before god awakens, we as servants of god must preach our religion in god's name!

A random page-

(It's filled with carefully recorded wishes with comments after each entry. Judging from the handwriting, the records of wishes and the comments were written by two people.)

January 14 Records of wishes - Lakeside Village

...

Villager 11: An old man living in the Shipwreck who's crippled and blind

Wish: Almighty god in the lake, please listen to my prayer. I'm tormented day and night by the nightmare from the mine and the explosion which took my legs and eyes. I'm in agony! Your faithful servant hereby wishes for a miracle, may the Tentacle crush that repulsive dream! May the dark ocean devour that thunderous fire! Your servant, Hopps, always at your service.

[Comment:

God will grant the wish of pious followers.

The way we carry out god's words is to send him into a slumber deep under the water.

Given his value as a sacrifice is inferior to that of a pure virgin or child, the doors to the holy temple at the end of the Abyss will never be open for him. Yet one must believe that, with the spirits of god enveloping him under the water, he will gain a new dream and be free of suffering.]

Villager 12: Married couple, Eugene and Marjorie

Wish: All-knowing god, please forgive our ignorant query— before we set off fishing, the both of us would always scatter sufficient offerings into the lake and pray to you. Yet we never fished an ideal amount. Our god deep under the water, did you really hear our prayer? Please give us a response! Please descend upon our village!

Villager 13: Volcker (a foreigner taken in by Eugene and his wife)

Wish: No wish made.

[The records of Villager 12 and Villager 13 are circled together in bright red.

Comment:

These foolish and rude blasphemers with weak faith and ill intentions are not worthy of god's grace! The truth beneath the lake shall not be revealed to senseless mortals!

There are already unpredictable miracles all around. Curiosity will only lead them toward death...

We as servants of god should baptize these three at the sacrificial ritual. Yet to cleanse such filthy ones with water will be an insult to god. Instead, we should erase their filth with fire in the witness of the lake and the true god under the water!]

扉页——
(这本书似乎经过反复传阅.里面的书页都磨损染污严重,但唯独扉页纤尘不染、完好如初。扉页上无名无姓,只有几行用暗红色“浓料”书写的文字和正中央散发着腥味的蕨型花纹。)
群星尚未归巢,深水之下,至高无上的神明在此沉眠。在吾神彻底苏醒之前,吾等神仆,需传达信仰,代行神嘱!
随意翻开的一页——
(记满了人为整理收录的愿望,每条之后还写有批注留言。从笔迹上可以看出,记录愿望的和批注留言的是两个人。)
1月14日湖景村祈愿记录
……
村民11:住破船上的瘸腿老瞎子
祈愿:至高无上的湖中之神啊,请您聆听我的祈祷,那个源自矿窟的噩梦、那场让我失去腿脚和眼睛的爆炸,日日夜夜折磨着我的精神,让我痛不欲生!您虔诚的仆从,在此祈愿您降下神迹、用深渊之触绞碎那个可憎的梦境!用黑色汪洋吞灭那场雷霆烈火!你的仆人霍普斯,永远恭候您。
[批注:对于虔诚的信徒,真神会让他得偿所愿。而吾等代行神旨的方式,自然是助他于深水之下长眠。虽然他作为祭品的价值,比不上纯洁的处女和儿童,所以深渊尽头的圣所会永远为他关闭,但相信,在水下,被真神精神力量所包围的他,会得到一个新的梦境,再无苦痛。]
村民12:尤金、玛丽乔夫妇
祈愿:全知全能的神明,请原谅我无知的发问——每次开渔前,我们夫妇二人都会往湖中撒下足够多的祭品,同样每次都会向您祈祷,可是,却没有一次得到理想中的收获。深居于水下的神,您是否当真听到了我们的声音?恳求您回应我们的祈祷!恳求您降临于我们村庄!
村民13:沃尔克(被尤金夫妇收留的外乡人)
祈愿:未祈愿。
[村民12和村民13的记录被人用醒目的红笔圈在一起。批注:
痴愚而意志不坚的信徒、无礼而心怀不轨的渎神者,都没有资格窥见吾神尊容!湖下的真理亦禁止凡愚窥量!
无法猜度的神迹早已笼罩四方,但好奇心只会引导他们步入死亡……
至于吾等神仆,应在祭祀仪式上对这三人进行洗礼,然而水祭不洁之人为辱神之举,吾等应当在湖畔、在水下真神的见证下,用烈火拔除他们的污秽!]

