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黎巴嫩

2069浏览    1960参与
沃色多吉

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他,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所以,在任何时刻都要保持冷静,不要放弃思考。因为,这是你作为人的全部尊严所在。

———[法]布莱士·帕斯卡(Blaise Pascal 1623.06.19-1662.08.19 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散文家)《思想录》

—————————————————————

•...

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他,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所以,在任何时刻都要保持冷静,不要放弃思考。因为,这是你作为人的全部尊严所在。

———[法]布莱士·帕斯卡(Blaise Pascal 1623.06.19-1662.08.19 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散文家)《思想录》

—————————————————————

•Khaled Mouzanar(哈立德·穆扎纳)

-黎巴嫩音乐作曲家、词曲作者、作家、电影制片人

-出生日期:1974年09月27日

•《Zeyn(From “Capharnaüm”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选自其专辑《Capharnaüm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发行时间:2018年10月12日

•音乐风格: Neoclassical Music/New Age/Movie Soundtrack

—————————————————————

[电影《Capharnaüm迦百农》中译名为《何以为家》]

—————————————————————

核桃蛋的博物馆

大理石雕儿童像 前4世纪 黎巴嫩厄舒蒙神殿出土 黎巴嫩文物局藏

Marble Statue of a Child/4th Century B.C./Unearthed at Temple of Eshmun,Lebanon/Directorate General of Antiquities-Lebanon

大理石雕儿童像 前4世纪 黎巴嫩厄舒蒙神殿出土 黎巴嫩文物局藏

Marble Statue of a Child/4th Century B.C./Unearthed at Temple of Eshmun,Lebanon/Directorate General of Antiquities-Lebanon

Monika GER48

【医圣游记】天国王朝之行 4

4 医院、圣殿、条顿的城堡


在阿卡的一晚,我特地搬到海边住,那里的阳台可以俯视沉没在海里的圣殿骑士团城堡。每天日出和日落的时候,总会看到一大群海鸟飞过城堡上空,这样的飞行队延续了十分钟之久。这里并没有圣殿城堡的指示牌,露出水面的两三块石头也许是昔日城堡的根基,除此以外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是什么东西每天引来无数的海浪、成群的海鸟、拍照的游客呢?有些事物即使已经逝去,生前的磁场却仍留存在世上,让人感觉到他的气息。十字军东征距今有近千年历史,大部分的骑士团都存活至今,然而所有骑士团当中最强悍的圣殿却灭亡了,他在圣地最后的总部是当年围城站最后的堡垒,却最终轰隆倒塌,如今只是一片海水...

4 医院、圣殿、条顿的城堡


在阿卡的一晚,我特地搬到海边住,那里的阳台可以俯视沉没在海里的圣殿骑士团城堡。每天日出和日落的时候,总会看到一大群海鸟飞过城堡上空,这样的飞行队延续了十分钟之久。这里并没有圣殿城堡的指示牌,露出水面的两三块石头也许是昔日城堡的根基,除此以外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是什么东西每天引来无数的海浪、成群的海鸟、拍照的游客呢?有些事物即使已经逝去,生前的磁场却仍留存在世上,让人感觉到他的气息。十字军东征距今有近千年历史,大部分的骑士团都存活至今,然而所有骑士团当中最强悍的圣殿却灭亡了,他在圣地最后的总部是当年围城站最后的堡垒,却最终轰隆倒塌,如今只是一片海水。

null
我想这次圣地之行以后,追寻骑士团的足迹也算圆满了(叙利亚的医院骑士堡就算了),以后可以不用萌医圣了吧,正如我追到当今位于维也纳的条顿总部那样,那之后我突然就不萌条顿了。既然要做个终结,那就把该看的都看了吧——这么想着,我放弃原来的佛系计划,实行plan B——租车!

