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剑玛利喀斯

2231浏览    28参与
遗老POWERJ
薪王和黑剑!尝试画了一下完整的...

薪王和黑剑!尝试画了一下完整的插画

薪王和黑剑!尝试画了一下完整的插画

浮龙李

我家狗cosplay 黑剑大放送
虽然玛利喀斯是看着很很凶的狗,但是吻部总会产生萨摩的即视感(不是。
参考古兰格的样子,我觉得玛利喀斯本身应该是长毛白狗,因为方便穿盔甲(或者玛莉卡嫌狗掉毛麻烦)身上都剃毛了,但是本体可能是古兰格那种体型的拖把长毛狗,养过大狗的估计都知道,因为毛太厚很难洗透,但是狗本身非常热爱洗澡,见水就想进,古兰格时期,因为过于伤心身上的毛发都打结了,也不太配合褪色者给他梳毛的行为。
to 玛莉卡:让褪色者和滴哥帮你养狗,好意思吗,一定要做到科学养狗不弃养啊!

我家狗cosplay 黑剑大放送
虽然玛利喀斯是看着很很凶的狗,但是吻部总会产生萨摩的即视感(不是。
参考古兰格的样子,我觉得玛利喀斯本身应该是长毛白狗,因为方便穿盔甲(或者玛莉卡嫌狗掉毛麻烦)身上都剃毛了,但是本体可能是古兰格那种体型的拖把长毛狗,养过大狗的估计都知道,因为毛太厚很难洗透,但是狗本身非常热爱洗澡,见水就想进,古兰格时期,因为过于伤心身上的毛发都打结了,也不太配合褪色者给他梳毛的行为。
to 玛莉卡:让褪色者和滴哥帮你养狗,好意思吗,一定要做到科学养狗不弃养啊!

随风前行

第十七章 “黑剑”玛利喀斯

    血珠从刀身上一滴滴流下,看着那名龙装守卫的身体,我不禁有些走神。是啊,又一个生命在我手中消散。

    但我知道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和她成婚后,我的战斗欲望就越来越弱,我害怕所看到的那一幕会成为现实。

    我总会去想,其实就这样也挺好,成不成王也没多大分别,这个世界跟我又有什么干系?           ......

    血珠从刀身上一滴滴流下,看着那名龙装守卫的身体,我不禁有些走神。是啊,又一个生命在我手中消散。

    但我知道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和她成婚后,我的战斗欲望就越来越弱,我害怕所看到的那一幕会成为现实。

    我总会去想,其实就这样也挺好,成不成王也没多大分别,这个世界跟我又有什么干系?           

    我只想快快乐乐地和她过一辈子。

    可她呢,她回真的快乐吗?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尤其是当你拥有的东西越多,你所牵挂的人越多,你就会愈加畏惧。

    可我想起那些人对我的期许,想起梅琳娜最后的话语,最重要的是,想到日后莲莲看我的眼神....我又怎能放弃战斗?

    生亦我所欲,死亦我所恶。

    .....

   “褪褪,还好吗?”她蹲下身,手臂搭上我的肩膀。

    “嗯?”

    我缓过神,拉起她的手,站了起来。

    “走吧,莲莲。”

    似乎是感觉到我的不安,她没有急着往前,而是握紧了我的手。

    “战无不胜?”金色的眼睛注视着我。

    我笑了。是啊,有你在就不怕了。

    “战无不胜!”

    ......

    “什么...褪色者....没想到是你....”

    脏兮兮的兜帽和超乎常人的体型...野兽祭祀——古兰格,我也没想到会是他在此处镇守。

    “古兰格...让开,不要挡我的路!”

    尸山血海被我从剑鞘中拔出,看着自己在刀刃反射出的样子,我又将它插了回去。

    “为何如此....不会再发生第二次,我不会...让命定之死再次失窃!”

    他抽出短剑,不由分说向我冲来。随后一掌向我劈下,我连忙向右翻滚,地上的石砖被他的掌力拍碎,纷纷溅起——看起来,他是真的想要我的命。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来着。”我不免苦笑着想起那个震颤的野兽眼眸,想起去狩猎死根的时光....每拿到一个死根,看着他狼狈地将它吞下,不免有些好笑。他教我的那些祷告我都没怎么施展过,只是觉得自己为净化这个交界地也出了一份力,觉得和他也算是并肩战斗过了。

    为什么一定要挡着我呢?为什么.....

    那就杀了你们所有人!杀了你们...杀!

    血红地长刃诉说着我的恨意....我没来由的恨上了这个戴着兜帽,留着长须的家伙。

    在又一个翻滚闪掉他的挥击之后,我摇了摇招魂铃,阿史米被我召唤而来。他懒洋洋地瞧我一眼,随即说道:“什么计划,主人?”

   “我在正面吸引他的火力,莲莲,你和阿史米夹击两侧!”