2022 半页访问记录

Torn Interview Record (2022)

Interview Notes for Preliminary Experiment Group-L-149

Interviewer: (blank)

Interviewee: Test Candidate 05-L-01-000

Foreword:

While sorting through the interview notes for candidates 05-L-01-014 and 05-L-01-017, I noticed that they often mentioned the case of the missing toddler who was found a mile from the Lakeside Village, as well as the strange drawings found along the way. This was an incident from many years ago, yet they mentioned it multiple times during their interview. Candidate 05-L-01-014 said that the fortunate child (who happened to be candidate 05-L-01-000) was found soaking wet can completely out of wits. Unable to describe the circumstances, the child vehemently resisted any attempts to recall the past and instead demanded a dark, damp environment. Even more disturbing, however, was this child's behavior: subconsciously, the child would soak rocks with animal blood and wriggle and twist like a mollusk. Following subsequent treatments, candidate 05-L-01-000's mental state gradually stabilized, whose trance-like fits occurred far less frequently. Even so, the candidate remained incapable of recalled the incident at the Lakeside Village... Or rather, the candidate seemed to reject any attempt to recollect the matter subconsciously.

According to candidate 05-L-01-072, candidate 05-L-01-000 has visited frequently prior to the joint publication of "Lakeside Trails," specifically to discuss (in great length, it seems) the sacrifices made to the spirits in Lakeside Village. During these discussions, candidate 05-L-01-000 was quite lucid and described the events detailed in the book as being based on real life experiences.

To the casual observer, however, the stark difference in candidate 05-L-01-000's current state versus that of childhood leaves much of the truth in question. Perhaps by inviting other candidates with similar experiences and gathering them in one place, I may be able to ascertain the truth hidden within their subconscious A group of test subjects such as this would undoubtedly produce interesting results, especially with 05-L-01-000 servings as the primary subject. But to do this, I first require candidate 05-L-01-000's personal information, as well as this candidate's full knowledge regarding the Lakeside Village and their water spirit.

<Begin Record>

...

预备实验组谈话记录文档 -L-149
访问者:(此栏并未填写)
受访者:实验备选者05-L-01-000
前言:

   在整理05-L-01-014、05-L-01-017的访问记录时,我发现他们多次提及数年前在湖景村一英里外找到的那个被报告失踪的幼童以及沿路留下的诡异涂鸦。05-L-01-014称,当年那名唯一幸存的幼童(即05-L-01-000号)被找到时浑身湿透,精神状态紊乱,无法描述自己失踪时发生的事,对“回忆”这件事本身极其抗拒,并伴随有渴求湿润环境、下意识用动物血浸泡石头、梦中会像软体动物一样蠕动身躯等诡异行为。在后续治疗中,05-L-01-000的精神状态渐趋稳定,意识恍惚的症状也只是偶尔发作,但他本人还是想不起在湖景村发生的事,或者说其身体本能地对此事避之不及。 
    但据05-L-01-072的说法,在《湖景之径》合作出版之前,他曾多次拜访05-L-01-000确认相关事宜,并与之深入交流有关湖景村神灵祭祀之事。在这一过程中,05-L-01-000侃侃而谈,一再声明书中内容是据本人真实经历改编。 
    旁观者眼中彼此矛盾的事实,05-L-01-000幼年与如今截然不同的状态,真相究竟如何,有待探究。也许我应该将类似的备选者都邀请到一起,重现他们潜意识中回避的真相。这大概率会成为目前为止最有趣的一组实验,而05-L-01-000.会成为这一组的首位备选者, 这点毋庸置疑。 
    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更多05-L-01-000本人的信息,并确定他对湖景村事件及所谓水神到底了解多少。 

<记录开始>
……

沈时渊

520是吧,没饭吃我开小号怒截...

