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黄衣之主

52.2万浏览    8113参与
洛少西爾❄️

在思考郵差會不會很怕黃衣之主

在思考郵差會不會很怕黃衣之主

跳某
这是...黄衣女装?!

这是...黄衣女装?!

这是...黄衣女装?!

本人系个菜鸡

[第五人格/黄占]当先知腰闪了

【趁着周末发发文】


【如果这个题目想歪了,请面壁思过哦】


     


        只是跳窗时脚滑了一下,伊莱听见咔嚓一声,难以言喻的钝痛从侧腰传来,强烈的痛感让他甚至一时站不起来。 


        他,腰闪了。


        肩膀上的役鸟焦急地扑腾着翅膀,但却不敢叫出声,怕引来监管者。


       伊莱伸手安抚了一下,低声说:“地窖...

【趁着周末发发文】


【如果这个题目想歪了,请面壁思过哦】


     


        只是跳窗时脚滑了一下,伊莱听见咔嚓一声,难以言喻的钝痛从侧腰传来,强烈的痛感让他甚至一时站不起来。 


        他,腰闪了。


        肩膀上的役鸟焦急地扑腾着翅膀,但却不敢叫出声,怕引来监管者。


       伊莱伸手安抚了一下,低声说:“地窖。”


         现在的他站都站不起来,更别提去解码了,从地窖最后一个离开是他唯一的选择。


        伊莱突然非常想念哈斯塔的触手,又大又软,让人很有安全感。尤其是对于伊莱这种虔诚的信徒来说,哈斯塔的存在是尊容的,理应从心底臣服。


        很快队友就倒了两个,艾米丽终于打开了门,但也处于残血状态,监管者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眼看着就要一击将她打倒在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役鸟的加持来到了她身上,为她挡下了致命一击。


        伊莱的头上盘旋着黑色的乌鸦,发出嘲哳的声音,墨色的不祥羽毛飘落在空中。


        艾米丽躲在了门后,监管者放弃了她转身寻找伊莱。正当艾米丽准备治疗好自己去救伊莱的时候。


        监管者距离伊莱越来越近。


        “快走!”伊莱发出了消息,艾米丽不疑有他,立刻逃离庄园,地窖打开——伊莱跳入其中,下坠时只觉得腰侧火辣辣的疼,疼得太阳穴血管似乎都要爆了出来。


        如果哈斯塔大人能接住自己就好了。


        哈斯塔突然恍惚一下,触手都打歪了放走逃生者。他站在原地呆愣地看了自己触手半晌,似乎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但很快就调整好。


        几分钟后,监管者全胜。


        回到了监管者营地,哈斯塔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变得更强烈,其他监管者的暧昧眼神以及窃窃私语让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他没有去问,因为这些对他来说不重要,他只关心自己的小信徒怎么想。


        尤其是看着伊莱那形状美好的下颚线条,紧抿的嘴唇,从窗户处毫不犹豫翻出的身形,是那样具有活力。每场逃脱的精彩表演也让他侧目,一切的一切都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


        最让他心动的感觉是伊莱在完成逃脱后,身体发烫,散发着淡淡的汗水味道的样子,相当性感。却在看到自己后,眼神虔诚,口中念叨着:“吾主。”甘愿臣服。


        所以哈斯塔安静等待在一旁,按理说,他可爱的小信徒应该很快会来找他。


        可是,他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他的小信徒穿着长袍小跑过来的样子。


       哈斯塔隔着老远在求生者阵营看了看,也没找到他的小伊莱。


        他慌了神,回到监管者阵营,焦躁左右徘徊。


        情绪似乎一下子就冲昏了他的头脑,让哈斯塔失去了理智思考的能力,他的触手都纠缠在了一起。


        一边的杰克实在看不下去,一手招呼在哈斯塔的背上:“我说,哈斯塔,伊莱去接受治疗你不去照顾他吗?”