    来不及多讲,古兰格的短刀再一次向我挥来,他就像一头发疯的野兽,不知疲倦的向我攻击着....似乎要弥补往日的过错,而拼命着想去守护什么东西。

    再强大的野兽,也总有精疲力竭的时候。

    瞅准他向我出掌后喘息的时刻,阿史米率先出手。我也不再留手,拔出长刃,两套尸横遍野同时打出。而莲莲在右侧一跃而起,优雅的水鸟乱舞在他宽大的长袍上划出十几道刀痕。

    古兰格嘶吼一声,一掌将阿史米击飞出去,随后自己也承受不住,颓然跪倒在地。

   “小姐啊...你也参与其中吗?”

   “小姐?”莲莲有些惊讶,向前走了一步,“你是谁?是爹爹手下的人吗?”

    我伸出手,拦住了她,怕有变故发生。

    古兰格随即不屑地轻笑一声,“死亡啊....再次化为我的剑刃吧!”

    他将短刀插进了自己的左手手背,那上面的符咒随即被打破,发出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一股黑焰爆发开来,燃烧着他身上的斗篷。他的真身逐渐显露在我们面前——通体漆黑的狼,偏偏有一头飘逸的白发,似乎是他忠心为主,日夜操劳的证明。

    古兰格身上的铠甲散发着金色的光辉,那是守卫黄金树之人才有资格穿戴的。他将短刀一点点地从手被拔出,那短刀也变成一把漆黑如墨的巨剑。他随即仰天咆哮,随即将剑插入地上,命定之死的力量萦绕着巨剑,在剑身上形成熊熊燃烧的黑焰。

  “玛利喀斯舅舅!”莲莲随即惊呼出声,“竟然是你...阿褪是好人,他是来帮助我的。”

  “帮助你什么,公主殿下?帮助你犯上作乱,夺取王位么?”

  “我....”

  “玛利喀斯...这是你的真名么?”我将莲莲拽到我的身后,接着对他说道,“你知道玛丽卡女王想要什么吗?黄金律救不了莲莲,也救不了米凯拉,更救不了交界地的人们,那并不是完美的律法....”

   “你胆敢...污蔑黄金律...”

   “葛德文已经死了!那不是你的过错...可现在,难道你要让玛丽卡绝后吗?”我双眼紧盯着他,大声问道。

    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丝毫的犹豫。“正因为我的失误,才造成这样大的后果....所以如今我才一定要守护它。小姐,你回去吧,不要被他所蛊惑。褪色者...你一心争抢命定之死,究竟是为了杀死何物?”

   “玛丽卡女王的意思是,彻底打破黄金律法,所有半神中有能力接任者,可令立律法,自立为王。如今葛德文已死,我拥立孪生二子,你为玛丽卡结拜兄弟,怎能加以阻挠?”

   “不会的..玛丽卡不会这样的....”他不住地摇头,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

   良久,他抬起了头,看向玛莲妮亚:“殿下...您也是这么想的吗?”

   莲莲脸色一红,不知如何应答。长久以来她都习惯于听从哥哥的号令,自己醉心于武艺,对政事自然一窍不通。

   她看向我,接着说道:“玛利喀斯舅舅...我已然嫁给了他...自然...自然..”她把头别了过去,不敢去看他,“自然什么都听他的。”

   “好...很好。殿下似乎也脱离腐败的诅咒了...好的很啊!”

   他拔起了巨剑,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玛利喀斯舅舅!”我双手紧紧按住尸山血海,那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让人不免心颤,我紧紧盯着他,同时向前一步,“抱歉,论辈分我也当叫你一声舅舅,不要...不要再错下去了!黄金律,连莲莲都救不了,由怎能救的了世人?永恒不死...即是最大的诅咒。”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猛然朝莲莲挥去,莲莲急忙侧身躲避,哪知他虚晃一招,长剑向我劈来。我躲闪不及,胸前正中他一剑,鲜血汩汩而流。

    “篡逆之辈,安敢枉称天命!玛丽卡...她断然不会背叛于我!当年我和她义结金兰,她断然.. 都是你!褪色者!是你从中作梗,搬弄是非,妖言惑众!”他越说越生气,巨剑一下下向我斩下,我只得在石板上拼命打滚,在石柱间左右躲避。

    “阿褪!”莲莲见我受伤,不由心下大急,也随时准备对玛利喀斯发起攻击。

    “不碍事..”我喝下一瓶红药水,示意她先不要轻举妄动。 

    那边阿史米见到玛利喀斯被我们吸引,悄悄摸到后面,紧接着一套尸横遍野打出。不料玛利喀斯早有防备,转身之后黑剑在空中连续十几刀砍出,阿史米措手不及,消散成灰。

    莲莲和我对视一眼,随即同时出手。她的刀法凌厉而果决,玛利喀斯的巨剑大开大合,身法又如野兽般迅猛,一时难以分出高下。

    随着莲莲两次成功刺入他的身体,玛利喀斯按耐不住,咆哮一声随即跃上高空,瞬间向我打出了几道带着黑焰的剑气。那剑气和狄希所打出的类似,我一时躲闪不及,剑气穿透了我的身体。

