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黎郑

296浏览    11参与
魔夜影

黎李同人 诱导(上)

(注意!角色黑化设定!)


(不能接受的人请回避!)


(再次警告!雷者慎入!)


【双雄】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防和谐内容0※0


(注意!角色黑化设定!)

 

(不能接受的人请回避!)

 

(再次警告!雷者慎入!)

 

 

【双雄】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防和谐内容0※0


魔夜影

黎李同人 反常

【双雄】


静谧的清晨,天空笼罩着灰濛濛的白纱,轻轻的遮盖住还算温和的阳光,大部分的人们还沉浸在安逸睡眠中,舍不得从甜美的梦境里醒来,只有少数人没有眷恋那短暂的舒适享受,督促著自己尽早开始忙碌的一天。


在闹钟铃声响起的第一时间,李文健已经睁开了双眼,惺忪的迷茫还充斥在他的大脑内,耳边细微的声响低鸣,持续又恼人,眼前的世界好像产生短暂的断片,却又在瞬间恢复正常,好似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李文健下意识晃了晃头,身体仿佛还未完全苏醒,他稍稍舒展了有点虚软的四肢,略微迟缓的从床上翻起身,顺手按掉了还在震动的手机。


忽略了起床时感觉到的...

【双雄】

 

静谧的清晨,天空笼罩着灰濛濛的白纱,轻轻的遮盖住还算温和的阳光,大部分的人们还沉浸在安逸睡眠中,舍不得从甜美的梦境里醒来,只有少数人没有眷恋那短暂的舒适享受,督促著自己尽早开始忙碌的一天。

 

在闹钟铃声响起的第一时间,李文健已经睁开了双眼,惺忪的迷茫还充斥在他的大脑内,耳边细微的声响低鸣,持续又恼人,眼前的世界好像产生短暂的断片,却又在瞬间恢复正常,好似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李文健下意识晃了晃头,身体仿佛还未完全苏醒,他稍稍舒展了有点虚软的四肢,略微迟缓的从床上翻起身,顺手按掉了还在震动的手机。

 

忽略了起床时感觉到的轻微晕眩,李文健迅速的调整好自身状况,简单的整理一下后,他就直接抓起床头的手机出了门。路上除了少数作息不正常的人准备返家外,可以说完全空荡荡的,看来的确没有什么人愿意过早离开温暖的被窝,除了某个严以律己也严以待人的重案组高级督察。

 

一边稳稳的开着车,一边试着让自己迟钝的思维运作起来,李文健想着今天小组要追查的方向,以及之后需要他安排的事情,加上前阵子被上层压了几个月的报告,所有东西一窝蜂的挤在李文健脑袋里,他顿时觉得自己的头好像又有些疼了起来。

 

李文健忍不住叹了口气,手上积累的、近期增加的案件,让他那称为菁英的小组也忙得晕头转向的,偏偏还有人暗地里捣乱下绊子,应接不暇的麻烦和上层施加的压力,让李文健最近都开始有点焦虑了起来。

 

结果他才刚踏进重案组的大门,迎面而来的混乱就让李文健有种气血上涌的感觉。也许是发现了大魔王的降临,而且依据某人现在脸色来判断,心情一定是非常的不好,其中一个小警察满脸慌张的跑过来,劈哩啪啦的向他交代事情的始末,李文健皱着眉头听了几句,便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语,问著其中几个明显的疑点,下属那支支吾吾的回应和冒着汗的僵硬,让李文健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把乱成一团的几个家伙轰出去查明线索。

 

接过Brenda递过来的资料,李文健边走边听着另一个案子里得到的最新资讯,他不着痕迹地摸了摸喉咙,觉得自己刚才可能吼的比较大声,吞咽后甚至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传来,李文健忍不住咳了咳,眼角余光瞥到Brenda关心的目光。

 

“没什么。”

 

李文健觉得自己是没怎么样,然而真实的情况好像就是在跟他唱反调——套用某位腹黑心理顾问的一贯说法,他身体的反应就是比本人还要诚实许多。

 

“……”

 

臭著脸把胆敢持枪袭击警务人员的嫌疑犯狠狠揍了一顿,看着下属们仿佛怕他弄出人命一样,急忙上前将对方压制在地,李文健弯腰把踩在脚下的手枪捡起来,拎在眼前看了看枪枝末端的记号,忍不住撇著嘴,翻了一个白眼。

 

这帮人是吃饱撑著吗!?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

 

多亏重案组提前几个月的秘密布署,上个月终于破获了某个大型犯罪集团,虽然抓到的只不过是可以被随意放弃的替死鬼,拿到的情报还是能让他们连着线铲掉了几个小型据点,光是明面上的黑色交易就已经非常惊人,更何况暗地里还有很多没挖出来的参与者。

 

上头倒是对这样的成绩很满意了,但是李文健知到幕后的大佬连层皮都没掉,还是安安稳稳的换个合作人继续,还有闲心和毅力隔三差五的让人来找他们麻烦,完全不在乎又被端掉几个窝,明显故意的拿着同样记号的改造枪械玩偷袭——根本是在嘲笑警队不敢查也无力查的现况!

 

“把人带回去!”