520是吧,没饭吃我开小号怒截...

白菜

梦寻秘境之旅

根据《梦寻秘境卡达斯》所来的灵感

内含黄衣/佣兵/红蝶/孽蜥/梦之女巫

迟来很久的一次更新,可能有把逻辑不通的地方存在,请见谅,不是很会打tag

大概是第三人称,注意避雷,欢迎捉虫

私设你有名字叫做伊丽莎白·索恩斯,但很少提及,可代入自己

如能接受请往下翻


     “她听见,她看见,在那梦中的城市,祂正在呼唤着她。”


     伊丽莎白·索恩斯又一次梦见了那座藏于梦境之中的绝美城市,她看见祂向她招手,带有露珠的红玫瑰被他递了过来,然后她...

根据《梦寻秘境卡达斯》所来的灵感

内含黄衣/佣兵/红蝶/孽蜥/梦之女巫

迟来很久的一次更新,可能有把逻辑不通的地方存在,请见谅,不是很会打tag

大概是第三人称,注意避雷,欢迎捉虫

私设你有名字叫做伊丽莎白·索恩斯,但很少提及,可代入自己

如能接受请往下翻



     “她听见,她看见,在那梦中的城市,祂正在呼唤着她。”



     伊丽莎白·索恩斯又一次梦见了那座藏于梦境之中的绝美城市,她看见祂向她招手,带有露珠的红玫瑰被他递了过来,然后她从那缠满绷带的手上将那带有露珠的红玫瑰接了过来,而正当她注视着那朵玫瑰时,她猛的发现那座城市与梦中的祂又远离了自己,她不想再失去祂,她不想如此的离开,于是她踏上了寻找那座城市的旅途。



     她先是穿过一片充满了迷雾的森林,在那森林中,她救下了一只被困在蛛网中的红色的蝴蝶。因她,那只蝴蝶得以逃脱被蜘蛛蚕食的命运,从那之后那只红色的蝴蝶便跟在了她的身边,"我该叫你什么名字呢?……有了,你这么漂亮,我叫你美智子怎么样?"她微笑着如此说道,而那只红色的蝴蝶在她的身边挥舞着翅膀,似乎是默认了。


      于是她有了一个伙伴,一个名为美智子的红色蝴蝶伙伴。




     穿过森林后,她来到了一座小镇,一座有很多猫咪的小镇,她在一个长椅上,抚摸一只有着奇怪的蓝绿色的猫咪,而那只猫咪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起初她有些惊讶,毕竟这种颜色的猫她没怎么见过,有可能因为这里是梦境吧,她如此想着,在休息一下后,她喂给猫咪一些牛奶后,便又离开了小镇,又踏上了寻找那座城市的旅途。



     但在寻找那座城市的旅途中,一切都并非如此顺利,在她穿越一座山脉时,她被一只奇怪的蜥蜴抓住了,尽管那只蜥蜴抓住了她,但是却并没有伤害她,而是将她强制性的带上了月亮,她看见在穿越由以太构成的太空时,所留下的亮色的痕迹,那些东西让她想起了流星,那奇怪的蜥蜴说是要娶她,于是她便被软禁在那有着不符合人类几何知识的房间中,可她不想结婚,她还没有找到那座城市以及城市中的祂,她在寻找机会,寻找逃离这里的机会。



    救兵来了,在即将举行婚礼的前一天之前,被她抚摸过的猫咪来救她了,无数的猫咪从地球越到了月亮上,那属于猫咪的大军正在和那只蜥蜴以及那只蜥蜴的族人们战斗着,她被那只蓝绿色的猫咪给救走了,她感受到猫咪们在她身下的柔软,于是她感谢它们救了她,而那些猫咪却在她道谢之后反而笑起来,它们说它们是看见她是怎么对待它们的王子的,对猫咪善良的人会受到猫咪们的帮助。


    于是在她道别之后,她和伤痕累累的美智子,又踏上了旅途。



    尽管寻找那座城市的旅途很艰苦,可她不想放弃,她在憧憬寻找那座城市后美好的生活,但那只奇怪的蜥蜴似乎还不放弃,尽管那只奇怪的蜥蜴似乎总在说着什么,可她不想听,在某一次她认为惊恐的追逃之后,她跑到了某个城市的神殿之中。