        ……


        伊莱躺在治疗所里,双手交握。


        今天没有看到哈斯塔大人,窗外四角的天空似乎都变得阴暗,突兀的干枯树枝划破天空。


        他好想能被哈斯塔大人拥抱,徜徉在海洋深处,漫步在漫天星海之上,感受着黄衣之主的强大莫测。


        伊莱很努力,从第一场游戏开始,他穿着厚重的长袍从木板翻过,弯下身躲避监管者的视线,记背下所有地形。他这样努力,就是为了能有朝一日跟上哈斯塔大人。


        只要哈斯塔大人在的场次,他就会像一个跟屁虫一样黏在哈斯塔大人身边。别的监管者那里,伊莱很难被捉到,但是如果监管者是哈斯塔,伊莱愿意自投罗网。


        房门突然被打开,伊莱看了过去,艾米丽正站在门口。


        “伊莱,感觉好一些了吗?”她问道。


        伊莱现在内心里只想见到哈斯塔大人,看到来者是艾米丽,不禁有几分失望。


        “好多了,谢谢你,艾米丽。”


        “有人过来探望你。”


        一片阴影笼罩在了病床前,伊莱睁大了眼睛,急忙想要起床。


         “吾主——嘶——”牵动了腰部。


        哈斯塔连忙止住伊莱的动作,只感觉有些心疼。


        “别动,你的腰伤,让吾看一下。”


        伊莱解开长袍,露出腰部的一片青紫,长期笼罩在袍子里的皮肤白嫩细滑,美好的腰线,这青紫便显得更加狰狞。


        “很疼吧?”哈斯塔轻触,伊莱颤了一下。


        “唔——”


        门外,关上门的艾米丽,脸上露出了暧昧的笑。


回音音
手忙腳亂的一家三口 (⊙▽⊙)

手忙腳亂的一家三口 (⊙▽⊙)

手忙腳亂的一家三口 (⊙▽⊙)

咸鱼

今天早上的一局匹配
前锋很懂嘛︿( ̄︶ ̄)︿
看到小伊莱的哈斯塔实在是忍不住了
儿童车在最后
草稿流不喜勿喷

今天早上的一局匹配
前锋很懂嘛︿( ̄︶ ̄)︿
看到小伊莱的哈斯塔实在是忍不住了
儿童车在最后
草稿流不喜勿喷

汝渊*如怨
上椅前的我的想法(*&acut...

上椅前的我的想法(*´﹃`*)
不会画画,描的截图(/ω\)

上椅前的我的想法(*´﹃`*)
不会画画,描的截图(/ω\)

半糖少女说♀🌈(上学ing)

【ABO】《夜霾》杰佣黄占双主线同人衍生文(14)

     梦境是另一个现实……

    茂密的丛林里, 树木一眼望不到边,柔软的雾像浓稠的牛奶,笼罩着整片丛林。

    奈布一顿,有些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发现袖口居然身着一身迷彩服,而自己的右手,提着一把刀。

    银白的刀身,优美的幅度,奈布的瞳孔猛地一缩,往日的回忆像拦不住的潮水,一点一点冲破奈布那自我保护...

 

     梦境是另一个现实……

    茂密的丛林里, 树木一眼望不到边,柔软的雾像浓稠的牛奶,笼罩着整片丛林。

    奈布一顿,有些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发现袖口居然身着一身迷彩服,而自己的右手,提着一把刀。

    银白的刀身,优美的幅度,奈布的瞳孔猛地一缩,往日的回忆像拦不住的潮水,一点一点冲破奈布那自我保护的大坝。

    ”欢迎回来,廓尔喀雇佣兵,奈布·萨贝达。“

    奈布收起刀,恋恋不舍的抚摸了一下冰凉的刀面,这才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廓尔喀养育了你,磨练了你,成就了你,你又为何要离开?”

    男人的身影走出迷雾,奈布突然狂笑了起来,对面的男人眉毛一皱,面色不悦的说:“你笑什么!!!”

