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卡

23990浏览    3481参与
小梦游戏解说
小梦:偶遇粉丝超暖心,送完钢铁六级甲又送六级头,还有一张黑卡
小梦:偶遇粉丝超暖心,送完钢铁六级甲又送六级头,还有一张黑卡
午夜西柚乐园

【罗伊斯×黑卡】繁星海洋(第一章)

有些人退游五百年还是放不下这一对,是谁我不说


————————(正文分割线)————————————————


第一章 病房

(一)

黑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装饰温馨的房间里,灯光调成雾霭般轻柔的暖色。四周静谧,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房间内的装饰让她辨认出这是医院的病房。医院是王城之内最好的,距离王宫很近。而她床头柜上还摆放着纱布和药物,还有各种食物,盛在金边勾勒的餐具里。

她挣扎着试图坐起来,却被背部撕裂般的感觉疼得直哆嗦。

她轻轻用手抚摸了痛苦的来源,猛然想起那是曾经刺下血契的位置。如今她身体的感觉告诉她,血契已经消除,留下的只是短期的疼痛——那是消除血契...

有些人退游五百年还是放不下这一对,是谁我不说


————————(正文分割线)————————————————


第一章 病房

(一)

黑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装饰温馨的房间里,灯光调成雾霭般轻柔的暖色。四周静谧,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房间内的装饰让她辨认出这是医院的病房。医院是王城之内最好的,距离王宫很近。而她床头柜上还摆放着纱布和药物,还有各种食物,盛在金边勾勒的餐具里。

她挣扎着试图坐起来,却被背部撕裂般的感觉疼得直哆嗦。

她轻轻用手抚摸了痛苦的来源,猛然想起那是曾经刺下血契的位置。如今她身体的感觉告诉她,血契已经消除,留下的只是短期的疼痛——那是消除血契的并发症状。

血契……解开了?黑卡揉了揉沉重的脑袋。

一度沉睡的思绪仿佛囚禁在阴郁深处的蛹,在浓重的黑暗中不安地颤动,在此刻终于纷纷展开翅膀,肆虐地弥漫天际。

她不清楚她睡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一周,一个月,也说不定只有一个小时。但她慢慢回想起,沉睡之前的她,不久之前的她,在“大人”的命令与罗伊斯的安危之间,选择了用利刃对准罗伊斯的咽喉。她保护了十几年的王子——现在的国王,却被她在最重要的时刻用最锋利的匕首指着。他没有反抗,没有拔出腰间的剑自卫,没有叫来士兵。他甚至一动不动地等待着黑卡的利刃向他的脖颈靠近。

主人,您为什么不抵抗?黑卡痛苦地回忆着。

而又是在她的动作停滞下来后,“大人”在黑暗中执行了她未曾料想的方案。她忠诚于他多年的“大人”,无情地企图置她于死地。如果不是罗伊斯迅速出手保护,黑卡早已成为“大人”刀剑突袭下的亡魂。

那替她挡剑的手,那淌着血的手,那温暖的手,让她错愕,不解。那手上带着奇异的香气,是她昏睡前记得的最后景象。

——罗伊斯保护了她,帮她消除了血契,又把她送来这里养伤。

此时四下无人,对黑卡来说最好不过。她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心情,怎样的话语,再面对罗伊斯。愧疚吗?自责吗?或者说,她有什么资格再站在罗伊斯面前呢?罗伊斯把她送到医院救治,已经仁至义尽了吧,他——忙碌的,日理万机的国王,已经没有理由,再来关心一个差点危及他生命的人了吧?