这样的计划很匆忙,我也只是想试试看,毕竟只提前一个晚上订车可能来不及,而且我的德国驾照也没翻译成英文。第二天早上来到海法,下着大雨,我觉得雨天驾驶并不方便,仍然纠结要不要去取车。来到车店,我仍然想着如果店员态度不好就不租车了。然而租车过程非常顺利,我问店员:我昨晚才订车,不知道车准备好了吗?店员一点也不纠结地说没问题。我说:我这是德国驾照,能用吗?店员头也不抬地给我登记驾照——这德国驾照还挺好用啊。租车一定要用信用卡刷押金,我说:我这张信用卡好像不够钱。店员一点也不犹豫地给我刷卡,居然成功了。不到五分钟时间我就取到车,是一辆可爱的mini。唯一的问题是手机的蓝牙连接不上,工作人员耐心地弄了近一小时,终于弄好。

我就这样开车上路了,这里的车况和国内差不多,有不太守规矩的司机,还好我也习惯了。不太守规矩有不太守规矩的好处,比较好找地方停车看风景;偶尔在路口纠结一下,后面的司机会逼逼,我也不觉得那么不好意思,反正可以不用那么严格。车里大声播放手机里保存的音乐,都是中世纪主题,播放圣殿骑士团的团歌non nobis domine的时候我会激动地跟着唱,反正没人听到,哈哈。

开车那两天大部分时间都下着大雨,所以并不是那么享受,天晴的时候可以看到一路的蓝天、大海、翠绿群山,雨天的时候一片朦胧。尽管如此,我还是开车到各地打卡骑士团城堡,来一趟圣地并不容易,该看的都看了吧。

第二天在日出时分我就出发,到日落时分一共打卡六个地点。第一站是距离两小时车程的医院骑士团城堡,阿卡往东,在加利利湖附近。路上会接近拿撒勒,耶稣的故乡,但是我没时间看这些,直奔Jordan Star国家公园。直到路过一处路边观景台,停一下车看看远处的加利利湖,这是以色列最大湖泊,据说耶稣曾在这里活动。

下图左边是我租的车。

null
null

在山区里慢慢往上开,大约开了十分钟,一路都是美丽的风景,只是开车不能拍照。山路上没见到其它车辆或行人,非常安静,没想到来到山顶,公园居然开着门,我应该是第一个游客。门票收了22谢克尔,也就是说这个景点有点看头。
null

公园中心就是医院骑士团的城堡,如今只剩下根基。城堡两面用护城河保护,另两面是悬崖。
null

从桥梁走进城堡。
null

城堡复原图。这座城堡叫Belvoir,是法语美景的意思。1168年,医院骑士团修建了城堡,1189年被萨拉丁军队夺取。其实之前在历史书中几乎没读到过美景城堡,如今这座城堡是以色列最大的城堡古迹。我觉得即使在圣地期间,医院骑士团比圣殿骑士团更擅长修建堡垒,他在叙利亚的坚固骑士堡如今仍然是世界十大城堡之一。当然,没有哪里的堡垒规模和复杂程度能超越马耳他。

null
美景城堡确实是我在以色列看过的最大城堡,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周围景色很美,可以看到远处的加利利湖。医院骑士团的城堡本身不仅坚固,也非常会选地理位置,在城堡里会让人心旷神怡,也就是说风水很好。
null
null

内围的建筑物,有一个中庭。
null

食堂。
null

大厅。
null

中庭的盥洗处,这点和托马尔修道院一样呢。
null

逛了近一小时,没有其他游客,这样的雨天果然没有人呢。走出来,又看了一下城墙,很有棱堡的感觉,当时医院骑士团的堡垒已经很厉害了。
null

第二站,Horns of Hattin,1187年哈丁战役的战场。看过《天国王朝》电影的人知道哈丁战役的重要性,萨拉丁在这里打败了十字军,医院和圣殿几乎全军覆没。没有了军队,萨拉丁直逼耶路撒冷。这一战注定十字军失去圣城。
null