    奈布这才收住了笑容,冰凉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温度,他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对面那个气场强大的人,脸上满是不屑。

    “廓尔喀有你这样的败类,真是玷污了它。”

    雇佣兵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像一拳重重的打在男人身上,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像是要狠狠的撕碎眼前的这个omega。

    “廓尔喀以强者为准则,只有你,满脑子装的都是你淫秽的肉欲,怎么?我冤枉你了?你,根本不配成为廓尔喀人。”

    奈布冷冷的继续说:“廓尔喀养育了我成就了我,我视它为荣耀,但却因为一个你,我不得不离开廓尔喀,可是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离开,满脑子都是色欲的alpha,你难倒不觉得好…………” 

     奈布的笑字还没说出来,就察觉到对面一股强大的气场,紧接着闻到一阵刺鼻的汽油味,他脸色一白,往后退了半步,看到那个盛怒的alpha像一匹野兽一样冲了过来。

    alpha的信息素难闻的奈布想吐,他赶忙后退几步,却觉得脚步一阵阵发软,omega的生理特点再一次致命的展现了出来,omega永远无法摆脱alpha的信息素压制,奈布往后跑了几步,背靠一颗大树,举起银白色的军刀,冷静的看着局势。

    背靠着大树是为了勉强撑住自己,其实,那刺鼻的信息素刚出来的时候,奈布就有一种控制不住被征服的欲望,刚刚只顾着自己呈口舌之快,忘了自己已经彻底的激怒那个alpha了,局势对他很不利,对方也是雇佣兵,身手比自己差不到哪去,何况对方还是个alpha!!

    他感到头脑一阵阵发晕,对方已经离自己不到三步远了,信息素刺激的奈布两腿止不住的发软,他迷迷糊糊感受到自己居然在发抖。

    “很害怕是吗?骄傲的雇佣兵?我哪点配不上你?不过害怕也没用,我就在这,在这片简陋的丛林,标记你,永久标记你,让你一辈子到死身上都带着我的味道。”

    奈布穷途末路的挥舞了下军刀,好像是砍到人呢,可是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被对方激发出来的血腥味信息素,手腕猛地被人一拽,军刀掉到了地上,奈布一惊,用尽全身力气,揪着对方来了个漂亮的过肩摔。

    “想上老子?老子是你能上的吗?”奈布看着地上的alpha,只觉得自己身体一阵阵发软,但还是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alpha的身体密度比一般人大,这么摔一下并没有什么大碍,alpha爬起来,这下他是被激怒了,一下子把奈布扑倒在地。

    脑袋被地面磕碰的痛觉让他倒吸一口凉气,眼下自己被压在底下,局势非常不利,他正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身上的alpha突然被掀起,他懵懂的爬起身,跌到一个柔软的怀抱,熟悉的玫瑰花香瞬间笼罩了他,奈布觉得蹊跷,猛地惊醒了。                                                                                      这是梦?

    他睁开眼,看了看四周白花花的墙壁,意识到这里应该是医院,玛尔塔正坐在他不远处,脑袋靠在手肘上,睡得正香。

    自己怎么会做这么个梦?

    梦到的还是自己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的那个…………alpha?

    玛尔塔睡得极浅,轻微的声音她立即清醒,看到奈布醒了,她有些担忧的发问:“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奈布从苦思冥想中回过神:“没事,就当被猪啃了一口。”

    “奈布……”

    “我没事,真的没事!别再提那个家伙。”

    玛尔塔识趣的闭了嘴,从床头拿了个苹果,开始削皮,削到一半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再次开口:“呃……不提他不大可能,你看看床头那封信。”

    奈布揉揉太阳穴,没有伸手拿信,只是问道:“出命案了?”

