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黄黄睡好觉

603浏览    128参与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修身养性

【关于我让读者选择写拍轻重程度,评论区歪楼成希望我联动打别家太太角色这件事】

【紫微】是父子梗专业户太太《不堕》文中渣爹(读者都想手刃他)

1.我和敷衍聊得很开心。

2.我热衷于给霄哥哥写很多很多甜宠同人!(扑进霄哥哥怀里打滚)

3.但这和紫微有什么关系?我为了我的文选择拍的写法而发帖征求我的读者的意见,评论区歪楼歪太过了……

4.此ky行为我本人原谅三个宝贝,她们只是喜欢文中角色,我眼熟她们,知道她们这是对我写拍能力的肯定,也是对敷衍人设饱满剧情设置的肯定。

5.不知道发生了啥事的不用管,我先修身养性不写了。


【关于我让读者选择写拍轻重程度,评论区歪楼成希望我联动打别家太太角色这件事】

【紫微】是父子梗专业户太太《不堕》文中渣爹(读者都想手刃他)

1.我和敷衍聊得很开心。

2.我热衷于给霄哥哥写很多很多甜宠同人!(扑进霄哥哥怀里打滚)

3.但这和紫微有什么关系?我为了我的文选择拍的写法而发帖征求我的读者的意见,评论区歪楼歪太过了……

4.此ky行为我本人原谅三个宝贝,她们只是喜欢文中角色,我眼熟她们,知道她们这是对我写拍能力的肯定,也是对敷衍人设饱满剧情设置的肯定。

5.不知道发生了啥事的不用管,我先修身养性不写了。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6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却说江月自被京华带离苍梧身边后,便立时回转过来,待回了昆仑,更是能吃能喝,上蹿下跳,毫无一丝不适。

  

  京华但看江月美美地吃了只烤鸡后窝在自己怀里撒娇,磨着硬要他去将苍梧接了来同他医治疗养,顿了片刻,到底开口道:“此人命数早尽,已是死过一回的人,不知用的什么法子才强活到现在,他身上死气太重,又毫不自惜自养……”

  

  言及此,京华到底因江月一双眸子蓦地落下泪来,方止住话头。

  

  不待京华再要哄慰劝导几句,江月却定定看着京华,只凄声道:“可是爹爹,月儿想见他,月儿总觉得他同我是有缘分的,况爹爹身合天卝道数万载,竟也救不了他吗?”...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却说江月自被京华带离苍梧身边后,便立时回转过来,待回了昆仑,更是能吃能喝,上蹿下跳,毫无一丝不适。

  

  京华但看江月美美地吃了只烤鸡后窝在自己怀里撒娇,磨着硬要他去将苍梧接了来同他医治疗养,顿了片刻,到底开口道:“此人命数早尽,已是死过一回的人,不知用的什么法子才强活到现在,他身上死气太重,又毫不自惜自养……”

  

  言及此,京华到底因江月一双眸子蓦地落下泪来,方止住话头。

  

  不待京华再要哄慰劝导几句,江月却定定看着京华,只凄声道:“可是爹爹,月儿想见他,月儿总觉得他同我是有缘分的,况爹爹身合天卝道数万载,竟也救不了他吗?”

  

  一席话听得京华心中大恸。

  

  他自因乾坤镜中诸事早对苍梧心生不忍,不过是因江月太受苍梧身上死气所冲之故,这才想断了同江月同苍梧的联卝系。

  

  京华自闭目感应许久,方知江月所言不虚,苍梧确实同江月命数相系甚至相感相应,如此,若是苍梧出事,他的月儿岂不是也要被波及?

  

  实乃无妄之灾。

  

  京华无法,因见江月面色又显惶惑,心神因思及苍梧顷刻间不稳起来,这才知江月自见了苍梧便断不了联卝系,如今他妄自动念想强行斩断二人牵连,恐怕对月儿更为不利。

  

  这是苍梧同江月的缘法。

  

  因怀中娇儿面色潮卝红,竟有些急卝喘起来,京华大叹一口气,到底抱着江月又去寻那苍梧。

  

  待到京华搂着江月寻着元有信父子二人,因见静静枕在元有信膝上的苍梧死死闭目,吐纳间气息细若游丝,知他已是命数将尽,回天乏术。

  

  江月因见苍梧身上再无生机,又是一口心血哇地就吐将出来。

  

  京华面色骤沉,正待自损仙根寿元强行斩断江月同苍梧的缘法之时,却见江月先蹲下卝身去,握住苍梧的手轻声言道:“哥卝哥……你不可以死……江月被天卝道厌弃,丢去魔域三百年都没有死,你为什么不能不死……”

  

  语中执着令京华将欲施法的手不由一顿。

  

  他于是记起来,他的月儿当初搂着自己的腰,说不想为了万灵,就失去自己的父亲的话。

  

  若是自己强行折损寿元,月儿会闹的。

  

  元有信却因江月这番话心中不安更甚,不由猛地攥卝住江月手腕,急声道:“你瞎说什么!梧儿身上伤不是都好了吗?他怎么会死!”

  

  不待京华将江月重又抱回怀中,天际却隆隆震起数道雷声。

  

  京华抬眼,既见头顶不复先时朗日晴空,一团黑云聚着万千劫雷便向此间压下,只道不好。

  

  多半是此间天卝道感知到苍梧自外界闯入此间,要令他身死道消,以防他扰此间道缘。

  

  那苍梧这副模样,哪里还撑得住天雷?

  

  江月却蓦地镇静下来,面上平静刚毅甚至有几分随性。

  

  他嗤笑一声,心道,天卝道还真是算得一手明白账,说好的每月一次天雷劫,真就来了。

  

  但他江月,何曾怕过天卝道?

  

  正是数十道粗紫天雷狠狠铺压下来,直欲将此间万物都碾作尘埃之际,江月心虚地瞥一眼他亲爹,自欲上前相迎。

  

  京华更先他一步,负手踏空而去。

  

  正是这父子二人都定心迎劫之时,一只圆卝滚滚胖乎乎的淡紫色团子却晃晃悠悠飘上半空。

  

  京华只见这只紫团子不过碗口大小,却于刹那间将粗紫天雷都吞了个干净。

  

  它甚至因嫌劫雷太少,吞完了还追将上去,把个劫云一并吞没了,方如吃饱了似的,餍足地扭扭自己肥软的胖乎身卝子,竟就直接没入苍梧体卝内。

  

  京华便见苍梧身上生机乍现,一身伤势竟就开始愈合,甚至一身早断碎过的仙骨,都被滋养得强劲起来。

  

  ——————————

  

  某言:

  

  因家中将来远客,动念颇多,只能码字安抚自己。

  

  过了这遭我就不写了,过几天再写……我一定忍住爪子……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jiny_ @阿秋的叶梗子  @王子与大小姐 @badwolf @可爱的小白菜 @海木檀香(大米饭) @落焰 (看文随缘艾特不动了)

  ————————————

  

  黄黄唠嗑:

  

  1.夸我亲妈。

  

  2.即将开启沙雕逗比文风……咳咳咳……

  

  3.下章得拍个崽,是拍江月还是拍苍梧……这是个问题……评论区,懂?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40·糯米糍,药不能停

大概是……人家都戒烟戒酒戒毒。

糯糯就很好玩了,在医生指导下服药成瘾并不用害怕戒断反应。

医生会帮我考虑的,我不用考虑,我只需要吃,并谨记,糯米糍,药不能停。

我这……挺好……挺好……挺好……

大概是……人家都戒烟戒酒戒毒。

糯糯就很好玩了,在医生指导下服药成瘾并不用害怕戒断反应。

医生会帮我考虑的,我不用考虑,我只需要吃,并谨记,糯米糍,药不能停。

我这……挺好……挺好……挺好……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穆阳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海木檀香(大米饭) 梦梦吃的饭饭