雨季的哈丁山周围绿油油,据说当时十字军找不到水源,非常干渴,无力战斗。现在却是不同的景象。
null

第三站,Ateret的圣殿骑士团城堡。这是个敏感的地带,在戈兰高地边上,谷歌地图的边界线是虚线,再往东是叙利亚。据说戈兰高地有不少雷区,如果看到雷区标志千万不能近。圣殿城堡和刚才的美景城堡差不多,只剩下根基,在山上,旁边是约旦河,但是不收钱,大概因为不够医院城堡美……

下车的时候下着瓢盘大雨,道路十分泥泞,与牛粪混在一起……登山的感觉很不好,这里完全没有医院城堡那样让人心旷神怡,只看到肮脏的路面,城堡废墟像碳一样黑。
null

不过这座城堡给了我惊喜,原本以为只有几块石头,没想到维护得比较完整,还有指示牌。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圣殿骑士团历史经常会提到:麻风病国王鲍德温四世赐予圣殿骑士团这块靠着约旦河的领地,圣殿决定修建像医院在叙利亚的骑士堡那样雄伟的城堡(一切向医院城堡看齐233),但是还未完成,1179年8月,萨拉丁攻入城堡,将里面的人全部杀害。考古人员发现中庭有中箭的骑士和马匹的尸体,可以想象当时战斗十分惨烈。据说中庭燃起了大火,中箭的圣殿团长向大火冲去,视死如归。圣殿骑士团就是这样的秉性,爽直又勇敢,在军队里总是担任前锋,直面敌人的冲击,他的城堡也许不如医院的坚固,但是他的战略不单是防御,更主要的是进攻。事关圣地,没有哪个人比圣殿更尽心尽力,战斗到最后一刻。
null

也许正是知道曾经在这里发生过惨剧,我就越觉得这里惨不忍睹。鞋子沾满了泥土,相机被淋湿,一边心里骂着shit,一边登上山。
null
null

这里遗留的城堡根基很少,也许是当时没修建完成,也许是萨拉丁军队烧毁得太彻底。
null

这是大门,完全看不出来。

null

null
中庭,发现尸体的地方。这里也是整座山最多的城堡遗迹。
null

约旦河那边,是城墙。
null

初见红色的约旦河,神圣的河流。据说圣约翰用约旦河水给基督洗礼。
null
null

这座城堡的规模不如美景城堡,而且尽管靠着约旦河,附近的风景不算的美。圣殿骑士团还是不如医院骑士团那样会看风水。在这里曾经发生的惨剧,配上阴暗的雨天,让人更感到凄凉。我一直觉得如果医院是水,圣殿就是火,轰轰烈烈的一生。让大雨浇灭昔日的大火,让温柔的水治愈远古的伤口吧。
null

第四站是以色列最北端的Metula城市,在那里天晴的时候,可以在瞭望台观看远处黎巴嫩境内的圣殿骑士团城堡。与叙利亚一样,现在很少人赶去黎巴嫩旅行,刚才是在叙利亚边境看圣殿城堡,这回又来到黎巴嫩边境看另一座圣殿城堡,我觉得自己十分胆大的了,要说终结医圣的旅行,说不定就这样终结了,不过我还是活着回来,又在这里写游记了。另一方面,此行也充分体会了圣殿骑士团在如此险要的地方修建堡垒,不愧是战斗在最前线的骑士团。

从刚才的圣殿城堡开始,我一直都在高地的大山里行驶,可以想象天晴的时候景色非常优美,但是越往北行驶,雨越大,雾也越大,到了Metula,能见度居然只有十米!之前我在英国驾驶的时候,这样低能见度的天气我可不敢开车呢。迷雾中,我大概看到街道一路都是防护网,果然是怕黎巴嫩入侵边境吧。我也有点担心会误入军事地区,那可要被关小黑屋了。总之,我没有找到瞭望台,而且即使找到了,也不可能看到远处的圣殿城堡。

