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黎小白

243浏览    127参与
酒里掺茶Se

或许会觉得挺好玩的。不是那么好吓到反而很有韧性的,但是要偶尔觉得就像是被吓到的野猫。但是会知道,深切地知道眼前这个人可不是猫咪,至少要比猫咪更会懂人心一点。虽然像是野猫像是会听人话的野猫,像是露出爪牙又让你觉得这反而有用而且不会划伤人的野猫。但是像,确实也知道他是人。当时其实不过是冷静有头脑又估测后,在自己的事情结束完之后才有心思管跟了自己一天的小鬼,想干什么,从影视城混来的一个小家伙总没什么背景其他底子在的。所以估算所以问他所以自然有思考过又直接地问他到底想做什么。反而是正事思考的感觉,不那么好忽悠甚至可以说很有能力成熟又有思考的,自然是有些气场和能力的。

当然也该找个地方谈比较好,只要一...

或许会觉得挺好玩的。不是那么好吓到反而很有韧性的,但是要偶尔觉得就像是被吓到的野猫。但是会知道,深切地知道眼前这个人可不是猫咪,至少要比猫咪更会懂人心一点。虽然像是野猫像是会听人话的野猫,像是露出爪牙又让你觉得这反而有用而且不会划伤人的野猫。但是像,确实也知道他是人。当时其实不过是冷静有头脑又估测后,在自己的事情结束完之后才有心思管跟了自己一天的小鬼,想干什么,从影视城混来的一个小家伙总没什么背景其他底子在的。所以估算所以问他所以自然有思考过又直接地问他到底想做什么。反而是正事思考的感觉,不那么好忽悠甚至可以说很有能力成熟又有思考的,自然是有些气场和能力的。

当然也该找个地方谈比较好,只要一句话当然会立刻抓住,虽然抓住的事情在这一天早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挺聪明的也挺敏锐的,反应有点嫩又有点果决还有点挺大胆甚至好玩的,还算简单和少的接触,却又足够触碰到一部分了。稍微有点吓人的,也挺好玩儿的。

反应那么直接又那么自然,这种自身对自己的感受和挣扎,性格直接又微妙,坦然直接争取又有点超脱的付出,虽然他不会在意也不算很了解,但会感觉到一些气质和这种趣味一点的性格反应和能力与果决。包括决心和付出的想法坚持的争取足够直接的想法,虽然看起来有点好玩还有当时不论是说“都说我可会演了”还是“误会”的时候那种反应,直接却又不只是直接,有点稚嫩但足够果决拼命还很清楚。还有点儿皮的感觉,也不能说是街巷里养成的风流毛手毛脚之类的什么气儿,倒不是这种感觉。但是有点好玩有点皮和跳脱灵动,还有点,不介意表现嫩和一些“想争取”和“弱点”,情况下的尴尬和没那么锋利聪明的感觉。明显还不那么有能力甚至没那么擅长各种世俗“圆滑”和聪明,有点小孩的直接或者说简单的感觉,简单但也随时会尝试抓住机会,但也够聪明了也够看得到很多内容了,不圆滑吗?其实也很会配合和尽力表现了。(而现在就叫圆滑吗也不完全是,只是可能表现得更有方向,有的也很直接,有的也还是会有小尴尬小情况小玩笑的时候啊,心态也还是很好又有点跳跃,当然各方面处理能力肯定是提升了的)。而且争取的心和做法可以说明显非常果决坚定。

哈哈会怀念更稚嫩一点的感觉吗,也不会吧,本来那种聪明劲儿就很明显,成长和更成熟有能力(有价值)对自己来说也不是坏事。更何况本来对他也不是完全袒露,但足够袒露。本质能感受到的看到的也从来就不变。顶多说压抑和表现得更好了,但人还是这个人。

酒里掺茶Se

夜、路与风。和走。

*白中心乱思考和说。


其实半夜走着确实有风啊。有时候吧,春夏还算凉,套件外套就好,秋冬或者太冷的时候也会尽量避免出去吧。无论是工作拍摄完还是剧组下班路上,套着大衣也可能羽绒服也可能,薄薄的衣服也可能,正好没带外套。慢悠悠或者急匆匆回去休息,也会感受到夜晚的风,路边的灯。抛却偶尔自己闲逛来说,日常工作的夜晚更多一点,有时候也不会想什么,只是感觉到风吹过而已,这样的日常。也可能觉得要多穿一件,或者今天的风衣挺保暖的,衣摆吹起来一点。也可能在酒店也会看看夜景平静又不平静。那么以前呢,想过好多个真实的夜晚啊,或许日常又真实的夜晚。走在路上走在街头或者靠在哪里,偶尔会不会也要看看月亮月色呢,甚至靠...

*白中心乱思考和说。


其实半夜走着确实有风啊。有时候吧,春夏还算凉,套件外套就好,秋冬或者太冷的时候也会尽量避免出去吧。无论是工作拍摄完还是剧组下班路上,套着大衣也可能羽绒服也可能,薄薄的衣服也可能,正好没带外套。慢悠悠或者急匆匆回去休息,也会感受到夜晚的风,路边的灯。抛却偶尔自己闲逛来说,日常工作的夜晚更多一点,有时候也不会想什么,只是感觉到风吹过而已,这样的日常。也可能觉得要多穿一件,或者今天的风衣挺保暖的,衣摆吹起来一点。也可能在酒店也会看看夜景平静又不平静。那么以前呢,想过好多个真实的夜晚啊,或许日常又真实的夜晚。走在路上走在街头或者靠在哪里,偶尔会不会也要看看月亮月色呢,甚至靠着墙边或者仰躺在哪里百无聊赖到有点潇洒地思考和感受夜晚,人呀,很需要生存但似乎也有生活,但也就是自己,但是也会很累也会更需要休息….整体来说还是很难的日子哦。至于风,晚风确实有点冷,也没有很多衣服可选,可能走得快点可能仗着年轻更抗冻,可能风吹起裤腿都不知道也可能很锋利直接,也不是少年气,虽然可能没有现在沉稳,但不是对比和反差,只是或许肆意感更明显一点也似乎更锐利年轻感一点。那么站着看着走着,脚步步伐和很久以后一样可以很轻巧,也可能更加利落一些。或许从来没有变化,只是表现上有些微的变化,或许实际上连表现都没有变化。


其实想过很多次。会不会走过曾经走过的路呢,在影视城,当然了,拍摄的场地很多有时候也会回到以前拍摄过的作品的地方,只是会不会更久远一点呢。走过以前待过的影视城,毕竟是那么大一个影视城影视行业拍摄很容易包含。有没有走过哪条路哪个角落哪个地方呢,不会回想起很多甚至会没精力去思考更加不会刻意回想起来或者寻找,反而很冷啊会觉得很冷吧,甚至可能哪个瞬间(不管在哪里或者被不被触到)想起曾经的生存情况和环境艰难,又想到现在争取的在做的,也是自己“想要的”,不是对比,只是“想要的”,也是曾经自己想要的。那样的,也有些微妙感啊。就像以前说过会不会想起来在聚光灯下的时候意识到自己也站在聚光灯下了。但其实不会想很多,因为对自己来说其实很实际,就是自己要的和做的。而且….内心也还是觉得是在做自己想要的好的,甚至知道是自己又觉得做的好的不是完全真实的或者说是自己去做好的,表现好的,想做到的的这样的感觉。想做好的啊。即使是自己,工作做好的也是自己,又也还是有着“做好”的成分和感觉在的。会抗拒自己的一部分甚至否认做到的自己的一部分,因为一开始就是觉得想要和想做好又在这个情况之中了。


回过来说其实就算是一条路一个地方也没什么,再正常不过,甚至太忙碌的脑子也未必记得,只是有些内容和地方出于各种原因,以前还是现在呢?或许也比较熟悉。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因为现在最实际也会着眼于现在和要做的事情和工作。包括活着。只是可能也会走在一条路上,并没有和以前截然不同,虽然所处的情况确实不同,也是一种很不容易的争取到的,但内心又也有依然存在和更深的微妙挣扎,不同啊因为自己争取会走到现在,做得很好也很厉害,是真的是自己做到的,又似乎没什么不同,不是心态没什么不同,或许是本质没什么不同。


就算走过一条路,或许会有感受或许会有心境,或许有时候想起什么,但无论是当时、现在还是现在而已,都就是一个人一个个体啊,这样的感觉呢。是自己,是这样走着的感觉。当然也包含很多,情绪想法工作内容,或许当下会思考的,或许人生的经历,但也就是一个个体呢,不是轻松概括,而是个体,自己,或许也会停一停脚步,或许低着头赶路或许平平淡淡走路,但反正是“活着”的“个体”。


说起来或许有时候闭眼也不错吧,睁着眼也好闭着眼也好,都能很清楚很透彻地看到很多,也会有不一定舒适的感受和思考。如此如此如此真实而活生生。会不会觉得和路上的行人无异呢,会不会觉得就是每个人呢,但其实重点还是个体,因为人只是人,自己就是自己。不一定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只是走在自己的路上,或者就是自己走着走着。跟其他人本来也没关系。跟自己有关系而已。演员或者身为人都能看到千千万,旁观着的或者只是看到而已。当然可能看得到其他人也可能会想。可是其他人是人,自己也是人,人是人而已,自己更是自己,更何况自己走着的话,也就只是自己的事情。只是个体的而已咯?可以和世界有关,也和世界无关。


很容易想描写,似乎描写就最合适,描写要去体现出来,走着的看着的具体的时刻和内容,又似乎描写过很多很多了,当然是可以永无止境的。


他只是走在路上,也不只是走在“路上”。无关于回忆,但回忆也无妨,记忆经历当然很重,但是无妨也不是对于感受来说的无妨。风吹过也就是感觉到了凉风冷风热风,有要做的,有在做的,有个体包含的,也许看看月亮又移动不见踪影换个角度能看见也许站在原地一会又会看见,也许看的也不只是月亮也不一定是月亮或者夜色,而只是自己站着。有不分路口和转弯的有停下的,这些都不是选择的意味,因为只是走在路上说不定就到酒店或者哪里了呢,说不定就要开始工作了呢。


有就这么走着。

酒里掺茶Se

放了我吧。又是画面但不会画人.jpg


会想到那种很大一张海报或者照片相框的画面然后人侧身走在下面,一只手抚过画框或者也只是走过,没有光影切换也没有哪个形象样子,有的话不会更艺术只会不适合,但是任何一个形象也好,都是自己,棕发黑发没有哪个才代表“自己”,只是形象多少代表一些经历,但自己不是根据形象才是“自己”的,就那样垂着眸淡然走在巨大的海报下面,像是自己是创造者/创作者,也像是海报上的人又是海报下的自己,有区别吗,没有,海报上也鲜活,海报下也鲜活灵活。没有海报上“才能被看到”的意思,而都只是“存在着”的感觉。…。更加不会是“挥别”,或者“藏匿”起自己。或许也不是走着的自己动着的自己才是内...