  

  ————————————

  

  【穆阳小短打】

  

  文/白章

  

  穆阳拜入师门第二年时,京远接到武林盟请帖,说是邀请诸派大能一同比武论道,又说得了一套残卷石碑,拟拓奉参悟。

  

  比武倒是不打紧,重要的是那套残卷,武林盟竟舍得拓出来。

  

  萧让得到消息,当即安排下派中诸事,就要叫上卝京远启程,京远却有些踌躇。

  

  他请萧让先行,自己回了小筑,看见在院中练剑练得背上汗湿卝了一大片的穆阳,心中一软,便倚在树旁静静地看。

  

  穆阳人小力微,手上执一柄...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海木檀香(大米饭) 梦梦吃的饭饭

  

  ————————————

  

  【穆阳小短打】

  

  文/白章

  

  穆阳拜入师门第二年时,京远接到武林盟请帖,说是邀请诸派大能一同比武论道,又说得了一套残卷石碑,拟拓奉参悟。

  

  比武倒是不打紧,重要的是那套残卷,武林盟竟舍得拓出来。

  

  萧让得到消息,当即安排下派中诸事,就要叫上卝京远启程,京远却有些踌躇。

  

  他请萧让先行,自己回了小筑,看见在院中练剑练得背上汗湿卝了一大片的穆阳,心中一软,便倚在树旁静静地看。

  

  穆阳人小力微,手上执一柄木剑,照着京远教的剑法一招一招地练,待到一招探刺,他脚下突然不稳,木剑一偏,便正擦着京远刺来。

  

  京远并指一格,这木剑便被他随意震开,直接裂作两截。

  

  而直到穆阳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京远才发现自己……太用卝力了,把好不容易给徒卝弟寻的木剑弄坏了。

  

  穆阳怔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练剑练得太过入迷,竟连师父来了也没发觉,倒还险些伤了师父。

  

  他遂轻轻整一整衣袍,对着京远拜倒,口称:“弟卝子见过师父。”

  

  他师徒二人不过五天没见,京远觉得倒也不用行此大礼,但穆阳自小在家中熟习礼仪,京远便也随他。

  

  穆阳长长的睫毛扑扇轻卝颤,接着开口道:“是弟卝子练错了剑,险些惊扰师父,请师父责罚。”

  

  这孩子怎么还是动不动就请罚?

  

  京远遂将眼前的小崽子轻轻抱起来,用袖子给他擦干净脸上的汗,方笑道:“是师父不好,弄坏了阳儿的剑。”

  

  而后,即见穆阳小小地松了口气,京远便不由一笑,嘴上说着请罚,其实还是怕的。

  

  他往腰间一模,便解下自己常佩的秋光,递到穆阳手中:“为师还要去一趟武林盟,没空给你再削剑了,阳儿先用它可好?”

  

  秋光轻薄,本也不重,穆阳小心接过,握在手中,到觉得同木剑差不多重,便乖乖点头道:“师父放心去吧,弟卝子定然在家里好好练剑。”

  

  京远自来对这孩子是放心的,又絮絮说了许久练剑要领,叮嘱他切记吃好睡好,再布置下抄书习字的课业,方才心中惴惴地走了。

  

  待他出门一个时辰不到,心中不安更甚,一时想不到究竟是什么事能令自己如此心神不宁,却总觉得同穆阳有关。

  

  思及自己心肝肉似的小徒儿,拿着秋光万一把自己划出个好歹来,京远到底不敢大意,遂用轻功飞驰赶赴回山。

  

  待到京远好容易回山,甫一回到小筑,便见穆阳手中秋光一个不稳,果然往自己左臂上划了好大一个口子。

  

  而穆阳身上,到底有几处血痕洇出来。

  

  京远心中几乎是心惊肉跳地飞上前去,劈手夺过秋光,直接将这小崽子带回房里,上手将他囫囵扒得干干净净。

  

  穆阳倒是诧异于师父怎么突然回来了,而后见秋光剑上尽染鲜血,被师父随手丢在一旁,血上甚至染了一层薄灰,心中一沉。

  

  他遂白着一张脸看向自家师父,只道是自己污了师父佩剑,师父欲要责罚自己,便松开紧攥师父袖子的手,惭声道:“弟卝子……弟卝子污了师父佩剑……弟卝子知错,请师父责罚。”

  

  京远细细看着眼前孩子身上的伤,既见这孩子只是胳膊上被秋光碰出了几缕血痕,背上想是挥剑时没留意,直接划拉出了一道极长的血痕,这才染得一身是血。

  

  他颤颤地摸出伤药给崽子上药,这才发觉自己浑身都在出冷汗,连手都颤得厉害。

  

  此时听得穆阳这句请罚,京远眼前一黑,险些就要被气晕过去。

  

  他只道自己脑子进了水,将削铁如泥的名剑给了这个憨憨习剑,没想到他受了伤也不知道停,这确是自己的疏忽。

  

  又好在自己回来的及时,只是划伤了而已,并不曾将孩子刺出个好歹来。

  

  谁料,这死孩子竟还关心这破剑被血染污了……

  

  京远调息许久,方才无奈道:“是师父不好,只想着秋光轻薄,却忘了武者最易自伤,阳儿还是随我一同去武林盟吧,师父路上再给你削剑。”

  

  2021.10.2(存)


        大概是怕被梦梦打死,所以扒拉出个存稿哄哄梦梦?溜了溜了……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4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04.

  

  苍梧因元有信这话手不由一顿,他此时已然修复好元有信脾脏并肋骨诸处,只待再将双卝腿续接,便能将元有信这副躯壳医好。

  

  只是元有信声泪俱下的话令他一怔,他垂眸思索片刻,因想着是不是自己治伤手法太过残卝暴,这才吓到了父亲,又抬眼看见自己肉卝身上身破了个大洞,身上汩卝汩淌着鲜红血液,估摸卝着父君自来不曾见过这般情状,因一挥手,便将地上一摊血迹消去。

  

  元有信心疼得一颗心如在油锅里翻滚了一回,既见苍梧停手,他终于能喘上一口气,方颤声道:“梧儿,别伤你自己!”

  

  苍梧抬手,覆在腿上感知这断骨,因思量片刻,到底疲惫...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04.

  

  苍梧因元有信这话手不由一顿,他此时已然修复好元有信脾脏并肋骨诸处,只待再将双卝腿续接,便能将元有信这副躯壳医好。

  

  只是元有信声泪俱下的话令他一怔,他垂眸思索片刻,因想着是不是自己治伤手法太过残卝暴,这才吓到了父亲,又抬眼看见自己肉卝身上身破了个大洞,身上汩卝汩淌着鲜红血液,估摸卝着父君自来不曾见过这般情状,因一挥手,便将地上一摊血迹消去。

  

  元有信心疼得一颗心如在油锅里翻滚了一回,既见苍梧停手,他终于能喘上一口气,方颤声道:“梧儿,别伤你自己!”

  

  苍梧抬手,覆在腿上感知这断骨,因思量片刻,到底疲惫开口道:“父君,信苍梧一次,就这一次……”

  

  他语中疲累与执着令元有信心碎,元有信心中只道爹爹不是不信你,爹爹是不想看见你受伤。

  

  还不待他将话说出口,却见苍梧闭目,不消片刻,元有信便回到他自己肉卝身之中。

  

  自回归自己肉卝身之后,元有信站起身来走了两圈,只觉神清气爽,周卝身并无丝毫不适,甚至灵台之处清明更胜从前。

  

  这大抵是治好了。

  

  但苍梧究竟是怎么治好的?