 

他心中有种烦躁不安的感觉,李文健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仿佛有人在刻意针对自己,但是却找不到方法揭开幕后黑手的真面目,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那种无力感像是实质化了一样,让李文健整个人闷闷沉沉的,想的事情都变成乱麻完全纠结在一起,纷扰不堪的教他忍不住焦急起来。

 

“……”

 

黎上正拨开眼前的人群,在一堆窃窃私语中,看着抱着手臂倚靠着车窗的恋人,他俯身凑过去,看着李文健紧皱的眉头,像是感应到其他人气息而皱的更紧,却在下一刻接触到熟悉到怀抱后明显放松下来,潮红的脸庞微微贴在黎上正的胸前,隔着薄薄的西装布料,却依然能让他感受到那过热的温度,还有对方喷洒出的灼热呼吸,一点一点透过两人相贴的皮肤,敲击在黎上正的心头。

 

感觉前阵子因为重案组连夜加班,怀里的人体重都轻了不少,明明他们在一起后,黎上正好不容易将大魔王给养肉了一点,不说气色好了许多,抱着的手感也舒服,所以当李文健向他抱怨著,自己平时的训练计画又要改很多,让黎上正不要再弄那些麻烦又没必要的料理时,他也只是笑咪咪的当作没听到,继续帮对方开发著美味营养又精致丰富的菜单。

 

黎上正心疼的摸了摸恋人汗湿的脸庞,他用某人清醒时绝对会气炸的方式,将重案组非常热衷于爆自己肝的高级督察,小心温柔的抱去医务室,黎上正很自然的无视后面一群既担心又紧张的小警察,有点慌乱的消化着他们又怕又爱的模范超人,此刻正生病发烧昏睡的信息,还在震惊于李文健也会倒下的他们,偶尔顺着微风传到耳边的细碎话语,让黎上正都忍不住替他们捏一把冷汗,庆幸自家恋人现在没有意识,否则听到这群小警察的话怕不是要气的让人泡水数鱼几天几夜。

 

“难怪觉得李Sir今天吼人比较温柔……”

 

“对呀!也没有让我去泡泳池加跑几圈……”

 

“我还想说那个偷袭的是不是有练过,怎么能接住队长三招,最后被踹到要害才倒的……”

 

“……”

 

听着风中偶尔传来的几句附和还有感叹,黎上正真不知道那些小朋友眼里,自家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大魔王形象,加上现代小年轻们丰富的想像和脑补,才能有这样厉害到无所不能、还让后辈惊叹不已的传说。

 

有点哭笑不得的将人抱到床上,对这方面驾轻就熟的黎上正,礼貌的跟医务长打个招呼,就将照顾李文健的工作接手过来,他拉起隔帘弯下身,从解开对方的衬衫换上宽松舒适的衣服,到拿毛巾替发烧的恋人擦拭降温,专业又迅速的流程,黎上正做起来倒是熟练的很。

 

想来也早就习惯了,那个局里最喜欢把自己弄伤的督察大人,每次无奈或是被迫来医务室报到不久后,某顾问就会消息灵通的立刻神出鬼没的出现,微笑着让暴躁的李文健乖乖接受治疗,一来二去,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李Sir的专属医护人员,包办了从心理到生理的完整疗程。

 

“呜……”

 

难受的闷哼才从唇边泄漏,轻轻的落在了外头,沁凉的水便顺着李文健微张的嘴唇流入,略甜的清澈平复了他喉咙的不适,从早上一直持续著的乾乾痒痒,被很好的舒缓,李文健忍不住主动的渴求更多,断断续续的吞咽著给予他的甘露,莫名的水声回荡在狭小的隔间,灵活的温软一遍又一遍的,含着湿润舐舔过李文健的口腔,勾缠着他迷迷糊糊的舌舞动,另一种热度开始弥漫开来,灼烧着空气。

 

“唔……你——”

 

从昏昏沉沉中猛然惊醒的李文健,看着近在咫尺的黎上正,那双跟他一样的浅淡色瞳孔,褪去了平时的温和,带着一丝冷凝的怒意,深深的注视著李文健眼底还未散去的茫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他下意识的想开口,却让黎上正强势的动作打断,呼吸被对方搅和著拉进掠夺的节奏中——

 

纠缠不休。


魔夜影

李Sir同人 逞强

【无间道3/双雄】


房间外充斥着混乱与迷失的味道,满溢着失序与放纵的气氛,随着音乐舞动的身体在鼓荡的节奏中相互吸引,逐渐靠近紧贴的空洞躯壳在黑夜里不断沉沦。


光鲜亮丽下的堕落与疯狂。


防和谐内容0※0

【无间道3/双雄】

 

房间外充斥着混乱与迷失的味道,满溢着失序与放纵的气氛,随着音乐舞动的身体在鼓荡的节奏中相互吸引,逐渐靠近紧贴的空洞躯壳在黑夜里不断沉沦。

 

光鲜亮丽下的堕落与疯狂。

 




防和谐内容0※0

魔夜影

黎李同人 领带

【双雄】


事情的起因不过是源自于一场谈话。


而会有这场谈话的原因,则是因为我们敬爱的李Sir被要求参加一场聚会,虽然是因为机密任务的关系,但李文健却对强制他要『穿戴正式』的命令有点不高兴。


应该说是非常的不爽。


防和谐内容0─0

防和谐内容0※0


【双雄】

 