放了我吧。又是画面但不会画人.jpg


会想到那种很大一张海报或者照片相框的画面然后人侧身走在下面,一只手抚过画框或者也只是走过,没有光影切换也没有哪个形象样子,有的话不会更艺术只会不适合,但是任何一个形象也好,都是自己,棕发黑发没有哪个才代表“自己”,只是形象多少代表一些经历,但自己不是根据形象才是“自己”的,就那样垂着眸淡然走在巨大的海报下面,像是自己是创造者/创作者,也像是海报上的人又是海报下的自己,有区别吗,没有,海报上也鲜活,海报下也鲜活灵活。没有海报上“才能被看到”的意思,而都只是“存在着”的感觉。…。更加不会是“挥别”,或者“藏匿”起自己。或许也不是走着的自己动着的自己才是内心的自己和海报上是表现的自己的意思,只不过都鲜活,自己确实是自己这样的概念,尤其是“个体”这样的感觉,当然表现出来的自己或者笑着的自己也是自己区塑造和做的。如果对自己而言,虽然挣扎,但或许也只是清晰地做吧。


只是想起这种画面和感觉很微妙,却不能代表什么也不是想传达什么,或许只是一种“表现”,但果然啊我不会画人呢。

酒里掺茶Se

“想要什么”

这个重要。说过了但我再说一次。


只是一个(能拿盒饭的)群演也好,任何一个内容也好,之前的替身和盒饭也好对方的身份也好。都也是不容放过的机会艰难争取,才有可能得到的,未成年也好情况也好没有身份证确实更难生存,更何况处于环境中所看到的所需求的,会自我抗拒的又会感受到“不公”或者该说不是“不公”而是实际上看到的与感受到的。只是一个群演也是巨大的机会,而想要走上去想要脱离这样的困境,当然也是从如何生存开始,也确实亲眼看见亲身感受不同,为什么想当演员,就是因为如此。不是想当什么样的演员,但确实是一个渠道,或许也有点爱好擅长兴趣,群演也好一步步走上去也好,确实想当“演员”,想“拥有”,看到了那些拥有...

这个重要。说过了但我再说一次。


只是一个(能拿盒饭的)群演也好,任何一个内容也好,之前的替身和盒饭也好对方的身份也好。都也是不容放过的机会艰难争取,才有可能得到的,未成年也好情况也好没有身份证确实更难生存,更何况处于环境中所看到的所需求的,会自我抗拒的又会感受到“不公”或者该说不是“不公”而是实际上看到的与感受到的。只是一个群演也是巨大的机会,而想要走上去想要脱离这样的困境,当然也是从如何生存开始,也确实亲眼看见亲身感受不同,为什么想当演员,就是因为如此。不是想当什么样的演员,但确实是一个渠道,或许也有点爱好擅长兴趣,群演也好一步步走上去也好,确实想当“演员”,想“拥有”,看到了那些拥有的也生活在这样的影视城环境中自然看到的更多,无论是不出名的、出名的,各种各样的人,但至少能生存,而自己如果抓住机会必然会牢牢抓住去做和发展。…..。只是一个群演也好,一个机会也好,没有区别的。但也确实是想当“演员”这个词这个职业或者这些能带来的,因为目之所及和所处环境,因为内心那样的想法和感受需求。针对的确实是当演员然后去做去得到好的,当然有一部分也主要是为了生存,就算只是能生存能自己活着也是脱离于当下的困境了,更何况有内心那样的感受和想法。虽然大概也是对自己很微妙的。是不认同。是抗拒。是要自己去争取和活着。也是真的想去做想身处其中知道凭什么,又有什么“不同”呢。或者说就是想争取啊,想脱离。…。

或者该说说群演也好其他也好,还是一个“机会”,达成目标的想要的,生存和至少开始的机会。(当然毕竟这些也起源于想法需求和环境情况)

但顾一川说为什么想当演员。就是另一回事了,不只是机会,不只是从内心出发的想争取一个机会抓住一个机会。也是感受和内心的需求和想法,想要的,想得到的当然也包括自我的挣扎和反抗的内容。“当演员”。想法,内心需求。而不只是一个需求的“机会”。当然表达的同时也是在抓住机会。

是“想要什么”,而不是想要什么的呈现和如何去做。想要什么的根本内容和原因啊。…。也挺一针见血的,顾一川。

群演也好,机会也好,更好地去做也好。都是自己很清楚感受和想要什么想做什么,然后去做,一步步做的,至少也要有机会去做的,内心很…大概该说很有想法虽然也是一种情况下的挣扎而去想要的。但也确实很有想要做什么的想法。顾一川那么问,当然也就看的清楚,更何况之前的反应,足够果决足够坚韧清楚。

演的是角色或者任何一个工作,去当演员,但是不是替身,不是角色,而是自己争取的自己吧。

酒里掺茶Se

“看到黎明了吗?还是看到(什么)了吗”

稍微也会想半夜或者凌晨会不会钻哪里找一些摊子/剧组散场/KTV里面场子里偷偷找进去,找一些剩下的吃的之类的东西。...挑出来看看有时候说不定还能吃到好一些的。甚至说不到能发现什么落下的零钱之类的。倒也不一定是剩菜剩饭这种,只不过是还能吃的一些东西,但是不是其实也不重要。生存不易,剩菜剩饭反倒也不算打压人格。

大概或许是饿醒的或许是半夜大早上等着的,说不定能抓着个剩下的鸡腿啃啃,真的很香也真的饿,胃部充饥的感觉很神奇也很真实现实。

然后吃完躲到哪里,也可能路上顺道个面包囤着,但真的得小心囤着。凌晨黑不溜秋的路上,其实自己虽然胆子大又有脑子但也艰难,也真的被各种糟糕对待过,还是需要小心点也会避...

稍微也会想半夜或者凌晨会不会钻哪里找一些摊子/剧组散场/KTV里面场子里偷偷找进去,找一些剩下的吃的之类的东西。...挑出来看看有时候说不定还能吃到好一些的。甚至说不到能发现什么落下的零钱之类的。倒也不一定是剩菜剩饭这种,只不过是还能吃的一些东西,但是不是其实也不重要。生存不易,剩菜剩饭反倒也不算打压人格。

大概或许是饿醒的或许是半夜大早上等着的,说不定能抓着个剩下的鸡腿啃啃,真的很香也真的饿,胃部充饥的感觉很神奇也很真实现实。

然后吃完躲到哪里,也可能路上顺道个面包囤着,但真的得小心囤着。凌晨黑不溜秋的路上,其实自己虽然胆子大又有脑子但也艰难,也真的被各种糟糕对待过,还是需要小心点也会避开些东西。又不容易又有些满意和休闲地溜达找地方。或许还是可以有地方睡觉的吧。

然后,还算吃到了东西但也需要继续生存的。就黎明前的夜晚里走着。或许会看到些微天的亮光而非路边摇晃的白炽灯。或许会看到——黎明,或许会看到天亮。

或许会看到。于是也不是抬头,而是直视着看到,也就身处黎明之中。


其实之后、每天,夜晚黑夜恍惚,其实之后和现在也会看到黎明,看到白天,毕竟千万个,每一天。白天也不代表什么,也似乎就是生活的日子,会喜欢哪个时间段呢,没差别啊很忙碌。黎明又能代表什么呢,也不代表什么。只是或许会看到黎明,看到天亮,有些时候也会感受到的,黎明的时刻,身处黎明或者某个地方的感觉吧,似乎很浓郁的自己的,自然的,自在的感觉呢。但是不强烈,也不只是平静,就是自己的吧,但也只是感受而已。看到了。看到黎明了吗?


或许看到的是黎明,也或许只是活着,或许看到什么了吗,不只是黎明不只是一个个世界上事物所描绘的世界,看到“什么”了吗,是自己在于这里吗,还是只是看和看到的感觉。或许,看到黎明了吗?


(有时间和乐意就细写吧。虽然感觉说完很难去动笔,但是至少先记下也写了一些)

酒里掺茶Se

不起标题了总之是一些说。


其实要怎么说呢。不是完全无法应对艰难也不是经历就多么不可以面对,自身这种从那种情况达到现在也是很强很坚韧很有能力的,自然也付出很多。当然也是成熟的。只是那种感受也确实很糟糕更何况非常强烈的对自身的挣扎,更何况其实在那种情况下的需求,感受,然后又是这样的,争取机会和进到圈子里面的这种,不是反差也不是戏剧化,而是确实也挺,当然也是一步步越走越好,不过环境两种环境也都是比较极端的。同样的本身对此感受就比较挣扎和糟糕,自我挣扎和抗拒与需求是一回事是一种痛苦。但当然这些也是付出得来的,还是很清楚有确实一点一点走到现在付出得来的,对自己是自己争取机会和付出走到现在还是很清楚...

不起标题了总之是一些说。


其实要怎么说呢。不是完全无法应对艰难也不是经历就多么不可以面对,自身这种从那种情况达到现在也是很强很坚韧很有能力的,自然也付出很多。当然也是成熟的。只是那种感受也确实很糟糕更何况非常强烈的对自身的挣扎,更何况其实在那种情况下的需求,感受,然后又是这样的,争取机会和进到圈子里面的这种,不是反差也不是戏剧化,而是确实也挺,当然也是一步步越走越好,不过环境两种环境也都是比较极端的。同样的本身对此感受就比较挣扎和糟糕,自我挣扎和抗拒与需求是一回事是一种痛苦。但当然这些也是付出得来的,还是很清楚有确实一点一点走到现在付出得来的,对自己是自己争取机会和付出走到现在还是很清楚的,倒不是从所谓很低的地方走上来的这种感觉吧,但当然生活和工作,好的得到也是自己确实争取来的。(题外话说一句当然也不是虚假的,得到和做的内容都不是虚假的而是真实的付出。不是如何去扮演什么,而是真的自己去争取和做,生存生活,但当然对自我和想表现的还有想要“好”的,想要的。想要的自我需求,想要的实际内容。有属于另一种挣扎和生存下的感受。)所以对这种一路走来的感觉是很清楚很清晰,想要和选择也很清楚,甚至对当初的想要也很清楚和坚韧。

但是对当时的,对这些糟糕感受的对那样环境的和依然有的挣扎包括现在看到一些理想主义之类的东西理所当然的感觉也会苦涩和痛苦,对于这些。那感受是真的很糟糕。是真的会PTSD。…….当然也有平静冷静清楚过头的。但当然那种经历的感受和经历因素带来的感觉。那真是糟糕到疯掉啊。…确实是多少有些让人压抑、苦涩和痛苦的。…。很难受的,也很不舒服。虽然这些东西同样让人非常清楚很了解情况和环境在有的方面很现实,但是坚韧的是本身。。(当然,对市场和环境的因素也是慢慢的影响吧进入之后。但是因为那样艰难的经历和糟糕的感受,还有当时所看到的所想要的,也就对环境、现实更加清晰会偏向这种现实一些看透看清楚大众和社会的一些情况,这种自己也不认同的“定义”和所谓“好坏”,会偏向于认知和知道这(些情况)是事实,但是也不一定是屈服,毕竟挣扎争取本身也是反抗啊。但相比较看到和经历的这么更艰难,加之进入的时候接触的就是这些,倒是不完全认同,但肯定比理想主义这类的更看得清楚也更现实一些,甚至会觉得无法理解和认同这种没经历过/经历了一些却任性挥霍不需要顾虑环境市场的这些情况。。与其说别的其实就是经历和所处情况让人更加清楚,所以也有些选择。所以以自己的感觉就是清楚和选择。但当然对这个也会有些苦涩微妙…因为本身也是没有拥有的一些条件啊。从自己的角度来说确实会更偏向于看得清楚也知道这是如何的,未必算屈服顺从;但确实选择顺应,毕竟也有自己想要的和需求的。这个需求除了是一种微妙也是自己真的很清楚想做的内容)

再顺带一提题外话。本来就不是扮演也不是装作什么人装出什么样子(确实有做好的和表现的内容,甚至这个形象和这个情况拥有的,但当然也不只是如此),和那种(类似于间谍隐藏身份)表现出什么装成哪种身份之类的不同,本来就是自己这个人和自己在做。当然有挣扎也有很明确的就是“自己”的,内在和活着都是自己。做,做的也是自己。或许是自己想要的,但也确实是自己做和自己。

酒里掺茶Se

“吓一跳”

被吓到的被吓一跳甚至非常吓一跳的表情。


白萧会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如果会的话自己还挺想看到,会的话还挺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可爱。龙灏天想。他只是正好再微博上刷到了这样的影视剧片段,虽然和白萧没什么关系。虽然他演的出来,但有点可爱的前提是并非在影视剧里也不是假装出来的吓一跳,演技这么好,确实让人难搞清,虽然白萧也没兴趣这么演吓一跳就是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性格就不是如此,会有点本质大胆的。


“呃?!”这种吓一跳到面色不好的样子恐怕除了在电影里活灵活现的。平常确实很难,就算被吓到也很少是这样情况下被吓到有些恍惚和胆子小的样子。实际上影视剧里白萧也少有演这类表现的角色,但确实可以演。见过白...