  

  元有信惶然地瘫坐在地搂住昏迷不醒的苍梧,一时竟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江月面色凝重地走来,只将手中乾坤镜递过去,对元有信恨声道:“你就不想看看他是怎么救你的吗?就那么信不过他?”

  

  一席话将元有信说得更为无措,他只颤着手接过这面乾坤镜,口卝中到底辩解道:“我没有不信他……”

  

  直说得江月一时忍不住,右脚就先冲着元有信心口踹过去,他尚还气得高声道:“那你不告诉他这话!”

  

  这一脚踹得太猛,元有信躲避不及,只往后一撤,江月这一脚落下去时落得又气又急,京华一时都拉扯不住,元有信即便是躲,也被江月生踹在左肩。

  

  他一时只觉左肩被踹得大痛,却死死捏着这面乾坤镜,幸而这面镜子并不曾掉落。

  

  京华自对苍梧施法止血在先,又对江月训斥在后,但苍梧身上伤势并不能有丝毫好转。

  

  只是江月因受了他一番斥责,到底收了娇卝态,垂下头一脸哀戚地跪在他身后,面上时不时就滚下几行泪来。

  

  京华心中隐隐知道江月是因苍梧才气成这样,但无故伤人又岂能不罚?而况苍梧极强,更极看重这元有信,江月一脚伤了其父,说不得苍梧醒后会有何等责难。

  

  京华虽说不怕同苍梧打斗,但苍梧重伤他自己,江月又这样喜欢苍梧,自己心中也敬佩苍梧,如此这般,他便只得默许江月在身后暂且跪了,心中却又难免想着月儿数月都没跪过,也不知撑得住几时。

  

  他因心中怜爱娇儿,到底悄悄施法将地上碎石悉数清了,又对元有信道:“元兄,小儿无状,令元兄受惊了,我罚他跪省,算是给元兄赔罪了。”

  

  元有信只静静看着乾坤镜中变化,闻言叹息一声,只道:“不干这孩子的事,是我对不住梧儿,你罚他作甚?看我薄面,且饶他这遭吧。”

  

  京华心头一松,抬手令江月起身,却见江月冲他恭谨拜倒,面上却紧绷着,轻轻摇了摇头,并不预起身。

  

  这孩子娇憨已久,京华都险些忘了,他其实是最有主意的人。

  

  既见江月执意跪着,京华便也就着一旁挨着江月坐了,轻轻卝揉卝揉他头,却叹息道:“现在知道怕你苍梧哥卝哥生气,要自罚求恕,才刚怎么就不收着点火气?”

  

  把个江月说得又羞又愧,却也因他爹爹这样懂他的心思十分欣喜,便歪着头轻轻蹭着京华肩头,倒是腻在他爹身上卸力,跪得轻卝松许多。

  

  却说元有信在这乾坤镜中,才看见苍梧是自己剥离了一片元神替他将双卝腿治好。

  

  这元神被剥离炼化之后再不能复原,而元神一旦受创,对自身修为自然有损,元有信自将乾坤镜翻按下,看着自己膝上的苍梧,终于颤着手将苍梧身上衣袍剥下。

  

  苍梧背上,尚且留有几道细长鞭伤与疤痕,这鞭伤周边遭晕着乌紫,乌紫内又结着厚厚黑痂。错综黑痂横在苍梧瘦弱背上,看着着实好不可怜。

  

  元有信因颤着手轻轻碰上一道黑痂,指尖触着突兀隆卝起,想起自己从前对苍梧动鞭时那样随性,不知这孩子痛得怕是快撑不住了,也没躲过一次,一时不由将手缩回去,想起自己历过的痛楚,竟不敢再碰。

  

  鞭伤结痂倒也罢了,不过是肩胛以下伤了皮肉,但苍梧自己将他腰上之处捅破,硬生生抽卝离两根肋骨出来,留下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却令元有信心中五味杂陈。

  

  他想起自己断骨时的痛楚,再看苍梧背上皮肉外翻,止不住的血浸染着他皮肉,一时红肉白骨俱都暴卝露卝出来,那鲜红血肉又被破开得急,几缕肉丝都直接被断骨磨断随血水淌出来,因血流如注实在止不住,竟就将苍梧腰卝腹下泥土沁得隐隐泛紫。

  

  此间浓烈的血卝腥味令元有信终于落下泪来,他只颤着手抚向苍梧布满冷汗的面颊,却并不敢用卝力,只哽咽道:“梧儿,你是不是很疼?爹爹从前是不是打得你疼了……”

  

  可怜苍梧本就瘦得瘦骨嶙峋,他背上触上去都先卝摸得着薄薄一层皮肉覆下的骨头,再没有什么肉了,这厢他对自己这般狠绝,其实血也淌得快尽了。

  

  只是元有信同京华俱都施法,也不能助苍梧伤势消解分毫。

  

  元有信只轻轻搂着不知为何瘦得真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儿子,心中焦急难当,更对自己从前忽视苍梧已久悔愧无比。

  

  却说苍梧悠悠转醒之后,一抬眼,便见元有信面色苍白地看着自己,眼中流露卝出的焦灼与惊恐俱现。

  

  苍梧因不忍见元有信面上惊恐,侧过头去,却正好瞥见那面乾坤镜。

  

  不知怎的,那面乾坤镜忽而飘出一句话来:“梧儿受了你多少鞭卝子都不敢晕,你怎么敢就这么晕了?”

  

  这话正是木辛打过元有信后愤愤之言。

  

  元有信因这句话面色骤然一紧,因思及当时百般剧痛,不由双手都有些发起颤来。

  

  既见元有信一副惊惧模样,苍梧连忙将这面乾坤镜丢开。

  

  苍梧自卝由聪明卝慧黠,万法通灵,此时听得这话,如何还不知道元有信这场无妄之灾多半是因自己而起?

  

  他却也因这话于心中思虑稍许,因自觉自己身上伤重难愈,说不得要将养月余,却又痛父君因自己才横遭此祸。

  

  因元有信面上冷汗与惊恐,苍梧思及适才自己又违背了一次君父之命,再思及父君此劫全系自己之故才带累父君。

  

  他因强撑着跪起来,却又因身上万种伤痛俱都令他浑身止不住颤将起来,灵台处更因元神撕卝裂之痛如被烈火灼烧。

  

  苍梧到底自知自己再熬不住一场训诫,既见元有信颤颤伸手似是要抚向他脖颈,苍梧因惨然一笑,压下心中万千揣测,只静静道:“父君……要赐死苍梧吗?”

  

  ————————————

  

  黄黄唠嗑:

  

  1.呜呜呜我不敢再虐儿子了,后续甜宠,阿信照顾苍梧,你们先自己脑着,我这礼拜写不了东西了呜呜呜。

  

  2.这应该也不虐吧?评论区来,赶紧的,夸糯糯甜宠亲妈!

  

  3.@王子与大小姐 @可爱的小白菜 @落焰 @海木檀香(大米饭)@父子梗专业户  嘿嘿嘿糯糯最亲妈了。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3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苍梧自京华处粗晓此间情状后,虽一时并未明晰此无妄之灾如何降在元有信身上,但此时元有信半身染血,既是京华此间诸法用尽都不能疗伤,苍梧到底只能另觅他法。

  

  江月自见到苍梧后,因苍梧脸色苍白面色差极,不由十分担忧,此时站在京华身后紧紧攥着京华袖口,不知怎的心中隐隐泛出几分难耐的不安。

  

  这不安令江月心中无由地升腾出几丝惊恐甚至于惊惧,他遂颤颤开口道:“爹爹,我难受……”

  

  语中惊惧令京华心中一紧,登时抱起江月,轻轻亲他惶惑面颊,又轻笑道:“阿月是不是饿得慌?爹爹烤鱼给你吃,好不好?还想吃什么都成,哪儿难受呢?”

