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黎明杀机

153.1万浏览    8600参与
楠咕

💗继续摸摸小苏西💗

💗继续摸摸小苏西💗

第三精神病院

【黎明杀机】无内鬼,来点杀鸡笑话

*感谢苏联笑话


有人说我们欺负屠夫。

你们做了什么?

我们在他守尸的时候把人救下来了。


黎明杀机的玩家们汇聚一堂,主持人说:下面请支持守尸的玩家坐到会场左边,反对守尸的玩家坐到会场右边。大部分人坐到了右边,少数人坐到左边,只有一个人还坐在中间不动。

主持人:这位玩家,你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呢?

玩家:我反对别人守我尸,但是我认为自己可以守别人的尸。

主持人:那请您赶快坐到主席台上来。


一位杀鸡玩家刚结束一场游戏,回到大厅时,突然大笑起来。

其他玩家: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玩家:是啊,这一局太搞笑了……

其他玩家...

*感谢苏联笑话

 

有人说我们欺负屠夫。

你们做了什么?

我们在他守尸的时候把人救下来了。

 

黎明杀机的玩家们汇聚一堂,主持人说:下面请支持守尸的玩家坐到会场左边,反对守尸的玩家坐到会场右边。大部分人坐到了右边,少数人坐到左边,只有一个人还坐在中间不动。

主持人:这位玩家,你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呢?

玩家:我反对别人守我尸,但是我认为自己可以守别人的尸。

主持人:那请您赶快坐到主席台上来。

 

一位杀鸡玩家刚结束一场游戏,回到大厅时,突然大笑起来。

其他玩家: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玩家:是啊,这一局太搞笑了……

其他玩家:哦?说来听听?

玩家:你疯了吗?!我刚刚才开挂把他们四个全杀了!

 

玩黎明杀机,要一份“游戏体验”。官方说,“游戏体验”没有了,只有“BUG”。

 

屠夫总是针对我!

他们怎么针对的?

他们把我挂上钩三次!

 

——坚决不PY!

——这个屠夫居然不杀三放一?

 

想象一下,拔插屠夫、守尸屠夫和开挂屠夫都在一艘船上。突然船进水,迅速沉没,谁会得救?

全体人类。

 

什么是杀鸡潜规则下的人类团结?

就是人皇、皮皇、机皇等一切人类如兄弟姐妹一般团结起来,带着他们的手电和工具箱共同胖揍小叮当和白段屠夫。

 

网友抱怨:唉!这个游戏BUG真多。

结果被杀鸡玩家追着骂。

网友辩解:我根本没说是哪个游戏,你怎么可以骂我?

杀鸡玩家骂道:你少骗人,我玩了十几年游戏了,哪个游戏BUG多我会不知道吗?

 

人类:你们来人类阵营干什么?

屠夫:来学习如何制定规则。

人类:我们没有制定过规则,你们这群屠夫根本不给我们游戏体验,当游戏只剩一个人就理应放掉他,有人类掉线或拔线也理应开始PY,更不应该带红苹果,毕竟我们人类太难了,你们为什么总是欺负我们……

屠夫:对对对,就是这个。

 

十一

弗兰克找来人类:我知道你在传播关于“军团”的笑话,这很无礼。

人类:为什么?

弗兰克:因为我们是屠夫。

人类:天地良心,我没和任何人讲过这个笑话。

 

十二

这些人类竟然顶着厄咒修得如此之快,甚至救人的时机也卡得十分巧妙!真是太可怕了,为什么人类玩家就不能善良一点呢?

哦,那你想怎么样呢?

我要带红苹果处决他们。

 

十三

有什么类似于“老婆饼里并没有老婆”的句式吗?

给屠夫制定规则的玩家并没有玩过屠夫。

 

十四

一位人类玩家不慎落入河中,高呼救命。屠夫玩家路过闻之,视若不见。

人类玩家急中生智,高呼:屠夫不能带红苹果!

屠夫玩家闻之大惊,急速跳入河中,将该玩家拖上来,大吼:我自己点的红苹果,爱怎么用怎么用!