被吓到的被吓一跳甚至非常吓一跳的表情。


白萧会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如果会的话自己还挺想看到,会的话还挺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可爱。龙灏天想。他只是正好再微博上刷到了这样的影视剧片段,虽然和白萧没什么关系。虽然他演的出来,但有点可爱的前提是并非在影视剧里也不是假装出来的吓一跳,演技这么好,确实让人难搞清,虽然白萧也没兴趣这么演吓一跳就是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性格就不是如此,会有点本质大胆的。


“呃?!”这种吓一跳到面色不好的样子恐怕除了在电影里活灵活现的。平常确实很难,就算被吓到也很少是这样情况下被吓到有些恍惚和胆子小的样子。实际上影视剧里白萧也少有演这类表现的角色,但确实可以演。见过白萧演技的人应该很难怀疑这一点,从来在演戏、表演上的演技各方面确实值得称赞,至少不会落下。


面色不好的样子不是没有,总会有的,但似乎更收敛一些,本身有点灵动却和活泼开朗也不同。难得才会被吓到吧,这个人防御力也很强。


但也没什么想吓他一条让他露出什么表情的想法。龙灏天琢磨着,虽然看他不爽。但也没有这种恶趣味和想法。毕竟那个表情不重要反正白萧的表情很多,但是他对他的意见又不是全部,不过也确实看白萧有些时候被自己压一头或者不那么沉稳也不是一脸平和又暗讽讽地对他的表情也是令他心情愉快的。


说不定也会露出就是了。谁都有会被吓到的时候,还真有可能在什么时候突然被吓到和反应成那样。


挺好玩的,但是又不是希望他被吓到或者露出什么糟糕的表情才让自己愉快。不过如果他能被自己压一头,能在这种方面让白萧不爽,那自己还是很乐意的。小天王想想而已又甚是满意继续保持自己的想法心态。


也许也不是觉得好玩,只是想到这件事本身似乎显得好玩。



也不是没被吓到过,虽然到不了这种地步,但还算稚嫩的时候没反应没注意被吓到一下子的时候自然也有,连头发丝儿都炸起来,倒是连手都抓紧了,倒是不至于被吓到跳起来。与其说被吓到,该说就说“被抓个正着”,本身对夜晚与情况无语和寻找机会也被打断,被抓个正着也没有生出想跑路的心思毕竟就是为了往前的。机会如果递出枝桠的可能性,不去抓是不太聪明的。虽然根本没空思考这个,但确实心里如此确信。只是那句话那样的表现也确实一下吓到人了。像是被惊乍的野猫。不是说人是野猫,只不过也确实像,而又胆子大,还不会选择呲人,只不过防备性同样高,为了得到付出的果决和袒露各方面自身也同样惊人,只是也不矛盾。


总能吓到人的。也当然越有能力也会表现好状态不露声色,偶尔也会吃惊是自然,至于被吓到,倒是要分情况了。也没什么关系啦就像会坦诚地为面包开心,或者为好吃的反应愉快,当然也会可能突然被吓到呆愣吓一跳,不过也很有难度呢。

酒里掺茶Se

“看到--看在眼里”

有说过似乎。演员当然会观察生活,当然本来也在生活,当然也会关注各种各样的人的生活,会感受会考虑,也会饰演很多角色不同的生活。观察力敏锐是自然的本身有能力演技也好感知力也好也确实,也自然因为本来也聪明。任何一个大街小巷烟火人间的,不同人的生活,学生、女孩子、成年人,成家立业的,独立的,不独立的,各种各样的,从这之中也会有理解和不理解,感受到的,说白了不只是演员,很多人也会。只是演员敏锐的演员或许更会感受和思考揣摩,也许也确实聪明和擅长穿透人心。

就想起黎小白当然也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每个人都会从自己出发看到外界啊,各种各样的,好的坏的,看到影视城的拍摄,这种直接生存在社会又微妙的地方,会一下子看...

有说过似乎。演员当然会观察生活,当然本来也在生活,当然也会关注各种各样的人的生活,会感受会考虑,也会饰演很多角色不同的生活。观察力敏锐是自然的本身有能力演技也好感知力也好也确实,也自然因为本来也聪明。任何一个大街小巷烟火人间的,不同人的生活,学生、女孩子、成年人,成家立业的,独立的,不独立的,各种各样的,从这之中也会有理解和不理解,感受到的,说白了不只是演员,很多人也会。只是演员敏锐的演员或许更会感受和思考揣摩,也许也确实聪明和擅长穿透人心。

就想起黎小白当然也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每个人都会从自己出发看到外界啊,各种各样的,好的坏的,看到影视城的拍摄,这种直接生存在社会又微妙的地方,会一下子看到更多各种各样的人,有能理解的也有无法理解的,不过确实相对来说累积的经验,感受过的也就多一点。不过经历多才能当好演员,但是确实这个人是累积和感受到很多的也确实个体在这方面是敏锐的,会真实思考和感受到这些的。当然也会想到,看到的那些让人想要的,因为自身糟糕感受情况还有不是对比却也是鲜明不同的这种撞击,看到、想到、然后需求的。挣扎的。需求的。也会看到这些啊,感受到这些那些,也会看到自己想要的。这也是“看到”的一部分。该说想“成为别人”吗,当然演戏不单单是因为这个,因为生存因为演戏确实感兴趣因为想要什么。现在不是“成为别人”(毕竟人不仅仅是演员啊?更何况自己是自己),包括仅仅说演员的话,对于“演员”这个职业当然也不只是“成为别人”。但那种当时的感受下确实是想要成为的,想要拥有的,想要争取的。所以当然也算一种实话。就算是现在看到小姑娘们、不同的人也会有一点羡慕或者之类的想法吧。会看到啊,就会有想法,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只是思考,有的会从个体出发有的只是客观理解和会敏锐察觉,也比如说“有的时候会想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们为这些自己热爱的而这样”(带柯萝娜出去那一段)其实很微妙,理解,又不完全理解,也不算介意,甚至反而这也是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未必都能得到想要的但也仍然是热爱或者只是有所热爱的爱好之类的,但也会思考呢,理解但也会觉得有些微妙,当然也知道每个人是不同的生活和需求还有人生,这些不会翻起太多不舒服的感觉,但是也可能会深思呢,所谓梦想理想热爱,或者为什么付出或者只是单纯的付出亦或者是挣扎。从自己的角度来说确实自己的经历更真实更深刻也确实难一点,但也会考虑到很多很现实的内容。自己会更现实一点,但也会看到这些啊。(会不会想起龙灏天..。)其实不太一样,但是每个人本就不一样。所以有点微妙但更多是可能偶尔会有些思考和感觉吧。人是很成熟或者说,有些方面很有想法的,比较很多看在眼里,又现实又不只是现实地感受和考虑到。也会思考各种内容(是真的会很有思想啊)(当然也会很多出自个体角度)


(这样一说不仅仅是自己的角度情况,机会很难争取,对于其他人来说,很多人或许也无所谓或许也有的事在圈内圈外挣扎梦想的人,不是那么好运的但当然成功的人也确实很多是有实力和运气的。当然也是因为女孩子们的情况确实也是一种几乎平等的,不公平的公平;至少能有这个机会表现实力,能有这样的机会是很。已经很。所以当时对柯说:你们啊,还是挺好运的。)(大概不算针对柯知道是顾星海。主要还是女孩子们小选手们呢...)


跑题了....。也就是在生活着的活着的时候会看到很多想到一些,可能和自己有关可能也未必会想到自己。有很多时候也会有一种旁观者的感觉,会看到各种各样的生活和人,也会揣摩和思考,捕捉细节。当然作为演员,这种感觉会更敏锐,也会更思考一些,每个人、各种人,各种不同的生活。会思考到会感觉到吧,先撇去看到想到思考到,而只是会看到很多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的生活,也确实很有这种看社会的经验很有角度。

白萧个体要怎么说呢,出于演员的能力也出于这个人个体是有这样一种本质感觉,会有点像是旁观者,或者说能去敏锐地观察到看到,作为“旁观者”(实际上这个时候自己也身处其中呢?所以也才会“看”和“想”?)去看看到很多,但自己不牵连其中,或许是因为也确实透彻思想也是,虽然当然也有挣扎和自己活在其中的内容,但看着很多东西是有种透彻的,甚至一开始的角度就比较偏向于隔离开很多冷静地去看各种各样的东西和判断思考,也会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偏向于一个甚至抽出于世界之外的隔开的旁观者视角,而不只是不身在事件中的旁观者视角。但是因为不了解因为有自己的生活经历想法主观所以有的时候也会无法理解有的内容也会思考呢。不过这个想说的,就只是本质也有一种隔离开和旁观,会看到很多甚至很透彻的感觉。


有一种“会去看”“会看到”,而且有些透彻和冷静;当然也未必和自己相关也不一定特别在乎,但确实会看到的这样的本质的感觉。


本来也就是想说作为演员作为个体会看到也更擅长捕捉这些,毕竟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生活嘛。只是出于作为演员可能会很擅长捕捉思考,也会发现。当然其实个体也有这样一种特质和本质在(和出于演员有些不同的但也相同的,主要是这个人嘛,出于个体的去看其实也就都是出于个体,但是感觉和重点上会有些不同,有时候体现出一些本质和个体的感觉。。抽离感又足够冷静,甚至也淡然的。但本质在这方面会有种会去看到的感觉和做法,或许也是因为个体本质很透彻很淡然,也包括因为经历和性格,所以也才会去看到去察觉和“看在眼里”)



但当然也会就是平平淡淡地能看到很多生活,因为自己也在活着,也会看到各种人认识各种人或者就是敏锐观察到环境和世界上的不同的人和不同的生活。有的会记下有的也许是特意观察和思考的,去揣摩角色的,但也像是看到这些就会把这些记住,能很敏锐感知到环境和周围的那种。或许是因为经历有一部分,个体性格本质的本质也有一部分相辅相成然后是这样。(至于根据思考感觉察觉做什么反应是另一回事当然也很聪明,有所谓累积经验?)


