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力

385浏览    6参与
yellow

【多cp】妹妹们的茶话会

0.

小黑,是一位火柴人。

他有着,深黑色的皮肤 ,深黑色的衣物 ,深黑色的五官,深黑色的醉人的该死的甜美的肉体。

琳缓缓说道。

而阿力,是一位神奇的忍者。他的尾巴竟然可以动!

小椒拍板道,你够了,我忍你很久了,我不允许你这样描述我的cp!力黑is rio!

琳笑了。

“只有小孩子才会站力黑。”

而你,你以为你站的是力黑,其实不久就会成为黑力哒!jojo!哈!

1.

众所周知,三勾玉狐套打不过二挡。

而且二挡瞄准,冰天雪漏看脸。

琳去年夏天没涂防嗮霜。小椒冷笑。

“对不起,我们可以换一下话题。”

毕竟这一对cp一个无脸一个无人脸,攻受什...

0.

小黑,是一位火柴人。

他有着,深黑色的皮肤 ,深黑色的衣物 ,深黑色的五官,深黑色的醉人的该死的甜美的肉体。

琳缓缓说道。

而阿力,是一位神奇的忍者。他的尾巴竟然可以动!

小椒拍板道,你够了,我忍你很久了,我不允许你这样描述我的cp!力黑is rio!

琳笑了。

“只有小孩子才会站力黑。”

而你,你以为你站的是力黑,其实不久就会成为黑力哒!jojo!哈!

1.

众所周知,三勾玉狐套打不过二挡。

而且二挡瞄准,冰天雪漏看脸。

琳去年夏天没涂防嗮霜。小椒冷笑。

“对不起,我们可以换一下话题。”

毕竟这一对cp一个无脸一个无人脸,攻受什么的撕起来没意思啦。我们一起站力黑力好啦。

琳温温柔柔。

“有道理嗷。”小椒点点头。

美工小姐姐喊道,你们还是不懂事呀!比基尼和豹纹哪个更像受啊?呆比!!!!

“当然是比基尼/豹纹啦!”

小白大吃一惊,不愧是琳椒,轻易就做到了异声异口,真是太配了吧!(指默契

2.

好啦,但是你们站力黑力,隼白大人怎么办?

伊鹤热心提醒。

“哈?那个家伙?”琳怒,“当初第七章就搞得太不像话,现在又让沙克处理我,也配有cp?他配?”

“哈,可是我看到琳姐姐你偷偷嗑隼黑的本子了哦。”

“呃……那个啊……”

那个啊,是因为确实有点般配呢。毕竟官方开场都搞了红蓝色……

小白:哎呀,这个并不是我们的问题,因为啊咧这个啊咧是因为啊咧……

众人默。

“说了半天,你不过就是想嗑隼黑吧?”

3.

毕竟红蓝夫妻色嘛。

唉,好啦,那就站力黑力隼黑隼吧!爽啦!

“喂 别以为我没看到混进去的力隼啊!”

力隼,真·冷门。可是既然追求杂食,那就贯彻到底罗!

毕竟侠客皮还是可以攻一下高高在上的隼白大人嘛。

小椒撇嘴,“其实呢……力哥的宗师皮也很攻呐!”

啊?你问煞面?害,说到这个煞面我就来气……

4.

煞面阿力,公众场合抽烟⑧谈,还在龙身上喝酒🍺。甚至在脸上纹身(呕),那不是明摆着仗着自己是小白亲戚很了不起嘛!哼!

阿力:不你听我解……

“啊,说了这么久,该谈谈苍牙了吧。”

苍牙,忍村一哥,拥有一票女粉,在可爱(犬)冷峻(祭)攻气(雪)受气(深海)sb(海滨)多种风格自然切换,那是相当的了不起啊。

小夜道,“没错啦!就是了不起!”

银枭:你tm给我坐下!

对对,不仅了不起,而且这个人的cp。。这个人的cp特点就是。。。。

5.

就是和谁都很有cp感啊!

首先论苍琳。忍三目前最高人气的bg cp,深海夏梦樱花雪等等情侣皮肤,害,那叫一个多呀!