 

十五

一玩家很久没有关注黎明杀机的消息了,这次,玩家打开黎明杀机的官方账号,看到山岡凛居然被削弱了,惊呼:杀鸡啊,我要不认识你了!

后来,玩家下翻看到关于平稳着陆的更新,又惊呼:杀鸡啊,我认得你了!

逃生菜菜子

——我的夜幕坏了吗?
——我怎么吸不到他?

——我的夜幕坏了吗?
——我怎么吸不到他?

D712

希望dlc大麦这样zzz就能修复更多的bug了🙃

希望dlc大麦这样zzz就能修复更多的bug了🙃

桌上三只栗子——溏心栗子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能py的夹哥……想着终于能做一下文档库任务了结果中途卡bug被活活弄死在终局。

出来后夹哥:你这都能死

我:……我卡bug了

我太难了:D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能py的夹哥……想着终于能做一下文档库任务了结果中途卡bug被活活弄死在终局。

出来后夹哥:你这都能死

我:……我卡bug了

我太难了:D

稳健人皇山哥哥

罪与罚(10)

黑夜是放大镜,你所行的罪恶、欲望、放荡都会被如水的寂静无限放大。


凌晨一点,不远处的哈登菲尔德镇中心灯火通明,风声捎来了零星的枪响和喧闹,凤敏靠在窗口,有一下没一下地掰弄自己的指头,64式手  枪被她丢在了桌子边上,只需要不经意地碰触就会砸在地上。


劳丽在十一点半就跟凤敏道了晚安。她说“阁楼是安全的地方,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你,但你绝对不要深夜出来。”凤敏大概能够猜到,她不想让自己和她的哑巴哥哥见面。


女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的喉间有一点干腻。自从卡特开车去了镇上,已经快八个小时了,她就一直傻乎乎地盯着镇上逐渐喧闹起来,灯火辉煌起来。


是该喝点水了…凤敏嘀...

黑夜是放大镜,你所行的罪恶、欲望、放荡都会被如水的寂静无限放大。


凌晨一点,不远处的哈登菲尔德镇中心灯火通明,风声捎来了零星的枪响和喧闹,凤敏靠在窗口,有一下没一下地掰弄自己的指头,64式手  枪被她丢在了桌子边上,只需要不经意地碰触就会砸在地上。


劳丽在十一点半就跟凤敏道了晚安。她说“阁楼是安全的地方,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你,但你绝对不要深夜出来。”凤敏大概能够猜到,她不想让自己和她的哑巴哥哥见面。


女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的喉间有一点干腻。自从卡特开车去了镇上,已经快八个小时了,她就一直傻乎乎地盯着镇上逐渐喧闹起来,灯火辉煌起来。


是该喝点水了…凤敏嘀咕着,推开了房门。劳丽的木制小楼对外隔音效果很好,她关上了每一道窗户,连虫鸣和夜枭的咕咕声都听不到。凤敏轻手轻脚地灌了一口客厅茶壶里已经冷掉的水,目光盯在了接通了高压电的大门上。


劳丽有一辆看起来就性能非常棒的越野车,就停在院子的车库里,凤敏盘算了一下。“能接通电源,那么必然有开关…”


她把手从墙壁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摸过去,但是令她失望的是,劳丽显然没有遵循就近原则把大门的开关安在墙壁上,女孩叹了口气,却听到了一声类似呜咽的闷哼。她扭过头去,声音的来源是劳丽的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警觉地可怕的女人的卧室幽幽地敞开了…


劳丽的房子里最不缺的就是武器。凤敏提起了茶几上随意放着的一根防身球棍,蹑手蹑脚地摸到了劳丽的卧室门口…


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反而被劳丽苦心追求的宁静无限放大。白天清冷的女人显然已经睡着了,只有一盏幽暗地台灯照亮她床头的一角,她身上穿着白色的内衣,但一只有力的手正在揉捏着女人丰满的胸   脯,骑  在劳丽身   上的金发男人穿着一件不知道是黑色还是蓝色的连体工装,上半身被打结系在腰上,只有一件短袖黑衫罩在健硕的身上,男人的力气惊人,能握持步  枪的劳丽被他单手压制住,被他按在床头承受粗   暴的亲吻。


