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黄金

14.2万浏览    51920参与
山水不逢

消息

  王母亲自设的结界有异动,王母自然是最清楚的。从这几次异动的程度来看,金吒的伤势应该好了不少,当然,能好这么快王母没再给结界开启返攻模式有关。想着黄儿茶饭不思的样子,昔日充满欢声笑语的七仙阁如今死气沉沉。

  “儿女都是债。也不知拿到灵石的紫儿如今如何了。”

  紫儿自从拿到灵石后,身体好了不少,但因为自己连累姐妹困在人间,大姐四姐还好说有一部分自己爱情的原因。可三姐和金吒完全是因为自己,他们被捉回天庭,亲眼看着他们受到那些刑罚,他没有办法不怪自己,好在董郎日日开导,让她没有陷在自己的思维里。结果没过两天,朝廷征民丁,他们去修水库水泵去了。四姐去看表哥回来,即使掩饰了,但她知道,董郎被针......

  王母亲自设的结界有异动,王母自然是最清楚的。从这几次异动的程度来看,金吒的伤势应该好了不少,当然,能好这么快王母没再给结界开启返攻模式有关。想着黄儿茶饭不思的样子,昔日充满欢声笑语的七仙阁如今死气沉沉。

  “儿女都是债。也不知拿到灵石的紫儿如今如何了。”

  紫儿自从拿到灵石后,身体好了不少,但因为自己连累姐妹困在人间,大姐四姐还好说有一部分自己爱情的原因。可三姐和金吒完全是因为自己,他们被捉回天庭,亲眼看着他们受到那些刑罚,他没有办法不怪自己,好在董郎日日开导,让她没有陷在自己的思维里。结果没过两天,朝廷征民丁,他们去修水库水泵去了。四姐去看表哥回来,即使掩饰了,但她知道,董郎被针对了。一时急火攻心晕了过去。

  请了大夫才知道,她怀孕了。

  因为有了灵石,红儿和绿儿的担忧也少了不少。他们现在还是担心黄儿如何了。

  红儿一直没有告诉过其他妹妹,在她小时候,玉帝曾告诉过她:

  “红儿,父皇和母后这些年各地平判,斩妖除魔,还了这天下一片盛世,也准凡人自行修炼成仙。但你们姐妹与我和你母后一般,都是天生神灵,我们的仙骨是经过天地淬炼洗涤的,可以净化其他污浊,无论如何以后都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一旦你们仙骨有损或是出事,这天下只怕还会大乱。”

  七妹被剔除的仙骨在天庭净潭里存放,不可能出现顺坏的情况。如今魔王出世,人间即将大乱,只怕当初七妹剔除仙骨是开始,四妹丢仙血也起了促进作用,三妹仙骨损坏,体内有了一块凡人修炼过的仙骨,只怕进入了高潮,若是其他姐妹出现受伤的情况,只怕那魔头就要为乱天下,搅乱三界了。

  这件事,必须告知母后。三妹也必须尽快医治,将她和金吒的仙骨换回来。已经与其他仙骨融合的仙骨该怎么取出来呢。

  晚上三姐妹商量后,红儿决定立即去看食神,等见过食神后回天告知王母她的猜测。

  

  王母知道金吒无碍后,决定派人去昆仑山一趟,几日前,白云童子离开时似乎在天庭发现了什么奇怪之事,文殊广法天尊给她传了口信,天庭当即审查时,发现了几个修炼不纯升仙的凡人,及夺取他人修炼成果的妖物,用其他动物认真修炼的成果净化自己不纯的修炼过程,满天过海混入天庭。这几个人都一个共同的特点,自命不凡。极为偏执。和老君分析后决定按兵不动。如今排谁去昆仑山更好呢。

  这天庭如今能用的后辈太少了,千里眼和顺风耳如今也是越发不中用了,杨戬不肯上天,猴子哪吒太过跳脱,破坏力比能力还强。金吒是不错,能力强,人稳重,可怎么就和黄儿牵扯不清,非得困在那儿女情长里。难道是当凡人的时候没经历。

  

  

  嫦娥。

  对,嫦娥。

  一来嫦娥虽思念后羿,但未做过违背天规的事,也借这个机会让她看看他曾生活过的人间。二来嫦娥与任何人都是泛泛之交,但住处与金吒相近,看望也说的过去,三来嫦娥外出,别人只会认为她劝人上进守规矩。

  第二日一早嫦娥带着王母的口信去往昆仑山了。当天夜里,王母撤掉了七仙阁的结界。

  嫦娥走后不久,红儿回到了七仙阁,这次回天她和食神都已经做好了分离的准备,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若是这么魔头真的与他们七姐妹擅离仙位有关,她作为大姐,继续为了自己的情爱留在人家,不顾凡间百姓死活,那她与那魔头又有什么区别?

  “大姐。”早起练功的橙儿看着出现在七仙阁的红儿,顿时有些激动,马上又变了脸色。焦急地抓着红儿的胳膊,

  “大姐,是不是七妹…”声音由大变小,“七妹在人间出事了?”

  “没有,不是七妹出事了。”为了不让姐妹们担心,红儿只说她是来报喜的,说是紫儿有孕在身。

  红儿的这套说辞自然骗不过橙儿,红儿避开了橙儿的眼神。

  “确实是七妹怀孕了,三妹将灵石给了七妹之后,她的身体比之前好了不少,七妹自上次流产之后,凡间的大夫只说以后受孕不易,现在怀孕了大家自然都开心,毕竟七妹那般喜欢孩子。但董永他们都被抓壮丁去修建水渠,四妹去看鱼日回来神色不对 ,七妹察觉到董永又被针对了,一时急火攻心,晕了过去。我想来问问母后,七妹日后生产会不会危险,凡间大夫说再流了这个孩子,日后七妹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剩下的话不必再说,七妹一定会留下这个孩子的,大姐如此着急回天,也是怕了七妹有危险。

  橙儿心里又急又气,真是个倔丫头,就为了给那凡人留个血脉,至于吗?