    而那追着她的蜥蜴却停在了神殿之前,而正当她以为逃脱了蜥蜴的追捕之时,她猛的看见了那神殿上关于神的雕像似乎活了过来,那冰凉无情的大理石雕像,在此刻像是成了有血肉的躯体,她不免有些害怕,但那位人首蛇尾的神明却并没有伤害她,冰凉的手指拂过她的脸颊,引起她的一阵战栗,她听见那位神明说要不要留下来当祂的信徒,她拒绝了,她向神明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她告诉了神明,她想要去寻找她梦中的那座城市。

    

      "哪怕前途极其危险,你也还要去寻找吗?"

      "是的,哪怕前途极其危险,我也要去寻找我梦中的那座城市。"

       "真是可惜呀,毕竟能找到一个符合我心意的信徒不容易,那么我便祝你能够找到你所说的那座城市。"



      于是这场如此危险的危机便轻松的解决掉了。

   

      她告别神明,又一次踏上了旅途,不过这一次不同,美智子不见了,她一个人踏上了旅途。


      ……………………




      这场寻找梦中城市里的旅途确实危险,可是她最终到达了她梦中的那座城市。






      然后她看见她在旅途上遇见的所有的人,都在这等着她。她笑了,她看见美智子向自己飞来,那之前救了她的猫咪,现在正在太阳底下懒洋洋的舔着自己的毛,那只古怪的蜥蜴正坐在装满食物的白色的桌子旁边看着她,那人首蛇尾的神灵,也坐在那只蜥蜴的一边注视着她,而祂呢?

   

    她看见祂递给了自己,一束白玫瑰,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作者有话说:欢迎看到这里的你们,亲友觉得我这有一点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味道,那我说这个可能是有着克系味道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吧~( ̄▽ ̄~)~


玫瑰花语:

    红玫瑰:热恋、希望与你泛起激情的爱

    白玫瑰:不被注意(不为人知)的美;纯纯的爱;甘心为你付出所有;纯洁、纯情、天真;我足以与你相配




       

      



青竹

【第五乙女】棋逢相对(中)

黄衣之主x你


后面会有一点疯P向,请谨慎观看 ❗❗


前篇(一) 


他突然不见了。


你脸上写满了惊恐,莫非是被发现了 。


“汝,在这做什么? ”


一句话打断了你的思路。他出现在了你的面前,黄斗篷里一双双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你,就好像盯着一个猎物,随时准备吃掉一样 。高大的身躯,就把你给拦住了 


你马上镇静下来 ,编了个理由 。


“我是来给艾玛小姐送花的 ”你拿出今天花园里摘的花,呈现给他看 ,并指了指在和别人交谈的艾玛。


他看...

黄衣之主x你


后面会有一点疯P向,请谨慎观看 ❗❗



前篇(一) 






他突然不见了。


你脸上写满了惊恐,莫非是被发现了 。


“汝,在这做什么? ”


一句话打断了你的思路。他出现在了你的面前,黄斗篷里一双双红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你,就好像盯着一个猎物,随时准备吃掉一样 。高大的身躯,就把你给拦住了 


你马上镇静下来 ,编了个理由 。


“我是来给艾玛小姐送花的 ”你拿出今天花园里摘的花,呈现给他看 ,并指了指在和别人交谈的艾玛。


他看了看你又看了看你手里的花,好像相信了你说的话 。


“汝是新来的吗?”


“嗯……”


“吾名哈斯塔 ”哈斯塔开始做了自我介绍 。


哈斯塔,又名黄衣之主 ,是旧日的支配者 ,灾难和痛苦的化身,拥有很多触手,利用这一个把求生者牢牢困住 ,限制求生者的活动 。


“汝不怕吾吗?”哈斯塔向你伸出手,想用锋利的指尖去触摸你 


“不怕”


指尖停在了你的脖子上。


又顺着往下 ,手指停在了你手拿的花上 。


“汝的花,很漂亮,吾就拿走了”哈斯塔一把拿走了你的花。


留下你愣在原地 。


哈斯塔走了几步,呼然想起了什么 ,转过头问你 “汝叫什么?”