    “我已经接下来了,西区,杰克干的。”

    “哦……”奈布这才伸手拿过信,几乎要映入眼眶的一片红色,他看了看那飘逸的字体:“好丑。”

    他觉得这床软的难受,想爬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下桌面,“恍当”桌子上一个东西掉落,病房里传来一声清脆的金属落地声。

    奈布回头,想看看掉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发现地上躺着一把刀,熟系的古朴花纹,他瞬间很是无语。

  “这把刀,是杰克寄过来的?”

    “是啊,和信一起寄过来的,寄到……警局。”

    跟踪自己,指名道姓要拿自己和玛尔塔换,抓到自己后又让自己跑了,而现在,居然还把自己的刀给寄了回来。

    这家伙买的是什么药?

    是不是有病?

    他把刀捡起来,放回桌上,看着不远处的天空,不禁有些失神。

 

   与此同时的伊莱正从昏睡中醒过来,他微微活动了下身体,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痛,哈斯塔已经不见了,他心里有些失望,想伸手带上黑袍帽,无意间看到自己手心里有一道红色的图案。

   一个横三角,里面是一只猩红色的竖眼,他小心地触碰了一下图案,感觉到里面巨大的神力波动。

    他有些惊喜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刚才发现哈斯塔不见的小失望瞬间消散,正犹豫着要不要召唤下吾主的时候,突然就收到一道传送门请求。

    差点忘了那个烦人的家伙。

    他伸手接下传送门,脑海里突然传出一道声音:“汝要去找除吾外的人?”

    伊莱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哈斯塔的声音,赶忙跪下:“我……吾主恕罪,是我的一个朋友。”

    “汝最好记住,汝是吾的,永远是吾的,别人,休想碰一个头发尖。”

    “自然。”

    

    

    

    

    *下篇奈布和杰克就见面了!!!!!!


臻芝-不配为黄衣信徒

关于我那篇文

我是错了,我会删去那篇文和我所有的文,那篇文这周删,但剩下的文下周日才能删完(我住校,今下午回去)

十分抱歉,对不起。(希望你们不要生气了)

关于我那篇文

我是错了,我会删去那篇文和我所有的文,那篇文这周删,但剩下的文下周日才能删完(我住校,今下午回去)

十分抱歉,对不起。(希望你们不要生气了)


时生
🥶 原Twitter:🎵(...

🥶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201867288921567233?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201867288921567233?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阿大大迪迪
冻黄衣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

冻黄衣
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冻黄衣
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阿大大迪迪
四个小朋友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

四个小朋友
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四个小朋友
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歾裔
:妳看這個就是叫相機的東西:只...

:妳看這個就是叫相機的東西
:只要看著鏡頭就好
:欸等等,太近了!
:妳整個擋住了阿...(慌張



純粹試裝無聊四連拍(•ω•)

:妳看這個就是叫相機的東西
:只要看著鏡頭就好
:欸等等,太近了!
:妳整個擋住了阿...(慌張



純粹試裝無聊四連拍(•ω•)

冬青百里

【第五人格/黄占】是那只老章鱼!

题目瞎取的

小甜饼,是小甜饼!!!傻白甜辣种,没有前后逻辑

哈斯塔变小预警,ooooooooc

可能以后会用这个题目更些小甜文(自认为


       伊莱感觉后背传来了微凉的触感,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伸手模了模背部,哦,又是触手。

       伊莱很早以前就发现哈斯塔的这些触手特别的怕冷,一到冷天,就会找各种时机,一溜烟的全部钻进来,有时为了伊莱后背的一小块地方,就会大打出手,然而,哈斯塔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在意,导致它们更加放肆起来,不分场合,时间,见着伊莱就猛扑过去。

 ...