事情的起因不过是源自于一场谈话。

 

而会有这场谈话的原因,则是因为我们敬爱的李Sir被要求参加一场聚会,虽然是因为机密任务的关系,但李文健却对强制他要『穿戴正式』的命令有点不高兴。

 

应该说是非常的不爽。





防和谐内容0─0

防和谐内容0※0


榨菜粢饭团

[杨锦荣/JACK]生日蛋糕(全)

 @风烟万里 生日快乐~


Double Espresso,一块黑森林蛋糕。

这是属于杨锦荣常见的夜晚休闲时间,某位新来店里负责夜班,头毛蓬软的蛋糕师先生,在见到这位冷漠的警察先生第六次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好奇的问他。

经常晚上吃蛋糕不怕胖么?

他微笑,优雅而淡漠,还带着一丝神秘。

他说,不会,脑力工作者需要糖分和热量。

好奇的蛋糕师擅长得寸进尺,他继续问,那么晚上喝斋啡不会失眠么?

镜片后的眼睛里滑过一丝笑意,却仍旧并不显得温暖,他连笑意都显得冰冷。

纤长白皙的手指推了推镜框,他回答,没关系,我经常需要加班。

蛋糕师先生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又随意的点了点...

 @风烟万里 生日快乐~


Double Espresso,一块黑森林蛋糕。

这是属于杨锦荣常见的夜晚休闲时间,某位新来店里负责夜班,头毛蓬软的蛋糕师先生,在见到这位冷漠的警察先生第六次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好奇的问他。

经常晚上吃蛋糕不怕胖么?

他微笑,优雅而淡漠,还带着一丝神秘。

他说,不会,脑力工作者需要糖分和热量。

好奇的蛋糕师擅长得寸进尺,他继续问,那么晚上喝斋啡不会失眠么?

镜片后的眼睛里滑过一丝笑意,却仍旧并不显得温暖,他连笑意都显得冰冷。

纤长白皙的手指推了推镜框,他回答,没关系,我经常需要加班。

蛋糕师先生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又随意的点了点头,祝他有个好胃口之后,便抱着托盘离开了。

从那之后,他们间或会在店里没有其他客人的时候聊天。当然,大多的时候,杨锦荣只是负责听。

手里的财经杂志又翻过了一页,杨SIR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今天有点慢,平时,五分钟以内一定会上齐的。

现在已经过去一刻钟了。

正当杨SIR考虑要不要去后厨关心一下市民的时候,整个饭店的灯突然都熄灭了,一片黑暗中,杨锦荣的手已经放到了西装内侧的qiang上。

橘色的小火苗跳跃着,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有人仔细的护着那火光,在暖橘色的光线里,笑容柔和的朝他桌前走来。

紧绷的神经松开,手从西装里拿了出来。

“Happy birthday,杨督察。”

蛋糕师的眼里映着烛光,晕染出温暖的颜色。

杨锦荣勾起嘴角,依旧是那种精致而低温的笑容。

“怎么知道?”

“之前你结账,皮夹里看到的,身份证。”

哦,看来自己的反侦察技能,也不能因为在普通好市民面前就松懈下来啊。

“如果我今天没有来呢?”

“没关系啊,我可以自己吃掉。”

6寸的黑森林蛋糕,并不算很大。

“谢谢。”

“小意思啦……虽然看你的样子平时都喜欢一个人,不过一个人过生日很寂寞的啦。唉,不说了……吹蜡烛许愿吧阿SIR。”

真是一如既往的话多。

杨锦荣轻轻冲蜡烛吹了口气,室内唯一的光点消失了踪影。好在街面上的路灯斜斜的照进身后两道落地玻璃窗,并没有让店里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你就这样直接吹掉了,都没有许愿啊!”

“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吹蜡烛就是要许……”

透亮的眼瞪的滚圆,咫尺的距离间,对面那双同样淡琥珀色的眼里,第一次出现了可以称之为温暖的情绪。

蛋糕师先生愣愣的捂住嘴,眼睛仍旧瞪个滚圆的看着桌子对面平静如常,已经开始切开蛋糕的人。

杨锦荣切了一块带着樱桃的蛋糕放在碟子里,推向了石化中的蛋糕师。

“多谢款待。”

除了收获生日蛋糕,还可以附赠男朋友。

这个生日,对杨锦荣督察而言,真是过的太划算了。

榨菜粢饭团

[黎小军X郑大雄]旧街角 2

扎着麻花辫的小姑娘抱着袋包子跑远了,黎小军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然后如有所感似得回过头。

果然见到郑大雄接触到他目光后立时收住的笑容,以及条件反射一般的立正站直。

黎小军忍不住装模作样的沉下脸来,“干嘛,玩一二三木头人啊?”

既然都被抓住偷笑啦,那也没什么好装的了,郑大雄重新露出笑容,抬手比划起来,「这个月第三个啦。」

继续沉着脸,黎小军撇撇嘴冷冷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知道他只是装装样子,并没有真的跟自己生气,郑大雄才不怕他那“不高兴”的样子,继续比划着,「小半年里都数不清第几个啦,重点高中的高材生就是了不起,那么招女同学喜欢呢。」

黎小军脸色倒是不沉了,只是他抬起了手。

他这个动...