“你没必要知道 ”






红教堂

这一局,求生者分别是你,空军玛尔塔,医生艾米丽和盲女海伦娜,你出生在废墟里 ,找到一台机之后 ,开始修起来。


“监管者转移目标 ,请注意! ”


你停下手中的机子 ,四处观望,并没有看见监管者来这里,但是却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 ,仿佛监管者会突然出现 ,趁你不注意就把你干掉。


所以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


一只触手从地里突然冒出来 ,你下意识连忙躲开 ,粗大的触手就出现在了你面前。


你顺势把触手拆了 。


这一局的监管者 ,是黄衣之主哈斯塔。


你感觉到有人一步步紧逼着,心跳开始加快了 。


“来了吗……”


你开始准备药水,然后躲在墙后 ,只要出现,立马就把药水泼下去 ,然后跑起来 。


哈斯塔走了过来,你马上把药水泼下去 。


“又见面了,这是何物 ?!”


哈斯塔被你的粘稠药水给粘住了 ,每走进一步都是困难 。


“粘稠药水”


哈斯塔貌似被你惹生气了,挥出手控制触手伸向你。


你预算到他会拿触手攻击你,所以就拿出了第二瓶药水。


在药水作用下 ,触手很快就没了 。


“汝!”


“再见”


你就这样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走了 。




(睡了,睡了 😴)



赖斯不会画画
各怀鬼胎的家伙们(?) 小女孩...

各怀鬼胎的家伙们(?)

小女孩无辜受害(ㅎᗨㅎ)

之前打的一局匹配,真的有被感动到

分享给你们,希望你们也能拥有这份感动✧(≖ ◡ ≖✿)

各怀鬼胎的家伙们(?)

小女孩无辜受害(ㅎᗨㅎ)

之前打的一局匹配,真的有被感动到

分享给你们,希望你们也能拥有这份感动✧(≖ ◡ ≖✿)

青竹

【第五乙女】棋逢相对(上)

黄衣之主x你


后面会有一点疯P向,请谨慎观看 ❗❗


你是接到来自于庄园的信才来到这里的。


当你踏进这座庄园大门之后,大门就开始慢慢的关闭了。


这种恶趣味 ,那只有这座庄园才有吧。


“欢迎来到欧利蒂斯庄园,我是庄园主的秘书, 夜莺女士。我会保证了一位新来的成员都能沉浸在游戏当中 。。”


“游戏?”你抓住了她话语中的重点 。


“是的,庄园主设计的游戏,充满了恐惧与狂欢,请先让您了解游戏规则 。。 ”


……


你是一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对于夜莺女士的话多开始感...


黄衣之主x你



后面会有一点疯P向,请谨慎观看 ❗❗





你是接到来自于庄园的信才来到这里的。


当你踏进这座庄园大门之后,大门就开始慢慢的关闭了。


这种恶趣味 ,那只有这座庄园才有吧。


“欢迎来到欧利蒂斯庄园,我是庄园主的秘书, 夜莺女士。我会保证了一位新来的成员都能沉浸在游戏当中 。。”


“游戏?”你抓住了她话语中的重点 。


“是的,庄园主设计的游戏,充满了恐惧与狂欢,请先让您了解游戏规则 。。 ”


……


你是一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对于夜莺女士的话多开始感到反感 ,毕竟你不太喜欢话多的人 。


当夜莺女士差不多说完了之后 ,你决定转头就走  。


“哼,无礼的家伙”夜莺女士轻哼了一下,对你的行为大大不满 。


来到大厅,收拾好行李之后 ,你就马上被安排进入游戏了。


“这么快?!”