劳丽的脸色有些发红,像是喘不过气又像是嗔怒地轻哼着,一只腿试图去踢金发男子,却被他早有预料一样将计就计地按住,那只手不安分地往上摸着…


劳丽好不容易摆脱了他的桎梏,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在男人有些愤怒的目光中抬起头,嘴角还挂着一丝淫  靡的水渍。


“有客人!”劳丽好像不想跟他多说一个字,推开了,整理被掀开的胸  衣。金发男坐在床边看着劳丽套上衣服,从侧脸上看,他比劳丽大五六岁的样子,凤敏如果能凑近一些看会更确定——男人的脸上有些胡渣。他拉起了劳丽的手,摸在自己的嘴边,劳丽感受到刺刺的。


“是了是了,你又出去几个月了。”劳丽头疼地甩开男人的手,或许是血缘的纽带,她比警署里任何一个追着迈克尔跑了十多年的警官还清楚迈克尔的举止背后的意思。


迈克尔静静地看着劳丽。直到劳丽完全套好衣服,他被劳丽拉着衣领,给了简单短促的一个吻。“欢迎回家,迈克尔。”


迈克尔拿起了被丢在床位的白色面具,他仔细地套上,然后背过身去,劳丽会意地替他绑上带子,并恶意地打了个蝴蝶结。


迈克尔没有在意劳丽的行径,而是探身从劳丽头上的阴影里一拔——一把还滴着血的厨刀被他抽了出来,迈克尔扭头看向了门口,眼神被晦暗不明的面具遮挡,但凤敏知道他在看自己,那是一种屠夫看着牛羊的杀戮冷意。


他提着刀起身,凤敏意识到不妙,扭头就跑。


劳丽听到门口的响动,对情况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她连忙追了出去——


“等等!迈克尔!”


琥珀酸

【乔伊的烦恼】

含有轻微的卫团/兔护 注意避雷
乔伊也想受欢迎w
(请无视尴尬剧情和左右不分
-------------------------------------------------
游戏里我唯唯诺诺,沙雕图里我重拳出击。
说起来画到一半还排到一个红处乔伊请我吃了个苹果:)
但是生命不息,迫害不止
一个我被处决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我站起来

【乔伊的烦恼】

含有轻微的卫团/兔护 注意避雷
乔伊也想受欢迎w
(请无视尴尬剧情和左右不分
-------------------------------------------------
游戏里我唯唯诺诺,沙雕图里我重拳出击。
说起来画到一半还排到一个红处乔伊请我吃了个苹果:)
但是生命不息,迫害不止
一个我被处决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我站起来

🖤🖤🕷🕷🕸🕷🖤🖤

大概是劳妹 不会画(。)

  液体有参考

大概是劳妹 不会画(。)

  液体有参考

KKK-pan

云玩家摸个军团(这皮肤太带感了ba!)

云玩家摸个军团(这皮肤太带感了ba!)

热心市民屁先生
草 好惭愧我带了三级机遇之窗和...

草  好惭愧
我带了三级机遇之窗和手电准备正经溜鬼
但是对面是个弗兰克【还不是很强】
而且地图还是美妙婚纱照
我黑妹爆溜五台机
最后那个弗兰克在赛后小窗发牢骚
我好惭愧。

草  好惭愧
我带了三级机遇之窗和手电准备正经溜鬼
但是对面是个弗兰克【还不是很强】
而且地图还是美妙婚纱照
我黑妹爆溜五台机
最后那个弗兰克在赛后小窗发牢骚
我好惭愧。

第三精神病院

【黎明杀机】在恐怖游戏里谈恋爱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OOC


*弗兰克X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CP倾向,顶多是友情向)


我现在要说一件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什么?你们玩过很多恐怖游戏,根本不会怕?好吧,那我直说了。


恶灵让我们谈恋爱。


笑什么?我没有胡言乱语!这不是能不能谈的问题,而是我们在一个宛如恐怖游戏一样的世界,为什么要谈恋爱?在恐怖游戏里谈恋爱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呃,事实上,此事因我而起。近段时间,由于我跟弗兰克确定关系后太过兴奋,导致自己跟其他人百般炫耀,连身处对局中都神采奕奕活力四射,于是我成功的引起了恶灵的注意。


前面那句?由于我跟弗兰克确定关系后太过兴奋——跟谁?弗兰克啊。等等,先不要情绪激动!把刀放下!秀恩爱?不不...