题目瞎取的

小甜饼,是小甜饼!!!傻白甜辣种,没有前后逻辑

哈斯塔变小预警,ooooooooc

可能以后会用这个题目更些小甜文(自认为













       伊莱感觉后背传来了微凉的触感,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伸手模了模背部,哦,又是触手。

       伊莱很早以前就发现哈斯塔的这些触手特别的怕冷,一到冷天,就会找各种时机,一溜烟的全部钻进来,有时为了伊莱后背的一小块地方,就会大打出手,然而,哈斯塔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在意,导致它们更加放肆起来,不分场合,时间,见着伊莱就猛扑过去。

       终于,伊莱向哈斯塔抱怨起现在正在试图钻入长袍缠住他大腿的触手,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伊莱心里抱怨到,我必须要和吾主好好告你们一状。它们似乎感受到了伊莱的心理活动,有点害怕的停止了一圈一圈缠绕的动作。

         其实,哈斯塔和这些触手一样都是冻死鬼,他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宿舍楼了,此时正盖在几层厚重的棉被窝在墙角根打着喷嚏。

         当伊莱进入哈斯塔的房间时,他只看见了一只病恹恹,好像缩一圈的哈斯塔在不停的抽着餐巾纸。吓的他连忙跑过去用双手捂住哈斯塔没有实体的脸,这温热的触感使晕乎乎的哈斯塔有了一点意识,他一直在乱转的红眼睛开始看向伊莱放在两边的小手。他用与现在体型完全不相符的有点混沌的磁性嗓音说道“伊莱昂把汝的手给我。”

       伊莱连忙牵起哈斯塔的小手手,只看见哈斯塔舒服的咕噜了几声,几颗眼球已经闭上眯成了一条缝。

     “哈哈,吾主你好可爱。”伊莱失笑道。

        说完就感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看向哈斯塔。

        “伊莱,我现在罚你靠在我身上,马上。”哈斯塔有点小傲娇的哼了一下,所有的眼珠全部高傲的闭了起来。

        总感觉吾主的心智也变小了……平时高冷,惜字如金的哈斯塔突然变的有些幼稚呢,伊莱想到。

         哈斯塔已经用小触手拉看了棉被,另一种触手不安分的拍大着那块给伊莱挪出来的空地方,伊莱迅速得令钻了进去,抱住了可能还在缩小的哈斯塔,一感受到热源,小哈斯塔恨不得整个身体贴伊莱身上,伊莱在他其实不存在的颈窝里蹭了一会,头发都有些乱糟糟的,他笑着看向小哈斯塔“吾主,我好开心,我重来没有和你挨这么近过。”

      “呜…”小哈斯塔若有所思的想着,感觉却是自己原来太冷淡了,不由自主的把身下的触手全部缠在了伊莱身上。

          两个人互相抱着,一直睡到了天亮,当伊莱醒来时 ,哈斯塔已经恢复了正常体型,基本上上哈斯塔把伊莱圈在了怀里,他下意识的要脱离这种生疏的环抱,哈斯塔睁看一只眼睛,把伊莱怀里带了带“我在靠活。”

         而屋外,以为伊莱真的去狠狠的告了它们一状的触手们在外面跪了一夜。


谢谢看到这里!爱你!


结了冰的语

随从小黄衣,快上架吧!!

官方酷爱搞快点~!!!>3<

随从小黄衣,快上架吧!!

官方酷爱搞快点~!!!>3<

凯瑟琳-达莫

【黄杰】骤雨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现代AU/PWP

CP:黄杰(欢宴黄衣之主×金纹大触杰克)

分级:NC-17/非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拟人状态、性/爱描写(carlove、骑/乘、中/出、躯体损害)


现代架空AU详细设定可戳这里

活动文的预热


“只与他一人交换过的秘密,于是这些纹刺便成为另一重契约”


——FIN——


PS:彩蛋:

裘克照例醒得很早。安全屋又窄又硬的床铺令他回想起黑马戏团中的那段时光,有好有坏的记忆。杀人小丑撑坐起来,揉着朦胧的睡眼——在他毫无防备地转过身时,一只垂落到床边的、缠着绷带的人手猛然撞到他的脸上。裘克颇有些狼狈地吓得向后一缩...