  

  听到动静的黄儿抱着嫦娥的兔子出来了。

  “大姐,你们没事吧,”

  “没事,倒是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身体好多了,如今下床走动不是问题。”

  红儿没有提金吒,也不知道该怎么问,金吒如不是为了护着他们姐妹离开宝塔,惩罚不会如此严重。

  如今快到王母上朝的时辰了,红儿和姐妹说了一声,就赶往王母寝宫。

  

  

  昆仑山门外,前来拜访的嫦娥被引入金吒院外,与前来找金吒商议下一步计划的杨戬正好碰到了。杨戬笑了笑,心到:这怕不是心想事成,说曹操曹操到吧,昨天他们还说缺不了嫦娥一环,今日她就到了。唉,回了师门,无论寸心再怎么烦他也不会不让他进房,结果昨天他手还没搭上她的腰,她人就翻过去睡了,以前她都是要他抱着睡的,现在都不让碰了。看见嫦娥,他的笑也真诚了许多,他仿佛看到寸心撒娇要他抱了。

  

  “见过仙子。”

  嫦娥微微点头示意。

  为避免男女独处一室传出闲话,金吒未请嫦娥去内室。开门看到杨戬,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请二人进门。

  “大太子,如今身体如何了?”说话间隙将一封信交到了金吒手中。

  “如今已经无碍,有劳仙子前来探望了。”

  嫦娥将王母的口信传达后,给金吒说了一句七仙阁结界已撤,黄儿已醒就离开了。当然,金吒也让嫦娥帮忙带了句话给黄儿。

  

  嫦娥原以为金吒会让她稍些东西给黄儿,结果只有一句好好休养。

  

  “怎么不让她帮你稍些东西。”

  “我们的私事没必要麻烦别人。”当然不需要麻烦嫦娥,如今他身体打好,七仙阁结界已撤,逗兔子的黄儿就受到了紫玉佩传给她的消息。

  

  “师兄今日启程赶往人间吗?”

  “嗯,事情早日解决便可早日安心。你说,仙女下凡只有思凡才会做吗?那魔头究竟是想让仙女思凡还是下凡。”

  “思凡才会实现他让仙女下凡的最终目的。否则仙女又怎么会一直留在人间,这四海三山只怕是他要困住仙女的地方。只是不知他是用阵法还是法器了。”

  “前几日,白云师兄发现有人恶意闯入,估计是阵法,否则也不会发现的如此及时。”

  修改天规的机会又得延后了,和三界安宁比起来,他们这些爱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他们不能拿其他人的安危为他们的爱情让道,他们享受了凡人供奉的香火,就该尽全力避免他们的天灾。

  

  夜晚,在床上躺着的黄儿看到紫玉佩闪了闪,立刻起身出去,果然在七仙阁门外看到了金吒。激动的黄儿跑向金吒,紧紧地抱着他。金吒满腔思念在黄儿奔向他的那一刻都得到了疏解。

  “乖,我带你去个地方。”

  金光一闪,两人就到了月轮殿金吒的院子。金吒带着黄儿去了他的书房,告知了她紫玉佩的用法口诀,原想着等到他回师门修复胳膊后,正式向他传授,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这紫玉佩被提前使用了。说完了紫玉佩的事情,金吒将黄儿抱到了自己腿上,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金钗。缓缓地插到了黄儿头上。

  “当时你让哪吒拿的金簪没用着,回来他就给我了,那把簪子我留着,赔你一个金钗好不好。”

  黄儿佯装思考。

  “不行。”一顿。

  “我要你以后每年都赔我一把金钗。”

  听到黄儿的话,金吒笑着说好。两人闹了一会儿,就靠在一起说话,说着说着,就吻在了一起,直到黄儿面红耳赤,金吒才放开她,紧紧抱着黄儿不让她乱动。将脸放在黄儿的肩膀上。平静下来后,金吒静静地听黄儿说话。听到紫儿怀孕时。

  “王母娘娘怎么说,务必不能让七公主出现闪失,那个孩子一定要平安生下来,否则七公主只怕也会出事。”七公主一旦出事,魔头只怕会很难控制。

  一顿,摸着黄儿的腰腹说。“以后,我们就我们两人过,不要孩子,就算是神仙生孩子也是难事。”

  “可是,以你我的法力,我们的孩子不会有事的。”

  “傻瓜,你忘了,你我法力越强,他需要的能量也越大,若我不能及时给你输送法力,他只会吞噬你。”

  “那你去哪我去哪。”

  “好,好,好。”

  刚刚平息下去的火气又因为这几句话上来了,他真想现在造个孩子。

  黄儿不是扭捏的人,认准了金吒自然不会轻易变心。

  她在金吒耳边轻轻说到:“我可以”

  可以什么可以,金吒狠狠地亲了她,然后让人送了回去。拖着刚痊愈没多久的身体回来后直接去了房间连着的后山上的寒潭里。

妖妖33

黄儿金吒假设向 《第二世1小医仙》

京药堂的门半夜被敲开, 本该寂静的大街被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扰乱。 

“ 医仙姑娘, 全京城所有的大夫都没有办法, 太医院倾巢出动也束手无策, 据说是药阁的毒, 求姑娘救犬子! ” 首辅君大人再无平日里谦谦君子的样子, 而是形如枯槁。


决明子从堂后出来, 一身素朴的茶白衣裳, 发髻松挽, 显然是从睡梦中被叫醒急忙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出来了。她若不抬头不抬眸,很难在众人中将她一眼认出。 如今在全药堂上到掌柜下到伙计和君家一大片人中却很显眼,她一出......