且论,又有一票人呐喊,啊,但是官方有剧透苍牙是和琳的姐姐一对吧……

哈?那么小夜呢?清冷傲娇迷妹x高冷精英,不带感吗。

你看,光bg就这么乱。

小椒道,“苍牙,你这人,你这人私生活不检点啊!”

苍牙:不你听我解....

6.

bl?bl更恐怖啊。

苍黑,bl的杠把子,不少人被可爱受x高冷攻夺去了芳心。引得众少女以手扶画坐长叹“你们快在一起啊!wdnmd急死妈妈了!!!!!”

其实我不是很想谈苍黑。因为我今天刚吃了苍黑的刀子,我不太高兴。

哈?那么说一下黑苍吧!

哎呀黑苍那个好嗑啊!看起来像受的可爱攻x清冷呆呆受!⑧谈了,我好了,我死了,我又可以了。

小椒呐喊。小椒彷徨。小椒陷入苍黑or黑苍的迷失海洋。

小椒:⑧谈 五火魄护体 还有寒冰 我必不可能突然被舌

7.

其实隼苍也有很多姐妹恰。

害,你想想,全剧都喊隼白队长,苍牙直呼其名甚至还说“隼白,你这个混蛋!”你品,你细品。

以及之前夏日探险,隼白:苍牙身材保持得不错。

ohhhhhhh!!!!!

琳摸了摸下巴,“好像这对也能吃。还挺香。”

邀请苍牙作自己的副手……

8.

琳合上书,“今天就这样吧!”

“不过瘾呐,好姐姐,”小椒不满,“你看影苍力苍都还没讲呢!”

“不说了,苍牙这渣男cp多得就尼玛离谱。真讲完我命少一半。”

“啧啧,你好短呀!(指文章长度)”

“好啦。。那么下期还会有更多cp出现嗷,大家请支持一下我们啦~wink~”

-tbc-

闲来无事摸鱼,大家看着高兴就好。啊?不高兴?甚至洁癖犯了?好吧,我错了。下次还敢。最好拉黑我wwwwww。爱你wwwwwwwww

未

是官方先动手的!

*私设如山

*渣文笔

*脑糊产物


------

关于比基尼小黑

出场:雪X贺春(23岁)


“你的?”贺春举着手里的袋子,面色古怪地问在旁边准备喝茶的雪。

“啊,小白今早送过来的,说是给你的。弄得还挺神秘。对了,他还让我说服你穿上去。”雪瞟了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到了即将煮开的水上。

“那里面是什么?”

“……没什么,青木新送来的实验衣服。”

“我出去一趟。”

“嗯。”

贺春走后不久,雪去了竞技场。

从竞技场回家,雪看见一团东西朝他飞奔而来。

白白胖胖,头顶一抹绿,还有跑的飞快的小短腿……是小白。

小白身上,还套着两件红红的衣物。

等他跑近了,...

*私设如山

*渣文笔

*脑糊产物



------

关于比基尼小黑

出场:雪X贺春(23岁)

 

“你的?”贺春举着手里的袋子,面色古怪地问在旁边准备喝茶的雪。

“啊,小白今早送过来的,说是给你的。弄得还挺神秘。对了,他还让我说服你穿上去。”雪瞟了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到了即将煮开的水上。

“那里面是什么?”

“……没什么,青木新送来的实验衣服。”

“我出去一趟。”

“嗯。”

贺春走后不久,雪去了竞技场。

从竞技场回家,雪看见一团东西朝他飞奔而来。

白白胖胖,头顶一抹绿,还有跑的飞快的小短腿……是小白。

小白身上,还套着两件红红的衣物。

等他跑近了,雪才看清那是一套比基尼。

小白跑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见雪就像看见了亲妈一样虎扑过去。

雪脚步一抬,果断用施了风影闪让自己撤到安全范围内。

于是,小白“咚”的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声音听着都觉得疼。

“雪大佬我错啦!!!让贺春大佬把术收回吧!!!”

“什么?”

“找雪没用的,穿够三天,自动解除。”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贺春蹲在小白面前,凉嗖嗖道。

在小白眼里,这TM就是恶魔啊!恶魔!