  

  江...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苍梧自京华处粗晓此间情状后,虽一时并未明晰此无妄之灾如何降在元有信身上,但此时元有信半身染血,既是京华此间诸法用尽都不能疗伤,苍梧到底只能另觅他法。

  

  江月自见到苍梧后,因苍梧脸色苍白面色差极,不由十分担忧,此时站在京华身后紧紧攥着京华袖口,不知怎的心中隐隐泛出几分难耐的不安。

  

  这不安令江月心中无由地升腾出几丝惊恐甚至于惊惧,他遂颤颤开口道:“爹爹,我难受……”

  

  语中惊惧令京华心中一紧,登时抱起江月,轻轻亲他惶惑面颊,又轻笑道:“阿月是不是饿得慌?爹爹烤鱼给你吃,好不好?还想吃什么都成,哪儿难受呢?”

  

  江月因他父亲这番轻柔抚卝慰,心中稍定,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缘何一见苍梧就这般难受,却不愿离开此间。思虑许久,到底只蜷在京华怀里腻声撒娇,又让京华喂饴糖并梅花糕各样吃食给他吃。

  

  这父子二人自和乐不提。

  

  却说苍梧郑重谢过京华襄助后,又得京华应允,暂且留下为他父子二人护卝法之诺,方才镇定下来。

  

  此时元有信痛觉为京华所封,只躺在原处,倒无不适。他因见苍梧面上担忧与额间薄汗,不由开口道:“梧儿,你要不要先歇歇?”

  

  他却不知,封闭痛觉之法并不能医治伤势,而他这一身伤倘或再不医治,说不得就会毙命当场。

  

  如此这般,苍梧一颗心焦灼之至,哪里还能想得到他自己?

  

  此时闻得元有信此语,因见元有信面上关心之色,心中大痛,他遂点头,强逼着自己闭目调息一刻,方才睁眼。

  

  甫一睁眼,苍梧便起身,又蹲跪在元有信身侧,一双凤眸满含坚定之色肃声对元有信道:“父君,信苍梧一次。”

  

  元有信猛一听这话,并不知苍梧何意,他心中只道老夫怎么不信你?

  

  还不待元有信开口发问,苍梧伸手对着元有信一点,便将元有信魂魄抽卝离,暂且安置于鸿蒙紫气之中。

  

  元有信借由鸿蒙紫气之身漂浮在半空,只觉神清气爽,正要问苍梧待要如何,却见自己的肉卝身忽然睁开眼,直接坐将起来。

  

  诸位看官,你道如何?却原来,是苍梧适才盘腿而坐,将元神直接自他原身抽卝离,附在元有信身上了。

  

  苍梧甫一睁眼,因不觉如何疼痛,便消了京华施的阻隔疼痛之法。

  

  这法术乍一消解,苍梧便觉双卝腿剧痛,复又觉出胸腹断骨险些刺伤心肺。

  

  按说元有信早被这磨人疼痛磨得几欲速死,但苍梧却强撑着坐起身来,自己将周卝身断骨细按许久,这才知道,元有信伤得也并不十分严重。

  

  这一遭,灼痛刺痛锐痛隐痛俱糅作剧痛向苍梧袭来,其实不过是他当日受的一鞭之威罢了。

  

  只是苍梧肉卝身成圣,龙息化鞭在他身上留下的,也不过只是一道破开皮肉的血痕,并不至于伤及性命。

  

  又因苍梧当年被魔君重伤之后,浑身血肉尽失经脉寸断,一身骨架早都断过不知凡几,这番元有信身上伤痛,实不如他当年所受万分之一。

  

  因而,苍梧竟有些庆幸于元有信此刻周卝身之伤倒还没有他原身痛楚重,只是他原身痛楚轮番碾压之下,苍梧习惯多时罢了。

  

  此时,苍梧伸手探至自己原身右手之上,还不待他欲要做些什么,却见江月猛地挣脱京华搂卝抱,急急冲至苍梧面前,死死握住苍梧右手,面上泪落如雨,只摇头哭求道:“哥卝哥,不要,求求你,不要!”

  

  苍梧手一顿,见京华一脸凝重地重又把江月抱在怀里,到底稍松一口气,却因江月死死盯着他右手,到底迟疑稍许。

  

  元有信尚不知江月忽然跑过来所为何事,他见苍梧待在自己身卝体里面色如常,还当苍梧并不觉痛,待要同苍梧说自己哪里痛时,却听江月哑着嗓子对京华哽咽道:“爹爹,哥卝哥他按骨头摸伤,得多疼啊呜呜呜!”

  

  这边厢京华自搂着江月避过一旁软声哄慰不提。元有信乍一听这话,因细细打量苍梧面色,这才知苍梧哪里是不疼,分明是强忍着罢了。

  

  而苍梧面色沉静之余,另元有信心中酸楚悔痛,他因想着,这孩子现下这样能忍痛,不知道从前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心中一时疼得厉害,只喃喃自语着自己从前错了。

  

  却见苍梧到底放下自己原身右手,猛地以手为刃,往自己原身背上一掏,竟就直接掏出一截染血的白骨。

  

  却原来,是元有信身上肋骨泰半粉碎,只得借着旁人的骨头来续接罢了。

  

  而眼见苍梧自自己原身上抽卝离了两根肋骨,复又直接折断作四五段安上元有信肉卝身,再又施法将元有信被木辛打折的肋骨复位,元有信这才知道苍梧在做些什么。

  

  江月眼见苍梧对自己的心辣狠绝,因想起自己从前在魔域熬过的百般刑责并数种伤痛,早已哭晕过去。

  

  元有信既见苍梧此番施为,他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苍梧原身因受此重创猛地扑倒,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肉卝身一点点复归伤愈,却是泪如雨下哭得泣涕涟涟,只反反复复哭道:“梧儿!住手!梧儿!别伤你自己!梧儿!梧儿!”

  

  ——————————————

  

  黄黄唠嗑:

  

  1.白白说我语感不好,不配写苍梧,让我多看点霸道总裁……

  

  2.呜呜呜呜呜呜不许关注不许推荐不许给红蓝,要不然你们连黄黄都没了呜呜呜。

  

  3.想我的,想说啥的,都来评论区玩吧,我想阿零宝贝儿了~阿零宝贝不要糯糯了吗?@零上℃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2

禁红禁蓝禁推迎评

        待打头那人近前,木辛心中不由暗道不好。

  

  此人一身玄色衣衫,不是京华是谁?

  

  木辛心知京华与苍梧有旧,说不得会襄助这元有信,他心中虽因元有信折辱苍梧愤愤多时,到底不愿同此间诸人真有干戈。

  

  既见京华踏云而至,木辛一咬牙,索性一不做二卝不休,将手中长鞭倏忽化归作一杆银枪,扭转枪身往元有信身下狠卝命一扫,竟就直接将元有信双卝腿折断。

  

  且说这木辛本是界外之客,这一遭,他非要令元有信于剧痛之中悠悠转醒,生受这一枪化棍之威,复又活生生疼晕过...

禁红禁蓝禁推迎评

        待打头那人近前,木辛心中不由暗道不好。

  

  此人一身玄色衣衫,不是京华是谁?