(这么一说稍微想写点什么看到和思考的了,但其实也写过啦(懒)有想法就写吧,因为其实每时每刻都是这样的,任何时刻可能也是活着的,也就会看到和想到,因为性格本质也包含这种一部分啊....。当然或许也会去体验生活这种时刻,也会去感知为了工作和演戏做准备的时候也会有。)(题外话说一句人和人相处接触尤其是日常真的会有些了解也会体现一些个体和日常,毕竟是真实的接触,但其实自己活着也是一种真实地活着,也就是个体,其实没差。白也真的是非常非常独立的个体也很多内容向着自己内敛的安静的思考的,偶尔也会表达和隐约透露出来一些的,有让人难懂的也有超级简单的一些表达和内容,生活嘛活着嘛。不过到底都是“自己的”啊。当然意思也其实是想题外话说男同虽然不会很多日常点,但其实真的接触也会有很多日常点,出门带什么东西啊看到什么或者工作之中,会接触有影响的,哪怕不是所谓很明确的关系和过于亲密的也是有独特的微妙和相处内容的(或者说相处和彼此本身就是本质)但是当然所以活着有各种时刻,基于本质的,无论是个体还是个体之间,基于本质的、活着还有各种时刻各种内容嘛。相对应表现出来的也是本质啊。本来只是想说会有各种日常也会真实解除触碰呢(...)



当然捕捉这些感受这些甚至去演戏的过程也是演员的、这个人的生活和真实经历啊。当然除此之外也有很多生活、活着、人生的瞬间也是真实的内容,和就是人呢...。想法感受之类的。人的感觉。当然也是因为这样的个体有些特别鲜明和微妙的点和气质所在。

酒里掺茶Se

泪痣这种东西突然出现的话会让人觉得瞳孔震惊吧。(怎么突然说起来因为在看泪痣)

就算把泪痣遮起来的时候也有啦说起来,造型有时候也会变动有时候出门也需要方便呢但也次数不多(也不一定)不过也不影响什么呢。造型也好乐意也好,有没有都可以。对于个体来说当然是本身存在的,也算一种外貌特征,不需要遮掩或许如何也都没什么,也确实是真的美和一部分。看看脸看看自己倒是都看得到,偶尔也可以专注细节,当然也或许习惯。


….就开始忍不住想黎小白的时候照镜子呢,照水塘呢,或许只是看见自己而已。没什么样子之说,就算是现在也没什么样子之说。反而是如何做也是自己。但心里也微妙。或许从各种地方看到自己的样子,但当然也本就...

泪痣这种东西突然出现的话会让人觉得瞳孔震惊吧。(怎么突然说起来因为在看泪痣)

就算把泪痣遮起来的时候也有啦说起来,造型有时候也会变动有时候出门也需要方便呢但也次数不多(也不一定)不过也不影响什么呢。造型也好乐意也好,有没有都可以。对于个体来说当然是本身存在的,也算一种外貌特征,不需要遮掩或许如何也都没什么,也确实是真的美和一部分。看看脸看看自己倒是都看得到,偶尔也可以专注细节,当然也或许习惯。


….就开始忍不住想黎小白的时候照镜子呢,照水塘呢,或许只是看见自己而已。没什么样子之说,就算是现在也没什么样子之说。反而是如何做也是自己。但心里也微妙。或许从各种地方看到自己的样子,但当然也本就看得到自己。虽然也会从别人的对待和看到的好里感受到自己然后有自我认知。不过如果只是照镜子呢,几乎肯定不存在任何一个镜头内吧(这很重要吧),以前大概没在镜头没看到过自己,替身不管看没看过都是第一次在镜头内,不管是以什么形象,当然能被镜头拍摄的在镜头内的那也仍然是自己。如果只是照镜子呢,那就照照镜子吧也能看到自己,有时候或许也会有点痛苦微妙,更多是不想什么吧,就像现在也不是每次照镜子都要想什么,演员艺人需要照镜子的次数情况太多了,之前也说过。也不过就是看到自己的状态而已。也许也需要练习,表情管理联系唱跳舞台也有可能。当时更多是不想什么吧甚至可能会还挺简单自信的对于外貌来说始终不算重点但又真的又清澈(这个形容词不适合吧)清彻(?)又真的很美,还可以展现出各种美,张扬的内敛的外露的微妙的,风格不同的当然也自己包含了很多的,美。的感觉。就是有种多层的美也或许分时刻,也就是美本身而已。怎么说呢,照镜子也就是看得到自己的情况吧,或许也能把自己收拾一下,或许也会偶尔思考一下,黎小白也会想思考也会想“做到”甚至更需求更挣扎需要争取吧,不过这是属于心里的,….很深的,随时可能出现但也随时不太出现的(现在也是吧)。照镜子或许就真的只是照镜子咯?可以看得到自己的样貌呢,也可以方便做点什么妆容或者如何,也许黎小白也要学习啊,装瞎子这个点,或许看过瞎子从实际现实出发感受学习或许自己摸索或许看影片或许偷偷学,(这个事情其实可以写来着我以前写过没有啊我忘了但肯定没有具体写和私设内容大概?)或许也需要看看镜子但其实全凭天赋和学习吧,因为这种记录不下来也很难复盘,所以演技确实也有能力啊。自己也确实知道自己是会演的也想演的当然也想当演员的。


又扯开话题了,其实也就是可以看到自己的样貌也会看到呢。没什么多余的感觉。只是有时候各种时候都可能会照镜子或者碰到水面、水塘、玻璃。透明的又隐约印照着自己的,但自己心里很清楚的。(又开始形容了)….也就是看到样貌和照镜子就是照镜子这个事情本身而已。有的时候也会照镜子啦不是吗?或许吧?

酒里掺茶Se

想来造型颜色发型之类的甚至所谓眼神和表情实在代表不了什么更何况黎小白也好白萧也好就是自己,甚至所谓形象和处境也不能完全和名字挂钩,经历或者整体情况倒是可能可以。反正挂钩不挂钩也不重要,就算第一反应会想到什么归根结底还是就是自己。当然经历也会带来很多,也会有些变化或者摩擦,加深的内容,沉默的内容或者不会被抹消的自我但会被继续累积沉淀的内心,压抑的或者抹消一些强烈情绪,但也没有被抹消刚烈本质,还是说会想起也是会想起之前的直接而现在就算直接也明确同时也很微妙,但是因为经历和选择就有点变化吧,一点又一点的。不过还是会有感受的。对不同的内容不同的反应,但或许反应当然也和之前不一样了,毕竟情况也不一样,这...

想来造型颜色发型之类的甚至所谓眼神和表情实在代表不了什么更何况黎小白也好白萧也好就是自己,甚至所谓形象和处境也不能完全和名字挂钩,经历或者整体情况倒是可能可以。反正挂钩不挂钩也不重要,就算第一反应会想到什么归根结底还是就是自己。当然经历也会带来很多,也会有些变化或者摩擦,加深的内容,沉默的内容或者不会被抹消的自我但会被继续累积沉淀的内心,压抑的或者抹消一些强烈情绪,但也没有被抹消刚烈本质,还是说会想起也是会想起之前的直接而现在就算直接也明确同时也很微妙,但是因为经历和选择就有点变化吧,一点又一点的。不过还是会有感受的。对不同的内容不同的反应,但或许反应当然也和之前不一样了,毕竟情况也不一样,这也没什么。本质和一点点逐渐累积的形成的现在还是不变。对于不同的内容反应程度也当然不一样,在意和会波动的也不同,可能有的微妙有的清楚有的会很严重有撞击感。本身对于这些内容的态度可能也不同。现在也依旧如自己吧。但反正本来也就是自己的性格逻辑和方式下的,自己有自己的态度思维。看着又或者选择,也会有感慨和过去现在拥有各不同的点的感觉吧,时间和经历就是这么过来的,当然不算很悲观也不消极,就是很有想法,也有点游离感,无论好坏但确实不算理想主义也不算现实主义。有的内容算不上太强烈但有自己的强烈,每个人毕竟不同。也许久而久之形成和固定的内敛平淡虽然或许有点变化但或许也是一种坚韧吧。来自本质不变的,来自逐步形成的现在的。


怎么说呢,关于自己和自我。有的就是自己和做,甚至坦然。不过于内心来说可能也会有更强烈的感受有时候,内心自我的更强烈的感受,但也不是因为表现出来或者在做的就不是自己,而只是内心可能有更强烈的自我,有些部分上可能才会展露或者点到,就算始终存在或者自己也有点避开,但毕竟自己还是自己,做的也还是自己,避开些内容或者复杂心态也还是自己。

酒里掺茶Se

只是到现在这种地步。.....。


走到现在啊。


人当然就是人自己,可能有经历有摩擦有被磨掉的地方有顺从的有始终坚韧的性格内在或者自我,也有各种经历啊。说真的从一开始就是很有经历又有点意味深长但说话语气会轻松甚至俏皮一点,但是对着小姑娘们有很有点感慨意味的。。无论是练习室的时候,很柯萝娜出去的时候还是后来的一些点评和心态包括看法。…。(是不是要稍微感慨开玩笑一句有的人,大概自己心已经很老了呢。倒是也才没有吧,但也或许吧。不那么有活力的,也出于自己复杂的情况和会有感知也会感受和生活的情况的,但是成熟甚至老成一点。不过也有着自己的坚定和想法。其实也无所谓。)这样的人格性格态度和表现,倒是...