京药堂的门半夜被敲开, 本该寂静的大街被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扰乱。 

“ 医仙姑娘, 全京城所有的大夫都没有办法, 太医院倾巢出动也束手无策, 据说是药阁的毒, 求姑娘救犬子! ” 首辅君大人再无平日里谦谦君子的样子, 而是形如枯槁。

 

决明子从堂后出来, 一身素朴的茶白衣裳, 发髻松挽, 显然是从睡梦中被叫醒急忙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出来了。她若不抬头不抬眸,很难在众人中将她一眼认出。 如今在全药堂上到掌柜下到伙计和君家一大片人中却很显眼,她一出现,所有人都急切地看向她。 


决明子疾步走来, 正要说话, 药堂的掌柜却先道: “ 君大人, 自古女医便少, 看诊也是白日里为女子看诊,虽然医仙姑娘名满天下,但是待字闺中,若是三更 半夜跑去京城万人瞩目闭锁的侯门大宅呆几个时辰,即便君家是誉满天下的君子之家,这医仙姑 娘的清誉, 怕也是会有些损失啊。 可否将君公子接来京药堂?” 


君大人对决明子深深一辑,道: “ 犬子全身是伤, 伤口又流血不止, 实在不敢动他, 半夜来请医仙姑娘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只 要医仙姑娘救得了言诺, 君家愿八抬大轿, 迎娶姑娘为君家少夫人! ” 


一言既出, 全场哗然, 君家是百年望族, 代代有惊世大才, 受天下人敬仰, 而且男子从不纳妾。


这决明子一旦医好了君公子,便是京城第一大家的未来夫人了。 掌柜看向决明子, 决明子不看他, 也不看君大人,而是头也不回得径直走向门外, 一边走一边淡淡地道: “ 君大人无需多言, 决明子一介大夫, 治病救人,当是己任。 ” 

君大人大喜, 连忙追了出去, 将决明子请上马车, 马车疾驰而去。 


君府,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着门口,清丽的身影飘下车,一众人便迎了上来, 决明子仿佛没有看见, 微低着头匆匆走过。 

进了屋子, 浓浓的药味和血气袭来, 她一挥袖, 这些气味便消失了, 空气立刻变得清新起来。君夫人颤抖着走来, 决明子扶住她, 抬起眼睛看了看她, 又马上落下眼帘, “ 夫人不必惊慌, 我马上为 君公子诊治。 ” 

君夫人被她的眼神一晃, 心神马上定了定, 不似之前的六神无主了。 君言诺身边有一位一直看守他的太医,见决明子和君大人来了,他突然倒下。


身去。 君大人一惊, “孙太医! 怎么回事! ” 

下人探了探他, “大人, 他死了! ” 

决明子伸手掰开他的嘴,“咬破了牙中的毒药自杀了。 ” 

她淡淡地一瞥,直起身去看君言诺。 “ 想必是这位太医故意用了错药, 导致这些日子毒非但不解而且病情恶化。 ” 

君夫人脸色顿时一白, 君大人大怒。

决明子低头细细看着君言诺,他上身的伤口不多,但流血不止,浓浓的血色中夹杂着淡淡的紫色, 目光移向他的脸, 因失血过多的苍白中带着狰狞的紫, 但仍好看的不行,磨灭不了谦谦君子的气质风姿。


探了半响脉搏,君大人忍不住颤抖着问: “医仙姑娘, 可· · · 可有办法? ” 

决明子放下他的手, 眼皮也不抬一下, 干脆地道: “ 很严重, 但能治! 拿纸笔来! ” 说得如此果断自信又清风淡月, 好似治病信手拈来一般, 让所有人精神大振。 

她拿过纸笔刷刷写了三张药方,手一挥递出去,头也不抬,喂他吃了一粒药, 又打开药箱处理他的伤口, “ 马上去煎药, 再准备擦身的热水。 中的确实是药阁的毒, 而且是药阁阁主的毒, 一般大夫确实是解不了的。 ” 

君大人和君夫人齐齐点头, 激动不已。

 “既是药阁阁主的毒,又拖延了好些日子,毒已入五脏六腑,而且失血过多, 即便是我也需要一些时辰。 ” 决明子清理完伤口,一只纤纤玉手在全身上下飞速点了一脉穴道,手腕翻动, 三十二枚银针飞快地落在身上各处。屋内的人无一不看得惊呆了,他们从未 见过如此快如此精妙的手法, 暗叹医仙之名名不虚传。 

四个时辰后, 天已是大亮, 决明子终于收了手, 脸色苍白不亚于君言诺, 疲 惫不堪, 身形飘忽, 却依旧是神色淡淡地道: “ 毒解了, 已经没事了。 但是恐会不稳定和发热, 我再开一副药, 若是发热就给他喝下去。 ” 

说罢, 把药方递过去, 自己便软软地倒下去。“医仙姑娘! ” 周围的人急忙扶住她,君大人和君夫人激动 地要道谢, 却知四个时辰与阎王抢人, 她又是这样纤弱的身板, 定是受不住了, 忙将人扶到另一间屋子。


“我稍歇片刻,君公子若有异,马上告诉我。 ” 决明子倒 在榻上, 闭眼便睡去。 不到两个时辰她便被君夫人愧疚地小心叫醒: “ 医仙姑娘, 言诺他发热很严重, 喝了药怎么也不退, 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姑娘受累了, 实在是怕他烧出事情 · · · ” 


决明子起身前去, “ 君夫人不必如此,公子发热不退, 若不叫醒我险些就前功尽弃了。 ” 她施了针, 君言诺很快退了热,又让君家的人大开眼界。这一日觉睡得极坎坷, 白天被叫醒三次,夜晚她又自己醒来查看三次,君言诺反复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 


次日一早,歇了两个时辰的决明子起来听闻君言诺已醒,她想着君家不会武 功的公子竟然身体还不错, 这么快就醒来了。 

君言诺见她进来, 微笑地道: “ 多谢医仙姑娘救命之恩, ” 声音温雅, 如他的名他的君子气质。


 决明子低着头低着眼走进来, 到他身旁时突然抬了眼帘,扫过他的脸,面无表情,淡淡地道了一声 “ 不谢。 ” 动手给他换药。 


君言诺愣愣地看着她, 那一眼,他震惊万分, 世上竟 有这样的眼睛,干净清澈如千年流淌的泉水,明亮清朗如万里日光的晴空,而那美丽的深处, 竟有穿越了生死古今的博大通透感觉。 