  

  木辛心知京华与苍梧有旧,说不得会襄助这元有信,他心中虽因元有信折辱苍梧愤愤多时,到底不愿同此间诸人真有干戈。

  

  既见京华踏云而至,木辛一咬牙,索性一不做二卝不休,将手中长鞭倏忽化归作一杆银枪,扭转枪身往元有信身下狠卝命一扫,竟就直接将元有信双卝腿折断。

  

  且说这木辛本是界外之客,这一遭,他非要令元有信于剧痛之中悠悠转醒,生受这一枪化棍之威,复又活生生疼晕过去,方才勉强作罢。

  

  可怜这元有信双卝腿腿骨被着长枪打得齐齐断裂,却又不知这木辛用了何种妙法,并不令他血肉稍作破损,因而元有信自疼得昏沉沉揪心望天不知发生何事,却见那行卝凶之人蓦地消失,心中自有万千惊恐不提。

  

  却说这京华踏得云来,先见元有信半身血肉模糊,疼得面色青白双手不住扒土,双眼几乎无神地惶惑望天,心中一动,一道术法打将过去,先助他晕过去。

  

  京华粗观此人,只觉面熟,却也不知此人同自家有什么干系,掐指一算,更算不出此人气运灾厄,只觉此人命不该绝,且身负万种福缘。他虽不知此人因何伤得这般惨重,却也只合该救他一命。

  

  正是京华欲要施法救他之时,落后京华半步的江月方至。

  

  江月一见元有信,就扑进卝京华怀里,恨声道:“爹爹!这是个坏人!他欺负我大哥!打我大哥!”

  

  京华一怔,接过江月递来的乾坤镜方知这人底细。

  

  他想起从前见过的苍梧,那样平和的人,原来竟在元有信手中遭了近两月磋磨,心中难免泛起几丝不忍。

  

  但这元有信身负鸿蒙紫气,自来为苍梧左右护持已久,实在命不该绝于此,京华无奈,只能搂着江月,亲卝亲拍着江月背脊,柔声哄劝道:“好月儿,你苍梧哥卝哥等会儿怕是要过来,这时候你不让我救他,能苍梧哥卝哥生你的气怎么办?”

  

  江月因乾坤镜中苍梧背上错杂鞭伤到死未消之事,早已气得双眼通红,闻此一言,却也知他父亲所言甚是。

  

  故而,江月便只得默认了京华助元有信封闭痛觉之事,京华却惊觉万千术法并九秋风露都不能助元有信伤势消解一丝一毫。

  

  恐怕元有信身上伤势,十分难好。

  

  既如此,京华便只得搂着江月静静卝坐在元有信身侧,暂且看顾他这一遭。

  

  而苍梧自感应到元有信失踪,早已寻父多时,此刻,他终于成功破开此间,须臾之间,终于飞抵元有信身侧。

  

  而元有信自被卝封住痛觉之后,想起适才万千苦痛,这才知刑鞭难捱苦痛难抵。

  

  此时既见苍梧风尘仆仆飞至,担忧万状地蹲跪在自己身侧颤声唤了一句“父君”不由也红着眼颤声应他一句:“梧儿,从前,是爹爹错了……”

  

  ————————————

   呜呜呜椰子我没有欺卝骗你感情呜呜呜

      ————————————

  黄黄唠嗑:

  

  这一次别点红蓝别点推荐,想说啥评论区见,我最后试一次看看没有红蓝的波动会不会好很多。

  

  就……再有红蓝我就只能单机了姐姐们~心疼心疼糯米糍吧~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1

迹远

  

  文/白安

  

  01.

  

  长鞭如刃携力猛地打将下来,顷刻间元有信背上的皮肉便被这钢刃般的鞭势铰碎。

  

  许是因这鞭势太猛太急,又或许是这鞭身太重太硬,再有这鞭卝子戾气重极充斥死气之故,便知这刑鞭必定极为难捱,而况这鞭卝子本也非是凡物。

  

  这刑鞭长不过瞬息之间,元有信光卝裸卝背上便被割裂出一道手掌宽的血痕。

  

  血痕自他左肩以下直掼直腰卝腹,狰狞出一道红砂,而他脊柱与左侧五根肋骨,亦是于鞭起鞭落之后,直接应声而断,甚至因断裂得太过稀碎,碎骨或直接被强卝势碾作骨屑附着在同样重伤的脏腑之上,或是直接穿刺脾脏入肉出肉破胸腹背脊而出...

迹远

  

  文/白安

  

  01.

  

  长鞭如刃携力猛地打将下来,顷刻间元有信背上的皮肉便被这钢刃般的鞭势铰碎。

  

  许是因这鞭势太猛太急,又或许是这鞭身太重太硬,再有这鞭卝子戾气重极充斥死气之故,便知这刑鞭必定极为难捱,而况这鞭卝子本也非是凡物。

  

  这刑鞭长不过瞬息之间,元有信光卝裸卝背上便被割裂出一道手掌宽的血痕。

  

  血痕自他左肩以下直掼直腰卝腹,狰狞出一道红砂,而他脊柱与左侧五根肋骨,亦是于鞭起鞭落之后,直接应声而断,甚至因断裂得太过稀碎,碎骨或直接被强卝势碾作骨屑附着在同样重伤的脏腑之上,或是直接穿刺脾脏入肉出肉破胸腹背脊而出。

  

  其间惨状,怎堪详述?

  

  元有信自被木辛打了这一鞭,直觉自皮肉只肌理再入骨髓都似是被生生剐去,他不由狠卝命哀嚎一声,却又蓦地因剧痛碾得他几欲升卝天,因而竟致他忽而喘不上气来!

  

  木辛待要上前查看时方知,元有信竟是生生疼得晕将过去。

  

  他不由含恨嗤笑道:“梧儿受了你多少鞭卝子都不敢晕,你怎么敢就这么晕了?”

  

  此时,元有信正是昏迷不醒之际,而远处,却隐隐约约赶来一行人。

  

  木辛待要细看时,见打头一人十分面熟。

  

  ——————————

  

  黄黄唠嗑:

  

  1.老规矩,不许推荐不许关注。

  

  2.小红心多于10你们这辈子别想再见苍梧。

  

  3.困困,晚安,我知道我不会写东西,写的不好,不喜欢看嫌弃我写的差您别喷了。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开开心心转圈圈

心结始解,风雨初歇。

以此劫证道,所证者何?求生求实。

以此途证心,所证者何?缘起缘灭。

此后经年,我,是我。

心结始解,风雨初歇。

以此劫证道,所证者何?求生求实。

以此途证心,所证者何?缘起缘灭。

此后经年,我,是我。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关于销号

黄黄这边数次想销号,到底没舍得。

一直以来黄黄才是主号,当初也喜欢在这里发点小心事,所以很舍不得这里的碎碎念。

《少年场》和《故庐》抓紧看吧,我无法预判自己什么时候删文或锁文。

勿念。

黄黄这边数次想销号,到底没舍得。

一直以来黄黄才是主号,当初也喜欢在这里发点小心事,所以很舍不得这里的碎碎念。

《少年场》和《故庐》抓紧看吧,我无法预判自己什么时候删文或锁文。

勿念。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关于TXT及番外

糯米糍生病啦,所以才匆匆忙忙完结。

刚刚抽空整理了TXT发在我圈的一个资料群,如果看到TXT资源可以直接下载,是糯米糍放出去的啦。

然后完结得也比较仓促。

等糯米糍好一点了,可能会抽空回来写几个番外。

然后……你们想看什么番外可以在这里的评论区说一声~

溜了溜了~

糯米糍生病啦,所以才匆匆忙忙完结。

刚刚抽空整理了TXT发在我圈的一个资料群,如果看到TXT资源可以直接下载,是糯米糍放出去的啦。

然后完结得也比较仓促。

等糯米糍好一点了,可能会抽空回来写几个番外。

然后……你们想看什么番外可以在这里的评论区说一声~

溜了溜了~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少年场》63.新始【完】

江月愣愣地抬头,看着眉目冷峻的京华,心中一时竟不知是何感受。

  

  父亲神格确实被天雷重创,自己疏导许久,却也不敢轻易动手,贸贸然替父亲补足神格。

  

  因而,倘若父亲真忘了自己……

  

  江月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摆,便缓缓站起身,对着京华淡淡躬身,道:“东皇陛下说笑。”

  

  语中是极度的疏离与冷淡。

  

  甚至周卝身都隐隐浮现淡紫魔气,仿佛下一刻便能同京华争夺上界权卝柄。

  

  京华看着江月眉目仿佛染了寒霜似的冷峻,却也捕捉到了他眼底最深处的一抹惊惧。

  

  到底还是个孩子。

  

  逗儿子逗过头,京华掩袖轻咳,正待开口安抚这孩...