    我的瞳孔猛然放大,那一刻死神恍如就站在我的面前。

    我颤抖着拿出红药水,喝了下去,试图将那股气息驱散,可在一阵恶心后吐出了一大口黑血。生命的气息离我而去,身体仿佛失去机能。用尽全力将刀刃插在地上,勉强拄着才不至于跌倒。

   “阿褪!”莲莲见我受伤,更加着急,刀法愈来愈狠厉,全然不顾自己,一心要和玛利喀斯决一生死。

    玛利喀斯见状,再一次跃向空中。莲莲也不甘示弱,曲膝跳起,准备打出水鸟乱舞。

    然而黑焰剑气却是率先到来,莲莲招式被打断,身中剑气,向后跌去。

    以前总看狄希这样打出剑气,现在被它打中之后才知道原来这般痛苦。那死亡的无力感包裹着自己,甚至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可是...我不想死..我要活下去。只有我活下去,莲莲也才能继续走下去...她需要我。

    她...需要我。

    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命定....之死么?可没有谁的命,是注定的。

    我还没有输 ...我要赌一把。

    看着他一步步向莲莲走去,她倔强的站起,身上的黑焰不住燃烧着,我再也忍不住,拄着刀刃挣扎站起。

    黑色的血随嘴角流出,顺着下巴,沾满了我的胸膛。

    “咳....玛利喀斯..你知道吗,那天晚上,黑刀们是在玛丽卡的授意下行动的。”

    我明知道那是由菈妮操纵的,但我就是要激怒他。

    “她可能和你说过什么话,守护黄金律之类的,但那都是在骗你...哈哈哈哈,你知道吗..她一直在利用你,亏你还这么为她卖命。”

    “利用我?不,不可能!”玛利喀斯转过身,仰天长啸,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听到我说话。

    “你明明心知肚明,是谁打碎的法环...呵呵...从始至终..你不过就是.....”

    “不过是什么?!”他向我走来,眼中充斥着血丝。

    “不过是她的一条狗罢了。”

    “嗷呜!”玛利喀斯大怒,高高跃起,黑焰剑气再一次向我甩出。

    “小心!”莲莲大声喊道。

     我绕石柱而走,三道剑气被我成功躲过,玛利喀斯见状怒不可遏,向我直冲而来,巨剑奋力劈下。

     这一剑携带着死亡的威能,但是在我眼中却逐渐变得缓慢,我抬起了自己的手,举在头顶。

     劈下的大剑,莲莲的惊呼,高举的石头...

     时间凝滞在此刻。

     亵渎兽爪,看来你我赌对了。

     玛利喀斯被远远的弹开,后背重重的撞在石墙上,虽未受伤,但是好像被定在那里。嘴里传来粗重的,野兽一般的喘息。

     我举起手中的长刃。

    “就由我....来斩断最后的不死。”

     尸横遍野。

    “玛丽卡...抱歉...黄金律法....难以复原...”玛利喀斯无力地倒下,身形消散。

    “褪褪....你没事吧?”莲莲向我奔来,我想去扶住她,可自己也有些站立不稳了。

    “你刚才手上拿的是什么呀?”

    “一位朋友给我的,没想到真的有用....看来,没有辜负他的意志。”

    ......

    “杀,杀!我乃叛律者贝纳尔,决意要你们溃不成形!” 

    贝纳尔呐喊着,挥舞吞噬权杖向我挥来。

   “贝纳尔!是我!是我啊!你疯了么?”

    过多的杀戮使他失去了理智,沿途的一切生命都成为了他的攻击对象.....他的双眼已经被仇恨完全蒙蔽。

    可我没有能使他清醒过来的办法。

    他的胸口被长枪贯穿,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他靠在我的怀里,仿佛在最后时刻认出了我。

    “咳咳..是你...呵呵...我已经没救了..你...你不要走上我的老路。”

    他挣扎着将亵渎兽爪从怀中拿出,那东西上沾满了他的鲜血,被他赛在我的手里。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哈哈...你不再是那个向我请教战技的毛头小子了...好...很好...你一定能做到我没能做到的事...去吧...去...”

    我知道他到死都在想着复仇。是啊,若是莲莲死了,恐怕我也会和他一样吧?

    我含泪朝他点了点头,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习战者的破屋。

    他见我点头,微微笑了笑,不再看我。

    然后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朝天空伸出右手。

   “你..来...接我啦?”

    右手无力的垂下。

     .......

    “褪褪?褪褪?老公?你....还好吗?”

    “哦?嗯...我没事..”我缓过神来,朝她笑了笑。

    “你刚才是故意对他那么说,去激怒他吧?”

     我点了点头,没有答话。

    “....你说要是....要是我也在利用你呢?”

     我抬起头,看着她,头盔下的嘴唇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笑容。

    “被你利用,我心甘情愿。”

Reg
给朋友画了她在老头环里的三个老...

给朋友画了她在老头环里的三个老婆

给朋友画了她在老头环里的三个老婆

羽卞
打到自闭了,激情p图 黑剑也太...

打到自闭了,激情p图

黑剑也太难打了

手残打不过啊

打到自闭了,激情p图

黑剑也太难打了

手残打不过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