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7.5万浏览    4253参与
竹子
别的不说,我爱上黑龙江了 还是...

别的不说,我爱上黑龙江了

还是草稿,没画完

别的不说,我爱上黑龙江了

还是草稿,没画完

白附子

一些私设省拟

沪哥是有钱精英

浙浙是温婉南方美人

鲁哥看上去文质彬彬其实是个狂妄的莽汉(话说鲁哥的发色不是这样的,是手头没有笔只能涂成这样了)

阿川嗜辣如命,收礼只收大辣椒

黑哥全设最高,一个憨憨

苏苏白领

辽哥温和中吐出东北口音

湘湘御姐,女性省拟中气场最强

一些私设省拟

沪哥是有钱精英

浙浙是温婉南方美人

鲁哥看上去文质彬彬其实是个狂妄的莽汉(话说鲁哥的发色不是这样的,是手头没有笔只能涂成这样了)

阿川嗜辣如命,收礼只收大辣椒

黑哥全设最高,一个憨憨

苏苏白领

辽哥温和中吐出东北口音

湘湘御姐,女性省拟中气场最强

柯希·雅莉丝

十五年之前意难平,十五年之后意难平

十五年之前意难平,十五年之后意难平

柯希·雅莉丝

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的婚礼啊,李君

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的婚礼啊,李君

漂亮的白开水

同居三百天3——5

注:正式场合用全名,非正式用昵称哦盒盒盒

不要弄混喔,具体昵称可以去看前面的表儿

DAY3

秦溯有只布偶猫,高贵极了,漂亮的没边,可惜了。也不看看它的主人是who啊,那可是风流倜傥帅出地球的秦爷!(口区)于是它有了一个名字,就叫大花(大花…。)大花对鲁子有种莫名的抵触感,喜欢在鲁子拿脸蹭它的时候抓鲁子一把,就会收获一个尖叫鲁子,但是鲁子不记仇,继续蹭,还是用脸蹭 好了伤疤忘了疼,来三天蹭三天,弄得猫毛哪里都是。(这个鲁子的眼神多么智慧啊…)豫豫哥都忍不住感叹青年人的精力如此旺盛。猫控无疑了啊卫秋桑。

DAY4

很贴心呢,大家都统一没有告诉其它人,自己搬家了。于是当黑吉辽...


注:正式场合用全名,非正式用昵称哦盒盒盒

不要弄混喔,具体昵称可以去看前面的表儿

DAY3

秦溯有只布偶猫,高贵极了,漂亮的没边,可惜了。也不看看它的主人是who啊,那可是风流倜傥帅出地球的秦爷!(口区)于是它有了一个名字,就叫大花(大花…。)大花对鲁子有种莫名的抵触感,喜欢在鲁子拿脸蹭它的时候抓鲁子一把,就会收获一个尖叫鲁子,但是鲁子不记仇,继续蹭,还是用脸蹭 好了伤疤忘了疼,来三天蹭三天,弄得猫毛哪里都是。(这个鲁子的眼神多么智慧啊…)豫豫哥都忍不住感叹青年人的精力如此旺盛。猫控无疑了啊卫秋桑。

DAY4

很贴心呢,大家都统一没有告诉其它人,自己搬家了。于是当黑吉辽三个去老冀旧家找老冀喝酒的时候开门一个大美女把他们震惊了。

【小剧场】✓

辽辽:“你…你好…你谁啊你?”

吉桑看不懂,但是吉桑大为震撼:“卧    槽”(这么大)

大黑抡起了手中的伏特加

(美女:你们谁啊,这是我家,我刚租的房子 你们再不走我报警告你们骚扰了啊)

也只有各自的省会知道,并且为了五个老大爷的生活担负起了责任而已。

毕竟只是一拍即合的同伙作案而已,当然老冀和鲁子是主谋,其它三个是帮凶。要打也打他俩,你打我们干什么

DAY5

闲来无事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老秦输了,选择了大冒险。被迫向阿晋做起了老冀曾经的经典语录。

“哥,他们都说你似桃杏,而不若桃杏嫁东风,你不要嫁东风了,嫁我吧。”

老秦一脸凝重的对阿晋说。

台下鲁子早已笑喷,老冀也在自嘲自闹。

只有陈浣当真了,他走出了房门。

陈愿也没说什么,跟了上去。

“如果你再次说一遍的话,我想我真的就过界了,阿冀。”

“可是哥,你还是桃杏,我再也不是东风了。”

“…”

“老冀豫哥,是不是玩不起啊?!轮到你们就跑出去!”屋里鲁子和老秦的声音传来,还带着阿晋的笑意。

是啊,你不是东风了,可我也不再是桃杏了。

回不去了。

“来了!怎么就玩不起了,我出去抽了根烟而已啊。真是的”却是陈浣先进门了。

怎么会来抽烟呢,哥你从来不抽烟的,你忘了吗。

撒谎都不脸红的老狐狸。

“等等我啊,马上来!”陈愿倒也进门了。

果不其然,老冀刚到十一点一会儿就睡着了。

(呵,老男人罢了)

注;这里不若桃杏嫁东风改编自

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好喜欢这句诗



奶创

谢谢大家的评论,我对你们北方冬天游戏的看法改变了些...