小白抖了抖,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只留下没有半点威胁力的哭喊声:

“你们太欺负人了!!!我要回去告诉雷神爷爷!!”

 

雪:怎么回事?脑子终于坏了?

贺春:没什么,不过是让他穿上他自己的衣服而已。

雪:早上的?

贺春:对。

雪:……

贺春:你想看(我穿)?

雪:(想象了一下,脸爆红。)……

贺春:行啊,不过只穿给你看。

 

所以小白自作自受了呢。

毕竟是村里的大佬,惹谁都不能惹过了20岁的贺春。

而且雪不仅护短还似乎自带天然黑属性。

好像也不错?

不过,想看就说嘛。

老夫老妻了有什么不可以

好像跑题了?

 

 

关于豹纹阿力

出场:粉巾X煞面

“……煞面?”粉巾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走错家族了。

煞面坐在桌前,在一堆卷宗里埋首,身上的毛毛不知道给谁染成了黄黑相间的豹纹,身上穿着的唯一一条裤子也换成了豹纹裤。

……骚的一批。

“干嘛?”偏偏当事人还完全没有自觉,头也不回的凶凶的反问。

“没事。”

粉巾答了一句,然后默默地走到煞面身后,直接将人从后面抱住,一下一下地捋着熊猫人身上并不算长的毛毛。

“欸--大白天的发什么神经!”

粉巾熟门熟路地给熊猫人顺毛挠下巴,直到他舒服地靠在他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粉巾好像听到了一些“呼噜呼噜”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是谁将煞面给染成豹纹的,但是,似乎也不错?

粉·绒毛控·专注撸熊猫三十年·巾:软乎乎!超满足!

 

 

关于旗袍苍牙

出场:犬X黄巾

“犬,打悬赏吗……”推开门,黄巾后面的话渐渐没了声音。

房间里的人背对着他,一身鹅黄短旗袍,露出半片雪白后背,没打发胶的头发被扎了起来成了一个小辫。

那人听到黄巾的话,回头露出一张黄巾无比熟悉的脸。妆容柔和了他的脸部线条,樱色的唇微微张开,一双桃花眼配着眼尾一抹红,蓝色的眼眸里是蓄意的天真,在看见黄巾的那一刻迸发出可见的期待和喜悦。

门被“砰”地关上,黄巾被犬按在门上:“好看吗?师~父?”

“……犬?”

“嗯哼~”

黄巾沉默了。

犬被调包了?

犬微微矮身,在黄巾耳边轻声说:“今天可以让师傅为所欲为哦~”

一边说还一边吹气。

然后犬就感觉到手掌下的身躯微微颤抖。

正当犬准备再加一把火的时候,黄巾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一个面具,直接往犬脸上盖。

“把衣服给我穿好!”

然后乘着犬分神直接挣脱了他的禁锢跑了出去。

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犬看着手里的面具,轻轻笑了。

“竟然害羞了……”

 

黄巾没跑多远就停了下来,捂着自己心口,那里传来一阵快速而又毫无规律的跳动。脸和耳朵的温度高的不正常。

“……好看……”

 

黄巾:你后背的伤呢?

犬:找樱花借了点遮瑕膏。

黄巾:这身,以后别穿了。

犬:嗯,我也没打算穿出去啊。



好了没了。

说起来,总感觉要是小黑真的穿上比基尼的话,估计会和冲浪一样,先穿一套夜行衣,再在外面套比基尼……

未

【黑力】只要是你

*黑力!黑力!黑力!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黑力!虽然这篇内容来看我觉得力黑黑力无差……但在干那啥的时候确实是黑是攻

*粉巾黑X煞面力

*渣文笔

*全文6500+,注意阅读时间

*私设如山,连官方人物都不放过的那种

*新年快乐!来快乐恰糖吧!

*内含伏笔顺便将合集前面几篇埋的伏笔稍微挖了一点


OK的话↓


--------

1

鬼首发现自家老大最近有点不正常。

具体来说的话大概是发呆的时间多了,会莫名其妙地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以及各种自言自语自娱自乐。

比如:

“在忍村里找到一个人的几率有多大?”

比如:

“我看起来会不会太凶了?”

再比如:...