决明子扫了一眼君言诺,心里也波动了一下,传言君家公子才满天下,博古通今, 德才兼备, 人如其名, 行事君子之风, 有君子之貌, 如今看他, 深受重伤而不怒, 身受其痛而不嚷, 身中绝毒而不慌, 面目温儒, 安静默然, 显然传言并不为过。果然, 无论谁看到他脑海里马上就会冒出君子二字,她还未见过将君子二字诠释的如此好的人。 


君言诺细细看着决明子,她手腕翩飞,为他施针点穴包扎伤口,面色冷静沉 着, 尤带了一丝神医独有的自信散漫,容颜清秀, 不似大家闺秀, 也不比小家碧玉, 独有一份无法言说的美丽。 


决明子将手中一沓纸张递出, “ 君公子伤势已无大碍, 按照药方好好调理即可, 决明子这就要离开了, 每隔两日我会来给公子换药。 ” 


君夫人一惊, “ 医仙姑娘既已救了言诺, 按我君家承诺, 就是我家未过门的少夫人 · · · ” 


决明子淡淡地打断, “ 决明子是江湖儿女, 不在意这个的。 回头君家付了诊金便可。”


她并未理会君家上下的表情, 拿着药箱便走了出去。 君大人和君夫人惊得说不出话来,君言诺也愣了一愣,随即恢复了平和的样 子, 对君大人和君夫人道, “她那样的女子, 倒也是不可能随意嫁了谁的。 ” “她哪样的女子? ” 君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忽然想起决明子初见她时晃过 她的眼睛。 君言诺不答。 屋子里仍旧萦绕着决明子身上清淡的药香。 


不出一日, 医仙决明子夜半出诊,解了京城名医谁也无法解的毒,救了奄奄 一息的君家独子,又拒绝了君家的迎娶之事,传遍了京城。人人仰慕其着手成春, 称赞其仁心仁术, 又不趋炎附势。


 “她那样的女子, 是不可能随便嫁了谁的,哪怕是京城第一大族的公子,才 誉天下的君子君言诺。”封天玦一身玉色锦袍立在窗前, 看着京药堂的方向。 

“她哪样的女子? ” 九皇子封天珩道。 

“九弟马上要见的女子。” 良久, 封天玦温雅的声音飘过, 所问非所答。



团子团子
嘿嘿~XX岁,全款拿下给妈沫的...

嘿嘿~XX岁,全款拿下给妈沫的第一份礼物~

争取每年给她加一颗金😎

嘿嘿~XX岁,全款拿下给妈沫的第一份礼物~

争取每年给她加一颗金😎

山水不逢

探望

 人间多日大旱,颗粒无收。之前还可以以税免役,现如今家里有多少男丁就要出多少男丁。一家固定三个男丁名额,不足的要交钱抵,哪怕家里只有一个孤寡瞎眼老太太也得交钱。朝廷此令一出,各地反抗频起。

  朝廷一方面要兴修水利,引江海湖泊灌溉农田,修建水泵,储存居民用水。另一方面还要派遣官兵镇压各地反叛人员。

  国库入不敷出。

  

  “你们看看 ,看看,都给我看看,这就是你们给朕出的好主意,执行的好政策。家里只有一个瞎眼老太太,自己能活着都靠旁人接济,你们要她交三个男丁税。我看你们要的不是她的命,是真的命,是这江山的命。”

  朝堂之上,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主动出声。一旦......

 人间多日大旱,颗粒无收。之前还可以以税免役,现如今家里有多少男丁就要出多少男丁。一家固定三个男丁名额,不足的要交钱抵,哪怕家里只有一个孤寡瞎眼老太太也得交钱。朝廷此令一出,各地反抗频起。

  朝廷一方面要兴修水利,引江海湖泊灌溉农田,修建水泵,储存居民用水。另一方面还要派遣官兵镇压各地反叛人员。

  国库入不敷出。

  

  “你们看看 ,看看,都给我看看,这就是你们给朕出的好主意,执行的好政策。家里只有一个瞎眼老太太,自己能活着都靠旁人接济,你们要她交三个男丁税。我看你们要的不是她的命,是真的命,是这江山的命。”

  朝堂之上,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主动出声。一旦被陛下认为自己在恶意坏国运,毁江山,十族诛杀殆尽不能抵奇罪。

  

  “江林,你工部如今研制出什么工具了吗?要是自己没本事,就向民间取贤要不你工部从你往下全部下去挖沟,就那看门喂马的也去。”

  “臣遵旨。”江尚书颤颤巍巍地向天子行礼。

  发了一顿火的天子此时也消了不少气。

  这时,安王出列,表示自己愿意带兵镇压反叛。

    下朝之后,安王勾起一抹笑,抬头看向天空。白花花的云朵一团团地簇在一起,就像着蝇营狗苟的朝廷,让人生厌。

    自从诏令下来,董记酒楼就开始暂停营业,董永,鱼日和食神三人作为壮丁修建水库。作为一个发明家,鱼日自然不会傻傻地干苦力,之前有空的时候会研究更加省力的工具运送大石块,马上要成功的时候,不知上面怎么想的,更加压榨他们,连吃饭的时间都不给够,他的发明就暂时闲置了。

    “董永是哪个?”

     刚刚下工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吃饭的董永看着新来的工头走进他们的草屋。

     “是我,不知大人有何贵干?”