只是到现在这种地步。.....。


走到现在啊。


人当然就是人自己,可能有经历有摩擦有被磨掉的地方有顺从的有始终坚韧的性格内在或者自我,也有各种经历啊。说真的从一开始就是很有经历又有点意味深长但说话语气会轻松甚至俏皮一点,但是对着小姑娘们有很有点感慨意味的。。无论是练习室的时候,很柯萝娜出去的时候还是后来的一些点评和心态包括看法。…。(是不是要稍微感慨开玩笑一句有的人,大概自己心已经很老了呢。倒是也才没有吧,但也或许吧。不那么有活力的,也出于自己复杂的情况和会有感知也会感受和生活的情况的,但是成熟甚至老成一点。不过也有着自己的坚定和想法。其实也无所谓。)这样的人格性格态度和表现,倒是很明确的,以前的经历确实艰难但对自己来说也不全是艰难(虽然想到确实很糟糕)反而是一种成熟平淡,累积了这么多之后的心态的感觉。。。确实要比年轻人甚至同龄人甚至年长者更在这方面成熟或者有经历一点,也可以说只是一种自己的风格和表现而已。平静也直接,甚至偶尔还锋利,但本质内容有些内敛的也直接的,始终包裹着自己,不止是一种压抑,更像是一种独立。(这么说突然想到自己一个人走在风里的感觉,或者站在哪里。其实当然任何人都可能有这种自我切入个体的角度。但他也有他这个人的味道和感觉。)


嗯哼。鲜活又真实,还是那种“生”的气息甚至更坚韧,有挣扎但是也更不只是挣扎的感觉,有些内容坦然又直接啊,也确实清楚也明白,但也像就是“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融于其中但也就是“活在这个世界上”平淡淡然态度又有些想法的感觉。而且想法很裹挟着自己,比较向内生的(不是每个人都会自己思考的那种意思),当然也会表现和体现/反应出来一些内容,这种心态平稳到不是“死掉”和过于老成而是就是比较平稳微妙,甚至还可能灵动跳脱的脑回路和心态,但很多内容有感知有想法甚至敏锐也可能感受强烈的。不过也就是用自己的经历人生性格本质继续活自己的人生这种个人的感觉(…)他尤其强烈有着这样的独立内容感。


说到后悔不后悔,也许某个瞬间会想,但自己是不后悔的吧,无论是选择还是面对什么考虑什么,虽然说的后悔不只是这个意味。后悔吗,对于自己来说每一步都很坚定和清楚,虽然可能微妙苦涩痛苦,但到现在来说也是没什么改变的,仍然还是比较坚定的啊。或者有迷茫沉默的地方吧。不过确实是没有后悔的那种内容。而且本身那种情况下的挣扎和争取也算是很强烈很需要坚定的了,反应也是,反应出来的本质感觉也是。


这么一想当然本来就无关于任何人,也当然可以和任何人接触,会有不同的反应和内容也是真的,但人也都是自己个体。但真的有种很深的鲜活的有点淡然有点如同风一样轻和随性的,自己走自己的路的感觉。





。…。本来想说确实觉得很希望它从来没有复更过(甚至没办法希望自己没接触过它却又有点抗拒的感觉)因为复更与否角色已经塑造出来都还是自己的。而现在的剧情和表现方式让人很痛苦。对我个人来说也有很悲伤有点,不是空落落而就是并不好的感觉,觉得并不会愉快的,虽然人是人自己也有想法和个体,但这种感觉和表达的内容并不算让人愉快的,不是因为不是轻松的愉快的,而是因为感觉整个这种内容就让人有些不愉快的,这么发展不是无趣却比无趣更糟糕的,不让人哑口无言,却很明显看过来觉得并不好很不愉快的,这么一想越继续越痛苦就算剧情内容也痛苦也会需要动脑,而如果所谓结局真的会痛苦到疯掉,感受太重又很并不愉快,而且感受重却又只是感受,人还是人不受影响却因为这些内容自然也就有感觉。人很好他很好,但内容很不让人愉快的。个人原因也可能,结果又开始说。那就说吧。也毕竟人真的是人是“人”。l


酒里掺茶Se

。。是顾一川当然也是很明显的。这个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或者支持所谓自我的。但也基本上不至于打压人格概念。其实觉得从当初来说反而更强烈,更清楚地知道和感受着所以对于顾一川散发出来的东西也更敏锐,或者内心也是一种。复杂的不爽和讽刺感。但又或许对当时来说因为有想需求的争取的,又被一直打磨的(包括一直到现在的),反而不那么强烈,而且能达成一些内容,需求和争取意味更大。反而接触的越深(就像顾星海说的共事多年)看到的也越多,更了解这个人更清楚他的逻辑,而自己又身处其中,有一层的并不愉悦会加深,那种至少利益工作上不矛盾但心里有些微妙所在的。毕竟黎小白,白萧是有想法的,就算被打磨到现在或许些微习惯而又是种选择...

。。是顾一川当然也是很明显的。这个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或者支持所谓自我的。但也基本上不至于打压人格概念。其实觉得从当初来说反而更强烈,更清楚地知道和感受着所以对于顾一川散发出来的东西也更敏锐,或者内心也是一种。复杂的不爽和讽刺感。但又或许对当时来说因为有想需求的争取的,又被一直打磨的(包括一直到现在的),反而不那么强烈,而且能达成一些内容,需求和争取意味更大。反而接触的越深(就像顾星海说的共事多年)看到的也越多,更了解这个人更清楚他的逻辑,而自己又身处其中,有一层的并不愉悦会加深,那种至少利益工作上不矛盾但心里有些微妙所在的。毕竟黎小白,白萧是有想法的,就算被打磨到现在或许些微习惯而又是种选择也是有想法也不完全是利益至上的逻辑,而且本也不身处顾一川那种环境和位置。…..。

有的方面来说当时可能更强烈,但要从有的角度来说对于顾一川必然现在更了解也更清楚,或者看到更多(加之很多时候也被环境公司掌控着,就算是自己的选择很清楚也还是有感觉吧)就算当时也敏锐地互相感知到了对方的一部分内容。也会更深,有些顾一川那种逻辑还有掌控,独裁或者利益的内容。并不是和自己不合吧,很多甚至也算愉悦简单。但也会有点复杂感的,出于自己的情况,也出于这么多年的接触了解。因为本质也直接啊稍微有的也有点讽刺,看顾一川这个人看得当然也清楚清晰,出于自己的情况就也很复杂心态,就像对龙灏天一样,是不同的复杂,不同的角度,不爽或者并不抗拒但也难以抗拒的一些掌控和性格利益至上的本质。。都是对自己自我的内容。在这方面显然不是一样不一样(确实不一样)的逻辑,而是会有清楚看到对方这种情况自己也身处其中,甚至会受影响的。自然称不上亲近却也讽刺,不是亲近也不只有讽刺和刺向对方。也就是个体想法而已。不过关系不是就那样也不是虚与委蛇,还是有微妙地配合有独属于对方和自己的,就当作利益内容也好双方个体的关系接触也好的知道的内容。倒也不是表面就接近和那么简单的做些上司员工样子关系也就此而已。(还是挺有双方内容的,关系简单也不简单啊。除了关系还是两个个体的触碰那样的感觉。)

但确实很明显出于白萧个体有的时候是有那种很心里的不快不妙感。对于顾一川这样的性格,权利,逻辑思维,反而不是因为所谓“差距”和不同的位置,艰难挣扎也相差悬殊拥有的不同那种出于经历的感觉。。而是思想上感受到的感觉。……..。自己也会想也会很明确感受到。对于这个人,看法和感受。有这一部分。有的也坦然直接或者无所谓,但也会有那么点复杂的感觉。也可能这种一点点的讽刺有时候还联系着自己,联系着讽刺自己的情况自己的做法存在又有些联系着对方的思维逻辑和性格表态还有会做的事情。不过很多时候情绪也并不强烈,只是就像看龙灏天有的特质也很清楚,那样看顾一川也很清楚。可以说多数时候毕竟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而有关系的很多其实也愉快甚至达成共识的,直接的。不是只有微妙的不悦和苦涩的,还有很直接自然还能契合的方式内容性格。。更复杂又更简单了啊。

酒里掺茶Se

当然清楚自己,当然觉得想要好的想要认可之类的想要拥有,也是因为挣扎和需求。也当然不只是需要如此更多是对自己的一种自我挣扎。倒也不至于太否认自己,但也肯定是否认成分的。所以非常挣扎,压抑和选择也非常微妙。可所以更清楚自己是自己,做的也是,即使去做好什么,表现出什么,压抑着内容,选择做什么,有包装表现压抑自我的成分,自己乐意想要去做好的,但不只是活在这之下的,虽然因为自我是挣扎和有难以面对的,经历感受所致的,不过还是有明白的自己的内容,活着真的太清楚了,同样清楚明晰,所以自己也还是自己,做的也是自己。

即使一直这样,虽然很压抑但也不会疯掉或者所谓自我毁灭之类的,因为压抑也是清楚而坚定的选择,而且...

当然清楚自己,当然觉得想要好的想要认可之类的想要拥有,也是因为挣扎和需求。也当然不只是需要如此更多是对自己的一种自我挣扎。倒也不至于太否认自己,但也肯定是否认成分的。所以非常挣扎,压抑和选择也非常微妙。可所以更清楚自己是自己,做的也是,即使去做好什么,表现出什么,压抑着内容,选择做什么,有包装表现压抑自我的成分,自己乐意想要去做好的,但不只是活在这之下的,虽然因为自我是挣扎和有难以面对的,经历感受所致的,不过还是有明白的自己的内容,活着真的太清楚了,同样清楚明晰,所以自己也还是自己,做的也是自己。

即使一直这样,虽然很压抑但也不会疯掉或者所谓自我毁灭之类的,因为压抑也是清楚而坚定的选择,而且也不是只有压抑,也有直接的,也有除了压抑之外非常清楚清晰,表现出来也很清楚,而且自我稳定的内容。性格和想法皆如此,但也确实有着强烈的挣扎和痛苦,但更多还是坚定的清晰啊。


怎么也不会迷失自我。因为起源就是挣扎自我却又强烈的自我。更何况理智清楚。在做的是如何表现也是自己。很多时候非常清楚非常清楚有什么想法有什么经历,非常清楚自己的想法。但压抑的感觉,这种去做包括压抑一些自我的感觉也确实是在本就挣扎自我的内容是新添加一种微妙,不是特别挣扎,因为是自己想做的,但也会成为一种包裹的挣扎,压抑和选择的感觉也不是很好的,甚至是微妙的,也许更微妙的就是这种经历和选择下如此清晰的认知感受,才微妙。压抑只是一个部分和体现。清晰的认知,清晰的经历和看着更微妙。…。但都是很真实的,虽然不全是,但存在一些不断的压抑(来源于需求也来源于自我本身就压抑)和苦涩,也是会有很让人沉默的感受的。不是愉快的,但自己很多时候也不太在意。心里非常清楚就够了,就算微妙就算感受不佳心里却真的很清楚。而且很坚韧坚定。(…)

再压抑也更是清楚的自我。虽然这种反复摩擦,来源于自我的挣扎,加上选择的内容需要做到的心里想做的也会真实地增添一些重量和心里部分的痛苦。但是该说其实自己也很清楚甚至坚毅。更何况有时候也就是非常直接的自己,做事活着思考,这些内容很多也很直接就是自己自我的。虽然表现上的压抑之类的东西当然也是真实会有感受的也是挣扎的一部分,这并不矛盾反而更真实…..。但是想说也不全然压抑,甚至就算做什么也是愉快的或许同样很能体现自我的,自己去做到的。当然这和有压抑的,处于较为复杂的情况,心里挣扎部分吗内容又淡然坦然某些感觉内容,也是不矛盾的。

酒里掺茶Se

越看顾一川的名片越觉得除了亮闪闪的(感觉)更像是一张银行卡。顾一川。…。 ​​​

现在看到之后感觉会想到当时的和第一反应还是。还是。还是。当时那样的反应。瞳孔震惊但是立刻有反应。立刻是机会。

说到名片来着那就其实会想,虽然是装瞎子摸钱包,聪明有能力但又也是简单街巷套路。说得不好听一点是一种偷鸡摸狗小手段。看到名片之后当然第一反应震惊,也是立刻反应机会。其实说的方式还有语气内容,都有点拙劣,说得还算好听,也表现出自己争取机会的意思虽然也就是那种争取利益回报的腔调(也不算市侩实际上也不是很市侩,只是对自己来说要争取也确实是利益争取生存的逻辑)虽然内心很坚定可能也很有所谓野心。但确实语...