江月愣愣地抬头,看着眉目冷峻的京华,心中一时竟不知是何感受。

  

  父亲神格确实被天雷重创,自己疏导许久,却也不敢轻易动手,贸贸然替父亲补足神格。

  

  因而,倘若父亲真忘了自己……

  

  江月垂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摆,便缓缓站起身,对着京华淡淡躬身,道:“东皇陛下说笑。”

  

  语中是极度的疏离与冷淡。

  

  甚至周卝身都隐隐浮现淡紫魔气,仿佛下一刻便能同京华争夺上界权卝柄。

  

  京华看着江月眉目仿佛染了寒霜似的冷峻,却也捕捉到了他眼底最深处的一抹惊惧。

  

  到底还是个孩子。

  

  逗儿子逗过头,京华掩袖轻咳,正待开口安抚这孩子,却见云兴先飘过来,疼惜至极地开口道:“你没事吓他作甚?有你这么当爹的……”

  

  不待云兴将话说完,京华先伸手往虚空一抓一握一甩。

  

  这一抓,京华便将云兴残魂抓卝住。

  

  再一握,云兴已然有些半透卝明的残魂便被京华牢牢握于手中。

  

  而后一甩,云兴的残魂,便被京华直接甩入不周山底。

  

  江月因云兴那句话,收了一身戾气,静静立在一侧,此时既见自家师父被他亲爹如此欺负,到底上前一步,小心开口道:“您……?”

  

  京华偏过头去不想搭理他,只对云兴道:“你在这混小子识海中也养不好伤,我已布置了一个收归灵气的法阵,接着待在不周山吧。”

  

  云兴以残魂形态助这对父子破了这险局,也确实元气大伤,闻言,再不打算管这不孝徒同他老卝子的破事,当即自行疗伤。

  

  却说江月见他师父被妥帖安置好,心中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泰半,他师父如今连他开玩笑的一剑都险些躲不过去,若说江月心中不生疑,必不可能。

  

  只是如今,他师父被安顿好了,他自己个儿可怎么办?

  

  江月轻轻眨眼,垂下头去,到底又蹭去京华身边,轻轻跪下,捏住京华衣袖,便腻声道:“爹爹。”

  

  京华横他一眼,却并不想理他。

  

  江月既见自家师父都被“囚卝禁”了,确实没人再能救得了自己,到底咬咬牙,就往京华怀里扑——反正他还是个孩子。

  

  京华见这孩子适才还对他横眉冷对,如今却又撒娇讨饶,实在是个人精。

  

  团子似的孩子往怀里扑,娇娇卝软卝软得让人心里柔成一滩水。

  

  京华虽是还在生着气,到底舍不得推开。

  

  他拍着这孩子的背脊,却又凉凉补上一句:“被劈成骨头架子,挺舒服吧?还冲我笑呢?”

  

  饶是江月脸皮再厚,闻此一言,也不敢再蹬鼻子上脸。

  

  他松开紧攥着京华衣袍的手,到底重又跪在地上,却又死死抓卝住京华右手。

  

  京华目光投下,便撞入江月盈卝满泪光的眼。

  

  他于是便只听这孩子语带哽咽地开口道:“爹爹,师父……师父替我阻隔了痛觉,当时确实……确实不是很痛,我怕爹爹担心,所以……所以才笑的……”

  

  阻隔了痛觉……合着这孩子还觉得自己很孝顺?

  

  京华既见江月怯怯地看着自己,手上却死死攥着他右手,又想起这孩子被天雷劈成枯骨时,那具小小骨殖就静静躺在自己面前……

  

  他还那么小……

  

  我还没有抱够啊……

  

  江月惊惶地看着京华蓦地喷卝出一大口鲜血,登时站起来,急急为京华重又疏导经脉。

  

  但京华身上的经脉,并无淤血阻滞之兆。

  

  那父亲因何吐血?

  

  及至此时,江月都不知为何父亲要同自己生气。

  

  他想了想,似乎自己也可以生气,便壮着胆子开口道:“您……您想替我死,我……我都还没生气呢,您……您生什么气?”

  

  您好歹告诉我一声您生什么气,我好改不是!

  

  京华冷眼看着这孩子色厉内荏地指责自己,嘴上说得都不甚利落,面上更是委屈得不行。

  

  他抬头打量一圈此地,方开口道:“这是哪里?”

  

  啊?

  

  江月愣了一愣,心道您还没哄我呢!却又恭谨躬身,垂眸恭声道:“江月同天卝道商定,此生不入上界,因而不敢送您回九重天,这里是魔域……当初逐浪的领主府……师父适才教我带您来这里疗养。”

  

  又因京华微蹙的眉宇,江月不由急急道:“您若是不喜欢魔域,江月即刻送您回凡间?只是父亲您现下神魂未稳,师父说您还不宜回上界。”

  

  京华还未说上几句话,就被江月这堆话说得无话可说。

  

  又因京华许久的默然,江月到底红了眼圈:“父亲……父亲若是不想……不想看见月儿,月儿马上走……”

  

  这孩子究竟怎么回事?

  

  京华看着面前满脸委屈的小包子,不由揉卝着眉心道:“话都被你说完了,我有什么好说的?”

  

  江月暗吞一口唾沫,心道父亲怎么还不哄我?

  

  却也垂下头去,半晌,终于憋出一句话:“您……若是气月儿行险,江月甘领责罚,只求……只求父亲不要动气。”

  

  又是责罚……

  

  这死孩子怎么到现在都想着责罚?

  

  京华无奈地看着江月,终于也有几分生气:“总之也可以阻隔痛觉是吧?”

  

  江月听出父亲语中的恼怒,眼泪就先淌了下来。

  

  却只是轻轻跪下,对着京华磕了个头,便轻轻退出房去。

  

  不消片刻,便有鞭声传来。

  

  京华心中一沉,想起这死孩子自罚时的惨烈,暗道不好,赶忙飞出内外,生怕江月自己把自己打死了。

  

  他甫一出门,看见的却并不是跪在地上受卝刑的江月,只看见一根鞭卝子在虚空漫无目的地抽卝打着地面。

  

  而他以为在挨鞭卝子的孩子,只立在一旁,偷眼看着自己。

  

  京华被江月气得头疼,当即收了鞭卝子,拦腰抱起小崽子便丢上卝床去。

  

  不待江月先开口讨饶,京华把这死孩子架在膝上,扒出双丘,便照着一片莹白狠狠打将下去。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江月此时,心中终于后悔起来。

  

  爹不是打人不疼的吗?怎么才十几下巴掌就仿佛在挨板子似的?

  

  我爹不是舍不得打我的吗?

  

  怎么都打了几十下了还不停手?

  

  痛痛痛!

  

  娘卝亲!救命!

  

  师父!救命!