P3是想确认他们的颜色,胡乱涂了x

谢谢大家的评论,我对你们北方冬天游戏的看法改变了些...

P3是想确认他们的颜色,胡乱涂了x

汤川
是被吉强行拽到外面的辽和黑 本...

是被吉强行拽到外面的辽和黑

本来以为吉不会呆那么久,就随便套了一件衣服的辽(实际上呆了半个多小时)

以为吉不会呆那么久就只想穿一件大衣的出去黑(但是被辽哥强行摁住套上了外套和围巾)

是被吉强行拽到外面的辽和黑

本来以为吉不会呆那么久,就随便套了一件衣服的辽(实际上呆了半个多小时)

以为吉不会呆那么久就只想穿一件大衣的出去黑(但是被辽哥强行摁住套上了外套和围巾)

奶创

代的 这个人居然想埋我

代的 这个人居然想埋我

愿悟

重逢

     “好久不见。”萧玉听到声音转头看到了那位多年未见的故人,怎么会遇到他,但是前尘往事,就让它过去吧。  

     “好久不见。”话罢便又转过了头。

      “阿玉,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啊?我好受伤呐!”同时捂着胸口,摆出一副受伤难过的表情,可眼中却含着戏谑。

        “宋先生,请您专注些,婚礼就要开始了。”萧玉扯...

     “好久不见。”萧玉听到声音转头看到了那位多年未见的故人,怎么会遇到他,但是前尘往事,就让它过去吧。  

     “好久不见。”话罢便又转过了头。

      “阿玉,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啊?我好受伤呐!”同时捂着胸口,摆出一副受伤难过的表情,可眼中却含着戏谑。

        “宋先生,请您专注些,婚礼就要开始了。”萧玉扯出一抹笑容到。

          “哦,好的好的,阿玉竟然称我宋先生,都用上您了,我一定照办。”说罢,真的未与萧玉搭话,只不过眼神如蛇般黏腻。

            

          “~~~”电话响了起来,萧玉拿出手机一看就是阿景,环顾四周喧闹的大堂,萧玉撑着肚子站了起来向室外走去。当萧玉起身时,两个男人的视线如鹰盯着猎物一般。视线突然在看到萧玉凸起的小腹时凝了凝,两个男人相视一笑,眼中暗流汹涌,前后跟着萧玉出去了。

          “阿景,怎么了?”

         “想你了,你还在小安的婚礼上呐?”

          “我也想你了,嗯,我与你讲啊,今天的小安可好看了,就如天使一般,便宜那臭小子了。”

           “哎哟,可惜了,我没福气亲眼看到他俩咯,后天我就回来了,我们一起去看看爷爷奶奶吧,真好去看看阿辰那孩子。”

            “嗯嗯,我在家等你。还有什么事啊?”

            “报告老婆大人,没有了。”

             “mua,挂了。”萧玉笑着挂了电话,转身就看到了那两个男人。心中不由得惊了一下,顿时收了笑容,不去看那两人仿佛要吃人的目光。避开那阴暗的眼神,径直往大堂方向走。

              “哎呦,小两口打情骂俏呢,真是~令人恶心。”宋青看到萧玉看见自己瞬间面无表情的样子,恶狠狠地开口。

              “这样的人不必多费口舌。”这样想着,萧玉并未理睬宋青,继续往前走着。

             萧玉的手被握住了,停下了脚步。抬眼望去,是江深。江深的目光似要将她灼个洞。

          “放手!”萧玉挣脱不了,用另一只手去掰江深的手,而江深更握紧了萧玉的手,还用力将萧玉往自己身上扯了扯。

            另一只手抚上了萧玉的肚子,萧玉的表情顿时变得惊恐,“你要干嘛!”

           “别怕啊,我只是想摸摸你肚子里的孩子罢了。”那缠绵的目光令萧玉毛骨悚然。

          江深低了低身子,凑到萧玉耳边幽幽开口“你说,如果让赵桀知道了你怀了别人的孩子,那你的孩子还保得住吗?”话罢,笑盈盈的看着僵了的萧玉。

           “咦~果真还是最怕赵桀了。这孩子可是个大礼啊!对吧,江深。” 

            “嗯。”

Scallop这辈子能接到稿吗

Day12 红与黑补齐了,但忘记之前那张草稿的感觉是怎么搞的...总之先这样吧x

Day12 红与黑补齐了,但忘记之前那张草稿的感觉是怎么搞的...总之先这样吧x

Aries逸叶

《卢西恩带着一大帮人来暗杀我》


——二次编辑——

本来还有一个小后续的但是画这几张太肝了被我砍掉了,限流人突然收到这么多点赞推荐评论粮票动力大大滴有!谢谢妈咪们的喜欢!!!明天画一下原本的那个小后续然后码进来!!!