她慢慢吃了一些东西,恢复了一点体力,重新躺下拉起被子包裹着自己。躲在这个暂时温暖的空间里,她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她伤好一些,能行动自如了,她就留下医药费静静离开王城。像她这样危险的人物,绝对不能再留在国王身边担当护卫了吧。罗伊斯也一定会重新寻找合适的护卫。莉莉斯国内武艺高强的人比比皆是,贴身护卫一定很快就有新的人选。

黑卡跟随罗伊斯殿下多年,清楚他对部下重情重义。自己悄悄离开,不用罗伊斯辞退,他也就不会感到为难吧?也许,他巴不得自己赶紧离开,这样身边就少一个威胁他安危的人。

暮色四合,轻柔地笼罩着世间万物。不安的伤员又在这舒缓的柔光中沉沉地进入梦乡。

 

(二)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罗伊斯披上外套,乘着微凉的夜色,绕开卫兵的视线,匆匆赶往医院。那里躺着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尽管在解开血契前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请教了无数这个领域的专家,定制了许多的方案,调制了各种药物。但解开血契带来的代价还是沉重的,黑卡已经在医院躺了两周。据跟进的医生说,黑卡的伤口已经逐渐好转,只是目前还未见她醒来。不过再修养些时日她就会清醒。

“国王殿下,您的手好些了吗?我来给您换药吧。”值班的医生见到了偷偷潜进来的罗伊斯,热情地发问。

“谢谢,这个不着急。”罗伊斯报以微笑,“相比起来,她的情况怎么样了?”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朝病房的方向走去。

“黑卡小姐似乎还是没有醒来,不过据今天的检查,伤口已经愈合许多了,估计再休息一段时间人就会醒来。”

虽然每天听到都是差不多的话,但是黑卡一天不醒,罗伊斯一天的心就放不下。

“您去看黑卡小姐,我去为您准备些手的敷药。如果有需要也可以按铃叫我。”知道罗伊斯会单独跟黑卡待着,医生知趣地离开。

“麻烦你了。”罗伊斯点点头。他轻轻地打开病房的门,蹑手蹑脚靠近眼睛紧闭的黑卡。

黑卡……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身上血契留下的伤还会疼么?

病房调到最暗的灯光洒在安睡少女的脸庞,勾勒出卓约的轮廓。此刻的黑发少女面如玫瑰,比任何时刻看上去都要柔和。

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一会儿,罗伊斯的目光落在了床头柜的餐具上。

因为担心黑卡随时醒来会饿,他每晚来都会带些新鲜的食物过来,用特制的保鲜餐具装好。虽然到了第二天晚上,他还是能看到原封不动的样子,就只能把旧的带走,换上新鲜的。

然而今天发生了一些变化。

餐具里的食物虽然没有被吃完,但是大部分主食都被吃掉了。

“砰砰……砰砰……”罗伊斯越来越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一股神奇的欣喜感迅速在内心升腾,雀跃,回荡。仿佛冲破混沌的光,燃烧起令人神往的希望。

黑卡,黑卡。他听到自己内心洋溢着的呼唤。

黑卡——终于挺过了黑暗。也许——也许明天他再早些来探望她,他就能看见黑卡睁着的宝石般光彩的双眸。

罗伊斯忍不住比平时待多了一些时间。虽然他也明白此时夜已深,正是人酣睡之时。但他还是留有一些幼稚的希望,盼望黑卡会醒来看看他。

但是没有。黑卡还是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餐具里的食物少了,罗伊斯也不会相信黑卡曾经醒来。

也许——也许该回王宫了,让她一个人安静地休息。

明天——罗伊斯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三)

由于白天睡得很充足,晚上的黑卡反而醒了好几次。

不过她并没有睁开眼。她在仔细聆听外头的脚步声——那脚步声是朝她房间走来的。

常年担任护卫一职,她的听觉很敏锐。

那个脚步声,她再熟悉不过。十几年她陪伴过的日日夜夜,她怎么可能辨认不出那个人的脚步声。只是相比平时,这个脚步声多了些许的疲惫。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还要奔赴医院,这样的操劳怎会不让人疲惫。