扎着麻花辫的小姑娘抱着袋包子跑远了,黎小军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然后如有所感似得回过头。

果然见到郑大雄接触到他目光后立时收住的笑容,以及条件反射一般的立正站直。

黎小军忍不住装模作样的沉下脸来,“干嘛,玩一二三木头人啊?”

既然都被抓住偷笑啦,那也没什么好装的了,郑大雄重新露出笑容,抬手比划起来,「这个月第三个啦。」

继续沉着脸,黎小军撇撇嘴冷冷哼了一声,也不答话。

知道他只是装装样子,并没有真的跟自己生气,郑大雄才不怕他那“不高兴”的样子,继续比划着,「小半年里都数不清第几个啦,重点高中的高材生就是了不起,那么招女同学喜欢呢。」

黎小军脸色倒是不沉了,只是他抬起了手。

他这个动作郑大雄实在太熟悉了,立刻退后半步,停下比划的手,用力的捂在自己脸颊两边,瞪大了一双眼警戒的看着黎小军。

小军现在这个动作他再熟悉不过了,真不晓得他为什么总爱掐自己的脸,大雄有点纳闷的想着,死死护着脸。不能再叫他掐了,总觉得从小被他掐的自己脸都大了好几圈。虽然自己脸现在也不是很大,不过……说不定原本可以更小的。

“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么?”黎小军嘿嘿一笑,然后手转了方向,去呵郑大雄腰里的痒痒肉。

护得住脸就保不住腰,保住了腰脸一定失守。郑大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斗到大,明明黎小军的套路他都该清楚的,但就是每次都被搞的手忙脚乱毫无还手余地。最后总是溃不成军,只能可怜巴巴的用眼神恳求对方,手里比划着几乎不成形状的讨饶词汇。

见他又抖抖索索的比划起「饶命啦再也不敢啦!」黎小军终于住手,最后在他脸上又掐了一下,才将他放过。

“哼,让你笑话我。”

听到他这样说,郑大雄有点委屈,抿了抿嘴唇比划着「哪有笑话你啊,你是招她们喜欢啊,一到周日你回来包子都卖的特别快。」

这不,才下午三点多呢,包子已经卖完了。平时他自己一个人的话,怎么都要等到五六点才卖光的。

自从黎小军考上省城的高中,他每周就到了周六晚上才能回来,待一天就走了。省城离他们这里说近不近,说远也不算太远,有长途车,坐俩钟头能到。小军爹妈觉得他辛苦,倒是说过不用他每周都往家里跑,他们可以去看他。

不过小军还是坚持要每周回来一趟,理由他嘴上没有讲,郑大雄却很清楚。其实……心意有了就行了,承诺什么的说的轻松做起来多麻烦。特别是临近期末了,总觉得该叫小军别回来帮他卖包子了。

不过,小军那么讲义气,让自己怎么好劝他不要回来呢?

“想什么呢?”抬手拿袖子蹭掉点儿大雄脸上的面粉,小军看着对方皱起的眉头,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小军你学习忙么?」

他脑袋瓜子里在想些什么,黎小军不能更清楚,在他跟前,郑大雄就跟个透明人一样,一点儿小心思都不可能藏得住,全都被看的清清楚楚的。

黎小军露出一个颇为志得意满的笑容道,“不忙,我靠自学都学到下个学期了,期末妥妥的都是一百分,肯定能拿年级第一。”

「那天那么冷,你每周来回觉得辛不辛苦啊?」

“不辛苦!再说就是辛苦也要回来才行啊,一周就能这么好好享受一次。家里睡的暖和,吃的也好……”黎小军做出一张不忍细想的表情,“你是不知道,学校为了节省钱,克扣供暖时间。食堂的菜里都不搁油,汤里没有盐。就是吃个包子吧……那包子都是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硬的能砸死人。”

郑大雄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你说真的啊?」

“当然啊,我骗你干嘛?”黎小军脸色相当认真,语气里还带着痛心疾首的悲苦色彩。

「这样怎么行啊,没想到那么大那么好的学校也会这样,小军你太可怜了。」

“是啊,我真是太可怜了啊。所以到了周日放假,能回来是一定要回来的。”

「嗯,要回来的。」郑大雄脸色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从还没收下的蒸笼里拿出最后两个包子装好,那白生生的包子皮上点着对小红点,「给。」

每当周日下午卖完了包子之后,郑大雄总会给黎小军俩包子,让他留着回省城的路上吃。

特地给他做的,每个包子的肉馅儿里还裹着颗橘红色油滋滋的咸蛋黄。独一份,别人都没有,不外卖。

黎小军从小吃东西没什么特别多的讲究挑剔,也就是爱好这一口。

他说他喜欢老刘家的咸鸭蛋,蛋黄油滋滋红彤彤的酥香可口。他说他喜欢大雄家的包子,吃多少个都不腻。

他说要是大雄家的包子和老刘家咸蛋黄能整到一起就好了。

郑大雄听见了,记住了,所以,就给他整到一起了。

黎小军接过包子,又到了该回学校的时候了,“等寒假到了,有我在,你天天都能早收档啦。”

「是是是,你最厉害。」郑大雄笑起来,「你一正经高中生的,放假了就没别的事儿干啊?天天跟我卖包子?」

“卖包子也是增加社会实践嘛,多正经啊!不然我还能有什么事儿?”