*OOC


*弗兰克X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CP倾向,顶多是友情向)


我现在要说一件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什么?你们玩过很多恐怖游戏,根本不会怕?好吧,那我直说了。


恶灵让我们谈恋爱。


笑什么?我没有胡言乱语!这不是能不能谈的问题,而是我们在一个宛如恐怖游戏一样的世界,为什么要谈恋爱?在恐怖游戏里谈恋爱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呃,事实上,此事因我而起。近段时间,由于我跟弗兰克确定关系后太过兴奋,导致自己跟其他人百般炫耀,连身处对局中都神采奕奕活力四射,于是我成功的引起了恶灵的注意。


前面那句?由于我跟弗兰克确定关系后太过兴奋——跟谁?弗兰克啊。等等,先不要情绪激动!把刀放下!秀恩爱?不不不,这不是一个秀恩爱的故事。听我接着说,明白吗?我是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事关我生死的事情。


恶灵知道我们谈恋爱这件事后,并没有反对,反而认为谈恋爱有助于催生希望,促进人屠大和谐,便下令让所有人都谈恋爱。


我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因此,我的性命危在旦夕,就连军团三个夫家人也恨不得将我除之后快。这能怪我吗?好好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先上钩为敬。


这一日,大家都在相亲。是的,连对局也不打了,一个个在篝火附近进行相亲,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是个恋爱世界呢。


真不知道对他们而言,对战和相亲到底哪个更难以忍受。


我以为弗兰克会牵着我的手,带我领略各个地图的风光,最后找间房做一些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实际上,他准备带我去围观其他人的相亲情况。我早该想到的,弗兰克他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臭男人!


我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暴尸荒野的场景了。


“不,不行,我不去,我死都不去,求你!”


我望着冷漠无情的弗兰克,誓死不从。


“嘿,宝贝,你总得观赏一下自己的成果吧?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可是……”我欲言又止,“你打不过他们啊。”


弗兰克幸灾乐祸的笑容凝固了,随后他笑得很可怕,语调平静:“我或许打不过他们,但我确信能打得过你。”他用力拽紧我的手腕,低声说,“如果我对你家暴,你猜你那些朋友会来帮你吗?走吧,我的女士。”


干你,弗兰克。这他妈是人说的话吗?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弗兰克胁迫着我来看戏,并不是我想要来的!唉,好想待在住处吃血点,我还有一袋血点没吃完呢,有生以来从未觉得血点如此好吃。


在弗兰克的带领下,我们见证了以下诡异的组合:


德怀特与埃文是离篝火最近的,四周是密集繁茂的森林,他们中间隔着一个桌子,双方坐在彼此对面,看起来还真有种相亲的感觉。德怀特看起来十分不安,又似乎有些尴尬,而埃文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语,低头摆弄着他的捕兽夹。


“呃……你好,埃文,呃,呃……你知道的,这是恶灵的指示。”


“……”


“我猜你对我并不感兴趣,对吧?”


“……”


“所以……嗯……呃……”


“……”


“……”


最终德怀特也沉默了下来,他的模样多了一些狼狈,气氛十分让人窒息。一只乌鸦轻盈地停在桌子上,看了看他俩,抖了抖羽毛又飞走了。


埃文淡然地看了他几眼,递给他一个捕兽夹,德怀特磕磕巴巴地跟他说了几句话,居然拿起一个螺丝刀开始跟埃文一起修理夹子。


我:……


你还好吗,德怀特?你为什么要帮杀手修理他狩猎我们的工具?你叛变了吗?


有人拉了拉我的手:“走吧,莫非你觉得这两个蠢货很有看头?”