类型:《第五人格》同人/现代AU/PWP

CP:黄杰(欢宴黄衣之主×金纹大触杰克)

分级:NC-17/非清水

警示点:OOC预警、拟人状态、性/爱描写(carlove、骑/乘、中/出、躯体损害)


现代架空AU详细设定可戳这里

活动文的预热


“只与他一人交换过的秘密,于是这些纹刺便成为另一重契约”


——FIN——


PS:彩蛋:

裘克照例醒得很早。安全屋又窄又硬的床铺令他回想起黑马戏团中的那段时光,有好有坏的记忆。杀人小丑撑坐起来,揉着朦胧的睡眼——在他毫无防备地转过身时,一只垂落到床边的、缠着绷带的人手猛然撞到他的脸上。裘克颇有些狼狈地吓得向后一缩,毛毯滑到了地上;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爬出铺位向上望去。

哈斯塔和杰克,他不要脸的同僚,两个高达一米八五的成年男人正挤在上铺,充分证明了这看似简陋的铁架床优异的质量。前者直直地平躺在外侧,和衣而卧,左臂连同那头浓密的亚麻色长发一同悬在床栏之外;后者则以一个大概率会扭到腰背的诡异姿势镶嵌在身边人怀里,草率地裹着薄毯,露出一截光裸的小腿,无需猜测,毛毯之下绝对不着片缕。裘克嫌恶地拧起眉头,随后毫不客气地一拳砸在床柱上:“睡够了吧?赶快给我滚下来!”

布料摩擦的窸窣响动,哈斯塔缓慢地坐起身,冷淡地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脱掉外套盖到身旁的情人身上,手指随便理了理压乱的头发。裘克还想继续他尖刻的嘲讽,敲门声及时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氛围——是正在准备早餐的美智子前来询问他们想要红茶还是咖啡,小丑先一步抓住门框把正欲进门的日本女人推了出去,大声说不要管那两个还在鬼混的混蛋。哈斯塔并未理会,及时地向美智子打个手势,领会到他意图的日本女子淡然一笑,来不及道早安,便随着裘克匆匆下楼。

 

直到裘克的果酱烤面包吃到第三片,哈斯塔方才独自走下楼梯,换了新的备用作战服,长发被他精心编回了脏辫,一如平常,只是颈间多了一条项链。

裘克:就你自己?你的小情人呢?

哈斯塔淡定地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一刻钟后他自会起床,无需多虑。

美智子:他们真是甜蜜

裘克:妈的死gay

 

早饭后一行人终于收拾妥当准备出发,裘克感动于那两个家伙居然真的帮他查验了车辆添了汽油,他心爱的越野看起来也没有任何异常——直到他坐进驾驶位,才发现车座被后推到了夸张的地步。

瞥见杰克领口外面两三个遮不住的带血的牙印,想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的裘克:这车座谁他妈调的?说吧,你们俩是不是干了什么混账事?

杰克不假思索地回答:怎么会?明明是你太矮。



PPS:

1.

埃尔维斯是美国著名摇滚歌手猫王的名字,杰克为哈斯塔编造任务所需的假身份时故意用了同名。那首引用的歌曲是其代表作《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2.

关于猫科动物咬后颈:据说猫科动物交/配时,雄性为防止雌性被性/器的倒刺弄痛而反抗,会咬住后颈来固定对方。至于互舔伤口,在笔者主观视角看来是很温情的举动。

3.

突发奇想地想写一个主动的哈斯塔。这篇断断续续地在飞机、水课、听不懂的讲座、熄灯后拼凑成文,或许思路不是那样清晰,请多包涵。

葻°

是糖糖!