在这里我就放出谷歌地图的照片吧,这座位于黎巴嫩境内的圣殿骑士团城堡,名叫Beaufort,法语美丽堡垒的意思,和医院的美景城堡叫法很像嘛。Beaufort是圣殿的主要堡垒,地位很重要。从土耳其南部至埃及北部,圣殿修建了一系列的堡垒,便于守护一路朝圣者。我无法亲临Beaufort,也不知道规模是否很大,风景是否堪比美景城堡。与专门占据美景的医院相比,圣殿的城堡总带有一种艰苦的感觉。

null
null
第五站,是旅游热门小镇采法特。这座小镇本身就是圣殿骑士团修建的,是圣殿小镇。据说圣殿修建了坚固的城墙。然而在大雾与大雨中,我即使到了城堡公园,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null
拍了几张云里雾里的照片,只能继续我的行程。这样的雨天,游玩都成了打开式的到此一游,以后我可以说我来过采法特,至于看到了什么,就不要问了……
null

第六站,条顿骑士团的Montfort城堡,法语山堡的意思。到达的时候太阳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下山,只恨冬天白天太短了。Montfort是我所知,条顿骑士团在圣地的唯一城堡,据说规模很大,距离阿卡50分钟车程。起初我以为Montfort是条顿总部,其实总部是在阿卡城内。条顿虽然在圣地诞生,他在圣地留下的印记不多,阿卡的总部至今还埋在地下,Montfort是唯一可知的条顿遗址。

根据谷歌地图,我把车开进一个自然公园,不设大门,所以也不怕关门被锁在里面。一进公园,就看到正在过马路的雄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鹿角如此大的野生雄鹿(急忙用手机在车内拍照)。在西方文化里,雄鹿是帝王的象征,例如霍亨索伦家族Sigmaringen分支的纹章就是雄鹿。有雄鹿出没,说明这里很有帝王相,风水佳,果然,条顿骑士团后来发达了,跑到普鲁士建立了王国。如果要联系到基尔的故事,那么就是普鲁士建立了德意志帝国。
null

公园环境优美,果然是风水很好的地方。我路过一个观景台,看到对面山的城堡废墟,下车一看,果然是Montfort。原来,Montfort并不在这个公园里,也没有公路开到对面山,只能徒步。天色已晚,而且公园并无其他人,我只在观景台遥望条顿城堡。
null
null
null

这是谷歌地图的照片。

null
null
null

晚上,我回到阿卡古城。在同一家比萨港的餐厅用餐后,随意地散步,回想十字军时代的事情。

1291年马穆鲁克围城的时候,医院骑士团和圣殿骑士团手拉着手守卫着城北的围墙,他们先后夜袭敌人的营地,却都没有成功。那天,敌军首先攻入医院区的城门,圣殿骑士团迅速前往救援。在最紧急的关头,圣殿与医院肩并肩作战,就好像他们不曾是竞争对手一样。圣殿大团长受了重伤,医院元帅亲自将他送去城堡里养伤,然后急忙回到战场上。后来整个阿卡城都失陷了,只剩下海边的圣殿城堡,没来得及逃亡的百姓都躲进去避难。医院和条顿带着百姓们乘船从威尼斯港撤离,阿卡只剩下圣殿了。圣殿也曾试着与敌人谈和,敌人答应放过圣殿城堡内的百姓,于是圣殿打开大门,没想到闯进来的敌军骚扰百姓,圣殿又赶紧关上大门。他们失去谈判的机会,新的圣殿大团长带着宝物,与几个骑士乘船逃亡北部的塔尔图斯,传说圣杯也被大团长带着。剩下的圣殿骑士继续守护城堡,但是敌军疯狂挖地道,一瞬间,整座城堡都倒塌了,圣殿骑士与敌人同归于尽。圣殿城堡的倒塌,象征着耶路撒冷王国的失陷,只有圣殿骑士团守护到最后一刻,而且他在不久的未来,也随着逝去的耶路撒冷王国而灭亡了。

null

如今,人们能看到更多医院骑士团的遗迹,有坚固的城堡也有美丽的教堂,也许当时的医院骑士团确实与圣殿骑士团不相上下,甚至更强大,但是没有哪个骑士团比圣殿骑士团更能代表那个时代的军队,因为没有哪个骑士团比圣殿更爱耶路撒冷,为之而生,为之而死。