      “刚刚塌了一面墙,那面墙是你负责的,你现在去把他给修好,不能耽误明天的工程进度。”

     “不可能,我表弟是干活的一把好手,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错误的,再说了,那面墙也不是只有我表弟一个人在垒,出事了,凭什么要我表弟一个人去干,你们天天压榨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有意思嘛。”鱼日听说要让董永一个人去,本来就因为繁重的工作量一肚子怒气无处发泄的鱼日立刻回怼了回去。食神虽未说话,但神情也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

     “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董永那一组的人一起去吧。”

      工头的话落下,几个白发苍苍,身形佝偻地老人站了起来。

      最终,董永三人去了。

      看到他们三人去重新垒墙,工头发出一声冷笑。不过是些凡夫俗子,甚至还是一些贱民,还都能娶仙女,这仙女莫不是眼瞎了吧。仙女瞎没瞎眼不知道,第二天早上看到垒好的新墙工头傻了眼是真的。

    昨日见过白云童子后的杨戬决定带着寸心和哮天犬赶往昆仑山探望金吒,天生异象,人间大乱,将寸心一人留在这灌江口他实在是不放心。他需要去人间的四海三山查看一番,能躲得过昆仑山的追踪术这人只怕不是寻常人物,另外这扫把星确实有问题,目前还无法处置他,这是目前他们发现的唯一一个和未现身的魔头有交集的人物。吃过午饭后,四人赶往昆仑山。

    得知金吒已醒,但身体仍旧虚弱。杨戬看望后,与金吒约定明日商议一些关于魔头的事。

   七仙阁内黄儿靠坐在床边,手里摸着那块紫玉佩,双眼无神,连青儿坐在床边都不知道。看着黄儿如此,青蓝二人知道三姐是在想金吒,毕竟以前四姐就经常这样,还会用云朵幻化那鱼日。若是金吒在月轮殿,哪怕是云楼宫都能想办法让三姐见一见。可昆仑山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他们连天庭都出不去,又怎么能让三姐见呢。他们二人还不敢叫橙儿知道,不叫橙儿接触黄儿,怕二姐骂三姐。

    但他们不知道,晚上他们二人睡着的时候,都是橙儿过来瞧着黄儿,刚有意识发着高烧的时候嘴里一直在叫金吒的名字,如今又拿着紫玉佩愣神,自然是担心金吒。橙儿也叹气。

    如今七仙阁被封,他们都出不去,就是想知道金吒的情况也没办法。

    金吒醒来后,按理说身体不应该如此虚弱,毕竟文殊广法天尊给金吒输入了大量灵力助他恢复,还每天都泡药浴,就连伺候金吒的仙童都说,金吒只怕是被伤了筋骨,以往金吒肯定早就可以出征平乱了。文书广法天尊听到后只笑了笑。

    他的徒弟自然不会这么弱。可那七仙阁是被王母亲自下的结界,他徒弟一直试图召唤那紫玉佩看看那瑶池三公主的情况,没被反击都不错了。哦,也不是没被反击,前几日一直没醒,有一日伤势还加重了,就是他这徒弟还没醒就想看那三公主的情况,自然被攻击了。后来一直没被攻击不知是怎么回事。

    想到傍晚看到杨戬和他的小妻子,谁能想到一向冷漠的战神外出还不放心自己的小妻子非得带在身边,看着还没有那龙女稳重。怎么这些三代弟子,一个比一个痴迷这情情爱爱,还都非得找这些女方家里根本不同意的。 

闪耀剪辑
听见我的声音:青春是开发潜力的黄金时期,切勿虚度大好光阴
听见我的声音:青春是开发潜力的黄金时期,切勿虚度大好光阴
妖妖33

黄儿金吒假设向 《第三世6》

  依旧是闹了一宿。第二天金吒出行前来看了一眼黄儿,轻吻了她额头便要离开,突然被一个柔软躯体从后面抱住。

“怎么这么早醒啦?”金吒双手抚上她的双手,“再睡一会儿,我不在家闹你,你好好休息几天。”

黄儿把头靠在他背上,“金祁,你回来后…我们生一个孩子吧。回天后还不知如何,而这一世还有很长…”

金吒一愣,转过身紧紧抱住她,“…好,好,我很快就回来,你在家乖乖等我,好好吃饭。”


黄儿确是休息了几天,几乎一直在睡觉,可是睡得并不好,不停地做梦。

梦里前生今世,生前死后。

梦见玄岐将她身边人屠尽,她跪在灭门大雪中,长咳出一口血。

梦见封天圻摘下面具,一剑刺穿她的琵琶骨。

梦见琅华一刀...

  依旧是闹了一宿。第二天金吒出行前来看了一眼黄儿,轻吻了她额头便要离开,突然被一个柔软躯体从后面抱住。

“怎么这么早醒啦?”金吒双手抚上她的双手,“再睡一会儿,我不在家闹你,你好好休息几天。”

黄儿把头靠在他背上,“金祁,你回来后…我们生一个孩子吧。回天后还不知如何,而这一世还有很长…”

金吒一愣,转过身紧紧抱住她,“…好,好,我很快就回来,你在家乖乖等我,好好吃饭。”


黄儿确是休息了几天,几乎一直在睡觉,可是睡得并不好,不停地做梦。

梦里前生今世,生前死后。

梦见玄岐将她身边人屠尽,她跪在灭门大雪中,长咳出一口血。

梦见封天圻摘下面具,一剑刺穿她的琵琶骨。

梦见琅华一刀划瞎金吒的双目,他两行血泪依旧苦苦哀求着她。

梦见决明子(还没想好)


她于噩梦中惊醒,身边没有人,漆黑一片,她挑了灯,起身打开窗子向外望去,背后都是冷汗,微风一吹,凉气入体。

前两世他们是命薄里写好命运的人,做的事情与黄儿和金吒无关,自从恢复记忆,黄儿也从未把如话本里的故事当回事。许是一直有金吒陪着,她一直睡得甜甜蜜蜜,安安稳稳。难道这几日他不在,她便不得安睡?