「比如……」大雄看了眼对面巷子口,「你看芳芳也挺好的,见着你在这儿,老来照顾生意。」

李芳芳,住在对面巷子里,是以前他们初中班级里的生活委员。圆脸,白白净净,生的甜,嗓音脆。打小对黎小军有好感,这不上了高中虽然没考上一个学校,但每每到了周日小军回来,一定过来买半打包子回家。

虽然从没明说过,但这心思,再明显没有了。

当然,这样的姑娘,他们镇上还不止一个。就比如先前来买了最后半笼包子的麻花辫小姑娘,只不过人家耐不住,开口直接跟黎小军讲了。

甚至黎小军现在高中里的女同学,有几个住在邻镇的,有时到了周日都会特地大老远过来买包子呢。

见到郑大雄比划出的意思,黎小军微微一笑,再次抬起了手。

“说好的再也不敢笑话我了呢?”

「哎……你别动手,别动手。」郑大雄连忙扯开话题,「听电台说要落雪了,下周我弄点儿羊肉回来,给你做点羊肉包子带学校去,你说好不好?你不是说学校里伙食差么?」

“会不会太麻烦?”黎小军的表情有点开心,又带着点担忧。

「不麻烦,顺手的事儿。」

“要这样,那当然好啊,我下周可等着吃啦。”

「不过都是包子,就怕你吃腻了。」

“不会不会,我天天三顿都吃你家的包子也吃不腻的。”

郑大雄忍不住笑起来,想起从小黎小军他爸来买包子时候跟他已经过世的爹说笑的话,「怪不得你爹说,你以后找对象得先问人家姑娘会不会做包子呢。」

“我又不是谁整的包子都吃的。”黎小军撇了撇嘴。

郑大雄没听清他嘟哝啥,眨了眨眼睛比划起来,「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只喜欢吃你家的包子,别人家的不爱吃。”

「那你往后扯证之前,得先把对象送来我铺子里打工半年学手艺才行啦。」郑大雄打趣道,笑的阳光灿烂的。

黎小军看在眼里,觉得他实在开心的太没心没肺了。

又笑话自己,真是忘性大不怕挨掐。

再说,那么麻烦做啥呢?自己想吃包子,像现在一样,他给自己做不成么?难道有了对象就非得吃人家做的包子啦?要是那样……还不如别找什么对象呢。

十分自然的,黎小军心里浮现了这个念头。

只是此刻黎小军还没有察觉到,这个简单又自然的念头,对他而言,到底代表的是怎样的含义。

在这无忧无虑的少年岁月里,他还未曾弄明白,俩人在一道时,自己心里那种温暖欣喜,是什么。


魔夜影

黎李同人 毛衣

【双雄】


頂著一干同僚的驚奇目光走進重案組,李文健沉著臉一言不發,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勢,讓心理素質較差的小警察們暗暗發著抖,完全不敢走上前詢問。


開玩笑!大魔王明顯在生氣的樣子,誰上前誰倒楣!


這可是有許多前車之鑑的!他們可學聰明了!


然而還是有不怕死的真勇士,頂著所有人崇敬的目光,走到李文健面前搭話,讓默默圍觀的大家暗嘆一聲佩服。


那就是始終熱於挑釁我們的大魔王,明槍暗箭找麻煩,直接表示我就是對你不爽的楊警官楊Sir。


“唷!難得看見我們的李Sir穿高領呢!”楊警官臉上帶著明顯的揶...

【双雄】

 

頂著一干同僚的驚奇目光走進重案組,李文健沉著臉一言不發,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勢,讓心理素質較差的小警察們暗暗發著抖,完全不敢走上前詢問。

 

開玩笑!大魔王明顯在生氣的樣子,誰上前誰倒楣!

 

這可是有許多前車之鑑的!他們可學聰明了!

 

然而還是有不怕死的真勇士,頂著所有人崇敬的目光,走到李文健面前搭話,讓默默圍觀的大家暗嘆一聲佩服。

 

那就是始終熱於挑釁我們的大魔王,明槍暗箭找麻煩,直接表示我就是對你不爽的楊警官楊Sir。

 

“唷!難得看見我們的李Sir穿高領呢!”楊警官臉上帶著明顯的揶揄,看著總是一年四季始終如一的某人突然改變了穿著,帶著探詢的意味望向那雙幽深的眼。

 

“……”李文健卻難得的沒有說話,只是用著殺死你的眼神看回去,然後掃視了一圈四周探頭探腦的小警察,滿意地看著他們嚇的縮了回去做正事,瞇著眼將注意力轉了回來:“楊Sir手上那件案子進行的怎麼樣了?有需要幫助的地方盡管說。”

 

挑著眉看著某人難得的心平氣和,楊警官對此非常的不自在,卻又不知道該如何繼續糾纏下去,心中暗罵一聲李文健的異常,楊警官輕哼一聲,然後什麼都沒說的走開了。

 