越看顾一川的名片越觉得除了亮闪闪的(感觉)更像是一张银行卡。顾一川。…。 ​​​

现在看到之后感觉会想到当时的和第一反应还是。还是。还是。当时那样的反应。瞳孔震惊但是立刻有反应。立刻是机会。

说到名片来着那就其实会想,虽然是装瞎子摸钱包,聪明有能力但又也是简单街巷套路。说得不好听一点是一种偷鸡摸狗小手段。看到名片之后当然第一反应震惊,也是立刻反应机会。其实说的方式还有语气内容,都有点拙劣,说得还算好听,也表现出自己争取机会的意思虽然也就是那种争取利益回报的腔调(也不算市侩实际上也不是很市侩,只是对自己来说要争取也确实是利益争取生存的逻辑)虽然内心很坚定可能也很有所谓野心。但确实语言内容和争取方式也是有点拙劣的或者说简单的。对顾一川这种老谋深算的来说更加,但也确实被他偷到了钱包还骗到了真当他是个小瞎子,演技能力体现和认知的一个点。

对顾一川也算是抓着一个机会用尽所有简单又透彻的方式了,再简单或者拙劣也是争取机会的方式。很直白很拼命的。

肯定可以拼劲全力去争取机会,或者说也没有什么拥有的,能够拼命和付出,想尽办法争取和挣扎。那样的环境情况下又足够聪明又多数时候也没什么深方法,或者说不拥有什么,经验都是自己累积起来的,甚至那种做法也是体现的一个点。无论有的方法拙劣或者足够聪明吧,争取的心和完全的付出和坚韧都很本质也能看到。当然,这种成熟和现在的更多也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越来越成熟的,虽然本来就聪明。不过这种成熟也不是一种表面包裹和伪装而有的,而是确实聪明成熟锐利,不过本身那时候也比较成熟吧心理上。

因为那样的环境,包括不拥有什么的自己。接触到的内容在这个环境虽然复杂但其实也不多,再学得快和聪明也要有内容甚至有条件可学可做。而更何况不拥有什么。黎小白这样的情况,就是很艰难的挣扎,生存生活也是很明白的,平常也各种方式各种付出都有,虽然方式不分大小甚至没有所谓体面,但非要说。就是很不容易的自己只有自己还看了经历着这么多的未成年小孩。也比较难,所以不拥有什么也,没什么太多方式。但是很不容易很有决心的的争取。从最最“简单”的去最直接的争取。


(唉所以不管有没有这个内容的时候人都是很立体的很有内容的,有这个的时候也同样立体当然也会更深有些内容思想逻辑就更明显更清楚。唉。这些语气或者做法也能反应很多这样的情况。一步步走来的自己..。。)

酒里掺茶Se

因为一直是自己在做的,清楚的有着想法经历感受,自我,当然也清楚地知道自己。表现和做好的,但也是真实的自己,自己依然是自己。所以这么清楚,所以才会抗拒自我能体现出来,痛苦糟糕感受从来都没有忘过包括自我复杂的认知和可以简单直接也可以微妙的应对各种内容。…..。….。


其实有点无所谓嘲讽和打压的,即使活得不容易也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不太受影响,但那些糟糕的内容又有着确切的影响,环境,看到的,波动的,不同的。还是在意的想做到什么的拥有什么的。…..至于自己那当然只是自己,角色、表现、甚至人是活的也只是需要想要做好什么的,而没有所谓多面化。演员只是演戏这样的工作。或许这个关于个体情况不同,但对于自己也...

因为一直是自己在做的,清楚的有着想法经历感受,自我,当然也清楚地知道自己。表现和做好的,但也是真实的自己,自己依然是自己。所以这么清楚,所以才会抗拒自我能体现出来,痛苦糟糕感受从来都没有忘过包括自我复杂的认知和可以简单直接也可以微妙的应对各种内容。…..。….。


其实有点无所谓嘲讽和打压的,即使活得不容易也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不太受影响,但那些糟糕的内容又有着确切的影响,环境,看到的,波动的,不同的。还是在意的想做到什么的拥有什么的。…..至于自己那当然只是自己,角色、表现、甚至人是活的也只是需要想要做好什么的,而没有所谓多面化。演员只是演戏这样的工作。或许这个关于个体情况不同,但对于自己也没有所谓真实的自己,毕竟就是自己。可当然有所选择有所争取和想要做好的。但基本是非常清楚自我的,压抑和抗拒也是其中的部分。但所以经历想法,有想法的挣扎也是一部分。还是在乎的,不在乎的,都只是自己的想法,然后去做的。也就无所谓光暗,只是真实的每一刻,但还是也会有感觉。哈啊,也就是那样的经历感受倒确实是真实的,一步一步走来的,其实也没什么不一定有情绪色彩,但就是也是真实内容的一部分。



也就想到黎小白的生活也是鲜明的,白萧的当然也是,但也确实有所争取的很难得到的,只不过在做的当然都是自己。经历以来都真实而有个体的自我。也许某些角度来说也算是借助点什么,去做好想要得到,想要“好”,也乐意接触这样的,说得微妙点就像是争取拥有和某些“世界”。但依然是靠着自己,也是自己感受的。实际上说生活生存活着的经历反而不全是微妙而要更直接自然一些的。相比较“躲藏”,更像是无比自然的自己的经历。即使会带来感受。相比较躯壳,那更是自己去做的和争取的,也是实实在在的自己。


也就会想到琥珀色双眼,真的很亮也真的可以很有内容。像月亮吗?那种光那种颜色难免让人想到一点,似乎如此。或许也不是如此,只是周围越暗那“光”也越亮,心里的需求感受也是,挣扎也是,可是那双眼本来就很亮。也是源自自身的亮。月亮,星星,太阳,灯光,其他东西都无所谓。“亮”是一种感觉,不是“亮”才好。只是能看到“亮”,至少是因为先看到那双眼和内容。


当然也不会和自己“走散”,毕竟如此清楚。

酒里掺茶Se

白萧曾经在某个电影拍摄期间看过一大片荒芜像是寸草不生的荒芜,实际上野草疯狂生长在那里,给人一种荒芜感的,但或许每一棵都挣扎,被人形容的话就是野蛮生长。连相对的天也不让人觉得无边无际覆盖,而是整一块地方都荒芜,听说是无人开发的荒地。


但是拍摄的时候足够热闹了,拍摄完之后会回归寂寞荒芜吗,可能也会被开发吧。就算不被开发,这片土地又真的在乎吗?难道就不好吗。


又不是无人发现又无边无际的寂静的心,就算是心,难道这颗心就不享受吗。


他补妆发的时候听身边的助理和化妆师服装师各谈各的,眼神却盯着那片场地看,即使被拍摄轨道摄像人群在周围包围,也更像是包围了人群,更何况拍摄场景那块地方空荡一片...

白萧曾经在某个电影拍摄期间看过一大片荒芜像是寸草不生的荒芜,实际上野草疯狂生长在那里,给人一种荒芜感的,但或许每一棵都挣扎,被人形容的话就是野蛮生长。连相对的天也不让人觉得无边无际覆盖,而是整一块地方都荒芜,听说是无人开发的荒地。


但是拍摄的时候足够热闹了,拍摄完之后会回归寂寞荒芜吗,可能也会被开发吧。就算不被开发,这片土地又真的在乎吗?难道就不好吗。


又不是无人发现又无边无际的寂静的心,就算是心,难道这颗心就不享受吗。


他补妆发的时候听身边的助理和化妆师服装师各谈各的,眼神却盯着那片场地看,即使被拍摄轨道摄像人群在周围包围,也更像是包围了人群,更何况拍摄场景那块地方空荡一片,只等着拍摄镜头,景色镜头,也等着演员上场表演角色剧情。


那不是那么文艺片的电影,只是导演擅长拍景和渲染,为数不多的镜头都被好好表现,剩下的镜头也符合市场,不然投资商或者粉丝观众也不一定买账。导演拍摄的时候认真得很,但乐呵呵的,也不介意苛刻的拍摄条件,去做就好。白萧在杀青宴敬的酒,拍摄时请教的话,也是真心实意的,或者说更加有一些个人认可的情绪思想在的。本来世界上就有各种各样的人,当然他本来也不是多需要去阿谀奉承的,反倒是和人相处做事里自然,也表现得好,顶多算巧言令色。但也确实八面玲珑聪明得体大方之态几乎人人认可,白萧也不介意,某种角度来说这就是他在做好的。


所以他真的是认同那去做就好的想法,即使跟他也没什么关系。没那么在乎,作品呈现得好于他也是好事。只不过有时候真的表达着心里觉得认同,或许因为他有时候也是那么做的。即使要想些别的,即使有时候圈子内外爱讨论这那,他不会被牵扯干涉其中,但有时候也会出现与话题缠绕甚至表态的情况。但很多时候该做的时候却就是做而已。虽然起源来说,他也知道是挣扎,也知道有选择,可能每个人想的也不一样,就像面对的情况也不一样。


起源来说他也有想法。不是点燃一把火把野草烧光的想法,也不是任由野草漫遍生长的想法。而是真实来自黎小白来自白萧的,亲眼看着各种各样的内容,亲身经历的糟糕与挣扎,他少有要问自己,更偏向清楚地知道着。


去做也不是没想法的,但对做也是好好做的想法。这些“想法”不就是有来源有起源有自我的吗?但倘若事事什么都连接,那这张网就不是网了,就不是构造起自己的内容,是比铁笼更难以挣扎的缠裹。自投罗网也讲究是自己需要的“网”,认可的“网”,或者那其实根本不是网,甚至是当下的一个缺口。


不过经历感受思维,本来就像血液,在身体和心里流淌。不可抛却,影响波动,但也可以只是存在。


像心里有一片地。


有人说过他头发看起来不错,摸起来手感好得很,柔软的发丝。蓬松的时候也好,有做造型的时候也好,更无关于颜色时期,柔软地搭着,发铺盖着,一丝又一缕,也会随风飘动,也会被水和液体淋湿吸收了水分有点重地搭着,黏着脸颊后颈,影视剧和现实总是比舞台可选性涵盖性更强,所以场面也更多,淋一身雨或者被泼水和酒,刚洗完头发的样子。其实应该说舞台上和影视剧各有彼此难见的内容,可白萧哪个都接触也一点点在跨界,因而都有可能。反正有时候是没关系的。白萧甚至没有这么想,而是这么知道。


哪怕是那些翘起来的发丝,实际上也恰到好处,还体现着他。


但都不像是野草。许是本来就不是野草的原因。再怎么弄乱,胡乱擦干,没有整理甚至毛毛躁躁,黑发或棕发,染发偶尔褪出来一点的浅黄色和黑色,这些怎么听怎么会像是野草的感觉,只要真的去看甚至摸,就发现不会想起野草——可能别的也不会,可能因为白萧的表情实在是无论张扬还是平静都引人注目,也可能无关于表情,只是连发尾发丝儿都仿佛晃着代表着“人”,只会想起这些发丝是人的一部分,难以形容,但确实本来就是浑然天成,怎么样都会如此。更别提看着那双眼睛,或者真的看到表情,头发就算是亮点,也只变成一部分。


只是形容头发呢?有时候捏起一簇发丝或者手心盖过去,仿佛捧在手里一样。谁又能做到呢?细看,发真的柔顺却会飘动,不像是野草,人也不像是。.....却有种浮萍感,连带着发都有种浮萍感。