昔日圣殿的光辉,可歌可泣的骑士精神,如今都被淹没在海水里,汹涌的海水似乎在代替沉默的城堡诉说着什么。我可爱的圣殿,我怎能忍心看到你如此惨状呢?我无法接受你的消失,可是事实就是如此,700年前历史已经谱写好了。在阿卡的最后一夜,我在圣殿城堡边上漫步,我不忍离开这里,一个人默默地流着泪,反正很暗,谁都不会察觉。
null

null

早上七点,离还车还有三小时,我仍然继续打卡,反正,好不容易来一趟……

阿卡附近有个叫Afek的公园,现在仍然保存着十字军时期的水车磨坊,不知道是医院骑士团还是圣殿骑士团的所有物。这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件,1251年,有人上书教皇请求调解医院与圣殿的矛盾,原因是医院在Naaman河上游修建水车灌溉甘蔗地,但是在下游修建水车的圣殿抱怨医院用水太多,于是截断水流,让上游发洪水,医院采取报复手段,也把水流截断,让下游没有水。即使是中二学生,恐怕也不会用这么幼稚的吵架方式吧。

因为到达时间太早,公园没开门,在门口拍几张照片,继续行程。
null
null

沿着海岸线,一路往南行驶。从海法到Atlit的沿海公路很美,看到巨浪滔天的海边,像极了圣殿骑士团的脾性。失去耶路撒冷之后,十字军的领地只剩下沿海的一条地带,圣殿在这里修建一系列防御城堡。Atlit的Chateau Pelerin(朝圣者城堡)是最大的圣殿城堡,阿卡失守后,这里过了两个月才投降。
null

如今城堡废墟内部是海军基地,不让人靠近。这是最近的距离,海滩有很多人冲浪。
null

我们能看到的废墟只是城堡的一面墙,下面是谷歌照片,显然规模非常大。

null
城堡附近的十字军坟墓。
null

沿海继续行驶20分钟,来到另一个圣殿城堡,Cafarlet。
null

城堡很小,据说是为了照应Pelerin。没有登上山丘的路,杂草丛生,所以远处看看就好。
null

第三站,Tel Dor的城堡,据说是古罗马人修建的,后来由圣殿骑士团管理。这时候天气有点放晴。从停车场朝着山坡行走三分钟。
null

很快看到左边是一个美丽的海湾。
null

右边是城堡遗址。
null

如今只剩这些了。
null

null
我一直走到山坡伸出大海的最顶端,我朝着西的方向,看着地中海。我才发现,原来那么多沿海的圣殿城堡都是朝西的啊,这是不是有特别的含义呢?

说不定,他早就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终于跨越地中海,往更西的地方去了吧。
null

结语:

我原本想,圣地之行之后,有关骑士团的重要地方都到访了,圆满了就会失去热情吧,但是没想到回来后变得更喜欢骑士团了,真是欲罢不能啊。我无比想念圣地,变得心情低落,只能安慰自己将来再去探访那片医院和圣殿共同生活过的神圣土地。

也许哪天我不会再爱你,可是我曾经轰轰烈烈地爱过。


感谢看到这里。






火凤凰旅拍
我和电影有个约会
人们一旦受到羞辱,结局只能是相...