翻了個白眼不知道剛剛那個人到底是來幹嘛的,李文健心中非常煩躁,所以懶得搞懂每天都來找他麻煩的人那怪異行為,憋著一股氣的經過依然在偷看他的眾人,快步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關上門的瞬間他來不及鬆口氣,就被強勢的抵在門上,呼吸被對方掠奪走,交纏的唇舌溫柔中帶著霸道,熟悉的氣息讓李文健本能地放鬆下來,主動環上對方的肩膀交付自己。

 

瞪向眼前笑得溫和卻緊扣住他腰的人,李文健暗罵自己太縱容對方,輕推黎上正的胸膛讓人起來,卻沒想到對方竟不配合的依然壓著他,瞬間皺起的眉明確表示他的不爽。

 

“起來。”冷冷的聲音帶著隱隱的警告,今天異常暴躁的李文健口氣非常不好。

 

然而了解情況的某人只是笑著輕輕拉下那高領毛衣的領子,瞇著眼看著對方頸部鎖骨上滿滿醒目的紅痕,彎起的眉眼像隻得到甜頭的狐狸。

 

“……”依靠著門板的李文健無言,就是這狀況才讓他放棄堅持,拿了一件自家弟弟衣櫃裡的衣服滿心不爽地套上。

 

然後進入重案組的那刻不爽上升到極致。

 

哼,都太過鬆懈了才會這麼大驚小怪!

 

雖然一肚子的不悅卻依然不會公私不分的某人,在被故意找麻煩的狀況中,忍住想要一拳揮過去的衝動。

 

畢竟有一部份原因是因為對方,他能忍住也是奇蹟!

 

黎上正看著眼前已經在爆發邊緣的李文健,知道自己在繼續下去會過了頭,便輕笑著將人拉去沙發上,將頭埋進對方的頸邊,輕嗅著對方身上的氣味。

 

跨坐在對方身上的人滿心無奈,明明都是個成熟的大人了,還是個學心理的專家,卻依然會幼稚地吃著莫名其妙的醋……

 

想著昨晚黎上正在他耳邊的低語,還有那些過分的動作,刻意留在明顯位子的吻痕齒印,讓早上醒來的他差點砸碎鏡子。

 

輕吻著李文健的嘴角,黎上正看著對方那像是想起什麼的不滿,輕撫著對方的後頸按摩,環著對方的腰將人拉近自己,低聲在李文健耳邊聲訴。

 

“……”

 

看著對方不置可否的態度,黎上正笑得溫和眼中閃過某種情緒,拉下對方的頭直接吻了上去,將自己滿腔的愛戀透過彼此糾纏的唇舌完整的傳遞過去。

 

要知道當時看著被堵在樓梯間的李文健,楊警官那專注的目光代表著什麼,旁觀的黎上正可是看得明白,畢竟整個警局都知道某人喜歡刻意找麻煩的行徑,想要他裝作不知道可是沒辦法。

 

雖然對方可能還沒意識到自己行為的意義。

 

不過……

 

眼角掃過剛剛他故意沒有關好的門,黎上正看著那閃過的黑影,微瞇的眼透著笑意,那是達到目的的愉悅。

 

今天的警局非常混亂,不只大魔王李Sir心情不好,連喜歡沒事找事的楊Sir都整天黑著臉,那不斷飄過去瞄著某人教訓下屬的眼神,充滿著一言難盡的複雜。

 

水深火熱的眾位小警察們苦不堪言,紛紛忙裡偷閒的討論是不是某人又碰了一鼻子灰,刻意挑釁結果被反擊什麼的。

 

再次路過重案組的某心理顧問也只是笑而不語。


魔夜影

黎李礼物 午后

○TO @白雪迎风 ○

【双雄】


今天的重案组异常混乱,刚从现场回来的李文健,带着案子陷入胶着的烦躁,眼中带着明显的怒气,挑着眉看着一群属下手忙脚乱的状态,非常的不满。


“你们都在干什么!?”


全体小警察们瞬间被从背后传来的喝骂惊住,大家战战兢兢地回头,就看到他们最敬爱也最畏惧的大魔王,插着腰满脸不悦的瞪着他们。


没等他们开口解释,一道快速的黑影瞬间冲向李文健,他们来不及惊呼出声,有些人已经闭上眼不敢看某个小东西的下场,没想到等了许久依然动静全无,好奇的张开眼望过去,才发觉自己和身边的同伴们一样陷入石化状态。...

○TO @白雪迎风 ○

【双雄】

 

今天的重案组异常混乱,刚从现场回来的李文健,带着案子陷入胶着的烦躁,眼中带着明显的怒气,挑着眉看着一群属下手忙脚乱的状态,非常的不满。

 

“你们都在干什么!?”

 

全体小警察们瞬间被从背后传来的喝骂惊住,大家战战兢兢地回头,就看到他们最敬爱也最畏惧的大魔王,插着腰满脸不悦的瞪着他们。

 

没等他们开口解释,一道快速的黑影瞬间冲向李文健,他们来不及惊呼出声,有些人已经闭上眼不敢看某个小东西的下场,没想到等了许久依然动静全无,好奇的张开眼望过去,才发觉自己和身边的同伴们一样陷入石化状态。

 

这不科学阿!