*黑力!黑力!黑力!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黑力!虽然这篇内容来看我觉得力黑黑力无差……但在干那啥的时候确实是黑是攻

*粉巾黑X煞面力

*渣文笔

*全文6500+,注意阅读时间

*私设如山,连官方人物都不放过的那种

*新年快乐!来快乐恰糖吧!

*内含伏笔顺便将合集前面几篇埋的伏笔稍微挖了一点


OK的话↓


--------

1

鬼首发现自家老大最近有点不正常。

具体来说的话大概是发呆的时间多了,会莫名其妙地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以及各种自言自语自娱自乐。

比如:

“在忍村里找到一个人的几率有多大?”

比如:

“我看起来会不会太凶了?”

再比如:

“祈福是不是真的能够得偿所愿?”

就以上问题,鬼首猜测他老大怕不是要恋爱了。

他老大,一族之长,煞面阿力,终于要恋爱了吗?

所以他们终于要有一个嫂子了吗?

2

煞面最近很难受。

他觉得他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见钟情的那种。

那人是他在做任务时偶然遇到的,样貌说是风华绝代也不为过,身手更是卓尔不凡。

就是冷了点,面生了点,神秘了点。

反正那次之后就再也没见着那人了。

就算他有心要找也没找着。

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如果不是那个被他杀掉的贵族的家属还在守孝,他都怀疑那晚遇见的人是不是真的。

只是他喝酒喝出来的幻觉。

3

转折就在一念之间。

在暗部接取任务的时候,煞面和一个无面小黑擦肩,鬼使神差地,他拉住了那个无面,说:“兄弟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啊,你是上次的熊猫。”

说完,两个人都愣住了。

世界静止了一秒。

4

煞面在一秒内心情经历了如下变化:

从:

“我靠我发什么疯这么傻的话是我说的吗我等下要怎么解释我申请拍死刚刚的自己可以吗”的尬穿地心

到:

“什么认真的找到了竟然找到了找到了刚刚的我干得漂亮原来他是暗部的吗我早该想到”的恍然大悟

再到:

“他声音真好听长得又好看实力又强要死了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呢我好喜欢他啊”的无敌痴汉的

完美转变。

5

比起面前多戏的熊猫人,粉巾,也就是被煞面拉住的无面黑木着张脸,心里只有两个想法。

那就是:

我要打爆刚刚的自己!

还有混蛋青木!

如果不是青木的话他就不会分心想什么抑制狂暴的方法就不会随口说出一句暴露自己的话就不会被缠上了!

对,从面前这个熊猫人逐渐发亮的眼神来看,粉巾觉得自己十有八九会被各种麻烦找上门。

他埋名隐姓不就是为了安安心心过个退休生活吗,这下好了,一下子捅出个麻烦制造机。

话说回来,最近似乎有人在四处找他,不会是这个熊猫吧?

他想撤回消息还来得及吗?

6

回过神后,煞面松开了拉住粉巾的手腕,略显尴尬地问他:“那啥,加好友吗?”

“不加。”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回答。

就是如果不是拒绝就好了。

煞面觉得自己的心似乎“簇簇”地被两支箭穿过。

粉巾意识到自己似乎话说得快过头了,面前的熊猫人眼里露出了有点受伤的神色。

粉·日常断绝关系·拒绝被骚扰·巾:嘶--有点可爱怎么办?

粉巾张嘴想说什么,煞面就先开口了:“不加也没事哈哈哈,反正你长得这么好看我一定能找到你的。而且这不是让我找到了嘛。”

煞面的话仿佛打开了什么机关,空气气压瞬间变低。

粉巾抬头,看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煞面,冷冷地说:“如果你是因为我的外表而来找我的,那么请回吧。我这样的人,注定会让你失望。”

7

初次见面就不欢而散,煞面很郁闷,也很疑惑。

从那人的反应来看,自己似乎踩到他的雷点了。

但……他踩到的是哪个雷啊?

总不会是夸他好看而踩雷吧?

那就是……加好友?