  

  爹爹!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

  

  糯米糍唠嗑:

  

  1.京华和江月的故事,就这样匆匆收尾啦,六十三章共67928字,总算写完了。

  

  2.今天……允许推荐,小红心会有50个吗?

  

  3.那么……黄黄……咳咳咳……黄黄可能要暂退一段时间,身卝体出了点小意外,黄黄会好好吃药好好听医生的话的。

  

  4.感谢大家几个月的陪伴,期待着对《少年场》的各种评价,欢迎挑刺欢迎吐槽。

  

  5.谢谢大家一直没有戳破我自娱自乐的白黄之战哈哈哈,感谢大家。

  

  6.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


        该取关的就取关吧,再会。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少年场》62.孤恨(三)

云兴在江月灵台唠叨了许久,江月也懒得回他一句话。

  

  江月只静静看着睡在石床卝上的京华,许久,他眉目方才松懈下来,有些颤颤地伸手,抓卝住京华衣袍,似乎想扯一扯他爹袖子,又生怕把人吵醒。

  

  京华昏迷已有半月,这半月里,江月日日为他疏导经脉,又牵引天地元气为京华修补神格,除此之外,他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那天,自己冲入劫云,也并不是一时意气,因当时云兴的暗示,他才想上去同“天卝道”商量商量。

  

  江月就是不明白,自己活着,没招谁没惹谁,怎么天卝道就一定要自己的命?

  

  天卝道沉吟许久,才撤了劫雷,告诉卝江月,万物交替,一神出,则一神陨。

  ...

云兴在江月灵台唠叨了许久,江月也懒得回他一句话。

  

  江月只静静看着睡在石床卝上的京华,许久,他眉目方才松懈下来,有些颤颤地伸手,抓卝住京华衣袍,似乎想扯一扯他爹袖子,又生怕把人吵醒。

  

  京华昏迷已有半月,这半月里,江月日日为他疏导经脉,又牵引天地元气为京华修补神格,除此之外,他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那天,自己冲入劫云,也并不是一时意气,因当时云兴的暗示,他才想上去同“天卝道”商量商量。

  

  江月就是不明白,自己活着,没招谁没惹谁,怎么天卝道就一定要自己的命?

  

  天卝道沉吟许久,才撤了劫雷,告诉卝江月,万物交替,一神出,则一神陨。

  

  他江月是自孕中就有成神迹象,又有必要成神之兆,但倘若他成神,京华必死。

  

  天卝道舍不下成神万年的京华,又忌惮江月,自然想着把江月毁尸灭迹。

  

  而如今江月存活至今,那京华就只能死去,将他手中无上权能,尽数交出去。

  

  江月一个没忍住,甩了道雷就去劈天卝道,凭什么我爹一定要死?

  

  就不能有两个神吗?

  

  既是天卝道容不下九重天有两位神祇,那自己在下界待着,不上九重天便好。

  

  或者,自己回魔域,也可。

  

  哪知那天杀的天卝道,一道雷劈回来,冷冰冰道:“天神若滞留下界,抗拒飞升,每月便要迎一次劫雷,还不能抵卝抗,你可愿意?”

  

  自这世间有灵识诞生起,从来没有哪个神祇,愿意滞留下界。

  

  上神的无上荣光、可控万灵生死的权卝利,哪里会有弃之不用者?

  

  哪知,江月偏头想了许久,却郑重应了:“我还是个孩子,不想上去,你赶紧滚。”

  

  天卝道便被这“孩子”……轰走了……

  

  彼时,江月因生受天卝道九重劫雷,一身骨肉皆丧。

  

  待天卝道允准,他便终于能重塑骨肉,更将幼时并不完善的神格圆融。

  

  于是,他便是新任魔神。

  

  而前任魔神云兴,因神格相近,又重被江月吸纳入灵海当中。

  

  只是这师徒俩,开口第一句就是在吵架。

  

  江月看着昏迷不醒的京华,冷声问云兴:“我爹这是怎么了?”

  

  云兴看了许久,方懒懒道:“没事,他想救你,没救成,神格受损而已,过个千百年就好了。”

  

  还过个千百年?

  

  江月将京华妥帖安置好,便逼出云兴魂魄,同自家师父打了一架。

  

  云兴边躲边嚎:“哎呦你这不孝徒啊!老夫怎么知道京华能为了你去触犯天卝道?要是他自己什么也不干,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江月一剑过去,险些捅得云兴魂卝飞卝魄卝散:“你只告诉我可以同天卝道谈判,合着你没告诉我爹在下面等我啊!”

  

  云兴欲哭无泪:“我刚打算告诉他,谁知道他先来救你!”

  

  可怜他一抹不敢出现在日光之下的残魂,冒着被天卝道劈散的风险,才想出这么个救徒儿的方法,谁知道京华下手更快。

  

  可惜京华的神格上去同天卝道抗争时,到底因之前的四道天雷被伤了根基,替江月挡了一阵天雷,这才被劈得不省人事。

  

  却也是因京华以神格相抗,天卝道不敢真对江月做什么,这才睁只眼闭只眼地允诺令他滞留下界。

  

  或许也是因为天卝道知道,真弄死了江月,京华也不会再做天神。

  

  只是……老夫为了你们父子俩担心受怕劳心劳力的,你小子还找我打架算怎么回事?

  

  云兴看着这满脸愤卝恨的小崽子,欲哭无泪。

  

  有本事你再去惹天卝道啊,欺软怕硬打我算怎么回事?

  

  但他却也知道,江月不过是因京华许久不曾苏醒,有些恐惧罢了。

  

  他倒也乐得同这小崽子玩玩。

  

  自家徒卝弟,心疼了三百年,哪里舍得他哭呢?

  

  江月却不知云兴一番怜爱之意。

  

  趁着云兴抽空看京华的当空,江月一剑险些洞穿云兴。

  

  待到云兴发觉这死小子即将要弑师,也是一惊,他如今不过是抹残魂,可伤不得分毫。

  

  正是千钧一发之时,江月手中的剑,却被人生生夺取。

  

  云兴方才化险为夷。

  

  江月偏头,竟见京华揉卝着眉心缓缓撑坐起身,心中大喜,当即撇下自家师父,跪在京华床边,却红着眼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京华低低一笑,将手中长剑抛去,却开口道:“吾与魔神皆已成神,如今魔神跪我,莫不是还想让我跪回去?”

  

  ——————————————————————

  

  黄黄唠嗑:

  

  1.不许关注不许推荐。

  

  2.本来到这就想大结局,有点舍不得。

  

  3.最后几章,是想看父慈子孝京华哄月儿月儿撒娇,还是想看月儿把爹拐回魔渊,然后因为和师父合伙搞事情挨打?

  

  4.黄黄还是很想打一顿孩子的,评论区,懂?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少年场》61.孤恨(二)

这团半透卝明光球甫一漂浮此间,将江月遮盖住后,天雷立止。

  

  甚至为防光球溃散,浓浓威压顷刻间收回。

  

  天卝道并不愿伤了京华的神格。

  

  但京华却在觉出天卝道的犹疑后,心中疾念咒语,将这神格又一次压向江月已然肉尽骨枯的躯壳。

  

  倘若此时江月放弃抵卝抗,接受这天神神格,他便能即刻得道,得获仙身。

  

  但江月即便是昏迷过去,也依旧抗拒着这神格。

  

  他被天雷劈成一具枯骨,一身血肉难存,骨上也萦绕着寸寸紫气。

  

  江月的魂魄却还在此处,并不肯轻易离去。

  

  然而,倘若他不肯死去,天卝道便能令他生生世世于此地受这天雷之...