尼亚和菲利普坐在树根底下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很难想象他们两个能有共同话题。苍天大树后背是昏暗迷离的天空,看样子他们倒是挺和谐的,如果我没有看到尼亚的白眼和中指的话。


简跟阿迪里斯保持一定的距离,她边用手扇走传来的味道,边用笔在记事本上记录着什么,我想是她的记者本能发作了吧,而阿迪里斯跪坐在地,似乎在用奇怪的语言祷告,模样虔诚无比。我能理解简,真的,阿迪里斯身上带着一种腐坏的臭气,没有人能一直与她相处。


当我们远远看到莎莉的时候,伴随着一阵电锯声回荡在寂静的森林里,梅格忽然跑过来向我们打招呼,她的后面还跟着乡巴佬。


“不、跑了吗?”乡巴佬说话总是带有一种莫名的迟钝,这可能与他从未被好好教育说话有关。


我们与二人聊了几句,了解到这两个人居然在比赛跑步。梅格说她真的很想搞死我,我躲在弗兰克身后对她表示最真挚的歉意。


“没办法,和这家伙能干什么呢?只能比赛跑步了,我看他也挺开心的。”梅格叹了口气,声音里隐隐带着忧伤。


乡巴佬的眼睛清澈,在一旁点头:“对的,跑、很开心。”然后他拉了拉梅格的手,注视着她,“不跑了吗?”


“不好意思,乡巴佬,我想歇一歇了。”梅格任他抓着,耐心和他商量,“我们待会好吗?我带你去听凯特唱歌。”


乡巴佬一脸茫然,却仍然跟着她走:“凯特?唱、歌?唱歌?唱歌?”


挥别梅格,他们两人渐行渐远,而我们朝莎莉走去。月亮静静的散发着冰冷的光,凑近一看,才发现和莎莉相亲的人是克劳黛特,她在角落里观察着地面的蚂蚁或是植物,观察自然是她的爱好,我们没有擅自打扰。莎莉低着头,似乎在看着克劳黛特,但我并不确定,毕竟我们谁也不知道莎莉是如何视物的。


“嘿,护士姐姐,你在想什么呢?”弗兰克上去搭话。


莎莉头朝他转了过来,顿了几秒,抬起手在他头上摸了几下,声音沙哑的叫了两声,便又转过去了。我和其他逃生者猜测她和凛是因为声带受损,才不能说话,只能发出简单的单音节。


弗兰克抓了抓头发,嘟囔了几句,好像并不生气,牵着我的手走开了。如果是我摸他头的话,他一定会叫嚷着“你把我当成小屁孩吗?”,想到这里,一个交往以来就埋藏心底的想法又浮现出来。


我觉得弗兰克会出轨,不,这样说太过分了。我感觉他应该会喜欢上别人。我自认自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恶灵搞这么一出的情况下,我想弗兰克可能会后悔与我交往,毕竟现在所有的逃生者和杀手,他都可以去大胆追求了。到时候,他也许会说“大家都只是玩玩而已,你还当真了?”,然后和别人开展新一段的恋情。


他为什么要和我交往呢?喜悦之后便是疑惑,又酸又涩的感觉从内心传来,感染着我的情绪。


我其实很不安,不过我早就想开了,得不到他的心,起码也要多得到几次他的身体嘛。哼,我就知道有人会笑,馋自己喜欢的人的身子有错吗?


杰克和安娜那里,我们人还未到,便听到了有人哼唱着摇篮曲,而另一个人则在讲话。杰克拿着一本不知从何得来的发旧的的童话书,缓缓讲述着故事,而安娜趴在桌子上哼唱,很快就睡着了。杰克望着她叹了口气,眼神复杂晦涩。他小心翼翼地放下书本,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安娜的身上,安娜一瞬间睁开眼握住了斧子,可是却在下一秒又闭眼睡着了。


这画面太安静,又太美好,我不禁怔住了。杰克孤僻且独来独往,我们却知道他就是如此温情的一个人,而安娜体型高大,没想到她居然爱听童话故事,想起她童年丧母,和乡巴佬一样都是未曾长期受过教育的人,我又有些同情,想必她的心智还停留在小孩子的阶段吧。


“回神了。”有人在我眼前挥了挥手,弗兰克捏起我的脸朝向他,唇边带出冷淡的笑意,“你是喜欢听童话故事和摇篮曲呢,还是……喜欢那个杰克呢?看得这么投入?”