算来他出门三天了,王爷还从来没有离开王妃这么久过。

电光石火间,黄儿心中有点不祥的预感,她立刻穿上衣裳策马而去。


她从山道一路狂奔,于山顶驻足远望着战事。

她亲眼见着,那当空一箭,穿心而过。

这么远,她来不及奔去,金祁也听不见她的叫喊。

这么近,她仿佛听见刺入金祁血肉的声音,那箭就如一道光划过她的眼前,就像那年琅华的尖刀一闪。

她于马上跌落而下,跪在地上,手在泥土里抓出血来。

她知道金吒不会真的死,只是历劫结束,即将神魂归位,再也不会受凡人生老病死的苦。

但爱人三次死在眼前的感觉确是太痛了,她仰天长啸,极度悲痛中,泪里流出血来。

三世于眼前重叠,玄岐于她的剑下伸手想要最后碰一下她的脸,封天圻为她挡了致命一击后倒在她的怀里,金祁为了保她一个虚名于一场不必要的战争中送了性命。

不过是一次欺骗而已,他为此为她死了三次来赎罪。


她往前爬了一步,想要直接从山顶跳下去,上天入地,追随而去。

忽又一跃而起,策马狂奔回去。

她是他的王妃,她要回去安葬她的祁王。

她的无限包容她、爱她、宠她、视她如命的祁王。


虽主将战死,但幸得副将带领红了眼的将士们拼死退敌,此战终胜。

王妃带着王府的人,披麻戴孝十里,迎回了祁王的灵柩。

黄儿平静地看着熟睡的祁王,“夫君,我来接你回家。”


王妃一向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向是什么也不管的,一向是什么也不会的,众人都没想到这次竟然能担起来事。

老王妃和王府一众旧故恨极了王妃,本来王爷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本该成为雄霸一方的诸侯王,开枝散叶生一群子嗣,但自从成亲以来,荒废时日,纵欲无度,胸无大志,而且两年来竟一无所出,现在竟还害死了王爷。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妃对王爷的感情,和王爷对她的感情相比,相差甚远。

甚至王爷死后,都没有见她流过一滴泪。

所以也真的没想到,平静地办完王爷所有的身后事后,王妃便自刎于灵柩前,跟着王爷去了。


南天门七彩祥云,九天神祗降落于前,三仙女一身华服,灵气围绕,神光熠熠。

她于天上飞下,向他伸出手。

他在此等她多时,接过她的手。

  

作者记:

这两天正好听到二哈的广播剧,概念曲《昨日死》有几个颇应景:

仍信千古有灵犀,犹然提携三尺为君死

横绝巫山 越沧海 命中人不识

前尘隔世 譬如昨日死

妖妖33

黄儿金吒假设向 《第三世5》

  以后的日子王妃变本加厉,比如更加地懒洋洋,更加地无所畏惧,更加地容易发脾气。

而王爷也愈发离谱,比如对王妃更宠,睡得更早,起得更晚。


王爷偶尔去皇帝那里商议要事,今日回来,神情略有严肃。“北国来犯,我明日挂帅出征。”

黄儿一愣,祁王早已不理朝事,而且现下武将甚多,没有非他不可的道理,她略一思索,“北国公主又来联姻了?”

黄儿何等冰雪聪明,若非要他出面,定是他拒绝了北国公主,而皇帝与朝臣颇有怨怼,北国势大,本可化干戈为玉帛,战事却因他而起。


金吒随意地点点头,毫不在意一般,像每日一样爬到她的被子里,凑过来亲她。

“金祁…”黄儿咬着嘴,叫着他现世的名字。金吒笑着逗她,“今日......

  以后的日子王妃变本加厉,比如更加地懒洋洋,更加地无所畏惧,更加地容易发脾气。

而王爷也愈发离谱,比如对王妃更宠,睡得更早,起得更晚。


王爷偶尔去皇帝那里商议要事,今日回来,神情略有严肃。“北国来犯,我明日挂帅出征。”

黄儿一愣,祁王早已不理朝事,而且现下武将甚多,没有非他不可的道理,她略一思索,“北国公主又来联姻了?”

黄儿何等冰雪聪明,若非要他出面,定是他拒绝了北国公主,而皇帝与朝臣颇有怨怼,北国势大,本可化干戈为玉帛,战事却因他而起。


金吒随意地点点头,毫不在意一般,像每日一样爬到她的被子里,凑过来亲她。

“金祁…”黄儿咬着嘴,叫着他现世的名字。金吒笑着逗她,“今日床上要扮演哪一世?这个是金麒还是金祁?”


黄儿知道,虽然他远离朝堂,不爱管人间事,但他是天庭武神,忠勇善战,看不得无辜百姓受战乱侵染,流离失所,血流漂杵,更何况这次是他的执意断了两国交好。

他深爱她,不可能娶旁人,她不必劝,知道他宁可战死沙场,都不会再背叛她。

所以她也笑着吻上去,“是大将军的名字呀。”


金吒翻身压住她,捏捏她的脸,笑道,“大将军驰骋沙场,王妃今日先任我驰骋一番?”

黄儿今天没有生气,反倒顺从地接纳他,柔柔地勾住他的脖子,勾地金吒心神荡漾,正欲再进一步,却听黄儿道,“将军如此英勇善战,为什么我们两年了都没有子嗣?”

“……”

金吒僵硬地瞪着她,实在没料到她会说出这种话。

……果然还是齐良玉更好对付一些。


齐良玉平日不甚挑剔,不发脾气,在榻上也不怎么挣扎,予取予求,他确是省心许多,他动得越来越多的歪心思都能得以实现。

而黄儿本尊有自己的脾气和喜好,是个记仇的主,还是个倔强别扭的性子,平日总是找他的茬,在榻上也总是反抗。

金吒之前还想着,他更喜欢这样的,因为这才是黄儿最真实的样子,这样的黄儿鲜活可爱,反抗挣扎当然也没什么效果,只能平添闺房乐趣。

而且他知道她闹是因为她爱他,而齐良玉什么都无所谓只是因为她也不怎么在意他。

而这一刻他突然又想念起老老实实的齐良玉来。


他磨着牙,阴恻恻地道,“娘子这是嫌为夫不够努力?”随即他撕下最后一层衣服,修长的手握在黄儿胸前,惹得黄儿不自觉地后退,却被他一把捞回来,强行地将二人合在一起。“啊!…”黄儿看着他洁白的贝甲在樱桃一点上打圈拨弄,羞得闭上眼睛,急切地喘着气。“前几天…老王妃…啊…跟我提到…提到没有子嗣的…的事情…”黄儿无力地抓着他的肩膀,随着他抖动着,艰难地说道。