这团半透卝明光球甫一漂浮此间,将江月遮盖住后,天雷立止。

  

  甚至为防光球溃散,浓浓威压顷刻间收回。

  

  天卝道并不愿伤了京华的神格。

  

  但京华却在觉出天卝道的犹疑后,心中疾念咒语,将这神格又一次压向江月已然肉尽骨枯的躯壳。

  

  倘若此时江月放弃抵卝抗,接受这天神神格,他便能即刻得道,得获仙身。

  

  但江月即便是昏迷过去,也依旧抗拒着这神格。

  

  他被天雷劈成一具枯骨,一身血肉难存,骨上也萦绕着寸寸紫气。

  

  江月的魂魄却还在此处,并不肯轻易离去。

  

  然而,倘若他不肯死去,天卝道便能令他生生世世于此地受这天雷之苦。

  

  在京华神格的荫蔽下,江月浑身重又泛起深紫魔气。

  

  他被天雷寸寸击裂的骨头,在魔气萦绕下重又续接复原。

  

  甚至他被劈得血肉无存的骨架上,也隐隐有什么欲要重新生长。

  

  京华看着眼前这具小小的骨架,心头大痛。

  

  他的孩子,不过七岁,如何就要被生生逼死?

  

  但他又看见,江月半透卝明的魂魄,在对着自己淡淡地笑。

  

  可是,难道,你不疼吗?

  

  你被天雷压得七窍流卝血。

  

  被天雷打得筋骨断裂……

  

  被天雷劈得血肉焦枯,连一层附骨的血肉都没有留下……

  

  阿月啊,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呢?

  

  或许是觉出江月魂魄尚在,天卝道甚至顾不得京华神格的阻挡,重又劈下一道天雷,击在江月森森白骨之上。

  

  但这具骨殖,却并没有被天雷劈得灰飞烟灭。

  

  京华见这具枯骨立起来,而后,便冲入劫云之中。

  

  ————————————————

  

  黄黄唠嗑:

  

  1.这章也不虐,放心。

  

  2.下章开始,父慈子孝小甜饼儿。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歇后语01

白白过群——人人喊打

【总结】都怪有害垃圾

白白过群——人人喊打

【总结】都怪有害垃圾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少年场》60.孤恨(一)(醇儿生贺)

京华将神格祭出,正待要拍入江月身卝体时,却见江月蓦地抬头,伸手一拂,便将这天神神格拒于身外。

  

  天雷滚滚的威压已临,倘若江月不接承这神格,他必然会被天雷劈得灰飞烟灭。

  

  京华不想这孩子竟如此执拗,当即呵斥道:“江月!”

  

  这是父子相处数月间,京华第一次冷声呵斥他。

  

  江月眼眶蓦地一红,眼泪在眼眶里打着滚,面上是满溢的委屈。

  

  但这委屈,却必然不是因天雷威压令他委屈。

  

  京华莫名地觉得,这孩子就是因为自己凶他,才这样委屈。

  

  因天神神格已然逼出,京华甚至动弹不得,而魔神云兴,也不能出现在不周山外,以免被天卝道抹杀...

京华将神格祭出,正待要拍入江月身卝体时,却见江月蓦地抬头,伸手一拂,便将这天神神格拒于身外。

  

  天雷滚滚的威压已临,倘若江月不接承这神格,他必然会被天雷劈得灰飞烟灭。

  

  京华不想这孩子竟如此执拗,当即呵斥道:“江月!”

  

  这是父子相处数月间,京华第一次冷声呵斥他。

  

  江月眼眶蓦地一红,眼泪在眼眶里打着滚,面上是满溢的委屈。

  

  但这委屈,却必然不是因天雷威压令他委屈。

  

  京华莫名地觉得,这孩子就是因为自己凶他,才这样委屈。

  

  因天神神格已然逼出,京华甚至动弹不得,而魔神云兴,也不能出现在不周山外,以免被天卝道抹杀。

  

  因而此时,竟就只剩一个江月能立在当场,仰头看着煌煌天光。

  

  墨云厚重压向头顶,如合抱之木一般粗细的紫色雷电交织着分卝裂这黑云,眼看着就要压向江月,令他消卝亡于世。

  

  江月静静盯着京华看了许久,方才抬袖擦了擦眼睛。

  

  而后,他仰头,看着黑云,淡淡开口道:“逐浪说错了,一直以来,想杀我的,不是吾父东皇,而是天卝道。”

  

  雷声轰鸣更盛,罡风冲击着此间,直欲要将江月撕碎。

  

  但江月只是低低地笑出声来,许久,他方闭目,在这罡风破体的剧痛与雷电绕身的酥卝麻之中,呼唤内心的另一个声音。

  

  江月生于九重,长于魔域,历于魔渊。

  

  即便这些时日,他在父亲膝下卝任性妄为,但他因生死之苦挣扎了几百年,怎会被消磨斗志?

  

  当初逐浪将他诱上祭台后,他受过魔兽认主,受过魔族信卝仰之力,即便当时尚未成神,但他其实早已明白,自己的归路,会是什么。

  

  江月偏头,看向不周山,终于又闭目,自灵台之中召唤出数千枚白色紫色黄卝色魔珠。

  

  这些魔珠漂浮于江月周卝身,每一道天雷砸下,都会有数十颗魔珠爆开,而后,便有数十个魔兽残影消逝。

  

  江月盘坐当场,自灵台中重新引魔珠爆开的魔气入体,洗精伐髓。

  

  每一丝魔气入体,他体卝内经脉便断一根,待到他体卝内经脉断裂完,那数千枚魔珠,都已然被天雷击得荡然无存。

  

  如此,天雷便破开江月周卝身紫气,打在江月身上。

  

  第一道天雷砸下,江月周卝身骨头,便被砸得粉碎,他甚至再做不起来,只得仰躺在地。

  

  第二道天雷砸下,江月周卝身血肉尽丧,露卝出他被天雷击碾得寸寸碎裂的骨架。

  

  第三道天雷砸下,眼看着江月最后的骨头都要被天雷碾作飞灰之时,一团半透卝明的光球,却漂浮于江月之上。

  

  ——————————————

  

  黄黄唠嗑:

  

  1.答应@醇和乙醚 醇儿的轻轻虐,其实根本不虐。醇儿生日快乐。

  

  2.大结局啦,进度挺快。

  

  3.想看下章的来评论区冒泡泡,我努力一把。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关于反虐

我刚刚突然想到……

如果我对有害垃圾和对阿信一样好……

心疼有害垃圾像京华心疼月儿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反虐文吧……

可是……我可怜的……呜呜呜呜……

我可怜的……也没做错什么啊呜呜呜呜……

我其实挺心疼有害垃圾的……

我真的很心疼他的呜哇哇哇哇

我刚刚突然想到……

如果我对有害垃圾和对阿信一样好……

心疼有害垃圾像京华心疼月儿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反虐文吧……

可是……我可怜的……呜呜呜呜……

我可怜的……也没做错什么啊呜呜呜呜……

我其实挺心疼有害垃圾的……

我真的很心疼他的呜哇哇哇哇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头像04(双标糯米糍)

画手老师把图给我看了……

说是还要细化。

双标糯米糍上线:

看见图:呜呜呜我好爱他,呜呜呜妈咪的好大儿!

看见文:这什么有害垃圾?一脚踹死……


画手老师把图给我看了……

说是还要细化。

双标糯米糍上线:

看见图:呜呜呜我好爱他,呜呜呜妈咪的好大儿!

看见文:这什么有害垃圾?一脚踹死……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要哭闹了

呜呜呜,糯米糍要哭闹了呜呜呜!

要亲亲!要抱抱!要被哄呜呜呜!


呜呜呜,糯米糍要哭闹了呜呜呜!

要亲亲!要抱抱!要被哄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