“我当然是最喜欢你呀。”我抓住他的手,“我爱你,弗兰克。”


他怔了一下,突兀地别过头去向前走:“我当然知道啊,你那个蠢样子……”


“……我真的很爱你。”


弗兰克烦躁地带着我快步向前走,我被他拽得脚步有些不稳,只能小跑才能跟上他。


“我知道!”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到前方杰夫和军团其他三人正站在一起,几个人大眼瞪小眼。


弗兰克:……


杰夫:……


恶灵,真有你的啊。不仅不限制性向,连人数也不限制,这是想要杰夫搞4P吗?他的身体受得了吗?


“嘿……弗兰克。”杰夫淡定地跟他打招呼,“很高兴你不是单身了,也谢谢你恋人的杰作。”


我躲在弗兰克身后瑟瑟发抖。


“哦,小屁孩。”弗兰克叫着看上去比他年纪大得多的杰夫,语气平静,却带着恶意和锐气,“很高兴你长大成人了,你的胡子比非洲猩猩的毛还要多。”


杰夫:……


“弗兰克,你的恋人跟你一样是个混蛋。”朱莉愤恨地瞪了我一眼,苏西和乔伊倒是没说话,但是那个眼神我已经领悟到了。


“谢谢你的夸奖,朱莉。”弗兰克拍了拍她的肩膀,嘴角微弯,“莫非恶灵是让你们四个谈恋爱?哈哈,抱歉,伙计,我真的很想笑。”


“你最好笑死。”


我在一旁听他们五个人叙旧,很贴心的没有过多插话。事实上军团对杰夫并没有敌意,相反,甚至还带着见到老乡的亲和,听说是杰夫给他们设计的“军团”的标志,这就不奇怪了。


离开后,我们看到亚当在哄哭泣的凛,弗兰克被她呜咽的声音烦得不行,拽着我迅速离开了。


长夜无尽,远远传来的凯特唱歌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里散开,女人长相清雅秀丽,在昏暗的环境下更突出了她的美貌。之前遇到的梅格和乡巴佬也在,可惜的是没聊几句,他们便又开始准备比赛跑步,没一会就跑远了。肯尼斯倒是侧着头,认认真真听着凯特的歌声,或者说,是盯着凯特弹吉他的手指。他的眼睛如同流水般酝酿着什么,嘴上一直喃喃着“好漂亮……”,就差流口水了,但凯特似乎一无所知,仍然沉浸在歌唱中。


弗兰克的声音在优美的旋律中响起,像是不和谐的弦音:“人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唱歌这么差。”


人家是歌手哎,你行你上啊!我之前跟他一起听过他的混音带,列表里全是那种近乎于失真的喧闹的打击乐,从此之后,我再也不听他推荐的歌曲了。


阿曼达一个人在鼓捣着她的小玩意,没看到与她配对的泰普在哪里,想必她也不在乎。之后在路上遇到了弗莱迪,他问我们是否有看到昆汀,但由于他的说话风格,弗兰克差点跟他打起来,我连忙拽着弗兰克走掉了。说来也巧,拽着气冲冲的弗兰克走了没多久,就遇到了躲在角落里的凤和昆汀,他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一起不知道在策划些什么,那么理所应当的,想来赫曼医生也是一个人。


丽莎同赫曼一样,一个人在抓着树皮。她的配对是埃斯,我猜埃斯绝对是四处摸宝去了,他的爱好就是这个。丽莎呆愣愣地看了我们几眼,瞳孔十分呆滞,继续抓了几把树皮啃了起来。看来不仅是恶灵饿,丽莎也很饿啊。


迈克尔在身后跟踪了我们很久,我不太清楚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而不是去找他的妹妹劳丽,但弗兰克说没关系,所以就依着他跟踪我们了。不过被识破的跟踪还是算是跟踪吗?我觉得劳丽一定是躲了起来,我知道她有多么厌恶这个哥哥。


丹尼配对了两位逃生者,很可惜都是男人,哦,我并不清楚丹尼的性取向,或许这符合他的口味呢。他与两人相谈甚欢,神色真诚无比,仿佛不是在一个恐怖世界里,而是在一个咖啡店里闲聊,除了其中一位有时会说“我怎么就没有枪”,另一个则有时会说“我怎么就没有电锯”外,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


丹尼甚至注意到了我们,他笑容亲切,问弗兰克:“我可以杀死你的恋人吗?”