 

众人抬眼看去只看到李文健皱着眉伸出两只手指,抓着手中白色小毛球的脖颈,面无表情地和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对视着,在无辜可脸水汪汪的可爱目光下,撇了撇嘴后满脸不情愿地,将那团毛球抱在怀中。

 

虽然一脸嫌弃,但那动作怎么看都有种温柔的感觉!

 

一定是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

 

小警察们一脸惊恐的同时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还是同样的画面,有些胆子小的还一副快喘不过气的样子准备晕过去。

 

不过还没等他们真的全体昏厥,他们的上司大人已经重新望向他们,一个一个点名的将人喊去做事,最后还不忘给他们每人一个训练项目。

 

欲哭无泪的众人抱着满心的惶恐和无奈,一步一回头的看着李文健将手里的白色小猫抱回他的办公室,然后从彼此互相对视的眼中看到同样的不敢置信。

 

关上大门将下属们的眼神隔绝开来,松松领带跌坐在椅子上,李文健低头望着怀中的小白猫,满脸无奈地叹了口气,闭上眼揉了揉眉头想摆脱疲累的状态,却发现脸颊有着轻柔的碰触,张开双眼看着已经从一团球的状态,变成两手搭在他肩上不断舔着他脸的小猫,李文健重新将猫咪提了起来。

 

回想当初某个不良弟弟将小东西丢给他,然后笑着说什么『健哥我家小魔王先交给你照顾一阵子了,他只有在你这才安安分分的,交给你我放心,我要先去和另外一个混蛋处理点事情,可能要一两个月不在,就先这样了,掰~』然后趁着李文健还没反应过来,就急匆匆的带着早就准备好的行李,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显某人是早有预谋的!

 

现在回想起来李文健还是恨的牙痒痒的。

 

毕大勇你回来就死定了!

 

眼中带着某人回来要好好算账的锐利,眼角扫过在他手里乖巧的小猫,李文健轻轻碰了碰小猫的鼻子,然后盯着那双眨了眨的小眼睛:“你在我不在时都干了什么呢……”声音带着点审问的意味。

 

在感觉到某个冲进怀里的温软物体后,他就知道那群属下刚刚到底在慌乱什么,也不知道明明关在他办公室的猫咪是怎么溜出去,还在局里胡搞乱来的到处窜,好在看来小东西也是聪明,只是单纯乱跑没有将什么数据弄坏弄脏,不然搞不好还要多增加那些欠训练的家伙工作量。

 

一阵轻微的开门声响起,来人进来抬起头,就被两双同样色系的浅色眼睛盯住,愣了楞后无奈轻笑,走近依然将猫咪提着的李文健,伸手把猫咪接过来,看着对方撇了撇嘴的模样,摇头失笑。

 

“都说别对小猫这么粗鲁……”黎上正轻抚着手中的猫咪,看着小东西惬意的瞇着眼呼噜呼噜,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

 

刚开门的时候看着两双同样的眼睛望过来,让他感觉好像看到两只同样的,需要被好好顺毛的动物在那里等着他。

 

他一手环着小猫,一手将李文健的肩膀拉过来,看着对方闭上眼轻靠着他,黎上正心中不免有点心疼。

 

总是有一大堆事案件接踵而来,对方总是顶着上司的压力探查搜索,还要照顾手下那些小警察,一边培养训练他们的能力,一边还要为着偶然的小状况分神。

 

“下午还有场会议要开……”闭着眼的人在他耳边轻喃着,黎上正低头吻了吻对方的眉心,安抚着对方紧绷的肩膀:“没事,你睡一下,时间到了我会叫你。”拉过对方的手亲了亲,将人按进沙发中躺好。

 

看着沉沉睡去的李文健,黎上正温柔的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对方身上,然后抱着手里一直乖巧不乱动的小猫,摸了摸牠的小耳朵,低声细语着:“你也别太爱乱跑让他烦恼喔……”

 

早上经过重案组时就听到里面隐隐的骚乱,没想到等他又回来一趟时发现混乱变得更剧烈,从远处就听到明显的喝问声,明白某人已经忙了一上午终于回来,打算将他这边的事情弄完去找人的黎上正,在开门后看到那副画面时,就知道又是某个捣蛋鬼乱来了。

 

之前小猫在主人那里时早就见识过牠胡闹的威力,他有时去找李文健就能听到某人大呼小叫的喋喋不休,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幸灾乐祸然后被痛揍的惨呼。

 

转眼望去就能看到三个安安静静的跪坐在那反省的画面。

 

不过小猫就是有优势,能用水汪汪的眼神让李文健无奈撇着嘴,然后提起牠带走,留下在他离开后安静沉默几分钟,马上继续互斗的两个小朋友。

 

看着某个小东西舔着他的手指撒娇,黎上正无奈失笑,将小毛球放在熟睡的某人胸前,轻抚着李文健的头发,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翻著书,留给两只同样喜欢炸毛的猫科一点安静休息的空间。

 

宁静的空间中只有轻微的翻书声,隐约的咖啡香伴着细细的呼吸声,午后难得的悠闲时光,留给室内的两人一猫慢慢品尝。


魔夜影

黎李礼物 理亏

○TO  @一团powder ○


【双雄】


无声的沉默蔓延着,太过安静的空间,好像连自己的心跳,都被放大了无数倍般,跳动声在耳边异常清晰。


李文健沉着脸,一脸不悦的看着好整以暇,安然坐在他沙发的黎上正,对方悠然自得的态度,对应李文健的一言不发,更显得诡异莫名。


他不承认自己有点心虚,但是李文健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某人温柔笑容的背后,已经掀起了滔天大怒,正等着他自投罗网。


然而经过一个小时的对峙,李文健已经有点忍不住了,也许是已经习惯对方纵容自己的常态,这么直接的被对方无视,让李文健非常...