你被选入求生者的阵营,一局游戏你可以带三瓶不同的药水,利用这药水和一些小计谋,你就赢了这场游戏。


自从你来了之后 ,整个游戏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新来的真厉害,每一次都能逃脱监管者的追捕  ”


“没错,但是她好像话很少,不太愿意接触我们 。。。”


你站在不远处 ,听到了两个求生者切切私语,好像都在谈论自己 。


你选择无视 ,毕竟自从自己来了之后 ,这样的议论可不少了


但是有一个引起了你的注意 ,你看到一个黄衣服,身下全是触手的怪物 ,正在庄园的小角落里和那位夜莺女士交淡。


按照体型,这应该是一位监管者吧 。


你躲在墙后偷听。


可能是因为距离,再加上他们说话很小声,你听不清在交谈什么。


你微微闭上眼睛 ,竖起了耳朵认真听 ,可还是没听出什么。


“这个就交给你了 ,找机会让她喝下去”


“吾知道了”




交谈了一阵子之后夜莺女士就走了 。


这个监管者是谁?又在密谋什么 ?


你又侧过头去看了他一会儿 。


他不见了。


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



星渊龙骑

【从零】精华S18E2 欢迎来到神与勇士的盛筵

背景

战争吞噬尽最后一片故土后,战败的君王迫不得已踏上了逃亡的旅途。就在漫无目的的逃亡即将耗尽他最后的火焰时,一座陌生的滨海小城出现在他的面前:鲜花,美酒,热情的居民与女城主……也许这里就是他梦中平静祥和的乌托邦。
然而,诅咒往往显露于日落之后。即使是坐拥斗兽场的神,也从不拒绝意料之外的猎物。他终于发现,没人能离开这永不停歇的筵席。破败的灵魂终会在她的救赎下重燃胜利的欲望——他会成为她的勇士,也会成为独属于她的困兽。

PV

王座之上 不过是一颗孱弱的心脏

当瓦砾被燃尽时 周遭皆成枯骨

故国  被战火倾覆

在迷失的尽头 我终于看到一颗晨...

背景

战争吞噬尽最后一片故土后,战败的君王迫不得已踏上了逃亡的旅途。就在漫无目的的逃亡即将耗尽他最后的火焰时,一座陌生的滨海小城出现在他的面前:鲜花,美酒,热情的居民与女城主……也许这里就是他梦中平静祥和的乌托邦。
然而,诅咒往往显露于日落之后。即使是坐拥斗兽场的神,也从不拒绝意料之外的猎物。他终于发现,没人能离开这永不停歇的筵席。破败的灵魂终会在她的救赎下重燃胜利的欲望——他会成为她的勇士,也会成为独属于她的困兽。