“如果你希望你的行头被毁掉的话。”


丹尼耸耸肩:“好吧,下次再说。”


大卫和人皮脸(呃,我并不想叫他托马斯,因为我总会想起梅格)的相处并不愉快,不用离得太近就能听到大卫的怒吼。人皮脸抽泣不止,看上去就像是大卫欺负了他似的,谁能想到他才是屠夫呢。


“你是屠夫你哭什么?你他妈杀的是老子,是我们逃生者!我们还没哭,你哭个屁啊。你说你成天到晚待在地下室干嘛?地下室是你家?嗯?你有个电锯了不起?要是给我个电锯,你这样的我能砍十个!”


好的,我已经感受到了大卫的怒火,弗兰克乐不可支。


我以为自己见到军团和杰夫之后就不会惊讶了,但我万万没想到史蒂夫和南茜竟然跟魔王配对在一起,我小小的脑子里全是大大的迷惑。恶灵,这家伙连人都不是啊,你还叫它谈恋爱?


“恶灵的心思你别猜。”弗兰克笑了,丝毫不惧怕的上前摸了摸它脑袋上方,“乖,好狗狗,好狗狗。”


魔王看起来比平时好很多,大概是恶灵的指令对它有所束缚,它其实很听恶灵的话。弗兰克面前并肩而坐的两个人震惊的看着他,没想到弗兰克敢下手摸。听说史蒂夫和南茜曾经交往过,不知道他们这次有没有机会复合,不过这就不关我事了。


我们没有见到火山,弗兰克说这家伙总喜欢乱跑,因此我们只见到了木村,木村并没有责怪我,而是向我夸了弗兰克一句“你的男朋友很帅气”,我开心的跟她聊了好久,还是弗兰克把我拽走的。


最后,我们回去的时候,我决定跟弗兰克说清楚。


“我很爱你,弗兰克。”我抬起头说,努力维持着自己的表情,“我想把一切都给你。”


“怎么又说起这个?”弗兰克挑眉,心情很好,“你难道是在撒娇吗?”


“我爱你,不论怎样,我都爱你。”


弗兰克皱眉,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他随着我的逼近向后退了一步,眼睛并没有看我:“我说我知道!”


“你爱我吗?”


“废话。”他还是没有看我,“我是脑袋出毛病了跟你谈恋爱吗?”


为什么你从不对我说这三个单词呢?耻于说……爱?今天的月色让我觉得好悲伤。


“好吧,弗兰克,要是有一天你觉得别人更好,也没关系。”我低低说,喉咙滞涩,我很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异样,“我知道我一无是处,不过我想分开以后,你要是没有伴侣,那我们可以发展一下一夜情,当个炮友也可以,就算你对我没感情了,我还是会馋你身子的。”


他妈的,我到底在说什么,我想表达的明明不是这个。弗兰克这次终于看我了,我却移开目光不敢看他,呼,不过说出来真轻松啊。


弗兰克攥住我的手腕,眼睛如野狼般看着我,冷冷地问:“你他妈在说什么?你想分手?”


“不,不是,我没有想分手,我是说如果你想分手的话——”


“我想分手?”弗兰克打断了我说的话,眼底仿佛闪着幽暗的光,“可是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分手吗?想让我主动提出分手,对不对?你以为我不明白?”


“哈?”