本来想堆多一点再发的但怕忘了


辣鸡lof为什么要屏我的文

走评论链接吧(气死我了

本来想堆多一点再发的但怕忘了


辣鸡lof为什么要屏我的文

走评论链接吧(气死我了


金光使我快樂

今天佛了三局
第一局遇到了靈性的先知
第二局遇見了直男佣兵
第三局快樂玩
有種佛完後屠夫手感變好了

今天佛了三局
第一局遇到了靈性的先知
第二局遇見了直男佣兵
第三局快樂玩
有種佛完後屠夫手感變好了

晞玖也想被您喜欢

无数次死亡(烂尾警告⚠️)

用了那个梗和求生者都是主人格分裂出来的意识,而监管者是主人格衍生出来抹杀求生者意识的


一场抹杀不成功的“追逐游戏”却因为主人格的意识介入变得强烈,导致意识可以完全死亡


无脑时的产物


ooc预警


短小预警


烂尾预警


短篇一发完(就是懒)


神明颤抖着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又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是不敢相信一样的轻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


“伊莱?”


毫无反应


“伊莱?伊莱?”


——这是第几次了?


——记不清了


伊莱安静的躺在地上,袍子因为血的浸染好似连在了皮肉上,役鸟也安安静静的躺在伊莱身边,不复往日的叽喳吵闹


每次的重新开始...

用了那个梗和求生者都是主人格分裂出来的意识,而监管者是主人格衍生出来抹杀求生者意识的


一场抹杀不成功的“追逐游戏”却因为主人格的意识介入变得强烈,导致意识可以完全死亡


无脑时的产物


ooc预警


短小预警


烂尾预警


短篇一发完(就是懒)




神明颤抖着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又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是不敢相信一样的轻声呼唤着爱人的名字


“伊莱?”


毫无反应


“伊莱?伊莱?”


——这是第几次了?


——记不清了


伊莱安静的躺在地上,袍子因为血的浸染好似连在了皮肉上,役鸟也安安静静的躺在伊莱身边,不复往日的叽喳吵闹


每次的重新开始都是一个固定的结局


高高在上的神明喘着粗气,此时此刻像个普通人一样手足无措


每次看见他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猎杀欲望


好像被人操控了一样


下一场,下一场就不会是这样了吧


神明暗暗想着


窒息一般的感觉再次传来,哈斯塔又一次感觉到了压抑的滋味


“碰——”床上的人忽然惊坐起来,却不小心挂倒放在桌子上的水杯


环顾一圈之后缓缓的抱住了头,眼中满身暴戾


“果然,又回来了”


无数次的尝试却还是要回到原点


好像故意戏弄他一样


他不想看见那个景象了——


双手的颤抖,孱弱的呼吸,满目的猩红和垂死的爱人


如果我不去,伊莱会不会好好活着?


好像察觉到哈斯塔的想法,无形的巨手拖拉着哈斯塔,将他推入游戏大厅


哈斯塔闭上了眼睛


这是惩罚吗?


大厅还是和前几个景象一样


再次睁眼突然看见伊莱缓缓走入大厅


不,别去——别去——


哈斯塔站起身来嘶吼着


却好似被无形的屏障隔绝了声音


看见爱人笑着一一和求生者们打着招呼,温暖和煦的笑容并没有让哈斯塔心安,而是一阵阵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的慌乱


当伊莱再一次倒在他面前的时候


神明才发现


原来也有神明改变不了的事情


过去,未来


和怀里逐渐失去体温的他


葻°

那些适合脑黄副的歌!

 http://music.163.com/playlist/3118703091/559145189/?userid=559145189 

链接在上面大家可以点来听听

(码文画画自嗨通用

 http://music.163.com/playlist/3118703091/559145189/?userid=559145189 

链接在上面大家可以点来听听

(码文画画自嗨通用


格林抱紧阿黄.jpg

我爱他他好香.jpg

马上要出小黄衣随从了呜呜呜我好快乐快让我养他!!qwqqqqq

我爱他他好香.jpg

马上要出小黄衣随从了呜呜呜我好快乐快让我养他!!qwqqqq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