“她找你了?”金吒停下来,皱着眉头,脸上寒气骤升。

他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三世纠葛,第一世他们虽只有一小段时日在一起,但却是疯狂的日日夜夜,第二世虽仅几次,但也都是极限拉扯精疲力尽,第三世两年每天都在一起,这三世每次黄儿都未曾有孕。

想来应是人间命中无子。

他心里是有期望的,但齐良玉并无意愿,他便也没有再提。


“无妨,她没说什么…”黄儿赶紧顺毛。

齐良玉是祁王的逆鳞,祁王把她保护得密不透风,见不得她受一丁点委屈,所以传闻说她胸无点墨蠢笨至极也不无出处。她本就性情寡淡不求上进不爱理诸多实务,故而做丫鬟时就老老实实在院子里扫地别无他想,后来金祁宠她,不让她学那些没用无趣的礼节,而且在他形影不离的守护下,几乎没有人能单独见王妃,宫里府内各种宴会他们也从不参加。加上她还是个无所谓的性子,尤其是仗着祁王盛宠,更加无所谓,府内府外风言风语她从不在意。

但是黄儿略有不同。她可不是无所谓的性子,金吒一听便担心老王妃去为难她了,故而一下子紧张起来。


金吒突然停下来,深陷其中的黄儿觉得如万蚁噬心,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赶紧搂住他的脖子把他往下拽,“夫君~没事的夫君。”

黄儿难得撒娇,金吒一听便头脑发热,低头看她憋红的脸,恍然大悟,便笑着吻她,继续下去。“看来为夫要更努力一些才行呢~”

桃子动漫酱
勇闯四季城:武器首次升级,暖羊羊的木头盾牌升级成了黄金盾牌
勇闯四季城:武器首次升级,暖羊羊的木头盾牌升级成了黄金盾牌
鲨玛特大叔

来自Tovsta Mohyla的错综复杂的黄金装饰。

它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可能是希腊金匠为斯基泰酋长制作的,并展示了斯基泰神话和日常生活的场景。

🏛️乌克兰宝藏博物馆 

来自Tovsta Mohyla的错综复杂的黄金装饰。

它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可能是希腊金匠为斯基泰酋长制作的,并展示了斯基泰神话和日常生活的场景。

🏛️乌克兰宝藏博物馆 

妖妖33

黄儿金吒假设向 《三生三世预告》

背景:七仙女打败阴蚀王,黄儿金吒下凡历劫。具体会再写,忍不住先写了下凡的故事。首先会把第三世放上来。


预告

第一世 

琅华 玄岐

前朝公主身世成谜江湖东山再起 

江湖大佬机关算尽却难过美人关

第二世 

决明子 祁渊

高冷无情黑白双切小医仙 

狂傲潇洒痴心痴情小门主

第三世 

齐良玉 金祁

无欲无求冷淡王妃爱扫地

宠妻狂魔舔狗王爷有记忆


黄儿的名字以明朗灿烂为主,金吒的名字以qi音字为主

背景:七仙女打败阴蚀王,黄儿金吒下凡历劫。具体会再写,忍不住先写了下凡的故事。首先会把第三世放上来。


预告

第一世 

琅华 玄岐

前朝公主身世成谜江湖东山再起 

江湖大佬机关算尽却难过美人关

第二世 

决明子 祁渊

高冷无情黑白双切小医仙 

狂傲潇洒痴心痴情小门主

第三世 

齐良玉 金祁

无欲无求冷淡王妃爱扫地

宠妻狂魔舔狗王爷有记忆


黄儿的名字以明朗灿烂为主,金吒的名字以qi音字为主

阿飘模型故事
彩虹朋友:胖墩研究新美食,黄金豆大变身!下
彩虹朋友:胖墩研究新美食,黄金豆大变身!下
阿飘模型故事
彩虹朋友:胖墩研究新美食,黄金豆大变身!上
彩虹朋友:胖墩研究新美食,黄金豆大变身!上
HGWR

求文

占tag对不起

求个丹邕 黄金文(只有这两对

设定类似史密斯夫妇,但邕知道丹是杀/手,丹不知道邕是杀/手;黄金互相知道

丹奂正在杀/手考核,邕黄是考核官,邕下车抽烟(还是干嘛来着),偶遇丹来问借打火机,邕伪装成普通人借出,然后继续以普通人的身份开始和丹谈恋爱

黄金是通过考核后互有好感然后开始谈恋爱(btw丹奂都是红头发

邕以为丹出轨然后开始打架,打着打着丹意识到邕也是杀手然后开始真的打架(丹拿了qiang邕拿了🔪

丹怒吼“你是那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副队长”(通篇就记得这句了💦💦


(史密斯AU的都可以推给我 不是这篇也没关系❤️

占tag对不起

求个丹邕 黄金文(只有这两对

设定类似史密斯夫妇,但邕知道丹是杀/手,丹不知道邕是杀/手;黄金互相知道

丹奂正在杀/手考核,邕黄是考核官,邕下车抽烟(还是干嘛来着),偶遇丹来问借打火机,邕伪装成普通人借出,然后继续以普通人的身份开始和丹谈恋爱

黄金是通过考核后互有好感然后开始谈恋爱(btw丹奂都是红头发

邕以为丹出轨然后开始打架,打着打着丹意识到邕也是杀手然后开始真的打架(丹拿了qiang邕拿了🔪

丹怒吼“你是那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副队长”(通篇就记得这句了💦💦


(史密斯AU的都可以推给我 不是这篇也没关系❤️

萧木影视
收了黄金被盯上,兄弟三人命运如何
收了黄金被盯上,兄弟三人命运如何
创意影视君
二十四味暖浮生:我披上黄金铠甲,用尽所有捍卫我所追求的爱情
二十四味暖浮生:我披上黄金铠甲,用尽所有捍卫我所追求的爱情
山水不逢

苏醒

  白云童子告辞之后,王母赶到七仙阁,自打黄儿受刑之后,这是她第一次来探望她,经过老君的救治和其他三位仙女输送的灵力,黄儿此刻面色红润,不负之前的苍白之状,王母安心许多。亲自动手给黄儿掖了掖被角,碰到黄儿的手腕时,感到不对。

  

  黄儿所受刑罚,她心中有数,所以为了探寻魔头方位,她毫不犹豫的挥手撤去黄儿的法力,就是知道她作为天生神灵,哪怕法力全无,随天地应运而生的仙骨仙血也会为她撑起一片屏障,没有外来攻击的情况下,可保她三日无忧。但黄儿此刻的脉搏不对,她的身体明显受到了撤去法力的影响,但又被一股外力护住了。王母立刻探去,感受到护住她的那股力量,也是一股纯净之气,至纯,至阳。此时也发现了......