坏了,弗兰克完全理解错了。


“他妈的。”弗兰克说了句脏话,似乎还不满足,一口气吐出好几句脏话。


“说吧,你现在看上谁了?”弗兰克凑近我,面容危险摄人,“那个戴眼镜的怂包?哦,你盯着杰克看了挺久,是他?埃斯?大卫?或者是屠夫?嗯?迈克尔那个哑巴?鬼面那个疯子?还是乔伊?”他越靠越近,我的耳朵甚至感受到了他急促的吐息,“我告诉你,乔伊不喜欢你这个类型。”


我才不在乎乔伊喜不喜欢我这个类型。


“我没有喜欢别人!一直以来都爱着你!”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里有虫子在爬,“我只是想要在你离开我之前,得到一句‘我爱你’,不行吗?不可以吗?我不配得到这句话吗?”


弗兰克烦躁得抓了抓头发,望着天空的明月,又骂了几句脏话:“干,我想杀人。”


我张开双臂:“来吧。”


弗兰克:……


弗兰克原地踱步,声音低哑:“你之前提到了,嗯……你的意思是,我不喜欢你了,也还能跟你上床?”


“如果你非要说得这么直白的话,那么……是的。”


他面无表情,好像又有些生气:“你还真是好心呢,圣母小姐。”


他不说话了。弗兰克深褐色的眼睛在暗色的环境下近乎于漆黑,我喜欢他的眼睛,我喜欢他的所有。


过了很久,他终于开口,语调有些不自然:“我又不是朱莉和乔伊他们,我……”他停下了,似乎在思考措辞,“你一直都很热情。”


我看着他的脸色,自己的情绪也逐渐稳定,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在此时此刻,他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被撕开了,就如同迷雾被拨开,瞬间开雾睹天。


我想到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前的经历,福利院是他待过的最长的地方,频繁的更换家庭,以及打架闹事,都是家常便饭,唯独“爱”这种东西,他从来没有得到过。我对他太过热情了,开始这段恋情的人是我,那么结束这段恋情的人……也有可能是我。一旦说出“爱”这个单词,就等于给了别人伤害自己的武器。


爱是飘忽不定的。


即使如此,弗兰克还是跟我在一起了,他把一半的武器递到了我手里,另一半由他的尊严把持着。


“我让你不安了,对吗?”


弗兰克立马反驳:“我没有不安!我只是,只是……总之,我只是没有准备好。不准再问我爱不爱之类的无聊的蠢问题了!”


哇,看样子他有些恼羞成怒了,弗兰克这样真是让我有些悸动。唉,对不起,我说谎了,这就是个秀恩爱的故事。


回到住处,我已经很累了。这一路跟着弗兰克四处走走停停,堪比跑马拉松,我一个娇弱的逃生者可不像弗兰克那样体力旺盛。


夜空中的星星静静地注视着我们,周围一切静谧。我躺在弗兰克的腿上打了个哈欠,翻身抱住了他的腰肢,感受着他的手撩过我的头发,最终沉沉睡去。


“我……你。”


他在说什么呢?


【没错,我就是喜欢写雷文,反正被雷的人又不是我(。

弗兰克:你以为我他妈不想说那三个单词吗?为什么它们连在一起就很恶心?

我流弗兰克就是个傲娇,除非官方文档库给我整个弗兰克的档案。】

伦林

找人一起开黑自定义房间玩啊啊啊啊!最好是萌新的一起讨论套路一起学习!

lof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可能看不见评论!请私聊或者直接评论你的steam id,直接说就行!!

找人一起开黑自定义房间玩啊啊啊啊!最好是萌新的一起讨论套路一起学习!

lof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可能看不见评论!请私聊或者直接评论你的steam id,直接说就行!!


逃生菜菜子
我,好菜一凯特。 我为什么手贱...

我,好菜一凯特。

我为什么手贱把黑妹一转!啊!!为什么!!我找死!我有病吧!

最近玩dbd用多了鼠标,鼠标成了我的一部分,所以我突然会鼠绘了(你说什么)

我,好菜一凯特。

我为什么手贱把黑妹一转!啊!!为什么!!我找死!我有病吧!

最近玩dbd用多了鼠标,鼠标成了我的一部分,所以我突然会鼠绘了(你说什么)

逃生菜菜子
奶茶真好喝(精神错乱)

奶茶真好喝(精神错乱)

奶茶真好喝(精神错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