煞面:……被喜欢的人讨厌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尽管如此,煞面是不会放弃的。

刚巧在暗部的一个工作人员口中打听到了他每月一号和十五号都会去接任务,他决定蹲点。

8

在说出那两句话后,粉巾转身离开。

之后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的反应似乎有点大了。

粉巾平时不是这样的。

虽然粉巾确实是挺讨厌那些只看脸的家伙,但基本上,他都是无视挑事的傻逼或直接11开锤,像这样跟一个人这么说,让他走开别缠着他,还是第一次。

而且,他发现自己对那个只见过一次,不,两次的熊猫人,似乎还怀着别的什么感情。

……难道自己是个毛绒控?

不对啊,之前33揍那些熊猫人的时候还揍得挺欢啊。

不过,那个看起来很凶实际上憨的一批的熊猫人还挺……可爱的。

9

于是煞面开始了月复一月地蹲点。

起初那人对他直接无视,他上去搭讪也是爱理不理,但是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偶尔也会给他一些回应。

虽然是“嗯”“啊”“哦”“滚”之类的。

但也比直接无视要强。

而且就煞面的观察,那人只有对稍微熟悉一点的人,比如每个月给他派任务的工作人员,比如每个月按时蹲点死缠烂打跟着他的自己,是这个表现,对陌生人,鸟都不鸟一下,特高冷。

于是煞面很开心。

鬼首看着自家老大那开心的傻样,有点不忍直视。

鬼首:那啥,老大,您的威严已经碎成渣渣了快捡起来拼拼说不定还能抢救一下……

煞面:啥?他刚刚答应我陪他一起出任务了我太开心啦!(浑身冒粉红泡泡)

鬼首:没啥。您开心就好。

10

粉巾活了这么久,第一次体会到被人死缠烂打的滋味。

每个月他领任务的时候,总会被一只熊猫缠上。

那只熊猫一见到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凑过来各种尬聊,也不管他的反应。

好几次,实在受不了熊猫的聒噪,粉巾额头已经蹦出了好几个十字,握着拳正准备将人……熊猫打趴下让他尝尝火龙炎弹的滋味,但一看到熊猫人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不知怎的就是下不了手。

算了,粉巾对自己说,就让他吵吧。

反正迟早会被吓跑的。

11

煞面第一次看见那人私下里的装束。

平常见到他都是在暗部,而暗部的人都是统一的黑衣服白面具,也就是【无面·小黑】。

所以那人平时作何打扮,他还真没见过,也没再见过那人的脸。

不过,一开始煞面并没有认出那人。

因为那人实在是,太普通了。

就算是围着一条粉色的围巾,也没能让他在一群人中脱颖而出。

毕竟人群中有更耀眼的炫彩。

“我擅长易容。你上次看到的我,是易容后的。”

他平静的解释。

这是煞面第二次听他讲这么长的话。

煞面此时心情十分复杂。

怎么说呢……他一开始喜欢的,好像还真是他的脸……但是现在他说是易容……但好像也没那么失望……

12

粉巾捏住垂下来的围巾,心情有点忐忑。

毕竟这是自己喜欢的人。

是的,喜欢。

迷茫了许久的粉巾在吃了几碗狗粮后,恍然大悟,将自己对煞面那种奇怪的感情归为喜欢。

但就算是喜欢,粉巾也还是没有多大的动作。

想要做他的伴侣,有几道关是必须要过的。

如果他真的是因为脸而喜欢他,那么,还是早散早解脱。

都说什么,强扭的瓜不甜,粉巾不是变态,不想做扭瓜人。

粉巾在心里默数,大概三十秒后,粉巾看见煞面笑了:“没事,只要是你就行。”

粉巾松了口气,发现围巾已经被自己捏得皱巴巴的了。

第一关,算你过了。

不过……这个憨憨啥时候这么会撩了?