可不是野草艰苦和野蛮生长,也不是浮萍甚至漂浮无依也无根。


毕竟他会演戏,会做事,会活着。


白萧想起来被清理掉的杂草,也想起来生长着的野草,看过的植物,也有生命力顽强也有生命力不再的。如果心里够累,需不需要一把火烧个干净,白萧抿着唇,热气腾腾的咖啡带来雾气蒙蒙,几乎要覆盖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就像画面里的角色雾气蒙蒙意味不明像是要被泪水掩盖住眼神的双眼,模模糊糊的画面,但是拍戏时是拍戏,现在是现在,而白萧的眼睛清楚透彻。他需要的不是烧尽野草和发泄。


点燃的火很好看,拿打火机、火柴点火他也玩过,火星点点的,亲眼看过,灼烧不到白皙柔软的皮肤和内心,火星一点一点的,和天上的星星是完全不一样的,烧掉一张纸的速度,把东西塞进茶杯的速度,烧柴烧草,要更慢一点,烧得却更烈一点。其实也不多,烧的时候人会怕被烫伤,反而未必觉得温暖。也许选择本也不是为了温暖。


烧得干干净净的,但是会留下来灰,一吹就没了,但是在风里一定在。烧掉也还是存在的,更何况没烧呢。


火点不燃。毕竟不是野草,眼神也透露着奇怪的静与跃。浑然天成的,自带着,从开始就自带着。别人看不透的,自己感觉不到的,自己只能感觉到真实的。


如果想要“火”那就当作是“火”,可要的不一定是“火”,也许是天空,也许是能看到天空的感觉,也许是脚踏实地,也许不是想要什么,也不是能够想要什么。不是野草,燃烧不尽的,不是火,扑不灭的。一点点往上露出自己的内容,何等广阔,但何等挣扎。因为清楚,且如何清楚地决定,于是不是野草。野草也有穿透力,却不是这样始终又无声如有声的穿透力。


所以火也烧不掉,或许像风,吹得火更胜,自己的火,其他人的火,燃烧着,隐形的“火”,都不用烧,因为那片地本来就空旷,没有野草,也不荒芜。


酒里掺茶Se

发丝。黑色发丝。棕色发丝。不管是什么发丝颜色,什么造型,飘逸的发丝,贴在脸上的发丝,眉眼的眼神,任意的温和或锐利又意味深长的表情,电影里的,平常里的,舞台上的舞台下的,镜头前后的。


每个人知道的太不相同,人却一定是人自己。包含着什么呢?面貌,清秀的,美的,身材修长的纤细的,需要适合角色或者工作的时候就去适合的。包含着什么呢?经历,感想。清晰过分又微妙到无论如何都微妙。


因为是真实经历反而不戏剧化,席卷起来的就只是感受,感觉,因为真实而只有留下真实。其实也简单,只是不同情况心态想到看到也不同,其实也复杂,因为感受经历自然有自我,这本就不简单,甚至是纠缠着的复杂的,每一个坦然每一个抗拒...

发丝。黑色发丝。棕色发丝。不管是什么发丝颜色,什么造型,飘逸的发丝,贴在脸上的发丝,眉眼的眼神,任意的温和或锐利又意味深长的表情,电影里的,平常里的,舞台上的舞台下的,镜头前后的。


每个人知道的太不相同,人却一定是人自己。包含着什么呢?面貌,清秀的,美的,身材修长的纤细的,需要适合角色或者工作的时候就去适合的。包含着什么呢?经历,感想。清晰过分又微妙到无论如何都微妙。


因为是真实经历反而不戏剧化,席卷起来的就只是感受,感觉,因为真实而只有留下真实。其实也简单,只是不同情况心态想到看到也不同,其实也复杂,因为感受经历自然有自我,这本就不简单,甚至是纠缠着的复杂的,每一个坦然每一个抗拒,每一个选择,还有性格的本质。


可是人是活生生的,于是就会经历感受,看着想着。用“真实”概括不了,只是确实“真实”。往眼睛里看,往身上看,往心里感觉,这样独立的包含了内容的个体。确实只能感受到“他”,但不能以之概括。很多,但也就是如此。


....内容实在可以无数次放大,微妙的是微妙的,坦然的是坦然的,但是本质也就是本质的。这样清楚清晰的或者不止是清楚的,还有其他的。实在是都是,实在是都真实。其实不必多想,但其实必然有感受也真实。


不是现实漫漫,仅仅是“活着”


自己啊,自己的感觉还是自己的。注重“活着”,这么感受更清楚直接,哪怕微妙,也是个体的直接。当然也会留下痕迹,也确实然微妙有内容,但还是“活着”

酒里掺茶Se
头疼。梦里真当做不是自己写的。...

头疼。梦里真当做不是自己写的。写了两篇,一个是顾白一个还是顾白。还梦到龙白的古装画面无数次问起和笑,龙灏天理解却又不理解摸不透白萧又看得到。也梦到顾一川的后脑背影画面。问谁会相信你呢至少不是龙灏天。白萧却抽离其中,像是无关,但是非要说才是那个有关者。

我没办法直接复刻梦。讲一下虽然是利益所需但是暧昧微妙更深。而且主要是建立在利益所需但也暧昧和深关联早已形成,而是不整件事都是利益所趋才这么做。但正巧可以方便配合利益。也有种关系沦陷漩涡感,清楚理智的意识,不会影响什么情况,但是互相越来越熟悉越来越沦陷,不是指沦陷关系,而是彼此显然是会越来越“深”,的这种感觉,非定义而进行态。

头疼。梦里真当做不是自己写的。写了两篇,一个是顾白一个还是顾白。还梦到龙白的古装画面无数次问起和笑,龙灏天理解却又不理解摸不透白萧又看得到。也梦到顾一川的后脑背影画面。问谁会相信你呢至少不是龙灏天。白萧却抽离其中,像是无关,但是非要说才是那个有关者。

我没办法直接复刻梦。讲一下虽然是利益所需但是暧昧微妙更深。而且主要是建立在利益所需但也暧昧和深关联早已形成,而是不整件事都是利益所趋才这么做。但正巧可以方便配合利益。也有种关系沦陷漩涡感,清楚理智的意识,不会影响什么情况,但是互相越来越熟悉越来越沦陷,不是指沦陷关系,而是彼此显然是会越来越“深”,的这种感觉,非定义而进行态。

酒里掺茶Se

“黎小白”(未完成版)

“黎小白”

(显然有点头晕。这篇大概是2020年十二月写的一部分。现在也没写完。但感觉要先放出来写的部分不然或许整体基调就变了。现在的剧情也很难搞。希望什么时候可以写完吧。本来是打算以龙灏天相关为明线,以顾一川相关为暗线,看似辅助最好是能(同样甚至更多)贯穿整个。来关于白萧。)(真是连现在的自己看到很多词汇都觉得可以更深更准确地描述啊,或许需要更改吗)所以这些内容不代表现在的角度也不完全代表人物本质。真是很不想发不完整的哈哈,但是不发恐怕真的不行。

取这个名字不是因为“黎小白”才是他,黎小白是白萧也是,自己就是自己,而是因为“黎小白”贯穿整个内容也贯穿某部分接触,包括对于自己的内容和认知...

“黎小白”

(显然有点头晕。这篇大概是2020年十二月写的一部分。现在也没写完。但感觉要先放出来写的部分不然或许整体基调就变了。现在的剧情也很难搞。希望什么时候可以写完吧。本来是打算以龙灏天相关为明线,以顾一川相关为暗线,看似辅助最好是能(同样甚至更多)贯穿整个。来关于白萧。)(真是连现在的自己看到很多词汇都觉得可以更深更准确地描述啊,或许需要更改吗)所以这些内容不代表现在的角度也不完全代表人物本质。真是很不想发不完整的哈哈,但是不发恐怕真的不行。

取这个名字不是因为“黎小白”才是他,黎小白是白萧也是,自己就是自己,而是因为“黎小白”贯穿整个内容也贯穿某部分接触,包括对于自己的内容和认知


-白萧中心。

-涉及龙白/顾白。


黎小白是被“抹”去的“秘密”。


由顾一川和白萧一起决定和行动,顾一川的抹除,白萧也同样认同和选择,并非完全的抹除,只不过成为了既定事实。


这份秘密确实只存在于他们之间,是低语,是光明正大的称呼,是融洽到仿佛被忘记的秘密,是仿佛不存在的过去。


这面镜子是否会破碎呢?


白萧的发梢滴着水滴滴答答掉落,滴到洗手台上垫着的毛巾,然后被毛巾吸收。他却知道如果是自己的跌落,会是粉身碎骨,他不怕粉身碎骨,不在乎万劫不复,他就是这么变成白萧的,黎小白的演技如何之好,如何成为“别人”,但白萧即使要去做好,也不是别人是自己,而白萧演技又如何好。白萧始终维持着这样的黎小白的内核。但是那些东西仍然会成为他的梦魇,在被迫想起洒落一地的水滴那样的过去时席卷而来,他并非毫无防备,但那也毫无意义。白萧的眼神略微有些涣散,他眼里的一切模糊起来,一些回忆中过于闪耀的东西撞入脑海,片刻后他重新聚起的眼神描绘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面镜子永远无法破碎,但白萧并非禁锢其中。


小看白萧的野心和能力一定会吃亏,并不仅仅因此,但确实因此顾一川的利益至上有微妙可言,龙灏天的针锋相对有更多空隙。


而白萧本人也从不止步。


龙灏天刚出道的那个冬天是寒冷的,刺骨冻心,他对当时春季末尾后夏天的经历极其难忘也无法释怀,明明刚盛开的花朵却要衰败的景象。在那场他挣扎过后的带着决心做着他的音乐的爆红之后的第一个冬季。要说相关的话在超新星比赛后期他与顾星海一同想起某些冰冷的冬季,绝望的内心,差不多的时间,顾星海忙于处理某些事完全没办法关注的时间是龙灏天爆火的第一时间。这种时间,奇妙的缘分,却不仅仅于此。


龙灏天在这个样的冬季第一次见到白萧作为白萧的真人,近距离地见到。他在电影上看到过,在微博上见到过,在各种其他人口中听到过。但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比他早出道的演员,白萧。


他对文艺电影其实兴趣不大,只不过刚好某些电影的配乐还不错他顺便看完了。白萧饰演的角色是那部电影的主要角色,而刚好同一制片人的一个简单的短片找到了龙灏天演唱整体歌曲。


他们很合理地在一个庆功会上见到了彼此,以这样突然的方式。


白萧虽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工作,但尚且有些地方还需要摸索,龙灏天刚刚半只脚踏进娱乐圈,正当红却也被无数人盯着,他抱着他的决心站在这摊浑水之中,看见了水底看不清摸不透却怎么也不会被冲走的一块不知如何掉落在此的玉石。


龙灏天不惧怕洪水猛兽,无谓资本主义。


他是准备不被打败的,他正在走向巅峰,暂时也还没有和白萧有任何私人交集。


白萧进门时就看见了一簇金色的耀眼的头发然后看见了龙灏天那张表情不怎么好的脸,不是那么明显但是白萧一眼认出了他,然后想了想对龙灏天的报道,虚实相混之间配合龙灏天的表情,聪明的演员很快猜出了答案,多半是被经纪人或者公司团队劝说来的,经纪人现在大概是不在。为了避免被注意到视线他很快就收回了注意力与制片人和一些有交流的工作人员寒暄聊天。