○TO  @一团powder ○

 

【双雄】

 

无声的沉默蔓延着,太过安静的空间,好像连自己的心跳,都被放大了无数倍般,跳动声在耳边异常清晰。

 

李文健沉着脸,一脸不悦的看着好整以暇,安然坐在他沙发的黎上正,对方悠然自得的态度,对应李文健的一言不发,更显得诡异莫名。

 

他不承认自己有点心虚,但是李文健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某人温柔笑容的背后,已经掀起了滔天大怒,正等着他自投罗网。

 

然而经过一个小时的对峙,李文健已经有点忍不住了,也许是已经习惯对方纵容自己的常态,这么直接的被对方无视,让李文健非常不爽。

 

要不是那该死的混蛋,他会跟着跳下去吗!

 

还有那群臭小子,全部都训练不足!该好好教训!

 

“怎么?你有话想说?”黎上正温柔的看着李文健,对方脸上狠狠的神态,可以让他读懂此刻的心理活动。

 

看着难得忍耐了一个钟头的某人,黎上正摇头轻笑着起身,靠近坐在对面沙发瞪着自己的李文健,俯身将人禁锢在椅背与自己之间,抬眼认真地望进对方眼睛,看着那带着少许心虚,却异常固执不认为做错的态度,黎上正很是烦恼。

 

他承认他是真的生气了。

 

明明那么严重的伤势还没好,就又是追人又是跳楼,还超高难度的跃进行驶中的卡车,将歹徒制伏住,却又马不停蹄地赶去支持,最后直接跳进混浊的河港中。

 

不怕死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

 

黎上正带着些微怒气的看着,对方那好不容易解开,缠了半个月的绷带,又再次重新包了回去,附加中度感染和严重撕裂伤,还有支持行动的众多挫伤,要不是运气好,指不定还要加个腿部骨折和肋骨断裂呢。

 

天知道当他看到李文健昏迷着,满脸苍白地躺在医院里,被换下的制服都是肮脏的污水,紧皱着眉不断冒着汗,昏昏沉沉呓语着,让他心中瞬间充斥心疼和怒意。

 

他瞬间以为回到那时候,李文健徘徊在生死边缘却又孤立无援,自己也只能在事后陪在他身旁祈祷着,然后感激着上天,让对方在他守候半个月后醒过来,没有丢下他一个人。

 

不是不知道对方认真的个性和敬业的态度,但是黎上正想让李文健知道,他的身后还有人会担忧心疼,还有人会在乎会关心。

 

不该这么不顾自己的安危,倔强的冲进最危险的前线,保护他的同伴上司和普通人。

 

偏偏某人在那天已经答应了,会好好照顾自己,不会做太过激烈的动作,好让伤势尽快复原。

 

所以这还不算太过激烈的动作吗。

 

黎上正看着李文健笑的意味深长,某人的动物本能极强,已经下意识察觉到了危险,颤了颤身体抬眼看着黎上正。

 

那由下而上的角度怎么看起来有点无辜呢。

 

李文健望着上方的人坚持的态度,认命的闭了闭眼睛,然后张开重新对上那双隐含怒火的眼。

 

这次也真是自己没考虑清楚,忘了答应对方的事……

 

咬着牙憋着气,李文健觉得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早死早超生,伸手拉住对方的领带将人拖向自己,李文健直视着黎上正,豪气万千的许诺着:“你说要怎么样才会消气?”

 

听着李文健的问题,黎上正笑瞇了眼:“什么都答应?绝不反悔?”

 

感觉对方话里有话,李文健下意识忽略心中的警示,坦荡荡的点头:“绝不反悔。”

 

看着黎上正笑得莫名其妙,感觉自己也许不知不觉中掉进陷阱里,李文健头皮发麻的想起身,却被对方喷洒在颈边的气息弄得发痒,加上自己答应了就不悔改的自尊心,李文健屏蔽了内心的不妙预感,让自己暂时迷失在对方印上自己唇的交缠中。

 

他果然不该轻易答应对方的。

 

都说平常不生气的人一但真的生气起来,那惹火对方的人下场一定很惨。

 

李文健本来还不相信这种说法,还总是奇怪着,为何自家属下们各个怕黎上正怕得要死,明明就只是个温柔腹黑的家伙,武力值还不够他的一半,怎么有时候大家比怕他还更怕那家伙呢。

 

亲身体会的李文健很有发言权,他想他一定会把这句话铭记在心的。

 




防和諧內容0V0

防和諧內容0※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