人们一旦受到羞辱,结局只能是相互憎恨。

——《羞辱》

人们一旦受到羞辱,结局只能是相互憎恨。

——《羞辱》

核桃蛋的博物馆
玻璃瓶 1-5世纪 黎巴嫩内鲁...

玻璃瓶 1-5世纪 黎巴嫩内鲁特出土 黎巴嫩文物局藏

Unguentarium/1th-5th/Unearthed at Beirut,Lebanon/Directorate General of Antiquities Lebanon


(此站被屏较多 推荐关注其他平台) 

Instagram:kingkyyyyyyy
Twitter:Kingky X
Facebook:荀耀阳 
icity:核桃蛋 
imuseum:核桃蛋 

微博:核桃蛋Kingky

玻璃瓶 1-5世纪 黎巴嫩内鲁特出土 黎巴嫩文物局藏

Unguentarium/1th-5th/Unearthed at Beirut,Lebanon/Directorate General of Antiquities Lebanon






(此站被屏较多 推荐关注其他平台) 

Instagram:kingkyyyyyyy
Twitter:Kingky X
Facebook:荀耀阳 
icity:核桃蛋 
imuseum:核桃蛋 

微博:核桃蛋Kingky

Morning

被酒神庇护的黎巴嫩---Chateau Musar四年分垂直品鉴会

被酒神庇护的黎巴嫩---Chateau Musar四年分垂直品鉴会

静不默实
码头上的行人,贝鲁特

码头上的行人,贝鲁特

码头上的行人,贝鲁特

我和电影有个约会
-我想起诉我父母。 -为什么要...

-我想起诉我父母。

-为什么要起诉父母?

-因为生了我。

——《何以为家》


-我想起诉我父母。

-为什么要起诉父母?

-因为生了我。

——《何以为家》


HGG雨果果

- 2018《迦百农》

有些人莫名其妙地被带到这个世上,后知后觉自己周而复始活着的是一种苟且存活的人生:黑市劳工、偷拐抢骗、贩毒卖淫……
生命于他们来说基本上是浓雾笼罩下的白日,纵然知道有光却寸步难行。

电影略过了很多生活上的细节,让展示出来的“惨”弱化了很多,happy ending甚至有点多余,和相近主题的《无人知晓》相比,力度也是不及后者。

但是大部分的手持摄影、眩光入境、脏乱的场景,还有扎因迷茫的眼神,都十分对位着“迦百农”的英文翻译:混乱。
让看似通透明亮的场景下弥漫着阵阵残酷绝望的气息。

鱼叔推文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不负责任的生育,等同于一场谋杀。”

- 2018《迦百农》

有些人莫名其妙地被带到这个世上,后知后觉自己周而复始活着的是一种苟且存活的人生:黑市劳工、偷拐抢骗、贩毒卖淫……
生命于他们来说基本上是浓雾笼罩下的白日,纵然知道有光却寸步难行。

电影略过了很多生活上的细节,让展示出来的“惨”弱化了很多,happy ending甚至有点多余,和相近主题的《无人知晓》相比,力度也是不及后者。

但是大部分的手持摄影、眩光入境、脏乱的场景,还有扎因迷茫的眼神,都十分对位着“迦百农”的英文翻译:混乱。
让看似通透明亮的场景下弥漫着阵阵残酷绝望的气息。

鱼叔推文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不负责任的生育,等同于一场谋杀。”
cruisin'
“幸福源于自身”

“幸福源于自身”

“幸福源于自身”

摸你车
画了几个外网朋友的黎巴嫩oc大...

画了几个外网朋友的黎巴嫩oc
大家圣诞快乐

画了几个外网朋友的黎巴嫩oc
大家圣诞快乐

摸你车
是黎巴嫩包装纸的设计图案!是免...

是黎巴嫩包装纸的设计图案!是免费的 大家打印下载使用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不倒卖就好【反正也没人要】

是黎巴嫩包装纸的设计图案!是免费的 大家打印下载使用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不倒卖就好【反正也没人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