  白云童子告辞之后,王母赶到七仙阁,自打黄儿受刑之后,这是她第一次来探望她,经过老君的救治和其他三位仙女输送的灵力,黄儿此刻面色红润,不负之前的苍白之状,王母安心许多。亲自动手给黄儿掖了掖被角,碰到黄儿的手腕时,感到不对。

  

  黄儿所受刑罚,她心中有数,所以为了探寻魔头方位,她毫不犹豫的挥手撤去黄儿的法力,就是知道她作为天生神灵,哪怕法力全无,随天地应运而生的仙骨仙血也会为她撑起一片屏障,没有外来攻击的情况下,可保她三日无忧。但黄儿此刻的脉搏不对,她的身体明显受到了撤去法力的影响,但又被一股外力护住了。王母立刻探去,感受到护住她的那股力量,也是一股纯净之气,至纯,至阳。此时也发现了黄儿脖子上佩戴的紫玉佩。

  

  王母未将紫玉佩取下,这本应该在身上佩戴作为装饰的玉佩被她的女儿挂在了脖子上,是谁送的,不言而喻。伸手探去,发现这玉佩之中竟有大量灵力精气。

  

  原来,在人间时,殷夫人将玉佩给了金吒,让他以后交给自己的妻子。那个时候,金吒刚刚拜师学艺不久,日日勤学苦练,等能转移灵力精气时,他就开始往这玉佩中输送,可以说,金吒修炼了多少年,这玉佩就储存了多久的灵力。当然,只凭借凡间玉佩的力量定是无法储存这么多的,期间金吒为他升级过几次,认定黄儿后,金吒就为这玉佩认了主,这也是玉佩会护住黄儿的原因。

  

  黄儿受伤程度不对,是因为在最后金吒坚持不住,快有生命危险时,黄儿替他承受了七分之一。这恐怕是互换仙骨的结果。

  

  白云童子带着金莲藕赶回昆仑山的途中,感觉人间四海三山似乎有人闯入。无奈眼下金吒师弟需要用药不能立刻前往调查,只好捏了一个追踪符尽量感觉来人留下的线索自行追踪。

  

  “师父,徒儿回来了。”进房后才发现师弟的房间里除了师父,其他几位师伯师叔都在。

  “白云见过几位师伯师叔。”

  “无事,你先休息就行,不必管我们,我们本来是打算云游四海的,但是你师父突然爽约不去,王母的直播我们也见到了,便想着云游之前来探望一下金吒。”太乙真人看到白云童子有些疲惫,在玉鼎真人说完之后就立刻挥手让他休息。

  

  白云童子也知道人间恐有大难,下的追踪符后续注入了大量法力,结果人还被跟丢了,这让他确定此事恐怕与魔头有关。将金莲藕递给师父之后。

  “弟子在回归途中突然发现人间四海三山似乎有人恶意闯入,弟子下了追踪术后,结果被人逃脱,弟子怀疑此事和那尚未出现的魔头有关。”

  “能逃脱说明此人法力不错 ,但未必是那魔头亲信。否则不会给我们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你先下去休息,等明日你去灌江口找你师兄,向他借犬王一用。有了确定的线索后给天庭知会一声。看看山神海神之间是否有共鸣。四海龙王那也知会一声。”

  白云童子退下后,其他几位师兄弟也先后离开,由文殊广法天尊给金吒接左臂。接完左臂后吩咐药童按照他之前说的给金吒喂药护理按摩左上榜促进血液循环。

  

  “几位师兄弟,如今那魔头至今不曾现身,虽说修炼在深山或海底更有利于提升功力,但也不至于占了四海三山七个地方,你们说这会不会是个障眼法。”

  “虽然师兄说的有道理,但是前段时间四海龙子聚集在一起商议各海海民集中在一个时间段出事,只怕那魔头确实与这四海三山有关,或者说这四海三山里有能辅助他修行的法宝。”

  “即如此,不如我们分别前往四海三山查看一番。”

  “行”

  此起彼落几声行之后。大家就如此痛快的决定了这件事。文殊广法天尊到了后听说他们已经确定,如今金吒左臂已经接上,其他没什么大碍了,也决定参与到此次探查中。

  

  第二日天还微亮,灌江口杨府传来了一声一声主人。哮天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从那荒芜之地逃了回来,已是筋疲力尽,奄奄一息。杨戬立刻带哮天犬进行救治。

  寸心这段时间一直沉浸在夜明珠内留下的欢声笑语里。昨日杨戬回来说带她一起修炼,虽然她面无表情,但心里是极喜欢的,那一脸的桂花香似乎在向她炫耀,是我建议的。不知是一起修炼的乐趣盖过了那层愤怒,还是她开始得过且过了。

  

  今日二人在庭院里准备修炼,就传来了哮天犬的声音,杨戬立刻去迎,若是以往,她必定会大吵大闹,但是如今,平静地接受了,然后洗漱上床睡觉。

  她变懂事了,就像枕上的水痕,时间长了,自己就干了。

  

  寸心上床不久,杨戬帮助哮天犬清洗后准备问一下追踪的上,大门再次传来声音。二人互相问候后,一起与哮天犬交换追踪的结果。

  

  七仙阁内,黄儿在多日的悉心照顾下,慢慢转醒。此时,金吒也睁开了眼睛。

鲨玛特大叔

极其精致的古希腊金耳环。 公元前 300 年

极其精致的古希腊金耳环。 公元前 300 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