龙灏天因进门的一团棕色晃了晃神,他正在烦躁,经纪人为了让他待久点提前了约定时间半个小时把他送到酒店,对他而言这种虚伪毫无疑义的交流毫无意义,就算是曾经合作的关系实际上也更多是公司初期的商业行为,他对此极其不爽。白萧就这样在他眼前晃过,然后在餐桌上时准备就餐时他才再次看到他,看清楚他。


一脸温和稳定的笑容的样子,有点眼熟。龙灏天莫名其妙想用“稳定”来形容这个笑容,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白萧的笑容真的很稳定,聚会有多久,他能维持多久,龙灏天相信这一点。他已经在制片人做介绍时知道了白萧是谁,目光就不适合继续留在一处。但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白萧是谁,也没有心思去继续思考,加之白萧对于这种场合表现出来的融洽度让他有些不适,所以他继续举着他只倒了一点的红酒杯看着面前各种各样的人。


于是在白萧非常平静地似乎是只是为了礼貌或者什么向他举杯的时候他才再次提起注意力看向白萧。他就这样注视着白萧,白萧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与他对视,白萧的内心觉得有些奇怪却在这种气氛下觉得毫无问题。这一次的注视让龙灏天更加彻底清醒地发现了白萧在他的记忆中是谁,那部电影的那个角色,听制片人说话听了个开头就转移注意力的龙灏天这才发现这件事,也许是形象过于类似有又充满不同。白萧在电影中的角色也并非有多大的外形变化,但确实有刻意地改变形象,只是那颗引人注目的泪痣从未被掩盖,只不过明明是涂了灰也不能掩藏的良好面容,很有特色并不普通的样子,一直到现在才发现龙灏天看着现在淡笑着的白萧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神情,眼神,龙灏天在这一刻不得不认同白萧的电影绝非本色出演的效果,即使他不喜欢现在这种表情的白萧,他也不喜欢否认别人拥有的实力。就像曾经,那些被推倒的被卷入海底的事情,本不应该发生。


电影中这个角色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一个转身。表情毫无温度,冰冷,但眼神跟着另一个角色一直在走,然后飘到远处的镜头,大概就是角色在电影的“最终”。


面前的白萧周身散发着宛如梦幻般的暖光,有一瞬间龙灏天也有这种错觉,不,是感觉。只一瞬间,然后他在心中更明确地感受到的白萧是维持着看起来就极其不真实的笑容,但也自然,可眼神让人看不透,说话委婉又恰到好处显得过于完美而虚假这样的神情和展现。


他的不爽平添了一分,他下意识认为这样有才能的人不应该有虚伪的感觉,而白萧身上他闻到了一点谎言虚伪的味道。但是他不觉得多虚伪,也不觉得那完美虚假,龙灏天不会因为所谓他太好了而觉得有问题。白萧的完美和一切都毫无虚伪痕迹,白萧看起来与虚伪一类的完全没有关系。只不过是做事的方式风格让他明显感觉到一丝不太欣赏。他不爽的不是虚伪,也没有觉得白萧过于虚假,可他隐约感受到了白萧的做法与内容。即使他才刚见到他。也许是因为龙灏天年轻而性格过于张烈。





(这里显然是有很长一段剧情但没写)




真正的暖意和微妙的东西将龙灏天的烦躁安抚下来,正是冬至,他想起这样的日子,不过这股却勾起了另一种不爽。他对白萧的方式和这种事情的解决情况的不爽。他盯着白萧看,却没得到什么回复。


他意识到他大概欠了白萧一份人情,从现在开始。他更加不爽了。暖意把冬至夜晚的寒冷隔离开。即使不爽。龙灏天也无法否认这份疑似是善意的东西。冬至将领着白昼变长,灰暗的黎明被挥散,龙灏天也确实在第二年走上更顶峰,连续拿了好几个奖项,凭着他的实力。白萧的事业也正在更进一步。


然后白萧出了一张专辑——或者说是歌曲。然后打破了龙灏天维持榜首很久的现象。但这是一张在龙灏天眼里不足以称为优秀和成功的专辑。


龙灏天的不爽在这之下突然突然骤起,前一年被压下的烦躁不爽一瞬间爆发开来,之前的事情都只不过压在线上而现在则触碰到了某一角度上他的底线原则,音乐,与梦想。他飞快地拍摄准备了图片和话语发在微博上,就在这一瞬间一切一触即发,他的内容招惹来了完全不受影响却暗藏嘲讽的话语。龙灏天想起了那个冬至在酒店外的白萧,好像生动有趣了许多,一种无法察觉的愉快藏在气恼中划过心间,然后一切,扎根,越来越深,越来越久,越来越多。


对于龙灏天而言他无法控制地会去表达出对白萧的不喜。源头或许是那样的虚与委蛇和仿若没有足够原则的行为,不相信梦想和追求的现实主义,以及缺少对部分艺术的尊重,将其沦为商业行为,让龙灏天的灵魂深处升起一抹烦躁与不悦。即使内心不完全认为白萧是什么样的人,但他仍然将这份厌恶感升起。在那样的他被寒冷的黑暗的圈内规则或者乱七八糟的社会定论影响非常之严重的那一次之后,他捧着他的决心要战出未来,他对这一切抱着冷笑和只有决心和实力尚且不知如何去做的时候,他碰到了白萧,好像能在各种地方都展现出他厌恶的娱乐圈的各种问题的白萧,明明是一个本身没什么问题很有实力的人,却在各种行为和说话上一而再再而三让他恼怒和不爽。白萧的出现和一切打破了他有些不知所措无处可释放发泄隔开他和更完整的真实世界的玻璃镜子。


他就在坚定地踏进阳光之后的一瞬间看到了阴暗处的那块玉石,一点也不介意被污泥冲刷的的样子,并且对他的行为报以幼稚的评价的人。


简而言之。龙灏天挫败之后决定踏入战场,而白萧刚刚好好出现在那上面,龙灏天在战场上战斗碰到的第一个具像化足够真实又值得被注意的“敌人”就是白萧,他每一处都被当时的龙灏天无限放大,也恰巧与他有关,白萧是当时东皇最完美的“商品”,而龙灏天当时最讨厌的最敏锐感受到的就是“商品”和虚伪。


这让他绝对会针对白萧,因此白萧于他也完全不一样。


他有足够的时间更多的时间,因为白萧足够强大,足够有实力,在这么久的时间里继续,也许就想当初还不能理解的他一样一直坚持着,用他尊敬的和也许不屑的方式辛苦努力着在这个圈子里在这个世界上继续。让他看到更多,即使看不透,他却能够在时间过去中,在互相交流中,逐渐知道和明白更多。


即使他仍然无法接受白萧的某些对策和行为思考方式,却一如从前无法否认白萧的实力和他眼里难得能够看到的比他饰演角色更灵动的东西,他也知道,只是选择的方式不同,至少看起来不同,就算不能明白不可以认同,抹不去的也是最深刻的。


所以就算他看不透白萧,也不明白他眼睛里到底写着什么。他只好在沉默里和白萧相对无言,然后也会有想亲吻白萧的冲动。




————

接下来是没穿插进去的零散部分。




他感觉得到这个人不是这样的,或许该说不完全是他露出来的样子,但是龙灏天不喜欢那种遮掩和不够真实,他察觉到一种温和的感觉,或者说他有什么藏起来的东西,他有一部分让他觉得被吸引的,实际上并不让他厌恶,甚至觉得会不自主被吸引的东西。也感觉到直白的或许本就不融洽也无法融洽的无法相合,就好像这是天生的。好像他们天生就会相对,不过龙灏天不信所谓的天生,他更看重事实。


所以事实和对事实的感受才是他如何表达感情与想法的原因。所以事实也是,他能感觉到这个尚不熟悉的人不单单是表露出来的一点“假”和圆滑,也感觉到他们之中好像有点什么,也许不是天生的,但确实存在的,没办法百分百欣赏和完全愿意理解的间隔,也许是来自某种原因产生的隔阂,但他不觉得隔阂永远无法消除。


或许他也该猜到,未来的相交线远远不止如此。隔阂不是始终存在,那是看起来谁都看得到的厚墙,实际上却只是隐形的薄薄一层纱,却坚韧地划不开。看得越深,却也不代表知道得越深,但总有东西会更深,可其他事情和意见加深不了隔阂,那只是发生的东西,说到底,思想与经历上的隔阂会代表什么吗。其实无关紧要,其实影响不了别的。


其实带来感情波动,却不代表主宰一切,甚至总会被人相触而溶解得无声无息,回过神就发现早就惊天动地也不一定。


-

或许那是亲吻的冲动吧,他猜,或者心中不曾想过但倘若要判断,或许那是想要亲吻对方的冲动


-

小看白萧的野心和能力一定会吃亏,并不仅仅因此,但确实因此顾一川的利益至上有微妙可言,龙灏天的针锋相对有更多空隙。


(相呼应段落)

又或许,不单单是他的野心和能力,甚至不单单是他清醒的认知,只是他生动的,或许自己都不认知的存在。



-

不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只是他正好是第一个,当然也恰巧是唯一一个,所以或许这也更让龙灏天不爽,没能力单看流量的圈子,或者是集齐各种让他觉得不应该如此的点的白萧。


-

足够聪明的人有些时候有些称不上缺点的“缺点”,就是太过清醒,不管是他们哪个,或许他是,他或者他也都是。毕竟现实利益主义和理想主义都不影响人足够聪明或者在需要的时候成熟。


-

白萧靠在椅子里,他是怎么想的呢?对于他自己。或许只是这么走下去吧。

酒里掺茶Se

当然意识到是这样独立的个体,包含着很多内容,简单又复杂,经历感受,情绪波动,认知思考感受这些都是。很个体的自己的内容,也是很庞大的很真实的。稍微会有些大概因为很能感受到也许描述到但他绝对就是他自己,这样真实鲜活的“生”的。太强烈了,每个人都是,但是真的很有内容,也很在意的感觉。可确实也就是“人”,也就是个体,“生”的。太真实了。....也真的可以感受到。或许也就没什么可心态复杂的,因为真的有。内容,虽然或许微妙,真的是微妙也是真实的一部分,自身感受的,关于自己的。这样的包含着的。

因为,甚至没有因为。就是“个体”是这个人呀。


其实本来就是自己,所以也微妙的,挣扎复杂和微妙的。这或许也是...

当然意识到是这样独立的个体,包含着很多内容,简单又复杂,经历感受,情绪波动,认知思考感受这些都是。很个体的自己的内容,也是很庞大的很真实的。稍微会有些大概因为很能感受到也许描述到但他绝对就是他自己,这样真实鲜活的“生”的。太强烈了,每个人都是,但是真的很有内容,也很在意的感觉。可确实也就是“人”,也就是个体,“生”的。太真实了。....也真的可以感受到。或许也就没什么可心态复杂的,因为真的有。内容,虽然或许微妙,真的是微妙也是真实的一部分,自身感受的,关于自己的。这样的包含着的。

因为,甚至没有因为。就是“个体”是这个人呀。


其实本来就是自己,所以也微妙的,挣扎复杂和微妙的。这或许也是自我的一部分。真真实实的人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