——三次编辑——

后续在这里噢 

《卢西恩带着一大帮人来暗杀我》


——二次编辑——

本来还有一个小后续的但是画这几张太肝了被我砍掉了,限流人突然收到这么多点赞推荐评论粮票动力大大滴有!谢谢妈咪们的喜欢!!!明天画一下原本的那个小后续然后码进来!!!


——三次编辑——

后续在这里噢 

奶创
前几天和黑家朋友聊到温差

前几天和黑家朋友聊到温差

前几天和黑家朋友聊到温差

独钓傲雪

【明日方舟同人】轮

如绒花般的云彩点缀在海蓝色的天空上,远处的山峰和早已经解冻的溪流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宁静,以包裹住白天不停的钻井声和扒房声。老旧的平房们正在被从远方帝国运来的履带和巨铲夷平,新的工厂和住房在它们身后重建,用它们的尸骨。


     身披大氅的锏倚靠在自己的摩托车上,一边看着眼前的房屋倒塌,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手里袋子中的薯片。远处看到和经过的人,都以为锏在监工。可为什么是恩希欧迪斯老爷的贴身保镖,谁也想不通。当然了,那也不是他们有资格和本事去领悟的事。在短暂的思考与驻足后,他们也就各忙各的去了。...


如绒花般的云彩点缀在海蓝色的天空上,远处的山峰和早已经解冻的溪流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宁静,以包裹住白天不停的钻井声和扒房声。老旧的平房们正在被从远方帝国运来的履带和巨铲夷平,新的工厂和住房在它们身后重建,用它们的尸骨。


     身披大氅的锏倚靠在自己的摩托车上,一边看着眼前的房屋倒塌,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手里袋子中的薯片。远处看到和经过的人,都以为锏在监工。可为什么是恩希欧迪斯老爷的贴身保镖,谁也想不通。当然了,那也不是他们有资格和本事去领悟的事。在短暂的思考与驻足后,他们也就各忙各的去了。


     空气中传来引擎咆哮的声音,听上去是一头极其凶猛的野兽,甚至能与锏的相媲美。不过锏并不担心,车她不能保证什么,她能保证的,是哪怕来者不善,自己也能够始终站着。


     引擎声越来越近,逐渐平息。锏用余光瞥了一眼,黑摘下头盔甩出长发,简单捋了捋后和锏并排站下,看着眼前的潮起潮落。


     “你在这里做什么?”黑问,“恩希欧迪斯老爷没有其他的监工人选了吗?”


     “这位子是我自己争取的,”锏回答,“至于有没有人敢跟我抢,这我倒是不知道。”


     黑能感受到锏的力量,虽然她不曾与这位纯粹的武士交手,但“卡西米尔三连冠”、“来自莱塔尼亚的纯粹武人”、“黑骑士”等等传奇称号,已经让黑感到了她的非同小可。那黑色的大氅下,是如同她那对巨角一般的力量,强大,高贵,自然。黑的种族优势使她能够成为顶级的杀手,而锏的优势与身形则注定了她武士的作战风格。如果在此处开战,黑或许能伤她分毫,但也仅限如此,她不会有任何胜算。


     黑当然不是来打架的,对对方做个简单的战力评估也是她已经习惯了十多年的事,早就成为了自然。又一栋房屋倒地,黑捂住口鼻,锏依然不紧不慢地吃着:“离得远着呢,不用担心。”


     “你把这看作是什么?”黑看她吃的有滋有味,不禁怀疑她在拿此下饭。


     “能有机会亲眼看着过去被曾经喜爱过去的人亲手抹除,不觉得很幸运吗?”


     “是很讽刺吧。”黑虽然没有参与这次行动,但最近发生的事她都已经耳闻,“耶拉冈德,还有圣女,都不及恩希欧迪斯的一张白纸黑字来的真切。”


     “我从不觉得有信仰是可笑可悲的事,那能让人崇高,给人力量。”锏的语气始终如一,“我觉得可笑可悲的是,”锏沉默了片刻,“就在发生。”


     黑点点头:“你说得对,过去就是破砖破瓦,早晚要被碾碎推翻。”


     “而现在与未来,又以这些破砖破瓦为基石。它们从未离开,名叫过去,却一直滚滚向前。裹挟着现在与未来,影响着现在与未来,支撑着现在与未来,周而复始,一次又一次。”


     “你不只是个武士,还是个哲学家。”


     “你也一样,女士。”锏把手里的袋子交给黑,里面还剩下一些薯片。黑无声地将它们清理干净,把袋子扔进了可回收垃圾桶。


     “锏,啊,黑女士也在。”耶拉手捧一盆清水端到二人面前,“洗洗手吧。”


     锏把双手放入盆中,简单的浸泡搓捻后把手甩干净。黑也在双手各自沾了点水搓捻片刻。


     “想兜兜风吗?”锏眉毛一挑,看上去像是来了兴致。


     “可以。”黑嘴角轻抬,虽然战斗力上她比不过锏,但论车技她还是有自信的。两人戴上头盔,扬长而去。耶拉看着她们消失在下坡后的弯道,低头看了眼清水,闭眼片刻,像是在默许,又好像是无奈。她把水泼在了路边,提着盆离开了。


Just kiding,thanks for read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