她听到门开的声音。

罗伊斯轻手轻脚走进来。厚实的地毯消弭了部分的杂音,使得他的脚步更加轻盈。

即使自己向来沉着冷静,此刻的黑卡却感到慌张的心情在胸腔乱撞。她紧闭双眼,纹丝不动,装作酣然入睡的样子。尽管她清楚这样对待国王的到访是非常无礼的事情——但比起礼节,她无法承受睁眼与罗伊斯目光相撞的情形。她不知道如何面对罗伊斯,她不知道应该对他说怎样的话。

要说她在王宫待了这么多年,礼仪课上了不少;陪伴罗伊斯视察过诸多地方,形形色色的话语话术,她比谁都见识得多,早已烂熟于心。可是此刻她却哑口无言。那些粗浅单薄的话语,怎么能说得出口,怎么能承载她所有的情感?该问一问罗伊斯替她挡剑的地方痊愈了吗?感谢他救了自己吗?向罗伊斯忏悔吗?赎罪吗?告诉他自己没有资格再担任他的护卫吗?……

她决定,等她想清楚了,等她内心有答案了,她一定会讲这些坦诚地告诉他。那么在此之前,就让她懦弱地逃避吧。

床头柜上的餐具传来轻微的碰撞声,是罗伊斯在小心地捣鼓着什么。黑卡闻到食物的香气,与方才她吃下去的味道显然不同。那新鲜的食物被放到餐具摆放的位置,而她吃过的那份似乎被包起来收走了。

那食物……原来是罗伊斯准备的么?

难怪吃下去的时候……很合口味。

陛下他……每天都会来么?为了她……区区一个小叛徒吗?

那为她挡剑而淌满鲜血的手,那疲惫的脚步声,那抚慰过她的怀抱,那温暖如同他金色发丝的话语,那些她以为会像白昼般漫无边境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她脑海纷至沓来。

她紧绷着自己的身体,尽可能不让它发出一丝颤动。待到罗伊斯徘徊许久终于离开,黑卡终于放任了眼底涌出的泪泉。

 

(第一章完)

   待续

 

 

 

 


奈良暴れ鹿

上海之巅,黑卡6手持,我尽力了🤣

上海之巅,黑卡6手持,我尽力了🤣

虞锦°

『罗黑』圣诞特辑

❗️罗伊斯×黑卡❗️

Merry Christmas~

抓住圣诞节的尾巴~

不喜划走

莉莉斯的圣诞节,街头的树上总会挂上红红绿绿的小彩灯。

罗伊斯每年都会在圣诞节这天在街上逛逛,并且带着黑卡。

“黑卡,我想要这个。”

“黑卡,我想吃那个。”

“黑卡,你站在这别动,我去买个东西。”

黑卡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罗伊斯的脚步了。

突然,黑卡感觉身后有人。黑卡猛然一转头,看见的却是罗伊斯的脸。

“黑卡,刚刚经过珠宝店,觉得这个麋鹿项链很适合你,就买下来了。”

“主人,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

“黑卡!听话~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生气了!”

“主人……”黑卡看着那...

❗️罗伊斯×黑卡❗️

Merry Christmas~

抓住圣诞节的尾巴~

不喜划走

莉莉斯的圣诞节,街头的树上总会挂上红红绿绿的小彩灯。

罗伊斯每年都会在圣诞节这天在街上逛逛,并且带着黑卡。

“黑卡,我想要这个。”

“黑卡,我想吃那个。”

“黑卡,你站在这别动,我去买个东西。”

黑卡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罗伊斯的脚步了。

突然,黑卡感觉身后有人。黑卡猛然一转头,看见的却是罗伊斯的脸。

“黑卡,刚刚经过珠宝店,觉得这个麋鹿项链很适合你,就买下来了。”

“主人,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

“黑卡!听话~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生气了!”

“主人……”黑卡看着那条麋鹿项链,心里比感动更多的,是心动。

“那……好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帮你带上了哦~”

“谢谢……主人。”

罗伊斯在给黑卡带项链的时候,还亲了一口黑卡的脸。

项链的背后刻着一行小字:Merry Christmas,My Queen.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My K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