粉巾偏头,扯扯围巾,好让围巾将充血的脸挡住,但通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

煞面笑了。

13

这次的任务挺棘手的。

在搞定任务对象后,两人发现自己在深山里迷路了。

给青木发了消息,粉巾开始考虑如何在这里生存。

他自己是没什么大问题,虽然受了点伤但不算太碍事,就是他怕自己那糙到要死的苟活法会将重伤的煞面搞死。

粉巾叹了口气,认命地背着煞面继续走。

在红霞满天的时候,粉巾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

将煞面放下,给他换魂水换绷带后,粉巾开始收拾山洞,将清出来的枯枝败叶全部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

然后粉巾摸出兵粮丸,自己先啃了几颗,又将几颗捏碎了混点水往煞面嘴里倒。

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但总归是能够获取一点营养。

然后粉巾在山洞洞口布了几个简单的结界,在确保火能烧至少大半个晚上后,粉巾将煞面的头搭在自己腿上,靠着山洞的石壁歪着头睡了过去了。

14

第二天醒来后,粉巾发现自己腿麻了。

小心将腿抽出,粉巾摸摸煞面的头,发现没有发热后松了口气。

给煞面换绷带后,粉巾给自己身上的伤口全都抹了一遍魂水。

在魂水的作用下,那些本就不算严重的伤口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几个稍微严重点点的也都开始愈合。

“你在干什么?”煞面沙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抹药。”快速摸完最后几下,粉巾跑到煞面身边,发现他又昏了过去。

粉巾忍了忍,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让煞面躺的舒服一些后,粉巾加强了山洞周围的结界,想了想又在周围手动布置陷阱,这才忧心忡忡地出去捕猎了。

再怎么样,让病号啃兵粮丸总归是不好的。

15

煞面醒来后,看见了一个火堆和架在上面的烤肉。

煞面心一惊,扭头一看,还好还好,人还在,就在旁边。

煞面隐约记得,之前自己似乎看见他在往自己身上涂什么东西,黑的,抹上去有一丝丝的烟冒出。

天知道当时他有多震惊,他们之间刚刚近了一点他就要自杀了?!

心思在空中飘了几圈,煞面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的伤似乎没那么严重了。

他记得当时他的胸口是被敌人的刀给捅了个对穿来着,差不多是必死了,但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问题不大?

如果不是被捅时和被捅后三秒那痛不欲生的感觉还历历在目,煞面完全不觉得自己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

啊,他记得被捅后粉巾似乎往他伤口上倒了什么东西,黑的,淋上去超级痛。

所以那救命玩意是个啥?

16

“啊?那个啊,不尸魂水。”

粉巾随口说了一句后,又开始和手里的肉斗智斗勇。

正苦于肉太过于顽固而无从下口的煞面听到这答案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尸魂水……是他想的那个?

虽然确实是有一种伤药叫不尸魂水,但这药的作用也就一般般,对付小伤还好,但是一些重伤,作用完全鸡肋。

似乎看出了煞面的不可置信,粉巾吞下嘴里咀嚼已久的肉,说:“忍村里卖的是改良稀释后的,效果自然要差一点。”

“稀释?”

煞面觉得自己手里的肉都要掉了。

这年头了,忍村竟然还有黑心商贩?

“嗯。不稀释的话,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使用它而带来的痛苦。而且,它也有副作用。你自己也有感觉吧?我给你淋上去的时候你的嚎叫可是吓跑了不少动物。对了,你好像就是痛到昏死的。”

煞面捂脸。

黑历史莫再提了……

“副作用呢?”消沉了一会后,煞面又问。

这次,粉巾沉默了一下,才说:“……不老。”

“哈?!”

煞面觉得自己刚抢救回来的肉又要掉了。

虽然宝物故事那里有说这玩意似乎可以永葆青春,但,但,这也太玄幻了吧?

“并不是寿命变长。百年之后,该死的还是得死。不老只浮于表面,身体机能还是会老。”

“就是一个老年人披着一张嫩皮是吧?”

“……可以这么说。”

煞面松了口气。

这才正常嘛。世界上哪有这么逆天的东西。

煞面是不会承认刚刚自己确实是动了点点歪心思。

然后煞面突然反应过来,粉巾这么了解不尸魂水,该不会……他就是试验品吧?

“啊。我用过。副作用暂时还没出现,不过一定会有。”粉巾擦擦嘴,淡淡地说。

煞面哽了一下。

这么说的话,以后他老了,但粉巾还是年轻时的模样……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违和啊……等等……为什么他会自动将自己当成人类?他是熊猫人啊,有毛挡着怕什么?而且,百年之后,两个人都老了,都会死,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事啊,反正百年之后大家都会死,大不了死同穴呗。”

“对了粉巾你今年几岁?”