PV

王座之上 不过是一颗孱弱的心脏

当瓦砾被燃尽时 周遭皆成枯骨

故国  被战火倾覆

在迷失的尽头 我终于看到一颗晨星

是她 为我指引了黎明

而当黄昏落下后

我看到百夜不灭的战火 众生献祭的血肉

乌托邦的假象 失去了太阳的庇佑

快点逃 快点

为什么要要走呢 我亲爱的国王

在这永不谢幕的角斗场 成为

只属于我的困兽吧

CAST

  • “心理学家”【苍鹭之翼】:她为前来的勇士们预留了充足的座席,无论是出于仁慈的惩罚,还是出于恶意的玩笑。

  • 黄衣之主【寄生之面】:人们用表象判别真伪,用情绪掩盖善恶。于是他实行了自已的法则——作为游戏的旁观者。

  • 击球手【反骨之缚】:永无止尽的决斗该结束了!虚伪的头衔并不能让战士重获荣光,任何时候,都不该成为被束缚的玩物。

  • 祭司【迷失之皮】:眼看着恶汇聚成一切的源头,她才意识到那些曾替他们祈求的胜利,也是在对他们自己降下的诅咒。

  • 勘探员【告讦之盔】:这顶角盔曾代表着他作为英雄的时刻,而现在,危险的战斗不再是唯一的计分方式。让他人付出一点代价,你可以拥有更美好的生活。

  • 蜘蛛【诅咒之泪】:善良的弱者总是被极尽盘剥,他们夺走了我的一切,甚至剥夺我流泪的权力。

  • 疯眼【隐世之匠】:巧匠曾打造了无数神兵,他最后的作品,是为自己而造的枷锁。

  • 红夫人【莨菪之靥】:斗兽的乐趣从不在于输赢,而是在于观赏他们的永无止尽的疯狂。这一观点上,他与那位女神不谋而合。

追加疑似CAST

  • 病患【逃罪之人】:战争落败后,他意外闯入了这片乐土。然而从威涅达的美梦中惊醒后……他被她引燃了最后一颗火星,扣紧了最牢固的枷锁。

噗噜噜噜噜噜

【占黄】触手之下

短打,很短,非常短,而且非常ooc

人外预警※

私设预警※

左右有意义※

上一篇之前发生的事,剧情毫无逻辑,瞎写有,顶锅逃跑レ(゚∀゚;)ヘ=3=3=3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


锈迹斑斑的齿轮转动时发出嘶哑的摩擦声,监管者逼近迫使心跳加速。刚刚替队友承受一击的鸮缩成一团毛球蹦到角落阴影处小憩。

突然腰部像是被一根又粗又韧的绳子紧紧缠住,眼前的场景天旋地转,伊莱来不及反抗就被黄衣之主拖入用腕足撑起的狭小空间之下。伊莱不得不缩成一团,后脑勺倚着触手,灵敏的感官甚至能察觉到冰冷皮肤下的血液流动。如果这些触手现在收力,他会立刻变成肉泥。...

短打,很短,非常短,而且非常ooc

人外预警※

私设预警※

左右有意义※

上一篇之前发生的事,剧情毫无逻辑,瞎写有,顶锅逃跑レ(゚∀゚;)ヘ=3=3=3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


锈迹斑斑的齿轮转动时发出嘶哑的摩擦声,监管者逼近迫使心跳加速。刚刚替队友承受一击的鸮缩成一团毛球蹦到角落阴影处小憩。

突然腰部像是被一根又粗又韧的绳子紧紧缠住,眼前的场景天旋地转,伊莱来不及反抗就被黄衣之主拖入用腕足撑起的狭小空间之下。伊莱不得不缩成一团,后脑勺倚着触手,灵敏的感官甚至能察觉到冰冷皮肤下的血液流动。如果这些触手现在收力,他会立刻变成肉泥。

低沉的嗓音自头顶传来,引起伊莱胸腔中的共鸣。哈斯塔只缓缓念出两个字:

“躲好。”

祂要做什么?

破败房屋外的枯草被风衣下摆略过发出沙沙声,杰克哼着天鹅湖踏步而来,紧接着是皮鞋落地的啪嗒声,干净利落。

他甚至悠闲的翻了个窗。

“嗯……”杰克走到密码机旁,利爪尖端轻轻刮过,机械零件飞速运转,挣扎着妄图恢复往日生机,“修的差不多了,但是小老鼠逃去哪了呢?”

属于人类的那只手优雅的托着下巴,杰克转过头,探寻的目光透过面具上的孔洞投向哈斯塔。哈斯塔沉默不语,触手顺着指尖向上攀住暗红色的手腕,从而掩饰腕足不正常的紧绷。

杰克早已习惯这位旧神不理不睬的态度,自顾自迈开修长的双腿,踱步到哈斯塔面前,颇有绅士风度的询问道:“要合作吗?”

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死死捏住,伊莱下意识颤抖,张开嘴费力汲取稀薄的空气。被两位监管者同时压迫的感觉并不好受,伊莱尝试仰起头,最大限度打开胸腔,口中湿热的空气喷向三角空间顶部——触手根部的连接处。

兜帽中的虚无深渊像烧开的水一般突然沸腾起来,平日里平静又隐秘的眼球被迫掀起波澜,四下乱转。一根深渊之触从地底窜起,横亘在两位监管者之间。

“哦!虽然这东西伤不到我,”杰克被逼退几步,触手愤怒的挥击落在杰克脚边,把年久失修的地板敲开一条裂痕,“但还是抱歉,多有冒犯。”


伊莱克拉克恢复神智时杰克早已走远,自己也被毫不留情的从窗户扔了出去,砸到埋伏在窗外的威廉身上。威廉忍住痛呼,低声抱怨这是什么新的翻窗动作,而伊莱只是默默背过身,

偷偷摘掉沾有水渍的眼罩。


——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