“21。”

……得,这人比自己还小。

自己刚刚果然是想多了。

粉巾:……都说了副作用还没出现想那么多干嘛?

17

半夜,粉巾做噩梦被惊醒了。

他喘了几口气,摸摸额头,摸到一手冷汗。

粉巾靠着墙,平复了一下呼吸,正准备继续睡,就被旁边的人一拉,靠在了一个毛茸茸的肩膀上。

“……别怕……”

耳边是那人带着些许鼻音的喃喃。

粉巾觉得自己要炸了。

脸、耳朵的温度都在快速上升。

粉巾毫不怀疑,自己的脸一定红得能滴出血来。

冷静……要冷静……

冷静个头啊!

感官在黑暗中更加敏感,那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一呼一吸之间,将他的思绪全都带跑了。

粉巾第一次怀疑自己作为一个……一个忍者的定力。

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得,他怕是真的栽在这熊猫人手里了。

18

在青木找到他们前,两人在这深林里生活了几天,几天里,两人都对对方有了更深的了解。

煞面发现,粉巾并不是真的高冷,高冷更像是一层保护色,将他与一切联系隔绝。

他似乎很讨厌麻烦。

而粉巾也发现煞面也不是那么憨憨,打架的时候就帅的一批,虽然一退出战斗模式又切换回憨憨了。

而且,煞面烤出来的肉不是一般的好吃,水平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几座忍神山。

19

青木觉得自己可以开始准备嫁妆了。

嫁谁?

当然是粉巾啊。

(粉巾:难道不该是聘礼吗?)

(青木:你也不看看你俩的身高。)

([不久后]未:哈,打脸了吧!)

(青木:……脸好疼……)

自打上次将粉巾连同那个熊猫人救出来后,青木就发现自家这小子三天两头往外跑。

悄悄定位后发现他都是在和同一个人组队。

那人是个熊猫人,实力不错,是一族之长。

青木也没说什么,反正粉巾的事他自己搞定。

就是有点不爽。

自己养了这么久的白菜就这么被拱了。

不过,难得那小子找到了喜欢的人,两人还能在一起这么久,就不为难他了。

不过……如果让他家小子失望的话……该给他准备点什么更新大礼包好呢?

20

煞面收到一条消息。

[粉巾]:来玩捉迷藏吧。如果你能找到我,我就答应和你在一起。范围是忍村。午后是给你的提示这次我会给你看看我的真面目。

虽然这么说很不可思议,可是两人虽然黏黏糊糊但确实还没确定关系,而且据粉巾所说,煞面之前见到的那几张脸全都是粉巾易容后的样子。

21

粉巾躺在草地上,尽情地享受午后的阳光。

虽然脸上身上被一堆落叶盖住了。

粉巾并不想为难煞面。

毕竟他这个捉迷藏的目的并不在于煞面能不能找到他,而是在于煞面熟不熟悉他,以及能不能接受他。

还有他的脸。

落叶下,粉巾的脸上爬满了狰狞的伤疤,红白相间的看着真的……十分丑陋。

22

煞面站在忍村街头,稍微有点点迷茫。

提示词是午后,但是吧,粉巾平时兴趣广泛,午后他会去跑竞技场、刷悬赏、以及做各种能让他开心的事,更何况今天是周末,33赛场现在也开放了……

煞面无奈。

煞面扶额。

正当煞面准备认命地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找的时候,路过的鬼首随口说:“老大下午好!这么好的太阳老大真的不打算找个地方美美地睡一觉吗?”

下午……午睡……

对了!午睡!

煞面一拍手,鬼首似乎看见了煞面头上有一个小灯泡“叮”地亮了。

然后鬼首被扬了一脸灰并且听到了一句让他觉得十分扎心地话:

“谢啦我去找媳妇了!”

23

粉巾梦到了小时候的事。

小时候他和十二、十四一起从实验室里偷偷跑出来玩。

那时他们跑到了忍村附近才见到一些人,可是那些人一见到他们就会露出惊讶、嫌恶还夹杂着一点怜悯的表情。

他们不知道那些表情是什么意思,但他们在那些目光的注视下觉得很难受。

“看啊那里有个丑八怪!”

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群小孩,其中一个指着粉巾喊道。

他们围着粉巾,朝他扔石头,唱一些怪声怪调的歌。

那是粉巾第一次知道,自己长得并不好看,甚至十分的惹人嫌弃。

后来……后来是还算正常的十四带着已经傻掉的他和狂暴化被打晕的十二回了实验室的。

再后来,实验室的大哥哥对他说:“丑又怎样,反正你在乎的人不嫌弃你就好了。气不过就努力训练吧,将那些说你的人全都打趴下。”

现在他已经很强了,可惜他在乎的人有好多人都不在了。

粉巾眯着眼看太阳,听到有人在边上喊:“小爷我看上这里了,快滚!”

24

煞面记得,除去那些杂七杂八的爱好,粉巾最喜欢的还是睡觉,他特别享受那种毫无杂念一觉睡醒的感觉。

循着记忆找到粉巾平常睡觉的地方,煞面发现那里已经有两个人在了,而且还是在争执。

“哈!长得那么丑,戴上你的面具吧别污了小爷的眼!”说话的是个炫彩小黑,他对面是背对着煞面的一身黑衣的无面小黑。

无面黑没有说话,他一腿扫过去,将炫彩黑扫倒然后立刻攀上他的背后将他双手反剪,凑到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后随手将他往前一推,炫彩黑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之后炫彩黑背对着煞面,煞面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从他的动作来看,似乎是查看了面板。

炫彩黑背对着煞面,相对的,煞面看见了站在他对面的居高临下看着他的无面黑。

无面黑没有戴面具,一张脸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那张脸上满是狰狞的伤疤,看起来确实有点骇人。

但让煞面在意的是,那张脸上的表情。

虽然是笑眯眯的,但煞面从中看到了被冒犯的冷漠轻蔑,还有无尽的嘲讽。紫色的眼眸里的冰霜就是在灼灼阳炎下都不见融化半分,背光的阴影下,那双紫眸闪闪着光,给人以无限威压。

就像是君临的王者,蔑视脚下的蝼蚁。

挑事的炫彩黑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吼着“对不起大佬我错了我再也不用炫彩皮瞎显摆了!!!”滚的远远的了。

煞面没管他,他看着无面黑收敛所有锋芒,戴上面具隐藏自己,一颗心狂跳不止。

无论是感情还是理智,都在告诉他,他要找的人,找到了。

25

粉巾敛起所有锋芒,又变回了人畜无害的模样。

刚刚,稍微有点点失控了。

果然,只要碰到和他们有关的事,他还是会失控。

在等待煞面的时候,他顺手收拾了一个给炫彩丢脸的家伙。

在收拾那家伙的时候,粉巾感觉到煞面就在附近。

他特意将自己脸露出来,却没有感知到对方有任何动作,他的气息似乎也消失了。

说实话,粉巾是有点失望的。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见一个喜欢的人,相处了这么久,就这么黄了,换谁谁不失望?

不过,粉巾也知道自己这副鬼样子,早就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所以,也只有一点失落而已。

嗯,就一点失落而已。

粉巾擦擦面具,正准备戴上去,就被人从后面抱住,撞进了一个毛茸茸的怀抱里。

“找到你了。”

那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粉巾觉得自己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填满了,涨涨的,酸酸的。

他闭上眼,微微抬头,任泪珠落下,划开一道晶莹的弧线。

啊啊,真是丢脸啊……

但是,真好啊……



好了没了。

作者逼逼:

最近大家少出门,就算出门也要戴口罩,要勤洗手多通风,让自己健健康康的,不要生病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啊!

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这里菜鸡写/画手承蒙各位小天使多多关照了!

祀客
#有参考 修罗场 胧:我的意见...

#有参考

修罗场


胧:我的意见很大并且你打不过我

#有参考

修罗场


胧:我的意见很大并且你打不过我

祀客
反正是沙雕我快乐就完事了

反正是沙雕我快乐就完事了

反正是沙雕我快乐就完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